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片受体部分激动剂

阿片受体部分激动剂

【范文精选】阿片受体部分激动剂

【范文大全】阿片受体部分激动剂

【专家解析】阿片受体部分激动剂

【优秀范文】阿片受体部分激动剂

范文一: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Journal of Organic Chemistry Research 有机化学研究, 2015, 3, 44-50 Published Online March 2015 in Hans. Research Progress of μ-Opioid Receptor Agonist

Lang Shu1, Qifeng Tian1, Kaiyuan Shao2, Wenxiang Hu1,2*

1

2

Received: Jan. 28th, 2015; accepted: Feb. 6th, 2015; published: Feb. 13th, 2015

School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 Pharmacy, Wuh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uhan Hubei Beijing Excalibur Space Military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Email: *

Copyright © 2015 by authors and Hans Publishers Inc.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International License (CC BY).

Abstract In the 1960s, the discovery of new analgesic fentanyl caused the boom of new analgesic study around the world; people began to study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biological activity and other characters of the new analgesic of morphine and fentanyl, which is similar to morphine on struc-ture. Since the 1970s, the existence of opioid receptors and endogenous opioid peptides has been found in the brain; many scholars have begun to study the structure of opioid receptor actively. There are mainly three types of opioid receptors (μ, δ, κ), and wherein, μ receptor protein is the primary receptor site of morphine, fentanyl and other analgesics. Following the discovery of fen-tanyl, many other highly active fentanyl analogs have been found, such as Ohmefentanyl (OMF). Recently, many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gene knock-out of δ-opioid receptor or antagonists can reduce or suppress tolerance and drug dependency—the side effects of μ-opioid analgesics for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Keywords

Opioid Receptor, Analgesics, μ-Opioid Receptor Agonist, Endomorphins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舒 浪1,田崎峰1,邵开元2,胡文祥1,2*

武汉工程大学化工与制药学院,湖北 武汉

2北京神剑天军医学科学院,北京

Email: * 1

*通讯作者。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收稿日期:2015年1月28日;录用日期:2015年2月6日;发布日期:2015年2月13日

摘 要

上世纪60年代,新型镇痛剂芬太尼的发现引起了各国科学家们对新型镇痛药研究的热潮,人们开始研究吗啡及与吗啡结构相似的芬太尼这类新型镇痛剂的药理作用,生物活性等。自从70年代发现脑内存在阿片受体和内源性阿片肽以来,各国学者都开始积极研究阿片受体的结构。阿片受体主要有μ、δ、κ三种类型,其中,μ受体也是吗啡,芬太尼等镇痛药主要作用的受体蛋白位点。继芬太尼的发现之后,人们又发现了许多其他具有高活性的芬太尼类似物,如羟甲芬太尼(OMF)等。近年来,许多研究都表明敲除δ-阿片受体或者使用阿片类拮抗剂可以减轻或者抑制μ阿片镇痛药长期服用导致的耐受力和药物依赖性。

关键词

阿片受体,镇痛药,μ受体激动剂,内吗啡肽

1. 引言

疼痛自古以来一直困扰着人类。而在公元两千年前,人类就开始学会用鸦片来治疗疼痛。17世纪出,就有人从鸦片中分离出止痛的有效成分——吗啡(Morphine)。至今,人类将吗啡用于临床治疗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接着,人们试图寻找更高效的止痛药并且在1962年,由Janssen等人[1]成功研制出新型镇痛药——芬太尼(Fentanyl)。芬太尼的发现引起了各国科学家们对新型镇痛药研究的热潮,人们开始研究吗啡及与吗啡结构相似的芬太尼这类新型镇痛剂的药理作用,生物活性等。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人的体内存在阿片受体(Opioid Receptor),且阿片受体主要有μ-阿片受体(MOR)、δ-阿片受体(DOR)、κ-阿片受体(KOR)三种类型,吗啡和芬太尼这类镇痛剂都属于μ-阿片受体激动剂。我国科学家也对芬太尼及其类似物进行结构改造和优化,并且发现了3-甲基芬太尼和羟甲芬太尼等一系列高活性的μ-阿片受体激动剂,并得到国外其他同行的认可。目前,对芬太尼及其衍生物这类μ-阿片受体激动剂的研究仍是此领域的研究热点,十分具有临床价值和研究意义。

2. 阿片受体

70年代初,学者利用高比活度放射性配基结合法证明了人体内存在多种阿片受体,并且广泛的分布在中枢神经系统,心脏,消化道,血管,肾脏等外周组织。阿片受体主要有μ、δ、κ三种类型,而μ受体有μ1和μ2两种亚型,δ受体有δ1和δ2两种亚型,κ受体有κ1、κ2、κ3三种亚型[2]。自从70年代发现脑内存在阿片受体和内源性阿片肽以来,各国学者都开始积极研究阿片受体的结构。最开始主要是从脑中分离纯化阿片受体蛋白,但是在脑中阿片受体蛋白的含量很少,应用传统的化学方法来分离纯化受体蛋白极为困难。直到1992年,Evans [3]等人首先报道δ受体克隆成功,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δ受体的一级结构,是由372个氨基酸组成,具有典型的G蛋白偶联受体特征,有七次跨膜疏水区段。1993年Yu Lei [4]等发表μ受体克隆成功,由389个氨基酸组成。之后,κ受体也在1993年克隆成功,由380个氨基酸组成,μ、κ受体和δ受体一样,都具有七次跨膜特征。随着三种受体的克隆成功,阐明了μ、δ、κ三种受体的一级结构[5]。其中,μ受体也是吗啡,芬太尼等镇痛药主要作用的受体蛋白位点。近年来有研究表明大鼠吗啡成瘾后下丘脑、额叶皮质、海马、纹状体的μ受体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调,同时与之下降的还有μ受体的基因表达。μ受体的下调可能是生物机体对长期使用吗啡形成的一种适应性下调,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但这可能会引起内源性阿片肽系统的功能紊乱,于是就会出现在停用或用纳洛酮等拮抗剂拮抗后出现戒断症状。μ-阿片受体主要介导镇痛、欣快、瞳孔缩小、心率减慢、呼吸抑制、肠蠕动抑制和成瘾等症状[6]。

3. 吗啡

早在18世纪以前,人们就已经掌握了提取吗啡的技术:从未成熟的罂粟种子皮中提取获得的干汁。后来在1806年,由德国药剂师Friedrich Sertürner [7]首先分离出罂粟中镇痛活性最为显著的生物碱——吗啡。尽管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人们研究合成出了一些新的强阿片类药物,吗啡仍然是全世界最广泛使用的阿片类药物,而且今年来阿片类药物的消费量还在不断增加。吗啡的使用也不仅仅局限于缓解短期的疼痛,也可用于术后镇痛或是为生命垂危的病人解除生命中最后几个小时的痛苦,同时,对它在长效镇痛过程中的效果评价和作用方式也出现的新的问题。

吗啡是一个由5个稠环组成的菲类生物碱(如图)。C-3位的酚羟基,C-6位的仲醇基团与氨基三者一起是吗啡这个独一无二结构严格的物质具有活泼的化学活性。吗啡的pKa值为7.9,是弱碱性的,在一般的生理pH下,76%的吗啡分子被离子化。也由于其C3和C6上两个-OH基团,相对而言,吗啡是水溶性较好而脂溶性较差。

使用吗啡后可能确实可以产生期望的镇痛效果,但是随之而来的副作用也有很多,比如呼吸抑制,瞳孔缩小,欣快感,肠胃蠕动降低,恶心,呕吐,瘙痒等。近几十年的研究说明,吗啡之所以能产生镇痛效果,跟它的代谢产物M3G (吗啡-3-葡糖苷酸),M6G (吗啡-6-葡糖苷酸)有很大的关系。由于代谢物性质活泼和个体间的差异性,吗啡的药理学活性显得尤为复杂。M6G (吗啡-6-葡糖苷酸)可能在全局范围内都有助于吗啡发挥效用。年龄、肾功能损伤、用药途径以及治疗时间等因素都会引起吗啡的药代动力学性质和代谢物的个体差异性。海洛因(二乙酰吗啡)和M3G (吗啡-3-葡糖苷酸)都不会与阿片受体结合,而6-乙酰吗啡、吗啡、M6G和原吗啡则会与之结合。M3G是没有镇痛活性的,但是它可以不通过阿片受体的介导就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刺激作用。有证据表明,M6G对阿片受体有作用(因为观察到它能被纳洛酚拮抗,并展现出对吗啡的交叉耐药性)。M6G则与M3G不同,作为止痛剂,M6G的镇痛活性比吗啡高出3~4倍(小鼠皮下注射),而脑内注射时则高出45倍。M6G与吗啡的活性比差异主要源于M6G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的速率比吗啡慢,作用时间延长,所以疗效持久显著[7]。无论用什么方式给药,吗啡的给药剂量中,约44%~55%被转换为M3G,9%~10%被转换为M6G,而8%~10%是通过尿液排出体外不变。给药剂量的4%以去甲吗啡和葡萄糖醛酸代谢物的形态排泄出去的,剩余部分可以通过其它途径(例如,粪便和汗液)排泄,并通过形成次要代谢物。对于吗啡代谢的主要途径是共轭底物的尿苷二磷酸–葡糖苷酸。该过程是通过一个葡萄糖醛酸转化酶(UDPGT)催化。M3G或M6G的形成取决于该过程发生在C-3还是C-6位上。

4. 内吗啡肽

4.1. 内吗啡肽的发现

1975年,人们发现了第一个内源性阿片受体激动剂脑啡肽。而后,又在对吗啡和脑啡肽的生物活性评价的差异性检测试验中意外的发现了δ阿片受体。脑啡肽表现出对δ

受体极高的亲和性,这种亲和能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力远远高出μ和κ阿片受体。因此脑啡肽被认为是δ阿片受体的内源性配体。第二个被人们发现的阿片样受体激动剂是内啡肽,它对μ和δ受体表现出相同的亲和能力。而强啡肽,作为三个已知的内源性阿片肽中最后一个被发现的,它能优先特异性的结合κ受体[8]。但是人们一直没有发现对μ阿片受体有很好的亲和性的内源性阿片肽,直到内吗啡肽的出现。

内吗啡肽首先由Zadina [9]及其同事于1997年在牛脑中发现了两个四肽:Tyr-Pro-Trp-PheNH2 (en-domorphin-1, EM-1)和Tyr-Pro-Phe-PheNH2 (endomorphin-2, EM-2)。实验表明,EM-1、EM-2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对μ-阿片受体具有最高亲和性和选择性的阿片肽,被认为是MOR的天然配基。

4.2. 内吗啡肽在人体内的分布状况

EM-1广泛分布在脑部的各个区域,分布较为密集,主要分布于孤束核、下丘脑后核、斜角带、臂旁核、隔区、僵核、丘脑腹后内侧核、终纹床核、导水管周围灰质、蓝斑、伏核、杏仁核及运动性语言中枢等部位。EM-2在脊髓分布较EM-1更广泛,主要分布于脊髓背角浅神经层、背根,脊髓背角的小直径初级传入神经,髓质μ-阿片受体富集区及脊髓三叉神经元。EM-2也出现在杏仁核、蓝斑、伏核、隔区、丘脑中核、下丘脑和导水管周围灰质等脑中富有MOR的许多区域,但在纹状体、孤束核、海马、大脑皮质和背根神经节上分布很少[10]。

4.3. 内吗啡肽的镇痛效果及作用机制

众所周知,吗啡要产生镇痛和令人有欣快感效用,μ阿片受体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现象可以在敲除了阿片受体基因的小鼠身上看到。有实验研究表明在GPI评估中,内吗啡肽有极强的药效,它的活性远强与脑啡肽类似物DAMGO,并且能够被μ-阿片受体拮抗剂CTOP所拮抗;这一现象反映出内吗啡肽对μ-阿片受体的高度选择性[8]。

相较于吗啡而言,内吗啡肽在产生抑制疼痛作用的同时又不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副作用。尤其是在它的镇痛有效的剂量下,内吗啡肽更不易导致呼吸抑制和心血管作用。限制内吗啡肽用作镇痛药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们对蛋白质水解的敏感性。因为阿片受体是跨膜蛋白,阿片受体的配体必须到达靶向组织并且竞争性结合细胞外的作用位点,这样配体才能发挥作用。然而,许多蛋白酶都是跨膜蛋白,并且在细胞外周一侧都有活性位点。这样一来,阿片受体在细胞外周就会迅速的降解从而失去药理活性。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内吗啡肽用于临床治疗时人们发现,它们无法通过血脑屏障进入中枢神经体统。当然,人们也对其进行了化学结构修饰来解决这一问题[11]。

实验研究表明,将内吗啡肽作用于含有μ-阿片受体的SH-SY5Y人体成神经细胞瘤细胞的细胞膜时,它会刺激32S-GTP-γ-S与细胞膜结合。并且,在G蛋白的激活实验中人们发现,内吗啡肽的镇痛效力比DAMGO低。这可能意味着内吗啡肽较低的疗效能够有效的抵抗重复用药或者长期服药导致的药效的丧失。但是,在对比内吗啡肽和DAMGO的作用时,GTP-γ-S结合测试与GPI测试给出的结果相反,后者显示内吗啡肽的作用显著强于DAMGO(导致两个测试结果的差异的原因尚不清楚) [9]。在Minoru Narita等的研究中显示,内吗啡肽-1和内吗啡肽-2对老鼠脑内细胞膜的G蛋白的激活作用呈浓度依赖性[12]。在被老鼠μ-阿片受体转染过的NG108-15细胞中,两种内吗啡肽都表现出阻止Ca2+从离子通道通过。将内吗啡肽-1,-2作用于体外细胞,它们也会阻碍高阈值的N型Ca2+从离子通道通过。结果就是,压敏性的N型Ca2+离子通道会遭到已激活了的μ-阿片受体的抑制[13]。

迄今为止,内吗啡肽是部分激动剂还是完全激动剂还尚未有定论。多数实验体现出内吗啡肽的部分激动剂活性,而另一些则是说它与DAMGO的活性相当,所以是完全激动剂。其实这种矛盾的产生可以理解为由于实验测试方法的不同而导致μ-阿片受体的表达水平有差异。当大量的阿片受体得以表达,则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认为是完全激动剂;当只有一部分表达,则认为是部分激动剂[13]。无论它是部分激动剂还是完全激动剂,内吗啡肽显著的镇痛活性都是毋庸置疑的。

最近,Xin Liu [11]等人研究出了一种新的类内吗啡肽阿片受体激动剂Dmt1-(R)-βPro2-Trp3-(2-furyl)Map4。其ED50值为0.532 (0.421-0.678) nmol/kg;在效能实验中,其药效是EM-1的431倍,对MOR的亲和力是EM-1的16倍;它不仅是一种有着极强的阵痛活性的μ阿片受体激动剂,而且有着很强的通过血脑屏障的能力。

5. 芬太尼及其衍生物

5.1. 芬太尼

芬太尼,又名枸橼酸芬太尼或多瑞吉,是一种分子结构与吗啡类似的止痛药,作用为吗啡的50~100倍。药效和吗啡相近,除镇痛作用外还有降低心率、抑制呼吸、减少平滑肌蠕动等作用,其副作用与吗啡类似,但是成瘾性却比吗啡小。芬太尼在3-位或4-位引入某些取代基团能够不同程度的提高活性。例如,已经报道的有3-甲基芬太尼、4-甲氧甲基芬太尼、4-乙酰基芬太尼、4-甲氧羰基芬太尼,它们的镇痛强度分别是芬太尼的19.0,15.9,19.3,和34.4倍[14]。近年来,有研究者发现芬太尼可以激活μ-δ阿片的杂聚体,在它激活μ-δ阿片的杂聚体时的活性是仅单纯激活μ-阿片受体的6倍[15]。一般人们认为μ-阿片受体被激活是芬太尼化合物上显正电性的N与μ阿片受体上的Asp147残基之间的静电作用的结果,但Grazyna Weltrowska [16]等人的研究阐述了这并不是激活MOR的必要条件。如果消除阿片类化合物上哌啶环上显正电性的N可能在效能上产生相反的效果,这也取决于阿片类药物分子中其他部分与受体粘合的相互作用。

5.2. 4-甲氧羰基芬太尼

4-甲氧羰基芬太尼中4-N位上苯基去掉,镇痛活性则大幅降低(约降低5410倍);若4-N位上的苯基被某些非芳香基团代替镇痛活性也会明显降低;当这个苯基被环己基取代时,镇痛活性降低约3倍,但是仍然保持很强的镇痛活性(镇痛强度是吗啡的535倍)。所以,4-N位的苯基也是可以被合适的基团取代的。

同时,在4-N位的苯基被环己基取代的前提下,用非芳香基团取代1-苯乙基。用异丁基取代1位时,活性也大大降低;用乙烯基取代时,活性反而有所增强。这也暗示出这一类芬太尼类似物1-N位上可以被乙烯基或其他基团代替从而达到提高活性的目的[17]。

有人认为[17],芬太尼及其类似物中4-N-苯基和1-N-苯乙基主要起到维持分子活性构象的作用,当它们被某些合适的非芳香基团取代后依然能与阿片受体产生作用,产生较强的镇痛效果。

5.3. 羟甲芬太尼

有研究表明,阿片类和非阿片类药物抑制3H-羟甲芬太尼特异性结合的相对强度。各种阿片类药物均能较强地抑制3H一经甲芬太尼的特异性结合,其受体亲和力相关于它们的镇痛强度。羟甲芬太尼是一个合成的强效镇痛剂,它的镇痛强度是吗啡的6300倍,因而呈现了高的受体亲和力,IC50 (药物抑制50% 3H-经甲芬太尼特异性结合所需要的浓度)为0.93 nM [18]。OMF与受体结合呈饱和性、可逆性及特异性,其结合Kd值为0.32 nmol/L,Bmax为19.93 pmol/g蛋白;3H-OMF结合只能被阿片受体配体竞争抑制,非阿片类受体配体无竞争抑制作用,说明OMF与受体结合作用只与阿片受体结合的特异性。OMF抑制3H-DAGD (μ)与3H-DPDPE (delta)结合的IC50之比在小鼠为363,大鼠为481,这说明OMF对μ受体有高选择性;钠离子反应比23.3,GTP反应比为16.3,证明OMF为一激动剂,并且是一种高选择性、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高亲和力的μ阿片受体激动剂。3H-OMF脑组织结合位点的分布特征与3H-DHM、3H-DAGO等μ选择性配体结合位点特征完全一致,主要分布高度集中于感觉系统,如杏仁核、嗅球、下丘、丘脑中继核、视觉有关的上丘、痛觉有关的脊髓背角胶质区等,在尾壳核呈斑块状分布,这与占受体弥散状分布特征显著不同。

美国Stanford大学教授A. Goldstein [19]比较了47种阿片受体三种亚型不同配体的亲和力和选择性,发现OMF与受体结合的亲和力在所试的化合物中最高,其Logki为11.1,而经典的μ受体激动剂DAGO只有9.6,而对μ阿片受体的选择性与DAGO相当,比舒芬太尼要高。他认为OMF作为户阿片受体的高选择性配体比DAGO要好。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脑啡肽的发现者,阿伯丁大学教授Kosterlitz [19]在其撰写的综述中把OMF列为μ受体最强的选择性配体的代表。研究还以OMF为μ阿片受体配体,研究了阿片类在大鼠等动物可产生木僵作用的机理。研究结果证明,OMF产生木僵可为纳洛酮对抗OMF产生木僵主要是在其先作用于阿片受体,后通过对多巴胺受体发生作用。现在有资料证明阿片类成瘾性中的精神依赖可能与多巴胺系统有关。OMF与芬太尼一样具有麻醉活性,强度较芬太尼强,安全范围广,作用时间略长,对心脏血流动力学作用平稳,无不良应激反应,故OMF有可用作麻醉剂的应用前景。在八个异构体上引入SCN-于OMF分子的1位苯环上,可使OMF对μ受体亲和力下降,而对delta受体的亲和力上升;使SCN-OMF转化为占受体的选择性高于对拼受体的选择性[19]。

6. 讨论与展望

自上个世纪60年代发现芬太尼至今,国内外学者从未停止过对阿片受体和阿片类激动剂、拮抗剂的研究,至今已经取得了许多举世瞩目的成果。芬太尼类化合物确实有惊人的镇痛,麻醉等活性,但随之而来的呼吸抑制等副作用效果也同样明显。近年来,许多研究都表明敲除δ-阿片受体或者使用阿片类拮抗剂可以减轻或者阻止μ阿片镇痛药长期服用导致的耐受力和药物依赖性[20]-[22]。

所以,研究开发一种高选择性、高亲和力同时又能够不具有那么明显的副作用的阿片受体配体仍然是一个重要且热门的研究领域。这可能需要跨学科之间的相互协同合作,才能有效的解决这一难题。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1] Janssen, P.A.J. (1962) A review of the chemical features associated with strong morphine-like activity. British Journal

of Anaesthesia, 34, 260.

[2] 孔令锁, 胡宪文, 张野 (2011) 阿片受体激动剂预处理对器官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 国际麻醉学与复苏

杂志, 5, 600-603.

[3] Evans, C.J., Keith, D.E., Morison, H., et al. (1992) Cloning of a delta opioid receptor by functional expression. Science,

258, 1952-1955.

[4] Chen, Y., Mestek, A., Yu, L., et al. (1993) Molecular cloning and functional expression of a mu-opioid receptor from

rat brain. Molecular Pharmacology, 44, 8-12.

[5] 池志强 (1998) 阿片受体研究最新进展. 生命科学, 2, 90-93.

[6] 晏庭林, 李琳, 刘新社 (2009) 阿片受体及阿片肽研究进展. 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 5, 375-379.

[7] Andersen, G. (2003) Relationships among morphine metabolism, pain and side effects during long-term treatment, an

update. Journal of Pain and Symptom Management, 25, 74-91.

[8] Zadina, J.E. and Martin-Schild, S. (1999) Endomorphins, novel endogenous μ-opiate receptor agonists in regions of

high μ-opiate receptor density. Annals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897,136-144.

[9] Zadina, J.E., Hackler, L. and Ge, L.J. (1997) A potent and selective endogenous agonist for the μ-opiate receptor. Na-

ture, 386, 499-502.

[10] 任维华, 霍笑风, 吴宁 (2001) 内吗啡肽研究进展. 中国药理学通报, 1, 17-20.

[11] Liu, X., Wang, Y., Xing, Y.H., Yu, J., Ji, H., Kai, M., et al. (2013) Design, synthesis, and pharmacological characteri-

zation of novel endomorphin-1 analogues as extremely potent μ-opioid agonists.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 56,

μ阿片受体激动剂研究进展

3102-3114.

[12] Narita, M., Ozaki, S. and Suzuki, T. (2002) Endomorphin-induced motivational effect: Differential mechanism of en-

domorphin-1 and endomorphin-2. Japanese Journal of Pharmacology, 89, 224-228.

[13] Horvath, G. (2000) Endomorphin-1 and endomorphin-2: Pharmacology of the selective endogenous μ-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88, 437-463.

[14] 李玉林, 徐筱杰 (1989) 芬太尼类化合物与阿片受体相互作用的构象分析. 物理化学学报, 6, 681-687.

[15] Yekkirala, A.S., Banks, M.L., Lunzer, M.M., Negus, S.S., Rice, K.C. and Portoghese, P.S. (2012) Clinically employed

opioid analgesics produce antinociception via μ-δ opioid receptor heteromers in rhesus monkeys. ACS Chemical Neu-roscience, 3, 720-727.

[16] Weltrowska, G., Chung, N.N., Lemieux, C., et al. (2010) “Carba”-analogues of fentanyl are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 53, 2875-2881.

[17] 温素妲, 杨玉龙, 邵华宙, 张开镐, 李玉林, 陈冀胜 (1993) 4-甲氧羰基芬太尼非芳基类似物的合成及镇痛作用.

药学学报, 3, 181-187.

[18] 徐珩, 陈浩, 池志强 (1984) 羟甲芬太尼(Ohmefentanyl), 一个新的μ阿片受体激动剂. 中国科学, 8, 733-739.

[19] 池志强, 朱友成, 金文桥, 徐珩, 周德和, 叶淑珍 (1999) 羟甲芬太尼——一种新型的高选择性μ阿片受体激动

剂. 中国科学基金, 4, 280-283.

[20] Healy, J.R., Bezawada, P., Shim, J., Jones, J.W., Kane, M.A., MacKerell, A.D., et al. (2013) Synthesis, modeling, and

pharmacological evaluation of UMB 425, a mixed μ-agonist/δ-antagonist opioid analgesic with reduced tolerance lia-bilities. ACS Chemical Neuroscience, 4, 1256-1266.

[21] Balboni, G., Salvadori, S., Trapella, C., et al. (2010) Evolution of the bifunctional lead μ agonist/δ antagonist contain-

ing the 2’,6’-dimethyl-L-tyrosine-1,2,3,4-tetrahydroisoquinoline-3-carboxylic acid (Dmt-Tic) opioid pharmacophore. ACS Chemical Neuroscience, 1, 155-164.

[22] 胡文祥, 刘明 (2014) 阿片受体分子药学. 化学工业出版社, 北京.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3E868CCA0684BF0F.html

范文二:阿片受体激动剂在儿科的临床应用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1 3 4 ・

中国宴用 儿科杂志 1 9 9 8 年( 第l 3 眷 )第 3期

如无病毒感 染 的临 床表 现. 仍 可应用  荆 量 : 每次 1 0

斯匹林相似 . 镇痛作 用较弱 . 几 乎无抗 炎抗 风湿 作用 .   其机理 是本药抑制脑 内前列腺 素合成酶 的强度与阿斯  匹林相 当. 而抑制脾 脏前列 腺素 合成酶 强度 仅为阿 斯  匹林 的 1 / ¥ 0 。WHO 推荐 作为 儿童 首选 解 热剂 . 亦 可  用于 关 节 痛、 神 经 痛 及 偏 头痛, 剂 量 每扶 l 0~  1 5 ag r / k g , 每日3 ~4次。

2 0 ag r / k g , 每 6小时 1次 。本 药对 胃有刺 激作 用, 可

增加胃溃疡 出血和穿孔 的发病率 , 临 床须 注意 。   2 . 2 赣氨 匹林 ( 1 y s i n i p i r l n )   为 阿斯 匹林 赖 氨酸的复

盐, 与 阿斯 匹林一样具有解热 、 镇痛、 抗炎作用. 是一 种

注射剂 , 具 有起 效快 、 血 药浓 度高 等特 点, 且 可避 免 口   服给 药 时 的 胃肠 副 作 用, 静 脉给 药 血浓 度 为 口服 的  1 . 8 倍, 因而镇痛 、 解热 作 用大为 增强 , 适用 于 不能 口  服且有 胃肠道 出血等 患儿 急症临 时用药 。剂量 : 每 次  1 0 -2 5 ms / k g , 肌注或静脉 缓注。

2 . 6 安乃近 ( a i r a ] g i n ) 为 氨基 比林与 亚硫 酸 钠 的化

合物 , 具有解热 、 镇痛 、 抗炎 、 抗 风湿作 用, 作用较快 . 尤

以解 热作用显著. 对发 热头痛 、 神经痛 、 肌 肉痛 、 关节痛

有明显的疗效。由于氨 基 比林可致 白细胞 减 少, 甚至  产生颗粒细胞缺乏症, 可以致龠 . 小儿仅 推荐应用于滴

2 . 3 萘昔 生 ( n a p r o x e  ̄ 3 )   又名 甲氧菜 丙 酸、 消痛 灵,

口服后吸收完全 、 迅速 . 约 2小 时达血 药峰 值, 血 浆 半

鼻, 浓 度为 1 5 %~2 0 %. 一般 2 ~3 滴, 每 日 3次。由

于本药 滴鼻作用迅速 、 可靠 且荆 量小  短 时何 应用, 故

很 少 发 生 不 良反 应 。

衰期 1 2 ~1 5小时。萘普 生可 抑制花 生 四烯 酸代谢 中

的环氧酶 , 减少 P G s的生成 . 且 有 抗 炎、 镇痛、 解 热 作  用, 并 影响血小板 的功能。 其抗 炎作用是 阿斯 匹林 的

5 5 倍, 镇痛作用是 阿 斯 匹林的 7倍 , 解热作 用是阿 斯

匹林的 2 2倍 . 对各种疾病 引起 的疼痛 及发 热有 良好效  果. 用 于治疗风湿热及类风 湿性关节 炎、 骨关 节炎 有极

1 9 9 6: 5 05

J   I   ^

参 专文献

馀叔 云 主编 现 代宴 用 临床 药 理学 . 北京: 华夏 出 暧社 .

挂疗效 . 对于赞血 、 胃肠系疫病及其 它原 因不瞻耐 受阿  斯匹 林 的 小 儿 应 用 本 药 均 有 良 好 效 果。 剂 量

1 0 mg / ( k g — d > . 分 2 扶 服用。

2  B r a t e r D C; c

曲 m 蛔

s^   . J   C l i nP h e n m-

D. P u b t l c   h e a l t h   s e r   e

c   — l   醚;  t 5 埔。

3   Hu r wi m  E S , t  ̄ t r r e t t " MY — B

s t u dy   o f   Re y ’ s   s y n d r o me   a n d   me d i c a t  ̄a s : r e D 。 n  o f   t he   ma i n

2 . 4 布 洛芬 ( b n I  n ) 又名异丁洛芬 、 异 丁苯 丙馥 , 口   服后吸收迅逮 . 1 —2小时血 浆浓 度达 峰值 , 血 浆 半衰  期 2小 时。市洛芬是 有效 的 P G s 合成酶 抑制剂, 既抑  制 前列 腺素合成 . 又抑 髓肿 瘤坏 死因子 ( T NF a ) 释放 ,   目前麓认为是唯 一瞻安全 用于 临床的抗 介质 药物, 具

有 良好抗炎 、 镇痛  解 热  用. 且可 防治急性肺损 伤. 降

 ̄ t dy u . J A MA , 1 9 8 7 :   : 1 9 1 5   4   Wa l s o n   P D・Ga L ! e t a   G・B r a d e  ̄ NL   n  d  I b u p r o f e n   一

e t mn i a o p h e n , a n d   p he e h o  t r e x l i ' n e n t   o f   f e b r i l e   c h i l d r e a. Cl i n

Ph a r ma e e l Ti e r . 1 9 8 9; 4 6: 9

5  R e n j H. G o n g   J H. S e a mi d t A L. e t  . R e L e x s eo f t t mz c  ̄I l e C l ' O -

虹s   f a c t or— q   f r o m  me c r o p h a g e s . En h a n c e mea t   a n d   s up p r e s -

s l o n   a r e   d c e e— d e p e n d e nt l y   r e g u ] a t d  u Wo s t J s l a n d i n   a nd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1 9 9 8年 ( 第1 3卷 )第 3期

1 3 5・

用与  受体有关 . 脊 髓水平的镇痛与  受体有关。

吗啡的药理作用主 要表现 在三 十 方面 : ①对 中枢  神经系统的作

用 : 镇痛 、 镇静 、 抗焦虑和欣快感, 诱导 睡  眠, 抑制咳嗽和 呼嗳 中枢 。它是 阿片 受体 的完全激 动  荆。通过 与不同脑区域 的 阿片受体 结 合. 模 拟 内源 性  阿片样物 质而发挥 作用。@对 平滑 肌 的作用 : 使消 化  道平滑 肌先短期兴奋 , 继 而 出现 持久 的抑 制。可使 胆  道、 输尿管 、 膀胱和支气管平滑肌张力增加 。@ 对心血  管系统的作用 : 促进 内源性 组织胺释放, 抑制血 管运 动

镇痛。但近年大量调 查资 料显示 . 小 儿疼痛 投有被 足  够重视 而投有恰 当的 治疗 , 同样 疼痛 刺激 的操 作和 手  术给予 小儿的麻醉镇 痛 药剂量小 、 谈 敷步, 镇痛 不 足,   这与 医护人 员镇痛治疗 的临床经验和 对镇痛 的认识 不  足有关 。9 0年代 以来对 危 重和手 术后 的 患儿应 用镇  痛剂和镇静剂的重要性 已被逐渐认识 。   3 . 2 危重 儿镇痛剂 应用 的必要性 和 临床意 义 儿 科  I C U患儿焦虑 和恐惧 来 自几十 方面 : 有 剖的检查 治疗  操作, 与父母 的分离 , 机械通气 . 扰乱正常睡眠周期 . 陌  生的人或环境。6 O年代 以 来随着 医疗 技 术 的迅 速发

中枢 , 扩张血管 . 降低血 压 . 引起 心动 过缓 。还可使 脑

血管 扩张. 升高颅 内压。

展. 各 种有 创操作 明星增 多. 有人统计 NI C U患儿每天

要接受 3 0~1 3 2项床 边侵 人性 操 作。尽管 有家 长 陪  住, 药物干碗在很 多患儿 仍是需 要的 。研 究发现手 术  后接受 良好镇痛药治疗 的患 儿井发症 的发 生率远低于  无镇 痛治疗患儿组 。有人对多次接受过刺激性操作而  未给予镇痛治疗或镇痛治疗不足 的早产儿和正常足 月

2 小儿阿片受体激动{ } 鼍 的药代动 力学  】   吗啡为倒 : 皮下注射 易于吸收. 分布于垒 身各 组  织; 仅少量透过血脑 屏障 , 但 已足够产 生强 中枢 效 应 ;   主要在肝 内代 谢。由于吗啡在肝 内葡萄糖醛酸化后 主  要傲赣肾排泄. 在 肾功能 衰竭 时 其活性代 谢产 物可 能  蓄积。血 浆半衰期 2 ~3小 时. 一 次 用药 可维持 4~6   小时。吗 啡与维 生素 K、 西睐 替丁 合用 可增强镇 痛效

果。

儿( 未接受过刺激性 操 作) 在 他们成长至 4岁时, 进行

疼痛率 I 擞 的远 期后果调 查显示 , 前者 诉说 原 固不明 的  疼痛增多, 有些表现为更 多的痛 苦、 孤独和学校 中不 良  行为。慢性 的疼痛 刺激 可影响小儿的生长发育  给 予充足的镇痛 和镇 静的 临床意 义在 于 : 减 轻应  激反 应. 减少氧耗, 降低 分解代谢 水

平 . 使 血流动力 学  和代 谢水平稳 定。使患 儿安静舒 适. 减少 田恐惧 和焦  虑引起不 良的精神和心理刺激。

般认 为小儿清除 阿片类 药较成 人慢 , 呼吸抑制

作用较成 人强 。小儿阿片制剂 的半衰期 见表 1 。 由表  1 可见 3 ~6十 月的婴 儿此 类药物 作用 的 时间 延长 。

加之 小婴 儿的肝功 能不成 熟, 血 浆蛋白低. 使游离药物

浓度 较高 , 易引起呼 吸抑制 等并 发症 。

3 . 3 适 应证  吗 啡 等阿 片 受体 激 动剂 已成 为 儿科  I C U 危重 患儿( 包括小婴儿和新 生J L ) 镇静镇 痛的一线

药物。其主要适应证 为 机械 通气 、 体外 膜 氧合器 等呼

衰 1 不同年龄阿片类药 的清除半衰期 ( h )

吸支持疗法 、 手术前后 、 剖 伤、 急性 左 心衰 竭和某 些有

刨性 的诊 断和 治疗操 作。   机械通气 患 儿应 用 吗啡可 提 高机 械通 气 的有 效  性. 减少呼吸功, 防 止人机对 抗导致 的气 压伤 . 避 免颅  内压突然升高 ; 减轻 患儿 固气 管插管机 械通 气所致 的

紧张 和恐惧心理 。常与其 它镇静剂 、 肌 拾剂 合用 如眯

唑安 定、 潘龙等。此时镇 静和镇痛 药物 的剂 量可适 当

示 暂 来 厦 资 料

增加 , 以保证 充分的镇痛 和镇 静效果 。如芬太 尼 负荷  量可增加 至 5 ~1 0  ̄ g / k g . 维持量 i 0 础, <   ・ h ) 。   急性左心衰竭 时可表现 急性肺 水肿 、 心源性哮 喘。

3 阿片受体激动剂在儿科 I C U 的应 用口   3   1 危重患儿应用镇痛 剂 的现状 儿 科 临床尤 其是

患儿肺换气功能降低 . 体 内缺氧 、 二氧化 碳蓄 积而率 I 擞

呼吸中枢 引起 呼吸 急促 . 吗啡 是消除 此种盅 状的首选  药物。在使 用强 心甙 、 强 效 利尿 荆、 氮茶 碱或 给氧 同  时. 静脉 注射 本品可使外 周血 管扩张 , 减 步 回心血 量.   减轻 心脏 负担 , 有利于肺水肿的 消除 。   3   4 给 药方 法 和制 剂L 3 一 ]   静 脉给药 是 最常 用 的建

对于新生 儿和 小婴 儿疼痛 的治疗 尚存在错误的和不全

面的认识 . 如: 认为 新生 儿不感觉 和记忆 疼痛 . 疼 痛对  新生 儿有好处 . 阿片嗣剂 应用 于新生 儿和 小婴儿 的麻  醉镇 痛是危险 的, 易 出现 呼吸和循 环抑 制等 。固而认  为小儿实施刨伤性检查 和治疗 不必给予完全的麻醉和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中国 实 甩 儿 科 杂 志 1 9 9 8 年( 第l 3卷 )第 3 期

径 。给药方 式包 括 : 间歇静 脉注射 和持续 静滴 或使 用  病 人 自动控 制装 ̄( P C A)

。多数患J L N断静脉 推注可  获得 良好 的镇 静、 镇痛效果 。研 究显 示 : 持续给药较 间  断给药 ( 按需或 固定剂量 ) 效 果更 好. 副作 用少。某些

情况下仍需要其 它途径 给药 ( 包括 皮下、 口服 、 经皮 和  经粘膜如鼻 内、 舌下、 直肠 内蛤药 ) 。   常用阿片类制剂的剂量 、 药效 和半衰 期见表 2 。

表 2 常用镇痛 药的药鼓 、 半衰期和剂量

1 ) 吗啡的药敢为 1 , 井与其它药物药效 比较

3 . 5 剂量效 应的判断

镇静和镇 痛药 不能 以简 单的

8 ~2 0 , u g , I 【 g , 维持量 5~l O  / ( I 【 g _ h ) 。关于新 生 儿应

每公斤体重计算 . 而应 以临床镇 静效 果判 断 为主。静

脉蛤药首次给予 负荷剂量 , 以后 持续 静滴, 逐 渐加量 ,   直至维持 有效 的镇 静状 态。一般 不必监测 血浓度。除  了仔细体 检判断镇 静程度 的深 浅 以外 , 间断 减量 观察  是提示 用药是否过 量的有效方法。   3 . 6 镇 静和镇 痛药的应 用管理 必须 在有 临床经 验

用吗啡制剂 的疗效 也有 不同 观点。如

d报 道大

剂量舒芬太 尼在 心脏 手 术 中应 用 不能 使应 激反 应 消  纳铅 酮系吗啡的衍 生物 , 主要拮抗  亚型 受体 , 因  此可作 为吗啡 拮抗 剂。 小剂量 纳络酮 ( O   4 ~0 . 8 mg )

注射可迅速抑制 吗啡的作 用。静 脉 注射后 1 ~2分 钟

的医师指导 下应 用, 具备必要的监测设 备, 如经皮氧饱

内即可解除 吗啡 所致 的呼吸抑 制. 使呼 吸频率加快。

4 阿片制剂在 ̄ , h J L 麻醉和手术前后的应 用【 4 -   阿片制剂在 麻醉和手术 中应 用的意 义 : 手术 刨伤  患儿可引起 一系列 生化 、 代谢 的应 澈反应 。其特 点是

和度 、 心率和血压监测。必要的各种抢救设备和药物 .   如气管插管 . 喉镜 . 复苏器和氧气。详 细的生命体征现  察和记录 。近年 来, 针对不 同专 业( 如麻醉 科、 I C U、 口   腔科、 影像学 科) 对镇痛 、 镇 静有 不同要求 和条 件。倾

向蒯定各 自的应用常规 以更 合理选 择用药 剂量 和逾

循环 中激 素( 肾上腺隶、 去甲肾上腺 紊、 臃高血 糖素 、 培  皮质激素 ) 和多种细胞固子水平升高. 分解代 谢和 氧耗

增加, 肝 肾功能损害. 导 致并 发症 增加。因此有进 行充

径. 最 大限度地 防止意外发生  3 . 7 剐作 用  呼吸抑制导致高碳酸血症和低 氧血 症,   心血管功 能抑 制和心律 紊乱 . 甚至呼吸心 眺骤 停. 个别

患 儿可 出现抽搐或过 敏状态。

分麻醉镇 痛的必要。但是 也存在相 反 观点. 认为 受损  组织能量 代谢 增加是满 足代谢 变化所 必需的 . 高 血糖

时组织 能量供应增加而蛋 白质分解提供组织修复所必

我院 P I C U对机 娥通 气期 间烦 躁不能配 合的小要  儿应 用 眯 唑 安 定 加 吗 啡 持 续 静 滴. 吗 啡 的 负 荷 量

1 0 0  ̄ g / I 【 g . 维 持量 3 0 u , 窟 / ( I 【 g ・ h 】 . 取得了 良好艘果

需的氨基 酸, 有效麻醉能 否使应激反应减 羁. 能否取得

相应 的镇痛效果 . 尚待进一步研究。   芬太 尼是小儿诱 导麻醉 和维 持麻醉 的常 用药物 .

新 生 儿剂量 : 文 献 报道 吗啡 负荷量 1 0 % ̄ / k g , 维

持量 2 0 ~2 5 I ‘ g / ( I 【 g ・ h ) . 可使 呼 吸支持 新生 儿 的血浆  浓度 达 2 0 0 , ,  ̄/ L , 负荷 量应在 3 O分钟 内输入 以避免低  血压 。由于半衰期长. 应 在撤 离 呼吸 机前 停 药。有人  以2 —4 旭/ ( I 【 g _ h > 开始应 用吗 啡. 井 由护士逐 渐追 加

每次 5 —1  g i I 【 g , 1 小 时 内最 多追 加 1 ~2次 . 直 至镇  痛镇静有 效。此法 很少发生并发症。莽太 尼负荷量 为

剂量是每次 3 ~5   k   在控制 呼吸 的情 况下 莽太尼  的呼吸抑 制作用可 以不考虑 . 而对 心血管功 能 的抑制  作用很 小。吗啡常可用 于心脏 术前和 术后 的镇静 、 镇

痛治疗. 也可 用 于心脏 手 术 中项 防右 室 流 出道 痉 挛。   L y ' u n 报道 以 1 0 -3 o r e . / (  ・ h ) 吗啡持 续静滴 . 可使心  脏手术后 小儿的血浓 度达 1 0~2 0 mg / L ’ 镇 痛效 果 好.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中国实用儿科杂 志 1 9 9 8 年f 第l 3 卷) 第3 期

1 3 7

。   栏 氮   三 壁 藻 墼    詈  器   ’ 爱

…   … “ …

儿科临床应用 。  养

R   ・ R 9 7 f ,只

二氨 革类也 可用作抗煮 瘸药物之 一。

苯二氮 革类药属 于中枢 神经 的传入神经 药物, 在

2 . 1 药理作 用

抗煮 痛药物的作用机理所知不 多. 现

儿科临 睐主 要应用 于下列三方面 : 镇静催 眠、 抗癫痫及

抗 焦虑 。现分别 简述 如下。

巳认识 的抗煮 瘸药有两种方式实现消除或减轻煮 瘸发

作: ① 影响期瘸病 灶 中巳发生病理改变 的神经元 , 以防  止或减少其病理性 异 常放 电 ; ② 降低 或减 弱来 自煮瘸

病灶的兴奋扩散 , 以防止煮瘸 暴发和 对神经 元正 常功

1 镶 尊催眠作 用

镇静催 眠

药通常 接化学结 构分 为 巴 比妥类 、 苯 二  氨草娄和其他 类。   1 、 1 药理作用 镇静 催 眠药 是一 类对 中枢 神经 系统

能的扰乱 。 目前 使用 的苯 二氨 革 类药 物 是 通过第 @

种方式产 生抗 巅瘸作 用的, 它们 能改变脑 对各 种诱 发  惊厥 刺激 的反应 能力 . 如 Na  或 C a 2  的流动减 少, 突

具抑制作用的药物 。镇静 药能使烦 躁不安的病儿安静  下来 ; 催眠药是可 弓 f 起类似 生理性 睡 眠的药物 。但 两

触前和突触后 抑制 性 冲动的 增强 , 强直 后 电位 ( P TP )

的降低, 各种突触通路 的诱发 性反 应 的减弱 等。而今

者 同并 无明 显界 限. 一般地说 催眠 药的 小剂 量有镇 静  作用. 而镇 静药 的安静作用又有助 于烦躁病 儿的入 睡.   故 总称 为镇静催 眠药 。

睡 眠与清醒是 中枢 神经两种对立而统一的正常生  理功能 。睡眠有慢波 睡I I  ̄ , t l 快 波睡! l l l 1 个 时相 。慢 波  睡 眠相 的生理 生化 功能 是使生 长激素 分泌 增加 . 促进

认识到 苯二 氮 革 类抗 煮痫 作用 也 可 能与改 变 中枢 神  经递质有关 ; 其在增强 中枢神经抑 制作 用方 面. 主要针

对  一氪基 丁酸 ( G A B A) 抑制 的增 强. 其途 径 是 增 加

G A B A 的合成 , 抑制G A B A分 解. 增强 G A B A 释 放, 抑制

G A B A  ̄取, 增强 G A B A受体 部位 的G媪 A 作 用。在 降

低中枢神 经兴 奋性 递 质方面, 其途 径为减 少兴奋 性递  质( 如答氪酸和天 门冬氨 酸) 的合成 率 ; 减 少突触 释放  兴奋性递质 ; 减低 突触后作用

2 、 2 临柬应用 选择 抗煮痛 药物 主要决 定于瘸 性发

神经细胞恢复 ; 当快波 睡眠相时 , 齄细胞生化代谢重新

调整 . 制 备自昼活 动时所需 的蛋 白质及 神经递 质。正

常儿两十 睡眠相互相 交 替. 一 旦发 生政 变就 会引 起神  经精 神活动 的异 常。当小儿烦躁不安、 焦虑 、 失 眠影 响

中枢神经 的正常 生理 功能时. 选 用适 当 的镇 静催 眠药  对症处理是有效 的措 施之一。

作 的类 型. 也要考虑 药物 的不 良反应。 儿童和 青春 期

发 生的肌阵章发作首选 丙戊 酸钠 . 必要 时可加 用苯 二  氮 革类药—— 氯硝 西泮。对 L e n n o x—Ga s t a u t 综合 征  ( 儿童煮痛伴智力迟钝等 ) 可用氯硝西泮。对娶儿痉挛

1 、 2 临睐 应用  一般 临床应用 的镇 静催 眠药在 获得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9A4B3EC4B3C2A5B.html

范文三:阿片受体激动剂对心血管的保护作用及机制

190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1年3月第8卷第2期

阿片受体激动剂对心血管的保护作用及机制

Opioidreceptoragonistforcardiovascularprotectionanditsmechanism

ZHANGEr(www.wenku1.com)qiang,FANJun(www.wenku1.com)hong

(1.成都林业中心医院药剂科,四川成都610081;2(www.wenku1.com)成都空军司令部机关医院院办,四川成都610041)

张二强,范俊红

12

(www.wenku1.com)摘要(www.wenku1.com) 阿片及各种阿片类活性碱用于临床止痛已有千余年的历史。阿片除具有独特的镇痛效应外,对心血管、呼吸、

免疫等系统都有明显的调节作用。心肌缺血预适应(ischemicpreconditioning,IPC)是1986年Murry发现并命名的一种心肌保护现象,即心肌经历一次或多次短暂缺血后,对随后发生的长时间缺血有较好的耐受力,其机制可能与减轻组织损伤,减慢三磷酸腺苷(ATP)消耗速度,减少再灌注心律失常的发生有关。本文就阿片受体及其发挥心血管调控作用的途径、阿片物质参与心血管保护的作用及机制,结合国内外研究进展做一综述。

(www.wenku1.com)关键词(www.wenku1.com) 阿片受体;IPC;机制

(www.wenku1.com)中图分类号(www.wenku1.com)R971+(www.wenku1.com)1 (www.wenku1.com)文献标识码(www.wenku1.com)B (www.wenku1.com)文章编号(www.wenku1.com)1672(www.wenku1.com)6170(2011)02(www.wenku1.com)0190(www.wenku1.com)04

阿片类镇痛药在临床已广泛应用,具有止痛、镇静、消除恐惧与焦虑、降低交感神经活性、减轻心脏负担等作用。有研究证实,除中枢外,心肌细胞膜和血管壁等存在大量阿片肽(www.wenku1.com)、(www.wenku1.com)、 受体系统,心脏中存在着不同亚型的阿片受体。对阿片类在心血

[4~8]

管作用的研究正逐渐增多,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特别是阿片受体激动参与了缺血预适应的心肌保护作用,使人们更加关注阿片受体与心血管系统的关系。本文就阿片受体及其发挥心血管调控作用的途径、阿片物质参与心血管保护作用的国内外研究进展做一综述。1 心脏中的阿片肽

阿片受体分布较广,不仅在中枢神经、外周神经及某些培养的细胞株中广泛分布,在心脏、血管等外周组织也发现有阿片结合部位。由于对外周阿片受体的研究起步较晚,直到1985年采用受体配基方法,才首次发现心脏具有阿片肽结合位点,随后采用选择性激动剂间接结合与直接结合两种方法均发现大鼠心脏中存在(www.wenku1.com)受体配体69593的结合位点。Minami等进一步研究表明心肌膜具有(www.wenku1.com)1和(www.wenku1.com)2

[10]

两种(www.wenku1.com)亚型。Przewlocki等以放射受体分析及离体动脉收缩实验证明兔肠系膜血管及耳动脉上有(www.wenku1.com)型阿片受体,但密度很低;应用选择性作用于(www.wenku1.com)、(www.wenku1.com)、 型受体的配体作取代分析,表明兔血管上阿片受体

[11]

主要为(www.wenku1.com)受体。Yamazaki研究认为心脏阿片受体以(www.wenku1.com)为主,且(www.wenku1.com)1受体激动剂参与大鼠离体心脏缺血适应,而血管壁上受体主要为(www.wenku1.com)受体。Zimli(www.wenku1.com)

[12]

chman等研究发现,成熟小鼠的心脏存在(www.wenku1.com)、(www.wenku1.com)受体,而新生小鼠仅存在(www.wenku1.com)、 受体。不同阿片及受体对心脏不同部位产生不同影响,提示阿片肽系统参与了局部神经元及心肌组织的自身稳定性。2 参与心肌缺血预适应(IPC)中的阿片受体

[9]

[1~3]

性阿片肽)、受体(如阿片受体)、细胞内信号转导介

+

质(如蛋白激酶C)、效应蛋白(如ATP依赖的K通道)等。早期的研究认为参与IPC的阿片受体类型为(www.wenku1.com)受体。Schultz于1997报道IPC和吗啡的大鼠心脏保护作用是由(www.wenku1.com)阿片受体介导。吗啡对 阿片受体有高度亲和力,常被归类为 阿片受体激动剂,但吗啡也能对(www.wenku1.com)和(www.wenku1.com)阿片受体有作用。Schultz在给吗啡或IPC之前10分钟,给大鼠注射了选择性(www.wenku1.com)受体拮抗剂naltrindole,发现在两组实验中单独使用naltrindole对梗死区毫无影响,但naltrindole完全消除了吗啡或IPC的心脏保护作用,表明(www.wenku1.com)阿片受体是起主要作用的阿片受体亚型;同时由于心肌细胞无 阿片受体存在,Schultz的研究结果清楚地表明,吗啡对心脏的保护作用是经过(www.wenku1.com)阿片受体所介导的。Schultz等进一步研究发现,(www.wenku1.com)1受体激动剂TAN(www.wenku1.com)67模拟IPC保护心脏,缩小麻醉大鼠缺血后心肌坏死面积,(www.wenku1.com)671受体拮抗剂BNTX可对抗TAN(www.wenku1.com)的保护作用。TAN(www.wenku1.com)67对(www.wenku1.com)1受体的亲和力较 受体高2070倍,较(www.wenku1.com)受体高1600倍。上述实验充分证明,麻醉大鼠IPC减少缺血后心肌坏死面积的作用是由(www.wenku1.com)1受体介导的。

不少研究表明,(www.wenku1.com)阿片受体可能也涉及了IPC对SD大鼠心脏的保护作用。Xia等1996提出IPC的抗心室纤颤的作用可能与(www.wenku1.com)阿片受体的亲和力降低有关。后来研究

[23,24]

发现,(www.wenku1.com)阿片受体介导了代

谢抑制预处理对大鼠心肌细胞的保护作用。Wang

[25]

等对SD大鼠的研究显示,(www.wenku1.com)阿片受体选择性激动剂U50488H可模拟IPC,减少心肌梗死的面积和降低心律失常的发生,(www.wenku1.com)阿片受体选择性拮抗剂Nor(www.wenku1.com)binaltorphimine、蛋白激酶C抑制剂chelerythrine和优降糖均可阻断U50、488H和IPC对心脏的上述保护作用,这些结果表明,心脏中的主要阿片受体亚IPC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1年3月第8卷第2期

191

Ca。上述机制减轻了心肌Ca超载,从而阻止缺

2+

血再灌注时细胞内Ca超载对心肌的损害作用。∃减少缺血心肌的能量消耗。心肌细胞内Ca水平降低,使缺血心肌电机械活动受到抑制,心肌收缩力减弱,从而减少ATP能量消耗。另外,KATP通道开放可使心肌对氧和能量物质的利用率提高,有利于能量的贮备。%减少氧自由基的形成。有报道指出,KATP通道开放使缺血心肌的过氧化物释放减[36]

少,从而减低氧自由基对心肌收缩力以及冠状动脉血流量的抑制作用,减轻再灌注时氧自由基对心

[37]

肌的有害作用。Patel等研究发现,(www.wenku1.com)1受体激动剂BW373U86部分通过自由基机制介导延迟阶段心脏保护作用,而不依赖阿片受体的激活,进一步说明阻断早期氧自由基爆发在保护效应中发挥关键作用。&抑制心肌细胞凋亡。PKC激活剂与P38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激动剂产生的效应可被KATP通

[38]

道阻断药所阻断,而MAPK的激活被认为是IPC抑制心肌细胞凋亡的核心机制。∋线粒体KATP通道在IPC延迟保护阶段可能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影响电子传递,减少ATP消耗,减轻线粒体内Ca超载,维持线粒体的膜稳定性,抑制细胞色素C释放,提高细胞的存活力,从而减轻缺血再灌注损伤。

近年来,随着实验和临床研究深入,发现阿片受体系统参与了心肌IPC,并从分子生物学角度深入探讨了阿片肽、阿片受体、G蛋白、PKC、PTK、MAPK、NOSi、NO、12(www.wenku1.com)脂氧合酶(12(www.wenku1.com)LO)、细胞膜KATP通道、线粒体KATP通道等一系列信号转导的分子机制。关于阿片肽参与IPC的研究主要还停留于动物实验阶段,有望深入研究进入临床应用,特别是应用阿片类药物来模拟IPC效应,减少心肌梗死面积,减轻缺血再灌注损伤,促进侧支循环形成,为冠状动脉性心脏病的临床防治提供了新的思路和途径。4 吗啡对动物急性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

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发生时,由于氧自由基生成增加、酸中毒,以及钙超载等因素导致心肌细胞超微结构明显破坏,心功能受损,可以发生心律失常,严重时还可以造成心肌梗死,提前给予心肌缺血预处理则可以产生心脏保护作用,能够降低心律失常的发生率,并可减少心肌梗死的面积。有研究表明,内源性吗啡受体在心肌缺血处理中起着重要作用,缺血预处理(ischemicpreconditioning,IP),即反复短暂结扎冠状动脉,可缩小随后长时间缺血导致的心肌梗死面积,是迄今最有利的心肌保护措施

[16]

之一。但由于缺血时限、个体差异等问题,使其在临床的应用受限,因而研究药理性预处理产生缺[13~15]

[39]

2+

2+

2+

2+

脏的保护作用。最近,Valtchanova等研究发现,

(www.wenku1.com)、(www.wenku1.com)阿片受体在IPC中发挥不同的有益作用,(www.wenku1.com)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可明显减少心肌梗死面积,但对早期心律失常无明显影响;而(www.wenku1.com)阿片受体激动剂U50488H主要产生抗心律失常作用,尤其可减少早期(2h)恶性室性心律失常的发生。(www.wenku1.com)、(www.wenku1.com)阿片受体在IPC中产生的作用虽不同,但却通过共同的分子信号转导机制发挥作用:通过Gi/O蛋白介导激活线粒体KATP通道;通过激活PKC活化磷酯酰肌醇途径,以及最近提出的心肌细胞!1肾上腺素能受体和阿片受体!交叉作用学说

[27]

[26]

∀。

3 阿片介导的心肌细胞内的信号转导

阿片肽类物质不能直接透过心肌细胞膜,只能与心肌细胞膜上的阿片受体相结合。阿片受体属于G蛋白耦联受体。Schultz等用Gi/O蛋白抑制剂百日咳毒素(PTX)可抑制(www.wenku1.com)67,模1受体激动剂TNT(www.wenku1.com)拟IPC保护心脏。因此,IPC是通过阿片肽激活阿片受体,与Gi/O蛋白耦联后抑制腺苷酸环化酶(AC),使细胞内cAMP水平降低,从而降低细胞内2+[29]

Ca浓度,引起有效的负性肌力作用。Yu等证实应用U50,488H激动心肌阿片受体可降低细胞内cAMP水平。王建堂等研究提示吗啡受体通过激活线粒体ATP依赖的K通道(KATP)介导心肌缺血预处理反应,阿片受体激动后可能导致KATP通

+

道的活化,心肌细胞膜上的KATP通道开放后,K外流,心肌细胞膜超极化,从而缩短动作电位时间,

2+2+

减少电压依赖性Ca通道开放时间,Ca内留减少,降低Ca超载和能量消耗,减轻心肌细胞机械活动及代谢产物的堆积,实现心肌细胞缺血后再灌注的保护。

KATP是心肌细胞普遍存在的离子通道,包括KATP细胞膜通道和线粒体KATP通道。Patel等通过动物实验研究显示,在阿片介导的延迟阶段心肌保护作用中,大鼠心肌细胞膜KATP通道发挥触发剂作用,而心肌细胞线粒体膜KATP通道则产生终末效应器作用。 、(www.wenku1.com)阿片受体可与细胞膜KATP

[35]

通道耦联。Schultz等在整体大鼠心脏模型上观察到,KATP通道阻断药格列本脲不仅可阻断IPC及吗啡诱导的心肌保护作用,亦可阻断(www.wenku1.com)1受体激动剂TAN(www.wenku1.com)67模拟IPC的心肌保护作用。KATP通道介导IPC机制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减轻细胞内Ca超载。心肌细胞膜上KATP通道开放导致细胞膜超极化电压依赖性慢Ca通道关闭,Ca内流减少。

+

同时KATP通道开放导致K外流,复极加快,动作电位时程缩短,平台期Ca内流减少。另外,较低

+2+

2+2+

2+

2+[34]

[33]

2+[30~32]

[28]

192

片肽及其受体在心血管组织中广泛存在,并参与了

[17][6]

缺血预处理的调节。江晓菁等研究发现,吗啡可以减轻大鼠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对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有保护作用。心肌缺血后再灌注,可诱发

[18,19]

心肌产生严重心律失常。据文献报道,吗啡可降低心肌缺血后再灌注心律失常(RPAr)的发生率,并可降低再灌注心肌脂质过氧化物(MDA)的含量。心肌缺血再灌注心律失常的机制较复杂,大多数学者认为,细胞内钙离子超负荷和自由基增加是其主要原因,同时心肌MDA含量增加,间接反映心肌自由基的产生情况。IPC是机体的一种内源性保护机制,有研究证明阿片受体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IPC的心肌保护作用

[20]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1年3月第8卷第2期

[2]RehniAK,SinghTG,JaggiAS,etal(www.wenku1.com)Pharmacologicalpreconditioning

ofthebrain:apossibleinterplaybetweenopioidandcalcitoningenerelatedpeptidetransductionsystems[J](www.wenku1.com)PharmacolRep,2008,60(6):904(www.wenku1.com)913(www.wenku1.com)[3]XuYC,XueFS,LiaoX,etal(www.wenku1.com)Combinedmorphineandlimbremote

ischaemiapostconditioningmayproduceanenhancedcardioprotec(www.wenku1.com)tion[J](www.wenku1.com)MedHypotheses,2009,73(3):302(www.wenku1.com)305(www.wenku1.com)

[4]刘际童,胡啸玲,郭曲练(www.wenku1.com)吗啡对大鼠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的

保护作用[J](www.wenku1.com)医学临床研究,2004,21(4):391(www.wenku1.com)392(www.wenku1.com)

[5]赵建洪,程彦斌,张正义(www.wenku1.com)吗啡对大鼠急性心肌缺血/再灌注损

伤的保护作用及其对心肌细胞凋亡的影响[J](www.wenku1.com)第四军医大学学报,2004,25(16):1460(www.wenku1.com)1463(www.wenku1.com)

[6]李惠萍(www.wenku1.com)阿片受体激动剂对缺血/再灌注心肌保护作用研究的

新进展[J](www.wenku1.com)中国急救医学,2008,28(10):940(www.wenku1.com)942(www.wenku1.com)

[7]李锐(www.wenku1.com)中枢阿片受体介导鞘内注射吗啡对大鼠缺血后心肌的保

护作用[J](www.wenku1.com)中国药理学通报,2008,24(5):676(www.wenku1.com)680(www.wenku1.com)[8]YvonA,HanouzJL,TerrienX,etal(www.wenku1.com)Electrophysiologicaleffectsof

morphineinaninvitromodelofthe(borderzone(www.wenku1.com)betweennormalandischaemic(www.wenku1.com)reperfusedguinea(www.wenku1.com)pigmyocardium[J](www.wenku1.com)BrJAnaesth,2002,89(6):888(www.wenku1.com)895(www.wenku1.com)[9]HabibeyR,Pazoki(www.wenku1.com)ToroudiH(www.wenku1.com)Morphinedependenceprotectsratkid(www.wenku1.com)

neyagainstischaemia(www.wenku1.com)reperfusioninjury[J](www.wenku1.com)ClinExpPharmacolPhysio,l2008,35(10):1209(www.wenku1.com)1214(www.wenku1.com)

[10]PrzewlockiR,PrzewlockaB(www.wenku1.com)Opioidinchronicpain[J](www.wenku1.com)EurJPhar(www.wenku1.com)

maco,l2001,429(1(www.wenku1.com)3):79(www.wenku1.com)91(www.wenku1.com)

[11]YamazakiT,AkiykmaT,MoriH(www.wenku1.com)Effectsofnociceptiononcarrdic

norepinephineandacetylcholinereleaseevokedbyouabain[J].BrainRes,2001,904(1):153(www.wenku1.com)156(www.wenku1.com)[12]ZhangJH,ChenZW,WuZ(www.wenku1.com)Lateprotectiveeffectofpharmacological

preconditioningwithtotalflavonesofrhododendraagainstmyocardialischemia(www.wenku1.com)reperfusioninjury[J].CanJPhysiolPharmaco,l2008,86(3):131(www.wenku1.com)138(www.wenku1.com)

[13]GalinanesM,FowlerAG(www.wenku1.com)Roleofclinicalpathologiesinmyocardial

injuryfollowingischaemiaandreperfusion[J](www.wenku1.com)CardiovascRes,2004,61(3):512(www.wenku1.com)521(www.wenku1.com)

[14]PiperHM,AbdallahY,SchaferC(www.wenku1.com)Thefirstminutesofreperfusion:a

windowofopportunityforcardioprotection[J](www.wenku1.com)CardiaovascRes,2004,61(3):365(www.wenku1.com)371(www.wenku1.com)

[15]SommerschildHT,KirkeboenKA(www.wenku1.com)Preconditioningendogenousde(www.wenku1.com)

fencemechanismsoftheheart[J](www.wenku1.com)ActaAnaesthesiolScand,2002,46(2):123(www.wenku1.com)137(www.wenku1.com)

[16]ChenZ,LiT,ZhangB(www.wenku1.com)Morphinepostconditioningprotectsagainst

reperfusioninjuryintheisolatedrathearts[J](www.wenku1.com)JSurgRes,2008,145(2):287(www.wenku1.com)294(www.wenku1.com)[17]SchultzJJ,HsuAK,GrossGJ(www.wenku1.com)Ischemicpreconditioningandmor(www.wenku1.com)

phineinducedcardioprotectioninvolvethedeltaopioidreceptorintheintactratheart[J](www.wenku1.com)JMolCellCardio,l2007,29(8):2187(www.wenku1.com)2195(www.wenku1.com)[18]王新(www.wenku1.com)激活K阿片受体与远程预处理诱导心肌缺血耐受的作

用[J](www.wenku1.com)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10,19(1):25(www.wenku1.com)30(www.wenku1.com)[19]ZhouJJ,PeiJM,WangGY,etal(www.wenku1.com)InducibleHSP70mediatesdelayed

cardioprotectionviaU(www.wenku1.com)50488Hpretreatmentinratventricularmyo(www.wenku1.com)cytes[J](www.wenku1.com)AmJPhysiolHeartCircPhysio,l2005,281(1):H40(www.wenku1.com)47(www.wenku1.com)[20]GrossGJ(www.wenku1.com)Roleofopioidsinacuteanddelayedprecon(www.wenku1.com)ditioning[J].

JMolCellCardio,l2006,35(7):709(www.wenku1.com)718(www.wenku1.com)

[21]郭磊,张莉,张德昌(www.wenku1.com)阿片类物质的抗缺血心脏保护机制和临

床应用前景[J](www.wenku1.com)生理科学进展,2005,36(4):333(www.wenku1.com)336(www.wenku1.com)

[22]PeartJN,PatelHH,GrossGL(www.wenku1.com)Delta(www.wenku1.com)opioidreceptoractivationmim(www.wenku1.com)

icsischemicpreconditioninginthecanineheart[J](www.wenku1.com)JCardiovascPharmaco,l2003,42(1):78(www.wenku1.com)81(www.wenku1.com)

[23]张鹏,朱运龙(www.wenku1.com)阿片受体选择性激动剂U50488H对大鼠心脏

功能的影响[J](www.wenku1.com)中国临床康复,2004,8(18):3496(www.wenku1.com)3497(www.wenku1.com)

[24]张鹏,朱运龙,王跃民,等(www.wenku1.com)阿片受体选择性激动剂U50488H

对大鼠心肌缺血再灌注室性心律失常的影响[J](www.wenku1.com)第四军医大学学报,2004,25(18):1648(www.wenku1.com)1651(www.wenku1.com)[25]WangGY,WuS,PeiJM,etal(www.wenku1.com)J(www.wenku1.com)opioidreceptormediatesCardio

protectionofischemicpreconditioning,roleofPKCAndKATP[J].AmJPhysio,l2001,280:H384(www.wenku1.com)H391(www.wenku1.com)[26]ZimlichmanR,GefelD,EliahouHetal(www.wenku1.com)Expressionofopioidrecep(www.wenku1.com)

torsduringheartOntogenyinnormotensiveandhypertensiveratsJ].。阿片受体包括(www.wenku1.com)、(www.wenku1.com)、 受体,(www.wenku1.com)

型又分为(www.wenku1.com)猪、犬、大鼠等体外1、2两种亚型,在兔、

或体内实验中发现(www.wenku1.com)、(www.wenku1.com)、(www.wenku1.com)1阿片受体激活可产生心肌保护作用,而其特异性阻断剂可逆转此作用。至于吗啡如何降低脂质过氧化反应,也可

2+2+

能与降低Ca内流有关。Ca内流减少,以致自由基产生减少,从而减少脂质过氧化反应,使再灌注心肌MDA值下降,提示吗啡对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有保护作用,多种药物预处理也存在这种晚期心肌保护作用。吗啡是一种非选择性阿片受体激动剂,激动 阿片受体,同时也激动(www.wenku1.com)和(www.wenku1.com)阿片受体,利用离体心脏灌注和在体心肌缺血再灌注模型已经证实吗啡预处理具有早期心肌保护作用,而且这种保护作用与其激动(www.wenku1.com)1阿片受体有关,在大鼠模型中,心肌缺血前24小时给予选择性(www.wenku1.com)1阿片受体激动剂,可以显著降低缺血再灌注后的心肌梗死面积。5 小结

阿片类药物已在临床上广泛应用,其模拟IPC的作用表明阿片可能具备治疗急性或慢性心肌缺血的潜能,提示我们可以使用选择性更强或更集中于外周作用的阿片激动剂用于临床心血管疾病的预防和治疗,以及心血管外科手术。对于阿片类心肌保护机制的阐明,将有助于研究者和医务工作者更好地使用阿片类药物,并可选择不同的靶点研发相关的抗缺血药物。阿片样物质在临床已被应用于手术前后的镇痛,阿片受体尤其是(www.wenku1.com)阿片受体不仅有止痛作用而且有可能在心脏外科中具有潜在的心脏保护作用,这提示对急性心肌缺血患者的治疗又有了一种新的药理学手段。

(www.wenku1.com)参考文献(www.wenku1.com)

[1]LiuY,LiJ,YangJ,eta.lInhibitionofPKCgammamembranetranslo(www.wenku1.com)

cationmediatedmorphinepreconditioning(www.wenku1.com)inducedneuroprotectiona(www.wenku1.com)gainstoxygen(www.wenku1.com)glucosedeprivationinthehippocampusslicesofmice,,(91(www.wenku1.com)

[21,22]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1年3月第8卷第2期

193

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与简易精神状态量表在

ApplicationandcomparisonofMontrealCognitiveAssessmentandMini(www.wenku1.com)MentalStateExamination

认知功能障碍筛查中的应用与比较inthescreeningofcognitiveimpairment

唐娟娟综述,肖 军审校

TANGJuan(www.wenku1.com)juan,XIAOJun

(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四川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四川成都610072)

)

(www.wenku1.com)摘要(www.wenku1.com) 随着现代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生活水平及医疗技术不断提高,人均寿命明显延长,痴呆的患病率逐年攀升。

而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www.wenku1.com)sdiseaseAD)、脑血管病(CerebrovasculardiseaseCVD)等则是导致认知功能障碍的常见疾病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干预,是改善痴呆类疾病的关键所在。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MoCA)是新近应用于临床的关于认知功能障碍筛查和评估的量表。本文将就MoCA与简易精神状态量表(MMSE)在轻度认知功能障碍(MCI)和痴呆类疾病筛查中的应用及比较做进一步的阐述。

(www.wenku1.com)关键词(www.wenku1.com) 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简易精神状态量表;认知功能障碍;阿尔茨默病

(www.wenku1.com)中图分类号(www.wenku1.com)R743 (www.wenku1.com)文献标识码(www.wenku1.com)B (www.wenku1.com)文章编号(www.wenku1.com)1672(www.wenku1.com)6170(2011)02(www.wenku1.com)0193(www.wenku1.com)03

1 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MoCA)和简易精神状态量表(MMSE)

MoCA是由Nasreddine等根据临床经验并参考MMSE的认知项目设置和评分标准制订,并在临床应用中不断修改,于2004年11月确定最终版本。他们对轻度认知功能障碍(MCI)患者、轻度阿尔茨海默病(AD)患者和正常老年人进行MoCA测验后的结果显示,MoCA重复测试的一致性好,当MoCA分界值设定为26分时,分别对MCI和AD患者进行评估,发现MoCA对MCI患者的敏感性90%,对AD患者的敏感性达100%。MoCA是一种快速、全面地用于MCI筛查的评估量表,对MCI测试的敏感性和特异性高,能全面

)硕士生导师

[1]

实现MCI患者认知损害领域的筛查

[2]

。MoCA主要

包括视空间执行能力、命名、记忆、注意、语言流畅、抽象思维、延迟记忆、定向力等多个方面的认知评估,由12道题组成,共30个单项,每项回答正确者得1分,回答错误或答不知道者评0分。量表总分范围为0~30分,+26分为认知正常,若受教育年限,12年,则分界值为25分。目前MoCA在临床试验中主要用于筛查、评估MCI患者。

MMSE是目前国际上使用最普遍的认知功能障碍筛查工具之一。该量表包括时间与地点定向、语言(复述、命名、理解指令)、计算、即时记忆与延迟记忆、结构模仿等项目,满分30分,耗时5~10分钟。当以26分为筛查界定值时其对AD诊断的敏感性及特异性均在85%左右

[3]

MMSE是一个简单方便、客观评价总体认知功

triggersopioid(www.wenku1.com)induceddelayedcardioprotectionintherat[J](www.wenku1.com)Circ

Res,2002,91(3):186(www.wenku1.com)188(www.wenku1.com)[35]SchultzJJ,HsuAK,GrossGJ(www.wenku1.com)Ischemicpreconditioningintheintact

ratheartismediatedbydelta(www.wenku1.com)1butnotmuorkappaopioidreceptors[J](www.wenku1.com)Circulation,2007,97(13):1282(www.wenku1.com)1289(www.wenku1.com)[36]PignacJ,LacailleC,DumontL(www.wenku1.com)ProtectiveeffectsoftheKATPchan(www.wenku1.com)

nelopener,aprikalim,againstfreeradicalsinisolatedrabbithearts[J](www.wenku1.com)FreeRadicBiolMed,2006,20(3):383(www.wenku1.com)389(www.wenku1.com)[37]PatelHH,HsuA,MooreJ,etal(www.wenku1.com)BW373U86,adeltaopioidagonist,

partiallymediatesdelayedcardioprotectionviaafreeradicalmecha(www.wenku1.com)nismthatisindependentofopioidreceptorstimulation[J](www.wenku1.com)JMolCellCardio,l2001,33(8):1455(www.wenku1.com)1465(www.wenku1.com)[38]YueY,QinQ,CohenMV,etal(www.wenku1.com)TherelativeorderofK(ATP)chan(www.wenku1.com)

nels,Freeradicalsandp38MAPKinpreconditioning(www.wenku1.com)sprotectivepathwayinratheart[J](www.wenku1.com)CardiovascRes,2002,55(3):681(www.wenku1.com)689(www.wenku1.com)[39]GrossGL,FryerRM(www.wenku1.com)SarcolemmalversusmitochondrialATP(www.wenku1.com)sensi(www.wenku1.com)

tiveK+chanelandmyocardialpreconditioning[J](www.wenku1.com)CircRes,1999,84(9):973(www.wenku1.com)979(www.wenku1.com)[40]ZhangZY,LiPJ,ChenTD,etal(www.wenku1.com)Protectiveeffectandmechanismof

morphineonacutemyocardialischemia/reperfusioninjuryinrats[J].ZhongguoWeiZhongBingJiJiuYiXue,2004,16(11):656(www.wenku1.com)659(www.wenku1.com)

(收稿日期:2010(www.wenku1.com)10(www.wenku1.com)11;修回日期:2011(www.wenku1.com)01(www.wenku1.com)09)

[27]陈帅(www.wenku1.com)阿片受体参与心肌缺血预适应的研究进展[J](www.wenku1.com)武警医

学院学报,2009,18(3):266(www.wenku1.com)268(www.wenku1.com)[28]SchultzJ,HusAK,NagaseH,etal(www.wenku1.com)TAN67,adeltaopioidreceptor

agonist,reducesinfarctsizeviaactivationofGi/oproteinsandKATPchannels[J](www.wenku1.com)AmJPhysio,l2008,274(32):909(www.wenku1.com)914(www.wenku1.com)[29]YuXC,WangHX,PeiJM,etal(www.wenku1.com)Anti(www.wenku1.com)arrhythmiceffectofopioidre(www.wenku1.com)

ceptorstimulationintheperfusedratheart:InvolvementofacAMP(www.wenku1.com)dependentpathway[J](www.wenku1.com)JMolCellcardio,l2005,31:1809(www.wenku1.com)1819(www.wenku1.com)[30]王建堂,杜心灵,夏家红,等(www.wenku1.com)吗啡预处理对大鼠体外工作心脏

的保护作用[J](www.wenku1.com)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2005,34(5):588(www.wenku1.com)600(www.wenku1.com)

[31]DicksonEW,BleharDJ,CarrawayRE,etal(www.wenku1.com)Naloxoneblockstrans(www.wenku1.com)

ferredpreconditioninginisolatedrabbitehearts[J](www.wenku1.com)JMolCellCar(www.wenku1.com)dio,l2001,33:1751(www.wenku1.com)1756(www.wenku1.com)[32]FryerRM,HsuAK,GrossGJ(www.wenku1.com)MitochondrialKATPchannelopening

isimportantduringindexischemiaandfollowingmyocardialreperfu(www.wenku1.com)sioninischemicpreconditionedrathearts[J](www.wenku1.com)JMolCellCardio,l2008,33(4):831(www.wenku1.com)834(www.wenku1.com)[33]PeartJN,GrossGJ(www.wenku1.com)Cardioprotectiveeffectsofacuteandchronicopi(www.wenku1.com)

oidtreatmentaremediatedviadifferentsignalingpathways[J](www.wenku1.com)AmJPhysiolHeartCircPhysio,l2006,291(4):H1746(www.wenku1.com)1753(www.wenku1.com)[34]PateHlH,HsuAK,PeartJN,etal(www.wenku1.com)SarcolemmalK(ATP)channel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ED6798E071F5D8D7.html

范文四:Delta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神经元转录的影响

4 6  46

实 用医学杂志 2 1 0 0年第 2 6卷第 2 4期

Dl e a阿片受 体 激 动剂 D D E对 神 经元 转 录 的影 响  t A L

顾 洋  孙柯  苏殿 三  陈广 洁  陈杰  王 祥瑞

摘 要  目的 : 察 D l 观 ea阿 片 受体 激 动 剂 D D E(D A a , .e5 e kp an 对 大 鼠 原 代 皮 层 神 经 元  t A L [ — l2 D L u ] n ehl ) i

转录的影响 。方法 : 外培养皮层神 经元 , 体 免疫 荧光 法鉴定其纯度 。 以不 同浓度的 D D E与神 经元共培 养  AL 不 同的时 间, 应用[H] , 标记脲嘧啶掺入 法测定神 经元的转录水平 , 1 MT r法检 测细胞活力。 结果 : A I 在 不  D D正

同浓度 均能抑制神经元 的转录 , 但是 其抑 制率 与浓度 不呈线性 关系 , 当浓度 增加到 1n o 以上时其抑制 率   m l

绝 对值 稳 定 在 4 % 一6 %左 右 。D D E的 转 录抑 制 率与 作 用 时 间 也 不 呈 线 性 关 系 。 0 0 A L 当时 间 超 过 2   后 , 4h 其  抑 制 率 绝 对 值 维 持 在 4 % ~6 %。将 D D E洗 脱 7   其 抑 制 效 果 完全 消 失 。M T 检 测 显 示 各 个 浓度 的  0 0 AL 2h后 1r D DE A L 对神 经 元 的 活 力影 响 无 显著 差 异 。 结 论 : A L D D E能 可逆 、 损 伤 抑 制 神 经 元 的 转 录 。 无   关 键 词  受 体 ,阿 片样 ; D D E; 转 录 ; 神 经元 ; 大 鼠  A L

Efe t  f d l   p od r c p o   g n s  f cs o   et o i i   e e t r a o it DADL o   r n c i t n o   e r n   GU Y n  , s   a E  n t a s rp i   fn u o s o   ag UN , SU

Da —O , HE   un -e C E  i。 N   in-u. D p r etfAns ei, ej Ho il Sho  i Sl C N G ag i, H N J WA GX agri n t j e   eat n o et s R ni s t , col m   h a   pa f o Mei n  hnh i i tn  nvrt,Sag a 2 02 ,C i   d ieS ag a J o gU i sy hn hi 0 1 7 hn c  a o ei   a

Cor s o d n  u h r C re p n ig a to : HE Je E— i: h    ̄1 6 @y i. o N  i   maZ c e 9 6 ma l n  c

【 bt c】 O j t e T xlet  fc o dl p i aoi [ .l , — u ] ekpan A s at r

b cv  oe o  h ee  f eaoid gn t DAa DL 5 nehl  ei p r e ft   t o   s 2 e i

( DADL   o  h   r r  ot a  e rn lta sr t n i as  Meh d   P may rte r cln uo sw r  E) n te pi y cri ln uo a rn ci i  n rt. ma c po to s i r r  a  o ia  e rn   ee t

c l r d i  i o a d t e p r y o  h   el w r  ee mie   y i u t e  n v t   n   h   u t  ft e c l   e e d tr n d b  mmu o lo e c n e a s y DADL   fdfee t u r i s n f rs e c  sa . u E o  i r n   f c n e t t n   a   O c l r d w t  h   el o   i e e tt . h  r n c p  e es o   e n u o s w r   ee td o c n r i s w s C — u t e   i t e c l fr df r n i ao u h s f me T e t s r tl v l ft   e r n   e e d tc e   a i   h

b  1  uaiicroa o n   enuo a v blyw sm aue  s g M Iasy R sl   D D E o y   l rc no rt nad t   ern l i it a esr ui   T" sa. eut H— l p i h   a i    d n   s A L  f

d f r n  o c nr t n   n i i d n u o a t n c p in b t te ih b t n r t  a   o  ie r   eae   t  h   i e e t c n e t i s i h bt   e r n l r s r t   u   h   n i i o   ae w s n t l a l r ltd wi t e f ao e   a i o i n y h c n e t t n a d t e a s l t  au   ft e rt  i ie   t4 %  o c n r i   n   h   b ou e v l e o  h   a e mat n d a  0 ao a 6 % a   h   o c n rt n i c e s d t  n 0 s t e c n e tai   n r a e   o I M  o

o   b v .A s r a o e lo.t e i hb t n r t wa   o  ie r   eae   t  i   n  h   b ou e v le o   e r t  i ie   h  n i i o   ae i   s n tl a l rl td wi t n y h me a d t e a s l t

au   ft   ae mat n d h a

a  t40% 一 60 % atr 2   u s o   c in. Th  ihi to   fe   a ih d 72 h ur  tr e uin  f DADLE. Th   fe   4 ho r  f a to e n biin efctv ns e     o s a e   l to o   f   e

ef c  n t e n u o a  ib l y dd n tdf rsg i c n l  mo g D f to   h   e r n lv a i t  i   o  i e   inf a t a n   ADL   td f r n  o c nr t n . n l in   e i f i y E a  i e e tc n e t i s Co cn o f ao s s DADL   e e sby a d h r l sl n i i   e r n lt n c p in   E r v ri l  n   a e sy i h bt n u o a r s r t . m s  a i o

【 yw r s  R cpos po ; [ — l , —e 5 n ehl ; Tasr t n  N uo ; R t Ke  od 】 eetr o id  D Aa D Lu ]ek pai   i 2 n rnc pi ; ern  a i o

D D E I — l , .e 5I n e hl ) 人工  A L ( D A a D L u  e kp a n 是   2   i 合 成 的 dl e a阿 片 受体 激 动剂 。在 先 前 的研 究 中 , t

D D E对 原 代 神 经 元 转 录 的 影 响 尚 未 见 文 献 报  A L 道 。本实 验采 用 『 标 记 的 脲 嘧啶 来 观察 D D E , H] A L

我 们 发 现 D D E能 够 减 轻 体 外 培 养 的 原 代 神 经  AL

对 体 外 培养 的原 代 神经 元 转 录 的影 响 ,同时 观 察  神 经元 的活性 。

1 材 料 与方 法

元 缺 氧无 糖 损 伤 …。 脑 室 内注 射 D D E能 够剂  侧 A L 量依 赖 性 地 减 轻 大 鼠全脑 缺血 造 成 的损 伤 [  。然

而 ,A L D D E的神经保护作用机制 目前还不清楚。 有  研究 显示 [D D E能 够 降低 H l细 胞 的转 录 。但   A L ] ea

d i1,9 9 jsn10 —752 1 . . 7 o:03 6 /.s.0 65 2 .002 0   i 4 0

基金 项 目: 国家 自然科学 基金 ( 编号 : 8 16 ) 上海 市卫生  3 009 : 0 局 ( 号 :0 6 0 7 ; 海市教 委 ( 编 20Y 2 )上 编号 :8 Z 6 : 0 Y 3 ) 上海 市 自然科  学基 金 ( 号 :8 R 4 30 ) 教 育 部教 育 部博 士 点基 金 ( 编 0 Z 1 17 0 ; 编号 :   20 0 4 19 ; 海市科 技启

明星 ( 号 :9 A10 80 : 海交  0 8 2 8 04)上 编 0 Q 4 30 ) 上 通 大学医学院重点学科  作 者单位 :20 2 上海交 通大学 医学院 附属 仁济 医院麻 醉  0 17 科( 顾洋 , 孙柯 , 苏殿 三 , 陈杰 , 王祥瑞 ) 2 0 2 上 海交通大学 医  ; 005 学院免疫学教研室 ( 陈广洁 )   通信作者 : 陈杰 Enolc ej 16 @g i0m . ,:hni 9 6 mal 0   i e .

1 实验动物 s . 1 D孕 1  鼠,由上海斯莱克  8 d大 实 验 动物有 限公 司提供 。   1 主 要 试 剂 N uoaa培 养 基 ,2 ,胎 牛 血  . 2 erbsl B7 清 . 链霉 素 , 蛋 白酶 购 自 G B O公 司 ; r ie  青 胰 IC Ui n , d 多聚赖氨酸 (L ) 自 s m 公 司 ; H 脲嘧啶购  P L购 i a g [ ]   自 Prie e 公 司 ; T eknl r m M r试 剂 盒 购 自上海 生 物 工  程公司。   1 原 代 皮层 神 经 元 的培养 和鉴 定  ()取 出孕  . 3 1 1  D大 鼠胚 胎 的脑 组 织 。分 离 出皮 层 并 剪 碎 , 8dS   在 00 %的 胰蛋 白酶 中 3  ̄ 化 5~8m n .5 7C消   i。胎 牛  血 清终 止 消化 , 后 吹散 组织 块成 单 细胞 悬 液 。以  然

实用 医 学 杂 志 2 1 第 2 0 0年 6卷 第 2 4期

44   67

8 0rmi 心 3mi 弃 上 清 , 次 悬 起 , 心 清  0  / n离   n, 再 离 洗 一 次 后 ,用 培 养 液 ( e rb sl 养 基 ; % B   N uo aa 培 2 . 2 ; %胎 牛 血 清 ) 稀 释 细 胞 到 1X 1 mL左 右 , 75    0/   培 养 在 预 先 包 被 有 P L的培 养 板 里 。4   L 8h后 。 采

1 统 计 学 处理 与 分 析 . 6

各 组 的 cm值 与对 照 组  p

用 无 血 清 的 N uoaa 加 B 7半 换 液 培 养 。培 养  erbsl 2 1 后 加 入 终 浓 度 为 1 z lL的 Uiie 以抑  周 0 ̄ / mo r n. d

制胶 质 细 胞 增 殖 。 ( )皮 质 神 经 元 鉴 定 细 胞 培  2 养 至第 8天 ,用 免 疫 荧 光 法 鉴 定 神 经 元 特 异 性 的  微管 相 关 蛋 白 ( P ) MA 2 。将 培 养 在 l 2孔 板 的 细胞

cm 值 相 减 的差 值 除 以对 照 组 的 cm 值 ,得 出的  p p 数值 为转 录抑制率 ,数值 的绝对值越大抑制率越  高 。对 照 组 的抑 制 率 为 0 。所 有 数 据 均 以  4 - s表  示 , 用 S S 1. 件 包 统计 , 用单 因素 方 差分   应 P S00软 应 析 统 计 各组 之 间 的差 异 。 P<00 为 有 统计 学差

.5认

异。   2 结果

研究结果发 现 ,A L D D E能 够 有 效 抑 制 体 外 培

从 培 养 箱 中取 出 , 出培 养 基 , 4 吸 用 %多 聚 甲醛 固  定 3  n.B 0mi P S冲洗 3mi   n×3次 。1% 山羊 封 闭  O 血 清 孵 育 3  i 出 , P 0 m n吸 MA 2一 抗 孵 育 , 入 湿 盒  放 4 过夜 。 2日取 出 3  ̄复 温 4  i 吸 出一 抗  ℃ 第 7C 5mn. 后 ,B P S冲洗 3mi x   n 3次 , 入 二 抗 3 ℃ 孵 育 3     加 7 0

m n P S冲洗 5mi x i,B   n 3次 ,置 于 荧 光 显 微 镜 下 观    察 。如 果 神 经 元 占全 部 细 胞 的 9 %以上 , 可 以  5 则 用 于 下一 步 的实 验 。

养 的 原 代 神 经 元 的 转 录 ,0 m l 10p o L浓 度 的  / D D E就 能够 抑 制其 转 录 ,随着 剂 量 的增加 其 抑  A L 制 转 录 的 效 应 不 断 增 强 ,但 是 当 剂 量 增 加 到 1   n o/ m lL以上 时 其 抑 制 效 率 绝 对 值 增 加 不 明 显 . 维

持在 4 % ~6 %左 右 。见 图 1  0 0 。

2  O

1 神 经 元转 录水 平 的 测定 采 用 『 掺 入 法 测  . 4 s H] 定 。 以 [ 脲 嘧 啶 、 同浓 度 的 D D E与 神 经 元    H] 不 A L

共 培 养 不 同 的 时 间后 ,终 止 培 养 , 去 旧培 养 液 , 弃   用 02 %的胰 蛋 白酶处 理 3m n . 5   i ,用抽 滤 装 置 将 细  胞收集在 4 9型 纤 维 滤 膜 上 ,再 用 生 理 盐 水 洗 涤 .   5 %的 三氯 醋 酸 固定 , 水 乙 醇漂 洗 , 膜 用 红外 线  无 滤

6 0

8  0

Cn O  1 0p o /  1 n l   0n l   0   mc /   t o /  1 t o /   0 m l L   mo L 1 mo L 1 0 n l 1 ̄ l / / L m L 0 ̄ l m L

烘 干后 放 入 液 闪板 中 , 孔 加入 闪烁 液 25m 。然  每 . L   后 用液 体 闪烁 计 数 器 测定 衰 变值 (p cm值 )   分组设置情况如下 :1 ( )不 同浓 度 的 D L   AD E

( 0   m l L 1 n l L、0 n o/ 、 0   m l L   10 p o/ 、  mo/ 1  m l L 10 n o/ 、

注 : 对 照 组 相 比 .}P<O0   与 .5

图 1 不 同剂 量的 D D E对 于原 代 培养神 经元 转 录的抑    A L

制率

1I o/ 、0i o/ )   ̄ lL 1  m lL 与神 经 元 共 培养 2  m x 4h后 。 检  测各 组 的 cm值 。2 [ 脲 嘧 啶和 10n lL的  p ( )  H]

0  mo / D D E与神 经元 共 培养 不 同 的时 间 (2 2 、6  AL 1、4 3 、

22 D D E可 逆 抑 制 原 代 培 养 的神 经 元 的转 录  .   A L 随 着 时 间 的延 长 [ , H]脲 嘧 啶 的 掺人 率 不 断下

4 、2 ) 8 7  后测定各组 的 cm值。( )0 m lL的  h p 3 10n o / D D E与 神 经 元 共 培 养 7  A L 2h后 洗 去 D D E, A L 加  入 [ 脲 嘧 啶后 不 同 的 时 间 (2 2 、87  ) 定  。 H] 1 、44 、2h 测 各 组 的 c m值 。对 照 组 不 加 D D E. 他 完 全 相  p A L 其 同。各 组设 置 5个 复孔 重 复 3次 。   1   Mr 法 检测 细 胞 活力 细胞 接 种 于 9 . 5 丌 6孔 板 .   1   5 , 0  L 孑 , 同浓度的 D D E 1 mo L   1 / X 0 mL 2 0 / L不 A L (n l 、   / 1  m lL 10n o/ 、 p o L 1   m lL 与 神  0n o/ 、0  m LL 1  ̄ l 、 0I o/ )  m /  ̄ 经 元 共 培 养 7  加 人 2  LMT ,7 2h后 OI   Y 3 ℃孵 育 4h x    后 弃 去 上 清 ,加 D O 10I ,微 量振 荡 仪 振 荡  MS  5  L x 1  n左 右 至 结 晶 完 全 溶 解 ,用 酶 标 仪 读 取 4 0 0mi 9  n 的吸光度值 ( D值 ) m O 。因有色产物为活细胞 内   琥 珀 酸脱 氢 酶催 化 Mr 生 成 。 O I T 故 D值 反 映 细 胞  活 力 , 以处 理 组 与 未 处 理 对 照 组 的 O D值 的 比值  代 表 相 对 细胞 活 力 改变 。每 组设 5个 复孔 , 复 3 重

降 , 录 的抑制率绝 对值不 断增 加 . 转 但是 2    4h以 后 维 持 在 4 % ~6 %左 右 。各 处 理 组 与对 照 组 相  0 0 比均 明显降低 ( P<00 )处理组之间无明显差异  . , 5

( P>00 ) 见 图 2  .5 , 。

2  0

2  0

囊一  4 o

6   0

8  0 c n 1   2   3   4   7   1   2   4   7   Hol   o  2 4 6 8 2 2 4 8 2 l8 r

lln  u   Ht i 。

注: 与对 照组相 比 , P<00     .5

图 2 D D E作用不 同时 间 ,以及 洗脱 D D E后 不 同时    A L A L

间 , 经 元 转 录抑 制 率  神

实用 医学杂志 2 1 0 0年第 2 6卷第 2 4期

洗脱 D D E后 ,s 脲 嘧啶的掺人率 的变化  AL [ H] 具 有 时间依 赖 性 , 随着 时 间 的 延长 . 录 活性 逐 渐  转

恢 复 ,洗 脱 1  ,4h和 4  抑 制 率 分

别 为 一 2h 2  8h的

6 .9 , 4 .8 10 % 一 22 %和 一 57 %。与 对 照 组 相 比具 有  2 .1 明显 差异 ( P<00 ) 2 .5 图 。在 洗 脱后 7   『 脲 嘧  2h ’ H]

啶的 掺人 率 为 一 .2 。与对 照组 之 间 已经 没 有 显  1 % 2 著差异( P>00 )  . 。 5 23 D D E对 神 经元 活 力 的 影 响 .   A L 如 图 3所 示 .   MT F染 色 显 示 不 同浓 度 的 D D E与 神 经 元 共 培  A L 养 7  , 2 对神经元 的活力没有影响? h 各组与对照组  相 比无 显著 差 异 ( P>00 )  .5 。

到抑制 ,蛋 白合成受到抑制则细胞 的各项 活动均  可 能受 到 抑制 , 细胞 的代谢 水 平 降低 [, A L 6 D D E能  3 够无 损 伤 的降低 神 经 元 的转 录可 以解 释 其 神 经保  护作 用 。   体 内 实 验 也 提 示 D D E对 代 谢 具 有 明显 的  A L 影 响 。P n ag等 早 在 18 94年就 发 现侧 脑 室 内注射  D L AD E可 以 明显地 降 低猫 的体 温 。 我们 也 发 现 , 侧  脑室内注射 D D E能够 明显降低大 鼠的体温[。 AL 2  l 依据本实验 的研究结果 ,A L D D E导致体温 降低 的   机制很可能是其降低 了代谢水平 。   D D E抑 制 转 录 的机 制 目前 还 不 清楚 。Ta A L si   等 [的研 究表 明 。 A L   ] D D E能 够 将 A 5神 经 祖 细 胞  F 系 的细 胞 周期 停 留 在 G 1从 而抑 制 其 增殖 和 分 化 ,   这 与 V cho等 [在 hl eci 3 ea细胞 上 的研 究 结 果 一 致 。 ]   但是 神 经 元 与肿 瘤 细 胞 具有 本 质 上 的不 同 。因此  D L AD E抑 制神 经元 转 录 的机 制是 否 也是 通 过 影 响  了细 胞周 期 。 有待 进一 步 的研 究 。 还

4 参考文献

[ ] Sn K,S    1 u  u D S,Wag X R n     .De aoii gns l Aa   l  pod aoi  D- l t t 2, D Lu ] ・e5  ekp ai  ( A L   rd cd oye -lcs  n eh l n D D E) eu e  xgnguoe

O0 .

Co to  1n l   0 n 1L 1 0 n l    l l nr l   mo/ 1   mo]   0  mo / 1I L L mo

dp vt n cue  ernlijr hog h  P   ah a  e r ai  a sd nuoa nuytru hteMA K ptw y i o

[ ] B a   e ,2 0 ,2 2 10 16  J . ri R s 0 9 19 :0 —

0 . n

图 3 不同浓度 D D E对神经元 M T染 色的影 响  AL 1 r

[ ] S    , W n    2 uD S a gZ H, Z egY J e a D s dp n et hn     , t 1 oe ee dn  . -   nu p t t n o dl  p i p p d [ — l , D Lu ] er r e i   f ea o id e t e D Aa o o eo   t o   i 2 -e5

e k p ai n n uo a  e t  n  ead d b h vo n u e   y n e h n i  e r n ld ah a d rtre   e a irid c d b   l

3 讨 论

先 前 的 研 究 证 明 D D E 能 够 抑 制 肿 瘤 细  A L 胞 的 转 录 。 V cho等 [ 发 现 , A L ec i   ] D D E能 够 明显

frba  sh mai a   J .N uoc  e ,2 0 , 2 2 : oeri i e i nrt E ] ersiLt 0 7 4 3( )  n c s t

1 3—1 7   1 1.

[ ] V ch   , o ai , oo eM G, t . A L   d cs   3 ec i L S l n C B t n    e a D D E i ue a o d   t   1 n   r e i eh e a o —k t ei H L e s[] ioh m e r b   i r t nl es t n e acl J .Hs ce   v s l bn i i a     l t

C lBo,2 0 ,2 ( — ) 13 2 1 el il 0 6 15 1 2 :9 — 0 .

降 低 H l 胞 的转 录水 平 , 胞 增 殖 减 慢 , 且  ea细 细 并 在 细 胞 核 中 出现 特 有 的 转 录 停 止 的标 志 物——   异 质 异 位核 糖 蛋 白衍 生结 构 (eeoeeu c pc ht gnos t i r eo

r o u l po i—ei ds utrsH R S o移 除  i n ce rt nd r e t c e , E D ) b o e v r u

[ ] B g gr M, P l c r C H t oeeu  c p   N — 4  i i e   go a e i i i . e r n os et i R P  l a  c eg oc

d r e t cue ,P lcir C,Bgi eaM: H D )ae e vd s utrs el c i i r i a  i o r  ( ER S l  gg '

D D E后 , E D A L H R S消 失 , 细 胞 的 转 录 和 增 殖 迅  速 恢 复 。 且 这 一 过 程 中没 有 出现 细 胞 损 伤 和凋  而 亡 [。D D E不 但 能够 抑 制 H l细 胞 的转 录 , 3 A L ] ea 本  研 究 发 现 D D E也 能 抑 制 原 代 皮 层 神 经 元 的转  AL 录

。   事实 上 , 多种 因素 均 可 以抑 制 细胞 转 录 , 比如  饥饿 和某些 药 物[。 是转 录水 平 的 降低 往往 造成   但 细胞凋亡[。   如吗啡等其他阿片肽对于一些细胞系

的 转 录和 增 殖 也具 有 抑 制作 用 ,但 是 伴 随着 明显

m re  f rnc p oa a e J .Fsb J 00 1 ( ) a r o t sr tn   r s ] a   ,20 ,4 5 : k s   a i i l r t[ e

88 3 . 2 -8 4

[ ] N t   ,K m aM,Nf A P t . h  h i r e et f 5 os a G a p  ii   ,e a T ei i t  f c o l     1 n bo y

o ii s n p o d  o   He pG2 el  i  c ls s  me i t d i i t r c in d ae  v a n e a to  wi   t h

sm t t i r e t s[ ] E r  P a ao,20 ,5 ( ) o a s t   cp r J. u  hr el 0 7 5 5 1 : oan e o J m

1 7  — .

[ ] M r  P 6 o n , J , S r     . E i n e f     e ue  i   r   te K B oy   v ec  o a rdcd d r t nc p oa s t dr gh e a o    r n q ie J . r sr t n  t e u n i r t ni g u dsu r s[] a i il a  i bn i n o rl

Cybo g ,2 0 ,3 3 : 1— 1 . ro ioy 0 6 5 ( ) 3 0 3 8 l

[ ] P gI , e ri   , lkW  . yehri rpne 7 n   a   H Bma n G L Ca   G H pr e c e os di r t m  s

o h a t n _ — vnr la  jci  fteo i dd l — fte ct o in —   a etc l i et n o    po   et   il r n o h i a

的 细胞 凋亡 [。 本研 究 中 , 5在 ] 应用 M1 染 色 的方法  T r 发 现 ,各 种 浓 度 的 D D E并 不 影 响 神 经 元 的活  A L 力 。 说 明 D D E对 于神 经 元 转 录 的抑 制 不是 其  这 AL 毒性作用 的结果 。

转 录 是 细胞 的核 心活 动 之 一 ,转 录是 蛋 白质  合 成 的基 础 。转 录受 到抑 制 则 蛋 白合 成也 可 能 受

rcpo  gns D—l2D-e5e kp ai [ ] Ba   e  eetraoit A a 一 Lu -n ehl   n J . ri R s   n

B l,1 8 1 ( ) 2 3 2 8 ul 94,3 2 :6 - 6 .

[ 3 Ta S Y e

C T aa i ,e a D l  p i pp d 8  si   ,L e   ,H ys       h T t 1 ea oi d et e   . t o   i

DADL   a d n h e o e c ue c l c ce ars  a d E n   a rx n   a s  el y l  ret n

d e n a o  n a C S nu   r e ir cl l e [] i r t t n i   N   e r p gn o e   i f e ii   l a o t  l n J.

Snpe 0 0 6 ( )2 7 2 3  ya s,2 1 ,4 4 :6 — 7 .

( 收稿 :0 0 0 — 0 编辑 : 21—3 3 杜冠辉 )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B7D9A0BDA60463E.html

范文五:δ阿片受体激动剂对脓毒症大鼠肝线粒体呼吸功能的保护作用

[摘要] 目的 探讨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D-Ala2-D-Leu5-enkephalin)对脓毒症大鼠肝线粒体呼吸功能的保护作用。 方法 将60只健康雄性SD大鼠随机分为脓毒症组(SEP组,n=20)、假手术组(SO组,n=20)和DADLE组(n=20)。采用改良盲肠结扎穿孔方法建立脓毒症大鼠模型,假手术组除不结扎刺穿盲肠,DADLE组建立模型后按5 mL/kg剂量腹腔注射浓度为0.5 mg/mL的DALDE。制模8 h后处死大鼠, 取血清检测ALT和AST水平,取肝组织测定肝细胞线粒体呼吸功能及肝组织ATP、ADP、AMP含量。 结果 DADLE组大鼠呼吸控制率(RCR)、磷/氧化(ADP/O)与SEP组比较显著升高(P

[关键词] δ阿片受体激动剂;脓毒症;盲肠结扎穿孔;线粒体

[中图分类号] R9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5)16-0008-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protective effect of δ opioid receptor agonist DADLE(D-Ala2-D-Leu5-enkephalin) on mitochondrial respiratory function in a rat model of sepsis. Methods Sixty SD ra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 to sham operated group (SO), septic group (SEP), and DADLE group (DADLE), each of 20 cases. Sepsis model was produced by cecal ligation and puncture (CLP). In SO group,the abdomen was opened without any other treatment. In DADLE group, DADLE (0.5 mg/mL) was administer at a dose of 5 mL/kg by intra-peritoneal injection after CLP. All rats were sacrificed 8 hours after CLP. ALT and AST in blood were determined. Mitochondrial respiratory function was evaluated by the clark oxygen eletrode. The levels of ATP, ADP, AMP were determined by high 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 (HPLC). Results RCR and ADP/O in DADLE group were much higher than that in SEP group (P  [Key words] DADLE; Sepsis; CLP; Mitochondria

在脓毒症(sepsis)发展过程中肝脏是易受累的重要器官,因为脓毒症早期便可出现线粒体结构和功能的破坏,而线粒体在肝细胞物质代谢、信息转导和细胞凋亡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肝脏线粒体的损伤常常导致肝细胞能量代谢障碍及内环境紊乱, 最终介导肝细胞死亡[1-3]。脓毒症早期肝细胞大量坏死,肝功能损害发展为肝功能衰竭往往是脓毒症引起多器官功能衰竭(MODS)的开始和重要标志[4,5]。2013年6~10月我们以非选择性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处理脓毒症大鼠,并观察其对肝细胞线粒体呼吸功能的保护作用。

1 材料与方法

1.1分组及脓毒大鼠症模型制备

健康清洁级雄性Sprague-Dawley(SD)大鼠(7~8周龄,体重:270~320 g) 60只由斯莱克(SLAC,上海)实验动物有限责任公司提供,随机分为脓毒症组(SEP组,n=20)、假手术组(SO组,n=20)和DADLE组(n=20)。

脓毒症大鼠模型制备:剖腹后找到盲肠,结扎盲肠远端,对传统的盲肠结扎穿孔(CLP) 方法进行改良:结扎盲肠远端后用12号针头穿刺近端盲肠造成穿孔,将盲肠穿孔数由2个增至4个[6],而SO组仅行剖腹但不结扎刺穿盲肠,其余操作同脓毒症组。DADLE组在脓毒症模型建立后立即按5 mL/kg的剂量腹腔注射DADLE溶液(浓度:0.5 mg/mL)进行处理。各组制模后给予常规抗休克补液处理,制模后8 h将大鼠以颈椎脱臼法处死,取血及肝脏组织进行相关检测。

1.2 肝脏线粒体制备

秤取10 g大鼠肝脏组织,迅速置于0℃分离液(含EDTA 1 mmol/L,蔗糖0.25 mol/L、Tris-HCl 5 mmol/L,pH7.4), 间断超声匀浆3 min,将制备好的组织匀浆以2×103 r/min离心8 min,留取上清液,以1×104 r/min离心15 min,弃去上清液,以分离液将沉淀重悬浮,再次以1×104 r/min离心15 min,再次弃去上清液,最后以2 mL分离液吹打重悬浮所得沉淀,即线粒体悬液。所得线粒体悬液内蛋白浓度以双缩脲法测定,再用分离液调整到合适浓度备用。   1.3 大鼠肝脏线粒体呼吸耗氧功能的测定

RCR=ADP启动(加入ADP 时)的态3呼吸速率/线粒体琥珀酸启动(ADP 耗竭后)的态4呼吸速率。态3呼吸速率和态4呼吸速率采用Clark氧电极技术测定。反应体系总体积3 mL,pH 7.35~7.45,包含:KCl 0.01 mol/L、MgCl2 5 mmol/L、琥珀酸0.2 mol/L、Tris-HCl 0.01 mol/L、蔗糖0.25 mmol/L、KH2PO4 5 mmol/L、ADP 加入浓度为0.33 mmol/L,线粒体蛋白浓度为1 g/L,计算呼吸控制率(respiratory control ratio,RCR)、磷/氧化(ADP/O)。

1.4 血清AST、ALT测定

采用美国贝克曼奥林巴斯AU68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检测大鼠血清AST、ALT水平,所需试剂由该公司提供。

1.5 大鼠肝脏组织AMP、ADP、ATP含量测定

称取30 mg大鼠肝脏组织放入0.5 mL冷却的10% HClO4中,在冰浴下间断超声匀浆3 min,并迅速制成20% 的匀浆液。将制备的肝脏组织匀浆液在4℃下以8×103 r/min离心min,留取上清液,置4℃ 冰箱保存待检。

高效液相色谱仪(HPLC)系统购自美国Waters 公司,包括: 486型高效液相色谱仪,510型自动进样泵和Millenium数据处理软件系统。色谱条件预柱为Nova-pak C18(3.9×150 mm,3.5 μm),流动相为NH4H2PO4缓冲液(浓度为0.1 mol/L,pH值为5.3),流速为0.9 mL/min,进样量为20 μL,紫外线检测波长为254 nm,灵敏度为0.01 AUFS,柱温为室温。

将AMP、ADP及ATP标准品(购自美国Sigma公司)分别配制成浓度梯度为0.0100 mmol/L、0.0200 mmol/L、0.0625 mmol/L和0.1250 mmol/L的标准液,取20 μL标准液进样,计算并绘制出标准曲线。将检测样品获得的AMP、ADP及ATP峰面积与标准品峰面积相比,计算大鼠肝脏组织ATP、ADP及AMP的含量[μmol/(g・wet)]。

1.6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7.0统计学软件处理。计量资料用(x±s)表示,多组间比较采用方差分析,两组间比较采用q检验。P  2 结果

2.1 各组大鼠肝脏组织AMP、ADP、ATP含量和血清ALT、AST水平的变化

与SO组比较,SEP组和DADLE组ATP含量均明显降低(P  2.2 各组大鼠肝脏线粒体呼吸功能的变化

与SO组比较,SEP组、DADLE组的RCR和ADP/O均明显降低(P  3 讨论

虽然当前针对脓毒症的研究已取得了很大进展[7],但其发展过程中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ODS)的机制仍不明确。脓毒症的一个主要特征是细胞病理性缺氧及氧利用障碍,导致线粒体氧化磷酸化障碍、能量产生下降[8]。脓毒症时由于炎症因子大量释放、氧自由基水平升高和钙超载导致早期即可出现肝脏氧供需失衡、肝细胞能量代谢和内环境紊乱[9-11],而导致急性肝损害甚至肝功能衰竭。本实验中我们发现,CLP制模后8 h血清ALT、AST水平明显升高,表明肝脏在脓毒症早期就已经受到累及,且反应剧烈,炎症造成大量肝细胞死亡,从而导致不同程度的肝损伤。本研究中我们发现经过DADLE处理,DADLE组大鼠血清ALT和AST水平明显低于脓毒症组,说明DADLE能明显减轻脓毒症对大鼠肝脏的损害,改善肝功能。

线粒体是一个细胞器,它是细胞呼吸链和氧化磷酸化的中心,最基本的功能是通过氧化磷酸化过程将ADP、AMP转换为ATP,而且线粒体在细胞内信号转导和细胞凋亡等方面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线粒体损伤一般都表现为线粒体形态肿胀、内、外膜完整性破坏、嵴紊乱,形态学定量分析发现嵴的膜表面密度和膜间空隙明显增加,基质密度降低。另外,线粒体内膜和外膜受损机制不尽相同,内膜受损可能与线粒体MPTP开放有关,而外膜受损可能与线粒体通透转换无关,初步证据显示Bax可能参与外膜损害[12]。因此在严重创伤、感染等病理情况下,一旦线粒体膜结构和功能受到破坏[13],可引起细胞能量代谢和细胞内环境紊乱,甚至引起细胞死亡,因此以线粒体为靶向的治疗逐渐受到关注。

RCR 与ADP/O比值一起,是用来衡量线粒体结构功能完整与否及氧化磷酸化偶联程度的灵敏指标。RCR值为ADP启动的态3呼吸速率与琥珀酸启动的态4呼吸速率的比值; ADP/O值是指线粒体每吸收一克原子氧的同时,生成ATP 的克分子数的比值,它反映线粒体的能量转化效率。ADP/O降低代表氧化磷酸化能量生成脱耦连,合成ATP 的能力下降。本研究通过检测RCR(呼吸控制率)和ADP/O来反映线粒体的呼吸功能及合成ATP的能力。本研究发现,脓毒症时肝脏ATP含量下降,RCR和ADP/O均明显降低,提示线粒体功能受损,肝脏能量代谢紊乱。DADLE是一种非选择性δ阿片受体激动剂,我们以往的研究已经证明其能明显改善脓毒症大鼠的存活率[14,15],在本研究中DADLE处理组肝ATP含量较SEP组明显升高,同时RCR和ADP/O也有明显提高,这表明DADLE对脓毒症大鼠肝脏线粒体呼吸功能具有保护作用,从而改善了肝细胞在脓毒症缺氧状态下的能量代谢。   [参考文献]

[1] Crouser ED. Mitochondrial dysfunction in septic shock and multiple organ dysfunction syndrome[J]. Mitochondrion,2004, 4(5-6):729-741.

[2] 龚平,李春盛. 脓毒症和线粒体功能障碍[J]. 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2013,25(4):254-256.

[3] 陶��,尹海燕,马永辉. 姜黄素对脓毒症大鼠肝细胞线粒体膜通透性转换的作用机制研究[J]. 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2014,26(9):666-670.

[4] Deutschman CS,Cereda M,Ochroch EA,et al. Sepsis-induced cholestasis,steatosis,hepatocellular injury,and impaired hepatocellular regeneration are enhanced in interleukin-6 -/- mice[J]. Crit Care Med,2006,34(10):2613-2620.

[5] 张杰,刘歆农,张培建,等. 白术多糖预处理对大鼠肝脏缺血再灌注损伤后肝细胞线粒体结构的影响[J]. 肝胆胰外科杂志,2011,23(1):4-6.

[6] Wichterman KA,Baue AE,Chaudry IH. Sepsis and septic shock-a review of laboratory models and a proposal[J]. The Journal of Surgical Research,1980,29(2):189-201.

[7] 李志军,王东强,田永超,等. 2010德国脓毒症指南解读――关于脓毒症的预防、诊断、治疗及后续护理[J].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2011,23(5):257-262.

[8] Exline MC,Crouser ED. Mitochondrial dysfunction during sepsis:Still more questions than answers[J]. Critical care medicine,2011,39(5):1216-1217.

[9] Albuszies G,Radermacher P,Vogt J,et al. Effect of increased cardiac output on hepatic and intestinal microcirculatory blood flow,oxygenation,and metabolism in hyperdynamic murine septic shock[J]. Crit Care Med,2005, 33(10):2332-2338.

[10] Sakaguchi S,Furusawa S. Oxidative stress and septic shock:metabolic aspects of oxygen-derived free radicals generated in the liver during endotoxemia[J]. FEMS Immunology and Medical Microbiology,2006,47(2):167-177.

[11] Shilo S,Aronis A,Komarnitsky R,et al. Selenite sensitizes mitochondrial permeability transition pore opening in vitro and in vivo:A Possible mechanism for chemo-protection[J]. The Biochemical Journal,2003,370(Pt 1):283-290.

[12] Crouser ED,Julian MW,Huff JE,et al. Abnormal permeability of inner and outer mitochondrial membranes contributes independently to mitochondrial dysfunction in the liver during acute endotoxemia[J]. Critical Care Medicine,2004,32(2):478-488.

[13] Garrabou G,Moren C,Lopez S,et al. The effects of sepsis on mitochondria[J]. 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12,205(3):392-400.

[14] 冯文明,鲍鹰,朱鸣,等. δ阿片受体激动剂对脓毒症大鼠血液动力学和氧代谢的影响[J]. 中华麻醉学杂志,2011,31(4):491-493.

[15] Tang CW,Feng WM,Du HM,et al. Delayed administration of D-Ala2-D-Leu5-enkephalin,a delta-opioid receptor agonist,improves survival in a rat model of sepsis[J].The Tohoku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2011,224(1):69-76.

(收稿日期:2015-01-22)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B9159F3D2EB7FC4.html

范文六:δ阿片受体激动剂对失血性休克大鼠血流动力学的影响

【摘要】目的 探讨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la2-D-Leu5-enkephalin(DADLE)对失血性休克大鼠血压和心功能的影响。方法 36只健康SD大鼠,随机分成假手术组、休克对照组和DADLE组(1mg/kg组和5mg/kg组),休克对照组和DADLE组大鼠放血使MAP降至40mmHg,维持低血比状态(MAP:40mmHg)60min后,用生理盐水或DADLE复苏,观察复苏后3h内动脉血压(SAP、DAP和MAP)和心功能指标(LVSP、±dp/dtmax)的变化。结果 休克对照组复苏后各时点动脉血压和心功能指标呈逐渐下降趋势。DADLE组复苏后5min动脉血压和心功能指标开始升高,30min达高峰,复苏后同一时点各项指标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1),其中1mg/kg组和5mg/kg组没有显著差异。结论 DADLE能改善失血性休克大鼠的血流动力学指标。

【关键词】失血性休克;DADLE;血流动力学;δ阿片受体激动剂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1F14CFC1788C992C.html

范文七: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全脑缺血-再灌注大鼠血清S-100B蛋白的影响

[摘要]目的 通过比较血清S-100B蛋白水平来观察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大鼠全脑缺血-再灌注损伤的影响,从而探讨DADLE在脑复苏中的神经保护作用。方法 用二血管阻断加低血压法制作大鼠全脑缺血-再灌注模型。50只SD大鼠随机分为五组,每组各10只;假手术组:不制模不干预;模型组:单纯制作全脑缺血-再灌注模型;DADLE预处理组:在缺血前给予DADLE;DADLE缺血后处理组:在缺血后给予DADLE;DADLE再灌注期处理组:在再灌注早期给予DADLE。实验结束后分别取血,用酶联免疫检测法(ELISA)测定大鼠血清S-100B蛋白水平。数据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统计分析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两两组间均数之间的比较采用SNK法,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结果 假手术组的血清S-100B蛋白水平为(475.56±41.93)pg/ml,模型组和DADLE处理各组的血清S-100B蛋白水平均比假手术组高(P<0.05),DADLE处理各组的血清S-100B蛋白水平均比模型组低(P

[关键词]δ阿片受体;全脑缺血-再灌注;S-100B蛋白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6184FC63989B5EF.html

范文八: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大鼠皮质神经元缺氧损伤的影响

[摘要]目的 探讨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于体外培养的大鼠皮质神经元抗物理缺氧损伤是否具有保护作用。方法 将体外培养8d的大鼠皮质神经元进行MAP2免疫荧光鉴定后,随机分为4组:缺氧组(n=6),缺氧+DADLE预处理组(n=6),对照组(n=6),对照+DADLE预处理组(n=6)。缺氧细胞置人含体积分数1% O2,5%CO2及94%N2的缺氧箱内37℃培养72h。DADLE预处理组在将细胞置入孵箱之前加入DADLE(终浓度为10μmol/L);对照组则将细胞置入含95%空气和5%CO2的恒温培养箱中培养。用hochest 33258核染色法评价细胞凋亡情况,检测细胞乳酸脱氢酶LDH漏出量;检测各组细胞上清液葡萄糖水平,以评价其葡萄糖/能量代谢状况。应用单因素方差分析LDH漏出量及葡萄糖水平,x2检验分析神经元生存率。结果 皮质神经元培养8d后,经MAtt2免疫荧光鉴定为95%细胞为神经元。DADLE预处理缺氧细胞组细胞存活率为(71.88±1.77)%,高于未处理缺氧细胞组的(43.58±3.07)%,P<0.05,DADLE预处理+缺氧组的LDH活力单位为(3824.27±294.86),低于未处理缺氧组的(4516.59±605.02),p<0.05。DADLE预处理+缺氧组细胞上清液葡萄糖水平为(11.92±2.05)mmol/L,高于未处理缺氧组的(9.88±0.71)mmol/L,p<0.05。结论 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体外培养的大鼠皮质神经元抗缺氧损伤具有保护作用,可能作用机制为其降低缺氧皮质神经元的葡萄糖/能量代谢需求,减轻缺氧损伤时细胞的葡萄糖/能量代谢障碍。

[关键词]δ阿片受体;神经元缺氧;葡萄糖/能量代谢;缺氧损伤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4AE131A14F943F4.html

范文九:δ阿片受体激动剂对LPS诱导的巨噬细胞凋亡及坏死的影响

[摘要] 目的 研究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LPS诱导的巨噬细胞凋亡和坏死的影响。 方法 用LPS(100 μg/L)刺激大鼠腹腔巨噬细胞,在LPS后立即或4 h后加入DADLE(10-6 M)。流式细胞仪和共聚焦成像检测巨噬细胞凋亡及坏死,ELISA法检测巨噬细胞细胞核NF-κB的活化水平,Western blot法检测p38 MAPK活化水平,ELISA法检测细胞培养上清TNF-α、IL-1β和HMGB1水平。 结果 DADLE明显抑制了LPS诱导的巨噬细胞凋亡及坏死,降低了细胞培养上清中TNF-α、IL-1β和HMGB1的水平,而且对巨噬细胞NF-κB及p38 MAPK的活化均有抑制作用。 结论 DADLE通过抑制NF-κB及p38 MAPK的活化,减少了LPS诱导的巨噬细胞凋亡、坏死及细胞因子的释放。

[关键词] DADLE;LPS;高迁移率族蛋白1;巨噬细胞;凋亡

[中图分类号] R39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3)07-0009-03

Effect of delta-opioid receptor agonist on LPS induced apoptosis and necrosis of macrophages

DU Huimin1 XU Jue1 HUANG Sanxiong2 LUO Xudong1 LAN Longjiang1 Li Manqun1 BAO Ying2

1.Department of Otolarynology-Head and Neck Surgery,the First People’s Hospital Affiliated to Huzhou University Medical College,Huzhou 313000, China;2.Department of Hepatobiliary Surgery,First People’s Hospital Affiliated to Huzhou University Medical College,Huzhou 313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effect of delta-opioid receptor agonist (DADLE) on LPS induced apoptosis and necrosis of macrophages. Methods Peritoneal macrophages isolated from rats were challenged with LPS. DADLE at 10-6 M was administrated concurrently or 4h after LPS. Apoptosis and necrosis of macrophages were determined by flow cytometry analysis and confocal imaging. NF-κB activity in macrophages was determined by ELISA. Levels of activated p38 MAPK were measured by western blot. Levels of TNF-α,IL-1β and HMGB1 in culture supernatant were determined by ELISA. Results TNF-α,IL-1β and HMGB1 in supernatant were also suppressed by DADLE.LPS-induced apoptosis and necrosis of macrophages were significantly suppressed by DADLE. DADLE also inhibited the p38 MAPK and NF-κB pathways. Conclusion DADLE attenuates LPS induced apoptosis and necrosis of macrophages and cytokine release by suppressing the p38 MAPK and NF-κB pathways.

[Key words] DADLE; LPS; High-mobility group box 1 protein; Macrophage; Apoptosis

脂多糖(LPS)是革兰阴性细菌的内毒素,由菌体特异侧链、核心多糖和类脂A组成,LPS可以与Toll样受体结合,刺激单核巨噬细胞激活、凋亡,并释放肿瘤坏死因子(TNF)-α, 白介素(IL)-1β 和高迁移率族蛋白1(HMGB1)等细胞因子,正是这些炎症因子介导了脓毒症的损伤作用[1,2]。δ阿片受体广泛表达于免疫细胞,并对免疫细胞的增殖、凋亡及信号转导具有调节作用[3-5]。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D-Ala2-D-Leu5-enkephalin)是一种人工合成的非选择性δ阿片受体激动剂,有人发现用DADLE预处理巨噬细胞后,可以下调LPS诱导的巨噬细胞p38 MAPK活化,减少TNF-α等一系列炎症因子的释放[4],具有明显的免疫调理功能。我们以往的研究发现DADLE能明显降低脓毒症大鼠的死亡率[6],而其机制尚不完全明确,因此本研究通过体外实验研究δ阿片受体激动剂DADLE对LPS诱导的巨噬细胞凋亡的影响,为DADLE对脓毒症大鼠的保护作用寻找新的理论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材料

LPS(大肠杆菌血清型为O111:B4)和DADLE购自Sigma公司(中国上海)。TNF-α和IL-1β ELISA检测试剂盒购自R&D公司(美国),HMGB1 ELISA检测试剂盒购自Shino-Test公司(日本)。   1.2 细胞培养

雄性SD大鼠(10~12周龄)腹腔注射不含小牛血清的RPMI 1640培养液10 mL,轻揉大鼠腹部2~3 min,静置50 min后将大鼠颈椎脱臼处死,置于解剖板上,用针头固定四肢,无菌条件下打开腹腔,用注射器抽取腹腔液,离心5 min,弃上清,应用PBS洗涤2遍,再用含10%热灭活胎牛血清的RPMI 1640培养液调节细胞浓度至1×106细胞/mL,接种于培养瓶及6孔培养板。置37℃、含5%CO2的培养箱培养2 h,弃上清液,用不含小牛血清的RPMI 1640培养液漂洗2遍然后用RPMI 1640培养基(含10%热灭活胎牛血清、2 mM谷氨酰胺以及抗生素:青霉素100 U/mL,链霉素100 μg/mL),在37℃、含5%CO2的恒温箱内培养,并作台盼蓝染色、瑞氏染色。分离得到的腹腔巨噬细胞用LPS(100 μg/L)刺激,在LPS后立即或者LPS后4 h加入DADLE(10-6 M),每组设置8个复孔,并重复3次。

1.3 TNF-α、IL-1β和HMGB1的检测

培养上清的TNF-α或IL-1β水平检测使用ELISA试剂盒,并以纯化重组TNF-α或IL-1β在不同稀释度的标准曲线计算测定血TNF-α或IL-1β水平。培养上清的HMGB1水平检测使用ELISA试剂盒,应用纯化重组的HMGB1在不同稀释浓度的标准曲线计算确定。

1.4 巨噬细胞核因子(NF)-κB活性测定

分离正常大鼠腹腔巨噬细胞用LPS(100 μg/L)刺激,在LPS后立即或者LPS后4 h加入DADLE(10-6 M)。LPS刺激18 h后收集细胞。用核提取试剂盒(购自Active Motif 公司)进行巨噬细胞的细胞质和核提取,按照说明书操作,基于106个细胞样本,避免反复冻结/解冻。首先,收集细胞,置于含有磷酸酶抑制剂的预冷的PBS中。然后,将细胞悬浮于低渗缓冲液,使细胞膜变得肿胀和脆弱。添加洗涤剂,造成细胞质的蛋白质泄漏到缓冲液中。在预冷至4℃离心机14 000×g离心30 s后,收集上清以备细胞浆提取物(用以后续检测p38 MAPK活性)。沉淀物就是细胞核,用来提取细胞核提取物。溶解细胞核,将核蛋白质裂解液溶解在含有蛋白酶抑制剂缓冲液中。核提取物制备完成后,即可检测细胞核的NF-κB(NF-κB p65亚基)的水平,同样,也是运用ELISA试剂盒(Trans AMTmNF-κB p65 Kit 购自Active Motif)。

1.5 巨噬细胞p38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的活性检测

巨噬细胞p38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的活性检测通过Western blot法检测磷酸化p38 MAPK水平。使用TCA法检测所获得的巨噬细胞的细胞浆提取物总蛋白浓度,使用BSA作标准曲线(Pierce,IL,美国)。取等量的细胞质蛋白(100 μg)在10%的SDS聚丙烯酰胺凝胶电泳,并转移到PVDF膜。将膜在室温下放置1 h,然后放入含有5%脱脂奶粉的TBS(300 mM氯化钠,pH值7.6的40 mM Tris)中1 h,封闭非特异性结合位点。分别与1∶1 000稀释的抗-p38 MAPK多克隆抗体或抗磷酸化p38 MAPK的兔单克隆抗体的在含有0.1%吐温20(TBST)的TBS(购自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公司,上海)中4℃孵育过夜。将膜用TBST洗涤3次,然后与1∶2 000稀释的辣根过氧化物酶标记的抗兔IgG(购自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公司)孵育1 h。化学发光试剂增强反应,X线片压片曝光。

1.6 流式细胞仪和共聚焦成像检查

分离正常大鼠腹腔巨噬细胞用LPS(100 μg/L)刺激,在LPS后立即或者LPS后4 h加入DADLE(10-6 M)。 LPS刺激18 h后收集细胞。收获的巨噬细胞悬浮在浓度为1×106个细胞/mL,用凋亡检测试剂盒Annexin V-FITC(购自R&D公司)测量细胞凋亡。使用FACScan(Becton Dickinson公司,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和CellQuest软件(Becton Dickinson公司)分析细胞死亡率。共聚焦激光扫描显微镜(蔡司LSM510,德国卡尔蔡司)下观察细胞形态,并拍摄图像。

1.7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17.0软件处理数据。计量资料应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多组间比较用方差分析,组间两两比较采用q检验。P   2 结果

2.1 DADLE抑制LPS诱导的巨噬细胞炎症因子的释放

在脓毒症时炎症因子释放的调控是极其复杂的,除了内毒素以外,如TNF-α和IFN-γ等炎症因子本身也可以刺激巨噬细胞/单核细胞释放更多的炎症因子,产生瀑布效应[7,8]。我们发现DADLE对LPS刺激后巨噬细胞炎症因子的释放有明显的抑制作用(表1)。

表1 DADLE对LPS刺激后巨噬细胞炎症因子释放的抑制作用

(x±s,ng/mL,n = 8)

注:△与对照组比较,P 0.05

2.2 DADLE抑制LPS诱导的巨噬细胞的细胞死亡

我们发现LPS对巨噬细胞有明显的诱导凋亡和坏死的作用,DADLE(10-6 M)不论在LPS后立即或者4 h后给药均能抑制LPS诱导的巨噬细胞凋亡和坏死(图1)。

2.3 DADLE对LPS刺激后巨噬细胞的信号转导的调控

LPS刺激后增加了NF-κΒ和p38 MAPK的激活,DADLE(10-6 M)不论在LPS后立即或者4 h后给药均能抑制LPS诱导的巨噬细胞p38 MAPK和NF-κB信号转导通路的激活(图2)。   3 讨论

在本研究中,我们发现DADLE明显抑制了LPS诱导的TNF-α和IL-1β及HMGB1的产生,虽然早期炎症因子TNF-α和IL-1β可能并不是脓毒症的关键介质[9]。而HM-GB1作为晚期炎性因子,是脓毒症致死效应的重要炎性介质。给予HMGB1可模拟严重脓毒症的病理生理,引起发热、肠屏障功能的紊乱、急性肺损伤和多器官功能衰竭[9-11]。运用HMGB1的特异性拮抗剂中和血清HMGB1能改善内毒素血症和脓毒症[12,13]。因HMGB1有较宽的治疗时间窗,已被确定作为治疗的靶点。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DADLE对LPS诱导的抑HMGB1的释放,可能是脓毒症治疗过程中减轻炎症反应的关键所在。

巨噬细胞活化是脓毒症的炎症损伤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活化过程中产生活性氧(ROS)和各种炎性细胞因子[14]。p38 MAPK和NF-κΒ途径对巨噬细胞活化和细胞因子的释放[15-18]起到关键作用。我们的研究发现δ阿片受体激动剂调节巨噬细胞活化,并通过调节LPS诱导的p38 MAPK和NF-κB的活化来抑制炎症因子的释放。脓毒症过程中巨噬细胞的凋亡和坏死同样扮演了重要作用,以前的研究表明,只有坏死的细胞才可以释放HMGB1到细胞外环境,引起炎症反应,而细胞凋亡则不会[19]。但有研究表明,当细胞凋亡转变到晚期凋亡[20,21]时可释放HMGB1并引起炎症反应。因此,细胞死亡,无论是凋亡或坏死,均能引发脓毒症的炎症级联反应,最终导致休克。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DADLE能够减少LPS诱导的巨噬细胞的死亡,下调HMGB1的释放。

因此可以推测,DADLE对脓毒症大鼠的保护作用的机制可能是降低p38 MAPK和NF-κΒ的活性,抑制巨噬细胞的活化和凋亡,从而减少HMGB1的释放。

[参考文献]

[1] Alleva LM,Budd AC,Clark IA. Systemic release of high mobility group box 1 protein during severe murine influenza[J]. J Immunol,2008, 181:1454-1459.

[2] Wang H,Bloom O,Zhang M,et al. HMG-1 as a late mediator of endotoxin lethality in mice[J]. Science,1999,285:248-251.

[3] Bidlack JM. Detection and function of opioid receptors on cells from the immune system[J]. Clin Diagn Lab Immunol,2000,7:719-723.

[4] Husted TL,Govindaswami M,Oeltgen PR,et al. A delta2-opioid agonist inhibits p38 MAPK and suppresses activation of murine macrophages[J]. The Journal of surgical research,2005,128:45-49.

[5] Quock RM, Burkey TH,Varga E,et al. The delta-opioid receptor: molecular pharmacology,signal transduction,and the determination of drug efficacy[J]. Pharmacol Rev,1999,51:503-532.

[6] Feng Wm,Zhu M,Bao Y,et al. Effect of delta-opioid receptor agonist on mortality in rats with sepsis[J]. Chin J Crit Care Med(Electronic Edition),2009,2:25-28.

[7] Rendon-Mitchell B,Ochani M,Li J,et al. IFN-gamma induces high mobility group box 1 protein release partly through a TNF-dependent mechanism[J]. J Immunol,2003,170:3890-3897.

[8] Yin K,Gribbin E,Wang H. Interferon-gamma inhibition attenuates lethality after cecal ligation and puncture in rats:implication of high mobility group box-1[J]. Shock,2005,24:396-401.

[9] Czura CJ,Yang H,Amella CA,et al. HMGB1 in the immunology of sepsis (not septic shock) and arthritis[J]. Adv Immunol,2004,84:181-200.

[10] Bonaldi T,Talamo F,Scaffidi P,et al. Monocytic cells hyperacetylate chromatin protein HMGB1 to redirect it towards secretion[J]. EMBO J,2003,22:5551-5560.

[11] Bustin M. At the crossroads of necrosis and apoptosis:signaling to multiple cellular targets by HMGB1[J]. Sci STKE,2002,2002:39.   [12] Klune JR,Dhupar R,Cardinal J,et al. HMGB1: endogenous danger signaling[J]. Mol Med,2008,14:476-484.

[13] Yang H,Ochani M,Li J,et al. Reversing established sepsis with antagonists of endogenous high-mobility group box 1[J]. Proc Natl Acad Sci USA,2004,101:296-301.

[14] Fujiwara N,Kobayashi K. Macrophages in inflammation[J]. Curr Drug Targets Inflamm Allergy,2005,4:281-286.

[15] Baeuerle PA,Henkel T. Function and activation of NF-kappa B in the immune system[J]. Annu Rev Immunol,1994,12:141-179.

[16] Derijard B,Raingeaud J,Barrett T,et al. Independent human MAP-kinase signal transduction pathways defined by MEK and MKK isoforms[J]. Science,1995,267:682-685.

[17] Lee JC,Laydon JT,McDonnell PC,et al. A protein kinase involved in the regulation of inflammatory cytokine biosynthesis[J]. Nature,1994,372:739-746.

[18] Li Q,Verma IM. NF-kappaB regulation in the immune system[J]. Nat Rev Immunol,2002,2:725-734.

[19] Scaffidi P,Misteli T,Bianchi ME. Release of chromatin protein HMGB1 by necrotic cells triggers inflammation[J]. Nature,2002, 418:191-195.

[20] Bell CW,Jiang W,Reich CF,et al.The extracellular release of HMGB1 during apoptotic cell death[J]. Am J Physiol Cell Physiol,2006,291:C1318-1325.

[21] Jiang W,Bell CW,Pisetsky D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poptosis and high-mobility group protein 1 release from murine macrophages stimulated with lipopolysaccharide or polyinosinic-polycytidylic acid[J]. J Immunol,2007,178:6495-6503.

(收稿日期:2012-12-28)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D65957CABF9CCE2.html

范文十:阿片受体激动剂预处理对器官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

阿片受体激动剂预处理对器官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

孔令锁

胡宪文

张野

[摘要]背景 μ、κ、δ、ε、σ及λ等多种阿片受体广泛存在于体内各器官,它们各自有其特异的内源性配体,发挥不同的生物效应,其对缺血/再灌注损伤(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I/RI)器官的保护作用已引起医学界的广泛关注。目的 综述阿

片受体激动剂对I/RI器官的保护作用的研究进展。  内容 阿片受体激动剂可模拟缺血预处理(ischemic preconditioning,IPC),减轻缺血/再灌注(ischemia/reperfusion,I/R)对心脏、脑、肝脏和肾脏等器官的损伤程度,保护缺血后器官的功能。  趋向

阿片受体激动剂预处理对I/R器官的保护作用研究已取得一定的进展,为IPC的研究提供了新思路,但目前仍停留于动物实验阶段,其具体机制和疗效有待于进一步的临床实践应用证实。

缺血预处理;  缺血/再灌主损伤;  阿片受体;激动剂

Protective effects of pharmacological preconditioning with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in ischemia/reperfusion-induced organ injury

ZHANG YeU Xian-wenKONG Ling-suoH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the Second Affiliated Hospital,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 Hefei 230601, China

[Abstract]  Background  A large number of opioid receptors, such as μ receptor, κ receptor, δ receptor, ε receptor, σ receptor and λ receptor exist in various organs widely. Each of them has their own endogenous ligand and functions respectively. Its

protective effects in ischemia/reperfusion(I/R)-induced organ injury have aroused wide attention in medical field.  Objective  This review introduces the new progress on the protective effects of pharmacological preconditioning with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in I/R-

induced organ injury.  Content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have been proved to simulate ischemic preconditioning (LPC), attenuate the degree of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I/RI) and protect many organs' functions, such as heart, brain, liver, kidney and so on.Trend  Study of opioid receptors on protective effects in I/R-induced organ injury has made some progress. It provides a new method for study on IPC. However, these studies were still based on animal experiments at present. More clinical practices are needed to

prove the mechanisms and effects of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Ischemic preconditioning;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Opioid receptor;  Agonist

10.3760/cma.j.issn.1673-4378.2011.10.023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课题( 30672032);安徽省优秀青年

基金资助项目(08040106814)

230601合肥,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科

万方数据

万方数据

601

万方数据

@@1.  Gross GJ. Role of opioids in acute and delayed preconditioning. J

Mol Cell Cardiol, 2003, 35(7): 709-718.

@@2.董秀华,卿思明.阿片类药物预处理对心脏的保护作用.国际麻

醉学与复苏杂志,2006,27(2):112-114.

@@3.  Fryer RM, Pratt PF, Hsu AK, et al. Differential activation of

extracellular signal regulated kinase isoforms in preconditioning      and opioid-induced cardioprotection. J Pharmacol Exp Ther, 2001,

296(2): 642-649.

@@4.  Zhang Y, Irwin MG, Wong TM, et al. Remifentanil preconditioning

confers cardioprotection via cardiac kappa-and delta-opioid receptors.

Anesthesiology, 2005, 102(2): 371-378.

@@5.  Lasukova TV, Maslov LN, Platonov AA, et al. The effect of

stimulation of cardiac delta1 -opioid receptors on the resistance of

isolated heart to the action of ischemia and reperfusion. Eksp Klin

Farmakol, 2005, 68(6): 19-24.

@@6.  Guo Y, Stein AB, Wu WJ, et al. Late preconditioning induced by

NO donors, adenosine A1 receptor agonists, and delta1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is mediated by iNOS. Am J Physiol Heart Circ

Physiol, 2005, 289(5): H2251-H2257.

@@7.  Patel HH, Head BP, Petersen HN, et al. Protection of adult rat

cardiac myocytes from ischemic cell death:  role of caveolar      microdomains and δ-opioid receptors. Am J Physiol Heart Circ

Physiol, 2006, 291( 1 ): H344-H350.

@@8.  Fodale V, Schifilliti D, Praticò C, et al. Remifentanil and the

brain. Acta Anaesthesiol Scand, 2008, 52(3): 319-26.

@@9.  赵蔚.阿片受体介导脑缺血耐受的基础研究进展.中国现代医药

杂志,2006, 8(11): 139-141.

@@10.  Rahman S. Targeting opioid receptors: a new treatment for brain

disorders. CNS Neurol Disord Drug Targets, 2010, 9(2): 128.

@@1l.刘海青,刘玉红,陈京,等.吗啡对大鼠尾壳核神经元阿片受

体基因表达的影响.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5,14(9): 772-774.

@@12.郑拥军,王祥瑞,吴兴军,等.不同浓度芬太尼对大鼠脑片缺

氧缺糖损伤的保护作用.中国药理学通报,2005,21(10):1246-1250.

@@13.   Fondevila  C,  Busuttil RW,  Kupiec-Weglinski JW. Hepatic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a fresh look. Exp Mol Pathol, 2003,

@@16.  Chen X, Liu X,  Wan X, et al. Ischemic preconditioning

attenuates renal ischemia-rperfusion injury by inhibiting activation

of IKKbeta and inflammatory response. Am J Nephrol, 2009, 30

(3): 287-294.

@@17.  Rubinstein I, Abassi Z, Milman F, et al. Hyperbaric oxygen

treatment improves GFR in rats with ischaemis/reperfusion renal      injury: a possible role for the antioxidant/oxidant balance in the      ischaemic kidney.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009, 24(2): 428-436.

74(2) : 86-93.

@@14.  Koti RS, Seifalian AM, Davidson BR. Protection of the liver by

ischemic preconditioning: a review of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s. Dig Surg, 2003, 20(5): 383-396.@@15.孙玉明,葛彦虎,杨立群,等.瑞芬太尼预处理对大鼠肝缺血/

@@18.  Vianna PT, Castiglia YM, Braz JR, et al. Remifentanil,

isoflurane and preconditioning attenuate renal ischemia/reperfusion

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09,30(6):  659-663.

injury in rats. Transplant Proc, 2009, 41(10): 4080-4082.

patients.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09, 15( 10): 1067-1073.

2009, 31(8): 853-858.

@@14.  Feng S, Wang Q, Wang H, et al. Electroacupuncture pretreat

ment ameliorates hypergravity-induced impairment of learning and

@@5.刘奕,蕾曹奕.从“治未病”谈针灸对中风的预防作用.中医药临

床杂志,2008,20(5): 506-509.

@@6.  Xiong L, Lu Z, Hou L, et al. Pretreatment with repeated

electroacupuncture attenuates transient focal cerebral ischemic

memory and apoptosis of hippocampel neurons in rats. Neurosci

Lett, 2010, 478(3): 150-155.

@@15.  Wang Q, Peng Y, Chen S, et al. Pretreatment with

electroacupuncture induces rapid tolerance to focal cerebral      ischemia through regulation of endocannabinoid system. Stroke,

injury in rats. Chin Med J (Engl), 2003, 116(1): 108-111.

@@7.  杨静,熊利泽,王强,等.不同刺激参数及其组合对电针诱导大

鼠脑缺血耐受效应的影响.中国针灸,2004,24(3): 208-212.

@@8.  路志红,熊利泽,朱正华,等.电针诱导大鼠脑缺血耐受作用的

2009, 40(6): 2157-2164.

@@16.  Zhong S, Li Z, Huan L, et al. Neurochemical mechanism of

electroacupuncture: anti-injury effect on cerebral function after      focal cerebral ischemia in rats.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穴位特异性研究.中国针灸,2002,22( 10): 671-673.

@@9.  雷毅,熊利泽,曾毅,等.不同穴位重复电针预处理诱导兔脊髓

缺血耐受效果的对比.中国临床康复,2003,7(26): 3562-3564.

@@10.  Wang Q, Xiong L, Chen S, et al. Rapid tolerance to focal      cerebral ischemia in rats is induced by preconditioning with

electroacupuncture:  window  of  protection  and  the  role  of

Med, 2009, 6(1): 51-56.

@@17.田代实,邓医宇.针刺预处理对大鼠局灶性脑缺血的抗细胞凋

亡作用.第四军医大学学报,2004,25(1): 27-29.

@@18.唐伟,孙忠人,王卓尔,等.针剌预处理对大鼠脑缺血/再灌注

adenosine. Neurosci Lett, 2005, 381(1-2): 158-162.@@11.路志红,熊利泽,田磊,等.重复电针预处理对脑缺血再灌注

损伤的保护作用.中国中医药科技,2006,13(4): 209-211.

@@19.  Jiang K,  Zlao Z,  Shui Q,  et al. Electro-acupuncture       preconditioning abrogates the elevation of c-Fos and c-Jun       expression in neonatal hypoxic-ischemic rat brains induced by

glibenclamide, an ATP-sensitive potassium channel blocker. Brain

大鼠脑皮层热休克蛋白70表达的影响.中华麻醉学杂志,    2004,24(6): 453-456.

@@12.  Xiong LZ, Yang J, Wang Q, et al. Involvement of delta-and mu     opioid receptors in the delayed cerebral  ischemic tolerance

induced by repeated electroacupuncture preconditioning in rats.

Res, 2004, 998(1): 13-19.

@@20.  Lu ZH, Bai XG, Xiong LZ, et al. Effect of electroacupuncture

Chin Med J (Engl), 2007, 120(5): 394-399.

@@13.  Dong H, Fan YH, Zhang W, et al. Repeated electroacupuncture

preconditioning attenuates matrix metalloproteinase-9 expression

preconditioning  on serum S100 beta and NSE  in patients      undergoing craniocerebral tumor resection. Chin J Integr Med,

and activity after focal cerebral ischemia in rats. Neurol Res,

2010, 16(3): 229-233.

万方数据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EA01497CE45BC8E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