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长与山海经人物形象

阿长与山海经人物形象

【范文精选】阿长与山海经人物形象

【范文大全】阿长与山海经人物形象

【专家解析】阿长与山海经人物形象

【优秀范文】阿长与山海经人物形象

范文一:通过语言描写探寻人物形象——以鲁迅的《阿长与〈山海经〉》为例

语 言 研 究 

通过语言描 写探 寻人物形 象 

— —

以鲁迅 的《 阿长与<山海经> 为例  》

郭敏 玲 

( 南 师 范大 学 文 学 院 , 华 广东 广 州 5 0 0 ) 10 6 

摘 要 : 文 通 过 分 析 鲁 迅 先 生 的 散 文《 长 与 <山 海 经 >   本 阿 》

形 象 。他 的 作 品 在 人物 刻 画 上 , 常 突 出 , 常 能 达 到 “ 闻 其  非 常 如 声 , 见 其人 ” 效 果 , 腐 的 孔 乙 己 、 酸 刻 薄 的 “ 腐 西 施 ” 如 的 迂 尖 豆 杨 

二嫂 等便 是典 型 的例 子 了 。  

文 中 关 于 长妈 妈 的 语 言 描 写 . 且 对 长 妈 妈 严 肃 时与 非 严 肃  并

时 的话 语 进 行 分 类 研 究 . 中体 会 长 妈 妈 身上 的 真 性 情 和 被 扭  从 曲 的人 性 , 更好 地研 究 和探 索 鲁 迅 笔 下 的 长 妈 妈 的 全 面人 物  以

形 象。  

同样 地 , 鲁 迅 的 作 品 《 长 与 < 海 经 > 中 , 迅 也通 过 了 在 阿 山 》 鲁   个性 化 的 直接 语 言描 写 来 刻 画 阿 长 的 形 象 。深 入 研 究和 思 考 《 阿  长与< 山海 经> 中 阿 长 的 话语 , 们 能 更 好 地 理 解 鲁迅 笔 下 的 阿  》 我 长 的 人物 形 象 。   在 《 长 与 < 海 经 > 中 , 长 的 语 言 描 写 并 不 多 , 是 每 一  阿 山 》 阿 但 字 , 一 句 都 形 象 具 体 地 表 现 了 阿长 的 人物 形 象 。 以下 几 句 便 是  每 文 章 中 关 于 阿 长 的 语 言描 写 :  

关 键 词 : 言描 写 : 物 形 象 语 人  

中 图分 类 号 : 1 . 文 献 标 识 码 :   I 04 2 A 文 章 编 号 : 6 3 2  ( 0   0 - 0 6 0   1 7 - 1  2 1 ) 5 0 6 - 2 1 1 1

在 许 多 文 学 作 品 中 。 物 形 象 的 刻 画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鲜 明  人 的人 物 形 象 I i 读 者 更 好 地 理 解 文 章 情 节和 主 旨 。 于 人物 形  ii 关 象 的刻 画 , 同 的 作 家 , 于 不 同 的 人物 形 象 会 有 不 同 的 方 法 , 不 对  

①“ 哥儿 , 牢牢记 住 !” 极其郑 重地说 。“ 你 她 明天是正 月初 

清 晨 一 睁 开 眼 睛 , 一 -话 就 得 对 我 说 : 阿妈 , 喜 恭 喜 ! ’ 第 0 ‘ 恭  

如 肖 像 描 写 、 作 描 写 、 理 描 写 、 言 描 写 等 等 , 语 言 描 写  动 心 语 而

常 常 是 一 种 比 较 直 接 和 常 用 的 表现 人 物 形 象 的 手 法 。 例如 , 在 

记 得 么? 你 要 记 着 。 是 一 年 的 运 气的 事 情 。 不许 说 别 的话 !说  这 过 之 后 , 得 吃 一 点 福 橘 。” 又 拿起 那 橘 子 来在 我 的 眼 前 摇 了 还 她  

两摇 , 那 么 , “ 一年 到 头 , 顺顺 流 流 … … ”  

简・ 奥斯 丁 的 《 斯 菲

尔 德 庄 园 》 , ・ 斯 丁 在 小 说 的 开始 用  曼 中 简 奥 了四种 方 法 刻 画 人 物 。 “ 一 种 方 法 是 穿插 着作 者 的冷 言妙 语  第

的 直接 描 写 。 二 种 方 法是 通过 直接 引 用人 物 的 谈 话 来 刻 画 人  第 物 性格 。第三 种 方 法 是 通 过 间接 引 语 刻 画人 物 。第 四 种 方 法 是 

谈 及 某 个人 物 时 就模 仿 这 个人 物 的 原 话 。 ”【 ”  

②“ 恭喜恭喜 !大家恭喜 !真聪 明!恭喜恭喜 !” 于是 十分  她

喜欢似的 。 笑将 起 来 , 同时将 一 点 冰 冷 的 东 西 , 进 我 的嘴 里 。 塞  

( 那 时似 乎 倒 并 不 怕 , 因 为 我 觉 得 这 些 事 和 我 毫 不 相 干   我

的 . 不 是 一 个 门房 。但 她 大概 也 即 觉 到 了 , 道 :像 你 似 的 小  我 说 “

而 在 鲁 迅 的 《 长 与 <山 海 经 > 中 , 于 长 妈 妈 形 象 的 刻  阿 》 关

画 , 迅 也 用 了 其 中 的 三 种 方 法 。如 , 一 种 , 言妙 语 的 直 接  鲁 第 冷 描 写 。 我 最讨 厌 的是 常 喜 欢 切 切 察 察 , “ 向人 们 低 声 絮 说 些 什 么  

孩 子 。 毛 也要 掳 的 , 去做 小 长 毛 。 有 好 看 的 姑 娘 , 要 掳 。   长 掳 还 也 ”

④“ 哪里的话 ? 她严肃地说。“ !” 我们就没有 用么?我们也要 

被 掳 去 。 城 外 有 兵 来 攻 的 时候 。 毛 就 叫 我 们 脱 下裤 子 , 排 一  长 一

排 地 站 在 城 墙 上 . 面 的 大 炮就 放 不 出 来 , 外 再要 放 , 炸 了 !” 就  

事 , 竖起 第 二 个 手 指 , 空 中上 下 摇 动 , 者 点 着 对 手 或 自 己 还 在 或   的鼻尖。” 如 , 又 第二 种 , 接 的 语 言描 写 , 接 写 长 妈 妈 的话 。 直 直  

还仃 , 三种 , 第 间接 的语 言描 写 。 长 妈 妈 生 得 那 么胖 , 定 很 怕  “ 一

⑤她 穿着新 的蓝布衫 回来 了, 见 面 , 一 就将 一 包书递 给我 ,  

高 兴地 说 道 :哥 儿 , 画 儿 的 ‘ 哼 经 ’我 给你 买 来 了! ” “ 有 三 ,   在 以上的几句话中 , 我们 大 概 可 以把 它 们 分 成 两 类 : 类 是  一

热 罢 ? 上 的 睡 相 , 不 见得 很 好 罢 ? … ” 中 , 一 种 和 第 三  晚 怕 … 其 第

种 都 直 接地 表现 了长 妈妈 吵 吵 切 切 的性 格 和 不 羁 的 睡 相 。 占 而   文 章 中关 于 人 物 刻 画 成 分 中 最 重 的 是 第 二 种 ,直 接 的 语 言 描 

严肃 的话语 。 中带有 “ 其郑重 ”“ 肃” 其 极 、严 等词语 , 括① ③④  包 句。 另一类是开心时候的话语 , 包括② ⑤句。 细细体味这 几句话 ,  

我们 可 以 从 中 体 会 主 人 公 长 妈 妈 身 上 的 人 的 真 性 情 和 被 扭 曲 的 

人性 。  

。在 《 长 与 <L海 经 > 中关 于 长 妈 妈 直 接 的 语 言描 写 , 们  阿 【 J 》 我 可 以 看 到 一 个 形 象 更加 丰富 、 加 全面 的长 妈 妈 。 更  

所谓“ 直接 的语 言描 写 ”是 指 文 学作 品 中 人 物 的 对 话 和 独  ,

从 阿 长 的 严 肃 的话 语 的 描 写 中 ,我 们 看 到 了 十 分 愚昧 落 后  的长 妈妈 , 到 了一 个 被 那 个 时 代 扭 曲 了 的 人 性 。第 一 句 中 , 看 长 

自。在 文 学 作 品 中 , 接 的语 言 描 写 是塑 造人 物 形 象 的 重 要 手  直 段, 也是 展 示 人 物 性 格 特 征 的镜 子 , 露 人 物 内 心 世 界 的 窗 户 。 袒   弗 拉 基 米 尔 ・ 博 科 夫 在 他 的 《 学 讲 稿 》 也 曾经 提 及 ,通 过  纳 文 中 “

直 接 引用 人 物 的 谈 话 来 刻 画 人 物 性 格 , 者 不 仅 通 过 说 话 者 表  读 达 的 思 想 , 且 通 过 他 说 话 的 方 式 , 过 他 特 有 的 习惯 了解 他  而 通 的 性 格 。 ”2 直 以来 , 多 的 优 秀作 家 都 十 分 重 视 人 物 语 言 的  1 J - 众

妈妈 郑 重 地 要 求 鲁 迅 在 正 月初 一 早 晨 ,第 一 句便 要 对 她 说 :阿  “

妈, 恭喜恭喜 !” 以讨 个福气 , , 祈求“ 一年到 头, 顺顺流流” 。希望 

通 过 一 个 童 子 的 口中 的 吉 利 话 , 获 得 一 年 的 顺 利 。 从 中 , 们  以 我

看 到 长 妈 妈 对 一 些 传 统 习俗 的迷 信 ,看 到 了 一 种 普 通 农 村 妇 女 

的 愚昧 落 后 气 息 。 另 外 , 《 代 汉 语 词 典 》 ,恭 喜 ” 在 现 中 “ 的定 义 是 

描 写 , 迅 便 是 其 中 的一 个 。他 特 别 善 于 根据 不 同 人 物 选 择 富  鲁

有 个 性 化 的 语 言 , 表 现 人 物 的 不 同 性 格 , 造 出 典 型 的 人 物  以 塑

“ 套话 , 贺人 家的喜 事” 以我们现 在的风俗 来理 解 , 恭喜  客 祝 , 被

的人 等于 得 到 了祝 福 。在 文 章 中 , 妈 妈 要 求 鲁 迅 第 一 句 话 就 要  长

作 者简 介 : 敏 玲(9 9 ) , 东 广 州 人 , 南 师 范 大 学 文 学 院 学 生  郭 18 一女 广 华

6 ・文 学界  6

语 言研 究 

对 她说 :阿 妈 , 喜 恭 喜 ! , 不 教 鲁 迅 要 一 大 早对 他 的爸 爸 妈  “ 恭 ,而 ,

了! ”短 短 的 三 个 字— — “ 哼 经 ”便 可 以 充分 体 现 长 妈 妈 的细  三 ,

妈 或 者 对 大 伙说 。 我 觉得 这 里 可 以 体 现 长 妈 妈 身 上 的 - r 狭 隘  e

心与对鲁迅的用心 。首先 , 鲁迅渴慕《 山海经》 长妈妈细心地注  , 意到了 , 并主动询问《 山海经》 是怎么一 回事 。其次 , 当长妈妈 询 

问 的时 候 。 迅 则认 为她 “ 非 学者 , 了也 无 益 ”

只 淡 淡 地 作  鲁 并 说 , 了 回 答 , 她 却 默 默 地记 在 心 里 , 真 地 当 一件 事去 办 。 终 , 但 认 最 虽  然 她 连 书 名都 不 知道 , 直 只说 成 “ 哼 经 ” 但 是 她 却 真 真 实 实  一 三 , 地 买 来 了 。 “ 哼 经 ” 三个 字 中 , 们 可 以想 象她 与 寻 书 过程  从 三 这 我 的 艰 辛 。 问路 人 . 经 过 多 少次 才 有人 伯 她 口 中所 讲 的 “ 哼  要 三 经 ” 。 了 书店 , 要 费 多 少 力气  I老 板 听 明 白她 口中 “ 哼  啊 到 又 } ‘ 三

的小家子气息。 第三 、 四句 , 的是长妈妈严肃地讲述长毛的事 。 讲  

当 幼 年 的 鲁迅 觉 得长 毛 的 事不 关 自 己的 事 时 ,她 就 吓 唬 他 :像  “

你 似 的 小孩 子 , 毛 也 要 掳 的 , 去 做 小 长 毛 , 有 好 看 的 姑  长 掳 还

娘 , 要 掳 。而 当幼 年 鲁 迅 认 为 长 妈 妈 生得 不好 看, 而没 有被  也 ” 因 长 毛 掳 去 之 虞 时 ,长 妈 妈 便 严 肃 地 告 诉 他 : 我 们 就 没 有 用 么? “  

我 们 也 要 被 掳 去 。城 外 有 兵 来 攻 的 时候 ,长 毛 就 叫我 们 脱 下裤 

子 , 排 排 地 站 在 城 墙 上 , 面 的 大 炮 就 放 不 出来 ; 放 , 炸 一 外 再 就   了!” 这 里 , 长 对 长 毛 并 没 有深 刻 的认 识 , 她 却 害怕 长 毛 , 在 阿 但   并 且 希 望 所 有 的 人都 跟 她 一样 害怕 长 毛 。 由此 可 见 她 的 愚 昧 。 同  时, 当鲁 迅 认 为 她 既 不 做 门 房 , 又不 是 小 孩 子 , 生得 不 好 看 , 也 所 

以 长 毛 不 会 抓她 时 ,她 却 以长 毛 要 用 她 们 脱 掉 裤 子 的 肉体 来作 

经” 的含义啊 。但她却确确实实地  啊来了 。从 中 , 我们可 以看 

出 , 着 “ 字 形 睡 姿 的看 似 粗 犷 的 长 妈 妈 内在 的 细 心 和 对 鲁  有 犬”

迅的关爱。   综上所述 , 鲁迅在关于长妈妈的直接语 言描 写中 , 有描写她  严肃时的语言 , 也有描写她开心放松 时的语 言 , 使长妈妈既 善良 

率 真 而 又 愚 昧 落 后 的农 妇 形 象更 加 全 面 、更 加 丰 富 、也 更加 鲜  明 。 是 , 整 体 上看 , 鲁迅 先生 的笔 下 , 但 从 在 长妈 妈越 是严 肃 认 真  的 话 却 越 能 反 映她 的 愚昧 落 后 , 更加 使 人心 疼 。 鲁迅 先 生 有意 的  还 是 无 意 的 呢 ? 无从 得 知 。 过 , 的来 说 , 鲁迅 笔下 对 长 妈  我 不 总 从 妈 的 语 言描 写 , 我 们 可 以 看 到 一 个 更 全 面 的 、 更 立 体 的 长 妈  妈 — — 一 位 愚 昧 落 后 , 又 率 真 细 心 的长 妈 妈 ! 但  

挡 箭 牌 , 显 示 自 己存 在 的价 值 , 且 还 好 像 带 有 一 丝 丝 的 自豪  来 而

感—

— “ 一排 排 地 站 在 城 墙 上 , 面 的 大 炮就 放 不 出来 ” 外 。从 中 。  

我们 可 以看 到 了长 妈 妈 那 被 扭 曲 的人 性 — — 以 长 毛 会 用 他 们 脱  掉 裤 子 的 肉体 来挡 大 炮 来 显 示 自 己存 在 的价 值 。“ 这 里 , 似  在 她

乎 站 到 ‘ 毛 ’ 边 去 了 . 觉得 不 是 ‘ 毛 ’ 她 们 的 肉体 做 挡  长 一 倒 长 用

箭牌 , 而是 她 们 具 有 一 种 ‘ 大 的 神 力 ’使 外 面 的 大 炮 自 己炸  伟 ,

掉 , 不是 城 外 人 不 忍 心 再 放 大炮 。 妈 妈 不 以妇 女 能 传 宗接 代  而 长

为荣 , 因为 她 本 人 是 一 位 孤 孀 , 拥 有 传 宗 接 代 的 荣耀 . 以被  不 却 蹂 躏 被 侮 辱 的妇 女 形 象 来 显 示 自 己在 人 世 存 在 的 价 值 。” [ 3 1 由 

参 考 文献 :  

… 弗拉 基 米 尔 ・ 纳博 科 夫 . 学 讲 稿 》上 海三 联 书店 , 《 文 . 第 

9 —1 — 0页 

此 , 们 可 以 充 分 地 看 到 了 长 妈妈 的 愚昧 落 后 。 我  

从 阿长 开心 的话 语 中 , 们可 以看 出 , 妈 妈 是 一 个 率真 细  我 长 心 的人 。在 第二 句 中 ,当鲁 迅 记 起 了 并 跟 她 说 : 阿妈 .恭 喜恭  “ 喜 ! 的时 候 , 开 心 的 笑 了 。 她 三次 重复 “ 喜 恭 喜 ” 个 词 . ” 她 从 恭 这  

页 

【 弗拉基米尔 ・ 2 ] 纳博科 夫.文 学讲稿》上海 三联书店 , 9 《 . 第   【 胡微 云.简论 《 3 】 《 阿长 与( 山海经 ) 中 的阿长 形象 》 选 自 》 .   《 语文学刊 》2 0 ,0 6年第 6期 

【] 4鲁迅 . 花 夕拾 》人 民 文学 出版 社 ,15 年 版  《 朝 . 96

我 们 可 以看 到她 的开 心 的 程 度 , 时 , 年 了 , 只 需 要 一 句 “ 同 过 她 恭 

喜 恭喜”不需要 其他什么物 质的 , , 我们 看 到 了 她 单 纯 率 真 的一  面 。在 第五 句 中 ,她 穿 着新 的蓝 布 衫 回 来 了 , 见 面 , “ 一 就将 一 包  书 递 给 我 , 兴 地 说 道 :哥 儿 , 画 儿 的 “ 哼 经 ” 我 给 你 买 来  高 ‘ 有 三 .

( 上接 第6 5页) 、 一 个 1怎样 才 能 得 2 7 可 以 随 意 运 用 加 减 乘  5 4

所说的陌生感甚至荒诞感 , 会产生幽默。 就  

除” 。这 道 题 的 答 案 是 (- / )5 2 , 道 看 似 简 单 的题 目之 所  5 15 * = 4 这 以 难 倒 了 众 多 人 , 因为 在 人 们 的思 维 习惯 中 , 常 是 整 数 运 算  是 通

的。  

参 考文 献 :  

【 王 燕 .幽默 言语 的语 用 本 质 与 语境 假 设 流 程 》《 术 交  1 】 《 .学

流》20 .0 5年 第 6期 

在 话 语 交 际 过 程 中 , 际 主 体 首 先 具 备 思 维 定

式 , 后 根 据  交 然 思维 定 式 生成 认 知假 设 ,当说 话 人所 说 的话 突破 听 话 人 的 认 知  假 设 , 话 人 最 初 的 判 断 一 下 子 翻 转 、 空 , 所 依 傍 , 知 上 出  听 踏 无 认

现 不 知所 措 的 茫然 , 生 陌 生 感 甚 至 荒 诞 感 。 产   康 德 对 幽 默 有 一 个 经 典 论 断 :在 一 切 引起 活泼 的 撼 人 的 大  “

『】 岩 .幽默 语 言 的 语 用 分 析 》《 西 师 范 大 学 学 报 ( 学  2李 《 .陕 哲 社 会 科 学 版) ,0 7年 第 3 卷  》2 0 6 【 高胜 林 . 默 的界 定 及 其 学 科 归 属 问题 》 求 是 学 刊 》  3 】 《 幽 . 《 ,

20 0 4年 第 5期 

[] 4黄国春.汉语幽默语用原则分析》《 《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 

( 学社 会科 学版 ) ,0 4年 第 7期  哲 》 20 f 项 成 东 . 默 研 究 与 认 知 语 言 学 的 互 动 》《 语 教 学 》  5 1 《 幽 .外 ,

21 0 0年 第 1期 

笑 里 必 须 有 某种 荒谬 悖 理 的 东 西 存在 着 。 笑是 一 种 从 紧张 的 期 

待 的 落 空 而 造 成 的 感 情 爆 发 … … 在 一 瞬 间 极 欢 跃 的 引 起 欢 快 

感。” 人们 的 思 维 定 式在 认 知 预 设 的 驱 使 下 , 将 要 发 生 的 语 境  对 变 化 形 成 了一 种 习惯 性 的期 待 , 当这 种 期待 被 破 坏 , 生 了 上 面  产

文学界 ・ 6   7

范文二:老人与海人物形象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人生没有失败,生活只需坚强,逆境中,任何人都可以扼住命运的喉咙!

——题记

作品通过主人公桑地亚哥与鲨鱼的顽强搏斗的描写,表现了一种奋斗的人生观,即使面对的是不可征服的大自然,但人仍可以得到精神上的胜利。

“我不能够阻止它来害我,但是也许我可以捉住它。”老人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乐观自信的心态。“他鼓起全身的气力,用他染了血的手把一杆锋利无比的鱼叉扎了进去。他向它扎去的时候并没有抱着什么希望,但是他抱着无比的决心和十足的恶意。”老人并不抱什么希望,但他有决心,也有勇气,一个敢于挑战,勇于抗争的“硬汉”形象跃然纸上。

“他想,能够撑下去就太好啦。”在遇到鲨鱼的袭击时,文中几次出现这样的想法,通过这样的内心独白,说明老人现在确实身陷困境,筋疲力尽了,此前他已和大马林鱼搏斗了三天两夜,精力消耗殆尽,现在又要面对鲨鱼的一次次凶猛的攻击。他难免会有畏难情绪,难免想要退缩,但这些消极的念想总会被他的韧性与毅力所打败,转瞬即逝。这句话是老人“硬汉精神”的真实写照:面对困难,坚强乐观,决不屈服退缩。正如老人所说的“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想点开心的事吧,老家伙。’他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离家越来越近了。丢掉了40磅鱼肉,船走起来更轻松些。’”这是老人在困境中的自言自语,文中类似的自说自话有很多,表明老人具有乐观的心态,懂得在失去后自我安慰,这是强者的智慧。

“它不是一个吃腐烂东西的动物,也不像有些鲨鱼似的,只知道游来游去满足食欲。它是美丽的,崇高的,什么也不害怕。”这是老人对自己对手的由衷赞美。从“美丽”“崇高”等字眼中,表现了老人对鲨鱼的感情。在他的眼中,鱼也是一条生命,也有它的自由,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热爱大海、热爱生命,无论是那条令他疲惫不堪的大鱼,还是凶残贪婪的鲨鱼,在他眼里都是美丽动人的。同时也表明了老人心地善良,具有怜悯之心,这也使“硬汉精神”显得更加丰满。我不得不说,这个英雄也是温情的,这个英雄也是可爱的。“它活着的时候你爱它,它死了你还是爱它。”“他不忍朝死鱼多看一眼,因为它已经给咬得残缺不全了。鱼给咬住的时候,他真觉得跟他自个儿身受一样。”“‘鱼啊,我不应该把船划到这么远的地方去。’他说,‘既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我。我很不好受,鱼啊。’”这些内心独白,无不表现出老人内心深处的温情脉脉。人与自然及自然之物惺惺相惜,老人对鱼总是有一份仿若是难言复杂的、隐隐约约的,潜藏于内心的深深地眷恋,对大海又有着一份狂热的爱恋„„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这个“硬汉”的形象更加真实可感。于是,作品通篇洋溢着一种人性的光辉,意境纯净、宏远、深邃,以海的深蓝色为背景,衬托出了人物灵魂深处的善良与真挚;又以海的广博浩瀚为映衬,突出了人与自然间情感的超脱„„

也许从生活上来讲,老人是孤独的、寂寞的,长时间的出海打渔,他都是孤身一人;然而从精神上来讲,他永不孤独。

“于是他用舵把对准鲨鱼的头打去„„他又迎面劈去,一次,两次,又一次。他听到舵把折断的声音,再把那裂开了的桨往鲨鱼身上戳去。”“老人现在简直喘不过气来,同时他觉得嘴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是老人与鲨鱼进行的最后一次搏斗,他搏斗的对象是一群鲨鱼。那种赤裸裸的、凝聚血汗的、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宁死也不肯放弃的搏斗,是一种执著,之一种坚韧,是一种坚守,是一种生命的顽强。在那一刻,我被他的精神深深打动,我的灵魂在震颤! 真正的英雄不是那些胜利在望时的雀跃者,而是明知前面是失败依然挺起胸膛无畏无惧走向死亡的人,是西西佛斯似的英雄。

故事的结局归于平静,结束在沉寂的忍耐中,在对人的盛赞中,流露出淡淡的孤独与悲伤。然而,是一种宏大的孤独与悲伤,没有凄寒,反带着炽人的热烈!犹如一曲“天鹅的绝唱。”色彩瑰丽而浓重,意境深邃,意味隽永,余韵悠长„„ 联系海明威的经历,他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面对着战争后遗症给社会带来的混乱和毁灭,给人们带来的遗憾和幻灭,他觉得人们要在社会中生存下去就必须具有老人那种“打不败”的硬汉精神。作者笔下的老人形象是一个英雄,能产生感染力和渗透力。老人最终带着鱼骨上岸,可是他始终未向自然妥协。他其实是一个敢于挑战自身缺陷以及自己勇气和信心的胜利者。他的赤裸裸、血淋淋的坚定的相信,激人心魄。

“生活只有两种——腐烂与燃烧。”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称作“英雄。” 有人曾对那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这样评论:“他们的作品或深沉凝重,或婉转抒情,像智慧的泉水,像深邃的大海,超越了语言和种族,贴近人类的本心。他们用文字诉说着人类亘古不变的情感、灵魂和真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正是这样。

范文三:阿长与《山海经》教参-阿长的形象

阿长的形象

(一)

阿长是鲁迅童年生活中一个颇有影响的人物,曾几次被鲁迅写入作品中。在这些作品中,作者不但对她作了较为全面的介绍,而且通过几件互不关联的事情描绘了她的性格。在《狗·猫·鼠》里已先写了她踏死“我”心爱的隐鼠。到《阿长与〈山海经〉》,又采用先抑后扬的手法来写她。开头写她“喜欢切切察察”,低声絮说什么时“还竖起第二个手指,在空中上下摇动,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对“我”管得很严,拔一株草都说是顽皮,动不动就要告诉家长。夏天睡觉又在床上写“大”字,挤得“我”没有翻身的余地。这些真切生动的细节描写,都带着明显的贬义。接着写她元旦清早给“我”的磨难。

这些“古怪的仪式”虽然是出于善良的动机,但因“烦琐之至”“非常麻烦”,使“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再来,写她讲“长毛”的故事,更进一层地写她缺点。当“我”以为她长得很丑,倘若“长毛”来,一定最安全了,她却反驳道:

“那里的话?!”她严肃地说。“我们就没有用么?我们也要被掳去。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

这些话表现了十足的愚昧和阿Q精神。“不料她还有这样伟大的神力。”虽然是写“我”童年的感想,但更是尖锐的讽刺和批判。到这里,作者才掉转笔锋写买《山海经》——也就是这篇散文要着重写的一件事。“我”念念不忘,渴望得到绘图的《山海经》。可是,谁都“不肯真实地回答我”。只有阿长,虽然她根本不知道《山海经》是什么,“我”原也认为对她说也无益,所以向来没有同她说过。但她却自己主动来问,并且在她告假回来时,一见面就高兴地说:“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这件事,充分表现了她对孩子的心思观察得多么细致,对孩子的愿望是那么体贴,为了满足孩子的正当愿望又是那样认真、郑重其事。以至“我”惊喜、激动得“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于是,“我”对她有了新的看法:“别人不肯做,或不能做的事,她却能够做成功。她确有伟大的神力。谋害隐鼠的怨恨,从此完全消灭了。”透过天真的儿童心理,对她身上美好的质素的赞扬是何等热烈和真挚!作为一个连真正的姓名都很少有人知道的下层劳动者,她善良、真诚、热爱和关心孩子。她思想、性格上有很多消极、落后的东西,是封建思想毒害的结果,与其说是她的过错,不如说是她的不幸。前面所说的作者的讽刺和批判,既是对她身上的消极、落后的东西,也是对着造成这些消极、落后东西的统治思想和社会制度。《阿长与〈山海经〉》等文这样写阿长,使我想起中国史传文学中“不虚美”“不隐恶”的主张。我认为,这既是一种尊重事实、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也是与现实主义精神相通的。《朝花夕拾》不是史传文学,但作为写真人实事的散文,这样来写人物,无疑是应该肯定的。而且,对于文学创作中,描写较为复杂的性格,避免将人物简单化、绝对化,也是有益的经验。

(节选自潘旭澜《〈朝花夕拾〉的艺术》,《纪念鲁迅诞生一百周年论文集》,复旦大学出版社1981年版)

(二)

在这篇回忆散文里,鲁迅以饱含深情的笔触集中记叙长妈妈给他留下的儿时印象,把长妈妈这个人物写得栩栩如生。这一点,有目共睹,谁都承认。但是,作为回忆性的艺术形象,长妈妈并不是典型化的产物。鲁迅写她,既没有采用“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的方法,也没有专用自己的保姆做“模特儿”,去塑造一个劳动妇女的典型。阿长是生活中真实的阿长,所写全部事实,都是“从记忆中抄出来的”;尽管“与实际内容或有些不同”(《朝花夕拾·小引》),但绝无虚构。无论称呼的来历、切切察察的毛病和“不见得很好”

的睡相,还是“烦琐之至”的各种规矩和讲“长毛”,以至购买《山海经》,都是鲁迅曾经亲见亲闻亲历过的,现在一一写来,具有十分亲切自然的情致。人们通过这种情致所得到的艺术感受,是充满幽默的纯真美,和《一件小事》所显示的那种肃穆、严峻而深沉的格调迥然不同。这是因为,在鲁迅心目中,人力车夫的那一件小事是和国家大事联系在一起,使他增加勇气和希望,而阿长的这些琐事则和“人气”相连,给他精神上以鼓励和安慰。同“名人名教授”相比,阿长固然是可尊敬的好人,但就国家民族的前途来说,鲁迅并不把希望寄托在阿长似的人物身上。因此,鲁迅写阿长,不仅局限在幼儿保姆这个范围内表现她的性格美,而且把这种性格美同愚昧落后相掺杂,沙里淘金似的让她闪烁出性格美的光辉。这固然同所回忆的生活真实有关,但也恰恰证明鲁迅并不是把阿长当作理想的人物来歌颂的。

鲁迅虽然没有把阿长当作寄托着希望的理想人物,但并不因此对她失去敬重和怀念,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从她身上看到了人类那种难能可贵的纯朴和真率。就拿阿长那“大”字形的睡相来说吧,虽然使幼年鲁迅吃了苦头,母亲也曾含蓄地暗示她能够改变,表现了有所不满,但是,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却是对阿长“适性任情”的肯定。退一步说,就算和“切切察察”一样,这也是一种缺点吧,然而,在鲁迅笔下,阿长的缺点也是令人喜爱的,因为她不“啰嗦做作”,“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诚然,阿长是愚昧无知的,她所懂得的那许多规矩,大都是可笑的,尤其关于“长毛”的讲述,更令人捧腹,鲁迅也确实给予了含笑的批评。但难道仅仅是为了批评,或者为了揭露封建统治者对劳动人民的毒害吗?问题并不如此简单。我们通过“元旦辟头的磨难”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道“恭喜”、吃福橘的麻烦仪式中,阿长寄托了多么真诚的善良愿望啊!她希望自己和孩子“一年到头,顺顺流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福橘并不是她自己吃,而是由她“塞在我的嘴里”,说明这仪式是为了孩子,表现了她对孩子的一片祝福之心!其他如“死”要说“老”,不进死人房和产房,不钻晒裤子的竹竿底下等等,事情本身固然是可笑的,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阿长教给这些“道理”的用心,和现在的阿姨教孩子们讲卫生、不横过马路并无差异,都是为孩子着想。阿长教各种规矩和讲“长毛”如果不是出于这种善良的用心,她以后也就不会有为鲁迅买《山海经》的举动。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出,鲁迅不仅严格地按照生活本来的面貌如实地记叙长妈妈,而且在记叙中始终着意表现她身上最本质的东西,即“名人名教授”所缺少的“人气”。正是由于有这种“人气”做内核,她的切切察察、“大”字形睡相、麻烦的规矩和讲“长毛”所表现的愚妄,并不令人生厌,反而能够同买《山海经》的举动和谐一致,形成统一的风貌,使我们从她的愚鲁中看到真率,从粗犷里看到细心,而这种真率和细心所体现的实质,是对孩子的关心和爱护。事过三十多年之后,鲁迅怀着深情回忆起来,仍然被这种关心和爱护所激动,写来情真而意切。

毫无疑问,买《山海经》一事,是使鲁迅最为感动、永志不忘的。因此,关于这件事的叙说也最为激动人心,成为全文的中心。首先,从自己渴慕《山海经》写起,用自己那种“太过于念念不忘”的心情来衬托出阿长的关心。她主动询问《山海经》是怎么一回事,而“我”则认为她“并非学者,说了也无益”,只淡淡地作了回答,但她却默默地记在心里,认真地当一件事去办。这充分说明阿长的关心是出于真情实意,并非为了讨好主子,也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其次,她果真办成了,而且是不声不响地办成功的。当读者读到她“穿着新的蓝布衫回来了,一见面,就将一包书递给我,高兴地说道:‘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的时候,怎能抑制住心头的激动?在这里,作者炉火纯青的白描手法确实取得了惊人的艺术效果。再次,鲁迅又用极其凝练的文字表达了自己当时的心情:用“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写出被感动之强烈;用“赶紧去接过来,打开纸包,是四本小小的书,略略一翻,人面的兽,九头的蛇……果然都在内”,表达出无限欢悦之情。为了突现这种感激与欢悦,还用“谋害隐鼠的怨恨,从此完全消灭了”做陪衬,使庄重的感情仍然带着诙谐的色彩,以便在风格上和前面的记叙保持一致。最后,写出这部“最初得到,最为心爱的宝书”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和影响,把对长妈妈的感激之情引向深化,变成永久的怀念。文章正是在这种永恒的感激和怀念的基础上,以饱蘸浓情的笔墨,为长妈妈的在天之灵祝福!这个深情祝福的结尾,具有强大的感染力量,同时,也发人深思。它凝聚着鲁迅对长妈妈的全部情思,寄托着鲁迅对善良人的衷心祝愿;从“不愿意想到目前”而回忆过去的创作初衷来看,这种情思和祝愿愈强烈、真诚,就愈能反衬出对“目前”的否定和憎恨。

(节选自季承权、黄政安《鲁迅散文、散文诗选读》,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范文四:论“冯乐山”的人物形象

  【内容摘要】现代著名作家巴金,在上世纪30年代所写的小说《家》成就很高,在现代文学史上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国现代话剧史上大师级的剧作家曹禺于1942年将巴金的小说《家》改编成了剧本,可以说是一次极富创造性的“再创作”。剧本中,为什么“冯乐山”这个反面人物会有大量的正面描写?为什么“冯乐山”这个次要人物会贯穿全剧?与小说相比,为什么将“冯乐山”这个人物从暗场提到台前,并在行动上加以渲染?文章旨在分析“冯乐山”这一人物在两部形式不同的艺术作品中的不同形象展示,着重分析曹禺在改编小说《家》立足原型的基础上,逐步塑造出丰满人物形象的过程。在对作者创作初衷及主题的深化的理解上,小说和剧本因为出发点不同是否影响了作者对结构处理、情节安排、人物设置等方面的安排提出疑问。文章从“冯乐山”在两部作品中对情节和结构的影响,浅析改编剧目的艺术价值。

  【关键词】小说《家》 “冯乐山” 改编 艺术价值

  一、巴金笔下的“冯乐山”:符号化的人物形象

  在小说《家》中,“冯乐山”被处理成见首不见尾的半神秘人物,几乎是在众人口中被议论,没有与任何人产生交流和冲撞。首先列举出“冯乐山”在小说中出现的种种情况,从而进一步展开讨论。

  在第十六章,婉儿和鸣凤在交谈,说高老太爷会在府里丫头中挑一个去给“一个老头子做小老婆”,文中描述两个人都十分苦恼,鸣凤甚至说“我宁死也不给那个老头子做小老婆”,这个老头子会是谁?我们不得而知,此时也没有更多的交代,但能推断出至少是和高老太爷在很多方面差不多的人。在一旁偷听谈话的觉慧非要缠着鸣凤说清楚,“是冯老太爷要讨姨太太……”于是,这个小小的谜团解开了,原来还有个冯老太爷存在!这是冯乐山的第一次非正式出场,但是他的此番登场丝毫没有涉及外貌、身形、语言的描写,仅留下了一个特别模糊的形象:已经被称作“老太爷”的冯乐山,想必年纪和高老太爷不相上下,却还寻思着讨姨太太。

  在第二十六章,鸣凤怀着颤抖的心站在大太太周氏的面前,“今天老太爷吩咐说,要送你到冯家去,给冯老太爷做小”。冯家与高家同样是封建大家庭,高家有丫头出身的陈姨太,冯家要讨个丫头出身的姨太太,这对他们来说是再合逻辑不过了。男人三妻四妾正常,讨个身份低等的下人就更可以为所欲为了。鸣凤的悲痛抽泣感染了周氏,“实在说冯老太爷的年纪太大了,论年纪你可以做他的孙女。”冯乐山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人老年迈?正是在这种自觉和自知之下,他还要去葬送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大姑娘,因为在他看来那样做没有什么不可取的。他当然不会想到可怜的鸣凤会怎么寻死去摆脱,想不到原来下等人选择不了生的路,想不到他本身是个杀人于无形之中的魔鬼。同时,当觉民告诉觉慧这件事情时,觉慧不相信地大叫:“他不是孔教会里的重要分子吗?他60岁了,还讨小老婆?”一边扮演说道的孔教分子,一边不知羞耻地纵欲,冯乐山还能拿什么给自己辩护?就像觉民说的那样,“他们那种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横竖他们是本省的绅士、名流”……

  在第三十章,高老太爷66岁诞辰上。“……祖父正侧着头含笑跟旁边一位灰白胡须的客人谈话。觉慧看见那个满是雀斑、皱纹的脸和那根香肠似的红鼻子,……咬紧牙齿憎恨地说了一句:‘他居然也来了!’”看到冯乐山这段颇具特征性的外貌描绘,不禁心里也同觉慧一样产生一种愤慨,想起当被收成姨太太的婉儿面对他时会是如何的恐惧!高家姊妹与婉儿聊天的内容又透露出一些关于冯乐山的信息,“婉儿真不值得,在冯家是活受罪。老头子倒喜欢她,就是脾气怪,会折磨人……”当觉慧看到婉儿时甚至不相信她那么大的变化,还没来得及痛斥那“吃人的老狐狸”,就听到了更可怕的消息:冯乐山欲做媒将自己的侄女嫁给觉民。在这个场景中,冯乐山出现次数十分频繁,虽然出现了真正实体的“人”,也仅仅知道他是个长什么样子的人,除此之外,能探究的都只能是外人口述从侧面来反映,比如说他的爱“折磨人”等。

  在小说《家》中,冯乐山的分量无足轻重,全篇没有正式亮相,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若隐若现地飘过读者的视线,具体形象依旧十分模糊。作者交代的只是当时一个生活方式依旧封建化的老爷,只是一个能够反映当时社会背景的一个符号化形象。

  二、曹禺笔下的“冯乐山”:充满个人感情色彩

  曹禺曾经谈道,“我大体上是根据原作改编的,但毕竟是按我的理解、我的感受去改编的,调动了我生活中的经验。像冯乐山这种人,我就在生活中见过,伪善阴险,坏透了。”下面,笔者将对比小说《家》的内容谈曹禺如何在“冯乐山”这个人物上做文章。

  在小说中关于觉新的婚事中是这样写的:“……父亲不能决定究竟哪一个更适宜做他儿子的配偶,而且两家请来做媒的人的情面又是同样的大,于是父亲只得求助于拈阄的办法,……然后随意拈起一个来。李家的亲事就这样定了。”如此草率的择婚办法是蠢不可及的,而自以为高高在上的高家同样蠢不可及。当然,不能否认,小说中的这种艺术处理方式完全合乎高家的逻辑,合乎生活的真实,因此具有典型意义。到了剧本里,这段拈阄择婚的情节被删掉了,而让冯乐山摇身一变成了觉新婚事的作伐者,这不仅延续了“做媒的人情面大”一说,而且让冯乐山直接影响了高家人的生活,有利于矛盾的集中化和戏剧化,如此处理同样符合逻辑和真实。

  第一幕觉新的婚礼上,冯乐山要来看新房之前,四老爷高克安别有用心地让妻子王氏把丫鬟婉儿留下,王氏与三老爷高克明的一段戏,对即将出场的“冯乐山”的人物形象给观众打了“预防针”。

  王氏 :(严重地)不,四老爷,你可别作孽,我的丫头宁可送给一个要饭的,不能这么毁了她,活活当一辈子冤鬼!

  高克明:四弟妹,人家冯老太爷是个有道德、有品格的人,千万不要……

  王氏:三哥,您是不知道啊!陈姨太刚从冯家过来的时候,不还是疯疯癫癫的么?她那个时候可说过这位老太爷,(激出来的话)那,那简直不是人哪!这是他们冯家人传出来的,没错呀。   高克明:(固执地)不要听人胡扯!一个人人品太高,一般人就不容易明了。他子孙满堂,膝下只少女儿,在外面多收几个女弟子,那也是……

  王氏:不是的呀,人家背后骂他是个……

  这将小说中的“收姨太太”在剧本中被演绎成收女弟子一说。高家的主子们都知道冯乐山糟践小姑娘的可耻癖好,不过他们除了采取“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之外就是纵容,参与讨论的哪一个人敢于去违逆高老太爷和冯乐山的强势强理和强力强权?

  而到他本人谈到收女弟子的癖好时,冯乐山生怕别人误会而编了一套理由:遇见一个有慧根的孩子,我不忍看她堕入污泥。佛说“慈悲”,孟子曰“不忍”,都是一片爱惜好生的心肠。世上断没有眼看着人要落水而不肯援之以手的道理。讽刺的是,当他一边用种种大道理来兜售人生经验的时候,一边就打起了鸣凤的主意。慈祥的话语之下掩盖不住龌龊的动机。在这里,曹禺在人物形象的设计和塑造上使用了“拗写法”——在常人看来一个特征十分明显的人物,在他的笔下就经常是以一为主、多种掺杂,至少有一个与主个性相对的特征有机糅入。例如冷酷的周朴园,却又是个缅怀旧情的多情郎;粗犷的鲁大海在母亲和妹妹面前也会很温顺等。冯乐山不可否认是被塑造成反面人物的,但曹禺却给了“他”很多正面的描写,如一出场就称赞高老太爷的诗,显示出他对文学颇有研究;为觉新的婚事而忙,显示出他对下一代的关心;提议新房外应当布置一片竹子,显示出他对生活乐趣的追求等。不能说曹禺是反其意而为之,权当作是塑造冯乐山的另一面,也可以与其最主要的性格特征做比较。

  第二幕中,冯乐山主动向高家讨要鸣凤做所谓的“女弟子”,这是与小说不同的情节设置。换做主动地索取,突出了冯乐山予取予求的贪婪和有能力作威作福的权势。在这里,曹禺根据需要设置了高家的几个媳妇的议论:

  周氏:按说呢,自己真想弄一个人伺候伺候,肯说出来倒也叫人放心。

  王氏:可是他跟他的太太举岸齐眉,他祖上世世代代都是道学君子。君子不二色呀,你没听见他方才说……

  周氏:(扇子一挥)是啊,所以说这个老东西本事大呀。(尖刻地)世上丈夫是个什么猴儿相,太太哪有不知道底细的。可是这位冯老太爷就从早到晚,整年都是天上文曲星降凡的样儿,仿佛刚出了佛堂就进了孔庙……

  高、冯两家相交颇密切,高家人都十分清楚他的为人,对他那种掩人耳目的生活方式十分不耻。通过除冯乐山之外的人物的嘴表达出对他的心里的看法,让人从另外的客观角度看出了这个人物自身表现出的一些不同。冯乐山“收女弟子”在高家人来说是半公开的,一直在高家人口中传说,包括陈姨太的现身说法等在剧本的开头得到了广泛的渲染。如果剧本往后走,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是雾里看花的朦胧状态,那么观众心中也只有个模糊的概念,从而对认识这个人物隐秘的内心有很大的阻碍。为了解答这个疑惑,曹禺将此段不可告人的隐秘在第三幕中毫不掩饰地摆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矛盾冲突法和交往与碰撞法是曹禺剧作塑造形象的基本方法。在戏剧写作中,作者将视力聚焦点集中于人物,而在人物中又将焦点放在他们的行为上。因此在第三幕中,曹禺截取了高老太爷的寿宴为背景,这也是促使冯乐山再一次走到台前的契机。

  收姨太太是封建残余,在当时封建社会中是得到承认的。曹禺在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想要达到的批判角度是在“人”,去批判那些在封建社会中像虫子一样蛰蚀新鲜血液的恶人。因此,小说中提到冯乐山“爱折磨人”被具体化、形象化,通过婉儿身上真实的遭遇突出他的阴毒。当他发现婉儿在外泄他不为人知的私密时,他内心早已被激怒却表面若无其事,还“和颜悦色”甚至“慈祥”地允许婉儿继续与高家人叙旧。他很世故,深知婉儿的个性会吓得再也不敢张嘴,可又碍于高家人的存在只能继续保持他的和蔼,此处较好地把冯乐山的两个面目都摆出来,交替变脸,用表里不一的对比着重突出了人物性格。

  “能把个人的性格、思想和目的最清楚地表现出来的是动作,人的最深刻方面只有通过动作才能见诸真实”(黑格尔)。小说在表现人物的性格的时候是采取动作,但往往只是对动作的叙述性的描写,从而帮助读者根据文字来想象人物的动作。但曹禺深谙戏剧中表现人物性格的基本手段是人物自身的动作,是人物在舞台上的直观再现。因此,剧本中对冯乐山近乎疯狂的动作描写,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惨无人道、狠毒的封建遗老形象。而谭霈生在《论戏剧性》中提到,人物的外部动作应该“让观众能够通过可见的外部动作洞察到人物隐秘的内心活动”。当冯乐山把烟头戳向婉儿的时候,观众对这个先前还和蔼可亲、舞文弄墨的老头立即感到一种可怕的阴森和愤恨,恨不得将烟头反戳到他身上去。可以说,曹禺对冯乐山这个场面的描写收到了妙不可言的效果。

  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在特殊的情况之下被引发出来,形成了独特的戏剧情境,阐释了人物的性格特征与周围的特殊关系。借深受其害的婉儿的遭遇来粉碎冯乐山道貌岸然的假善人形象,这对深化人物性格、突出人物内心很有必要,有此一笔,冯乐山一定是令人过目不忘的坏人形象。

  “翁之乐者山林也,客亦知夫水月乎?”这是冯乐山给水月阁题的词,其实恰好是他的自画像:我冯乐山老当益壮,心思还在山林之中悠闲地游历,俗人安知我究竟在眷顾着什么?水乎?月乎?山林乎?这是冯乐山一种隐含的极度自信的表示。人们总是生活在自我意识领域之中,认为别人对自己是无法窥探的。收几个“女弟子”,是他“乐在山林”一种心理意识外化,是他服从本能最高任务的一种方式。在当时封建社会现实中,他的欲求是可以得到满足的,前提却是葬送比他更应该享受生活的年轻的生命,这正是曹禺所深恶痛绝的。

  亚理士多德认为,“刻画性格,正如安排情节那样,求其合乎必然律和可然律:某种性格的人物说某一句话,做某一件事,须合乎必然律和可然律。”曹禺在刻画冯乐山的性格时,没有让他做“一条道走到黑”从表面到骨子里都坏透了的那般纯粹的坏人。相反,他给冯乐山披上了一件“敬孔而佞佛”的假道学外衣,喜欢得意地谈论有关道德的文章,喜欢颂诗题字,表面十分豁达,还时常露出和蔼的微笑。他说的每一句好听的话都是虚伪、自私、不知自省的空话,他的每一个做作的动作都是为了维护其表面的和平。但他所有的举止言谈都符合所谓的“必然律和可然律”,如此才印证了他出场的描写:揭开那层清癯而端庄的面形,才看见那副说不出来的令人厌恶、颤惧的自私、刻毒的神色。

  作者单位: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责任编辑:贺秀梅)

范文五:浅析《山海经》中的“动物形象”和“人性化”

浅析 《 山海经》中的 “ 动物形象”和  “ 人性化’ ’  

郑 松 

( 浙 江师范大学

浙江 金华

3 2 1 0 0 4 )  

【 摘要】 《 山海经》是一部先秦 重要 古籍 ,是一部 富有神话 传说的最 古老的奇 书。内容 包括 万 象,   是现 实与幻想结合 的产物 。从 中国文 学的角度 看 ,  《 山海经》 闪耀 着诸 多人 性 的光辉 ,蕴涵 着人 类丰  富的内涵 。此 书中,运 用诸 多动物形 象来阐释道德 ,展现 了书 中人性 内涵 的丰 富性 。   [ 关键词 ] 《 山 海经 》 人 性 动 物 形 象 

[ 中图分类号 ]1 2 0 6 . 2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   0 0 9 —5 5 4 9( 2 0 1   4 )0 4 —0 0 8 2 -0 1  

这 是文 学 中的一种 普遍 的现 象 :文 学即人 学 。尽管 这  观点并不 能被完全验证 ,相对而言 ,它仍然有 一些 理 由,   因为整个社会生活文 学观 的核心是把人类作 为观 察对 象,对  文学所渴望创造 出的一个 丰富多彩的社会和人类 的和 谐做全  面的 了解 。在文学作 品中最突出的 问题是人类 ,即命运 、特  征、情感和在特定 的社会 背景下人的灵魂 。  《 山海经 》是远  古时代的杰作 ,其文学价值 是毋庸 置疑 的。然而 ,作 为一个  著名的文学作 品,其直接描述 的主体主要是不 同种类 的 “ 神  奇的动物 ”或 “ 组合 的人和动物 ”,纯粹的人类对象 是很 少  见的。那么书 中是如何表达人 文主义的 ?在我看来 ,以人 为  本的人文特征最典 型的模式就是动物形象 的象征 。  

三、 “蛇 ” 的形象分析 

蛇 被认 为 是 我们 祖 先最 早 相处 的动物 种 类 了。在 一 些研 究  的基础上,在远古时代 ,中国北方气候温暖湿润 ,这种气候提  供 了蛇优越 的生活条件 。 《 山海经》中,蛇出现得最频繁。中   山市 山之神 、周而复山的神和其他许多山神都是人的面孔和蛇  的身体。即使是西王母 ,这么复杂的神 ,也有一条蛇的尾 巴。   正如 我 们所 看 到 的 ,在 人类 和 蛇 的 组合 中 ,蛇 总是 尾 巴 的一 部  分 。中国文化是一种文化伴随着意识本能的文化 ,  “ 蛇形 ”的  文化指我们古代祖先生活 的最原始的感觉 。   首先 ,蛇是卵 生动物 ,它们的尾 巴有相 当强大 的生殖能  力 。生 殖崇 拜 是 原始 人 类 的 自然 表现 之 一 。 生殖 器 有两 个 伟 大  的神秘功能:一方面 ,它们可 以产生生命,体现他们的善 良。   在另一方面 ,他们可 以带来个人生活 的幸福感 ,让男人和女人  以一种神秘 的方式来结合。因此,性别和繁殖成为

人类历史早  期时代最真诚、最现实的崇拜对象,也成为了最原始的生命冲  动的人性 。那么为什么当时我们的祖先对于性和繁殖有那么深  的崇拜 呢?在很大程度上 ,这是因为 当时生活条件恶劣 ,死亡  率极高 。我们 的祖 先意识到 ,只有通 过不断的繁殖 ,增加数  量,才 能免遭外部的威胁 ,一代代的繁衍生息。  

“牛 ”的形象分析 

对 中国人来说 , “ 牛 ”形象的文化 ,不仅是各种 各样 的  外 部 生 活 中 的习惯 表 达 , 又具 有 内在 的精神 控 制 和 行为 特 点 。   在 本 书 中 出现 大量 的牛 形神 奇 的 生物 ,如双 头 和 足 部 的仙 神 ,   有 四只角的牛,有人的眼睛和耳朵 ,有的长着一匹马的尾 巴,   都非常强壮 。在中国文化 中,公牛有着 自己双重的文化标志,   即勤奋耕作和英勇 的精神 。在我看来 ,  《 山海经》中 “ 牛”的  形象应该是勇敢的斗争精神 ,拥有强壮的身体决定了牛有强大  的与生俱来的实力 ,为牛提供了斗争的强大力量。无论是什 么  外形的牛 ,或鬼或神,它们每一个都是有血有 肉的,都热情十  足。书中有这样 的描述:黄帝杀蚩尤在立秋后,蚩尤不屈的精  神使之成一个枫树林。虽然 《 山海经》存在 的版本没有描述具  体的物理特征,后世传说显然有蚩尤的形状应该是像公牛。例  如 ,在神秘 的书,蚩尤民族的 图腾 已经头上有 角了。在 山西  民,他 们 的 习俗 从 未 使用 公 牛 头为 图腾 。这 种 古老 的牛 形符 号  文化 无 疑 反 映 了人类 的奋 斗精 神 。  

四、结论 

《 山海经 》发现 了许多动物形象 ,其 中蕴涵着我们对人  性的探索 。上述 的一些动物形象只是具体 的有代表性的几个  例 子 。不 过 ,我 们 很 容 易 发 现 ,不 同性 格 的人 在 《 山海 经 》   中有不 同的动物形 象。这种现象无碍外部社会 的道德观念和  社会规范 ,这 是内心最 自然的心理和性格 的体现 ,通过动物  形象和人类之 间的交流 完全显现 出来 。在这个 过程 中,把一  个人一生积累 的精华 ,最直观、最准确地表达 出来。尽管许  多东西还没有确凿 的证据 ,人类之本有时又没有那 么多的证  据来 证 明。我们 只需 要通 过 自己最真 实 的本性 来解 释和 理  解 。所 以,   《 山海 经 》 的 动 物 形 象 在 表 达 人 性 上 无 疑 是 最 闪 

亮的。  

二、 “ 羊” 的形象分析 

在 中国原始文化中,羊被视为弱势群体 ,因此 古书都少  涉及到他们 。不过 ,在 《 山海经》 中也有诸 多羊和人 相结合  的图像 。根据 书中的地 理情 况的记录 ,

羊和人 的这些 结合生  物 几 乎 在 羌 族 地 区 出现 。 因 此 , 这 些 图 像 被 认 为 是 羌 族 人 民  的 内部特征 的体现 。个 性强的人的特点通常是矛盾 的。一方  面,他们是疯狂 的战斗,有 时甚至到一个地步 ,他们 认为战  斗是解决 问题 的唯一途径 。他们的羊犄角的 图腾其实 是他 们  好战的外化标志 。有些人认 为,好战的羌族人 的特 点是受草  原少数 民族 的影响 。  《 山海 经》中的羊角的 图腾反 映了羌 族  人的努力与勤奋 。这些功 能是应 需而生 ,而不是某种 同化 。   另一件 事 ,羌族 人被 降服后 会立 即俯 首称 臣 。按照 历史 书  籍,羌族人战败后 ,就会立 即服从汉朝和匈奴 。这种行 为就  足 以说明他们服从性强 的特 点。 《 山海经》 中 “ 羊形 ”的出  现 正好象征 了这种性格 。所 以,  《 山海经》 中 “ 羊 ”的形象  可以被视 为祖先好 战和服从 的矛盾心理 。  

【 参考文献】  

【 1 】 陈成 . 山海 经 译 注 [ M ] . 上海 : 上 海 古 籍 出版 社 , 2 0 0 8 .  

[ 2 ] 柳 诒徵 . 中国文化 史( 上) [ M 】 . 北京 : 中国大百科 全书 出  

版社, 1   9 8 8: 6 4 .  

[ 5 】 扬 义. 中国叙事学[ M 】 . 北京 : 人 民出版社 , 1   9 9 7 : 5 6 .   [ 4 】 于 民. 春 秋 前 审 美观 念 的 发展 【 M ] . 北京 : 中 华 书局 , 1   9 8 4 :  

85.  

[ 5 ] 袁珂 . 山海经 全译 ・ 前言【 M ] . 贵阳: 贵州人 民出版社 ,  

1   991 : 5.  

责任编辑 :张丽 

郑松 ( 1 9 9 2 一),男 , 浙江人 ,浙江师范大学外 国语学 院英语专业2 0 1   1 级学生。  

黜 田爨 嘬  

范文六: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及其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特点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第2 0卷

第 4期 

龙 岩 师 专 学报 

J u a  o   L n y n T a h r C l g   o r l f o g a   e c es n   ol e e

20 0 2年 8月  

Au . 20 2 g 0  

Vo . 0 1 2  No 4 . 

海 明威 的“ 山理论 ” 其作 品中 的人 物 形象特 点  冰 及

吴 少 明 

摘 要 : 据 海 明威 的 “ 山理 论 ” 创 作 风 格 , 述 了其 塑 造 人 物 形 象五 个 方 面 的具 体 表 现 。 根 冰 和 论   关 键 词 : 物 形 象 ; 山理 论 ; 作 风格   人 冰 创

中 图 分 类 号 :16 4 I0 、  文献 标 识 码 :  A 文章 编 号 :0 3— 7 X 2 0 )4—04 10 8 1 (0 2 0 0 7—0  3

海 明威 在 其 作 品 中 塑造 许 多 人 物 形 象 , 中最 为 人 们 所  其 称 道 的是 那 些 历 经 艰 辛 磨 难 而 不 屈 服 ,与命 运 抗 争 的 人 物 。   不 论 是 早 期 被 称 作 “ 惘 的一 代 ” 作 品 , 是 后 来 创 作 的 真  迷 的 还 正 “ 汉 子 ” 作 品 , 明威 始 终 把 人 物 放 在 一 种 “ 尬 ” 境  硬 的 海 尴 的 地 ,放 在 矛 盾 斗 争 的 漩 涡 中 ,从 而 塑造 出 栩 栩 如 生 的 人 物 形 

象。   15 9 8年 ,海 明威 接 受 一 次 记 者 采访 时 说 :“ 老 人 与 海 》 《  

不会受到损害 的。”《 ( 马克 思 恩 格 斯 选 集 》 四卷 P 4 ) 明  第 34 海 威 的创 作 正 体 现 了恩 格 斯 的 观 点 。因 为海 明威 式 的 风格 往 往 

有 助 于 塑造 那 些 性 格 内涵 极 为 丰 富 的 人 物 ,只 有 这 样 ,他 的 

“ 山 写 作 理 论 ” 有 用 武 之 地 。在 《 人 与 海 》 , 明 威 塑  冰 才 老 里 海 造 了一 个 自信 、 强 、 毅 力 、 使 失 败 , 不 向命 运 屈 服 的  紧 有 即 也 “ 汉 ” 象 。正 如 书 中写 道 : 硬 形  

“ 不过 人 不是 为 失 败 而 生 的 。 ”他 说 :“ 个人 可 以 被 毁  一

灭 , 不能给打败。” 但  

本 来 可 以长 达 一 千 多 页 ,把 村 里 每 个 人 都 写 进 去 ,包 括 他 们  如 何 谋 生 , 么 出 生 , 教 育 , 孩 子 等 等 , 我想 学 着 另 辟  怎 受 生 但 途 径 ,把 一 切 不 必 要 向读 者 传 达 的 东 西 删 去 ,这 件 事 做 起 来  很 难 , 一 直 十 分 努 力 在 做 。” 就 是 海 明 威 总 结 创 作 的 “ 我 这 冰 

山原 理 ” 我 总 是 试 图 根 据 冰 山的 原 理 去 写 作 ,冰 山 显 现 出  :“

这 是 老 人 的 主 导 性 格 。 为 了 突 出这 种 性 格 , 者极 力 描 绘 了  作 大 马 林 鱼 的 不 屈 不 挠 , 鱼 的 勇 猛 凶悍 , 以 烘 托 老 人 , 鲨 借 老人  

与 大 马 林 鱼 、 鱼 的搏 斗过 程 , 际 上 是 一 个 不 断 战 胜 自我 , 鲨 实   超 越 自我 的 过 程 ,而 老 人 的 “ 汉 ”性 格 在 此 得 到充 分 的显  硬

来 的 每 一 个部 分 ,八 分 之 七 是 在 水 面 以 下 的 。 你 可 以 略 去 你  所 知 道 的 任 何 东 西 ,这 只 会 使 你 的冰 山深 厚 起 来 。 这 是 不 显  现 出 来 的 部 分 。” 《 明 威 访 问 记 》 这 样 海 明 威 的创 作 , 成  (海 ) 形

了 独 特 的 风 格 , 笔 简 洁 、明快 、 蓄 , 文 试 从 以 下 几 方 面  文 含 本

现 。与 此 同时 , 我们 看 到 老 人 的 性 格 不 是 单 一 的 , 是 有 “ 而 线  性 ” 、 满 的 , 他 身 上还 体 现 了 慈祥 、 趣 , 泛 、 慧 、 的 丰 在 兴 广 智 善  良 、 有 人情 味 。 小 说 开 头 , 过作 者 简 朴 、 观 而具 体 的叙  富 通 客

述 ,人 物 之 间对 话 的描 写 ,表 现 老 人 与 马诺 林 超越 时空 的 真 

分析人物典型的具体表现 。  

挚 友 谊 , 生 活 上互 相 关 心 , 精 神 上 协 同 促进 , 整 个作 品  在 在 让

的 基 调 亮 丽 起 来 。鲁 迅 说 过 : 无 情 未 必 真 豪 杰 , 子 未 必 不  “ 怜 丈 夫 。 ” 于 老人 来 说 , 活 的艰 苦 , 气 的不 佳 以及 由于 精  对 生 运

人物 性格 的 鲜 明 而 丰 满 

看 了 海 明威 的 作 品 ,我 们 能 强 烈 地 感 受 到 作 者 笔 下 的人   物 是 那 么 富 有 生 命 力 , 克 、 里 、 利 、 丹 、 地 亚 哥 等 一  尼 哈 享 乔 圣 个 个人 物 栩 栩 如 生 。海 明 威 认 为 :作 家 写 小 说 应 当 塑造 活 的  “

人 物 ” “ 果 他 运 气 好 , 认 真 , 出 来 的 人 物 完 整 , 么人   ,如 又 写 那

神 上 的 不合 世 俗 而 造 成 的 孤 寂 ,都 没 有 将 老 人 压 垮 ,他 依 然 

兴 高 采 烈 地 在 自 己一 贫 如 洗 的 陋 室 中 与 孩 子 一 起 评 论 棒 球 

赛 和 棒 球 明 星 ,表 明 老 人 兴 趣 广 泛 。我 们 再 来 看 一 下 老 人 出 

海 时 的 一段 心 理 描 写 :  

物 就 不 止 一 个 线 度 , 能 经 久 。 ”( 午后 之死 》 这 里 所 说 的  就 《 ) “ ” 活 的人 物 , 该 指 鲜 明 、 特 、 合 生 活 真 实 且 有 一 定 代 表   应 独 符

性 的人 物 , “ 物完 整 , 止 一 个线 度 ” 实 际 上 蕴 含 了人 物   而 人 不 ,

他 替 鸟 儿 伤 心 ,尤 其 是 那 些 柔 弱 的 黑 色小 燕 鸥 ,它们 始 

终在飞翔 , 找食 , 几乎没找到过 , 是他想 , 在 但 于 鸟儿 的 生 活 

过 得 比 我 们 的 还 要 艰 难 , …  …

性格 的丰富性 , 富有 层 次感 和 动 态 美 , 由此 看 来 , 明威 是 把   海 塑造 人 物形

象作 为 写 作 的 最 终 目标 。   我 们 来 欣 赏 海 明 威 后期 的 代 表 作 《 老人 与 海 》 中圣 地 亚  哥 的形 象 。 这 个 形 象 是 海 明 威 几 十 年 来 积 极 探 索 灵 与 肉 、 生  与死 所 塑造 出 来 的 最 完 美 的 形 象 , 表 达 了 作 者 对 精 神 与 现  实 、 斗 与命 运 的 思 考 。为 了使 人 物 性 格 典 型化 , 者 隐 去 了  奋 作 其 它 内容 不 写 , 中笔 力 , 人 物 放 在 大 海 上 , 与 大 自然 的  集 把 在

搏 斗 中 , 用 对 比手 法 , 画人 物 , 运 刻 正如 恩 格 斯 在 给 拉 萨 尔 的 

这 段 描 写 , 现 了强 者 对 弱 者 的 关 心 和 同 情 。 同情 是 一 个 人  表

的美 德 ,老 人 是 一 个 极 具 同情 心 的人 ,他 会 为 海 上 弱 小 的 小 

鸟 而落 泪, 也为海龟遭受到人们对它 的 “ 酷刑” 而伤心 , 俗话 

说 , 儿 有 泪 不 轻 弹 , 好 汉 未 必 就 意 味 着 冷 酷 无 情 , 人 紧  男 但 老 强 外 表 下 的 柔 情 和 仁 爱 正 是 在 这 样 不 断 的 描 绘 中 昭 示 出 

来 。作 品 里 还 表 现 了老 人 的智 慧 , 捕 杀 马 林 鱼 的 过 程 中 , 在 老  人 与 之 周 旋 了三 天 ,三 天 的 海 上搏 斗 ,老 人 仅靠 他 的勇 气 和  毅 力 是 不 够 的 ,还 凭 借 他 的 智 慧 和 机 智 ,凭 借 几 十年 来 海 上 

航 行 和 捕 鱼 知 识 , 历 了 一 次 次 险 情 , 终 战 胜 对 手 , 此 一  经 最 至

信 中指 出 : 我 觉 得 一 个 人 的性 格 不 仅 表 现 在他 做 什 么 , 且  “ 而 表 现 在 他 怎 样 做 , 这 方 面 看 来 , 相信 如 果 把 各 个 人 物 , 从 我 用  更 加对 立 的 方 式 彼 此 区别 得 更 加 鲜 明些 ,剧 本 的思 想 内 容是  

收 稿 E期 :0 2 t 2 0 —01 3   — 0

个 完 整 的人 物 形 象 展 现 在 读 者 面 前 。  

47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从 以上 分 析 可 以看 到 ,一 部 作 品 中 ,追求 人 物 形 象 的 鲜  明 和 丰 满 是 根 本 目的 ,正 如 黑 格 尔 所 说 “ 格 就 是 理 想 艺 术  性 表 现 的 真 正 中心 ” (美 学 》 。 《 第一 卷 P 9 ) 2 2 

二、 对话 凝 炼 而 富 有 蕴 昧 

障碍 , 读者 直 接进 入 人 物 的 内心 世 界 , 味 他 的思 想 活 动 , 使 体  

缩 短 两 者 的生 活 距 离 。 《 钟 为谁 而 鸣 》 尾 部 分 , 丹这 个  丧 结 乔 志 愿 支持 西 班 牙 民 主势 力 的 美 国 军 官 ,在 当 地 游 击 队 的 配 合 

海 明 威 在 其 作 品里 ,很 少 用 陈 述 句 和 形 容 词 ,不 爱 用 长  句 。而 注 重 以 简 捷 、 明快 的 笔 墨 , 量 缩 短 审美 主 体 和 客 体 之  尽 间 的 距 离 ,使

事 件 、场 景 和人 物 等 等 直接 进 入 读 者 的 审 美 体 

验 , 读 者恍 如 置 身 事 中 , 逼 真地 进 入 艺 术 的 规 定 情 境 。 使 更   《 人 者 》 是 这 样 一 篇 小 说 。故 事 的 主要 背 景 是 芝 加 哥  杀 就

下 ,完成 炸桥任务之后受 了重伤 ,他 动员游击队员们迅速撤  离阵地 , 由他 一 个 人 在 山 上 狙 击 敌 人 。他 的 一 条 腿 打 断 了 , 死 

是 无 疑 的 , 对 死 亡 威 胁 , 者 展 示 人 物 复 杂 的思 想 感 情 : 面 作   我 为 自己信 仰 的 事 业 已经 战 斗 了一 年 。我 们如 果 在 这 儿  获 胜 , 每 个 地 方 就 都 能 获 胜 。世 界 是 个 美好 的 地 方 , 得 为  在 值

之 战 斗 , 多 么不 愿 意 离开 这 个世 界 啊 。你 很 走 运 , 对 自己 我 他   说 ,你 度 过 了这 样 美好 的一 生 。你 度 过 的 一 生 同 你祖 父 的 一 

的 一 家 快 餐 店 ,通 篇 几 乎 由对 话 构 成 。对 话 完 全采 用 生 活 的  “ 生 态 ” 成 , 东 一 句 , 一 句 , 似 杂 乱 无 章 , 际 上 却  原 形 即 西 看 实 有 迹 可 寻 , 个 “ ” 生 活 中 的 “ 生 ” , 是一 般 艺 术 作  这 迹 是 原 迹 不

品中那种带有 “ 气” 匠 的迹 。 例 如 , 当快 餐 店 老 板 乔 治把 两 份  快 餐 —— 火腿 蛋 和 熏 肉 蛋 — — 端 上 来 ,看 着 艾 尔 和麦 克斯 戴  着 手 套 吃 饭 , 着 有 这样 一 段 对 话 : 接   “ 你在 看 什 么 ? ” 克 斯 望 着乔 治说 。 麦  

“ 看什 么 。 ” 不  

样 美好 , 然 时 间 没 有 他 的 那 么长 。凭 着最 后 的 这 几 天 , 度  虽 你

过 的 一 生 比谁 的 都 不 差 。  

这 段 心 理 描 写 表 现 了乔 丹 为理 想 而 战 斗 的 品 质 .热 爱生 

活 , 自己度 过 “ 好 的一 生 ” 有 幸 福 感 和 自豪 感 。 对 美 怀  

在 这 里 , 明 威采 用 第 一 、 海 二人 称 变换 的 形 式 , 人 物 的  从

角 度 出 发 , 其 抒 发 真 实 的 情 感 。这 样 , 于读 者 直 接 进 入 人  让 便 物的内心世界 , 握其思 想脉搏。 把  

海 明 威 为 了 追 求 心 理 描 写 的 复 杂 性 和 人 物 内 心 的 独 特 

“ 蛋 , 是在看我。” 浑 你  

“ 许 这 小伙 子 是 闹 着 玩 的 , 克斯 。” 尔说 。 也 麦 艾  

乔 治 哈 哈 一 笑。   “ 不 用 笑 。” 克斯 对 他说 , 你 根 本 就 不 用 笑 . 吗 ?” 你 麦 “ 懂   “ , 。 ” 治说 。 懂 懂 乔  

感 受 ,还 创 造 性 地 设 计 了 内心 对话 ,生 动 地 表现 了人 物 内心  的思 考 和 感情 变 化 , 是 以 《 钟 为谁 而 鸣》 尾 部 分 乔丹 处  还 丧 结 于生 死 关 头 的情 感 状 态 为 例 。  

… …

这使 伤 处 肿 大 了 , 你 衰 弱 , 你 开 始 昏 眩  现 在 确  使 使

“ 认 为 懂 了。 ”麦 克斯 对 艾 尔说 ,“ 认 为懂 了 。好 样  他 他

的。”  

实 可 以 动 手 了。 真 的 , 跟 你说 , 了 。 我 行  

( 话 ) 果 你 等 着 , 怕 能 顶 住 他 们 一 会 儿 , 者 只要  对 如 哪 或 千掉 那 个 军 官 , 切 就 不 同 了 一件 事 千 得 好 , 使 … …  一   会

好 吧 , 说 。 … …  他

“ , 是 个 思 想 家 , ” 尔说 。他 们 继 续 吃 。 啊 他 艾  

这 段 对 话 , 看是 没 有 什 么 意 思 的 ( 直 像 是 无 聊 ) 其  乍 简 , 实字 字 都 有 考 究 。两 个人 戴 着 手 套 吃 饭 , 是 很 少 有 的 习惯 , 这   看 他 也 许无 心 ( 为 乔 治 这 时 并 不 知 道 他 们 是 杀 手 ) 被 看 者  因 , 却 是 心 怀 鬼 胎 的 , 以麦 克 斯 “ 着 乔 治 ”问 他 : 你 在 看 什  所 望 “

么 ?” 个 打着 重 点 号 的 “ ”是 被 加重 了语 气 的 , 是 说 , 这 你 , 就 麦  克 斯 已经 很 不 客气 了 。“ 看 什 么 。” 不 这是 乔 治 很 随 和 的 一 句 

关 于想 自杀 又 不 能 自杀 的 心 理 描 写 ,真 实 地 表 现 了乔 丹 

昏晕 时 的心 理 状 态 ,又 表 现 了 高度 的责 任 感 和牺 牲 精 神 ,他 

要 为掩 护 战 友 撤 退 话 着 ,消灭 敌 人 而 不 顾 晕 倒 被 虏 的 危 险  这 就 揭 示 了乔 丹 不 想 自杀 的原 因 。 为 战 友 争 取 撤 退 的 时 间 ,   展 现 了 主人 公 丰 富 的 内 心 世 界 , 高 的 品 质 。 崇   我 们 看 了海 明威 作 品 里 的 人 物 心 理 描 写 ,显 然 看 不 到 作  者 的影 子 。作 者 生 怕 站 出来 分 析 ,而影 响 了读 者 的 阅 读 和 思  考 ,这 正 是海 明 威 所追 求 的 缩 短 作 者 、描 写 对 象 和 读 者 三 者  之 间 的 距 离 , 而 取 得 清 晰 自然 、 切 不 隔 的艺 术 效 果  他 在  从 真 篇 谈 写 作 经 验 的 通 讯 中说 . 创 作 的 目 的 全 在 于 向读 者 传  “ 达 每 一 种 感 觉 、 觉 、 情 、 点 和 情 绪 。” 《 明 威 研 究 》 他  视 感 地 (海 )

答 话 ;快 餐 店 的 老 板 是 应 该 讲 究 和 顾 客说 话 的 口气 的 。 但 这  个 答 话 却 招 来 :浑 蛋 , 是 在 看 我 。” 然 , 克 斯 在 进 攻 , “ 你 显 麦 而 

且 态 度 蛮 横 。 也 许 这 小 伙 子 是 闹 着 玩 的 , 克 斯 。 另 一 比较  “ 麦 ” 冷 静 的 杀 手 来 打 圆场 也 是 题 中应 有 之 义 ,因为 乔 治 毕 竟 不 是 

他 们 的 目标 。 时 乔 治 哈 哈一 笑 , 这 自然 全 是 出于 息 事 宁人 。 他  遵 循 的 原 则 始 终 都 是 : 老 板 不 应 和 自 己 的 上 帝 —

— 顾 客 闹  僵 。 但 凶 悍 的 麦 克 斯 并 不 让 步 : 你 不 用 笑 ” “ 根本 就 不 用  “ ,你 笑 , 吗 ? ” 着 两 个 “ ” 被 打 上 了加 重 号 , 懂 连 你 都 已经 不 仅 仅 是  不客气 , 而且 是 带 着 威 胁 了 。 并反 问对 方 一 句 :懂 吗 ?” 两  “ 这 个 字 ,在 谋 杀 这 件 事 未 揭 底 之前 , 自然是 深 不 可 测 ,局 外 人  “ 远 ” 会懂 得 的 。但 委 曲 求 全 的 老 板 却 再 一 次让 步 , 说 : 永 不 连  

“ , ”了 。 正 因 为 乔 治 并 没 有 “ ”( 则 , 就 十 分 危 险  懂 懂 懂 否 他 了 )两 个 杀 手 之 间 才 有 下 面 那 些 自得 其 乐 的对 话 内 容 。 ,   从 上 面 的 分 析 可 以 知 道 ,海 明 威 小 说 中人 物 之 间 的 对话  的 特 点 , 于 它 的 “ 序 ” 态 ; “ 序” 只是 它 的形 式 , 在 无 状 但 无 的 而  内 容却 是 “ 序 ” , 完 全 按 照 生 活 的 本 来 样 子 和 内在 逻 辑  有 的 是

又 教 当时 正 在 学 写 作 的弟 弟 说 : … …反 正 你 要 忘 掉 自己 , “ 想 

法 子 钻 进 别 人 的 脑 子 里 去 ,而 且 要 用 他 们 的 角 度 去 观 察 事  物 。 ” 《 的 哥 哥 海 明 威 》  (我 )

四 、 作 描 写 的 细 致 和 到 位  动

动 作 是 人 物 心 理 的外 在 反 映 , 确 形 象 的 动作 描 写 能 表  准 现 出人 物 复 杂 的 内心 活 动过 程 。 海 明 威 在 作 品 里 ,常 通 过 人  物 的 动 作 和 语 言 来 表 现 情 绪 ,他 对 简 明 扼 要 的 表达 方 式 的追  求 是 执 着 的 ,锲 而 不舍 的 ,他 的语 言 犹 如 一架 摄 像 机 把 对 一  件 东 西 的 外 表 所 做 的 观 察 精 确 地 记 录下 来 一 样 , 常 到 位 。 非   我 们 来 看 看 作 者 名 篇 《 朗 西 斯 ・ 康 勃 短 促 的 快 乐 生  弗 麦

活》 。这 部 小 说 写 了麦 康 勃 从 一 个 见 狮 子 就 逃 的 懦 夫 变 成 了 

进 行 的 。 而 且 还 包 含 了许 多 潜 台词 ,富有 言 外 之 意 、弦外 之  响 , 到 了以“ 少” 收 最 表达 “ 多 ” 艺术 效 果 。 最 的  

三 、 理 描 写 的 深 刻 而 富 有 创 意  心

个在 打野 牛 时感 到 异 样 快 乐 的男 子 汉 的过 程 。其 中有 这 样  个情 节 , 当麦 康 勃 面对 狮 子 时 , 者 这 样 描 绘 : 作   麦 康 勃 下 车 时 ,没 有 想 到 狮 子 有 什 么 感 觉  他 只 觉得 双 

海 明 威在 表 现 人 物 心 理 的 时 候 ,依 赖 直接 的 感 受 ,尽 量 

拆 除 作 者 与 读 者 之 问 的 阻 隔 ,从 而 去 掉 遮 掩 读 者 视 线 的一 切 

4  8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手直抖 , 离开 汽 车 时 几乎 挪 不动 脚 步 。大腿 发 僵

, 还 能 觉 出 却   肌 肉在 抽 搐 。他 攀 起 枪 ,瞄 准 狮 子 的 头 和 肩 膀 中 间连 接 的地 

非 常 苍 老 , 睛 闭 上 了 , 上 就 一 点 生 气 也 没 有 , 纸 摊 在 他  眼 脸 报 膝 盖 上 , 晚 风 中 , 他 一 条 胳 臂 压 着 才 没吹 走  他 光 着脚 、 在 靠   上 文 海 明 威 描 写 肖像 的 文 字 可 以说 是 非 常 经 典 的 。作 者 

主 要 从 三 个 方 面 进 行 刻 画 。先 用 白描 的 手 法 勾 勒 出了 一 个 硬  汉 的形 象 , 除 了那 双 眼 睛 , 们像 海 水 一 般 蓝 , 愉 快 而 不  “ 它 是 肯 认 输 的 。 ”已经 成 为 人 们 在 进 行 刻 画 人 物 肖像 时 努 力追 求  的 文 字 境 界 。 话 说 : 睛 是 心 灵 的 窗 户 。 能 折 射 出人 物 的  俗 眼 它 精 神 世 界 。 因 此 作 者 又 进 行 了描 绘 , 老 人 的 头 非 常 苍 老 , “ 眼  睛 闭 上 了 , 上就 一 点 生气 也 没 有 。” 显 然 和 上 文 形 成 鲜 明  脸 这

方 , 动 枪 机 。尽 管 手 指 都 象要 扳 断 , 扳 却什 么 动静 也 没 有 。接  着 , 想起 保 险 还 扣 着 , 把 枪 放 低 , 开 保 险 , 他 便 打 同时 , 又硬 挺 

挺 地 向前 蹭 了一 步 , 时 , 子 看 见 他 的 黑影 离开 了汽 车 , 这 狮 转 

身 小跑 , 康 勃 开 枪 , 到 噗 地 一 声 , 明打 中 了 , 狮 子还  麦 听 说 但 在 跑 。 麦 康 勃 又 发 一 枪 ,大 家 都 看 见 子 弹 在 狮 子 身边 激起 一  股 尘土 。 再 开 枪 , 着 瞄低 点 , 们 全 听见 又打 中 了 , 子 奔  记 人 狮 跑 起 来 ,他 的 枪 栓 还 没 有 推 上去 ,狮 子 已经 钻 进 了一 片 高 草 

丛 。  

的 对 比 , 托 眼睛 特 有 的 魅 力 。在 对 老人 的 眼 睛进 行 描绘 后 , 烘  

作 者 犹 嫌 不 足 , 看 ,“ 是 老 人 的 这 两 个肩 膀 挺 怪 , 非 常  你 但 人 老 迈 了 , 膀却 依 然 很 强健 , 子 也 依 然 很 壮 实 。” 膀 的 “ 肩 脖 肩 强  健 ” 脖 子 的 “ 实 ” 眼 睛 的 “ 快 而 不 肯 认 输 ” 成 有 机 的  , 壮 与 愉 形

麦 康 勃 站在 那 儿 ,觉得 胃一 个 劲 往 上 翻 ,春 田牌 猎 枪还  上 着扳 机 , 枪 的 手 在 哆 嗦 , …  握 … 上 文 动 作 描 写 十 分 形 象 ,你看 , 康 勃 手 直 “ ” 脚 步  麦 抖 , “ 不 动 ” 肌 肉 在 “ 搐 ” 生 动地 表 现 了人 物 此 时 害 怕 、 张  挪 , 抽 , 紧 的心 理 , 对 百 兽 之 王 — — 狮 子 , 康 勃 发 自内 心 的恐 惧 , 面 麦 唯  有 大 脑 还 有 一 点 知 觉 。“ ” ,瞄 准 ” “ 动 ” 保 险 “ ” , 举 枪 “ ,扳 , 扣 着   枪 “ 低 ” “ 开 ” 险 , 连 串动 作 简 洁 、 确 , 明 麦康 勃  放 ,

打 保 一 准 说 熟 悉 用 枪 , 而 又 表 现 他 六 神 无 主 的窘 态 。 “ 挺 挺 ”与 上 文  然 硬 的大 腿 “ 僵 ”相 照应 , 物 内心 紧 张 得 动作 都 变 形 了 ; 蹭 ” 发 人 “   极 形 象 地 表 现人 物 矛 盾 心 理 ,想 上 前 又不 敢 上 前 ,在 众 多 人 

整 体 , 现 了老 人 的精 神 。老 人 是 一 个 渔 夫 , 以作 者对 他 相  体 所 貌 的 描 写 也 没 有 脱 离 捕 鱼 和大 海 这 两 个 动 作 与 环境 : 人 腮  老

帮 上 有 些 褐 斑 ,手 上 的伤 疤 没有 一块 是 新 的 ,像无 鱼 可打 的  沙 漠 中被 侵 蚀 的 地 方 一 样 古 老 ; 睛 像 海 水 一 般 蓝  他 的 衬  眼 衫 上 打 了许 多 补 丁 ,像 他 小 船 上 的 那 张 帆 。 以 上描 绘 切 合 人  物 身 份 , 是 老 人 在 常 年 累月 的 海 上 捕 鱼 生 活 中 留下 的 。 海  它 明威 在 对 老 人 进 行 描 绘 时 ,忘 不 了 他 的 年 龄 特 征 :很 深 的 皱 

面 前 又 要 面子 , 得 不 硬 着 头皮 上前 , 麦康 勃 打 完 枪 后 , 不 当 站  在那儿 , 胃一 个劲 往 上 “ ” 原 来 手 直 “ ” 此 时直 “ 嗦 ” 翻 , 抖 , 哆 ,   说 明 麦 康 勃 经 历 紧 张 、 怯 的折 磨 后 , 体 极度 虚脱 , 乎有  胆 身 似 些 支持 不 住 了 。 显 然 随 着 动 词 的准 确 运 动 ,程 度 明 显 加 深  了 。我 们 再 来 看 一 下 作者 对 狮 子 的 描 写 , 当狮 子 面 对 危 险 时 ,   当它 身 受 重 伤 时 , 洁 的 几 个动 词 “ 简 小跑 ” “ ” “ 跑 ” “ 、跑 、奔 、钻 

进 ” 活 画 出 狮 子 矫 健 、 猛 、 力 、 屈 的 形 象 。这 是 作 者 倾  等 勇 毅 不 注 感 情 的 对 象 ,与 麦 康 勃 形 成 鲜 明 的 对 比。 海 明 威 欣 赏 一 切  有力量的生物 , 子正是力量 、 魄和勇气的代表 。 狮 气   海 明 威 对 动 作 描 写 的 细 致 和 到 位 是 他 创 作 风 格 的 重 要  特 色 之 一 。在 文 学 创作 中 , 将 动 作 用恰 当 的 语 言 有 条 不 紊  能

纹 , 上 的一 切 都 显 得 古 老 , 非 常苍 老 , 睛 闭 上 了 , 上  身 头 眼 脸

就 一 点 生 气 也 没 有 。这 些 描 绘 , 扣 做 为一 个老 人岁 月在 脸  紧 上所 留 下 的 痕 迹 。它 与 第 一 个方 面形 成 鲜 明 的 对 比 ,表现 了 

人 虽 老 , 神 却 不 老 , 为 “ 汉 ” 格 的 自信 、 强 、 力 永  精 作 硬 性 坚 毅 远焕 发青春的活力 。  

以上 三 个 方 面 紧 密 联 系 、 互 补 充 、 互 映 衬 , 成 不 可  相 相 形

或缺 的 一 个 整 体 , 作者 准 确 、 观地 进 行 刻 画 , 客 为下 文 对该 人  物性 格 特 征 的 描 绘 埋 下 了伏 笔 。  

综 上所 述 , 明 威 根 据

他 的 “ 山理 论 ” 海 冰 ,以简 洁 有 力 的 

创作 风 格 , 塑造 了具 有 特 色 的 人 物 形 象 , 誉 世 界 文 坛 。让 我  享 们 以 海 明威 的话 作 结 :根 据 曾经 发 生 的 事 情 ,根 据 存 在 的 事  情 ,根 据 你 知 道 和你 不 可 能 知道 的一 切 事 情 ,你创 造 出来 的  东 西 就 不是 描 写 , 是 比任 何 实 际 的 、 存 的东 西 更 要 真 实 , 而 现   你 把 它 写 活 了 , 果 写得 好 , 就 会 使 它 不 朽 。(海 明 威 访 问 如 你 《  

记 》  ) 参 考 文献 :  

地 描 述 出 来 ,没 有 对 事 物 细 致 准 确 的 观 察 和 长 期 的 文 字 训 练  功夫是做不到的 。  

五、 肖像 描 写 的 传 神 而 恰 切 

人 物 的 面 部 特 征 描 写 是 记叙 一 个 人 物 的 重 要 环 节 ,它 对 

刻 画人 物 的 心 理 和 性 格 起 着 重 要 的 作 用 。海 明 威 熟 练 地 驾 驭 

语 言 , 面 了解 所 刻 画 人 物 的 性 格 、 好 、 征 , 过 简 笔 勾  全 爱 特 通

画 ,一 个 活生 生 的 富 有 个 性 的 人 物形 象 跃 然 纸 上 。 《 人 与  老

海》 中对 圣 地 亚 哥 的 描绘 正 是 这 方 面 的 代 表 。  

【 】 仁 敬 .海 明 威 在 中 国 【 .厦 门 : 门 大 学 出 版  1杨 M】 厦

社 , 9 0, 1 19 1.  

老人 消 瘦 憔 悴 ,脖 颈 上 有 些很 深 的 皱 纹 。 腮 帮 上 有 些 褐  斑 ,那是 太 阳 在 热 带 海 面 上 反 射 的光 线所 引起 的 良性 皮 肤 癌  变 。褐 癍 从 他 脸 的 两 侧 一 直 蔓延 下 去 , 的 双 手 常 用 绳 索拉   他

大 鱼 ,留 下 了刻得 很 深 的 伤 疤 。但 是 这 些 伤疤 中 没 有 一 块 是 

【 ¨美 】   2 A E霍 契 勒 ,爸 爸 海 明 威 【 .南 京 : 林 出 版  M】 译

社 , 9 9  19 ,

【 】 帆 , 祥 ,现 代 小 说题 材 与 技 巧 【 .北 京 : 国 文  3何 文 c】 中 联 出 版 公 司 ,9 9 18 ,   【 】 衡 巽 .海 明 威 研 究 【 ,北 京 : 国 社会 科 学 出版  4董 M】 中

社 , 9 0  18 ,

新 的 。它 们 像 无 鱼 可打 的 沙 漠 中被 侵 蚀 的 地 方 一 般 古老 。他 

身上 的 一 切 都 显 得 古 老 , 了 那 双 眼 睛 , 们像 海 水 一 般 蓝 , 除 它  

是 愉 快 而 不 肯认 输 的 。  

【 】 信 德 .美 国 2 纪 文 坛 之 魂 【 . 京 : 空 工  5毛 0世 M】 北 航

业 出 版 社 ,9 4 19 .  

等 孩 子 回 来 的 时 候 ,老 人 在 椅 子 熟 睡 着 ,太 阳 已 经 下去  了。孩 子 从 床 上 捡 起 一条 旧 军 毯 , 在 椅 背 上 , 住 了老 人 的  铺 盖 双 肩 。 这 两 个肩 膀 挺 怪 , 非 常 老 迈 了 , 膀 却 依 然很

强 健 , 人 肩   脖 子 也 依 然 很 壮 实 ,而 且 当老 人 睡 着 了 ,脑 袋 向 前 耷 拉 着的 

时候 , 纹 也 不 大 明 显 了 皱  

【 】 葆 耕 ,西方 文 学 : 灵 的 历 史 【 . 京 : 华 大  6徐 心 M】 北 清 学 出 版社 ,9 0 1 . 19 ,2  

【 f 】 勒德 ・ 71美 威 索普 .二 十 世 纪 美 国 文 学 【 . 北 京 : M】  

北 京 师 范 大 学 出版 社 ,9 6 6 18 ,.   【 1 保 端 , .美 国 作 家 论 文 学 【 .北 京 : 联 书 店 , 8刘 等 M】 三  

l 4. 98  

他 的 衬 衫 上 不 知 打 了 多 少 次补 丁 ,弄 得 像 他 那 帆 一 样 ,   这 些补 丁被 阳光 晒 得 褪 成 了许 多深 浅 不 同 的 颜 色 。老 人 的 头 

4  9

范文七:山海经动物形象研究3

第三章真實卻被視為怪物的動物形象關於《山海經》一書,由於內容太過繁雜,加上自司馬遷開始,即視書中所記者為「怪物」1,是以後人在觀看《山海經》時大多已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山海經》所記皆為虛妄不實之事。不過隨著科技文明的進步,以往許多無法解釋的事物,在科學的幫助下已經得到證實;同樣的,《山海經》當中記載的怪異物種,在現代生物科學的幫助下也不再是不可解的謎題。

本章重點,主要是藉由現代生物科學的研究成果以及現代人具備的科學精神,說明《山海經》當中的怪異現象有具體依據可供驗證;基於研究限制,研究對象僅以《山經》當中出現的蟲魚鳥獸為例。在內容方面,本章首先列舉為人所熟悉的物種,進一步分析「怪物」的原始形象,最後歸納出《山海經》對於記載動物有何特殊之處。隨著科技的不斷創新,不可解的現象已逐漸得到合理的解釋;同樣的,在吾人使用「去古未遠」的古籍解釋《山海經》時,雖然有一定的收穫,但用今人的觀點切入,或許有更多的未知得以發現、解決。

談到《山海經》的內容,一般不外乎將其內容分為動物、植物、礦物、醫藥、巫術、山川地理、神話傳說、遠國異人等諸多種類。不過上述內容並非平均分布在《山海經》當中,只要稍微觀察,可以發現關於動物的記載多集中在《山經》。與《海經》相比,《山經》詳記山川物種的方式頗近於現今的田野調查,紀錄者有系統的將其所見所聞記錄於冊,這也表示《山經》記載的內容有相當的比例是可信的。當然,從記載的方式來看《山經》也許沒有可信與否的問題,但如從內容來看,卻又出現許多令人無法理解的「怪物」;這也許是造成司馬遷「不敢言」的主要原因,同時也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在《山經》當中為何會出現令人感到怪異的物種,推求原因,主要還是由於描述不當所造成的誤會。關於描述的問題,鍾宗憲認為:「人的世界觀,事實上是和人的知識領域相等的,鑑於知識與詞彙的關係,所以人的世界觀又與他所認識的詞彙的多寡相等同,然而以有限的詞彙想要描摹出現實的整個世界,或詮釋現實世界的種種現象,當然會有捉襟見肘的情形,神話的思維和語言也自然而然1司馬遷於《史記‧大宛列傳》自言:「故言九州山川,尚書近之矣。至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引自[日]瀧川龜太郎,《史記會注考證》,台北:藝文印書館,1972.2,大一版,頁1284。

地會因此而產生。」2簡單的說,由於先民的世界觀尚未成熟,加上無法精確的使用詞彙,於是在知識和詞彙都被限制的情形下,被描述的世界不但和現實脫節,所記錄的事物也讓後人無法理解。

在對《山經》進行梳理之後,筆者以為造成誤解的原因主要可分為文字的誤解、觀察者的能力有限、物種混淆三個部份,以下分別論述之。

第一節因文字誤解造成的動物形象

語言是一種交際工具和思維工具,這種工具是作為一個符號系統而存在的,它具備著語音、語義、詞彙、語法等方面的要素3,從上述對於語言的定義來看,語言是一種幫助人交際與思維的符號系統,而這個符號系統是由眾多要素所建構的。歷來有許多學者針對《山海經》中的文字內容進行勘誤補缺的工作,不過這些學者所著重的在於文字形體,而本文所探討的主要對象卻是著重在文字所代表的意義。

語言除了有一定的構成因素外,它承載的意義主要還是由時人約定俗成,共同給予的;但語言的約定俗成是會為了時代的需要而不斷進行調整改變,所以把時間推回到秦漢之前的時代,可以發現先民對於世界的認識是有限度的,在這種限制之下,先民描述的世界和事物容易脫離現實,同時也會使人難以理解。這種難以理解的說法並不代表先民對於語言的使用是錯誤的、荒謬的,實際上這也只是因為古今對語言的使用有所差異,在相較之下的結果而已;不過現今對於語言的使用,無論在詞的數量或是精緻程度上都遠勝於古代倒也無可諱言,而古今相較的結果,也足以影響到世人對《山海經》的看法。

《山經》當中怪物產生的原因之一,就是先民對於文字的使用與現今有很大的差異,這種差異的成因又可分為兩部份,第一部分來自於人內化的知識不足,先看以下的例子:南山經之首曰山,其首曰招搖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山海經‧南山經》)4

2

3

4鍾宗憲,《中國神話的基礎研究》,台北:洪葉文化,2006.2,初版,頁28。葛本儀,《語言學概論》,台北:五南,2002.5,初版,頁41。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

又西百八十里,曰黃山……有鳥焉,其狀如鴞,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山海經‧西山經》)5又南三百八十里,曰餘之山……有獸焉,其狀如菟而鳥喙,鴟目蛇尾,見人則眠,名曰犰狳,其鳴自訆,見則螽蝗為敗。 (《山海經‧東山經》)6《玉篇‧犬部》:「狌狌同猩。」7清代學者郝懿行在解釋「禺」字時說:「禺似獼猴而大,赤目長尾,今江南山中多有。」8可見《山經》中的「狌狌」即為現今所說的猩猩9。至於《山經》中的鸚也就是現今的鸚鵡10。而長相相當怪異的,見人則眠的犰狳,也是目前尚能見到的物種。從《山經》的成書一直到現代至少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但書中所描述描述的狌狌(猩猩)、鸚(鸚鵡)、犰狳等物種不但存在於現今社會,而且廣為人所認識。當我們看到上面三則記載時,因為這些物種因為有具體的形象可供觀察,所以「伏行人走」、「人舌能言」、「如菟而鳥喙,鴟目蛇尾」等描述,不但不會使人覺得怪異或讓人聯想到不存在的怪物,甚至還成為分辨物種的重要指標。

關於生物學的研究,雖然隨著科學的不斷創新,發展出相當細密的分科;115

6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31。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07。

7[梁]顧野王,《玉篇》,台北:臺灣中華書局,1966.3,臺一版,頁22。

8郝懿行,《山海經箋疏》,台北:漢京,1983.1,初版,頁6

9此處指的猩猩為脊索動物門,哺乳綱,靈長目,乾鼻亞目動物的泛稱,也就是所謂的「猿」。猿是人類的最近親。不僅外形像人,牠們也具高度智能,並組成複雜社會群體。猿又分為小型猿(長臂猿)及更似人類的大型猿,及紅毛猩猩、大猩猩和黑猩猩。詳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木馬文化,2006.1,初版,頁132。

10鸚鵡為脊索動物門,鳥綱,鸚形目動物的總稱。鸚鵡散布在全世界較溫暖的地區,而棲居熱帶森林的種類特別多。鸚鵡十分聒噪且社交能力極強,牠們美麗、具有智慧和學習能力,這點可從牠們的學舌能力本領看出。儘管可以飛越長距離尋找食物,卻幾乎沒有哪種鸚鵡具有遷徙的習性。詳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木馬文化,2006.1,初版,頁311。

11科學界已經辨識出至少1500萬種動物,每年還有更多納入清單。現有動物種類為數或許高達三千萬,這表示或許永遠無法完整發現地球上的所有動物,並通盤鑑定整個動物群。生物學家面對這種紛亂的多樣性,採用嚴謹的分類系統,來為地球古往今來的所有生物命名,並歸入不同類群(稱為分類群)。目前的分類原則是根據科學分類法,以「種」為基本單位。將數個種組織構成類群,稱為「屬」,接著組織數個屬構成「科」。依樣採這種程序向上歸類,經過「目」、「綱」、「門」,最後則構成「界」,這就是分類階系的最高層級,而且所有種類都納入這個最大的類群。參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木馬文化,2006.1,頁18。

不過就一般人而言,對於動、植物的認識依然停留在普遍、常見的物種上。閱讀的方式大多是運用已知的經驗與知識去了解文本,但是某些需要專業學科才能解讀的地方,如果單以一己之見去接觸,往往會得到不正確的結論。即使以現代人的經驗和知識去觀看《山經》,依舊會發現許多未知不可解的怪物,但這些怪物並非完全是由人類的想像所產生,只不過是閱讀者沒有足夠的知識或經驗能夠去解讀而已。也許司馬遷距《山海經》的成書時代「去古未遠」,其言論具有一定的可信度;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因為司馬遷的時代距今甚遠,所以沒有太多專業的生物學知識可供其參考,於是才會將《山海經》記載的物種皆以怪物視之。人類內化的知識往往是解讀未知事物的首要工具,當知識不足以解釋所見所聞時,「怪物」自然會成為唯一的解釋。

相較於內化的知識,另一個使人產生誤解的原因在於文字表達的不精確。姑且不論這些不精確的辭彙是語言發展尚未精緻或是先民慣用的詞語,可以確定的是至少從司馬遷開始,《山經》當中的某些描述已無法使人了解其中涵義。例如:

南次二經之首,曰柜山……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鴸,其名自號也,見則其縣多放士。(《山海經‧南山經》)12

又北三百里,曰北嚻之山……有鳥焉,其狀如烏,人面,名曰

而晝伏,食之已暍。(《山海經‧北山經》)13

,宵飛

無論是鴸還是,從文字敘述來看都不是現實生活中會出現的動物,因為像「人手」、「人面」這些形容詞出現在鳥類的身上是不合常理的,而且在現實生活中也不會有這種「合成」的動物,為何《山經》會出現如此怪異的描述?

當描述事物時,僅用文字而沒有具體的形象做為幫助,難免會使接受者產生各種想像;由於先民對詞彙的使用與現今有相當程度的差異,加上原本的「山海圖」已亡佚,如單用字詞所表現的「形象」作為解讀文字的依據,勢必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所以除了「形象」之外,應加上「功能性」的概念;所謂「功能性」,

指的是在解讀《山海經》時,著重在文字所表現的實際作用上。在此以鴸與12

13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8-9。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82。

為例說明。

「人面」的

的角度來看,那麼

的角度出發,那麼

的資料除了像

載,例如:單就形象而言是鳥的身軀配上人類的臉龐,如果只是從形象

永遠只是個荒誕不經的「怪物」;不過要是從「功能性」

的身分反而是呼之欲出。在《山經》當中與鳥身人面有關

這一類以記述物種為主的之外,還有一類以記述神祇為主的記

凡濟山之首,自煇諸之山至于蔓渠之山,凡九山,一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鳥身.祠用毛,用一吉玉,投而不糈。(〈中山經〉)14

凡荊山之首,自景山至琴鼓之山,凡二十三山,二千八百九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人面。其祠:用一雄雞祈瘞,用一藻圭,糈用稌。驕山,冢也,其祠:用羞酒少牢祈瘞,嬰毛一璧。(〈中山經〉)15

從這些鳥身人面神的記載可以明顯看到,引文的內容不但著重在祭祀的描寫,而

且對於描述的對象皆以「神」稱之;與著重在表現特徵而且以「鳥」稱之的有很大的差異。雖然神祇對崇拜者而言是真實的存在,但這種存在是感性的、內在的情懷,與具體的客觀現實不能相提並論。

在種種的比較下可以推測「人面」的

「宵飛而晝伏

」的特性,可以判斷應為確實存在的物種,如果再加上6應為一種屬於鴟鴞1的鳥類;由於演化造成了某些鴟鴞的頭部構造與人類臉龐極為相似,所以「人面」指的是頭部構造與人有相似之處,而不是完全具有人類的臉龐。再看鴸鳥「如鴟而人手」的特徵,由於鴟鴞屬於猛禽,往往有著強而有力的腿部,在捕捉獵物時會用利爪抓取獵物,這種用利爪抓取的動作正如同人類用手抓取物品一般。所以「人手」並不是指鴸鳥長有人類的手,而是指鴸鳥具有如人手抓取的能力。

14

15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24。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56。

16所謂的鴟鴞,就是脊索動物門,鳥綱,鴞刑目動物的總稱,這種動物還可細分為兩科(鴟鴞科和倉鴞科)以及二百零五種。鴟鴞主要在夜間獵食與活動,往往只聞鳴聲卻罕見身影。牠們和日行性猛禽(如鷹和隼)同樣具有利爪和彎喙,不過鴟鴞類還有其他幾種利於夜間狩獵的特性。巨大雙眼可以聚集四周所有光線,而位於臉部正面的眼睛,有助於判斷獵物的距離。詳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木馬文化,2006.1,初版,頁316。

圖一:褐林鴞的人面特徵17圖二:功能如人手的爪子18

從鴸與這兩個例子可以稍見文字的表達經過時空的轉換往往會讓人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而這也是《山海經》之所以被視為怪異的原因之一。

自《山海經》之名出現於《史記》當中後,至今已千餘年,即使書中的文字沒有變動,但文字本身所代表的涵義以及紀錄者所要表達的概念卻會因為時空的轉換導致後人在閱讀時產生不同的解讀。雖然歷代的文人都有獨特的文化與創作,但在某些觀念上卻會承襲前人,在存有定見的情況下,自漢以後,《山海經》存在著許多的「怪物」似乎已成為公認的概念;也因為如此,某些存在的動物,在不察的情況下,可能同樣被歸類到「怪物」的範疇而難見其原貌。

第二節因描述失當造成的動物形象

既然《山海經》非成於一人之手,那麼當中對於山川名物的記載亦有可能是由許多人進行探訪調查之後的總結。不過就如《莊子‧養生主》所說的:「吾生

9也有涯,而知也無涯。」1一樣,每個人的所知所學都是有限的,尤其是紀錄各

地山川名物時,往往會接觸到許多未知未聞的經驗。

李豐楙在談論《山經》的動物時說到:「山經述敘禽獸具有史巫的觀點,最主要的證據是,凡屬常見、熟知的動植(礦物亦然),大多未見於記載:像家養的禽鳥、畜牲之類,因為那是正常之物,平常經驗中習見慣聞。其次稍屬珍奇的,17

18

19攝於台北動物園,2008.5.30。攝於台北動物園,2008.5.30。(清)郭慶藩,《莊子集釋》,台北:頂淵,2001.12,初版,頁115。

但只是因為非本地所產,或產量較少,而為該山區的普遍出產,就采簡單敍述的方式,表示某山產某物,而不特別描摹其形狀、用途……因此,大宗的敍述,就自然集中於較不經見,屬於奇形怪狀之物──可能確有少數是稀見動物,但大多為傳說中歷經變形的靈異動物。」20

雖然平時常見的動物依然可見於《山經》當中,而少見的動物不完全等同於「靈異動物」,不過透過李豐楙的論點,可知《山經》紀錄者對於物種的描寫有其固定的撰寫模式,而其依據就是紀錄者對該物種的熟悉程度,以下將《山經》的動物分為「為人熟知之物種」、「各地特有之物種」、「無以名狀之物種」三類討論。

一、為人熟知的動物

所謂的「為人熟知」代表這些物種可能是家畜,也可能是常見於山林之中的獵物,總之就是普遍存在於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動物;紀錄者很少會特地以文字來描述牠們,不過卻會利用牠們作為某些形象描摹的基準,所以在《山經》依然可以看到這些動物的蹤影,因為牠們是幫助紀錄者與讀者了解其他未知物種的重要指標。例如: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有鳥焉,其名曰

足,可以已21。(《山海經‧西山經》)渠,其狀如山雞,黑身赤又西北一百里,曰堇理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鵲,青身白喙,白目白尾,

22名曰青耕,可以禦疫,其鳴自叫。(《山海經‧中山經》)

紀錄者用「山雞」、「鵲」等動物的外型描述其他物種,可以推論「山雞」、「鵲」在當時就是大眾普遍熟悉的動物。就如前面所提到的,利用文字描述物種很容易造成讀者的誤解與誤會,如要避免誤會產生,將熟為人知的動物與陌生的描寫對象連結在一起是一個很好的方法。在《山經》當中無論描寫對象是蟲、魚、鳥、獸,都是利用這種方式來記錄的,至於在《山經》當中出現哪些常見的動物,請20

21

22李豐楙,〈山經靈異動物之研究〉,《中華學苑》第24/25期,1981.9,頁2-3。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2。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67。

見下表:

表十二:《山經》常見動物表

蟲、虺、蝮虫、

大蛇、木蟲、白蛇、積蛇、眾

蛇、龜飛蟲、白蛇、蠵龜、大蛇、、蜂、鳴蛇、黽、龜、白蛇、飛蛇

魚魚、芘、母、、儵、鮒魚、

鱯、黽、蒲夷

之魚、儵、鱤魚、茈羸、蜃、黃貝、人魚、鱖、盩文貝、黃貝、鱣魚珧、寐魚、鱣、蜼、文魚、蛟、

鮪、鯉、美貝、大魚

鮒、茈魚、文

貝、鱃魚、堪

之魚

鳥、鳩、鴛鴦、

鴟、鵁、梟、

鵷雛、赤、、鵲、雌雉、、鴛鴦、鳧、、梟、鴟、山雞、鴞、鵒、雉、鵲、

鶉鶉、梟、鸞雞、雉、雞、白翟、鴟尸鳩、白翰、鴟、鴞、鵲、

鸚、翟、雄白、烏、夸父、鵲、梟、鶹

雞、鳧、雕、

晨鵠、鵠、蠭、

鶴、三青鳥、

、烏、雉

獸、白猿、馬、

虎、狸、羊、

狐、豚、狗、

人、牛牛、羊、羬羊、豚、虞、豹、犀、兕、馬、貆、鼠、牛、犬、夸鼠、貍、豺、彘、人、虎、白鹿、貉、牛、獳犬、羬羊、

、馬、豚、

閭麈、麢、、菟、麋、獔犬、父、豚、牛、豹、禺、牛、虎、菟、狐、馬、麋、狼、彘、人熊羆、狗、鹿、羊、人、虎、馬、人、牛、馬、彘、彙、麢、麝、虎、麢羊、白犬、

、猿、麢

羊、麋鹿、貍、

蝟、豹、狐、麋、蝯、彙、鼣鼠、膜大、

貍、就、麝

雖然記錄者不需特意描述當時為人熟知的物種,但在某種特殊情況下,還是會出現對常見動物的描述:

西山經華山之首,曰錢來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羊而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

《山海經‧西山經》)23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獸多

24(《山海經‧西山經》)牛、羬羊。25又西八十里,曰小華之山……鳥多赤,可以御火。(《山海經‧西山經》)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冢之山……鳥多白翰赤。(《山海經‧西山經》)26以〈西山經〉為例,羬羊、赤應被歸類在常見的物種當中而不需要特地描述,

的相關特徵;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可能是像但實際上紀錄者卻記錄了羬羊與赤

羬羊、赤這一類的生物僅分布在特定的範圍內,雖然對當地人而言是普遍常見的動物,但對記錄者或是其他地區的閱讀對象而言可能是不常見的物種,不過這一類的動物依舊是為人所熟悉的。

7其實單就蟲、魚、鳥、獸的分類來看,在《山經》當中與蟲類2相關的記載

為數最少,至於原因可能是昆蟲身型小以及爬蟲類多具危險性,所以很容易被紀錄者忽略;其次是與獸類相關的記載為數最多,由於野獸與人同生活在陸地上,在最容易被觀察的情況下,自然成為人最熟悉的一類。

23

24

25

26

27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1。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5。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3。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8。為了方便整理,本論文將爬蟲、昆蟲等合併為蟲類。

另外從各經的記載來看,〈南山經〉出現的物種最少,〈西山經〉的鳥類出現最多,〈東山經〉的魚類出現最多,而〈中山經〉則是各種類平均數量最多。按照常理推斷,人對於越熟悉的地理環境越能詳細描述其中產物與特徵,由此可推得〈中山經〉的山川地理為紀錄者最熟悉的部份,而以中為尊向四方推展的紀錄模式,則與強而有力的集權政府相呼應。至於〈西山經〉與〈東山經〉的部分則說明各地有其關注的物種,而〈南山經〉的部份可能與記載內容較少有關,但明顯的顯示出紀錄者在紀錄此部分時的確有其困難之處。

透過整理,可以知道在《山經》成書之前,先民對於自然環境與物種的認識達到何種程度,也可瞭解到紀錄者對於各地山川景物的記載受限於本身的熟悉度與環境限制,這都是分析《山經》時相當有用的輔助工具。

二、各地特有的動物

所謂的「各地特有」就如同特有種一般,只出現在某地而不是各地皆有。此類物種在《山經》當中為數最多,也是紀錄者的主要描寫對象。雖然《山經》內容涵蓋的範圍至今尚無定論,但必定相當廣泛,為了要進一步了解各地特有的物種,紀錄者必然會針對這些物種的外型特徵、特有動作或是其他特質做詳細的描述,在《山經》當中舉凡被描述形象或是特性的物種皆可歸入此類。在經過整理後,《山經》的特有動物則如下表所示:

表十三:《山經》特有動物表南山經山杻陽山,伏行人走。,其文如虎而赤

尾,其音如謠。。。

杻陽山,其音如判木。

為底。,可以

柢山

在,陵居,蛇尾有翼,其羽下,其音如留牛,冬死而。

夏生。

爰山,自為牝牡。

基山訑,九尾四耳,其目在背。

,六足三翼。

。。。

青丘山九尾狐灌灌

食人。

,其音如嬰兒,能

,其音若呵。

,其音如鴛鴦。

。。

南次二經

柜山貍力,有距,其音如狗吠。

功。

,其音如痺,其名

自號也。

士。

,其音如吟。,穴居而冬蟄,其

音如斲木。

。。

長右山堯光山

浮玉山

食人。

洵山

,其音如吠犬,是

,其音如嬰兒之

音,是食人。

南次三經

禱過山瞿如,而白手、三足、人面,其鳴自號也。

,其音如鴛鴦。

已痣。

,可以

丹穴山,五彩而文,首文曰

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

雞山,其音如豚。,人面四目而有耳,其鳴自號也。

。。

81

西山經

松果山太華山符禺山

蔥聾渠

。,黑身赤足。。。。

英山

,其音如羊。,黃身而赤喙。

殺蟲。

竹山羭次山

,大如筓而黑端。,善投。

,人面而一足,冬見夏蟄。

天帝山

谿邊

,黑文而赤翁。

臯塗山

,馬腳人手而四角。

。。。。

,可以

。。

黃山,而蒼黑大目。

,青羽赤喙,人舌能言。,赤黑而兩首四足。

。。。

西次二經

女牀山鹿臺山小次山

,其名自叫也。,而白首赤足。

西次三經

崇吾山舉父,豹虎而善投。

,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飛。

。。

大鶚,赤喙而虎

爪,其音如晨鵠。

鳥,赤足而直喙,黃文而白首,其音如鵠。

82

,魚身而鳥翼,蒼文而

白首,赤喙,常行西海,遊于東海,以夜飛。其音如鸞雞,其味酸甘。

昆侖之丘

土螻欽原

,是食人。,大如鴛鴦。

,見則

天下大穰。

鳥獸則死,木則枯。

樂游山玉山

魚,是食魚

,其角如牛,其音

如吠犬。

,是食魚,其音如錄。

。。

章莪山猙

石。

,五尾一角,其音如擊

,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其鳴自叫也。

陰山三危山

,其音如榴榴。

,白身四角,其豪如披簑,是食人。

,其狀如

翼望山

,一目而三尾,其音如聲。

,三首六尾而善笑。

厭,又可以禦凶。

西次四經

上申山

欽。

,其音如吠犬。,以其髯飛。

,一足一手,其音如

已癉

,服之

火。

83

,其目如馬耳。

中曲山

,一角,虎爪

牙,音如鼓音,是食虎豹。

邽山

窮奇

人。

,蝟毛,音如嗥狗,是食

眯,可以禦凶。

鳥鼠同穴山

魮魚

崦嵫山

孰湖

舉人。

鰠魚

,音如鴛鴦。。

兵。

,鳥首而魚翼魚尾,音如磬石之聲,是生珠玉。

,人面蛇尾,是好

,蜼身犬尾,其名

自號也。

北山經求如山滑魚,赤背,其音如梧。

,文臂牛尾,其音如

呼。

帶山疏鵸鵌

牡。

,一角有錯。

,五彩而赤文,是自為牝

。。

,三尾、六足、四

首,其音如鵲。

明山

何羅魚

,其音如榴榴。

,其音如吠犬。

84

,鱗皆在羽端,其

虢山丹熏山

音如鵲。

,其音如羊。,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獔犬,以其尾飛。

石者山

,而文題白身,是善伏,其鳴自呼。

邊春山

,善笑,見人則卧,

其鳴自呼。

蔓聯山

足訾

,牛尾、文臂、馬

蹏,見人則呼,其鳴自呼。

,其毛如雌雉,其

鳴自呼。

單張山

諸犍

,人首而牛耳,一

目,善吒,行則銜其尾,居則蟠其尾。

,而文首、白翼、黄足。

不癉。

,食之

。,又可

以禦百毒。

,可

以已痸。

灌題山那父,其音如訆。,見人則躍,其

鳴自呼也。

潘侯山大咸山少咸山

窫窳

,而四節生毛。

,其音如鼓柝。,而赤身、人面、馬足,其音如嬰兒,是食人。魚

。。

,善投,見人則笑,

其行如風。

獄法山魚

85

北嶽山,而四角、人目、彘耳,其音如鳴鴈,是食人。

,其音如嬰兒。

,其音如叱。

馬鴞

,一角,其音如呼。,其目在腋下,虎

齒人爪,其音如嬰兒,是食人。

渾夕山隄山

北次二經

縣雍山敦頭山鉤吾山

北嚻山獨,而白身犬首,馬尾彘鬣。,人面,宵飛而晝伏。

居暨,其音如豚。,四翼、一目、犬尾,其音如鵲。

以止衕。

,可

北次三經

歸山麢羊而四角,馬尾而有距,善還,其名自訆。

,白身、赤尾、六足,是善驚,其鳴自詨。

龍侯山馬成山

天馬

魚,四足,其音如嬰兒。

,見人則飛,其

鳴自訆。

,首白而身青、足黃,其鳴自詨。

已寓。

,以其背飛。

領胡

,其頸,其狀如

句瞿,其鳴自詨。

象蛇

,而五采以文,是自為牝牡,其鳴自詨。父

如鮒魚,魚首而彘身。

。。

,可以

天池山

86

景山,而四翼、六目、三足,其鳴自詨。

小侯山軒轅山發鳩山

,其鳴自詨。,文首、白喙、赤足,其鳴自詨。

。。

泰戲山,一角一目,目在耳後,其鳴自訆。

饒山乾山倫山錞于毋逢山

東山經

樕山

栒狀山

從從鼠

,六足,其鳴自詨。

。,其喙如箴。

山獨山

,其音如呼。

,魚翼,出入有光。

,其鳴自訆。

東次二經

葛山之首餘山

酸甘。

,鴟目蛇尾,見人

則眠,其鳴自訆。

,其鳴自訆。

空桑山

自叫。

,六足有珠,其味,其音如欽,其鳴

牛,其音如彘鳴。

,其鳴自詨。,其川在尾上。

,其音如牛。

。。。。

87

,其鳴自訆。

功。

姑逢山鳧麗山

,其音如鴻鴈。,而九尾、九首、虎爪,其音如嬰兒,是食人。

,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獆狗。

,善登木。

東次三經

尸胡山跂踵山

,其鳴自叫。

東次四經

北號山

猲狙

,赤首鼠目,其音如豚,是食人。

,鼠足而虎爪,亦

食人。

旄山東始山

蕪。

女烝山欽山子桐山

,其音如歐。,其鳴自叫。

如魚而鳥翼,出入有光,其音如鴛鴦。

剡山

,黃身而赤尾,其

音如嬰兒。是獸也,食人,亦食蟲蛇。

,一目而蛇尾,行

水則竭,行草則死。

中山經

鼠而文題。

。。。。。

,一首而十身,其臭如蘪

。。

,其鳴自訆。

,而六足鳥尾,其名自叫。

客。

則天下大旱。

88

,赤喙尾赤羽。

牛首山霍山

,而白尾有鬣。

。。。

中次二經

鮮山陽山

,其音如磬。,鳥翼而蛇行,

其音如叱呼。

。。

昆吾山,其音如號。,其音如嬰兒,是

食人。

中次三經

敖岸山青要山

,青身而朱目赤尾。

以禦兵。

,可

中次四經

扶豬山

犀渠

,蒼身,其音如嬰兒,是食人。

,其毛如彘鬣。

中次五經中次六經

密山廆山

鳥,有耳,其音如錄。。

,赤如丹火而青

喙,其鳴自呼。

鼈尾,其音如判木。

,其音如鴟。

中次七經

苦山放皋山

,赤若丹火,善詈。,枝尾而反舌,善呼。

,可

以已腫。

89

半石山魚魚

,其狀如鮒。,居逵,蒼文赤尾。

為。

。,可以

少室山魚盩蜼而長距,足白而對。

以禦兵。

,可

中次八經中次九經中次十經中次十一經

豐山瑤碧之山支離山

,赤目、赤喙、白身,其尾若勺,其鳴自呼。

堇理山

,青身白喙,白目白尾,其鳴自叫。

依軲山從山

樂馬山倚帝山

,赤如丹火。,白耳白喙。

兵。

鮮山歷石山

,赤喙、赤目、白尾。,而白首虎爪。

兵。

丑陽山

,黃身、白頭、白尾。

。。。

,虎爪有甲,善。

。。。

,赤目、赤喙、黃身。,恆食蜚。

崌山

,而白尾長耳。,而一足彘尾。

。。

90

,而白身赤首。二經。與第一類物種相比,各地特有的物種對紀錄者而言可能是不常見甚至是未知的生物,紀錄者在陌生、不熟悉的影響下,難免會出現誇張或是不完全的描述,進而使人不自主的將這些生物視為怪物,其實在條件充足的情況下,推求這些動物的身份是可能的。

不過即使相信這些物種都是真實非虛構的生物,但紀錄者在敘述時,常夾雜著神異、怪異的內容卻也是不爭的事實,為何會有怪異的敘述?其背後又有何種涵義?針對上述問題,筆者整理出以下幾種怪異敘述的類型,並一一討論之。

(一)引起災祥的動物

第一種會令人誤解,視動物為神怪的敘述,就是某些動物的出現竟代表著災禍祥瑞的徵兆,例如:

東南四百五十里,曰長右之山,無草木,多水。有獸焉,其狀如禺而四耳,

28其音如吟,見則郡縣大水。(《山海經‧南山經》)

又東四百里,曰令丘之山,無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條風自是出。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

則天下大旱。(《山海經‧西山經》)29,其名自號也,見又東南二百里,曰欽山,多金玉而無石。師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澤,其中多鱃魚,多文貝。有獸焉,其狀如豚而有牙,其名曰當康,其鳴自叫,

30見則天下大穰。(《山海經‧東山經》)

無論是蟲、魚、鳥、獸,在各地均有某些動物具備了看似超自然的異能,而後人常因此以神物或是怪物視之。本文在第二章曾提及接觸巫術的概念,透過特28

29

30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0。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8。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15。

定動物引來災祥的觀念似乎與接觸巫術有所關聯,不過檢視這些災異,大部分都屬於天災,只有少數與人事相關,如從自然現象的角度來切入或許可以得到更明確的答案。

引文中所提到的動物都具有引起某種事件的異能,但從自然現象來看,因為動物的出現導致災禍祥瑞的發生似乎是前所未聞的,不過在現實生活中,某些動物的確具有預知天災的可能性。以2008年四川大地震為例,在地震發生前四川棉竹市,出現大批蟾蜍遷徙。還有四川紅山動物園,孔雀、大象,躁動不安,南寧還出現螞蟻大搬家。31從歷史新聞來看,2004年8月,美國佛羅里達州遭遇超強颶風襲擊,當地海洋生物學家發現,附近海域14隻被裝上電子追蹤器的黑鰭鯊顯然事先知道情勢不妙,已然在颶風抵達前兩周逃之夭夭。颶風一走,牠們便又游回來。32動物是否真的具有預知天災的能力雖然尚未證實,但伴隨著天災的發生,某些動物的確有異於平常的行為;順著這種脈絡來看,先民將這些怪異的現象解釋為動物引發災祥的徵兆似乎也不足為奇了。

也許有人認為天災與動物的怪異行為其中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要用一句話形容自然界,「牽一髮而動全身」就是最貼切的形容;最有名的例子當屬達爾文(Darwin.C.R)在《物種起源》提到貓與三色堇的關連33。因為三色堇需要靠野蜂傳授花粉才能受精,但田鼠卻是野蜂巢的頭號殺手,所以田鼠數量一旦增加,野蜂的數量就會減少,連帶影響到三色堇開花結果,所以要預測某地三色堇開花結果的情況,只要觀察當地撲殺田鼠的野貓數量即可略知一二。乍看之下,貓與三色堇毫無關聯,但實際上兩者卻呈現穩定的正相關;由小見大,如果某種動物的數量多寡足以影響到某種植物的生長情況,那麼當自然環境突然發生大規模的變化時,出現超乎意料或前所未見的現象都是不足為奇的。

由於乾旱或是洪水氾濫等自然現象,使得環境產生劇烈的改變威脅到生物的生存,於是平常不易見到的物種會因為某些天災而出現在人類面前是極有可能的;至於動物引起災祥的現象,只不過是因為人們將無法避免的天災與見到陌生動物的恐懼,就經驗做出不合邏輯的連結而已;與其認為這些動物具有操縱天災的異能,倒不如將牠們視為某種自然現象發生的指標性象徵也許較能貼近事實。31

32引自民視新聞網(http://news.ftv.com.tw/),〈毀滅性川震逆斷層反撲重創〉,2008.5.17。引自中時電子報(http://news.chinatimes.com/),〈預知天災將臨動物超感應示警〉,2008.5.22。33詳見[英]達爾文(Darwin.C.R)著;舒德干等譯,《物種起源》,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1999.12,頁87-88。

除了從自然環境的改變可以解釋動物的異常行為,許多人類行為也是影響動物的主因,例如:

又東三百四十里曰堯光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金。有獸焉,其狀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蟄,其名曰猾褢,其音如斲木,見則縣有大繇。(《山海經‧南山經》)34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銅。有獸焉,其狀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厭,見則大兵。(《山海經‧西山經》)35又南五百里,曰

山,南臨水,東望湖澤。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羊目、

四角、牛尾,其音如獆狗,其名曰

36東山經》),見則其國多狡客。(《山海經‧

如同動物與自然環境息息相關所以可視動物異常行為為天災的徵兆,因為動物而引起人禍的現象,究其原因,主要還是在於與人為相關的災禍大部分都屬於戰爭或是動亂恐慌,雖然這些人為的災禍沒有自然災害影響的範圍大,但還是足以造成環境的變動,正如《老子》所言:「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37無論天災或是人禍,只要在短時間劇烈的改變環境,就會造成當地生態的變動,這也是為何除了天災之外,動物也會被視為引發人禍的原因。

在《山經》當中與災祥有關聯的動物大多與自然環境的改變有關,只有少數

不屬於自然現象,也不會明顯改變生態環境,例如前面已提及的鴸與等動物,他們的出現象徵著會引起「多放士」與「多狡客」的現象;之所以出現這種情形,較合理的解釋是在《山經》中將動物與災祥結合本屬固定模式,但隨著不同記錄者的觀感,加上親身遭遇與聽聞,所以在紀錄當中或許會夾雜著一、二件特例,如用特例的觀點來看鴸與的記載,不但能了解到《山經》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與整體性,更可以確定表格中的動物不是引起災異的怪物或神物,而是真實34

35

36

37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0。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36。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10。[晉]王弼注,《老子道德經》,台北:文史哲,1997.10,再版,頁66。

存在但對先民而言只是較為陌生不熟悉的動物而已。

列維‧布留爾在《原始思維》一書提到:

納騷說:非洲土人的智力對一切不同尋常的事物都是以巫術的觀點來看待的。他的思維不去在文明人叫做自然原因的那種東西裡面尋求解釋,而是立刻轉向超自然的東西。實際上,這種超自然的東西乃是他的生活中的一個如此經常的要素,以至它能使他對一切事物作出十分迅速而且合理的解釋,正如我們訴諸自然的可認識的力量一樣。38

天災與人禍的發生往往是難以預測且無法掌控的,在面對種種未知現象時,如又加上異常的動物行為與少見動物的現身,先民自然會將引起災禍的原因歸諸在這些動物身上,但實際上這些動物也只是和人一樣,同為災禍的受害者而已。

(二)自為牝牡的動物

第二種會令人產生誤解的敘述,是在動物身上出現了「自為牝牡」的現象。如從字面解釋,所謂的「自為牝牡」應是該物種同時具備了雄性與雌性的性徵,也就是生物學上的雌雄同體,雖然此類動物不多,但卻相當值得討論。又東四百里,曰爰之山,多水,無草木,不可以上。有獸焉,其狀如狸而有髦,其名曰類,自為牝牡,食者不妒。(《山海經‧南山經》)39

又北三百里,曰帶山……有鳥焉,其狀如鳥,五彩而赤文,名曰鵸鵌,是自為牝牡,食之不疽。(《山海經‧北山經》)40

又東三百里,曰陽山……有鳥焉,其狀如雌雉,而五采以文,是自為牝牡,名曰象蛇,其鳴自詨。(《山海經‧北山經》)41

38

39

40

41[法]列維‧布留爾著,《原始思維》,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11,第一版第八刷,頁351。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5。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68。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88。

根據生物學家的研究,雌雄同體現象,求之於高等動物終不可得,大致必於下等無脊椎動物或始原動物(如海鞘類等,箒蟲類等)之中方可發現。42這代表在正常情況下,要在獸類或鳥類發現雌雄同體的現象是不可能的。至於為何在《山海經》當中會出現自為牝牡的現象,在此分為兩部分解釋。

就「如狸而有髦」的類獸而言,郝懿行引《本草拾遺》與《異物志》,認為類即為南海山谷中的靈貓(狸)。43靈貓科的動物是相當有名的香料動物,無論雌雄都具有香囊,難以從外表判斷性別。所以「自為牝牡」的第一種解釋是指雌雄外表不易區分。

不只是獸類,這種雌雄難分的現象在鳥類更常見到。由於鳥類生殖器平時藏於體內,再加上身體被羽毛覆蓋,使人難以從外表辨別雌雄。根據學者的考證,鵸鵌可能屬於現今的紅尾鴝(Phoenicurus)、地鴉(Podoces)、石鶺(Saxicola)等物種其中之一,棲息草原洞穴中,常與旱獺鼠類共生,有相互和平共處,相互影響的益處;也有相互爭奪巢穴的敵對行為;此類鳥鼠同穴的現象在中國西北存在很

4久。4而象蛇則屬馬雞(Crossoptilon)的一種鳥類,體長約100厘米,中央尾羽側扁,翹起在其他尾羽之上,又比其他尾羽約長一倍。由於中央尾雨的羽支大都披散下垂,猶如馬尾,故稱馬雞。雌雄同色,雄性具短鈍的距,體型略大。45

不管是類、鵸鵌還是象蛇,都不是虛構的物種,這說明「自為牝牡」的現象,只是紀錄者在不熟悉物種而該物種又難辨雌雄的情況下,無法精確敘述的語言而已。

不過生物界的奧妙往往發生在難以置信的事情上,在生物學當中有一種「雌雄嵌合體」現象,也就是某物種為雌雄異體,但卻有少數發生突變而兼具雌雄兩體的性徵,這種現象在無脊椎和有脊椎動物身上都出現過。以鳥類為例,雌雄嵌合體表現出來的羽毛色澤是該物種某半邊呈現雄性的羽色,而另一半邊呈現出雌性的羽色,羽色或有混雜的現象,但各半邊的雌雄特徵明顯可見;至於在生殖器

6方面也是體內兼具精巢與卵巢,不過兩者總有某部份發達某部份退化的現象。4

在鵸鵌和象蛇身上都可以見到五彩而文的描述,也許牠們本身就有鮮艷的羽毛,不過兼具雌雄的羽色「雌雄嵌合體」所呈現的不也符合五彩而文的現象嗎?42

43 [日]內田亨著;舒貽上譯,《動物之雌雄性》,台灣:商務印書館,1979,臺一版,頁99。 [清]郝懿行,《山海經箋疏》,台北:漢京,1983.1,初版,頁10。

44郭郛,《山海經注証》,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5,初版,頁198。

45郭郛,《山海經注証》,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5,初版,頁293。

46詳見[日]內田亨著;舒貽上譯,《動物之雌雄性》,台灣:商務印書館,1979,臺一版,頁116-150。

雖然將「自為牝牡」解釋成雌雄外表不易區分較合於常態,不過有常態就有特例,把「雌雄嵌合體」作為另一種解釋,或許更能全面的解釋「自為牝牡」的現象。

(三)構造異常的動物

第三種會讓人產生誤解的敘述,就是在某些動物的身上發現身體構造怪異的現象。何觀洲認為構成《山經》動物形象的方法不外六種,包含類推的變化、增數的變化、減數的變化、混合的變化、易位的變化、神異的變化47,雖然何觀洲的理論提供一個很好的參考,不過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某些形體怪異的動物事實上是可以被解釋的。例如:又東五十七里,曰大之山……其陽狂水出焉,西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三足龜,食者無大疾,可以已腫。(《山海經‧中山經》)48

又東南三十五里,曰從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竹。從水出於其上,潛于其下,其中多三足鼈,枝尾,食之無蠱疫。(《山海經‧中山經》)49

引文中提到了三足的龜與鱉,這兩種動物不但被記錄下來,而且紀錄者還詳述牠們治療疾病的功用,顯然三足龜與三足鱉在古代是存在且具有一定數量的。除了《山海經》的記載,《爾雅》提到三足龜曰賁,而三足鱉曰能50;郝懿行也說:「今吳興陽羨縣有君山,山上有池,水中有三足六眼龜鱉。」51這些例證都加強了三足龜與三足鱉存在的事實;也就是說,某些身型怪異、不合常理的動物之所以被視為虛妄不實,主要在於古代許多動物,於今已不可見,在古今認知有差異的情況下所產生的現象。

為何古代會有三足龜與三足鱉而現今沒有?這或許可用遺傳漂變(geneticdrift)的瓶頸效應(bottleneck effect)現象來解釋。所謂遺傳漂變,指的是因為某些47詳見何觀洲,〈山海經在科學上之批判及作者之時代考〉,原載於《燕京學報》第七期,後收錄於苑利主編,《二十世紀中國民俗學經典‧神話卷》,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3,初版,頁3833-61。

48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44。

49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68。

50《爾雅‧釋魚》:「鼈三足能,龜三足賁。」引自[晉]郭璞注,《爾雅》,北京:中華書局,1996,新一版,頁116。

51[清]郝懿行,《山海經箋疏》,台北:漢京出版社,1983.1,初版,頁223。

機率事件,造成族群中的基因頻率產生變化;而當一個族群的數量降低到某種程度,使得遺傳歧異度大幅減少,以致於該族群即使數量能夠回復到一定程度,但也只擁有原始基因庫的一小部份而已,這種現象即稱為瓶頸效應;目前像南非和東非的獵豹族群,以及北美的象鼻海豹,都有這種現象。52

回到三足的龜與鱉,或許在古代某些地區的龜與鱉因為基因排列的方式,常會遺傳「三足」的特徵,所以三足龜或三足鱉的族群尚有一定數量;不過體型不對稱的動物因為較難平衡所以連帶會影響到肢體運動,這在物競天擇的世界中是很容易被淘汰的劣勢,加上這些三足的動物又具有醫療功效,無論從自然或人為的角度看,三足龜(鱉)的絕種,似乎是早已決定的命運。

除了三足龜,還有另一種魚類的外型也相當怪異:又北四百里,曰明之山,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何羅之魚,一首而十身,其音如吠犬,食之已癰。(《山海經‧北山經》)53

又南三百二十里,曰東始之山……泚水出焉,而東北流注于海,其中多美貝,多茈魚,其狀如鮒,一首而十身,其臭如蘪蕪,食之不。(《山海

54經‧東山經》)

在〈北山經〉與〈東山經〉都出現了「一首十身」的動物,不管是何羅魚或茈魚,與三足龜相比,外型又更讓人難以相信。郭郛認為茈魚就是所謂的刀鱭( Coilia),這種魚在繁殖季節會由海入江繁殖,而且往往會有數雄追逐一雌的現象,當人們

5望去,會以為此魚十身一頭。5關於郭郛的說法的確可作為一種參考,不過從另

一種角度看,自然界中的確有著「一首十身」的動物,例如頭足綱(Cephalopoda)的魷魚、烏賊或是刺細胞動物門(Cnidaria)的水母。頭足綱動物經過特化,不但頭與內臟合併,而且足部一部份成為捕捉獵物的觸手,一部分則特化成噴水管以利於噴射運動56,以至於這類動物在外型上就好似有十個身體一樣;而水母基於運52詳見[美]Stephen A.Miller &John P.Harley著;韓玉山等譯,《動物學》(Zoology),台北:藝軒圖書出版社,2001.3,初版,頁167-168。

53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69。

54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14。

55詳見郭郛,《山海經注証》,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5,初版,頁379。56詳見[美]Stephen A.Miller &John P.Harley著;韓玉山等譯,《動物學》(Zoology),台北:藝軒

動方式以及身體構造的特徵,也很容易被先民認為是一個頭連結許多身體。如果將《山經》描述的動物與現存生物連結起來,即使再怪異的形體也是有可能解釋的。

不可諱言的,《山經》紀錄者在描述所見景物時,並非完全站在客觀的立場記錄,他們不但會參雜個人主觀意識,甚至也會被早期的神話傳說所影響,例如: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無草木,多瑤碧,所為甚怪……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方,其鳴自叫也,見則其邑有

57譌火。(《山海經‧西山經》)

畢方鳥,在其(神人二八)東,青水西。其為鳥,人面,一腳。一曰,在二八神東。(《山海經‧海外南經》)58

西次三經之首,曰崇吾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鳧,而一翼一目,相得乃

59飛,名曰蠻蠻,見則天下大水。(《山海經‧西山經》)

比翼鳥在其東,其為鳥青、赤,兩鳥比翼。一曰在南山東。(《山海經‧

60海外南經》)

《山經》中舉凡提及的一足動物大多為鳥類,這是因為鳥類最暴露的地方就是幾乎沒有肌肉和血液供應的腳與胕蹠骨;為了避免熱量散失,這些末端部分的溫度可降至接近冰點,而鳥類體內暖血液與冷血液的對流也可將熱量集中在身體與腿部,61不過鳥類減少熱量散失的方法,最常見的就是將一隻腳縮進身體羽毛當中,也因為如此,才造就了許多「一足」的怪異動物,像畢方鳥與蠻蠻就是最好例子。

圖書出版社,2001.3,初版,頁330。

57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52。

58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88。

59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38-39。

60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86。

61詳見[美]Stephen A.Miller &John P.Harley著;韓玉山等譯,《動物學》(Zoology),台北:藝軒圖書出版社,2001.3,初版,頁492。

不過在此要強調的,是紀錄者在描述畢方鳥與蠻蠻時,已經有意無意的將流傳已久的觀念融入現實觀察對象當中。如從成書時代來看,畢方鳥與比翼鳥的圖像是較早出現的,因此《山經》紀錄者在描述所見動物時,恰好見到外型與畢方鳥圖像相似的鳥類,加上該鳥類又有一足的特徵,所以自然會為該鳥類冠上「畢方」之名;同樣的,因為蠻蠻鳥是一夫一妻制,在配偶雙方形影不離的情況下,紀錄者就將其與比翼鳥結合起來,以致於在形象描述上,蠻蠻鳥就成了「一翼一目,相得乃飛」的神異動物。

圖八:比翼鳥的產生,往往是因為觀察者受到角度影響而造成的誤會。62除了畢方與蠻蠻,再看一段紀錄者衍生的描述:

又東四百里,曰洵山,其陽多金,其陰多玉。有獸焉,其狀如羊而無口,不可殺也,其名曰。(《山海經‧南山經》)63

引文講到

獸是一種無口的動物,因為無口所以也就不用進食,那麼獸自然成為不可殺(不死)的神異動物,不過在現實世界裡,任何動物都需要進食,也就是

說「無口」的動物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為何《山經》紀錄者描述獸形象時會提到「無口」的特徵?利用文字學的角度,真相也許就能還原,段玉裁釋「烏」:「鳥

4字點睛烏則不,以純黑,故不見其睛也。」6從字形來看,似乎沒有眼珠的鳥就

叫做烏,但「烏」之所以為象形字,主要在於烏全身皆黑,由於眼珠與羽毛同色,

除去「鳥」字點睛處反而能突顯「烏」的特徵。同樣的道理,所謂的無口,只是獸嘴部被體毛遮蔽,紀錄者在不察的情況下誤認所致,而「不可殺」的敘述就在記錄者的驚訝中衍生出來。

由此觀之,《山經》之所以會出現構造怪異的動物,一方面是動物本身經過演化後所呈現的特徵,另一方面則是紀錄者有意無意的加入自己的主觀意識;這些主觀意義可能是受流傳已久的神話傳說影響,也可能是來自於紀錄者本身的想62

63

64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3。[漢]許慎撰;[清]段玉裁注《新添古音說文解字注》,台北:洪葉文化,1999.11,增修一版,頁158。

像與附會,在人為與自然的因素下,會出現構造異常的動物也就不足為奇了。

根據考古學者的研究發現,自西元前開始一直到春秋戰國時期,黃河流域有大部分時間屬於暖濕氣候,極似於今日長江流域的氣候情形;許多今日已不可見屬於熱帶動物的兕、象曾大量出現在黃河流域,而稻米、竹、苧麻等熱帶作物的栽培也較現今為盛。65由於氣候的改變會直接影響到植物生長與動物分布,即使《山經》所記載的動物曾經存在,但受到氣候改變的影響,許多動物不見於今日也是可以預期的。明代楊慎在〈山海經後序〉說:

則取遠方之圖,山之奇,水之奇,草之奇,木之奇,禽之奇,獸之奇,說其形,別其性,分其類,其神其殊匯,駭視警聽者,或見或聞,或恒有,或時有,或不必有,皆一一畫焉。66

如用科學的角度重新詮釋楊慎的這段話,《山經》紀錄者將根據見所聞記錄下來的動、植物,一部分至今依然為人熟悉;一部分由於受到氣候變遷或人為影響而不容易見到或僅見於某處;甚至有的動、植物是曾經存在過,但因為某些原因而絕種,於是只能從典籍發現牠們的身影而後人也無法判別真偽。

動物具有構造怪異的現象,一方面來自於動物本身的演化,一方面則受到人為主觀的添加或改變;《山經》從成書到現代至少已千餘年,當中生物今日不一定能夠見到,不過透過對自然界的觀察,相信依然能從中發現相對應的生物,並對種種怪異現象提出合理的解釋。

三、無以名狀的物種

所謂的「無以名狀」,指的就是外型奇特,使人難以形容。正如郭璞所言:「凡言怪者,皆謂貌狀倔奇不常也。」67由於某些物種在外型上異於其他動物,無法用類比的方式進行具體描述,於是僅能用「怪」字形容,在《山經》中舉凡被稱為怪獸、怪鳥者皆屬此類。

65

66詳見劉昭民著,《中國歷史上氣候之變遷》,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2.3,初版,頁26-62。引自文清閣編委會編,《歷代山海經文獻集成》,西安:西安地圖出版社,2006.4,初版,頁2599。

67[晉]郭璞傳,《山海經》,北京:中華書局,1985,新一版,頁2。

:《山經》無以名狀動物表

出處

南山經猨翼之山

可以上。

旄山之尾灌湘之山

之山

西山經自峚山至

于鍾山

,而西流于大杅。是多怪鳥、獸。

北山經。三桑生之,其樹皆無枝,其高百仞。百果樹生之。

其下多怪蛇。

中山經洞庭之山,是常遊于江淵。澧沅之風,交瀟湘之淵,是在九

江之閒,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是多怪神,狀如人而載蛇,左右手

操蛇。多怪鳥。

,其下多銀,其木多柳,其蟲多怪蛇怪蟲。,曰育遺,多怪鳥,凱風自是出。,無草;多怪鳥,無獸。,多大蛇。。是多奇鳥、怪獸、奇魚,皆異物焉。,水多怪魚,多白玉,多蝮虫,多怪蛇,多怪木,不

雖然表格中的物種皆以「怪」來形容,但紀錄者直接以「怪物」名之的次數卻相當少,這代表這些物種大多是實際存在的。只不過實物必然有具體形像,而詳述物種形象特徵也是紀錄者的固定筆法,為何出現紀錄者無法直接描述僅能用「怪」字概括的現象?究其原因應是地形環境使得紀錄者的觀察有所限制。觀看怪鳥、怪獸出現之地,大多是不可攀登的高山深谷或是難以探索的大江沼澤,面對嚴峻的環境,單以人力自然無法進行詳細的描述,所以在險峻高山或廣大湖澤活動的生物成為觀察者眼中無法形容的怪異物種也是必然之事。

根據《國際保育通訊季刊》的記載:「全球超過70個國家參與,花費超過數

十億美金的海洋生物普查,到2004年底,至少發現了106個新種魚類……不過,Frederick Grassle博士,本計畫的主持人說:『我們僅了解表象而已!人類考察了海洋的範圍不到百分之五,甚至在考察過的地區,還有生物可能因為太小而被忽

視。因此有很大的機會發現新種和得到物種分布的新知識。』」68

透過高科技儀器的幫助,人類可以到達以前到達不了的深海或是高山極地,並發現只在特殊環境生存的動物,但在那之前,這些生物在人類的知識當中是不存在的。以台灣對於深海物種的研究為例,過去只能憑藉數量稀少又殘缺不全的屍體來研究,成果相當有限,但在國科會、農委會及中研院研究計畫之支援下,利用國科會海研一號研究船及租用民間底拖網漁船目前已可採集到2000公尺以深的魚類,許多分布在200公尺以下的真正深海魚類才開始陸續曝光。許多過去只有在國外文獻、圖書、雜誌或影片、照片上才看到的稀奇古怪的深海魚類,像尖吻鯊、三腳魚、巨口魚、鴨嘴鰻、深海鮟鱇、皇帶魚等等都開始陸續在台灣附近的深海被研究人員所採獲,這兩年下來中研院動物所所採集到的深海魚類不但為台灣的本土魚類相迅速再增加一兩百種的新記錄魚種,而且還有不少世界新種的魚類在內。

69

圖三:怪異的深海魚,左為細長膜首鱈,右為細瓣雙角鮟鱇。70

即便到了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的認識依舊受工具儀器的限制而相當稀少,更別提先民在紀錄物種時所面對的問題更加艱難,於是在難以觀察導致無法描述動物的情況下,以「怪」來形容就成了紀錄者的固定模式。

從上述討論也可歸納出二個共通點。第一,《山經》的紀錄者是按照一定的模式在描寫各地的物種,雖然在紀錄時對於動物的外型、特徵、在生活中的應用等部分或有增刪,但站在實有其物的立場是無疑的;第二,產生「怪物」的原因之一,來自於先民對於未知動物的恐懼與敬畏,在此以下列一段話為總結:各個生態學之於今日,依然未脫幼稚之狀態,故可憑信之事實而又既經觀

68

69《國際保育通訊季刊》第十二卷第四期,台灣: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2004.12,頁5。引自中央研究院九十一年院慶深海魚特展新聞稿

(http://fishdb.sinica.edu.tw/2001new/deepsea/notes.htm),邵廣昭,台灣魚類資料庫網路電子版version 2005/5,2002.10.19。

70引自台灣魚類資料庫,邵廣昭,台灣魚類資料庫網路電子版version 2005/5,

察者,尚屬稀少。現時為紀述某種動物之生態計,無論如何,仍不得不採

世俗之傳說,以資參考。何則?世俗之傳說多由久遠之經驗得來,其中往

往含有不容捨棄之真理,抑即吾人從事研究時萬難忽視之資料,苟能依據

科學方法,復查精選,則其為用,誠屬甚宏,允宜妥為處理。雖然,世俗

傳說既非出自專家之解釋,自無動物心理之學識作其根據,動則揣度下等

動物之無意識行動,以為必與吾人人類無異,故多判定凡百下等動物,亦

皆常動喜怒哀樂之情,而起希望、嫉妒、復仇、報恩之念,不僅如此也,即如較量利害得失,料定原因結果,凡人類所能為者,下等動物亦當優予

為之。71

在科技發達的社會,人類對於各物種的了解依然與古人並無太大差異,唯有將科學的觀察方法與長期的觀察經驗相結合,才能深入了解各物種的生活型態。在《山經》中舉凡被記載的物種,由於受到紀錄者對物種的熟悉度或深或淺的影響,加上古今對於名物的釋義有所差異,所以才會有如此多種看似怪異的動物;以生物學的角度與理論解讀,或許可以提供另一種觀察方式,讓人對《山經》的物種有更深的認識。

第三節因物種混淆造成的動物形象

第三種使人誤解的原因,就是紀錄者在紀錄時常會出現物種混淆的現象。這種現象導致許多物種的真面目被不當的形容所遮蔽,例如: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虢山……其獸多橐駝,其鳥多寓,狀如鼠而鳥翼,其

72音如羊,可以禦兵。(《山海經‧北山經》)

郝懿行說:「寓,寄也。《爾雅》有寓屬,又有寓鼠曰嗛。此經寓鳥蓋蝙蝠之類。」73即使不依靠郝懿行的注解,一般人從「狀如鼠而鳥翼」也能夠推測出寓鳥就是71

72

73[日]川村多實二著;舒貽上譯,《動物生態學》,台灣:商務印書館,1970,臺一版,頁11。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70。

蝙蝠。由於蝙蝠體型和鳥相似,加上有著功能與鳥翼相同的翼膜,所以在古人眼中,蝙蝠與鳥類無異,不過按照現今生物學上的分類,蝙蝠是具有飛翔能力的哺乳類,這也代表蝙蝠應屬於獸類而非鳥類。

關於《山經》的記載,無論是動植物的種類或數量,都提供了後人建構過去環境的重要線索,只不過在依循線索時,如不仔細判別前人誤解之處,則很容易會受到錯誤觀念的影響。除了蝙蝠被誤認為鳥類之外,還有許多的物種在《山經》中的分類是有問題的,例如:74

又南三百里,曰盧其之山,無草木,多沙石。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其中多鵹鶘,其狀如鴛鴦而人足,其鳴自訆,見則其國多土功。(《山海

75經‧東山經〉)

76郭璞注:「今鵜胡足頗有似人腳形狀也。」而郝懿行也說:「鵹鵜聲相近也。」

77足見鵹鶘即是現代依然很常見的鵜鶘。雖然在引文中並沒有針對鵹鶘做分類,不過將鵹鶘歸為鳥類是較為合乎常理的,只是對《山經》紀錄者來說,鵹鶘似乎屬於其他種類的動物。

《山經》在紀錄山川產物時有其固定的行文模式,即使記錄動物也不例外,紀錄者在描述該物種時,必然會先行分類,所以常會見到「有獸焉」、「有鳥焉」等用語;只是在分類的過程當中,紀錄者對魚類記錄方式似乎與其他種類有異,因為在整部《山經》當中,出現「有魚焉」的條目只有兩項:

又東三百里柢山,多水,無草木。有魚焉,其狀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鯥,冬死而夏生,食之無腫疾。(《山

78海經‧南山經》)

74蝙蝠是脊索動物門,哺乳綱,翼手目動物的總稱。蝙蝠是哺乳動物中唯一真正具有翅膀並能夠飛行的動物(相較於鼯猴的滑翔)。蝙蝠的翼膜是背部及腹部皮膚的延伸,在飛行時能夠提供高速操控力。參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木馬文化專業股份有限公司,2006.1,初版,頁108。

75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08。

76[晉]郭璞傳,《山海經》,北京:中華書局,1985,新一版,頁47。

77[清]郝懿行,《山海經笺疏》,台北:漢京文化,1983.1,初版,頁165。

78

又南水行五百里,曰流沙,行五百里,有山焉,曰跂踵之山……有魚焉,其狀如鯉,而六足鳥尾,名曰鮯鮯之魚,其名自叫。(《山海經‧東山經》)79就為人熟悉的動物而言,魚類的種類與數量絕不亞於鳥、獸等種類,但整部《山經》明言魚類的條目卻只有兩項,相較於為數眾多的鳥類與獸類,如此懸殊的比例不但相當不合理且與事實有很大的差距;由於魚類無論在質或量的表現都相當驚人,在紀錄者不可能忽略的前提下,較為合理的解釋,就是紀錄者在記錄魚類時會出現跳過分類的步驟而直接描述該物種的情況。又西七十里,曰英山……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中多

80鼈,其音如羊。(《山海經‧西山經》)魚,其狀如

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諸(比)之水。其中多滑魚,其狀如鱓,赤背,其音如梧,食之已疣。(《山海經‧北山

81經》)

又南三百里,曰栒狀之山……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湖水。其中多箴魚,

82

其狀如儵,其喙如箴,食之無疫疾。(《山海經‧東山經》)

如同上述三則引文的描述,紀錄者雖沒有明言這些物種歸為何類,但從

魚、滑魚、箴魚等名稱以及該物種的描述都是前接川河湖泊這兩點來看,很清楚的知道紀錄者所要記錄的物種即是魚類。比較這三則引文與鵹鶘的敘述,不但都滿足了沒有被分類與前接川河湖泊兩個條件,而且在行文模式上亦無異處,所以紀錄者在記錄魚類時會略過分類的步驟以及將鵹鶘視為魚類都是可信的。

為何《山經》的紀錄者會將鳥類視為魚類是一件很有趣的問題,不過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可以從引文看到,在《山經》中被記錄者歸為魚類的物種,有時候並不一定是「魚」;例如鯥、鮯鮯之魚、79

80

81

82魚,從外型判斷,這些物種可能是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12。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4-25。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67。

某種生活於水中的哺乳類或是類似龜鱉的爬蟲動物。在此要強調的是,從鵹鶘一直談到魚等例子,可以發現到將其他物種視為魚類的混亂現象在《山經》是相當普遍的,例如:又東四百里,曰洵山……洵水出焉而南流注于閼之澤,其中多芘。(《山

海經‧南山經》)83

又西二百里,至剛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蠻蠻,其狀

鼠身而鼈首,其音如吠犬。(《山海經‧西山經》)84依照郭璞的注解,芘即是紫色的螺;另外「鼠身而鼈首」的蠻蠻,郝懿行認85

為即為今日所說的水獺86;而郭郛則認為蠻蠻為潛鴨(Aythya)的一種87。無論是鵹鶘、魚、芘或是蠻蠻,從生物學的分類而言,牠們不但不屬於「魚類」而且很明顯的屬於不同的類別,但在《山經》當中卻又被記錄者歸為魚類,這說明了先民在對物種進行分類時,外型或特徵並非是最重要的依據,決定物種分類的關鍵在於該物種的生活環境與方式。

大多有翅能飛者皆屬鳥類,所以蝙蝠被稱為寓鳥;凡生活於水中或能潛水者即屬魚類,所以像是生活不離水域的鳥類、獸類或是在水中的龜鱉、螺類,在先民眼中都被視為「魚」的一種。由於《山經》中記載的魚類實際上是包含了蟲、鳥、獸類的一部份,所以後人難免會覺得其中怪異者甚多,不過如能拋開已有的定見,重新檢視文字線索,也許可以從別的角度還原這些怪物的原貌。

83

84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3。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62。

85[晉]郭璞傳,《山海經》,北京:中華書局,1985,新一版,頁6。

86郝懿行言:

「蠻蠻之獸與比翼鳥同名,疑即也。、蠻聲相近。說文云:『猵或作,獺屬。』」引自[清]郝懿行,《山海經笺疏》,台北:漢京文化,1983.1,初版,頁95。

87

圖四:無論是水獺或鵜鶘,與水域有密切關聯的動物都可能被先民視為魚類。88

從物種混淆的例子可以了解到先民看待各種生物的態度以及分類的方式,不過物種混淆的影響並不只是造成解讀《山經》的困難。實際上從《山經》記載的物種還可以發現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昆蟲數量的稀少。

表十五:《山經》昆蟲表出處

〈東山經〉,其狀如菟而鳥喙,鴟目蛇尾,見人則眠,名曰犰狳,其鳴自訆,見則螽蝗為敗。

〈中山經〉驕蟲,其狀如人而二首,名曰驕蟲,是為螫蟲,實惟蜂蜜之

廬。其祠之:用一雄雞,禳而勿殺。

文文,其狀如蜂,枝尾而反舌,善呼。

鳥焉,其狀如雉,恆食蜚,名曰鴆。

9根據科學統計,昆蟲的數量為所有生物之冠8,但扣除常見動物與「怪蟲」

的部份,在《山經》中昆蟲被提到的次數寥寥可數,除了對掌管百蟲的神祇有較多著墨之外,其他幾乎看不到與昆蟲相關的描述。為何《山經》的記載與現實有88

89攝於台北動物園,2008.5.30。昆蟲為節肢動物門,有顎動物亞門,六足超綱,昆蟲綱動物的總稱。昆蟲綱的物種數量是各綱之冠;目前已鑑定物種已超過一百萬,但據估計,昆蟲應有約五百萬到一千萬種。詳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

如此大的出入?這可能是因為大多數的昆蟲體型較小不容易成為觀察對象,即使被發現也很容易被忽略,不過也因為如此,所以某些較特殊的昆蟲可能會被歸類到別的種類,例如:

又西六十里,曰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廣十里,鳥獸莫居。有蛇焉,名曰肥,六足四翼,見則天下大旱。(〈西山經〉)90肥

不代表肥91是「六足四翼」的蛇類,雖然長著翅膀與腳的蛇類是不存在的,不過並是虛幻的生物。有學者認為,肥是一種類似於蛇的昆蟲,比如竹節蟲,由於擬態的需要,竹節蟲演化出細長的身軀和近似樹枝的體色,這種演化背景和某些蛇類是相同的,所以將竹節蟲視為「會飛的蛇」的確可做為參考。也許用「六足四翼」來形容蛇類是一件荒謬的事情,但同樣的形容詞放在昆蟲身上卻是恰到好處,這種蟲蛇不分的現象在《山海經》可說是一種常態:又東二百三十里,曰榮余之山,其上多銅,其下多銀,其木多柳

多怪蛇怪蟲。(《山海經‧中山經》)92,其蟲

93南山在其東南。自此山來,蟲為蛇,蛇號為魚。(《山海經‧海外南經》)

無論將蛇、蟲視為一類或以蟲為蛇,在《山海經》當中,蟲、蛇被歸為同類是肯定的,而這種物種混淆的概念對後世也有很大的影響,例如《禮記‧月令》:

麟蟲三百六十,龍為之長;羽蟲三百六十,鳳為之長;毛蟲三百六十,麟為之長;介蟲三百六十,龜為之長;裸蟲三百六十,聖人為之長。(《禮

94記‧月令》)

90

91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2。竹節蟲為昆蟲綱,竹節蟲目,竹節蟲科動物的總稱。竹節蟲採取了樹枝般的姿態,讓牠們具有優秀的擬態;有些物種還能隨風擺動,完全融入背景之中。竹節蟲的體長有2.5至29公分不等,棕色或綠色的身體上有刺或疣狀突起,其翅短而堅韌,能保護大型的膜質後翅。詳見DK出版社、史密森尼博物館著;黃小萍、蔡承志、羅凡怡譯,《動物大百科》(《Animal》),台北:木馬文化,2006.1,初版,頁553。

92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178。

93

除了《禮記》,郝懿行引《大戴禮‧易本命》也說:「自人及鳥獸之屬,通謂之蟲。」95從這些記載都不難看出,雖然漢代對於生物有較具系統性的類別,不過將「蟲」做為生物的總稱,仍可見物種混淆的現象依舊存在,這也顯示物種混淆的概念絕非《山海經》所獨有,而是先民自古即已發展的觀念。

除了生物種類的混淆之外,在《山經》的記載當中還有一種因同名而造成的混淆現象,例如: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有鳥焉,其狀如鶉,黃身而赤喙,食之已癘,可以殺蟲。(《山海經‧西山經》)96

又北百八十里,曰渾夕之山,無草木,多銅玉。嚻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

97海。有蛇一首兩身,名曰肥遺,見則其國大旱。(《山海經‧北山經》)

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禺而長臂,善投,其名曰嚻。

98(《山海經‧西山經》)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梁渠之山……有鳥焉,其狀如夸父,四翼、一目、犬

99尾,名曰嚻,其音如鵲,食之已腹痛,可以止衕。(《山海經‧北山經》)

在《山經》當中同名異物的動物包含嚻、魚、肥、鵸鵌、蠻蠻以及飛魚,雖然這種現象為數不多,但造成混淆的影響卻很大;其實從引文的敘述就可以看出即使是同名的動物,在外型特徵上依舊有很大的差異。雖然同名異物的現象並非特例,但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似乎不是單一的,以「肥

到可能是竹節蟲的肥」為例,包含前面談」為蛇,在《山經》裡已有三種不同形象但卻同以「肥94[漢]鄭元注;[唐]賈公彥疏,《禮記注疏》,國立編譯館主編,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2001,初版,頁806。

95[清]郝懿行,《山海經箋疏》,台北:漢京出版社,1983.1,初版,頁425。

96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4-25。

97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78。

98袁珂,《山海經校注》,台北:里仁,2004.2,台權版,頁26。

99

名的動物;就同為蛇類的「肥」來說,無論是〈西山經〉或〈北山經〉的肥蛇都有「見則大旱」的特徵,但兩者在外型上的差異卻又如此之大,較合理的解釋就是「肥之蛇」可能是傳說中會引起旱災的異物,恰好在〈西山經〉或〈北」之山經〉都有滿足傳說條件的蛇類,於是這些不同種的蛇類紛紛冠上了「肥

名。再以「嚻」為例,〈西山經〉當中善投的嚻獸應屬於猿猴一類的動物,而〈北山經〉出現的則是有翼能飛的嚻鳥;由於兩者在種類、外型、特徵上並無共通點,或許只是巧合才會出現同名的情況。

除了《山海經》之外,在其他先秦典籍也會出現同名異物的情況,根據學者研究,《詩經》當中的「杞」至少指三種不同的植物,包括(1)柔條可供編物的杞柳類(Salix);(2)葉緣有刺的冬青類(Ilex);(3)嫩葉、果實可供食用的枸杞類

(Lycium)。又如「蒲」除了可指雙子葉植物中的柳類(Salix)而外,又可能指兩類不同的單子葉植物,即香蒲(Typha)與菖蒲(Acorus)。100

由於古代交通不如今日方便,所以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某些物種名稱僅通行於某地,也造成不同物種卻有相同名稱的現象。雖然同名異物的現象使人感到困惑,不過在《山經》當中對於同一物種的詳細描述,甚少會有重複的現象產生101,所以只要透過文字的敘述,就可以輕易判別某物種是否出現過,也不需擔心同名異物所帶來的困擾。

由於先民沒有建立一個完整的生物學系統,同種類的生物因為外型或是生活方式等原因,被分到不同的類別當中;而不同種類的生物也可能因此被歸為同類;另外加上同名異物的現象,再再都造成閱讀上的困難。如果後人僅侷限在文字表面的敘述,而忽略背後所透露的涵義,那麼在被誤導的情況下,隨著閱讀量的增多《山海經》的可信度自然就越趨減少。

第四節小結在《山海經》當中出現的許多真實存在的物種,往往會因為某些原因遭到誤100

101詳見耿煊著,《詩經中的經濟植物》,台灣:商務印書館,1974,臺一版,頁71。《山經》中對於某動物外型特徵的描述絕大多數以一次為限,但也有例外的情況。例如〈南山經〉有「其狀如龜而鳥首虺尾,其音如判木,配之不聾,可以為底。」的旋龜;但在〈中山經〉又出現了「其中多旋龜,其狀鳥首而鼈尾,其音如判木。」的記載,從文字敘述可以確定這兩則所指的旋龜為同一物種,不過對同物種進行兩次詳細描述的情況在《山經》可謂少之又少,應是

解而被視為具有異能或是虛構而成的,就其原因主要可分為文字的誤解、觀察者能力有限以及物種混淆三個部份。

在文字誤解方面,由於古今對語言的使用有所不同,加上詞彙的數量以及精緻程度的差異,導致先民在內化的知識不足的情況下無法使用精確的文字敘述所見所聞;另外文字本身所代表的意涵以及紀錄者所要表達的概念也會因為時空的轉換導致後人在閱讀時產生誤會。

在觀察者能力有限方面,礙於觀察者本身對於週遭世界的認識有限,所以某些物種是為觀察紀錄者所熟知的,但相較於熟悉的物種而言,各地特有或是觀察者從未見過的物種絕對佔大多數;這也導致紀錄者在描述這些不熟悉甚至從未見過的物種時,會刻意強化其特點,甚至採用口耳相傳但又未經證實的說法,進一步使得「引起災祥」或是「自為牝牡」的描述油然而生,加上某些深處高山深淵難以觀察的物種,於是「靈異」、「怪物」等說法就此產生。

最後在物種混淆方面,由於先民沒有足夠的生物學基礎,無法建立一個完整的生物學系統,所以同種類的生物可能因外型或是生活方式被分到不同的類別當中;而不同種類的生物也可能因此被歸為同類。而居住在各地區的先民恰好為不同物種取相同名稱造成同名異物的現象,也增添閱讀上的困難。如果僅侷限在文字表面的敘述,而忽略背後所透露的涵義,那麼在被誤導的情況下,《山海經》的可信度自然就越趨減少。

總結《山經》紀錄者在記載各物種時,有許多會使人產生誤解的原因,日本動物學家川村多實二曾針對人在描述動物時產生偏見的原因進行歸納,恰好可套用在這些紀錄者當中,這些原因包括:

(1)觀察者未經科學訓練,故將真正事實與類推結果,混為一談。

(2)因其觀察限於少數動物,實尚未及窺知全盤通有之習性,而竟貿然判斷,謂其當然如此。

(3)未知己所觀察動物之過去經歷,即下判定。

(4)圖以憐愛動物之心過強,因而發生偏見,必謂動物皆有優秀技能而後快。

(5)因人類恆有務使言談多趣之慾望。故凡世俗所謂謠傳,當其由甲而乙,由乙而丙,輾轉相傳之間,勢必逐漸發生變化,以訛傳訛,此為吾人日

常之所經驗,固無待乎引證者也。102

自《山經》成書至今絕不少於二千年,但由古至今,人類對動物的了解依然沒有太大差別。在科技發達的現今,運動現有生物學的知識去詮釋古籍,或許可以從中找出新發現。

102川村多實二著;舒貽上譯,《動物生態學》,台灣:商務印書館,1970,臺一版,頁14。

范文八:《山之音》与《老人与海》之老年形象对比分析

  摘要:在文学领域,海明威与川端康成是两座不朽的丰碑。他们的文学成就巨大,但创作风格却大相径庭:海明威热衷于塑造虚无主义风格下的硬汉形象,川端康成则更擅长利用自然美与女性美来抒发对于美的感受和呼唤。本文围绕《山之音》与《老人与海》之老年形象对比分析展开讨论,分析了两部作品的异同,希望能够为文坛研究老年作品提供帮助。

  关键词:山之音;老人与海;老年形象;对比

  老年小说是浩瀚小说文学海洋中的一个类别,这类小说的特点是创作风格严肃,主人翁形象震撼人心。老年小说多具备悲剧性质,主人翁也往往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者,他们生活潦倒、困顿,然而却拥有一颗积极向上,敢与命运抗争的不屈的心。小说作者们在塑造老年人形象的时候,大都将笔墨放在了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描写上,人性之美被充分展示,老年小说也因此展现出惊人的魅力。

  《老人与海》和《山之音》是老年小说中的代表作品,前者将硬汉与弱者形象结合,向读者展示了一种让人深深折服,由衷敬佩的另类的阳刚美;后者却是将生死同时作用在了主人翁身上,淋漓尽致地刻画了主人公的梦和挣扎,发人深思。

  一、《山之音》与《老人与海》的相同点分析

  《山之音》与《老人与海》在人物塑造方面,有着相同的主题,都围绕着日渐衰老的主人翁展开人物塑造,也都体现了老年人伴随生理衰老而日渐突出的在心理上的情感孤独和情感压抑,具有浓重的悲剧意识。

  (一)相同的生理形象塑造

  《老人与海》是海明威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的诞生开启了一个永恒的话题.海明威在 《老人与海》 中,多次描写主人公的生理衰老,他憔悴、消瘦,他潦倒、困顿,他已经连续84天没有捕到鱼了。虽然这一系列的描写是为了与下文老人的勇敢、坚强进行反衬,但也充分的表现了作者对于生命的敬畏。随着人年龄的不断增加,无论在情感还是思想上,人都会遭遇严峻的考验。当生理衰老到无法为现实生活提供保障,无法满足人类生存所需要的最基本需求时,人就会自然而然的产生绝望。大马哈鱼是老渔夫对生存的坚持,又何尝不是他对生活怀揣信念和希望的最直接的表达?生理的衰老象征着人生的困境,老渔夫拥有高超的打鱼技巧,然而在遭遇衰老的时候,即便拥有再高超的技巧,也不可避免地陷入“某种无能为力”,就像文中所描述的大马哈鱼最终葬身鲨鱼腹中。海明威利用象征的手法刻画出了现实中逆境中的人,即使拥有好的生活条件,但一旦能力丧失,也将有可能身陷困境。反观川端康成的《山之音》,作者也描绘了主人公的生理衰老,日渐出现的白发、不断生长的老年斑以及健忘症的加强都给主人公的思想带来了强烈的冲击,他痛恨、恐惧,因而他渴望年轻、生命,他在复杂的思想中挣扎,感悟生命与死亡。

  (二)相同的思想、情感压抑

  在《老人与海》 中,海明威在描述圣地亚哥在捕捞大马哈鱼的时候穿插了老人的孤独和感慨,他怀念孩子们围绕在身边的感觉,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寄托于运气,他怀念年轻时候的心强力壮……虽然表面上看来主人翁的老年生活依旧乐观向上,但也反衬出了他的生活压抑以及情感悲凉。在《山之音》中,主人翁尾形信吾的情感压抑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第一,与家人相处时的冷淡,导致主人翁情感压抑,思想偏激;第二,对儿媳产生畸形的爱恋,却无法将这种情感公之于众;第三,因为疯狂迷恋妻姐却求之不得,被迫娶了妻子保子,而这两个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整日面对妻子,尾形信吾的思想越发的压抑,他的生活被无形的压力所包围,他压抑的情感无处排解,负面思想积郁。

  二、《山之音》与《老人与海》的不同点分析

  (一)人物塑造手法存在差异

  正面叙述、环境烘托、心理描写是海明威塑造老渔夫形象的主要手法。从正面叙述角度分析,作者开门见山的塑造了老渔夫的人物性格,如“孤独的身影”不仅说明了老人的孤独,也为整部作品奠定了悲伤的基调;再如“卷裤子当枕头”的描写,具备强烈的画面感,不仅反映出了老渔夫的生活境况(困顿贫苦),更展示了老渔夫的性格特点(朴实憨厚)。从环境角度分析,老人一个人置身于茫茫大海,孤身一人对抗大马哈鱼以及鲨鱼,空间的大与小,力量的大与小,无一不鲜活了人物形象,不仅充分的展示出了老渔夫的坚韧不拔,更从侧面展示出了老年人的孤独与无力,强烈的画面冲击带给人心灵的震撼以及美的感受。从心理描写角度分析,海明威为老渔夫加入了丰富的心理刻画,自由联想将老渔夫的过去与现在有机结合,人物的心理塑造不仅打破了时间的限制,更突破了空间的制约。在《山之音》中,作者运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刻画人物,用主人翁的无意识的心理活动来反衬人物性格。大量的梦境不仅是主人翁晚年生活中的必需品,更是作者刻画人物性格的主要手段。例如,在《海岛的梦》一章中,主人公在梦中到达了自己从未去过的松岛,不仅展示了主人公的空虚与寂寞,更从侧面写出了主人公怀有未竟之愿的遗憾,他在无意识的梦境中寻找快乐躲避痛苦,却在真实的生活中备受压抑,继而对儿媳产生畸形的爱恋。畸形的情感使他的性格变得压抑扭曲,致使他只能够在梦境中缓解压力寻求对亲人的爱。当然,在现实的束缚以及不断的思考中,主人翁最终也利用回忆以及梦境完成了生死的超越以及情感的升华。

  (二)人物思想、性格倾向存在差异

  圣地亚哥的形象是孤独寂寞的,是乐观坚强的,在与大马哈鱼进行殊死搏斗的过程中,他虽然感慨衰老,但却从未放弃过希望,就如海明威所说,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困境折磨着圣地亚哥,让他伤痕累累,读者可以看到他身上的伤口和血液,却看不到他眼中的泪水,他坚强的意志力任谁也无法摧毁。他坚强勇敢,他无畏生死,他的一生仿佛专为奋斗而生,为抗争而存。反观《山之音》,主人翁尾形信吾憎恨衰老、恐惧死亡,他热爱年轻的生命,继而对儿媳产生爱恋,他的思想畸形、性格压抑、复杂而自卑,就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在污泥坑里苦苦挣扎。

  三、结语

  综上所述,《山之音》和《老人与海》有着不同的创作风格,所描绘的老年形象也有着非常大的差异,但两者都具备强的教育意义。无论是圣地亚哥老人身上所展示出的生命的崇高,还是尾形信吾身上所表现出的对生命的大彻大悟都值得现代人深思。

  【参考文献】

  [1]杜成林.重译《老人与海》(节选)过程中的问题分析与研究[D].重庆师范大学,2013(06)

  [2]罗辉.《老人与海》小说和电影人物形象比较[J].电影文学,2014(11)

  [3]王元元.老人再社会化:文艺作品带来的启示――以《老人与海》中的“老人”形象为例[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05)

范文九:浅析海明威写作的冰山原则——以《杀人者》中人物形象塑造为例

浅析海明威写作的“冰山原则”

———以《杀人者》中人物形象塑造为例

孙成

(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吉林长春130117)

摘要:海明威在美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坛的写作风格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以电报式简明的语言风格和精巧独特的构思而著名,其中以他的“冰山原则”最为人所熟知,而人物的形象塑造也一直是海明威实现写作的“冰山原则”的最好的工具。《杀人者》是海明威创作的经典小说之一,小说以简练含蓄的文字体现了海明威的“冰山原则”,本文将着重从人物的对话及语言特色入手,以《杀人者》为例来浅析海明威文学创作中“冰山原则”。

关键词:海明威;《杀人者》;冰山原则;叙事艺术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111(2013)01-0178-02

“冰山原则”这个概念是海明威对自己创作特色的一个形象的比喻。也就是说文学作品应该像一座冰山一样,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其余的八分之七都是藏在水下的。以强大的文学底蕴和深厚的文化积累来作为文学创作的基础,通过高度的凝练和艺术加工将作品整合成简明的文字表现出来。只留下有限的文字但却留给读者无限的想象与思考空间,这是海明威小说中最常见的一种手法。其中《杀人者》是贯彻“冰山原则”的典型作品之一①,以简明凝练的对话和耐人寻味的情节写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却寓意丰富的故事。文中共有三个要素,分别是人物、时间和地点。而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和所有的信息都是来自于人物间的对话,没有任何关于心理以及客观的叙述。如果只是从表面上看来,这篇小说似乎平淡无奇,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语言简单,情节没有任何波澜,很多事件没有交代就结束了小说,但只要结合海明威创作这篇小说的时代背景并且对人物间的对话进行深层的分析,我们就会看到小说背后隐藏的意义。人物是小说的基础,文中塑造了几个个性非常鲜明的人物,下面将通过这些人物的形象塑造手段,来浅析隐藏在冰山下面的内涵。

另一个塑造杀人者形象的手段是对他们外形和行为的描写。“他戴顶常礼帽,穿一件横排钮扣的黑大衣。他那张脸又小又白,绷紧着嘴,围一条丝围巾,戴着手套。”、“他们的面孔不一样,穿得却象是一对双胞胎。两人都穿着绷得紧紧的大衣。”⑤从他们的衣着我们可以得到这样几个要素:礼帽、黑大衣、手套、丝围巾。并且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并没有摘下手套,也能让读者想到这是为了避免留下指纹或者证据而采取的措施,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黑社会与杀人者的形象。这些描写刻意的突出了两个人作为“杀人者”的显著特征,但是这又与前面的语言和对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差。两个既像杀人者又不像杀人者的人成为了海明威这篇《杀人者》中艺术形象最为突出的所在。其实这篇小说有很多让我们存在疑问的地方,两个杀人者为什么冒冒失失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来意?为什么没有杀掉饭店中的“证人”?为什么他们的行为习惯与常见的“杀人者”不同?为什么要杀人?这些都是留给读者去遐想,去思考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要探求的问题,而线索仅仅是海明威这些简短的对话和描写。文中的“杀人者”形象可以形象的比喻成人生,人们好似怀揣着一个目标和目的去做一件事,却搞不清时间(正如文中的“五点”和“五点二十”这两个潜在的意象),甚至搞错了该去的地方(杀人者要杀的人并没有去两人埋伏的餐馆),他们穿着“杀人者”的外衣,却说着没有“杀人者”气息的话,做着滑稽的事情,不仅公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不停的取笑店伙计,还像拍电影一样指挥站位,最后文中也写到“他们穿着那么包紧的大衣,戴着常礼帽,样子真象两个耍杂技的”,都让我们体会到了“当时人们对于生活、对于本该做的事抱着一种迷茫、无所谓的心态”⑥,在不断的矛盾中虚无的渡过人生。即使没有虚度,也是一个罪恶的“杀人者”。我们可以从简简单单的对话及描写,挖掘到海明威想要表达的社会现状与人们的思想状态,八分之七的冰山终于开始显露出来。

2尼克的形象塑造

1杀人者形象的塑造

杀人者是本作的标题,小说的主题自然也是围绕着杀人者的故事展开。小说中采用了开门见山的手法,在两个杀人者的对话中展开了故事的情节。对话及语言的风格是塑造这两位杀人者最重要的要素。小说并没有在开始就阐明了两个人的来意,两个杀人者以“食客”的形象出现在了读者面前,“但是他们百无聊赖、心不在焉的对话却给读者心中留下了很多疑问”②,对于来到餐馆的目的似乎不是很明确,“我不知道,你要吃什么,艾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吃什么。”、“哪一盆是你的?”“你不记得吗?”“火腿蛋”“真是个聪明小伙子”

④③

在一般的读者看来,如果说“杀人者”象征着社会的罪恶和迷茫,那么餐馆的三个人则象征着社会的平民与无辜。在读《杀人者》的时候,虽然是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但我们会不自觉的将乔治和尼克的视角视为小说的主视点。与对杀人者的形象塑造不同的是,对于三个人的形象塑造全是由对话和语言来完成的。

尼克是整个作品中唯一一个跨越了两个场景的人物,并且在文中出现了两次很大的心理波动。文中虽然没有关于尼克心理的描写,但是从尼克的语言和行为之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暗示。在餐馆得知杀人者的杀人计划之后之后,尼克在萨姆和乔治都不支持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赶到了安德烈森的家中并且予以了通知,这表现了尼克的第一次心理波动,得知杀人计划之后的震惊并且想极力的阻止惨案的发生。但安德烈森却是一种无所谓的漠视死亡的态度,这又给了尼克第二次心理波动,让尼克在对杀人计划震惊的同时又为安德烈森的态度所震惊,最后决心要离开这座城市并说:“我可真不忍心想象这事。这太他妈的可怕了。”⑦不仅是杀人事件可怕,人们对这件事的态度更加令人胆寒,对于生命的漠视和

这样几组看似平常却又耐人寻味的对话正

显示了他们“不同寻常”的来路和动机,来到了餐馆不知道自己要吃什么,点餐过后又不知道自己点的是哪一份,这样不明不白的对话正留给了读者无限的遐想,比起以客观的叙述来直接说明两个人的来意要精妙得多,并且也起到了非常好的铺垫作用,为后来两个人明示身份打好了基础。但隐藏在这些“语言伪装”背后的确是我们要寻找的那八分之七的真相。

作者简介:孙成(1992-),男,吉林省白山市人,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0级

.178.

文学界

淡然让尼克看到了这个社会上存在的问题不只是罪恶,还有人们对待罪恶的态度,正如同很多文学评论家对于《杀人者》的评价一样:“这部小说的价值与社会意义在于发现罪恶。”⑧通过一个纯洁、单纯、涉世未深的孩子的视角,看到了一件件令他震惊心寒的事情,最后决定选择了逃离。而逃离也意味着新生,海明威借助于尼克表达了自己期待社会的新生与新生力量的觉醒。

山”的真正主人。

4结语

从本作人物的人物形象塑造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海明威的“冰山原则”,通过不同的人物形象我们也得以看到了隐藏在冰山下面的深层内涵,看到了海明威想要表达的情感及赋予每一个人物的象征意义。海明威很注重文学创作的积累和文学作品中的涵养,有了深厚的生活基础和感情基础,才能使作品通过高度的艺术加工而变得简约凝练。冰山原则不仅对于世界文坛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对于我们的学习和创作也同样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3安德烈森的形象塑造

“冰山原则”不只意味着意义的深厚同时也代表着情节的隐藏,而《杀人者》的隐藏情节就发生在杀人者与安德烈森之间。我们只知道安德烈森是一个拳击手,可能是在芝加哥出卖了什么人而招致了杀身之祸,已经逃亡了很久,杀人者是为了帮朋友的忙而去杀人,除此之外作者没有再给任何的交代。这也就留给了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海明威的作品中有一个特点,常常会有一个“硬汉形象”出现,而这个拳击手安德烈森不禁让我们想到会不会就是本部作品中惯例出场的硬汉。如果想到这里的话,我们可以继续从帮忙照看房子的贝尔太太处得到线索,“他是个极好的人”、“他实在是真和气”⑨,都可以从侧面表现了安德烈森不像是一个会去招惹是非的人,而是社会的黑暗与罪恶主动的找上了他。这样说来的话,安德烈森不管尼克警告的态度就可以说得通了。隐藏在这种漠视态度后面的是,他这次他没有选择逃跑,也没有表现出畏惧和害怕,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灾祸的到来,准备与其全力一搏。不需要尼克去报警,因为在当时的社会警察已经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也说过:“人可以被消灭,但不能被打败”,所有的一切想象与猜测都是围绕着他来展开的,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安德烈森就是本文隐藏在情节之后的主人公。也就是本作中的“冰

注释:

①张笑云,《从人物对话解读海明威的短篇小说》,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10月

②王维国,《从杀人者看海明威小说艺术特色》,邯郸师专学报1997年第1期

③曹庸译,《海明威短篇小说集上》,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④曹庸译,《海明威短篇小说集上》,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⑤曹庸译,《海明威短篇小说集上》,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⑥李波,《一曲现实生活的挽歌》,语文学刊

⑦曹庸译,《海明威短篇小说集上》第343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

⑧邱永旭,《海明威的冰山原则与杀人者》,中国知网

⑨曹庸译,《海明威短篇小说集上》第341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

..........................................................................................................................

(上接第177页)纠缠不清,竭尽折磨、虐杀之事,是作者描写极为深刻罪恶的另一个来源是科学技术,自然的一切是上帝安排的,人类企图揭开自然之谜的举动是愚蠢、徒劳的。因此,在霍桑笔下,齐灵窝斯是注定要死的。

齐灵窝斯的复仇思想受到清教教条的控制,清教制度下的社会道德为他的复仇提供了借口。虽然在道德上他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人,但也是清教制度的受害者,因此,他在小说结尾的行为也可以算作齐灵窝斯自我救赎的一个行为。

的反面人物。

A字代表齐灵窝斯这个“魔王”(archfiend),在冷酷的齐灵窝斯

心中,没有热情和情感。他费尽心思、不惜任何代价所做的只有一件事--复仇,也只有复仇能燃起他胸中的狂热。A字代表齐灵窝斯的特殊身份--“复仇者”(Avenger),复仇使他的性格和人性彻底扭曲。齐灵窝斯终其一生的唯一目标是摧残妻子海斯特的情夫丁梅斯代尔。A字在齐灵窝斯身上还象征“医术”(Art)。当齐灵窝斯试图窥探丁梅斯代尔的内心世界时,他将自己毒辣的手段美化成“只是出于医术的目的”。与海斯特在缝纫方面的创造性艺术不同,齐灵窝斯是个彻头彻尾的专搞破坏的艺术家(Artist),他所谓的“医术”,或称为“艺术”的其实是巫术。

霍桑虽然以清教的基本信条作为认识人和世界的准则,但他对清教势力的宗教狂热是不赞成的,这与他从小的生活环境存在一定联系。霍桑出身于马萨诸塞州塞勒姆镇一个清教徒世家,从小就耳濡目染了宗教派别的激烈斗争和清教徒对异教徒的残酷迫害。通过齐灵窝斯,作者有力鞭挞了清教的残忍无情。

齐灵窝斯在小说中的身份是医生,属于霍桑最不喜欢的一类人--科学家。霍桑相信,世上一切罪恶来自人们心中。霍桑还认为,

5结论

在小说中,作者对A字的象征意义揭露的十分深刻具体,红字不仅向人们诉说海斯特

和丁梅斯代尔的爱情悲剧,也暗示了清教统治的世界里自然与真爱的丧失。

参考文献:

[1]NathanielHawthorne,TheScarletLetter,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2.

[2]金莉、秦亚青.美国文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9.[3]常耀信.精编美国文学教程.南开大学出版社,2006.

文学界

.179.

范文十:阿长与〈山海经〉》的人物塑造

阿长与〈山海经〉》是鲁迅先生在1926年创作的一篇回忆性散文。文章按照生活的原型,采用白描手法,真实地再现了鲁迅儿时与长妈妈相处的情景。阿长是一个旧式劳动妇女的典型。作者穷其形、尽其相,使人物形象呼之欲出,鲜活动人。这主要得益于作者“抑”和“扬”写作手法的成功运用。

一、先抑后扬

文章通过对儿时往事的追忆,表达了作者对阿长这样一位淳朴、宽厚、善良、仁慈的劳动妇女的深切怀念之情。

作者开头并没有直接颂扬阿长的美德,而是写了她不少“我”所不喜欢的性格特征,有的甚至是缺点:她卑微,连自己的姓名都很少有人知道;她多事,总喜欢背地里“切切察察”,论人长短;她粗心,夏天睡觉时常常肆无忌惮地伸开双手双脚,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余地翻身”,以至于“我”的母亲委婉地告诫她时,她内疚得说不出话来,但过后依然我行我素;她丑陋,不仅黄胖而矮,而且颈上还长有许多灸疮疤;她愚昧无知,有许多陈腐而烦琐的“规矩”,而这些“规矩”又是荒唐之至的。况且,她与“我”还有谋害那隐鼠之仇„„所有这些都是作者对阿长的“抑”。正是这些“抑”为后面的“扬”起着铺垫作用,使得后面的“扬’显得酣畅淋漓。因此,前面的“抑”是后面的“扬”不可缺少的材料。

二、抑中有扬

虽然文章采用了先抑后扬的写法,着力刻画阿长这一人物形象,但作者在“抑”的同时,也有“扬”的成分,即在“抑”中隐含了“扬”的因素。

正是因为阿长地位低下,才永远值得“我”同情和怀念。阿长也正是为了“我”的平平安安,才让“我”恪守她的所谓“规矩”。如过年让“我”吃福橘,是因为她衷心希望“我”一年里“顺顺流流”;即使夏天睡觉双手双脚张开,摆成一个“大”字,但作者在叙述这件事时,字里行间却流露出对她“任性适情”的肯定;她背地里喜欢论人长短,“切切察察”地令“我”讨厌,可是这其中也表现了她率真和正直的可贵性格;她不“罗嗦做作”,“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至于向“我”叙述长毛的故事,更是令人刮目相看,虽然有时流露出迷信色彩,但她却能侃侃而谈,绘声绘色。恐怖处令人变色;幽默时,使人捧腹;精彩处,让人咂舌。

三、扬中有抑

阿长为“我”讲述长毛的故事,可谓“扬”了,而其中却隐含了“抑”内容:阿长对长毛的概念是很模糊的,她把“长毛”与一切土匪强盗混为一谈,而她所讲的故事又都是迷信、荒唐之官。所有这些,字里行间隐约显露出她思想上愚昧落后的一面。

关于《山海经》一事,那更是作者印象最深、最能表现阿长美德的事情了。尽管“我”渴慕《山海经》而不得,“一坐下,我就记得绘图的《山海经》”,可是当“阿长也来问《山海经》是怎么一回事”时,“我”却认为“她并非学者,说了也无益”。文章在这里突出了“我”对她的不信任态度,这便是“抑’。另外,长妈妈连《山海经》书名都不知道,说成“三哼经”更显示出她的无知。可是就是这个愚昧无知的女工,出人意料地把“我”朝思暮想的、最心爱的“宝书”给买来了,而这个“伟大的神力”是完全来自于她的心诚。她助“我”为乐,对“我”体贴入微;她想“我”之所想,谋“我”之所求。她的品质是高尚的!这怎能不使儿时的鲁迅为之感动、没齿不忘呢?又怎能不引起鲁迅先生对阿长的深深怀念呢?

总之,作者在描写阿长这一人物形象时,采用了先抑后扬的艺术手法,抑中有扬,扬中有抑,亦抑亦扬,才使人物有血有肉,鲜活感人。这个人物既有个性化又有复杂性:卑微中隐含着高尚,愚昧中闪耀着智慧,粗犷中流露出细腻,荒唐中体现着真诚。

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