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密斯神殿

阿提密斯神殿

【范文精选】阿提密斯神殿

【范文大全】阿提密斯神殿

【专家解析】阿提密斯神殿

【优秀范文】阿提密斯神殿

范文一:宙斯的神殿和神像

宙斯是希腊众神之神,为表崇拜而兴建的宙斯神像是当时世上最大的室内雕像。宙斯神像所在的宙斯神殿则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源地,部分奥运项目就曾经在此举行。遗址位于希腊西岸奥林匹亚的古城中。宙斯神殿建于公元前470年,于公元前456年完工,由建筑师尼本设计,宙斯神像则由雕刻家菲笛斯负责。神殿是以表面铺上灰泥的石灰岩建成,殿顶则使用大理石兴建而成,神殿共由34条约高17米的科林斯式支柱支撑着,神殿的面积达四千多平方米。宙斯神殿是多利斯式的建筑,整座神像及宙斯所穿的长袍都是由黄金制成。他头戴橄榄编织的环,右手握着由象牙及黄金制成的胜利女神像,左手拿着一把镶有闪烁耀眼金属的权杖,上面坐着一只鹰坐,而他所坐的宝座则以狮身人面像、胜利女神及神话人物装饰,该宝座的底座高6.5米,神像则高约13米,相当于4层楼高。位于奥林比亚的神殿于公元5年被大火摧毁,虽然宙斯神像因被运到君士坦丁堡而幸免于难,可是神像最终亦难逃厄运,于公元462年被大火烧毁。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1662548.html
宙斯是希腊众神之神,为表崇拜而兴建的宙斯神像是当时世上最大的室内雕像。宙斯神像所在的宙斯神殿则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源地,部分奥运项目就曾经在此举行。遗址位于希腊西岸奥林匹亚的古城中。宙斯神殿建于公元前470年,于公元前456年完工,由建筑师尼本设计,宙斯神像则由雕刻家菲笛斯负责。神殿是以表面铺上灰泥的石灰岩建成,殿顶则使用大理石兴建而成,神殿共由34条约高17米的科林斯式支柱支撑着,神殿的面积达四千多平方米。宙斯神殿是多利斯式的建筑,整座神像及宙斯所穿的长袍都是由黄金制成。他头戴橄榄编织的环,右手握着由象牙及黄金制成的胜利女神像,左手拿着一把镶有闪烁耀眼金属的权杖,上面坐着一只鹰坐,而他所坐的宝座则以狮身人面像、胜利女神及神话人物装饰,该宝座的底座高6.5米,神像则高约13米,相当于4层楼高。位于奥林比亚的神殿于公元5年被大火摧毁,虽然宙斯神像因被运到君士坦丁堡而幸免于难,可是神像最终亦难逃厄运,于公元462年被大火烧毁。

范文二:缪斯女神的“神殿”

不得不说,博物馆的出身不算光彩。

据说,世界上最早的博物馆雏形,可追溯至公元前4世纪。以地中海北部的马其顿为依托,亚历山大大帝在建立地跨欧亚非大帝国的军事行动中,把从欧洲、亚洲和非洲掠夺来的许多珍贵的艺术品和稀有古物据为己有,交给他的老师亚里士多德整理研究。

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后,他的堂兄托勒密·索托继续南征北战,收集了更多的艺术品。公元前284年,托勒密·索托在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城创建了一座缪斯神殿,专门收藏从各地掠夺来的珍品。这座“缪斯神殿”,被公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博物馆”。博物馆的英文“Museum”,就是源于希腊语的缪斯庙“Mouseion”。

缪斯(Muse)是希腊神话中掌管科学与艺术的九位女神的通称,她们分别掌管着历史、天文、史诗、情诗、抒情诗、悲剧、喜剧、圣歌和舞蹈,代表着当时希腊人文活动的全部。因此,博物馆也被赋予了收藏、科学、教育、知识等意义。然而,当时的博物馆并不对外开放,严格意义而言,缪斯神殿是一座帝国收藏室。

但令人感佩的是,2000多年前的帝国统治者并没有将这些珍宝束之高阁,仅供把玩。这个由收藏室、陈列室、图书馆、气象台、实验室、植物园、动物园以及休息室组成的帝国收藏室还具有研究职能。统治者将全国各地的学者们聚集于此,从事研究工作。

传说在洗澡时发现了浮力定律的著名物理学家阿基米德以及著名数学家欧几里德都是在这里从事研究工作的。

令人惋惜的是,缪斯神殿这座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博物馆,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在公元3世纪时毁于战乱。此后,具有此种功能和规模的博物馆绝迹了近千年之久。因为在漫长而黑暗的欧洲中世纪,收藏和研究被视为与基督教教义相左而被禁止。

直到14至16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复活了人们对古典世界和自然科学的兴趣,收藏和研究才重新兴起。受此影响,这一时期的教会不但没有禁止收藏,反而成了收藏的主力,搜集宗教圣物和奇珍异宝几乎成了传教士的副业,一些大教堂不得不开辟专室来保存日益丰富的藏品。而皇家、贵族收藏艺术品和奇珍异宝也成为一种时尚,一批私人收藏家也在这一时期涌现。

世界上第一座具有现代意义的博物馆出现在英国。

1675年,英国人阿什莫尔将遗赠所得的英国收藏家约翰父子的收藏和自己收藏的钱币、书籍等一起捐给英国牛津大学,于1683年创立了阿什莫尔博物馆并向公众开放。创立之初,参观者多是牛津大学的教职工和学生,直到1773年,博物馆才正式对大众开放。阿什莫尔博物馆也被认为是欧洲第一座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

1753年,一个叫做Hans Sloane的爵士去世了。他的主业是御医,兼职做博物学家,业余搞收藏。他将身后留下的 71,000多件个人藏品全部捐赠给了大英帝国。为了展出这些物品,大英博物馆在6年后建成开放,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对公众开放的大型博物馆。

从权贵的禁脔,到面向公众开放,现代意义的博物馆的产生有赖于兴起于18世纪中叶的欧洲工业革命。而作为欧洲工业革命的发源地,第一座现代博物馆出现在英国也并不是偶然。

18世纪中期之后,随着城市文化的繁荣、民智的开启,西欧一些国家博物馆相继建立,并向公众开放,博物馆逐渐成为一个为市民提供学习、教育、欣赏机会的场所。

如今,拥有悠久历史的欧洲人早已将博物馆概念扩展到整个街区乃至整座城市。法国的阿维尼翁,意大利的罗马、庞贝、威尼斯,希腊的雅典,捷克的布拉格,俄罗斯的圣彼得堡,葡萄牙的里斯本,西班牙的马德里,德国的德累斯顿……每座城市都堪称是一座“露天博物馆”。

欧洲人言必称希腊,处处喜欢彰显本国的悠久历史。拥有欧洲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巴塞尔市立博物馆的瑞士,人口只有750万,却有两座国家博物馆。瑞士26个州中每个州都有一座历史博物馆和一座艺术博物馆,前者介绍当地的历史,后者专门收藏和介绍本地的考古、绘画、雕塑、民间艺术品。

在中国,博物馆是舶来品。我国历史上一些类似收藏保存文物、古籍的场所,多数是为贵族或上层知识分子阶层服务的,真正实现其公共意义的博物馆,是1905年才出现的南通博物馆。

100多年来,中国建立了2000多个博物馆,其中绝大多数是1949年之后才建起来的。平均60多万国民一个博物馆的比例,相比西方发达国家实在少得可怜。

而我国的博物馆大多只是扮演着收藏箱和展柜的角色,且不论展品常常仅有一个写着展品的名称、所属时代的说明牌(细致点的会注明出土地点),单是很多名称是生僻字的古代器物,现代人根本念不出,更想不明白这器物是做什么用的。

就这样,大量极具文化价值、蕴含丰富信息的展品,被观众走马观花、一瞥带过,更不要奢望观众能从久远的文化记忆中获得更多感悟了。

而一般的国人去博物馆,也大多是带着猎奇的心理去的,更容易把博物馆看成是一个观赏珍奇物件的猎奇之所。因此,当博物馆中没有什么太稀罕的物件时,人们也就自然不会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博物馆里。

人们觉得,博物馆离自己那么遥远,可有可无。

人们缺乏的是一种情怀,一种叩问历史、思索未来的精神。

人们需要给去博物馆找一个理由。

这个理由也许很宏大——让我们全面、完善地继承前人的生存经验,借鉴人类曾经拥有的一切文明成果,以使自己的人格更丰富、更伟大。

人的生命是建构在记忆之上的。所有的行动和体验,所有的知觉和感情,如果没有记忆作为储存与提取的方式,都是无意义的。同样,一个文明也是建构在它自己的记忆上的。而博物馆里,保存着人类经过长期积累和探索而形成的思想之花、智慧之光。

博物馆,告诉我们的是我们的来路,我们的前生。我们从文物藏品中搜寻往日的记忆,并从这些记忆中提取指向当下和未来的价值。博物馆容纳的是古老的藏品,承载的是与时代对接的活的文化。

作家林达在《我也有一个梦想》里记述的参观美国南北战争博物馆的情形,或许可以更生动地告诉我们,去博物馆的理由。

在博物馆关于葛提斯堡战役的展示中,人们找不到任何对于胜利者英雄式的歌颂,也找不到对于南军加诸“敌人”、“叛乱者”的蔑称。人们能够看到的,只是对于战争悲剧性的伤痛而平静地描写:“威斯理·科尔普和威廉·科尔普是葛提斯堡长大的两兄弟,成年后都参加了军队——一个为南军,一个为北军。几天以后,弟弟威斯理在进攻哥哥所属的军团时阵亡。他们的母亲听到死讯后去战场寻尸,却只发现刻着他名字的枪托。橱窗里陈列的是他们兄弟俩的照片,以及威斯理阵亡时的小丘全景。”

“而另一则陈列的说明是这样的:威斯理死的时候怀里藏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他的童年好友斯凯雷在临死前交给他,托他转给恋人杰妮·威德的。而就在威斯理阵亡的当天,杰妮·威德也因误中流弹而亡。”

在这个纪念馆里,还有一些当年士兵站立着的照片。它们被放大得和真人一样,一排排矗立在幽暗的展厅里,使所有的参观者一走到他们面前,就无法忽视这些曾经和我们同样拥有生命的逝者。他们的眼睛在提醒你:战争减少的不仅是一些人口数字,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曾经有痛苦有欢乐的生命。他们也是父母心中的宠儿、孩子深爱的父亲、女孩梦中的恋人,而现在都不见了。

在这样的悲剧面前,有什么胜利和战功值得夸耀呢?每一个人,一走进博物馆都不约而同地抚今伤昔、缅怀逝去的生命,不管他曾经是敌人,还是朋友。

我想,这才是建立博物馆的真正目的,这才是我们去参观博物馆的目的:让每一个生命懂得爱,懂得美,懂得怜悯和善良。

范文三:阿尔忒弥斯神殿

阿尔忒弥斯神殿

一.概况

★建造时间:公元前550年

★建造地点:阿尔忒弥斯神殿属于土耳其以弗所古代王国,位于希腊

城邦埃菲索斯,即现在的土耳其西海岸。

★建造规模: 阿尔忒弥斯神庙是一座长方形白色大理石建筑,长

125 米,宽60 米,高25 米,占地面积6300 多平方米。庙宇的回廊有137 根圆柱, 全用大理石雕成,每根圆柱高约20 米,底部直径为1.59 米,柱石千姿百态, 整个建筑看上去俨然是一个廊柱之林。

★建造背景:在遥远的古代,人们不管富裕还是贫穷,都有着共同的

精神追求,那就是对神的信仰与敬畏。因此修建一座大型的神殿用以祭祀以弗所人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神灵便成为这座城市的人们急切的渴望。 阿尔忒弥斯神殿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应运而生。因为虔诚,因为争先恐后,所以在热心于宗教事业的罗克伊思国王的支持下,阿尔忒弥斯神殿就这样诞生了。

★名称由来:阿耳忒弥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主掌狩猎与野兽的女神,

后来被视为月神,在罗马神话中她又被称为戴安娜,她是宙斯和利托的女儿。除了掌管狩猎,她还照顾女人分娩,保护少男少女,更是一位贞洁的处女,人们对她崇拜有加。但阿耳忒弥斯神殿并非用以祭祀这位女神,而是以弗所人

为祭祀一位安那托利亚(小亚细亚)古老的女神而修建的,而安那托利亚的女神被以弗所人比作心目中的阿耳忒弥斯,因此神殿以阿耳忒弥斯的名字命名。

二.神殿的兴衰

★神殿的兴旺: 阿耳忒弥斯神殿是古希腊最大的神殿之一,也是最

早的完全用大理石兴建的建筑之一。它以建筑风格的壮丽辉煌和规模巨大而跻身于“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列。它还一度享有对逃亡者的“庇护权”,其地位之显赫,由此可见一斑。在建成后的近200年时间里,它巍然屹立着,迎接着摩肩接踵前来朝觐的人们,它很快成为希腊移民城邦的香客们向往的圣殿。

★神殿的覆灭:公元前356年7月21日,一个名叫希罗斯特图斯的

人纵火烧毁神殿,他想借此举来万古留名。于是,火光中神殿坍塌了。

★神殿再造:阿尔忒弥斯神殿前后经历了七次重建。没有了神殿人

们的灵魂也无所归属,后来,人们又在神殿的原址上按原样重新建起了一座神殿,比原来的神殿更加富丽堂皇,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大理石建筑,其占地面积达到了6050平方米。神殿中央还设有一个呈“U”字形的祭坛,供奉着阿尔忒弥斯女神的雕像。

★彻底毁灭:公元5世纪初叶,以弗所为东罗马帝国所占领,奥德

修斯二世将神殿视为异教徒的聚集场所,下令彻底拆毁。

从此,这座伟大的建筑奇迹便从世界上永远地消失了。

今天,我们只能从作为文物的以弗所人的钱币上看到这

座神殿大致的模样。

三、其它方面

★建筑风格: 从风格上看,阿耳忒弥斯神殿属于柱式建筑,柱

式建筑发源于古希腊,爱奥尼和多立克两种柱式代表

着古希腊建筑最成熟的风格。阿尔忒弥斯神殿在于高

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

★智慧:难以想象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怎么去完成如此大的一项

工程,所以我们不得不提到出色的建筑师伽尔瑟夫农。这项工程需要在11公里以外的采石场搬运木材,重达

40吨是无法用人力和运货马车来完成的,伽尔瑟夫农

想出了新方法将采出来的圆形石柱固定在两个近似于

轮子的圆形木架的中轴上,在畜力和人力牵引下木架

开始转动,这样轻易地将木材运到施工现场。

四、总结

★阿尔忒弥斯神庙是希腊神话阿耳忒弥斯女神的神庙,位列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是希腊艺术与亚洲财富相结合而孕育下的建筑杰作。

范文四:神秘的摩斯密码

神秘的摩斯密码

“****-/*----/----*/****-/****-/*----/---**/*----/****-/*----/-****/***--/****-/*----/----*/**---/-****/**---/**---/***--/--***/****-/”。这便是爱情摩斯密码的原样。唯一提示就是这个是5层加密的密码,最终语言是英语。

片翌天使在下面网友的跟贴催促下,晚上20点02分第207楼再次出现,并且道出了摩斯密码的答案,也给出了解答的步骤,此时这则帖子的跟贴已经到了第7页。片翌天使从摩斯密码推到数字,从从数字推到了手机键盘和电脑键盘,然后重新排序排列,再倒换,“I LOVE YOU TOO”便水落石出了。

片翌天使将摩斯密码对应的数字“41 94 41 81 41 63 41 92 62 23 74”转换成了手机键盘字母,以41为例,它对应的就是传统手机键盘上的“4”的第一个字母,“94”则是“9”的第4个字母。这样片翌天使得到了第二步的答案:“G Z G T G O G X N C S ” 。

接着,片翌天使又将这些英文字母给转换成了用电脑键盘打出来的字母。片翌天使说“因为QWE的格式是被世人所认可的,也就有可能成为密码的码表。码表QWE=ABC依次类推。”按照这样的次序,上面的来自于手机键盘的字母,就转换到了第三步答案:“O T O E O I O U Y V L”。

在第四步中,片翌天使用了包括凯撒、乘法等等方法,对第三步几乎可以看出来的答案进行了进一步的解码,最后发现只有栅栏密码才能

1

读得通。片翌天使将这组字母分成了“O T O E O I”和“ O U Y V L”两排,然后对插重组得到第四步的字母排列:“OOTUOYEVOLI”。

第五步于 是变得最为简单起来,那便是将“OOTUOYEVOLI”倒序排列,即“I LOVE YOUTOO”。片翌天使还肯定楼主有一个非触摸屏手机,而手机键盘应是标准格式。此外,楼主还有一台笔记本或者经常接触的电脑。片翌天使还说,楼主和他女人的关系应是认识很久的那种,而不是一见钟情。

2

3

4

AB - All before (同样)

ARRL - American Radio Relay League(美国无线电中继联盟) ABT - About(关于)

ADS - Address(地址) AGN - Again(再一次) ANT - Antenna (天线)

BN - All between(之间的所有)

BUG - Semiautomatic key(半自动的关键) C - Yes(是,好)

CBA - Callbook address(呼号手册) CFM - Confirm(确认)

CLG - Calling(拨打)

CQ - Calling any station(连络任一站台) CUL - See you later(待会见) CUZ - Because(因为)

CW - Continuous wave(连续波) CX - Conditions(状况) DE - From(来自)

DX - Distance (sometimes refers to long distance contact)(长程通讯)

5

ES - And (和)

FB - Fine business (类似于“确定”)

FCC -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 FER - For (为了)

FREQ - Frequency(频率)

GA - Good afternoon or Go ahead (depending on context)(午安) GE - Good evening(晚安) GM - Good morning(早安)

GND - Ground (ground potential)(地表) GD - Good(好)

HI - Laughter(笑;笑声) HR - Here(这里) HV - Have(有)

LID - Poor operator(可怜的运营商) MILS - Milliamperes(毫安) NIL - Nothing(无) NR - Number(编号) OB - Old boy(老男孩)

OC - Old chap(老兄)

OM - Old man (any male amateur radio operator is an OM)(任何男性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是一个OM)

OO - Official Observer (官方观察员) OP - Operator(操作员) OT - Old timer(老手)

OTC - Old timers club (老前辈俱乐部)

OOTC - Old old timers club (老老前辈俱乐部) PSE - Please(请) PWR - Power(功率)

QCWA - Quarter Century Wireless Association (四分之一世纪无线协会) R I - acknowledge or decimal point (承认或小数点)(根据上下文确定) RCVR - Receiver(接收器)

RPT - Repeat or report)(重复或报告)(根据上下文确定)

RST - Signal report format (Readability-Signal Strength-Tone)(收讯指标)

RTTY - Radio teletype (无线电电传) RX - Receive(接收)

SAE - Self addressed envelope (自我处理的信封)

SASE - Self addressed, stamped envelope (自我解决,盖章信封)

6

SED - Said(说) SEZ - Says (说) SIG - Signal(讯号) SIGS - Signals (信号) SKED - Schedule(行程) SN - Soon(很快=不久将来) SOS -(紧急呼救=国际通用) SRI - Sorry(抱歉)

STN - Station(电台)

TEMP - Temperature(气温)

TMW - Tomorrow(明日) TNX - Thanks(感谢)

TU - Thank you(感谢你) TX - Transmit(发射器) U - You (你)

UR - Your or you're (您或您已经)(根据上下文确定) URS - Yours (你的) VY - Very (非常)

WDS - Words (词)

WKD - Worked (工作) WL - Will (将) WUD - Would (会) WX - Weather(天气)

XMTR - Transmitter(发射机) XYL - Wife(妻子)

YL - Young lady (used of any female)(年轻女子) 73 - Best regards(最好的祝福)

88 - Love and kisses(爱与吻之告别)(注意应该使用在“异性”之间) 99 - go way(被要求离开,非友善)

7

范文五:飘驰的神殿

魅影目的明确——为富人提供一辆

供自己开的劳斯莱斯。下面奉上劳斯莱斯风味儿驾驶乐趣的品尝记录

道是物极必反,也就是说,在“极”的位置,正与反达成一体。譬如劳斯莱斯,是世上最壮丽堂皇的汽车,又有着最幽冥暗黑的名称。魅影,Wraith,是苏格兰方言的Ghost,从中我们能看出它们之间的关系。但为什么要换一种拼音呢?喻义在于既强调它们俩的不同,亦认可其同源性。

“Wraith能在阴影里快速移动并且很有威力”,厂方产品经理的解释让我想到《指环王》里的Ring-wraiths戒灵,都是些威猛迅速,诡异莫测的骑士。魅影有这种特质:威风凛凛的体魄,强劲的动力和举重若轻的快。这最后一条,我相信,就是所谓的“劳斯莱斯风味儿”驾驶乐趣。

把劳斯莱斯Ghost古斯特轴距缩短18.3厘米,车身降低5厘米,删除两个车门,我面前的“魂灵”仍然是个5.27米长、1.95米宽、1.51米高、轴距3.11米、净重2.36吨的“汽车神殿”!如此庞然巨物就是要给绅士们自驾的跑车吗?对于劳斯莱斯,没什么奇怪。这个牌子一百年来都在这么作。我好奇的是魅影开起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因为长距离驾驶劳斯莱斯“跑车”的机会极其稀有。

引号表明“形”与“名”并不贴切,魅影只是在劳斯莱斯品牌中相对有运动感,并不是用来体味“汽车运动”的机器。它想要表现的是经典的GT范儿,也就是所谓Grand Touring。经典是指这词汇的源起——古时王公贵胄出游,华车劲马,声势显赫……

魅影尽力传承了这种范式。神殿般的面孔标明了身份,“快背”Fastback式尾部用轻便和动感告诉观者其用途是“游幸”而非“仪仗”。挽驾的“骏马”还在前头,现在有632匹,都收拢在6.6升V12直喷双涡轮增压发动机里,从1500转到5500转持续输出800牛·米的旋转力矩,只用4.6秒就能让这座静止的汽车神殿变为以每小时100公里速度飞逝的“魅影”。

如此巍峨的殿堂以如此的速度移动,必定气势磅礴。其实只是看起来很壮观,因为“魅影”的快很轻盈。8挡自动变速箱依仗充沛的发动机扭力总能将发动机转速保持得尽量低,令它举止沉静。虽然行驶速度很快,动力储存表的指针还大都处于100%的刻度附近。即使全力加速,魅影也不会大呼小叫,强劲的加速力如同超级跑车那样果决,却绝不莽撞生硬。

魅影的悬挂比古斯特调得紧实了一些,后轮距加宽了2.4厘米。在维也纳附近的山区公路上驾驶魅影充满了愉悦。车身很平稳,路面好像总是像丝绸一样顺滑。这座快速移动的宫殿轻盈流畅地划过角度各异的弯道,仿佛一位丹青高手在运笔。有时略微激进,隐约听到轮胎在弯顶发出声音,车身却没有出现足以引人不安的倾斜。

奇特的是,这辆车还会提供颇清楚的路面反馈。轮胎在横向离心力下与路面的摩擦、前轮转向的角度都能跟人的本体形成自然地神经链接。方向盘直径较大、握环细,你好像是只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它转动,优雅得很。转向的力度会随着车速改变,呈现完美的线性,无论何种速度下,你都觉得分量恰好。特别是过弯时,良好的精确性和阻尼感让人备感轻松顺畅。

能够让人以慢心情开快车,还得益于对动力非常自如的掌控。魅影安装了SAT卫星辅助传统系统,能利用GPS信号预知道路的地理状况,并据此自动选择合适的变速箱挡位以提供最佳动力传输。例如你看到前方弯道而收油,魅影已经如你一样提前看到了弯道,因此它不会像在高速路上行驶一般升入高挡位,而是降低挡位,提高发动机的牵制力,帮助你控制入弯速度,并且为出弯加速做好准备。这使山路驾驶变得非常自如且自信,尤其是下山,魅影总能自行恰当地把握车速,不会因为越冲越快而逼着你频繁刹车。

在城镇中行驶时能够感觉到悬挂对路面接缝、减速带、井盖等的反应比古斯特敏感些,但魅影的减震舒适性仍处于尖端水平。座舱内的安静程度应该不用赘述,但它绝不会隔绝了你开车时应该听到的外界声音。当路面变得狭窄拥挤时,驾驶者的视线会被宏伟的车身塞满,不得不格外小心,因此拥堵加无序的交通状况对中国车主是种折磨。

另外,尽管魅影的后座乘客仍能得到豪华四门轿车般的乘坐空间,但座椅缺少包裹性,转弯时人体容易发生横向滑动。此外,后座乘客也会比前座感觉到更多的颠簸,听到更多的噪音。厂方工程师承诺,在年底向顾客交车的时候,会换装前后侧窗的接缝胶条,大幅度改善后排安静度。

我很欣赏魅影朝前方打开的车门,它特别宽且开启角度很大,使上下车十分方便。就算进出后舱,也能举止从容。另外,还能很好地展示其漂亮的“内装修”——劳斯莱斯为魅影的车门研制了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实木嵌板,极具工艺质感。用按钮就能关闭车门,像操作电动窗一样轻松,但为了保证安全,开门仍为手动,分量很重。

内饰的整体设计并无重大改动,但一些细节修饰很能讨人喜欢。比如尖端为红色的表针,旋压钮上的仙女图案,淡绿色的屏幕显示,Starlight星光顶篷等等,都扣住一个“雅”字。鉴于劳斯莱斯浩如烟海的特殊订制清单,大约不会有谁担心自己的魅影跟别人撞衫。

我试驾的这辆车具备完整的中文规格标牌,表明是定型的中国规格车。厂方还提供了本车的配置、技术数据及价格清单。魅影的起价281880欧元,本车完装价格353730欧元,约合292万元人民币,要照这个价格缴税进口的话,整个开支超过约712万元。

人们在讨论劳斯莱斯在中国的销售时,大约都会以应该降价升量为逻辑,这恰恰与此品牌的立场相悖。“把最好的拿来,然后让它更好,如果没有,就把它设计出来。”这是联合创始人亨利·莱斯给这个品牌定下的基调。厂方给予“魅影”的定义是:“在劳斯莱斯的产品谱系中从来没有过,在更宽范的汽车世界里也没有过。”——同意 。

范文六:杀人的神殿

诡异的浓案

切尔是一名美国探险家。这天,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叫巴克里的人说,他与朋友赫林前往土耳其的爱烈巴坦神殿参观,没料到赫林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只好独自回到了美国。

“爱烈巴坦!”切尔不由得一惊。这座神殿以诡异出名,由来已久。切尔马上给巴克里发信息,巴克里回复说:“我真的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但为了寻找我的朋友赫林,我愿意陪你去。”

爱烈巴坦神殿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从1920年开始,因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从而闻名于世。一年后,有一支考古队前来考察,发现神殿里会出现来历不明的大雾,然后涌出大水,时涨时落。几十年过去,这一秘密尚未被揭开。

切尔在巴克里陪同下,前往土耳其。他们到达爱烈巴坦神殿时,天气晴好,神殿的造型恢宏精致,浅灰色的外表在阳光下显出远古式的神秘。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面的一切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石柱上刻有精美图案,拱形天棚上那张开双翅的天使雕像欲飞而下。不过切尔的注意力放在地面,地坪也是大理石铺就,严丝合缝。这里就是当年有人发现雾和水的地方。这些雾和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在研究着,巴克里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起雾了。”切尔一抬头,一阵浓雾迎面扑来。霎时间,整个大厅就被浓雾笼罩了。切尔发现巴克里不在身边了,连忙呼唤:“巴克里先生,你在哪里?”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就在这时,切尔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他感到一股水流到脚边,迅速上涨,涌进了鞋子,又漫到了脚踝。

短短的十几秒钟,水就如此迅猛地上涨。切尔急忙拿出指南针,辨准方向,朝前跑去,很快冲出门。

切尔站在门外,见里面仍是浓雾弥漫。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水漫到门槛的高度,就不再上涨了。正在此时,切尔听到背后有人说:“天下奇观,真不可思议。”切尔一回头,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朝他微笑。那人自称叫霍夫曼,是一名考古学家。

霍夫曼说:“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刚才是两个人进去的。”切尔又大声呼唤巴克里,里面没有回音。

难道巴克里也失踪了?切尔回到神殿的进门处,霍夫曼仍站在门口,向他招着手说:“殿里的水已经退了,你敢进去寻找吗?”

切尔朝里一望,果然里面不仅雾气散尽,水也退了。他还在迟疑,霍夫曼已经跨了进去。大厅里也没有巴克里的踪影。切尔喃喃地自语:“难道刚才起雾时,巴克里先跑出去了吗?”

霍夫曼说:“这个大厅只有一个大门。我从你们进去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门。巴克里先生如果出去,我一定会碰上。”

突然,霍夫曼惊叫一声:“不好,又起雾了。”切尔一抬头,那股浓雾迎面扑来。他连忙拿出指南针,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出门,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墙,随即感觉脚下的地坪往下一陷。他来不及喊叫,就“哗啦啦”坠落到深渊里去了。

生死一劫

切尔跌得晕头转向,睁开眼,四面一片黑暗。

“有人吗?”他喊道。

忽然间,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切尔,你终于来了。”

“巴克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儿还有一大群人呢,不过他们都是死人,只有一个活的。”“谁?”“赫林。”

“赫林?他还活着?”切尔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根据时间推算,赫林在神殿里失踪已经将近半个月,他靠什么活下来?

切尔掏出打火机打着,霎时,面前呈现出一片恐怖景象,室内的角落里白骨森森,堆了好多具骷髅。而赫林靠着白骨坐在地上,显得有气无力。巴克里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白骨,是怎么回事?”切尔惊问道。

巴克里说:“我想,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不小心掉下来,因为没法出去就死在这里了。我们怎么办?难道也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切尔说:“咱们不能太急,得慢慢想办法。”说完他从兜里拿出一块面包,一掰为二,一半给巴克里,一半递给赫林。

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切尔对巴克里说:“你觉得这个地方,会不会存在什么机关?如果能找到,兴许我们可以出去。”但巴克里没有回答。他打着打火机,发现巴克里和赫林都打起了瞌睡。他在房子的墙壁上搜索起来。果然找到了一个按钮,用手一按,只听“哗啦”一声,一面的墙壁上竟出现了一个洞。

切尔从洞口钻出,便到了神殿的后面,这里是一片灌木林,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而切尔推开的洞口掩蔽在一片荆刺丛中,十分隐秘。

切尔离开后,径直去了伊斯坦堡城里,进了他和巴克里定的旅馆。当他要离开旅馆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只见霍夫曼站在门外。切尔一愣,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霍夫曼微微一笑,说:“这纯属偶然,我也住在这个旅馆。刚才看到你突然在神殿里失踪,我就吓得跑回旅馆了。”

霍夫曼问他:“刚才在大雾出现后,你到底去了哪里?”切尔说:“我跑出门了。”霍夫曼笑笑说:“这么说你抢先跑了,真不够朋友。不过,我留在里面,有新的发现。”“什么发现?”“我知道巴克里和赫林在哪里了。”

切尔一愣,忙问:“他们在哪里?”“就在神殿里。不过他们很虚弱,你难道不想去接应他们吗?”

切尔揣摩着霍夫曼的意图。霍夫曼笑了笑,伸手展示了一个东西。切尔一看,大惊失色,这是他的打火机,刚才随手扔在了地窖里,怎么会在霍夫曼的手上?

难道说巴克里他们真的出来了?这个打火机是他们捡了交给霍夫曼的?切尔正在疑惑,霍夫曼催促说:“还是去看看吧。”

真相大白

切尔决定跟去看看,见机行事。他们来到爱烈巴坦神殿,进去一看,巴克里和赫林根本不在里面。切尔问道:“你说他们出来了,在哪里?”

霍夫曼笑着说:“你再向前一步,就知道了。”切尔大惊,猛地转过身,逼视着霍夫曼:“你到底想说什么?”霍夫曼没有回答,一步跳到了切尔前面的那块地铺石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雾气迎面扑来。切尔连忙拿出指南针,找准正北方向,撒腿就跑。但跟上次一样,他“咚”的一下撞上了墙,随即脚下一陷,就“哗啦啦”坠了下去。   切尔又掉进那个地窖里。他气得跺脚大吼:“霍夫曼,你这该死的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忽然,墙壁上“嘎吱”一响,墙壁打开,霍夫曼拿着手电筒,钻了进来:“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切尔先生?”

切尔早就发现,巴克里和赫林已经不在地窖里了。霍夫曼指着那些骷髅,脸色一变说:“切尔,你说实话吧,这些人,是不是都被你所害?”切尔叫道:“你血口喷人,我哪里害过人?”

霍夫曼哼了一声,说:“切尔先生,早在几年前,你就来过爱烈巴坦神殿。一次,你跟一名游客在浓雾袭来时慌忙逃走,却坠进了一个地窖里。当那人奄奄一息时,你却摸到了墙上的按钮,逃了出来。接下来,你还拿走了他的钥匙,跑到宾馆,进入这个游客的房间,将他的钱物拿走了。这次经历也让你偶然发现了神殿里的某种规律,就是在踏上殿内其中一块地铺石时,会突然产生浓雾,并冒出大水。”

“你胡说。”切尔气愤极了。

霍夫曼继续说:“你虽然是个探险家,却没什么收入。这件事成功后,你灵机一动,决定利用爱烈巴坦神殿来发财。此后你一直逗留在这里,每逢有游客进入大殿,你就伪装成游客,前去踩动那块地铺石,这样浓雾就会出现,洪水也会卷来。游客惊慌地逃跑,往往会误入那个地窖。你与他们一起坠落,然后将掺有迷药的面包分给他们吃。当他们晕过去后,你就摸走他们身上的钥匙,回到宾馆,拿走他们的财物。你利用这种手段作案,害了许多人,也积聚了不少财富。”

切尔道:“你有什么证据?”霍夫曼说:“证据很多,这些骷髅的衣物上,以及宾馆里他们的遗留物上,都留下了你的指纹。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跟踪你,本来你已经打算收手,所以我让巴克里和赫林发帖引你过来,这不过是我们设的局而已。”

就在这时,巴克里和赫林从洞里也钻了进来。在他们背后,是几个土耳其警察。“切尔先生,你涉嫌谋财害命,被捕了。”警察说着,给切尔戴上手铐。最后,霍夫曼告诉切尔,他是受土耳其政府邀请,前来协助破案的美国私家侦探。

切尔长叹一声,问道:“以前出现浓雾后,我只要使用指南针,就可以找准那个大门,为什么这次我两次都走错,撞上墙了呢?”

霍夫曼笑着说,这个神殿非常神奇,触动地铺石的机关后,不仅会产生浓雾,而且整个大厅的地坪会发生逆时针旋转。那些游客不知道地坪会转,以为是朝着大门逃走,结果往往撞上了墙。墙上有个机关,一旦有人撞上,下面的地坪就会打开,人就会掉入下面的地窖。

切尔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会拿出指南针来指引方向。不过那两次,霍夫曼在墙那边放了一块巨大的磁铁,切尔的指南针被磁铁吸引,指向了墙的方向,所以切尔火速奔去的方向不是大门,而是墙。诡异的浓案

切尔是一名美国探险家。这天,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叫巴克里的人说,他与朋友赫林前往土耳其的爱烈巴坦神殿参观,没料到赫林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只好独自回到了美国。

“爱烈巴坦!”切尔不由得一惊。这座神殿以诡异出名,由来已久。切尔马上给巴克里发信息,巴克里回复说:“我真的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但为了寻找我的朋友赫林,我愿意陪你去。”

爱烈巴坦神殿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从1920年开始,因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从而闻名于世。一年后,有一支考古队前来考察,发现神殿里会出现来历不明的大雾,然后涌出大水,时涨时落。几十年过去,这一秘密尚未被揭开。

切尔在巴克里陪同下,前往土耳其。他们到达爱烈巴坦神殿时,天气晴好,神殿的造型恢宏精致,浅灰色的外表在阳光下显出远古式的神秘。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面的一切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石柱上刻有精美图案,拱形天棚上那张开双翅的天使雕像欲飞而下。不过切尔的注意力放在地面,地坪也是大理石铺就,严丝合缝。这里就是当年有人发现雾和水的地方。这些雾和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在研究着,巴克里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起雾了。”切尔一抬头,一阵浓雾迎面扑来。霎时间,整个大厅就被浓雾笼罩了。切尔发现巴克里不在身边了,连忙呼唤:“巴克里先生,你在哪里?”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就在这时,切尔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他感到一股水流到脚边,迅速上涨,涌进了鞋子,又漫到了脚踝。

短短的十几秒钟,水就如此迅猛地上涨。切尔急忙拿出指南针,辨准方向,朝前跑去,很快冲出门。

切尔站在门外,见里面仍是浓雾弥漫。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水漫到门槛的高度,就不再上涨了。正在此时,切尔听到背后有人说:“天下奇观,真不可思议。”切尔一回头,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朝他微笑。那人自称叫霍夫曼,是一名考古学家。

霍夫曼说:“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刚才是两个人进去的。”切尔又大声呼唤巴克里,里面没有回音。

难道巴克里也失踪了?切尔回到神殿的进门处,霍夫曼仍站在门口,向他招着手说:“殿里的水已经退了,你敢进去寻找吗?”

切尔朝里一望,果然里面不仅雾气散尽,水也退了。他还在迟疑,霍夫曼已经跨了进去。大厅里也没有巴克里的踪影。切尔喃喃地自语:“难道刚才起雾时,巴克里先跑出去了吗?”

霍夫曼说:“这个大厅只有一个大门。我从你们进去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门。巴克里先生如果出去,我一定会碰上。”

突然,霍夫曼惊叫一声:“不好,又起雾了。”切尔一抬头,那股浓雾迎面扑来。他连忙拿出指南针,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出门,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墙,随即感觉脚下的地坪往下一陷。他来不及喊叫,就“哗啦啦”坠落到深渊里去了。

生死一劫

切尔跌得晕头转向,睁开眼,四面一片黑暗。

“有人吗?”他喊道。

忽然间,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切尔,你终于来了。”

“巴克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儿还有一大群人呢,不过他们都是死人,只有一个活的。”“谁?”“赫林。”

“赫林?他还活着?”切尔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根据时间推算,赫林在神殿里失踪已经将近半个月,他靠什么活下来?

切尔掏出打火机打着,霎时,面前呈现出一片恐怖景象,室内的角落里白骨森森,堆了好多具骷髅。而赫林靠着白骨坐在地上,显得有气无力。巴克里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白骨,是怎么回事?”切尔惊问道。

巴克里说:“我想,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不小心掉下来,因为没法出去就死在这里了。我们怎么办?难道也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切尔说:“咱们不能太急,得慢慢想办法。”说完他从兜里拿出一块面包,一掰为二,一半给巴克里,一半递给赫林。

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切尔对巴克里说:“你觉得这个地方,会不会存在什么机关?如果能找到,兴许我们可以出去。”但巴克里没有回答。他打着打火机,发现巴克里和赫林都打起了瞌睡。他在房子的墙壁上搜索起来。果然找到了一个按钮,用手一按,只听“哗啦”一声,一面的墙壁上竟出现了一个洞。

切尔从洞口钻出,便到了神殿的后面,这里是一片灌木林,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而切尔推开的洞口掩蔽在一片荆刺丛中,十分隐秘。

切尔离开后,径直去了伊斯坦堡城里,进了他和巴克里定的旅馆。当他要离开旅馆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只见霍夫曼站在门外。切尔一愣,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霍夫曼微微一笑,说:“这纯属偶然,我也住在这个旅馆。刚才看到你突然在神殿里失踪,我就吓得跑回旅馆了。”

霍夫曼问他:“刚才在大雾出现后,你到底去了哪里?”切尔说:“我跑出门了。”霍夫曼笑笑说:“这么说你抢先跑了,真不够朋友。不过,我留在里面,有新的发现。”“什么发现?”“我知道巴克里和赫林在哪里了。”

切尔一愣,忙问:“他们在哪里?”“就在神殿里。不过他们很虚弱,你难道不想去接应他们吗?”

切尔揣摩着霍夫曼的意图。霍夫曼笑了笑,伸手展示了一个东西。切尔一看,大惊失色,这是他的打火机,刚才随手扔在了地窖里,怎么会在霍夫曼的手上?

难道说巴克里他们真的出来了?这个打火机是他们捡了交给霍夫曼的?切尔正在疑惑,霍夫曼催促说:“还是去看看吧。”

真相大白

切尔决定跟去看看,见机行事。他们来到爱烈巴坦神殿,进去一看,巴克里和赫林根本不在里面。切尔问道:“你说他们出来了,在哪里?”

霍夫曼笑着说:“你再向前一步,就知道了。”切尔大惊,猛地转过身,逼视着霍夫曼:“你到底想说什么?”霍夫曼没有回答,一步跳到了切尔前面的那块地铺石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雾气迎面扑来。切尔连忙拿出指南针,找准正北方向,撒腿就跑。但跟上次一样,他“咚”的一下撞上了墙,随即脚下一陷,就“哗啦啦”坠了下去。   切尔又掉进那个地窖里。他气得跺脚大吼:“霍夫曼,你这该死的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忽然,墙壁上“嘎吱”一响,墙壁打开,霍夫曼拿着手电筒,钻了进来:“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切尔先生?”

切尔早就发现,巴克里和赫林已经不在地窖里了。霍夫曼指着那些骷髅,脸色一变说:“切尔,你说实话吧,这些人,是不是都被你所害?”切尔叫道:“你血口喷人,我哪里害过人?”

霍夫曼哼了一声,说:“切尔先生,早在几年前,你就来过爱烈巴坦神殿。一次,你跟一名游客在浓雾袭来时慌忙逃走,却坠进了一个地窖里。当那人奄奄一息时,你却摸到了墙上的按钮,逃了出来。接下来,你还拿走了他的钥匙,跑到宾馆,进入这个游客的房间,将他的钱物拿走了。这次经历也让你偶然发现了神殿里的某种规律,就是在踏上殿内其中一块地铺石时,会突然产生浓雾,并冒出大水。”

“你胡说。”切尔气愤极了。

霍夫曼继续说:“你虽然是个探险家,却没什么收入。这件事成功后,你灵机一动,决定利用爱烈巴坦神殿来发财。此后你一直逗留在这里,每逢有游客进入大殿,你就伪装成游客,前去踩动那块地铺石,这样浓雾就会出现,洪水也会卷来。游客惊慌地逃跑,往往会误入那个地窖。你与他们一起坠落,然后将掺有迷药的面包分给他们吃。当他们晕过去后,你就摸走他们身上的钥匙,回到宾馆,拿走他们的财物。你利用这种手段作案,害了许多人,也积聚了不少财富。”

切尔道:“你有什么证据?”霍夫曼说:“证据很多,这些骷髅的衣物上,以及宾馆里他们的遗留物上,都留下了你的指纹。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跟踪你,本来你已经打算收手,所以我让巴克里和赫林发帖引你过来,这不过是我们设的局而已。”

就在这时,巴克里和赫林从洞里也钻了进来。在他们背后,是几个土耳其警察。“切尔先生,你涉嫌谋财害命,被捕了。”警察说着,给切尔戴上手铐。最后,霍夫曼告诉切尔,他是受土耳其政府邀请,前来协助破案的美国私家侦探。

切尔长叹一声,问道:“以前出现浓雾后,我只要使用指南针,就可以找准那个大门,为什么这次我两次都走错,撞上墙了呢?”

霍夫曼笑着说,这个神殿非常神奇,触动地铺石的机关后,不仅会产生浓雾,而且整个大厅的地坪会发生逆时针旋转。那些游客不知道地坪会转,以为是朝着大门逃走,结果往往撞上了墙。墙上有个机关,一旦有人撞上,下面的地坪就会打开,人就会掉入下面的地窖。

切尔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会拿出指南针来指引方向。不过那两次,霍夫曼在墙那边放了一块巨大的磁铁,切尔的指南针被磁铁吸引,指向了墙的方向,所以切尔火速奔去的方向不是大门,而是墙。

范文七:精神的殿堂

去法国,当地的朋友问我们想看谁。我们说出卢梭、雨果、巴尔扎克、莫奈、德彪西等一大串名字。

朋友笑着说:“好好,应该,应该!”于是,他把我们领到先贤祠。

先贤祠就在我们居住的拉丁区。重新改建的建筑入口处,刻意使用古希腊神庙的样式。宽展的高台阶,一排耸立的石柱,还有被石柱高高举起来的三角形楣饰,庄重肃穆,表达着一种至高无上的历史精神。大维·德安在楣饰上制作的古典主义的浮雕,象征着祖国、历史和自由。上边还有一句话:“献给伟人们,祖国感谢他们!”

这句话显示了这座建筑的内涵,神圣又崇高,超过了巴黎所有建筑。

我要见的维克多·雨果就在这里。他和这里的所有伟人一样,安放在地下。因为地下才意味着埋葬。但这里的地下是可以参观与瞻仰的。一条条走道,一间间石室。所有棺木全都摆在非常考究、精致的大理石台子上。雨果与另一位法国文豪左拉同在一室,一左一右,分列两边。每人的雪白大理石的石棺上面,都放着一片很大的美丽的铜棕榈。

我注意到,展示着他们生平的“说明牌”文字不多,表述的内容却有其独特的角度。比如雨果,特别强调由于反对拿破仑政变,坚持自己的政见而遭到迫害,因此到英国与比利时逃亡十九年。1870年回国后,他还拒绝拿破仑三世的特赦。再比如左拉,特意提到他为受到法国军方陷害的犹太血统的军官德雷福斯鸣冤,因而被判徒刑。显然,在这里,注重的不是这些伟人的累累硕果,而是他们非凡的思想历程与个性精神。

比起雨果和左拉,更早地成为这里“居民”的作家是卢梭和伏尔泰。卢梭的生平说明上写道:法兰西的“自由、平等、博爱”精神就是由他奠定的。

卢梭的棺木很美,雕刻非常精细,正面雕了一扇门。门儿微启,伸出一只手,送出一枝花来。世上有如此浪漫棺木的大概惟有卢梭了!再一想,他不是一直在把这样灿烂和芬芳的精神奉献给人类?从生到死,直到今天,再到永远。

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在先贤祠里,我始终没有找到巴尔扎克、斯丹达尔、莫伯桑和缪塞,也找不到莫奈和德彪西。这里所安放的伟人们所奉献给世界的不只是一种美,不只是具有永久的欣赏价值的杰出艺术,更是一种思想和精神。他们是鲁迅式的人物,却不是朱自清。他们都是撑起民族精神大厦的一根根擎天的巨柱,不只是艺术殿堂的栋梁。因此我还明白,法国总统密特朗就任总统时,为什么要特意到这里来拜谒这些民族的先贤。

这里没有一个世俗的幸运儿,他们全都是人间的受难者,在烧灼着自身肉体的烈火中找寻真金般的真理。真正打动人的是一种照亮世界的精神。故而,许多石棺上都堆满鲜花,红黄白紫,芬芳扑鼻。这些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献上的。有的是一小枝红玫瑰,有的是一大束盛开的百合,它们总是新鲜的。

这里,还有一些“伟人”,并非名人。比如一面墙上雕刻着许多人的姓名,这是两次世界大战中为国捐躯的作家的名单。第一次世界大战共五百六十名,第二次世界大战共一百九十七名。我想,两次大战中的烈士成千上万,为什么这里只有作家?大概法国人一直把作家看做是“个体的思想者”,他们更能够象征一种对个人思想的实践吧!虽然他们的作品不为人所知,他们的精神却被后人镌刻在这民族的圣殿中了。

对于巴黎,我是个外国人,但我认为,巴黎真正的象征不是艾菲尔铁塔,不是卢浮宫,而是先贤祠,它是巴黎乃至整个法国的灵魂。想到这里,转而自问: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先贤、先烈、先祖的祠堂如今在哪里呢?

(选自 2011年1月13日《郑州日报》)

范文八:杀人的神殿

切尔是一名美国探险家。这天,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叫巴克里的人说,他与朋友赫林前往土耳其的爱烈巴坦神殿参观,没料到赫林莫明其妙地失踪了。他只好独自回到了美国。

“爱烈巴坦!”切尔不由得一惊。这座神殿以诡异出名,由来已久。切尔马上给巴克里发信息,巴克里惊恐地说:“我真的不想再去这个鬼地方,但为了寻找我的朋友赫林,我愿意陪你去。”

爱烈巴坦神殿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从1920年开始,因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从而闻名于世。一年后有一支考古队前来考察,发现神殿里会出现来历不明的大雾,然后涌出大水,时涨时落。几十年过去,这一秘密尚未被揭开。

切尔在巴克里陪同下,前往土耳其。他们到达爱烈巴坦神殿的时候,天气晴好。神殿的造型恢宏精致,浅灰色的外表在阳光下显出远古式的神秘。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面的一切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石柱上刻有精美图案,拱型天棚上那张开双翅的天使雕像欲飞而下。不过切尔的注意力放在地面,地坪也是大理石铺就,严丝合缝。这里就是当年有人发现雾和水的地方。这些雾和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在研究着,巴克里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起雾了。”切尔一抬头,一阵浓雾迎面扑来。霎时间,整个大厅就被浓雾笼罩了。切尔发现巴克里不在身边了,连忙呼唤:“巴克里先生,你在哪里?”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就在这时,切尔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他感到一股水流到脚边,迅速上涨,涌进了鞋子,又漫到了脚踝。

短短的十几秒钟,水就如此迅猛地上涨。切尔急忙拿出指南针,辨准方向,朝前跑去,很快冲出门。

切尔站在门外,见里面仍是浓雾弥漫。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水漫到门槛的高度,就不再上涨。正在此时,切尔听到背后有人说:“天下奇观,真不可思议。”切尔一回头,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朝他微笑。那人自我介绍叫霍夫曼,是一名考古学家。

霍夫曼说:“如果我没看错,你们刚才是两个人进去的。”切尔又大声呼唤巴克里,里面没有回音。

难道巴克里也失踪了?切尔回到神殿的进门处,霍夫曼仍站在门口,向他招着手说:“殿里的水已经退了,你敢进去寻找吗?”

切尔朝里一望,果然里面不仅雾气散尽,水也退了。他还在迟疑,霍夫曼已经跨了进去。大厅里也没有巴克里的踪影。切尔喃喃地自语:“难道刚才起雾时,巴克里先生先跑出去了吗?”

霍夫曼说,这个大厅只有一个大门。我从你们进去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门。巴克里先生如果出去,我一定会碰上。”

突然,霍夫曼惊叫一声:“不好,又起雾了。”切尔一抬头,那股浓雾迎面扑来。他连忙拿出指南针,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出门,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墙。随即感觉脚下的地坪往下一陷,他来不及喊叫一声,就“哗啦啦”坠落到深渊里去了。

切尔跌得晕头转向。睁开眼,四面一片黑暗。

“有人吗?”他喊道。

忽然间,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切尔,你终于来了。”

“巴克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儿还有一大群人呢,不过他们都是死人,只有一个活的。”“谁?”“赫林。”

“赫林?他还活着?”切尔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根据时间推算,赫林在神殿里失踪已经将近半个月,他靠什么活下来?

切尔掏出打火机打着,霎时,面前呈现出一片恐怖景象,这是一个大小一间屋的地方,角落里白骨森森,堆了好多具骷髅。而赫林靠着白骨坐在地上,显得有气无力。巴克里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白骨,是怎么回事?”切尔惊问道。

巴克里说:“我想,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不小心掉落了下来,因为没法出去就死在这里了。我们怎么办?难道也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切尔说:“咱们不能太急,得慢慢想办法。”说完他从兜里拿出一块面包,一掰为二,一半给巴克里,一半递给赫林。

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切尔对巴克里说:“你觉得这个地方,会不会存在什么机关?如果能找到,兴许我们可以出去。”但巴克里没有回答。他打着打火机,发现巴克里和赫林都打起了瞌睡。他在房子的墙壁上搜索起来。果然找到了一个按钮,用手一按,只听“哗啦”一声,一面的墙壁上竟出现了一个洞。

切尔从洞口钻出,便到了神殿的后面,这里是一片灌木林,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而切尔推开的洞口掩蔽在一片荆刺丛中,十分隐秘。

切尔离开后,径直去了伊斯坦堡城里,进了他和巴克里订的旅馆。当他要离开旅馆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只见霍夫曼站在门外。切尔一愣,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霍夫曼微微一笑,说:“这纯属偶然,我也住在这个旅馆。刚才看到你突然在神殿里失踪,我就吓得跑回旅馆了。”

霍夫曼问他:“刚才在大雾出现后,你到底去了哪里?”切尔说:“我跑出门了。”霍夫曼笑笑说:“这么说你抢先跑了。真不够朋友。不过,我留在里面,有新的发现。”“什么发现?”“我知道巴克里和赫林在哪里了。”

切尔一愣,忙问:“他们在哪里?”“就在神殿里。不过他们很虚弱,你难道不想去接应他们吗?”

切尔揣摩着霍夫曼的意图。霍夫曼笑了笑,伸手展示了一个东西。切尔一看,大惊失色,这是他的打火机,刚才随手扔在了地窖里,怎么会在霍夫曼的手上?

难道说巴克里他们真的出来了?这个打火机是他们捡了交给霍夫曼的?切尔正在疑惑,霍夫曼催促说:“还是去看看吧。”

切尔决定跟去看看,见机行事。他们来到了爱烈巴坦神殿。可是进去一看,巴克里和赫林根本不在里面。切尔问道:“你说他们出来了,在哪里?”

霍夫曼笑着说:“你再向前一步,就知道了。”切尔大惊,猛地转过身,逼视着霍夫曼:“你到底想说什么?”霍夫曼没有回答,一步跳到了切尔前面的那块地铺石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雾气迎面扑来。切尔连忙拿出指南针,找准正北方向,撒腿就跑。但跟上次一样,他“咚”的一下撞上了墙。随即脚下一陷,就“哗啦啦”坠了下去。

切尔又掉进那个地窖里。他气得跺脚大吼:“霍夫曼,你这该死的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忽然,墙壁上“嘎吱”一响,墙壁打开,霍夫曼拿着手电筒,钻了进来:“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切尔先生?”

切尔早就发现,巴克里和赫林已经不在地窖里了。霍夫曼指着那些骷髅,脸色一变说:“切尔,你说实话吧,这些人,是不是都被你所害?”切尔叫道:“你血口喷人,我哪里害过人?”

霍夫曼哼了一声,说:“切尔先生,早在几年前,你就来过爱烈巴坦神殿。一次,你跟一名游客在浓雾袭来时慌忙逃走,却坠进了一个地窖里。当那人奄奄一息时,你却摸到了墙上的按钮,逃了出来。接下来,你还拿走了他的钥匙,跑到宾馆,进入这个游客的房间,将他的钱物拿走了。这次经历也让你偶然发现了神殿里的某种规律,就是在踏上殿内其中一块地铺石时,会突然产生浓雾,并冒出大水。”

“你胡说。”切尔气愤极了。

霍夫曼继续说:“你虽然是个探险家,却没什么收入。这件事成功后,你灵机一动,决定利用爱烈巴坦神殿来发财。此后你一直逗留在这里,每逢有游客进入大殿,你就伪装成是游客,前去踩动那块地铺石,这样浓雾就会出现,洪水也会卷来。游客惊慌地逃跑,往往会误入那个地窖。你与他们一起坠落,然后将掺有迷药的面包分给他们吃,当他们晕过去后,你就摸走他们身上的钥匙,回到宾馆,拿走他们的财物。你利用这种手段作案,害了许多人,也积聚了不少财富。”

切尔道:“你有什么证据?”霍夫曼说:“证据很多,这些骷髅的衣物上,以及宾馆里他们的遗留物上,都留下了你的指纹。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跟踪你,本来你已经打算收手,所以我让巴克里和赫林发帖引你过来,这不过是我们设的局而已。”

就在这时,巴克里和赫林从洞里也钻了进来。在他们背后,是几个土耳其警察。“切尔先生,你涉嫌谋财害命,被捕了。”警察说着,给切尔戴上手铐。最后,霍夫曼告诉切尔,他是受土耳其政府邀请,前来协助破案的美国私家侦探。

切尔长叹一声,问道:“以前出现浓雾后,我只要使用指南针,就可以找准那个大门,为什么这次我两次都走错,撞上墙了呢?”

霍夫曼笑着说,这个神殿非常神奇,触动地铺石的机关后,不仅会产生浓雾,而且整个大厅的地坪会发生逆时针旋转。那些游客不知道地坪会转,以为是朝着大门逃走,结果往往撞上了墙。墙上有个机关,一旦有人撞上,下面的地坪就会打开,人就会掉入下面的地窖。

切尔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会拿出指南针来指引方向。不过那两次,霍夫曼在墙那边放了一块巨大的磁铁,切尔的指南针被磁铁吸引,指向了墙的方向,所以切尔火速奔去,方向不是大门而是墙。

切尔听了,无力地低下了头。

(责编:陈思扬 939409074@qq.com)

范文九:财神殿用联

(三) 、财神殿用联:

格式:

恭祝金轮如意府赵公大元帅麾下 佑下 000 率 OOO 孙 OOO 熏沐敬叩

神恩宏开滔滔福泽乐无穷 财门大启滚滚财源取不尽 掌万民福泽 通天下财源 专居雷霆之首 职司祸福之门

天上金玉主 人间福禄神

唯丰贻景福 以德裕民财 骑虎巡天下 赐财于世间 万福金安公明赐 玉盏常添万载灯

执掌五铢通利用 权衡九府裕民财 掌天下经济 司世间福禄

通四方之财源 赐万民以福泽

富国富民源不尽 利人利物用无穷

通四海之财源普沾吉庆 赐万民以福泽永得丰盈 富而可求求人莫如求己 物惟其有有德自应有财

兴家立业财源主 治国安邦福禄神 兴家立业财源主 治国安邦福禄神

以义为利则财恒足 既富方谷而邦其昌

范文十:精神的殿堂

精神的殿堂

冯骥才

人死了,便住进一个永久的地方——墓地。生前的亲朋好友,如果对他思之过切,便来到墓地,隔着一层冰冷的墓室的石板“看望”他。扫墓的全是亲人。

然而,世上还有一种墓地属于例外。去到那里的人,非亲非故,全是来自异国他乡的陌生人。有的相距千山万水,有的相隔数代。就像我们,千里迢迢去到法国。当地的朋友问我们想看谁,我们说:卢梭、雨果、巴尔扎克、莫奈、德彪西等等一大串名字。 朋友笑着说:“好好,应该,应该!”

他知道去哪里可以找到这些人,于是他先把我们领到先贤祠。

先贤祠就在我们居住的拉丁区。有时走在路上,远远就能看见它颇似伦敦保罗教堂的石绿色圆顶。我一直以为是一座教堂。其实我猜想得并不错,它最初确是教堂。可是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曾用来安葬故去的伟人,因此它就有了荣誉性的纪念意义。到了1885年,它被正式确定为安葬已故伟人的场所。从而,这地方就由上帝的天国转变为人间的圣殿。人们来到这里,便不是聆听神的旨意,而是重温先贤的思想精神来了。

重新改建的建筑的入口处,刻意使用古希腊神庙的样式。宽展的高台阶,一排耸立的石柱,还有被石柱高高举起来的三角形楣饰,庄重肃穆,表达着一种至高无上的历史精神。大维·德安在楣饰上制作的古典主义的浮雕,象征着祖国、历史和自由。上边还有一句话:“献给伟人们,祖国感谢他们!”

这句话显示这座建筑的内涵,神圣又崇高,超过了巴黎任何建筑。

我要见的维克多·雨果就在这里。他和所有这里的伟人一样,都安放在地下,因为地下才意味着埋葬。但这里的地下是可以参观和瞻仰的。一条条走道,一间间石室。所有棺木全都摆在非常考究和精致的大理石台子上。雨果与另一位法国的文豪左拉同在一室,一左一右,分列两边。两人的雪白大理石的石棺上面,都放着一片很大的美丽的铜棕榈。

我注意到,展示着他们生平的“说明牌”上,文字不多,表述的内容却有其独特的角度。比如对于雨果,特别强调由于反对拿破仑政变,坚持自己的政见,遭到迫害,因而到英国与比利时逃亡19年。1870年回国后,他还拒绝拿破仑第三的特赦。再比如左拉,特意提到他为受到法国军方陷害的犹太血统的军官德雷福斯鸣冤,因而被判徒刑那个重大的挫折。显然,在这里,所注重的不是这些伟人的累累硕果,而是他们非凡的思想历程与个性精神。 比起雨果和左拉,更早地成为这里“居民”的作家是卢梭和伏尔泰。他们是18世纪古典主义的巨人,生前都有很高声望,将卢梭和伏尔泰安葬此处,是一种象征,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这两位作家的文学作品都是思想大于形象。他们的巨大价值,是对、平等、博爱”就是由他奠定的。

卢梭的棺木很美,雕刻非常精细。正面雕了一扇门,门儿微启,伸出一只手,送出一只花来。世上如此浪漫的棺木大概惟有卢梭了!再一想,他不是一直在把这样灿烂和芬芳的精神奉献给人类?从生到死,直到今天,再到永远。

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在先贤祠里,我始终没有找到巴尔扎克、斯丹达尔、莫泊桑和缪塞;也找不到莫奈和德彪西。这里所安放的伟人们所奉献给世界的,不只是一种美,不只是具有永久的哲学价值的杰出的艺术,而是一种思想和精神。他们是鲁迅式的人物,却不是徐志摩和朱自清。他们都是撑起民族精神大厦的一根根擎天的巨柱,不只是艺术殿堂的栋梁。因此我还明白,法国总统密特朗就任总统时,为什么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这里来拜谒这些民族的先贤。

1955年4月20日居里夫人和皮埃尔的遗骨被移到此处安葬。显然,这样做的缘由,不仅由于他们为人类科学作出的卓越的贡献,更是一种用毕生对磨难的承受来体现的崇高的科学精神。

读着这里每一位伟人生平,便会知道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世俗的幸运儿。他们全都是人间的受难者。在烧灼着自身肉体的烈火中去寻真金般的真理。他们本人就是这种真理的化身。当我感受到,他们的遗体就在面前时,我被深深打动着。真正打动人的是一种照亮世界的精神。故而,许多石棺上都堆满鲜花,红黄白紫,芬芳扑鼻。这些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天天献上的,它们总是新鲜的,有的是一小枝红玫瑰,有的是一大束盛开的百合花。

这里还有一些“伟人”,并非名人。比如一面墙上雕刻着许多人的姓名。它是两次世界大战为国捐躯的作家的名单。第一次世界大战共560名,第二次世界大战共197名。我想,两次世界大战中的烈士成千上万,为什么这里只有作家?大概法国人一直把作家看作是“个体的思想者,他们更能够象征一种对个人思想的实践吧!虽然他们的作品不被人所知,他们的精神则被后人镌刻在这民族的圣殿中了。

一位叫做安东尼·德·圣·爱逊贝利的充满勇气的浪漫诗人也安葬在这里。除去写诗,他还是第一个驾驶飞机飞越大西洋,开辟往非洲航邮的功臣。1943年他到英国参加戴高乐将军的“自由法国”抵抗运动,在地中海的一次空战中不幸牺牲,尸首落入大海,无处寻觅。但人们把他机上的螺旋桨找到了,放在这里,作为纪念。他生前不是伟人,死后却得到伟人般的待遇。因为先贤祠所敬奉的是一种无上崇高的纯粹的精神。

对于巴黎,我是个外国人,但我认为,巴黎真正的象征不是埃菲尔铁塔,不是卢浮宫,而是先贤祠。它是巴黎乃至整个法国的灵魂。只有来到先贤祠,我们才会真正触摸到法兰西的民族性,它的气质,它的根本,以及它内在的美。

我还想,先贤祠的“祠”字一定是中国人翻译出来的。祠乃中国人祭拜祖先的地方。人入祠堂,为的是表达对祖先的一种敬意、崇拜、纪念、感谢,还有延续下去并发扬光大的精神。这一切意义,都与法国人这个“先贤祠”的本意极其契合。这译者真是十分的高明。想到这里,转而自问: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先贤、先烈、先祖的祠堂如今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