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长买书记

阿长买书记

【范文精选】阿长买书记

【范文大全】阿长买书记

【专家解析】阿长买书记

【优秀范文】阿长买书记

范文一:阿长买书记

阿长买书记

自从知道鲁迅一直为那本《山海经》牵挂着,长妈妈看在眼里,虽然没对他做什么承诺,但心里还是默默地记着,她一定要买来这本书送给鲁迅。

长妈妈告假回家,为了有时间绕一条远路到有书店的那条街上,她提前了半天同家人告别。在回周家的路上,她攥紧着自己包裹里的一个小布包,生怕将这件“大事儿”给忘记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到达了街上稀少的书店。此时的长妈妈早已大汗淋漓,但她也只如之前一般,用手抹去就是了。书店门口有个伙计,剃了个寸头,脸上几乎没有多少肉,差不多能清晰地看到他颧骨的轮廓,两腮凹陷。他热情地用他的尖嗓子问着长妈妈:“你要买什么书啊,我们这儿什么书都有得买,只有你没听过的书,绝不会有你找不到的书!”果然如他的模样一般,真是个精明的人,巧舌如簧。但是迅哥儿喜欢的是什么书啊,好像有画儿吧,叫啥来着?瞧我这记性,这就想不起来了。长妈妈虽然没有说话,但她心里却是思绪万千的。突然她的目光转移到后面一堆又一堆的书籍上,不禁吓了一身冷汗。此刻那伙计正微微倾斜着身子,带着满脸的笑意望着长妈妈。长妈妈咽了一下口水,没有底气缓缓地讲道:“我要买有画儿的书。你。。。。。。”话都还没有讲完,就被那伙计给打断了,“有有有,你看,那一大堆都是有画儿的书,质量好得很!种类也多得很!”他抬起那瘦骨嶙峋的手,指向书店中央,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长妈妈急促地走到那堆书前面,一本又一本地翻着,专心致志地盯着书本儿看,一边又努力地回忆着鲁迅对她讲过的有关这本书的事。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书店的生意极好,店门口伙计的招徕声滔滔不绝,没有一刻停过。迎来了一个又一个客人,也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客人。但这间书店书本儿虽然多,但不知是老板过于吝啬还是什么原因,书店空间是极小的,以至于今天稍微多了一点客人就差不多快将书店给挤满了。长妈妈多次在书堆前面被路过的客人给挤到,有踩到她鞋子的,有碰着她胳膊的。若是以前的话,她必定就将大吵一番,将那人骂个狗血淋头才罢休。然而今天即使胳膊和脚上传来疼痛感,在这闷热的天气里被挤得极其难受,她也从不曾停止手中翻寻书本的动作。店门口伙计转眼看到这人过了那么久还在找书,又在那儿碍事,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立即闪过一丝不情愿的表情,他走近长妈妈,“这位客人,你都选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找到。”长妈妈还是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说“我还没有找到我要买的书。”伙计呶了一下嘴,迅速地将头转到旁边,一副甚是轻视长妈妈的模样。“你要什么书,我帮你拿。”伙计的话语里已完全没有了刚刚的热情。他抢过长妈妈手中的书,长妈妈顿了一下,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低着头没有哼声。那伙计的怒气终于按捺不住了,“连书都不知道买什么还好意思来这儿,我看你是没钱吧。快走快走,别打扰我们做生意!”“首先看到你这幅样子就应该知道你没钱的,就不应该招呼你,现在还把这书弄得这么乱。。。。。。”伙计还在嘟囔着,且审视了一下长妈妈的穿着打扮。“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找到了书就走,我带了钱的。”伙计正想说话,哪知背后传来“呦!钱老板来了啊,快坐快坐,你是要买什么书吗?”“是这样的,我的小儿子想买一些图画书。”“图画书啊,好好好,您瞧,那些书正在那儿呢。”只见书店老板点头哈腰地指向这边,那伙计瞧见了,连忙推开了长妈妈,迎到那位钱老板跟前去,以至于他的腿在急忙中撞了一下桌腿发出极大的声响都没有去理会。长妈妈本想继续走到书堆前,没想到就先被书店老板给拦下来了,“老板,哪儿有画着图儿的《三哼经》?就是小孩儿很喜欢的那本。”长妈妈脱口说道。只见老板斜视了她一眼,什么《三哼经》?没有!”长妈妈的眼睛流露出了一股失望,但还是没有与那老板争辩什么,长妈妈捏着衣角环视着书店,直冒起冷汗:如果还找不到书的话,回周家的时间就会晚了,但迅哥儿又是那么喜爱这部书。这条街上也就数这家书店最大最好了,况且我看好像另两家书店也关门了,这该怎么办?长妈妈站在那儿想了片刻,接着好像做出决定般走到一位戴着眼镜穿着黑色长袍的先生旁边,“这位先生,我想找一本书,你可以帮帮我么?”那先生转过头,“那您要找什么书呢?”“我也不记得名字了,好像是《三

哼经》吧,就是带很多画儿的那一种,小孩喜欢得不得了呢。”那先生听了她的话,等到那位钱老板选好书后,在一堆书前寻找了一番,他对长妈妈说:“是不是叫《山海经》?”长妈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是的是的,先生,就是这个!”长妈妈非常激动,说话声音也就不自觉地大了起来。那长袍先生微微一笑,将一部书递给长妈妈。长妈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本书,仿佛它是得之不易的珍宝一般。“谢谢你。”长妈妈终于将目光从书上转移到那先生上,眼睛似乎闪着泪花,又蕴含着无限的感激。

长妈妈抱着书去结账,刚刚的伙计此刻正在柜台前,他一看到长妈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眉头拧成了一个结“怎么?终于找到了。100文钱。”长妈妈用充满着惊讶的眼睛望着他,“100文钱,怎么这么贵啊,我要做工多久才能赚到啊。可不可以便宜一点?”“怎么?你还想讲价啊,100文钱,不能少1文,如果拿不出就把书还回来吧。”他说着就要去拿长妈妈手中的书。长妈妈瞪大了眼睛,急忙将书往自己怀里靠,用臂膀守着。“我付。”随后,她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布包,小心翼翼地一层又一层地打开,仔细地数着铜钱,发出沉闷的响声。长妈妈开心地捧着书走出书店。“这些书多少钱?”“钱老板,您哪还需要付钱啊,这些书只值小钱,您免费拿走吧。只要以后多照顾照顾我们店就行了。。。。。。”那伙计背都快弯下来了,本来钱老板也是比较矮小的,但这样一看,那伙计比钱老板都矮了。

长妈妈看着怀里抱着的书,笑了笑。

浏阳河中学 C135巫晓玲

范文二:阿长买书记

  话说阿长不慎让哥儿的宠物归了西,心里蛮不是滋味,哥儿又诘问起来,不好交代,只好编了个谎,搞得双方都不痛快。阿长一心想揽回哥儿的心,但苦于无计,正听哥儿日日念叨着什么三什么经,认为时机已到,便向哥儿打听了明白。不久,阿长上路了。  

  街上是人山人海,可惜热心肠的不多。几经碰灰,终于觅到了一家书店,遂进。  

  “老板,有没有卖啥三啥经的?”阿长一边寻看着书架,一边探问道。  

  “这里有《诗经》《佛经》《财经》《三字经》等等,不知你指的是哪本?”伙计笑道。  

  “哦,你把那本《三字经》拿来我看看。”阿长满怀希望,接过伙计递过来的书,大略一翻,并没有什么哥儿所说的鬼呀魂呀之类的插图,不觉有点失落。  

  “请问有没有那种插图的《三字经》?”阿长递回了书,又朝书架扫了几眼。  

  店伙计一愣,笑问道:“?悖浚∮幸馑剂耍?裁床逋迹俊  

  阿长仰起头想了片刻。  

  “好像是什么鬼呀魂呀之类奇怪的东西。”  

  “你说的不会是《聊斋志异》吧!”店伙计有点不耐烦,掂起掸子四处拍了拍。  

  “不,一定不是,好像是什么经的!”阿长果断地回答。  

  “没有。”伙计板起了面孔,不听她多一句话,便下了逐客令。  

  阿长挺委屈地走出店门,四下望了望,失望地往回走。  

  “怎么办,怎么办?” 她暗自思忖着,不觉踱到了一个书摊前,眼前一亮。  

  “有没有画着奇怪动物的三什么经?”阿长俯下身子。  

  “有啊有啊!呃……瞧!”小贩兴奋地从书堆中淘出了四个小本,掂着一角在空中晃了晃。  

  阿长拿过一个小本,翻开来直起身子,忽而十分欢喜的样子。  

  小贩看了她一眼,乐呵呵地说:“这真是一本好书,小时候不知翻了多少遍了,上面还有狮身人面像呢!四本《山海经》,八十文。”  

  阿长想都没想,数出了八十文递给他,接过那四本小书,用布包好,飞也似地跑去叫哥儿去了。

范文三:阿长买书记

阿长买书记

话说阿长不慎让哥儿的宠物归了西,心里蛮不是滋味,哥儿又诘问起来,不好交代,只好编了个谎,搞得双方都不痛快。阿长一心想揽回哥儿的心,但苦于无计,正听哥儿日日念叨着什么三什么经,认为时机已到,便向哥儿打听了明白。不久,阿长上路了。

街上是人山人海,可惜热心肠的不多。几经碰灰,终于觅到了一家书店,遂进。

“老板,有没有卖啥三啥经的?”阿长一边寻看着书架,一边探问道。

“这里有《诗经》《佛经》《财经》《三字经》等等,不知你指的是哪本?”伙计笑道。

“哦,你把那本《三字经》拿来我看看。”阿长满怀希望,接过伙计递过来的书,大略一翻,并没有什么哥儿所说的鬼呀魂呀之类的插图,不觉有点失落。

“请问有没有那种插图的《三字经》?”阿长递回了书,又朝书架扫了几眼。

店伙计一愣,笑问道:“?悖浚∮幸馑剂耍?裁床逋迹俊

阿长仰起头想了片刻。

“好像是什么鬼呀魂呀之类奇怪的东西。”

“你说的不会是《聊斋志异》吧!”店伙计有点不耐烦,掂起掸子四处拍了拍。

“不,一定不是,好像是什么经的!”阿长果断地回答。

“没有。”伙计板起了面孔,不听她多一句话,便下了逐客令。

阿长挺委屈地走出店门,四下望了望,失望地往回走。

“怎么办,怎么办?” 她暗自思忖着,不觉踱到了一个书摊前,眼前一亮。

“有没有画着奇怪动物的三什么经?”阿长俯下身子。

“有啊有啊!呃„„瞧!”小贩兴奋地从书堆中淘出了四个小本,掂着一角在空中晃了晃。

阿长拿过一个小本,翻开来直起身子,忽而十分欢喜的样子。

小贩看了她一眼,乐呵呵地说:“这真是一本好书,小时候不知翻了多少遍了,上面还有狮身人面像呢!四本《山海经》,八十文。”

阿长想都没想,数出了八十文递给他,接过那四本小书,用布包好,飞也似地跑去叫哥儿去了。

范文四:长妈妈买书记

长妈妈买书记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生机中学七年级4班 胡朝儒

“谢太太,谢太太,我一定早去早回!”刚听到讯哥儿母亲爽快的答应。长妈妈手忙脚乱,满院的张罗着行李,马上就可以回老家看看了。高兴得合不拢嘴„„

到镇上,我一定要买几件好衣服,这行头也好多年没换了,再买几尺红头绳„„,想着想着,她突然记起——哎!哥儿不是要啥有画儿的“三哼经”吗?可我不识字儿啊!咋买呢?„„,哎!我可以问哥儿上面的画儿啊!

她又从远远地村头跑回来问清了什么“九头的蛇”,“一脚的牛”„„于是她一路嘀咕着“九头的蛇”,“一脚的牛”,„„

在家里玩了几天,也办完了事,她便逛到了市集上,买完了要买的东西,又兴冲冲到了一家早已看见的书店,长妈妈在柜台外搜索着书架上的书脊,其实她一个字儿也不识,一边看着书架,一边移动着脚步,一边叨叨不止:

“三哼经、三哼经、„„”

老板看着这个近五十岁的农妇,任由她念念有词,也不问问。直至老板听不出个名堂,才忍不住问道:

“什么三哼经啊?你要买书吗?三哼经是本啥书呢?”

长妈妈兴高采烈:“老板,您这儿有三哼经买吗?我要买有画儿的三哼经。”

“没有。”老板一脸不屑。

被拨了一盆冷水的长妈妈没有气馁,又一家挨着一家地问。可是均一无所获。而老天又故意与她作对,竟然降大雨倾盆而下,长妈妈无奈,只好到一陌生人家屋檐下躲雨。突然,她瞥见不远处有一家门面很大的书店,她一下子走进雨帘。

“你们这儿有有画儿的三哼经买吗?”

“我看你不像个读书的,省省吧。”一脸的轻蔑。

长妈妈悻悻地走出来书店。一出书店,竟然雨过天晴,悠然一瞥,斜对面有一个旧书摊,这使她有了重获新生的感觉,一下子便奔了过去。

像前几次一样:“有带画儿的三哼经吗?”旧书摊的小贩听不懂,又不想错过机会,,就让她在书摊里翻。

“‘九头的蛇’、‘一脚的„„’哇——找到了!就是这三本。”那小贩一看书名,便是这就是“三哼经”。

“二百钱。”小贩把价格升高了八倍。太贵了,长妈妈想,还是太贵了。但是想起了哥儿渴慕三哼经的样子。于是,一横心,咬咬牙,二百就二百,买下了书。

“哥儿,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跟你买来了!”一回来,长妈妈就迫不及待地把那三本书交给了哥儿。

“《山海经》,有画儿的《山海经》”那高兴劲儿甭提有多高兴了!

范文五:冒雨买书记

冒雨买书记

星期二那天,老师拿着同步快步走到教师问我们买了没,得知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还没买,便来了个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们一定要买来,要么今天去买来做,要么先复印,凑和做,还告诉我们一个坏消息,数学同步买不到了。下午放学后,我和几个同学月好晚上去买,6:30在老师家楼下车站集合。

我到一个同学家通知妈妈晚上不回家吃饭,在同学家写作业。吃完饭,窗外已下起了大雨,可还是要买呀,我们便冒雨出了门,俩人撑着一把伞,叫了宜良三轮车把我们送到了约好的地点。一路上,闪电不停,天一会儿白,一会儿黑,雷怒吼着,我们好像到了黑暗地狱,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怕,一路上心惊胆颤。下车时,眼前猛的一亮,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想起以前新闻报道上被电死的人,吓得我们俩魂都飞了,尖叫着跑到对面的商店里。等了很久,终于把最后一个同学给等来了,我们尖叫着跑进那个同学妈妈的车里,着才找到了一点安全感。雨哗哗地下着,终于到了新华书店。

一路小跑来到二楼,我们有跑着去找同步。这里这里!一个同学叫着,我们老过去,只见书架上有一大叠语文同步,我们像抢劫似的猛拿,最后,语文同步只剩下一小半了。我们这才想起数学同步,大家分头找,英语的有,语文的有,就数学的没,大家都垂头丧气地回来集合。一个同学突然叫了一声:对了,我们到龙人书店那里去找找,说不定那里有。于是,有两个同学就去了。她们一来就对我说:丽莎,没有。那表情显得有点悲壮。听到这个消息,我绝望了,他好像很开心,告诉我说:骗你的啦!有啦!我立刻就笑了。

想想我们经受了那么多考验来到书店,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虽然衣服裤子都湿了,但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喜悦。

范文六:冒雨买书记

  星期二那天,老师拿着同步快步走到教师问我们买了没,得知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还没买,便来了个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们一定要买来,要么今天去买来做,要么先复印,凑和做,还告诉我们一个坏消息,数学同步买不到了。下午放学后,我和几个同学月好晚上去买,6:30在老师家楼下车站集合。

  我到一个同学家通知妈妈晚上不回家吃饭,在同学家写作业。吃完饭,窗外已下起了大雨,可还是要买呀,我们便冒雨出了门,俩人撑着一把伞,叫了宜良三轮车把我们送到了约好的地点。一路上,闪电不停,天一会儿白,一会儿黑,雷怒吼着,我们好像到了黑暗地狱,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怕,一路上心惊胆颤。下车时,眼前猛的一亮,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想起以前新闻报道上被电死的人,吓得我们俩魂都飞了,尖叫着跑到对面的商店里。等了很久,终于把最后一个同学给等来了,我们尖叫着跑进那个同学妈妈的车里,着才找到了一点安全感。雨哗哗地下着,终于到了新华书店。

  一路小跑来到二楼,我们有跑着去找同步。“这里这里!”一个同学叫着,我们老过去,只见书架上有一大叠语文同步,我们像抢劫似的猛拿,最后,语文同步只剩下一小半了。我们这才想起数学同步,大家分头找,英语的有,语文的有,就数学的没,大家都垂头丧气地回来集合。一个同学突然叫了一声:“对了,我们到龙人书店那里去找找,说不定那里有。”于是,有两个同学就去了。她们一来就对我说:“丽莎,没有。”那表情显得有点悲壮。听到这个消息,我绝望了,他好像很开心,告诉我说:“骗你的啦!有啦!”我立刻就笑了。

  想想我们经受了那么多考验来到书店,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虽然衣服裤子都湿了,但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喜悦。

范文七:副秘书长买官被“书记情妇”骗走180万元

  升迁无望

  结识“书记情人”

  车钟日原是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政府副秘书长。2006年3月3日,一个陌生的电话改变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您是车秘书长吧?我是您老同学崔顺子的朋友金燕,刚从韩国回来,她委托我给您带来了一套高档化妆品……”

  车钟日拿着电话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了崔顺子,那是他读农校时的一个同学,后来去了韩国,失去联系已经很久了。他对崔顺子并不是很感兴趣,但电话中对方动听的声音却像磁石一样吸引住了他。怀着好奇心,他约金燕晚上六点在国际饭店见面。

  晚上六点,车钟日准时来到国际饭店。只见眼前的女子二十七八岁,个头虽不高,但是皮肤白�,穿着时尚而高雅。

  金燕将两盒包装精美的化妆品递给了车钟日:“我在韩国考察时,偶然结识了你的老同学崔顺子,她托我回来时找你。我从州委书记李扬那里要到了你的手机,这才联系上你。”

  听到金燕跟州委书记也熟识,车钟日不禁对她刮目相看。因为,出身草根阶层的车钟日,最近正为升迁无望而感到苦恼。

  其实,在这个边陲城市,车钟日也算是声名显赫了。然而,他并不满足眼下的位置,在他的心里,延吉市市委书记的职位应该属于他。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车钟日没少费心思。现在,金燕的话让他眼前一亮。车钟日决定请这个女人吃饭。

  席间,两人推杯换盏,边喝边聊。

  车钟日在官场混了十多年,便谈起了延边州官场的一些轶闻趣事。没想到,延边州从书记到州长,各局、各办大大小小的人物,大部分金燕都认识。这一下让车钟日吃惊不小。

  讨好情人

  不惜赴韩国订西装

  从酒店出来,已是子夜时分。望着醉意微醺的金燕,车钟日动了心。于是,他牵着她直接去酒店开了房。

  两人有了肌肤之亲,车钟日又一次问起她和州委书记李扬的关系。此时,金燕坦然承认自己是李扬的情人。

  想到自己竟然和州委书记喜欢着同一个女人,车钟日有种莫名的感觉。车钟日把自己升迁无路的苦恼一股脑儿向金燕倾诉。

  “大哥,这件事情你只管放心!今生也是我们有缘,到年底我帮你运作成功!”金燕又进一步抖出了自己的家底,称她的叔叔是吉林省委副书记,正是有这层关系,她才来到延边做进出口生意。

  一听金燕来头这么大,车钟日心里乐开了花。从此,车钟日用各种方式讨好金燕,频繁约会,为她买钻戒、买高档服装。在衣着上车钟日更是追求奢华。他每年专程去韩国两次,只为订做西装,试图以服饰来缩小两人相差19岁的差距。

  升迁铺路

  副秘书长被骗180万元

  为金燕费尽心思的车钟日哪里知道,金燕根本不是什么州委书记的情人,也不是省委副书记的亲戚,而是一个刚刚解除取保候审的诈骗犯。

  金燕,1978年10月出生于延边州图们市一个偏僻的农村。她从小就伶牙俐齿,能说会道。高中毕业后,只身一人来到延吉市打工。21岁时,金燕嫁给了延吉市一个修车工。

  金燕不甘过这种平庸的生活,开始动心思试图改变自己的窘状。她仔细观察那些出入高档消费场所的阔太太和白领丽人,发现自己长得并不比她们差,可是生活差距却是天上地下。在她看来,有了钱就能改变现状。为了能有钱花,她冒充延边州副州长的亲戚实施诈骗,被警方抓获,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2002年12月,金燕被减刑释放。她恶习不改,重操旧业。2004年年初,她再次被延吉市公安局抓获,后取保候审,一年后被解除取保候审。

  此时的金燕不但不思悔改,反而琢磨如何提高诈骗手段。为了能跟上层人物接触,她通过各种手段搜集到省、州、市三级领导的办公电话、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开始实施她的诈骗行动。车钟日便是她精心遴选的目标之一。

  2006年4月6日,金燕给车钟日打电话,说经过运作,关于他提拔的事有了些眉目,但是需要一笔30万元的运作资金。车钟日不敢怠慢,马上奉上33.8万元。

  为了堵上这个窟窿,车钟日利用职务便利,以借款交住宅集资款的名义,先后向延吉市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索要40多万元,用于给金燕筹款。

  2006年“五一”长假之前,金燕再次找到车钟日,说她找的省委领导要到中央办事急需100万元,让他给凑一凑。车钟日没有犹豫,当天中午就将100万元转到了金燕的卡上。

  可是他哪里知道,金燕拿到钱,马上买了一辆奥迪轿车,然后买了高档服装和饰品,又到高档娱乐场所一通消费。

  2006年7月的一天,金燕开着奥迪约车钟日去避暑。金燕温柔地躺在车钟日的怀里说:“最近你破费这么多钱,实在不好意思。但是,你的事牵扯的人多,没办法,最近我才知道,省委组织部刚刚换了领导,虽然和我叔叔是好朋友,但我们也得表示一下啊!”在车钟日看来,组织部是重要部门,不能含糊,当即转过去30万元。

  就这样,不到一年时间,金燕找多种借口,先后从车钟日处骗得180万元用于为他“升迁”铺路。

  隔墙有耳 酒桌上吹牛露馅

  为了弥补“买官”的损失,车钟日疯狂敛财。金燕也不断地给他打来电话,汇报“铺路”的进展。

  2006年7月,车钟日帮助开发商徐某办理了延吉市南山水保站土地变更手续,仅这一次就收受贿赂10万欧元。

  车钟日还经常以“借”为名向一些开发商公开索贿。他为自己下了最后的赌注:赌赢了就当延吉市委书记,赌输了就当损失点钱财。

  2007年3月21日,金燕和一些朋友到延吉市有名的金达莱饭店吃饭。这一天,喝了酒后的金燕忘乎所以,开始吹嘘起自己如何与李扬相识、相爱的细节。

  谁知道隔墙有耳,隔壁房间吃饭的人中就有延边州委办公室的一名处长。他听了大为震惊,因为据他了解州委书记李扬不会有这样的朋友。于是,他尾随金燕出门,偷偷地记下了她的车牌号。

  第二天,这位处长将自己听到的情况向李扬作了汇报。李扬感到奇怪和气愤,立即责成市公安局尽快调查此事。延吉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很快通过车牌了解到金燕的情况。

  2007年3月26日,民警在金燕的一处豪宅中找到她,金燕对散布诽谤州委书记的言论供认不讳,警方对金燕行政拘留10天,并处500元罚款。

  金燕被拘留后,办案民警觉得疑团重重:作为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没有正当职业也没有稳定收入,怎么能拥有高档轿车和豪宅?决定对其继续深入审查。很快,警方从车管所和房产登记处了解到的情况更让人惊讶不已,金燕拥有六辆高档轿车、三套高档住宅。

  官员遭诈骗800万元

  2007年4月初,金燕向警方终于开口了,结果让大家大吃一惊,原来,金燕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竟然骗了州政府副秘书长180万元!除了车钟日外,她还诈骗了许多其他政府官员。

  金燕共作案17次,骗取车钟日等人财物共计人民币787.97余万元,用赃款在延吉市购买了三套房屋、两个车库、六辆轿车,其余款项用于房屋装修、个人挥霍。案发后,警方追缴赃款赃物550余万元。

  一个州政府副秘书长怎么会用巨额现金送礼?此事惊动了延边州和吉林省两级纪委。吉林省纪委和延边州纪委派出专案组,最终查明了车钟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问题。延边州纪委对其作出开除党籍、公职处分,并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08年5月,金燕犯诈骗罪,被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9年6月24日,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对车钟日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车钟日在1996年至2006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330万余元,非法收受他人贿赂680万余元,另有100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判处车钟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魏传中、张源、金卫东、方格荐自2010年1月18日《扬子晚报》图:无牙子)

范文八:买书记作文

[买书记作文]

买书记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骄阳似火,烈日当空,天空碧蓝,树荫多多,我和妈妈出去买书,我们非常开心,夸我喜欢看书了,我听了,就更加兴奋了!到了书店门口,一股凉气扑面而来,里面真安静啊!我还没进去,就屏住了呼吸,害怕吵到他人、或行为太大吓到他人,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行走,妈妈看到我这番德行,笑着对我说:傻小子,不用这样的啦,只要不大声喧哗就行了,买书记作文。我听了,就立即改变我,做回了正常人的样子,我进入了二楼,买了一本以我的性别为名称的书,那就是:《男生日记》,为了买一整套作为收藏,还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找到:《女生日记》,我又往里走,看到了许多教材,我为了自己的未来,一口气买了6本书,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学习啊!我买了一本名著叫:《百万英镑》,我下楼付钱,找了一个布袋子,我们一定要保护环境啊!人人有责!今天真开心!

范文九:记一次买书经历

记一次买书经历 三(3)班 张靓捷

清明节的最后一天,我和妈妈一起到新 华书店去买书,我们刚来到了这里就被里面 的文化气息所感染,我迫不及待的跑过去, 融入了书的世界。 这里书的种类有很多,看得我眼花缭 乱,有文学、外语、经济、科学等等,我的 目光很快停留在科学栏目类的书架上,我箭 也似的跑过去,最终挑选了一本《科学世 界》 。这本书的目录里有:海洋科学、物理 学、科学家访谈„„我心想:这不正是我想 要的书吗?“就是它了! ”我情不自禁地说。 妈妈说: “你再看一看,还有没有你更喜欢 的书?”这次我又重新浏览了一遍,没有被 我选中的,于是我就把这本书买了下来。 回到家里,我急切地把书打开,一页一 页的阅读,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这本书让我学到了很多科学知识,真是 一本值得买的书啊!

范文十:集市买书记

  集市就是乡间的盛会。我们马州人赴会时所用动词有两种。一种适用于物品交易者,他们不说去哪里,而说“上集”;另一种用于无物可买卖,仍出没在集市上的闲逛者身上。他们用行为反对“上集”的理由很直接:上集下市――下市就啥也买不到了。动词“赶”,特别适于呈现他们从小路向旷野进发,其中近乎小跑的姿态。在这部分人的观念里,作为一件和新鲜蔬菜抢时间,跟准备与你抢时间的人抢摊点的事,赶集又代表着一个你追我赶的进程。

  马州村辐射出的范围有限。我的记忆由阴历初一初六的胥各庄集、初二初八的将坨集、周末两天的果园集拼凑而成。

  在我有记忆之前,集市的背景是一片灰突突的旷野。当周围农民把沟沟坎坎填满,喧闹也随之而来。别以为旷野的面貌“倏”地一下就变温柔了。后来,我发现它始终没被打败过,比如野风埋伏在山丘后随时伺机行动。有一次我刚走到路口,就看见把阻拦它盘旋的摊位掀飞。然后,那个摊主一边大声骂娘,一边追着那个大遮阳伞奔跑出很远很远。

  乡村集市撒得起这点野。而城市的大卖场太拘谨,不生动。形式上接近一点的,散布城中某条小巷里的简朴小摊,又太不成器。

  卖书人是乡村集市上特殊的一群人。他们在集市上贩卖与吃喝拉撒无关的东西。弥漫着生活味的场地反衬出他们孤单的身影。像我这样长期生活在乡村的人,不仅把集市当作一个交易场,还把很多交朋友的机会存放在这里。

  在我与这些卖书人的交往中,我自然成了一个特殊的人――我和赶集的农人们一同出现在集市的入口,却在人群中分道扬镳,他们去买蔬菜农具,我去找书看。这些卖书人戏称自己“书贩子”。每次见到我,就远远地跟我摆手。他们无数次抱怨过书卖得不好。可他们谁也解释不清,天底下那么多东西可贩,为什么偏偏贩这个?看来这也是冥冥中的选择。

  他们在乡村集市上的地位也是最低的。最高的地位还要看时节和人们所需的急迫程度,如大白菜下来时,卖白菜的人就是最受拥护的。

  我认识的一个人甚至负气做过学隔壁卖大白菜的人立木牌的事情。木牌上写:“大甩卖,十元四本,薄厚一样。”可想而知的结果也没有改变他的作风。下个集市,我远远看到同一块木牌上面的字变了:“不贱卖,最少给十块,可以不买。”两次的字组合起来,就像一副可爱兮兮的对联。

  集市四个方向各有一个卖书摊。南面是卖辅导书的老冬。西面是卖画册和字帖的豁子嘴。北面是卖旧书的尤头,他的书尤其贵,他懂书。所以,他的书摊在周围卖衣服和瓜果的人群中只能门可罗雀了。尤头脸上永远写有一种固执,从不向买主低头。我记得曾看到过一个书生穿着的人挤过两旁摊位淤出来的人群,走到他的摊前。然后,没多久又空手离开了。我过去跟他打招呼,他没让我说话,就忙不迭拿起一本书,说:“这本书十元绝对不多,这个品相,这个中华书局版本,再加上沈从周的序……”尤头跟我描述那本旧书的价值时,我称之为“文人般的固执”又从苍老的脸上浮现了。

  我逢集必到的摊子在东面,那是进入集市的必经之路,我听很多跟他聊天的人叫他老黄,我也就跟着叫了起来。

  老黄卖的和别人不一样。他摊位的左边是卖白菜的摊位,右边是卖调味料的摊位。它夹在两边络绎不绝的顾客中间。其次是书也不一样。他说是他在北京开书店的儿子关门了,拉回家留着给他卖个酒钱。据说,老黄有四千本书,这四千本书里有过半的文学书。他按照薄厚和重量卖书。《博尔赫斯全集》《荷马史诗》等几本厚书一直被冷落在书摊的角落。他不止一次殷切盼着我把它们买走。它们太重了,来回搬运挺累的。我在旁边不失时机地还会填上几句贬这两本书的话――其实,我在等他处理给我。买书人与卖书人的关系除了精神性的沟通,也具有一般买卖的心理。我认为这种关系有时也反映着我与乡村记忆的关系。有时,钱的问题解决了,也还有一种较量。这次,我赢了,十元就把这两套书扳回了家。并且给他钱时,我还故意摆出一副恬不知耻的犹豫。

  老黄到底不是个书贩子。卖书时,常常以奇怪的够不够玩一场牌为标准。

  “多给两块吧。”他说,“都不够一场牌。”

  老黄对赌博的了解比对书多。不过,后来不见他来集市了。集市上南面卖辅导书的老冬就说他:“瞎卖,破坏规矩。不来正好。”西面卖画册和字帖的豁子嘴没说这个,倒说他好像哪天下了集赌博输了,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死了。总之,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老黄。老黄不来摆摊的原因当然也可能是遇上了他希望中的大买家,一气把剩下的三千五百六十五本书都买走了。

  在胥各庄集未迁到远处前,我从东门进入集时,必朝那个角落看一眼。那里已被一个鱼贩占据,铺书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花花绿绿的鱼肠、鱼鳞、鱼血。左边还是卖白菜的摊位,右边还是那个调味料的摊位。

  这不足两平方米的喧嚣却已远远超出了两旁,大有震撼全胥各庄集的声势。望着那些提着剖好的鱼的人,我耳边是卖鱼人从铁水槽里抓出鱼往地上砸的声音,嘭――嘭――

  将坨集搬到了我们村边的一块野地上。将坨集从粱屯街道里的小摊慢慢发展起来,在我小时候,已相当繁华。我人生中首次与人群接触就发生在这个集市上。母亲用自行车大摇大摆地把我带入谈价还价的热闹里。那是一个冬天,我被一阵热浪团团包围。胆小的自己被吓哭了,可哭声对外界毫无影响。

  而现在昔日的街巷已被一条始终处于建设中的公路开膛破肚,长期搭着铁板,拉着铁丝。此刻的安静是不对的,我还是第一次视安静为莫大的耻辱。

  现在,卖辅导书的老冬和我还有联系。关于尤头到底为何不来卖旧书,老冬给出的答案是:“那脾气!他被旁边卖猪血的气坏了。”原来有这么一回事,卖猪血的人拿他的书取笑说,一块猪血抵他一本书。尤头就生气了。尤头的脾气的确很大。老冬的生意只能和尤头的生意比。有几次,遇上卖画册和字帖的豁子嘴,他人也不在摊位上静候买主。三轮车里的画册只出几本,做做样子。如不认识这三轮车,恐怕完全不会注意到这个书摊。我倚在那里等很久,他才从一片卖白萝卜的人群里钻出来。

  果园集离我们村最远。我去赶果园集主要是为了看它的花鸟市场。另外两个集市没有这么多动物贩卖。我认识的几个卖书人很少来这里。他们不来的原因与不去将坨集的理由不一样。这里靠近城里,有很多从城里来的卖书人,价格种类上都是老冬、豁子嘴、尤头难以匹敌的。于是,他们无视了这个战场的硝烟。据尤头说,果园集历史最久,大量退休老干部在书摊边聊天。遇上聊得好的买书人会中间拦下买家,说:“我家有这本,还买什么买,我送给你!”老头美滋滋地走后,卖书人一脸尴尬地杵在几个老头中间无所适从。

  这些话从老冬、豁子嘴、尤头的嘴里说出来,像为我绘声绘色地描述敌情一般。

  遗憾的是我和果园集上的卖书人后来也没熟悉上来。他们往往都是一些业余的卖书人,退休了没事干,也不在乎卖不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过,这种陌生感倒让我抓住诸多时机。可以说,我在果园集上买的书不比在将坨和胥各庄集少。我记得有套茨威格正是连续观察三个集后跟一个喜欢张爱玲的老头买的。每周,我不买书,就蹲在边上,趁没顾客时跟他聊张爱玲。聊过一次,再见面就深入一点。由张爱玲的苍凉人生,聊及胡兰成。第三次,我看他生意不好,就蹲在旁边翻一本胡兰成。他主动把话头搭到老上海的爱情上。这才知道老头地震时被一个上海来的医生救活了,两人还产生了感情。不过后来,女孩回了上海。女孩临走给他留下了一本张爱玲小说。当他让我把那套张爱玲拿去看时,我反而有点愧疚。他甚至告诉我,这套书是他去外地出差十几年,一本一本凑的。当时就一本《倾城之恋》。他指了指那本书。我摇了摇头。他倒不依不饶,还说:“这个茨威格你也一块拿去吧。放在我这占地方。”

  我所认识的几个卖书人年纪都不小。有时,我到集市先去跟他们打招呼。正午,掐时间,返回书摊。我想帮他们收收书。有几次,天气不好,等我赶回来,他们已离开了。而这时,我知道下个集市我们还能打招呼,并没有后来的伤感。

  后来,胥各庄集的那块土地建起了楼房,将坨集那块土地建起了变电站……在被驱逐的路上,它们像丧家之犬。城市是它们的主人,一声呵斥,它们就夹起尾巴逃到另一处。再一声呵斥,它们又夹起尾巴换一处,直至主人命令它们死去为止。我可以说,这也是剿杀下的一生。

  灾难殃及到了乡村。最近,果园集的小贩们手上拿着一张绿色的纸,上面写的是“集市取消”的消息。我问几个卖书人下集还来卖书么?他们说,既然这样,做人也得有个骨气吧?还有那些卖菜的,卖鱼肉的,每个人的表情在那刻都是相近的。

  记忆一点点瓦解,那些夹杂在小贩中的朋友,或者说乡村记忆无一幸免。现实意义上的消失也令我申诉无门了。最后的风险是逼迫我成为诬告者。

  唐棣,作家、导演,现居唐山。已发表作品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