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夜串词

阿拉伯之夜串词

【范文精选】阿拉伯之夜串词

【范文大全】阿拉伯之夜串词

【专家解析】阿拉伯之夜串词

【优秀范文】阿拉伯之夜串词

范文一:一串阿拉伯数字

马兵和刘士进城逛荡了大半年,先后在几家工地干过,都没干长,眼看到了年底,身上的钱也快花光了,回家的路费都成了问题,两人一合计,准备“干一票”再走,空着手回去,多让乡亲耻笑啊!

两人走进了一个小区,走上一幢居民楼,走到五楼,突然听到一户人家的屋里传来唱歌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笑:就这家了,咱是抢劫而不是偷盗,找的就是人!

马兵上前敲门,门一打开,两人傻了眼:开门的竟是个眼睛深蓝、鼻梁高耸的中年老外!这个老外见了两人,先是用中文说了一句生硬的“你好”,随后便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接着便将手机交到马兵手里。

马兵呆呆地接过手机,听到电话里有人说:“您好!我是威尔斯先生的房东,请问您有什么事?”马兵这才明白眼前这个老外是房客,电话里的那人才是房东,他慌忙说:“没事没事,找人的。”说完,他赶紧把手机还给老外,拉着早已退到门口的刘士急急地走了。

两人一口气跑下楼,跑到一个花坛旁边才回过神儿来,马兵气喘吁吁地说:“妈的,这个老外倒也聪明,中国话说不好,干脆一遇上人就给房东打电话。”刘士说:“不是抢劫吗?咱们跑什么呀!老外语言不通,更好抢!”

接着,两人鼓起勇气壮起胆子,再次上楼敲门,手里拿着工地上干活用的工具,马兵掂把锤子,刘士捏把锥子。门开了,老外见了他俩,又转身拿出手机拨了号码交给马兵,马兵一边关上门,一边硬着头皮接过手机,电话里又传来那人的声音:“您好,我是房东,请问您有什么事?”

马兵一横心,冲着电话里喊了一句:“我们是来打劫的!”接着,他把手机递到威尔斯先生手上,指了指手机,示意他跟房东通话。威尔斯疑惑地看了马兵一眼,将手机放到耳朵旁边,“叽里呱啦”地和房东说了起来,说完,那老外又冲马兵摆摆手,说:“wait,wait”,意思是让他们先等一下,他到里面拿钱。马兵和刘士虽然没听到房东和这个老外说了些什么,但现在老外乖乖地到屋里去拿钱了,看来房东无非是说了些“好汉不吃眼前亏”之类的话,哈哈,这就对了嘛,两人互望了一眼,心里都喜滋滋的:打劫原来这么容易啊!

不大工夫,威尔斯先生从里面出来了,手里拿着张白纸。马兵接过来一看,白纸上写着一组数字:“34982.5、35013.2、30.7、76.75。”马兵疑惑地看看威尔斯,又回头看看刘士,弄不懂什么意思。威尔斯冲马兵一耸肩,指着那张纸“叽里咕噜”说了一句英语,马兵哪听得明白?

刘士将纸要过去看了一阵,对马兵说:“是不是老外要咱们选一个钱数?”

“哦?”马兵想了想,觉得有可能,嗨,这老外就是有意思啊,抢劫还征求我们的意见!马兵重新将那张纸要了过去,指着最大的一个数字―35013.2,对威尔斯说:“这个,这个!”威尔斯将纸要过去,看了一下,说:“yes,yes!”

这回马兵听懂了,老外在说“是,是”,那是表示同意他们的选择,那可是3万5千块钱啊,马兵冲威尔斯一伸手,意思是将钱拿来,威尔斯很快明白了,于是就掏出一个钱包,在里面摸索了一阵,掏出几张纸币交给马兵。

马兵接过来一点:76块8毛,跟纸上最后面那个数字接近,马兵知道老外误会了,摇摇头说“no,no”,又指着最大的数字对威尔斯说:“这个,这个!”

威尔斯看了看,又说:“yes!yes!”可说完后却没有加钱的意思,马兵急了,心里在想,老外不守信用啊,白纸黑字还要赖账!

眼看时间过去了十多分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万一有点风吹草动就难脱身了。马兵突然想起了看电视时记住的一个单词,意思是“钱”,便扬了扬手中的锤子,冲威尔斯大喊:“money!money!”

威尔斯有些慌了,指着马兵手中的票子,一急也冒出了仅知道的一点中文:“这里,这里!”

真要命,谁也明白不了对方说的是啥意思,马兵和威尔斯都僵在那儿了。刘士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指着威尔斯手里的手机,用手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意思是让威尔斯问房东,威尔斯明白了,赶紧用手机拨号……几秒种后,门外突然想起手机音乐声,马兵和刘士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钥匙冲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警察一进来就冲马兵他俩大喊:“站住,双手抱头蹲下!”

马兵、刘士束手就擒,缩着脑袋垂头丧气。

在派出所里录口供时,马兵不解地问房东:“纸上那几组数字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房东诡秘地一笑,说:“我压根儿就没告诉威尔斯先生你们是劫匪,我说你们是来收水费的,并一再叮嘱他要把数字搞清楚,别多交钱。喏―最前面的数字是上个月的水表数,紧接着是这个月的表数,第三个是数字差也就是用的水方数,第四个是应交的水费。我们这里1方水两块五,30.7方正是76.75元,威尔斯先生给了你们76.8元,没少给嘛!哈哈哈,要不是这样,怎么能拖住你们呢?”

马兵和刘士听了,张大着嘴傻在那里……

(题图、插图:安玉民梁丽)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4579204.html

范文二:阿拉伯词典

阿拉伯词典的应用

亲爱的朋友,你知道阿拉伯词典并会使用它吗?

词典是录入大量语言词条的一部书。词典的种类很多,其中有大辞典,中级词典,还有小字典,有些词典的体积不超过衣袋大小,被称之为袖珍词典。那是因为学外语的人离不开词典,必须将其装在衣袋里。 而且,现在也有了电子词典。

有一些词典是用阿语解释词条的,比如《中级词典》、《蒙吉德词典》、《新学生词典》,其解释通俗易懂、见地独特适合阿拉伯人以及母语为非阿语的人群。在中国我们大部分使用的是《阿汉词典》,它是用阿语和汉语两种语言解释词条,是依阿拉伯词典的体例编撰的。

词典中出现的词条常是以固定的体例编排,单词习惯性地按照字母表的体例编排。众所周知,阿语的字母表是依阿拉伯语的二十八个字母编列的。但是,你应该注意: 阿拉伯词典里的词条或者是依照词本身字母顺序编列的,这种现象现在很少;或者按照词根母的顺序编列,鉴于阿拉伯语的派生体系,这种很普遍。比如:单词“ دقتعا ، عوتسا ، عوتجا ”都放在字母 فلا之列,那是因为其第一个字母是 فلا,这种编列是根据单词本身字母的顺序排列的。单词“ نلعتسا ، نلعه ، نلعت ، نلع ”都是在 م -ل -ع之列,这种体例是依单词根本字母的顺序编排

的。根本字母相同的单词放在同一个字母之列,比如:“、 سرد وعدي 、 عفد ……”都放在 لادلا之列,根据其根本字母的顺序排列。从此,我们了解到阿拉伯字母表中的每一个字母在词典中都有专门一列。

因此,比如在《阿拉伯汉语词典》中要查找一个词汇,首先你应知道其根母。在你懂得派生体系之后,就不难找到单词了。比如单词“قتشا”,其根母是 ق -ق -ش ,你可以容易地在 نيشلا 部分找到它,然后知道其根源、派生、含义及其使用方法。

亲爱的朋友,我相信你现在已经会使用阿拉伯词典了,希望它成为你忠实的朋友,有助于你学好阿拉伯语。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11BF4DE4BD028C6.html

范文三:阿拉伯之春

阿拉伯之春

大家在关注:

阿拉伯之春(阿拉伯语:تاروثلا ةيبرعلا‎)是西方媒体所称的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又称“阿拉伯的觉醒”、“阿拉伯起义”。自2010年12月份突尼斯一些城镇爆发动乱以来,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行动,并乐观地把“一个新中东即将诞生”预见为这个运动的前景,认为这个“阿拉伯之春”属于“谙熟互联网、要求和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一样享有基本民主权利的年轻一代”。

这场运动以北非国家突尼斯的本·阿里政权被民众抗议推翻为肇始,形成一场规模空前的民众反政府运动,如潮水般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稳坐江山数十年之久的政治强人和独裁者如多米诺骨牌般接二连三地倒下。革命运动浪潮随后波及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巴林等国,阿尔及利亚、约旦、沙特阿拉伯、伊拉克、毛里塔尼亚、阿曼、摩洛哥、科威特、黎巴嫩、苏丹等其他阿拉伯国家乃至部分非阿拉伯国家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发生了一些抗议示威活动,但大都因政府的让步或示威规模不大而逐渐平息。

截至2012年6月,此阿拉伯革命已经成功推翻了4个国家政权。2011年1月14日晚,突尼斯革命的局势恶化导致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流亡沙特阿拉伯。18天后的埃及示威浪潮导致穆巴拉克在2011年2月11日宣布正式下台,权力移交军方,结束长达30年的统治。利比亚领袖卡扎菲在2011年8月23日被推翻,当时全国过渡委员会夺取了他的阿齐齐亚兵营。10月20日,当全国过渡委员会夺取苏尔特时,卡扎菲战死于此。2012年2月27日,也门政治协议正式生效,总统萨利赫退位。 造成因素

导致这些动荡的主要原因包括:国家的专制统治、政治体制僵化、人权的侵犯、政府贪污腐败、国民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人民生活贫困;领导人长期执政,不思改革,政治经济分配不透明等等。

全球金融危机加剧了阿拉伯世界的经济困难,推动了革命运动的爆发。另外,人口结构中大量受过一定教育、熟谙网络且对现状不满的年轻人成为了这次运动中的主要角色。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运动中,现代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社交媒体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导火索

发生在突尼斯的自焚事件是整个“阿拉伯之春”运动的导火索。2010年12月17日,26岁年轻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经济不景气而无法找到工作,在家庭经济负担的重压下,无奈做起小贩,期间遭受警察和市政官员的粗暴对待,抗议自焚,不治身亡。这个事件激起了突尼斯普通大众的同情,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潜藏的怒火,致使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冲突,随后冲突蔓延到全国多处,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并造成多人伤亡。

各国情况

突尼斯

自从一位抗议者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在西迪布济德自焚之后,示威者在2010年12月内开始了触发境内大规模街头示威及争取民主活动。失业率上升、通货膨胀、政治腐败、缺乏言论自由、及生活条件不佳等造成了此事件。此示威浪潮是近30年来在突尼斯最有声有色的社会与政治骚乱,并已造成几十人死亡和受伤,多数都是警察和安全部队对示威者采取行动的结果。2011年1月14日,总统本·阿里采取一系列措施后于当晚逃往沙特阿拉伯,结束他长达23年的执政。事件导致时任政权倒台,成为阿拉伯国家中第一场因人民起义导致推翻现政权的革命。

本·阿里离开之后,突尼斯政府宣布戒严,以及创建了一个看守联合政府。此联合政府成员包含了包括本阿里党,也就是宪政民主联盟,以及来自其他部委的反对派人物。然而,新任命的5个非宪政民主联盟部长立即辞职。由于示威活动还在持续,突尼斯总理穆罕默德·加努希在1月27日内改组整体政府,解除所有的前宪政民主联盟但本人除外,然后2月6日暂停前执政党。随后,宪政民主联盟在3月9日内被解散。加努希辞职于2月27日,之后贝吉·凯德·埃塞卜西任命为新总理。 埃及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之后而在还未参与当为埃及政治中心人物的时候,潜在总统候选人埃尔巴拉迪警告说埃及将来会有“突尼斯式爆发”规模。

埃及示威浪潮在1月25日内开始行动,一直持续了18天。在1月28日午夜时分,为了要抑制抗议者能通过社会化媒体的组织能力,埃及政府已经成功了消除国家的互联网接入。在当天的时候,趁数万抗议者在某些主要城市的街道上抗议,穆巴拉克总统驳回了他的的政府,后任命新的内阁。穆巴拉克还任命了近30年来的第一位副总统。

2月10日,穆巴拉克交给副总统奥马尔·苏莱曼所有他的总统权力,可是随后他宣布将继续担任总统,直到他的任期结束。抗议活动持续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在2月11日。苏莱曼立即宣布,穆巴拉克已经辞去总统权力,克并交移给埃及武装部队接管权力。埃及军方随后立刻暂停实施宪法、解散两院议会、以及并承诺解除该国三十年的“紧急状态”。之后又承诺在6个月内或最迟在今年年底内通过举行自由,公开的选举。一个平民叫夏拉夫,被任命为埃及总理于3月4日。然而2011年7月,因要回应夏拉夫和军方最高委员会看起来不充足的实行改革,示威者继续抗议活动。

2012年2月,前总统穆巴拉克垮台一周年,埃及维权人士与大学生11日发动国人罢工、罢课一天,以纪念扳倒前总统穆巴拉克一周年,抗议国家状况未见改善,并要求日渐失去民心的军方交出政权。

利比亚

突尼斯和埃及革命成功之后,利比亚在2011年2月15日开始反政府抗议活动。2月18日,反对派控制了该国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政府派出精锐部队和雇佣军想夺回班加西,但他们被击退。2月20日,抗议活动已蔓延到首都的黎波里,导致赛义夫·伊斯拉姆·卡扎菲在的电视台警告示威者,他们的国家可能陷入内战。庞大的死亡人数,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某些利比亚外交官开始辞职,并呼吁政权解散。

2月26日,在面对示威者与反抗军夺回民众国所控制的黎波里时候,反对派在班加西成立了一个临时政府,目的是为了反对卡扎菲的政策。可是,尽管反对派成功的夺取,随后政府军又夺回地中海沿岸多数地区。

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投票通过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为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和“保护平民和平民中心”的安全。两天后,法国、美国和英国开始以轰炸行动对亲卡扎菲部队来干预利比亚。来自欧洲和中东国家的27个联盟国,也加入了此干预行动。卡扎菲部队在班加西郊区被逼退,然后反抗军展开攻势,控制了某些利比亚的沿海城镇。但是由于政府军反攻夺回大部分的乡镇,反抗军的攻势已经止步不前。这已建立了布雷加与艾季达比耶之间的僵局,集中

就转移到该国持续激烈战斗的西部。经过三个月的战斗,四个主要的打击战线为:奈富塞山、的黎波里省海岸、锡德拉湾以及利比亚沙漠的西部。

在8月底,反对派控制了卡扎菲的阿齐齐亚兵营,这结束他长达42年的执政以及解散了卡扎菲的政府。许多政府的机构,包括卡扎菲和几名政权官员都在苏尔特重组,此地方所卡扎菲宣布利比亚的新首都。虽然其他人都逃到塞卜哈、拜尼沃利德、利比亚沙漠的偏僻地区或是邻近国家,但塞卜哈在9月底时被占领,拜尼沃利德在历经一周的艰苦围攻后被占领。最后在10月20日,全国过渡委员会军占领了苏尔特,当天射杀了卡扎菲。他成为了在阿拉伯之春中第一个被打死的领导人。 也门

抗议活动1月中在也门北与南部的许多城镇开始爆发。目前示威者抗议政府建议修改宪法也门、失业、和腐败等,过后他们要求也门总统萨利赫下台。1月27日,有至少16,000名抗议者在萨那街头上举行示威。此后,人权积极行动者和政治家塔瓦库·卡曼呼吁2月3日的“愤怒日”。根据新华社,组织者呼吁数百万示威者举行示威。萨利赫当时宣布他将不谋求连任2013年。除了至少有2万示威者在萨那街头上抗议政府,有些人也在亚丁参加了塔瓦库·卡曼呼吁的“愤怒日”。当时士兵、总人民代表全国人民大会党的武装成员和许多示威者也在萨那举行亲政府集会。当天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时,也门示威者被称为的“愤怒的星期五”再次走上街头抗议总统萨利赫。尽管示威者与政府倡导冲突,抗议活动继续在这几天里。

4月23日,迫于国内反政府示威的压力,也门总统萨利赫同意接受海合会作委员会的调停方案,将在30日内辞去总统职务。但后来,萨利赫本人拒绝签署该协议,反对派也拒绝了由政府高官作为代表签署协议的提议,于是导致协议被毁。6月3日,也门总统府内一座清真寺遭到炮击,造成总统萨利赫和议会发言人受伤,随后萨利赫被送到沙特进行疗伤。9月4日,数十万名民众在首都萨那的变革广场和第六十大街进行了大型的示威游行,以及包括塔伊兹、荷台达、哈贾、伊卜、阿姆朗等省份都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要求萨利赫立即下台,成为也门发生的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

9月23日,萨利赫回国,25日发表电视讲话说:“我拒绝权力,并将在未来数天内放弃权力”。11月19日,萨利赫在视察共和国卫队时表示他辞职后将把权力移交给军方。最后在11月23日晚,萨利赫在沙特阿拉伯签署协议,将权利和平移交给副总统哈迪。这意味着也门长达33年之久的“萨利赫时代”终于落下了帷幕。2012年2月27日,也门政治协议正式生效,总统萨利赫退位。

叙利亚

叙利亚的抗议在1月26日开始,示威者呼吁政治改革和恢复公民权利、以及结束自1963年以来实行了的国家紧急状态。虽然有一个“愤怒日”的计划将定为在2月4日至5日,但它的示威多数是平静的。3月6日,叙利亚安全部队在德拉逮捕了约15名儿童在墙壁上书面反对该政权的口号,当时这些儿童被安全部队残酷折磨。 德拉是第一所城市来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也就是统治叙利亚自1963年以来的复兴党政府。

在3月15日,数千名示威者在大马士革、阿勒颇、哈塞克、德拉、代尔祖尔以及哈马街头上集会。第二天,有报告说大约3000名被逮捕和发现有数位的“烈士”,但在官方内没有获得真正的死亡人数。2011年4月18日,约10万示威者坐在霍姆斯的广场中央,要求巴沙尔下台。

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到2011年7月。政府在一些尤其在北方地区,以采取恶劣的安全取缔与军事行动来回应示威者。巴沙尔当局随后使用坦克和狙击手来对付反政府抗议者。在德拉、霍姆斯、伊德利卜和哈马等抗议的中心地区也不断受到政府军的围攻,当地的水电也被切断。到8月上旬部队对抗议者的打击达到了高峰:大量平民、活动家、以及拒绝向抗议者开枪的士兵被安全部队射杀。因此许多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对叙政府的暴力做法表示谴责;而叙当局则宣称是“武装帮派”制造了流血事件,政府军打击的只是“武装分子”。

在这个时候,反对派已经成立了某些反对派组织。这包括了全国委员会、革命委员会、自由叙利亚军以及地方协调委员会等等。同时基地组织也潜入叙利亚.

2012年3月15日,抗议满一周年之际,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依然没有下台。根据联合国的观察,叙利亚政府镇压反抗政府的军民,其中无辜死亡的百姓超过6000人。针对镇压人民,联合国原拟发表谴责,但中国和俄罗斯动用否决权;而美总统奥巴马和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2年3月中会面时,同时表示不会对叙利亚采取和利比亚一样的军事行动,来阻止利比亚政府的镇压行动。

巴林

2011年巴林反政府示威活动为从2011年2月14日开始持续至今的发生在巴林的示威活动,为2010-2011

年阿拉伯世界的反政府示威的一部分。初期示威者要求政府提供体

面的工作和生活,要求公民享有大的政治自由度和赋予什叶派平等的权利和地位等内容的民主政治改革,不久在巴林人口中占多数的什叶派穆斯林提出了推翻逊尼派王室统治的要求。

2月17日,巴林出动军队镇压了示威者。3月14日,在海合会的支持下,沙特和阿联酋的1500名军警进驻巴林帮助该国平息内乱,哈马德国王宣布全国进入三个月紧急状态。这些举措受到了一些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的谴责。

并发事件

除了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和巴林的事件外,其他一些地区也出现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有些面对政府强大的抑制,也有些国家开始进行政权改变。

以色列

以色列

由此面临了严峻的边境形势,在西奈半岛上由于埃及的混乱而产生了极端主义肆虐的局面。新上台的穆尔西政权与伊朗和哈马斯和解,这对以色列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坏消息;埃及不再走唯西方是从的道路,与西方关系发生微妙的变化。在大马士革的骚乱也蔓延到了戈兰高地,大批人士试图冲破以色列占领区;以军开火造成了人员伤亡、由于叙利亚局势的不稳,若是逊尼派的极端分子掌权对以色列来说不得不面临严峻形势。叙利亚的化学武器也让以色列极度紧张起来,担心以色列收到恐怖主义的袭击。真主党更是做好准备,支援叙利亚;在以黎边境跃跃欲试。以色列的边境骤然紧张起来。

同时以色列国内也发生一系列游行抗议,2011年初开始,以色列各地就曾爆发小规模的游行示威,而7月中旬发生的帐篷抗议事件,则让示威迅速扩大化。当时,一些示威者将帐篷扎到了特拉维夫市中心,以抗议当地的高房价。随后,扎帐篷运动迅速蔓延到该国其他城市,并最终滚雪球似的引发了各地的示威活动,并在6日晚达到顶峰。而在此前的3个周末,每周都会有超过10万人游行。在系列抗议活动中,示威者的诉求也从最初的降低房价问题,扩展到减税、增加照顾小孩休息日,提高薪水等。三居月租要1500美元。媒体报道称,目前特拉维夫的房价、房租高得离谱。在耶路撒冷,租一个普通三居每月要花1500美元,在特拉维夫更高。要在特拉维夫买一套100平米的房子,则需要60万美元。而以色列人的平均工资只在2000美元到2500美元左右。

科威特

2011年年2月以来,科威特多次发生反政府和平集会,示威者以首相谢赫纳赛尔·萨巴赫领导的政府治理国家不力为由,要求他辞职。11月28日,因不满议会议员屡次对内阁大臣提出质询导致政府和议会关系紧张,纳赛尔领导的内阁集体辞职。科威特埃米尔随后任命看守内阁第一副首相兼国防大臣贾比尔为新首相。2012年2月和6月,贾比尔先后两次辞职,不久后又被埃米尔重新任命为首相。

马里

2012年3月21日,一批士兵在首都巴马科发动政变,推翻总统杜尔,宣布中止宪法、解散国家机构。同时因利比亚内战大量武器四处流散,导致基地组织的北非分支实力增强,北非不稳定因素大幅上升。图阿雷格分离主义者在圣战分子帮助下趁机控制了马里北部地区,称阿扎瓦德独立国。稍后基地组织和西非统一圣战运动等圣战者又击败图阿雷格人,控制了马里北部。2013年1月,基地组织继续进攻南方,法国出兵协助马里政府作战,迅速收复北方主要城市,但局部冲突不断。

毛里塔尼亚

2011年2月26日,为数大约一千到一千五名群众在首都游行,他们拉起横幅,高举标语牌,大声疾呼政府改革的口号,要求政府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提供更多就业机会,要求总统阿布杜勒·阿齐兹下台。示威者表示,他们来自不同的部落,没有任何政党或部落在背后支持他们,他们是为了饥饿而站出来示威。部分示威者表示,通过一些社交网站,知道一些北非以及阿拉伯国家都有反政府示威浪潮。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7A106227DB8FBEAD.html

范文四:阿拉伯之春

The Saudi royals not only worry about their own power diminishing, but fear that change elsewhere would be an opening for their arch (主要的)-rival Iran and for al-Qaeda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As Middle East expert Bruce Riedel puts it, the Saudis have proclaimed a 21st-century version of the Soviet-era Brezhnev doctrine(学说;教义;信条): “No revolution will be tolerated in a bordering kingdom.”

沙特阿拉伯皇室不仅担心他们的权力削弱,同时也担心改变别处会使他们的主要对手伊朗和在阿拉伯半岛的基地组织有机可乘。正如中东专家布鲁斯.里德尔所说的,沙乌地宣布了21世纪对勃列日涅夫时期前苏联信条的新解释:“没有一个革命可以在国界处成功”。

A faltering(蹒跚的;犹豫的;支吾的)Arab Spring doesn’t mean we will return to a world of dictators and secret police. Not only are Mubarak, Ben Ali and Moammar Gaddafi gone, but they nurtured. Bashar al-Assad may cling to power in Syria, but he will be isolated abroad and hollow (中空的,虚伪的;无价值的)at home. Even regimes that have experienced limited unrest — Saudi Arabia, Jordan, Algeria — are entering a new era.

一个艰难的阿拉伯春天并不意味着我们将退回到一个独裁者和秘密警察的世界。不

仅仅穆巴拉克,本.阿里,穆阿迈尔.卡扎菲消失了,而且他们所培育的对他们充满个人崇拜的狂热分子。巴沙尔·阿萨德也许会抓住权力不放手,但是他将会被国外孤立,被国内架空。 Where old regimes survive, they will be weak; where new ones come in, they will be weaker, because old institutions(旧的制度an be destroyed more quickly than new ones can be built. Both new and old leaders must play to public opinion(发挥舆论), and this may lead to rash(轻率的;鲁莽的;不顾后果的), incoherent foreign policies, as politicians make campaign(竞选) promises that are not in their countries’ interests to fulfill.

旧政权幸存下来的地方将会变弱;新政权崛起的地方将会变得更弱,因为旧制度被破坏的速度远远高于新政权被建立起来的速度。新旧领导者都必须要发挥社会舆论的作用,并且这有可能会导致鲁莽的,不连贯的外交政策,因为实现国家利益并不在政治家的竞选承诺中。

Israel, of course, is the easiest card to play. A Pew Research Center皮尤研究中心(美国调查机构) poll taken after Mubarak’s fall found that Egyptians favored annulling(取销, 废除)the 32-year-old peace treaty with Israel by 54 percent to 36 percent, and — no surprise — many mainstream leaders have criticized it. Indeed, Israel can serve as a perfect diversion (转移;转向,消遣;分散注意力) to struggling governments. In May, as unrest swept across Syria, the regime encouraged Palestinians to march across the Syrian border into the Golan Heights(戈兰高地, 叙利亚西南边境的一块狭长山地,位于以色列、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交界处), leading to four deaths when an Israeli border patrol shot Palestinians as they broke through a frontier fence(越过边境栅栏).

毫无疑问,以色列是最容易出的一张牌。在穆巴拉克倒台后皮尤研究中心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该调查示埃及人对于废除同以色列签订的32年和平条约的支持率从百分之五十四下降到了百分之三十六,没有任何悬念的,这一行为收到了许多主流领导者的批判。确实,以色列可以为陷入困境的政府分散注意力的。五月,当叙利亚政权动荡不安时,政府鼓励巴勒斯坦人穿越国境线到戈兰高地,这导致了四名巴勒斯坦人在越过边境栅栏时被以色列边境

巡逻队射杀。

Even if violence involving Israel does not esalate, a renewed(重新) push for peace seems unlikely. “The ugly facts,” wrote former Israeli defense minister Moshe Arens(莫夏·阿伦斯), “are that the two peace treaties that Israel concluded so far — the one with Egypt and the other with Jordan — were both signed with dictators: Anwar Sadat(埃及总统萨达特)and King Hussein(约旦国王侯赛因).” It is hard to imagine new leaders, who need to play to anti-Israel public opinion, sitting down with their Israeli counterparts to advance peace.

涉及到以色列的暴力尽管并没有加重,重新推动和平进程也似乎是不可能的。“丑陋的现实”,前以色列国防部长阿伦斯这么写道,“是指以色列到目前为止签署了两个和平条约,一个是和埃及签订的,另一个是和约旦,这两个条约都是和独裁者们签订的,也就是是指埃及总统萨达特和约旦国王侯赛因。”很难想象新的领导人,也就是那些需要发起反对以色列的社会舆论的人,能和他们的对手以色列人坐在一起来推动和平进程。

Anti-Americanism is also likely to rise in the Arab Winter — and it matters much more now that governments will seek to be in tune with(与……一致/协调) public sentiment. After Mubarak’s fall, for example, only one in five Egyptians had a favorable view of the United States (just slightly higher than under Mubarak), and even in Mideast nations that are allied with Washington, majorities identify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rael among the top two threats to their security.

反美主义极有可能在阿拉伯冬天崛起—并且现在会更加严重,因为政府将会力图与公众感情一致。在穆巴拉克倒台后,只有五分一一的埃及人对美国怀有好感(仅仅是高于处于穆巴拉克统治下的比例), 甚至在中东一些与美国结盟的国家里,大多数人把美国和以色列列为两个对国家安全最大的国家。

One of the ironies of U.S. support for democratic change is that the autocrats(独裁者)have traditionally been more pro-American than the democrats. Now, forces of the old regimes feel that Washington abandoned them at their most vulnerable time, and Jordan and Saudi Arabia are livid(青灰色的,非常生气的) that the United States abruptly dumped(放弃,抛弃)Mubarak and question the U.S. commitment to their security.

讽刺的是美国支持了民主改革,然而独裁者历来比民主主义者更加亲美。现在,旧政权力量感觉华盛顿在他们最弱的时候抛弃了他们,约旦,苏丹和沙特阿拉伯对美国突然抛弃穆巴拉克感到愤怒并且要求美国信守承诺,保证他们的安全。

The United States may end up with the worst of both worlds: scorned by the forces of democracy because of its ties to dictators, but disdained(蔑视,鄙弃)by dictators — whose cooperation is vital to U.S. economic and security interests — for reaching out to democrats.

美国在也许两个世界里都以最糟糕的结尾收场:因为依赖于独裁者,它被受到了民主力量的蔑视,又因为向民主人士提供帮助,它受到了独裁者们的鄙弃。对美国来说,独裁者们的合作对美国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至关重要。

The most dangerous outcome of the Arab Winter, however, is the spread of chaos and violence. In Syria, where thousands have already died, the body count(罹难/死亡人数统计)may grow exponentially(成倍地, 以指数方式) as sectarian(宗派的;偏狭的;党派心强的) killings spread and peaceful protesters take up arms. In Yemen, the resignation of Ali Abdullah Saleh(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has not ended the turmoil throughout the country. And Libya, lacking strong institutions and divided by tribal and political factions, may never .(顺利开始)

阿拉伯的冬天带来的最危险的后果是暴力和混乱的散布。在叙利亚上千人死亡,死亡人数可能还会成倍增加。这些杀戮是因为宗教性杀戮的散布和和平抗议变成军队行动而造成的。在也门,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的辞职并没能终结国家的动乱。在利比亚,强大的体系的缺失,种族的分裂和政治势力的繁多也许会使得新政府永远无法顺利开始。

If unrest spreads, families will leave their homes, burdening neighboring states and incubating (使逐渐形成,繁殖,孵化) fighters for future conflicts. Perhaps 1 million Libyans sought refuge in nearby countries while civil war raged(激化,变得尖锐)there this year. Tens of thousands of Syrians have fled, and more will leave if the violence there escalates — as it shows every sign of doing. In Turkey, Syrian refugees could become a source of recruits(招募的新兵) for a future opposition army that would fight the regime in Damascus(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

如果这种动荡不安的局面继续散布,人们将会离开他们的家乡,对邻近的国家造成负担并逐渐成为未来冲突中的好斗者。今年内战的激化可能会使一百万利比亚人到邻近的国家寻求庇护。成千上万的叙利亚人已经逃跑了,如果暴力升级,还将会有更多的人离开,并且种种迹象表明暴力已经在升级了。在土耳其,叙利亚难民可以成为未来反动派招募的新兵,他们可以被用来与大马士革政权开战。

These conflicts could widen if neighbors intervene, whether because they fear more instability or because they want to consolidate their influence across borders. Saudi Arabia has long meddled in(干涉,干预) Yemen, for example, and the collapse of that regime may lead the Saudis to move directly against al-Qaeda forces and other perceived threats there. Meanwhile, Turkey, Iran, Iraq, Jordan and Israel all have strong interests in Syria and may arm factions(组织中的小派别; 派系)or otherwise get involved simply to offset(抵消, 抵免)their rivals. Neighboring Lebanon’s history of civil war and foreign intervention offers a depressing precedent for how a local conflict can drag in neighbors.

如果邻近国家进行干预的话,不论是出于对更多的不确定性的恐惧,还是因为他们想巩固在国境的影响,这些冲突的范围将会扩大。苏丹,阿拉伯已经长期干预也门,例如政权的覆灭可能会使得苏丹直接对抗基地组织和其它已被感知到的威胁。同时土耳其、伊朗、伊拉克、约旦和以色列都对叙利亚怀有强烈的兴趣同时可能会武装一些小的派系来或者简单参与其中来消耗他们的对手。关于让邻国参与内战一事,黎巴嫩的内战的历史和外国的干预提供了一个令人沮丧的先例。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FCED48C7282C7964.html

范文五:阿拉伯之春

(一)“阿拉伯之春”简述

被西方媒体乐观地称为“阿拉伯之春”的运动是指自2010年年底在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它地区的一些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主题的反政府运动。这种运动先后波及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至今尚未结束,在局部甚有愈演愈烈之势。这场运动已经导致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等四个国家发生了政权更迭埃及继而又发生了“二次革命”,推翻了首位民选总统。起初,包括阿拉伯知识阶层在内的国际主流舆论对中东地区的事态发展持乐观态度,预期西方民主在该地区将迎来明媚的春天,认为它是推动阿拉伯国家的历史向前发展的正向行动。然而,5年的事态发展证明,各当事国不但没有看到政治方面的稳定与开明、经济方面的发展与繁荣、人民生活的富足与安康,反而目睹了该地区各种矛盾的激化与升级,亲历了前景未卜的动荡与混乱,承受了生活条件的不断恶化。“阿拉伯之春”似是一夜之间燃遍西亚北非地区的熊熊大火,其爆发之突然、影响之深广、势头之迅猛引发了全世界政界和学界的高度关注,并促使世人不得不重新审视“阿拉伯之春”的历史后果。

(二)“阿拉伯之春”出现的原因

虽然发生在突尼斯的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自焚事件是整个“阿拉伯之春”的导火索,但导致阿拉伯动乱的深层原因却是阿拉伯各国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合力。从内部因素讲,它一方面是各国内部政治、经济、社会矛盾长期积聚发酵的结果,另一方面是人口结构年轻化和信息技术普及化的结果。从外部因素讲,它一方面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输出民主价值观的结果,另一方面是国际环境影响的结果,尤其是2008年以来殃及全世界的金融危机加剧了中东地区的经济恶化和民生困境。

1.国内原因

国内政治因素。阿拉伯国家民主政治发展水平偏低,长期实行专制统治,其僵化的政治体制已经跟不上政治全球化的时代。“在现在的22个阿拉伯国家中,君主制国家有8个,占全世界君主国总数的1/3,且都是君主拥有实权的绝对君主制或二元君主制。”其他国家虽然某种意义上实现了民主选举,但基本上局限于表面形式,而且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不受任期限制,实质上可谓是独裁统治,有的国家甚至出现了家族统治。再加上一些侵犯人权、政府贪腐、经济不振、就业艰难、民生凋敝等现象,导致了民众“求变”的强烈诉求,促成了反政府运动的一触即发,星火燎原。国内经济因素。近几十年来,除了海湾产油国比较富足以外,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境,如经济增长缓慢、产业结构不合理、工业化程度不高、贫富分化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外贸以出口资源为主等等。即便在产油国,也存在着财富分配不均、失业率偏高及贫困现象严重等问题。贫穷和不平等是产生社会动乱的温床。

另外,在当今经济全球化日趋加深的环境下,弱小国家应对经济全球化风险的能力通常较弱。一些阿拉伯国家也就成了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源自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加剧了中东地区的经济困境,人民的生活保障受到了威胁,民众的群体怨愤便聚焦于本国政府,因而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阿拉伯的人口结构日趋年轻化,但政府提供的就业岗位却满足不了年轻人的就业需求,因而,对现状不满的年轻人便成了这场反政府运动的主角。他们受过一定的教育且熟谙网络,充分利用了现代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社交媒体,而现代通讯技术和互联网媒体也是美国进行民主输出的工具。大批年轻人深受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影响,

关于本国对西方民主的适应性问题缺乏本质的认知,盲目尊崇美国的民主制度,因而成了美国进行民主输出的帮手。

2.国际原因

美国各届政府都不曾忽视“民主输出”战略,小布什政府更是把民主输出提高到了新的高度,力图改变中东国家的“颜色”,使之纳入以美国西式民主和政治制度为主导的“一统天下”,从而为美国谋求自身的利益创造便利条件。冷战后,东欧和苏联发生了剧变,西方民主似乎取得了全球性的胜利。美国在此大背景下推动中东国家进行了有限的宪政改革。“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小布什政府推出了“大中东计划”,试图对伊斯兰世界进行进一步的民主改造。虽然美国的民主输出计划没有收到满意的效果,但它在中东地区广泛传播了美式民主理念,这为以后阿拉伯国家的政治民主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同时,信息技术的全球化在中东地区造就了一个强大的能运用新技术、易接受西方观念的青年群体。美国通过政府支持和非政府组织唱主角的公共外交手段,长期以来一直掌握着影响全球化发展进程的主导权。它把本国的民主赞誉为“山顶上的亮丽城市”,不遗余力地向世界推广美式民主,甚至不惜为此发动战争。美国的民主输出在世界上所谓的非民主国家一直占据着不可忽视的战略优势。变中东国家的“颜色”,使之纳入以美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为主导的“一统天下”,从而为美国谋求自身的利益创造便利条件。冷战后,东欧和苏联发生了剧变,西方民主似乎取得了全球性的胜利。美国在此大背景下推动中东国家进行了有限的宪政改革。“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小布什政府推出了“大中东计划”,试图对伊斯兰世界进行进一步的民主改造。虽然美国的民主输出计划没有收到满意的效果,但它在中东地区广泛传播了美式民主理念,这为以后阿拉伯国家的政治民主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同时,信息技术的全球化在中东地区造就了一个强大的能运用新技术、易接受西方观念的青年群体。

美国通过政府支持和非政府组织唱主角的公共外交手段,长期以来一直掌握着影响全球化发展进程的主导权。它把本国的民主赞誉为“山顶上的亮丽城市”,不遗余力地向世界推广美式民主,甚至不惜为此发动战争。美国的民主输出在世界上所谓的非民主国家一直占据着不可忽视的战略优势。

(三)“阿拉伯之春”中追求的西式民主出现形式

西方国家在中东的西式民主渗透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设立各种“民主促进”和“社会治理”援助项目,促使阿拉伯国家开展有利于西方的社会政治变革。“9·11 事件”爆发后,美欧等西方国家首次将自身安全与中东地区的“民主化”联系起来,“促进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开始成为美国战略利益的一个组成部分”。小布什总统2003年11 月在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 NED) 成立二十周年的讲话中指出,“六十年来,西方国家迁就和适应中东缺乏民主的做法并未带来安全。追求稳定并不能以牺牲自由为代价。只要中东依旧缺乏民主,它就仍然是一个输出落后、怨愤和暴力的地区”。为此,美国实行了推进中东自由的新战略。为实现该战略目标,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设立了名目繁多的“援助项目”,对中东地区进行全方位渗透。在也门,仅在2010 年,美国就资助了20 多个社会改革项目,内容涉及政府机构培训、公民社会与非政府组织的能力建设等多个方面。美方公开宣称,其在也门最优先的外交目标就是“促进当地的民主与治理”。在埃及,国际开发署早在2006 年就以“治理援助”名义启动分权改革倡议( EDI) ,在行政、财政等领域进行分权改革实验,目的是扩大地方财政自由,形成支持分权的法律和制度框架,并使政治权力“从中心向边缘地区转移”。埃及政府根据西方国家要求进一步扩大分权改革试点范围,但这项改革使埃及政府统治权威受到削弱,国内政治秩序日趋混乱。同时,从2009 年开始,国际开发署和民主捐赠基金会向埃及一些工会组织提供资助,宣称要“捍卫工人权利、加强法治,在埃及民众和劳工组织

之间搭建桥梁”,并借此在传统工会联盟之外组建独立的工会组织。这些独立工会通过“脸谱”等新媒体赢得大批同情者和追随者,很快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有组织抗议团体。由这些工会所组织的抗议示威,实际上成为后来开罗街头大规模政治抗议活动的预演。

二是通过各种非政府组织积极开展政治活动。2004 年12 月,根据美国参议员山姆·布朗克( SamBrownback) 的提议,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向国务院拨出专款用于为埃及提供民主、人权和治理援助活动,并“向开展此类援助的公民组织提供帮助,而且此类援助不必事先得到埃及政府的批准”。这意味着美国开始绕开埃及政府,公开直接资助西方非政府组织在埃及从事政治活动。这一政策出台后,大量西方非政府组织涌入埃及,并在人权、劳工、妇女以及经济与政治改革等领域进行全面渗透。近年来,全国民主研究所、“自由之家”等所谓“非政府组织”从美国国务院、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国际开发署等处获得大量资助,“自由之家”还是美国对阿拉伯国家非政府组织提供援助的“主要渠道”。这些西方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扮演了西式民主渗透的“先锋”角色。例如,2012 年初埃及执政当局查禁的几家西方非政府组织,虽然自诩为非盈利的非政府组织,事实上都与西方国家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是通过各种文化交流、合作与培训项目,向阿拉伯国家的青年和文化精英系统地灌输西方文化与政治理念,并积极扶持代理人。对于中东地区的人权活动分子、青年领袖、媒体人、作家乃至知名“博主”,西方国家或是资助其赴西方参观访问,体验西方民主; 或是对他们进行培训,系统地灌输西方文化价值与政治理念,传授组建社交网络和从事政治抗议活动的技能。从2008 年开始,美国对部分埃及青年运动领袖进行系统资助和训练,并将这些人送到塞尔维亚,接受受到美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坎华斯”( CANVAS) 的训练。这批成员中的不少人后来成为“4 月6 日青年运动”的骨干力量。一位曾参加过美国非政府组织培训的也门青年活动分子表示: “培训对我非常有帮助。此前,我认为变革只能通过武器和暴力才会发生。现在看来,和平抗议和其他非暴力手段也可以达到目的。”另据美国助理国务卿迈克尔·波斯纳( Michael Posner) 2011 年透露,在此前两年中,美国政府投入了大约5000 万美元研发新网络技术,专门用于突破网络封锁、网络追踪和紧急联络等。这些技术可以“帮助中东地区的社会活动者保护自己,免于被当局抓捕或迫害”。其中一项被称为“应急按钮”的新技术,能够帮助抗议人士在被捕后立即清除手机中的联系人名单。

四是积极扶持政治反对派,并借其向现政权施压。2008 年5 月小布什总统在埃及参加国际会议时曾公开批评中东国家: “真正的民主要求竞争性选举,反对派候选人可以在没有恐惧和恫吓的情况下参加选举。在中东政治中,通常只有一位当权的政治领导人,另一位反对派则是在监狱里。”美国还直接要求中东国家放松对政治反对派的管制。迫于西方压力,埃及政府从2005 年开始允许包括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在内的反对派候选人自由参加议会选举。由此使埃及境内党派活动日趋活跃,街头抗议活动日趋频繁,一些抗议者公开质疑政府的合法性,甚至提出了要求“穆巴拉克下台”的口号。这实际上为后来埃及“一·二五革命”的爆发做了组织准备。在叙利亚问题上,西方国家长期支持流亡海外的叙利亚反对派,并在该国出现政治动荡后不断向叙反对派提供金钱、技术和政治支持,导致该国政局始终动荡不定,濒临内战边缘。五是推动市场经济改革。冷战结束后,推动阿拉伯国家的市场经济转型成为西方国家中东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一道,在中东地区大力鼓吹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鼓励私人参与经济,减少国家政权对经济生活的干预,并仿照“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模式建立了“大中东发展银行”。美国政府还先后与摩洛哥、巴林等中东国家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并计划在2013 年之前建立一个中东自由贸易区。“阿拉伯之春”发生后,美欧等西方国家进一步加大对埃及、突尼斯、也门等阿拉伯国家经济改革的支持力度,为这些国家的“民主化”进程提供经济支持。

最后,当部分阿拉伯国家的内部力量无法推动西方所期待的政治变化时,西方国家就会

以“人道主义干预”的名义直接进行政治和军事干预。在这次中东剧变过程中,西方国家先是通过意识形态渗透和各类援助,鼓励阿拉伯世界的持不同政见者、民主人士或公民组织举行抗议示威乃至冲击政府,从而引起当地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而当部分阿拉伯国家政府起而镇压抗议活动时,西方借机将这些国家打入“国际贱民”行列,然后又假借“人道主义干涉”名义,进行政治施压乃至武装干涉,迫使这些国家按照西方国家的意愿进行所谓“民主化改革”。在利比亚,西方国家正是借“人道主义干涉”之名,先是设立“禁飞区”制裁卡扎菲政权,继而对其发动军事打击,最终在利比亚实现改朝换代。

(四)西式民主给“阿拉伯之春”带来的“冬天”

1.民主推进使中东极端宗教势力加速蔓延

“9·11”以来,美国对部分中东国家内政的肆意干涉,削弱了当地的反恐力量,给极端宗教势力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中东旧政权原本是镇压极端宗教势力的中坚力量,但美国的民主干涉,使中东世俗政权失去了威力,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权力真空,因而为极端宗教势力的蔓延提供了契机。国外宗教武装分子趁2011年中东的动荡局势,通过各种渠道涌入叙利亚和利比亚。已销声匿迹的利比亚主要圣战组织“伊斯兰战斗团”趁政治动荡卷土重来。的黎波里军事委员会主席贝尔哈吉和东部城市德尔纳军事委员会负责人哈萨迪,都是“伊斯兰战斗团”的前领导人。

2.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

“阿拉伯之春”首先危害的是该地区的安全局势。饱受伊拉克战争、阿拉伯之春和叙利亚宗派大决战摧残的中东地区的前景吉凶难卜。混乱是永远的威胁,给世界和平也带来了危险因素。目前西亚北非处于极度混乱之中,在新的稳定秩序建立之前,该地区将一直非常危险,不仅对当地人民是如此,对邻国和世界都是如此。中东地区尤其是黎巴嫩和约旦人民极怕叙利亚的暴力扩散到邻国。2012年皮尤民调数据显示,表示“很忧虑”的受访民众在黎巴嫩占95%,在约旦占80%,在土耳其占62%。涌入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在2013年5月已接近30万人③。况且,“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陷入了一连串的动荡。叙利亚的内战危机以及埃及军事政变以来政局和民生水平的恶化,都预示着中东地区正处于十分危险的困境。这对美国倡导的“民主和平论”无疑是一种不小的讽刺。

3. 突尼斯的全面幻灭

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的发源地。突尼斯民众由于对国家现状失望,掀起了“街头革命”的浪潮。但“美丽的”民主之花结出的却是苦果。根据官方统计,突尼斯2012年第一季度的失业率是18.1%,比2010年末的14%提高了4.1%⑤。在突尼斯,中产阶级的生活压力很大。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3月的民调数据显示,在突尼斯,当初民主浪潮所引发的乐观情绪已经被强烈的幻灭情绪所取代。多数突尼斯民众对过渡政府持不满态度,在公众的眼里执政党及其对手的形象都普遍恶化了。另外,民众对司法体制持正面看法的人数也在不断减少,教派领袖在他们的心目中也失去了昔日的威望。八成以上的民众(81%)认为“阿拉伯之春”后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半数以上的受访者(52%)认为国家的局势比本!阿里在位时明显变糟糕了。七成以上的民众(72%)对民主制度深感失望。认为国家境况正在好转的民众只占1/3。绝大多数民众表示,他们宁愿选择稳定但不民主的政府,而不愿选择民主但不稳定的政府。这与2012年的民调数据相反,当时人们的态度还是宁愿舍弃稳定也要选择民主。这表明突尼斯人经历了巨大挫折之后已经从盲目尊崇西方民主制度的梦魇中醒悟过来了。

4.叙利亚变成中东政治动荡的“重灾区”

叙利亚爱国反对派自2011年极端主义者操纵和平示威以来便一直存在,随着武装冲

突的不断加剧,叙利亚局势一片混乱,伤亡人数不断增加。随着叙利亚内战的推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于武装反对派的态度踌躇不定。总统巴沙尔的政权不乏残暴,一些反对派的做法比巴沙尔政权更为野蛮。据联合国估计,在过去两年的战斗中,叙利亚安全部队已有15 000多人死亡,反对派已有10 000余人丧命,平民丧生的人数高达45000人。联合国谴责双方军事集团犯有谋杀、绑架、虐待和使用童兵等罪行。在军事冲突和政治混乱的环境下,叙利亚人民不可能过上民主、祥和的日子。因而,叙利亚被视为中东政治动荡的“重灾区”之一。

5.埃及危机不断加深

穆巴拉克被民主浪潮推翻后,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缺乏治国理政的经验,政策失误较多,无力改善经济,因而,执政一年就被军队和“街头政治”推翻了。在“二次革命”前,只有29%的受访民众还保留着对穆尔西政府的信心。2013年6月,多数埃及受访民众认为,自从2011年穆巴拉克辞职以后,选举舞弊变严重了。民众不得不承受严重的政治动荡,因而对民主机制渐渐失去了信心。埃及的经济状况也不容乐观,失业率高达13%。社会分裂严重,社会治安混乱,宗教、族群争斗不断,民众频频上街游行示威。2012年埃及目睹了9400多次游行示威,2013年以来,游行次数平均每月不下1140次,且大多伴随暴力冲突⑤。根据盖洛普2013年8月8日发布的数据,80%的受访民众认为国家的经济状况比穆巴拉克执政时明显变糟了。认为生活状况良好的民众只占9%。根据以色列前任外交部长什洛莫·本-阿米(Shlomo Ben-Ami)的预测,在可预见的未来,埃及可能没有哪个政党能够民主执政,埃及动荡的恶果还有可能进一步展现。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DFC5B9FD9398F5EC.html

范文六:“拉斯维加斯之夜”串词

永荣山水湾“拉斯维加斯之夜”串词

17:50-18:00 活动预告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非常荣幸能够邀请到您们,因为你们的到来,我们的“ 拉斯维加斯之夜 ”的高端欢乐PARTY才更加的名副其实。首先,还请未拿到筹码的来宾到入口处的筹码领取处领取筹码,我们的活动即将开始,在这激动人心的“拉斯维加斯之夜”谁将是博弈场上的无冕之王?顶级奢华GUCCI系列名品究竟将花落谁家?让我们拭目以待——

(视情况循环旁白口播)

18:00-18:07 开场舞:肚皮舞

18:07-18:12 主持人开场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参加“永荣山水湾·拉斯维加斯之夜”。这里,一切都精心准备,一切都妙不可言,这将是一场充满传奇与冒险的奇妙之夜。这个夜晚,我们将迎接王者归位,荣耀的光华,令世俗仰望,一切的献媚与尊享理所当然,生活之于你们,本该这样。

Lady’s and Gentlemen’s , 请享受这个属于上位者的夜晚吧!

(鼓掌,现场销售人员带动——舞台灯暗,播放项目VCR)

18:12-18:22 项目VCR

18:22-18:24 主持人串场

永荣·山水湾依山而筑、滨水而居,揽十八重风景于怀,让回家的路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山水别墅,传世大宅,成为多少人心中永恒的梦想,但她终究是属于少数人的,属于乐山之仁者,乐水之智者,更属于今晚山水湾尊贵的嘉宾!——下面有请永荣集团董事长

18:24-18:34 永荣·山水湾领导致词

18:34-18:36 主持人串场

感谢_____________的精彩发言,这样一个充满狂欢的夜晚,怎么能没有美酒相伴,有请我们今晚“拉斯维加斯之夜”的高端名酒特供商——拉菲酒商上台致词。

18:36-18:46 拉菲酒代表发言及美酒品鉴时间

吴华平 先生__________致辞。

18:46-18:53 举杯祝酒

(主持人总结拉菲酒内容,而后让酒商留步,并邀请永荣领导上台一起举杯祝酒,并发言开席)

18:53-19:23 自助餐时间(30分钟)

19:23-19:25 赌局开场

Lady and Gentlemen ,“拉斯维加斯之夜”的帷幕就要拉开了,我们为您准备了什么样的惊喜?相信我,这一夜足以与您的地位品位相匹配,更难能可贵的是,今夜,在这冒险者的乐园,上帝看场,大家享受心跳的刺激,而无需向魔鬼屈膝。这一切都只是个游戏,这里的每个细节我们都精心设计,务必让大家玩得开心,玩得安全,但玩得心跳,大家说是不是啊,为了增加活动的竞技性,我们将在活动结束前半小时遴选出6大博弈高手,只要手上筹码数达到前6名的就可以上台参加6方赌王争霸赛,都可以得到Gucci系列奖品,一等奖可以提走价值万余元的GUCCI商务包。

(建议:舞台展示GUCCI系列奢侈品)

这一夜属于男人也属于女人,这一夜舞台无限广大,魅力更加无限放大,美女或是微笑或是轻频,狂野或是豪放,男人们赌场潇洒千金博一笑,一切皆心随意动,女士们,先生们,预祝大家今晚玩得愉快。

博弈区包括四块区域:俄罗斯轮盘、21点、押大小、梭哈。大家好运!6方赌王争霸赛的席位说不定就是为您预留。

19:25-19:33 舞蹈:热辣宝贝

19:33-19:43 英文歌曲联唱

19:43-19:53 舞蹈:时尚街舞

19:53-19:55 主持人串场

对不起,打扰大家一下了,不过接下来的节目确实确实需要隆重介绍一下,那就是我们精彩绝伦,鬼神莫测的魔术表演,有请魔术师——(魔术师上)

当然魔术师是应该重点介绍介绍的,因为我们整个活动现场就他一个是魔术师,就他会表演魔术,但是的但是,我之前说的隆重介绍其实不是针对魔术师的,而是针对我的,因为这个时候大家赌得正高兴了,看节目看美女也看得正高兴了,我上台大家就不会把眼光聚

到我身上来了。不过,谁说我上台没噱头没亮点没新意了,我也是今晚的财神,我宣布凡是有兴趣魔术的,我都送他一袋筹码,当然,要我请上台来的,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欣赏魔术大师带来的魔术表演。

19:55-20:08 魔术表演及互动

(互动环节后,主持人给参与者赠送筹码。而后口播“接下来的节目更精彩”舞台暗场,而后光束内出现诱惑妖娆的钢管女郎。)

20:08-20:18 钢管舞表演

20:18-20:38 主持人串词(筹码统计时间)

(主持人提醒活动结束后客户凭礼品券到门口礼品区领取拉菲提供的红酒以及开酒器礼盒一份)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将迎来最惊动人心的时刻了,谁将出线6方赌王争霸赛,谁?手上的筹码最多的前6位赌王是谁?我们将跟进筹码登记区的最新现况。

(主持人实时发布筹码登记区传送来的信息,最后确认出6方赌王争霸赛的名额)

20:23-20:38 爵士乐队暖场

20:38-20:40 6方赌王亮相及介绍

(请上6名参赛者,并逐一采访)

我们将以福州梭哈角逐出终极大赌王,为了能让现场所有的来宾都能更直接看到赛况,我们将进行同步直播,OK,请6方赌王入座,比赛即将正式开始。

20:40-21:00 6方赌王争霸赛

(主持人根据现场赛况,进行解说和点评,渲染现场紧张气氛)

21:00-21:05 领导颁奖

(评选出最终获胜者,主持人邀请领导上台颁奖,其他参与者也将送上精美礼品)

21:05-21:10 送宾时间

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但是我们已经开心过热烈过激情过,女士们先生们,感谢大家的到来,“永荣·山水湾——拉斯维加斯之夜”落下帷幕了,我们相约下一次的不眠夜,再会山水湾。谢谢。

每位来宾在离开前带走我们永荣·山水湾的一点点心意,价值数百元拉菲酒庄提供的红酒以及开酒器礼盒一份。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03A05B13E400C984.html

范文七:奢华迪拜---阿拉伯之夜[散文欣赏]

傍晚,天还没黑,我们的越野车队便赶到了民俗园,于是,寂寞的民俗园开始热闹起来了。

在民俗园,可以免费骑一下骆驼,免费喝阿拉伯奶茶,免费抽阿拉伯水烟。其实,真正能吸引我的是那个阿拉伯水烟。

阿拉伯水烟是一个盛水的大瓶,一个烟嘴用一二米长的细管与水瓶连起来,水瓶里装着烟丝和碳火,烟的浓淡可通过碳火的温度高低来调节,吸烟者或站或坐或躺,对着烟嘴深深一吸,即可听见水瓶里“咕噜噜”的水声,然后一阵烟雾从口中轻轻飘出,其快意自有吸者体会了。

我本不吸烟,自然不会去品尝阿拉伯水烟,但看到几个阿拉伯人在悠哉乐哉地享受着水烟,便偷偷地拍了几张照,留作纪念。

阿拉伯水烟听起来好像是阿拉伯人的专利,其实水烟源于印度,后来在波斯流行,16世纪传到阿拉伯世界,被阿拉伯人发扬光大,成为阿拉伯水烟独特的魅力文化,至今也流行于欧美。

民俗园里晚餐是自助餐,每人限饮料一听,自助餐是阿拉伯风味餐。但如果你把它当作美味就大错特错了,其饭里和菜里加了好多各种香料,香味浓烈,对于口味清淡的我是无法入口的,只得勉强吃了一个鸡腿和一块阿拉伯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渐渐暗了下来,我们都围着舞池席地而坐,这时,灯光打开,鼓声响起,阿拉伯之夜开始了。

首先上台的是一个阿拉伯男子表演旋转舞。旋转舞由简到繁,原地快速旋转十几分钟,居然立而不倒,且面不改色心不跳,旋转舞最后的高潮是全场灯光突然熄灭,表演者将发着蓝光的披风和裙子旋转成两个快速旋转的光蝶,一上一下,在黑暗的夜空翩翩起舞,绚丽多彩,顿时全场掌声雷动,呼声四起,沙漠不再寂寞。

旋转舞结束后,阿拉伯男子谢幕退场。这时,随着响阿拉伯音乐的响起,,一位披着蓝色轻纱的阿拉伯少女轻盈步入舞池,少女美貌如花,婷婷玉立,从热情奔放的土耳其肚皮舞,到婀娜多姿的印度舞,演驿了她精湛的技艺,赢得了台下观众阵阵掌声,人们边吃边看,如果不脚下的沙子提醒我们,我们真的会忘记自己处在沙漠深处。

最后,阿拉伯少女拿起一盏灯,跳起了神灯舞,轻舒长袖,飘忽若仙,犹如仙子凌波立,亦似青蜒初点水。舞者用婀娜多姿的舞姿,炉火纯青的舞技细细地向游客们讲述着那一千零一夜的古老传说,讲述着王后山鲁佐徳的聪明、美丽和雄辩的口才••••••

阿拉伯之夜,如此让人沉醉。

回眸一笑惊四座,轻盈舞旋断流水,月笼轻沙,星点大漠,今宵玉栏谁凭?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7CBDE05E6196AC07.html

范文八:迪拜阿拉伯之春

迪拜攻略

奇迹之城的布局很简单,公路和地铁都沿海岸而建, 由机场南下,依次能看见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七星地标帆船酒店(Burj al-Arab)、阿拉伯海滨别墅(Madinat Jumeirah Resort)、人造岛尽头的Atlantis 度假村的水上乐园,每个景点之间的距离,只需15-30分钟车程即达。

飞天索道

飞天索道是全场唯一不湿身的游戏。小儿科级别!只有跳下台板一刻有点胆怯,过程中可以享受四周景色。

刺激度:★☆☆☆☆

索道有实际功用的,不用等车也不用在烈日下步行穿梭两座神塔,1分钟就飞到目的地。

飞天索道 初识棕榈岛

迪拜有不少“最快”的游乐设施,作为全球最好玩的人造棕榈岛水上乐园“Aquaventure Water Park”,不久前新建一座名为“The Tower of Poseidon”的神殿滑水梯。高40米的新塔囊括了4组滑水梯,包括全球最宽的滑水梯Aquaconda、2条各长182米的Slitherine、长116米的直立式棺木滑水道 Poseidon's Revenge及14米高的水泡激流Zoomerango,刺激度绝对高,一切都会让你仿佛置身于失乐园当中,乐不思蜀。

湿身前,先到飞天索道“上天”了一番。离地高20米的Atlantean Flyers号称是中东最长的环形索道,分成4段把乐园中两座新旧滑水梯金字塔从高空串连起来。最高时速只不过15公里,速度不快但胜在够高,有足够时间给大家好好俯览水上乐园及沙滩海岸的漂亮景色。

时速60公里 挑战地心引力

新塔单看外型虽然无元老法老王滑梯般气势吓人,但内里4条滑水梯正好弥补了乐园欠缺刺激滑水梯的不足。人气度最高的Zoomerango属一大帮人坐水泡玩水的游戏。全程不到1分钟的挑战,卖点是速度,初段水流不急, 15秒Warm up后发现愈滑愈快,水泡忽然以时速60公里冲下滑梯,再以瞬间U-Turn勇闯高14米的垂直滑水道,水泡在有如洗衣板的水道上下左右无轨迹地飘移,离心力叫人差点拉不住把手,有种快要在高空被抛下的惊慌。够胆的话,上到最高处松手跟朋友挥手,能吓得围观者尖叫连连。唯一不足的是每次玩完都要攀梯再上离地近40米的塔顶,几百级楼梯爬到脚无力。

前半段的平静就是要让大家松懈,溜至尾段出奇不意地大U-Turn 兜上洗衣板,左摇右摆忽上忽下,即刻感受时速60公里的威力!

水泡最多坐6个人,玩家不能做single rider,

要跟其他人一起玩。

1. 由40米高的塔顶出发,凑够人数坐上水泡,自拍无难度。

2. 刚进入水道左摇右摆,以为不刺激,尚能谈笑风生。

3. 以时速60公里垂直俯冲池底,众人惊魂未定,只顾握牢扶手。

4. 紧接冲上14米高的洗衣板,反而不惊,记住要保持笑容挥手,在“影像位”留影!

5. 几乎成90度直角俯冲而下,有种飘离轨道的错觉!

管管相扣 新神塔步步惊心

棕榈岛上的Atlantis的卖点一直是一家大小都能玩,但新神塔为增加刺激度,就把身高不够120米的小朋友拒之门外。新塔设计改玩粗犷原始,一条条密封式的管中管滑水梯,近看好像还未完工的地盘,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增加幽闭恐惧。双人斗快水管“Slitherines”更会在蛇形滑道“Aquaconda”水道上左穿右插,坐在水泡玩玩下会突如奇来听到尖叫声从天而降,失惊无神又有巨大黑影在头顶闪过,设计经过精密计算,步步惊心。

双道滑管

起点绿灯一亮,松手滑下182米长的管道,赛道听上去很长,但其实只需廿秒已滑到终点,一大帮朋友玩正好比下速度。

刺激度:★★★☆☆

冲刺一刻,终于脱离全程密封的管道,望着终点的计时牌,输几秒,心有不甘呀。

↑ 斗快松手滑下的管道,水花即时扑面而来。

↑ 九曲十三弯,全程密封,扑面的水花浸到眼都睁不开眼,有种窒息感。

↑ 20秒过后,滑到终点才知胜负。

蛇形滑道

开始轻轻松松看尽棕榈岛Atlantis 的全景。随著愈发急湍的水流,水泡溅起的水花淋得全身湿透。来不及抹一把脸, 竟然转弯极速下滑,一下子进入密封的管道,忽明忽暗,在全球最宽的管道( 约9.2米)中上下摆动,交错的水管有种横梁压顶的不安感。

刺激度:★★★★☆

Atlantis the Palm Aquaventure Water Park

地址:Crescent Road, The Palm Island, Dubai

开放时间:10am-5pm

网址:www.atlantisthepalm.com

日与夜 帆船豪华盛宴

坊间传闻,首本中东地区出版的米芝莲红簿仔将会是由迪拜先拔头筹,只因酋长富豪吃惯山珍嘴巴挑剔,全世界知名的餐厅都在此插旗。据悉七星帆船酒店的两家餐厅Al Muntaha及 Al Mahara甚有机会成为摘星餐厅。

上天 阿拉伯饕餮午餐

Al Muntaha虽然位处27楼,但实际有54楼高、距海平面2百多米,位置优越地俯瞰迪拜市貌和蔚蓝阿拉伯湾。为免晚上来外面黑漆漆无景看,最好还是来吃午饭,餐牌上满满都是鱼子酱等矜贵食材,其自家养殖的鲟鱼子酱粒粒黑得闪亮有油光, 配杯香槟把浓郁的海水味及榛子香勾出,豪奢享受。

下海 与鱼儿共进晚餐

Al Mahara整间餐厅绕著一个容量达3万5千立方米的巨型鱼缸为中心,犹如身在水族馆用餐。尝尽7道招牌菜式的“A Taste of Al Mahara”,由前菜香煎鹅肝伴焦香蜜瓜开始,再被海鲜汤煎野生鲈鱼烩和牛髓到最后的朱古力甜点,道道出色,味蕾完全被鲜甜味道所俘虏。   ↑ Caviar Prestige de France

粒粒浑圆饱满有光泽的鱼子酱, 附有俄式小煎饼、干贝面包及酸奶油蛋黄等佐味食材。

↑ 9+Wagyu Beef Seared on the "Plancha"

粉红色的和牛特地以鹅油煎香,旁边的牛骨是酿入蘑菇及干葱煮过的牛骨髓,甜香不膻,肉味浓重。

↑ Hand Dive Scallops with Grilled Sucrine Letture

(Al Mahara七道菜晚餐之一)

人手潜捕的深水带子爽滑鲜美及鲜制芝士土豆面团,好吃得差点连舌头也吞下。

↑ Warm Tsarskaya Oysters in

生蚝分别浇上香槟慢煮蘑菇鹅肝汁及柚子香料鱼子酱,入口鲜香有爆汁之感。

Al Muntaha位于帆船酒店顶层,景色优美, 建议大家早点吃饭,免得被充沛阳光照得睁不开眼。

Al Mahara犹如一座金碧辉煌的海底皇宫,中央圆柱体的鱼缸养了超过千条七彩斑斓的海洋生物。

几乎烂尾的世界岛(The World Islands)两年前被NASA卫星图片揭发陆沉危机,岂料今年建筑商说要建一座人工岛放全球最高的摩天轮,孰真孰假没有定论,不过从高处看世界岛真是很美。

帆船霸气成名作之一,就是把直升机坪改装成网球场,让费特拿阿加斯在这全球最高的网球场打了场热身赛。

直升机 冲上云宵

嫌在酒店不好玩,不妨来一趟天空之旅,试当一日酋长坐直升机冲上云霄豪游迪拜。通过层层保安关卡,登上200米高的停机坪时,飞机师已在机舱等候上,两三下摇动已冲上云霄。放眼望下去尽是棕榈岛、世界岛、哈利法塔及众多还在建设中的“世界之最”的工程,受限于飞行高度,跟密麻麻的大厦擦身而过,与平日仰望的景观完全不一样。回程时在酒店上空回旋数周,外形犹如UFO的停机坪极其豪奢,难怪富豪酋长都爱空降于此。

后记

新度假天堂

春游迪拜自然要尽情享受阳光与海滩。迪拜最美的沙滩早已被帆船酒店及古堡酒店私有化,一公里长的私人沙滩蔚蓝无污,水清沙幼,直迫人间天堂马尔代夫。不用胆心人多争位,沙滩四处放置大量的沙滩椅及day beds,更设有多家酒吧及冲身花洒等设施,非常周到。午后黄昏,波光潋艳,在沙滩睡个午觉,能忘记一切人间俗事。

实用资料

签证:持中国护照阿联酋个人游签证可逗留30天

货币: 阿联酋用Dirham,简称AED,AED 1约等于人民币1.7,建议先兑换美元,再用美元兑AED

时差:比中国慢4小时

交通: 公路风大,泊车迂回,不建议自驾游,市内乘的士相当便宜,起表AED3.5 /¥6.0

天气:4月阳光普照,气温约22-30°C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314ECF36D27907E4.html

范文九:阿拉伯的“白天”和“黑夜”

作者:赵建国

外国文学研究 2007年09期

《一千零一日》(或译《天方日谭》)和《一千零一夜》(或译《天方夜谭》)都是阿拉伯古典文学名著。《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脍炙人口,早已闻名于世。《一千零一日》也不乏精彩美妙的故事,但它却不为人所熟知,其中的原因可能是:一,诚如一位学者所言,也许《天方夜谭》的名气太大,把《天方日谭》给掩盖得默默无闻了;二,一般认为,《一千零一日》是模仿《一千零一夜》的作品,没有多少价值可言。英国东方学家汉密尔顿·阿·基布的《阿拉伯文学简史》、黎巴嫩学者汉纳·法胡里的《阿拉伯文学史》对《一千零一夜》均有少量篇幅论述,但都未提到《一千零一日》。国内学者的有关论著,也是在论及《一千零一夜》时才附带提到《一千零一日》。郅溥浩先生在《神话与现实——〈一千零一夜〉论》一书中说:“不少翻译家把新搜集来的东方故事说成是《一千零一夜》中未发表的故事,或《一千零一夜》的续编或姐妹篇,这其中就有《一千零一日》。《一千零一日》实际上是一部波斯故事集,由法国学者彼狄斯·迪·拉·克罗依克斯在波斯搜集得来,是一部模仿《一千零一夜》的作品”(299)。这种说法大概是沿用了国内《一千零一日》的第一个译本——香港学者杜渐先生的选译本前言“关于《一千零一日》这本书”的看法,杜渐的选译本是根据威利·费赫塞的法文选本翻译的。甘肃少年儿童出版社在1993年出版了由朱梦魁、万曰林从阿拉伯文原著十七分册译成十卷本的《一千零一日》的全译本。这个全译本让中国读者第一次看见了《一千零一日》这部书的全貌。

《一千零一日》的选译本和全译本先后出版,并没有引起国内学者的足够重视。仅有孟昭毅教授在《比较文学通论》一书中指出,“1761年,意大利著名歌剧作家高齐(1729—1806)创作了本源为《一千零一日》中‘卡拉夫和中国公主的故事’的戏剧《图兰朵——中国的公主》。1801年席勒(1759—1805)将其改编为加添了中国化内容的《图兰朵》”(100)。选译本只翻译了包括整体框架故事(即全书的引子)在内的九个故事,这几个故事中只有两个故事是全译本的故事,即选译本中“世界上最慷慨的人”和“杜兰铎的三个谜”分别是全译本的第三卷《阿布·卡西姆的故事》和第二卷《海莱夫王子的故事》,其余故事则是全译本中没有的故事。更为重要的是,选译本和全译本的“引子”内容各不相同。选译本的引子为:

“克什米尔公主和埃及王子的故事”是讲,“克什米尔公主法鲁克那有一天在花园中,突然被一阵风吹袭,眨眼间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长满鲜花和蓟草的草原上,碰见了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那男子采了一束野花送给她,两人一见钟情,正想交谈,突然间又是一阵风吹来,公主一闭眼,等再睁眼时,已回到宫中花园里了。从此公主害了相思病,不饮不食。国王十分着急。老奶妈(名为苏特鲁美妮——引者注)每日来讲故事给她听,因为她只有在听故事时,才有生存的希望和意愿。老奶妈讲了一千零一日,才把故事讲完了。讲故事的结构,跟《一千零一夜》大致相同。不过,一千零一日之后,还有一段故事,述说最后公主终于同那青年男子团圆了。原来那男子是埃及王子”(《一千零一日》,杜渐译4)。

全译本的引子是,从前,国王图格鲁尔的女儿赛阿黛公主,长得非凡美丽,求婚者络绎不绝。但她对求婚者一概拒绝。国王通过公主的老保姆毛姬·芭赫尔得知,原来公主做过一个梦,梦见一只公羚羊身陷猎人的罗网,它的伴侣母羚羊立即救出它。不久,母羚羊身陷罗网,向公羚羊求救,公羚羊不肯救它,丢下它逃走了。于是,男子在梦里给公主留下了奸诈、自私和背信弃义的印象,她立志终身不嫁。国王无奈之际,听从老保姆的建议,由她给公主讲故事,一直讲到了第一千零一日,公主才幡然醒悟,同意出嫁。① 两部译本引子的差别, 直接影响到人们对《一千零一日》的思想性的判断,以及它和《一千零一夜》的关系等问题的研究。

选译本和全译本的引子部分及整体故事的差异说明国外存在着《一千零一日》的不同版本。选译本前言提到,《一千零一日》故事最初由波斯大僧正莫切里士将印度民间故事从印度方言译成波斯文。17世纪法国学者克罗依克斯从大僧正莫切里士那里得到译本并将其中的故事译成了法文,并于1785年由荷兰阿姆斯特丹一家出版社印成书出版。但是,关于克罗依克斯从波斯大僧正莫切里士得到《一千零一日》仅仅是一个传说性的故事,它的真实性是值得怀疑的。全译本“译者前言”指出:“《一千零一日》由黎巴嫩律师穆罕默德·拉法特根据阿拉伯文抄本和法文译本翻译成阿拉伯文的。艾哈迈德和玛利亚还为《一千零一日》配绘了彩色插图,使全书增色不少。1979年,贝鲁特知识出版社首次在阿拉伯世界出版发行《一千零一日》”(《一千零一日》,朱梦魁 万曰林译2)。 《一千零一日》的编著者穆罕默德·拉法特在“原著序”中说:

在开旺大学(摩洛哥非斯城——引者注)的图书馆里,我偶然发现了该馆收藏的大批陈旧的,但却是珍贵的阿拉伯文手稿,标名为《一千零一日》,作者是德尔维希·穆赫利斯。据悉,《一千零一日》阿拉伯文手抄本最初为埃及已故学者拉法特·巴克·塔赫塔维收藏。这位埃及学者当年在巴黎留学时结识了圣·卡罗(法国东方学者),并将《一千零一日》阿拉伯文抄本赠送给圣·卡罗。历经辗转之后,这份宝贵的阿拉伯文学遗产由开旺大学图书馆珍藏。(《一千零一日》,朱梦魁 万曰林译5)

仅据上述两种材料,不妨假设推测:一、《一千零一日》可能有两种抄本,即波斯文抄本和阿拉伯文抄本,它们分别由法国东方学者克罗依克斯和圣·卡罗译为法文,如果这样的假设成立,那么《一千零一日》故事编撰及成书的地点就分别是波斯和埃及。二、《一千零一日》确实有法文译者,但它的原始抄本绝非某个确切的作者,这样的作者充其量只是全书的整理编撰者,这是一切民间文学或口传文学的一般规律。它的作者既不是阿拉伯文稿标明的作者——德尔维希·穆赫利斯,也不是收藏阿拉伯文手抄本的埃及学者拉法特·巴克·塔赫塔维;既不是波斯大僧正莫切里斯,也不是阿拉伯的“原著作者”——黎巴嫩律师穆罕默德·拉法特。这些学者包括法国译者在内都很可能对《一千零一日》的抄本作过增删、加工、改编和润色。三、《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一样,它的成书过程是极其漫长的,从最早的故事雏形到传播流变再到最后定型成书历经多个世纪。在没有翔实史料可考的情况下,对其成书时间、成书过程、成书地点等的考证只能依赖对其故事来源的分析研究。

《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有什么关系呢?是《一千零一夜》影响了《一千零一日》,还是《一千零一日》影响了《一千零一夜》?或者两部书都有同一摹本?对这些问题的澄清有助于更深入研究这部书及相关问题。国内已有《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的中译本,对照比较研究可以初步解决上述问题。

对照《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可以发现,两部书中相似的故事有:

《一千零一日》第六卷《黄金城的故事》中“哈里发与牧羊人的故事”和《一千零一夜》第二卷“哈里发徐杉睦和牧童的故事”完全相似;

《一千零一日》第六卷中“巴士拉恋人的故事”和《一千零一夜》第二卷中“哈里德·格斯律和自命为偷窃者的故事”完全相似;

《一千零一日》第六卷“努尔丁和丝特·杜尼亚的故事”和《一千零一夜》第二卷“真假哈里发的故事”大致相似;

《一千零一日》第六卷中“殉情者的故事”和《一千零一夜》第四卷中“赭密尔和一对情死青年的故事”极为相似,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中“皮刺摩斯和提斯柏的故事”也和这两部书中的故事相似,而且,《变形记》中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东方的巴比伦。这个故事在西方是非常著名的。乔叟的《善良女子殉情记》中的“希丝庇记”,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中采用这个故事,塞万提斯、拜伦等也曾在其作品中提及这个故事。

《一千零一日》第七卷《法官与海盗》中的故事“招待国王的宴会”和《一千零一夜》第四卷《国王太子和将相嫔妃的故事》中第一个大臣讲述的“宰相妇人的故事”大致相似。西方文学名著《十日谈》第一天第五个故事也和上述两个故事相似。

《一千零一日》第七卷中的故事“妻子的计谋”和《一千零一夜》第四卷《国王太子和将相嫔妃的故事》中第四个大臣讲述的“侍卫和泼妇的故事”大致相似。《十日谈》中第七天第六个故事也和这两个故事相似。《一千零一日》第六卷中“尤尼斯与哈夏姆哈里发的故事”和《一千零一夜》第四卷中“郁诺斯和韦利德太子的故事”极为相似。

以上七组相似的故事篇幅一般比较短小,即是短故事。其中,《一千零一日》的“哈里发与牧羊人的故事”、“巴士拉恋人的故事”、“努尔丁和丝特·杜尼亚的故事”、“尤尼斯与哈夏姆哈里发的故事”故事发生的地点、人物名称等表明它们是阿拉伯的民间故事。《一千零一夜》的“宰相妇人的故事”(《一千零一日》中的“招待国王的宴会”)和“侍卫与泼妇的故事”(《一千零一夜》中“妻子的计谋”的故事)被套于框架故事《国王太子和将相嫔妃的故事》之中,这个框架故事:“其故事起首、内容、格局均表现出印度色彩”(郅傅浩23)。《一千零一日》除吸收印度民间故事外,阿拉伯等地流传的民间故事也是构成全书故事的重要来源之一。

郅溥浩先生指出:“迦兰最早将《一千零一夜》翻译介绍到西方的法国学者,在译完七卷《一千零一夜》并出版后,又陆续搜到许多东方故事,并译成五卷陆续出版,其中就有阿拉伯文版《一千零一夜》原书中没有的《阿拉丁和神灯》、《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英文译者巴登在译出《一千零一夜》十卷并出版后,又继续搜集翻译了东方故事七卷,附于十卷之后,于1888年出全。不少翻译家把新搜集来的东方故事说成是《一千零一日》的续篇或姐妹篇,这其中就有《一千零一日》”(299)。论者既说《一千零一日》是《一千零一夜》的续篇, 又指出《一千零一日》是一部独立的书,即“《一千零一日》实际上是一部波斯故事集,由法国学者彼狄斯·迪·拉·克罗依克斯在波斯搜集得来,是一部模仿《一千零一夜》的作品”(郅溥浩299)。 这种观点沿用了杜渐先生《一千零一日》选译本前言里的看法。

但是,《一千零一日》全译本的“原著序”说,摩洛哥非斯城的开旺大学图书馆保存了《一千零一日》的阿拉伯文手稿,其作者是德尔维希·穆赫利斯(《一千零一日》,朱梦魁 万曰林译5)。暂且认为, 《一千零一日》有波斯文抄本和阿拉伯文抄本。如果说,《一千零一日》是《一千零一夜》的续篇,是一部模仿《一千零一夜》的作品,那么,支持这种观点的证据难道仅仅是这两部书的叙事结构方式相似,即都采用了框架叙述的形式吗?的确,《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的叙事结构,都采用故事套故事的框架结构,按时间分隔分段的形式。所不同者,《一千零一日》用“白天”分隔,即每日清晨,毛姬·芭赫尔讲故事,“这时,外面吹响了号角,宣布又有人来向赛阿黛公主求婚。毛姬·芭赫尔停止了讲故事”,“如此日复日,直到第一千零一日。《一千零一夜》则是以‘夜’为单位分隔分段,”如“山鲁佐德知道天色已明,便停止了讲述”,“山鲁佐德对国王说道”,如此夜复一夜,直到第一千零一夜。除两部书的结构相同外,前文列出《一千零一日》中有七个故事和《一千零一夜》中相应的故事相似。这表明,《一千零一日》中的这七个故事很有可能取自《一千零一夜》。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千零一日》不仅袭用了《一千零一夜》的结构方式,而且还沿用了《一千零一夜》的少数故事。但是,这种故事套故事的框架结构方式早在《一千零一夜》成书之前就已经在波斯故事集、甚至印度故事集里产生了。如《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来源之一——波斯故事书《赫扎尔·艾福萨那》、印度故事集如《鹦鹉故事七十二则》等也采用这种故事套故事或用时间分隔的叙事结构方式。可见,这种结构方式已有久远的传统渊源。不能排除,《一千零一日》的编订者也沿用这种传统的和听众读者早已习惯的讲故事的方法的可能性。相似的故事也有取自民间流传故事的可能。《一千零一夜》的研究者指出,阿拉伯典籍《索引书》中记载:“《赫扎尔·艾福萨那》,它包含一千个夜;但不足二百个故事,因为一个故事可解讲几夜”(转引自郅溥浩6)。 这部典籍还提到,10世纪伊拉克人哲赫舍雅里着手编撰一本书,他选了一千个阿拉伯、波斯、罗马故事,每部分自成章节,彼此互不联系。他收集了四百八十个故事,每夜有一个完整的故事,每个故事约五十页(转引自郅溥浩9)。 《一千零一日》的故事是否也取自上述典籍,仅是推测假设,尚无法确证。对于《一千零一夜》的思想内涵,中外学者大多认为,它的思想是双重性的或者多元的。《一千零一夜》全书的框架故事或引子讲,国王山鲁亚尔因其王后与黑奴私通,心里充满了对所有女性的忿恨,就每夜娶一女子,第二天清晨就杀了她,以此报复渲泄。宰相女儿山鲁佐德为拯救无辜女子,前往宫中,每夜讲故事吸引国王,讲至一千零一夜,终于使国王感悟,放弃错误念头及行为,并娶山鲁佐德为妻。全书引子的故事表现出厌恶女性、贬低蔑视女性的思想基调。虽然全书中有些故事描写了一些善良智慧的女性,但总体上对女性是带有偏见和蔑视、厌恶态度的。如开篇故事中引用诗人的诗句说:“别信任女人——千万!/也别相信她们的诺言!/因为她们喜怒哀乐完全与她们阴户相关。/她们外表虚情假意,/内心却被背信弃义充满。/要当心她们诡计多端,/要以优素福的故事为鉴。/君不见,正是由于她们,/魔鬼才会使亚当被逐出乐园”(《天方夜谭》8—9)。

视女性为十恶不赦的魔鬼是《一千零一夜》全书相对统一的思想。而《一千零一日》引子故事则与《一千零一夜》对待女性的态度相反,赛阿黛公主曾夜有一梦,男子在梦中给她留下了可怕的印象。从此以后,她便认为天下所有男子,无不奸诈、自私和背信弃义,她立志终身不嫁。后经老保姆讲故事启悟,消除了她对男子存有的憎恶和仇恨,终于使她同意出嫁。总体上,《一千零一日》全书对女性是持肯定和赞美态度的。

《一千零一夜》和《一千零一日》表现出的思想观念是男权中心与女权中心、厌女心理与厌男心理的二元对立。无论是山鲁亚尔国王,还是赛阿黛公主;一个据亲眼所见,一个据梦中所见,都产生了某种偏执的心理疾病。讲故事实际上就是一种精神分析式的心理疗法,从这两部书中我们看到了精神分析学说的东方思想渊源。

更为有趣的是,《一千零一夜》第五卷《艾尔德施尔和哈娅图·努夫丝的故事》中哈娅图·努夫丝公主同样因梦而产生怨恨男子的心理(《一千零一夜》24)。《一千零一夜》第二卷《叔尔康、臧吾·马康昆仲和鲁谟宗·孔马康叔侄的故事》中套有宰相丹东讲给臧·吾马康的故事之一“塔智·木鲁可和朵妮亚的故事”,其中,朵妮亚不愿结婚的原因,也是梦见雌鸽救雄鸽,而雄鸽见死不救。这两个梦和《一千零一日》引子里赛阿黛公主的梦如出一辙:“赛阿黛公主做了这样一个梦:公羚羊身陷猎人布下的罗网,它的伴侣母羚羊立即飞奔过去,在猎人动手捕捉公羚羊之前把它救了出来。时隔不久,母羚羊也陷入了猎人的罗网,它马上向公羚羊求救,公羚羊不肯救它,丢下它逃之夭夭”(《一千零一日》,朱梦魁 万曰林译2)。《艾尔德施尔和哈娅图·努夫丝的故事》是《一千零一夜》中一个相对独立的完整故事,哈娅图·努夫丝公主消除她对男性的偏见,不是靠讲故事,而是借助画廊修改梦境达到的。

作为一部多民族文学交融而产生的民间文学巨著,《一千零一夜》表现出双重或多元的思想是正常的。这也是这部书没有确定作者或无法考证其作者的原因之一。同样,《一千零一日》的故事来源及构成也有同样的性质。《一千零一日》中文全译本这部书的有些故事,可以确切无误地找到它的印度来源。如:

《一千零一日》第一卷《神奇八哥的故事》中的“蒂拉克胡奇的故事”,即一个机智的妇女躲过老虎和豺威胁生命的故事,是古代印度故事集《鹦鹉故事七十则》中的故事(季羡林327),整卷的框架故事也与《鹦鹉故事》大致相同。可以断定,《一千零一日》第一卷《神奇八哥的故事》即是印度《鹦鹉故事》的改(缩)写本。略有差异的是,《鹦鹉故事》讲述七十夜,即七十个故事;而《神奇八哥的故事》讲述了约七十五日,九个故事。《一千零一日》第五卷《国王和魔鬼的故事》同样是印度《僵尸鬼故事二十五则》的改(缩)写版。《僵尸鬼故事二十五则》收入印度现存最大的故事集——《故事海》中,因此,同样的故事在《故事海》中也有叙述。

收入《故事海》的印度整本故事集还有《五卷书》。《五卷书》是全世界广为流传的一部印度故事书。《一千零一日》第五卷《国王与魔鬼的故事》中第九个故事——四个造狮子的人的故事,即是《五卷书》第五卷第三个故事。另外,《一千零一日》第六卷《黄金城的故事》中“贞洁之花的故事”是《故事海》第二卷第十三章的故事。第十卷《月亮公主的故事》中有三个故事来源于《五卷书》:第一个故事“蛇的新娘”来自《五卷书》第一卷第二十三、二十四个故事;第三个故事——“獴的故事”源于《五卷书》第五卷第一个故事;第四个故事“不自量力的狐狸的故事”源自《五卷书》第四卷第四个故事。

《一千零一日》第六卷《黄金城的故事》中有一个名为“机智的玛呼达萨”的故事,讲述智者玛呼达萨裁判二妇争子的故事。这是一个在全世界多个民族中间流传的故事。黄宝生先生的“《本生经》浅论”一文依据已有的研究资料指出这个故事的多个变体或异文。如中国汉族故事《聪明的国王》,中国少数民族傣族故事《召莫和西塔》是这个故事的异文;中国古代典籍《风俗通义》,汉译佛经《贤愚经》、元曲《包待制智赚灰阑记》以及布莱希特受此启发创作的戏剧《高加索灰阑记》等都是这个故事的变体;《旧约·列王纪》中“所罗门以智断案”的故事和这个故事大同小异。巴利文《本生经》第五百四十六《大隧道本生》有相似的故事记载(黄宝生426—428)。关于《本生经》中记载菩萨智断小孩的故事,是否是这个故事最“原始”的形式,还是《圣经·列王纪》的故事最“原始”,以及谁影响谁的问题,目前学术界尚无定论。但是,确定的是《一千零一日》中《智者玛呼达萨的故事》最接近《本生经》中这个故事的原貌,也即是说《一千零一日》中的故事取自《本生经》,至少受其影响启发。不过,《一千零一日》中这个故事已没有了佛教色彩,它被波斯化或阿拉伯化了。

《一千零一日》第七卷《法官与海盗》中第四个故事“小伙子与鹅的故事”是一个有趣滑稽的故事,讲一个名叫阿尔康的人的儿子找“鹅”的故事。印度大史诗《摩诃婆罗多》中有一则关于鹿角的传说,其内容和《一千零一日》中“小伙子与鹅的故事”较为相似。莫·温特尼茨指出:“这个传说在印度其它的文学作品里也有不同的翻版,尤其见于《罗摩衍那》、《莲花往世书》和佛教的故事集。……佛教的《佛本生经》里保存了这种原始幽默的形态。这个故事在西藏、中国和日本都有不同的形式,甚至在西方的独角兽故事里也有它的痕迹。”② 中国民间也有相似的“老虎不吃人”的故事。薄伽丘的《十日谈》中第四天的故事开头有一个小插曲,和《一千零一日》中“小伙子和鹅”的故事相似,故事中称女人为“绿鹅”。③ 史诗《摩诃婆罗多》中鹿角仙人的故事很可能是这类故事的“原始形式”。

《一千零一日》中的印度故事,主要取自史诗《摩诃婆罗多》、《本生经》、《五卷书》、《故事海》、《僵尸鬼故事二十五则》、《鹦鹉故事七十则》等印度的故事。根据这些印度典籍的成书年代,不难推知,《一千零一日》中的印度故事最早应不早于公元六世纪,最晚的故事应在公元十四世纪,其中的大部分印度故事成书于十一世纪。

从《一千零一日》中的印度故事来源看,这些故事共计二十六个,占全书故事的四分之一,数量还是比较可观的。而从《一千零一日》完整的故事结构方式、全书框架故事或引子故事及整部书表现出的以一贯之的思想性,即信任女性、肯定女性、赞美女性的观点,说明《一千零一日》的成书过程中,很可能有一个确定的编订者,不妨大胆推测:这个编订者是一位具有同情女性的思想意识的男性编者或者就是一位女性编订者。她曾接触过《一千零一夜》这部书或者读到过《一千零一夜》中的某些故事,但对其中表现出恶意攻击女性的思想表示不满和义愤,决心编撰一部还女性以清白的真实面目的书,这部书即是《一千零一日》。她根据许多故事书当然也包括《一千零一夜》民间流传的故事以及自己创作故事,最终编撰成《一千零一日》这部既模仿《一千零一夜》,又批判其思想性的大作。进一步推测,这位女性编订者从《一千零一夜》的“艾尔德施尔和哈娅图·努夫丝的故事”或者“塔智·木鲁可和朵妮亚的故事”中选取了哈娅图·努夫丝的梦境片断作为《一千零一日》的框架故事或引子,又从其他典籍中选取了印度、波斯、阿拉伯,甚至中国、日本、欧洲等民族的故事,经过筛选、归并、扩展、加工,最终完成了《一千零一日》这部思想性迥异于《一千零一夜》的民间文学又一巨著。

综上所述,作为阿拉伯“白天”和“黑夜”的《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一部是为女主人公赛阿黛公主讲故事,另一部是为男主人公国王山鲁亚尔讲故事;以男性为中心的《一千零一夜》是“黑夜”,而以女性为中心的《一千零一日》则是“白天”。当代西方学者朱迪斯·洛伯(Judith Lorber)认为:“社会性别作为现代社会制度之一,它一直以来的目的就是建构一个相对于男性群体而言处于从属地位的女性群体。每一个被放入‘女人’这一地位的人的生活都是相对男人生活白天的黑夜(night to his day),相对于男人白色的黑色(black to his white)——一直都只是一种幻象。被隔离于男人的空间之外,女人被压迫以确保系统功能的持续”(洛伯278—9)。男人代表白天,女人代表黑夜。这样的隐喻方式从世界古代各民族的神话中就能看到,例如,“太阳神”与“月亮神”就分属男性和女性。这种远古的神话观念积淀在现代人的意识中,“白天”和“黑夜”自然就隐喻了男性和女性或者男权和女权,成为社会性别的社会建构模式之一。“白天”和“黑夜”隐喻着具有文化意味的两性抗争,而《一千零一日》和《一千零一夜》就是这种两性抗争的戏剧性的表述。

引用作品[Works Cited]

《一千零一日》,杜渐译。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1年。

[Arabian Days.Trans.Du Jian.Shenyang:Niaoning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1981.]

《一千零一日》第1卷,朱梦魁 万曰林译。兰州:甘肃少年儿童出版社,1993年。

[Arabian Days.Vol.1.Trans.Zhu Mengkui and Wan Yuelin.Lanzhou:Gansu Children Publishing House,1991.]

《一千零一夜》第5卷,纳训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

[Arabian Nights.Vol.5.Trans.Na Xun.Beijing:People's Literature Publishing House,1998]

《天方夜谭》,仲跻昆 郅溥浩等译.桂林:漓江出版社,1998年。

[The Arabian Nights.Trans.Zhong Jikun and Zhi Fuhao.GuiLin:Lijiang Publishing House,1998.]

黄宝生:“《本生经》浅论”,《外国文学研究集刊》第五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408—428。

[Huang Baosheng.“On the Jataka.”Studies in Foreign Literature.No.5.Beijing:China Social Sciences Press,1983.408—28.]

季羡林主编:《印度古代文学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

[Ji Xianlin,ed.A History of Indian Ancient Literature.Beijing:Peking UP,1991.]

朱迪斯·洛伯:“‘黑夜与白天’:社会性别的社会建构”,郑丹丹等译,余宁平校。参见余宁平 杜芳琴主编:《不守规矩的知识——妇女学的全球和区域视界》。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年。245—282。

[Lober,Judith.“‘Night to His Day’:The Social Constrution of Gender.”Trans.Zheng Dandan,et al.Unruly Knowledge:The Global and Regional Vision on Women's Studies.Ed.Yu Ningping and Du Qinfang.Tianjing:Tianjing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2003.245—82.]

孟昭毅:《比较文学通论》。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5年。

[Meng Zhaoyi.General Theory of Comparative Literature.Tianjin:Nankai UP,2005.]

《五卷书》,季羡林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

[Pancatantra.Trans.Ji Xianlin.Beijing:People's Literature Publishing House,1981]

郅溥浩:《神话与现实——〈一千零一夜〉论》。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年。

[Zhi Fuhao.Myth and Reality:On The Arabian Night.Beijing: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1997.]

注释:

① 参见朱梦魁

万曰林译:《一千零一日》第一卷(兰州:甘肃少年儿童出版社,1993年)1—3。

② 参见季羡林

刘安武编:《印度两大史诗评论汇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343—346。

③ 参见方平 王科一译:《十日谈》(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349—351。

作者介绍:赵建国,河西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东方文学研究。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1FFF627BC78E2F7.html

范文十:阿拉伯学者谈对“阿拉伯之春”的看法

作者:于颖

当代世界 2013年08期

肇始于2010年底的中东地区动荡至今已过去了两个年头。期间,已有四个国家发生了政权更迭。起初,包括阿拉伯知识阶层在内的国际各大智库皆对事态发展持乐观预期,认为它是一场推动该地区向前发展的正向行动,并赐之以“阿拉伯之春”的美称。然而,时隔两年,当事国不仅没有实现其预想的政治稳定与强大、经济发展与繁荣、社会祥和与开明,反而随着事态向纵深发展,各种矛盾引发的冲突将该地区形势带入到了任何人事先都未曾预料到的动荡混乱境地:地区伊斯兰政治力量借机强势崛起,并在许多阿拉伯国家的政治舞台上扮演主角;西亚北非地区乱局外溢效应波及周边国家和地区,引发民族分裂和教派争端所导致的血腥仇杀。昔日洋溢在乐观派脸上的笑靥不见了,当初的愉悦心情已被焦虑不安所代替,他们疾呼:昔日充满希望的“阿拉伯之春”已幻化成为冷酷无情的“阿拉伯之冬”。值此轮阿拉伯地区动荡两周年之际,一批有良知的阿拉伯学者或亲历了此次社会风暴,或自始至终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并紧跟形势发展的进展,撰写了大量相关文章,从不同角度对事件进行解读与剖析。这其中有受西方影响主张自由民主的世俗代表,也有受伊斯兰文化影响频深的保守派。为较全面客观地反映阿各界人士的观点,编译者在摘编文章时注意兼顾两者之间的平衡。以下观点皆摘自阿拉伯专家学者,不代表编译者个人立场,仅供参考。

一、各方对“阿拉伯之春”发展至今产生的社会效益普遍表示失望与不满,但认为要将运动进行到底。

1、总部设在科威特的“海湾研究中心”主任阿卜杜勒·阿齐兹·本奥斯曼在2013年1月14日《中东网》网页上发表题为《“阿拉伯之春”第三年,从乐观走向失落》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写道,“阿拉伯之春”的经验在于它成功推翻了世袭独裁统治,并实现了通过票箱赢得选举的“民主”制度。但是以这种方式上台的新当权者却采取了比其前任更为暴烈的独裁,其具体行为是通过对前任变本加厉的讨伐与惩治,来树立新政权的权威。判断一场革命的成败可从历史和现实两个标准:从历史角度衡量要看它是否产生新理念和新原则,如法国大革命使“自由、平等、博爱”等引领时代进步与发展的观念深入人心,其影响力延续至今;从现实角度看它是否有利于促进政治变革、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阿拉伯之春”以狂飙突进开始,以地区国家经济衰落、社会分裂告终,既没有建立现代民主制度,也没有营造稳定的社会环境,更没有向青年人提供其所企盼的就业机会,这势必使“希望的春天”转化为“沮丧的冬天”。

2、受西方自由派思想影响较深的突尼斯裔美国学者、《半岛网》专栏作家苏海尔·格努西在《阿拉伯革命两周年,经验与教训》中写道,“阿拉伯之春”已持续两年多时间,它虽然推翻了多个国家持续数十年的强权统治,但在该运动经过初期势如破竹的风潮后却逐渐走向迷茫,广大民众对现状极度失望,原以为革命后政治、经济会出现改观,生活水平有望得到提升。然而,在为其付出高昂代价后,一切如故,甚至今不如昔,一些人开始怀念前朝政权的统治时光。突尼斯形势并不乐观,政客们疯狂争权夺利,导致国家陷入混乱,国家重建的过渡期被迫延长。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背景的新总统穆尔西醉心于扩大总统权限,导致国内政局持续动荡,反对派质疑他可能成为又一个穆巴拉克。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正进行着你死我活的厮杀,叙已坠入内战和民族分裂的泥潭不能自拔。

3、沙特阿拉伯资深外交家,后任多个阿拉伯电视台政治评论家贾马勒·哈什格吉在近期发表的标题为《“阿拉伯之春”已结束,但不能容忍走回头路》的文章中认为,虽然目前阿拉伯各国面临着多重挑战与困难,但无论前途多么艰险也要勇敢地走下去,绝不能走回头路。文章说,“阿拉伯之春”结束了吗?是的,它的狂热浪漫期已结束,转而面对残酷悲凉的现实世界,经济凋敝,官员渎职,社会怨声载道。从这个角度看,“阿拉伯之春”的确结束了,但阿拉伯革命仍在继续,它所产生的变革没有停止。乐观的分析家们看到了埃及市民在示威后自动回到解放广场,将便道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名利比亚武装组织的青年听从利新政府的号召,向政府缴械,并投身于国家重建进程中,并以此预言阿拉伯人汲取历次革命的教训,正行走在振兴的道路上。悲观的或称现实主义分析家则唱衰此次运动,并以1789年法国大革命为例证,预言即使是此次革命的最大赢家埃及,也需要至少十年时间才能恢复稳定,要将埃及的社会体制变为西方民主制度至少需要数十年时间。但无论是乐观派还是悲观派都一致认为,绝不能开历史倒车。以埃及为例,现任总统穆尔西政权有可能倒台,并被迫提前举行总统选举,但埃及绝不会退回到穆巴拉克时代,即使埃及军队接管政权,也只是暂时现象。并预言未来即使埃及实行民主制度,穆斯林兄弟会也不会退出政治舞台,任何人都无权再次对其进行封杀,同样,各种世俗自由派力量也会不受限制地存在下去,未来的阿拉伯世界将会变得更加宽容与理智。

二、专家们试图从历史、政治、社会等层面剖析造成此种结局的原因。

1、巴勒斯坦政治学教授、《半岛网》专栏作家阿卜杜勒·斯塔尔·卡西姆认为阿拉伯民族落后的部族制度与现代民主政治难以融合。他认为现在许多阿拉伯国家名为“共和国”,但其政治文化中逐水草而居的部落意识和血亲仇杀的沙漠文化根深蒂固。主要表现:一对本部族的认同超过对国家的效忠,唯部族首领和酋长马首是瞻,为维护部族利益时刻准备与外族展开仇杀,由此造成严重的社会分裂;二是唯我独尊,刚愎自用,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是思想极端、思维褊狭,缺少理性与克制,体现在政治行为上便是对政敌及反对意见的零容忍。当前,阿拉伯国家的政治生态仍然酷似部落族群,议会、总统选举像极了酋长推选,获胜者的首要任务是回馈本部族成员,想方设法满足其合理或不合理的各种需要,而不是回应全体国民的政治诉求,保障其物质需要。当今阿拉伯社会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组织和领袖人物,更缺乏带领全体国民实现政治变革、民族自强的核心力量。

2、苏海尔认为,“阿拉伯特色”的政党政治导致各政治力量只顾争名夺利,罔顾民众利益。苏认为20世纪50-60年代,阿拉伯国家的反帝、反殖运动风起云涌,民众把殖民主义者赶走后,并没有自己当家作主的意识,而是将政权交予当时的社会精英,认为可以依靠他们建立民主政权,实现国家与民族的复兴。殊不知没有限制的权力导致了另一种形式的专制制度的诞生,即“阿拉伯特色”政党政治的产生和畸形发展。20世纪伴随民族解放运动一同产生的民族主义政党,与其推翻的殖民主义者一样缺乏政治度量,利用权力对伊斯兰政党进行残酷打压和封杀。后者被迫转入地下,为争取生存权与当局进行着激烈斗争,将推翻现政权并取而代之作为终极目标。这种政治生态使得真正意义上的政党政治无法正常发育,也就无法产生众望所归的政治领军人物。各党领导人均将本党私利置于所有考量之上,“国家”是其渴望得到的猎物,“民主”则是其获得统治权的方式和工具。目前包括埃及在内的中东多数国家形势持续动荡,其深层原因就在于此。

3、《中东网》在2013年1月15日纪念“阿拉伯之春”两周年的社论《变革的种种猜想》一文认为,此次阿拉伯世界爆发全局性动荡充分暴露了阿拉伯国家政治体制长期以来存在的结构性缺陷,体现在以下方面:首先是这些国家政治领导人昏庸无能,缺乏政治敏感性,不能体察、洞悉时代潮流发展的走向,准确判断国家、地区乃至国际形势发展动向,并顺应历史潮流采取应对的政策与策略。最典型的例证莫过于萨达姆家族的覆亡。20世纪90年代初,时任伊拉克总统的萨达姆就是因为错误地估计了国际形势,并悍然发动侵略科威特战争,导致了其覆灭的结局。其次是各阿拉伯民族缺乏凝聚力,尽管阿拉伯国家人多势众,但却如一盘散沙,在巴勒斯坦问题上无所作为,致使巴勒斯坦问题成了多个组织,其中有民族主义的、左派自由主义的,以及伊斯兰宗教色彩的形形色色组织进行幕后交易和讨价还价的砝码,和建立独裁统治和政治赌博的借口。第三,早在此轮社会动荡前,一些阿拉伯国家的统治阶层就将国家财富挥霍殆尽,而没有将其用于经济发展、文化建设和国民素质的提高。国际人类发展报告显示近十年来,阿拉伯世界的发展水平除少数非洲穷国外为世界最低。

三、普遍认为只有实施全方位、深层次、循序渐进式的改革才能实现阿拉伯民族的复兴。

阿拉伯学者普遍认为,要实现阿民族复兴的梦想并非朝夕之功,需几代人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艰苦努力才能实现。

1、叙利亚籍自由撰稿人、《半岛网》专栏作家纳比尔·阿里·萨利赫认为,要实现阿拉伯民族复兴,首先政治上要实施民族和解政策,尽快恢复国家稳定。“阿拉伯之春”使蛰伏了数十年的伊斯兰政治力量异军突起,并在政治舞台上扮演主角,伊斯兰政党与世俗自由派博弈加剧,这在埃及、突尼斯两国表现得最为突出。为了阿拉伯民族团结与统一的根本利益,宗教与世俗两派须摒弃在政治理念、治国方略上的对立,形成一股合力。这方面执政党应率先垂范,显示出足够的政治智慧与勇气,对反对党采取包容政策,搭建平等对话的平台,就制度创新、经济改革、社会公正等问题展开对话,从而建立互信,实现社会各界观念互动与融合。其次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取信于民。大多数阿拉伯民众投身于“阿拉伯之春”,其主要目的是希望通过此运动改变困窘艰难的生存状况,他们对于新政权的主要期待就是尽快提高生活水平。为此,应调动社会各阶层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制定符合各自国情的发展规划,逐步改善经济状况,并努力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此外,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还要兼顾社会效益,处理好效率与公正之间的关系。第三是进行思想启蒙与社会教育,提高全民族的知识水平与文化素养。要实现阿拉伯民族的全面振兴,须制定明确的、有吸引力和感召力的目标,并动员、组织广大民众广泛参与其中,要以改选民众的思想为先导,改变人群中普遍存在的信仰缺失、浑浑噩噩,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树立积极向上,乐于奉献的精神风貌,加强爱国主义、公正、诚信等现代正能量理念的灌输,使阿拉伯社会逐步从部族社会走向公民社会。

2、苏海尔认为鉴于青年是社会的未来,为实现阿民族美好未来,应着力加强对青年一代的培养。他在文章中表示,公允地讲,让前朝政客担负起反专制统治、实现民族复兴的重任是不切实际的奢望,因为这些人本身就生长在暴政统治下,政治的潜规则告诫他们一旦失去权柄,使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们从未践行过自由与民主,不谙政务公开、团队合作等现代社会的通则,更不知轮流执政为何物,他们是暴政的实施者,也是受害者。因此,要实现令人期待的社会变革只能依靠朝气蓬勃的青年一代,他们信仰自由,渴望机会均等,正因如此,在此轮革命中,阿拉伯各国的年轻人表现得最为抢眼。但要使其真正担负起民族振兴的重任,他们还要经历多重磨炼与考验,并经受严格的教育,使他们在思想上剔除前朝保守思想的余毒,同时逐步树立诸如秉公、诚信等具积极进步向上的理念,使其成为有引领时代潮流的具有崭新面貌的新一代。

作者介绍:于颖,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西亚北非局。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715FBE706984D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