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尼亚美女

阿尔巴尼亚美女

【范文精选】阿尔巴尼亚美女

【范文大全】阿尔巴尼亚美女

【专家解析】阿尔巴尼亚美女

【优秀范文】阿尔巴尼亚美女

范文一:阿尔巴尼亚

PRINTRIFILLO/ RESET

Formati tip nr.2

FORMAT APLIKIMI PËR VIZË Application form for Albanian visa

*) Ky informacion është i nevojshëm edhe nëse personat qëndrojnë jashtë. *) This information is also required if the person concerned remained abroad.

*) Ky informacion është i nevojshëm edhe nëse personat qëndrojnë jashtë. *) This information is also required if the person concerned remained abroad.

*) Ky informacion është i nevojshëm edhe nëse personat qëndrojnë jashtë.

*) This information is also required if the person concerned remained abroad.

*) Ky informacion është i nevojshëm edhe nëse personat qëndrojnë jashtë. *) This information is also required if the person concerned remained abroad.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05544ABEBD02086.html

范文二:阿尔巴尼亚Albania

阿尔巴尼亚 Albania 阿尔及利亚 Algeria 阿富汗 Afghanistan 阿根廷 Argentina

阿闻酋 United Arab Emirates

阿鲁巴 Aruba 阿曼 Oman

阿塞拜疆 Azerbaijan 埃及 Egypt

埃塞俄比亚 Ethiopia 爱尔兰 Ireland 爱沙尼亚 Estonia 安道尔 Andorra 安哥拉 Angola 安圭拉 Anguilla

安提瓜和巴布达 Antigua and Barbuda 奥地利 Austria 澳大利亚 Australia 澳门 Macau

巴巴多斯 Barbados

巴布亚新几内亚 Papua New Guinea

巴哈马 Bahamas 巴基斯坦 Pakistan 巴拉圭 Paraguay 巴勒斯坦 Palestine 巴林 Bahrain 巴拿马 Panama 巴西 Brazil

白俄罗斯 Belarus 百慕大 Bermuda 保加利亚 Bulgaria

北马里亚纳 Northern Marianas 贝劳 Palau 贝宁 Benin

比利时 Belgium 冰岛 Iceland

波多黎各 Puerto Rico 波兰 Poland

玻利维亚 Bolivia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Bosnia and Herzegovina 博茨瓦纳 Botswana 伯利兹 Belize 不丹 Bhutan

布基纳法索 Burkina Faso 布隆迪 Burundi

布维岛 Bouvet Island

朝鲜 Korea,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赤道几内亚 Equatorial Guinea

丹麦 Denmark 德国 Germany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 FanE『翻译中国』 http;//www.FanE.cn 东帝汶 East Timor 多哥 Togo

多米尼加共和国 Dominican Republic 多米尼克 Dominica 俄罗斯 Russia 厄瓜多尔 Ecuador 厄立特里亚 Eritrea 法国 France

法罗群岛 Faroe Islands 法属波利尼西亚 French Polynesia

法属圭亚那 French Guiana 法属南部领土 French Southern Territo-ries 梵蒂冈 Vatican 菲律宾 Philippines 斐济 Fiji 芬兰 Finland

佛得角 Cape Verde 冈比亚Gambia 刚果 Congo

哥伦比亚 Colombia 哥斯达黎加 Costa Rica 格林纳达 Grenada 格陵兰 Greenland 格鲁吉亚 Georgia 古巴 Cuba 瓜德罗普 Guadeloupe 关岛 Guam 圭亚那 Guyana

哈萨克斯坦 Kazakhstan 海地 Haiti

韩国 Korea,Republic of 荷兰 Netherlands

荷属安的列斯 Netherlands Antilles

赫德岛和麦克唐纳岛 Heard islands and Mc Donald Islands

洪都拉斯 Honduras 基里巴斯 Kiribati 吉布提 Djibouti

吉尔吉斯斯坦 Kyrgyzstan 几内亚 Guinea

几内亚比绍 Guine-bissau 加拿大 Canada 加纳 Ghana 加蓬 Gabon

柬埔寨 Cambodia 捷克 Czech Repoublic 津巴布韦 Zimbabwe 喀麦隆 Cameroon 卡塔尔 Qatar

开曼群岛 Cayman Islands 科科斯(基林)群岛 Cocos(Keeling) Islands 科摩罗 Comoros

科特迪瓦 Cote d'Ivoire 科威特 Kuwait 克罗地亚 Croatia 肯尼亚 Kenya

库克群岛 Cook Islands 拉脱维亚 Latvia 莱索托 Lesotho 老挝 Lao

黎巴嫩 Lebanon 利比里亚 Liberia 利比亚 Libya 立陶宛 Lithuania

列支敦士登 Liechtenstein 留尼汪 Reunion

卢森堡 Luxembourg 卢旺达 Rwanda 罗马尼亚 Romania

马达加斯加 Madagascar 马耳他 Malta

马尔代夫 Maldives

马尔维纳斯群岛(福克兰群岛) Malvinas Islands (Falkland Islands) 马拉维 Malawi 马来西亚 Malaysia 马里 Mali

马斯顿 Macedonia

马绍尔群岛 Marshall Islands

马提尼克 Martinique 马约特 Mayotte 毛里求斯 Mauritius 毛里塔尼亚 Mauritania 美国 United States

美属萨摩亚 American Samoa

美属太平洋各群岛(包括:中途岛、约翰斯顿岛、豪兰岛、贝克岛和威克岛等) United States miscella-neous Pac 美属维尔京群岛 United States Virgin Is-lands 蒙古 Mongolia

蒙特塞拉特 Montserrat 孟加拉国 Bangladesh 秘鲁 Peru

密克罗尼西亚 Micronesia 缅甸 Myanmar 摩尔多瓦 Moldova 摩洛哥 Morocco 摩纳哥 Monaco

莫桑比克 Mozambique 墨西哥 Mexico 纳米比亚 Namibia 南非 South Africa 南极洲 Antarctica

南乔治亚岛和南桑德韦奇岛 South Georgia and South Sandwich Islands 南斯拉夫 Yugoslavia 瑙鲁 Nauru 尼泊尔 Nepal

尼加拉瓜 Nicaragua 尼日尔 Niger 尼日利亚 Nigeria 纽埃 Niue 挪威 Norway

诺福克岛 Norfolk Island 皮特凯恩群岛 Pitcairn Islands Group 葡萄牙 Portugal 日本 Japan 瑞典 Sweden 瑞士 Switzerland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 FanE『翻译中国』 http;//www.FanE.cn 萨尔瓦多 El Salvador 塞拉利昂 Sierra leone 塞内加尔 Senegal 塞浦路斯 Cyprus 塞舌尔 Seychells

沙竺阿拉伯 Saudi Arabia 圣诞岛 Christmas Island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Sao Tome and Principe 圣赫勒拿 Saint helena

圣基茨和尼维斯 Saint Kitts and nevis

圣卢西亚 Saint lucia 圣马力诺 San Marion

圣皮埃尔和密克隆 Saint Pierre and Miquelon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Sain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

斯里兰卡 Sri Lanka 斯洛伐克 Slovakia 斯洛文尼亚 Slovenia

斯瓦尔巴群岛 Svalbard and jan Mayen Islands 斯威士兰 Swaziland 苏丹 Sudan

苏里南 Suriname 索马里 Somalia

所罗门群岛 Solomon Islands

塔吉克斯坦 Tajikistan 泰国 Thailand

坦桑尼亚 Tanzania 汤加 Tonga

特克斯科斯群岛 Turks and Caicos Islands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Trinidad and Tobago 突尼斯 Tunisia 图瓦卢 Tuvalu 土耳其 Turkey

土库曼斯坦 Turkmenistan 托克劳 Tokelau

瓦利斯和富图纳群岛 Wallis and Futuna Is-lands 瓦努阿图 Vanuatu 危地马拉 Guatemala 委内瑞拉 Venezuela 文莱 Brunei Darussalam 乌干达 Uganda 乌克兰 Ukraine 乌拉圭 Uruguay

乌兹别克斯坦 Uzbekistan 西班牙 Spain

西撒哈拉 Western Sahara 西萨摩亚 Western Samoa 希腊 Greece 香港 Hong Kong 新加坡 Singapore

新喀里多尼亚 New Caledonia

新西兰 New Zealand 匈牙利 Hungary 叙利亚 Syria 牙买加 Jamaica 亚美尼亚 Armenia 也门 Yemen 伊拉克 Iraq 伊朗 Iran

以色列 Israel 意大利 Italy 印度 India

印度尼西亚 Indonesia 英国 United Kingdom

英属维尔京群岛 British Virgin Islands

英属印度洋领土 British indian Ocean Ter-ritory 约旦 Jordan 越南 Viet Nam 赞比亚 Zambia 扎伊尔 Zaire 乍得 Chad

直布罗陀 Gibraltar 智利 Chile

中非 Central Africa 中国 China

中国台湾 Taiwan,China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 FanE『翻译中国』 http;//www.FanE.cn

阿尔马尼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Albania

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Algeria

阿富汗伊斯兰国 Islamic State of Afghanistan

阿根廷共和国 Republic of Argentina

拉伯联合酋长国 United Arab Emirates 阿鲁巴 Aruba

阿曼苏丹国 Sultanate of Oman

阿塞拜疆共和国 Republic of Azerbaijan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Arab Republic of Egypt 埃塞俄比亚 Ethiopia 爱尔兰 Ireland

爱沙尼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Estonia 安道尔公国 Principality of Andorra

安哥拉共和国 Republic of Angola

安圭拉 Anguilla

安提瓜和巴布达 Antigua and Barbuda

奥地利共和国 Republic of Austria

澳大利亚联邦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澳门 Macau

巴巴多斯 Barbados

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 Independent State of Papua New Guinea 巴哈马联邦 Commonwealth of the Bahamas

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 Islamic Republic of Pakistan 巴拉圭共和国 Republic of Paraguay

巴勒斯坦国 State of Palestine

巴林国 State of Bahrain 巴拿马共和国 Republic of Panama

巴西联邦共和国 Federative Republic of Brazil

白俄罗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Belarus

百慕大群岛 Bermuda Islands

保加利亚共和国 Republic ov Bulgaria

北马里亚纳自由联邦 Commonwealth of the Northern Marianas

贝劳共和国 Republic of Palau

贝宁共和国 Republic of Benin

比利时王国 Kingdom of belgium

冰岛共和国 Republic of Iceland

波多黎各自由联邦 Commonwealth of Puerto Rico

波兰共和国 Republic of Poland

玻利维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Bolivia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 Republic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

博茨瓦纳共和国 Republic of Botswana 伯利兹 Belize

不丹王国 Kingdom of Bhutan

布基纳法索 Burkina Faso 布隆迪共和国 Republic of Burundi

布维岛 Bouvet Island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赤道几内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Equatorial Guinea

丹麦王国 Kingdom of Denmark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东帝汶 East Timor

多哥共和国 Republic of Tago

多米尼加共和国 Dominican Republic

多米尼克联邦 Commonwealth of Dominica 俄罗斯联邦 Russian Federation

厄瓜多尔共和国 Republic of Ecuador

厄立特里亚国 State of

Eritrea

法兰西共和国 French Republic

法罗群岛 Faroe Islands 法属波利尼西亚 French Polynesia

法属圭亚那 French Guiana 法属南部领土 French Southern Territories

梵蒂冈城国 Vatican City State

菲律宾共和国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斐济共和国 Republic of Fiji 芬兰共和国 Republic of Finland

佛得角共和国 Republic of Cape Verde

冈比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Gambia

刚果共和国 Republic of Congo

哥伦比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Colombia

哥斯达黎加共和国 Republic of Costa Rica 格林纳达 Grenada 格陵兰 Greenland

格鲁吉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Georgia

古巴共和国 Republic of Cuba

瓜德罗普 Guadeloupe 关岛 Guam

圭亚那合作共和国 Cooperative Republic of Guyana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 Republic of Kazakhstan

海地共和国 Republic of Haiti

大韩民国 Republic of Korea

荷兰王国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

荷属安的列斯 Netherlands Antilles

赫德岛和麦克唐纳岛 Heard islands and Mc Donald Islands

洪都拉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honduras

基里巴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Kiribati

吉布提共和国 Republic of Djibouti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 FanE『翻译中国』 http;//www.FanE.cn

吉尔吉斯共和国 Kyrgyz Republic

几内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Guinea

几内亚比绍共和国 Republic of Guine-bissau 加拿大 Canada

加纳共和国 Republic of Ghana

加蓬共和国 Gabonese Republic

柬埔寨王国 Kingdom of Cambodia

捷克共和国 Czech Republic

津巴布韦共和国 Republic of Zimbabwe

喀麦隆共和国 Republic of Cameroon

卡塔尔国 State of Qatar 开曼群岛 Cayman Islands 科科斯(基林)群岛 Cocos(Keeling) Islands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Federal Islamic Republic of the Co-moros

科特迪瓦共和国 Republic of Cote d'Ivire

科威特国 State of Kuwait 克罗地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Croatia

肯尼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Kenya

库克群岛 Cook Islands

拉脱维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Latvia

莱索托王国 Kingdom of Lesoto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Lao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黎巴嫩共和国 Republic of Lebanon

利比里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Liberia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Great Socialist People's Libyan Arab jamahiriya

立陶宛共和国 Republic of Lithuania

列支敦士登公国 Principality of Liechtenstein 留尼汪 Reunion

卢森堡大公国 Grand Duchy of Luxembourg

卢旺达共和国 Republic of Rwanda

罗马尼亚 Romania

马达加斯加共和国 Republic of Madagascar

马耳他共和国 Republic of Malta

马尔代夫共和国 Republic of maldives

马尔维纳斯群岛(福克兰群岛) Malvinas islands (Falkland Islands)

马拉维共和国 Republic of Malawi

马来西亚 Malaysia

马里共和国 Republic of Mali

马其顿共和国 Republic of Macedonia

马绍尔群岛共和国 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

马提尼克 Martinique 马约特 Mayotte

毛里求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Mauritius

毛里求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Mauritius

美利坚合众国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美属萨摩亚 American Samoa

美属维尔京群岛 United States Virgin Islands 蒙古国 Mongolia

蒙特塞拉特 Montserrat 孟加拉人民共和国 People's Republic of Bangladesh

秘鲁共和国 Republic of Peru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 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

缅甸联邦 Union of Myanmar

摩尔多瓦共和国 Republic of Moldova

摩洛哥王国 Kingdom of Morocco

摩纳哥公国 Principality of Monaco

莫桑比克共和国 Republic of Mozambique

墨西哥合众国 United States of Mexico

纳米比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Namibia

南非共和国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南极洲 Antarctica 南乔治亚岛和南桑德韦奇岛 South Georgia and South Sandwich Islands

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

瑙鲁共和国 Republic of Nauru

尼泊尔王国 Kingdom of Nepal

尼加拉瓜共和国 Republic of Nicaragua

尼日尔共和国 Republic of Niger

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 Federal Republic of Nigeria 纽埃 Niue

挪威王国 Kingdom of Norway

诺福克岛 Norfolk Island 皮竺凯恩群岛 Pitcairn Islands Group

葡萄牙共和国 Pirtuguese Republic

日本国 Japan

瑞典王国 Kingdom of Sweden

瑞士联邦 Swiss Confederation

萨尔瓦多共和国 Republic of El Salvador

塞拉利昂共和国 Republic of Sierra Leone

塞内加尔共和国 Republic of Senegal

塞浦路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Cyprus

塞舌尔共和国 Republic of Seychelles 沙特阿拉伯王国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圣诞岛 Christmas Island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 Democratic Republic of Sao Tome and Principe 对赫勒拿 Saint Helena

圣革茨和尼维斯联邦 Federation of Saint Kitts and nevis

圣卢西亚 Saint Lucia

圣马力诺共和国 Republic of San Marino

圣皮埃尔和密克隆 Saint Pierre and Miquelon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Sain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

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 Democratic Socialist Republic of Srilanka

斯洛伐克共和国 Slovak Republic

斯洛文尼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Slovenia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 FanE『翻译中国』 http;//www.FanE.cn

斯瓦尔巴群岛 Svalbard and Jan mayen islands

斯威士兰王国 Kingdom of Swaziland

苏丹共和国 Republic of the Sudan

苏里南共和国 Republic of Suriname

索马里共和国 Somali Republic

年罗门群岛 Solomon Islands

塔吉克斯坦共和国 Republic of Tajikistan

泰王国 Kingdom of Thailand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 United Republic of Tanzania 汤加王国 Kingdom of Tonga

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 Turks and Caicos Islands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 Republic of Trinidad and Tobago

突尼斯共和国 Republic of Tunisia

图瓦卢 Tuvalu

土耳其共和国 Republic of Turkey

土库曼斯坦 Turkmenistan 托克劳 Tokelau

瓦利斯和富图纳群岛 Wallis and Futuna Islands 瓦努阿图共和国 Republic of Vanuatu

危地马拉共和国 Republic of Guatemala

委内瑞拉共和国 Republic of Venezuela

文莱达鲁萨兰国 Brunei Darussalam

乌干达共和国 Republic of Uganda

乌克兰 Ukraine

乌拉圭东岸共和国 Oriental Republic of Uruguay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 Republic of Uzbekistan 西班牙 Spain

西撒哈拉 Western Sahara 西萨摩亚独立国 Independent State of Western Samoa

希腊共和国 Hellenic Republic

香港 Hong Kong

新加坡共和国 Republic of Singapore

新喀里多尼亚 New Caledonia

新西兰 New Zealand

匈牙利共和国 Republic of Hungary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中国台湾 Chinese TaiwanSyrian Arab Republic

牙买加 Jamaica

亚美尼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Armenia

也门共和国 Republic of Yemen

伊拉克共和国 Republic of Iraq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Islamic Rupublic of Iran

以色列国 State of Israel 意大利共和国 Republic of Italy

印度共和国 Republic of India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Indonesia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英属维尔京群岛 British Virgin Islands

英属印度洋领土 British Indian Ocean Territory

约旦哈希姆王国 Hashemite Kingdom of Jordan

越南社会主席共和国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 Nam

赞比亚共和国 Republic of Zambia

扎伊尔共和国 Republic of Zaire

乍得共和国 Republic of Chad

直布罗陀 Gibraltar

智利共和国 Republic of Chile

中非共和国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中华人民共和国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52B3A02D6A03B3A5.html

范文三:阿尔巴尼亚人的“大阿尔巴尼亚”

自科索沃战争以后,阿尔巴尼亚族人一直是巴尔干半岛上的“明星”,科索沃阿族人与塞尔维亚的“统”与“独”的关系问题时至今日仍是这个地区的“重头戏”。2008年,科索沃正式宣布从塞尔维亚分离出去,2010年7月,海牙国际法院裁定此举“不违法”,9月,一直持强硬立场的塞尔维亚也软化了立场,声称准备与科索沃方面接触。所有这些不断将这出“戏”推向高潮。其实,阿尔巴尼亚族人与巴尔干地区政治关系的复杂性还不只这些,其跨界民族分布及其产生的后果及影响是认识巴尔干民族问题和地区政治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民族分布如“马赛克”

到了巴尔干半岛,我才真正感受到这里民族分布的复杂性。在这儿,不仅南部斯拉夫民族包括多个民族,非斯拉夫民族也是如此。在巴尔干半岛,不少民族还越国而居,由此又产生跨界民族认同与界内民族分离的问题,进而使相关国家的内部民族关系、相邻国家间的关系以及地区国际政治都变得复杂起来。巴尔干半岛的这种跨界民族分布被形象地称为“马赛克”,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阿尔巴尼亚族人在不同国家的存在。科索沃独立、“大阿尔巴尼亚”等“热点”或“难点”问题都与此有关。

阿尔巴尼亚族人主要分布在巴尔干半岛西南部的阿尔巴尼亚(约310万)、科索沃(约220万)、马其顿(约51万)、克罗地亚(约5万)、黑山(约5万)和希腊(约6万),总数近600万。阿尔巴尼亚同马其顿、黑山、克罗地亚、希腊以及刚刚宣布独立的科索沃相连,阿尔巴尼亚民族的跨界主要是在这些国家或地区之间。

阿尔巴尼亚族人的祖先是巴尔干半岛的伊利里亚人。8世纪以后,伊利里亚人名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它的一个叫阿尔本部族的名字。阿尔本意为白色的,因为这一地区多山,冬天白雪皑皑。阿尔巴尼亚一词就是由阿尔本演变而来。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阿尔巴尼亚人虽然也曾建立过公国,但总的说来是处于大国或异族的统治和压迫之下。虽然遭遇如此之多的侵略、奴役和压迫,阿尔巴尼亚人仍然保持了自己的民族身份。然而,由于命运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阿尔巴尼亚人在建立独立国家的同时,自身也被“碎片化”了。

在1912年第一次巴尔干战争期间,阿尔巴尼亚成为希腊、塞尔维亚、黑山等国同土耳其交战的主要战场,争夺阿尔巴尼亚的领土是这些国家的主要目的之一。在被瓜分的危险迫在眉睫的情况下,阿尔巴尼亚民族主义者要求独立,建立一个包括巴尔干半岛上所有阿尔巴尼亚族人的国家。俄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德国和奥地利等六国外长在伦敦召开会议,虽然承认了阿尔巴尼亚在形式上可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但实际控制权必须掌握在六大国的手中。更为主要的,独立后的阿尔巴尼亚的领土和人口都不及阿尔巴尼亚人所希望的一半,许多阿尔巴尼亚族人被留在相邻的国家里。阿尔巴尼亚与南斯拉夫之间的边界直到1926年才划定,生活在科索沃、黑山西南部、马其顿西部的阿尔巴尼亚族人就成了当时南斯拉夫王国里的少数民族。

“大阿尔巴尼亚”之梦

于是,建立一个包括巴尔干半岛上所有阿尔巴尼亚族人的“大阿尔巴尼亚”就成了一个梦想。

“大阿尔巴尼亚”的主张最早可以追溯到1878年。当时,各地阿族民族主义者提出,未来阿尔巴尼亚国家的领土还应当包括科索沃、马其顿西部、黑山南部和希腊北部,是阿尔巴尼亚族人的“共同国家”。正因如此,阿尔巴尼亚族人普遍认为,阿尔巴尼亚现存的疆界是1912年六大国强加给它的,并没有包括巴尔干半岛上所有阿尔巴尼亚族人,1912年“诞生”的阿尔巴尼亚是“人造的”而非“自然的”。另一方面,留居在科索沃、黑山、马其顿、克罗地亚和希腊的阿尔巴尼亚族人又成了少数民族。由于有着共同的文化根基,他们回归“母国”的情结也特别强烈。然而,对阿尔巴尼亚族人来说,“大阿尔巴尼亚”只是可以想,在特定的语境下也可以说,真正实施起来却是非常难的,在正常的环境中甚至几乎没有可能。

不过,“大阿尔巴尼亚”在非正常环境中也有过昙花一现。1939年,意大利出兵占领了阿尔巴尼亚并扶植了一个傀儡政权,之后占领了南斯拉夫,将南斯拉夫的马其顿西部和科索沃大部分地区划归阿尔巴尼亚。阿尔巴尼亚傀儡政权喜出望外,声称意大利此举归还了阿尔巴尼亚的领土和人口,帮助实现了“大阿尔巴尼亚”的理想。但好景不长,意大利1943年9月投降后,阿尔巴尼亚被德国占领并扶植了新的傀儡政权。1944年11月,随着阿尔巴尼亚的解放,这个“大阿尔巴尼亚”也就烟消云散了。

“大阿尔巴尼亚”不过是一出“闹剧”形式的“悲剧”,对后来阿尔巴尼亚同南斯拉夫的关系产生了巨大的消极影响。在冷战期间,阿尔巴尼亚与南斯拉夫两国的关系总的说来不是很好。二战结束前夕,美国、英国和苏联等国确定了巴尔干半岛的政治格局,希腊属于西方势力范围,其他国家则属于苏联势力范围。在整个冷战期间,“巴尔干版图”是被锁死的,以改变这种版图为目的的“大阿尔巴尼亚”主张没有任何市场。当然,在诸如科索沃这样的阿族人聚居区里,要求分离的言行时有发生。在作为“母国”的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属于阿尔巴尼亚”,“黑山、科索沃、塞尔维亚南部都是阿尔巴尼亚的领土”之类的言语也时常出现。冷战结束之后,“巴尔干版图”发生了巨大变化,其具体表现就是南斯拉夫的解体,阿尔巴尼亚族人的跨界问题涉及的国家也就更多了。在这种形势下,除了科索沃的独立愈闹愈凶之外,阿尔巴尼亚还出现了一种“自然阿尔巴尼亚”的主张。持这种主张的人提出了“同一个民族,同一部历史,同一个立场,同一个国家”的口号,要求通过全民公决的方式建立阿尔巴尼亚族人惟一的民族国家。根据这种主张,巴尔干将要重新划定六个国家和地区的边界,阿尔巴尼亚的领土和人口将分别扩大一点五倍和一倍。但是,这些话也只是说说而已,阿尔巴尼亚并没有公开谋求改变“巴尔干版图”,国际社会也不会允许它打破巴尔干半岛上的地缘政治图谱和力量均势。

他们是科索沃问题的主角

由于威胁着大国规划的“巴尔干版图”和周边国家的领土与主权,“大阿尔巴尼亚”主张的践行成了非常敏感的国际政治问题。科索沃从“问题”到“危机”,到“战争”,再到“独立”,就像一部连续剧,而其中的主角就是阿尔巴尼亚族人。

所谓科索沃问题,实质上就是:科索沃这个地方到底是阿尔巴尼亚族人的“故乡”,还是塞尔维亚人的“摇篮”。阿尔巴尼亚族人是巴尔干的早期居民之一,塞尔维亚族人虽是6~7世纪才南下到巴尔干的斯拉夫人,但在12世纪末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王国,而科索沃就在这个王国的中心。14世纪末,塞尔维亚人和阿尔巴尼亚人都在科索沃这个地方英勇抵抗过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对科索沃有着特殊情结。在奥斯曼人统治的500年里,皈依了伊斯兰教的阿尔巴尼亚人越来越多地迁入科索沃,而信仰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则纷纷迁至基督教占统治地位的地区。土耳其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被打败后,塞尔维亚收回了科索沃。在20世纪先后出现的南斯拉夫王国(1918~1945年)、南联邦(1945~1991年)、南联盟(1992~2003年)、塞黑(2003~2006年)、塞尔维亚(2006年以后)中,科索沃始终处于塞尔维亚的控制之下,而阿尔巴尼亚族人始终是少数民族。

然而,科索沃的阿族人想挣脱塞尔维亚、回归“母国”的情结也从没断过,后来的“危机”、“战争”和“独立”都由此而来。1944年初,科索沃的阿族人不仅通过了并入阿尔巴尼亚的决议,而且组建了军政府,后被南共领导的军队镇压了下去。在南联邦期间,科索沃的阿族人退而求其次,要求改变少数民族的地位并将科索沃升格为共和国,但都未能如愿。南联邦解体之后,科索沃问题全面走向危机,阿族人开始诉诸武力并使科索沃问题国际化,与塞尔维亚的矛盾与冲突愈演愈烈,最终导致1999年科索沃战争。战争之后,科索沃由联合国托管,事实上已脱离塞尔维亚的控制,2008年2月宣布独立。截至2010年7月,科索沃的独立获得了69个国家的承认,其中就包括阿尔巴尼亚。

实际上,对科索沃独立最感振奋的就是阿尔巴尼亚,将此视为实现“大阿尔巴尼亚”的重要步骤。不过,一方面,国际社会对阿尔巴尼亚出现的“大阿尔巴尼亚”言论施加比较大的压力,另一方面,阿尔巴尼亚继2009年加入北约之后,如今又全力以赴申请加入欧盟。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巴尼亚官方尽量避开“大阿尔巴尼亚”话题,表示不谋求改变阿尔巴尼亚的边界。但是,以我近距离的观察,阿尔巴尼亚对科索沃乃至其他周边国家阿尔巴尼亚族人聚居区的“回归”还是非常期待的。

(作者供图)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F98660D66355E6D7.html

范文四:阿尔巴尼亚:“男装处女”之国

第一眼看到那些照片时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一个朋友把照片发到我邮箱里,标题写着:不可思议!!那是一些“老年男人”的照片,看得出是近期照的。但看着看着,我渐渐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也许是“他们”眼神中的某些东西,或者是“他们”的双手,甚至是“他们”身体骨架流露出的一丝温柔,让我感觉越来越神奇。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阿尔巴尼亚的“男装处女”(burrneshas),从外表上看她们和男人一模一样。她们生活在阿尔巴尼亚北部与世隔绝的地区,那里的人们道德观念极其保守。从女儿到“男人”的转变有着严格的规定和理由,它们作为中世纪法典《卡龙》的一部分,在500年前确立并流传了下来。如今,这样的女人只剩几十个了,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减少。

照片中的女人们凝视着镜头,眼神朦胧;她们有的吸着烟,脸孔消失在吞云吐雾之中;有的在椅子上正襟危坐,周围是露出慈祥笑容的家人,温柔与力量在她们身上完美融合。我发现自己在端详这世界上最罕见的一群人,她们如此神秘,让我移不开视线,忘了时间,忘了现实……直到我跋山涉水亲身来到那片与世隔绝的土地,直到一声牛叫把我猛地惊醒,然后,哈奇便出现在我眼前。

哈奇(Haki)

那是11月的一个下午,哈奇站在自家花园内,手持拐杖,嵌在烟嘴里的卡莱利亚香烟有力地燃烧着。“他”身穿格子呢衬衫、黑色皮夹克,满头银白短发,虽然71岁了,可体态非常轻盈,除了略微的驼背,浑身甚至带着一股男孩子气。

到达哈奇的村子时,我仿佛走入了一个失落的山谷。这里没有直达的公路,我的翻译是个名叫厄玛尔的年轻人,他身形魁梧,虽然是个好的向导,但开起车来有如贝多芬第九交响乐那样“波澜起伏”。我们从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沿最近通车的高速公路一路向北开,进入科索沃,在午夜时分到达一处由携带AK-47步枪的士兵把守的检查站。然后,我们向阿尔巴尼亚更北部的山区继续行驶。

要找到这些发过誓的处女可真难,高速公路早已变成之字形的土路。

“你怎么了,失望了吗?”厄玛尔问,他察觉到我的疲惫。

“就好像在寻找独角兽一样。”我答道。

“是的,只不过独角兽不存在,而她们真的存在。”

众里寻他千百度,我们终于找着了这样一位。过去,也有其他记者拜访过哈奇,还问过一些无礼的问题。人们想知道这群女人是不是就是一群深藏不露的女同性恋,而这深深地刺痛了哈奇。哈奇边说边从嘴里取出一片烟草叶,“每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我都很难受。上帝赋予我独特的人生,我欣然接受。但女同性恋和宣誓独身的处女实在差着十万八千里。”

哈奇是一名宣誓独身的处女。在历史上,当一个家族的男性继承人去世,家族财产不能在父系子孙中传承时,如果此时家族里有一名处女之身的女儿,她只要在十几个村中长老面前发誓自己将一辈子独身,就能承担起家长的角色,保住家族财产和荣誉。这是一个被迫的、而不是出于幸福的选择,这是一个为了保护某种社会结构的自私的传统。

但哈奇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她的命运在出生之前就已注定。哈奇的父母有13个子女,她排行老三。当母亲怀着她时,一个从科索沃来的托钵僧恰好经过村子,他预言哈奇的妈妈将会生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孩必须像男人一样活着,才能让家庭平安。哈奇的父母相信了这位僧人的话。

哈奇的举止和男人一模一样,她的身体早已形成这样的记忆。无论是吐痰、抽烟、挤牛奶、穿裤子的动作、站立,还是骂人,都是百分百的爷们范儿。

即使不像哈奇那样从小就被告知要当男人,或者家里还有其他兄弟、不存在继承问题时,阿尔巴尼亚女孩仍然有其他理由想成为一个男人。想象一下,一个15、16,顶多17岁的女孩,要嫁给一个40、50甚至60岁的男人。新婚之夜,你父亲在你的嫁妆里塞了一粒子弹,这是给你丈夫准备的,万一你不是处女,他就可以杀掉你。整个婚礼中,你都得站着,眼睛只能看地,仿佛一只屈服、听话的动物。你将和你丈夫的家人生活在一起,充当他们的奴隶,服从他们的全部指令。你不得回嘴,无权做决定,即使是关于你所生子女的决定。你不得抽烟、喝酒,或使用任何武器。从日出到日落,你的生活就是苦役。

哈奇坐在花园里一棵桃树下的长椅上,惬意地抽着烟。她很庆幸自己不必度过那样的一生。在她眼中,自由是最珍贵的东西。

山鹰之国

阿尔巴尼亚和意大利中间隔着亚德里亚海,两国相距60英里。它北接黑山和科索沃,东临马其顿,南边与希腊接壤。如果你没听过它“山鹰之国”的称号,请放心,不知道的绝不止你一人。当地人说阿尔巴尼亚语,这是一种印欧语,可追溯至希腊语和拉丁语。当地人使用列克,它和美元的兑换率是100比1。当地的食物棒极了,融合了希腊、土耳其和意大利风味,菜肴以豆类为主,鲜嫩可口。

还有一些重要的事实需要介绍:在阿尔巴尼亚,摇头表示“是”,而点头表示“不是”,这常令游客困惑不已。阿尔巴尼亚人还习惯用捶胸表示对别人的极度尊敬。这个国家到处是坑坑洼洼、七弯八拐的小路,坐在车上,你永远感觉在上下颠簸,而不在往前行驶。阿尔巴尼亚社会相当保守,30%的人口是基督徒,70%是穆斯林。去年春天,首都地拉那爆发了首次同性恋游行,阿尔巴尼亚国防部副部长埃克雷姆・斯拜休回应此事时对媒体说:“这些人就是欠‘修理’。如果你们还听不懂,我可以解释,就是要拿棍子狠狠敲打他们。”

阿尔巴尼亚是我去过的最好斗的地方。当地人很容易瞪眼,而不是微笑。这有一定的历史原因。几个世纪以来,阿尔巴尼亚北部地区家族之间的械斗就没有停歇过。时至今日,至少有2万名阿尔巴尼亚人因躲避家仇而不敢迈出家门一步,或辍学,或流亡海外,或在当地的古城堡里集结,准备即刻进攻。因为一言不合而开枪射击,然后为了躲避对方的报复在祖母的公寓里一躲就是5年,这在阿尔巴尼亚实在太常见。厄玛尔笑着对我说,在他们国家,女人被压迫,男人要复仇,只有“男装处女”才既自由又安全。   言归正传,在地拉那,很多人从未听说过自己的国家里有一群宣誓的处女,也有人曾听说过,但却以为她们只是某种神话或传说,好像双耳尖尖的精灵族一样。至于她们当中还有多少人仍然在世,众说纷纭。十几个?二十几个?人类学家安东尼娅・杨(Antonia Young)研究她们有25年,她说这个数字可能接近100。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相继离世,关于她们的故事真的成了传说。这条巷子,这个街角,这栋房子里,那些时隐时现的魅影正在我们眼前消失,把她们的故事带进坟墓。

鲁姆(Lume)

告别哈奇,我们花了一整天翻过另一座山。在山脚石灰岩悬崖的阴影中,我们找到了鲁姆。她骑在马背上,从头到脚一身迷彩服,还戴了一顶军帽。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下,绿色的眼眸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让42岁的她看上去顶多18岁。

鲁姆家里有4个兄弟和2个姐妹,鲁姆排行老五。鲁姆和母亲以及一位哥哥住在一起。当我们走进小院时,鲁姆的嫂子正好抱着一大捆干柴经过。她头上戴了围巾,笑起来牙都掉光了,手背又脏又黑,皮肤干裂,让人觉得她可以是35岁到65岁之间的任何年纪。

鲁姆说自己从女孩到男孩的转变从未是个问题,她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受制于一个男人。“我不知道裙子是什么东西,也永远不会知道!”她说道。

鲁姆带我们参观了她的房子,和我们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她的两个手肘自然地架在膝盖上,她嫂子端来了茶和点心。“当我大约12岁时,我说,‘上帝啊,求你帮我。我祈祷成为男装处女,直到生命的尽头。’”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没想到父亲竟能理解。他召集4个兄弟,并告诉他们,“从今往后,这个丫头就是宣誓的处女,会像男人一样生活,这是她的选择,你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事,不许干预她的生活。”兄弟们都很愤怒,喊着问为什么。也是,家族中的男性成员都健在,他们还需要一个弟弟吗?但鲁姆已经义无反顾完成了宣誓。

父亲过世后,兄弟们陆续成家搬走,鲁姆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她骑马、砍柴、打猎;有时受了伤,就在伤口敷上点烟草,然后用皮带扎住伤处了事。还有一次,她进城和几个男人喝酒,其中一个男人要强行带她去酒店,她毫不犹豫掏出随身小刀,捅了下去。

鲁姆走路的姿势非常有自信,双手时而攥拳,时而松开,看得出她双手上有不少疤痕。她指着我们头顶上方浅橙色石灰岩峭壁说,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带上面包、奶酪和40度的白酒,去悬崖上野餐,顺便猎兔子和野猪。“我还没打到过野猪”,她说,“但我总有一天会的。”当我问她能否和她一块儿去打次猎时,她毫不犹豫地说:“不,就我自己。”

山里的日光没有持续多久,当我们回到屋里时,鲁姆的哥哥在暮光中出现。他的脸晒得很黑,牙齿也没剩几颗。他一天都在山上打发时间,和朋友野餐,身上散发着酒精、烟草和肥料的味道。他热情地和每个人打招呼,除了他妹妹。他们连眼神都没有接触,两人之间的冰冻几乎可以切断一根手指。

鲁姆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了一丝畏缩,她把颤抖的手插入迷彩服的口袋里,一个字也没说,眼睛转向别处。她母亲从屋子里出来,她留着一头银色卷发,相貌依然出众。你一看就知道鲁姆的长相来自谁。就是这样一个女儿,站在母亲和哥哥中间,她的脸消失在帽檐下的阴影中。在那一瞬间,她的迷彩着装给人一种错觉,她仿佛融入树林中,不清楚她到底是谁,是否真的存在。

夏吉达尼(Hajdari)

86岁的夏吉达尼生活在农场里。她的穿戴有点儿夸张,白毛衣、白衬衫,大红马甲,白色长裤。镶了假钻的超大腕表格外吸引眼球――要知道,阿尔巴尼亚妇女戴手表很罕见――夏吉达尼却十分高调,她对自己家里的一切都引以为荣。

每个人的一生都充满挑战,你不可能打一个响指,幸福就立刻降临,幸福需要努力争取。夏吉达尼6岁时迎接了自己第一个、也许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挑战――决定穿什么衣服。

6岁的夏吉达尼爱穿男孩的衣服,为此她母亲曾用皮带打她,认为她违背了上帝的意愿,但却让夏吉达尼更加坚定。做一个男人,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种需要。14岁时,夏吉达尼告诉父亲:“请给我一头牛和一小块地,我要像男人一样过自己的生活。”她父亲动了怜悯之心,夏吉达尼成为了一名宣誓的处女,开始像男人一样生活,以她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夏吉达尼的两个侄孙女在一旁全神贯注地听她和我们聊天,就像在听童话故事一样。在她们眼中,这位“爷爷”神秘、幽默,充满了活力。阿尔巴尼亚有一种说法:每个人都有两个童年,第一个是真正的童年,第二个是人到老年时。夏吉达尼有孩子气、亲切和智慧的一面,同时也有强硬的一面,因为她要面对真实的生活。夏吉达尼的哥哥死时才32岁,她帮助嫂子抚养5个子女。为了供养他们,夏吉达尼在城里开了一间商铺,辛苦地工作。这也是“男装处女”的责任,挑起家庭重担。当她侄子5年前在家族械斗中不幸身亡时,也是夏吉达尼出面料理一切后事。

夏吉达尼身上的坚毅最能打动我,那个躲在床底下的6岁小孩,那种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自己到底是谁的坚强意志。不管家人、村民或整个阿尔巴尼亚是否接受这一点,“男装处女”这一古老的传统以父系继承的名义,不经意地为自由不屈的女人凿出一个生存空间:女人也能找到圆满,只要她把自己伪装成男人。

陆勒(Lule)

在城外的一家酒吧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叫陆勒的男装处女。“对于我们来说,生活无忧,但就是非常孤独。”陆勒说。

陆勒50来岁,身穿浅色卡其裤,猎装坎肩,戴了一副几乎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她讲述了一个相似的故事:一个想穿男孩衣服的女孩,一番斗争后得到了父亲的同意。陆勒当了一名机械工人,她修过无数拖拉机、汽车,最喜欢修理的是卡车。

我们去了一家餐馆。在点餐时,侍应生对陆勒流露出明显的好奇、轻蔑和困惑。在谈到自己这一生如何孤立无援时,陆勒一直在墨镜后默默流泪。也许一个真正的男人不会因此而流泪,但陆勒掩饰得很好,从头到尾没有摘下墨镜,以至于厄玛尔压根没有注意到她的失态。   还有两天就要离开阿尔巴尼亚了,我渐渐明白,这些“男装处女”,她们并不比其他人神秘,也不是某场运动的先驱,她们只是一个被遗失的群体。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她们虽然受教育的程度有限,从事的也都是体力劳动,但她们笃信精神的纯洁。使她们坚持到底、实现自我价值的东西,不是她们的性别,而是她们的信念。做一名男装处女,不是简单地改做一个男人,或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赋予自己新的用处,而是涤净自己的心灵。它无关性别,是一种真正的超脱。

斯库坦(Shkurtan)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地拉那。一身黑西服,头戴黑色水手帽的斯库坦,行动迟缓,走路拄拐。她今年83岁,当她在大街上朝我们走来时,就是城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老男人”。

巧合的是,斯库坦也来自哈奇的村子,曾担任了数十年的村党支部书记。盛年时的斯库坦十分有能力,曾组织过300人的工人活动。在北部山区生活了几乎一辈子,斯库坦在两年前搬到首都,以便接受家人的照料。我们找了一家酒吧坐下。她边喝咖啡边介绍说,自己出生时是双胞胎――她和妹妹索萨。索萨后来生了7个子女,但在11年前过世。成长过程中,小斯库坦每天起得很早,去地里干活,喂牛吃草,摘黄瓜、洋葱、芥菜……那时的西红柿又大又多汁,人们称它们为“牛的心脏”。

如今,斯库坦的生活大部分由睡觉、看电视,吃“酸奶、奶酪和蔬菜”构成。此外,还有做梦。斯库坦说她每晚都梦见自己回到村庄,和哈奇在一起。“我看到家人,看到人们的婚礼、葬礼,以及过去在村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在梦里,我又可以组织大家劳作,他们仍然爱戴我、尊敬我。”

然后,斯库坦在城市生活中醒来,眼前是现代社会的种种混乱。斯库坦说,这个国家随着共产党在1990年下台就终结了。这时,电话响了――是哈奇打来的。

斯库坦笑了,皱纹拧在了一起,但好像又变得年轻了。

“很高兴听见你的声音。”斯库坦说。

“你还好吗?”

“家里还有吃的吗?”

“牛犊怎么样?”

“家里的年轻人还在参与家族械斗吗?告诉他们躲一躲,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寂寞吗,哈奇?我好寂寞。”

斯库坦挂上电话,似乎显得精疲力尽。她拿起意式咖啡,手却在不住发抖,“我们就是最后的男装处女了。”她用陈述事实的口吻说,不带任何情绪。

在地拉那的最后一晚,厄玛尔开车送我回酒店,并且告诉我他也许憋在心里很久了的话。他认为,“男装处女”这种超越性别的人生状态是不对的;每个人都应按照性别生活,而不应生活在这种迷惘和孤独中。他很高兴“男装处女”正接近绝迹,也深深为这些最后的勇士们感到钦佩。

厄玛尔还在我耳边不停讲着,路灯透过湿漉漉的车窗向后移动,这个夜晚非常黑,一颗星星都没有。男装处女们应该都已进入梦乡――守在山谷的哈奇,爱待在山顶的鲁姆,待在平原的夏吉达尼,寂寞难耐的陆勒,还有梦到“牛心”番茄的斯库坦。

对于男装处女来说,她们的人生是一道誓言,让她们在自己的家庭和国家里找到一个位置,一个她们的家庭和国家都没有留给她们的位置。

[译自美国《GQ》杂志]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78ABFFED0993B5E8.html

范文五:局势动荡的阿尔巴尼亚

作者:孙建蓉

东欧 1997年10期

从今年1月中旬开始,阿尔巴尼亚政局持续紧张,局势几近失控;3月中旬以来,阿局势虽逐步趋缓,但骚乱因素并未完全消除,形势依然严峻,其前景不容乐观。

阿的这场动乱引发了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国内危机。其特点是:

(一)骚乱迅速蔓延,形成全国性浩劫。1月中旬,在首都地拉那暴发了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游行,并很快向南方蔓延,形成“暴乱”,并伴有严重的打、砸、烧、抢行为,一些地区的政府和民主党(主要执政党)办公大楼也被砸、被烧,抗议者高呼“打倒贝里沙”、“打倒梅克西政府”、“打倒民主党”等口号,并与当局派出的军警发生流血冲突。从2月5日开始,南部港口城市发罗拉和萨兰达等10多个城镇的群众陆续发起大规模抗议集会和示威游行,一些学生还进行罢课和绝食抗议,许多商店、企业、楼房和银行被烧被抢,贝里沙在发罗拉的休假别墅也被抗议者烧毁;示威群众还冲进警察局、军营,占据海军基地,从军火库中抢走大批武器弹药,甚至包括鱼雷快艇、小型战舰和坦克车等;北部地区也不断发生骚乱,3月上旬,地拉那陷入极度混乱状态,军事学院和市郊的军火库被抢;贝里沙的家乡——东北部地区的特洛波亚区以及相邻的库克斯等区的军火库也遭洗劫。到3月12日,骚乱进一步蔓延到与南斯拉夫接界的斯库台区和靠近马其顿边界的阿东北部地区。另外,全国多数粮库被抢掠一空,面粉厂和食品店关闭;各地监狱均遭破坏,无人看守,在押犯全部逃出,在社会上行凶作乱,抢劫、枪杀事件不断发生;大多数法院被烧毁或捣毁,所有卷宗都被焚毁。国际机场一度关闭,使馆区也成了不设防地区,上万居民,包括国防部长及其妻儿逃往意大利避难。3月13日,阿当局紧急呼吁西欧联盟进行军事干预,以“恢复宪法秩序和维护领土完整”,同时以阿是北约“和平伙伴”的名义,希望北约出兵协助并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就阿局势发表声明,对阿当局予以支持。阿这次内乱给社会带来了大量不稳定因素,大量武器流失于民间,恐怖活动频频发生,迄今,全国的治安形势仍然极其严峻。

(二)党派斗争激烈,当局和各派政治力量难以控制局面。1.反对党组成反政府联盟与民主党政府对垒。今年1月30日,以社会党为首的、一直对民主党通过舞弊手段在去年议会大选中获胜不满的10个在野左右翼政党和组织,暂时搁置了他们的分歧,临时组成“民主联盟”论坛与民主党政府对抗,他们指出,贝里沙和民主党政府应对国内当前的紧张局势负责并引咎辞职,要求由有能力的各方面专家组成“技术政府”取代现政府,直至年内举行新的议会选举。2月8日,该论坛试图在地拉那发起和平抗议集会,但遭到当局的暴力镇压。2.民主党和执政联盟内部政见分歧激化。面对严峻局势,右翼执政联盟内部的离心倾向日益加重,在2月上旬分别召开的民主党议员团会议和民主党全国领导委员会执委会会议,以及该领导委员会的非常扩大会议上,一些民主党高层人士公开批评贝里沙内外政策中的错误,要求梅克西政府辞职,由“敢于承认错误和承担责任的新的民主党政府取而代之”;民主党议员、前副总理谢希甚至主张成立一个包括社会党在内的多元化“救国政府”。但经过激烈辩论,贝里沙驳回了有关要求政府辞职的动议。民主党议员、前议会公安委员会主席哈依达尔从亲政府的工会中拉出一批人马组成新工会,并在地拉那举行抗议集会,要求政府辞职,但遭到当局的暴力制止。参加议会的其他右翼政党也都对当局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并与民主党拉开了距离。参政的3个右翼政党:共和党、国民阵线党和人权联盟党都提出了关于现政府下台、制定新宪法后重新举行议会选举的要求。共和党还宣布退出政府,主张通过新宪法后举行总统选举;国民阵线党则提出,总统选举应推迟到今年议会大选之后举行。4月4日,大约20名民主党议员联合签署了一项声明,正式宣布退出民主党议员团,批评民主党最高领导应对国家危机负责。声明指出,民主党如不采取措施,彻底更新,恢复信任,在议会大选中必然失败。3.民主党执政地位受到严重挑战。在各方面压力下,贝里沙不得不于3月1日作出决定,宣布梅克西政府辞职,并保证“决不任命反对派不赞成的人担任内阁部长”。3月3日,贝里沙虽利用民主党在议会中占有绝对多数议席的有利条件,在总统选举中联任总统(阿总统由议会选举产生),但却遭到大多数党派的抵制,就连上述参政三党的主席(均为议员)也拒绝参加投票。3月6日和9日,贝里沙又两次与反对党磋商并达成协议,同意实行“民族和解”,“赦免反政府的反叛者”,在6月底之前举行议会选举。3月9日晚,贝里沙又进一步作出妥协,改变不与社会党合作的态度,任命社会党领导成员、前吉诺卡斯特市长菲诺为新成立的“民族和解政府”(又称“民族团结临时政府”)总理,并于12日正式组成临时政府,担负起恢复社会稳定、控制财政和筹备6月大选三项任务。

(三)南部地区另立山头,迅速组成反政府武装力量。3月2日,阿议会召开紧急会议,通过“紧急状态法”。在全国实行戒严后,阿南部地区的动乱迅速发展成为有组织的反政府“武装暴动”。3月8日,西南部重镇吉诺卡斯特(霍查故乡)被反政府武装力量控制,他们夺得大量武器;稍后,阿中部的培拉特、乔洛沃得、马拉卡斯特等区、市也被攻占。至此,反政府武装力量所占据的地盘约占全国面积的1/3,全国最大的兵工厂落入了反政府武装力量手中。3月10日,阿南部各地反政府武装力量,联合成立了“救国委员会”,坚决要求贝里沙无条件辞职。他们继续挥师北进,到3月12日已抵达离首都地拉那只有60公里的克莱里镇。3月18日,反政府武装力量领导人、前陆军将领阿·戈齐塔在吉诺卡斯特会见希腊副外长扬·克拉尼季奥蒂斯后宣布,“救国委员会”和南方其他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政治手段而不是军事手段来解决这场危机”,但贝里沙必须下台,否则他们将选举自己的总统委员会和政府,戈齐塔同时还呼吁菲诺政府切断与贝里沙的一切联系。戈齐塔的主张遭到了贝里沙的断然拒绝。同日,在贝里沙的亲信、刚刚辞职的前国家情报局局长兼戒严部队司令加兹代的策动下,成立了以地拉那为中心、以中北部地区为基地的“全国救国委员会”。该组织号称拥有7万人的武装并公开支持贝里沙,与南方“救国委员会”抗衡,同时威胁菲诺政府,宣称如果新政府把南方“救国委员会”看作一方并与之对话,他们就不再承认政府的合法性,将“把它看作是本国和本地区所发生一切的罪人”。3月19日,菲诺在与所有政党举行会谈并预测形势之后表态说:“最后通牒的方式是无法接受的,我们主张对话”。3月21,南方“救国委员会”宣布他们愿意与新政府合作,但再次坚持要贝里沙下台,并要求“在国家政治讨论中拥有发言权”。3月27日,来自18个城镇的反政府武装力量代表在发罗拉集会,并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要求贝里沙辞去总统职务。

阿局势面临失控,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特别是欧洲国家担心阿发生内战,继波黑战争之后在巴尔干地区出现新的热点,对欧洲现有的安全格局再次形成冲击。但不同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对此作出的反应也有所不同。

(一)欧盟要求阿以和平方式结束冲突,承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1月28日,欧盟议会主席向新闻界发表谈话,表示对阿出现的紧张局势“深感不安”。他呼吁各方放弃使用暴力,实现谅解。3月15日—16日,在荷兰阿伯尔多伦召开了欧盟外长紧急会议,决定向阿派遣顾问团和提供紧急援助,以帮助其恢复和稳定社会秩序,待(人身)安全条件具备时,再派遣“人道主义援助人员”。作为第一步,欧盟于3月17日派遣了一个11人的调查团赴阿,调查团由荷兰巡回大使让·当尚堡率领,由荷兰、希腊、意大利、欧盟委员会和欧安组织的代表组成。调查团在进行调查后,称其与阿政府“讨论了人道主义援助、财政问题和安全状况”,要求阿在得到援助之前,必须先改善国内安全状况,“创造一个确保援助不致落入别人之手的环境”。调查团在3月28日与贝里沙进行会晤后表示,欧盟支持阿“民族和解政府”及地方政权,“不承认南方武装抗议者组成的委员会”,并承诺立即向阿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财政援助。

(二)欧安组织和联合国安理会同意向阿派遣保护部队。3月上旬,欧安组织任命奥地利总理弗拉尼茨基为特使和调解人赴阿进行斡旋。弗于3月14日发表声明,说他将敦促欧安组织成员国考虑向阿提供军事援助,并得到了意大利、希腊、法国等国的支持。3月27日,欧安组织同意由部分成员国向阿派遣一支国际保护部队,但强调要与联合国安理会的行动保持一致。3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101号决议,授权部分成员国向阿派遣多国保护部队,负责守卫港口、机场、公路、铁路及仓库等设施,协助国际组织提供援助和帮助运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这项决议是以14票赞成、1票弃权得以通过的,意大利、法国、葡萄牙、西班牙、希腊、土耳其、罗马尼亚和奥地利等8个国家有意参加这支5000人的部队。3月30日,阿议会特别会议以97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了决议,同意迅速部署由意大利率领的多国保护部队,为人道主义救援工作提供保障。到目前为止,多国部队几乎已全部进驻阿各大中城镇,执行协助阿警方维持治安的任务。但由于民主党于5月13日在议会强行通过选举法,造成阿政治和解危机,意大利等国发出了要撤回多国部队的警告,迫使民主党与其它9党在菲诺提出的折衷方案的基础上,签署《政治契约》,达成政治妥协。

(三)美国和北约压阿当局作出妥协,采取不介入态度。1月18日,当阿动乱初起之时,美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沃思便发表谈话指出,鉴于阿战略地位的重要性,美对阿局势的发展予以极大关注,对阿近期在“民主道路上的下滑”极感不安,美将重审两国双边关系,希望贝里沙总统对反对派作出真正妥协。1月27日,美国务院发言人再次发表声明,呼吁阿当局以不流血的方式,通过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对话,尽快解决国家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3月5日,北约盟军最高司令和美国驻欧洲部队最高司令朱尔万,在德国斯图加特与美国防部长科恩会谈时说,他将密切关注阿局势的变化,美国舰队正停泊在亚得里亚海,准备随时帮助美国人撤出阿尔巴尼亚。3月12日,美政府下令在阿工作的、无紧急公事或事务的人员及家属撤离。3月15日,美国防部长科恩再次明确强调说,目前华盛顿主要关心的是如何使美国公民从阿撤出,“除此之外,美国没有进行干预的打算。”3月27日,美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宣布,美将不向阿派出军队,应由欧洲国家来帮助阿恢复秩序。北约也称军事干预不是目前的选择办法。

(四)俄罗斯试图确保欧洲大国地位,利用阿局势加强其对巴尔干事务的发言权。3月14日,俄杜马发表了一项“不许干涉阿尔巴尼亚内政”的声明,宣称对阿内政的任何武装干涉,都将被视作是对这个主权国家的武装侵略。同时,《俄罗斯报》发表文章,说“西方和美国一贯力图确立自己在巴尔干半岛的政治军事存在”,美在阿“早已设立军事基地”,“将来如果再部署北约部队,势必会在巴尔干半岛出现一个巨大的军事集团”,还说,西方大国正在不失时机地利用阿发生的危机形势,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俄不应“等闲视之”。3月29日,正在波恩访问的俄外长在同德外长金克尔会谈时强调,他赞成向阿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为此必须实施联合国安理会批准通过的干预。但“我们反对进行武装干涉,反对把这个国家变成国际社会采取大规模武力行动的对象。”

(五)中国强调不干涉阿内政。对联合国安理会的1101号决议,中国投了弃权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秦华孙在投票前发言说,阿尔巴尼亚问题有其复杂性,从本质上说,属于阿的内部事务。安理会授权对一个主权国家因内部事务而引起的动乱采取行动,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的规定。但考虑到阿政府的有关要求和其尽早恢复阿局势稳定的迫切愿望,中国将不阻拦决议草案的通过。

阿之所以发生空前的动乱,有其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背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假集资活动破产是爆发危机的直接导火线。由于市场经济不成熟,法制不健全,腐败之风迅速蔓延,近几年来,阿出现了一股许以高利率(最高达60%)的假集资热,特别是去年5月议会大选前后达到了最高潮,致使金融秩序极度混乱,发起注册成立集资机构的一些公司、单位及个人,宣传“快速致富”,诱惑民众,全国2/3的居民被骗,1/2的家庭直接受害,许多人不惜变卖房产、地产和所饲养的牲畜进行投资,全国损失资金达10多亿美元。相当一批假集资机构得到民主党政府某些高层人士的支持或纵容,为他们参与集资和获取高额利息创造了条件。假集资者在去年议会大选期间为民主党竞选舞弊提供了大量的经费。从去年11月中旬起,陆续发生一些假集资者拒付承诺的利息、携款潜逃,或将上亿美元偷运国外,或干脆宣布破产等事件,引起投资民众的极度恐慌,愤怒情绪激增,他们要求政府干预并归还集资存款,然而未能如愿,致使民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激化,最终酿成全国性的社会大冲突,发展成大规模“武装骚乱”。

(二)党派斗争导致动乱更趋错综复杂。民主党上台执政后,奉行取缔共产党的政策,贝里沙对前劳动党(共产党)人实行高压政策,把社会党视作劳动党的后续党,称其为“红色黑手党”。1992年贝里沙任总统后,包括前总统阿利雅在内的全部前劳动党党政领导人,都被以各种罪名送上法庭,将他们长期监禁。1993年,社会党主席纳诺被指控犯有受贿、贪污罪而被判刑关押(今年3月16日被正式赦免释放)。社会党人对在去年的议会大选中失利一直极为不满,在这次动乱中,他们利用假集资案引发的反政府浪潮,联合其他党派,坚决要求民主党政府辞职,要求制定新宪法并重新进行议会选举。一些前劳动党人和社会党人在骚乱期间加入了阿南部的反政府武装,成为该武装力量的中坚力量。

(三)拜金主义严重污染社会,使动乱具有广泛的破坏性。在经济体制转轨实行私有化的浪潮中,公民人生观、价值观极度扭曲,个人占有欲望恶性膨胀,在过去几十年中造就和形成的社会主义公德和集体主义精神迅速崩溃;两极分化严重,梦想在短期内发财的欲望驱动大批穷人把自己仅有的钱财“拿去作风险投资”,一旦梦想破灭,失去生活保障,便铤而走险。在无政府主义驱使下,社会沉渣泛起,不法分子趁动乱之机,肆无忌惮地使用暴力手段,大肆抢掠和洗劫,给整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空前大灾难。

(四)军警肌体受到不健康风气的严重侵蚀。阿军、警队伍长期缺乏维护国家安全的教育和严格的训练,纪律松懈,有令不行,许多高、中级军官和警官也参与了非法集资活动,并身受其害。动乱期间,相当多的军、警官兵,或采取“逃跑主义”,或自动缴械,或“与反叛者联合在一起”,致使军营、弹药库、兵工厂等遭到哄抢,大量武器流失于民间,骚乱者得到军、警的“主动或被动支持”是导致动乱能够迅速升级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从3月下旬开始,阿局势虽然出现了某些缓和的迹象,但国内动乱的根本因素并未消除,多国保护部队进驻阿尔巴尼亚也不可能解决阿国内的根本问题,其前景不容乐观。

(一)潜伏着南北对立,分庭抗礼的可能性。目前,阿已形成南北对垒的局面,在南方“救国委员会”阵营中有不少前劳动党和现社会党的成员,他们坚决要求贝里沙辞职,但不完全拒绝与菲诺总理对话,探讨进行合作的方案。但北方支持贝里沙的力量也很强大,且贝里沙态度仍然强硬,数次发表声明拒绝辞职。从目前情况看,南北之间对抗的程度大于实行和解的程度,但也不排除在有关国际组织的斡旋下,双方互作让步,取得妥协,在一定条件下进行联合执政的可能性。

(二)社会混乱局面在短期内难以消除。在动乱中,大量武器弹药被抢,据初步估计,约有近百万枪支散失于民间(相当于平均每3名阿尔巴尼亚人拥有1支枪),当局虽已组织特警部队维持治安,并下令收缴武器,但无法如数收回。不少黑社会分子和越狱犯持械行凶作案,不断给社会增添恐怖气氛,使社会不安定状况突出。仅在3月25日一天之内,在首都地拉那、发罗拉和科尔察市就有8名警察和4名平民被武装匪徒打死。

(三)经济面临崩溃,复苏须经艰苦努力。阿至今仍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通过改革摆脱闭关自守以及克服剧变所造成的后果,近几年来经济发展初呈起色,但随着假集资案引发的动乱,使得百废待兴的国民经济又落入深渊,其状况比1991年底剧变后的情况更差。生产遭到巨大破坏,预算赤字猛增,阿币列克对美元的兑换率已贬值10%,通货膨胀率已从去年的16.8%迅速上升到目前的50%左右,全国缺粮情况严重,欧盟给予的紧急援助十分有限,不可能长期维持阿国内的需要。尤为严重的是投资环境恶化,给今后引进外资带来诸多难题,在国外的50多万移民很有可能减少他们汇回国内的外汇数额(在正常情况下,每年约能汇回4亿左右美元)。上述一切将给阿的经济恢复造成重大障碍,西方经济界认为阿经济的复苏约须10年时间。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62983D3A0CA37BB3.html

范文六:阿尔巴尼亚局势趋稳

作者:吕岩松

人民日报 1997年08期

经历了持续数月的武装骚乱和政局动荡后,最近阿尔巴尼亚局势逐渐趋向稳定:继6月29日大选之后,阿产生了新的议会和政府,政权机构恢复运转;尽管部分地区还被武装分子控制,但总的说来全国范围内的无政府状态已经结束;援助阿尔巴尼亚国际会议7月31日在罗马举行,用此次会议东道主、意大利外长迪尼的话来说,阿尔巴尼亚的“非常时期”已经过去,现在所面临的任务是稳定局势,振兴国家。

阿尔巴尼亚非法集资活动于今年初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社会动荡。2月底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迅速升级为武装冲突,受骗群众以及一些犯罪集团袭击警察和军队,夺得大量武器,同政府进行对抗。阿尔巴尼亚政权机构陷于瘫痪状态,整个国家处于失控状态。这一严重的事态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经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由意大利指挥的一支7000余人的多国部队于4月进驻阿尔巴尼亚,协助阿当局恢复秩序。这支部队在保障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运送与发放、防止武装冲突进一步升级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与此同时,阿尔巴尼亚当局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重组了警察和军队,逐渐恢复了政权机构的职能,全国范围内的局势逐步走向稳定。目前紧急状态和宵禁已被取消,多国部队也开始陆续撤离。不过人们注意到,阿尔巴尼亚这场动荡所造成的损失是惨重的:几个月来至少有1500余名阿尔巴尼亚人在武装冲突中丧生,数万难民逃往国外,许多工厂和政府机构被洗劫一空。

伴随着严峻的社会危机,阿尔巴尼亚政坛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贝里沙的民主党政权受到沉重打击,不得不向社会党等反对派作出一系列让步。3月,阿成立了以社会党人为总理的民族联合政府,并决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在6月29日举行的大选中,社会党获得胜利,民主党则遭到惨败。7月24日,阿尔巴尼亚新一届议会选举社会党总书记迈达尼为共和国总统,同日成立了以社会党主席纳诺为总理的政府。

舆论认为,同贝里沙的民主党政权相比,社会党政权拥有较为广泛的群众基础,同时也得到美欧等西方大国的支持,有望在结束危机、振兴国家的进程中取得一番成就。不过眼下它却面临着极为艰巨的任务。

首先,要收缴散落在平民手中的武器,解除犯罪集团武装,整顿社会治安。据报道,目前阿尔巴尼亚有上百万枪支散落民间,除首都地拉那的治安状况较好外,其它地区的治安仍很差,发罗拉等南方城市仍控制在武装犯罪团伙手中。多国部队开始撤离后,犯罪团伙火并事件不断增加,并出现了新的人员伤亡。另外,阿一些交通线目前仍被犯罪分子控制,过往车辆和行人屡遭抢劫。阿尔巴尼亚重新组建的军队和警察力量薄弱、装备不足,要消除隐患并彻底稳定局势还需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阿尔巴尼亚政府日前同意大利签署协议,请求意帮助改造武装力量以增强战斗力。

其次,新政府要恢复经济,保障人民生活需求。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经济最落后的国家,老百姓生活颇为艰难。90年代初,国民经济曾陷于崩溃状态。此次社会动荡给刚刚有所恢复的经济造成沉重打击,不少居民被非法集资害得一贫如洗,许多基础设施被毁,海关税收等部门也停止运转。阿新当选总理纳诺日前说,今年阿社会产值将大幅下跌,预算赤字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1%,到年底通货膨胀率力争控制在50%内。阿尔巴尼亚经济结构十分脆弱,短时期内阿经济恢复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国的投资和援助。(本报贝尔格莱德8月3日电)

作者介绍:吕岩松 本报驻南斯拉夫记者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A7A7EAB61B3321FA.html

范文七:阿尔巴尼亚危机试析

作者:王义祥

今日东欧中亚 1997年08期

阿尔巴尼亚是欧洲最穷的国家。自从1990年底的民主化进程开始以来,阿尔巴尼亚陷入了空前的混乱。30万人逃往国外,约占全国人口的10%。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社会秩序失控,许多城市接连发生打、砸、抢、烧等骚乱事件,大批工厂、企业停产,机器设备遭到破坏,大部分铁路公交线路停开,道路两旁的树木被人们砍倒当柴烧,上千座学校和建筑物被毁坏。农村也是无政府主义泛滥,农民抢夺合作社的土地、牲畜,私自把集体的农作物占为己有,在未成熟的庄稼地里放牧,大片苹果园和葡萄园被毁。1992年4月,民主党上台执政。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导下,民主党政府实行激进的休克疗法,通过放开物价、紧缩银根、私有化和贸易自由化等措施,控制了通货膨胀,稳定了宏观经济,生产迅速回升。1993年以来,阿尔巴尼亚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率在10%以上。以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们连连称赞阿尔巴尼亚出现了经济奇迹,并把阿尔巴尼亚同东南亚的“小虎”相提并论。大部分阿尔巴尼亚人对前途持乐观态度。在经济改革成果显著,经济发展势头强劲的形势下,人们忽视了存在的问题,直至1996年底的非法集资案引发了全国性的骚乱,许多城市出现大规模暴力冲突,政府机构瘫痪,军队土崩瓦解,南方1/3国土处于武装叛乱分子控制之下,这是许多人始料不及的。为什么阿尔巴尼亚在改革和发展势头不错的情况下会产生严重的不稳定?其中有教训是值得人们深思的。

非法集资是引发阿尔巴尼亚动乱的导火线。社会制度改变后,发财致富成了最热门的话题。成千上万的人偷渡出国,到西欧国家打工挣大钱,使留在国内的人羡慕不已。虽然欧共体为了减少难民的出走,给予阿尔巴尼亚大量的援助,但许多阿尔巴尼亚人仍冒着生命危险涌入意大利,他们把偷渡出国视为摆脱贫苦生活的捷径。因此,在阿尔巴尼亚,发财是同胆大、冒险和不遵守法律和秩序连在一起的。偷渡到国外的人中,有一些不满足于干苦力,开始倒卖各种走私物品,包括汽车和武器,在波黑战争期间,黑手党通过向塞族人出售武器而大发横财。而全国有20%的人生活在赤贫线(月收入14美元)以下,失业率达40%以上,有4万人靠卖血来维持生活。阿尔巴尼亚的经济繁荣是靠国外打工的30万难民的侨汇(约20亿美元)和外援(约18亿美元)来支撑的。老百姓把发财的希望寄托到国外淘金或天上掉下金元宝来(外国的援助、国外亲友的汇款、国家或集体财产的瓜分、土地房屋的高价出租、股票或其他物品的倒卖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人们发财心切的心理,成立所谓的投资公司,以高额的利润回报为诱饵,蒙骗居民入股。这些公司并不从事任何正当的生产和经营活动,而是依靠后来者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来支付老储户的利息,一旦没有新的资金来源,集资发财的连锁反应就会中断,金字塔式的集资公司就会崩溃。

在市场机制和经济法规尚不完备的国家,金融诈骗活动屡屡发生。俄罗斯的MMM公司,以年分红2000—3000%为诱饵,非法集资数万亿卢布,投资的股民多达1000万人。罗马尼亚的卡里塔斯公司,许诺投资者在3个月之后能得到8倍的报酬,吸收了1000亿列伊的资金,每10个罗马尼亚人中就有1个卷入了金融投机活动。阿尔巴尼亚的各种储蓄基金会,也是类似的投资公司,它们许诺每个月能给予20%至60%的投资回报。由于走私毒品和武器得到的钱中有很大一部分被投放到这类集资活动中去,使一些储蓄基金会能维持好几年不倒,人们也能不断地取得高利息回报,许多人因此抓住一掷,毫不犹豫地卖掉自己的家产和羊群,把全部财产投入储蓄基金会。据估计,有75%以上的阿尔巴尼亚人卷入了集资活动。俄罗斯政府不顾股民的反对,断然查封了MMM公司,使非法集资活动受到抑制。罗马尼亚的金融投机从一开始就遭到社会舆论的抨击,尽管有100多万名存款者受害,但他们损失的并非是全部财产,而且是在各大报刊一再揭露集资骗局的情况下抱着赌博的侥幸心理参加集资的,因此非法集资公司的破产并未造成巨大的社会动乱,受害者只能自认倒霉。而在阿尔巴尼亚,政府对此类非法金融投机活动采取眼开眼闭的态度,新闻媒介也未积极揭露和抨击此类活动。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阿尔巴尼亚当局注意高利贷公司的发展时,阿政府也未采取有效的措施,而社会舆论却倾向于维护这些高利贷公司,一些大厦的墙上贴满了“打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口号。从去年年底起,由于资金难以为继,一些储蓄基金会倒闭,上当受骗的群众认为政府应对此事负责,许多人走上街头抗议示威,并与警察发生冲突。起初,示威者仅要求政府偿还因储蓄基金会破产而损失的款项,但反对党乘机鼓动群众,要求政府辞职,而占劳动力40%的失业工人及因参加非法集资而破产的人构成了一股不稳定的力量,这股力量和反对党的势力结合起来,导致了因非法集资案引发的社会和政治危机进一步升级。

民主党执政以后,对反对派实行高压政策,大批清洗前劳动党干部和前内务部工作人员并通过《政治官员审查法》,取消了前劳动党中央委员、部长、议员、公检法官员及区委第一书记的选举资格。1993年,民主党政府将社会党主席纳诺投入监狱。1996年初,阿利雅等近40名前劳动党高级干部再次被关进监狱。1996年5月的大选中,民主党采用威胁、舞弊等手段,操纵选举,以致社会党、社民党、民盟党、农民党、民族团结党和人权党6个政党为表示抗议选举的不公正而退出选举并举行集会和绝食斗争,遭到警察的殴打和阻挠。对反对派的高压和镇压,使朝野关系十分紧张,民主党与主要的反对党社会党之间的矛盾很深,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再加上贝里沙总统独断专行,政府官员贪污腐败,造成了广大群众的不满。

阿尔巴尼亚人大致可以分为北方的格吉德人和南方的托斯克人两个群体,前劳动党领导人霍查是南方人,许多社会党人都来自南方,而现总统贝里沙是北方人,他的支持者大多数也是北方人,党派矛盾和地域分歧交错在一起,使阿尔巴尼亚的局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社会党和南方被解职的前劳动党官员及内务部干部借非法集资案发动群众示威,要求政府辞职,造成国内局势紧张。

1997年1月中旬,在首都地拉那和南部城市发罗拉、卢什涅等地,接连发生大规模群众示威,示威者同警察发生冲突。从2月份起,发罗拉的示威群众同警察的对抗愈演愈烈,流血事件频频发生,警察和示威者均有多人伤亡,示威者还纵火烧了发罗拉的民主党总部。2月28日晚,发罗拉示威群众和警察发生武装冲突,6名警察和3名平民死于枪战,其中1名是14岁的少年。次日,数千名骚乱者冲入发罗拉的兵营,并抢走了数百件武器。3月2日,南部城市萨兰达和希马拉也发生了纵火和抢劫事件。与此同时,首都地拉那也出现大规模暴力冲突,国内局势面临失控,总理梅克西宣布辞职。贝里沙总统并解除了军队总参谋长的职务。议会通过《紧急状态法》,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实行宵禁,禁止四人以上的公众集会。但这一禁令等于一张废纸,骚乱者继续夺取枪支,占领城市,而政府军却士气低落,闻风而逃。反叛分子很快控制了南方大部分地区。尽管贝里沙总统在同反对党会谈之后宣布成立“民族和解”政府,任命社会党人巴什基姆·菲诺为总理,释放社会党领导人纳诺,并答应在6月份提前进行大选,但反政府力量仍不愿放下武器,局势一片混乱,大多数商店遭到抢劫,政府储备的10万吨小麦和面粉也被暴徒抢走,外国人,包括中国援建人员的财物都遭到抢劫。为了恢复正常秩序,阿政府不得不呼吁外国进行军事干预。4月中旬,一支6000人组成的多国部队进驻阿尔巴尼亚,以确保救援物资的运送及维护和平与秩序。安理会之所以同意向阿派兵,是因为阿政府已无法控制局势,同时阿尔巴尼亚的危机又对周边国家的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大批武器散落民间,再走私到周边各国,无疑是为欧洲的“火药桶”增添了更多的隐患,而成千上万的阿难民涌入周边国家,已引起周边国家的极度不安。意大利由于大量阿难民的涌入,已宣布在全国实行紧急状态。

阿尔巴尼亚的危机,是多种因素造成的。政府对金字塔式集资活动的处理不当,是引发危机的导火线,但集资风波演变成前所未有的政治社会危机,是有其深层原因的。法制不健全,是造成危机的第一个原因。在向市场经济转轨和对外开放过程中,法制建设十分重要。阿尔巴尼亚首批富起来的人,是无视法纪逃到国外“淘金”,或走私各种物品,包括武器和毒品的人,以及贪污腐败的官吏。“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在这种氛围中,法纪已荡然无存,为了发财,人们可以孤注一掷,挺而走险,难怪在快速发财的金字塔式集资活动崩溃后,人们会聚众闹事,哄抢财物。政府的高压政策,是矛盾激化的重要原因。前劳动党官员和内务部干部,在遭到清洗、排斥之后,在社会上无法立足,被迫揭竿而起,另立山头,割据一方。南方的反叛分子并非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领导人有前军队将军,有社会党人,所以他们能控制阿尔巴尼亚三分之一的国土。但是,在反叛分子中间,也有一些武装匪徒。一些在金字塔式集资活动中倾家荡产的人,许多失业的游民,都是动乱的积极参与者。保罗·肯尼迪在《预谋21世纪》一书中指出,法国大革命的深层原因之一就是无业游民。法国大革命前夕,巴黎总人口约六、七十万,其中十万是无业游民,他们成为引燃社会暴动的最佳导火线。阿尔巴尼亚高达40%以上的失业率,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原因之一。军队的待遇过低,士兵们士气低落,是动乱得以蔓延的另一个重要原因。1993年阿军队总参谋长的月薪才达45美元。士兵们在遇到突发事件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付。在1990年初,许多阿尔巴尼亚人冲入外国使馆,要求政治避难,士兵们不敢开枪阻挡,以后又有许多难民乘船偷渡出国,士兵们也放任他们自由通行,以至于后来暴乱分子抢武器、占领城市,军队都不起作用,基本上自行瓦解了,军队3/4的武器遗失,监狱、海关、边防全部失控。

阿尔巴尼亚危机的教训是,在经济转轨的过程中必须处理好改革、发展和稳定三者的关系,在经济建设迅速开展的,必须注意法制建设、廉政建设,加强社会保障体系,消除不稳定的因素。如果对一些问题,如金融投机问题、失业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军人待遇问题重视不够,处置不当,也有可能会酿成大的社会动乱,从而使经济建设的成果毁于一旦。1995年底,外国记者是这样报导阿尔巴尼亚的:“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各式房屋、楼群拔地而起,公路在加长和拓宽,兴建市政设施和企业厂房的声音不绝于耳……”而仅仅在一年多之后,阿尔巴尼亚就变成了一片战场,局势一片混乱,炮火不时照亮夜空,恐怖的人命案是夜间新闻广播的固定节目,武装匪徒枪杀警察和平民的事件经常发生。为了确保援助物资不被抢劫,以意大利为首的一支多国部队已进驻阿尔巴尼亚。在多国部队的干预下,阿尔巴尼亚的局势开始逐步恢复正常,但要彻底摆脱危机,实现民族和解和稳定,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局势的发展目前还难以预料。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F1F0D164CBE46FC.html

范文八:阿尔巴尼亚:“神秘的国土”

1995年6、7月间,应阿尔巴尼亚共和国记者联盟的邀请,我率中国新闻代表团访问了阿尔巴尼亚。这是中阿关系中断25年后,第一个赴该国访问的中国新闻代表团。阿尔巴尼亚地处巴尔干半岛,面积2.8万平方公里,国家不大,却曾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耀眼“明灯”。中国人对这片国土有过热恋,曾经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样诚挚的语言形容中阿友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人曾无比慷慨地向这个只有340万人的国家援助了100亿人民币。许多中国专家、工程技术人员用他们的辛勤劳动和国际主义精神,在那里建立起诸如造纸、钢铁、棉纺织、水泥、农机等近百个现代化的企业,同时在这些企业分布的地方,建立起星星点点的“中国村”或“中国街”――那是中阿两国人民交往的峥嵘岁月。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1/view-4158.htm

然而,国际格局风云突变,因为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霍查(时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编者注)坚决反对,说“中美建交中共就是变修了”,要与“修正主义”划清界限。随后,国内开始隐约听说有关霍查等人迫害与中国友好的某些阿尔巴尼亚高级干部的消息。按理,中国奉行怎样的中美关系政策,是中国的内政,阿领导者不应过问。但从此以后,中阿关系日趋恶化,不少中国的专家、工程技术人员失去了原先的工作机会,离开了阿尔巴尼亚。欣欣向荣的援建工厂顿时失去了光彩,不久便有的关闭,有的半荒半废。也是从那以后,中国的媒体就很少提及阿尔巴尼亚,那里逐渐成为国人心目中的“神秘国土”。

25年后,当我们访阿时走到巴桑钢铁厂,这个昔日阿尔巴尼亚最大的企业,只见所有的烟囱无精打采地伫立在那里,厂房周围的铁丝网锈迹斑斑,厂房长满了青草。当年霍查曾把这座钢铁厂的建成称为“阿尔巴尼亚的第二次解放”,据说当时的中国领导人并不赞成援建钢铁厂,理由是阿国家小,建这么大的钢铁厂,原料和市场都不好解决。但阿政府没有采纳意见。工厂建起来了,他们却赶走了中国的技术人员,致使工厂日渐荒废。难怪在阿尔巴尼亚,不论官方或民间,大都认为如果霍查不反华,和中国同时搞改革开放,中阿关系就不会中断20多年,阿尔巴尼亚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贫困状况。

听阿尔巴尼亚的朋友们说,援建的100座工厂中,只有水电厂、水泥厂等5个工厂还在生产时,我的心头禁不住掠过一丝悲哀。20世纪60年代,中国自己多么困难啊!如果这些援建能使阿尔巴尼亚富强起来,也算为兄弟国家作了一点贡献,然而阿尔巴尼亚的个别领导人,偏偏要搞什么“纯而又纯”的制度,终于使国家走向更加贫困和艰难的境地,霍查等人也终于使自己成为孤家寡人。畸形的思想必然产生畸形的行动,就在阿领导人抛开中国的同时,他们发现自己过于孤立,美国、苏联以及邻近的南斯拉夫等国都成了敌人,他们感到随时都有可能遭受这些敌人的进攻。于是想出一个绝招:号召全国人民广筑碉堡。他们认为,只要有碉堡,任何敌人都打不进来。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对于现代武器和现代战争来说,这些碉堡究竟能起什么作用――大约也只能在心理上起点自我安慰作用吧!

阿尔巴尼亚究竟建了多少碉堡?很少有人能说清楚。不过,既然被称为“碉堡之国”,必然就是世界上碉堡最多的国家了。在地拉那(阿尔巴尼亚首都)期间,中国驻阿使馆人员说,这个小小的国家一共修建了100万个碉堡,也有阿尔巴尼亚的朋友说是70万个,也有说是30万个的。说实话,这些数字我都有点不相信,感到不可思议。然而一天下午,当我们离开巴桑市向都拉斯市进发时,90公里的行程,极目之处尽是碉堡。碉堡用钢筋水泥筑成,露出有如坦克的顶盖形状,有的单独挺立,有的则三五个一组,也有十多个一组并排着的。从公路边到村庄,再到远处的半山腰上,星罗棋布。当汽车驶近亚得里亚海滨浴场时,公路两岸的碉堡就更多了。代表团的一位同志开玩笑说,这也算海滨一景吧。可这一景却使漂亮的海滨浴场大为失色,本来站在沙滩上眺望,绿海苍山,无不令人心旷神怡,但如今极目之处尽是陈旧、破损、千篇一律的碉堡,很难给人留下愉悦的感觉。

修筑这些碉堡要花去多少钱,多少钢筋水泥,相信很难算清楚,有一条却是容易说清楚的:如果用这些钢筋水泥盖楼房,阿尔巴尼亚居民的住房至少比现在宽敞多了。难怪阿尔巴尼亚人说,那时的阿领导人贪得无厌,好大喜功,不顾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否对百姓有利。他们伸手向中国要衣、食、住、行、用的援助。(那时的中国虽也不富裕,但为了让“明灯”继续在欧洲闪耀光芒,还是硬着头皮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东西要到后,并不用来改善人民的生活,而是用来建造富丽堂皇的“霍查宫”,用来修筑那些没用的碉堡。玩弄历史的人,自然要被历史所玩弄。霍查等人的这些过失,成了促使阿后来突变的导因。变,对阿尔巴尼亚来说,似乎是历史的必然,因为在霍查的高压统治下,人们思想被禁锢,经济凋敝,甚至连普通生活用品和一般食品都得到邻国去购买。在这样的国度里,不变是不可能的。

那么,剧变之后的阿尔巴尼亚究竟有哪些变化呢?首先是人民生活有所改善。记得代表团在北京出发之前,曾在阿工作过的同志告诉我们:“要准备吃点苦头,那里缺水、缺乏食品和生活用品。”但到地拉那一看,市场供应还是比较好的,一般日常生活用品都能买到。中国驻阿大使陶苗发说:“过去大使馆买食品都要到希腊、南斯拉夫去买,现在这里什么都能买到。”是什么原因促成这个变化的发生?当地政府官员介绍说:“有三个因素:一是经济领域(包括土地)实行私有化,提高了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二是阿尔巴尼亚大约有50万人逃到国外当难民,这些人在国外找到工作,每年能汇5亿多美元回国;三是得到国际上的一些援助。”

阿尔巴尼亚是怎样实行私有化的?在农村百分百的土地实现私有化,原则上土地归还老业主所有,无主土地由政府分配。如老业主长期进城居住无需原有土地,政府承认其所有权,予以补偿,此类土地不再归还老业主。至于城市私有化,商业和服务行业机构由原工作人员购买,政府成立了归还财产委员会,原有业主的企业无偿归还,无业主的归私有化委员会出售。所有公民都有权购买企业,但优先售给地皮主、建筑物所有者、前政治犯和企业工作人员。私有化程度达到80%,还有20%主要是大中型企业,由于规模大,设备相对陈旧,卖不出去。怎样处理这些企业,政府还在探索中。至于私有化的过程能给社会带来些什么,还有待历史检验。

我们是新闻代表团,考察新闻工作是一项重要内容。阿尔巴尼亚在1990年剧变后实行“新闻自由”,强调“新闻机构的独立性”,即独立于政府,独立于政治,独立于意识形态。阿成立了两个全国性的记协组织,接待我们的是记者联盟,政治态度倾向政府。另外一个是独立记者协会,以原劳动党机关报记者为主,是在野派的报纸。我们访问时,他们总指责现政府对他们进行压制。目前全国有报纸300种左右,因为办报不须由上级审批,有钱想办就可以办。但300种报纸中有影响力的不多,民主党的《民主复兴报》、独立的《团结报》、社会党的《人民之声报》分别代表右、中、左三种政治倾向,算是较有影响的,但也只发行1万份到3万份之间。新制订的“新闻法”允许新闻自由和私人办报,报道内容五花八门,以致政府常在报上对不实报道声明辟谣,并追究作者、报社的责任,规定可罚款高至8000美元,相当于一个记者8年的工资,但受罚的多是反对党的报纸。可见,所谓“新闻自由”实际上并不自由,也不平等。如反对党(原劳动党,现社会党)机关报《人民之声报》的副总编就坐过牢,记者也受过罚,原来的一栋办公大楼已被政府征用。

阿尔巴尼亚人对中国人民还是有着深厚感情的,他们普遍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很赞赏。例如,阿记联主席访问中国之后说:“你们为外商创造了条件,而我们没有。我访华之前对中国的尊敬只有一点点,回来以后很多很多。”在阿逗留期间,所到之处对我们都很友好。在大街上散步时,人群中常有人投来善意的目光,甚至高兴地喊起“秦那(中国)!”。为我们开车的蒙特,和我们相处得不错,经常在计划外的时间领我们去看夜市,参观风景名胜。他开车的技术很好,几乎整个地拉那的警察都认得他,而他受到的特殊待遇就是畅通无阻。后来才知道他原是阿尔巴尼亚自行车比赛的全国冠军,是一位被人熟知的运动员。在霍查时代,因为所谓出身问题,不让他出国参加比赛,备受压抑。他为了表达对中国代表团的敬意,特地向接待单位申请为我们开车,完全出于自愿,不拿半点报酬。

短短几天,让我们对这片神秘的国土有了初步了解,尤其感受到阿尔巴尼亚人民的真情厚意。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1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CED055ECFE7AB2F.html

范文九:阿尔巴尼亚也“与时俱进”

阿尔巴尼亚同中国30多年前曾有过一段极为特殊的关系。这个山鹰之国当时被中国称为“欧洲一盏社会主义明灯”,中国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在阿尔巴尼亚有许多大型援建项目,而当时的中国人则人人都看过阿尔巴尼亚的电影。那么,现在的阿尔巴尼亚又如何?

出师不利

订好了阿尔巴尼亚航空公司前往地拉那的机票,却在最后一分钟被告知航班取消了。邮件上一句话,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后来了解原来是乘客太少,不飞了。但是采访日程不好改,只好赶快改订英国航空公司同一天的航班。幸好去阿尔巴尼亚的人不多。

飞机从伦敦飞行两个多小时便到了地拉那,阿尔巴尼亚翻译多力在机场迎接。多力一口流利的汉语,曾是地拉那国际广播电台的华语播音员。照他的话说现在“下海了”,帮阿尔巴尼亚的商人在中国办货。

地拉那

在地拉那,到处可以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市中心适合游行的宽阔的马路,马路边的花砖便道,拥堵的交通和震耳欲聋的汽车喇叭声,都让人想起中国的某个城市。地拉那市中心广场上国家历史博物馆和歌剧院两座巨大的方形水泥建筑和历史博物馆上方大型工农兵雕像,随时提醒人们它的过去。不过,时代还是变了。

一位老同事曾在十几年前去过地拉那,回来说到处可以看到中国制造的解放牌大卡车和飞鸽自行车。现在的地拉那早已不似当年,街上跑的是清一色的西方车,不乏奔驰、宝马。据说大部分是从西方倒卖来的二手车。

翻译多力说,过去,阿尔巴尼亚人“一穷二白”,人们考虑的只是温饱。等到人们手里有了些钱,要求自然也就“与时俱进”。先是汽车,然后是房子。只要是手里有的钱,基本上都投到这两样东西上了。

地拉那有许多过去盖的居民楼,看起来极像北京五六层商的老单元楼房。不同的是,阿尔巴尼亚这些建筑许多都刷着色彩鲜艳的几何图案。当地人介绍说,地拉那市长艾迪拉马是一位艺术家,他2000年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颜料罐,把破旧的居民楼外墙粉刷一新,添上鲜艳的色彩。

政治风向

阿尔巴尼亚前领导人霍查(统治阿尔巴尼亚40余年,他去世后,阿尔巴尼亚继东欧国家之后发生政治剧变,编注。)的故居在市中心一条树荫覆盖的街道上,是上世纪70年代扩建的一座别墅。房子看上去显得有些破旧,院子也很荒凉。

这里据说是政府的一个招待所,不过看上去像是空置着。这个几条街的街区霍查时代街口有警卫把守,还有装扮成花坛的地堡,普通老百姓不得入内。

现在这里已经成了地拉那最时髦的街区,私人兴建的住宅楼俯视着霍查的故居,到处是咖啡店、酒吧、新潮商店和西方公司的代表处。

回到饭店,看到饭店所在的街名,不禁哑然失笑。街的名字叫做“乔治布什总统大道”。从这里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出阿尔巴尼亚今天的政治风向?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D69FA88A9599C16A.html

范文十:阿尔巴尼亚的地堡旅馆

最近,一个叫阿尔巴尼亚的国家成为了全球热门旅游地。这个经济落后的国家之所以能吸引众多旅游爱好者的眼球,并不是因为它的风景有多么迷人,而是因为那里一夜之间多出了数以万计的旅馆。这些旅馆不是普通的房舍,而是坚固的水泥地堡。这些地堡宽5米,高2.5米,壁厚则达到了30厘米,它们的主体都埋在地底下,只有顶部露出地面,像一朵朵白色的大蘑菇。

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阿尔巴尼亚人一夜之间建出这么多的地堡呢?其实,这些地堡大有来头。1968年至1975年间,为了防止敌人的重磅炸弹,阿尔巴尼亚集全国之力修建了50万座之多的地堡,用来做军事防御,以保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地堡彻底成了闲置物。

这么多的地堡该如何处置呢?这一度成为让阿尔巴尼亚政府头疼的问题。拆除它们将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劳民伤财,可任由它们闲置在那里,又浪费了大片的土地,阻碍了其他工程的建设,真是左右为难。

贝赫拉米是阿尔巴尼亚一个海边小镇的镇长,他也一直在为地堡的问题而头疼。这天傍晚,他又来到海边,看着那一大片露出白色顶盖的地堡,苦思冥想着对策。忽然,他听到离自己最近的地堡里隐约传出了说话声,他吓了一跳,壮着胆子大声质问:“谁在里面?赶快出来!”

片刻后,地堡里走出来两个年轻人,看他们的样子,像是来此旅游的背包客。他们对贝赫拉米说:“对于旅行者来说,能有这么一个地方休息真是太好了,睡在里面非常不错,你要不要试试?”

贝赫拉米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不过,他却从中受到了启发:这些地堡冬暖夏凉,如果把它们改建成旅馆,一定会大受欢迎。

第二天,贝赫拉米请来装修队,开始对小镇上的地堡进行改造。其实工程很简单,只需在地堡里铺上地板,把里面分隔成浴室、卧室和厨房,再通上水电,一个简单的旅馆就建成了。

果然,这种旅馆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它不仅舒适便宜,而且独具特色,住在里面有一种搞“地下工作”的神秘感,还能体验战时人们的生活状态。喜欢猎奇的旅行者纷至沓来,小镇的旅游业因此蓬勃发展。这么多的旅馆,需要众多的服务人员,因此,小镇的人们一下子都忙了起来。几乎在一夜之间,几十万的地堡旅馆应运而生,遍布阿尔巴尼亚的角角落落,场面非常壮观。也因此,阿尔巴尼亚很快成为了全球热门的旅游景点。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0493F2FAFCFD9FD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