阿龙纳斯教授

阿龙纳斯教授

【范文精选】阿龙纳斯教授

【范文大全】阿龙纳斯教授

【专家解析】阿龙纳斯教授

【优秀范文】阿龙纳斯教授

范文一:阿龙纳斯教授

他是《海底两万里》的主角,第一人称视角。也是第一位出场的主要人物和4个半有名有姓的人物之一。阿龙纳斯教授和其仆人康赛尔代表法国登上“林肯号” ,并因此结识尼德兰,踏上了尼摩船长“鹦鹉螺号”的航程。:其身份是法国生物学家和巴黎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副教授,会法语,英语,德语(后两种更擅长读)以及蹩脚的拉丁语。因为2本其著作(有一本写于1856年)而受到尼摩船长厚待。关于他的年龄,第一部第三章说他40岁了。

阿龙纳斯教授博古通今,乘潜艇在水下航行,使他饱览了海洋里的各种动植物;他和他那位对分类学入了迷的仆人康塞尔,将这些海洋生物向我们做了详实的介绍,界、门、纲、目、科、属、种,说得井井有条,使读者认识了许多海洋生物;还把在海洋中见到的种种奇观娓娓道来,令读者大开眼界。同时他是一位爱国的,学识渊博的,富有科学探索精神的生物学家。有知识而勇于探索,永不满足;从这可以看出“当尼德劝他逃走,他犹豫不决,他不想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把在海底千奇百怪的发现仔细观察,并做了笔记”。

范文二:纳斯尔教授的“圣道伊斯兰教”观初探

作者:马效佩

西北民族研究 2006年03期

  [文章编号]1001—5558(2006)01—0167—09[中图分类号]C95 [文献标识码]A

  纳斯尔其人其学

  纳斯尔(Seyyed Hossein Nasr,1933~)教授,全名为赛义德·侯赛因·纳斯尔;穆罕默德后裔,什叶派穆斯林。现任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主讲伊斯兰教学术与文化研究,是当今世界伊斯兰教学界最负盛名的学者、比较宗教学家和哲学家。出生于伊朗德黑兰, 早年就读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科技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获学士学位,后在哈佛大学攻读科学与学术史(History of Science and Learning),主攻伊斯兰教科学与哲学(Islamic Science and Philosophy),并相继获得硕士与博士学位。纳斯尔于1958年返回伊朗,在德黑兰大学担任主讲科学与哲学史的教授。1965年曾在哈佛大学讲学。1964年至1965年担任贝鲁特美国大学阿加罕伊斯兰研究院首任院长(First Holder of the Aga Khan Chair of Islamic Studies at the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纳斯尔曾任德黑兰大学副校长、伊朗雅里安·迈赫尔科技大学校长(Chancellor of the Arya-Mehr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Iran)。纳斯尔也是伊朗哲学学会的创办者和首任会长。

  纳斯尔教授曾在美国、欧洲、中东、巴基斯坦、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讲学。1981年,他受邀在全世界最有影响的英国爱丁堡大学哲学家论坛进行吉福德演讲(Gifford Lectures),这是自1889年该哲学家论坛设立整整一个世纪以来的第一位穆斯林哲学家,也是第一位东方哲学家在该论坛进行关于宗教与哲学的系列讲演。此次讲演共分十讲,它们组成后来著名的《知与圣》这部吉福德演讲集。①1996年5月,他受邀在伊斯兰堡召开的穆斯林世界科技发展大会上发表首席演讲。2000年,他与哈佛大学燕京学院院长杜维明先生一起在哈佛大学主办了回儒文明对话会议,公开挑战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引起国际学术界巨大反响。

  纳斯尔教授迄今为止已用波斯语、英语、法语和阿拉伯语发表了25本专著,500多篇论文,他的许多作品已被翻译成了数十种语言。他所发表的主要专著有:

  1.Encyclopedia of Islamic philosophy《伊斯兰哲学百科全书》(主编)

  2.Encyclopedia of Islamic Spirituality《伊斯兰精神生活百科全书》(主编)

  3.Knowledge and the Sacred《知与圣》(吉福德演讲集)

  4.The Need for a Sacred Science《人类对一门圣的科学的需求》

  5.Living Sufism《鲜活的苏菲》

  6.Three Muslim Sages《穆斯林三贤哲》

  7.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Islam《伊斯兰教培育的科学与文明》

  8.Ideals and Realities of Islam《伊斯兰教的理想与现实》

  9.Sufi Essays《苏菲文集》

  10.An Introduction to Islamic Cosmological Doctrine《伊斯兰教宇宙论概述》

  11.Man and Nature:Spiritual Crisis in Modern Man 《人与自然:现代人的精神危机》

  12.Islamic Art and Spirituality《伊斯兰教的艺术与精神生活》

  13.Traditional Islam in the Modern World《现代世界中的圣道伊斯兰教》

  由于纳斯尔在当今国际学术界的影响,一些国际著名学府已经在比较宗教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阶段开设了有关他的课程,把他的一些著作定为授课内容,如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宗教学系的比较宗教学专业等。还有许多学者开始研究他的学术思想,出版有专著,如土耳其学者阿德南·埃司兰(Adnan Aslan)撰写的A Comparative Study of Religious Pluralism in Christianity and Islam,the Thought of John Hick and Seyyed Hossein Nasr《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哲学中的宗教多元论——约翰·希克与赛义德·侯赛因·纳斯尔的思想之比较研究》即为其中名著之一。

  “圣道伊斯兰教”观

  1.Traditional Islam“圣道伊斯兰教”的语言意义

  “圣道伊斯兰教”是纳斯尔教授在阐释自己的伊斯兰教宗教观时所使用的一个规范性和标志性术语。1996年5月中旬,纳斯尔教授应邀出席在伊斯兰堡召开的穆斯林世界科技发展大会作首席发言。大会期间,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斯兰研究院特邀纳斯尔教授在国际伊斯兰大学发表题为《现代世界中的圣道伊斯兰教》的讲演。当时笔者正在国际伊斯兰大学攻读比较宗教学硕士学位,有幸聆听了纳斯尔先生的讲演。在这次讲演中,纳斯尔教授特别讲明了“圣道伊斯兰教”的语言含义和学术定义。他抱怨说,有一位学者在把他的Traditional Islam 翻译成阿拉伯语时,使用了AL-Islamu-Attaqleediyyu“传统伊斯兰教”这个词语,其实是对他的原意的一种误解,正确而符合他本意的翻译应该是Al-Islamu-Assuniyyu“圣道伊斯兰教”。出现这种误读的原因就在于Tradition一词在英语中有两种用法,一种指一般意义上的“传统”,亦即传统思想、习俗、文化等,另一种是宗教学的专用术语,指的是宗教的延续之实和传承之统,如Christian Tradition,Buddhist Tradition,Confucian Tradition等,都是指这一宗教自诞生之初起一直在历史长河中流传下来的延续之实和传承之统而言的,并非一般意义上某种传统思想、习俗和做法而言。而他自己正是沿着宗教学上的这一术语意义使用这个词语的,但的译者所使用的Al-Islamu-Attaqleediyyu“传统伊斯兰教”一词在阿拉伯语中却有一种明显的保守、复古、不思进取和凝固不化的含义,是一个略显贬义的词,极易造成误解。纳斯尔强调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Al-Islamu-Assuniyyu “圣道伊斯兰教”,在这里,圣道一词的对应词是Sunnah,具体指的就是伊斯兰教的圣人穆罕默德的嘉言懿行,是全世界广大穆斯林所熟悉的“逊乃”即圣行或圣道。他强调,“圣道伊斯兰教”这个概念主要来源于伊斯兰教的“艾亥利逊乃—卧里—哲玛阿特”即遵循圣行的“大众派”,也就是所谓的正统派之谓。

  在聆听此次讲演之前,笔者也曾专门阅读纳斯尔先生的著作和论文,也认为他讲的是一种传统的伊斯兰教观念和思想。国内也有学人注意到他的Tradition 这一观念的重要性,撰文探讨时也使用“传统”一词来翻译他所讲的Tradition。 ② 自那次演讲后,笔者逐渐认识了“圣道伊斯兰教”这一概念。笔者曾想用“传统伊斯兰教”、“正统伊斯兰教”或“圣行伊斯兰教”这三个词语中的一个词语翻译纳斯尔的Traditional Islam, 后来最终决定用“圣道伊斯兰教”来翻译这个词语,也与纳斯尔的那次讲演所得到的启迪直接有关,因为“传统伊斯兰教”略显保守和复古之嫌,不符合其原意;而“正统伊斯兰教”这个概念则由于极易与穆斯林学术界一直沿用的与什叶派相对的正统派概念产生混淆,因为纳斯尔所讲的Traditional Islam 既涵盖了逊尼派中的正统派又包括了什叶派中的十二伊玛目派和七伊玛目派两大流派,所以,“正统伊斯兰教”也不符合其原意;“圣行伊斯兰教”也因“圣行”这一属于伊斯兰教法学概念的词汇其内涵相对于纳斯尔所讲的Tradition要小得多,且不能涵盖为他所界定的伊斯兰教之外的其它Religious Traditions即“宗教圣道”,更不适合表述其思想。总之,不论是“传统伊斯兰教”、“正统伊斯兰教”还是“圣行伊斯兰教”这三个概念都不能准确的表述纳斯尔的原本思想。纳斯尔教授自己也明确表示,传统语言中并没有一个与英语Tradition相对应的词汇,他说:

  “由于上述原因,就各传统语言来说,它们并不拥有一个与Tradition 恰如其分的相对应的词语。有一些基本词汇,诸如印度教和佛教的Dharma即“法”、伊斯兰教的Al-Din即“圣教”、道教的Tao即“道”等等,都是与Tradition一词的意义密不可分地连接在一起的,但并不是对等的。虽然这样,但由印度教、佛教、道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其它正宗的宗教所创立的各个宗教世界和各个文明都是圣道的世界。”③

  所以,在经过深思熟虑后,终于想出了“圣道伊斯兰教”这个汉语中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新词语来表述他的Traditional Islam,现在提出来供学界的各位同仁探讨,愿得到方家指正。由于纳斯尔教授的“圣道伊斯兰教”观是在各大宗教的“圣道”这一总体理论框架中提出的,所以就有了“圣道佛教”、“圣道基督教”和“圣道儒教”这样的一系列概念。这实际上与伊斯兰教认为真主在各个不同时代、不同区域、不同民族中派遣了负有使命的圣人,让他们引导人类走圣道、追求真理,弘扬天道与人道有关。放在这样的大框架中去考察,我们才能理解他的“圣道伊斯兰教”观,也就不至于对“圣道佛教”、“圣道基督教”,甚至“圣道儒教”这样的新鲜概念的出现而感到奇异了。

  2.“圣道伊斯兰教”观的学术思想界定

  在确定了“圣道伊斯兰教”这一词语概念后,我们来看看纳斯尔教授对它的学术术语界定。

  “圣道伊斯兰教”这一概念在学术上的具体内涵指什么呢?纳斯尔在其《知与圣》吉福德演讲集、《现代世界中的圣道伊斯兰教》、《鲜活的苏菲》等著作以及其它一些著作和文章中详述了其主要内涵,本文作者把他的“圣道伊斯兰教”观大致概括为以下一些主要内容:

  一、《古兰经》与至圣穆罕默德的道路。具体指伊斯兰教的天启经典《古兰经》的启示以及逊尼派穆斯林遵循的“六大部圣训集”和其余各部著名圣训集、什叶派穆斯林遵循的“四大部圣训集”为其理论根本依据而连续不断的延续下来并传承了一千四百多年的伊斯兰教。

  二、产生于伊斯兰教历史并且在现代世界中仍然活生生地存在并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各大伊斯兰教教派和学派。具体指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传统教派;逊尼派中的四大教法学派哈乃菲派、沙菲仪派、马利克派和罕百里派;“凯拉姆”认主学中的艾什阿里学派和玛图瑞迪学派;由继承并矫正希腊哲学的传统而建立起来的各穆斯林哲学派别;各大苏菲学派和道统。

  三、以教乘、道乘和真乘即(Shareeat)“沙里亚提”、(Tareeqat)“托里格提”和(Haqeeqat)“哈给格提”三个层次为伊斯兰教宗教精神生活不可分割的全部内涵。三者缺一不可,互为表里,互为补充,互为完美,三者合起来组成一个完整的“迪尼”即圣教。反对只把伊斯兰教圈定在“沙里亚提”即教法或教乘一个教条层次的某些近现代伊斯兰思想潮流;认为从完整的伊斯兰教中剔出了“托里格提”道乘和“哈给格提”真乘两个精神层次的Modernist Islam 即“现代主义伊斯兰”是一种外在化了的、浅薄的、教条主义式的对伊斯兰教的解读,它失去了悟性,丧失了灵性,导致了纷争、僵化、精神萎靡和创造力的湮灭。

  四、承认伊斯兰教历史上各大学派对《古兰经》和圣训所做出的不同的解读和注解,既承认教法学家的解释和注释,又承认教义学家的解释和注释,也承认苏菲的解释和注释。认为做出不同解释和注释的原因是侧重点不同,角度不同,层次不同,领悟不同,深度不同,而非故意曲解和蓄意篡改。

  五、伊斯兰复兴是精神复兴和文化复兴,是积极、温和而宽容的自修与修他,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宗教复兴,而不是一场政治运动,更不是一次革命。伊斯兰教教义和历史不认识政治运动与暴力革命为何物,它们是现代西方社会的产物,是人失去与精神世界的联系后产生的一种反叛行为,与伊斯兰教教义和历史无关。伊斯兰教的复兴将一如既往的像自己的历史上所发生的那样,出现诸如伊玛目安萨里(Imam Abu Hamid Alghazzali)、筛赫阿卜杜里·嘎迪尔·吉俩尼(Shaikh Abdul Alqaadir Aljilani)、伊玛目然巴尼(Imam Ahmad Assarhindi Alrabbani)这样的圣洁领袖,在他们的引导下用(Tajdeed)“太基迪迪”维新或刷新的方式而完成。

  六、“圣道伊斯兰教”并不是一个虚无的概念或者新生的事物,而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穆斯林主流派别从伊斯兰早期历史上延续并传承下来的活生生的Tradition即“圣道”,在历史上,在今天,在未来都是穆斯林世界的主流。它在历史上是一个强有力的存在,即使在现代世界中,它虽然呈现了某些衰弱或异化的迹象,但它仍然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存在,是遍布世界穆斯林各地活生生的“沙里亚提”教统和“托里格提”道统,前者就是逊尼派中四大教法学派、两大认主学派,什叶派中的十二伊玛目派和七伊玛目派的教法和教义传承,后者就是遍布伊斯兰世界每一个角落的逊尼派嘎迪林耶(Attareeqat Alqadireyyeh)、纳格什班迪(Attareeqat alnaqashbandiyyeh)、库布林耶(Altareeqat Alkubraviyyeh)、契斯提耶(Attareeqat Alchishtiyyeh)、苏哈拉瓦迪(Attareeqat Alsuharwardiyyeh)及其各个支派的苏菲道统。

  七、“圣道伊斯兰教”并未过时,它将来也不会过时,因为它虽然一开始产生于一个特定的时代和地域,但并不局限于某一特定历史环境和事件,纳斯尔教授认为,它是“永恒而超时空的伊斯兰教天启精神的真实反映”,正是由于这一属性支撑着它,所以它永远不会过时,不仅如此,相反,它会得到复兴,就像它曾经在历史上多次复兴那样,“纯洁的伊玛目”和“圣洁的筛赫”将会应运而生,他们会刷新伊斯兰教的教统和道统,但他们不会搞政治运动,也不会搞暴力革命,他们会用仁爱精神和和平、宽容的方式刷新穆斯林的人格生命力和创造力。

  八、“圣道伊斯兰教”的内核中包含着Perennial Wisdom 或Philosophia Perennis即永恒的智慧或永恒的哲理。纳斯尔主张神圣智慧和永恒哲理是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它自古以来就伴随着人类,它不是任何一个民族、文化或宗教的垄断物,全世界各个源远流长的哲学和宗教都拥有它某种形式的体现,它至今仍然保存在各个文明当中,需要我们去认识和挖掘,并以之来保护人类的精神生活免遭物欲主义和虚无主义的侵害。在“圣道伊斯兰教”里,永恒哲理是通过教乘、道乘和真乘三个层次的修炼而达到的,它叫做“麦阿瑞法提”即真知。

  九、“圣道伊斯兰教”坚持宗教多元论。在世界各大宗教中,伊斯兰教是从其诞生之初就以经典条文的形式正式承认了其它宗教合法存在的唯一宗教,并且这一传统一直得到了穆斯林的坚持,在传统伊斯兰教尤其是苏菲道统中,这一点表现得更为明显。伊斯兰教认为真主作为全世界的主宰,在各个时代、各个地区和各个民族中派遣了不同的圣人作为他的特使,穆罕默德圣人是列圣链条上的最后一个环节,是集大成的至圣。他们所担负的精神使命的实质是相同的即认识终极真理、追求永恒智慧、履行天道和人道,而其表现形式和礼仪却是多元的,这就构成了多元的宗教世界。各宗教和文明应该互相尊重,共建人类文明和睦大家庭。

  十、对“圣道伊斯兰教”在思想上形成挑战的势力:纳斯尔认为,“圣道伊斯兰教”在现代社会的延续和传承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挑战,挑战既来自伊斯兰世界的外部,也来自伊斯兰世界的内部。

  来自外部的挑战就是产生于西方并迅速在世界各地传播开来的现代主义。他认为现代主义的灵魂就是唯科学主义,唯科学主义下的人只知物质,只顾享乐,沉湎于物欲追求,丧失了圣洁,失去了与精神世界的联系,变成了普罗米修斯式的反叛者。道德败坏、理想破灭、人格分裂、家庭破裂、社会失义、价值湮灭、战乱不断、生态失衡等都是现代主义精神危机的具体表现。在那里,科学变成了新的上帝即人人崇拜的对象,人为获得科技力量而不顾一切,成了力量和权势的奴仆,所以,它对“圣道伊斯兰教”构成了严重威胁。而伊斯兰教则认为科学和宗教是和谐的孪生姊妹,互为补充,互为完美,并不矛盾。

  来自内部的挑战有三种,第一种是对伊斯兰教的清教徒主义式的解释,第二种是对伊斯兰教的唯理性主义式的解释,第三种是对伊斯兰教的马克思主义式的解释。前者攻击历史、思想、文学、艺术、苏菲行知、认主学、哲学甚至法学等伊斯兰教在其整个历程中建立起的文明瑰宝,提倡简单的复古,导致了文化和历史真空,摧毁了伊斯兰文化遗产,使思想、文化、哲学变得前景狭窄。最为严重的是,它以反对“异端”为借口否定了人的创造性,导致了生命力的颓废。唯理性主义则只以个人的理性为主宰,反对天启真理和超验精神,不知悟性和灵顿的知识,实际上是在挖伊斯兰教的传统认识论的墙角。后者则以马克思主义主义式的斗争哲学解释伊斯兰教,提倡搞政治运动和暴力革命,甚至说建立伊斯兰政府是伊斯兰的最终目的,使穆斯林世界面临伊斯兰教被推向外在化和政权化的危险。

  以上十点的列项及排序只是本文作者自己对纳斯尔教授所讲述的“圣道伊斯兰教”观的概述和结辑,并非纳斯尔自己的逐条论述,现在提出来,抛砖引玉,以供各位同仁参考,它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有遗漏之处,敬请补正,共做探讨。

  3.对“圣道伊斯兰教”观的一些浅思

  综观纳斯尔的“圣道伊斯兰教”观,不能不说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伊斯兰教思想体系。它不仅涵盖了有关教法、教义、哲学、苏菲修行方面的一系列问题,而且还涵盖了伊斯兰教两大派别逊尼派和什叶派、且对两大派别的各个支派和不同表现形式也都宽容地予以接纳。它也不仅解说了“圣道伊斯兰教”的内部结构,而且还点明了对“圣道伊斯兰教”构成挑战的外部和内部势力。它也不仅是在解说关于伊斯兰教内部各派之间的关系问题,而且也在构建伊斯兰教与其外部的其它宗教和文明的关系问题。它不仅在述说伊斯兰教的复兴问题,而且还在界定真正的伊斯兰复兴的模式问题。它不仅在解读伊斯兰教的历史,而且还在解读伊斯兰教的现状并展望伊斯兰教的未来走向问题。

  首先,我们发现,纳斯尔的“圣道伊斯兰教”观是一个崭新的宗教思想理念。它的崭新之处不仅表现在把世界上各大宗教都纳入“圣道宗教”这一理论框架之中,而且还突出表现在它容纳了逊尼派和什叶派这两大在历史上长期对立的伊斯兰教宗教派别,在整个伊斯兰教历史上第一次破天荒地用一个全新的理念把两者都涵盖在“圣道伊斯兰教”这一思想概念中。不管世人是否准备接受,这的确是一个重大的理论突破,说明纳斯尔教授作为一个穆斯林学者、一个出生于什叶派的穆斯林学者所具有的学术勇气和胆识,他是冒着既有可能被自己的什叶派所排挤,也有可能被逊尼派所拒绝,甚至被两者都抛弃的巨大风险而提出这一理论的。因为在此以前,逊尼派和什叶派各自认为自己就是圣道的代言人,互相排斥、互不承认的。纳斯尔的勇气和胆识似乎正在得到部分穆斯林学者的欣赏:在他的“圣道伊斯兰教”观提出十几年后,他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进行关于Traditional Islam 的讲演时在座的专家学者并没有对这一点表示质疑,虽然他的宗教多元论等其他一些论点受到了一些教授和专家的当场质疑。

  其次,我们发现“圣道伊斯兰教”观是一个非常宽容的宗教思想体系。其宽容不仅表现在对伊斯兰教内部各教派的态度上,而且也表现在它对其他各宗教和文明的态度上。它主张逊尼派和什叶派都是圣道,各伊斯兰法学派别、认主学派别、哲学派别、苏菲学理和道统都属于圣道,旨在消除狭隘与偏见,提倡互认互解;它也主张世界各大宗教和文明中都包含着作为人类终极追求的永恒哲理,都是历史上的先圣遗留在人间的“圣道宗教”,主张各大宗教从本源上都来源于肩负引导人类走正道的使命的圣人,其存在、延续、和信仰自由属于合法合理。它以宗教多元论作为其理论依据,主张和谐的多元并存。各宗教信徒应互相尊重,建立人类和睦的大家庭。在上文提到的那次讲演中,他就公开表明“孔子就是真主差遣给中国人的圣人”这一立场,否则,他说,就无法解释中国连续几千年的文字记载的悠久历史。会后,当我告诉他有一部分明清之际的中国穆斯林学者就主张孔子是一位圣人时,他对我说:“你应该坚持他们的观点,那是正确的。”纳斯尔挖掘了伊斯兰教苏菲学理中早就存在的宗教多元论,以之作为自己的“圣道伊斯兰教”观的宽容理念基础,这在一些穆斯林由于种种外在原因而产生盲目排外情绪、在伊斯兰教几乎普遍被外界认为是狭隘、极端、有偏见,不能与其它文明和宗教共享这个世界的时代是很难能可贵的。在这一点上,纳斯尔与主张宗教多元论的基督教学者约翰·希克不谋而合,希克也承认自己是受了东方尤其是伊斯兰教苏菲思想和印度教思想的影响而发展出了他的宗教多元论的。④

  再次,我们发现,这个体系在思想立场上与“伊斯兰现代主义”、“原教旨主义”、“教条主义”、“唯理性主义”和“伊斯兰政治化”、“伊斯兰革命化”等近现代倾向是非常不同的。虽然,纳斯尔在其著述和论文中一般不使用原教旨主义这个名词,因为穆斯林学者都认为这个起源于基督教历史的词汇并不能完整的表达在伊斯兰教背景下产生的思想和事物。但纳斯尔教授的思路是清楚的,立场是明确的。“伊斯兰现代主义”、“原教旨主义”、“教条主义”和“唯理性主义”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反对传统伊斯兰教对宗教的“沙里亚提”教乘、“托里格提”道乘和“哈给格提”真乘论这个“三乘之说”的,他们都主张伊斯兰教只有“沙里亚提”,而没有所谓的道乘和真乘可言,更不问津“麦阿瑞法提”(Maiarifat)真知的可能性。纳斯尔坚决从伊斯兰教学者的传统立场出发,主张伊斯兰教三乘不可分割,缺一不可。在这一点上,我们发现他是与伊玛目安萨里、筛赫阿布杜利·嘎迪尔·吉拉尼(Shaikh Abudul Alqaadir Aljilani)、伊本·阿拉比(Ibn Alarabi)、伊玛目然巴尼、伊克巴尔博士(Dr Muhammad Iqbal)和明清之际的一代中国穆斯林学者刘介廉、马注、王岱舆等历史上的传统伊斯兰教代表人物保持一致的,而与穆罕默德·本·阿卜杜里·万哈布(Muhammad Ibn Abdul Wahhab)、赛义德·古特布(Seyyid Qutub)、毛杜迪(Almaudoodi)等近现代穆斯林思想家持相反的立场。这个体系也不赞同对伊斯兰所做的“马克思主义式的解释”,因为伊斯兰教并不是建立在“阶级斗争”基础之上的,而是以顺服真主、追求和平为自己的唯一使命的,因此,这个体系是不赞成“伊斯兰政治运动”和“伊斯兰革命”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纳斯尔对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及穆斯林世界各地近现代产生的“伊斯兰政治复兴运动”持保留态度。

  最后,我们还发现,他也是积极主张伊斯兰复兴的,但在他那里,伊斯兰复兴并不是一场政治运动,也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场人格生命力的再生,精神生命的重塑和文化再创力的焕发。这种复兴的手段是征服自我,改变自我,创造自我,升华自我,它是冲穆斯林自己而来的,是为提升穆斯林自己的人格品位和文化创造力而来的,而不是针对他人的。其目的是促使穆斯林的思想、文化、哲学、艺术和学术获得新生,是一场内在的认识升华,而不是建立外在的“伊斯兰政府”,倡导要“输出”的“伊斯兰革命”,在这一点上,他与近现代伊斯兰复兴运动保持谨慎的距离。因此,纳斯尔的伊斯兰复兴是一场温和的文化、思想和精神复兴。

  可见,纳斯尔的“圣道伊斯兰教”观是近几十年来一位具有国际影响的穆斯林宗教学家和哲学家发展出的一个崭新理论,它是在穆斯林世界面临外患内忧,“伊斯兰复古运动”、“伊斯兰政治化”、“伊斯兰现代主义”、“伊斯兰社会主义”思潮这样一些时代背景下,一位既扎根于伊斯兰教传统宗教思想、又接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具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穆斯林宗教学家和哲学家对伊斯兰教世界本身所做的一场反省,是对伊斯兰教世界自身之外的世界和文明的再认识和再探索,是对穆斯林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历史、如何建设自己的现在和构造自己的未来的思索,是如何处理内部互相认同的问题、如何正确构建与外部世界和谐共存的理论尝试,具有非常重大的穆斯林“文化自觉”意义。目前,对纳斯尔的“圣道伊斯兰教”观的异议主要来自穆斯林内部,特别是一些具有“原教旨主义”倾向的派别,主要集中表现在他的“圣道伊斯兰教”观所包含的对逊尼和什叶两大教派的积极态度即承认两者都是圣道;重提伊斯兰教传统的三乘之说;宗教多元论;对“伊斯兰政治复兴运动”的保留态度等。这是任何一种新的理论所无法避免的,也是纳斯尔教授需要做出合乎伊斯兰教传统和世人认同力的理性回答的。我们也看到,有一大批包括逊尼派和什叶派在内的穆斯林学界人士尤其是苏菲道统的代表人物已经对他的“圣道伊斯兰教”观表示理解和欢迎,形成了一股潮流。这是伊斯兰教世界产生的一个新的宗教思想动态,需要我们去关注和研究。

  “圣道伊斯兰教”观在穆斯林世界的命运以及如何借鉴它为我国当前建立和谐社会的实践中处理信仰伊斯兰教各民族的问题提供新思路、如何正确引导我国的伊斯兰教,乃至对我们地球村建立一个和谐的人类大家庭有着非常积极的现实指导意义。我国有两千万穆斯林,有十个民族几乎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穆斯林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多,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宗教的思想走向,的确关乎全人类的命运和未来,如何搞好宗教和其它文明间的对话与和谐的确是二十一世纪向人类地球村提出的严峻挑战,如何批判某些西方人鼓吹的“文明冲突”论,不让它成为人类新一轮冲突和战争根源的理论根据,让人类生活在和平、和谐与兄弟情谊之中,在这些问题上,纳斯尔教授的“圣道伊斯兰教”观无疑会对我们当前建设和谐社会的理论与实践具有相当积极的启迪意义。

  [收稿日期]2005—11—15

  注释:

  ① Seyyed Hossein Nasr,Knowledge and the Sacred,The Gifford Lectures,1981.Preface,P1.Suhail Academy Lahore,Pakistan

  ② 郭晶.神圣的“传统”——当代伊斯兰学者纳斯尔“传统”观引介[J].宁夏社会科学.2003(1).

  ③ Knowledge and the Sacred,What Is Tradition? P67

  ④ 张志刚.什么是宗教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292.

作者介绍:马效佩(1966~),男,回族,西北民族大学社会人类学·民俗学学院副教授,博士。兰州 730030

范文三:灿斯尼教授来了

  教授?就是老师呀!   学院?就是大家准备进入的学校啦!   我的学校最好在天上飘着,我能在天上的学校里学会飞行。我要和蝴蝶一起玩耍,和蜜蜂一起捉迷藏,还要和大雁一起去远方旅游……   亲,你想进入什么样的学校学习?你想学到什么本领?   对你的爸爸、妈妈讲讲吧!   我……我不要上学,我害怕,我……555……   灿斯尼教授:毛豆害怕去上学,是因为他不知道学校里有亲切的老师、可爱的同学和美丽的校园。   亲,你能和毛豆说说你看到的、听到的学校是怎样的吗?   亲爱的毛豆同学:新学校里有我们幼儿园认识的好朋友,有 ______________,还有________________ 。学校校园可大了,也很漂亮!   给爸爸、妈妈的小纸条:   小朋友马上要成为小学生了,作为爸爸、妈妈,一定要让小朋友产生一种向往小学校园生活的心理。   这时,擦擦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自从进了校园,他就一直一个人乱走乱逛。   擦擦兴奋地抓着灿斯尼教授的手,说:“教授,教授,我胆子可大了,也早就做好上学的准备了,你肯定会喜欢我这样的学生的。”   灿斯尼教授摸着擦擦的头,笑着问:“那你都准备了哪些学习用品呢?”   “学习……用品……”擦擦一边重复着灿斯尼教授的问话,一边心不在焉地东瞧瞧、西看看。   灿斯尼教授摆摆手,说:“我刚才的问话,擦擦,你根本没有认真听!”   灿斯尼教授小贴士   能听懂别人说的话,可是一项很厉害很厉害的本领哟!   当别人对你说话的时候,你一定要集中精力,两眼盯着对方的脸,注意听清别人说的是什么,或别人要求你做什么、怎么做等等。要是你有听不懂的,一定要举手问!   给爸爸、妈妈的小纸条:   利用上学前的那个暑假,经常给孩子讲故事听,试试他们能听懂吗?用这种方法,可以培养孩子的注意力,让孩子学会倾听,同时,对孩子的表达能力也是一个训练。   小米冲到灿斯尼教授面前,拍拍身上的书包,挺挺胸脯,说:“我已经准备好了上学要用的书包,书包里装了练习本、文具盒……啊,还有小水杯、小手绢……”   灿斯尼教授小贴士   利用暑期,把上学要用的书包、文具等都准备好,就像小米那样。   亲,你为上学都准备了些什么学习用品呢?不会写的字,可以用图画表示啦!   我准备了―   给爸爸、妈妈的小纸条   和孩子一起检查检查,看有没有什么遗漏。

范文四:美国著名环境史学家唐纳德·沃斯特教授访谈录

作者:高国荣

世界历史 2009年02期

  按语:唐纳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教授是美国最有影响的环境史学家之一,现执教于美国堪萨斯大学。他著述颇丰,迄今为止已经出版了11本著作,他刚完成的关于约翰·缪尔的传记,也将于年内出版①。沃斯特1971年从耶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81-1983年曾任美国环境史学会主席,从1984年起一直担任剑桥大学出版社“环境与历史研究”丛书的主编,堪称环境史这一领域的奠基人之一。他于2004年被美国环境史协会授予杰出成就奖。

  对唐纳德·沃斯特教授仰慕已久,2007年11月我终于有机会对他进行采访,采访在霍尔人文中心沃斯特教授的办公室进行。由于沃斯特教授日程非常繁忙,不得不将采访分作两次进行。本次采访得到了青岛大学侯文蕙教授、沃斯特教授的高足侯深、堪萨斯大学美国研究系博士生丹尼尔·克尔(Daniel Kerr)的帮助,在此深表感谢。本采访稿的英文已经教授本人审定。兹将采访翻译如下。

  高国荣(以下简称高):近年来,很多中国学者开始关注环境史,他们尤其希望能够更多地了解环境史的理论与方法。您是如何定义环境史的?您如何界定“自然”与“文化”?

  唐纳德·沃斯特(以下简称沃斯特):环境史研究人与自然之间的互动关系。我要强调“人”、“自然”与“互动关系”这三个方面。互动意味着这个领域寻求对立双方的辩证关系。尽管自然与文化互不可分,它们之间也确有不同,各自独立存在。它们互相需要,互相依赖,并且不断互动。环境史是一个很大的题目,涵盖了很多重要的问题。但在很大程度上,这种视角一直未被认为是历史。我认为,环境史并不是一个很小的特殊的分支领域,而是看待历史的一种全新的视角。

  所谓自然,我指的是非人类世界。它不是人类创造的,也不仅存于我们的意识之中。自然并不一定是指一个地方,它也可以是一种推动力,一种影响力,或者是地球上的有机体。它包括空气、水、风、雨雪、土壤等等,所有这些都是我们不能逃脱的存在,它们是很强大的力量。

  我对文化有一个很简单普通的定义。文化指的是那些能够在人与人之间相互传递的事物,但它不能遗传,也不是植根于DNA的。文化包括思想、观念和人类创造性的劳动。

  总之,环境史研究的是人类不能创造的事物与人类创造的事物之间的互动关系。

  高:环境保护主义与环境史之间是否存在某些联系?您如何看待一些环境史著作中的政治或道德的诉求?

  沃斯特:环境史是在环境政治和改革运动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许多改革运动改变了历史学。妇女史是怎样产生的?它起源于妇女运动。民权运动也影响了历史学。我认为,环境史也不例外,它起源于政治改革运动。诸如1970年的地球日游行或环境保护主义的兴起等,影响了历史学家对过去的解释。但那并不意味着,环境史只关心如何推动环保运动。

  一个人如果写一本批判资本主义的书,或试图解释资本主义造成的一些影响,人们会说这个人太政治化了。但如果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强有力的力量,确实导致了很多事情发生,影响了自然环境,我们就应该对此加以论析,并努力给予解释。另一方面,我认为,环境史不应该支持某个特定的政党候选人或政党。在我的书里,我并没有拥护阿尔·戈尔当选总统。

  当人们不同意环境史的某些观点或解释时,他们就指责环境史的政治倾向性太强。如果我现在说美国的黑奴制很糟糕的话,没有人会反对我。人们会说我的观点是正确的,并且认为它没有政治倾向性。但实际上,这个观点有很强的政治倾向或道德说教的意味。可是当我说,我们很愚蠢地毁坏了地球的某些部分,人们就会因为没有看到造成的损害而对此加以否认,抱怨这是一个带有政治色彩的观点。

  我不清楚“客观”这个词的确切含义,这个词非常复杂。如果客观意味着诚实或公允,或不歪曲事实或真相,那么我们当然需要客观。但有时人们以为客观意味着没有价值判断。任何人,甚至科学家也不会认为,简单地罗列一大堆数字或事实就意味着客观。人们总试图用这些数字或事实来论证或反驳某种观点。

  我们不可能在历史著述中将价值观完全排除在外,对过去的事情完全中立,但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应该尽量不偏不倚,公正地对待前人,努力理解他们的观点,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要过于简单化,不要把非常复杂的事情说得像非黑即白、非好即坏那样简单。

  高:1988年,您出版了《地球的终结:关于现代环境史的一些观点》,试图向读者介绍环境史这一新领域。该书在近20年里被广泛用作环境史的教科书。您在该书中提出的环境史的分析层次,构建了环境史研究的基本框架。您能简单地对此加以介绍吗?这三个层次同样重要吗?如若不然的话,哪个层次更重要呢?

  沃斯特:当时,我把环境史分为三个层次(Level):自然、生产方式和文化。我提出这三个层次主要借鉴了人类学和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人类学家马利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的关于结构和上层建筑的存在已久的观点。这些旧的观点很具有说服力,并且非常重要,但我不想完全照搬。于是,我加上了在马克思的视野里几乎消失殆尽的自然,将自然和生态加入到旧的框架体系之中。

  我现在的看法和过去有所不同。也许层次这个词会使人想到文化重要而自然次之,但这不是我所说的层次要表达的意思。我倾向于把自然和文化看作是环境史领域的活跃角色。自然和文化相遇的场所可以称为中间地带,或者简单地称之为景观。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景观就是人为改造的自然环境。景观可以是进行生产的农场或矿井,或者是消费产品的城市,它也可以是一整个经济系统。景观是自然和文化交汇或相互作用的场所,我原先称之为生产方式,这是一个从马克思和其他人那里借用的概念。也许这个概念过于抽象,也许将其理解为我们可以看见和贴近的景观会更好。在那里,自然与文化不断进行着互动。它所指的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和生活的方式。

  自然与文化,孰重孰轻?哪个更有影响力?今天,文化在大多数时候显得比自然强大。但有时,自然的力量突然爆发出来,比如印度尼西亚的海啸,中国的地震。自然在刹那间显得更强势。我们很难说自然与文化孰重孰轻,这要依据特定的形势而定。显然,人类的能力已经增强了很多,这或许使文化显得更有优势。

  高:在《地球的转变》②一文中,您提出从农业生态的角度研究环境史。为什么您认为农业生态的视角如此重要?环境史与农业史是否有某些联系?

  沃斯特:对生活在城市化时代及城市化社会的人们来说,强调农业是很重要的。在他们眼里,环境仅仅是指城市。

  要理解人与自然世界的联系,我们就需要研究食物供应的整个结构。世界上的所有人口都依赖这个结构来获得食物,这就是我们需要农业生态视角的原因。农业生态视角并非我们唯一的分析方式,但它是最重要、也是总被忽视的方式之一。我们这些现代人对自然和农业缺乏关注,对食物来源的关系缺乏兴趣,这是一种缺点。农业是我们对自然影响最大的地方,也是自然影响人类最大的领域。

  这篇文章说得非常清楚,环境史这一复杂的领域有很多课题和不同的研究方法。我非常明确地说过,我并不是要坚持所有的环境史研究都采用单一的方式,但农业生态视角是被我们忽视的一种方式。

  农业史与环境史有很大的区别,但二者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研究土地与自然。农业史在美国已经教授了很长时间,但它主要是关于农业经济和生产的历史,而不是关于农业对自然世界、对土地、土壤影响的历史。许多农业史学者在农场长大,受过大学教育成为历史学者,对农场生活有一种怀旧情结,但他们并不想经营农场。他们总认为,农业总是在不断进步,要随着技术调整和变化。因此,很多农业史著作是由对生态学没有兴趣的人所写。他们并不关心现代农业的负面影响,也不关心其社会影响。多生产总是好的。环境史却持一种不同的观点,它受像雷切尔·卡逊等批评滥用农药的人的激励。

  一些年轻的农业史学者比他们的前辈更关心农业变化所产生的环境后果。

  高:在1972年,您编辑了《美国环境保护主义:1860-1915》。作为关于环境保护主义的最早的参考书之一,这本书汇编的资料,除了资源保护和自然保护,还涉及城市规划与城市废物管理。您当时认为城市问题是环境史领域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吗?这些年来,您对城市问题重要性的认识是否有所改变?

  沃斯特:在我的研究中,我没有对城市给予对乡村环境同样多的重视。但那并不意味着我认为城市环境史无足轻重,相反,我认为城市环境史很重要。我很高兴看到以城市为主题的环境史著作。在我的教学中,我也会涉及一些城市问题。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我打算写一本关于洛杉矶的城市史,这是一个我没有完成的课题。我的学生,亚当·罗姆(Adam Rome),在我的指导下,撰写了关于郊区化的博士论文。我的另外一个学生,泰德·斯坦伯格(Ted Steinberg)现在正在写一本关于纽约环境史的书。

  高:在《尘暴:20世纪30年代的南部大平原》及《帝国之河:水、干旱和美国西部的成长》中,您对美国西部的农业和环境进行了大胆的探索。这两本书都大获成功,《尘暴》在出版翌年即1980年获得美国历史学最高奖——“班克罗夫特奖”,而《帝国之河》在出版后曾获“普利策奖”提名。您认为联邦政府在干旱的西部应该实行什么样的政策?您认为西部农业的远期前景如何?您如何看待可持续发展?

  沃斯特:我认为,政府不要资助干旱或生态脆弱地区的农业开发。农业补贴总是鼓励人们掠夺土地,而不承担后果。美国的政策总是鼓励对干旱土地、水资源、农业等的过度开发。

  政府应该保护干旱地区少数族裔的用水权益,保护其他生命形式繁盛所需要的空间,不要提供资助鼓励人们铤而走险。

  我无法预测美国西部农业的前景,只能说西部的农业正在衰落。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失误。人口的增加,将要求农场主放弃水资源而保证城市供水,而全球变暖可能会使西部的土地变得更加干旱。所以,我认为,西部农业的前景并不乐观。

  像许多流行的口号一样,可持续发展缺乏新的建设性的内容。尽管这个口号似乎已被广泛接受,但广泛接受的基础却是以牺牲很多实质性内容为代价的。可持续发展社会这一概念的问题在于它往往是依赖技术革新。更糟糕的是,这一口号对环境保护主义者来说,不可能有所改进,因为它不可避免地将我们引回到使用狭隘的经济语言,将生产作为判断的标准,追求不断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所有这些恰恰是环境保护主义曾经想要反对的。

  我倾向于认为,环境保护主义要讨论伦理和美学,而不是资源和经济,要优先考虑动植物世界的生存而不论其经济价值,要珍惜自然为我们带来的、超出物质享受的审美的愉悦。

  高:在环境史领域,美国西部的学者显得非常活跃。除了西部脆弱艰苦的自然环境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能够解释这种情况?

  沃斯特:研究西部的学者很有影响,部分原因可以追溯到特纳解释美国历史的边疆学说。最近,美国环境史学会也出版了很多关于美国其他地区,诸如美国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文章和著作。因此,西部史与环境史之间的联系不像以前那样强。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西部史是孕育环境史的温床。

  像我一样在西部壮丽景色下长大的人们,对这一地域和这片土地充满感情,总是感受得到山川、平原等景观的震撼力。

  另外,在早期的资源保护运动促进下,西部建立了一些国家公园和国家森林。

  高:在美国环境史研究中,为什么荒野总是一个很有争议、很热门的题目?荒野只是一种文化的建构吗?您如何界定荒野?有一种很流行的观点认为,荒野保护必然与弱势群体的利益相违背,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沃斯特:我想没有一个环境史学者会认为荒野仅仅是一种文化建构。克罗农有时被指责持有这一观点,但我想这并不是克罗农的原意。如果说荒野有多重含义,是主观的想象,我和大多数历史学家都不会对此提出异议。像自然这个词一样,荒野也是一个有很多不同的文化含义的名词。但这并不意味着,荒野只是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

  对荒野的争议是由于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荒野受到了过多的关注。这一看法主要出自政治上的左派,尽管像里根一样的右翼分子也不是很喜欢荒野。但对很多左翼来说,他们认为环境史应该按照促进正义的原则来编写。荒野更多涉及自然的价值与体验,而较少涉及正义问题。对于荒野,我有一个不太精确、很宽泛很实用的定义。荒野是野生动植物生存的地方。荒野是人类几乎没有或者很少影响的地方。荒野是那些没有公路、没有农业、没有人类定居的地方。我不赞同纯粹主义者的观点,他们认为荒野必须完全没有人类存在及活动的踪迹。保护荒野是一种在面对自然时的自我约束和谦卑的行动。

  荒野保护实际上不会伤及穷人的利益。荒野保护在经济上可能不会对穷人有帮助,但它也不会伤害穷人的利益。这些穷人的问题的根源不是荒野保护,而是失业、缺少教育、经济不平等和健康不佳,是这些社会因素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实际上,我认为,关心荒野的绝大多数人也关心穷人。

  如果我们不能关心大象、森林或鸟类的利益,只能考虑弱势群体的利益并为此而努力。这看起来难道不奇怪吗?

  说到发展中国家时,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如果人们对导致穷困的人口过剩问题毫不关心,或者没有做任何努力去改变这一状况,能说他们关心弱势群体吗?如果不解决人口问题,最终只能是贫困人口继续增加,而其他的物种都将被毁灭。我想,在印度,无论穷人和富人,无论现在和将来,都应该考虑保护老虎。你不能把消除贫困与自然保护截然分开。

  高:《自然的财富:环境史及其生态想象》在1993年出版后,受到了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该书在1994年曾被列入“普利策奖”提名图书。您在这本书中提到,“自然的文化史与文化的生态史同样重要”。您能对这一提法略加解释吗?

  沃斯特:自然的文化史是撰写在岁月的长河中,人们对自然系统的理解及其变化。另一方面,文化的生态史,则是探求不断变化的生态环境对文化的影响。

  我们当然需要自然的文化史,不同时期的不同文化看待自然世界的方式不同,从而影响到人们的行为、政策和价值观念。这是历史学家研究得最好的部分,也是环境史研究中比较容易的部分。困难的部分则是思考并接受文化的生态史。文化的生态史总被误解为环境决定论,或者某些很讨厌的事情。

  我们不应该将环境史仅局限于自然的文化史。自然的文化史与文化的生态史都很重要。也许一个人很难在这两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高:您在近年为何会转向传记写作?您为其列传的约翰·鲍威尔(John Powell)和约翰·缪尔(John Muir)给我们留下了什么遗产?您希望您即将出版的新书《热爱自然:约翰·缪尔传》在哪些方面超越已有的成果?

  沃斯特:我曾一度将传记写作置于一旁,因为传记不能解释那些大范围的、深层次的力量:时代思潮、阶级对立、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导致变化的生态环境因素等。而这些力量导致了历史上的深刻变革。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接受的是那样的教育,事实上,我现在也还是这样认为,历史学家在大多数情况下应该追溯这些变化的更宏观的方面。传记不能做到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像民族国家或世界那样宏大或抽象,它显得更具体明确,更能触动人的情感,甚至涉及个人私密。

  传记有其特点与局限,这是传记作家根本不能回避的。但不能由此推断历史比传记更重要,我现在相信,我们应该努力将二者都视为理解过去的重要部分。它们都富有价值,能给人以启发。我们需要超越个人或个案研究的历史,需要超越以杰出的和普通的人为传主的历史。但是我们也需要传记去检验历史学家倾向于得出的一些笼统的结论,或过于自信的解释。

  同时,环境史和环境传记有一些共同点。从一开始,两者都接受一种观点,即不论个人还是集体,都不能离开自然而生活。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总是受到处于变动之中的自然的限制。任何个人和集体,其生活都受到了技术、工作、取之于自然的食物和能源的深刻影响,都会对文化变迁的潮流作出反应。

  在美国历史上,约翰·鲍威尔和约翰·缪尔是我们称之为资源保护或环境保护主义的伟大的缔造者。这两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是环保运动的创始人。一个更实用主义,一个更注重自然的精神价值。他们留给我们的环保运动是非常复杂的。

  关于约翰·缪尔,已经有很多书。其中大部分都是研究语言学和文学的教授所写,因为缪尔也可以被看成是一个作家。这些人更关心缪尔的著作,分析他的作品,从一个作家的角度来理解缪尔。但是我认为缪尔之所以重要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个作家。他更是一个科学家,他是打开那个时期历史的一扇窗户。因此,我是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描写缪尔。

  有人告诉我,我那本关于约翰·鲍威尔的书③像一部美国创建的宏大史诗,因为鲍威尔是西进运动的关键人物,但是这本关于约翰·缪尔的书则不同,它更像一篇关于约翰·缪尔的思想观念的论文。我希望以一种崭新的视角看待缪尔的宗教观和政治观。我试图将缪尔与自由民主的起源联系起来,并关注自由民主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影响。

  高:您的下一个研究课题准备写什么?

  沃斯特:我还没想好。也许我会写一本关于美国人如何看待草原的书。我一直对草原比较着迷,我们已经有很多关于大平原的书。我也有可能写一本资本主义的环境史,或许我会写一本关于我自己的经历、关于我生活的那些地方,以及我如何成为环境史学家的书。

  高:到目前为止,您已经出版了10多本书,并发表了大量文章。在您的作品中,是否有一些中心主题贯穿其中?这些作品之间存在什么联系?

  沃斯特:回顾过去,我得说,我并没有很明确的宏伟的写作规划。但回首匆匆岁月,我依稀能够发现一些线索,在我的作品中,我反复探讨的一些问题包括:自然与现代的民主自由理想存在什么联系?自然世界在历史上如何影响了个人和社会?科学和资本主义这两个强有力的现代因素如何影响了人们的环境观念和行为?

  高:科学和资本主义对环境观念和行为有什么影响?

  沃斯特:环保运动与科学家之间的联系一直非常密切。我的学术生涯,起步于研究环保运动与科学,尤其是与生态学的联系。此后,我又开始关注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即强有力的资本主义文化。

  在历史上,资本主义与科学都是革命性的力量,它们是现代革命中最根本的部分,将传统社会一个接一个地推翻。

  科学与资本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是同盟军,但二者也发生冲突。这种冲突体现在环保运动之中,有些科学家就加入到了反对资本主义的行列。所以,这两个革命性的力量并不相同。如果你要谈现代历史和现代环保运动历史,你就不得不大量地谈论资本主义和科学。

  高:自然与现代民主自由之间存在什么联系?

  沃斯特:在某种程度上,资本主义与科学和民主自由存在一些联系。民主的观念深刻地影响了世界,许多国家还在朝民主的方向前进。民主自由对自然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意味着什么呢?

  从坏的方面说,自由和民主意味着利用自然和消费的自由。只把自然当作商品看待,会产生非常恶劣的环境后果。也许有人会说我们需要强权政治来发号施令,对人们加以限制和约束。换句话说,解决方法是不民主的。为挽救环境,我觉得非民主的方法不是个好的选择,它不仅不能挽救环境,而且对人们来说也是灾难性的。因此,如何处理民主自由和自然保护的关系,是非常棘手、非常复杂的。

  高:您如何看待后现代主义及其对环境史研究的影响?

  沃斯特:我还没有看到关于后现代主义的非常清晰的、合乎逻辑的定义。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术语,得看你如何定义现代主义。在有的人看来,现代主义是对科学技术的欢呼,有的人认为,现代主义意味着进步,对有的人来说,它意味着欧洲白人的权力与帝国主义。现代主义有如此多的含义。所以我觉得理解它很令人费解。

  如果后现代主义意味着并不存在单一的解释、叙述或观点,谁会对此提出异议呢?如果它意味着科学不能提供全部的答案,我也完全同意。但是,如果它意味着真理并不比迷信更可信,那么我无法苟同。在美国,后现代主义通常意味着多元文化主义。欧裔白种美国人,非裔美国人,西裔美国人,华裔美国人,都会有自己的对过去的理解。这个观点不会引起异议。

  在多数情况下,我认为,后现代主义意味着对科学权威的挑战。我的《自然的经济体系:生态思想史》④,也许能够被称为一本后现代主义的著作,因为它对科学持批判态度,它表明科学观念总是在不断变化。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对笼统地攻击科学更加谨慎。我现在对科学有更多的尊重。很肯定地说,《自然的经济体系》不是要解构所有的科学,而只是要对科学进行历史的理解。

  但是后现代主义者往往并不认为自己是相对主义者,他们的正义感很强,他们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持批判态度,但并不公开讨论这些问题。因此,后现代主义存在一种矛盾。他们拒绝讨论某些问题,但把所讨论的问题都仅仅视为一种文化建构,认为这些问题没有合理性。我们需要在环境史中发展对科学的尊崇。今天,科学对我们理解人们的行为方式以及我们如何由我们的基因和DNA所塑造做出了特别大的贡献。

  高:从20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越来越多的年轻的环境史学者倾向于用阶级、种族和性别的视角来研究环境史,并且鼓励环境史与社会史的融合。您如何看待这一趋势的利弊?

  沃斯特:《荒野与美国精神》、《花园里的机器》⑤等影响很大的环境史的早期著作,很重视文化观念。但是它们还不是多元文化主义的理解。多元文化主义是一个新的发展。今天,你不能说美国人对自然的态度,您只能说白人男性的态度,如此等等。

  多元文化主义的危险在于,它将文化差异过分地夸大了。借助于科学,我们开始理解,尽管阶级、种族与语言不同,人们还是有很多共同点。我并不是要说,人们全都一样,我只是想说,种族、性别与阶级的鸿沟并没有那么深。由于进化,人们都有相似的人性,我们对自然都有某种类似的需求。所有的国家和文化,所有的种族与阶级,都能够在自然世界中体验到一些快乐,都感觉得到与自然的某些联系。当我和我的妻子1997年乘船沿长江而下,去看将被截流的长江三峡时,我们问了很多周围的中国游客,他们为何要安排这趟旅行,他们的答案很一致:“我想在它被淹没之前来看看”。

  这种态度并不随阶级、种族、语言、性别而变化。那是一条伟大的河流,人们对它能够产生类似的情感。

  所以,如果只是戴着阶级、性别和种族的有色眼镜来观察,你将看不到现实的深处。多元文化主义的危险在于,它可能歪曲过去,以历史上少数族裔对道德合理性的主张来挑战科学的权威。它还会转移我们对无处不在的经济与自然力量的注意力,这些力量发生作用时与种族、性别并没有多大关系。

  如果仅仅满足于探讨对自然的文化观念,环境史学家将创造不出真正有新意的学术成果,只会使环境史与关于爱、性、宗教、广告、郊区化的文化史并列,并逐渐迷失。环境史一直在关注文化史,但它总是寻求有所超越:要了解自然的物质世界,以及被技术、生产方式和交换改变的自然。环境史应该关注自然与文化的互动,二者通过文化联系起来。

  高: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历史研究中应该占据一个什么位置?

  沃斯特:在我看来,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成为历史研究的中心。我知道很多人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不论从短期或长期来看,人与自然、人与自然世界的关系对人们的快乐、繁荣和健康都是最重要的。什么能比人的健康更重要呢?而人的健康与自然的和谐息息相关。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我们获得的最源远流长、最基本的关系。

  高:和强调文化视角重要性的一些学者不同,您总是将经济、进化与环境置于分析的中心,您还撰写了多篇文章推动环境史学者与自然科学联盟。那么,环境史学家应该如何在研究中运用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呢?

  沃斯特:环境史学家已经在尝试运用更严谨的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但这还远远不够。我希望,将来会有更多的跨学科研究。我特别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增强对生态学和其他自然科学的兴趣和技能。

  在环境史领域,欧洲学者比美国同行有更多的跨学科研究,更广泛地运用自然科学。这或许是因为,欧洲许多研究环境史的学者并不是在历史系工作。这个领域的资深历史学者还不多。

  跨学科研究也可以包括社会学、人类学以及其他社会科学。如果向前追溯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历史学家当时的挑战是打破历史与文学或者是文科之间的界限,那是一场我们称之为美国学研究的运动。它基本上是关于历史与文学的结合。之后,我们又考虑历史学与其他社会科学的融合。但主流的美国学运动还未曾考虑与自然科学的联合。或许那是因为历史学家不具备进行自然科学研究所必备的数学能力。

  自然科学与历史学的鸿沟确实很难跨越。只有具备深厚的生物学与自然科学学科背景的学者,才可能在将来写出第一流的环境史著作。

  高:早在1982年,您就提出了环境史研究的国际化。现在已经过去了20多年,美国的环境史学家在这方面取得了哪些进展?

  沃斯特:现在,越来越多的为环境史学家提供的职位要求一种国际的视野,而在20年前或10年前则不是这样。今天,如果一个人能够教中国环境史,或者非洲环境史,他比学美国环境史的人更容易获得教师职位。这是一个进步。

  在美国之外,环境史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在中国、印度、拉丁美洲、欧洲及世界其他地方发展与传播。这个领域的国际化正在发生。

  能够很好地从事一个以上国家的环境史研究的学者的数量还非常有限。这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

  高:在北美洲,有什么重要问题能够推动更宏大的北美环境史研究,从而可以将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和中美洲都包括在内?

  沃斯特:欧洲怎样影响了美洲,我们知道得还不够,法国、英国、西班牙的影响为什么会不同?这几个欧洲国家不一样,他们看待土地的方式不一样,他们的影响与后果也不相同。

  在经济上我们能够看到这种差异,美国的人均收入是墨西哥的4倍,是中美洲的5到6倍。为什么?是因为资源的不同还是因为文化的差异?或者把美国和加拿大做比较。从地理上看,这两个国家面积差不多,但美国的人口是加拿大的10倍,而GDP是加拿大的12倍。美国为什么可以成为超级大国,而加拿大却不能?为什么?为什么来美国的人比去加拿大的人要多得多?这对环境史研究来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在历史领域,要做出有说服力的、可信的解释需要比较。历史学不能通过实验室来检测。因此,比较的方法对获得更具有科学基础及更真实可信的知识,就显得格外重要。

  做北美以外的比较研究,比如说,美国和中国的比较研究,相对而言就要难得多。中美之间的差异太大了。

  高:环境史未来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沃斯特:我希望未来的环境史会更加国际化,有更多的比较研究,有更多的自然科学的基础。我们需要更好地理解气候变化的历史。我们需要弄清楚资本主义在环境方面的局限性和可能性,因为它还会长期存在。资本主义能够变得对环境更加友好吗?这是一个历史学家可以通过追溯过去加以探讨的问题。

  高:在过去的30年中,许多环境史学者为这一领域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除您以外,第一代环境史学者中比较著名的还有哪些人?新一辈的环境史学者中,哪些人最为活跃或最有前途?

  沃斯特:在老一辈的环境史学者,塞缪尔·海斯(Samuel Hays)、艾尔弗雷德·克罗斯比(Alfred Crosby)、罗德里克·纳什(Roderick Nash)、克罗琳·麦钱特(Carolyn Merchant)、约翰·奥佩(John Opie)及我本人,都受到过美国环境史学会的表彰。接下来年轻一辈中比较知名的包括:威廉·克罗农(William Cronon)、理查德·怀特(Richard White)、史蒂文·派因(Steven Pyne)等。在欧洲,我喜欢奥地利的维尔纳·温尼沃特(Verena Winiwarter)、英国的彼德·科茨(Peter Coates)、芬兰的迈科·赛库德(Mikko Saikkud)等人。至于新一代的最有前途的环境史学者,我觉得我自己的一些学生,泰德·斯坦伯格(Ted Steinberg)、亚当·罗姆(Adam Rome)、保罗·萨特(Paul Sutter)、布雷恩·多纳休(Brain Donahue)、利萨·布雷迪(Lisa Brady)等人都值得大力推荐。所以,这是一份很长的名单,我肯定遗漏了一些人。

  高:从1984年开始,您一直是剑桥大学出版社的“环境与历史研究”(Studies in Environment and History)丛书的两位主编之一。这套丛书被广泛认为是环境史系列丛书中最出色的,至今已经推出了28种。您在决定采用一本著作时,用的是什么样的审稿标准?

  沃斯特:就审稿标准而言,我们希望这些书能够将这个领域往新的方向推进。这些书应该有新的观点、主题或方法。我们也很关注扩大环境史研究的地理或地域范围。我们力求推出关于拉丁美洲、中国、欧洲、非洲的优秀著作。我们要求这些书不仅有扎实深入的研究,而且要有文采。

  默纳·圣地哥的《石油的生态学:环境、劳工和墨西哥革命,1900-1938》,是这套丛书最新的一册,这本书将环境史领域推进到墨西哥,以生态视角研究墨西哥的石油工业和劳工问题。南希·雅各布斯的《环境、种族和非正义:南非史》是一本开创性的著作。这本书从生态的角度探讨了南非的种族关系。克罗斯比的《生态扩张主义》是这套丛书中比较早的一本著作,这本书研究了哥伦布全球航行的生态和文化后果,开风气之先,是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当读到贾雷德·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⑥时,不想到克罗斯比几乎是不可能的。

  高:作为一个教师,您不论工作多忙,都会不遗余力地培养学生。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有20多名学生在您的指导下完成了博士论文,其中一些人已经成为这一领域的知名专家。您能谈一谈是如何培养博士生的吗?

  沃斯特:我有很多出众的学生,部分是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些学生学习环境史的地方非常有限。我是最早招收环境史博士生的导师之一,但现在他们可以有更多选择。

  就培养学生而言,我总是认为他们需要更广博的历史知识,因为他们要在历史系求职。我总是想让他们更多地接触自然科学,参与跨学科项目,尽管这不是很成功。

  在多数情况下,我不给学生确定博士论文题目,而是鼓励他们自己发现选题。如果他们批评我,或者选择与我不同的方向,那也没有关系。对学生来说,找到自己的选题很重要,他们也需要学术自由。我不想我的学生亦步亦趋地追随我。我希望他们能够成为学界领袖,走独立的学术发展道路。我欣赏他们的独立性。当我的学生成为学界瞩目的学者时,我非常自豪,觉得很有成就感。从长远来看,他们的著作会因为倾注了满腔心血而更加出色。

  当我读研究生时,我和我的老师没有私人的朋友关系。那是在耶鲁大学,那些老师都是很知名的学者,至少他们自己这样认为。但我对学生是另外一种方式。我欣赏他们不仅是因为他们的睿智,也是因为他们的人品。他们成为我很要好的朋友。我到他们的家里做客。很长时间以来,这个领域的女性不多,但这一情况现在已经有所改变。我教过的一些女学生已经成为很优秀的学者和教师。我觉得做老师非常幸福。

  注释:

  ①沃斯特教授编撰的著作包括:《美国环境保护主义:形成时期,1860-1915》(American Environmentalism:The Formative Period,1860-1915);《自然的经济体系:生态思想史》(Nature's Economy:The Roots of Ecology,Sierra Books,1977,2nd editi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4);《尘暴:20世纪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Dust Bowl:The Southern Plains in the 1930s,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9);《帝国之河:水、干旱和美国西部的发展》(Rivers of Empire:Water,Aridity,and the Growth of the American West,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5);《地球的终结:关于现代环境史的观点》(The Ends of the Earth:Perspectives on Modern Environmental History,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8);《在西部的天空下:美国西部的自然和历史》(Under Western Skies:Nature and History in the American West,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2);《自然的财富:环境史和生态想象》(The Wealth of Nature:Environmental History and the Ecological Imagina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3);《不羁的地区:美国西部变动的景观》(An Unsettled Country:Changing Landscapes of the American West,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Press,1994);《从萧条至繁荣:堪萨斯的纪实照片,1936-1949》(Bust to Boom:Documentary Photographs of Kansas,1936-1949,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1996)、《有人居住的大草原》(The Inhabited Prairie,by Terry Evans,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1998);《一条向西流淌的河:约翰·鲍威尔的一生》(A River Running West:The Life of John Wesley Powell,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1);《热爱自然:约翰·缪尔传》(A Passion for Nature:The Life of John Muir,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

  ②唐纳德·沃斯特:《地球的转变:历史研究中的农业生态史视角》(Donald Worster,"Transformation of the Earth:Toward an Agroecological Perspective in History"),《美国历史杂志》(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第76卷,1990年第4期,第1087-1106页。

  ③《一条向西流淌的河:约翰·鲍威尔的一生》在2001年出版后曾获包括最佳西部史著作奖在内的10多个奖项。

  ④《自然的经济体系:生态思想史》早已成为生态思想史的经典著作,已经被翻译成为日文、法文、意大利文、瑞典文、中文、韩文等6种语言文字出版。其中文版于1999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译者是侯文蕙。

  ⑤罗德里克·纳什:《荒野和美国精神》(Roderick Nash,Wilderness and the American Mind),耶鲁大学出版社1967年版;利奥·马克斯:《花园里的机器:美国的技术与田园思想》(Leo Marx,The Machine in the Garden,Technology and the Pastoral Idea in America),牛津大学出版社1964年版。

  ⑥默纳·圣地哥:《石油的生态学:环境、劳工和墨西哥革命,1900-1938》(Myrna I.Santiago,The Ecology of Oil:Environment,Labor,and Mexican Revolution,1900-1938),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南希·雅各布斯:《环境、种族和非正义:南非史》(Nancy J.Jacobs,Environment,Power,and Injustice:A South African History),剑桥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艾尔弗雷德·克罗斯比:《生态扩张主义》(Alfred Crosby,Ecological Imperialism:The Biological Expansion of Europe,900-1900),剑桥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Jared Diamond,Guns,Germs,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纽约1999年版。

作者介绍:高国荣,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 100006)

范文五:维纳斯教案

米洛的维纳斯

教学目标:

(1)知识与能力:正确理解文章的残缺美,把握本文关键语句的含义,理清层次,能够运用课文中的观点,欣赏文艺作品。

(2)过程与方法:通过深入阅读课文,讨论,让学生谈对课文的理解,加深对美学观点的认识。以本文为契机,引入有关的文学艺术欣赏知识。教学时围绕维纳斯雕像,介绍和本文作者观点相通的中国画的虚实相生的原则,结合图片,以直观的形式让学生进一步理解本文的观点。

(3)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让学生受到美的熏陶,培养自觉的审美意识和高尚的审美情趣,培养审美感知和审美创造的能力。米洛斯的维纳斯是西方美术史中最著名的杰作之一,历来被视为希腊雕刻艺术的珍宝。学生对她的欣赏将会提升审美品位。

教学流程:

一、导语:

巴黎是一座无与伦比的城市。是浪漫之都,是艺术之都。它有美丽的塞纳河,有经典的艾菲尔铁塔,有绚丽的小区广场,辉煌的红磨坊,有神秘的巴黎圣母院,有璀璨的卢浮宫┄┄在卢浮宫里珍藏了三件镇宫之宝。

问题:课前预习查资料。谁来介绍三件镇宫之宝?(被誉为有迷人的微笑蒙娜丽莎、没了头颅和双臂的胜利女神、断了双臂的维纳斯)今天我们学习的文章就是米洛的维纳斯。 板题

谁来介绍一下关于维纳斯的资料, 他如何被发现,美在哪里、有哪些美丽的传说?

二、通读课文,论点和论证的关系。

从雕像被发现的第一天起,它就被公认为是迄今为止希腊女性雕像中最美的一尊。最令人惊奇的是维纳斯的双臂,虽然已经残断,但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身躯,仍然给人们浑然完美之感。关于维纳斯便有了许许多多的评论,日本作家清冈卓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是一篇文艺评论。在随笔中,作者表明了自己怎样的见解?

问题:通读课文,勾画关键语句,找到论点。

回答,板书论点。她为了如此秀丽迷人,必须失去双臂。

问题:1、为什么必须失去双臂?

2、为什么必须失去的是双臂?(那些段落回答以上问题,找关键句子。)

除了刚才两部分,还有部分,我们没涉及到。那部分写什么?

板书:

她为了如此秀丽迷人,----丧失双臂,成全了美

复原双臂,破坏了美

必须失去双臂。 想象手的姿态,成就想象

点评:提出论点,从不同角度,正反面,递进论证。观点鲜明,条理清晰。

三、品析“残缺美”

1、你看待断臂的维纳斯?文中4段的复原方案,你赞同哪一种?

回答交流,其他同学对回答者质疑。

点评:即使同桌也观点不一,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欣赏者就有一千个维纳斯。残缺成就想象成全了美。残缺美就是以无胜有,以少胜多,是一种虚实相生的艺术方法。被广泛应用于文学、绘画、雕塑、音乐、电影、摄影等艺术领域。

A、事实上米洛斯的维纳斯共有两尊,可是耐人寻味的却是,双臂完好的维纳斯默默无闻,可是断了双臂的维纳斯却漂洋过海,穿越了久远久远的时代而大放光彩。

B、无独有偶,罗丹有一部伟大的作品"巴尔扎克"也是一具残缺的塑像--罗丹在完成这尊塑像时,叫了几个学生来一起欣赏。雕像的造型很别致:巴尔扎克披着睡衣,双手叠合在胸前,昂着硕大的脑袋,两眼注视着前方。一个学生指着雕像的双手说:"老师,这手像极了!我从来也没见过雕的这么完美的手呢。"然而,这句赞美的话使罗丹皱起了眉头,他沉思了一会,突然举起一把斧头,将那双"完美的手"砍了下来,学生们都疑惑不解。但罗丹却神色严峻的说道:"这双手太突出了。既然这双手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那就不再属于这个雕像的整体了。你们一定要记住,一件真正完美的艺术品,是没有任何一部分比整体更重要的!" 罗丹的伟大在于他勇于创新,敢于挑战世人对于美的共识,尽管在当时没有人承认欣赏这部残缺了的艺术品,他却能够坚持残缺的美丽与和谐。罗丹断言:"我的雕像终将立于不败之地。"他的预言应验了,"巴尔扎克"真的成为了举世闻名的艺术珍品。

雕塑:胜利女神头颅已丧失,但我们可以欣赏到她展翅欲飞前进的姿态。

2、虚实相生的古典诗词: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3、虚实相生的小说莫泊桑的《项链》结尾:“你可是说从前买了一串金刚钻项链来赔偿我的那一串?”

“对呀,你从前简直没有看出来,是吗?那两串东西原是完全相同的。”

说完,她用一阵自负而又天真的快乐神气微笑了。

伏来士洁太太很受感动了,抓住了她两只手:

“唉。可怜的玛蒂尔德,不过我那一串本是假的,顶多值得五百金法郎!……”

4、虚实相生的 “画,不但要看实处,而且要看画之空白处。“人但知有画处是画,不知无画处皆画,画之空处全局所关,即虚实相生法。齐白石所画之虾只画虾,大片空白为水,留下想象空间。

5、虚实相生的电影,《家有人女》妈妈看到刘星弄坏炒菜的锅,画面从家里引到天空,只听到一句怒喝“刘星!”发生了什么,自己去想吧。

6、那英的歌《相见不如怀念》

四、是不是所有的残缺都能成为美?维纳斯的美仅仅是残缺吗?从文中找。读3段。

补充:端庄的身材,丰艳的肌肤,典雅的面庞,娟美的笑容,微微扭转的站姿。这一切构成十分和谐而优美的体态。雕刻家罗丹在卢浮宫见到这尊雕像时,惊讶地叫道,神奇中的神奇!雕像高贵端庄,其丰满的胸脯、浑圆的双肩、柔韧的腰肢,呈现一种成熟的女性美。人体的结构和动态富于变化却又含蓄微妙,雕像体现了充实的内在生命力和人的精神智慧,将人类人体之纯洁、典雅、柔美、英健、刚劲体现到了极致,是人类的 瑰宝。

雕像 融合了希腊古典雕刻中的优美与崇高两种风格。她的体形符合希腊人关于美的理想与规范,身长比例接近利西普斯所追求的人体美标准,即头与身之比为8∶1。由于8为3加5之和,这就可以分割成1∶3∶5,这就是“黄金分割律”,这个比数成为后代艺术家创造人体美的准则。

小结:所以不是所有的残缺都能成为美,残缺美的先决条件是符合人们真善美的内涵。否则就会是东施效颦。(西施是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女”之一,她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吸引人,只可惜她的身体不好,有心痛的毛病。疼痛时,她就用手扶住胸口,皱着眉头。村民们都称赞,说她这样比平时更美丽。同村有位名叫东施的女孩,因为她的长相并不好看,她看到村里的人都夸赞西施用手扶住的样子很美丽,于是也学着西施的样子扶住胸口,皱着眉头,在人们面前慢慢地走动,以为这样就有人称赞她。她本来就长得丑,再加上刻意地模仿西施的动作,装腔作势的怪样子,让人更加厌恶。)

完整也是美,残缺也是美。月圆是画,月缺是诗。你更欣赏哪一种?

五、结课:清冈卓行的这篇文艺短评借断臂的维纳斯表达了一种美学观点—残缺美,马克思说,劳动创造美。我理解劳动包含了创作者的努力也包含了观赏者的智慧。只有二者结合,才有更丰富多彩的美。单元导语所说:热爱文学,沉浸艺术,会充盈我们的内心,慰藉我们的灵魂,提升我们的修养。让我们从蒙昧走向智慧。通过不断的学习,希望大家都能有一双慧眼去领略生活无尽的美。

六、作业:用你的想象复原维纳斯,想象手臂的姿态,写成短文。

资料:

维纳斯是罗马神话中的爱与美神,也是象征丰饶多产的女神。古希腊神话中称为阿佛洛狄忒。传说她在大海的泡沫中诞生,在三位时光女神和三位美惠女神的陪伴下,来到奥林匹斯山,众神被其美丽容貌所吸引,纷纷向她求爱。宙斯在遭其拒绝后,遂把她嫁给了丑陋而瘸腿的火神赫斐斯塔司,但她却爱上了战神阿瑞斯,并生下小爱神厄洛斯。后曾帮助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拐走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的妻子、全希腊最美的女人海伦。引起希腊人远征特洛伊的十年战争。

1820年2月,在爱琴海的米罗斯岛上,一个农夫挖掘到一尊女性雕像,散落在附近的田地下。农夫,并报告了在岛上的法国领事。即通知当时设在君士坦丁堡的法国大使。几乎与此同时,在爱琴海搞测量的一位法国海军士官对此表示了更大的关注。这是一位希腊艺术的爱好者,当他看过这些雕像的块片以后,认为它们是一个整体,并第一个断定这就是维纳斯的雕像。于是立刻告诉农夫,法国决定把她买下,要他不必再到处声张了。随即赶到君士坦丁堡,向大使命陈详情,促使大使下了决心并派专人前去交易。不料岛上的长老出于本岛的利益而中途插手,开会议决命农夫将雕像卖给在土耳其任职的一位希腊大官,当法国人赶到岛上时已经是雕像装船的关头了。见此情景,他们几乎要动武,命令法国船舰随时准备行动。顿时,爱琴海上战云密布。恰巧,一场暴风而解了围。它推迟了土耳其船只的起航,为法国使者争得了斡旋的时机,他们软硬兼施,把雕像终于转到了法国船上。后来又给岛上赠送金钱,从而取得了岛上放弃雕像的誓约书。雕像顺利运抵巴黎,由于种种政治、人事方面的原因,一直推至 1821年3月2日,国王路易十八才正式接受献礼。从这一天开始,她便成为法国国家财产。当时的登记名称是“在希腊群岛中的米罗所发现的维纳斯像”,并被陈列于罗浮宫特辟的专门展室中。

法国获得这尊雕像时,全国一片沸腾,人们视之为国宝,并被尊称为卢浮宫的镇馆之宝。 预习作业:

1、 读熟课文,查疑难字词。

2、 查资料:卢浮宫三宝。

3、 查资料:维纳斯雕像美在哪里

4、 查资料:关于维纳斯的传说

范文六:与加德纳教授面对面

  自1990年关于多元智能理论的第一本译著《智能的结构》(兰金仁译,光明日报出版社)在中国面世以来,“多元智能之父”霍华德・加德纳教授的多元智能理论进入中国已近20年了。该理论在中国的发展,特别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和发展到目前大概可以分为两个阶段:1990年~2001年为第一阶段,即多元智能理论的译介阶段。加德纳教授的代表著作如《多元智能》、《再建多元智能》、《杰出的头脑》等在中国一一被翻译、出版。2001年~2007年为第二个阶段,即多元智能理论的实践研究和推广阶段。由于多元智能理论的核心理念切合新课改所提倡的差异教学、全人教育,所以它成为新课程改革的理论依据之一。在此期间,全国掀起了多元智能理论与实践研究的热潮,其标志性事件之一是由北京教育学院牵头的中国教育学会“十五”科研规划重点课题“借鉴多元智能理论开发学生潜能实践研究”在2002年的立项,以及在2007年8月底的结题和其研究成果《多元与和谐――来自借鉴多元智能理论实践研究的报告》一书的出版。

  作为该课题组的成员和加德纳教授部分文章的译者,笔者对于下一轮多元智能理论的实践发展充满了期待,同时也有一些困惑,即下一轮的实践研究重点是推广前一阶段的研究成果、扩大参与实验的学校数量和规模呢,还是深入研究多元智能理论的发展,寻找新的研究和实践切入点?

  一次适时的美国之行、特别是与加德纳教授的见面与交流不仅使笔者的思考逐渐找到了新的落脚点,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笔者更加清晰地了解了加德纳教授对多元智能理论的一些新的发展以及对这一理论在教育领域应用中一些重要问题的新思考。美国东部时间2007年11月21日下午,笔者有幸在哈佛教育学院与加德纳教授进行了一个小时的交谈。教授谈到了多元智能理论的现在,谈到了美国教育改革的趋势,笔者结合对加德纳教授的访谈,参照教授近几年来关于多元智能的论著,归纳了以下要点。

  1、理论创新:“八又二分之一智能”

  众所周知,加德纳教授在最初提出多元智能理论时只提出了七种智能,即音乐智能、身体一运动智能、逻辑-数学智能、语言智能、空间智能、人际智能、内省智能。加德纳教授在他的新书《多元智能――新视野》一书中,将七种智能扩充到八又二分之一智能,又提出了自然智能和存在智能。但他对存在智能持严谨审慎的态度,只称其为二分之一个智能。究其原因,其一,就智能标准而言,加德纳教授认为存在智能在相当程度上符合要求,因为已有存在智能特征突出的个体作为印证,如哲学家、宗教领袖、高明的政治家。其二,在每一种文化中都可以看到对存在的关注。我们常常听到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便问起一些关于存在的问题,而每一种文化中的神话和传说也源自人们对存在问题的探索。但是,由于目前对大脑中是否有某一部分区域专门负责这些深刻的存在问题尚缺少证据,因此加德纳拒绝将存在智能其正式列入智能之列,而仅仅将其称为二分之一个智能。

  2、实践难点:多样化的表现方式

  教育的目的是给每个孩子的成功提供最好的机会。多元智能理论对教育实践的两个重要启示是:教师要了解不同孩子的优势和劣势智能分布图,教师要以多种方式进行教学,采取不同的切入点调动孩子们的不同智能以促进他们的认知,特别是对那些学习困难的孩子,教师要采取相应的对策帮助他们。从这个意义上,教授谈到美国目前具有多元智能精神的教育改革,即“针对学习的通用设计”。它指的是教育工作者要尽力为孩子们消除教育场所和材料上的物质及认知障碍,创造灵活的目标、方法、材料及测试方式,以包容孩子的个体差异。通用设计的课程应该具有以下3个特点:多样化的呈现方式,给学习者提供不同的获得信息和知识的渠道;多样化的表现方式,为学习者提供展现自己知识和能力的不同选择;多样化的参与方式,考虑学生的兴趣,给予适度的挑战,激发他们学习的积极性。教授指出,第一个和第三个特点是目前的教育中做得比较好的地方,而多样化的表现方式仍是“空中楼阁”,学校多是采用同一种测试方式对所有学生进行测试,以评估他们的学业表现。在这方面,“针对学习的通用设计”的教育哲学探讨的是如何能够为学生提供表现自己智能的多元机会,如何以孩子擅长的方式进行测试和评估。换一种测试方式,孩子们就有可能成功。比如:让有读写困难但数学智能较好的学生去做常规的数学试卷,该生的分数可能会很低,但如果换一种测试方式,如口头描述,那么这个孩子可能会表现出很强的数字运算能力。教授同时指出,在计算机技术的帮助下,这种教育愿景会实现,但这样的变革可能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3、甄别误区:智能和领域是不同的概念

  加德纳教授提到,在他最初提出多元智能理论时并没有强调智能和领域(或学科)之间的区别,从而导致该理论在实践上出现了一些误区。从定义来说,智能是一种运算能力。例如:一个具有高度音乐智能的人会发现自己很容易记住曲调、把握节奏或在某乐章演奏中跟上曲子的变化。而领域(domain)是社会中的各种有组织的、能够体现个人专业技能的活动。领域的范围包罗万象,可以是社会上的那些主要职业,也可以是教育场所提供的课程。这二者可能名称相近,如音乐智能和音乐领域,但绝不能一一对应。一个领域会涉及多方面的智能,而某一种智能可以表现在很多不同的领域上。简而言之,智能是生物心理建构,而领域(或学科)是社会学建构。毫无疑问,人类拥有的智能和人类开发出来的领域之间存在着某些联系,但将二者混为一谈是不恰当的。教育工作者如果不了解这二者之间的差异,就会导致教育不当。如有的教师会说:“约翰学不会几何,因为他空间智能差。”实际上,学会几何有多种方式,对于几何教师的挑战是要找到适合约翰的教学方法。

  由此,加德纳教授将智能的含义由以前的两个扩充为三个,即(1)智能的生物性,所有人类都拥有这几种智能,从认知而言,这是人类的普适特性。(2)智能的个体差异,世界上没有两个人拥有相同的智能分布。(3)智能发展的悖论,在某方面拥有很强的智能并不意味着他/她会在这个领域必然获得成功。一个具有很高的数学逻辑智能的人,有可能终日运用这项能力购买彩票;而一个出色的钢琴家的成功之处,不在于他的弹奏技巧本身,而在于他对音乐的阐释能力。

  4、教育目标:促进学生的学科理解

  加德纳教授提到,当很多人对他说:“我有一间多元智能教室”或者“我在一个多元智能学校工作”时,他常常抱以礼貌的微笑和感谢,但并不认同。教授认为,多元智能理论当然与教育有关,但它并不是教育目标本身。任何一种科学发现都不能直接转化为某一种教育实践,教育工作者首先应该尽可能地制定清晰的教育目标,如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创新性思维、公民意识、学科思维、跨学科思维,发展每个孩子的个性等,然后在此基础上利用多元智能理论找到适当的方法和策略帮助学生达到目标。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学校的教育目标不可能面面俱到,必须有所侧重。加德纳教授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教育目标是学生能够在几个关键学科上达到真正理解。加德纳教授对理解的定义是:“一个人能够将在教育环境中获得的知识、概念或技能应用到新的情境中去的能力。”要培养学生的这些能力,最根本的举措是要避免课程的面面俱到,因为课程的面面俱到只能使学生的理解流于表面。应该遵循“少就是多”的原则,设计“螺旋式的课程”,让学科丰富而具有启发性的内容在学生的学习中不断呈现。

  加德纳教授指出,统一式学校(学校以相同的方式进行教学和评估)最适合那些具有很强的语言智能和逻辑一数学智能的学生,但可能使那些有其他智能倾向的学生在学习中遇到很多困难。教师应该尽可能多地了解每一位学生的学习倾向和学习强项,最大程度地运用这些信息为每一个孩子提供最优化的教育。

范文七:教授、孩子和纳尼亚

从前有一个纳尼亚王国,在白女巫的邪恶统治下,那儿永远是一片冰天雪地。谁要是违抗女巫的旨意,谁就会被变成冰雕。后来森林之王阿斯兰归来,再加上四个孩子的力量,最终击溃了白女巫,使春天重临纳尼亚,万物复苏。

  这么说的话,这多少就是个俗套的民间童话。追求平衡、和谐与完美的民间童话总有个正必胜邪的圆满结局。况且故事中的女巫、羊怪、小矮人和树精等形象,以及魔杖、魔瓶、号角等魔物及其魔力,都是民间童话中司空见惯的元素。可这个叫作《狮子、女巫和魔衣柜》、给被誉为世界魔幻经典的“纳尼亚传奇”系列打头阵、被《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当作枕边书的故事,给予我们的绝不止这些。故事以鲜明丰满的血肉赋予那种类型化的民间故事以一种新的活力,五十多年以来,始终使人为之慨叹不已。

  要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发生在“从前”的故事。以“从前”为开头的童话里往往只有一个世界、一种时间,那里的人不受现实规律的制约,青蛙可以变成王子,南瓜可以变成马车,你见了都不必怀疑不必吃惊。而这个故事始于一个真实的“现在”时态(对讲故事的人来说)。就在二战期间,为了躲避空袭,四个孩子远离伦敦,寄居在乡下一位老教授家中。好奇的他们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开始探险,露茜打开一口大衣柜,一直往里走,渐渐地她摸到的不再是大衣和木板,却是树枝和雪!从日常生活中乍一瞥见这不可思议的景象,恐惧是必然的反应,然而探索的欲望又使露茜的好奇占了上风,这样的好奇是所有有滋有味的幻想故事的开始。衣柜是连接现实世界和非现实世界的一条通道(而在老的童话里,我们无须一条通道就已置身于想象的世界之中),这样的通道,我们在德国的《5月35日》和日本的《壁橱里的冒险》中都能遇见。我们兴许还会回忆起小时候,自己总喜欢躲在壁橱或衣柜里,虚构出一个独立的世界,就像作者C·S·刘易斯在童年时期一样,总是跟哥哥钻进家里的大衣柜,坐在黑暗中互相讲故事。毫无疑问,是想象力本身为我们铺平了通往异界的道路。当孩子们历经纳尼亚的辉煌岁月,因为一次狩猎再度穿过大衣柜回到老房子时,“时间还是他们躲进大衣柜的同一天,同一个时辰”。瞧,幻想的世界并不打扰正常的生活,一分钟都没有耽搁,它们并行不悖。所以,为自己保留胡思乱想的权利和乐趣吧,不必担心做梦会妨害眼前的生活。我们尽可以同时拥有“现在”和“从前”。

  这也不仅仅是一个有趣的故事。身为剑桥大学的学者,C·S·刘易斯坚持“只讨孩子们喜欢的故事,不能算好的儿童文学”,他给故事注入一种可以贯穿并且穿越人类童年的永恒的精神,对他这位基督徒来说,那是基督教信仰。流传于纳尼亚的预言是,只有两个亚当的儿子和两个夏娃的女儿(《圣经》认为亚当与夏娃是人类的始祖)一同现身时,才能结束白女巫的统治。四个孩子就这样被标识为人类这一正统神圣的身份;而与之对立的白女巫则是莉莉丝(犹太法典认为莉莉丝是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因不服上帝的管教而堕落成女魔,嗜杀人类的孩子)的女儿。因此,两者的交锋便是光明与黑暗之争。而后,按照纳尼亚的高深魔法,叛徒都是女巫的合法祭品。为了赎回曾抵制不住土耳其软糖诱惑而背叛兄妹的爱德蒙,狮王阿斯兰跟女巫达成协议,自愿献身。我们可以把C·S·刘易斯的信仰理解为人类的公义、爱与牺牲对邪恶、仇恨及背叛的永久胜利。这种深沉的信念多少能使初涉尘世的读者感到宽慰与安全,也使故事不只停留在儿童游戏的层面,它将延伸入我们阅读着的一生。

  这也不仅仅是一个封闭的故事。正如它的结尾所言,这只是纳尼亚奇遇的开始。我们还可以进入画中的帆船、穿过学校土坡上的墙,甚至就坐在火车站的长椅上(想到《哈利·波特》中的那个站台了吗),或者触摸一枚戒指……莫名其妙地再次进入纳尼亚王国,经历那些让人激动不已的传奇故事,只要你不怕打开(因着好奇与勇气),打开那扇通往魔幻世界的门,打开那些充满奇思异想的书——《凯斯宾王子》 《黎明踏浪号》 《银椅》 《能言马与男孩》 《魔法师的外甥》 《最后一战》。

  为着这样的故事,我们值得记住它的由来:20世纪30年代,牛津大学附近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里,常有两位教授相聚闲聊,分享彼此的种种古怪想法,并相约各写一部魔幻史诗。很多年后,这家酒馆成为无数读者心中的圣地,因为那里孕育了两部关于想象与信仰的伟大作品:《纳尼亚传奇》与《魔戒》。而另一种说法是,作为一个单身汉,C·S·刘易斯并不认识多少孩子,也从未想过要为孩子们写书。直到二战期间,四个孩子从伦敦疏散到乡下,被安排在他的家中。令他诧异的是,小客人们似乎从未读过什么想象类的故事。于是他决定要给他们写一个。其中一个孩子向他提出了一个令人着迷的问题:家里那座古老的大衣柜后面有什么东西吗?她就叫露茜。

范文八:顾书龙教授简介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顾 书 龙 , 男 , 1 5 年 1 月 生 , 江 苏 省 南 京 市 人 , 南 京 晓 庄 学 院 物 理 系 教 授 ,安 徽 大 学 材     8   9 0 料 与 物 理 学 院硕 士 生 导    币。 顾 书 龙 教 授 长 期 从 事 原 子 物 理 学 、 力 学 、 量 子 力 学 等 课 程 的 教 学 与研 究 。 曾参 加 并 完 成 

教 育 部 师 范 教 改 课 题 1 ; 主 持 、 参 加 并 完 成 安 徽 省 省 级 教 学 研 究 项 目2 ; 主 持 、 参 加 并 完  项 项

成 安 徽 省 教 育 厅 科 研 项 目3 。 现 参 加 安 徽 省 教 育 厅 自 然 科 学 研 究 项 目和 安 徽 省 自 然 科 学 基 金  项

项 目各 1 。 近 年 来 多 篇 学 术 论 文 被 S 、 E检 索 系 统 收 录 。 项 CI I  

  .

j一  

范文九:博尔赫斯教授

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讲的英国文学课从《贝奥武甫》一直讲到了王尔德,其中古英语文学占了七讲。博尔赫斯在59岁时开始自学古英语。约翰逊曾感叹,英语受法语影响后退化了。拉丁语的入侵大大扩展了英语,构成了现代英语的三分之二,在博尔赫斯看来,这意味着一种朴素的语言失去了它的精确和动感,被一种抽象、含混、紧张的语言取代了,他在写作时一直在努力克服西班牙语中的类似元素。   接着博尔赫斯从1066年诺曼人的征服一下子跳到了18世纪,跨过了乔叟、弥尔顿、莎士比亚等700年间的英国作家。跳过这段时间之后,博尔赫斯落脚于萨缪尔·约翰逊,他讲了约翰逊博士跟他的传记作者鲍斯威尔之间的故事:“约翰逊是在一家书店里遇到青年男子鲍斯威尔的。这个青年男子1740年出生于爱丁堡,死于1795年。他是一位法官的儿子。鲍斯威尔的父亲有一个破败的城堡。苏格兰到处都是破败的城堡,在莱茵城堡表明主人过着奢华的生活,苏格兰的城堡给人的印象则是战争生涯,跟英国人的恶战。”   鲍斯威尔虽然对文学感兴趣,但他的父母还是希望他去学法律,而他预感到自己会成为他那个时代一位伟人的传记作者。他去拜访了伏尔泰,跟卢梭成了朋友——他们的友谊只维持了十五到二十天,因为卢梭脾气很坏。最后鲍斯威尔因为塑造了约翰逊而青史留名。萧伯纳说,四部福音的作者创造了耶稣的形象。之前柏拉图创造了苏格拉底的形象,接着是鲍斯威尔创造了约翰逊的形象。鲍斯威尔看上去很傻、甘当绿叶,但他其实也高明:“约翰逊很懒,他更喜欢谈话而非写作,而且他知道他的谈话会被鲍斯威尔记录下来。同时鲍斯威尔没有把手稿拿给约翰逊看,约翰逊并不知道他写了什么。其实鲍斯威尔并没有忠实地纪录约翰逊的话,约翰逊很可能并不像鲍斯威尔写的那样妙语迭出、那样聪明。”   博尔赫斯在课堂上做了一些细致、风趣的文学批评。他说启蒙运动时期,人们很难用英语写出官方措词,因为“这种语言属于渔民,而非学者们”。他评论莱布尼茨及其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时说:“我认为拥有牙刷就足以让我们相信,我们并未生活在天堂。”他说华兹华斯有一些诗很糟糕:“我们要记住,他不仅擅长散步,而且擅长溜冰。”他说狄更斯:“萨克雷描绘上层阶级是因为他了解这个阶级,狄更斯这么做是因为他同情平民。”   美国书评人马克·奥康奈尔发现,博尔赫斯在英国文学课上没有讲女性的作品,他讲的是没有奥斯汀、没有勃朗特、没有乔治·艾略特和伍尔夫的英国文学史。美国诗人阿拉斯泰尔·理德曾经问博尔赫斯,有哪些女性对文学做出了贡献,他回答说:“我会把自己限制在一个人身上,艾米莉·狄金森。”理德接着说:“我想应该指出,还有更多女性。”博尔赫斯回答说:“是,当然有。比如还有西尔维娜·奥坎波,此刻她正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翻译艾米莉·狄金森。”   奥康奈尔说:“博尔赫斯虚构的世界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他写的女性形象非常少,他的作品中之所以有着那么多暴力、无畏、简朴的阳刚之气,是为了制衡他的书生气,而这两种理想都没有女性的存在空间。他的抽象意味着去除人类关系中的热气和混乱。他的作品中几乎没有爱,没有浓烈的感情,其丰富性和复杂性是哲学、神学、形而上学方面的,而不是人类关系方面的。”

范文十:《德梅斯教授的试验》

  一、工程师的抱怨   受全球科学委员会的委托,我前去澳洲某地制止德梅斯教授的试验。前一时期有许多关于他的流言蜚语。据说,在德梅斯进行试验的地区,到处有自生人在溜达。他们游手好闲,还不时干出殴打抢劫的罪恶勾当。打给教授的电视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可一直没有人接。我只好坐着重力飞机前往教授的试验区。   重力飞机在太平洋上空无声无息地疾驰着,很快就飞临澳洲西海岸。我降低了飞机的速度,向大陆深处飞去,越过绿绒毯般的草原,我们座机来到一大片灌木丛上空。   在丛林中有一座低矮的圆形建筑物,这就是德梅斯教授的试物区。   飞机在建筑物上空盘旋,我看到的是残肢成堆,一片狼籍,却看不见一个活的生物,既没有人,也没有野兽。令人奇怪的是,那些无法无天的自生人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不在此地降落。飞机开始向南飞行。不久,看见一块深褐色的大斑点,这是铁矾土矿,是另一个有人居住的地区。我就决定在矿区着陆。为预防万一,我打开粒子束武器的保险开关。   飞机刚一着陆,一个人就朝我猛地跑来。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他朝我吼叫著,“可能你又带来不少那些该死的东西吧!”   看到我惊愕的表情后,他立即改变语调说:“请原谅我的粗鲁。我是矿上的总工程师,我实在讨厌那些怪物……”   “我就是为这个来的。”我回答说,“我叫赫曼,全球科学委员会的全权代表。请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我要向你们控告这个发了疯的教授。”工程师激动地说,“对于他的工作,我从不想干涉。可是,自从我们矿区出现了这些……这些……自生……”   “自生人,第一代的计算机控制的人。”   ‘对,自从这些自生人出现后,我们矿区可遭了殃。起初他们四处闲逛,不久就开始破坏。一天早晨,我发现矿上少了两个机器人。第二天又少了五个。以后又继续缺少着。在这个矿上工作的机器人都是专门设计,绝对可靠的,可是到现在为止,总共二百个机器人中己失去了五十名,生产已发生了危机。”   “这五十个机器人被勾引走了吗?”   “根本不是,是给德梅斯的那些该死的强盗偷去的,他们把我们驯服的机器人砸开,然后取走他们所需要的部件。”工程师愤怒地说,“我的忍耐到头了,德梅斯应该赔偿我们的损失!”   “那你向德梅斯提出过吗?”我问。   “没有办法见到教授.那些怪物拦住我们的去路。他们的反应极快,也不怕我们的中子枪。在一次交手中,他们甚至把我们中的一个人也给撕得粉碎,象拆机器人那样。你加道,保护每个人的生存权利,是我们社会的金科玉律。可是,这群强盗根本不在乎,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说:“我们将认真研究该怎么办。总之,不能让自生人再来危害你们,现在我准备去找教授谈谈。”   “祝你顺利。”工程师说,“不过,我怀疑教授己被自己的创造物打发见鬼去了。”   二、教授陷入困境   重力飞机向北飞去,在试验区上空盘旋着。我在寻找着德梅斯教授,并注盗防范自生人。既然他们会袭击普通机器人,毫无疑问,对我们的重力飞机他们也会感兴趣。在同工程师谈话以后,我对教授的安全也十分担心了。   我很了解伊利弗鲁・德梅斯,他原先是个生理学家,后来又成为机械工程师,然后又在自动控制专业学习。这个机械控制论者认为;“人类只是生命进化中的一个阶段,生物化的机器人将能创造出有思维能力的机器人并不断自我完善,它们最后终将把生命近化推向更高的阶段。”   我一直反对他的荒谬而危险的理论,有一天,他突然失踪了,后来知道,他在一个远离海洋的某个大陆深处,进行他的试验,我建议学会出面干预,但在“科学自由”的口号下,这个建议被暂时搁置了。   重力飞机越飞越低,仍不见教授的踪迹,我决定到试验区东面的山地上去寻,机上的各种探测仪器在搜索着可能出现的人影。   突然,在山脊顶端的一块平地上,我发现有一个生命在发狂地打着信号,招呼我前去,飞机就在这块平地上着陆了。   德梅斯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他脸色憔悴,疲惫不堪,头发蓬乱,衬衣破烂,看到我后,他那双充满幻想的眼睛黯然失色,然而他却庄重地大声宣布:“试验成功了,赫曼!”   “我也这样认为。”我笑了笑冷静地回答,“您在哪里安顿?”   他的头朝―棵大树下扬了扬。那儿有一个用许多树枝迭成的地铺,上面挂着遮阳光的顶篷,是用油布和树枝筑成的。   “就在那里,亲爱的朋友,一切都按我的设想进行……嗯,有个问题,您大概有些可填饱肚子的东西吧?”   我把他请进座舱,用最好的食物招待他,他很吞虎咽,我不禁为他的胃担心了。   “您最后一次进餐是什么时候?”   “八天以前。”他用手擦了擦嘴唇,“后来就吃树皮,幸而我还有些食用水。”   “如果我不来,您的试验将如何进行?”   “您又想争论吗?这是不诚意的手法,我现在未处于最佳状态。”   我明显地看出,他的镇定是装出来的。我不客气地指出:“不必再假正经了,德梅斯,你的情况我们早有所闻了!”   “那又怎样?我可十分满意……要是你不来,我或者饿死,或者下山去向自生人投降,但我的理论:生命进化的新阶段,自生人的自我完善,都在付诸实现。”   “您一共有多少自生人?”   “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大约40个吧,因为他们已学会自己复制,现在已是第二代的了。”   “什么?……您来到这里只有半年!”   “是的,我带了30个驯服的机器人来,建立了实验室――可惜已被彻底捣毁了。实验室旁边还有仓库,里面有各种原材料和部件。我早就有一种预感,所以我将大量材料储备在海底。”   “您为什么选中这里?”   “这里远离人烟,四周又是茂密的丛林,要穿过丛林可不容易:这里山地多,自生人不爱攀登陡峭的山脊,如果有意外,我可以及时来此避难……不知怎的,我也早就预感自己可能陷入困境……”   三、试验在进行中   ‘好吧,请您汇报一下这半年的工作。”我说。   德梅斯教授开始了他的回忆:   “半年前我来到这里,一星期后就制成了第一个自生人,我给他起名安泰。这是一个圆筒状自控机器人,他身体的三分之一放经验存贮器;有一双手,关节灵活;没有脚,他是按照抵抗重力平衡的原则移动的,确切地说是在飘动。他的记忆力十分惊人,最初他熟悉环境,积累经验,对我和我们驯服机器人特别感兴趣。一次他跑来问我,双脚有什么用处?为什么他没有?我努力向他解释,人的双脚是自然选择的错误,我甚至作了示范,人的步伐是多么软弱,移动速度又十分缓慢,如果受了损伤可能终身残废,而抵抗重力平衡才是理想的运动方式,是生命进化更高阶段的一个特征。但是我不仅没有说服他,相反他和我顶嘴,责怪我缺乏远见,粗枝大叶,敷衍草率,一气之下,我禁止他进入实验室。现在看来,这是一个轻率的决定。   “我在继续制造自生人,而对已制造出的自生人,�t没有给予更多的注意,让他们自由行动。我们的试验只有在自生人充分独立和自由的情况下才有意义。安泰比其他自生人更聪明一些,因为他年长,积累的经验较多。   “开始,他们对学习充满兴趣,并不断自我完善着。我焦急地等待自生人成熟的第一阶段来临。一天早晨,我发现仓库里缺少一箱综合计算机和一箱假肢,我马上来到实验室,安泰正在那里给自己安装下肢,对我的愤怒他若无其事。我甚至怀疑起自己理论的正确性,因为他应‘进化’,而装上双脚,我认为是一种‘退化’。   “在安泰的影响下,其他自生人也纷纷私拿仓库的材料给自己安装双脚。我紧张地注视事态的发展,并决定不再向仓库充实材料。起初没有发生什么情况,他们到处闲逛,研究和熟悉环境。以后他们无聊了,我想培养他们劳动的兴趣,叫他们去砍柴,但速度很慢;我带领他们进行操练,但没有产生任何效果,因为他们不懂得集体,没有共同的感情,按他们的逻辑,操练是无意义的。   “不久,安泰又来找我,他想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记忆,要我提供材料。我解释说,他的记忆存贮器承受不了更多的负荷,他应该首先试用已获得的经验,从中发现,什么结构应该改变,安泰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早晨,我被一阵喧闹声吵醒,我赶到实验室,看到安泰站在那里,打开自己的头盖骨,往里面安装抢来的存贮器,旁边躺着一个支离破碎的驯服机器人,脑袋开花,四肢离体。我愤怒至极,指责他瞎胡闹,但他却泰然地说,我只不过按你的设计要求,在完善自己的记忆。……老实说,那天晚上我没睡好,我担心他们有一天会想到要我的活脑。   “安泰的行为影响其他的自生人,我的驯服机器人的数目急剧减少,不久就全都被消灭了。自生人的行为也越来越疯狂,他们开始外出袭击,常常出去好几天,回来时带着新的猎获物――存贮器和其他部件。大概他们侵犯了邻近地区。为了让试验进行下去,我不再接任何电视电话,因为随时可能有控诉和抗议。   “以后,他们开始制造第二代自生人,我研究了多年的事情,他们几天就办到了。不仅如此,他们过不多久,就发明了一种无限制程序的新型存贮器。从此,他们与我分道扬镳了。更使我惊奇的是,他们的脑容量不断增加的同时,外形越来越具有人的标记。   “矛盾随之也来了,按进化的要求他们应齐心协力一起干,可是任何一个自生人都不考虑这一点,只考虑自我完善。他们往往为争夺一个所需要的部件而打得不可开交,哪怕再给他们一打同样的部件也无济于事,他们都只要第一个。   “这种争吵不久就发展成大规模武斗。他们吼叫着,互相扯断手或脚,打碎被害者的头颅,抢夺存贮器。安泰倒下了,一个年轻的自生人拿安泰的部件来完善自己,为了纪念安泰,我把他叫安泰第二。   “自生人的发展不符合我原先设想的进化方向,但他们已完全脱离设计者的框框,按自己的逻辑发展,他们实际上已有自己进化的方向和规律,虽然这种规律我们人是不喜欢的。我的理论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一种比人更聪明的更高级生物将取代人,我们实验成功了,我准备再过三天离开实验区。”   四、自生人造反   “第二天天刚亮,一阵恶魔似的喧闹把我吵醒,‘他是一个下贱胚!‘折断他的脖子!’‘他要存贮器有什么用?’   “我的牙齿打颤了。我明白,这些吼叫是冲着我的。我用颤抖的双手立即收集一切生活必需品,首先是罐头和食用水。要奔向直升飞机已来不及了,唯一的出路是登上陡峭的山顶,我没命似地冲出重围。自生人愤怒地捣坏了直升飞机、实验室和仓库,并把山头包围着。他们大叫着:‘你这个不学无术的笨蛋,在我们自生人的社会,你是一条寄生虫。   ‘矿井那里的机器人说的对,你们毫无才能,靠我们养活。’   ‘可怜的人虫。’   ‘下贱胚!’   ‘你们的时代已过去了!’   “他们虽然骂得挺凶,可谁也不愿意攀登山峰。我明白,我只有两条路,要么投降!要么饿死,虽然我希望有人来搭救我,但希望十分渺茫,可……”   德梅斯望着我,等待我的反驳。   “您给自生人的基本程序是什么?”   “自我完善。”   “其他没有了?”   “没有了。”   “好吧,为了把您的试验引向正确的方向,我将试试……”   “您有什么高见?”   “我去找自生人谈谈。”   他跳了起来说:“您发疯了!他们会把您撕得粉碎。您以为,您能充当人和自生人,也就是自控机器人之间的调解人吗?”   “您的前提是虚构的,”我反驳道,“就是最完善的机器人也无法同人相比。”   “我可要提醒您,今天已有几百万人是半人造的,他们的内脏已全部更换过了,从人造关节到人造心脏;而自动化机器却日益人化。赫曼,人和自动化机器间的差别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