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廖沙的外祖父

阿廖沙的外祖父

【范文精选】阿廖沙的外祖父

【范文大全】阿廖沙的外祖父

【专家解析】阿廖沙的外祖父

【优秀范文】阿廖沙的外祖父

范文一:我的外祖父

我 的 外 祖 父

“漆黑空间可否给我一点光,冰一般的手不知方向,划着孤独寂寞,怕看镜内我倦容,„ „”每每听到这首歌曲,我会记起我的外祖父。人的一生中会有许多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值得你敬佩、值得你学习。同样,我的外祖父就是我最崇敬的人。

提起我的外祖父,对他的记忆很多。他是一个年过8旬的白发老人,略发福的身材笔直而挺拔,宽宽的肩膀厚重而坚实,高鼻梁,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平滑而略显褶皱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

外祖父18岁参军,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位拥有68年党龄的老军人。从小我就喜欢聆听他给我将他过去的故事,很小的时候不懂他讲的很多道理,如: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功)八项注意(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家、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体会发生在他老人家身上的每件事都不是故事那么简单的。

我的外祖父在原东北野战军第四十九集团军林彪的部队中从事过多项革命工作:曾任过林彪司令的警卫连班长;黄埔军校毕业生(时间不很长);步兵连队指导员;警卫连副连长;炮兵连连长。经历并参与了后期对日抵抗分子围剿任务及解放战争三大战役,尤其对辽沈战役我的外祖父记的是非常清楚。他和我讲过不止一次,他最感到自豪的就是解放锦州、鞍山、沈阳的战役是他所在的部队亲自参与并主攻克的,他和我说那是用成千上万的指战员的鲜血换来的和平解放与繁荣安宁。

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他给我讲攻克鞍山市烈士山(原名:铁架上)战役的事迹,那是一个凄惨而激烈的战斗,整个团的步兵几乎全部阵亡,仅剩下外祖父指挥下当时最先进的美式排击炮连所有的炮兵指战员们。外祖父回忆说:“他们是我东

北野战军培养出的第一批排击炮兵,绝大多数年轻的战士都是刚刚投入战斗,一部分人甚至连枪都没打过一下。今天为了和平安定来到这里、为了过上好生活,牺牲青春投身革命,为了共产主义信仰随时准备奉献自己有限的生命”,“看着这帮娃儿,我心又何忍?可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眼前的形式是整团人几乎覆灭,首长的命令却没有完成(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确保钢厂的安全和完整。意味着不可以用炮击和飞机轰炸,只能用“人海战术”拿下),怎么办?只能放弃那一门门大炮,所有炮兵连指战员拿上对于他们有些人还很新鲜的枪(主要还是国产的中正式(仿德国1924年式毛瑟步枪)、汉阳造(仿德国1898年式毛瑟步枪)、还有美援的春田M1903步枪、抗战前从德国进口的1924年式毛瑟步枪、缴获的日军三八式步枪(俗称三八大盖)。还有部分部队装备了美国的M24,李恩菲尔德SMLE步枪、M1卡宾枪),伴随着前进号声的吹响,所有人冲向制高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拿下它就是胜利。”事后外祖父回忆说:“当我被叫醒恢复意识的时候,战斗已经停止,当我询问政委我连的人员伤亡情况的时候,政委告诉我上级表彰我全连指战员,但是由于战斗的过于激烈,整个连只有7个人活了下来。我哭了,我的战友们没有一个是孬种,中国军人要的就是这种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坚决完成任务,为了共产主义信仰奉献自己宝贵的生命都在所不惜!”也因此,我外祖父的左耳永远失聪了。

前些年,在我的记忆中每每与外祖父去澡堂洗澡,给他搓背时看到在他身上被当时炮弹炸伤后手术留下的痕迹,我的心都会为之颤抖。那是一位军人为了和平而留下的功章;也是一位军人为了信仰遵守天职而留下的印记;更是一名解放军指战员值得我们去尊重和崇拜的地方;当然更是战争带给我们无限痛苦的回忆。

世界上有这么一片绿意盎然、无战争、无索求、永远为你们敞开大门的圣地;世界上也有一个天蓝蓝,海蓝蓝、无污染、无回报的供你们累时停留的港湾。那么

这个圣地、港湾处在哪里?他们的伟大足以让世界任何一个人泪流满面、他们的恩惠足以让太阳的光辉都暗淡、他们的美丽足以让夕阳洒下血红的泪!

我们每个人也许都还有祖辈们健在,每逢节日来临之际,停下你们手中机械式的工作、停下你们不好的情绪、停下和恋人的絮语、静下心来,面向家乡的位置说出你们已经被遗忘的话语“老爸、老妈;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你们辛苦了!儿女、孙子/女让你们牵挂和受累了!祝你们佳节快乐!”

而我已经再也见不到我的外祖父了,因为他已离我而去,让我的心真的感到无比的酸楚和痛彻,无法用言辞去形容,只能默默的为他送行,希望他不要怪他唯一的外孙没能去看他最后一眼,不奢求他的原谅,只希望他老人家一路走好!

作为我的外祖父,他将永远是我最崇敬的人!

质检部:王彧宣我 的 外 祖 父

“漆黑空间可否给我一点光,冰一般的手不知方向,划着孤独寂寞,怕看镜内我倦容,„ „”每每听到这首歌曲,我会记起我的外祖父。人的一生中会有许多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值得你敬佩、值得你学习。同样,我的外祖父就是我最崇敬的人。

提起我的外祖父,对他的记忆很多。他是一个年过8旬的白发老人,略发福的身材笔直而挺拔,宽宽的肩膀厚重而坚实,高鼻梁,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平滑而略显褶皱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

外祖父18岁参军,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位拥有68年党龄的老军人。从小我就喜欢聆听他给我将他过去的故事,很小的时候不懂他讲的很多道理,如: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功)八项注意(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家、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体会发生在他老人家身上的每件事都不是故事那么简单的。

我的外祖父在原东北野战军第四十九集团军林彪的部队中从事过多项革命工作:曾任过林彪司令的警卫连班长;黄埔军校毕业生(时间不很长);步兵连队指导员;警卫连副连长;炮兵连连长。经历并参与了后期对日抵抗分子围剿任务及解放战争三大战役,尤其对辽沈战役我的外祖父记的是非常清楚。他和我讲过不止一次,他最感到自豪的就是解放锦州、鞍山、沈阳的战役是他所在的部队亲自参与并主攻克的,他和我说那是用成千上万的指战员的鲜血换来的和平解放与繁荣安宁。

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他给我讲攻克鞍山市烈士山(原名:铁架上)战役的事迹,那是一个凄惨而激烈的战斗,整个团的步兵几乎全部阵亡,仅剩下外祖父指挥下当时最先进的美式排击炮连所有的炮兵指战员们。外祖父回忆说:“他们是我东

北野战军培养出的第一批排击炮兵,绝大多数年轻的战士都是刚刚投入战斗,一部分人甚至连枪都没打过一下。今天为了和平安定来到这里、为了过上好生活,牺牲青春投身革命,为了共产主义信仰随时准备奉献自己有限的生命”,“看着这帮娃儿,我心又何忍?可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眼前的形式是整团人几乎覆灭,首长的命令却没有完成(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确保钢厂的安全和完整。意味着不可以用炮击和飞机轰炸,只能用“人海战术”拿下),怎么办?只能放弃那一门门大炮,所有炮兵连指战员拿上对于他们有些人还很新鲜的枪(主要还是国产的中正式(仿德国1924年式毛瑟步枪)、汉阳造(仿德国1898年式毛瑟步枪)、还有美援的春田M1903步枪、抗战前从德国进口的1924年式毛瑟步枪、缴获的日军三八式步枪(俗称三八大盖)。还有部分部队装备了美国的M24,李恩菲尔德SMLE步枪、M1卡宾枪),伴随着前进号声的吹响,所有人冲向制高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拿下它就是胜利。”事后外祖父回忆说:“当我被叫醒恢复意识的时候,战斗已经停止,当我询问政委我连的人员伤亡情况的时候,政委告诉我上级表彰我全连指战员,但是由于战斗的过于激烈,整个连只有7个人活了下来。我哭了,我的战友们没有一个是孬种,中国军人要的就是这种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坚决完成任务,为了共产主义信仰奉献自己宝贵的生命都在所不惜!”也因此,我外祖父的左耳永远失聪了。

前些年,在我的记忆中每每与外祖父去澡堂洗澡,给他搓背时看到在他身上被当时炮弹炸伤后手术留下的痕迹,我的心都会为之颤抖。那是一位军人为了和平而留下的功章;也是一位军人为了信仰遵守天职而留下的印记;更是一名解放军指战员值得我们去尊重和崇拜的地方;当然更是战争带给我们无限痛苦的回忆。

世界上有这么一片绿意盎然、无战争、无索求、永远为你们敞开大门的圣地;世界上也有一个天蓝蓝,海蓝蓝、无污染、无回报的供你们累时停留的港湾。那么

这个圣地、港湾处在哪里?他们的伟大足以让世界任何一个人泪流满面、他们的恩惠足以让太阳的光辉都暗淡、他们的美丽足以让夕阳洒下血红的泪!

我们每个人也许都还有祖辈们健在,每逢节日来临之际,停下你们手中机械式的工作、停下你们不好的情绪、停下和恋人的絮语、静下心来,面向家乡的位置说出你们已经被遗忘的话语“老爸、老妈;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你们辛苦了!儿女、孙子/女让你们牵挂和受累了!祝你们佳节快乐!”

而我已经再也见不到我的外祖父了,因为他已离我而去,让我的心真的感到无比的酸楚和痛彻,无法用言辞去形容,只能默默的为他送行,希望他不要怪他唯一的外孙没能去看他最后一眼,不奢求他的原谅,只希望他老人家一路走好!

作为我的外祖父,他将永远是我最崇敬的人!

质检部:王彧宣

范文二:我的同学“外祖父”

我们学校最近成立了首个文学社,六年级的琪琪当上了文学社“外研部”“组织部”的部长,并兼任“副社长”。“来,‘外祖父’,该你演说了!”社长老师说。琪琪愣了一会儿,忽然想到那可能是自己,因为她每项“职务”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正好是“外祖父”。“Ladies and砖头们,以后啊,你们一定得叫我‘外祖父’!不然就炒鱿鱼喽!哈哈!”“外祖父”演说完,嬉皮笑脸地蹦着回到座位上。

“外祖父”既调皮又幽默,常让人哭笑不得。这天站队的时候,她突然猛地用屁股撞了我一下,还“嘿嘿”坏笑着:“‘金刚娘娘腚’!咋样。还想再挨一下吧?”妈妈咪呀,是不是她武打小说看多了?

有一次,“外祖父”在与我一起上素描课时,忽然大叫:“哎呀呀,我忘带橡皮啦!”说完就一个个问同学:“带了几块橡皮?”我正好多带了一块:“喏。给你!”“外祖父”接过橡皮,说:“不客气!”转身就哼着歌儿走了。一会儿,她又回来了,把橡皮还给我:“送你了!”我一下愣成了小呆瓜,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不会就是她的感谢方式吧?

过了好一会儿,我悄悄探过头去瞧她的画,正好被她看见了:“看,我画的烂苹果,多像!”又过了好长时间,我喝了口水,起身活动了一下,轻轻走到她跟前,结果又被她瞅见了:“看,我画的烂香蕉,多像!”我晕!快要下课时,我又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但是又被她瞄见了:“看,我画的烂葡萄,多像!”“拜托,你画个好一点的水果行不?”我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美术老师走过来:“琪琪,帮我把作业收一下,抱到办公室去。”老师前脚刚走,她就扯开嗓子,敲着铅笔盒喊起来:“收――作――业――嘞――”“咚咚咚咚――”“收――作――业――嘞――”“咚咚咚咚一”“哈,你不如直接喊‘卖豆腐嘞’呢!”我打趣地说道。没想到,她真那么喊起来了,弄得全班都晕乎乎的……

瞧,这就是那个比我大一岁的“外祖父”,一个无拘无束、灵秀、可爱的女孩子。

范文三:我的外祖父

外祖父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 发老人,他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

外祖父的工作是修皮鞋,他修的皮鞋既美观又舒适.从早到晚,找外祖父修鞋的人很多. 一天,天色已晚,有一位好像已经当了爸爸的叔叔,来找外祖父修皮鞋,叔叔气喘吁吁地走进我家,不等外祖父开口,屋子里就响起他急促的声音„这是我爸爸的一双鞋,他明天早上要赶六点钟的火车到北京去。请您帮帮忙,帮我把这双鞋修好。我明天早上五点半钟来拿,好吗?外祖父大打量了一下那个人,然后微笑着说;‟好吧!我连夜给你修:“没什么,人总有个着急的时候。”叔叔急匆匆地走了。外祖父赶紧仔细修起鞋来。

屋子里亮着一盏灯,可对于外祖父来说,再多一盏,也无济于事,只见他时而推推老花镜,时而远远地托起皮鞋,晃动着脑袋,仔细地看着,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时而他那长满茧的手里里外外抚摩着皮鞋,过了一会,屋子里响起敲打的声音、、、、、

我一觉醒来,已是十点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外祖父还坐在那修鞋。望着外祖父慈祥的脸,我肃然起敬。

实验小学三8班肖书涵

范文四:我的外祖父

人的一生中会有许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的人,值得你敬佩、值得你学习。我的外祖父就是我最敬佩的人。

外祖父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发老人,他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他高高的颧骨上架者一副老花眼睛,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外祖父从十几岁起,就从事修鞋工作,由于长年累月的干活,他的左手大拇指已经弯曲变形了。

外祖父修的鞋既美观又舒适,从早到晚,找外祖父修鞋的人络绎不绝。一天,夜幕已经降临,有一位顾客气喘吁吁地跑到我家,对外祖父说:“你这里有我的一双鞋,我的父亲病重,明天早上我要赶六点半的火车到青岛去看他老人家,您能不能把它修好,我明天早晨五点来拿?”外祖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那个顾客走了之后,外祖父拿出那双鞋,仔细地看了看,就开始修起来,他先把鞋帮浸湿,又把鞋帮端端正正地打到鞋楦上,把绳子打上蜡,最后一针一针地缝起来。屋里寂静无声,只有墙上的钟摆滴滴答答地伴着外祖父拉绳子的声音。

清早,我一觉醒来,看见外祖父床上的被子已经叠好铺平了。炉子旁边放着那双修好的鞋。不一会,有人敲门了,我打开门一看,门前站着的就是那个顾客。看到他进来,外祖父没灯他说话,就对他说:“您的鞋修好啦!”那顾客问:“多少钱?”“六角五分。”那人递给外祖父两元钱,说:“剩下的钱您别找了!”外祖父说:“不用客气,修鞋是我的工作,我应该这样做的啊!”说着外祖父把一元三角五分给了那个人。

望着外祖父慈祥的笑脸,深陷的双眼,弯曲的手指,我肃然起敬。我想:我的外祖父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我要好好向外祖父学习。

范文五:关于外祖父

“未结果的花,未完成的牵挂,我们学来许多说法,来掩饰不同的伤疤,……”每每听到这首歌曲,我都会记起我的祖父。

提起外祖父,我对他的记忆不是很多,只记得他在我九岁那年逝世,只记得那把葵花籽……

记起外祖父的脾气很怪,是个很有个性的老人,很严肃,从不跟我们开玩笑。他经常说,这世上,只有两件东西能让他笑,一件是他养的花,一个便是我的外甥女。每当此时我就会嘟起嘴,撒娇似地说:“姥爷坏,把我比作东西。”这时,外祖父就会笑,他笑得很淡,只是嘴角微微向上扬而已……

我九岁那年,外祖父得了癌症,无法治愈。听到这个消息,我是五个姐妹中哭得最凶的一个,这对当时我那幼小的心灵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呀!我一连旷课近一个月,只是为了多陪陪外祖父。他很生气,因为他不想我耽误学业。于是我就骗他说学校重修,放假一个月。他半信半疑地答应了。一个月后,我收到了学校再不回校就开除的消息,忍痛回了校。我回家第二天,听到了一个我最不愿意听的消息??外祖父逝世了。

我跪在地上,握着外祖父的手,冰凉,却很软。我的眼泪突然像洪水冲破了大堤一样破涌而出,母亲拉起我,帮我拭了拭脸上的泪水,指了指外祖父的眼睛说:“洁,姥爷临终前说了,他死后是若双眼睁开是希望你乐观向上,不要想他;若双眼闭着,说明他希望大家好好生活,不要想他……”

眼泪在眼中打了一个转就顺着脸庞滑下来。我知道,外祖父死前未见到我,一定很遗憾,他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大家不要挂念他。我轻轻地帮外祖父合上眼,然后抬起头,努力不让泪掉下。

我懂……我都懂……

事后,母亲递给我一包用手绢包着的葵花籽,说是外祖父死前叮嘱母亲给我的,他希望我像葵花一样永远乐观,向着目标,永不言败。

此刻,看着院子里外祖父生前养的花,美人蕉红得像火,黄的像绸、像霞,牵牛花扯开嗓子,仰天“长啸”还有那一排排向日葵花,正向着太阳,努力的把头抬起??似乎都在向我诉说些什么。我笑了,我明白外祖父的意思。

如今,外祖父离开人世已有六年,这六年里,每年的春天,我坚持到外祖父的坟前种下一大把葵花籽,于是在外祖父的坟前每年便有许多的向日葵在茂盛地生长,茂盛地开花,执着的向着太阳笑……

九泉之下的外祖父,你看到了吗?你的外甥女永远会是一个乐观坚强的人。

葵花依旧年年开,仰脸向前,永不言败。

范文六:可憎的外祖父

可憎的外祖父

——《童年》中外祖父人物形象分析

若谈起高尔基的外祖父,相信大家眼前立刻会出现一个干瘦的,有红胡子、鹰钩鼻、小眼睛的,又整天气呼呼,凶神恶煞的小老头,一出场就给人极坏的印象。

当我看到,《童年》中的描写,我也就是这种感觉。外祖父是个吝啬、贪婪、专横、残暴的人,这就是我心中外祖父的形象,他是可憎的。他的暴力行为让我们无法接受,以至于我们一谈起他就感到厌恶,但更多的还是我们对外祖父的深切的悲悯和同情。所以,我们今天愿意抛开对外祖父的种种不满,更清楚的去感受外祖父暴躁下的原因,承认他是个可憎的人,感受一下外祖父他的浓烈的悲剧色彩。

在外祖父所生活的时期,实在是九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候正是出于沙俄的残暴统治下。当时的俄国,政治极端腐败,下层人民生活困苦。当时的沙俄的民族文化心理沉淀:愚昧落后、自私野蛮、目光短浅、因循守旧、人性泯灭,这就是根深蒂固的小市民习气。在高尔基写《童年》的时候都说这是像铅一样沉重的往事,沉重得令人无法提起,那时候每个人充满热烈的仇恨的气息,每个人都是用仇恨来联系的,连小孩也热烈的参加了一份。的确,在这样的时代里,到处都是有这种典型的小市民思想,无疑影射出一种无形的阴暗的压力,一种对美好与人性的摧残。

当年外祖父的生活市纪委艰苦的,母亲是乞丐,他也只当了纤夫。“你是坐船来的,而我年轻的时候,得用自己的力量拉着货船„„赤着脚,脚下是锐利的石块„„太阳晒着后脑勺,脑壳像熔化的生铁似的沸腾„„要弯的像豆芽,骨头咯咯作响„„连路都看不清了,眼里全是汗。心里是多么难过,眼泪不住地流„„时常滑脱了纤索倒下去,脸冲着地,连这也是好的,力全使尽了啊!哪怕休息一会也好,哪怕咽气也好!„„你瞧,在上帝眼前,人们过的是什么日子!„„”这是外祖父对阿廖沙所描述的当时的生活可以从他的描述中看出在社会最底层中想生存下来是不易的,终于,外祖父熬出头了,做了行会的头,手下管了很多人。他想起了当年工作的时候受尽了非人的虐待,他是何等悲愤,于是,外祖父就这样,咬着牙挨打,挥着泪鞭荅,这是外祖父对这个社会的怨恨和报复!正是因为当初社会是这样对待他,所以外祖父也就被当初的社会所改变。

外祖父残暴、暴戾,对小孩们极其严格:因为阿廖沙染坏了一匹布;因为萨沙告密和顶针事件;因为阿廖沙对外祖父的祈祷挑错等等芝麻大的小事,外祖父就用被水泡的软软的柳枝来抽打,用力地抽打,一大下去就是一条红肿的鞭痕。“小茨冈”告诉阿廖沙如何才能减轻疼痛,想阿廖沙展示他那像手套一样硬的皮,都无不深刻的体现出外祖父的残暴和暴戾。

人入暮年,什么都应该释然了。但外祖父心中的怨恨不但没有淡化,反而变得更加浓烈了,就是因为与他具有血缘关系的人与他有着许多波折。二儿子指控大儿子要杀了外祖父,这可把外祖父气坏了,他知道这肯定是二儿子的故意挑唆,但生气又能怎样呢,难不成杀了自己的儿子?大儿子酗酒闹事;二儿子将自己的妻子活活打死;唯一一个的女儿又不肯听自己的话而跟别人秘密结婚逃跑了;儿子们也在秘密计算着自己的财产密谋分家;两个儿子还把自己的得力助手“小茨冈”害死了„„外祖父他是个挣扎了半辈子却从儿女那也得不到安慰的可怜人,这也太残酷了吧。那满腹悲愤又怎样用语言或行为向人倾诉呢?只能尽情的复仇罢了!

外祖父他老了,他越老反而越来越像孩子了。硬生生的祈祷方式,对“小茨冈”的冷漠和利用,将学者“好事情”赶出家,甚至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提出与外祖母分家,并且一分钱也没给外祖母,以至于外祖母晚年只能流落街头,以乞求为生!这都是外祖父对社会的报复,是外祖父可憎的一面。

可憎的外祖父,因为当时社会的黑暗,顽固的小市民思想,导致了外祖父的可憎,他对工人们的残暴行为,在家里对儿子,老伴以及一切有血缘关系的人都遭到了外祖父的报复,这就是外祖父的可憎。所以我才说外祖父是可憎的。可憎的外祖父

——《童年》中外祖父人物形象分析

若谈起高尔基的外祖父,相信大家眼前立刻会出现一个干瘦的,有红胡子、鹰钩鼻、小眼睛的,又整天气呼呼,凶神恶煞的小老头,一出场就给人极坏的印象。

当我看到,《童年》中的描写,我也就是这种感觉。外祖父是个吝啬、贪婪、专横、残暴的人,这就是我心中外祖父的形象,他是可憎的。他的暴力行为让我们无法接受,以至于我们一谈起他就感到厌恶,但更多的还是我们对外祖父的深切的悲悯和同情。所以,我们今天愿意抛开对外祖父的种种不满,更清楚的去感受外祖父暴躁下的原因,承认他是个可憎的人,感受一下外祖父他的浓烈的悲剧色彩。

在外祖父所生活的时期,实在是九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候正是出于沙俄的残暴统治下。当时的俄国,政治极端腐败,下层人民生活困苦。当时的沙俄的民族文化心理沉淀:愚昧落后、自私野蛮、目光短浅、因循守旧、人性泯灭,这就是根深蒂固的小市民习气。在高尔基写《童年》的时候都说这是像铅一样沉重的往事,沉重得令人无法提起,那时候每个人充满热烈的仇恨的气息,每个人都是用仇恨来联系的,连小孩也热烈的参加了一份。的确,在这样的时代里,到处都是有这种典型的小市民思想,无疑影射出一种无形的阴暗的压力,一种对美好与人性的摧残。

当年外祖父的生活市纪委艰苦的,母亲是乞丐,他也只当了纤夫。“你是坐船来的,而我年轻的时候,得用自己的力量拉着货船„„赤着脚,脚下是锐利的石块„„太阳晒着后脑勺,脑壳像熔化的生铁似的沸腾„„要弯的像豆芽,骨头咯咯作响„„连路都看不清了,眼里全是汗。心里是多么难过,眼泪不住地流„„时常滑脱了纤索倒下去,脸冲着地,连这也是好的,力全使尽了啊!哪怕休息一会也好,哪怕咽气也好!„„你瞧,在上帝眼前,人们过的是什么日子!„„”这是外祖父对阿廖沙所描述的当时的生活可以从他的描述中看出在社会最底层中想生存下来是不易的,终于,外祖父熬出头了,做了行会的头,手下管了很多人。他想起了当年工作的时候受尽了非人的虐待,他是何等悲愤,于是,外祖父就这样,咬着牙挨打,挥着泪鞭荅,这是外祖父对这个社会的怨恨和报复!正是因为当初社会是这样对待他,所以外祖父也就被当初的社会所改变。

外祖父残暴、暴戾,对小孩们极其严格:因为阿廖沙染坏了一匹布;因为萨沙告密和顶针事件;因为阿廖沙对外祖父的祈祷挑错等等芝麻大的小事,外祖父就用被水泡的软软的柳枝来抽打,用力地抽打,一大下去就是一条红肿的鞭痕。“小茨冈”告诉阿廖沙如何才能减轻疼痛,想阿廖沙展示他那像手套一样硬的皮,都无不深刻的体现出外祖父的残暴和暴戾。

人入暮年,什么都应该释然了。但外祖父心中的怨恨不但没有淡化,反而变得更加浓烈了,就是因为与他具有血缘关系的人与他有着许多波折。二儿子指控大儿子要杀了外祖父,这可把外祖父气坏了,他知道这肯定是二儿子的故意挑唆,但生气又能怎样呢,难不成杀了自己的儿子?大儿子酗酒闹事;二儿子将自己的妻子活活打死;唯一一个的女儿又不肯听自己的话而跟别人秘密结婚逃跑了;儿子们也在秘密计算着自己的财产密谋分家;两个儿子还把自己的得力助手“小茨冈”害死了„„外祖父他是个挣扎了半辈子却从儿女那也得不到安慰的可怜人,这也太残酷了吧。那满腹悲愤又怎样用语言或行为向人倾诉呢?只能尽情的复仇罢了!

外祖父他老了,他越老反而越来越像孩子了。硬生生的祈祷方式,对“小茨冈”的冷漠和利用,将学者“好事情”赶出家,甚至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提出与外祖母分家,并且一分钱也没给外祖母,以至于外祖母晚年只能流落街头,以乞求为生!这都是外祖父对社会的报复,是外祖父可憎的一面。

可憎的外祖父,因为当时社会的黑暗,顽固的小市民思想,导致了外祖父的可憎,他对工人们的残暴行为,在家里对儿子,老伴以及一切有血缘关系的人都遭到了外祖父的报复,这就是外祖父的可憎。所以我才说外祖父是可憎的。

范文七:阿廖沙·我

阿廖沙——一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

《童年》中的主人公阿廖沙是一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阿廖沙三岁痛失父亲,随后他就和母亲投奔外祖母去了,他的外祖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而他的外祖父却是一个吝啬`专横`残暴`的人,他在外祖父家过着痛苦的生活,有一次竟被外祖父打得失去知觉,后来还大病一场,在家中还有两个贪婪的舅舅经常为争夺家产而对家人大打出手。他的两个舅妈竟被两个舅舅打死了,他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残暴的家庭中。而他母亲却不想受牵连离开了外祖父家。后来他外祖父家彻底破产,它的外祖父就和外祖母分家生活,阿廖沙就与外祖母生活在一起。阿廖沙为了养活自己,每天下午他就会走遍大街小巷同伙伴们捡破烂儿卖钱养活自己。想到这儿,我就十分悲哀,我们从没体谅父母辛苦,小小年纪的阿廖沙已会自立谋生,而我们了一个个在家当小皇帝,好像父母服侍我们是应该的。错了!我们是大错特错!我们应该孝敬父母,体谅他们。阿廖沙只读了三年书就被迫离开学校,不久后,他的母亲就离开人世,他又遭遇失去亲人的沉重打击,然而在他需要坚强时,又遭遇外祖父把他赶出家门的打击。于是他告别了饱尝善恶的童年,走向人间开始自立谋生。

读到这儿,我情绪更低落了,阿廖沙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他坚强`顽强面对生活,遇到生活中的困难他迎难而上,从不退缩一点儿,他在没有依靠的情况下顽强生活着。他曾说过:“生活的情况越艰难,我越感到自己更坚强,甚而更聪明。”是阿,他坚强是因为他有毅力努力奋斗。

我们现在生活环境这么好,却还说自己不幸福动不动就责怪父母这不好,那不好。我们衣食无忧而阿廖沙的生活是多仫艰难,他并没有怨言,而我们动不动就怨言一大堆。我们学习环境也非常好,却对读书不感性兴趣,阿廖沙读书环境那么艰苦,但他有强烈求知欲望,对读书充满兴趣。比起阿廖沙来,在生活方面我们是如此幸运,生活如此幸福。

读完童年,我的情绪起伏更大,我有了自己新的奋斗目标:努力学习,迎难而上。用微笑告别往日孤寂,用色彩装点美好生活。坚信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逝去的,而是现在握在手中的幸福!

湖北宜昌秭归县秭归县郭家坝镇中学初二:袁超然

范文八:我的外祖父外祖母

挤娜

母 外 父 葡 我 祖

‘ 一一

线 一 脚

我 们 小 镇 黄金 口 的 脚 行 不 少 这 个 湘 鄂 边 地的 码头 曾是 千 帆 林 立 脚行 应 运而 生 脚 行 就 是 挑脚 挑 勺 又根

,

,

买哟

,

陈 松 应 一

有 个 脚 工 陈 大 汉 子 真 名 陈 道 力 荆 门 县 团 林铺 人 上 世纪 年代 就 加 人 了 中 国 共 产 党 是 一 名 敢 杀 地主 恶 霸 的 激 进 分 子 然 而 这 一 年地 下党 里 出 了 叛 徒 几乎 在 一 个 晚 上 地下 党 便差 不 多 被 一 网 打 尽 陈 大 汉 子 捡 了 一 条 命 是有 人 给 他 报 了 信 他 便 连 夜 逃 离 了 荆 门 一 路 来 到 黄 金

, , , ,

,

,

,

,

这 边 地 小 镇 隐蔽 了 起 来 仗 着 一 身 的 力 气 挑 起 了 八 根

,

,

系’

这 陈 大 汉 子 逃 离 时没 忘 了 将 一 个地 主 家 的少 妇 叶 凤 兰 带 上 这一 次 行 动 既 是逃 亡 也 是 私 奔 那 时 他 在 叶 凤 兰 家 打 长 工 于 是 就 与 叶 凤 兰 好 上 了 这 叶 凤 兰 有 一 双儿 女 但 为 了 爱 抛 夫 弃 子 跟上 了 这 个 中 共 地 下 党 员 甘 愿

,

,

,

,

,

,

,

冒 着 被杀 头 的 危 险

这一 对 事 实 上 的夫 妻再 没 有 生 育 他 们 想 抱一 个小 孩 这 期 间恰 好 镇 上 张 家 香 铺 的 男 女 主 人 都死 了 遗 下 个 小女 孩 嗽 傲 待 哺 陈 大汉 子 和 叶 凤 兰 便将 她过 继 过 来 成 了 陈 家 的 女 儿 这抱养 的 孩 子 就是 我 的 母 亲 如 果 我 真 要 跟母 亲 姓 也应 姓 张 的 我 父 亲 姓 罗 但 最 后 我 姓 了 陈 我 的 孩 子也 姓

,

在 黄金

,

口 住 下后

,

,

,

,

,

但我 与 陈 姓 没 任 何 血 缘关 系 黄 金 口 解放 时 我 的 外 祖父 陈大 汉 子 是 第一 个 跑老远 去迎接 解放 军 的 人 其 他人 都 不 敢 出 这 个 头 拍 国 民 党 秋 后 来算

, , ,

了陈

他们 的账 陈大汉 子 就要 公 布 自 己 的 身 份 了 他 的党 胜 利 了 他 正 准备 回 荆 门 去 找 过 去 的 同 志 以 便恢 复

, , ,

没想 到一解 组 织 关系 放 他便 因 病 去 世 了

,

,

所 谓 诚 其 意 者 毋 自欺 也

,

如 恶 恶 臭 如 好好 色 此 之 谓 典谦

,

,

陈应松 江西余干人

,

,

%& ∋ (

这 套 伎 俩 不过 是小 巫 见 大 巫 比 如 河 边有 续 四 年进入 中 国 小 说 学 会 个 女 人 会 经 常 死 去 说是 到 阎 王 爷 那 边述 的 中 国 小说 排行榜 去 了 一 般是 三 天 三 夜 睡 着 不 吃 不 喝 之 职 ! 阴 间 ∀看 到 土 后 醒 过 来 便 能 讲 她在 那 边 的 一 些 事 情 这就 是 过 阴 我 还 看 到 一 个 一 女 人 专 门 用 癫 蛤 蟆 给 人 治 病 她 家 里 养着 许多 癫 蛤 蟆 有 人 来 了 哪 #∃不 舒 服 便 提 一

只 癫 蛤蟆 剖 开 连 血 带 肚贴 在那 人 身 上 还 有 给 人算 命 的 挑 疮 的 挑 羊 毛 疗 的 全

, , ,

井…

年 生 于 湖 北 公安 县 中 武汉 大学 中 文 系毕 业

国 作 家 协 会会 员

,

现 系湖

北 省 作 家 协会 专 业 作 家

版 有 长篇 小 说 《 不 守 魂 《 舍 》《 语 的 村 庄 》 别 让 我 失

,

豹 感 动 》 小 说 集《 子 最后 的 舞蹈 》 大 街 上 的 水 手 》 《

《 稍 楼》 苍 颜》 黑 《

,

随笔 集

,

《 纪末偷 想 》 在 拇 指 上 《 世

小 耕 田 》《 镇 逝 水 录 》 诗 集 《 游 的歌 手 》 梦 等 小说 曾 第 三 居 鲁迅 文 学 奖 首 获 届 全 国 环境 文学 奖 第 六 届 上 海 中长篇 小 说 大 奖 ) ∗∗+ 年人 民 文学 奖 以 及 第 一 二届 期 北 文 学 奖 连

,

,

” 。

,

,

,

,

是 些 中 年或 者 老 年 妇 女 外 祖 母 在 她 的 晚 年 赶上 了 一 些疯 狂 的 年 月 饥 饿 的 年 月 但 她 的 非 血 亲 子孙 待 她 都很好 有 饭先让 她 吃 还 没 少 零 花 钱 文 化 大革 命 时 要 破 四 旧 她 抨 下 一 只 玉 镯 那 是 只 上 好 的 玉 镯 要 从 手 上 将 下来 可 不是 易 事 几 个 人 帮忙 打 了 肥 皂 半 天 才 从 手 腕 上 脱 出 来 然后 交 给 了 造 反 派 外 祖 母 晚 年 患 上 了 头 疼病 总 是 夜 半 发 作 疼

, ,

,

,

,

,

,

,

,

,

,

,

,

,

,

,

,

富润 屋 德 润 身 心 广 体 胖 故 君 子 必 诚 其 意

,

,

,

,

、 、

得 死 去 活 来 吃 过 头 疼 粉 就 好 了 不 过 好 不 了 多 大 一会 儿 又 疼 又 得 吃 药 晚 年 的 外祖 母 吃 含 有 吗 啡 的 头 疼 粉 上 了 瘾 为 此 耗 去 了 许 多 钱 财

, , , ,

,

,

她 另 外一 个 毛 病 就是爱 下 巴 脱 臼 估 计 下 领 骨 关节 已 经 松 弛 只 要 打 哈 欠 下 巴 就脱 了 然 后 就 得 用 火 钳 把 它 夹 着 接 上 去 后 来 外 祖母 瘫痪 在 床 吃 喝 拉 撒 全在 床上 母 亲 悉 心 地 伺 候 她 几个 月 之 后 外 祖母便 死 去 了 这 样 的 死 是 十 分 痛 苦 的 死 后 她 安 葬在 堤外 我 外 祖父 陈 大汉 子 的 坟 旁 和 这 位 荆 门 县 来 的 地 下 党 员 她 与 之私 奔 的

,

,

,

,

,

,

,

,

男 人一 起 长 眠 在 了 异乡

,

多 年 以 后 我们 全 家 离 开 了 因 国 道 铺 通 而码 头 凋 敝 的 黄 金 口 外 祖 父 外 祖母 的 坟 都荒 芜 坍 塌 了 外 祖母 的 坟 圈 进 了 别 人 的 菜 园 坟 头 长 出 了 一 棵 不 知 名 的 野 树 十分 粗 大 但 是 每 年 春节 我 从 武 汉 回 公 安 总 要 到 黄 金 口 去 看 看 在外 祖 母 坟 头 大树 下 烧 一 堆 纸 放 一

挂 鞭 多 年 以 后 我 想 寻 寻 这 位 与 我 没 有 血 缘 关 系 的 外 祖父 的 亲 人 在 省 报 上 发 了 一 则 广 告 但 没 有 消 息 我 既 姓 了 陈 后 代 也 将 姓 陈 我 就得 寻

, ,

,

,

,

,

,

,

,

,

,

,

,

陈 氏 家 谱 以 便 知 道 我 的 后 代 将 以 什 么 派 传 有 一 次 我 从 挂职 的 神 农 架 回 来 路过 当 阳 与荆 门 交 界 处 时 送 我 的 车 被 荆 门 的 公 路 稽 查 人 员 拦 下 来 了 因 未 交 养 路 费 就 认 罚 起 价便 是 ∗ ∗ 元 我 就 给 拦 车人解 释 说 我 是 省 里 的 在 神 农 架挂 职 − 本人 又 有 高 血 压 能 否 放 行 或 少 罚 一 点 一 . 个稽 查看 了 我 的 名 片 又 看 我 的 身 份 证 突 然 喊 另 一 个 稽查 道 陈应 龙 另 一 个 坐 在 车 里 的稽 查 就 接 过 我 的 名 片 和 身 份 证 这 里 有你 一 个 兄 弟 ” 了 脸 由 铁 面变 成 了 绸 缎 面 问 我 道 你 上 面 是 什 么 派 / 我 说是 学 看 / 我说是 道 字 派 那 你下 面 就 是 宗 !或 忠 ∀ 字 派 字派 学字 上 面 呢

, , , , , , ,

,

,

,

,

,

,

,

,

,

. “

‘・

’,

我 问 他 叫 什 么 他 说 叫 陈 应龙 我 说 那 我 们 还是 亲 戚 呢 我 老 家 就 是 荆 门 人 我 祖 父 是 荆 门 最 早 的 地 下 党 我 之所 以 说是 祖 父 而 不 是 外 祖 父

, , , ,

,

是按 常 理 说 的 没 谁 跟 外 祖 父姓 那 陈应 龙 就 把 身 份 证 给 了 我 手 一挥 要我 们 走 了 我 曾 在 一 篇 《 甚 名 谁 》 小 文 中 这 么 写 过 如 今 我姓 陈 也 不 打 算 的 姓 将 自 己 将 儿 子 的姓改 回 祖 姓 这 个 陈 姓 若 说 与我 和 我 后 代 伴 随 的 缘 分 的 话 它 就 是 一 种 纪 念 了 纪 念一 位 将 我 母亲 养 大 的 陈 姓 搬 运 工 一 个 贫 苦 的 劳 动 者 一 个 地下 党 员 在那 个 黑暗 而 绝 望 的 年 代 里 他 用 全部 的 仁

,

,

,

.

,

,

,

,

,

爱 救 活 了 一 条 生 命 它 表 明 陈 姓 的 人 中 有 一 种 久 远 传 下 的善 良 和 美 德 有 一 种扶 危 济 困 抚 弱怜 穷 的 天 性 没 有 陈 大 汉 子 就 没 有 我 的 母 亲 也 就没 有我 了 如 今我 能 写 几 个 字 当 然也 就 只 能 写 那 些 底 层 人 写 他 们 的 眼 神 和 心 地 写 他 们 沉 默寡 言 的 面 孔 写 他 们 在 生 存 的 恶 劣 环 境 中 不 屈 不 挠 的 壮举 与 义 举 因 为 我 姓 陈 我 对 陈 姓 怀着 深 深 的 敬 意 网

, , ,

,

,

,

,

,

,

,

,

博 学 之 审 问 之 镇 思之 ‘” 之 笃 行 之

中庸

范文九:名著阅读《童年:阿廖沙前往外祖母家时途中在船上的所见所闻》阅

名著阅读

我们坐了好几天才到尼日尼,我还能清晰地回忆最初那美好的几天。

天气转晴,我和外祖母整天都在甲板上呆着。

伏尔加河静静的流淌,秋高气爽,天空澄澈,两岸的秋色很浓,一片收获前的景象。

桔红色的轮船逆流而上,轮桨缓缓地拍打着蓝色的水面,隆隆作响。

轮船后面拖着一只驳船。驳船是灰色,像只土鳖。

景走船移,两岸的景致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变化,城市、乡村、山川、大地,还有水面上漂着的那些金色的树叶。

“啊,多美啊!”

外祖母容光焕发,在甲板上走来走去,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她偶尔站住,立在那儿,看着河岸发呆,她两手交叉放在胸前,面带微笑,眼含泪水。

我扯了扯她的黑裙子。

“噢,我好像睡着了!”

她一震。

“你为什么哭啊?”

“亲爱的宝贝,我哭是因为我太快乐了!”

“我老了,你知道,我已经活了60年了!”

她闻了闻鼻烟,开始给我讲一些稀古怪的故事,有善良的强盗,有妖魔鬼怪,也有圣人贤士。

她的声音很低,脸紧紧挨着我的脸,神秘地盯着我的眼睛,似乎从那里往我的眼睛里灌进了令人兴奋的力量。

她讲得流畅自然,非常好听,每次她讲完了,我总会说:

“再讲一个!”

“好,好,再讲一个!”

“有一个灶神爷,坐在炉灶里,面条儿扎进了他的脚心,他哎哟哎哟地直叫:“‘哎哟,疼啊,我受不了了,小老鼠!’”

讲着,外祖母抬起一只脚,晃来晃去,假装非常痛苦,好像她就是那个面条儿扎进了脚心的灶神。

和我一起听故事的还有船上的水手们,都是些留着胡子的高大的男人。

他们夸赞外祖母讲得好,要求:“再讲一个,老太太!”

“走,跟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餐桌上,他们请外祖母喝伏特加,让我吃西瓜,还有香瓜。

不过,这一切都是偷偷进行的,因为船上有一个人,禁止所有的人吃水果,他看见了会毫不犹豫地夺过水果来给你扔到河里去的。

这个人穿的衣服有点像警察的制服,上面钉着铜扣子,整天像喝得醉乎乎的,人们都躲着他。

母亲极少上甲板上来,她躲着我们。

母亲身材高大而且挺拔,面孔铁青,辫子粗大,盘在头顶上,像王冠似的。

她永远沉默着,好像有一层看不透的雾笼罩着她,她那一双和外祖母一样的灰色的大眼睛,好像永远在从遥远的地方冷漠地观察着人世。

她曾经严厉地说:

“妈妈,人家可都在笑话你呢!”

“我不在乎,尽管去笑话吧,让他们笑个痛快!”

我的头脑中还清晰地记得,外祖母一看见尼日尼,就高兴21得像个孩子似的。

她兴奋地拉着我走到船舷旁边,大声地说:

“你看看,啊,太美了!”

“那就是尼日尼,天啊,多像神仙住的地方!”

“你看,那是教堂,好像是在空中飞翔!”

她兴奋地几乎流出泪来,央求着我母亲:

“瓦留莎,你快看看啊?”

“你可能把这地方都忘了吧,快看看呀,你会高兴的!”

母亲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

16,文段选自________(国家)___________(作者)___________(作品)(3分)

17,概括文段内容(3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请联系小说的前后内容谈谈你对外祖母的看法?(2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选文结尾“母亲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面对外祖母所讲的美景,阿廖沙的母亲为什么只是“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呢?请联系小说的前后内容说说理由?(4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16,前苏联   高尔基   《童年》

17,文段叙述了阿廖沙因父亲的去世,他与母亲在外祖母的陪伴下前往外祖母家时途中在船上的所见所闻。

18,乐观、开朗、坚强,善良。

19,一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刚刚去世,刚生下的孩子也夭折,心里非常痛苦,面对再好的美景也无法高兴起来。二是想到自己和阿廖沙今后的命运,即使有善良的母亲,但面对娘家的其他人,比如贪婪父亲,薄情寡义的兄弟,自己以后的生活必定艰难,因此心里也难以高兴起来。

范文十:《童年》刻画了众多的人物形象,相信外祖母、阿廖沙还有乐观纯朴...阅读答案

名著阅读(根据名著内容填空)(3分)

《童年》刻画了众多的人物形象,相信外祖母、阿廖沙还有乐观纯朴的小茨冈这些人物一定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请你调动你的阅读积累,完成下面的三道题目。

1.请你写出阿廖沙第一次被外祖父殴打的原因。(1分)

2.请你写出小茨冈是怎么死的。(1分)

3.请你写出能够反映外祖母果断勇敢特点的一件事。(1分)

阅读答案:

1.(1分)出于好奇,又受表哥怂恿,把一块白桌布投进染缸里染成了蓝色,结果被外祖父打得失去了知觉。

2.(1分)米哈伊尔和雅科夫要小茨冈把笨重的十字架背到雅科夫舅舅的妻子的坟地上,小茨冈不堪重负,摔倒了,十字架砸在了他的背上,血流一地,最后死了。

3.(1分)染坊失火了,大家都不知所措,外祖母头顶一条空口袋,身披马被,飞也似地冲进了火海,抢出一大桶硫酸盐。

【解析】此题考查的是学生对于名著的了解。阅读名著除了识记文学常识,还要对涉及主要人物的精彩片段要反复阅读,从而形成自己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