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正传主要内容

阿甘正传主要内容

【范文精选】阿甘正传主要内容

【范文大全】阿甘正传主要内容

【专家解析】阿甘正传主要内容

【优秀范文】阿甘正传主要内容

范文一:阿甘正传讲的什么内容

20世纪90年代,美国社会的反智情绪高涨,好莱坞于是推出了一批贬低现代文明、崇尚 低智商和回归原始的影片,美国媒体称之为“反智电影” 。 《阿甘正传》就是这一时期反智电 影的代表作,它根据美国作家温斯顿·格卢姆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通过对一个智商为75 的智障者生活的描述反映了美国生活的方方面面, 并以独特的角度对美国几十年来社会政治 生活中的重要事件做了展现。 它使美国人重新审视国家和个人的过去, 重新反省美国人的本 质。 阿甘在影片中被塑造成了美德的化身,诚实、守信、认真、勇敢而重视感情,对人只懂付 出不求回报,也从不介意别人拒绝,他只是豁达、坦荡地面对生活。他把自己仅有的智慧、 信念、勇气集中在一点,他什么都不顾,只知道凭着直觉在路上不停地跑,他跑过了儿时同 学的歧视、跑过了大学的足球场、跑过了炮火纷飞的越战泥潭、跑过了乒乓外交的战场、跑 遍了全美国,并且最终跑到了他的终点。 每个看过《阿甘正传》的人都会从中得到些许感悟:生命就像那空中白色的羽毛,或迎风 搏击,或随风飘荡,或翱翔蓝天,或堕入深渊„„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9341167.html

范文二:论《阿甘正传》的女权主义

摘 要:本文通过对《阿甘正传》的分析,以及对阿甘影响很大的两个女性,坚强隐忍的母亲,与自由叛逆的爱人珍妮的分析,揭露了女性对自由和和平的渴望,促使我们去思考女权主义历史意义和女权主义的未来。

关键词:启蒙 女权主义 未来

《阿甘正传》是基于温斯顿格鲁姆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一部精彩而富有争议的电影,整部电影包含着多个主题。整部电影分为明线和暗线,明线是讲男主人公福勒斯特・甘普的传奇人生,从一个自卑,略显低能的男孩逐渐成长为一个坚定、成熟的男人。他没有天赋异禀,甚至比常人的智商都略低一点,但他的专注,坚持,超乎常人的单纯反而成就了他阴差阳错却又精彩绝伦的人生。暗线则是贯穿于整部电影的女权主义。分别从男主人公的母亲以及他嗦爱的女人反映出了那个时期女性的生活与思想,以及女权主义在当时的发展与影响。本文的目的就是发现隐藏在喜剧电影背后的女性意识形态,并通过分析两个刻板的女性角色,阐述女权意义的发展。的确,在占主导的意识形态里,男性的地位往往优于女人。但电影中的两个女性人物的却形象表达了自己对社会的态度。整部电影充分体现了女性对自由和平等的渴望,促使我们去思考女权主义的历史意义,现状发展,以及未来蓝图。

一、背景介绍

这部电影改编于温斯顿格鲁姆的同名小说。作者温斯顿格鲁姆出生在华盛顿特区,移民至阿拉巴马州长大,,曾就读于大学军事学院。格鲁姆最早的抱负是成为一个像他父亲那样的律师,但在大学接触过文学编辑后,他选择成为一名作家。格鲁姆参加了阿拉巴马大学,是三角洲Tau三角洲兄弟会的成员和军队后备役军官于1965年毕业。他服役时间是从1965年到1969年,包括在越南战争的值勤。回到越南,他当过记者,主要在华盛顿特区一家报社负责报道警方和法庭活动。格鲁姆32岁结束了他的记者生涯,开始写他的第一部小说《更好的时代》,并于1978年出版。这部小说讲述了一群爱国的士兵在越南战争的生活以及他们强烈的爱国主义。他的另一部小说《夏季死亡》(1980年)获得了更好地反响。此外,他的小说《与敌人的对话》(1982)讲述了一位美国越战士兵使计逃出战俘营,逃亡14年后终于乘坐飞机重返美国的故事。

格鲁姆将毕生精力都投注于书写美国战争的历史。后来他和妻女一起居住于拉巴马州,并在此认识了作家威利・莫里斯的,成为了挚交老友。

二、《阿甘正传》中的女权主义

《阿甘正传》获得了1995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讲述了阿甘的人生和他生命中举重若轻的两位女性的故事。作为个人,阿甘认真追求他的生活和爱情,但显然他的渴望与别人不同。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所有的政治事件中,几乎都能看到他的影子。作为军人,他是越南战争中的英雄。作为运动员,他参加了著名的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乒乓球比赛,完成了出使中国的使命,未打开中美关系的新局面做出了巨大贡献。而电影中的两位女性则代表了两种主要的女性形象。

(一)坚强隐忍的母亲

一位是阿甘的妈妈,悉心照顾他,给了他最好的爱与鼓励,这对阿甘整个人生的性格塑造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她没有让自己的儿子觉得自己异于常人,而是教会他乐观勇敢的面对人生。她的坚持与爱让阿甘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并且对于阿甘爱情观的塑造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使他给予珍妮异于常人的爱与包容。同时,不得不提及是阿甘母亲身上所反映出的女权主义。电影中,阿甘的母亲让他回到了镇上的学校。作为男权社会的伟大女人,她平静的接受了压迫与不公。母亲的天性使让她勇敢的战胜一切不公。并仍然心存善念。在当时的男权社会里,男人可以做任何他们想要的事,但女性却不得不接受社会的不公与生活的步履维艰。“死亡只是生命的一部分”,这是她送给阿甘最后的礼物,教会他平静的面对死亡与更勇敢的生活。

(二)自由叛逆的珍妮

珍妮则是电影中的另一个女性形象。年轻时叛逆,堕落,但确是在追求心中的爱情与渴望的自由。反映了女性希望摆脱传统道德枷锁,尽情释放自己的强烈渴望。也许她的行为过激,但却表现了那个年代年轻女性不顾一切,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渴望。她们两个都反映了那个时代女性勇敢对抗不公的现实以及追求平等生活的意识觉醒。阿甘的母亲,代表母性的回归。而珍妮,则代表着爱情的释放。在经历母亲的死亡后,面对珍妮的死亡时,阿甘保持了少有的平和与冷静。因为他已懂得,真正的爱是永远不会随着生命的消逝而流失的,一如,他对他的母亲;一如,他对珍妮。

二、结论

《阿甘正传》帮助了观众了解从1950年代末到1980年代美国的动荡事件。让观众了解了那一时期发生的主要政治事件以及当时的社会现状。该电影一举获得六个奥斯卡奖,在面对亲情、爱情、友情时,给了我们新的启发。阿甘,作为一个新的银幕形象,在这个寓言式的故事中,教会我们笑,教会我们哭,教会我们心无旁骛,勇往直前。而他的母亲,确是反映出了女性的所有伟大品格,善良,坚强,隐忍。也许社会地位不公,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但却坚定的面对一切,不惧以往,不畏将来。女权主义并不是一种极端的要求打压男性地位的思潮,而是争取女性应有的社会地位,因为我们值得被同等的尊重,与看重。

参考资料:

[1] 董力燕,刘铭《阿甘正传》中的成功哲学 [期刊论文] -文教资料2007(05).

[2] 杜慧颖《阿甘正传》中的历史事件 [期刊论文] -电影评价2008(03).

[3] 郭志斌《阿甘正传》中”飘浮羽毛”意境的解读 [期刊论文] -电影评价2008(02).

作者介绍:

马思慧,女,1992年12月生,四川成都人,成都信息工程学院银杏酒店管理学院英语专业本科生 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5B6DAEC6399E96A.html

范文三:阿甘正传与存在主义

《阿甘正传》与存在主义

《阿甘正传》是大多数人都很熟悉的一部作品,主人公阿甘生下来智商只有75,然而在他母亲的鼓励和帮助下,跟正常人一样上学,受人欺负的阿甘在珍妮的鼓励“run,Gump,run”,跑进了大学,跑进了橄榄球队,跑成了民族英雄,国会勋章的获得者,乒乓球明星,百万富翁。阿甘正传从94年上映到现在20多年,仍然受到大家的追捧,被大家冠以励志片,然而,当你仔细反复看几遍,感动你的会变成努力追求梦想的珍妮,从颓废中走出来的丹上尉,还有那片随风飘荡的羽毛。

第一次看阿甘正传是在9年级,当看到珍妮裸身抱着吉他唱歌时,吓得我立马关了电脑;来到大学后又重新看了一次深深被阿甘的坚持所打动;这是我第三次观看,是在学习了西方哲学后又一次观看。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看,都会有新的想法。这一次我认真的听着每个场景出现的背景音乐,思索着它的歌词,上网搜索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又结合所学的内容,想到了萨特的存在主义。

片头的羽毛和片尾相呼应,洁白的羽毛随风飘荡不知飘向何处。这片羽毛象征着阿甘,象征着我们所有人,生活永远是未知的,我们不知道未来自己会飘向何处。这个也是阿甘妈妈的人生观: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you get.然而这句话又完全契合了萨特的观点:自在的世界是偶然的、荒谬的。

阿甘正传吸引观众和研究者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电影以阿甘

为线串起了整个美国一个重要的时代的发展,民权引动,反战运动,越南战争,阿波罗登月,中美关系解冻,水门事件,总统遇刺......这一系列都是美国乃至人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但是,当这些历史事件中嵌入了阿甘的身影,一切开始变的十分荒诞。阿甘的祖父是3K党,是歧视黑人的团体。然而在民权运动开始之处,阿甘所在的学校里来了三位黑人学生,在一位黑人书掉在地上时,阿甘走上前去帮她捡了起来,这在当初是十分荒诞的。还有阿甘两次受到总统的接见,第一次面对记者的采访说自己想上厕所,第二次又当众露出了自己的屁股。包括后来参加越南战争的时候阿甘一次次的跑进敌人轰炸区就出了自己的队友。这些带有魔幻的色彩都是十分荒诞的,然而,阿甘对于之一切都不自知,也不在意,对其意识和选择并未产生任何影响。

萨特将客观世界的存在称为自在,存在是自在的,存在是其所是。即人与构成客观世界的其他事物都是偶然的,无目的的存在。由于现象的存在无论如何不能作用于意识,纪录片讲述重大事件是不可思议的,毫无规律可循的碎片在他的世界里呈现出来的是极度的偶然性和荒诞性。从这个角度而言,世界与发生在其中的事件都是荒诞的、无意义的存在。然而,导演又在存在主义自为的存在赋予了其荒诞表现之下的理性内涵。

阿甘妈妈多次对阿甘说,你跟正常人一样。事实上他妈妈是在自欺欺人,智商75的人怎么可能和智商正常的人一样呢。然而从哲学的维度来思考这句话却是合理的。萨特认为存在先于本质。在自在的状态下每个人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无论是天才,正常人还是智障,都

是偶然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上帝的创造物。智力这一现象也是自在的,由于现象的存在无论如何不能作用于意识,因此无论是天才还是像阿甘这样低智力的人都对他们的本质不能产生影响。只有他们的选择才能决定他们的本质。

存在先于本质,决定人的本质的存在是一个自由选择的过程,人的选择造就了自己,自由的选择是绝对的。萨特的这个观点在阿甘正传中也得到了很好的诠释。阿甘和珍妮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然而因为他们不同的选择造成了他们不同的人生。当珍妮问起阿甘的梦想的时候,阿甘说了一句:我不就是做我自己吗。而珍妮的梦想是成名,成为人们喜爱的明星。然而珍妮因为做出了这个选择而承担了自己无法控制的后果:裸身唱歌,街头卖艺,到处流浪,吸毒滥交,甚至跳楼自杀。在珍妮的身上我看到了她追求自由的灵魂,为了梦想做出了很多努力,不像阿甘那样幸运,她拥有萨特所说的绝对自由,绝对的责任也随之而来,事实上她后来的颓废是逃避自由的行为,因为无法实现梦想无法反抗政府发起的越战只能用酒,靠吸毒来麻痹自己。珍妮这一形象代表了五六十年代的生活状态,他们靠一些极端的方式来表带自己对生活的不满,也是历史上人们称他们是迷茫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他们都是对责任的逃避者。然而真正追求自由的是阿甘,即使每一次的选择都好像是上天给于他的恩赐,但是他一直是选择做自己,当阿甘选择了奔跑,他会在比赛中冲破阻碍跑向终点,他会坚持不懈的奔跑了3年;当他选择了参军,他会全心投入到战争中,当他爱上乒乓球便不分昼夜的练习;也是因为坚持所以捕虾成功变成亿万

富翁。所以阿甘才是最自由的,他做的是自己。而我们周围的人似乎都需要信仰才有支撑下去的理由,就像阿甘在奔跑的那三年里,有一个追随者问阿甘支撑他跑步的动力、信仰是什么,阿甘简单的说只是想跑步。然后我们看到一大群人跟着阿甘屁股后面盲目的跑着,当阿甘累了停下脚步离开时,那些追随者说了一句话:“那我们该怎么办”。这里强烈的讽刺了这些高智商的人群盲目跟风的人。他们没有选择自己应有的自由。阿甘依然做着自己,包括他选择了把所有的钱捐赠出去,自己做着修剪草坪的工作。

萨特认为,人的存在是自在和自为存在的同一,即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虽然是偶然的,荒谬的现象,人通过自我虚无化,从自在中分离出自己。人通过行动赋予其自身存在的意义。在影片中,阿甘从一个世人眼中的傻瓜到橄榄明星,民族英雄,乒乓球明星,到亿万富翁,如此种种身份的转换几乎全都是奔跑带来的。他用奔跑来证明了自己的存在。阿甘的奔跑速度让人惊叹,因此教练因为他超长的奔跑速度忽略了他的智力招他进入橄榄球队,大学又因为他是橄榄球明星忽略他的智力招他入学,军队因为他服从上级命令忽略他的智力,夸他是一位优秀的士兵。由于阿甘会打乒乓球军队又留下他在军队中为国家效力。阿甘不断地否定了智商的自在,而是发扬了自己跑步的优势,因此智商对于自为的存在来说完全失去了意义。

也有人说,阿甘其实没有很励志,他不过是很幸运,因为阿甘的行动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动机,正如萨特所说:“我们动作的理由就在

我们之中:我们行动,就像是我们存在一样,我们的活动有助于造就我们。”阿甘时看见了什么,就走过去,别的人是看见一个目标,先定一个作战计划,然后匍匐前进,往左闪往右躲......一辈子就看他叫的很花哨但最后哪儿也没达到。就像是一位参加中国好声音的选手帕尔哈提在面对导师提问你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他说其实我没有什么梦想,我只是做事,很认真的做自己的事,梦想自然而然。后来我又从百度上看到了帕尔哈提的介绍,他在参加好声音之前就已经带领自己的乐队去德国演出。普通人都是有梦想的,然而我们真的就是把它们当成梦想了,从来都没有采取行动,或者在行动之前要做一系列的计划,做的太多竟都不知道如何下手。说了无数次的从明天开始减肥,健身,背单词,可每说这句话时当下还要吃完手里的零食,悠闲的躺在床上看视频。因此,不要再说从明天开始怎样做,明天已经晚了,而是要从当下开始,从行动出发。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97A53FF314B8467.html

范文四:《阿甘正传》的新历史主义特征

影视评论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滕学明 学(阿甘的孩子)。 同样的等车地点, 同样的行车 路线, 同样的校车, 以及同样的女司机, 给人以 恍若隔世之感。 这种安排令观众不由不思考历 史与现在, 从而使影片的新历史主义特征更为 明显。 三、 小写的历史 新历史主义强调历史主体是由个体、 普 通人的 “小写的 历史”构成, 而不是旧历史主义 是好莱坞推出的世纪之作。 迄今, 对它的评论主要集中于叙事、 高科技语 [摘要] 《阿甘正传》 所宣扬的伟人的 “大写的 历史”。 二十世纪六十 言、 心理学、 哲学、 象征、 意识形态、 摄影技巧、 文本等方面。 然而, 该片的后现代性不能忽略, 尤 年代前, 大部分史学家都认为历史是客观的、 其是它的新历史主义特征。 整体的, 像一部机器或自然事物, 呈有规律协 调的发展。 他们给每一历史时期规定了特殊主 [关键词] 新历史主义 历史的文本性 小写的历史 题或旋律, 如十四至十六世纪称为文艺复兴, 十七世纪称为启蒙年代, 十八世纪称为 “理性 时代” 等。 新历史主义致力于改变这一观念, 挖 《阿甘正传》 拍摄于1994年, 由汤姆•汉克 载誉归来, 受尼克松总统接见一幕, 用的都是 掘被埋没的历史事件与人物。 斯主演, 罗伯特•泽米基斯执导, 当年即获13项 这种手法。 影片另一体现是 “水门事件” “ 。水门 《阿甘正传》 叙述了美国从五十年代直到 奥斯卡提名, 并最终夺得最佳影片、 最佳男主 事件” 是真实历史事件, 然而该片中, 它却被阿 八十年代的 “宏大” 历史, 但却集中于珍妮等普 角、 最佳导演、 最佳剧本、 最佳影片编辑和最佳 甘 “一眼看穿” 并通过媒体曝光, 这是对历史的 通人, 通过这些普通甚至低于普通的人(阿甘 视觉特效六项大奖。 因其丰富文化内涵, 影评 文学改写, 有力地体现了对历史的再创作。 类 的智商只有75)来展现。 如主人公阿甘经历了 家们称之为 “美国的文化宝典” 。 作为后现代文 似场景, 影片还有阿甘1972年在中国打乒乓 民权运动、 越战、 反战运动、 中美乒乓外交、 水 化产物, 该片具有很多后现代特征, 尤其是新 球等。 《当代欧美名片评析》 一书认为, 这是西 门丑闻等大事件, 女主人公经历了女权运动、 历史主义。 方第一次将真实历史影像与虚构人物、 情节融 性解放、 吸毒以及八十年代性回归等社会运 新历史主义兴起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合, 开创了影片剪辑新手段, 丰富了电影创作 动。 描写越战时, 影片既没有大的战争场面, 也 末, 主要学者包括斯蒂芬•格林布拉特、 刘易 艺术, 因而在电影技术

上作出开拓性贡献。 [3] 没有刻画战争中的伟人, 只是通过一些基层官 斯•蒙特罗斯, 乔纳森•多利摩尔等。 在1982年 二、 历史与现在 兵来体现:阿甘、 丹中尉、 布巴、 军训官等, 但这 出版的 《类型》 杂志第一期前言中, 斯蒂芬•格 新历史主义学者注重研究特定历史条件 些个人的历史却表现了国家的历史:阿甘在越 林布拉特称其批评为 “新历史主义” , [1]从而为 下的意识形态、 文化习俗、 政府文件等, 但他们 南风雨和泥泞中跋涉, 象征着美国正陷入越战 该思潮定了名。 同旧历史主义认为历史是既定 强调这些必须同当代问题关联。 他们认为, 研 泥潭, 丹中尉的部队遭遇伏击, 损失严重, 表现 事实, 没有虚构不同, 新历史主义认为历史由 究过去是为了研究当代, 只研究过去, 毫无意 了美国正经历同样的命运等。 话语组成, 历史学家必须意识到他们都带着偏 义。 格林布拉特曾说, 他研究的目的是重建文 四、 结语 见, 无论对当代还是其他历史时期, 都无法完 本所在的历史语境并分析该语境的因素同当 综上述, 同旧历史主义相比, 新历史主义 全公正和客观。 它强调, 真正的历史是主观、 多 代语境之间的关联。 他总是向文本提出问题, 是对历史的新理解。 影片将新历史主义融入 层面的, 这些层面相互冲突, 历史没有规律, 总 而这些问题都是基于当代社会需求, 具有现实 选材、 剪辑、 主题等各方面, 对美国二十世纪 在无法预料中前行。 意义。 50-80年代历史进行了回顾与反思。 在对历史 新历史主义主要围绕一些概念讨论, 它 影片的设计体现了这一理念。 该片选择 进行再创造时, 该片着眼于美国当前与未来, 们包括历史的文本性、 历史与现在、 小写的历 的重大历史事件如种族歧视、 民权运动、 性解 对美国当代价值观产生了引导、 推动作用。 一 史等, 下面看这些概念在影片中的体现。 放、 吸毒、 越战与反战等都是至今还直接或间 位 《时代》 杂志记者这样描绘它的轰动场面: 接影响美国人生活的历史事件。 通过对这些事 一、 历史的文本性 新历史主义认为历史的文本性有两层含 件的叙述, 影片试图唤起人们思考, 帮助他们 “男女老幼怀着真诚的感伤涌出影院,孩子们 似乎在思考, 成年人陷入沉思, 成双成对的人 义:一是只有通过保存的文本, 人们才可能了 更好地理解当代美国社会, 从中汲取对当前及 们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 。 [4]该社会效果正是 解过去, 二是当某一文本被历史学家用来书写 未来有益的因素。 其次, 影片摄影技巧上也表 它的当代价值与意义的最佳诠释。 历

史时, 它也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2] 因而在这 现出它努力在过去和现实之间建立关联。 如影 片一开始到最后都不断在现实和过去之间切 个意义上, 历史与文学具有共通性:它们都是 换:开始是阿甘在等车, 准备去看珍妮, 很快由 主观产物, 都是 “虚构” 。 因而新历史主义学者 他向一起候车的人讲叙自己的经历而转入过 认为, 在特定条件下, 可对历史进行编辑和再 去。 在阿甘讲叙自己经历同时, 又不时插入现 创作。 参考文献 [1] 朱立元 《当代西方文艺理论》 华东师范大学出 实:听故事的人等的车到了, 走了, 接着又过来 基于这一理念, 影片开发了新制片技术: 版社1997第395页 将历史成分, 乃至真实的历史影像加入虚构的 另一个等车人, 于是, 阿甘接着向他/她讲述, [2] 周忠厚 《文艺批评学教程》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 电影创作, 使它们相互交织, 融为一体。 如在赢 影片再次回到过去, 如此循环。 影片这样设计 社2002第279-280页 [3] 胡克等 《当代欧美名片评析》 中国传媒大学出 得全美大学生橄榄球联赛后, 阿甘和其他队员 的好处, 是使观众不致沉溺过去, 而是有机会 版社2000第189页 一起接受肯尼迪总统接见。 尽管这纯属虚构, 得以放松, 对阿甘经历的重大历史事件进行再 [4] 戴锦华 《电影批评》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第 然而肯尼迪总统及其背景都是真实的, 是从白 思考, 以达到 “过去” 指导 “现在” 的目的。 不仅 197页 宫有关历史影像上剪辑的。 经过高科技处理, 如此, 影片在展现阿甘过去时, 现在的阿甘不 作者简介 这一虚构竟如真实发生, 如果不看介绍, 许多 时以画外音进行评论, 从而使观众意识到当 滕学明,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讲师, 上海 观众都蒙在鼓里。 这样, 历史与虚构便合为一 前, 进一步强化了历史与现在的关联。 影片中 外国语大学博士,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美国少数族裔文学研究中心成员, 主要从事美国 体。 又如阿甘从越南战场归来, 约翰逊总统授 的另一处体现是场景循环:电影一开始, 观众 文学与文化研究。 予勋章一幕, 以及他作为中美 “乒乓外交” 使者 看到阿甘上学;影片结尾, 观众看到小阿甘上

《阿甘正传》的 新历史主义特征

50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6BC1F10ED88EE363.html

范文五:从《阿甘正传》看美国乐观主义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宠儿》中的女性形象分析 浅析《老人与海》中的悲剧色彩 英汉“拉”类动词的语义成分和词化模式的对比分析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American-Context Chinese Movies 科技英语长句的结构分析与翻译 从目的论角度浅析《阿甘正传》字幕翻译 情感范畴在转喻中的认知体现 从基督教教义分析《红字》中的罪恶与救赎 从语用角度和文化角度浅谈隐喻的翻译 浅析伍尔夫意识流小说中的叙事时间 关联理论视角下的文化负载词翻译研究——以《丰乳肥臀》英译本个案为例 《傲慢与偏见》中的婚姻观 哈克贝利•费恩对“文明世界”的适应 从关联理论看电影字幕的翻译 挣扎与妥协——浅析达洛维夫人的内心矛盾 男权社会女性意识的觉醒——弗吉尼亚·伍尔夫女性主义文学研究 A Comparative Study of Courtesy Language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Contradiction of Hawthorne Reflected in the Symbols and Images in Young Goodman Brown 论海勒《第二十二条军规》小人物生存模式 Conflicts between Chinese Culture and American Culture in The Joy Luck Club 《蝇王》主题之原型解读 论《呼啸山庄》中两代人之间不同的爱情观 中西方文学作品中复仇的异同——《基督山伯爵》和《连城诀》比较研究 浅谈《旧约》中女性的形象和地位 论英汉恭维语的差异 国际贸易中的支付方式及其风险回避 论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人道主义思想 消极浪漫主义和积极浪漫主义——华兹华斯和雪莱的比较研究 电影英文片名汉译的原则 西游记神话人物称谓翻译策略:归化与异化 顺应论视角下的电影片名翻译 中西酒文化的差异对比 《欲望都市》四位女主角的爱情观分析 从关联理论看《阿甘正传》的字幕翻译 Cultivation of Students’ Autonomy in Listening in Junior High School 浅析《双城记》中的牺牲精神 论《喜福会》中女性的反抗精神 中英文姓名的文化内涵及其翻译的对比研究 TPR教学法在中国儿童英语习得中的运用 跨文化交际意识与中文旅游文本翻译

43 增译法在《水晶宫》英译汉翻译中的应用

44 浅析《德伯家的苔丝》中两位男主人公

45 中国旅游指南的中译英研究

46 从《奥兰多》看伍尔夫的双性同体

47 从《拦截魔人岛》中的邪恶三位一体分析蒙特哥利死亡的必然性

48 从电影功夫字幕翻译谈文化负载词的翻译

49 从心理学的角度论《儿子与情人》中保罗的恋爱模式

50 试论合作学习在初中英语教学中的应用

51 浅议《女勇士》中的个人英雄主义

52 论双性同体理论下的《达洛卫夫人》

53 解读《儿子与情人》中保罗的俄狄浦斯的影响

54 中美大学创业教育的比较和启示

55 中西方关于萨达姆之死新闻报道的批评性话语分析

56 跨文化意识在初中英语教材中的渗透

57 《女勇士》中的文化冲突与文化融合

58 论爱伦坡小说中的哥特式风格

59 从《绝望的主妇》看美国的家庭观

60 从《蜘蛛侠》系列看美国的英雄主义

61 论《宠儿》中的美国黑人女性的悲剧成长

62 The Glossology and Translation of Rhetorical Devices of Harry Potter

63 浅析《最蓝的眼睛》中主流审美观对美国黑人的影响

64 浅析《宠儿》中三位黑人女性的身份寻求之旅

65 从概念整合视角解读《老友记》中的言语幽默

66 从习语来源看中西文化之不同

67 试析文化语境对大学英语阅读的影响

68 On Symbolism in The Wizard of Oz

69 英汉天气词汇的隐喻用法

70 《德伯家的苔丝》的圣经原型解读

71 英语新闻的互文性研究

72 《加里波利的坟墓》的反讽与对话

73 翻译中的性别--《简•爱》几个中译本的女性主义解读

74 论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短篇小说中的爱情观

75 英式英语与美式英语的拼写差异

76 从功能对等理论的角度看英语新闻标题中修辞的翻译

77 Differences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Euphemisms and Influences on 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78 从功能对等的角度浅析汉语成语中数字的翻译

79 浅析《不存在的人》中主人公的觉醒

80 《晚安,妈妈》中公共汽车和洗衣机的象征寓意

81 从女权主义角度对比分析《纯真年代》两位女主人公的爱情悲剧

82 论奥斯卡•王尔德的矛盾性——从传记角度解读《奥斯卡•王尔德童话集》

83 《儿子与情人》中扭曲的爱

84 Cultural Connotation and Translation of Animal Words in Chinese and English

85 论英语电影片名的翻译

86 A Study on Problems and Solutions to JEFC Teaching under Multi-level Modes

87 Cultural Differences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Greetings

88 通过语境与潜台词解析情景喜剧的幽默——以《老友记》为例

89 麦都思眼中的中国宗教形象

90 哲学视角下的中英数字对比研究

91 《老人与海》中马洛林形象的不可或缺性

92 浅析D.H.劳伦斯的作品《儿子与情人》中的俄狄浦斯情结

93 语言中性别歧视词汇的语用分析

94 解读《纯真年代》中的爱伦的悲剧原因

95 外语词汇磨蚀及对外语教学的启示

96 The Dilemma of Career Woman in The Millstone

97 跨文化交际中的移情及其能力的培养

98 The Effects of Family Education on Personalities in Little Women

99 浅谈简•奥斯丁《劝导》的反讽艺术

100 论例句在中学英语课堂中的应用

101 从电影《弱点》看美国的家庭教育

102 从英式桌球斯诺克看英国的绅士文化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103 《看不见的人》的主人公形象解析

104 《基督山伯爵》中大仲马性格的显现及其对主人公言语行为的影响

105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Feasibility of Inquiry Teaching In Middle School English Teaching 106 论《爱玛》中的反讽

107 英语词汇中的性别歧视

108 The Analysis of Teacher Images in English Films And Their Impacts on Young Teachers 109 挣脱枷锁,走向自由——从《人性的枷锁》看毛姆的人生观

110 浅析中西情人节短信中的文化差异

111 从美学角度评张培基先生所译散文“巷”

112 论《哈克贝里芬历险记》中的口语化语言、幽默讽刺和地方色彩

113 旅游景点标志翻译初探

114 对圣经文学性之赏析

115 《嘉莉妹妹》中男女主人公命运的对比分析

116 新经济原则在商品买卖会话中的运用

117 A Preliminary Study on Christianity

118 传统教法与交际法结合的英语教学探讨

119 Cause Analysis of Pragmatic Failure in 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120 汉语请求策略的分析

121 分析《天使,望故乡》的精神主题

122 An Analysis of Humor in Friend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Violation of the Cooperative Principle

123 路易斯——现实世界在非现实世界的投影——解读《夜访吸血鬼》的现代性

124 《野草在歌唱》中野草的象征寓意解读

125 从心理学角度谈中国学生英语学习中典型语法错误的产生原因及其应对策略

126 数字在汉英文化中的对比与翻译

127 On building-up a welcoming ESL classroom atmosphere in Junior High School under the New Curriculum Standards

128 《白象似的群山》隐含意义解读

129 《缅湖重游》之语义分析

130 探析中国电影英译的几个误区

131 网络环境下英语专业学生学习策略研究

132 The Cultural Predicament and Transcendence: Methods of Translating the Allusion in News 133 中美肥胖问题比较研究

134 Task-based Language Teaching: Group Work in Oral English Classes in Junior Middle School

135 《善良的乡下人》的喜剧性分析

136 论教师的非语言行为在课堂教学中的作用

137 从异化和归化的角度浅析中文菜单的英译

138 浅谈古希腊罗马神话对《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前四部)的影响

139 八十年代以来汉语中英语外来语及翻译

140 《老人与海》的主题解析

141 An Application of Schema Theory in Interpreting

142 Gulliver’s Alienation: From an Economic Being to a Political Being

143 英语中显性和隐性的性别歧视

144 论《简爱》中话语的人际意义

145 浅析中西方饮食文化差异

146 论英语词类转换中的动词化现象

147 高级英语课堂中教师角色研究

148 当代中美青年恭维言语行为对比研究

149 从尊卑与平权的词汇看中西方文化的差异

150 论词典在高中英语词汇学习中的有效利用

151 浅析爱伦·坡小说《黑猫》的写作艺术手法

152 相同的追求,不同的命运——《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和《傲慢与偏见》中的伊丽莎白比较

153 从语用学的角度分析英语中的言语幽默

154 浅析短篇小说《我不再爱你》的荒诞性

155 American Individualism as Shown in Forrest Gump

156 《游泳者》中的象征意象分析

157 An Analysis of Sexism in English Proverbs

158 论《月亮和六便士》中的自然主义特色

159 从归化异化角度浅析《三字经》两个英译版本

160 中西文化差异对品牌翻译的影响

161 浅析《还乡》中游苔莎的悲剧根源

162 浅析中西方饮食文化差异—比较“春节”和“圣诞节”

163 诠释《儿子与情人》中儿子、母亲、情人之间的关系

164 影响中学生英语学习的心理因素分析

165 简析译者文化背景对其处理习语翻译的影响--《水浒传》赛珍珠译本中的习语翻译 166 《最蓝的眼睛》中佩科拉的悲剧

167 论汉语景点名称的英译

168 On the Chinese Loanwords from English

169 《道连·格雷的画像》中意识与潜意识的对抗与结合

170 《基督山伯爵》与亚历山大•大仲马的金钱观

171 《洛丽塔》悲剧结局因素探析

172 从《瓦尔登湖》看梭罗的自然观

173 论《蝇王》中戈尔丁对人性之恶的解析

174 A Feminist Perspective to Pygmalion

175 从《草原日出》看多丽丝•莱辛的成长观

176 分析《宠儿》中塞丝的创伤与愈合

177 埃兹拉•庞德意象派诗歌解析:以《在地铁站里》为例

178 从《功夫熊猫》中试析中美文化的碰撞与融合

179 论广告定位中的文化冲突及对策

180 从女性视角看男权主义下的婚姻秩序——以《苔丝》为例

181 从《当汽车等待的时候》看欧•亨利的写作特色

182 永恒的精神追求—《天使,望故乡》的精神主题分析

183 论D.H.劳伦斯诗歌中的救赎意识

184 On Wisdom of Tao in Tao De Jing and the Subjectivity of Translator--Based upon Translations of Wu(无)and You(有)

185 Western and Chinese Marriage Differences in 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186 中外汽车文化对比研究

187 自我效能感对大学生英语学习的影响

188 从礼貌原则看英语委婉语的构成和社会功能

189 《嘉莉妹妹》的自然主义解读

190 浅谈英文原版电影与高中英语教学

191 试论提高初中英语作业的效果

192 对高中学生英语学习动机现状及激发策略的调查分析—以屏边高级中学为例

193 论双性同体思想在《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的体现

194 浅析叶芝诗歌中的象征主义特征

195 浅析电影字幕翻译中文化意象的重构——《冰河世纪》两个翻译版本的对比分析 196 论《科利奥兰纳斯》的政治悲剧

197 An Analysis of The Woman Warrio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nstruction of Discrete Identity in Chinese American Community

198 从合作原则的违反看小品“卖拐”中的幽默

199 从《阿甘正传》看美国乐观主义

200 The Analysis of Daisy in The Great Gatsby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4C1CEC98DD657250.html

范文六:论电影《阿甘正传》的存在主义维度

[摘要]银幕经典《阿甘正传》作为一部励志电影,并非仅仅阐释了“美国梦”或表现了电影业的“反智潮流”。妈妈对阿甘所说的话完美地契合了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观,自在的世界是偶然的、荒谬的,智商较低的阿甘作为“自在的存在”的人与智商高于他的人并无任何不同,而作为“自为的存在”的他却在成就自我本质的同时成就了他者,从而承担起了人的道德义务。因此,阿甘奔跑的一生才是人之为人的真正意义所在。

[关键词]《阿甘正传》; 存在主义; 行动

基金项目: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编号:13YJC752018);天津市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项目编号:20132235)。

自1998年问世以来,电影《阿甘正传》因其丰富的内涵深受观众喜爱。在以往的探讨中,《阿甘正传》常被强调为“励志”电影,被认为是“美国梦”的完美阐释之一。[1]同时,因故事跨越了美国历史上跌宕起伏的30年,也被视为对美国文化的反思与回顾。[2]实际上,除了对“美国价值观”“美国梦”“美国文化”的阐释,这部电影还通过对历史事件的偶然性、荒诞性叙述,解构了被教科书经典化的“大事件”的意义。在存在主义的维度中,阿甘作为个体的生命意义通过他稍低于常人的智商、看似无意义的奔跑和不可思议的成功得到了精彩的表现。

一、自在的存在是偶然的存在

萨特在其代表作《存在与虚无》中提出了“存在”的双重维度,即“自在的存在”和“自为的存在”。他认为,人的存在和客观世界的存在都是一种现象,即“存在是自在的……现象的存在无论如何不能作用于意识”,“存在在其存在中是孤立的,而它与异于它的东西没有任何联系。”[3]22-26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物质的人在“自在”状态下的存在是偶然的现象,而世界的存在因其偶然性、孤立性,也是毫无意义的虚无。因此,电影中阿甘的妈妈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你和其他任何人是一样的”“做傻事的才是傻瓜”就从存在主义的维度获得了真理性。

(一)自在的存在先于本质

在观众看来,妈妈说“你和其他任何人是一样的”纯粹是自欺欺人。若阿甘与其他人一样,他就不会被公立学校拒之门外,不会被别的男孩子欺凌。他低于常人的75分智商是不同于他人的。但换个角度看,妈妈富有哲学色彩的话是对萨特“自在的存在”的绝妙注解。

萨特认为存在先于本质。在自在的状态下,个体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偶然造物,被抛弃到这个荒诞的世界上,成为彼此互不联系的个体。在这种绝对存在的状态下,世界和人都是虚无的、无意义的,真正赋予个体内容的是行动,是选择。因此,每个人降生于世,智商作为现象之存在,都是自在的,不能作用于意识,也就没有意义。阿甘与其他任何人一样,都是上帝的偶然造物,那么他75分的智商作为自在的存在,对他的本质不产生任何影响。所以,阿甘与别人并无任何不同。在自然状态下的、自在存在的人之中没有傻瓜与天才之分。无意识、无行动、无选择的人不可能是“傻的”,只有“做傻事的才是傻瓜”。这一点不仅体现在阿甘身上,妈妈也是重要的例证。

在电影中,妈妈的一生并未得到过多的渲染,但她的爱是阿甘成功的动因,也是妈妈获得本质存在的选择。她无法选择儿子的智商,在这一点上她与别人并无不同,真正的差异在于有意识的选择。妈妈在临终前对阿甘说:“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把你带给了我,但我尽力去做好一个妈妈。”她选择了去尽妈妈的职责,进而要做一个“好妈妈”,她选择了爱,在爱的选择中获得了自己的本质。因此当阿甘说出“你是一个好妈妈”的时候,妈妈作为本质的存在获得了意义。

(二)自在的存在是荒诞的

《阿甘正传》吸引观众和研究者的一个重要方面,是阿甘带有后现代色彩的魔幻奔跑将他带入大学、白宫,甚至越南、中国时所闪现的一系列历史画面。20世纪60至80年代发生在美国的每件大事都对其历史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民权运动、反战运动、越南战争、阿波罗登月、中美关系解冻如同粗砾、震撼的摇滚乐,成为美国乃至人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但是,影片却以戏谑的姿态将阿甘嵌入到历史画面中,颠覆了事件的重大意义和严肃面目。在阿甘的回忆中,有些事件是混乱的、无法理解的碎片,如民权运动;还有一些事件是荒诞的、怪异的,如他两进白宫,第一次找厕所,第二次当众脱裤;更有一些是魔幻的,如他一路狂奔救回受伤战友。这一切为历史蒙上了荒诞的色彩。更甚者,阿甘对这一切都是不自知、也不在意的,对其意识和选择并未产生任何影响。这种荒诞色彩几乎颠覆了传统的历史叙事学的意义,也印证了新历史主义的观念――历史不过是一种叙事。不过,其核心的要义与存在主义思想互为表里。

萨特将客观世界的存在称为“自在”,“存在是自在的,存在是其所是”[3]27,即人与构成客观世界的其他事物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无目的的存在。由于“现象的存在无论如何不能作用于意识”,纪录片讲述的必然、线性、完整的历史及改变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都不过是阿甘屁股上的伤疤或身后的电视画面,是不可思议的、毫无规律可循的碎片,在他的世界里呈现出极度的偶然性和荒诞性。

从这个角度而言,世界与发生在其中的事件都是荒诞的、无意义的存在。但是,导演又以存在主义“自为的存在”赋予了其荒诞表现之下的理性内涵。

二、自为的存在是本质的存在

从自在存在的概念来看,认识世界的意义和可能性似乎被消解了,但存在主义并非逃避的哲学。萨特认为,人的存在是自在和自为存在的统一,即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虽然是偶然的、荒谬的现象,人的行动(选择)却能赋予其自身存在的意义。人是命定在自由的行动中确立自我的尊严和意义的。但自由也要求自我站在他者的立场上承认绝对自由的存在。[4]

(一)行动定义自我

在影片中,阿甘从一个世人眼中的“傻瓜”到“橄榄球明星”“越战英雄”“乒乓球明星”“亿万富翁”,如此种种身份的转换,几乎全部由奔跑带来。奔跑带给了阿甘存在的意义和尊严,证明了自我的存在。   阿甘的奔跑贯穿整部影片,他的奔跑甩掉了羁绊,甩掉了自行车、汽车,他的身份则由一个世人眼中的“傻瓜”转变成“英雄”。奔跑在使他获得生存权利的同时,也使他承担起了自我选择的责任。自在的存在虽然是无意识的、虚无的,人却与此同时获得了绝对的自由,这种自由要求人承担起自己选择的责任。人是命定在自由中展开自我潜力和可能性的,阿甘持续的奔跑,将自己存在的意义一一呈现出来。

阿甘的奔跑速度让世人惊叹,教练忽略了他的智商,招他进入橄榄球队。大学又忽略了他的智商,招他入学。阿甘在医院学会了打乒乓球,他得以留在军中为国效力。智商作为自在的存在完全没有了意义,阿甘用自己的行动一次又一次地定义了自己。他是明星、英雄、亿万富翁,他不是傻瓜。

阿甘的行动大部分并没有什么动机,正如萨特所说,“我们动作的理由就在我们之中:我们行动,就像我们存在一样,我们的活动有助于造就我们。”[3]564因此,所谓的“动机、动力和目的”都是不可追问、不可分析的。他的奔跑服从了内心的召唤,成就了自我的价值。

(二)行动改造他者

行动中的阿甘证明了自我的存在,但人之为人的庄严和崇高在于人的意识。在最纯粹本真的状态下,阿甘的行动出于对生命的忠诚、对自我选择的忠诚,然而这一切不会改变世界的偶然性和荒谬性。阿甘爱妈妈,妈妈终会离他而去;阿甘爱珍妮,珍妮流浪远方;阿甘爱阿布,阿布死于越战。这都是他无法决定和把握的客观现实和结果。主观的选择才是人自己应该肩负起的责任。萨特说,“我得为自己负责并且得为每一个他者负责。……在自我选择的过程中,我选择了人。”[4]在世界的荒谬和偶然中做一个有意识选择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人。

再回到奔跑的动机问题上。当阿甘被问及为什么奔跑时,他想起了妈妈的话“有时我们常做一些并没有意义的事情”。然而,这句话只能解释行动塑造自我,动机无法追问。即他的奔跑没有动机,仅仅服从内心的召唤,行使了行动的自由而已。不过,他又说道:“不知什么原因,我所做的事好像在某些人看来有了意义。” 这句话既非出自妈妈也非珍妮,而是阿甘的自我感悟,证明其行动并非毫无意义。从这句话开始,他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行动者”,而变成了一个“思想者”。阿甘的智商使他难以理解复杂的世界,却保证了他意识的自由。正如他对珍妮所说的,“也许我不够聪明,但我懂得爱。”当他选择去坚守和爱的时候,他便有了意识。萨特说“选择和意识是同一同样的东西”,“爱就是获取爱的意识的过程中自己选择去爱。如果激情是自由的,它就是选择。”[3]576阿甘看似无意义的奔跑带给了他人启示,从而改变了他人的生活,这就是爱的结果。

阿甘的选择均是按照自己的本性所作的自由选择,既无先验的好坏引导,也无明确的善恶指示。因此,他的行动在世人看来毫无意义,不但浪费时间、金钱,甚至还违逆他人的意愿。如中尉在全队遭遇伏击时,自愿求死,以求得英雄的荣誉,却被阿甘强行救回来。他明知飞机即将轰炸丛林,却一次次冲进去救布巴。布巴死后,他将全部家当用来购买捕虾船,希望实现布巴的愿望,始终一无所获,也要继续行动。梦想成真时,他寄钱给布巴的妈妈。这都是阿甘自主选择的结果,与妈妈和珍妮无关。如果说阿甘的第一反应是服从中尉的命令、听从珍妮的告诫,所以他拼命地跑到了安全地带,那么他返回丛林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他有意识地自主决定的结果,他选择了信守承诺、承担责任。

因此,世俗的无意义恰恰是阿甘坚守的意义。最终他拯救了中尉的肉体和精神,改变了战友家庭的生活,又为素不相识的人提供了灵感和精神慰藉。他改变了珍妮,使她回归平静,获得了幸福。他利用了绝对自由,选择了维护承诺,坚信会有所收获。这就是萨特所说的在自我选择的过程中选择了人的含义,即成为自在和自为存在统一的人。阿甘的选择造就了他,造就了一个行动中的自由人,使他具有道德意义上的崇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

美国诗人狄金森唱道“希望是个有羽毛的东西――/它栖息在灵魂里――/唱没有歌词的歌曲――/永远,不会停息――”[5]《阿甘正传》的片头与片尾,是一片随风飘舞的羽毛,飞得忽高忽低,看似没有方向,却经过了各个地方,亲吻过大地,也遨游过天空。它与无数人擦肩而过,唯有阿甘将其捡拾起来。羽毛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阿甘的命运就像这片羽毛,看似飘忽毫无方向,却带给了他人希望和意义。

[参考文献]

[1] 刘震.“美国梦”归何方[J].电影文学,2008(05).

[2] 熊薇.电影《阿甘正传》的美国文化解读[J].电影文学,2009(15).

[3] 萨特.存在与虚无[M].陈宣良,等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

[4] 沃林.文化批评的观念:法兰克福学派、存在主义和后结构主义[M].张国清,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205.

[5] 狄金森.狄金森诗选[M].江枫,译.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123.

[作者简介] 石梅芳(1978―),女,河北枣强人,文学博士,河北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英美文学。冯春园(1982―),女,山西忻州人,博士,河北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804CB56A17B32198.html

范文七:电影《阿甘正传》中永恒的人生主题

[摘 要] 电影《阿甘正传》(Forrest Gump)是1994 年美国派拉蒙公司制作的一部经典作品,影片以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美国历史为背景,将3K党、猫王、肯尼迪遇刺、乒乓外交、越战、水门事件、披头士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穿插至小人物阿甘的人生经历之中,以智障阿甘的生活态度和人生追求来反映二战以后美国人民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本文将从电影台词的角度出发,去剖析电影人物对白下隐含的人生主题。

[关键词] 《阿甘正传》;电影对白;人生主题

导演泽米基斯在《阿甘正传》这部影片中运用了一种极其幽默的格调和夸张的手法来和观众讨论一个严肃而沉重的话题,那就是命运。影片的开头和结尾借助于一根漂浮不定的羽毛来传达人生命运的不可捉摸。而愚者阿甘却用他人生的经历来对不可捉摸的命运进行诠释,即“我不知道命运是什么,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并且尽我最大的努力”。

一、《阿甘正传》的故事内容简介

阿甘是生活于美国南方阿拉巴马州一个小镇上的一个智商仅为75且腿戴矫形金属架的“傻瓜”美国青年,但是上帝却赐予了阿甘健步如飞的双脚。阿甘的妈妈是一位伟大而坚强的母亲,她常常鼓舞阿甘不要放弃自己的人生,并牺牲了肉体满足校长才将阿甘送进了正常人的学校。在上学的校车上,阿甘邂逅了他生命中的女孩珍妮,小珍妮非常同情并关爱阿甘,常常在阿甘遇到危险时鼓励地大喊:“快跑!阿甘快跑!”就这样阿甘开始了他一生中的奔跑,后来他进入了一所大学并发挥了他的优势成为橄榄球场上最善跑的巨星,并由此受到了肯尼迪总统的接见。大学毕业后的阿甘参加了越战并遇到了他生命中的两个挚友——布巴和丹中尉,在一次战斗中阿甘想起了珍妮的叮嘱拼命奔跑,善跑的天赋不仅挽救了阿甘的生命,他还在战争中救了自己的战友并因此受到了约翰逊总统授予的荣誉勋章。但是好朋友布巴却牺牲了,丹中尉也被战争夺去了双腿。回国之后的一次反战集会上阿甘再一次遇见了珍妮,但那时的珍妮已过着极其堕落、放荡的生活,两人最终不欢而散。因战争受伤而修养的阿甘喜欢上了乒乓球并因球艺精湛而成为乒乓外交的使者来到中国参赛,成为中美建交的历史功臣和见证者。退役后的阿甘为了实现好友布巴临终的心愿买了一艘捕虾船并将之取名为珍妮,凭借这个,阿甘非常幸运地收获了大笔的财富。然而母亲的去世却让阿甘决心退出商业做一名义务割草工,这个时候陷入绝望的珍妮忽然间回到了阿甘的身边,却又在第二天的凌晨悄然离去。阿甘也因此进行了长达三年的长跑生涯,在一天忽感疲累重新回到家乡时,他收到了珍妮的来信并见到了他的儿子和身患绝症的珍妮,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非常幸福美好的时光,但最终珍妮还是离世了。故事的结尾是阿甘送儿子上了校车,一根从书上掉落的羽毛随风飘扬,最终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二、《阿甘正传》塑造的主要人物形象

(一)阿甘

虽然阿甘是个智商只有75的弱智,但他毕生都在追求着这世上最美好的三样东西:生命、友情和爱情。对于生命,阿甘一直奉守着母亲和珍妮的告诫,即“make your own destiny,you have to do the best with that God gave you”(创造你自己的命运,尽量利用你的天赋)和“Run Forrest!Run!”(向前跑,永远不要回头。)无论是对待感情、友情还是事业,阿甘都以一种专注而执著的姿态来审视和对待。阿甘一生都只爱着珍妮一个女孩,无论珍妮是否离他而去,他都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心意,并以一种包容的胸怀来慰藉心灵几度受挫甚至堕落风尘的珍妮。对待朋友,阿甘也一直怀着一种虔诚的态度,即使在残酷的战火中也坚持回去寻找布巴和丹中尉,并在丹中尉瘫痪气馁时鼓舞他重新振作。不仅如此,阿甘还非常专注于他仅会的技能并将之发挥到极致,譬如奔跑,譬如打乒乓球。阿甘的每一次幸运的成功,都是对弱小自己的一次精神超越,都是对认真生活给予的报答。正如导演泽米基斯所说的那样:“我把影片中的各个角色看作美国国民性的拟人化的象征,阿甘正直诚实、宽容善良是传统美德的集大成者。”

(二)阿甘的母亲

阿甘的成长、成人、成才,都归功于他母亲耐心的教导与感化。毫无疑问,阿甘的妈妈是一位非常坚韧、伟大而又充满智慧的母亲,她一直作为阿甘的精神支柱之一存在于阿甘的人生信条之中。因为母亲的教育,阿甘才得以一直保持着那份与生俱来的纯真;也因为母亲的付出与牺牲,才换来了阿甘正常的学习环境并且能够以正常人的身份成长。对于一个丧失丈夫又带着一个残疾孩子的单身女人来说,阿甘母亲的命运无疑是凄惨的。但是整部影片里,我们却看不到她丝毫的颓废与自怨自艾。自始至终她都以一颗极其强大的内心来温和、优雅地回应命运对她的不公,她从不畏惧于他人异样的眼光并且帮助阿甘克服自身的心理障碍。在这部影片里,我们经常能听到阿甘总是不停地用“妈妈说的对……”“妈妈说……”“妈妈总能让我明白她的意思”等词来自述人生信条,由此我们足以见识到这个女人的强大、智慧与深沉的母爱关怀。

(三)珍妮

珍妮是阿甘的另一精神支柱,小时候的珍妮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然而这个美丽的女孩却受到了命运不公正的待遇。和阿甘同样出生于单亲家庭的珍妮没有阿甘的幸运,她从小就身受着父亲的性虐待从而导致了纯洁心灵的扭曲和堕落。她的人生充斥着各种不安定的因素:从小就对其性侵犯的父亲、试图对裸身表演的珍妮加以调戏的观众、对她进行虐待的男友、酗酒吸毒的朋友群体等。珍妮用激进而大胆的思想追求着自己的人生理想,最终却被理想和现实所抛弃,珍妮的行动深受妇女解放运动和民权运动的影响。珍妮在一系列挫折、失败之后最终回到阿甘身边,这意味着珍妮所代表的那类离经叛道的人的叛逆思想向传统主流思想的回归。

三、《阿甘正传》对白下的人物分析

这部电影自问世到现在已经有将近20年的历史了,但当我们在再一次地去回顾这部影片时,我们仍然能感受到极大的心灵震撼。电影《阿甘正传》获得成功的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在于电影中人物台词的精巧设计和人物对白的成功描写,整部影片都以一种独特的美国式对白来进行叙述,使影片的人物形象和其潜在的文化内涵展现得淋漓尽致。在此,笔者将对影片中的一些经典人物对白进行展示和分析,以便读者能够从中感受到该影片独特的语言魅力。   (一)阿甘和母亲的对白

Forrest:What's the matter,Mama?

阿甘:你怎么了,妈妈?

Mother:I'm dying,Forrest.Come in,sit down over here.

母亲:我快死了,Forrest。来,坐这。

Forrest:Why are you dying,Mama?

阿甘:为什么你要死,妈妈?

Mother:It's my time.It's just my time.Oh,now…don't you be afraid,sweetheart.Death is just a part of life.Something we're all destined to do.I didn't know it,but I was destined to be your mama.I did the best I could.

母亲:时间到了,只是我的时间到了。现在……无需惧怕,亲爱的,死亡只是生命的一个部分。这是命中注定的。过去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命中注定是你妈妈。我已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Forrest:You did good,mama.

阿甘:你做得很好,妈妈。

Mother: Well…I happen to believe you make your own destiny.You have to do the best with that God gave you.

母亲:我相信你能创造你自己的命运,你要尽量利用你的天赋。

Forrest: What's my destiny,Mama?

阿甘:什么是我的命运,妈妈?

Mother: You're going to have to figure that out of yourself.Life is a box of chocolates,Forrest.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

母亲:你要自己想办法去弄清楚。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将会得到什么。

“Life is a box of chocolates,Forrest.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这应当是这部影片里最经典且最值得回味的台词,它出自于阿甘母亲临终前与阿甘的对话之中。这位智慧而伟大的母亲用自己无私的宽容和母爱教会了阿甘怎样成长,可以说没有阿甘的母亲,就不会有阿甘之后幸运又成功的未来。面对所有的事情,她总是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解释和阐述生命的意义,她对于阿甘人生信条的树立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阿甘和珍妮的对白

Forrest: Will you marry me?

阿甘:嫁给我吧?

(Jenny turns and looks at him.)

(珍妮回头看着他。)

Forrest: I'd make a good husband,Jenny.

阿甘:我会成为一个好丈夫的,珍妮。

Jenny: You would,Forrest.

珍妮:你会的,福雷斯特。

Forrest: But you won't marry me.

阿甘:但你不肯嫁给我。

Jenny: You don't wanna marry me.

珍妮:你不会想娶我这样的人。

Forrest: Why don't you love me,Jenny?I'm not a smart man,but I know what love is.

阿甘:为什么你不爱我呢,珍妮?我不是个聪明人,可我知道什么是爱。

阿甘深知自己并非一个聪明的人,但他却愿意用最大的努力去理解爱,并在这一段台词中,阿甘表露了他的心迹,阿甘自认为现在的自己已经懂得了爱,可是他却疑惑珍妮为什么不肯安定下来去爱他。“If you need me ,I wlll be not far away”(如果你需要我,我就在你身边)这是阿甘在珍妮墓前说的一句话,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阿甘对于爱情的深情与执著,所以珍妮在历经漂泊之后最终还是回到阿甘这里才寻找到了人生的答案。

我国著名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梁漱溟先生在《人生的艺术》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没有目的地向上前进。”可以说,梁老先生一语道破了阿甘的人生信条。简单是种至高的智慧,执著是种伟大的品质。阿甘告诉我们应该如何从一而终地面对自己,面对人生。就像羽毛一样,经历着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可能,但是想要达到这些不同可能的惟一途径,就是努力地飘着。

[参考文献]

[1] 聂于.以精神分析学理论解读《阿甘正传》[J].科技信息,2012(07).

[2] 高文芳.合作原则在经典电影《阿甘正传》人物性格分析中的应用[J].安徽文学,2009(07).

[3] 龚频.从《阿甘正传》中的主要人物解读当代美国文化[J].名作欣赏,2011(09).

[作者简介] 薛玉红(1972— ),女,河北邢台人,硕士,河北经贸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 英美文化。景巧玲(1971— ),女,河北邢台人,硕士,河北医科大学外语教学部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英语语言学。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6C758708013EEFDD.html

范文八:“他”的成功可以复制——从结构主义视阈重品《阿甘正传》

凝, 冀r  簖 . § i   一

云 范  林 明 教 视 晨 南 大者  锦 育团   师 学 昆 程 影阐  集罗

[ 摘要 】结 构主义理 论对 于电影 意义重大。采用结构主 义的叙 事风格 ,通过各种二元 对立要  素的展 示,可揭 示影 片的 内涵,推动情 节的发展 。电影 《阿甘正传 》用诙谐 的故事情 节讲述

了深 刻 的 人 生哲 理 。

[ 关键词 】 《 阿甘正传 》

结构主 义

成功之道

[OI o3 6 .s. ( — 9 62 1.2 )   D ]1. % in1 ) 6 1 . 01.3 9 s O2 0 (6

础上产 生出结构观 ,是结构主义思 想的基石。

引 言

在外 在组织 形式下 ,蕴色 丰富 内涵和 外延 的

系统 即作 品的意义。   而 这 种结 构 往 往 以 二 元对 立 的 形 式 呈  现。 分解阿甘 的一 个个成功 ,我们 可以 明显

运 用于 电影作 品 的分析 ,结 构主义是 作

为一种 文化思潮 ,同时也 是一种 分析 方法 出  现的。他对 于作品 的关注 从内容 分析转 向形  式 的研 究,热衷于 剥离纷 繁复杂 的表 象剖 析

出深层结 构。作 为一种 文化思潮 ,结构主 义

【 法国结构 主义人类学 之父列维 ・ 3 】 斯特劳 斯  ( l d   e i t u s 将 结构主 义方法论应 用  Ca e L v Sr s ) u   a 到人 类学和 神话学 等领域 中 ,进一步 丰富和  完善 了结构 主义思 想本 身,也真正 使结构 主

义成 为一种文化思潮在学 术领 域产生影响。   ( ) 构主 义与文艺作品  二 结

地看 到这种 表层二 元对立结 构 :智 障一 大学  毕业 ,智障一 越战 英雄 ,智 障一乒乓 明星 ,

侧 重社会道 德和历 史文 明的反叛 与挖掘 ,他

宣 扬社会性 和平衡 式的制 约方面 ,而不强调  个性和创造 性的方面。   《 阿甘 正传 》 ( or t u Fr s  mp),是 一  e G

英 国评 论家彼 得 ・ 沃伦 在 《 电影 的符号

与意义 》(in  n   a igiteCn ma  sg sa dMe nn       ie , nh 16 ) 9 9 一书 中指 出 ,结 构 主义 方法 论是 用客

部 根据 温斯 顿 ・ 格卢 姆 \ s nGo m) /nt   ro 同  / o i

名 小说改编 的美 国电影 , 自 映 以来 一直广  上

观 的结构主 义方法 分析 影 片本身的 意义和形

受 热议 , 电影 荣获 19 年 度 奥斯 卡最 佳影  94 片 奖、奥斯 卡最佳 男主角 奖、奥斯 卡最佳 导  演 奖等六项 大奖。影 片主人 公阿甘智 障的缺  陷与丰盛人 生的强 烈碰撞极 大地冲 击 了人们  看待 问题和 思考 问题 的 方

式 ,而 “ 式成 功  甘

之道 ”更成 为 “ 仁者 见仁 ,智 者见 智”的思

式。在 《 神话 与意 义 》一书 中列维 ・ 斯特劳  斯认 为 ,任何 表面现 象背后都 有一个 特定 的   结构 ,只要 能抓住这 个结构 ,就能抓 住问题

的本质 。通过 把分析对 象解构 为一些 相对独  立 的结构 ,然 后在这 些结构 内找 出它们的对

智障一 事业成 功 ,从人 生 的角度来 看 ,影 片   全方位 地展示 了阿甘 的成功 ,而他取 得的所  有成功 似乎都 与他 的 “ 智障 ”对立并 贯穿 了   全片始 终 ,这 多个表层 二元对 立结构 构成 了   整个影 片的基 本脉 络。   ( ) 三 阿甘成功 的深层结构  结构主 义认 为,事物之 间在深层 结构上  的联 系,恰恰 比表层结 构既事 物本 身更能体  现事物 的本质 。潜藏于 作品深 处的结 构更能

支配和影响作 品意义的生成。

立统一 的关 系 , 会发现意 义产 生于其中。 就   结构主 义者 关注的不 是现象本 身 ,他们

对现 象的抽 丝剥茧 , 目的是在 二元对 立系统

“ ”是 影 片 中一 个 最 为 意 象 化 的镜  跑 头。阿甘 的奔 跑贯穿 了他的成 功道 路 ,也成  为整部 影片重复 率最 高的镜头 。不论 时空如  何 更迭 ,阿甘 总是专 心地甚至 不顾一切 地奔  跑 , “ ”似乎是 一个 象征性 的符号 ,他 从    跑 备受歧视 的童年 跑到 了人才济 济的大 学足球

场 :从战 火纷飞 的越南 战场跑 到了乒乓 外交

维谜题 。从结 构主 义的理论视 角切 入 ,对被

影评 家们誉 为 “ 国的文 化宝典 ”的 《 美 阿甘  正传 》进行剖 析 ,探讨 其核 心元素和 对立关  系 ,以及影片藉 以传达 的深层 文化和精 神 内

涵。

中分析 这个现 象的基 本结构 ,挖掘 出深层 次  的矛盾结构 , 例如 “ 与死” “ 生 、 存在与虚无 ”   等。从 本质 上来 说 ,结构 主义就 是一 种透过

现象抓本质 的工具 。[  4 】 三 、结构主义分析 《 阿甘正传 》   ( ) 一 影片简介  上个世纪 八九十年 代 ,美国掀起 了社会

二、关于结构主义

( ) 一 结构主 义的发展与定义

球场 :直 到在单 纯的奔 跑中饱 览金黄 大漠 、   漫天红 霞的人 间奇景 ,阿甘跑 出了一 个个成  功。由此我们不难发现贯 穿整个影片 的 “ ” 跑

作 为文学 作品 分析方法 的一种 ,结构主  义最早 可追溯 到亚里 士多德 的 《 诗艺 》,其  中包含 了对文 艺作品 结构 的分析研究 。结构

价 值批 判和重 建思潮 ,倡 导 以保 守主 义价 值  观 为核 心的价值 回 归。影 片主人 公阿甘 是个

智商 仅 为 7 5的智 障者 ,正 是这 一思 潮 中反

智( nii ee tas A t n l u lm  统的绝佳体现 。 阿  — tl c i 《

象征 的是 阿甘 的执 着。 片中充 满了这样 的深  层 结构 :执 着于 爱情一 有情人 终成眷 属 ,执

着 于承诺一 成功 的捕虾船 长 ,执着 于 友情一  越 战英雄 , 着于细节一刷新枪械 装卸记录 , 执   执着 于兴 趣一乒乓 外交 明星 ……而阿甘成 功  的核 心秘 密也 由此显露 出来 :执着 是成 功 的

基 石。

主义强调 ,任何 一个 文化系统 内的每 个元素  均是从 该元素 与同一 文化 系统 中其他 每个元

素的关 系里获得 意义的。   伯特 ・ 麦认 为 : “ 构是对 人物 生活故    结 事 中一 系列事件 的选 择 ,这种选 择将事 件组  合成一 个具有 战略意义 的序列 , 以激 发特定

甘 正传 》是这一时期 “ 反智 电影”的代表作 ,   它通过 讲 述一 个智 商仅 为 7 5的智 障者 的成

功人生 , 引发了观 众对社会文化 、 宗教、 道德 、

意识形态 等方面 的深刻 反思。面 对艰难 的人  生 旅途 , “   智障 ”的阿甘 实现 了各种不可 思

议 的成 功。

( ) 四 阿甘的成功 之道

而 具体 的情感 ,并 表达一 种特定 而具体 的人  生观”。【 许 多学者也都 曾从不 同的层 面给  1 】

拥 有了成功 基石 的阿甘又 如何 在他 的成  功之道 上奔跑呢—— 深层 结构的解码 :   1 、执着于梦想

出结构主 义的定 义 ,著名 学者 霍克斯谈 到 :   “ 构主 义根本上 是对世 界的一种 思维 方式 , 结

主 要关注结构概念及对 此加 以描述。 ”I】 2   瑞 士语言学 家索绪 尔及其相 关理论 对结

( ) 二 阿甘成功人生 的对立结构  结 构主义叙 事风格 的文艺作 品往往 存在

表 层和深层 两个 结构 系统 。表层 结构 ,也 称

“ 智障 ”的阿甘并 非拥有 出众 的外表 与  非凡的智 慧 ,甚至 与公众 对成功 人士 的想象

大相 径庭 ,虽然他 不止一 次的伫 立在人 生的  关键 转折 点 ,但都 能转 败为胜 、化险 为夷 ,

让我 们 不得不相信 ,阿甘 的成功 不是误打 误

构 主义产 生 了巨大影 响。索绪 尔的差 异论 ,

即从差异 出发建 立起二 元对立 ,并在这 个基

外 结构 ,是 指文 艺作品 可观、可 感、可听 的  情 节、对 白、音 乐等外在 组织形 式 ,即作 品

的内容 :深 层结构 ,也称 内结构 ,是指 隐藏

I 冈

!堡     !l

撞 ,更不是 上帝庇 佑 ,而 是他 却始 终执着 的  追 求人类 一切 美德 ,他 善 良、真诚 、守 信

坚信 “ 愚蠢 是愚 蠢的行 为 ”,并 以此作 为人

阿甘最 终的成 功不 仅得 益于他 人的 关心  和 指导 ,更得 益于 自己执 着 的践行 。当 阿甘

被 一群 同龄孩 子欺 负时 ,珍妮 关切地 朝他 喊

可 见结构 主义 对文 艺作品 的解码 过程 是为 了

发掘 人 类心理 、精神 、文 化、情 感等层 面 的   深 层 内涵。 电影 《 阿甘正传 》的成功 ,在于

剧 本捕捉 到成 功的真 谛与 世俗观 念 的各种对

生信 条为 之不懈 努力 的最 好 回报。值 得 反思

的是 ,梦想也 是 一把双 刃剑 ,它指 引人 奋然

道 : “ !”跛 足 的阿甘 没有 片刻 的迟 疑 ,   跑   没命地 向前 冲去 ,终于 能 自由的奔 跑 ;球 场  上 ,教 练 告诉 他 : “ 到 球就 跑 !   接 , 没 有  ’他 丝毫 的疑惑 ,结果 他跑来 了大学毕 业证 ,成  了“ 球星 ” 他 初到越南 战场 , ; 丹上尉命令 他:   “ 见危 险 就跑 ! 遇 ”他 单 纯地 服从 了,不 但

平 安 归来 ,还 成 为 “ 战英雄 ”。把 简单 的  越

立 ,通过 出色地 展 现阿甘 的种 种成功 ,回 归   了真 善 美的普 世价值 观 ,引发 了观众 的群体  沉思 。阿甘 的成功 才是真正可 以复制的成功 。

前行 ,也会让 人 固执 己见 ,误 入歧途 。 影片

中 的丹上尉就 是前 车 之鉴。 为英雄而 英雄 的  丹上 尉与 为友情而 英 勇救 助 战友 的阿甘 收获

了两种截然 不同 的战争 纪念品 。

2 、执着 于信念

阿甘 的成 功与 他 执 着 的 信 念 是 分 不 开

的 ,假 设阿甘 只是 一味地 信 守承诺 ,却没 有  坚定 的信念做 支撑 ,梦想 也只 能随着 时光 流

事情做 好就是 不简 单 ,把 平凡 的事情 做好就  是 不平 凡。坐 而论道 不如 起而 行 ,只 有执 着

的人才能把任 务执行 到近乎完美 。

逝成 为泡影。 对捕虾 业一 窍不通 的阿甘 为了   兑现 与战友 巴布一 起捕虾 的承诺 ,当上 了捕  虾 船长。阿甘在捕虾 路上不 断遇到种种 障碍 ,

这也许 是命运 对每 一个成 功者 的考验 ,从 一

四、结语  在 结构 主义 的视阈 下 ,可 以看 到梦想 、   信 念与 践行 这三个 要素在 阿甘 的成功 过程 中  反 复 出现 ,影 片 中阿甘 的成 功都 是 由它们 组  合 演绎 而成 的。这 也反复 提示 观众 ,在去 掉  阿甘 “ 障 ”的外表 之后 ,本 片仍然 是围绕  智 着 传统 的励 志主题 来展 开的 ,即 :执 着是成

功 的基 石。 由于影 片表层 结构 的幽默 诙谐 使

开始只捞得 上垃 圾 ,到暴风骤 雨中追逐虾 群 ,   从每 天坚持 出航 ,到最终 拒绝 回航 ,无

不 折  射 出阿甘 的执 着信 念。影 片 中这种人 类永恒  追求 的信念却 奇特在 这个 二 元对立结 构另 一

面的丹 上尉 的重新振 奋 中得到 升华。 通过协

观 众对 阿甘 的成功 之道 的理解 产生 了很强 的  主 观性 与任 意性 ,这也正 是为何 从结 构主 义

视 阈下最 终得 出阿甘 的成 功 之道— — 执着于  梦想、执着 于 信念 、执着 于践 行 ,而 有别 于

助 阿甘 建立捕 虾 的事业 ,丹上尉 被 阿甘 的永  不放弃 感染 ,逐 渐恢 复 了 自尊 与 自信 ,重 新  站 了起 来。可 见一个 拥有执 着信 念 的人不仅  能救人性命还 能拯救人 的灵魂。   3 、执着于践 行

对 阿甘诸 如 “ 傻人 有傻福 ”、 “   吃亏 就是 占  便 宜”、 “   有舍 才有得”等成功 之道 的解读 。

( 上接 6 3页 )   祭 祀结束 ,博子; 备驾 车离 去 ,我 们发  隹

现 ,这场戏 的 “ 影机 式视 角 ”向 “ 物主  摄 人 观 内在视 角”转 移 了,而且 转移得 非 常 自然  巧妙 :藤 井的 父亲敲 窗拜托 博子将 藤井 的母  亲送 回 ,但 他显 得很 不高兴 。他 明知妻 子玩  的是一种逃 离 的把戏 ,所 以当他送 她上 车 的   时候 ,用 一种粗 暴的 态度将 她推 到车 上 ,以  致 后者被 弄疼 了 ,发 出一声 低低 的抱 怨。然  后是 一位 醉汉前 来企 图胡搅 蛮缠 ,被他 的 同   伴们 及时拽走。博子打量 着眼前发 生的一切 ,

坐在 车 内不知所 措 ,她 不知 该说 什么 ,似乎  只 是在冷 眼旁观 。我们 可 以看到 ,博子 在这

由此可见 , 片的视 角转换 是非常悄然 、 影   巧妙 的。   第三 、隐含作者 的视角  任何 的作 品都 是为 了传达 出 自己的思 想  观 点或抒 发 自己的情 感。 诗歌和散 文 往往 可  以直抒作 者胸 臆 ,而 小说作 者 的观点 往往是  隐藏起来 的 ,电影 与其相 同 ,它还 原 了物质

些 电影那 种惯 常采 用 的打 出的 “ 字幕 ” ,但  我们依 然可 以明确地感知他 的存在 。   《 情书 》这部 影 片中 ,流动 转换 的视点

与相 互配 合 的内外视 点 ,表面上 是博 子与女  藤 井树在 进行 一场 陌生人 之 间的交流 ,实则

是 女树 与男树 在重 复的琐 碎 回忆 中演 绎一场

超越 时 空的 心灵对话 。 因为符合 人物 的心理

世 界 ,观 众在 银幕上 看见 的 ,是 真真 切切 的  “ 生活 ” ,以为那只 是人 物的故 事 ,人物 的

思 维 ,极 少有 人会 想 ,那其 实就 是作 者 的思  维 ,作者 的观 点 ,由此认 为 , “   隐含 作者 ”   即电影的编导 。   杨 绛女 士曾经 说过 这样 的话 :

认 为 “ 作

逻 辑与情 感逻 辑 ,服 从于讲 述作 品 的故 事 的

修 辞技巧 需要 ,都得 到 了观众 的欣然 认 同,   这 也给我 国 的 电影创 作 ,提供 了诸 多宝贵 的

启 示。

里 的 “ 眼旁观 ” ,正 是通 过摄 影机 的 “ 冷 拍  摄视 点 ”进行 的 ,摄 影机 的 “ 视” ,其 实  注 就是 “ 人物视 点”的注视 , 影机 的 “ 察 ”  摄 观 , 就代表 了人物 的 “ 观察 ”。影 片随 后展开 的,   回到未婚 夫藤井 树 的家 ,走 进他那 间 尚未打  扫完 毕 的尘封 的居室 ,同样 也是从 博子 这个  “ 物视 点 ” 人 展开 的。 问屋 子对博子 来说 , 这   亲切 而又 熟悉 ,陌生 而又久 违。博 子正 是在

这 个 “ ”,偶然 从 “ 家 毕业 纪念 ”册上 ,发  现 了藤井 树读 中学时代 小樽 市 的家庭 旧址 ,

者 不可 能纯客 观地 反映现 实 ,也 不可 能在作  品里 完全隐蔽 自己。他 的心思会 像弦外 之音 ,   随 处在 作品里透露 出来。 ”   影 片 《 书 》中透露 出 的博 子 的伤痛 , 情   女 藤井树 家人 对其 的呵护 有加 ,秋场 对博 子  开 始新 生活 的不懈鼓 励等 等 ,实际上 都是 编  导借 助于 影 片中 的 “ 隐含作 者 ”所表 达 的 自   己的一 种人生 思考 与人生 态度。   从 叙事 的情节 节奏 、情节 结构 、情节推  进 与情 节安排 的密度上来看 ,是 “ 隐含作者 ”

便情 不 自禁好奇地 偷偷 将其 随手记 录在 自己

的手臂 内侧。于是 ,接 下来一封寄往 “ 国” 天   的情书 ,就 由此而产 生 了。

在进行 驾驭与操纵 。而 “ 隐含作 者”的介入 ,   我们 虽然 听不 到他 的 “ 音” ,也看 不见某  声

I 塑 !l !堡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04E3FB92E583F78.html

范文九:《阿甘正传》中主要角色的社会文化隐喻

摘要:《阿甘正传》是一部经典的励志之作,影片巧妙的将阿甘的成长与美国20世纪下半叶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结合起来,讲述了一个成功的传奇,影片中主要角色的社会文化隐喻深刻。本文结合阿甘、珍妮、巴布和丹中尉等主要角色的性格和际遇,逐一解析了传统价值观的回归、反主流文化的衰落、种族歧视的隐秘化以及越战的影响等美国社会文化现象。

关键词:阿甘正传;角色;社会文化隐喻;解析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阿甘正传》(Forrest Gump),改编自温斯顿·格卢姆(Winston Groom)的同名小说,它是一部非常奇妙的影片,将商业与艺术、传奇与历史、游戏与思索、滑稽与抒情这些彼此矛盾的元素和谐地融为一体。该片凭着妙趣横生的故事情节和清新隽永的艺术风格,荣获1995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等6项大奖。电影以轻松幽默的口吻,讲述了一个智商偏低,简单执着,与世无争的“傻小子”,不自觉的参与了20世纪下半叶影响美国乃至人类历史进程的几乎所有重大历史事件的传奇故事,影片虽然充满了传奇色彩,但却酣畅自然,宛若天成。该影片可以说是一部生动反映美国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社会文化的教科书,片中的主要角色都被赋予了极强的社会文化隐喻。

一 影片内容及主要历史事件简介

阿甘是个智商只有75的低能儿,在母亲的不懈努力下进入学校读书。在学校,阿甘惟一的朋友珍妮,也就是他后来的妻子,让他奔跑着躲避别人的捉弄。习惯了奔跑的阿甘,中学时偶然跑进了一所学校的橄榄球场,之后被破格录取,进入了大学成为橄榄球巨星,并且受到了肯尼迪总统的接见。大学毕业后,阿甘应征入伍参加了越战。在那里,他有两个朋友:热衷捕虾的巴布和令人敬畏的长官丹中尉。此时的珍妮已开始变得放荡不羁,自暴自弃,但阿甘仍然一厢情愿地深爱着她。越战以美国的失败而告终,阿甘由于表现出色受到了时任总统约翰逊的接见。阿甘与珍妮曾在一个反战集会上匆匆而遇,但很快又分开。阿甘凭借着“说到便做到”的信念,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阿甘结识了很多社会名流,不经意间成了水门事件的告发者,亲历了中美乒乓外交。猫王、约翰·列侬从他身上获得了很多创作灵感。为了实现好友巴布的夙愿,他成为了捕虾大王,并使丹中尉走出困境,重获新生,他们一同创立了巴布·甘公司。阿甘将公司的一半股份无偿赠与巴布的母亲,自己则选择去做一个快乐的园丁。历经人生风云变幻,阿甘始终如一,简单纯善。隐居后,阿甘时常想起珍妮,而珍妮早已陷入绝望,无力回天,不得不回来和阿甘共同生活。但不久珍妮又悄然而去,留下木然的阿甘。惆怅的阿甘再次选择了奔跑,横穿美国,一跑成名。三年后,阿甘停止了狂奔,回归故乡,途中收到了珍妮的来信。两人再次重逢,并且多了一个让阿甘倍加意外的小男孩,阿甘的儿子小阿甘。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珍妮由于早已身染重疾,不久便离开了这个世界。小阿甘到了上学的年龄,阿甘送他上了校车,静静的坐在长椅上,向路人讲述自己一生的传奇遭遇。

影片涵盖了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种族歧视、军事、外交等诸多方面的重大历史事件。涉及政治方面的有约翰逊总统、肯尼迪遇刺、卡特总统、尼克松总统及水门事件,还有反越战集会、3K党的建立;文化方面的代表人物有猫王、约翰·列侬;种族问题有阿拉巴马大学黑人入学事件、小石城事件;涉及军事外交的有越战、中美乒乓外交;涉及科技方面的有阿波罗登月,苹果公司的成立等。

二 主要角色性格解析

1 阿甘

主人公阿甘是一个智商偏低的“傻小子”,虽然先天智力有问题,儿时还有轻微的足残,但他始终是一个诚实、守信、坚强、勇敢、不轻易放弃而重视感情的人,对人只懂付出而不求回报,也从不介意别人的拒绝。这种所谓的低智商令他拒绝了美国社会的假、丑、恶,保持了真、善、美,例如,阿甘第一次打橄榄球比赛时,队友叫他跑,他真的就拿到橄榄球后一直跑,直至跑出赛区;越战后,他履行对巴布的诺言,倾其所有买了一艘捕虾船出海捕虾,并在成功后把一部分钱给了巴布的母亲。捕虾时他也不是一帆风顺,但他的坚持也为他带来了成功;而当珍妮最后提出与他结婚时,阿甘不顾珍妮的一切不足答应了,这体现出了阿甘的广阔胸襟以及善良之心。身为白人,他没有华莱士州长的种族歧视,还和黑人巴布成了好朋友;他在越战中没有逞匹夫之勇,但在危难关头却是毫不畏惧;他敢爱敢恨,容不得任何人欺负珍妮,敢在任何时候大打出手;他为人仗义,简单执著,对别人的无理训斥和冷嘲热讽从不挂在心上,虽三次获得总统召见,但他却视之如儿戏。这些堂·吉诃德式的行为背后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平淡、真实、感人的小人物美国梦的形象,是五六十年代勤劳美国人的一种影射。阿甘在人生逆境中也迷茫、困惑,但他却一如既往的坚持,正是这份矢志不渝的执着使他获得了一次又一次成功。

2 珍妮

珍妮是阿甘儿时惟一的朋友,虽然天生丽质,但却红颜薄命,这当然是社会大环境和家庭小环境所导致的。珍妮也是单亲家庭,儿时父亲酗酒成性,常常虐待她,并留下了心理阴影。成长经历令她的思想充满了矛盾,渴望出人头地,但又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她参加了反暴力的反战集会,却又要忍受男友的虐待;为了成名,可以裸身表演,上《花花公子》的封面,她甚至还吸食迷幻药和其它毒品,尝试没有责任和束缚的爱情,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珍妮与阿甘的人生命运截然不同,她实际上是一个善良且充满梦想的人,为了成名而不断奋斗,但总是事与愿违。出生于单亲家庭,加之各种人生挫折,使她变得自暴自弃,最终选择了堕落,以致生活变得一团糟。剧中珍妮的母亲早亡,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经常对珍妮大吼大叫,她带着阿甘偷逃到庄稼地,不停地祈祷化成鸟儿飞走,最终祈祷来的却是警察。珍妮本性善良,在校车上,她能主动给阿甘让座,并与其成为好伙伴,即使在剧院裸身表演也只是为了实现梦想。她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但是却被梦想冲昏了头脑。

3 巴布和丹中尉

巴布和丹中尉是阿甘越战中的生死之交。巴布作为黑人,成为阿甘寥寥可数的朋友之一,两人初次相识的场景和阿甘见珍妮的场景非常相似,这也暗示了巴布同珍妮一样是一个心地善良、拥有梦想的人。这个对虾极度感兴趣的人,仿佛和阿甘似曾相识,相互颇有好感。他们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想法单纯、执着专一的人。虽然在军队的训练、生活、战斗中,并没有展示二人之间太多的对话场景,但是“黑白二将”相处得却和谐自然:一个就像是另一个的影子一样,没有争吵,只有默契,正如两条平行线。巴布是所有美国大兵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他奉命参与战争,像战争机器一样在战场上被摧毁,他们有爱,有梦想,这场战争以美国的失败而告终,影射了现在社会对于战争的否定。丹中尉是阿甘的上司,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职业军人,以为国捐躯为荣,可惜事与愿违,在越战中受到突袭,几乎全军覆没,失去了双腿,幸亏被阿甘从战火中救出。战后他陷入深深地痛苦之中,甚至抱怨阿甘救出了自己,整日借酒消愁。但是有一次轮椅倒在地上,他拒绝了阿甘的好心,自己爬上轮椅,这一幕表明,丹中尉已经能够面对现实,重新思考,重新振作。真正的人生转折,发生在他信守诺言去做阿甘的大副,开始了美好的人生。

三 主要角色的社会文化隐喻

《阿甘正传》中的主要角色都被赋予了极强的社会文化隐喻意义,阿甘的成功预示着美国主流价值观念的回归;珍妮则代表了美国反主流思潮的没落;巴布集中体现了种族隔离取消后美国黑人的生活境况和意识形态;而丹中尉则反映了战后军人的心理和生存状态。

1 主流价值观念的回归

导演泽米基斯认为自己影片中的各个角色是对美国国民性的比拟处理,而阿甘无疑是诸多传统美德的集合体。当阿甘奔跑着穿越抗议种族歧视的校园,穿过越南茂密的丛林,跨越中美隔绝的屏障;当他在白宫与肯尼迪握手,在演播室与列侬侃侃而谈;当他横跨全美,尽情狂奔时,他不仅在跑过一部长达35年的美国当代史,也在代表着一代美国人对他们所走过那一段难忘历史的深长回顾和反思。在经历和见证了动荡不安的60年代和自我的70年代之后,当年那些离经叛道、离群索居的“嬉皮士”在反省中醒悟,从激进的革命分子转变为趋向传统观念的新保守主义者。美国人正在追寻曾一度迷失的传统价值瑰宝。

2 反主流思潮的没落

珍妮是影片中反主流文化的代表人物。她拥有梦想但却异常的迷茫,整天唱着乡村歌曲,穿着嬉皮士服装,参加爱情之夏,参加反战游行,吸食毒品。她一再逃避现实的生活,四处飘荡,但这所有的一切换来的只是自我的毁灭,珍妮成了反主流文化思潮的牺牲品,也成为了当年美国“垮掉的一代”的典型代表。影片通过珍妮表达了反主流文化思潮的社会负面性,更是特意安排代表主流意识的阿甘在珍妮需要的时候保护并帮助她,让她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享受了些许的宁静,正如喧嚣过后的美国人逐渐趋向理性和冷静,即保守主义思潮呼唤传统价值观的回归和反主流文化思潮的没落。正如泽米基斯对自己影片的评论:“在我看来,这部影片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重新肯定了旧的道德及社会主体文化,宣扬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同时它又否定了其它前卫的新文化。我想正是基于此,它才能深得美国民心。”

3 种族和解问题

影片对美国的种族和解问题给予了高度关注,也集中体现了当时美国社会对种族问题的真实反应。种族歧视是美国文化中的“毒瘤”,数百年来根深蒂固。美国黑人为自己争取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提高,经过了近一个世纪的不懈努力。影片所反映的正是美国政府倡导消除种族歧视,推进种族和解的那个时期,虽然形式上已经消除种族歧视,但事实上,在就业、日常生活等方面,在许多正式与非正式场合,仍然恶疾难除。影片开始便是阿甘和黑人女性同坐一条长凳,愉快地聊天。越战中阿甘最亲密的朋友巴布也是黑人。阿甘冒着生命危险将巴布救出,虽然未能挽救他的生命,但阿甘立志完成了生前好友的遗愿。巴布妈妈富有后,还雇佣了一个白人妇女。这些都是影片对种族和解的隐喻和对种族歧视的批评,也反映了当时美国社会中有色人种的生存状态或者说是一种生存理想。

4 越战及其影响

1982年11月,大批美国民众来到华盛顿的莫尔公园纪念碑前,纪念越南战争中死亡或失踪的五万七千多名美国士兵。从侵越战争遭到惨败,最后一批美军撤回的七年以后,美国人才终于正视这场不得人心的战争给自己造成的创伤。纪念活动中,来自四面八方的退伍军人回忆起那段可怕的岁月都心有余悸,他们把越战视为“一个最可怕的教训”,在这些伤残士兵心理上、身体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归国后成为新的社会问题,丹中尉就是战后军人的典型代表。他来自军事世家,家族成员都为国捐躯,把战死沙场视为自己光荣而神圣的使命。回国后,由于肢体不健全,无法找到工作,只能靠政府救济为生,整日酗酒,并且诅咒生活,怨天尤人,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在阿甘乐观精神的带动下,丹中尉从头再来,从零开始,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找回了自我,开始了正常的生活。虽然成功了,但是这其中的艰辛和心理上的折磨是令人不堪的,这也集中体现了战后军人的生存状态。

参考文献:

[1] 张福起:《影评范文点评》,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2] 陈静:《从〈阿甘正传〉看美国文化》,《河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0年第4期。

[3] 李一鸣:《当代美国的文化经典——〈阿甘正传〉》,《当代电影》,1997年第2期。

[4] 刘晖:《当代美国历史和文化的缩影——解读〈阿甘正传〉》,《高等函授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作者简介:董力燕,女,1979—,河北邢台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语言文化、翻译,工作单位:河北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DC876D94D857350.html

范文十:从《阿甘正传》中的主要人物解读当代美国文化

摘要:本文从《阿甘正传》中主要人物阿甘、珍妮、布巴和丹中尉的性格和遭遇出发,揭示了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回归,20世纪60年代反主流文化的衰落,60年代后,种族歧视的隐秘化以及越战的影响。

关键词:阿甘;文化;20世纪60年代

改编自温斯顿格鲁姆的同名小说《阿甘正传》好莱坞当代电影中最受欢迎的影片之一。电影大获成功,一举获得13项奥斯卡提名,并囊括其中6项大奖。电影轻松搞笑,讲述普通小人物的日常生活,结尾皆大欢喜,颂扬了积极的人生态度。智商只有75的主人公阿甘在无意间,传奇式地卷入了美国现代历史中很多重要事件。电影以“愚者”的视角,带领人们重温从一战后到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文化变迁。因此,该片也成为英语视听学习的首选材料。

一、《阿甘正传》中的主要人物

1.阿甘

主人公阿甘是―个智商只有75的“傻小子”。这样一个“愚者”却以执著、乐观、忠诚和善良的本性从―个智力残疾的弱者成长为一个足球明星、国家英雄、成功商人和出色的父亲。奔跑的才能让阿甘成了橄榄球好手,并因此进入了大学,成为美国大学橄榄球明星队队员;越战中,跑步天分保住了他的性命,也挽救了战友的性命。为此,他成为了越战英雄并获荣誉勋章;在军队医院里学会了打乒乓球。因球技超群代表美国参加了和中国的乒乓球比赛,成为中美乒乓外交的参与见证者。“愚者”的天赋让阿甘三次受到美国总统的接见。退伍后,为了实现对牺牲战友巴布的诺言,阿甘买了―艘捕虾船和丹中尉一起开始了捕虾生涯,幸运之神再次眷顾,生意蒸蒸日上,成了捕虾大亨。母亲去世后,阿甘留在了家乡,成了一名义务除草工,捕虾公司由丹中尉打理。对苹果电脑公司的幸运投资给他带来了滚滚财源。爱人的离去让阿甘开始奔跑。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阿甘横跨美国大陆四次之多,成了―个全国闻名的跑步倡导者。阿甘最终也获得了爱情。没有母亲的小阿甘在阿甘的呵护下,平静但快乐地成长。阿甘的人生故事成为小人物的美国梦。

2.珍妮

珍妮是阿甘儿时的玩伴,同是生长在单亲家庭的她伶牙俐齿,美貌动人却命运悲惨。她从小失去了母亲,总受到父亲的性虐待而留下心理创伤;她的思想矛盾而激进:参加反对越南战争暴力的反战集会,却容忍男友对自己的虐待;从裸身表演到上《花花公子》的彩页,从吸食迷幻药和其他毒品到尝试没有责任和束缚的爱情,珍妮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在性、毒品和摇滚乐中幻灭。

3.布巴和丹中尉

布巴和丹中尉都是阿甘越南战场上的生死之交。巴布是阿甘的黑人战友,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最后战死越南。他梦想拥有自己的捕虾船并与阿甘分享了这个企业家的梦想;丹中尉是战场上的上司,战争中受伤过重,双腿被截肢,曾经一度失去生活的信心。战后,阿甘捕虾公司的合作者。

二、人物反映的美国文化

在这些人物的身上我们不难发现阿甘的传统道德价值取向;珍妮的反主流文化意识及回归;布巴代表的是在取消了种族隔离后的黑人的生活状况和意识形态;而丹中尉则反映了越战对老兵的影响和冲击。

1.传统的道德观

主人公阿甘被塑造成一个正直,诚实,忠于友情和爱情,生活简单却执著的平民英雄形象。正如本片的导演泽米基斯所说:“我把影片中的各个角色看作美国国民性的拟人化的象征,阿甘正直诚实、宽容善良是传统美德的集大成者。”无疑,阿甘是美国主流意识的代表。而他的这些美德来自母亲的影响。阿甘出生在单亲家庭,由母亲抚养长大。这位平凡而伟大的女性不惜和校长上床换得阿甘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的机会;以极大的爱心和耐心用阿甘能理解的方式来告诉他相信自己,相信未来,并对未来充满恤憬。低智商让阿甘无法理解周围的事物,但他并不苦恼于他的“笨”,因为妈妈告诉他“每个人者都有不同之处”,“笨有笨的作为”;对他来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打开之前)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得到的会是什么。从母亲身上秉承的这种传统的乐观向上和积极进取的价值规使他在体育、越南战场和经商等各方面都有辉煌的成就。诚实善良和坚忍不拔的平民英雄身上体现出的奋斗精神让这个无名的傻小子实现了神话式的“美国梦”。而他与珍妮的最终结合及小阿甘的诞生表现的是爱的胜利和生命的胜利。就像他对珍妮说的那样“我的脑袋不好使,但我知道爱是什么”。圆满的结局鼓励人们坚守传统的美国价值观,并有力地论证了“家是不可替代的”。

2.反主流文化运动

美国20世纪六七十年代“反主流文化”思潮深深地影响了几代美国人。在那个喧嚣的年代,很多传统的价值观受到嘲弄和怀疑。青年―代为了表达对美国社会的种种黑暗和越南战争的不满和反叛,以及对现实和未来的迷惘与困惑,选择的是一种逃避现实、追求享乐、否定理性、强调本能的幻灭之路。性的解放、毒品带来的幻游和远离现实社会的流浪和群居生活是他们所选择的生活方式。“垮掉的―代”用他们独特的‘嬉皮士’生活方式来对抗主流文化和传统价值观,他们摒弃对传统和权威以及传统意义上英雄的尊敬,远离家人和现有的社会制度,在旧金山和纽约等城市的公园过着“财产、爱情和孩子都共享”的群居生活。珍妮是反主流文化的代表:她唱乡村歌曲,穿嬉皮士服装,搭便车到旧金山参加爱情之夏,参加反战游行。吸毒,滥交。她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与阿甘回到现实生活,背着吉他与同伴去流浪,去做那个时代“聪明”的年轻人所做的事情。但这所有的―切换来的却是自我毁灭――艾滋病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悔悟不再有意义。珍妮成为了反主流文化思潮的牺牲品。影片表现了“嬉皮士”,生活方式的社会负面性,而特意安排代表主流意识的阿甘在珍妮需要的时候保护并帮助她。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享受正常家庭带来的宁静生活。正如喧嚣后的八九十年代的美国人变得更为理性和冷静,即保守主义思潮呼唤传统价值观的回归。

3.种族歧视

美国的种族歧视有其历史根源,从南方的黑奴制的废除到三个民权法案;从《独立宣言》到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个梦想》;从反对教育中的种族隔离斗争到反对公共场所和共用事业中种族隔离的斗争,从美国内战到20世纪60年代的民汉运动,美国黑人为自己争取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提高,经过了―个世纪的不懈奋斗。但是种族主义的阴影仍旧笼罩着黑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尽管影片以善良的阿甘的视角看待种族歧视问题,种族问的对立与仇恨被明显地弱化,我们仍然能在影片中找到种族歧视存在的佐证。影片中提到了1963年6月11日,联邦政府部队强迫阿拉巴马大学执行取消种族隔离的法庭指令,州长乔治・华莱士挡在校门口,进行象征性的示威;反种族歧视的激进组织――黑豹党;黑人被称作“黑熊”、“黑鬼”;厚大的嘴唇成为被取笑的理由;黑人士兵只会被送往前线为讨厌他们的国家送死;布巴为自己的名字听上去像白人而觉得不可思议;布巴的家人世代为白人服务煮虾;影片中黑人的职业以大兵、服务生、唱诗班的成员、厨娘、管家、保姆为主;布巴的母亲得到意外的财富就会晕倒等等。

4.美国越战

越战是二战以后美国参战人数最多、影响最重大的战争,也是该国至今战败的战争。对美国人民来说,越南战争是难忘的噩梦。与反纳粹的爱国热情不同,绝大多数美国父母在20世纪60年代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儿子送往地球的―个角落去冒险。布巴认为战争是为了占领越南给美国人捕虾;丹中尉认为战争最大的胜利是活下来;卡普托在他的《战争之谣》中引用了―位美国将军对越战“胜利”的看法。将军说:“我们的任务不是赢取地域或袭取阵地。我们的任务是杀!我们必须尽可能地多多杀死敌兵,把他们像木头―样堆起来。胜利便是敌人尸体数目多,失败便是敌人尸体数目少。战争等于是数学。”伤残士兵归国后成为社会问题。影片中丹中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来自军事世家,家族成员都在美国不同的战争中死去,为国尽忠。战死沙场是自己的命运和光荣的使命。伤残归国后,丹没有工作,靠政府救济为生,酗酒。诅咒上帝,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他被看作失败者,没腿的怪物,身心两伤,信念濒于崩溃。虽然在阿甘乐观精神的带动下,他重新创业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从影片中主要人物我们看到了传统价值的回归,反主流文化的衰落,和平时期的不和平以及饱受战争摧残的灵魂在迷茫中重新找回自我的艰难过程,揭示了生命和爱的真谛。

参考文献:

[1]Andrew Lynn,霍斯亮,伊鸿,英语电影赏析[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

[2]刘晖,当代美国历史和文化的缩影――解读《阿甘正传》[J],高等函授学报,2006,(14)

[3]李一鸣,当代美国的文化经典――《阿甘正传》,当代电影,1997

[4]J,海兰・旺,吕奇莹,《阿甘正传》中关于种族性别。以及政治的回忆,世界电影,2001,(06)

[5]罗艳丽,《阿甘正传》: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呼唤与回归,电影评价,2006,(19)

[6]薏鼎山,美国的“越战文学”,读书,1984,(08)

[7]陆蕾,王辉,《阿甘正传》承载的美国青年文化,泰山乡镇企业职工大学学报,2005,(03)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8971FD62EEB8AA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