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廖沙的外祖母

阿廖沙的外祖母

【范文精选】阿廖沙的外祖母

【范文大全】阿廖沙的外祖母

【专家解析】阿廖沙的外祖母

【优秀范文】阿廖沙的外祖母

范文一:名著阅读《童年:阿廖沙前往外祖母家时途中在船上的所见所闻》阅

名著阅读

我们坐了好几天才到尼日尼,我还能清晰地回忆最初那美好的几天。

天气转晴,我和外祖母整天都在甲板上呆着。

伏尔加河静静的流淌,秋高气爽,天空澄澈,两岸的秋色很浓,一片收获前的景象。

桔红色的轮船逆流而上,轮桨缓缓地拍打着蓝色的水面,隆隆作响。

轮船后面拖着一只驳船。驳船是灰色,像只土鳖。

景走船移,两岸的景致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变化,城市、乡村、山川、大地,还有水面上漂着的那些金色的树叶。

“啊,多美啊!”

外祖母容光焕发,在甲板上走来走去,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她偶尔站住,立在那儿,看着河岸发呆,她两手交叉放在胸前,面带微笑,眼含泪水。

我扯了扯她的黑裙子。

“噢,我好像睡着了!”

她一震。

“你为什么哭啊?”

“亲爱的宝贝,我哭是因为我太快乐了!”

“我老了,你知道,我已经活了60年了!”

她闻了闻鼻烟,开始给我讲一些稀古怪的故事,有善良的强盗,有妖魔鬼怪,也有圣人贤士。

她的声音很低,脸紧紧挨着我的脸,神秘地盯着我的眼睛,似乎从那里往我的眼睛里灌进了令人兴奋的力量。

她讲得流畅自然,非常好听,每次她讲完了,我总会说:

“再讲一个!”

“好,好,再讲一个!”

“有一个灶神爷,坐在炉灶里,面条儿扎进了他的脚心,他哎哟哎哟地直叫:“‘哎哟,疼啊,我受不了了,小老鼠!’”

讲着,外祖母抬起一只脚,晃来晃去,假装非常痛苦,好像她就是那个面条儿扎进了脚心的灶神。

和我一起听故事的还有船上的水手们,都是些留着胡子的高大的男人。

他们夸赞外祖母讲得好,要求:“再讲一个,老太太!”

“走,跟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餐桌上,他们请外祖母喝伏特加,让我吃西瓜,还有香瓜。

不过,这一切都是偷偷进行的,因为船上有一个人,禁止所有的人吃水果,他看见了会毫不犹豫地夺过水果来给你扔到河里去的。

这个人穿的衣服有点像警察的制服,上面钉着铜扣子,整天像喝得醉乎乎的,人们都躲着他。

母亲极少上甲板上来,她躲着我们。

母亲身材高大而且挺拔,面孔铁青,辫子粗大,盘在头顶上,像王冠似的。

她永远沉默着,好像有一层看不透的雾笼罩着她,她那一双和外祖母一样的灰色的大眼睛,好像永远在从遥远的地方冷漠地观察着人世。

她曾经严厉地说:

“妈妈,人家可都在笑话你呢!”

“我不在乎,尽管去笑话吧,让他们笑个痛快!”

我的头脑中还清晰地记得,外祖母一看见尼日尼,就高兴21得像个孩子似的。

她兴奋地拉着我走到船舷旁边,大声地说:

“你看看,啊,太美了!”

“那就是尼日尼,天啊,多像神仙住的地方!”

“你看,那是教堂,好像是在空中飞翔!”

她兴奋地几乎流出泪来,央求着我母亲:

“瓦留莎,你快看看啊?”

“你可能把这地方都忘了吧,快看看呀,你会高兴的!”

母亲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

16,文段选自________(国家)___________(作者)___________(作品)(3分)

17,概括文段内容(3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请联系小说的前后内容谈谈你对外祖母的看法?(2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选文结尾“母亲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面对外祖母所讲的美景,阿廖沙的母亲为什么只是“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呢?请联系小说的前后内容说说理由?(4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16,前苏联   高尔基   《童年》

17,文段叙述了阿廖沙因父亲的去世,他与母亲在外祖母的陪伴下前往外祖母家时途中在船上的所见所闻。

18,乐观、开朗、坚强,善良。

19,一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刚刚去世,刚生下的孩子也夭折,心里非常痛苦,面对再好的美景也无法高兴起来。二是想到自己和阿廖沙今后的命运,即使有善良的母亲,但面对娘家的其他人,比如贪婪父亲,薄情寡义的兄弟,自己以后的生活必定艰难,因此心里也难以高兴起来。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10720269.html
名著阅读

我们坐了好几天才到尼日尼,我还能清晰地回忆最初那美好的几天。

天气转晴,我和外祖母整天都在甲板上呆着。

伏尔加河静静的流淌,秋高气爽,天空澄澈,两岸的秋色很浓,一片收获前的景象。

桔红色的轮船逆流而上,轮桨缓缓地拍打着蓝色的水面,隆隆作响。

轮船后面拖着一只驳船。驳船是灰色,像只土鳖。

景走船移,两岸的景致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变化,城市、乡村、山川、大地,还有水面上漂着的那些金色的树叶。

“啊,多美啊!”

外祖母容光焕发,在甲板上走来走去,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她偶尔站住,立在那儿,看着河岸发呆,她两手交叉放在胸前,面带微笑,眼含泪水。

我扯了扯她的黑裙子。

“噢,我好像睡着了!”

她一震。

“你为什么哭啊?”

“亲爱的宝贝,我哭是因为我太快乐了!”

“我老了,你知道,我已经活了60年了!”

她闻了闻鼻烟,开始给我讲一些稀古怪的故事,有善良的强盗,有妖魔鬼怪,也有圣人贤士。

她的声音很低,脸紧紧挨着我的脸,神秘地盯着我的眼睛,似乎从那里往我的眼睛里灌进了令人兴奋的力量。

她讲得流畅自然,非常好听,每次她讲完了,我总会说:

“再讲一个!”

“好,好,再讲一个!”

“有一个灶神爷,坐在炉灶里,面条儿扎进了他的脚心,他哎哟哎哟地直叫:“‘哎哟,疼啊,我受不了了,小老鼠!’”

讲着,外祖母抬起一只脚,晃来晃去,假装非常痛苦,好像她就是那个面条儿扎进了脚心的灶神。

和我一起听故事的还有船上的水手们,都是些留着胡子的高大的男人。

他们夸赞外祖母讲得好,要求:“再讲一个,老太太!”

“走,跟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餐桌上,他们请外祖母喝伏特加,让我吃西瓜,还有香瓜。

不过,这一切都是偷偷进行的,因为船上有一个人,禁止所有的人吃水果,他看见了会毫不犹豫地夺过水果来给你扔到河里去的。

这个人穿的衣服有点像警察的制服,上面钉着铜扣子,整天像喝得醉乎乎的,人们都躲着他。

母亲极少上甲板上来,她躲着我们。

母亲身材高大而且挺拔,面孔铁青,辫子粗大,盘在头顶上,像王冠似的。

她永远沉默着,好像有一层看不透的雾笼罩着她,她那一双和外祖母一样的灰色的大眼睛,好像永远在从遥远的地方冷漠地观察着人世。

她曾经严厉地说:

“妈妈,人家可都在笑话你呢!”

“我不在乎,尽管去笑话吧,让他们笑个痛快!”

我的头脑中还清晰地记得,外祖母一看见尼日尼,就高兴21得像个孩子似的。

她兴奋地拉着我走到船舷旁边,大声地说:

“你看看,啊,太美了!”

“那就是尼日尼,天啊,多像神仙住的地方!”

“你看,那是教堂,好像是在空中飞翔!”

她兴奋地几乎流出泪来,央求着我母亲:

“瓦留莎,你快看看啊?”

“你可能把这地方都忘了吧,快看看呀,你会高兴的!”

母亲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

16,文段选自________(国家)___________(作者)___________(作品)(3分)

17,概括文段内容(3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请联系小说的前后内容谈谈你对外祖母的看法?(2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选文结尾“母亲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面对外祖母所讲的美景,阿廖沙的母亲为什么只是“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呢?请联系小说的前后内容说说理由?(4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16,前苏联   高尔基   《童年》

17,文段叙述了阿廖沙因父亲的去世,他与母亲在外祖母的陪伴下前往外祖母家时途中在船上的所见所闻。

18,乐观、开朗、坚强,善良。

19,一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刚刚去世,刚生下的孩子也夭折,心里非常痛苦,面对再好的美景也无法高兴起来。二是想到自己和阿廖沙今后的命运,即使有善良的母亲,但面对娘家的其他人,比如贪婪父亲,薄情寡义的兄弟,自己以后的生活必定艰难,因此心里也难以高兴起来。

范文二:《童年》刻画了众多的人物形象,相信外祖母、阿廖沙还有乐观纯朴...阅读答案

名著阅读(根据名著内容填空)(3分)

《童年》刻画了众多的人物形象,相信外祖母、阿廖沙还有乐观纯朴的小茨冈这些人物一定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请你调动你的阅读积累,完成下面的三道题目。

1.请你写出阿廖沙第一次被外祖父殴打的原因。(1分)

2.请你写出小茨冈是怎么死的。(1分)

3.请你写出能够反映外祖母果断勇敢特点的一件事。(1分)

阅读答案:

1.(1分)出于好奇,又受表哥怂恿,把一块白桌布投进染缸里染成了蓝色,结果被外祖父打得失去了知觉。

2.(1分)米哈伊尔和雅科夫要小茨冈把笨重的十字架背到雅科夫舅舅的妻子的坟地上,小茨冈不堪重负,摔倒了,十字架砸在了他的背上,血流一地,最后死了。

3.(1分)染坊失火了,大家都不知所措,外祖母头顶一条空口袋,身披马被,飞也似地冲进了火海,抢出一大桶硫酸盐。

【解析】此题考查的是学生对于名著的了解。阅读名著除了识记文学常识,还要对涉及主要人物的精彩片段要反复阅读,从而形成自己的阅读体验。

范文三:阿廖沙·我

阿廖沙——一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

《童年》中的主人公阿廖沙是一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阿廖沙三岁痛失父亲,随后他就和母亲投奔外祖母去了,他的外祖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而他的外祖父却是一个吝啬`专横`残暴`的人,他在外祖父家过着痛苦的生活,有一次竟被外祖父打得失去知觉,后来还大病一场,在家中还有两个贪婪的舅舅经常为争夺家产而对家人大打出手。他的两个舅妈竟被两个舅舅打死了,他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残暴的家庭中。而他母亲却不想受牵连离开了外祖父家。后来他外祖父家彻底破产,它的外祖父就和外祖母分家生活,阿廖沙就与外祖母生活在一起。阿廖沙为了养活自己,每天下午他就会走遍大街小巷同伙伴们捡破烂儿卖钱养活自己。想到这儿,我就十分悲哀,我们从没体谅父母辛苦,小小年纪的阿廖沙已会自立谋生,而我们了一个个在家当小皇帝,好像父母服侍我们是应该的。错了!我们是大错特错!我们应该孝敬父母,体谅他们。阿廖沙只读了三年书就被迫离开学校,不久后,他的母亲就离开人世,他又遭遇失去亲人的沉重打击,然而在他需要坚强时,又遭遇外祖父把他赶出家门的打击。于是他告别了饱尝善恶的童年,走向人间开始自立谋生。

读到这儿,我情绪更低落了,阿廖沙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他坚强`顽强面对生活,遇到生活中的困难他迎难而上,从不退缩一点儿,他在没有依靠的情况下顽强生活着。他曾说过:“生活的情况越艰难,我越感到自己更坚强,甚而更聪明。”是阿,他坚强是因为他有毅力努力奋斗。

我们现在生活环境这么好,却还说自己不幸福动不动就责怪父母这不好,那不好。我们衣食无忧而阿廖沙的生活是多仫艰难,他并没有怨言,而我们动不动就怨言一大堆。我们学习环境也非常好,却对读书不感性兴趣,阿廖沙读书环境那么艰苦,但他有强烈求知欲望,对读书充满兴趣。比起阿廖沙来,在生活方面我们是如此幸运,生活如此幸福。

读完童年,我的情绪起伏更大,我有了自己新的奋斗目标:努力学习,迎难而上。用微笑告别往日孤寂,用色彩装点美好生活。坚信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逝去的,而是现在握在手中的幸福!

湖北宜昌秭归县秭归县郭家坝镇中学初二:袁超然

范文四:我的外婆!我的祖母!

祖母和外婆皆健在,两位老人都已是满头银丝,她们都满八十岁了。

在许多文笔里我时常提起我亲爱的外婆,却很少念及我的祖母,当然这和我的成长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童年,包括婴儿时期的我都是贴在外婆的身边长大的,任庄的一草一木一河一桥都像蓝天下纯洁的云朵清晰地印在我人生的孩提时期。外婆端庄淑雅,勤劳善良。她对我及表兄妹们所有的疼爱像一股股甘泉,一生滋润着我的心灵,我感恩于她惜弱的身体承担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重负,在我的生命一次次垂危、在我的许多亲人都放弃我的时候,她伴随着我执着地顽抗于黄泉路口。昏黄的灯光下,窗外白雪纷飞,外婆把我放在床沿上,然后呼呼啦啦的拉着风箱,只需一会儿工夫,便佝偻着腰身端来了热乎乎的泡脚水,房屋里立刻升腾起一团雾蒙蒙的水蒸气,散发着香甜的辣椒杆味儿,然后外婆把我冰冷的小脚放进热水里轻轻地揉捏着。时常在外婆温言细语的故事声中进入梦乡:从前有个美丽的丫头叫彩霞,她被一个恶毒的地主婆使唤,每天天不亮就要到山上打柴,在寒冷的冬天里还要到小河边洗衣服在我们家的河对面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陈州的古老县城,县城里有一个很久远的庙,叫人祖庙,相传很多年以前有一个渔夫从河里网上来一个人面兽头的骨髅,据说那就是人祖爷的头,人们就盖了一座人祖庙。于是我童年的梦非常的温馨和美丽。在寒冷的冬天我最喜欢黏着外婆在雾气腾腾的厨房里蹭来蹭去,外公呼啦呼啦的拉着风箱,把灶里的火烧的旺旺的,外婆弯着腰咯噔咯噔的在案板上擀面,只需几个轮回一张又大又匀的面便成形了,外婆把擀好的几张面皮撒上面粉折叠在一起用刀切成细细的面条,刀在她的手指尖飞速的移动,转眼间银丝样的面条儿便已铺满整个案板。外婆等我长大了我要当大官,我开车给你坐!外婆便咪咪笑地看着我。没事她也总逗我说这句话。去年我和爱人驾车回故里,期间我特意驾车到任庄去接外婆,任庄已是大变样了,当年的红墙碧瓦和一排排简陋的农舍已被一幢幢高楼替代,曾经的黄泥小路也都铺上了沥青,只是清洌洌的河水变得浑浊不清了。白发苍苍的外婆手里已经多了条拐杖,她费了好大会工夫方认出我来,即刻眼里溢满了笑容。我谨慎地驾着那辆丰田霸道行驶在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上,起初外婆欣喜的用手在车上摩挲着,望望这儿摸摸那儿,并且喃喃自语着:真好!真好!只需一会儿工夫外婆便不再做声了,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想可能是晕车了,我把车速放慢了许多,担心的问外婆怎样,外婆挥挥手示意我照常行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求再次用车载外婆,她便笑着说:坐牛车习惯了,没福消受这好东西,还是我外孙女有福,说完便嘿嘿的笑着。与外婆截然不同的是我的祖母,她和外婆年龄相差无几,她时常会让我想起高尔基《童年》中阿廖沙的外祖父。祖母粗壮高大,声音粗犷而又洪亮,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我却非常无辜的遗传了她这一特征。姊妹们都遗传了母亲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唯独我生就一双月牙眼。这让我在心中时常忿忿不平。在我幼年时她还是个小商贩,我经常看到她在郑郭镇南头的国道边摆了一个小推车,上面摆满了许多吃食,那时候家道不济,父亲每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元,母亲在家耕种着几亩薄田,我们兄妹还很小,家里根本没有太多的零食来满足我们,于是我和哥哥经常在国道边上徘徊,希望祖母能够怜悯的拿出一些极微薄的零食给我们吃,但是她时常抽着纸烟和别人聊天儿,根本看不见我们。一次哥哥趁她不备在她的推车上抓几颗花生拉着我就跑,她拖拉着鞋子踉踉跄跄的从马路对面追了过来硬是掰开哥哥的手把花生夺了回去。而我的母亲每次拉着我的手经过她的推车时总是别过脸去疾步走过。祖母也并不是一点东西也不给我们吃的,每月十五号是父亲发工资的日子,也是我们家最开心的时候,这天母亲一定会破例做一顿好吃的,有时候做油炸丸子,有时候包饺子,这时候祖母会砰砰地敲着门喊着父亲的乳名,看着提着一小兜瓜子花生的祖母,我们一家面面相觑,欢笑声戛然而止,父亲殷勤的为祖母端茶倒水,祖母笑眯眯的夸我们聪明,一会拉拉哥哥的手一会拽拽姐姐的辫子,她喋喋不休的对父亲讲述着父亲小时候的事,我只知道父亲小时候被送了人,后来参了军,复员后养父给他联系的工作。至于我的这位亲祖母在我童年的脑海里是一片模糊。终于父亲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祖母,她的脸立刻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乐颠乐颠的走了。于是在静悄悄的夜里我听到

母亲和父亲在小声的争论着,继而传来母亲压抑的哭泣声。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兄妹慢慢长大了,也时常传来祖母和某一个婶娘吵架的事情,父亲兄弟五个,相隔不甚远,所以有什么消息也很容易得知,母亲向来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胆小怕事,更何况父亲已是送过人的了,所以她在妯娌之间也就显得杳无声息了。一次我去上学路过小婶家门口听到争吵声,好像是因为祖母要讨要小叔家的那只母羊,许多人围在门口瞧热闹,我也猫了腰钻进人群,小婶和祖母吵得很凶,像两只斗家的公鸡,小叔蹲在一边无奈的叹气,后来她们竟然厮打起来,小叔跳起来使劲的抽打着小婶,再后来无奈的小叔抓起了农药瓶拧开盖子往嘴里猛灌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抢救小叔脱险了,从此人变得冷漠古板,小叔家的那只下崽的母羊最终被留下来了,祖母这次空手而返了。在我小时候的农村流行着一股不好的风气,凡是谁家丢了东西,比如鸡仔鸭仔的,袜子手套的,都会有村妇跳出来骂一阵子,说不定那些迷路的鸡鸭或者根本就是被哪个贪心的村民抓住不放的,听到那刺耳的叫骂就不敢造次了。当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本事的,外婆莫说丢了鸡鸭,即使是丢了比鸡鸭贵重许多倍的东西,她也定然是骂不出口的,只能怏怏的在村中无奈的走来走去的找,并小心翼翼的问:他婶子你可曾见我家的猫儿?这固然是十有八九找不到的,于是从田地里回家的外公抖抖身上的尘土拄着锄头,立在晚霞的余晖里扯开了大嗓门:哪个偷坟掘墓的王八犊子,姨娘婆子养的捂了你大爷爷家的猫儿雄赳赳气昂昂的叫骂声穿透了小河湾和树林子,贯穿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嗨!这骂主真该是个男高音歌唱家,勿须说这非常会捉老鼠的大灰猫第二天一准会回到家里,外婆便也对这很会骂人的主瞥上佩服的一眼。当然比起我的祖母骂街的本事外公真是逊色多了,莫说骂人,即便是家里的鸡鸭猫狗也会被她骂的蜷起身子,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出。北街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妇女,无论是在田里和人争地边,还是与一些妇人搅嘴拌舌她都能甩起三寸之舌,唾沫横飞的让别人甘拜下风。这老妇人一次和我的祖母狭路相逢,嘿嘿,对于老街的人可是又有热闹瞧了,两人对骂了很久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时值中午祖母便在不远的小店内买了些吃食,边吃喝边继续和那老妇人对战,几个叔叔拉她不动,祖母虽然已有些年迈,但对于别人家不光彩的事件她是有着超凡的记忆力的,她一边骂着那个已有些气短的老妇人,一边把她家从二十年前到现在发生过的丑事一件一件的如数抖落出来。那老妇人终于垂头丧气的走了,据说还一边擤鼻涕一边哭。这可是轰动了老街上的人了,于是祖母便成了老街上骂人最厉害的冠军。近几年来外婆和祖母都愈发的年迈了,从去年起外婆就卧床不起了,还好舅父和舅妈们是比较孝道的,母亲和姨妈也时常侍候在床边,挺会骂人的外公身体还算好,整天搬了一条小板凳像个孩子般坐在外婆的床头。而我的祖母却还能做饭洗衣,但父亲和叔叔们已经不让她自己做事了,母亲和婶婶们虽然对祖母心有哀怨,但面对渐渐衰老的祖母也就慢慢释怀了,去年暑假我回去探望祖母,她用手摩挲着我的头说,俺的囡囡长大了也出息了,别忘了常常来瞧瞧奶奶,临走时她的眼睛里居然写满了伤感,在我转身的一霎那,她已经潸然泪下了。唉!叱咤风云的祖母也终于露出了慈祥而脆弱的面目。这是多么的难得。间或往家里打电话在与母亲笑着聊些家事时偶能从听筒里传出祖母骂鸡斥狗的声音。

范文五:我的外婆!我的祖母!

祖母和外婆皆健在,两位老人都已是满头银丝,她们都满八十岁了。( 书村网 www.mcqyy.com )

在许多文笔里我时常提起我亲爱的外婆,却很少念及我的祖母,当然这和我的成长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童年,包括婴儿时期的我都是贴在外婆的身边长大的,任庄的一草一木一河一桥都像蓝天下纯洁的云朵清晰地印在我人生的孩提时期。外婆端庄淑雅,勤劳善良。她对我及表兄妹们所有的疼爱像一股股甘泉,一生滋润着我的心灵,我感恩于她惜弱的身体承担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重负,在我的生命一次次垂危、在我的许多亲人都放弃我的时候,她伴随着我执着地顽抗于黄泉路口。昏黄的灯光下,窗外白雪纷飞,外婆把我放在床沿上,然后呼呼啦啦的拉着风箱,只需一会儿工夫,便佝偻着腰身端来了热乎乎的泡脚水,房屋里立刻升腾起一团雾蒙蒙的水蒸气,散发着香甜的辣椒杆味儿,然后外婆把我冰冷的小脚放进热水里轻轻地揉捏着……。时常在外婆温言细语的故事声中进入梦乡:“从前有个美丽的丫头叫彩霞,她被一个恶毒的地主婆使唤,每天天不亮就要到山上打柴,在寒冷的冬天里还要到小河边洗衣服……在我们家的河对面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陈州的古老县城,县城里有一个很久远的庙,叫人祖庙,相传很多年以前有一个渔夫从河里网上来一个人面兽头的骨髅,据说那就是人祖爷的头,人们就盖了一座人祖庙……。”于是我童年的梦非常的温馨和美丽。在寒冷的冬天我最喜欢黏着外婆在雾气腾腾的厨房里蹭来蹭去,外公呼啦呼啦的拉着风箱,把灶里的火烧的旺旺的,外婆弯着腰咯噔咯噔的在案板上擀面,只需几个轮回一张又大又匀的面便成形了,外婆把擀好的几张面皮撒上面粉折叠在一起用刀切成细细的面条,刀在她的手指尖飞速的移动,转眼间银丝样的面条儿便已铺满整个案板。“外婆等我长大了我要当大官,我开车给你坐!”外婆便咪咪笑地看着我。没事她也总逗我说这句话。去年我和爱人驾车回故里,期间我特意驾车到任庄去接外婆,任庄已是大变样了,当年的红墙碧瓦和一排排简陋的农舍已被一幢幢高楼替代,曾经的黄泥小路也都铺上了沥青,只是清洌洌的河水变得浑浊不清了。白发苍苍的外婆手里已经多了条拐杖,她费了好大会工夫方认出我来,即刻眼里溢满了笑容。我谨慎地驾着那辆丰田霸道行驶在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上,起初外婆欣喜的用手在车上摩挲着,望望这儿摸摸那儿,并且喃喃自语着:“真好!真好!”只需一会儿工夫外婆便不再做声了,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想可能是晕车了,我把车速放慢了许多,担心的问外婆怎样,外婆挥挥手示意我照常行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求再次用车载外婆,她便笑着说:坐牛车习惯了,没福消受这好东西,还是我外孙女有福,说完便嘿嘿的笑着。与外婆截然不同的是我的祖母,她和外婆年龄相差无几,她时常会让我想起高尔基《童年》中阿廖沙的外祖父。祖母粗壮高大,声音粗犷而又洪亮,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我却非常无辜的遗传了她这一特征。姊妹们都遗传了母亲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唯独我生就一双月牙眼。这让我在心中时常忿忿不平。在我幼年时她还是个小商贩,我经常看到她在郑郭镇南头的国道边摆了一个小推车,上面摆满了许多吃食,那时候家道不济,父亲每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元,母亲在家耕种着几亩薄田,我们兄妹还很小,家里根本没有太多的零食来满足我们,于是我和哥哥经常在国道边上徘徊,希望祖母能够怜悯的拿出一些极微薄的零食给我们吃,但是她时常抽着纸烟和别人聊天儿,根本看不见我们。一次哥哥趁她不备在她的推车上抓几颗花生拉着我就跑,她拖拉着鞋子踉踉跄跄的从马路对面追了过来硬是掰开哥哥的手把花生夺了回去。而我的母亲每次拉着我的手经过她的推车时总是别过脸去疾步走过。祖母也并不是一点东西也不给我们吃的,每月十五号是父亲发工资的日子,也是我们家最开心的时候,这天母亲一定会破例做一顿好吃的,有时候做油炸丸子,有时候包饺子,这时候祖母会砰砰地敲着门喊着父亲的乳名,看着提着一小兜瓜子花生的祖母,我们一家面面相觑,欢笑声戛然而止,父亲殷勤的为祖母端茶倒水,祖母笑眯眯的夸我们聪明,一会拉拉哥哥的手一会拽拽姐姐的辫子,她喋喋不休的对父亲讲述着父亲小时候的事,我只知道父亲小时候被送了人,后来参了军,复员后养父给他联系的工作。至于我的这位亲祖母在我童年的脑海里是一片模糊。终于父亲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祖母,她的脸立刻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乐颠乐颠的走了。于是在静悄悄的夜里我听到母亲和父亲在小声的争论着,继而传来母亲压抑的哭泣声。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兄妹慢慢长大了,也时常传来祖母和某一个婶娘吵架的事情,父亲兄弟五个,相隔不甚远,所以有什么消息也很容易得知,母亲向来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胆小怕事,更何况父亲已是送过人的了,所以她在妯娌之间也就显得杳无声息了。一次我去上学路过小婶家门口听到争吵声,好像是因为祖母要讨要小叔家的那只母羊,许多人围在门口瞧热闹,我也猫了腰钻进人群,小婶和祖母吵得很凶,像两只斗家的公鸡,小叔蹲在一边无奈的叹气,后来她们竟然厮打起来,小叔跳起来使劲的抽打着小婶,再后来无奈的小叔抓起了农药瓶拧开盖子往嘴里猛灌……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抢救小叔脱险了,从此人变得冷漠古板,小叔家的那只下崽的母羊最终被留下来了,祖母这次空手而返了。在我小时候的农村流行着一股不好的风气,凡是谁家丢了东西,比如鸡仔鸭仔的,袜子手套的,都会有村妇跳出来骂一阵子,说不定那些迷路的鸡鸭或者根本就是被哪个贪心的村民抓住不放的,听到那刺耳的叫骂就不敢造次了。当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本事的,外婆莫说丢了鸡鸭,即使是丢了比鸡鸭贵重许多倍的东西,她也定然是骂不出口的,只能怏怏的在村中无奈的走来走去的找,并小心翼翼的问:他婶子你可曾见我家的猫儿?这固然是十有八九找不到的,于是从田地里回家的外公抖抖身上的尘土拄着锄头,立在晚霞的余晖里扯开了大嗓门:哪个偷坟掘墓的王八犊子,姨娘婆子养的捂了你大爷爷家的猫儿……雄赳赳气昂昂的叫骂声穿透了小河湾和树林子,贯穿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嗨!这骂主真该是个男高音歌唱家,勿须说这非常会捉老鼠的大灰猫第二天一准会回到家里,外婆便也对这很会骂人的主瞥上佩服的一眼。当然比起我的祖母骂街的本事外公真是逊色多了,莫说骂人,即便是家里的鸡鸭猫狗也会被她骂的蜷起身子,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出。北街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妇女,无论是在田里和人争地边,还是与一些妇人搅嘴拌舌她都能甩起三寸之舌,唾沫横飞的让别人甘拜下风。这老妇人一次和我的祖母狭路相逢,“嘿嘿,”对于老街的人可是又有热闹瞧了,两人对骂了很久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时值中午祖母便在不远的小店内买了些吃食,边吃喝边继续和那老妇人对战,几个叔叔拉她不动,祖母虽然已有些年迈,但对于别人家不光彩的事件她是有着超凡的记忆力的,她一边骂着那个已有些气短的老妇人,一边把她家从二十年前到现在发生过的“丑事”一件一件的如数抖落出来。那老妇人终于垂头丧气的走了,据说还一边擤鼻涕一边哭。这可是轰动了老街上的人了,于是祖母便成了老街上骂人最厉害的“冠军”。近几年来外婆和祖母都愈发的年迈了,从去年起外婆就卧床不起了,还好舅父和舅妈们是比较孝道的,母亲和姨妈也时常侍候在床边,挺会骂人的外公身体还算好,整天搬了一条小板凳像个孩子般坐在外婆的床头。而我的祖母却还能做饭洗衣,但父亲和叔叔们已经不让她自己做事了,母亲和婶婶们虽然对祖母心有哀怨,但面对渐渐衰老的祖母也就慢慢释怀了,去年暑假我回去探望祖母,她用手摩挲着我的头说,俺的囡囡长大了也出息了,别忘了常常来瞧瞧奶奶,临走时她的眼睛里居然写满了伤感,在我转身的一霎那,她已经潸然泪下了。唉!叱咤风云的祖母也终于露出了慈祥而脆弱的面目。这是多么的难得。间或往家里打电话在与母亲笑着聊些家事时偶能从听筒里传出祖母骂鸡斥狗的声音。

河南省项城市郑郭一中三年级:张虹雨

范文六:我的外婆和祖母

祖母和外婆皆健在,两位老人都已是满头银丝,她们都满八十岁了。     在许多文笔里我时常提起我亲爱的外婆,却很少念及我的祖母,当然这和我的成长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童年,包括婴儿时期的我都是贴在外婆的身边长大的,任庄的一草一木一河一桥都像蓝天下纯洁的云朵清晰地印在我人生的孩提时期。外婆端庄淑雅,勤劳善良。她对我及表兄妹们所有的疼爱像一股股甘泉,一生滋润着我的心灵,我感恩于她惜弱的身体承担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重负,在我的生命一次次垂危、在我的许多亲人都放弃我的时候,她伴随着我执着地顽抗于黄泉路口。昏黄的灯光下,窗外白雪纷飞,外婆把我放在床沿上,然后呼呼啦啦的拉着风箱,只需一会儿工夫,便佝偻着腰身端来了热乎乎的泡脚水,房屋里立刻升腾起一团雾蒙蒙的水蒸气,散发着香甜的辣椒杆味儿,然后外婆把我冰冷的小脚放进热水里轻轻地揉捏着……。时常在外婆温言细语的故事声中进入梦乡:“从前有个美丽的丫头叫彩霞,她被一个恶毒的地主婆使唤,每天天不亮就要到山上打柴,在寒冷的冬天里还要到小河边洗衣服……在我们家的河对面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陈州的古老县城,县城里有一个很久远的庙,叫人祖庙,相传很多年以前有一个渔夫从河里网上来一个人面兽头的骨髅,据说那就是人祖爷的头,人们就盖了一座人祖庙……。”于是我童年的梦非常的温馨和美丽。在寒冷的冬天我最喜欢黏着外婆在雾气腾腾的厨房里蹭来蹭去,外公呼啦呼啦的拉着风箱,把灶里的火烧的旺旺的,外婆弯着腰咯噔咯噔的在案板上擀面,只需几个轮回一张又大又匀的面便成形了,外婆把擀好的几张面皮撒上面粉折叠在一起用刀切成细细的面条,刀在她的手指尖飞速的移动,转眼间银丝样的面条儿便已铺满整个案板。“外婆等我长大了我要当大官,我开车给你坐!”外婆便咪咪笑地看着我。没事她也总逗我说这句话。去年我和爱人驾车回故里,期间我特意驾车到任庄去接外婆,任庄已是大变样了,当年的红墙碧瓦和一排排简陋的农舍已被一幢幢高楼替代,曾经的黄泥小路也都铺上了沥青,只是清洌洌的河水变得浑浊不清了。白发苍苍的外婆手里已经多了条拐杖,她费了好大会工夫方认出我来,即刻眼里溢满了笑容。我谨慎地驾着那辆丰田霸道行驶在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上,起初外婆欣喜的用手在车上摩挲着,望望这儿摸摸那儿,并且喃喃自语着:“真好!真好!”只需一会儿工夫外婆便不再做声了,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想可能是晕车了,我把车速放慢了许多,担心的问外婆怎样,外婆挥挥手示意我照常行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求再次用车载外婆,她便笑着说:坐牛车习惯了,没福消受这好东西,还是我外孙女有福,说完便嘿嘿的笑着。与外婆截然不同的是我的祖母,她和外婆年龄相差无几,她时常会让我想起高尔基《童年》中阿廖沙的外祖父。祖母粗壮高大,声音粗犷而又洪亮,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我却非常无辜的遗传了她这一特征。姊妹们都遗传了母亲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唯独我生就一双月牙眼。这让我在心中时常忿忿不平。在我幼年时她还是个小商贩,我经常看到她在郑郭镇南头的国道边摆了一个小推车,上面摆满了许多吃食,那时候家道不济,父亲每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元,母亲在家耕种着几亩薄田,我们兄妹还很小,家里根本没有太多的零食来满足我们,于是我和哥哥经常在国道边上徘徊,希望祖母能够怜悯的拿出一些极微薄的零食给我们吃,但是她时常抽着纸烟和别人聊天儿,根本看不见我们。一次哥哥趁她不备在她的推车上抓几颗花生拉着我就跑,她拖拉着鞋子踉踉跄跄的从马路对面追了过来硬是掰开哥哥的手把花生夺了回去。而我的母亲每次拉着我的手经过她的推车时总是别过脸去疾步走过。祖母也并不是一点东西也不给我们吃的,每月十五号是父亲发工资的日子,也是我们家最开心的时候,这天母亲一定会破例做一顿好吃的,有时候做油炸丸子,有时候包饺子,这时候祖母会砰砰地敲着门喊着父亲的乳名,看着提着一小兜瓜子花生的祖母,我们一家面面相觑,欢笑声戛然而止,父亲殷勤的为祖母端茶倒水,祖母笑眯眯的夸我们聪明,一会拉拉哥哥的手一会拽拽姐姐的辫子,她喋喋不休的对父亲讲述着父亲小时候的事,我只知道父亲小时候被送了人,后来参了军,复员后养父给他联系的工作。至于我的这位亲祖母在我童年的脑海里是一片模糊。终于父亲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祖母,她的脸立刻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乐颠乐颠的走了。于是在静悄悄的夜里我听到母亲和父亲在小声的争论着,继而传来母亲压抑的哭泣声。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兄妹慢慢长大了,也时常传来祖母和某一个婶娘吵架的事情,父亲兄弟五个,相隔不甚远,所以有什么消息也很容易得知,母亲向来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胆小怕事,更何况父亲已是送过人的了,所以她在妯娌之间也就显得杳无声息了。一次我去上学路过小婶家门口听到争吵声,好像是因为祖母要讨要小叔家的那只母羊,许多人围在门口瞧热闹,我也猫了腰钻进人群,小婶和祖母吵得很凶,像两只斗家的公鸡,小叔蹲在一边无奈的叹气,后来她们竟然厮打起来,小叔跳起来使劲的抽打着小婶,再后来无奈的小叔抓起了农药瓶拧开盖子往嘴里猛灌……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抢救小叔脱险了,从此人变得冷漠古板,小叔家的那只下崽的母羊最终被留下来了,祖母这次空手而返了。在我小时候的农村流行着一股不好的风气,凡是谁家丢了东西,比如鸡仔鸭仔的,袜子手套的,都会有村妇跳出来骂一阵子,说不定那些迷路的鸡鸭或者根本就是被哪个贪心的村民抓住不放的,听到那刺耳的叫骂就不敢造次了。当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本事的,外婆莫说丢了鸡鸭,即使是丢了比鸡鸭贵重许多倍的东西,她也定然是骂不出口的,只能怏怏的在村中无奈的走来走去的找,并小心翼翼的问:他婶子你可曾见我家的猫儿?这固然是十有八九找不到的,于是从田地里回家的外公抖抖身上的尘土拄着锄头,立在晚霞的余晖里扯开了大嗓门:哪个偷坟掘墓的王八犊子,姨娘婆子养的捂了你大爷爷家的猫儿……雄赳赳气昂昂的叫骂声穿透了小河湾和树林子,贯穿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嗨!这骂主真该是个男高音歌唱家,勿须说这非常会捉老鼠的大灰猫第二天一准会回到家里,外婆便也对这很会骂人的主瞥上佩服的一眼。当然比起我的祖母骂街的本事外公真是逊色多了,莫说骂人,即便是家里的鸡鸭猫狗也会被她骂的蜷起身子,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出。北街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妇女,无论是在田里和人争地边,还是与一些妇人搅嘴拌舌她都能甩起三寸之舌,唾沫横飞的让别人甘拜下风。这老妇人一次和我的祖母狭路相逢,“嘿嘿,”对于老街的人可是又有热闹瞧了,两人对骂了很久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时值中午祖母便在不远的小店内买了些吃食,边吃喝边继续和那老妇人对战,几个叔叔拉她不动,祖母虽然已有些年迈,但对于别人家不光彩的事件她是有着超凡的记忆力的,她一边骂着那个已有些气短的老妇人,一边把她家从二十年前到现在发生过的“丑事”一件一件的如数抖落出来。那老妇人终于垂头丧气的走了,据说还一边擤鼻涕一边哭。这可是轰动了老街上的人了,于是祖母便成了老街上骂人最厉害的“冠军”。近几年来外婆和祖母都愈发的年迈了,从去年起外婆就卧床不起了,还好舅父和舅妈们是比较孝道的,母亲和姨妈也时常侍候在床边,挺会骂人的外公身体还算好,整天搬了一条小板凳像个孩子般坐在外婆的床头。而我的祖母却还能做饭洗衣,但父亲和叔叔们已经不让她自己做事了,母亲和婶婶们虽然对祖母心有哀怨,但面对渐渐衰老的祖母也就慢慢释怀了,去年暑假我回去探望祖母,她用手摩挲着我的头说,俺的囡囡长大了也出息了,别忘了常常来瞧瞧奶奶,临走时她的眼睛里居然写满了伤感,在我转身的一霎那,她已经潸然泪下了。唉!叱咤风云的祖母也终于露出了慈祥而脆弱的面目。这是多么的难得。间或往家里打电话在与母亲笑着聊些家事时偶能从听筒里传出祖母骂鸡斥狗的声音。祖母和外婆皆健在,两位老人都已是满头银丝,她们都满八十岁了。     在许多文笔里我时常提起我亲爱的外婆,却很少念及我的祖母,当然这和我的成长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童年,包括婴儿时期的我都是贴在外婆的身边长大的,任庄的一草一木一河一桥都像蓝天下纯洁的云朵清晰地印在我人生的孩提时期。外婆端庄淑雅,勤劳善良。她对我及表兄妹们所有的疼爱像一股股甘泉,一生滋润着我的心灵,我感恩于她惜弱的身体承担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重负,在我的生命一次次垂危、在我的许多亲人都放弃我的时候,她伴随着我执着地顽抗于黄泉路口。昏黄的灯光下,窗外白雪纷飞,外婆把我放在床沿上,然后呼呼啦啦的拉着风箱,只需一会儿工夫,便佝偻着腰身端来了热乎乎的泡脚水,房屋里立刻升腾起一团雾蒙蒙的水蒸气,散发着香甜的辣椒杆味儿,然后外婆把我冰冷的小脚放进热水里轻轻地揉捏着……。时常在外婆温言细语的故事声中进入梦乡:“从前有个美丽的丫头叫彩霞,她被一个恶毒的地主婆使唤,每天天不亮就要到山上打柴,在寒冷的冬天里还要到小河边洗衣服……在我们家的河对面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陈州的古老县城,县城里有一个很久远的庙,叫人祖庙,相传很多年以前有一个渔夫从河里网上来一个人面兽头的骨髅,据说那就是人祖爷的头,人们就盖了一座人祖庙……。”于是我童年的梦非常的温馨和美丽。在寒冷的冬天我最喜欢黏着外婆在雾气腾腾的厨房里蹭来蹭去,外公呼啦呼啦的拉着风箱,把灶里的火烧的旺旺的,外婆弯着腰咯噔咯噔的在案板上擀面,只需几个轮回一张又大又匀的面便成形了,外婆把擀好的几张面皮撒上面粉折叠在一起用刀切成细细的面条,刀在她的手指尖飞速的移动,转眼间银丝样的面条儿便已铺满整个案板。“外婆等我长大了我要当大官,我开车给你坐!”外婆便咪咪笑地看着我。没事她也总逗我说这句话。去年我和爱人驾车回故里,期间我特意驾车到任庄去接外婆,任庄已是大变样了,当年的红墙碧瓦和一排排简陋的农舍已被一幢幢高楼替代,曾经的黄泥小路也都铺上了沥青,只是清洌洌的河水变得浑浊不清了。白发苍苍的外婆手里已经多了条拐杖,她费了好大会工夫方认出我来,即刻眼里溢满了笑容。我谨慎地驾着那辆丰田霸道行驶在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上,起初外婆欣喜的用手在车上摩挲着,望望这儿摸摸那儿,并且喃喃自语着:“真好!真好!”只需一会儿工夫外婆便不再做声了,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想可能是晕车了,我把车速放慢了许多,担心的问外婆怎样,外婆挥挥手示意我照常行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求再次用车载外婆,她便笑着说:坐牛车习惯了,没福消受这好东西,还是我外孙女有福,说完便嘿嘿的笑着。与外婆截然不同的是我的祖母,她和外婆年龄相差无几,她时常会让我想起高尔基《童年》中阿廖沙的外祖父。祖母粗壮高大,声音粗犷而又洪亮,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我却非常无辜的遗传了她这一特征。姊妹们都遗传了母亲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唯独我生就一双月牙眼。这让我在心中时常忿忿不平。在我幼年时她还是个小商贩,我经常看到她在郑郭镇南头的国道边摆了一个小推车,上面摆满了许多吃食,那时候家道不济,父亲每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元,母亲在家耕种着几亩薄田,我们兄妹还很小,家里根本没有太多的零食来满足我们,于是我和哥哥经常在国道边上徘徊,希望祖母能够怜悯的拿出一些极微薄的零食给我们吃,但是她时常抽着纸烟和别人聊天儿,根本看不见我们。一次哥哥趁她不备在她的推车上抓几颗花生拉着我就跑,她拖拉着鞋子踉踉跄跄的从马路对面追了过来硬是掰开哥哥的手把花生夺了回去。而我的母亲每次拉着我的手经过她的推车时总是别过脸去疾步走过。祖母也并不是一点东西也不给我们吃的,每月十五号是父亲发工资的日子,也是我们家最开心的时候,这天母亲一定会破例做一顿好吃的,有时候做油炸丸子,有时候包饺子,这时候祖母会砰砰地敲着门喊着父亲的乳名,看着提着一小兜瓜子花生的祖母,我们一家面面相觑,欢笑声戛然而止,父亲殷勤的为祖母端茶倒水,祖母笑眯眯的夸我们聪明,一会拉拉哥哥的手一会拽拽姐姐的辫子,她喋喋不休的对父亲讲述着父亲小时候的事,我只知道父亲小时候被送了人,后来参了军,复员后养父给他联系的工作。至于我的这位亲祖母在我童年的脑海里是一片模糊。终于父亲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祖母,她的脸立刻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乐颠乐颠的走了。于是在静悄悄的夜里我听到母亲和父亲在小声的争论着,继而传来母亲压抑的哭泣声。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兄妹慢慢长大了,也时常传来祖母和某一个婶娘吵架的事情,父亲兄弟五个,相隔不甚远,所以有什么消息也很容易得知,母亲向来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胆小怕事,更何况父亲已是送过人的了,所以她在妯娌之间也就显得杳无声息了。一次我去上学路过小婶家门口听到争吵声,好像是因为祖母要讨要小叔家的那只母羊,许多人围在门口瞧热闹,我也猫了腰钻进人群,小婶和祖母吵得很凶,像两只斗家的公鸡,小叔蹲在一边无奈的叹气,后来她们竟然厮打起来,小叔跳起来使劲的抽打着小婶,再后来无奈的小叔抓起了农药瓶拧开盖子往嘴里猛灌……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抢救小叔脱险了,从此人变得冷漠古板,小叔家的那只下崽的母羊最终被留下来了,祖母这次空手而返了。在我小时候的农村流行着一股不好的风气,凡是谁家丢了东西,比如鸡仔鸭仔的,袜子手套的,都会有村妇跳出来骂一阵子,说不定那些迷路的鸡鸭或者根本就是被哪个贪心的村民抓住不放的,听到那刺耳的叫骂就不敢造次了。当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本事的,外婆莫说丢了鸡鸭,即使是丢了比鸡鸭贵重许多倍的东西,她也定然是骂不出口的,只能怏怏的在村中无奈的走来走去的找,并小心翼翼的问:他婶子你可曾见我家的猫儿?这固然是十有八九找不到的,于是从田地里回家的外公抖抖身上的尘土拄着锄头,立在晚霞的余晖里扯开了大嗓门:哪个偷坟掘墓的王八犊子,姨娘婆子养的捂了你大爷爷家的猫儿……雄赳赳气昂昂的叫骂声穿透了小河湾和树林子,贯穿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嗨!这骂主真该是个男高音歌唱家,勿须说这非常会捉老鼠的大灰猫第二天一准会回到家里,外婆便也对这很会骂人的主瞥上佩服的一眼。当然比起我的祖母骂街的本事外公真是逊色多了,莫说骂人,即便是家里的鸡鸭猫狗也会被她骂的蜷起身子,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出。北街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妇女,无论是在田里和人争地边,还是与一些妇人搅嘴拌舌她都能甩起三寸之舌,唾沫横飞的让别人甘拜下风。这老妇人一次和我的祖母狭路相逢,“嘿嘿,”对于老街的人可是又有热闹瞧了,两人对骂了很久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时值中午祖母便在不远的小店内买了些吃食,边吃喝边继续和那老妇人对战,几个叔叔拉她不动,祖母虽然已有些年迈,但对于别人家不光彩的事件她是有着超凡的记忆力的,她一边骂着那个已有些气短的老妇人,一边把她家从二十年前到现在发生过的“丑事”一件一件的如数抖落出来。那老妇人终于垂头丧气的走了,据说还一边擤鼻涕一边哭。这可是轰动了老街上的人了,于是祖母便成了老街上骂人最厉害的“冠军”。近几年来外婆和祖母都愈发的年迈了,从去年起外婆就卧床不起了,还好舅父和舅妈们是比较孝道的,母亲和姨妈也时常侍候在床边,挺会骂人的外公身体还算好,整天搬了一条小板凳像个孩子般坐在外婆的床头。而我的祖母却还能做饭洗衣,但父亲和叔叔们已经不让她自己做事了,母亲和婶婶们虽然对祖母心有哀怨,但面对渐渐衰老的祖母也就慢慢释怀了,去年暑假我回去探望祖母,她用手摩挲着我的头说,俺的囡囡长大了也出息了,别忘了常常来瞧瞧奶奶,临走时她的眼睛里居然写满了伤感,在我转身的一霎那,她已经潸然泪下了。唉!叱咤风云的祖母也终于露出了慈祥而脆弱的面目。这是多么的难得。间或往家里打电话在与母亲笑着聊些家事时偶能从听筒里传出祖母骂鸡斥狗的声音。

范文七:我的外祖母

一天上午,我家前院一位邻居来告诉母亲,说你快去看看吧,你孩子姥姥在南马路上要坐车回老家哩!母亲一听赶紧拉了辆架子车奔南马路去了。

到了那里一瞧,果然看见外祖母正要上一辆公共汽车,母亲急忙过去一把拉住外祖母:你干啥?快回家!外祖母死活不肯,哭着叫着要回老家,母亲急的什么似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外祖母硬弄上架子车,拉回来了。回到家没几天,外祖母就去世了。

我不知道外祖母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外祖母娘家姓杨,我外祖父家也姓杨,按生产队记工表上写的名字,叫杨杨氏。邻居都知道,我外祖母虽然性情孤僻,却是个心存慈爱的人,对孩子特别好,尤其是对男孩子——这大概是因为她自己没有生育男孩子的缘故吧。记得在我七岁的时候,村里时兴成食堂吃大锅饭。开始还可以,越往后越不行,到了最后,锅里连点儿面气儿都不见了,除了白萝卜缨缨,就是烂红薯叶叶,筷子一捞,什么也不剩,稀哗啦啦的,清汤寡水,就像照脸汤,喝了跟没喝一样,饿得我们天天夜里做梦:梦见一屋子白馒头,心想,这回可吃吧!拿开往嘴里一咬,醒了,原来是个梦,赶紧闭上眼睛再做一个,没了,第二天整整一天,懊恼的不行„„那时我们中间流行着一句话:啥时能喝一碗死疙瘩儿饭哩!死疙瘩儿饭就是没有菜儿的饭。几个月以后,冬天和春天总算熬过去了,最难熬的就是麦前这一段时间,正如俗语说的:麦子黄梢儿,饿死鳖羔儿。话虽难听,却是真的。当然,我们还没傻到让它饿死„„以前,秋天玉米刚吹泡儿,人们就偷偷钻到地里就着杆儿啃玉米,我们几个孩子也学大人的样儿,偷偷钻到村东头儿麦地里,搓麦穗儿吃。由于人小手也小,一次搓不了几粒儿的;而且搓不净,经常卡嗓子,噎的咳儿咳儿直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还是咳不出来;没办法就用手摳,摳得哇哇直吐,仿佛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还是吐不掉„„于是赶紧去找外祖母。外祖母从篮子里拿一块儿草根儿磨成面儿焙的小面饼儿给我们吃,吃罢和带皮儿的麦籽儿一起咽下去了。外祖母说:别自己搓了,去薅麦穗儿吧,薅来麦穗儿我给你们搓„„我们就到地里薅麦穗儿,一薅好几把,回来递给外祖母,外祖母先把麦穗儿往火上燎燎,燎熟了搁小簸箕儿里用手搓,搓净了把麦秆儿一扔,边用嘴吹麦皮儿边忽闪忽闪簸,簸净了分给我们吃。外祖母问:麦籽儿好吃不好吃?我们赶紧说:好吃好吃„„我们知道外祖母的脾气,如果我们说不好吃,外祖母端着小簸箕就把麦籽儿倒了,以后再也别想让外祖母给我们燎麦穗儿搓麦籽儿吃了„„不过说实话,那燎麦籽儿可真好吃呀,又香又甜又有嚼头儿,吃完了还想吃,外祖母就让我们再去薅麦穗儿,薅回来再燎着搓麦籽儿给我们吃„„

外祖母不光心地善良,还有一项绝活儿,就是手擀面条儿。就是这手擀面条儿,曾救过我外祖父„„我亲眼见过外祖母擀面条儿:先在盆儿里和好面,面要硬,让它少行一会儿,然后再擀。外祖母擀面条儿有个特点,那有节奏的声音多远就能听见: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啪嚓!如果到在跟前一看,就更绝了:只见外祖母双手握紧擀杖,面皮儿卷在上面,擀呀擀呀擀呀,擀着擀着突然把擀杖往上一掂,往下一跌——刚才那啪嚓、啪嚓、啪嚓!最后一声就是跌的声音,不然面硬擀不开„„一会儿面皮儿擀好了,撒上点儿面,用擀杖卷好再抽掉,抹平,左手四指压住一头儿,右手拿刀切,边切四指边往后挪,咔嚓咔嚓咔嚓咔嚓„„那有节奏的声音,没有一种音乐能与之相媲美„„切好一段儿,外祖母用手捏住切好的面皮儿那一头儿,轻轻一掂一甩,一溜一溜往面板上一捋,再切下一段儿„„一会儿全切好了,宽窄薄厚均匀,长短粗细一样,整整齐齐排好,单等锅开了,一下一捞,鸡蛋卤儿一浇一搅,如果不限量,不撑死才怪哩!„„只可惜我没吃过几回„„

www.dgbhjscl.com www.play6666.com qch www.6666play.com www.sport5168.com www.k466.com qicaihong www.53v.net www.sport598.com www.ddxlbj.com

倒是“四清”工作组老杨没少吃过。那时候工作组兴吃派饭。工作组姓杨,外祖母外祖父也姓杨,第一次吃派饭就吃成了一家人,而且钱和粮票全不要„„我嫉妒得不行,总想伺

机报复„„几天以后,机会终于来了:我在东屋棚顶上瓦盆儿里栽了几棵辣椒,外祖母喂了几只鸡,天天飞上去叨,我一怒之下往上面打了药,外祖母的鸡吃了就死了两三只,气得外祖母哼啊咳的躺了两三天,奇怪的是,外祖母没有责备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当时因为我外祖父当土匪兵的事儿,山西老家已经派人来过,要求带走我外祖父回去批斗,可是工作组老杨碍于情面,一直压着不办„„后来工作组一走,外祖父马上就被老家来的人带走了。 外祖母去世那年八十一岁,离现在也有二十多年了。为了了却她生前回老家的心愿,在家安放了三天,天亮前烧罢回头纸,天一亮我们就扶灵柩上路了。尽管拉灵柩的小四轮儿拖拉机紧开慢开,到达山西老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在老家放了一夜,翌日上午十一点四十分,外祖母的灵柩开始安葬。先打开用石头磊着的外祖父的墓门,因在山阳面,里面干爽爽的,外祖父的棺材还是红玉玉的,跟原来一样,想必尸首也不会腐烂的太厉害吧„„于是人们用两条粗绳一条吊着材头,一条吊着材尾,慢慢往里送,半小时以后,终于放好了,墓门还没有磊好,墓前已经哭成一片了„„哭姥姥,哭姥爷,他们辛苦一世,痛苦半生,如今终于又到了一起,可以安息了。

范文八:我的外祖父外祖母

挤娜

母 外 父 葡 我 祖

‘ 一一

线 一 脚

我 们 小 镇 黄金 口 的 脚 行 不 少 这 个 湘 鄂 边 地的 码头 曾是 千 帆 林 立 脚行 应 运而 生 脚 行 就 是 挑脚 挑 勺 又根

,

,

买哟

,

陈 松 应 一

有 个 脚 工 陈 大 汉 子 真 名 陈 道 力 荆 门 县 团 林铺 人 上 世纪 年代 就 加 人 了 中 国 共 产 党 是 一 名 敢 杀 地主 恶 霸 的 激 进 分 子 然 而 这 一 年地 下党 里 出 了 叛 徒 几乎 在 一 个 晚 上 地下 党 便差 不 多 被 一 网 打 尽 陈 大 汉 子 捡 了 一 条 命 是有 人 给 他 报 了 信 他 便 连 夜 逃 离 了 荆 门 一 路 来 到 黄 金

, , , ,

,

,

,

,

这 边 地 小 镇 隐蔽 了 起 来 仗 着 一 身 的 力 气 挑 起 了 八 根

,

,

系’

这 陈 大 汉 子 逃 离 时没 忘 了 将 一 个地 主 家 的少 妇 叶 凤 兰 带 上 这一 次 行 动 既 是逃 亡 也 是 私 奔 那 时 他 在 叶 凤 兰 家 打 长 工 于 是 就 与 叶 凤 兰 好 上 了 这 叶 凤 兰 有 一 双儿 女 但 为 了 爱 抛 夫 弃 子 跟上 了 这 个 中 共 地 下 党 员 甘 愿

,

,

,

,

,

,

,

冒 着 被杀 头 的 危 险

这一 对 事 实 上 的夫 妻再 没 有 生 育 他 们 想 抱一 个小 孩 这 期 间恰 好 镇 上 张 家 香 铺 的 男 女 主 人 都死 了 遗 下 个 小女 孩 嗽 傲 待 哺 陈 大汉 子 和 叶 凤 兰 便将 她过 继 过 来 成 了 陈 家 的 女 儿 这抱养 的 孩 子 就是 我 的 母 亲 如 果 我 真 要 跟母 亲 姓 也应 姓 张 的 我 父 亲 姓 罗 但 最 后 我 姓 了 陈 我 的 孩 子也 姓

,

在 黄金

,

口 住 下后

,

,

,

,

,

但我 与 陈 姓 没 任 何 血 缘关 系 黄 金 口 解放 时 我 的 外 祖父 陈大 汉 子 是 第一 个 跑老远 去迎接 解放 军 的 人 其 他人 都 不 敢 出 这 个 头 拍 国 民 党 秋 后 来算

, , ,

了陈

他们 的账 陈大汉 子 就要 公 布 自 己 的 身 份 了 他 的党 胜 利 了 他 正 准备 回 荆 门 去 找 过 去 的 同 志 以 便恢 复

, , ,

没想 到一解 组 织 关系 放 他便 因 病 去 世 了

,

,

所 谓 诚 其 意 者 毋 自欺 也

,

如 恶 恶 臭 如 好好 色 此 之 谓 典谦

,

,

陈应松 江西余干人

,

,

%& ∋ (

这 套 伎 俩 不过 是小 巫 见 大 巫 比 如 河 边有 续 四 年进入 中 国 小 说 学 会 个 女 人 会 经 常 死 去 说是 到 阎 王 爷 那 边述 的 中 国 小说 排行榜 去 了 一 般是 三 天 三 夜 睡 着 不 吃 不 喝 之 职 ! 阴 间 ∀看 到 土 后 醒 过 来 便 能 讲 她在 那 边 的 一 些 事 情 这就 是 过 阴 我 还 看 到 一 个 一 女 人 专 门 用 癫 蛤 蟆 给 人 治 病 她 家 里 养着 许多 癫 蛤 蟆 有 人 来 了 哪 #∃不 舒 服 便 提 一

只 癫 蛤蟆 剖 开 连 血 带 肚贴 在那 人 身 上 还 有 给 人算 命 的 挑 疮 的 挑 羊 毛 疗 的 全

, , ,

井…

年 生 于 湖 北 公安 县 中 武汉 大学 中 文 系毕 业

国 作 家 协 会会 员

,

现 系湖

北 省 作 家 协会 专 业 作 家

版 有 长篇 小 说 《 不 守 魂 《 舍 》《 语 的 村 庄 》 别 让 我 失

,

豹 感 动 》 小 说 集《 子 最后 的 舞蹈 》 大 街 上 的 水 手 》 《

《 稍 楼》 苍 颜》 黑 《

,

随笔 集

,

《 纪末偷 想 》 在 拇 指 上 《 世

小 耕 田 》《 镇 逝 水 录 》 诗 集 《 游 的歌 手 》 梦 等 小说 曾 第 三 居 鲁迅 文 学 奖 首 获 届 全 国 环境 文学 奖 第 六 届 上 海 中长篇 小 说 大 奖 ) ∗∗+ 年人 民 文学 奖 以 及 第 一 二届 期 北 文 学 奖 连

,

,

” 。

,

,

,

,

是 些 中 年或 者 老 年 妇 女 外 祖 母 在 她 的 晚 年 赶上 了 一 些疯 狂 的 年 月 饥 饿 的 年 月 但 她 的 非 血 亲 子孙 待 她 都很好 有 饭先让 她 吃 还 没 少 零 花 钱 文 化 大革 命 时 要 破 四 旧 她 抨 下 一 只 玉 镯 那 是 只 上 好 的 玉 镯 要 从 手 上 将 下来 可 不是 易 事 几 个 人 帮忙 打 了 肥 皂 半 天 才 从 手 腕 上 脱 出 来 然后 交 给 了 造 反 派 外 祖 母 晚 年 患 上 了 头 疼病 总 是 夜 半 发 作 疼

, ,

,

,

,

,

,

,

,

,

,

,

,

,

,

,

,

富润 屋 德 润 身 心 广 体 胖 故 君 子 必 诚 其 意

,

,

,

,

、 、

得 死 去 活 来 吃 过 头 疼 粉 就 好 了 不 过 好 不 了 多 大 一会 儿 又 疼 又 得 吃 药 晚 年 的 外祖 母 吃 含 有 吗 啡 的 头 疼 粉 上 了 瘾 为 此 耗 去 了 许 多 钱 财

, , , ,

,

,

她 另 外一 个 毛 病 就是爱 下 巴 脱 臼 估 计 下 领 骨 关节 已 经 松 弛 只 要 打 哈 欠 下 巴 就脱 了 然 后 就 得 用 火 钳 把 它 夹 着 接 上 去 后 来 外 祖母 瘫痪 在 床 吃 喝 拉 撒 全在 床上 母 亲 悉 心 地 伺 候 她 几个 月 之 后 外 祖母便 死 去 了 这 样 的 死 是 十 分 痛 苦 的 死 后 她 安 葬在 堤外 我 外 祖父 陈 大汉 子 的 坟 旁 和 这 位 荆 门 县 来 的 地 下 党 员 她 与 之私 奔 的

,

,

,

,

,

,

,

,

男 人一 起 长 眠 在 了 异乡

,

多 年 以 后 我们 全 家 离 开 了 因 国 道 铺 通 而码 头 凋 敝 的 黄 金 口 外 祖 父 外 祖母 的 坟 都荒 芜 坍 塌 了 外 祖母 的 坟 圈 进 了 别 人 的 菜 园 坟 头 长 出 了 一 棵 不 知 名 的 野 树 十分 粗 大 但 是 每 年 春节 我 从 武 汉 回 公 安 总 要 到 黄 金 口 去 看 看 在外 祖 母 坟 头 大树 下 烧 一 堆 纸 放 一

挂 鞭 多 年 以 后 我 想 寻 寻 这 位 与 我 没 有 血 缘 关 系 的 外 祖父 的 亲 人 在 省 报 上 发 了 一 则 广 告 但 没 有 消 息 我 既 姓 了 陈 后 代 也 将 姓 陈 我 就得 寻

, ,

,

,

,

,

,

,

,

,

,

,

,

陈 氏 家 谱 以 便 知 道 我 的 后 代 将 以 什 么 派 传 有 一 次 我 从 挂职 的 神 农 架 回 来 路过 当 阳 与荆 门 交 界 处 时 送 我 的 车 被 荆 门 的 公 路 稽 查 人 员 拦 下 来 了 因 未 交 养 路 费 就 认 罚 起 价便 是 ∗ ∗ 元 我 就 给 拦 车人解 释 说 我 是 省 里 的 在 神 农 架挂 职 − 本人 又 有 高 血 压 能 否 放 行 或 少 罚 一 点 一 . 个稽 查看 了 我 的 名 片 又 看 我 的 身 份 证 突 然 喊 另 一 个 稽查 道 陈应 龙 另 一 个 坐 在 车 里 的稽 查 就 接 过 我 的 名 片 和 身 份 证 这 里 有你 一 个 兄 弟 ” 了 脸 由 铁 面变 成 了 绸 缎 面 问 我 道 你 上 面 是 什 么 派 / 我 说是 学 看 / 我说是 道 字 派 那 你下 面 就 是 宗 !或 忠 ∀ 字 派 字派 学字 上 面 呢

, , , , , , ,

,

,

,

,

,

,

,

,

,

. “

‘・

’,

我 问 他 叫 什 么 他 说 叫 陈 应龙 我 说 那 我 们 还是 亲 戚 呢 我 老 家 就 是 荆 门 人 我 祖 父 是 荆 门 最 早 的 地 下 党 我 之所 以 说是 祖 父 而 不 是 外 祖 父

, , , ,

,

是按 常 理 说 的 没 谁 跟 外 祖 父姓 那 陈应 龙 就 把 身 份 证 给 了 我 手 一挥 要我 们 走 了 我 曾 在 一 篇 《 甚 名 谁 》 小 文 中 这 么 写 过 如 今 我姓 陈 也 不 打 算 的 姓 将 自 己 将 儿 子 的姓改 回 祖 姓 这 个 陈 姓 若 说 与我 和 我 后 代 伴 随 的 缘 分 的 话 它 就 是 一 种 纪 念 了 纪 念一 位 将 我 母亲 养 大 的 陈 姓 搬 运 工 一 个 贫 苦 的 劳 动 者 一 个 地下 党 员 在那 个 黑暗 而 绝 望 的 年 代 里 他 用 全部 的 仁

,

,

,

.

,

,

,

,

,

爱 救 活 了 一 条 生 命 它 表 明 陈 姓 的 人 中 有 一 种 久 远 传 下 的善 良 和 美 德 有 一 种扶 危 济 困 抚 弱怜 穷 的 天 性 没 有 陈 大 汉 子 就 没 有 我 的 母 亲 也 就没 有我 了 如 今我 能 写 几 个 字 当 然也 就 只 能 写 那 些 底 层 人 写 他 们 的 眼 神 和 心 地 写 他 们 沉 默寡 言 的 面 孔 写 他 们 在 生 存 的 恶 劣 环 境 中 不 屈 不 挠 的 壮举 与 义 举 因 为 我 姓 陈 我 对 陈 姓 怀着 深 深 的 敬 意 网

, , ,

,

,

,

,

,

,

,

,

博 学 之 审 问 之 镇 思之 ‘” 之 笃 行 之

中庸

范文九:三十外祖母

也许是我不够见多识广,常常被一些人与事雷倒。   前几天收到一位芳邻送来的小蛋糕,6寸大的芝士蛋糕上用巧克力做了一个展翅欲飞的小天使。芳邻兴奋地告诉我,她家女儿生了个8磅重的男婴,特来与我分享添丁的喜悦。   我顿时被雷倒,她家女儿还是个学生呢,这是哪一出啊?   我大着胆子问了句,令爱何时结的婚,怎么没听说?   芳邻喜笑颜开地说,她家女儿待字闺中呢。   我不敢再问,惊慌地收下蛋糕,送她出门。   比这更雷人的是女儿的同学,不到16岁,还是高中生,照样怀孕生子。不遮掩、不躲避,在父母的陪同下,大大方方地向学校说明情况,休学产子。我还在女儿的“命令”下亲手缝制了一件中式红肚兜送去贺喜。现在她已经重返校园了,孩子由父母负责看管。   我恨不得为女儿织一张巨网,将女儿保护在安全区域内。如果某天,女儿跑回来告诉我,她怀孕了。我想我十之八九会崩溃掉。   为此我常常为质疑当初的选择,美国真的是片适合孩子成长的土壤吗?   就在我整天提心吊胆的时候,苏珊走进了我的生活。   认识苏珊,缘于一场音乐会。苏珊是第一小提琴手,我被她高超的技艺和奔放的演奏风格深深打动,音乐会结束后,我去后台索要签名,顺便问可不可以请她喝一杯。   苏珊礼貌地拒绝了,她说她要赶回去照顾女儿和一双外孙女。   盛妆下的苏珊宛如花季少女,我以为听错了,忍不住问了一句:“您有外孙女?”   苏珊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她说,她14岁时生了女儿,女儿又在15岁时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现在女儿上高中,她负责照顾一对外孙女,请了一名保姆,但保姆一个小时后必须要回家休息。   三十外祖母,真是把我雷得外焦里嫩!   这事要在中国,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对苏珊祖孙三代,用张爱玲的话说就是“拖出去杀了还嫌污了刀”。即使在比较宽容的时下,苏珊祖孙恐怕也难免被视为异类,弄不好还被当作“小三”处理,罚一笔高昂的社会抚养费。   但苏珊活得很滋润,乐队对她照顾有加,只要她说一声要照顾孩子,随时可以下班回家。但苏珊从来没有滥用她的特权,她不仅从不耽误演出,而且还兼职教一个孩子拉小提琴。漂亮的苏珊是乐队的“队花”,围着她献殷勤的男士足足有一打,追她的男士纷纷觉得娶到苏珊真是太划算了,不仅娶到一个漂亮老婆,还赚了一对外孙女,直接升级当祖父!   我问苏珊为什么不择良木而栖,苏珊摇头说没有感觉。   “感觉”是个奢侈的词,谈感觉,需要勇气,更需要实力和资本!   年愈三十,就算是要啥有啥的都市丽人,也难免在择偶问题上有些饥不择食,哪里还敢轻易谈感觉!   苏珊这份自信,除了她个人的出类拔萃,更重要的是,她有幸生活在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   30岁的外祖母苏珊,让我看到了另一种人生。

范文十:祭外祖母文

祭外祖母文

时维

壬辰年二月廿三日,竟成了外祖母的忌日,悲由心生,肝肠痛断,神智昏厄。特赋祭文一篇,致祭于外祖母灵前。 回想往日,犹见慈容面,神采奕奕,奈何,如今天人永别,青山依旧,故影还熟,外祖母却已驾鹤西去!古有云:子欲养而亲不待,悲乎!痛哉!岁无情而思欲追,忆我幼年,父母杂事琐碎,无暇顾及,托外祖母照看。长忆幼时,相伴而眠,每夜盖被哄睡,唯恐惊之冻之,偏袒爱护,缝补叮嘱,无微不至,视若掌上明珠。每每若此,惟凄凄然,不感言陈。今仙踪渺渺,过往种种,一一难表,思念及此,惟凄然泪下,感无以为报。

外祖母生于民国乱世1920年怎能识得半字,而能明礼数,一生操劳,全为家庭。年幼丧母,中年丧子,寡居三十年,沧桑历尽遍,饱尝黄连苦,走过风雨春秋,书写坚强二字。外祖母之德远近皆闻,和睦亲友,敬重乡邻,口无是非,正直为人,善如西天如来,形似菩萨观音。每日起早贪黑,含辛茹苦,抚养四个子女,身兼美德,持家有方;无欲则刚;默言慎行,处世以宽;育人以正,待人以诚。儿女立业成家,开枝散叶,孙辈众多,再帮及抚育,期间辛苦,不与外人知。祖母受苦,皆为子女。目睹舅父母姨,深知乌鸦反哺,久病

床前,皆尽孝道,方能安享晚年,长寿九十有三。外祖母西去矣,魂兮归来!悲呼不应,祭之不食,纸灰飞扬后背寒,寒风袭袭心如刀剜。

树死能有返青日,人亡不能再复还,今日一别,再无相会日,逝者已矣,生者追思,寄语薄纸,乞在天有灵,庇佑子孙,平安康健。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