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巴女公爵

阿尔巴女公爵

【范文精选】阿尔巴女公爵

【范文大全】阿尔巴女公爵

【专家解析】阿尔巴女公爵

【优秀范文】阿尔巴女公爵

范文一:解析《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中公爵夫人的悲剧命运

作者简介:徐小宝,男,云南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

摘要:在英国文学作品中,公爵夫人的形象有很多。她们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享受着无尽的财富。因此,她们常常成为人人羡慕甚至是妒忌的对象。然而,在古代社会,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公爵夫人,也难以逃脱封建社会多数女性所面临的共同命运:在一个男权社会制度下,女性的存在,仅为取悦和服务她所侍奉的男人。本文以《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为例,并与其它文学作品女性进行比较,试分析马尔菲公爵夫人悲惨命运的真正原因。

关键词:公爵夫人,悲惨命运,男权社会

1.引言

《马尔菲的公爵夫人》是英国作家约翰.韦伯斯特(John Webster)在17世纪初级写的一部英国戏剧。在这部充满血腥和阴谋的戏剧里面,女主人翁公爵夫人的形象尤为令人难忘。小说情节来源于16世纪的意大利,作者根据一段真实的历史丑闻改编而成。公爵夫人是一个年轻,优雅,富有的寡妇,她从已故的丈夫那里继承了巨额财产。成为当时社会中拥有极高权势的贵族。然而,在文艺复兴时期,根据当时的法律,“未婚的女儿归属于其父亲或兄弟,妻子归属其丈夫,没有子嗣的寡妇其财产应由其兄弟继承”(Lars Engle,《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介绍》,1749).因此,女性毫无决定自己财产,婚姻,自由的权利。在这部戏剧中,寡居的公爵夫人,因与管家(Antonia)相爱,秘密结婚并生子,惹怒了她的兄弟斐迪南公爵(Ferdinand)和主教(Cardinal)。他们让公爵夫人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后将她残忍杀害,并掐死了她的两个儿子。公爵夫人为追求爱情和幸福,最终注定成为男权社会制度下的惨烈牺牲品。她的悲剧命运从故事一开始时候就已成定局。女性,无论其社会地位高低,永远是男性生活中的附属品。

2.所处时代的英国女皇

戏剧背景为1508年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那个时候,作家韦伯斯特所处的英国正是伊丽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的统治。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一世,作为英国政权的最高象征者,一生未嫁。在这一点上,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与女皇一世存在相似点。在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期间的英国,英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创造了最为繁盛的“黄金时代”。

韦伯斯特笔下的公爵夫人同样是来自上流社会,拥有财富,权势和迷人的美貌。然而,面对喜欢的爱人,她只能和管家安东尼奥(Antonio)秘密结婚。最终,因触犯了其兄长利益,夫妇本身连同无辜的婴儿均惨遭杀害。但是,在处死前,公爵夫人曾对其兄长宣明了不怕死亡和权势压迫的决心和勇气。所以,从一开始与管家相恋,公爵夫人就知道自己再婚的结局。其中兄长的威胁,警告,她都坦然面对,勇敢追求她的自由和爱情。

只是在古代男权制度下,公爵夫人对婚姻和爱情的追求注定是以失败而告终。就连英国女皇也孤独一生,奉献青春和激情给国家建设,未能享受家庭和婚姻带来的幸福。因此,公爵夫人对婚姻自由的追求逃不掉女性应有的宿命。

3.《我已故的公爵夫人》里的公爵夫人

在男权制度下的社会,男女永无平等可言。无论是《马尔菲的公爵夫人》还是罗伯特.布朗宁《我已故的公爵夫人》都以血的代价证明了这一事实。在《我已故的公爵夫人》这首诗中,傲慢,专制的公爵通过戏剧独白的方式表达了对其夫人独属,残暴的爱。在后来的叙述中,他道出了其残酷,专制的本性,并想读者讲述了自己杀害自己妻子的事实和原因。“挂在墙上的是我的妻子,仿佛她还活着一样”(罗伯特。布朗宁,《我已故的公爵夫人》)。

同样是年轻,漂亮,社会地位很高的公爵夫人,却被强烈爱着自己的丈夫所杀,公爵对其这份专属的爱如此强烈甚至是病态,不愿任何男人接近她,因为嫉妒而禽兽杀死心爱的妻子。无论是这里的丈夫,还是《马尔菲公爵夫人》里面的兄长,他们都是男权制度下男性权力的代表者。生活中最亲密的亲人竟成为杀害自己的凶手。前者因为挑战了兄长的权威,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后者被害则因为女性在公众场合的微笑。两位公爵夫人均是时代的牺牲品,女性,生来本应附属男性,任何违背男权,挑战这种专制都将付出惨痛代价。

4.《坎特伯雷故事集》中的巴斯夫人

身为身份显赫的公爵夫人,却无法拥有追求自由爱情的权利,相反,作为平民的巴斯夫人,却能多次改嫁。在某种意义上,巴斯夫人是新兴资产阶级勇于追求妇女权利的代表。乔叟笔下的巴斯夫人(Bathis)结过五次婚,有过五个丈夫,她认为女性在婚姻中应占主导地位。(张珊珊,《科技信息》)。她敢于在公开场合讨论性欲,婚姻。在那个时代这种羞耻的行为,巴斯夫人则认为自己是在追求属于女性的东西。

5.结论

与平凡普通的巴斯夫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有,美丽的公爵夫人在中世纪的男权制度社会下永远无自由可言。社会地位越高,你所享受的自由则越受约束。无论是女皇一世,还是两位公爵夫人无不证明了这一事实。巴斯夫人身为普通农妇,不受道德约束,主宰自己的婚姻幸福,她是新兴资产阶级女性力量的代表。而女性的社会地位,权势,财富则成为追求自由平等婚姻的不可摆脱约束力量。(作者单位:云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参考文献:

[1]John Webster,The Duchess of Malfi,Lars Engl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张珊珊,巴斯夫人-对妇女及婚姻生活的抨击,(J)科技信息,2008(5)

[3]王红芳,论父权制社会中男人的不自信―析罗伯特.布朗宁的《我最后的公爵夫人》,(J)海外英语

[4]张伯香,《英国文学教程Ⅱ》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0268055.html
作者简介:徐小宝,男,云南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

摘要:在英国文学作品中,公爵夫人的形象有很多。她们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享受着无尽的财富。因此,她们常常成为人人羡慕甚至是妒忌的对象。然而,在古代社会,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公爵夫人,也难以逃脱封建社会多数女性所面临的共同命运:在一个男权社会制度下,女性的存在,仅为取悦和服务她所侍奉的男人。本文以《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为例,并与其它文学作品女性进行比较,试分析马尔菲公爵夫人悲惨命运的真正原因。

关键词:公爵夫人,悲惨命运,男权社会

1.引言

《马尔菲的公爵夫人》是英国作家约翰.韦伯斯特(John Webster)在17世纪初级写的一部英国戏剧。在这部充满血腥和阴谋的戏剧里面,女主人翁公爵夫人的形象尤为令人难忘。小说情节来源于16世纪的意大利,作者根据一段真实的历史丑闻改编而成。公爵夫人是一个年轻,优雅,富有的寡妇,她从已故的丈夫那里继承了巨额财产。成为当时社会中拥有极高权势的贵族。然而,在文艺复兴时期,根据当时的法律,“未婚的女儿归属于其父亲或兄弟,妻子归属其丈夫,没有子嗣的寡妇其财产应由其兄弟继承”(Lars Engle,《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介绍》,1749).因此,女性毫无决定自己财产,婚姻,自由的权利。在这部戏剧中,寡居的公爵夫人,因与管家(Antonia)相爱,秘密结婚并生子,惹怒了她的兄弟斐迪南公爵(Ferdinand)和主教(Cardinal)。他们让公爵夫人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后将她残忍杀害,并掐死了她的两个儿子。公爵夫人为追求爱情和幸福,最终注定成为男权社会制度下的惨烈牺牲品。她的悲剧命运从故事一开始时候就已成定局。女性,无论其社会地位高低,永远是男性生活中的附属品。

2.所处时代的英国女皇

戏剧背景为1508年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那个时候,作家韦伯斯特所处的英国正是伊丽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的统治。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一世,作为英国政权的最高象征者,一生未嫁。在这一点上,马尔菲的公爵夫人与女皇一世存在相似点。在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期间的英国,英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创造了最为繁盛的“黄金时代”。

韦伯斯特笔下的公爵夫人同样是来自上流社会,拥有财富,权势和迷人的美貌。然而,面对喜欢的爱人,她只能和管家安东尼奥(Antonio)秘密结婚。最终,因触犯了其兄长利益,夫妇本身连同无辜的婴儿均惨遭杀害。但是,在处死前,公爵夫人曾对其兄长宣明了不怕死亡和权势压迫的决心和勇气。所以,从一开始与管家相恋,公爵夫人就知道自己再婚的结局。其中兄长的威胁,警告,她都坦然面对,勇敢追求她的自由和爱情。

只是在古代男权制度下,公爵夫人对婚姻和爱情的追求注定是以失败而告终。就连英国女皇也孤独一生,奉献青春和激情给国家建设,未能享受家庭和婚姻带来的幸福。因此,公爵夫人对婚姻自由的追求逃不掉女性应有的宿命。

3.《我已故的公爵夫人》里的公爵夫人

在男权制度下的社会,男女永无平等可言。无论是《马尔菲的公爵夫人》还是罗伯特.布朗宁《我已故的公爵夫人》都以血的代价证明了这一事实。在《我已故的公爵夫人》这首诗中,傲慢,专制的公爵通过戏剧独白的方式表达了对其夫人独属,残暴的爱。在后来的叙述中,他道出了其残酷,专制的本性,并想读者讲述了自己杀害自己妻子的事实和原因。“挂在墙上的是我的妻子,仿佛她还活着一样”(罗伯特。布朗宁,《我已故的公爵夫人》)。

同样是年轻,漂亮,社会地位很高的公爵夫人,却被强烈爱着自己的丈夫所杀,公爵对其这份专属的爱如此强烈甚至是病态,不愿任何男人接近她,因为嫉妒而禽兽杀死心爱的妻子。无论是这里的丈夫,还是《马尔菲公爵夫人》里面的兄长,他们都是男权制度下男性权力的代表者。生活中最亲密的亲人竟成为杀害自己的凶手。前者因为挑战了兄长的权威,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后者被害则因为女性在公众场合的微笑。两位公爵夫人均是时代的牺牲品,女性,生来本应附属男性,任何违背男权,挑战这种专制都将付出惨痛代价。

4.《坎特伯雷故事集》中的巴斯夫人

身为身份显赫的公爵夫人,却无法拥有追求自由爱情的权利,相反,作为平民的巴斯夫人,却能多次改嫁。在某种意义上,巴斯夫人是新兴资产阶级勇于追求妇女权利的代表。乔叟笔下的巴斯夫人(Bathis)结过五次婚,有过五个丈夫,她认为女性在婚姻中应占主导地位。(张珊珊,《科技信息》)。她敢于在公开场合讨论性欲,婚姻。在那个时代这种羞耻的行为,巴斯夫人则认为自己是在追求属于女性的东西。

5.结论

与平凡普通的巴斯夫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有,美丽的公爵夫人在中世纪的男权制度社会下永远无自由可言。社会地位越高,你所享受的自由则越受约束。无论是女皇一世,还是两位公爵夫人无不证明了这一事实。巴斯夫人身为普通农妇,不受道德约束,主宰自己的婚姻幸福,她是新兴资产阶级女性力量的代表。而女性的社会地位,权势,财富则成为追求自由平等婚姻的不可摆脱约束力量。(作者单位:云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参考文献:

[1]John Webster,The Duchess of Malfi,Lars Engl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张珊珊,巴斯夫人-对妇女及婚姻生活的抨击,(J)科技信息,2008(5)

[3]王红芳,论父权制社会中男人的不自信―析罗伯特.布朗宁的《我最后的公爵夫人》,(J)海外英语

[4]张伯香,《英国文学教程Ⅱ》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

范文二:那个女爵,初遇

马车静静地在这条平整的路上前行着,车窗上的淡米色窗帘微微飘起,露出车内少女的些许轮廓。栗色的长发长至小腿肚,一顶竖着黑色羽毛和蔷薇花的宽沿礼帽遮住了一大半的容颜,只能看见如月夜般深邃神秘的瞳孔,和那枚红色的樱唇。年约12岁左右,略略透出稚气,却掩盖不住成熟。

马车开到了一栋典雅的别墅前,开车的紫发美丽少女从车厢内出来,又走到了后面,优雅的为里面的少女开了车门,少女迟疑了一会,淡淡提起淡紫色的礼裙,由紫发少女搀扶着下了车。缓缓抬眸,直视此宅楼,风吹过,扬起她的裙角,一抹笑意,跃然与嘴角间。

“my name is Beinaya 。 Sterling, Please inform you the master, Thanks!”看着面前迷糊的侍女,贝娜娅流利的说出了一句英文,可面前的少女明显有些手忙脚乱,搪塞了一句,就急急呼呼的跑进了宅楼里去了,望着她的背影,眼眸里闪过落寞和冷淡,像是一种绝望里的愤恨。

贝娜娅坐在桌子的一边,优雅的抿了抿红茶,戏谑的直视对桌的美的不可方物的少年,和他那只犹如幽泉的碧蓝色眼眸。“Ciel Phantomhive comte,Didn't you know that lets the visitor wait for a long time does not have politeness very much the matter?”(夏尔。凡多姆海威伯爵,你是否知道让客人久等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情么?)帽子由一旁的索菲亚收起,露出这位少女的真正容貌,一对紫色的大眼,高挺的鼻梁,淡玫红色的唇瓣,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顺滑的栗色长发,诱惑而又高贵。

“beinaya silenceone,Whether you also did know, I am very busy。?”(贝娜娅女爵,你是否也知道,我是非常忙的。)见到如此的少女,夏尔还是少少的惊讶了一下,她的气息,和自己似乎又有一点相像呢。

“我看是否可以说日语了呢?毕竟这样,会十分的累人的。”贝娜娅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话,用纤细的手指挑拨了一下栗色的长发。

“当然,我先行告退了。塞巴斯酱!(注:这里只是读音问题)好好招待女爵!”说到这里,夏尔讽刺的看了眼贝娜娅,拿起拐杖,自己走上楼去了。

“yes,my road!”恭敬地行了礼数,黑发红眼的优雅执事便走了上来,为贝娜娅添了添茶,又恭敬地退到一边去。

“好了,我看差不多也该走了。今天,不过是来串串门的。”喝完红茶,接过索菲亚递过来的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嘴角,鬼魅一笑,缓缓走出大门,走至庭院,转眸细细看了这所宅院,笑意愈甚了。

范文三:中国的女夏尔巴

珠峰,南坡。

阳光照在雪地上,一片刺目的白。

王静和两名登山向导正吊在冰壁上向峰顶前进。突然,一条直泻而下的白色雪龙夹裹着营地上的一顶帐篷,呼啸而下。王静本能地低头趴在冰上,而跟她在同一个平面的人,被直冲到了山底,另一个人看见被冲下去的人爬了出来却没见着王静,吓得哇哇大哭,以为她被冲下山底,再也见不着了。

雪崩之后,白天几乎变成黑夜,能见度极低。还吊在冰壁上的王静隐约听见有人带着哽咽的嗓音喊她,她惊喜万分,“我还活着。”死神与她擦身而过。突然间,她有了无比的信心,她要活着回去,在这个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她心里装着亲爱的丈夫、可爱的孩子、火红的事业,那是她生命的全部。

靠着这份信念,经历这番惊险的王静没有被吓退,最终登上了珠峰——成为第一位从珠峰南坡登顶的中国内地女性。

爱与梦想一起出发

王静,一位温婉典雅的女子,很难想象她就是那个攀登了5座8000米以上雪山的女子。在外国人眼中,她是“中国的女夏尔巴”。无疑,她是耀眼的,可她却说,她只是一个跟随者,一直处在跟随他的状态。

她口中的他,是她的丈夫,探路者公司董事长盛发强。至今她都清晰地记得1993年的那个冬季,在广西北海与他相识的日子。

那年,只有18岁的她从老家四川资阳来到北海的一家餐厅做迎宾。从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辞职的盛发强正在自主创业。一天,他去她工作的餐厅推销产品,他问她:“你们老板在吗?”她笑,“不在。”“那我在这里等会。”“好。”就是这简短的对话,他给她留下了沉稳、踏实的感觉。

十几天后,她想学电脑,就给他打电话,问他哪里能学。他很热情,不仅带她去报了名,还送给她一支笔和一个本子。谈起十几年前的事,盛发强爽朗地笑了,“那会儿,她可是个上进的姑娘,不仅学电脑,还学会计呢,我就是被她这个打动的。”

互生好感的两人就这样相爱了。相爱的人总会有很多梦想,他们也不例外。1994年底,两人去参观一个新技术博览会,在这个会上,他们找到了梦想。会展上的一顶帐篷,吸引了王静和盛发强的目光。那会,帐篷还是个新鲜玩意儿,经常去野外搞测量的盛发强也只是用床单搭简易帐篷,常被蚊子咬得满头包。而王静是一个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对这个帐篷喜欢得不得了,两人决定买下这个专利。

最初的创业,王静说是摸着石头过河。第一顶帐篷是王静亲手做的,画图、裁剪、缝制,人家给她一个月的学习时间,她却一个星期就会了。“那个时候,知道打版、做帐篷的都没几个,根本没有我们现在说的专业人才,我就是靠着我一定行的毅力,拼出了探路者的第一顶帐篷。”说起创业,王静不觉得苦,而是快乐。那会儿两人经常一起坐火车出差,有时没买到卧铺票,又累又困的两人还曾蜷缩在座位底下睡过。大夏天,扛箱子、搬东西、挖厕所、粉刷墙壁;大冬天,生暖炉、换灯泡,这些王静都干过。王静笑着望望窗外,“我们是爱与梦想一起出发。”

就是靠着这股拼劲,1999年,他们成立了北京探路者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探路者公司成为首批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

登山就是为了触摸天堂

在王静眼中,登山就是一个下地狱的过程。空气稀薄、缺氧、眩晕,还会有各种的高原反应带来的痛苦以及疾病,“但当你看到与天堂对接的景象时,你就会想到那就是你心里想追寻的自在与满足,然后释然、快乐、兴奋。”

除了那次珠峰遇险外,王静还有很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

王静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登8000米山峰的情景。对于一个登山人,能登8000米的山峰,是一种荣耀。她毫不犹豫,在没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去了。没想到,她的状态极其差,“别人都认为,这家伙不可能登顶,包括万科集团的董事长王石也在博客里说,这家伙怎么可能就登顶了呢。”

高烧两次,血氧含量低至42,低到生命死亡线,“后来,我遇到一个高山医学研究的教授,就告诉他,我的血氧含量只有42,他说42,要是我在,一定要喊人把你抬下去。”王静笑了,说抬下去也是不可能的。她到的时候是晚上,要把她送下去是个很困难的过程。那个山体的结构非常复杂,坡陡,还有很多碎石,当时还遇到了12级的雪风,怎么可能送回来?可她硬是靠着毅力撑下来,还爬上了山顶。

王静说,在那样的黑夜是来不及害怕的,因为想太多就回不去了,而她唯一想的就是一定要回去,这是她活下来的信念,“那天,很冷很饿,还有很大的风,我二十几个小时粒米未进,体力完全透支,抬腿的时候就像搬石头一样搬不动,可当你抬起腿时,风一吹,就会觉得自己像一片鹅毛一样被吹走了。”

这次遇险,让一向支持她的老公也害怕了,他希望她不要再登山。她跟他承诺:“你看,我会知难而退的,不行,我就下来吧。”也会理性地给他分析登山事故的案例。时间久了,他感受到那是她喜欢的事,也是有能力去做的事。所以每次她出门,他都会给她整理行李,会深情地告诉她:“我和孩子等你回来。”她从他眼里读到担心,读到关怀。

就连两个孩子也会给她打气,女儿送上代表她们的小娃娃,“这是我,这是爸爸,这是妹妹。”她会背着这三个小娃娃上山,“这是一种力量,你会想到你有孩子,你有家,你有事业,你要回来。这是牵动我内心最强大的力量。很多登山者,可能是单身,或者是职业的,他们可能会觉得山就是他们的全部,而我不是,山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还有家人,所以每次遇到困难都能化险为夷,回到他和孩子身边。”

王静眼里闪着泪花,“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上天都那么眷顾你。那其实是个不断超越自身极限的过程,这里面蕴涵着我对自然、生命和世界的理解。”

一个女人的完整状态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最完整的状态,除了工作,还要有丈夫,有孩子。

在最初的阶段,王静说她不存在角色转换,因为生活和工作都在一起,只是公司上市了,她要做妈妈了,才有这个角色转换的意识。很多人都分不清自己的角色,不知道该如何做妈妈,做妻子,做一个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但她很自然,因为她并不强势,没有要在公司去领导谁、去管理谁的愿望,也没有在孩子面前强调自己是家长,只亲切地称孩子“妹妹”。所以,她的家很和谐,很完满,也很开放。

女儿三岁多时,她就带着她去爬香山。她把孩子放在石头上,让她自己走。那时正是冬天,路人都对她指指点点,“这个妈妈真舍得。”王静只是笑,她小时候就是那样过来的,“孩子喜欢去感受不同的东西,只是大人觉得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其实他们是有的,我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大不了,不行了,把她抱下来。”正是她的这种教育方式,让她的孩子们都很独立懂事,她们会在节假日、生日时,给她和丈夫制作卡片。会写上一行歪歪倒倒的字:妈妈,我爱你。再画上几个小人,手牵着手。这让王静很感动。

她严厉,盛发强却很溺爱孩子。他工作忙,有时回来晚了,孩子睡着了,他会把孩子弄醒,抱出来说会儿话。她说,你这样会打乱孩子的作息时间,他笑,只说想孩子了。

和孩子的殷勤相比,盛发强作为丈夫就太过乏味了。他从未在情人节、生日送花给她。对他的不浪漫,她很包容,她说他的浪漫方式不一样,他会在卖完帐篷时,带她去海边走走,去游泳,去看电影,也会去跳舞,这就是他们的日子。如果哪天他给她送花,她会很诧异,啊,怎么了?

她觉得自己的家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爱和包容的地方。

夫妻二人偶尔也争论,有可能为了孩子、工作、生活,“但只要本着一个原则,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吵完以后,想想这个大目标,就自然明白了,又会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

每次登山,王静心中都装着丈夫和孩子,所以每次都有无穷的力量登上山顶。

范文四:苏格兰十三世阿盖尔公爵:古堡新主人

摄影/梁玉林 图片提供/皇家礼炮

皇家礼炮品牌大使苏格兰十三世阿盖尔公爵托・伊・坎贝尔是苏格兰皇族的世袭主人,是在苏格兰历史上拥有重要地位的坎贝尔部落的首领,也是女王在苏格兰的代表。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英国皇室已经停止授爵,因此纯正的皇家贵族已成为越来越珍稀而神秘的名词。作为年轻一代的皇族成员,十三世阿盖尔公爵既像父辈一样继承传统,又通过现代的商业手段运作家族生意。在他身上,丝丝入扣地融合了历史感与现代化。

在十月十七日2009皇家礼炮王者杯马球赛的现场,我们如期见到了皇家礼炮品牌大使苏格兰十三世阿盖尔公爵――托・伊・坎贝尔,他已经是连续三年作为皇家礼炮的尊贵来宾出现在皇家礼炮王者杯马球赛现场。在对阿盖尔公爵进行专访之前,随行翻译专门叮嘱我说,提问的每句话前别忘了加一句“YouGrace”。这个小小的提醒,让我一下意识到,自己要面对面的与一位真正的皇族进行交谈,必须小心谨慎。但真的寒暄落座之后,阿盖尔公爵却完全没有印象中英国皇族的严肃古板,整个采访过程中,他时而热情洋溢,时而幽默风趣,和他的交谈完全是放松和有趣的。

酋长・古老传统的继承人

作为英女王在苏格兰的代表之一,阿盖尔公爵要代表伊莉莎白女王行使责任。今天,这些活动很多都是典礼仪式,届时他会穿上苏格兰裙,手持仪仗代替女王出席和主持。十三世阿盖尔公爵托・伊・坎贝尔从小就是皇室家族中一名活跃的成员,经常参加典礼活动。这些社会活动是年轻的阿盖尔公爵从来没有在学校或者大学里学过的一门新课程。2001年正式接受阿盖尔公爵袭位前。坎贝尔一直以洛恩侯爵的身份在前任也就是他的父亲十二世公爵身边学习。

阿盖尔家族同皇室家族有很深的渊源。1633年,英王查尔斯一世封阿盖尔伯爵为西部岛屿海军上将。今天,该岛屿依然用17响礼炮欢迎阿盖尔公爵。1651年,八世阿盖尔伯爵封查尔斯-斯图沃特为“苏格兰国王”,1681年,查尔斯-斯图沃特被加冕为英王查尔斯二世。17年,阿盖尔伯爵的爵位升为公爵,九世公爵同维多利亚女王的女儿路易斯结婚。几个世纪以来,坎贝尔家族,或者说坎贝尔部落一直参与管理国家重要事务,在苏格兰历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今天,十三世阿盖尔公爵,作为可敬的坎贝尔部落首领,领导着全球3D0多万坎贝尔人。在因弗内里家乡成长起来的他,已经开始承担率领坎贝尔家族进入21世纪的重任,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公爵轻松穿行,应对自如。他不仅将家族城堡的旅游业经营的有声有色,更积极在世界范围内宣传能代表苏格兰传统的皇家礼炮威士忌,是英国新一代有尊贵头衔却积极投身商业活动的皇族的优秀代表。

商人・新世纪的开创者

皇家礼炮品牌大使苏格兰十三世阿盖尔公爵说自己的职业是商人,为这份工作他投入了很大热情;在充满活力的全球制造业和营销业中,他是取得成功的管理者。公爵管理着一家全球性商业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颁发许可阿盖尔和坎贝尔的名字使用,旅游,体育、林业和贸易等,也包括他继承的位于苏格兰西海岸的阿盖尔地区五万公顷的地产。

“你必须每天早上带着激情醒来,要认同自己的工作。我为自己的工作骄傲,为自己所代言的优秀的酒类公司骄傲。”阿盖尔公爵脸上写满了兴奋,“我常常面对记者的提问,如果我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或者仅仅是刻板的一问一答,那我自己很快就失去了对工作的激情和热望。”

我注意到,他反复提到一个词,就是“aspiration”,热望。他对奢侈品的定义也是如此――那定是你始终在热望和不断追求的物品的极致。”有的人很幸运,可以负担并享受到奢侈所带来的极致愉悦。但这些东西一定是梦想性的。”对于出身高贵,一直生长在考究的生活环境中的阿盖尔公爵来说,奢侈品代表了更多的东西。他提到马球赛赞助品牌之一的玛莎拉蒂,说我们买的不止是一部漂亮跑车,而是意大利精良的机械制造传统。他又指着自己腕上的Rolex,说这也不止是一块精美的手表,而是代表了瑞表的手工制造传统。

阿盖尔公爵说,现在全球总共有四百万苏格兰人,全世界都有他们的足迹。因为这是一个很喜欢周游世界的民族,他们会带上自己最看重的东西作为民族的象征,然后踏上旅途。这些最重要的东西中,就包括苏格兰传统文化,历史留存,当然还有苏格兰威士忌。全世界许多国家的人都喝威土忌,它是所有酒类里最受欢迎、被接受程度是最高的烈酒。当人们带着尊敬和感激和你分享喜悦时,就会和你喝威士忌。在他眼中,超高档苏格兰威士忌皇家礼炮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代表。“我们在英国,都是和朋友一起分享威士忌,享受美好的生活。真正的好酒是在于你怎样用心的享受。”

父亲・文化传播大使

今年公爵喜添一女。当我对他表示祝贺时,他和所有的父亲一样喜上眉梢。现有两儿一女的公爵说,孩子们很幸运,他们将生长在始建于1745年的古老城堡里。那里地方很大,风景绝美,内部的装饰和陈列的都是上百年历史的古董。对于小孩来说,将是非常幸福的童年。同时,他们坎贝尔家族有超过600年的历史,生长在这个城堡里,耳濡目染祖先传下来的许多荣誉,对于他们将来长大后继续传承家族历史有特殊的意义。

话题自然转到对于下一代的教养。阿盖尔公爵说,每个大家族的每一代人都是不一样的。他自己就过着和父辈迥然不同的生活。“我可能更商业化,更开放。商业是我的激情来源,我很喜欢做一个商人。”在他看来,自己以皇族的身份向全世界的人推荐苏格兰威士忌的同时,也是在推荐苏格兰文化,历史,关于苏格兰富于创造性的一切。他解释说,就像马球运动,不仅仅是几个人骑着马击球,否则它不会成为真正的贵族运动。所以真正从事哪种职业不是最关键的,借助这些角色可以更好的传承历史,继承家族荣誉,何乐而不为?于是在公爵身上,我们看到了历史和现代的完美并存,它们水乳交融,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魅力。

这位身兼文化传播大使重任的苏格兰公爵,说自己和中国打交道20年了。在这20年中,从一开始的满大街的人都骑自行车,到现在和世界上每个大都市一样车水马龙,阿盖尔公爵颇为感触的说中国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在中国,”他说,“有一个特别值得你们骄傲的现象,就是中国的新闻记者素质很高。他们总是做足了功课,再来采访,于是双方总是聊的很愉快。中国的读者求知欲旺盛,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他们需要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好车、好酒、好服装,他们接纳新事物的速度很快。“他说中国也是苏格兰威士忌的一个颇具潜力的大市场,所以他很愿意到中国来,继续宣传苏格兰的传统骄傲威士忌。

问起公爵尝试过中国的白酒吗?他笑着说,当然,有时候还会喝的有些过头呢。中国有品质非常棒的白酒。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偏好。当人尝试过各种好东西后,会有自己的选择。”对于我自己来说,当然更偏好用最好最纯净的水和麦芽酿造而成的苏格兰威士忌,这些纯天然材质的结晶,就像苏格兰新鲜的空气和如画的山峦起伏,让我想起美丽的祖国。”他还说来到中国这么多年,深切的体会到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性。一如苏格兰的传统文化之于苏格兰,是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迁移而改变的。

范文五:文艺复兴时期的乌尔比诺公爵府

摘要:意大利中部的小城邦乌尔比诺是拉斐尔的故乡、伯拉孟特早年学习和供职的地方。在文艺复兴初期(15世纪中后期)因蒙特菲尔特罗家族对艺术的慷慨赞助,乌尔比诺在当时成为人文主义学者和艺术家重要的聚集所。

关键词:文艺复兴;乌尔比诺;人文主义

意大利中部马尔凯地区的乌尔比诺(Urbino)是一个方圆40公顷的小城邦,位于两座山坡间,由中世纪的城墙围合了肾形平面。城邦中部偏北有一条大道南北向横穿而过,这条路向南通向罗马,向北通向里米尼。这座不大的城市却在六百年以前因为费德里戈·达·蒙特费尔特罗(Federico da Montefeltro,1422-1482)公爵的统治和对人文艺术的赞助成为当时世界上文明最发达的地方。它在某种程度上孕育了伟大的文艺复兴——阿尔伯蒂、伯纳多·罗塞利诺、根特的贾斯特斯、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弗拉·卡奈瓦莱、卢洽诺·劳拉那、安布罗乔·帕洛齐、梅罗佐·达·弗利、弗朗切斯科·迪·乔尔乔·马蒂尼、伯拉蒙特、波提切利、佩德罗·伯鲁谷耶特、达芬奇、拉斐尔都曾汇聚于此。乌尔比诺公爵的城堡便是这一切的中心。公爵府邸建筑和其室内的装饰、绘画无论在艺术表现的手段或是人文主义气质方面,在当时都超乎于时代。

这座宫殿最早的部分由费德里戈·达·蒙特费尔特罗公爵在1460年前完成。现在尚保存完好的是东立面,它沿袭了佛罗伦萨早些年的风格。1466-1472年卢洽诺·劳拉那(Luciano Laurana,1420-1479)担任乌尔比诺公爵府的总建筑师,公爵府的西立面与劳拉那设计的那不勒斯阿拉贡的阿方索拱门有明显的相似之处:如塔与拱门的组合,以及敞廊顶端的涡卷形。

乌尔比诺公爵府最重要的房间是公爵的会议厅,包括会客厅、书房、公爵房间和衣帽间。这些房间中有弗朗切斯卡、根特的贾斯特斯和佩德罗·博鲁谷耶特等著名画家的作品。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约1415-1492年)是当时那个时代重要的画家,也是蒙特费尔特罗公爵十分重要的门客。他曾在1482年撰写了《论绘画中的透视》(De Prospectiva Pingendi)一文。

弗朗切斯卡在乌尔比诺完成了很多重要的作品。他绘制的蒙特费尔特罗公爵和其夫人巴蒂斯塔·斯福尔扎的侧面头像现在被视为两夫妇的代表性形象。公爵府的会客厅是费德里戈处理公务的房间,这里有弗朗切斯卡的著名作品:“鞭笞基督”。这幅神圣风格的绘画在1975年被盗,次年又被找回。

费德里戈是个有很高文化和人文修养的领导人,个性自律而严谨。他对艺术的赞助在当时是意大利任何一个城邦所不能及的,哲学家、艺术家、作家纷纷慕名而来,费德里戈经常以学者的姿态与他们交流。在艺术方面他倾向于“壮丽”的王侯之风。乌尔比诺公爵府图书馆的藏书在当时已超过梵蒂冈图书馆。根据巴达萨利·克丝提利昂在《朝臣记》(Libro del Cortese)中的记载,这座图书馆藏有“大量美丽而珍稀的希腊文、拉丁文、希伯来文善本,里面的插图都是镶金错银……”佛罗伦萨商人、历史学家维斯帕西亚诺·达·比丝蒂奇为费德里戈的图书馆提供了半数以上的手抄本,他对费德里戈作为艺术赞助人和军队指挥者的高超能力盛赞有加,他写道:“他是那样的宽厚仁慈,人们像孩子热爱父母那样热爱他。”在维斯帕西亚诺看来,费德里戈代表了既有行动又有沉思的基督理想生活模式。

乌尔比诺公爵的书房像一间宝库。书房的装饰工程大部分完成于1474年费德里戈被封为公爵之后。这里是他沉思、学习和会客的地方,同时也炫耀着蒙特费尔特罗公爵巨大的权利、广博的知识和高级的文化修养。书房墙壁嵌满了护壁板画,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半部分是28位贤人的画像;墙壁下半部分画的是整面的橱柜——柜门或开或闭,“柜子”里有书籍、武器、乐器、徽章、各种文具,还有的是远处的风景。这些画的透视效果非常真实,如果不是墙角露出两墙面与地板之间直角相交的关系,还真是很容易被这景象给迷惑住。

经由乌尔比诺公爵府邸的建筑和室内陈设,我们的视线仿佛可以穿越到15世纪。一个长相严肃不苟言笑,个子不高又有点秃顶但身体壮硕的中年男人,他的鼻子和眼睛都因为受伤显得有点怪异,但眼神依然犀利笃定。他从这里带兵出征远阀他乡,在这里治理城邦、会见各色政要权贵,在这里与学者艺术家针砭古今侃侃而谈,也在这里成就了他一世的伟名。

参考文献:

[1]彼得·默里(英)王贵祥(译),《文艺复兴建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1.1

[2]Paolo Dal Poggetto. Gide to the Galleria Nazional delle Marche. Roma:Gebart Srl,2007

[3]Henry A. Millon. The Renaissance from Brunelleschi to Michelangelo:the representation of architecture. New York:Rizzoli,1997

范文六:《舍洛克·福尔摩斯和公爵的儿子》英文读后感

《舍洛克·福尔摩斯和公爵的儿子》英文读后感

A Book of All Times

——Thoughts given by Sherlock Holmes and the Duke’s Son

Written in the first chapter of the book Pride and Prejudice is an extraordinary sentence of which even a person who has had only a brief look upon the book will not fail to receive a deep impression-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 In terms of Sherlock Holmes, we’d better alter the sentence into “It is a fact universally accepted by readers throughout the world that an

excellent book in possession of our famous detective Sherlock Holmes is undoubtedly a masterpiece of all times.” Perhaps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obvious explanations for the unrivaled popularity of

“Holmes series” in the field of detective stories. Overwhelmed by the recommendations provided by my friends, I decided to take a look on this Sherlock Holmes and the Duke’s Son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s a whole, this book is about a case concerning the Duke’s missing son. Arthur, the Duke’s son, was found out in a certain morning to have disappeared, accompanied with which was also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German teacher. The school master Dr. Huxtable then turned to the famous detective of the time Sherlock Holmes for help. Realizing how tough and important the case is, Holmes

immediately made up his mind to accept the case and followed Dr.

Huxtable back to Mackleton by train. Having formed a rough idea about the whole matter, Holmes probed into the case immediately and had a careful investigation of the entire area shortly after the arrival, during the process of which he discovered the body of the German

teacher Heidegger. Finally, primarily due to his prominent ability as a detective, he managed to unravel the mystery and obtained the twelve thousand pounds promised by the Duke.

Having once started reading this fiction, I was completely

immersed in the mysterious story presented by the book. As the saying goes, “Well begun, half done”.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story, just like many other detective stories, the author gives us a 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condition by the words of a client. However,

unlike other ones, this story first delineates the client’s strange behavior at length to indicate the severity of the incident in order to attract the readers to continue reading it. As is known to all, vivid depiction is essential to detective stories since it can help the readers understand each figure’s characteristics and visualize the scenes, thus making the story more authentic and attractive.

Therefore, trying to present a “real world” to his readership, Sir Arthur Conan Doyle, author of the original “Holmes series”, has skillfully arranged the plots of the whole stor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r. Watson, a character not so specialized in discovering the truth hidden behind the enigmatic happenings as Holmes but so loyal to Sherlock Homes as a friend that he always accompanies Holmes wherever he goes. In this way, he elaborately depicted every scene and character in the book, Apart from the special start, the ending of the whole story, being dramatic but reasonable, is certainly an outstanding one. After all, except the author himself, who knows that the Duke’s seemingly ordinary secretary is in fact the Duke’s bastard? In addition, who knows that the Duke actually has already been acquainted with the whole thing before Holmes solves this

complicated problem? Yet, surprising as it is, this ending seems so natural that it fits all the plots of the story perfectly well. While enjoying this wonderful story, I could do nothing but admire the《舍洛克·福尔摩斯和公爵的儿子》英文读后感

A Book of All Times

——Thoughts given by Sherlock Holmes and the Duke’s Son

Written in the first chapter of the book Pride and Prejudice is an extraordinary sentence of which even a person who has had only a brief look upon the book will not fail to receive a deep impression-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 In terms of Sherlock Holmes, we’d better alter the sentence into “It is a fact universally accepted by readers throughout the world that an

excellent book in possession of our famous detective Sherlock Holmes is undoubtedly a masterpiece of all times.” Perhaps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obvious explanations for the unrivaled popularity of

“Holmes series” in the field of detective stories. Overwhelmed by the recommendations provided by my friends, I decided to take a look on this Sherlock Holmes and the Duke’s Son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s a whole, this book is about a case concerning the Duke’s missing son. Arthur, the Duke’s son, was found out in a certain morning to have disappeared, accompanied with which was also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German teacher. The school master Dr. Huxtable then turned to the famous detective of the time Sherlock Holmes for help. Realizing how tough and important the case is, Holmes

immediately made up his mind to accept the case and followed Dr.

Huxtable back to Mackleton by train. Having formed a rough idea about the whole matter, Holmes probed into the case immediately and had a careful investigation of the entire area shortly after the arrival, during the process of which he discovered the body of the German

teacher Heidegger. Finally, primarily due to his prominent ability as a detective, he managed to unravel the mystery and obtained the twelve thousand pounds promised by the Duke.

Having once started reading this fiction, I was completely

immersed in the mysterious story presented by the book. As the saying goes, “Well begun, half done”.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story, just like many other detective stories, the author gives us a 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condition by the words of a client. However,

unlike other ones, this story first delineates the client’s strange behavior at length to indicate the severity of the incident in order to attract the readers to continue reading it. As is known to all, vivid depiction is essential to detective stories since it can help the readers understand each figure’s characteristics and visualize the scenes, thus making the story more authentic and attractive.

Therefore, trying to present a “real world” to his readership, Sir Arthur Conan Doyle, author of the original “Holmes series”, has skillfully arranged the plots of the whole stor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r. Watson, a character not so specialized in discovering the truth hidden behind the enigmatic happenings as Holmes but so loyal to Sherlock Homes as a friend that he always accompanies Holmes wherever he goes. In this way, he elaborately depicted every scene and character in the book, Apart from the special start, the ending of the whole story, being dramatic but reasonable, is certainly an outstanding one. After all, except the author himself, who knows that the Duke’s seemingly ordinary secretary is in fact the Duke’s bastard? In addition, who knows that the Duke actually has already been acquainted with the whole thing before Holmes solves this

complicated problem? Yet, surprising as it is, this ending seems so natural that it fits all the plots of the story perfectly well. While enjoying this wonderful story, I could do nothing but admire the

范文七:《外科室》的女主人公伯爵夫人角色分析

卜 科室  的女主人公伯 爵夫人 角色分析

◎程子砚 许可心

( 空军航 空大学外语教研 室, 吉林 长春 1 3 0 0 2 2 )   在九 年前对高峰一见钟情 , 却连 交往的可能都 没有 ,

只能遵从父母 的安排嫁 给当时上流社会 的伯 爵。婚  姻是 决定女性一生 幸福 的终身大事 ,可是女性却 连  发表意见 的机会都 没有。伯爵夫人 之所 以把这份 爱  藏于心底九年 ,也 是因为 以她个人 的力量根本 无法  同整个社会 的主流 封建观念抗 衡。伯爵夫人 的生活  和爱情都成 为当时社会封建 宗法的牺牲 品,在 这样  的时代 , 独 立 的人 格 、 自主 的爱情 、 选择 生活 的权 利  全部被 当时的封建 社会扼 杀了 ,可见封建腐 朽的传  统宗法制对人 性的压 制。伯 爵夫人 就是封建礼教 的

《 外科室》 是 日本 著名的文学 家泉 镜花创作 的一  部 爱情小说 。小说讲述 了两个 男女 青年 , 在九年前 的  个午后邂 逅 了 , 没有语 言 , 没有 故事 , 却 在这 之后  两 人 便 各 自在 内心 深 深地 爱 上 了 对 方 。九 年 后 , 年 轻

的女 子成为 了地位显 赫的伯 爵夫 人 ,男子成 为 了医  院的医学 士。当医学 士为伯 爵夫人 开刀做手 术时 。 伯  爵夫人 死都 不肯使用麻 醉药 ,为的是不想在 昏迷 中   吐露 出 自己 内心 的这 个爱情秘 密 ,在得知 医学士也  同样 爱着自己的时候 , 伯爵夫人笑着离开 了人世。此  部小说 通过描写伯 爵夫人与 医学 士相爱却 不能在一  起 的凄美故事 ,抨击 了 当时 日本 社会 的封 建礼教对  人 性的压抑和对 女性不公 的残 酷现实 。同时通过描  述 伯爵夫人在最 后 以坚决冰冷 的 口吻 回绝所有 的劝  告并且 以死 为 自己的爱情殉 葬的情节 ,折射 出当时  社会女性主 义意 识的觉醒 ,赞扬 了敢 于同封建礼 教  斗争的精神 。小说的主人公 伯爵夫人 无力反抗 当时  的封建礼 法却勇于执着 自己的爱情 的精神 品格 使得

牺牲 品,她 的生活 折射出 当时社会 的腐朽思 想对 人  们的残害 以及 日本 妇女没有独 立人格 的生活 。也可  以说 , 伯爵夫人是死于 当时腐朽 的封 建礼法下 , 这种

长期压抑 又不能追求 自由生活的枷锁 ,让伯 爵夫人  对求生意识很淡漠 。

三、 伯爵夫人—— 女性主义意识的觉醒

日本 主张妇女 平等的作 家平 冢雷乌 ,在组织 日   本维护妇女基本权 利时写过 : “ 女性是月 亮 ,是 赖于  他人而生存 的 , 靠他人 的光而生辉 的 , 有着病 人一样

的苍 白面 孔的月 亮… …然 而我 一点也 不感到 害怕 。

可是 ,人们 为什 么总是觉得女 性是在 自己往 自己身  上添加耻辱呢? 女性真的是这样下贱的人 n S ? 不 ! 女  性是真正的人 !” 这反 映出 2 0世纪初 , 妇女的 自我独  立的意识在觉醒。《 外科 室》 中的伯爵夫人 , 在整篇文

这个 角色 更具有生命 力。本文拟从 多个角度对 伯爵  夫人 的角色进行探究分析 。

二、 伯 爵夫人—— 封建礼法的牺牲品

直 以来 , 日本都是一个 以男性 为主导的 国家 ,

在 日本 ,女人 的社会 地位特 别低 。甚至 曾有学者用  “ 日本 国为女人 的地狱 ”形容 过 日本女人 的社 会地  位, 可 以说在 日本封建礼 法的压制 下 , 女人 的 自由和  权利受到极大 的限制。妇女 卑贱的社会地 位可 以追  溯 到 人 类 进 入 文 明 社 会 以前 ,但 是 在 各 个 时 期 和 各   个 国家 的表现 方式和程度有 所不 同。 日本 妇女一 直  是生活在 “ 女 人 别 无君 主 , 以夫为主君 , 敬慎视 之 , 不  可侵 侮 , 妇人 之道 , 一切 贵 在从 夫 ” 的封 建思 想 下 。

章 中的称谓都 是伯爵夫人 和妈妈 ,一个是依 附于丈  夫, 一个 是依 附于孩 子 , 可见 , 伯 爵夫人 不能成 为一

个独 立的个体 , 而是 要以丈夫和孩 子为 中心 , 以家庭  为根 本 , 这 也 是 当 时社 会 对 “ 贤 妻 良母 ” 标 准 的要 求 。   文 中没有 对伯爵夫人 的生活进行细致 的描写 ,只是

对 医院发 生的情 节和九 年前 的邂逅 进行 了描述 , 但

是通过 对伯爵 的描 写, 我们可 以看 出 , 他 在社会和家

庭都 有着神圣不可侵犯 的地 位 , 言辞坚定 , 不给人 以  反驳 的机 会。可是在伯 爵劝说夫人使 用麻醉药 的时  候, 小 说 中写道 : “ 伯 爵 向前 走 了几 步 , 说: ‘ 太太 , 您

《 外 科室》 创 作于 1 8 9 5年 , 虽然 当时 日本社会大 力倡  导平等 自由的思想 ,但是 封建礼 法的根深蒂 固不是  时引进 的新潮思想就 可 以改 变的。在 当时社 会仍

然存在 限制妇女社会地位 和权利 的法律 ,而针 对女  性 的学 堂教育 , 也 是 出于更 好地服务于 男权 的 目的。

在《 外 科 室》 中的伯 爵夫人 正是 1 9世 纪妇 女被压 制  的典 型代表 ,婚姻不 能 自主 ,只 能服从于 父母 的安  排 。当时社会 的婚姻 观念停 留在门当户 对 , 甚至为 了   攀 附达 官贵人不惜 以牺 牲女儿终 身幸福 为代 价的包  办婚姻 。女 孩儿对 自己的婚姻 没有任何 选择的权 利 ,   她 们 甚 至 成 为 封 建 家 长 攀 龙 附凤 的 工 具 。 伯 爵 夫 人

可别这么矫情 , 怎么能说做不

了也没关系呢?你可不  能任 性啊。 ’ 她 半睁着眼说 : ‘ 这样逼我 , 我也就没办

法了。 我心 里有个秘 密。 我听说 闻了麻醉药就 会胡言  乱语 , 所 以害怕 得厉害。要是 不睡过去就治 不了病 ,

那我就用不着治好病了 , 算 了吧。 ’ 照伯 爵夫人说来 ,   她是 生怕在梦 中泄 密 , 宁死也要守 口如瓶。伯 爵和蔼  地说 : ‘ 连 我都不能 告诉 吗 , 啊, 太太?   是 的, 谁都不

能告诉。’ 夫人的态度是坚决 的。 ” 从伯爵夫人 与伯 爵

棚   第

的几句 对话 中,我们可 以看 出伯 爵夫人 为了捍卫 自   己爱情的秘密 , 直接“ 忤逆 ” 了自己的丈夫 , 这在 当时  的社 会背景下 , 简直是要造反了。伯 爵夫人在 临死之  前对女性 自我独立 的意识终于觉 醒了 ,她 以坚决 的  口吻拒绝 了丈夫的建议。在这九年的婚姻 中, 伯爵夫  人背 负了太 多的命运枷锁 ,为丈夫活着 ,为女儿 活

社会封建宗法的反抗。 波伏娃说过 , 在男权社会 中,

“ 若是女人达到 了反抗 的终 点 , 那么只有一条 出路还  向她 开放——这就是 自杀” 。可见 , 伯 爵夫人 为 了爱  情 以死反抗的精神 ,一种敢 于反抗 的勇气 和追求爱

情 的精神 ,使得伯 爵夫人这一 角色更加 受到读者 的  欢迎 , 她想 了别人 不敢想 , 做 了别人 不敢做 的事 , 为

着, 却单单不能 为自己活 着 , 为 自己的爱情活 着。长  期的压抑导致 了伯 爵夫人 的反抗 ,成 为女 性主义意  识 觉醒的妇女代表 ,对于 女性思想 的解放有 着重要

的启迪 。从这个角度可 以说 , 伯 爵夫人是一个女性意  识 觉 醒 的代 表 。

女性追求爱情 的执 着精神做 了典范 。   五、 结 语  { /  ̄ I - 科 室》 这部 小说 的情 节和故事都 比较 简单 ,   却成功地 塑造 了伯 爵夫人这一 角色 ,至今仍是 文学  史上 的经典人 物角色之一 。本 文通 过三个方面对 伯  爵夫人这一人物角色进行 了探讨分 析 , 笔者认 为, 首  先, 伯 爵夫人 悲惨 的一生就是封建礼 法的牺牲 品, 在  强大的封建愚昧意识统治 下 ,凭着妇女卑贱 的社会  地位 , 根本无力反抗 , 只有死 才是唯一 的解脱。其次 ,   伯爵夫人 自我独立的女性 主义意识觉醒 了 ,她语气

坚决地拒绝 了在 当时社会 不可抗逆 的丈 夫 ,她忽略  了所有人的劝告 , 她受够 了总是拿孩子说事。所 以她

四、 伯 爵夫人—— 爱情的执着追 求者

“ 听说 二十 天来 , 夫人 连翻 身都感到 困难 , 这 时  却从 内心深 处硬是 发 出一 声 ‘

啊’ , 像 机器 一样猛 地  抬起 上半身 , 双手牢 牢地 抓住高峰执 刀的右臂 。‘ 痛  吗? 一 不, 因为是你 , 因为是你 。 ’ 伯 爵夫人说到这里 ,   颓丧地仰着脸 ,以无比凄怆 的神 色最后凝视 着这 位  名医道 : ‘ 但是 , 你、 你, 大概不认得我 了!’ 话音 未落 ,   她用一 只手扶 着高峰手里 的刀 ,深深地刺透 了乳房  下面 。医学士的脸色刷 的一下变 白了,浑 身战栗着  说: ‘ 我没有忘记 ! ’ 他的声音 , 呼吸 , 身姿。 他的声音 ,   呼吸 , 身姿 。伯 爵夫人欣喜地 泛着非常纯真 的微 笑 ,   撒开高峰的手 ,突然倒 在枕上 了 ,只见嘴唇 已变 了  色。” 这是 对伯 爵夫人和高峰 最后 的对话 的描写 , 突

反抗 , 她想做 一个具有精神人格 的人 , 她 想摆脱命运  的枷锁。最后 , 伯爵夫人把 爱情奉 为精神信仰 , 一段  九年 “ 情不知所起 , 一 往而深” 的爱情 , 成为她 多年来  的精神信仰 , 她是为爱而 死的 , 她愿 意用 自己的生命  为爱情殉葬 , 在 当时社会 , 她 别无他法 。总之 , 伯爵夫  人命运 的悲惨 , 是封建社 会意识和制度所 导致 的, 但

她没有 一直 屈服下去 , 在 生命最后 的B - , t  ̄ 0 , 她 拒绝丈  夫的一切建议 ,也是与 当时男权至上 的社会 制度做  斗争 。最后 , 为了爱情 , 结束 了自己的生命 , 她宁愿把

出了伯 爵夫人拿 自己的性命 为爱情 殉葬 的精神 。在

没有麻醉 剂的前提 下 , 在心 脏附近开刀 , 高峰 以为是

疼痛让伯 爵夫人发出声音 ,伯 爵夫人却说是 因为高  峰, 在伯爵夫人 以为高峰 已经把她忘记 的时候是 “ 颓  丧 着脸 ” , 可见 , 当她 以为 自己一 直深深 爱着 的男人

不认得 自己的时候 , 是那么沮丧和难过 。高峰 的一言  行都会 对伯 爵夫人的情绪产 生影响 , 足 以见得 。 爱

自己永远地留在这九年 的爱情里 ,也不 愿意再继续  苟活在没有人性 的社会 礼法之下 。伯 爵夫人这个人  物形象是 当时社会现 实的一面镜子 ,为我们呈现 了  腐朽不 堪的社会 现实 ; 同时 , 也 是一 面旗 帜 , 为广大

妇女同胞指引了斗争的方向。

[ 参 考 文献 ]

情在她心 目中的重要地位 。当伯爵夫人 已经把刀刺  进 自己的胸脯时 , 听到高峰说 “ 我没有 忘记” , 伯爵夫  人欣喜地笑 了,她没有像 普通人一样面 对死亡 时充  满的是痛苦和恐惧 , 她是欣喜 地离开 的, 因为她知 道  自己爱着 的男人记得 她 , 对伯 爵夫人来说 , 就是对 她  这九年默默 的爱情的一个安慰 。伯 爵夫人是把 爱

[ 1 ] 平冢雷乌著作集编纂委 员会. 平 冢雷鸟著作 集[ M] .

东 京: 大 月 书房 , 1 9 8 3 .

[ 2 1 [ 日] 泉镜花. 高野圣僧 [ M] . 文洁若 , 译. 重庆: 重庆

出版社 . 2 0 0 9 .

奉 为信仰 的人 , 在爱情 上得到满足 的那一刻 , 她对人  世 间已经 毫无留恋。虽然伯 爵夫人与高峰 只有一面  之缘 , 但是就是 因为这一次 , 便 在心里 爱了对方一辈  子, 没有世俗 , 没 有物质 , 就是一 瞬 间的感觉 爱了一  辈子。这种 爱情故事让人 不禁对伯 爵夫人产 生 了敬  佩 之情 , 为了追求纯粹的爱情 , 不惜 以生命为代价 为  自己的爱情 殉葬。试 问, 世 间又有几人能做到?能抛  弃尘世的一切依赖和诱惑 , 为了爱情超越 生死?《 牡  丹亭》写道 : “ 情 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 生 而不 可与  死, 死可 以生 。 生而不可与死 , 死而 不可复 生者 , 皆  非情之 至也 。” 我想 , 用这句话 来形 容伯爵 夫人对爱  情 的执着追 求再合适不过 了。在这样的男权社会 , 妇  女没有任何地位 的背景下 ,伯 爵夫人 以死 来表达对

[ 3 ] 秦 弓. 日本近代 文学中的女权主 义色彩 [ J ] . 日本研

究. 1 9 9 7 ( 2 ) .

[ 作者简介 ]

程 子砚 ( 1 9 7 8 一 及 应 用语 言 学 。   ) , 女, 吉 林 四 平人 , 硕士, 空 军

航 空大学外语教研 室讲 师,研 究方 向为外 国语 言 学

许可心 ( 1 9 6 6 一 ) , 女, 吉林 长春 人 , 硕士 , 空 军  航 空大 学 外语 教 研 室 副教 授 ,研 究 方 向 为 英 语 听说   教 学与 教 师 发 展 。

[ 责任编辑  李佳怡】

范文八:厄尔巴岛女人你的名字叫坚定

“如果上帝把我造成一只海鸟,我为什么非要强迫自己做平原上的狮子呢?”――岛上出生,岛上成长,岛上终老的女人们,千百年来当男人们的梦想飘荡在海上,她们是家园,是堡垒,是岛屿坚强的心脏。

意大利大陆的西面,利古里亚海上,有欧洲最大的海洋保护区:托斯卡纳海洋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的七个岛屿被托斯卡纳人视若珍宝。其中作为意大利第三大岛屿的厄尔巴岛是枫丹白露条约中拿破仑的流放地,如今是意大利重要的度假点,以丰富的自然景观闻名于世。在意大利的两个春天,都有一段时间在岛上度过。当巨大的渡轮驶出港口的时候,远离尘嚣的孤独感中仿佛又蕴藏了某种力量。一直认为,岛居的人们天生有着格外安静坚定的内心,如此才能固守汪洋之中的一片土地,抵御远方如潮水般冲刷的诱惑。这样的直觉,在今年与厄尔巴岛的再次相逢中,如约得到印证。

出发前即预定了位于蓝港小镇的一家拥有独立海湾的露营地,电话和email处理订单的是一位细致热情的rosa女士。当我在露营地的接待处第一眼见到她时,她脸上和煦的笑容顿时让人忘记了外面略显阴沉的天气。rosa女士有着西南欧典型的深棕色短发,略微丰腴的身材丝毫不能影响到她的干练。复活节前来度假的游客很多,她在工作台后面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桌上木头盘子里盛着各色糖果。当一只毛皮闪亮的黑色猫咪将前爪伸向盘子的时候,rosa女士低声制止它,转头对我亲切地介绍这位家庭成员:“她叫多萝西,是个非常友好又聪明的女孩儿,你不用怕她。”吃完了两颗糖,终于轮到我办理入住手续,她郑重地跟我握手问候,并告诉我她叫Arrighi rosa。我微微有些吃惊:“那这座露营地是属于你的吗?”,因为她的姓氏即是露营地的名字。“是呀”,她爽朗地回答。原来这位邻家阿姨般亲力亲为的女士,就是这片海湾和土地的主人。

露营地每年从复活节开始营业,到十一月结束。整个夏天,岛上挤满了晒太阳、潜水和驾帆船出海的游人。而在剩下的五个月里,“rosa”女士们面对的是漫长的淡季和潮湿的冬天。整个厄尔巴岛只有2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三万人口。盛夏时节半小时一班的渡轮在冬天也减少到一天六班。Rosa女士和她的同事们在冬天休整营地,亲手建造新的小木屋,打理自家海滩,为来年做准备。岛上的生活似乎总是如此,靠自然的恩赐与勤劳的双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出产DOGC评级的葡萄佳酿,金枪鱼,以及宁静恬淡的田园生活,仿佛一个温柔贤惠的母亲永远在等待她长大成人的孩子回家。而岛上出生,岛上成长,岛上终老的女人们,千百年来当男人们的梦想飘荡在海上,她们是家园,是堡垒,是岛屿坚强的心脏。

费拉约港当年的铁矿已经不复存在,只有拿破仑的寓所在郊外孤独地遥望着地中海。现在这里是厄尔巴岛最大的城镇,也是通过轮渡与陆地联系的最重要的港口。Elena在这里拥有一间经营手工香薰的店铺出售自己的“作品”。这位曾经离开岛屿,在米兰获得哲学博士头衔的女士,最终决定在32岁的时候回到岛上。“我出生在这里,并且一直成长到十九岁”她说,“之后的十年,从佛罗伦萨到罗马再到米兰,都在大城市求学。”谈起她的经历,仿佛和岛上很多年轻人如出一辙。“也许你不相信,我也曾经在跨国公司的办公室里工作过两年。”她有些腼腆地笑着,指指身上的围裙:因为时常亲身向顾客示范制作过程,没有客人的时候又喜欢埋头在工作台后面研究,她几乎不脱下它。“有些人一直想逃离自己出生的地方,另一些人拼命想回去。我想也许小时候我以为自己是前者,然而真正在远离故乡的地方生活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其实自己是后者。”现在的她看起来很享受自己的生活。因为游客众多,她的小店又经营有方,每年除了正常的生活和必要的投资外,冬天的时候她都会去加勒比海的岛屿度假。“当然,我在米兰工作的时候也会去度假,但现在我每天都在岛上,这里冬天的时候,我就去另一个有太阳的岛。如果上帝把我造成一只海鸟,我为什么非要强迫自己做平原上的狮子呢?”

回到蓝港小镇,我有些沉默,Elena女士说的也许有道理,但我却没有和rosa女士讲起这一段偶遇。因为想起了rosa女士的女儿,25岁的Serena,她正在比萨大学修读建筑学的研究生,是rosa女士的掌上明珠和精神支柱之一。她也许并不希望女儿回到小岛?毕竟一个优秀的建筑师需要有地方实现她的梦想,这个梦想当然不仅仅是在每个冬天在海边建造小木屋。Rosa女士身世坎坷,60年代当她只有14岁的时候,Arrighi老先生就过世了,留给她一片海滩和无尽的思念。某种程度上来说,固守岛屿也许并不是她自己的选择。对于她的女儿Serena,她总是如此描述:“她是我们的珍宝,我们的欢乐,我们辛劳时候最大的安慰。”她说,她和她的家庭并不能代表一种小镇生活,我想也许“与众不同之中”里面包含了对女儿太多的希望与寄托。然而她的女儿还是回来了,在热闹的8月旺季,在复活节的假期。能说流利英语与法语的Serena的确是露营地里重要的帮手。即使是这样,在8月里rosa女士全家和季节性员工们仍免不了加班才能确保营地的正常运行。如果有一天,rosa女士老了,她真的愿意任营地荒芜,或是将寄托了祖祖辈辈心血的地方交予他人么?这个残忍的问题在心里打转,却一直没有问出口。

翌日沿着26号公路骑14公里自行车从蓝港去里奥马里纳,路过修剪整齐的葡萄园,小型农庄,漂亮的私家别墅,路过很多家族延续了上百年的生活。厄尔巴岛的繁荣和整个意大利大陆比起来,的确只有短暂的历史。然而正因为短暂,因为地理环境的封闭,这些历史得以完美的传承。利古里亚海是男人的草原,帆船是他们的骏马,海上的游牧带来丰盛的渔获。厄尔巴岛是女人的蒙古包,她们在田间劳作,点一盏灯照亮回家的路。今天男人们的船帆更多为了让游客领略海上的风光而升起,女人们亦从后院走到前厅,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但他们脸上的笑容和昨天一样真诚朴实,那是不同于忙碌都市中千篇一律职业化笑脸的发自内心的满足与从容。在这里,绝少听到女士们抱怨她们的职业:工作时间太长,没有假期,没有时间照顾子女,性别不不平等...这些在水泥森林里常见的尘垢似乎和这座小岛天生绝缘,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朴素的人生哲学和价值观。

里奥马里纳镇有长长的海堤,两位母亲在长椅上晒太阳,她们年幼的孩子在沙滩上玩耍。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两个孩子是幸运的,他们的童年和自然足够亲近,也许长大之后内心世界也会比生长于狭小空间的孩子宽阔。岛上的绝大部分的游客是带着孩子的夫妇,有时候还有小狗。他们甚至从遥远的北欧过来,只是为了支一顶帐篷全家一起围坐着仰望星空。记得第一次看见北斗星,是在22岁的初夏。那时候住在托斯卡纳乡间的城堡,晚归途中偶然抬头,夜空仿佛深蓝色丝绒上洒满了碎钻,是难以分享的美丽。搬家到米兰之后,城市不眠不休的灯火让星光暗淡,我的蓝丝绒也躲在灰色的云朵后面不见了。终于23岁初夏,地中海的岛屿上我又一次望见北斗星,于是开始羡慕岛上的女人:她们已经拥有世界上最珍贵的钻石,它们映衬她们的美丽,哪怕没有被挂在脖子上戴在手上。

复活节的前一天,费拉约港举行一年一度的巧克力节,岛上各地巧手的甜点师傅们使出看家本领做各种口味和形状的巧克力,齐聚在老城的共和广场。现场有一支小型的民谣乐队,我惊奇的发现,那个金发的女吉他手竟然是去年住在营地时的邻居。她也认出我来,演出的间隙我们坐在台阶上聊天,说起一年里各自的生活。她的家在海的对面,托斯卡纳的城市里窝诺。一年一度的厄尔巴之行从童年延续至今,从前是和她的父母,去年是和新婚的丈夫皮诺,而今年还要加上肚子里四个月大的宝宝。“吉他手”的正式职业是一位律师助理,乐队的其他成员也都来自里窝诺,拥有各自的专业领域。三年前他们在岛上露营地的派对一拍即合,从此开启了一段颇具浪漫色彩的理想之路。“你知道,有一些感情很重要,也很奇妙,”她说,“而它们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来呈现。厄尔巴岛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我似懂非懂地望向她,她也不再解释,自始至终牵着她的手的丈夫皮诺似乎为妻子的话做了一个简单的注解。三十年巨大的社会变革中,我们仿佛更习惯用物品,而不是地方,或者场景来表达情感。过度而盲目的消费时常会掩盖了情感本身的光芒。在一顿高级酒店里丰盛的海鲜大餐,或者和伴侣牵手去岛屿看夕阳之间,我一定会选择后者。懂得岛屿的男人,他们也懂得女人;就像热爱岛居生活的女人,一定有足够的坚韧和耐性经营一个家庭。他们也许没有耀眼的头衔,丰厚的财富,却有一种温和的力量让自己和他人感觉愉悦平静。

“很多游客年复一年地来。”临走时和Rosa女士谈起她的事业,口气是由衷的热爱:“虽然很多工作是简单的,重复的,但我会尽量把它做得不一样。今年我们还将再建造几栋新的小木屋,我是说,我和我的丈夫,我们亲手打理一切。所以就算是冬天也会忙碌起来的。这片海湾就是我的家,来来往往的人,就像海湾里的浪一样。所以不管涨潮退潮,我都会在这里。”

范文九:米歇尔.巴赫曼“茶党女王”

提到巴赫曼,不得不先说说近年来在美国政坛异军突起的“茶党”。这是一个由保守民众建立的草根组织。至于这个党的起源,众说纷纭。其中一种说法认为茶党这一名称起源于1773年点燃美国独立战争导火索的“波士顿倾茶事件”。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茶党最早的组织者是分散在各地的一批妇女。她们或是职业女性,或是全职主妇,但相同点在于她们过去对政治并没有兴趣,热衷的不过是邻居间的家长里短。金融危机中,美国政府对华尔街大规模的救市计划和后来产生的一系列巨额开支,以及由此造成的天文数字的赤字,让她们感到气愤,也让她们对后代的前途感到忧虑。于是,她们在当地组织起街坊邻居,给国会写信、打电话,组织小规模的抗议示威。

这些零零星星的活动和在厨房的餐桌上形成的组织,通过互联网很快就将涓涓细流汇成了一股洪水般的力量,在短短的时间里改变了美国的政治地图。就连一直由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坐庄的美国政坛,也被茶党这匹“黑马”惊着了。2010年11月美国进行的中期选举中,茶党所支持的一些重要候选人已经在共和党内打败了对手。在《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著名报纸上,与荼党相关的文章都上了头版,其支持者的数量也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

和其他荼党人一样,巴赫曼的经历混合着政治、愤怒以及乡村生活。她出生于爱荷华州,从法律学校毕业后来到阴尼苏达,进入美国财政部工作。后来,她离职做了全职妈妈。这项工作并不轻松,因为她和丈夫有5个孩子,同时他们还收养了23个孩子。2000年在去参加一个州参议员席位竞选演说时,共和党竞选人的自由不羁让巴赫曼惊愕不已,于是,她决定自己参选。巴赫曼就此步入政坛,2006年当选为美国国会议员。

巴赫曼总强调自己的宗教信仰。她告诉大家,在决定参加国会议员竞选前,她和丈夫一起祈祷了3天。这样的说法给世人一种强有力的混合形象:保守主义、基督教和驾驭美国政治中最大民众浪潮的天赋。

美国媒体称巴赫曼从不吝惜表达极端言论。她说总统奥巴马是美国式生活方式的社会主义威胁,并立场鲜明地反对政府、支持商业,表现自己的社会保守派特点。她呼吁国会议员“同行”们接受调查,看他们是不是足够“爱美国”。

在外界看来,巴赫曼的精力以及怒火为她赚足了人气。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伯勒认为,巴赫曼不是走过场的绣花枕头,她了解媒体,是个严肃而有魄力的老练政治家,因此11月中期选举中她得票率相当高。美国媒体甚至认为,2012年奥巴马若想连任,巴赫曼也许会作为共和党候选人与他一较高下。她强大的号召力或许能将国会控制权从民主党手中夺过来。

然而,成也茶党,败也茶党。巴赫曼借助荼党的力量和茶党运动的浩大声势而起。她的上升之势也暴露了她的弱点。茶党没有统一的党纲,其主张接近共和党保守派,甚至比他们还要保守。茶党没有固定组织,其内部容易争斗。巴赫曼的团队也有这样的特点。尽管她筹款数额巨大,但她的金融顾问和团队负责人上周还是挂职而去。

英国《卫报》称。巴赫曼常爱使用茶党人喜欢的极端语言或边缘信仰。巴赫曼计划主演一部右翼纪录片《社会主义:一个清晰而存在的危险》。片中,她称美国公民已经成为政府的“契约佣人”。片中还剪接入奥巴马、斯大林和卡斯特罗的短片,巴赫曼说:“我们应该逆转整个过程,这样我们才能回到自由。”最近她还在一个保守派会议上直言美国已经成为“奴隶国家”,民主党正对这个国家施以“暴政”。

巴赫曼说自己并不希望美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一部分,建议美国税率改为10%,因为《圣经》建议什一税。英国《卫报》认为,这种基于《圣经》的经济政策远没有基于现实经济状况而产生的政策吸引主流投票者。和茶党一样,巴赫曼对于共和党而言是一把双刃剑。茶党有众多支持者,也有众多反对者。巴赫曼赢得了足够力量让自己成为全国焦点,却注定无法将自己送入白宫。

范文十:阿尔巴尼亚:“男装处女”之国

第一眼看到那些照片时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一个朋友把照片发到我邮箱里,标题写着:不可思议!!那是一些“老年男人”的照片,看得出是近期照的。但看着看着,我渐渐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也许是“他们”眼神中的某些东西,或者是“他们”的双手,甚至是“他们”身体骨架流露出的一丝温柔,让我感觉越来越神奇。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阿尔巴尼亚的“男装处女”(burrneshas),从外表上看她们和男人一模一样。她们生活在阿尔巴尼亚北部与世隔绝的地区,那里的人们道德观念极其保守。从女儿到“男人”的转变有着严格的规定和理由,它们作为中世纪法典《卡龙》的一部分,在500年前确立并流传了下来。如今,这样的女人只剩几十个了,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减少。

照片中的女人们凝视着镜头,眼神朦胧;她们有的吸着烟,脸孔消失在吞云吐雾之中;有的在椅子上正襟危坐,周围是露出慈祥笑容的家人,温柔与力量在她们身上完美融合。我发现自己在端详这世界上最罕见的一群人,她们如此神秘,让我移不开视线,忘了时间,忘了现实……直到我跋山涉水亲身来到那片与世隔绝的土地,直到一声牛叫把我猛地惊醒,然后,哈奇便出现在我眼前。

哈奇(Haki)

那是11月的一个下午,哈奇站在自家花园内,手持拐杖,嵌在烟嘴里的卡莱利亚香烟有力地燃烧着。“他”身穿格子呢衬衫、黑色皮夹克,满头银白短发,虽然71岁了,可体态非常轻盈,除了略微的驼背,浑身甚至带着一股男孩子气。

到达哈奇的村子时,我仿佛走入了一个失落的山谷。这里没有直达的公路,我的翻译是个名叫厄玛尔的年轻人,他身形魁梧,虽然是个好的向导,但开起车来有如贝多芬第九交响乐那样“波澜起伏”。我们从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沿最近通车的高速公路一路向北开,进入科索沃,在午夜时分到达一处由携带AK-47步枪的士兵把守的检查站。然后,我们向阿尔巴尼亚更北部的山区继续行驶。

要找到这些发过誓的处女可真难,高速公路早已变成之字形的土路。

“你怎么了,失望了吗?”厄玛尔问,他察觉到我的疲惫。

“就好像在寻找独角兽一样。”我答道。

“是的,只不过独角兽不存在,而她们真的存在。”

众里寻他千百度,我们终于找着了这样一位。过去,也有其他记者拜访过哈奇,还问过一些无礼的问题。人们想知道这群女人是不是就是一群深藏不露的女同性恋,而这深深地刺痛了哈奇。哈奇边说边从嘴里取出一片烟草叶,“每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我都很难受。上帝赋予我独特的人生,我欣然接受。但女同性恋和宣誓独身的处女实在差着十万八千里。”

哈奇是一名宣誓独身的处女。在历史上,当一个家族的男性继承人去世,家族财产不能在父系子孙中传承时,如果此时家族里有一名处女之身的女儿,她只要在十几个村中长老面前发誓自己将一辈子独身,就能承担起家长的角色,保住家族财产和荣誉。这是一个被迫的、而不是出于幸福的选择,这是一个为了保护某种社会结构的自私的传统。

但哈奇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她的命运在出生之前就已注定。哈奇的父母有13个子女,她排行老三。当母亲怀着她时,一个从科索沃来的托钵僧恰好经过村子,他预言哈奇的妈妈将会生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孩必须像男人一样活着,才能让家庭平安。哈奇的父母相信了这位僧人的话。

哈奇的举止和男人一模一样,她的身体早已形成这样的记忆。无论是吐痰、抽烟、挤牛奶、穿裤子的动作、站立,还是骂人,都是百分百的爷们范儿。

即使不像哈奇那样从小就被告知要当男人,或者家里还有其他兄弟、不存在继承问题时,阿尔巴尼亚女孩仍然有其他理由想成为一个男人。想象一下,一个15、16,顶多17岁的女孩,要嫁给一个40、50甚至60岁的男人。新婚之夜,你父亲在你的嫁妆里塞了一粒子弹,这是给你丈夫准备的,万一你不是处女,他就可以杀掉你。整个婚礼中,你都得站着,眼睛只能看地,仿佛一只屈服、听话的动物。你将和你丈夫的家人生活在一起,充当他们的奴隶,服从他们的全部指令。你不得回嘴,无权做决定,即使是关于你所生子女的决定。你不得抽烟、喝酒,或使用任何武器。从日出到日落,你的生活就是苦役。

哈奇坐在花园里一棵桃树下的长椅上,惬意地抽着烟。她很庆幸自己不必度过那样的一生。在她眼中,自由是最珍贵的东西。

山鹰之国

阿尔巴尼亚和意大利中间隔着亚德里亚海,两国相距60英里。它北接黑山和科索沃,东临马其顿,南边与希腊接壤。如果你没听过它“山鹰之国”的称号,请放心,不知道的绝不止你一人。当地人说阿尔巴尼亚语,这是一种印欧语,可追溯至希腊语和拉丁语。当地人使用列克,它和美元的兑换率是100比1。当地的食物棒极了,融合了希腊、土耳其和意大利风味,菜肴以豆类为主,鲜嫩可口。

还有一些重要的事实需要介绍:在阿尔巴尼亚,摇头表示“是”,而点头表示“不是”,这常令游客困惑不已。阿尔巴尼亚人还习惯用捶胸表示对别人的极度尊敬。这个国家到处是坑坑洼洼、七弯八拐的小路,坐在车上,你永远感觉在上下颠簸,而不在往前行驶。阿尔巴尼亚社会相当保守,30%的人口是基督徒,70%是穆斯林。去年春天,首都地拉那爆发了首次同性恋游行,阿尔巴尼亚国防部副部长埃克雷姆・斯拜休回应此事时对媒体说:“这些人就是欠‘修理’。如果你们还听不懂,我可以解释,就是要拿棍子狠狠敲打他们。”

阿尔巴尼亚是我去过的最好斗的地方。当地人很容易瞪眼,而不是微笑。这有一定的历史原因。几个世纪以来,阿尔巴尼亚北部地区家族之间的械斗就没有停歇过。时至今日,至少有2万名阿尔巴尼亚人因躲避家仇而不敢迈出家门一步,或辍学,或流亡海外,或在当地的古城堡里集结,准备即刻进攻。因为一言不合而开枪射击,然后为了躲避对方的报复在祖母的公寓里一躲就是5年,这在阿尔巴尼亚实在太常见。厄玛尔笑着对我说,在他们国家,女人被压迫,男人要复仇,只有“男装处女”才既自由又安全。   言归正传,在地拉那,很多人从未听说过自己的国家里有一群宣誓的处女,也有人曾听说过,但却以为她们只是某种神话或传说,好像双耳尖尖的精灵族一样。至于她们当中还有多少人仍然在世,众说纷纭。十几个?二十几个?人类学家安东尼娅・杨(Antonia Young)研究她们有25年,她说这个数字可能接近100。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相继离世,关于她们的故事真的成了传说。这条巷子,这个街角,这栋房子里,那些时隐时现的魅影正在我们眼前消失,把她们的故事带进坟墓。

鲁姆(Lume)

告别哈奇,我们花了一整天翻过另一座山。在山脚石灰岩悬崖的阴影中,我们找到了鲁姆。她骑在马背上,从头到脚一身迷彩服,还戴了一顶军帽。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下,绿色的眼眸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让42岁的她看上去顶多18岁。

鲁姆家里有4个兄弟和2个姐妹,鲁姆排行老五。鲁姆和母亲以及一位哥哥住在一起。当我们走进小院时,鲁姆的嫂子正好抱着一大捆干柴经过。她头上戴了围巾,笑起来牙都掉光了,手背又脏又黑,皮肤干裂,让人觉得她可以是35岁到65岁之间的任何年纪。

鲁姆说自己从女孩到男孩的转变从未是个问题,她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受制于一个男人。“我不知道裙子是什么东西,也永远不会知道!”她说道。

鲁姆带我们参观了她的房子,和我们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她的两个手肘自然地架在膝盖上,她嫂子端来了茶和点心。“当我大约12岁时,我说,‘上帝啊,求你帮我。我祈祷成为男装处女,直到生命的尽头。’”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没想到父亲竟能理解。他召集4个兄弟,并告诉他们,“从今往后,这个丫头就是宣誓的处女,会像男人一样生活,这是她的选择,你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事,不许干预她的生活。”兄弟们都很愤怒,喊着问为什么。也是,家族中的男性成员都健在,他们还需要一个弟弟吗?但鲁姆已经义无反顾完成了宣誓。

父亲过世后,兄弟们陆续成家搬走,鲁姆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她骑马、砍柴、打猎;有时受了伤,就在伤口敷上点烟草,然后用皮带扎住伤处了事。还有一次,她进城和几个男人喝酒,其中一个男人要强行带她去酒店,她毫不犹豫掏出随身小刀,捅了下去。

鲁姆走路的姿势非常有自信,双手时而攥拳,时而松开,看得出她双手上有不少疤痕。她指着我们头顶上方浅橙色石灰岩峭壁说,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带上面包、奶酪和40度的白酒,去悬崖上野餐,顺便猎兔子和野猪。“我还没打到过野猪”,她说,“但我总有一天会的。”当我问她能否和她一块儿去打次猎时,她毫不犹豫地说:“不,就我自己。”

山里的日光没有持续多久,当我们回到屋里时,鲁姆的哥哥在暮光中出现。他的脸晒得很黑,牙齿也没剩几颗。他一天都在山上打发时间,和朋友野餐,身上散发着酒精、烟草和肥料的味道。他热情地和每个人打招呼,除了他妹妹。他们连眼神都没有接触,两人之间的冰冻几乎可以切断一根手指。

鲁姆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了一丝畏缩,她把颤抖的手插入迷彩服的口袋里,一个字也没说,眼睛转向别处。她母亲从屋子里出来,她留着一头银色卷发,相貌依然出众。你一看就知道鲁姆的长相来自谁。就是这样一个女儿,站在母亲和哥哥中间,她的脸消失在帽檐下的阴影中。在那一瞬间,她的迷彩着装给人一种错觉,她仿佛融入树林中,不清楚她到底是谁,是否真的存在。

夏吉达尼(Hajdari)

86岁的夏吉达尼生活在农场里。她的穿戴有点儿夸张,白毛衣、白衬衫,大红马甲,白色长裤。镶了假钻的超大腕表格外吸引眼球――要知道,阿尔巴尼亚妇女戴手表很罕见――夏吉达尼却十分高调,她对自己家里的一切都引以为荣。

每个人的一生都充满挑战,你不可能打一个响指,幸福就立刻降临,幸福需要努力争取。夏吉达尼6岁时迎接了自己第一个、也许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挑战――决定穿什么衣服。

6岁的夏吉达尼爱穿男孩的衣服,为此她母亲曾用皮带打她,认为她违背了上帝的意愿,但却让夏吉达尼更加坚定。做一个男人,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种需要。14岁时,夏吉达尼告诉父亲:“请给我一头牛和一小块地,我要像男人一样过自己的生活。”她父亲动了怜悯之心,夏吉达尼成为了一名宣誓的处女,开始像男人一样生活,以她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夏吉达尼的两个侄孙女在一旁全神贯注地听她和我们聊天,就像在听童话故事一样。在她们眼中,这位“爷爷”神秘、幽默,充满了活力。阿尔巴尼亚有一种说法:每个人都有两个童年,第一个是真正的童年,第二个是人到老年时。夏吉达尼有孩子气、亲切和智慧的一面,同时也有强硬的一面,因为她要面对真实的生活。夏吉达尼的哥哥死时才32岁,她帮助嫂子抚养5个子女。为了供养他们,夏吉达尼在城里开了一间商铺,辛苦地工作。这也是“男装处女”的责任,挑起家庭重担。当她侄子5年前在家族械斗中不幸身亡时,也是夏吉达尼出面料理一切后事。

夏吉达尼身上的坚毅最能打动我,那个躲在床底下的6岁小孩,那种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自己到底是谁的坚强意志。不管家人、村民或整个阿尔巴尼亚是否接受这一点,“男装处女”这一古老的传统以父系继承的名义,不经意地为自由不屈的女人凿出一个生存空间:女人也能找到圆满,只要她把自己伪装成男人。

陆勒(Lule)

在城外的一家酒吧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叫陆勒的男装处女。“对于我们来说,生活无忧,但就是非常孤独。”陆勒说。

陆勒50来岁,身穿浅色卡其裤,猎装坎肩,戴了一副几乎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她讲述了一个相似的故事:一个想穿男孩衣服的女孩,一番斗争后得到了父亲的同意。陆勒当了一名机械工人,她修过无数拖拉机、汽车,最喜欢修理的是卡车。

我们去了一家餐馆。在点餐时,侍应生对陆勒流露出明显的好奇、轻蔑和困惑。在谈到自己这一生如何孤立无援时,陆勒一直在墨镜后默默流泪。也许一个真正的男人不会因此而流泪,但陆勒掩饰得很好,从头到尾没有摘下墨镜,以至于厄玛尔压根没有注意到她的失态。   还有两天就要离开阿尔巴尼亚了,我渐渐明白,这些“男装处女”,她们并不比其他人神秘,也不是某场运动的先驱,她们只是一个被遗失的群体。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她们虽然受教育的程度有限,从事的也都是体力劳动,但她们笃信精神的纯洁。使她们坚持到底、实现自我价值的东西,不是她们的性别,而是她们的信念。做一名男装处女,不是简单地改做一个男人,或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赋予自己新的用处,而是涤净自己的心灵。它无关性别,是一种真正的超脱。

斯库坦(Shkurtan)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地拉那。一身黑西服,头戴黑色水手帽的斯库坦,行动迟缓,走路拄拐。她今年83岁,当她在大街上朝我们走来时,就是城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老男人”。

巧合的是,斯库坦也来自哈奇的村子,曾担任了数十年的村党支部书记。盛年时的斯库坦十分有能力,曾组织过300人的工人活动。在北部山区生活了几乎一辈子,斯库坦在两年前搬到首都,以便接受家人的照料。我们找了一家酒吧坐下。她边喝咖啡边介绍说,自己出生时是双胞胎――她和妹妹索萨。索萨后来生了7个子女,但在11年前过世。成长过程中,小斯库坦每天起得很早,去地里干活,喂牛吃草,摘黄瓜、洋葱、芥菜……那时的西红柿又大又多汁,人们称它们为“牛的心脏”。

如今,斯库坦的生活大部分由睡觉、看电视,吃“酸奶、奶酪和蔬菜”构成。此外,还有做梦。斯库坦说她每晚都梦见自己回到村庄,和哈奇在一起。“我看到家人,看到人们的婚礼、葬礼,以及过去在村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在梦里,我又可以组织大家劳作,他们仍然爱戴我、尊敬我。”

然后,斯库坦在城市生活中醒来,眼前是现代社会的种种混乱。斯库坦说,这个国家随着共产党在1990年下台就终结了。这时,电话响了――是哈奇打来的。

斯库坦笑了,皱纹拧在了一起,但好像又变得年轻了。

“很高兴听见你的声音。”斯库坦说。

“你还好吗?”

“家里还有吃的吗?”

“牛犊怎么样?”

“家里的年轻人还在参与家族械斗吗?告诉他们躲一躲,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寂寞吗,哈奇?我好寂寞。”

斯库坦挂上电话,似乎显得精疲力尽。她拿起意式咖啡,手却在不住发抖,“我们就是最后的男装处女了。”她用陈述事实的口吻说,不带任何情绪。

在地拉那的最后一晚,厄玛尔开车送我回酒店,并且告诉我他也许憋在心里很久了的话。他认为,“男装处女”这种超越性别的人生状态是不对的;每个人都应按照性别生活,而不应生活在这种迷惘和孤独中。他很高兴“男装处女”正接近绝迹,也深深为这些最后的勇士们感到钦佩。

厄玛尔还在我耳边不停讲着,路灯透过湿漉漉的车窗向后移动,这个夜晚非常黑,一颗星星都没有。男装处女们应该都已进入梦乡――守在山谷的哈奇,爱待在山顶的鲁姆,待在平原的夏吉达尼,寂寞难耐的陆勒,还有梦到“牛心”番茄的斯库坦。

对于男装处女来说,她们的人生是一道誓言,让她们在自己的家庭和国家里找到一个位置,一个她们的家庭和国家都没有留给她们的位置。

[译自美国《GQ》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