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范文精选】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范文大全】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专家解析】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优秀范文】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范文一:阿拉伯之春的原因

“阿拉伯之春”发生的根本原因被西方媒体美其名曰的“阿拉伯之春”其实就是指2010年12月份突尼斯一些城镇爆发动乱以来,其示范效应很快传导到了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甚至阿曼和巴林这样的富裕的产油国。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行动,特别是所谓“独裁统治”的政治体制。

综合分析,当前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根本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1.社会经济问题的长期存在。除了资金富余的海湾产油国外,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近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突出的经济问题,如经济增长缓慢;产业结构转变缓慢,工业化程度低;文盲比例高;贫富分化严重;失业率高;经济自由化和国际化程度较低;原料在外贸出口中继续占据重要地位;吸收外资少。这都导致民生凋敝、百姓贫穷,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更使百姓心存不满。

2.政治民主化进展迟缓。官员贪腐严重,上层建筑已经腐朽,是引起社会不满的又一主因。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和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的家族都有巨贪之嫌。阿拉伯世界普遍存在这威权主义政治,不论是共和国制国家还是君主制国家。尽管一些国家已实现多党制,但权力仍高度集中于个别政党、君主,存在着克里斯玛式的个人统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也门总统萨利赫在任均已超过20年,甚至达到30年,叙利亚、埃及、利比亚等国还出现政权家族化倾向。

3.阿拉伯地区人口的年轻化,而且失业率攀升,使年轻一代看不到生存发展的希望。本地区的人口增长属于世界最高之列,因此30岁

以下人口约占埃及总人口的65%。年轻人往往不安于现状,思想活跃,他们对老一代民族主义领袖的业绩所知不多,对生活的要求更高,但却无法得到满足,而他们的失业率也最高(埃及15~29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25%),并且无法参与政治。他们是这一场政治地震的主力军。

4.公民社会的发展。即受教育阶层和中产阶级的壮大及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使公民的权利、民主意识强化,素质提高,组织性增强,这突出表现在突尼斯和埃及动荡过程的相对顺利和非暴力特征,保证了政权较为和平的过渡。两国的军队也采取了中立立场。类似情况也

存在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家。部落社会的利比亚和也门则是两个相反的例子,公民社会发展的落后使两国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5.全球化时代阿拉伯国家社会经济问题的进一步凸显。由于世袭制的传承令国家发展思想意识严重滞后,体制僵化、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近年来,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经济迅速发展,号称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巴西等。但是,阿拉伯世界则鲜有样板,虽然沙特、埃及名列其中,但问题不少。因此,其他新兴经济体的飞速发展使阿拉伯国家的发展迟缓更加刺目,引起许多阿拉伯民众的强烈不满。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如食品价格的上涨,则进一步推动了阿拉伯地区社会政治矛盾的白热化。

6.阿拉伯世界的整体性,源于其同种同教同文以及问题的类似性。当一国发生运动时,很快波及其他国家。例如,埃及民众成功地推翻现政权对利比亚产生了重大影响和示范效应。

参考文献:

1.《 “阿拉伯之春”的根源和未来》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埃及)萨米尔·阿明 2011.10.17

2.《民粹主义的反向运动与全球性危机》

来源:华声在线孙兴杰 2012.04.09

3. 《世纪震荡: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原因和前景》 来源:《回族研究》黄民兴 2011.09.30

4.《“阿拉伯之春”是怎样降临的》

来源:《中国改革》201112期廉超群 2011.12.02

5.《“阿拉伯之春”:主要是内部出了问题》

来源:《青年参考》 2011.12.28

科目:《形势与政策》

任课教师:刘相君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35830531.html
“阿拉伯之春”发生的根本原因被西方媒体美其名曰的“阿拉伯之春”其实就是指2010年12月份突尼斯一些城镇爆发动乱以来,其示范效应很快传导到了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甚至阿曼和巴林这样的富裕的产油国。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行动,特别是所谓“独裁统治”的政治体制。

综合分析,当前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根本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1.社会经济问题的长期存在。除了资金富余的海湾产油国外,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近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突出的经济问题,如经济增长缓慢;产业结构转变缓慢,工业化程度低;文盲比例高;贫富分化严重;失业率高;经济自由化和国际化程度较低;原料在外贸出口中继续占据重要地位;吸收外资少。这都导致民生凋敝、百姓贫穷,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更使百姓心存不满。

2.政治民主化进展迟缓。官员贪腐严重,上层建筑已经腐朽,是引起社会不满的又一主因。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和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的家族都有巨贪之嫌。阿拉伯世界普遍存在这威权主义政治,不论是共和国制国家还是君主制国家。尽管一些国家已实现多党制,但权力仍高度集中于个别政党、君主,存在着克里斯玛式的个人统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也门总统萨利赫在任均已超过20年,甚至达到30年,叙利亚、埃及、利比亚等国还出现政权家族化倾向。

3.阿拉伯地区人口的年轻化,而且失业率攀升,使年轻一代看不到生存发展的希望。本地区的人口增长属于世界最高之列,因此30岁

以下人口约占埃及总人口的65%。年轻人往往不安于现状,思想活跃,他们对老一代民族主义领袖的业绩所知不多,对生活的要求更高,但却无法得到满足,而他们的失业率也最高(埃及15~29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25%),并且无法参与政治。他们是这一场政治地震的主力军。

4.公民社会的发展。即受教育阶层和中产阶级的壮大及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使公民的权利、民主意识强化,素质提高,组织性增强,这突出表现在突尼斯和埃及动荡过程的相对顺利和非暴力特征,保证了政权较为和平的过渡。两国的军队也采取了中立立场。类似情况也

存在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家。部落社会的利比亚和也门则是两个相反的例子,公民社会发展的落后使两国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5.全球化时代阿拉伯国家社会经济问题的进一步凸显。由于世袭制的传承令国家发展思想意识严重滞后,体制僵化、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近年来,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经济迅速发展,号称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巴西等。但是,阿拉伯世界则鲜有样板,虽然沙特、埃及名列其中,但问题不少。因此,其他新兴经济体的飞速发展使阿拉伯国家的发展迟缓更加刺目,引起许多阿拉伯民众的强烈不满。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如食品价格的上涨,则进一步推动了阿拉伯地区社会政治矛盾的白热化。

6.阿拉伯世界的整体性,源于其同种同教同文以及问题的类似性。当一国发生运动时,很快波及其他国家。例如,埃及民众成功地推翻现政权对利比亚产生了重大影响和示范效应。

参考文献:

1.《 “阿拉伯之春”的根源和未来》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埃及)萨米尔·阿明 2011.10.17

2.《民粹主义的反向运动与全球性危机》

来源:华声在线孙兴杰 2012.04.09

3. 《世纪震荡: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原因和前景》 来源:《回族研究》黄民兴 2011.09.30

4.《“阿拉伯之春”是怎样降临的》

来源:《中国改革》201112期廉超群 2011.12.02

5.《“阿拉伯之春”:主要是内部出了问题》

来源:《青年参考》 2011.12.28

科目:《形势与政策》

任课教师:刘相君

范文二:阿拉伯之春回到原点

穆罕穆德·穆尔西 7月3日凌晨4点更新了自己的Twitter,要求军方撤回此前发布的“48小时内解决危机”的最后通牒,称自己不会接受任何国内及国外指令。

但随后的24小时内,也就是军方的48小时最后通牒到期之时,军方领导人宣布罢免穆尔西。而此前,穆尔西公开表示这是一次“彻底的军事政变”。

这可以看做是始于6月30日,牵动埃及数百万民众的“挺穆”和“挺军”示威对抗的一个结点。看起来,军政府的支持者胜利了。但伦敦政策研究和发展协会行政主管纳菲兹·艾哈迈德却认为,这一结果预示着埃及迎来动荡新时代。

此前,在“阿拉伯之春”后就任的穆尔西一直坚持称自己是民选总统,不会因为军方的压力而辞职。但如今,主要的权力又握在军方手中,一切回到了原点。自穆尔西2012年6月30日上台算起,直至今年6月30日推翻声浪响起,不过一年。这一年中,埃及镑贬值,外汇储备下跌,通货膨胀势头不减,24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超过了40%。去年竞选期间,穆尔西曾针对埃及社会的长期问题而提出“百日计划”。可一年过去了,大部分目标仍没能完全实现。为了对抗军队势力,穆尔西把大部分精力用于巩固穆斯林兄弟会势力,而非着手应对深层的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

但归根到底,对于大多数埃及人来说,他们的目的既不是支持军政,也不是厌恶民选政府,一切只是手段而已。他们真正期盼的,是一个更新更好的埃及。但现在不论哪一股力量,都没有给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

7月5日,在埃及的伊士美利亚的一场冲突中,一名埃及人中枪身亡。对于军政阴影下一直在民主大门前徘徊的埃及来说,他既不是无辜牺牲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范文三:“阿拉伯之春”发生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发生的根本原因

被西方媒体美其名曰的“阿拉伯之春”其实就是指2010年12月份突尼斯一些城镇爆发动乱以来,其示范效应很快传导到了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甚至阿曼和巴林这样的富裕的产油国。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行动,特别是所谓“独裁统治”的政治体制。

综合分析,当前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根本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1 5.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内容及其影响。

内容:一,军事技术:由工程革命走向信息革命。 二,武器装备:

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过渡。 三,组织体制:便于信息快速流动与使用。

四,人才生成:培养知识型军人。

影响:一,已使美国成为具有超级军事实力的顶尖军事强国。 二,将延缓国际战略格局多极化进程。 三,将增大我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任务的难度。

四,将使我军质量建设面临的矛盾更加突出。

五,战争形态: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型

6.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基本内涵。

人民解放军按照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目标,深化改革,锐意创新,

加强质量建设,积极推进以信息化为核心的中国特色军事变革

7.当代世界核安全问题面临的主要威胁。

核废料如不妥善贮藏和管理,会破坏生态环境,给人类带来灾难。

鉴于复杂多变的国际安全形势,恐怖分子或国际犯罪组织获取核及其他放射性材料,

用于制造核爆炸装置或“脏弹”,以及破坏核设施导致放射性物质泄露等风险不容忽视。

8.我国海洋安全面临的主要威胁。

主要有海岛归属问题、海域划界争议、海洋资源争端、海上通道安全、台湾问题等五大问题.

9.当前危害中国安全与发展的名族分裂势力。

民族分裂主义主要是来自新疆、西藏等地的“东突”和“藏独”分裂主义势力、宗教极端势力、

暴力恐怖势力及境外国际敌对势力。

10.胡锦涛提出的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主张。

●建立政治上的互信,相互尊重求同存异

●加强经济上的交流合作,互利互惠共同发展

●开展平等协商,加强沟通扩大共识

●鼓励两岸民众加强交往,增进了解融合亲情

参考文献:

1.《 “阿拉伯之春”的根源和未来》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埃及)萨米尔·阿明 2011.10.17

2.《民粹主义的反向运动与全球性危机》

来源:华声在线 孙兴杰 2012.04.09

3. 《世纪震荡: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原因和前景》

来源:《回族研究》黄民兴 2011.09.30

4.《“阿拉伯之春”是怎样降临的》

来源:《中国改革》201112期 廉超群 2011.12.02

5.《“阿拉伯之春”:主要是内部出了问题》

来源:《 青年参考 》 2011.12.28

科目:《形势与政策》

任课教师:刘相君

范文四: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

一、定义及背景

“阿拉伯之春”,又称“阿拉伯的觉醒”、“阿拉伯起义”,是指自2010年底在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它地区的一些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议题的社会运动,这些运动多采取公开示威游行和网络串连的方式,其影响之深、范围之广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从2010年底开始至今尚未完全结束。

发生在突尼斯的自焚事件是整个“阿拉伯之春”运动的导火索。2010年12月17日,26岁年轻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经济不景气而无法找到工作,在家庭经济负担的重压下,无奈做起小贩,期间遭受城管的粗暴对待,抗议自焚,不治身亡。这个事件激起了突尼斯普通大众的同情,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潜藏的怒火,致使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蔓延到全国多处,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并造成多人伤亡。

这场运动以北非国家突尼斯的本·阿里政权被民众抗议推翻为肇始,形成一场规模空前的民众反政府运动,如潮水般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稳坐江山数十年之久的政治强人和独裁者如多米诺骨牌般接二连三地倒下。革命运动浪潮随后波及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阿尔及利亚、约旦、沙特、阿曼、巴林、摩洛哥、科威特、黎巴嫩、卡塔尔等其他阿拉伯国家乃至非阿拉伯国家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发生了一些抗议示威活动,但大都逐渐平息。

二、过程及主要事件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

在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自焚后的第29天,在国内骚乱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总统本·阿里不得不放弃突尼斯这个自己独裁统治了23年的国家,在2011年1月14日深夜飞往沙特。

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运动的起点。由于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因此发生在突尼斯的这次政权更迭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相同或相似的文化背景、语言环境及社会状况使得突尼斯的动乱迅速蔓延其他阿拉伯国家,茉莉花革命的成功激发了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抗议运动,并逐渐呈星火燎原之势,席卷阿拉伯世界。

埃及革命

首当其冲的就是埃及,在本·阿里离开突尼斯10天之后,也就是2011年一月25日,埃及民众爆发了一系列街头是示威、游行、集会、骚乱、罢工等反政府活动。抗议示威活动波及埃及国内多座城市,其中尤以首都开罗和亚历山大最为激烈,据称有超过一百万人参与了此次抗议,他们提出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下台、军队结束戒严,终止紧急状态法,获得自由和正义的权利等要求。

2011年2月11日,埃及副总统奥马尔苏莱曼通过国家电视台宣布,穆巴拉克已经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移交给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

利比亚内战

继突尼斯和埃及革命成功之后,同样位于北非的阿拉伯国家利比亚在2011年2月15日开始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2月18日,反对派控制了该国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的大部分地区,政府派出精锐部队和雇佣军,但反对派被击退。2月20日,抗议活动已蔓延到首都的黎波里,导致赛义夫·伊斯拉姆·卡扎菲在的电视台警告示威者,宣称要开枪屠杀示威者;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以保护利比亚抗议人民的安全;3月19日,十余国家开始军事干预利比亚,战争正式打响,从此持续了半年之久;7月15日,美国北约等39国及组织承认利反对派政权;8月23日,利比亚反对派占领阿齐齐亚兵营控制利首都,同日埃及政府宣布承认利比亚反对派;9月25日,利比亚执政当局部队攻入卡扎菲老家苏尔特;10月20日,卡扎菲被俘身亡;10月31日,北约宣布结束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

也门起义

同样在突尼斯和埃及之后,在2011年1月到2月,位于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也门也爆发了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总统萨利赫下台,此后也门局势一直动荡不安,抗议示威游行不断,4月23日,迫于国内反政府示威的压力,也门总统萨利赫同意接受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的调停方案,将在30日内辞去总统职务。但后来,萨利赫本人拒绝签署该协议,反对派也拒绝了由政府高官作为代表签署协议的提议,于是导致协议被毁;6月3日,也门总统府内一座清真寺遭到炮击,造成总统萨利赫和议会发言人受伤,随后萨利赫被送到沙特进行疗伤;9月4日,数十万名民众在首都萨那的变革广场和第六十大街进行了大型的示威游行,以及包括塔伊兹、荷台达、哈贾、伊卜、阿姆朗等省份都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要求萨利赫立即下台,成为也门发生的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9月23日,萨利赫回国,25日发表电视讲话说:“我拒绝权力,并将在未来数天内放弃权力。”11月19日,萨利赫在视察共和国卫队时表示他辞职后将把权力移交给军方。11月23日晚,萨利赫在沙特签署协议,将权利和平移交给副总统。这意味着也门长达33年之久的“萨利赫时代”终于落下了帷幕。

叙利亚危机

2011年3月6日,在周边国家都被革命浪潮波及的时候,叙利亚安全部队在德拉市逮捕了15名儿童,这些儿童因在墙壁上书写反对政府的言辞而被捕,受到残酷虐待。消息不胫而走,3月15日,大马士革、阿勒颇、哈塞克、德拉市以及哈马等城市的街头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报道称有数千人被捕;4月18日,约10万示威者在霍姆斯广场静坐,要求巴沙尔下台。

下半年的叙利亚被困在动荡不安的状态下,国际社会的干预逐渐增多,包括全国委员会、革命委员会和自由叙利亚军等等许多组织的叙利亚反对派逐渐形成。

2012年5月25日,叙利亚中部霍姆斯省的胡拉镇发生了震惊世界、惨绝人寰的屠杀案,其中49名儿童,现场惨烈。反对派指责这是政府军所为,政府军则予以否认。6月6日,多个地区再次爆发暴力冲突,造成至少129人死亡。稍微有些趋缓的叙利亚局势再一次走向内战的边缘,外部呼声不断。叙利亚会不会成为“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又一块倒下的骨牌,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观察和等待。

从2011年3月到2012年5月,在叙利亚动荡中的遇难人数已经超过了15000人。

其它国家

除了埃及、突尼斯、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之外,其余的阿拉伯国家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爆发了一定规模的示威游行,最终以多国政府的让步而逐渐平息。其中,阿尔及利亚结束了实行了19年的紧急状态;黎巴嫩则承诺提高40%的薪金;约旦国王解散并任命新政府;苏丹总统承诺不谋求连任到2015年;阿曼解散了所有部长,并宣布实行选举以产生立法机关;沙特国王进行了经济方面的让步,并批准妇女在未来2015年的舒拉议会和市政府选举投票;巴林释放了部分政治犯并解散所有部长;科威特内阁宣布辞职,首相纳赛尔下台;摩洛哥国王准许公投进行宪法改革,并作出政治让步。

三、动荡原因

阿拉伯地区局势动荡有着其外部和内部的原因。

外部原因中西方势力的干涉是引起动荡的深层原因。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试图推广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主义价值观。美国的一些非政府组织是实施“大中东计划”的主要载体。如标榜为非政府机构、但其资金却由国会拨款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突尼斯、埃及、约旦、科威特、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均十分活跃,蛊惑穆斯林教派内斗,培植新的替代力量,策划在北非和中东掀起一系列的政治动乱。美国政府以“互联网自由”为幌子,在中东地区借助社交网络这种新型的外交工具,大肆推行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大力煽动该地区民众的不满情绪,并使这种情绪迅速在中东地区延伸,从而导致本来限于少数国家局部地区的政治抗议活动得以迅速蔓延。

内部原因:

1.社会经济问题的长期存在。除了资金富余的海湾产油国外,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近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突出的经济问题,如经济增长缓慢;产业结构转变缓慢,工业化程度低;文盲比例高;贫富分化严重;失业率高;

经济自由化和国际化程度较低;原料在外贸出口中继续占据重要地位;吸收外资少。这都导致民生凋敝、百姓贫穷,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更使百姓心存不满。

2.政治民主化进展迟缓。官员贪腐严重,上层建筑已经腐朽,是引起社会不满的又一主因。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和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的家族都有巨贪之嫌。阿拉伯世界普遍存在这威权主义政治,不论是共和国制国家还是君主制国家。尽管一些国家已实现多党制,但权力仍高度集中于个别政党、君主,存在着克里斯玛式的个人统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也门总统萨利赫在任均已超过20年,甚至达到30年,叙利亚、埃及、利比亚等国还出现政权家族化倾向。

3.阿拉伯地区人口的年轻化,而且失业率攀升,使年轻一代看不到生存发展的希望。本地区的人口增长属于世界最高之列,因此30岁以下人口约占埃及总人口的65%。年轻人往往不安于现状,思想活跃,他们对老一代民族主义领袖的业绩所知不多,对生活的要求更高,但却无法得到满足,而他们的失业率也最高(埃及15~29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25%),并且无法参与政治。他们是这一场政治地震的主力军。

4.公民社会的发展。即受教育阶层和中产阶级的壮大及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使公民的权利、民主意识强化,素质提高,组织性增强,这突出表现在突尼斯和埃及动荡过程的相对顺利和非暴力特征,保证了政权较为和平的过渡。两国的军队也采取了中立立场。类似情况也存在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家。部落社会的利比亚和也门则是两个相反的例子,公民社会发展的落后使两国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5.全球化时代阿拉伯国家社会经济问题的进一步凸显。由于世袭制的传承令国家发展思想意识严重滞后,体制僵化、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近年来,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经济迅速发展,号称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巴西等。但是,阿拉伯世界则鲜有样板,虽然沙特、埃及名列其中,但问题不少。因此,其他新兴经济体的飞速发展使阿拉伯国家的发展迟缓更加刺目,引起许多阿拉伯民众的强烈不满。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如食品价格的上涨,则进一步推动了阿拉伯地区社会政治矛盾的白热化。

6.阿拉伯世界的整体性,源于其同种同教同文以及问题的类似性。当一国发生运动时,很快波及其他国家。例如,埃及民众成功地推翻现政权对利比亚产生了重大影响和示范效应。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运动中,现代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社交媒体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四、影响

目前,阿拉伯地区国家规模大、范围广的乱局尚未尘埃落定,虽然有的国家局势仍具不确定性, 但动荡带来的影响已经显现。毫无疑问, 阿拉伯地区国家局势动荡, 对该地区相关国家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稳定冲击最大。从短期情况看, 相关国家社会秩序一度混乱, 民众生活受到极大影响, 埃及、也门、约旦、巴林、突尼斯、利比亚等国经济蒙受了重大损失。总起

来说,阿拉伯地区国家政治生态复杂, 民生民权问题、民族宗教矛盾等纠结在一起, 牵一发而动全身, 相关国家变革的后续效应仍在持续发酵过程中。

对于西方的欧美国家来说从短期来看,民主性质的运动使得欧美同中东各国的协作行为有所收敛,另一方面,“阿拉伯之春”并没有带来西方想当然的中东地区民主政治的分水岭,而且令西方国家不安的是,这场运动可能发展成为大规模的伊斯兰觉醒运动;从长期来看,对于美国来说,不管是中东地区持续的动荡还是形成相对稳定的“重新洗牌”后的中东新格局,都将会增加美国的战略包袱,但是利用民主的旗帜插入阿拉伯地区,很可能会变成美国新中东战略布局的新契机,而对于欧洲各国来说中东的持续动荡是十分不利的,伴随着“阿拉伯之春”的运动在中东地区的扩大和加剧,欧洲内部也面临着针对经济、民生等问题的激烈的抗议运动。

中国对阿拉伯地区国家一直奉行不干涉内政和互利共赢的外交政策。作为其动荡局势的旁观者,中国总体上不存在外交领域的风险,阿拉伯地区国家的政权更迭不会带来中国与相关国家关系的震荡,甚至于阿拉伯地区大变局牵制了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步伐,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的。但阿拉伯地区国家的动荡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的政治、经济以及能源安全的负面作用也显而易见。

五、阿拉伯地区国家的动荡给中国的启示

1.必须牢固树立科学发展理念,切实贯彻科学发展观,必须注重经济发展质量,更加注重改善民生,让人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发生动荡的中东国家,有的经济增速也很快,人均GDP也很高,如埃及在2004—2008年的四年间GDP翻了一番,利比亚的人均GDP达到了15 000美元,巴林的人均GDP更是超过了20 000多美元,但是长期存在的经济结构单一、通货膨胀、失业等深层次的经济问题和贫富分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引起了民众特别是年轻人的愤怒从而引发了这场地区危机。中国也存在着经济结构不合理,经济发展方式粗放,贫富差距过大,通胀、就业压力增大等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不好,不仅会影响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而且必然会危及社会的稳定。中东、北非的动荡提醒我们,必须注重经济发展质量,必须把经济发展和改善民众生活密切结合起来,让人民真正享受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好处。

2.必须抓住时机,积极稳妥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惩治贪污腐败,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经济问题说到底是个政治问题,经济的发展不能解决社会公正和公平的问题,相反还可能是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加剧贫富差距,解决经济问题要有一个良好的制度安排,这就要求对政治体制进行改革。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0年公布的全球经济竞争力排行榜上,突尼斯位列世界第三十八位,连续多年稳居非洲大陆首位,经济增长率一般保持在5%左右,政局也长期稳定。突尼斯的动荡有经济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是政治方面的原因,个人长期执政,政治腐败。等到事情出来了,才承诺进行经济和政治的全面改革,不再连任下届总统,但为时已晚,人民不答应了。

3.加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加强执法队伍建设,提高执法水平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突尼斯事件,是由城管部门“暴力执法”引发的。事件发生以后,突尼斯政府又处置不当,使事态不断扩大。我们要坚决贯彻依法治国的方略,加强法治建设,提高执法人员的执法能力和水平,增强应对突发事件、抵御安全风险

和化解危机的能力。

4.应建立海外投资风险评估体系,提高保护国家和企业海外资产的能力。金融危机之后,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稳步增长、人民币汇率升值和海外投资需求的扩大,中国企业加速了海外投资的步伐。2009年全年的境外投资额达到300亿美元~350亿美元,比2008年增长3倍。但投资地区的安全环境并不好,因为安全环境好的地区已经西方发达国家捷足先登了。据商务部统计,中国在利比亚在建大型项目共计50个,涉及合同总金额达188亿美元。利比亚的动荡给中资企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从目前来看,中国企业的损失或将超出此前的预计。从这次中东北非动荡可以看出,中国缺乏企业海外投资风险防范和应急机制,因此,有专家呼吁政府尽快建立海外投资风险评估机制,特别要重视政治动乱因素,建立政治风险的识别、预警及应对措施体系,使企业在“走出去”投资时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

5.加强对网络信息的疏导和管理。互联网等现代通讯技术在引发地区动荡和冲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突尼斯和埃及的动荡中,参与游行示威的主要是民众,其中青年人是主力,他们利用网络传递信息,组织示威游行。不久前,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通过互联网煽动国内居民非法聚集,妄图引发“街头政治”,企图尝试把乱局引向中国,对此,我们应十分清醒、高度警惕。应增强网络安全意识,加强对网络信息的疏导和互联网的管理,提高现代网络通讯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政治体制改革逐步推进,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不断增强。我们要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自觉地维护改革、稳定和发展的大局,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相信党、相信政府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对于境内外敌对势力西化和分化中国的政治图谋要提高警惕,坚决抵制。

“发展才是硬道理”,国家须以经济发展作为治国的第一要务;而为了保证国家的发展,首要前提就是维持政局的稳定,只有国家政局稳定,经济发展才能顺利进行,人民才能安居乐业,生活幸福;只有国家政局稳定,经济发展顺利,才能消除动荡的根源,长久的世界和平与稳定才能得以实现。

范文五: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 当今世界自由民主是历史发展的趋势。正如阿拉伯国家一样,阿拉伯人民正在努力争取代表自己的政府。通过互联网将革命的热情挥洒到极致、点燃到每个人的心中。他们积极抗争、推翻腐败政府,促成了革命的巨大浪潮,几乎席卷整个阿拉伯国家。 “阿拉伯之春”,又称“阿拉伯的觉醒”、“阿拉伯起义”,它是指自2010年年底在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它地区的一些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议题的社会运动。明确要求改变高失业率、打击政府腐败官员、实现民主自由和提高生活水平。这些运动多采取公开示威游行和网络串连的方式,其影响之深、范围之广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从2011年初开始至今尚未完全结束。

“ 阿拉伯之春”是由突尼斯的自梵事件而引起的。2010年12月17日,26岁年轻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经济不景气而无法找到工作,在家庭经济负担的重压下,无奈做起小贩,期间遭受城管的粗暴对待,抗议自焚,不治身亡。这个事件激起了突尼斯普通大众的同情,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潜藏的怒火,致使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蔓延到全国多处,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并造成多人伤亡。在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自焚后的第29天,国内骚乱愈演愈烈,总统本〃阿里被迫放弃这个自己独裁统治了23年的国家,意味着政权被推翻。突尼斯只是

“阿拉伯之春”运动的起点,它的成功迅速激发了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抗议运动,并逐渐呈星火燎原之势,席卷阿拉伯国家。稳坐江山数十年之久的政治强人和独裁者如多米诺骨牌般接二连三地倒下。运动浪潮随后波及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阿尔及利亚、约旦、沙特、阿曼等其它阿拉伯国家甚至非阿拉伯国家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发生了一系列抗议示威活动,但大都逐渐平息。

突尼斯的“茉莉花运动”首当其冲影响的就是埃及。在本〃阿里离开突尼斯10天之后,埃及民众就爆发了一系列街头示威、游行、集会、骚乱、罢工等反政府活动。抗议示威活动波及埃及国内多座城市,他们提出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下台、军队结束戒严,终止紧急状态法,获得自由和正义的权利等要求。2011年2月11日,穆巴拉克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移交给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埃及运动取得胜利。

继突尼斯和埃及革命成功之后,同样位于北非的阿拉伯国家利比亚在2011年2月15日开始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但此次运动并不像埃及的运动那么顺利,反对派被政府部队打败。但却并不罢休,2月20日,抗议活动已蔓延到首都的黎波里,遭到严重警告。3月19日,十余国家开始军事干预利比亚,正式打响了半年之久的战争。卡扎菲在战争中被俘身亡,政权结束。

同样在突尼斯和埃及之后,位于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也门也爆发了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总统萨利赫下台。此后也门局势一直动荡不

安,抗议示威游行不断。迫于国内反政府示威的压力,也门总统萨利赫同意接受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的调停方案,将在30日内辞去总统职务。。但由于后来萨利赫本人拒绝签署该协议,反对派也拒绝了由政府高官作为代表签署协议的提议,导致协议被毁。在一系列的暴乱活动下,萨利赫最终在沙特签署协议,将权利和平移交给副总统。这意味着也门长达33年之久的“萨利赫时代”终于也落下了帷幕。

这场规模空前的社会运动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横扫中东,所有阿拉伯国家几乎无一幸免。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国家长期以专政或以君主制的政府来进行统治专政或以君主制的政府来进行统治,领导人长期执政,高度集权、不思改革、不足够透明的政治与经济分配,他们侵犯人权、贪污腐败,导致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人民生活极其贫困。二是领导人长期执政,高度集权、不思改革、不足够透明的政治与经济分配,束缚了国家前进的步伐,导致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民生日渐艰难,政治愈加腐败。整个国家失去活力,民生的不满犹如火山一样。三是全球经济和经融危机加剧了阿拉伯国家的经济困难,导致物价上涨。许都行业纷纷倒闭,劳动力市场一蹶不振,失业率居高不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导致运动的爆发。

“阿拉伯运动”虽然摧毁了阿拉伯国家的社会安定,破坏了其经济的发展。但它也扫除了民主的阻碍,这必将有利于阿拉伯国家的民主进程。有利于将权利进一步还给人民,促进新的改革。

令政治更加清明,促进专政制度和君主制的瓦解;革命也有利于改革措施的实施,抵制经济衰退、减低失业率、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减少贫困人数、积极应对全球经济和经融危机的加剧所带来的影响。虽然现在在政治经济上还没有明显的成果,但这对处于阵痛期的那些国家而言已经跨出了一大步,是一种进步。

“阿拉伯之春”的影响力,应该是国际关系中一场可以与苏联解体相提并论的重要事件。阿拉伯世界历史上也是西方的强大对手。它控制着世界经济的石油基础。阿拉伯世界属于西方认定的“非我族类”,占全球十多亿穆斯林的1/3。两次变革的结果,都是把一批国家从专制制度下解放出来。 当然,民主和稳定的确立并不是革命的必然结果。更可能的结果,是权威的崩塌导致的权力真空和混乱。长期的权威主义统治使中东国家没有真正意义的反对党,中产阶级远未形成,以血缘、地缘关系为基础的家族统治、世袭制等传统的政治统治方式在中东国家还比较普遍,政治生活中缺乏严格的分权制衡或有效的监督机制。这都意味着“阿拉伯之春”只是变革的开始,而远非结束。一个国家人民的幸福和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可能靠别人的恩赐,而必须来自自身的探索和争取,而这一过程通常都是艰难曲折的。

面对阿拉伯世界的大动荡,人口众多的中国该吸取怎样的教训呢?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美国面对这个红色堡垒必欲除之而后快,颠覆中国共产党政权是其覆盖全世界的新和平演变战略中最重要一环。美国的新和平演变战略在东欧、中亚和中东

取得了巨大成功,下一步的重点任务必然是“祸水东引”,希望能在中国也引燃“革命之火虽然中国社会目前保持着稳定,经济也维持着较快增长的局面,但一旦国家发展遭受挫折,西方必将趁火打劫,趁虚而入,如果不能居安思危,早做准备,届时中国危矣! 为了避免发生这种历史性的悲剧,我们应当从前苏联、颜色革命诸国和阿拉伯国家的教训中吸取经验,并深入研究美国的新和平演变战略特点,在斗争中更好地巩固社会主义制度。首先必须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这是一条万古不变的红线。在探索适合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起步阶段,毛 泽 东就提出了我国政治生活中必须坚持的六条政治标准;1979年,邓小平又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并旗帜鲜明地指出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其次必须切实解决集中性的社会矛盾。当前民众贫富差距日趋扩大,中国社会有陷入两极分化的危险,甚至出现了“贫富世代固定化”的苗头;与之相伴而生的是社会不稳定因素急剧增加,富人纷纷转移资产移民国外以求自保,而穷人则困顿不堪,对政府和社会的怨气日盛,仇官、仇富心态盛行。加之部分政府工作人员落后的管理思维方式与人民群众不断提高的服务要求之间矛盾重重,一些实质形成的党内和干部特权、贵族阶层更是贪腐堕落,横行无忌,极大恶化了党群、干群关系,这些是我们必须直面的问题。为此,政府一方面必须强化民生保障机制,坚定不移地推进基本保障全民覆盖,建立起并旗帜鲜明地指出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四

项基本原则,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第三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加强对全社会尤其是干部和青少年的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事关社会主义事业成败。要在社会上持久深入地开展“八荣八耻”教育,坚定不移地用社会主义道德价值观武装全党和全体干部,不断创新干部培养机制,注重从工作经验丰富、政治素质过硬、德能才绩兼备的优秀青年中选拔干部,让他们能真正贴近群众、服务群众,与群众打成一片,在实践斗争中不断成长和壮大,形成一道抵御西方和平演变侵袭的“万里长城”。最后必须充分利用全球化实施反击。在全球化的今天,由于各国之间的关系高度紧密,和平演变战略也有可能成为“双刃剑”,西方国家在颠覆他国政权的同时,自身也可能受到损害;中国应凭借自身经济实力,推动文化、政治、军事等“走出去”,不断扩大国际社会话语权,在全世界努力塑造出与西方同等耀眼的光环,提高中国模式的吸引力,如此必能极大削弱和平演变的作用。

针对利比亚危局,西方国家因觊觎阿拉伯国家的石油利益而频繁介入。而中国在之前利比亚的制裁中投了弃权票,大大的降低了中国的影响力。也与利比亚反对派结下了不愉快的阴影。为此,中国应坚持和平的外交策略,维护世界和平;并要权衡利弊用于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随着西方势力在阿拉伯地区的认可,不只是我国西北地区潜伏着威胁,我国国内政局也受到冲击。中国必须出于安全的考虑遏制西方国家这种不良的行为,这也是为了叙利亚自由民主之路的发展。

“阿拉伯之春”给世界各国提出了警醒,它的意义是积极的值得肯定的。它告诉我们:唯有改变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环境,让政治民主化,让人民的思想科学化理性化,才能构建出自由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但受创后的阿拉伯国家争取民主繁荣之路还有一段路要走,希望它们能早日建成自由民主的社会,让人民过上安定和平的生活。

范文六:迪拜阿拉伯之春

迪拜攻略

奇迹之城的布局很简单,公路和地铁都沿海岸而建, 由机场南下,依次能看见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七星地标帆船酒店(Burj al-Arab)、阿拉伯海滨别墅(Madinat Jumeirah Resort)、人造岛尽头的Atlantis 度假村的水上乐园,每个景点之间的距离,只需15-30分钟车程即达。

飞天索道

飞天索道是全场唯一不湿身的游戏。小儿科级别!只有跳下台板一刻有点胆怯,过程中可以享受四周景色。

刺激度:★☆☆☆☆

索道有实际功用的,不用等车也不用在烈日下步行穿梭两座神塔,1分钟就飞到目的地。

飞天索道 初识棕榈岛

迪拜有不少“最快”的游乐设施,作为全球最好玩的人造棕榈岛水上乐园“Aquaventure Water Park”,不久前新建一座名为“The Tower of Poseidon”的神殿滑水梯。高40米的新塔囊括了4组滑水梯,包括全球最宽的滑水梯Aquaconda、2条各长182米的Slitherine、长116米的直立式棺木滑水道 Poseidon's Revenge及14米高的水泡激流Zoomerango,刺激度绝对高,一切都会让你仿佛置身于失乐园当中,乐不思蜀。

湿身前,先到飞天索道“上天”了一番。离地高20米的Atlantean Flyers号称是中东最长的环形索道,分成4段把乐园中两座新旧滑水梯金字塔从高空串连起来。最高时速只不过15公里,速度不快但胜在够高,有足够时间给大家好好俯览水上乐园及沙滩海岸的漂亮景色。

时速60公里 挑战地心引力

新塔单看外型虽然无元老法老王滑梯般气势吓人,但内里4条滑水梯正好弥补了乐园欠缺刺激滑水梯的不足。人气度最高的Zoomerango属一大帮人坐水泡玩水的游戏。全程不到1分钟的挑战,卖点是速度,初段水流不急, 15秒Warm up后发现愈滑愈快,水泡忽然以时速60公里冲下滑梯,再以瞬间U-Turn勇闯高14米的垂直滑水道,水泡在有如洗衣板的水道上下左右无轨迹地飘移,离心力叫人差点拉不住把手,有种快要在高空被抛下的惊慌。够胆的话,上到最高处松手跟朋友挥手,能吓得围观者尖叫连连。唯一不足的是每次玩完都要攀梯再上离地近40米的塔顶,几百级楼梯爬到脚无力。

前半段的平静就是要让大家松懈,溜至尾段出奇不意地大U-Turn 兜上洗衣板,左摇右摆忽上忽下,即刻感受时速60公里的威力!

水泡最多坐6个人,玩家不能做single rider,

要跟其他人一起玩。

1. 由40米高的塔顶出发,凑够人数坐上水泡,自拍无难度。

2. 刚进入水道左摇右摆,以为不刺激,尚能谈笑风生。

3. 以时速60公里垂直俯冲池底,众人惊魂未定,只顾握牢扶手。

4. 紧接冲上14米高的洗衣板,反而不惊,记住要保持笑容挥手,在“影像位”留影!

5. 几乎成90度直角俯冲而下,有种飘离轨道的错觉!

管管相扣 新神塔步步惊心

棕榈岛上的Atlantis的卖点一直是一家大小都能玩,但新神塔为增加刺激度,就把身高不够120米的小朋友拒之门外。新塔设计改玩粗犷原始,一条条密封式的管中管滑水梯,近看好像还未完工的地盘,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增加幽闭恐惧。双人斗快水管“Slitherines”更会在蛇形滑道“Aquaconda”水道上左穿右插,坐在水泡玩玩下会突如奇来听到尖叫声从天而降,失惊无神又有巨大黑影在头顶闪过,设计经过精密计算,步步惊心。

双道滑管

起点绿灯一亮,松手滑下182米长的管道,赛道听上去很长,但其实只需廿秒已滑到终点,一大帮朋友玩正好比下速度。

刺激度:★★★☆☆

冲刺一刻,终于脱离全程密封的管道,望着终点的计时牌,输几秒,心有不甘呀。

↑ 斗快松手滑下的管道,水花即时扑面而来。

↑ 九曲十三弯,全程密封,扑面的水花浸到眼都睁不开眼,有种窒息感。

↑ 20秒过后,滑到终点才知胜负。

蛇形滑道

开始轻轻松松看尽棕榈岛Atlantis 的全景。随著愈发急湍的水流,水泡溅起的水花淋得全身湿透。来不及抹一把脸, 竟然转弯极速下滑,一下子进入密封的管道,忽明忽暗,在全球最宽的管道( 约9.2米)中上下摆动,交错的水管有种横梁压顶的不安感。

刺激度:★★★★☆

Atlantis the Palm Aquaventure Water Park

地址:Crescent Road, The Palm Island, Dubai

开放时间:10am-5pm

网址:www.atlantisthepalm.com

日与夜 帆船豪华盛宴

坊间传闻,首本中东地区出版的米芝莲红簿仔将会是由迪拜先拔头筹,只因酋长富豪吃惯山珍嘴巴挑剔,全世界知名的餐厅都在此插旗。据悉七星帆船酒店的两家餐厅Al Muntaha及 Al Mahara甚有机会成为摘星餐厅。

上天 阿拉伯饕餮午餐

Al Muntaha虽然位处27楼,但实际有54楼高、距海平面2百多米,位置优越地俯瞰迪拜市貌和蔚蓝阿拉伯湾。为免晚上来外面黑漆漆无景看,最好还是来吃午饭,餐牌上满满都是鱼子酱等矜贵食材,其自家养殖的鲟鱼子酱粒粒黑得闪亮有油光, 配杯香槟把浓郁的海水味及榛子香勾出,豪奢享受。

下海 与鱼儿共进晚餐

Al Mahara整间餐厅绕著一个容量达3万5千立方米的巨型鱼缸为中心,犹如身在水族馆用餐。尝尽7道招牌菜式的“A Taste of Al Mahara”,由前菜香煎鹅肝伴焦香蜜瓜开始,再被海鲜汤煎野生鲈鱼烩和牛髓到最后的朱古力甜点,道道出色,味蕾完全被鲜甜味道所俘虏。   ↑ Caviar Prestige de France

粒粒浑圆饱满有光泽的鱼子酱, 附有俄式小煎饼、干贝面包及酸奶油蛋黄等佐味食材。

↑ 9+Wagyu Beef Seared on the "Plancha"

粉红色的和牛特地以鹅油煎香,旁边的牛骨是酿入蘑菇及干葱煮过的牛骨髓,甜香不膻,肉味浓重。

↑ Hand Dive Scallops with Grilled Sucrine Letture

(Al Mahara七道菜晚餐之一)

人手潜捕的深水带子爽滑鲜美及鲜制芝士土豆面团,好吃得差点连舌头也吞下。

↑ Warm Tsarskaya Oysters in

生蚝分别浇上香槟慢煮蘑菇鹅肝汁及柚子香料鱼子酱,入口鲜香有爆汁之感。

Al Muntaha位于帆船酒店顶层,景色优美, 建议大家早点吃饭,免得被充沛阳光照得睁不开眼。

Al Mahara犹如一座金碧辉煌的海底皇宫,中央圆柱体的鱼缸养了超过千条七彩斑斓的海洋生物。

几乎烂尾的世界岛(The World Islands)两年前被NASA卫星图片揭发陆沉危机,岂料今年建筑商说要建一座人工岛放全球最高的摩天轮,孰真孰假没有定论,不过从高处看世界岛真是很美。

帆船霸气成名作之一,就是把直升机坪改装成网球场,让费特拿阿加斯在这全球最高的网球场打了场热身赛。

直升机 冲上云宵

嫌在酒店不好玩,不妨来一趟天空之旅,试当一日酋长坐直升机冲上云霄豪游迪拜。通过层层保安关卡,登上200米高的停机坪时,飞机师已在机舱等候上,两三下摇动已冲上云霄。放眼望下去尽是棕榈岛、世界岛、哈利法塔及众多还在建设中的“世界之最”的工程,受限于飞行高度,跟密麻麻的大厦擦身而过,与平日仰望的景观完全不一样。回程时在酒店上空回旋数周,外形犹如UFO的停机坪极其豪奢,难怪富豪酋长都爱空降于此。

后记

新度假天堂

春游迪拜自然要尽情享受阳光与海滩。迪拜最美的沙滩早已被帆船酒店及古堡酒店私有化,一公里长的私人沙滩蔚蓝无污,水清沙幼,直迫人间天堂马尔代夫。不用胆心人多争位,沙滩四处放置大量的沙滩椅及day beds,更设有多家酒吧及冲身花洒等设施,非常周到。午后黄昏,波光潋艳,在沙滩睡个午觉,能忘记一切人间俗事。

实用资料

签证:持中国护照阿联酋个人游签证可逗留30天

货币: 阿联酋用Dirham,简称AED,AED 1约等于人民币1.7,建议先兑换美元,再用美元兑AED

时差:比中国慢4小时

交通: 公路风大,泊车迂回,不建议自驾游,市内乘的士相当便宜,起表AED3.5 /¥6.0

天气:4月阳光普照,气温约22-30°C迪拜攻略

奇迹之城的布局很简单,公路和地铁都沿海岸而建, 由机场南下,依次能看见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七星地标帆船酒店(Burj al-Arab)、阿拉伯海滨别墅(Madinat Jumeirah Resort)、人造岛尽头的Atlantis 度假村的水上乐园,每个景点之间的距离,只需15-30分钟车程即达。

飞天索道

飞天索道是全场唯一不湿身的游戏。小儿科级别!只有跳下台板一刻有点胆怯,过程中可以享受四周景色。

刺激度:★☆☆☆☆

索道有实际功用的,不用等车也不用在烈日下步行穿梭两座神塔,1分钟就飞到目的地。

飞天索道 初识棕榈岛

迪拜有不少“最快”的游乐设施,作为全球最好玩的人造棕榈岛水上乐园“Aquaventure Water Park”,不久前新建一座名为“The Tower of Poseidon”的神殿滑水梯。高40米的新塔囊括了4组滑水梯,包括全球最宽的滑水梯Aquaconda、2条各长182米的Slitherine、长116米的直立式棺木滑水道 Poseidon's Revenge及14米高的水泡激流Zoomerango,刺激度绝对高,一切都会让你仿佛置身于失乐园当中,乐不思蜀。

湿身前,先到飞天索道“上天”了一番。离地高20米的Atlantean Flyers号称是中东最长的环形索道,分成4段把乐园中两座新旧滑水梯金字塔从高空串连起来。最高时速只不过15公里,速度不快但胜在够高,有足够时间给大家好好俯览水上乐园及沙滩海岸的漂亮景色。

时速60公里 挑战地心引力

新塔单看外型虽然无元老法老王滑梯般气势吓人,但内里4条滑水梯正好弥补了乐园欠缺刺激滑水梯的不足。人气度最高的Zoomerango属一大帮人坐水泡玩水的游戏。全程不到1分钟的挑战,卖点是速度,初段水流不急, 15秒Warm up后发现愈滑愈快,水泡忽然以时速60公里冲下滑梯,再以瞬间U-Turn勇闯高14米的垂直滑水道,水泡在有如洗衣板的水道上下左右无轨迹地飘移,离心力叫人差点拉不住把手,有种快要在高空被抛下的惊慌。够胆的话,上到最高处松手跟朋友挥手,能吓得围观者尖叫连连。唯一不足的是每次玩完都要攀梯再上离地近40米的塔顶,几百级楼梯爬到脚无力。

前半段的平静就是要让大家松懈,溜至尾段出奇不意地大U-Turn 兜上洗衣板,左摇右摆忽上忽下,即刻感受时速60公里的威力!

水泡最多坐6个人,玩家不能做single rider,

要跟其他人一起玩。

1. 由40米高的塔顶出发,凑够人数坐上水泡,自拍无难度。

2. 刚进入水道左摇右摆,以为不刺激,尚能谈笑风生。

3. 以时速60公里垂直俯冲池底,众人惊魂未定,只顾握牢扶手。

4. 紧接冲上14米高的洗衣板,反而不惊,记住要保持笑容挥手,在“影像位”留影!

5. 几乎成90度直角俯冲而下,有种飘离轨道的错觉!

管管相扣 新神塔步步惊心

棕榈岛上的Atlantis的卖点一直是一家大小都能玩,但新神塔为增加刺激度,就把身高不够120米的小朋友拒之门外。新塔设计改玩粗犷原始,一条条密封式的管中管滑水梯,近看好像还未完工的地盘,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增加幽闭恐惧。双人斗快水管“Slitherines”更会在蛇形滑道“Aquaconda”水道上左穿右插,坐在水泡玩玩下会突如奇来听到尖叫声从天而降,失惊无神又有巨大黑影在头顶闪过,设计经过精密计算,步步惊心。

双道滑管

起点绿灯一亮,松手滑下182米长的管道,赛道听上去很长,但其实只需廿秒已滑到终点,一大帮朋友玩正好比下速度。

刺激度:★★★☆☆

冲刺一刻,终于脱离全程密封的管道,望着终点的计时牌,输几秒,心有不甘呀。

↑ 斗快松手滑下的管道,水花即时扑面而来。

↑ 九曲十三弯,全程密封,扑面的水花浸到眼都睁不开眼,有种窒息感。

↑ 20秒过后,滑到终点才知胜负。

蛇形滑道

开始轻轻松松看尽棕榈岛Atlantis 的全景。随著愈发急湍的水流,水泡溅起的水花淋得全身湿透。来不及抹一把脸, 竟然转弯极速下滑,一下子进入密封的管道,忽明忽暗,在全球最宽的管道( 约9.2米)中上下摆动,交错的水管有种横梁压顶的不安感。

刺激度:★★★★☆

Atlantis the Palm Aquaventure Water Park

地址:Crescent Road, The Palm Island, Dubai

开放时间:10am-5pm

网址:www.atlantisthepalm.com

日与夜 帆船豪华盛宴

坊间传闻,首本中东地区出版的米芝莲红簿仔将会是由迪拜先拔头筹,只因酋长富豪吃惯山珍嘴巴挑剔,全世界知名的餐厅都在此插旗。据悉七星帆船酒店的两家餐厅Al Muntaha及 Al Mahara甚有机会成为摘星餐厅。

上天 阿拉伯饕餮午餐

Al Muntaha虽然位处27楼,但实际有54楼高、距海平面2百多米,位置优越地俯瞰迪拜市貌和蔚蓝阿拉伯湾。为免晚上来外面黑漆漆无景看,最好还是来吃午饭,餐牌上满满都是鱼子酱等矜贵食材,其自家养殖的鲟鱼子酱粒粒黑得闪亮有油光, 配杯香槟把浓郁的海水味及榛子香勾出,豪奢享受。

下海 与鱼儿共进晚餐

Al Mahara整间餐厅绕著一个容量达3万5千立方米的巨型鱼缸为中心,犹如身在水族馆用餐。尝尽7道招牌菜式的“A Taste of Al Mahara”,由前菜香煎鹅肝伴焦香蜜瓜开始,再被海鲜汤煎野生鲈鱼烩和牛髓到最后的朱古力甜点,道道出色,味蕾完全被鲜甜味道所俘虏。   ↑ Caviar Prestige de France

粒粒浑圆饱满有光泽的鱼子酱, 附有俄式小煎饼、干贝面包及酸奶油蛋黄等佐味食材。

↑ 9+Wagyu Beef Seared on the "Plancha"

粉红色的和牛特地以鹅油煎香,旁边的牛骨是酿入蘑菇及干葱煮过的牛骨髓,甜香不膻,肉味浓重。

↑ Hand Dive Scallops with Grilled Sucrine Letture

(Al Mahara七道菜晚餐之一)

人手潜捕的深水带子爽滑鲜美及鲜制芝士土豆面团,好吃得差点连舌头也吞下。

↑ Warm Tsarskaya Oysters in

生蚝分别浇上香槟慢煮蘑菇鹅肝汁及柚子香料鱼子酱,入口鲜香有爆汁之感。

Al Muntaha位于帆船酒店顶层,景色优美, 建议大家早点吃饭,免得被充沛阳光照得睁不开眼。

Al Mahara犹如一座金碧辉煌的海底皇宫,中央圆柱体的鱼缸养了超过千条七彩斑斓的海洋生物。

几乎烂尾的世界岛(The World Islands)两年前被NASA卫星图片揭发陆沉危机,岂料今年建筑商说要建一座人工岛放全球最高的摩天轮,孰真孰假没有定论,不过从高处看世界岛真是很美。

帆船霸气成名作之一,就是把直升机坪改装成网球场,让费特拿阿加斯在这全球最高的网球场打了场热身赛。

直升机 冲上云宵

嫌在酒店不好玩,不妨来一趟天空之旅,试当一日酋长坐直升机冲上云霄豪游迪拜。通过层层保安关卡,登上200米高的停机坪时,飞机师已在机舱等候上,两三下摇动已冲上云霄。放眼望下去尽是棕榈岛、世界岛、哈利法塔及众多还在建设中的“世界之最”的工程,受限于飞行高度,跟密麻麻的大厦擦身而过,与平日仰望的景观完全不一样。回程时在酒店上空回旋数周,外形犹如UFO的停机坪极其豪奢,难怪富豪酋长都爱空降于此。

后记

新度假天堂

春游迪拜自然要尽情享受阳光与海滩。迪拜最美的沙滩早已被帆船酒店及古堡酒店私有化,一公里长的私人沙滩蔚蓝无污,水清沙幼,直迫人间天堂马尔代夫。不用胆心人多争位,沙滩四处放置大量的沙滩椅及day beds,更设有多家酒吧及冲身花洒等设施,非常周到。午后黄昏,波光潋艳,在沙滩睡个午觉,能忘记一切人间俗事。

实用资料

签证:持中国护照阿联酋个人游签证可逗留30天

货币: 阿联酋用Dirham,简称AED,AED 1约等于人民币1.7,建议先兑换美元,再用美元兑AED

时差:比中国慢4小时

交通: 公路风大,泊车迂回,不建议自驾游,市内乘的士相当便宜,起表AED3.5 /¥6.0

天气:4月阳光普照,气温约22-30°C

范文七:“阿拉伯之春”的启示

“阿拉伯之春”的启示

摘要:“阿拉伯之春”不是一场偶然性的社会政治运动,而是一场在一些阿拉伯国家国内外因素共同作用下的必然产物。“阿拉伯之春”不仅仅是在影响着阿拉伯世界,而是一个具有全球性影响的政治运动。虽然类似这种社会运动暂时难以发生在中国,但是它也给中国也带来了一定消极的影响以及积极的启示。在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国际形势,中国应当客观地看待“阿拉伯之春”这些社会运动,积极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不断完善政治经济体制,从根本上消除社会动乱的可能,促进社会政治经济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阿拉伯之春”;政治;社会发展;中国

引言: “阿拉伯之春”又称“阿拉伯的觉醒”、“阿拉伯起义”,是指自2010年年底在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它地区的一些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主题的反政府运动,这在西方一些媒体看来是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自2010年12月份突尼斯一些城镇爆发动乱以来,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这项运动多采取公开示威游行和网络串连的方式进行,先后波及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多名领导人先后下台,其影响之深、范围之广、爆发之突然、来势之迅猛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作为一个在中东北非地区存在重大经济利益的国家,中国是否受到了的影响?那我们又能从这些事件及其影响中得到什么其实呢?显然,这是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反思和思考的。

1.“阿拉伯之春”爆发的原因

发生在突尼斯的自焚事件是整个“阿拉伯之春”运动的导火索。这个事件博得了突尼斯普通大众的同情,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潜藏的怒火,致使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蔓延到全国多处,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之后蔓延到阿拉伯世界其他国家,如叙利亚、埃及、也门等也继而发生反政府游行示威运动,这个就是一些西方媒体所说的“阿拉伯之春”社会革命运动。“阿拉伯之春”的一系列社会运动的出现和蔓延是由于国内外的多重因素的综合作用的。

第一、政治发展因素。阿拉伯国家政治发展水平普遍不高,“在现在的22个阿拉伯国家中,君主制国家有8个,占全世界君主国总数的1/3,且都是君主拥有实权的绝对君主制或二元君主制。”[3]其他国家虽然实现了选举等民主的表面形式,但是大多数国家领导人不受任期限制,实际上形成了独裁统治。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这些制度设计已经与这些国家的政治发展现状不相吻合了。所以在阿拉伯世界中爆发“阿拉伯之春”社会革命运动是必然的。

第二、社会经济因素。阿拉伯国家均属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制发展不完善,经济结构不合理,经济发展的整体水平不高。而且社会经济发展成果分配严重不不公平据统计,2000-2009年,中东北非地区GDP增长为4.7%,仅高于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2008年,高科技产品出口仅占制造业出口的4%。由于经济发展缓

慢,大量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埃及每天生活费在2美元以下的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3。[1]在人口日趋年轻化的同时,国家提供的就业岗位有限,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合适的职业。在利比亚,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30%;在资源丰富的东部地区,18-35岁的人口失业率为50%。[2]在埃及,15-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为

[1]25%。贫穷和贫富悬殊是社会不安的温床。与大部分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些当权者却是利用权力大肆敛财,恣意挥霍。正是经济发展缓慢而不平衡、贪污腐败和财富分配不均,埋下了这些国家社会动荡的根源。

第三、西方的干预和西方价值观等的渗透。西方人自始至终都认为他们所推崇的“民主、平等、自由”等思想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价值观。这个也是为什么有大部分的西方媒体在中东北非国家爆发动乱以来,一直高调支持社会动乱者的正义性,以及试图利用舆论力量本国政治家插手中东北非地区问题正名抑或压力。由于现代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社交媒体的不断发展,为西方在意识思想领域渗透中东地区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工具和爆发力。

第四、现在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在这一系列的社会运动中,人们多采取公开示威游行和网络串连的方式进行的,大量受过一定教育、熟谙网络且对社会现状不满的青少网民是社会运动的主角。值得一提的是,现代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社交媒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五、国际形势和金融危机的影响。冷战结束彻底打破了两大阵营对世界市场的人为分割,大地推动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然而,在发达国家主导下展开的经济全球化浪潮中,发展中国家缺乏必要的话语权。除此以外,由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落后且结构不完善,一旦发生经济危机,发展中国受到的伤害远远大于发达国家。这次的阿拉伯之春”社会革命运动就是由于球金融危机加剧了阿拉伯世界的经济困难从而激发的。

2.“阿拉伯之春”对中国的启示

中国与众多阿拉伯国家一样,都是发展中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与阿拉伯 国家类似的社会经济问题,如大学生的就业问题、贫富差距过大问题、政治腐败问题等。“阿拉伯之春”发生的原因有很多:国家长期的专制统治、政治体制僵化、人权受到严重侵犯、政府贪污腐败、国民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人民生活贫困、领导人长期执政,不思改革、政治经济权利分配不透明等等。我们首先应当正确认识其本质和社会根源,并且要求我们要客观面对这些社会运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避免类似这种的社会运动。

一、深化改革,完善政治制度。现在的中国正处于社会的转型期、改革的深水期和关键时期,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复杂多样,且日渐显露。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提,继续深化改革,不断完善我们的政治体制,严厉地打击党内腐败和社会腐败问题。只有在清明的政治体制的引领下,才能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健康的社会。

二、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促进经济平衡发展。在此阶段,应当加大政府对中小型企业和环保节能企业的发展,提高中小企业的融资集资能力以及中小企业的竞争力。同时要加快国有企业改革重组,提高国有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减少国有企业的腐败的问题等等。要坚持十八大在经济方面的重大决策,坚持以发挥市场在经济发展过程的决定性作用,加快市场体制和市场规则的完善工作。充分利用市场自身的优点来调节就业等问题,充分实现社会经济

的优势互补和优胜劣汰。

三、深化教育体制改革。人才是一个国家的未来,21世纪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人才的竞争。长期的应试教育已经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和国际形势的发展,所以必须深化教育制度改革,充分剔除应试教育中的种种弊端,努力实行素质教育。政府应该加强对教育特别是偏远山区教育的支出,同时政府应当加强对偏远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社会资源相对公平的分配。

四、加强对网络的引导管理以及社会怨念的疏导。“阿拉伯之春”中,阿拉伯的青少网民对这些运动起到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有关部门应当加强对网络虚拟世界的引导和管理,剔除屏蔽腐朽的、落后的东西;但是引导和管理不意味着利用强制压力来阻断网民在网络世界里正当的权利,而是有智慧的引导和管理。 同时对于社会的舆论,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员应当客观地对待,不能只是一味地施压。恰恰相反,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应当耐心地聆听社会声音,对社会的怨念要及时充分地疏导,比如在反日情绪有所高涨时,可以考虑积极引导公民正确地、理性地进行游行示威,这样可以避免在重压后出现一发不可收的非法社会活动。 结语:“阿拉伯之春”对我们中国的启示还有很多,但是教训和启示不言多,而求我们怎么去利用好这些教训启示。我们中国社会发展充满了荆棘和坎坷,不仅需要政府的努力,也需要我们公民的积极参与和监督。

参考文献

[1]黄民兴,《世纪震荡:阿拉伯世界政治动荡的原因和前景》[J].《回族研究》,2011(3);

[2]赵灵敏,《“阿拉伯之春”只是变革的开始》[J].《南方人物周刊》,2011(37)

范文八:阿拉伯之春的英文

\"Arab spring\", say again \"Arab awakening\", \"the Arab uprising of, which is the end of 2010 in north Africa and western Asia to the Arab countries and other regions of the country has some a series of\" democracy \"and\" economy \"as the issue of the social sports, these movements more than take public demonstrations and network series way, its deep influence, the extent of the attracted worldwide attention, from the end of 2010 began to have not yet completely over. The movement originated in the north African country Tunis, and then spread to the wave motion Egypt, yemen, Libya, Syria and other countries, Algeria, Jordan, Saudi Arabia, Oman, bahrain, Morocco, Jordan, Kuwait, Lebanon, Qatar and other Arab countries and the Arab countries was the influence of different level, there is some demonstrations in protest, but mostly gradually died down.

Editor this period of fuse

Happened in Tunisia set themselves on fire incident is the \"Arab spring\" movement of the fuse. December 17, 2010, 26 years old young man muhammad cloth tile gigi slump for can not find work, in the family economic burden of under pressure, but with vendors, suffered during the city police the NSPCC, protests set themselves on fire, not died. This event arouses the general public sympathy Tunis, Tunisia also sparked a long for the unemployment rate, the rising prices and government corruption of hidden rage, cause local residents and the Tunisian national guard the conflict, and then spread to the conflict in more, form nationwide large-scale social unrest, and caused many deaths.

Editor this period of this development

In the hawker muhammad cloth tile gigi set themselves on fire after the day 29, in domestic unrest increasingly fierce, the President Ben ali had to give up Tunisia 23 years you rule the country, on January 14, 2011 late into the night to Saudi Arabia. Tunisia is \"Arab spring\" movement of the starting point. Because the jasmine flower is the national flower of Tunisia, so happened in Tunisia this regime change is called \"jasmine revolution.\" Tunisia success inspired Algeria, Egypt and Libya, Syria and other countries to the protest movement, and gradually is a potential, swept across the Arab countries. A, Egypt is the Egypt, in this ali left Tunisia 10 days after, also is on January 25, 2011, Egypt broke out a series of public demonstrations in the streets, a procession, assembly, riots, strikes, anti-government activity. The protests spread more than domestic activities Egypt city, especially the capital Cairo and Alexander the most intense, claiming more than one million people involved in the protest, they put forward the Egyptian President hosni mubarak to step down, Robert huth ·, military end martial law, to end the state of emergency law, obtain the rights of freedom and justice requirements. 11 February 2011, Egypt vice President omar Sue lehmann through the state television announced that President hosni mubarak has quit his post and handing over power to Egypt the supreme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s. Second, Libya after Tunisia and Egypt after the success of the revolution, also in north Africa and the Arab countries in Libya on February 15, 2011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erupted. February 18,, the country's most opposition control the second largest city in the class and the west, the government sent elite and mercenaries, but the opposition was driven back. February 20, protests have spread to the capital of tripoli, lead to the YiFu · · Mr Qaddafi's ismail in television warning of the

demonstrators, their country may into civil war; March 17,, the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decided to set up the no-fly zones in Libya; March 19,, more than 10 countries began military intervention Libya, war officially began, from now on for six months; July 15,, the United States and NATO countries and organizations admit the 39 opposition regime; August 23,, Libya occupied the top opposition, and control the barracks capital, on the same day that the Egyptian government announced its recognition of Libya opposition; September 25,, Libya ruling authorities troops home SuErTe scored Mr Qaddafi; October 20,, Mr Qaddafi captured the armed SuErTe occupation authorities killed; October 31,, the NATO announced the end of military action in Libya. Three, yemen also in Tunisia and Egypt after, in January 2011 to February, located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at the southern end of the yemen also erupted protests, demanding the President salih to step down, and since then has been unrest in yemen, protest constantly, April 23,, driven from home by the pressure of the protests against the government, yemen's President salih agree to accept the gulf Arab state cooperation of the mediation committee plans to resign from the presidency in 30 days. But then, I refuse to sign the agreement salih, opposition also has rejected a government official as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signed an agreement to suggest, hence lead to agreement is destroyed; June 3,, in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yemen a mosque bombardment, cause the President salih and parliament speaker injury, then salih was sent to Saudi Arabia for healing; September 4,,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in the capital of the square and flooded the change of the large street 60 demonstrations, including Iraq, the Netherlands this tower of Taiwan, ha jia, by Iraq, eminem lang provinces have happened to a massive demonstration, request salih immediately to step down, become the biggest yemen occurred protests. September 23,, salih home, 25 speak on television said: \"I refuse to power, and in the coming days to give up power.\" On November 19, in the inspection of republican guard salih said after his resignation will be handed over power to the military.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Syria and Iran are in a delicate condition, they would be \"Arab spring\" movement below a fallen dominoes, still need to continue to watch and wait.

Editor this period of reason

The main cause of unrest in these include: the country to dictatorship or to the monarchy of government in order to rule, human rights abuses, corruption, recession and high unemployment, poverty, and population structure factors, such as in the population have of highly education in the young people but not meet; Long-term ruling leader, a highly centralized, do not think of reform, not enough transparen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distribution, youth was refused to accept the country the present situation; The global economic and financial crisis has intensified the Arab countries economic difficulties and lead to rising prices, and so on. Be worth what carry is, in this campaign, modern mobile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and Internet social media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Editor this period of macro background

In 1989, the division of the Berlin wall's sudden collapse in Europe. A few short months, eastern Europe seemingly invincible social system into chaos and anxiety. After only a few months,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European financial and technical assistance projects, open trade talks,

promise the eu enlargement, and ultimately, in order to let labor free flow in Europe. After 15 years, realize the eu enlargement. And after seven years, and in Europe immigration barriers finally abolished. It makes the countries of eastern Europe'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A similar story in the southern Mediterranean region could repeat itself. This is now the \"Arab spring\" of the key economic issues. Obviously, the same story could not have happened, the southern Mediterranean countries not to join the European Union. But, the parties can strengthen the economic ties between each other, and from more closely in the integration of the benefit. The European Union's 500 million people and north Africa 170 million people lived in. These people from the west to the east, from Morocco, Egypt has been added to the SaiDeGang Deere, while Europe door, imagine the prosperity and democracy. In Tunisia and Egypt, people have proved the determination to overthrow the current regime, but is now required to focus, realize the national rejuvenation. But, unless it has been improved, transformation of the power is likely to disappointment, which contain many risks. The first is the employment problem. Tunisia and Egypt launched the revolution of young people, a lot of people out of work. Official data said 30% of the youth unemployment, and whether the data are accurate, but, these economies signally failed to absorb the past decades of baby-boomers. These countries-Egypt, Libya, Tunisia and Morocco--with an average annual economic growth to 5%-6%, seem to be strong, and its labor force with an average annual growth of 2.5%, compared to a still inferior. If you want to create more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and economic growth must be more strong. Macro economic situation is not main obstacle. Never come to see, the country must be more spending on infrastructure, provide better education, it will have to spend a lot of money. At the same time, in order to improve macroeconomic imbalances, international aid is necessary. However, these are not the most pressing problems. The greatest obstacle is economic system. According to world bank data, in Egypt, and obtain the cost of construction permit for three times the average per capita income; In Algeria, property right transaction registration go for the 11 different program; And in \"defend shareholders boycott power abuse\" of 183 countries, Morocco ranks 154th. This is only a few example. All problems have showed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conomy by bureaucracy and monopoly rent grip. But this usually originates from the political asylum or nepotism. Also, the rigidity of the credit markets are also restricted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se obstacles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nterprise are difficult. Such as the has been used to eastern Europe, based on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European Union law solution into north Africa, obviously doesn't work. But the political revolution as the economy provides the opportunity of liberation. At present, those to take to the streets, rigid regime collaps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ountry people to make the contribution. The European Union for their reform establishing incentive mechanism, and mobilize the 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support.

Editor this period of memorabilia from collectors around the world

Tunisia-President in on January 14, 2011 to step down on December 17, 2010, Tunisia's west village spot, DE a selling fruits and vegetables for the young by law enforcement personnel violence against, in local government set himself on fire at the door. This extreme practice by the public quickly the resonance. Because of life level, the police violence, high unemployment and 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worse with problems, a large number of people took to the streets in the

day. Parade expanded to Tunisia throughout the country. December 28, 2010, the Tunisian President Ben Ali (Zine El Abidine Ben Ali) broadcast on TV, accused opponents. He claimed that street violence is one of the few extremists act, and warned the demonstrators, they will be affected by the law's severely punished. January 10, 2011, the government closed all the country announced Tunisia school and university. Ben ali in a television talk, announced in 2012 years ago to create 300000 jobs. On January 13, 2011, Ben ali in a television talk says it will not take part in the 2014 election, and commitment to the state system reform, the survey casualties in the parade, announced the ban is part of the web site. On January 14, 2011, Ben ali dissolved the government, and six months after the legal election. Prime minister JiaNuXi (Mohamed Ghannouchi) announced as temporary President. On January 15, 2011, Saudi Arabia announced that accept this ali political asylum. Tunisia's largest islamic parties Ennahdha President Rached Ghannouchi announced it will end in London's exiled career to return to Tunisia. January 17, 2011, Tunisia JiaNuXi prime minister announced form a new coalition government, but the government still include in more than Ben ali cronies. Tunisia people unhappy with for the new government, to continue on to the streets. January 26, 2011, Tunisia request Interpol help arrest fugitive Ben ali, his wife, and other family members, and ali, the couple came to this international arrest. June 20, 2011, Tunisia capital to a court sentenced to sudden absence of misappropriating public funds, sin this ali and his wife 35 years in prison. Egypt-President in February 11, 2011 to step down, is currently on trial on January 25, 2011, Egypt massive demonstrations. In Cairo, the capital of Internet services and mobile communication interrupt. Opponents called on President Hosni Mubarak (Hosni Mubarak) to resign at once, and ask the government to reform, to solve problems such as high unemployment. January 29, 2011, hosni mubarak appointed intelligence bureau chief Omar Sue jens lehmann (Omar Suleiman) vice President. This is nearly 30 years of Egypt's first vice President. January 29, 2011, Qatar peninsula television reports, Egyptian President hosni mubarak's two sons, and Elijah Wallace has fled to London was o. On January 31, 2011, the prime minister ShaFei g (Ahmed Mohamed Shafik) leadership's new members, in the testimony of hosni mubarak sworn in. On February 2, 2011, hosni mubarak says it will not participate in the next presidential election. On February 3, 2011, hosni mubarak told us media interviews that, willing to quit his job, but can't step down immediately. 2011 February 5, Egypt to transport gas pipeline was Israel fry on fire. Egypt to Israel and Jordan of the two countries natural gas supply disruptions. 11 February 2011, hosni mubarak announced his resignation, and handing over power to the military. Then, hosni mubarak and his family left the capital Cairo, Egypt's sinai peninsula arrived at the red sea beach tourist city of sharm el-sheikh. On May 5, 2011, a court ruled Egypt, hosni mubarak government official, period before the ministry of interior minister adelie (Habib Ibrahim Ardley) of corruption and money laundering convicted, sentenced to 12 years in the jail. May 24, 2011, Egypt's attorney general and its two hosni mubarak decided to criminal court judge to the son, accusing them of the deliberate murder of protesters and abuse of power for private gain.

范文九:“阿拉伯之春”后的埃及

▲ 2 月1 们 年95 ,埃厦日罗开 。督基教徒 行游行举示威 。穆林与基督斯的冲突徒大有向 埃全社会 及延 蔓危的 。 险

“ 阿拉 之伯’春的后及  埃

’/文 中民 刘张婷

卫 穆拉巴政克权 台垮已三个月 。 多 埃  及先建后立过 政府 渡修 ,改宪法 ,  举 行 议会和统选举总 ,构建新的 国家  日,军方授命运输 原部伊沙姆长・ 沙  式模。 在此过 中程, 派各政势 治不力  夫拉组建新 过的渡府政  。 为尽 快 去除穆 巴拉 克 的 影 响 ,  军方于 2 12 5年 0 12月 日组建 立织了由

定 议和会总选统 举时间 表,试图  进断分 化组 合,谋以对埃 及取未 来主的

行 政 治 重建 基,本 上 避 免 了政治 失 导 权。

。 控

目 前的 态 势 看 由原,执 党  政1 组成人专家的小 组,在经公开 未讨  1

是 , 埃及政 治 地震的余 震仍  民“族民 党主”变而 演来的 “民族 论 情况的 下很快抛 ,宪法出修草 正案 新 然 接 不 断连 ,其政 生治 态依 然十   分党 ”,穆由 斯兄弟林会组建 “ 的由  提自交 全民公 ,其 内容决主要涉及 总  脆 统弱。前当,各 种 治政量 的力 相角竞 和 义正 ” 党,各种分由散 多元、的 力 候选 资格 、人统任总 、选期 举法监

司逐 ,有发生的游时 行示威 ,持续 断  不量构 成 的由自三大政治 势力派 将对 , 督议、资员确定 格副、总统任 命和紧  暴 的冲力和 宗突 冲教突, 前堪忧 景 的 及未埃 来的政治 向走生产 至关重要  的状急态等条款 。根据 这 一法修宪草 正 穆 拉 巴克族家命 运,政外内交转 的型  影响  。案 ,埃及 总 统任期 缩将短至 4,   年 巨大且 力 压,都使及埃仍 然在处个前一 途未 卜

十字路 口。的

穆 巴

克拉 辞职后 ,军方 接掌 政 只 能连 任次 ;总统一在应就 职6后天  0

权并建立 过政渡 府 同时,过通提 高工  任内 副命 统 ;选总举 应 在 司 法监 督  资 、平物抑价 、定稳率汇等 措施 初 ,下进 。行 ¨2 3年0 月埃及 行举 全公 民步 稳定 了社会 基 面 本但是 。,由于 内 决 ,7 以.  7 赞成%的 巨大优势通 过 了2

各派角逐

总阁艾理哈迈德 ・沙 菲克视 被穆 为巴 宪 修正草法案。  埃 政治及重建的 焦点是 “ 去穆巴 拉 克 的“ 影 子 ”,强在大的 压 下力   当,然,围 绕 宪法修正案的 全公民   拉克化” ,核心是其通 过修改宪 ,  法 沙克菲于2 1年 30 1 月日3迫被 职辞 。 同决也传 出了许多杂音。西方媒 多体

06

会察 观

lO LCU L O   I  ] OKS A

O各政治种力 量的竟相角逐 , 不 的游断行威、暴力和宗教示冲 ,突让  面 内临政外转交 型的埃及, “在 革命  利后胜处在一仍个前未途卜   的 字十 路口  。

将、 别 分议向 会和统转总 立移和法行  至政军方 掣的肘 , 穆斯是 兄林会弟最难

权  。  力

以平衡

难题 的 。

民族 党”的魁是党已 前 故  新 统 萨达特 的侄总子塔 特拉 ・萨 特达 萨。 困扰埃及转 型 诸 的多题 难

达特

已示希 表寻望求该 党赢议会 得

数 席位多 但, 问题 是“ 族民 ”能党   新否 重新得赢 众 民支持的 。  前 ,当埃 及政的 与社治会型转  依面然临 诸的多压力和挑 战,并 突 体出

21 年4 日,0穆斯 林 弟兄会 现 为如实何现 治与社政稳 会 定如,何  10月 3 布组宣建“ 自由和 正义 党 ,”其 目  处标理穆 巴拉 克家族 , 何如 实 经现济复 是 角 新逐一 届议 会 4中% :5% 的席  ,苏何如重地 塑区 国的国大地际位等  5 0 ̄J 1 。位穆兄 会前 透此露 的目标 是逐角 议会 %3席位 。的新目标 增加了角 逐的  0

足 充 。

系列的内 与外政 难交 题。  第 ,埃及一入陷大 规模社会动  荡以群 众抗议 示威表现 为形的街 式

席 ,显示其对 自位己民意的持信心支  严 与冲突的可重能依 然存在。 性 自 51年被 政 府为非法组织 列 以头 政治已成 家常便 饭 目前 ,埃及人。 9 4为 ,宪 修 法正 的顺案 利过通穆与 林  斯 ,来 穆兄会成 一直 以独立人 士身份  员已经 习于惯通过街头 议抗向政府 加 施

0 P5兄 弟会 民族民和党 主的联 手重 要关  有参加议 竞会选 ,最在近一 次 120年   力 压,从而导穆 巴致拉垮 台后大克规  人议会民 选举 穆中兄 成会员赢 得五 分 模群众的会集抗议时有发生仍 。  系 , 宪修法正 的第案 二章调强“ 伊

斯金兰 是法及 埃律 的法主 基要 ”,础分 部之一席位 。埃 及 字塔《报》 略研 战 瓦德贾认 为 , 满 足 了穆 林兄斯 会 的弟政治求 ,要 进究 中心 研究员贾 迈 ・ 埃勒社及治 安会持续恶化, 狱越、   警 袭、球足 流 氓等 暴力 事 层件出 不

穷,严重 胁威民主 和的平建进设 程。  而 赢得 支 了持斯穆 林兄弟的会 众民的  穆 会兄政 党穆 与会在兄式形上分离 ,   认 可但这; 条一款却 到了遭普特基 科 有意 盖其掩后 背宗教性的 ,以质能  据便外 报道媒,穆 巴 拉克政权倒 台后 起,狱 越事件 成功,3  督徒的反对 。然而 ,

公 在民投 时票只  顺注册利 为合法成政 ——党及埃 律  埃法 及至发生了5  少 起;革 命 以共来 2 0 400 犯名越人狱 ,  能 选全择部接受或 全者 反对部 宪法, 不 许立宗教性质成的政 党 。正案 修通的也过 不就足为奇 了   。 自在由 中派, 个青年 多团 体宣 已 中8 其0人仍 在 ;6 逃0件从 府 政军 4 00   6前 ,埃 及 穆当 斯林 与科 普特  基布将成 政 立 党但,政 党新能 否结 一  火团里库盗的走武流器散各 。地 致如何在 短,短个几 内宣传 自月 ,己  另外, 趋 严 日重 的 宗教 突冲 严 督 发 生了徒严重 冲的 ,在突种某度 程

0 1月 上应 7宪与法正修 案关于伊 斯教法 的 兰 取获民 支持间 并之将化 转议为面 席临  威胁重埃及的政 治定 。2稳1 年 5

条款 重要有 关 。此系 ,在外票投过程 诸多困难 。  由此可见 在,前当及 埃的派政各   中反 对,领袖派 国 际原 子、能机构前 治势  中力, 穆斯林 兄弟会是 最成 熟为 总干 事、 诺 尔和贝奖得平主 , 能 的可 总统候 选人之一巴 拉迪 在, 投反对票 的政 势治力, 其而他力量则相对 较

1 为3开, 罗市一 贫民窟发生了 科普基特 督 徒教 穆与斯 的林严重 血冲流 ,其  突 原是因 尼逊派穆斯林 试解救图因改变  信 仰而基 被教徒督押扣的一名妇 女。

2多0的 候遭时遇到 子瓶和石头 的袭 击,也   分散 。但 是,穆林兄 弟会斯临面的挑   事件共 造 成l 人死 ,亡20 人   受   凸 了显主世张俗 化的反派对 尴的境尬  也战不 容低估 如何,团 结 世 俗力 ,量伤 , 还有两 教座 被堂焚

。地 。

如  对待何科特 普督教徒基 ,何处理 如

此 后

,穆 林斯基督与 的徒突大冲

'13 0   ̄底月,军 方 仓 宣促布   世俗 启与教 宗关的 ,系如何理 与处军 方有 向埃及社全会 延的危蔓险 引发,了  1F 用新 法 宪并,宣议 会布举选延 将至 期的关 都是其面 临系的战 挑。于与过世  次多腥血的流 血 突 。冲当 ,埃前及

2 1年宗 0 9 月 举份 ,行 总而 统选大 于  俗将 化力靠近会量 动其摇内部 结团 ,过   冲教突已 愈 演呈烈愈的趋 ,对势 埃  及1同年 l月 举 行 。 大选完在成后, 方 军 于强调宗 教色彩会招 致俗世化 量乃  军方 和力时临府政调 解会社和谐 维、 持 1

CA  LOKU社会 察  观OI TOL} O

1 6

际国 ORlD   WL

稳家的能定力成构严了峻验考。

有 媒 体

报 ,道埃及 累计 国内   财协 ,议要原主

因是巴 以端和 争以色列 生产 总 值的7 %其,中 2 1—0 l 3 002 财 1保 留 该协议。

第二,如何 处理穆 巴拉家克族仍 政 赤为字1 1亿元 ,约为埃美国 及内 对巴勒斯坦 的政 ,策有 %3人 的同 意 70  6 是 埃及政权现临的面棘课手 。 题

2亿0 2 年4l日 民,众以大 模  年约 为2 规0 元 ,已经美 出超 %的6  1 月9

04 月底, 在埃 及奈半 岛西 北部 阿

行威 示的式方求要惩 前严统总穆  巴 界 临点 本。财 年度 结束 政的6底  通 里 市南什的天然气部管道 发剧生烈 爆月 拉克 家 以族前及府 高政 官,引 发了穆  膨货胀达将1 % ,年今 月底 l更将达  后 炸埃及,正备准 提供高应以色 列  天42 巴拉 克 台下后新轮大一规 模抗议和示  %,失 2业维 率在 1%持,失业 人 0口 0  气然价的格 以平抑,众的民满不  。威 。4 1 日 饱, 受非议 军的政府宣  09, 月 40 贫穷比万率%7 %为赤,贫 0。6

布,押前拘 统穆 总拉 克及巴其两个 儿 控的审讯 。

其次

,埃 与伊 及朗的系关出现 了

今 入年 5份月 以 来,教 宗突冲  改善 迹 的 。象自 17伊年 朗伊斯兰革 9 9旅游者了和投资 者的心 。信5 日埃  紧张 继 埃。及革命程 中过伊 朗舰获军  月8

,并子 开展针其对贪污和 滥用职指 权加 了剧及不 安埃定因 ,进素 步一击  冲 命以 ,来及埃伊 与的关系一直十分 朗4 月1 6,最日 高政行法 宣庭布前  及市 股大幅 跌 下,达N 34日新重 准穿 苏伊过 运士 河发引 界纷外猜纷 测月 2 执政党民 族民 主党散解,所 有产党 充 开以来的市 新低。

埃及,与 伊 在4 9朗月 日举1 了行 外

四第,重 塑地区大 的外国努交 力长级会 ,谈度 引再外发广界泛注关。 公 法。庭还 下令在全国 切广一场 街、    、图道 馆书和 其他公共设施 中清 除 前 困难 重。 重 《 纽约时报 》评 价指出 : “埃 及 总  统胡 尼一 巴斯 拉和克 人 苏姗 的夫  穆 及埃渡政过虽然强 调府继 续行执  转变的 很可有能变 中东改地 区的量

雕及 像字 。5   名,时政府临判决  及前政府签埃订的一 外切交 约 ,但  条衡 平,伊朗获得 让此 前不与戴共天 月的 6lE   前 内政部 哈比 比长 ・ 尔埃阿里犯德 贪 了为摆脱过去过 依于美 靠以国及亲   敌人 接以 的近新会 机,时同拉远埃 及自  污 罪 狱 入1 年 并处 0 4美元 金罚, 0万2 色列 外的形交象, 及 埃已经 开调始  整身 以与色列的离距 。

外还面此非临法杀戮指控 的。

其外交政

策力,重图塑地其 大区国 的

埃 及

东方 战 与略 地区研 究 中 心  主任 穆 塔 法斯 指 则出 ,埃及 与伊 朗  违相背 也不意味着,埃及 需要伊朗 ,

但 是 , 对 针穆 巴 克拉的 审 讯 则 国际 形象  。

展 顺不。 穆巴拉 克接 受审汛时在突

先, 埃及已明显加 对 巴大勒斯  关的 回系暖不并与方双的政 策利和

发益 脏心 ,病被送 医诊院 治此后 。,临 坦 题问的影 响 度力 。 12年 04 1 月 底,

时府政试图从其夫 苏人 身上珊开打  埃缺决定永及久开放 拉法 口 , 岸得货  或者说接受 伊 朗对拉 阿世 伯事界务的   口,结使果苏 珊在一周后 进行的 讯 中审  物 和人员 以不 再受 可色列以 监的而督  干 涉,特沙 和阿联酋等国 也与伊都朗

因心也病发作脏医送院救。治前第 目 由自进 出沙加带 地以,解 “ 缓巴 勒斯 有 密着切的外 和经交 贸来 往。外界但

家族仍 被限期无拘 留候审 。穆中巴  坦 的国封锁和难苦” 。这表 埃明及  在普遍认为 , 埃及 和朗复伊交 大是所势 上 态述势 明表,埃 外及交策政的 特 点 但埃及,的 巴 以 策政,无疑 可

拉 克有 妇先 夫突后心脏病发, 反被派 对 沙加策上有 政了重大改 ,变 色以列  趋,建交 是只间时问 。题在   和界外 舆论为过渡视政 有府意包庇  穆看 来,是埃这 对过去及 以色与列 察

巴警拉 家族克 。

共 采取封锁同行 动以弱削哈马这 一 斯 整调有具明显 的 “穆 巴拉去克化 ”的  5月初 在,埃及 的 斡下旋, 巴 勒 能使埃 及自世纪上 年7代 期末来以  0从 和解 。 此 ,埃对 及 外交部发 言人 门 困 扰之 中 使 埃,及度再背 上勒巴坦

斯此

,外 穆巴 拉家族克 前目埃及在  策政 放弃 的。

仍 然 乏不支持 者 。4 6月2 日埃 及在官 巴 克拉是“ 族英民雄 ”由此可见 。 ,

方视电大台楼,前批民大众仍呼穆高   斯 坦内部巴 民 族权力 机 构 哈 马与斯 阿 以冲 突 身抽再后陷入度巴 冲突的

穆以巴 克拉家族 的命运仍然是 牵动埃  及 ・ 巴胡哈姆强 调指出 :“ 我们在 开翻 问题  沉 的重 袱包 ,时也会 同恶化埃  政治及经神敏的感问题 。

一的页埃及。在正新重发挥一它度 与 色 以和美国的关列 。系而及与埃

第伊三,受到 重 的创及经埃济复苏  放弃的用。”作 朗的近也会 导靠埃及 与致 美矛国的    乏盾力 ,考埃及验现权政执能政 力 。 此  外 ,新最一的份民调 示显,   大化激。嘲

穆巴

拉政克

权垮后台本,满来 部目埃分 及众民希望终止 17 年与以 色  9 8

疮痍 埃的及经济 遭再投 锐减和旅资游  列署 签戴的维 和营协议平。 在 1 0  00

业衰落的双重打击名 。

( 民系 上海 外 国 语中大 学中 研 究东 所副所

刘长

、教 授张;卫 蚌系海 外上啻语 大学 中研东究

所 12 博士生 级 )00

访受埃的 人及中 , 5 %望希取 消该 有 4

6 2

社会 观察IO IL U O L    CA T OK S O

范文十:谁推动了“阿拉伯之春”

在席卷了中东的“阿拉伯之春”的背后,一个不甚起眼的小国和一个不甚起眼的君主,悄无声息地充当了“大推手”的角色。这个小国叫卡塔尔,它的君主是谢赫·哈迈德·本·哈里发·阿勒萨尼

卡塔尔人可以畅所欲言埃及、利比亚的“民主化”,但言及本国却要小心翼翼。随着“阿拉伯之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阿勒萨尼的“民主真诚度”——既然他这样热爱普世价值,何不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

从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逃亡算起,“阿拉伯之春”已经历20个月的风风雨雨。无论褒贬,立场各异的人们都不免去做同一件事:寻找 “阿拉伯之春”背后的推手。

有人说,这个推手是“美帝”,理由包括:奥巴马上任后于2009年6月4日在埃及开罗大学的演讲,希拉里·克林顿和苏珊·赖斯在埃及变局中的积极作为,和美军对利比亚的直接军事干预。

有人说,推手其实是法国,理由包括:萨科齐率先承认利比亚“过渡委”、奥朗德率先承认叙利亚反对派联合阵线,以及法军积极主动干涉利比亚。

当然,还有人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外来推手”,“阿拉伯之春”纯粹就是“官逼民反”式的自发抗争。

这些说法似乎都有问题:在大多数时候,美国对“阿拉伯之春”表现得消极多过积极,主动干预浅尝辄止;法国虽然积极,却实力有限,对诸如也门、埃及之类同样爆发“革命”的中东国家更缺乏实际影响力;“官逼民反”固然是重要因素,但那些被推翻的统治者的暴政已非一日,何以早不倒、迟不倒,偏偏“阿拉伯之春”时便来个“不约而同”?而且专制、保守、独裁是中东许多国家的通病,何以搞出大事的清一色都是60-70年代“革命”过一回的、带有较强世俗色彩的共和国?难道那些君主国尤其逊尼派君主国便不专制、不保守、不独裁么?

在这场席卷了中东的“阿拉伯之春”的背后,一个不甚起眼的小国和一个不甚起眼的君主,悄无声息地充当了“大推手”的角色。这个小国叫卡塔尔,它的君主是谢赫·哈迈德·本·哈里发·阿勒萨尼,卡塔尔阿勒萨尼王朝第11世君主、第9世埃米尔,卡塔尔独立以来第4任君主。

“小小杠杆撬地球”

卡塔尔是个小国,国土面积仅1.1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尚不足170万,即便在小国林立的中东也排不上号。乍看起来,这样一个国家很难在中东产生重大影响。

但事实却正好相反:“阿拉伯之春”的每一步,几乎都可看到卡塔尔和阿勒萨尼的影子。

“阿拉伯之春”最初的战场是“电波战场”——“军警杀人”、“高官倒戈”、“手无寸铁民众被迫害”、“反抗风起云涌”之类的消息,最初通过社交网络平台和手机短信不胫而走,随后因卫星电视及其附属网站的传播而传遍世界。这些“大媒体”传播的消息,又反过来成为各路小道消息“启发民智”、“唤起民众”、“动摇分化敌人”的“创作源泉”,而走在“革命媒体”前列的,正是卡塔尔半岛电视台。

如今,“阿拉伯之春”已过去近两年,回头检讨最初的媒体报道,会发现错讹颇多。这是几乎每一家媒体在所难免的,但具体到半岛台却耐人寻味——这些错讹几乎清一色对抗争者有利,并在事实上给国际干预推波助澜。

半岛台开播于1996年2月,最初1.37亿美元的启动资金是阿勒萨尼自掏腰包;运营至今,这家原定2001年自给自足的“私营电视台”收入占总预算比例仍不能过半,还得靠阿勒萨尼掏腰包“输血”。

半岛台在理论上是“私营电视台”,而非官办电视台,但这个“私营”却更耐人寻味——其“业主”不是别人,正是埃米尔阿勒萨尼自己。他是这家“私营电视台”的法定董事长。如果说,半岛台的确是“私营电视台”,那么它事实上就是卡塔尔埃米尔的私产。这家电视台在“阿拉伯之春”中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就是埃米尔所想扮演的角色。

在“阿拉伯之春”初起时,阿勒萨尼尚小心翼翼地隐藏在半岛台之后,甚至还一度扮演起示威者和统治者间的调停角色(在最初突尼斯、埃及革命时更明显)。当埃及穆巴拉克倒台、“阿拉伯之春”已成气候时,他便从幕后走到台前,和沙特等其他“海合会”(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君主国联手,力图从自顾不暇的埃及手中,夺取阿拉伯联盟“盟主”的令旗。

在利比亚问题上,没有“海合会”的力推,联合国1973号决议绝难出台;没有卡塔尔、阿联酋两个阿拉伯国家参战,联军对一个阿拉伯国家的军事干预便师出无名;而没有“海合会”不遗余力的“输血”,即便有北约的空中保护伞,班加西反对派能否顶住卡扎菲军队的进攻还不好说。

在叙利亚问题上,没有“海合会”的积极活动,阿盟去年11月13日的暂停叙利亚会员国资格决议即便出台,也绝不可能是18:4的压倒性优势。而倘若没有阿盟这一鲜明立场,许多遵循“主流主义”立场的局外国家,就仍然会在谴责、制裁等问题上保持沉默,巴沙尔也不至于孤独到环顾四周,只剩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等寥寥几个同情者。

鉴于阿拉伯问题的复杂性,局外国家对直接干预往往顾虑重重,阿盟给不给“大义名分”,几乎可以成为外界能否干预的通行证。正所谓“秤砣虽小压千斤”,这独特的地位,让看似在国际大舞台上实力平平、本国安全尚需他国保护的“海合会”六国,占据了“阿拉伯之舵”的形胜之地。

依靠这种舵手的有利地位,宗教力量便能在“阿拉伯之春”中让运动沿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仔细“复盘”不难看出,迄今实现政权更迭的4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都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被阿拉伯社会复兴运动推翻了世袭王朝的世俗共和制国家。而在另一些仍保持君主制的国家,如摩洛哥、阿曼、约旦等,“革命”都浅尝辄止,有惊无险。

在“海合会”中,挑大梁的自然是最大的海湾君主国——沙特,但最活跃的却是卡塔尔。

本·阿里被推翻时,保守政党的领袖大多数尚流亡国外。即便如此,他们仍在卡塔尔扶持下在选举中胜出。今年初,突尼斯举行“革命周年”纪念庆典,阿勒萨尼意气风发地站在主礼位置。以至于《非洲看板》杂志尖锐指出,这等于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 “海合会”国家,尤其是卡塔尔和阿勒萨尼,从一开始就是“阿拉伯之春”真正的主推手。   利比亚新政权建立后动荡不断,欧美各国在最初热情消退后,出于投资安全考量,在投资、援助等方面变得小心翼翼,使“海合会”国家成为利比亚的大“金主”。后者则投桃报李,成为阿勒萨尼在叙利亚问题上政治立场的最无保留支持者。

在埃及,卡塔尔今年8月宣布提供20亿美元财政援助,是埃及迄今所收到的最优厚的援助。这换取的报答则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昔日阿拉伯的主心骨埃及,不得不看卡塔尔和“海合会”的眼色行事。

“阿盟的声音”更多表现为“海合会”、甚至阿勒萨尼本人的声音。

在不久前的加沙冲突背后,也可看见阿勒萨尼的身影:10月23日,他访问加沙,成为该地区被哈马斯控制以来首位抵达访问的外国元首,一系列围绕加沙和哈马斯的事件(以色列疑似袭击苏丹、哈马斯和叙利亚政府翻脸、以色列攻击加沙)随即发生,这恐怕并非偶然。

“阿拉伯之春”正一点点变成“欧美之秋”。最初带有些盲目色彩的“阿拉伯世界终于现代化民主化”的狂喜,如今已被一种失控的感觉所替代。

之所以如此,核心问题就在于,外部社会突然发现,阿拉伯的这轮变革并非按照它们的意图在演绎。而对于伊斯兰原教旨势力的崛起并迅速把握“阿拉伯之春”的话语权,它们感到不知所措。

阿勒萨尼的影子,正一点点变得清晰。

天下得来大不易

说起阿勒萨尼的“江山社稷”,可谓得来不易。

在卡塔尔这个世袭君主国中,1952年出生的他先是王侄、后为王储。父亲哈里发·本·哈迈德·阿勒萨尼继位后,他更身兼首相、武装部队司令、国家最高计划委主任等要职。

他第一次打着“进步”、“变革”旗号做成的大事,就是让自己提前继位:1995年6月,趁父亲在瑞士度假之际,他利用手中权力发动“6·26”政变,并迅速冻结父亲的账号,接管全部军队、行政权力和王室财产,宣布自己为埃米尔。

在阿拉伯君权世界,这种行为自然是颇受争议的。而平息争议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际行动向国内外证明,自己提前继位是有道理的,是出于国家利益和大局的考量,任由年迈的父亲继续执政下去,则是因小失大的不智之举。

而要做到这些,“变革”和“进步”显然是捷径。

阿勒萨尼正是这样做的:他宣布“新闻自由”,有限开放报禁,允许私人资本主办媒体刊物;他宣布“解放妇女”,给予妇女选举权,废除“妇女在公开场合必须穿黑色长袍”的陋规,更破天荒允许妇女考汽车驾照、驾驶车辆;他解除了“卡塔尔全境不得饮酒”的规定,只要不在公开场合饮酒,便不会受到指责和惩处;他甚至还制定了卡塔尔第一部宪法,允许选举产生的议会存在。

卡塔尔和美国、沙特的友好关系是这个弹丸小国的立国保障。阿勒萨尼继承了这一传统,但他显然想走得更远一些——不仅仅充当被保护者,也要尽可能扮演更主动、积极的角色。

美军长期驻扎在卡塔尔境内的乌代伊德和赛利亚赫空军基地。此前的卡塔尔埃米尔对美军的态度都是既依靠,又提防——不得不仰赖其保护,却既要尽力避免其在海湾地区“惹是生非”,给自己引来祸水,又要严格控制美军和当地人接触,以免他们将西方文化和生活习惯传播给当地人。而阿勒萨尼显然希望让卡塔尔和美国的关系更“近乎”一些。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他让两个卡塔尔基地成为美军出击的重要据点,对美国流行文化的渗透也持更宽容态度。为了体现卡塔尔和美国更“平等友好”的关系,他甚至以个人名义在2005年向被卡特里娜飓风弄得焦头烂额的美国新奥尔良市捐赠了1亿美元。

与以色列的关系是阿拉伯国家“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如果强硬对待以色列,势必影响和美国的感情。反之,则会影响本国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支持率。这两点都是志向远大的阿勒萨尼所不愿看见的。因此,纵观他的言行,在巴以问题上显得左右逢源:2007年9月25日,他在纽约会见以色列外长利夫尼,成为“海合会”君主中第一个、也是迄今唯一一个会晤以色列高官的人。他曾表示,不反对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修建犹太人定居点,甚至不反对耶路撒冷全部犹太化;2012年10月23日,他又成为第一个访问哈马斯治下的加沙的外国元首,且特意选择从埃及陆路进入加沙,还拍出2.54亿美元巨额援助。

海湾君主国都是搞“标志性工程”的高手。邻国阿联酋是建造高楼大厦,而阿勒萨尼的绝招是办活动、搞体育。

2001年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是这一系列“标志性工程”的开端,卡塔尔首都多哈因“多哈回合贸易谈判”而蜚声国际;2006年,多哈成为15届亚运会主办地;2010年底,卡塔尔出人意料地成为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主办国,而在苏黎世主持申办大计的,正是埃米尔阿勒萨尼本人;2011年,卡塔尔一年内接连主办亚洲杯足球赛和泛阿拉伯运动会;自2008年至2010年,WTA巡回赛的总决赛接连3年在多哈举办,不仅提升了卡塔尔知名度,还在很大程度上扭转了“卡塔尔女性受歧视”的国际“偏见”。

阿勒萨尼的胃口显然不止于此:巴塞罗那足球队是著名的“无胸前广告队”,却在其银弹攻势下印上了“卡塔尔航空公司”的胸前广告;去年一度传得沸沸扬扬的“曼联并购案”,呼风唤雨的同样是阿勒萨尼本人“和他的钱”。

阿勒萨尼还热衷于教育事业。在他的“卡塔尔基金会”运作下,1973年才成立第一所大学的卡塔尔,如今已成为美国名校分支林立的“大学之国”。他还先后提出“教育新时代”和“科学技术公园”的理念,意在为卡塔尔的“后石油时代”未雨绸缪。

不难看出,阿勒萨尼不满足于做一介小国君王,而是渴望在中东乃至世界舞台扮演重要角色。为此,他既需要表现得亲美、亲欧,拥抱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又要显得同情“伊斯兰事业”、同情“阿拉伯主流价值观”,如此才能左右逢源。

他的许多举措不仅符合上述目标,且都具有多重深意。例如,在价值观领域偏重舆论,而于传统的宗教教育体系着墨不多,是鉴于后者是海湾“老大哥”沙特的禁脔,而前者却可另辟蹊径,后来居上;在叙利亚反对派问题上,坚持用兵和另起炉灶,不惜工本架空“全国委员会”,目的在于从非阿拉伯裔的土耳其手中抢夺叙利亚未来政治重建的主导权;在加沙问题上突然活跃,不仅有借“阿拉伯之春”所获得的声势提高自己在伊斯兰世界声望的目的,更有进一步从传统上对加沙最具影响力的埃及手中抢这个“中东第一热点”话语权的考量。   难圆的盟主梦

然而,卡塔尔毕竟是一介小国,阿勒萨尼虽然雄心勃勃,要实现宏大理想,却绝非易事。

首先,“民主自由”牌并不好打,卡塔尔的“民主自由”就经不起太多推敲。

尽管“进步改革”搞出很大动静,但雷声虽大,雨点却小。卡塔尔仍然是君权国家,宪法有固然好过没有,却仍是一部意在将君权而非民权“法定”下来的宪法;“责任内阁”仍是对君主负责,而不是对议会负责。自建国至今,首相一职清一色由阿勒萨尼家族成员出任,内阁说是“皇族内阁”毫不为过,而“民选议会”更像个看上去很美的政治花瓶。

妇女权利比沙特等邻国好一些——但也只好一些,她们仍然没有被选举权,不能出任大多数公职,很难找到理想工作,绝大多数人依旧穿着黑袍;饮酒固然不再违法,但能买到酒的场所只有高档涉外酒店;尽管宣称是“法治时代”,但沙里亚法仍以“习惯法”的名义,控制着卡塔尔社会生活的“内核”。

依靠石油红利,即便和发达国家比,卡塔尔的福利和人均收入也是“极高”的。但这个国家仍然没有宗教自由,人们可以畅所欲言埃及、利比亚或伊朗的“民主化”,但言及自身却要小心翼翼。许多揭露前阿拉伯世界独裁者贪腐、奢侈、敛财的消息,都出自卡塔尔的媒体,但阿勒萨尼本人同样是热衷奢侈生活方式的大亨。在福布斯“最富有王室成员排行榜”上,他坐拥25亿美元家产,居第8位,他的家庭生活也完全谈不上“现代”和进步——他是3妻、11子、13女大家庭无可争议的主人。

随着“阿拉伯之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卡塔尔的“民主真诚度”——既然他这样热爱普世价值,何不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

其次,对于阿勒萨尼的“盟主”形象,许多“革命人民”并不买账。

年初,阿勒萨尼在突尼斯革命周年庆典上的喧宾夺主,引发当地民众强烈不满。数千名示威者涌上街头,高呼“不要美国和卡塔尔,突尼斯是自由的”、“让卡塔尔滚蛋,我们能管好自己的国家”、“工作、自由、尊严万岁”。这样的一幕后来在利比亚又重演过一回。

在叙利亚问题上,卡塔尔虽力争主动,并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希拉里等人支持,但土耳其、埃及,以及众多叙利亚反对派并不以为然。就在海合会各国承认“全国联盟”之际,突尼斯、利比亚这两个受过卡塔尔“恩惠”的“再造之国”却不约而同表示,在看不明白“全国联盟”真实属性之前,暂不打算予以正式承认。而这个“联盟”虽诞生于卡塔尔,却宣布总部设在开罗,也从一个侧面表明其微妙之处。

加沙事件则更让许多人看到阿勒萨尼的局限性:他兴冲冲的加沙之旅既未能火中取栗,也未能提升自身形象,更未能从埃及和兄弟会手中拉走哈马斯。

11月17日,阿勒萨尼再度为加沙问题飞赴开罗,这次却没有越境进入加沙,而是和埃及总统穆尔西、总理坎迪勒会晤磋商。哈马斯政治局负责人哈立德·马沙尔甚至根本未曾与会,加沙停火却在不久后达成了。如果说,这次停火标志着后穆巴拉克时代埃及重新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头羊”,那么也反衬出阿勒萨尼重新做回“配角”的挫折。

不仅如此,美欧各国对卡塔尔、阿勒萨尼和“海合会”的真正用心也越来越警惕。尽管法、英等国在干涉叙利亚等问题上仍相对积极,但国内不同声音已越来越高,且经济欲振乏力,介入力不从心,而真正有实力的美国却变得越来越谨慎、低调。美国驻利比亚大使之死、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被“圣战者”渗透的现实,以及加沙冲突爆发,都足以让现实的美国人对阿勒萨尼这位热心盟友的进取心小心、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