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难民

阿富汗难民

【范文精选】阿富汗难民

【范文大全】阿富汗难民

【专家解析】阿富汗难民

【优秀范文】阿富汗难民

范文一:阿富汗的难民问题

作者:肖宪

西亚非洲 2002年06期

难民问题是当代人类面临的一个世界性问题。从发达的西方国家,到相对落后的发展 中国家;从前苏联的东欧中亚地区,到地处三大洲交汇处的中东;从动荡不定的巴尔干 半岛,到种族冲突不断的非洲大陆,全球几乎没有一个地区能摆脱难民问题的困扰。难 民问题已成为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

连续24年的战争,社会长期动荡失控,以及近年来严重的旱灾,使阿富汗这个内陆山 国成了全世界难民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据联合国难民高级专员署2001年5月公布的 材料说,当时大约有370万阿富汗人作为难民生活在国外,占全球难民人数的30%左右。 阿富汗难民主要集中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两个国家。9.11事件后,随着美英等国发动对塔 利班政权的打击,又有大批阿富汗人外逃,更加剧了原本就十分严重的难民问题。现在 ,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垮台,阿富汗国家的重建已被提上日程。但数百万难民的返回和安 置,对阿富汗新政权,对其周边邻国,乃至对整个国际社会,都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本文拟对此问题作一初步的介绍和讨论。

难民问题的产生和发展

1978年,在前苏联的支持下,亲苏的人民民主党发动政变,推翻了以达乌德为总统的 阿富汗共和国,建立了“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不久,一些忠于前政府的地方武装就揭 竿而起,掀起了反政府的武装斗争。执政的人民民主党内部很快也发生了分裂,两大派 为争夺权力发生了武装冲突。战火使大批阿富汗老百姓越过边境,进入邻国巴基斯坦和 伊朗,以躲避战乱。阿富汗的难民问题由此产生。

大量阿富汗难民之所以涌入巴基斯坦,除了在地理上两国有漫长的共同边界,有几条 重要的来往通道(如开伯尔山口和杰曼山口)之外,还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阿富汗和巴 基斯坦边界两侧的主要居民都是普什图人,这一地区历史上被称为“普什图尼斯坦”。 1893年英国殖民者人为地划出一条界线(即“杜兰线”),作为英属印度和阿富汗之间的 分界线。1947年巴基斯坦独立,这条线也就成了阿巴两国的边界,作为同一个民族的普 什图人也就被分割开了,分属两个不同的国家。尽管如此,两国间跨境而居的普什图人 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往来,当阿富汗国内出现动乱时,大批普什图人自然也就逃到巴 基斯坦境内躲避。伊朗与阿富汗也有约900公里的共同边界,哈扎拉人、波斯人、土库 曼人等民族跨境而居。阿富汗发生内乱后,大批难民从赫拉特等地进入伊朗。

为维持阿富汗亲苏政权,并同美国在中东展开争夺,前苏联于1979年底直接出兵阿富 汗。这样,原来的阿富汗内战发展成了一场长达10年的阿富汗人民抵抗外国入侵的民族 战争。残酷的战争使更多的阿富汗人逃离家园,涌入巴基斯坦和伊朗。到1987年时,生 活在境外的阿富汗难民多达600万,占当时全国人口的1/3,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个难 民群体。他们大多居住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两个省份——即北部的西北边境省和 南部的俾路支省。在靠近阿富汗的巴基斯坦边境城市白沙瓦、奎达等地,形成了蔚为壮 观的难民帐篷营。当时连指挥抗苏的阿富汗抵抗组织——伊斯兰七党联盟的总部也设在 白沙瓦。与此同时,还有200多万人在阿富汗国内流亡迁徙。

在阿富汗人的顽强抵抗和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苏军于1988年撤出了阿富汗。1992 年4月,前苏联扶植的阿富汗纳吉布拉政权垮台,伊斯兰抵抗运动各派达成协议,宣布 成立“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由拉巴尼任过渡政府总统。从20世纪80年代末起,就有 少量阿富汗难民陆续返回国内,但难民真正的大规模返回是从1992年才开始的。据联合 国难民署公布的数字,这一年大约有150万阿富汗难民返回国内。有资料说,到1996年 中期,大约近一半的难民已返回了阿富汗。

但是,拉巴尼政府的成立,并没有给阿富汗国内带来和平与稳定。原抗苏的各派势力 之间很快就爆发了争夺权力和地盘的武装冲突。1994~1995年,各派之间的冲突达到高 潮。各派的武装冲突不但阻碍了难民返回的速度,而且又迫使许多人逃往巴基斯坦和伊 朗,沦为新的难民。

塔利班执政时期的情况

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各派冲突中异军突起的塔利班逐渐控制了阿局势,并于1996年9 月攻入首都喀布尔,建立了临时政府。塔利班得势后,原先混战不已的各派又重新联合 起来,组成了反对塔利班政权的北方联盟。从民族构成来看,塔利班主要由占人口多数 的普什图人组成,而在北方联盟中占优势的则主要是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等少数民族 。到1999年底,北方联盟被打败,退到北部边境一带,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90%以上的 土地。在内战中,有近20万人(主要是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等少数民族)也随北方联盟 从南方逃到了喀布尔、马扎里沙里夫以及潘杰希尔山谷等地,另有数万人逃到了巴基斯 坦。

近2年来,促使大批阿富汗人再次背井离乡,踏上逃亡之路的,除了战乱之外,还有一 个因素,就是严重的旱灾。2000年夏天,阿富汗遭受了30多年来最大的旱灾,牧场干枯 ,河流干涸,无数牲口因缺水而死亡。牲畜的死亡和腐烂不断污染着环境和水源,炎热 的天气也为病菌的繁殖和传播提供了条件,很多阿富汗人因饥饿或疾病而死去,更多的 人只得扶老携幼,远走他乡,寻找活路。据联合国难民署称,仅在2000年1年中,逃到 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就达17.2万人。

除了逃到国外的难民外,阿富汗还有大量因战争和饥荒而离开家园,流徙于异地他乡 的“国内难民”。但由于流动频繁,无法统计,这部分人到底有多少就更难以弄清了。 常常是当传闻某地将发生战斗时,当地的居民就开始四处逃亡了;或者是当某一派别在 冲突中取得优势时,属于另一派支持者的居民就开始举家外逃,以免在种族或教派仇杀 中遭殃。当局势稳定下来后,一些逃离者便逐渐开始返回家乡。

9.11事件前夕阿富汗难民统计

巴基斯坦 200万

伊朗 150万

俄罗斯

9.8万

中亚各国 3.2万

欧洲 3.6万

北美和澳大利亚

1.7万

印度 1.3万

合计 369.6万

阿国内的流离失所者人数90万

资料来源:联合国难民署阿富汗难民统计。

在阿富汗国内和国外的难民到底有多少?一方面,该国一直处于动乱之中,多年来既没 有进行过人口普查,更没有进行过难民登记和统计;另一方面,难民本身也处于一种流 动状态,在不同的时期其人数是不同的。由于这两方面的原因,要得出一个较为确切的 数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不同资料来源所提供的数字是不同的,而且有时差别还相当大。 据国际红十字会1999年在阿富汗作的一次调查,有83%的阿富汗人称他们至少都有一次 逃离家园、流落他乡的经历。

据比较权威的联合国难民署的估计,到2001年9.11事件发生前,约有370万阿富汗人作 为难民生活在境外,其中主要是集中在两个国家——巴基斯坦(200万)和伊朗(150万), 另有大约13万难民在阿富汗周边的其他几个国家里。联合国难民署还估计,2001年年初 在阿富汗国内各地流离失所的难民总数大约为90万人。

9.11事件后难民问题的发展

9.11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即认定罪魁祸首是长期居留在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头目本· 拉登以及支持他的塔利班政权,并宣布将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据媒体报道,在美国 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还在筹划与威胁阶段时,大批阿富汗难民就已经开始源源不断地涌 向邻国了。当美英的空袭开始后,更多的阿富汗人离开首都喀布尔以及马扎里沙里夫、 赫拉特、昆都士、贾拉拉巴德、坎大哈等城市,向其他地区逃亡。根据联合国有关机构 的调查,从2001年10月到11月,以上几个城市中约50~70%的居民都已逃亡,总人数约 有100万。这一数字再加上其他地区的逃难者,美英的军事打击至少使200万阿富汗人逃 离家园。这些逃亡者中一部分逃到了相邻的巴基斯坦、伊朗等国,另一些人则逃到国内 其他地区,躲避战火。

2001年11~12月,当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逐渐溃败,得到西方支持的北方联盟一路推进 时,许多普什图人也加入了逃亡难民的队伍,因他们对主要由非普什图人构成的北方联 盟的到来十分害怕。据国际人权组织的报告,北方联盟的军队11月底占领马扎里沙里夫 和昆都士后,确实发生了数起烧杀抢掠的事件。

巴基斯坦是承担阿富汗难民压力最沉重的国家。20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国际社 会(主要是西方国家)或者通过巴基斯坦政府,或者直接向在巴的阿富汗难民提供了大量 援助。国际社会把阿富汗难民问题看作是苏联入侵带来的后果,美国等西方国家更是把 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反苏的筹码。然而,当苏联解体和阿富汗战争转变为内战后,西方便 对继续援助阿难民失去了兴趣。因此,到90年代中后期,国际社会对在阿富汗难民的援 助大大减少了,而让巴基斯坦独自来承担这副重担。

巴基斯坦本身的经济状况一直很糟,而许多巴基斯坦人认为是阿富汗难民导致了巴基 斯坦失业率居高不下,并使巴基斯坦的暴力犯罪、毒品、娼妓等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 9.11事件发生前,巴基斯坦政府对阿富汗难民的态度是,要求他们尽快返回阿富汗。巴 基斯坦当局称,由于前苏联对阿富汗的占领早已结束,阿富汗国内的局势也已稳定,因 此这些难民已没有理由继续滞留在巴,必须将他们遣返回国。

美国开始对阿袭击后,为了防止大量难民的涌入,巴基斯坦关闭了与阿富汗的边界通 道。但巴阿边界长达2000多公里,数量众多的阿富汗难民仍能通过各种非正常途径进入 巴境内。到2001年12月底,巴基斯坦政府称已有20多万新的阿富汗难民进入了巴基斯坦 。

面对日益增多的阿富汗难民,联合国难民署和其他救援机构一再呼吁巴基斯坦开放边 界。但巴政府表示,大量的阿富汗难民已给巴社会经济造成巨大压力,巴方难以收容更 多的阿富汗难民。巴基斯坦制定的应急计划是准备接受30万难民,但前提条件是国际社 会必须为难民提供在巴基斯坦的生活设施。巴方还希望国际社会直接向阿富汗境内提供 援助物资,而不再通过巴基斯坦转运,并建议联合国难民署等机构在阿富汗境内靠近阿 巴边境地区为那些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修建难民营。

在伊朗,100多万阿富汗难民同样也面临着东道国日益增长的敌意。伊朗官方称阿富汗 难民增加了伊朗的经济负担,挤占了当地居民的工作机会,还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伊 朗当局采取了许多措施,一方面尽量控制新的阿富汗难民的流入,另一方面对原有的难 民施加压力,如限制他们的活动、定期分批对他们进行驱逐等,以迫使他们尽早离开。 1999年初,伊朗还发生过好几起当地居民袭击阿富汗难民的事件。尽管如此,9.11事件 后,仍有数万阿富汗人从赫拉特等地逃入伊朗。2001年10月,伊朗总统哈塔米一再呼吁 国际社会向阿富汗提供紧急援助,否则将有更多的阿富汗难民处于悲惨的境地,也将有 更多的难民涌入伊朗,带来难以承受的负担。

与巴基斯坦和伊朗相对宽容的态度不同,阿富汗的三个北方邻国——塔吉克斯坦、乌 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对来自阿富汗的难民的立场十分强硬,都坚决拒绝接受难民入 境。2002年初,约1万名躲避塔利班和阿富汗北方联盟交火的难民被塔吉克斯坦拒之门 外,这些难民只得在两国接壤的帕纳河中的两个小岛上立足求生。乌兹别克斯坦当局规 定,不允许阿富汗难民入境,一经发现须在72小时内驱逐出境。因此,能留在这几个中 亚国家里的阿难民人数十分有限。

难民问题的解决前景

2002年初,美国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军事打击已基本结束,阿富汗也成立了以 卡尔扎伊为首的新临时政府,但难民问题却仍然十分严峻。战乱之后的阿富汗百废待兴 ,临时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来处理如此棘手的难民问题,而只有依靠国际社会的帮助逐步 使其得到解决。

在阿富汗国内,有数百万人(包括流离失所的上百万难民)一直是靠联合国以及其他国 际组织提供的粮食生存度日。早在9.11事件前,世界粮食计划署就警告说,至少有100 万阿富汗人处于饥荒的威胁之下,一些地区的人已靠食野草和昆虫来维生了。美国发动 对塔利班政权的打击后,多数国际救援机构都撤离了阿富汗,使得本来就很糟的情况进 一步恶化。

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后,联合国难民署等国际机构开始陆续返回阿富汗,并进行了卓有 成效的救援工作。但目前它们面临的主要困难,一是资金不足,物资缺乏,难以满足大 面积救援的需要;二是阿国内的局势仍不稳定,各派冲突时有发生,许多地区的救助工 作难以展开,新的难民仍在产生。

承担着沉重难民压力的巴基斯坦和伊朗两国无疑都希望阿富汗难民能尽快返回。从目 前的情况看,前景并不乐观。虽然阿富汗难民确实已开始陆续返回,但愿意返回的人并 不多,速度也十分缓慢。据媒体报道,截至2002年1月下旬,共有17万阿富汗难民从国 外返回。有关方面预测,如果能保持国内稳定,2002年上半年最多可能有100万难民返 回。从目前在国外的阿富汗难民多达400万来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仍没有返回,而且 也不打算在近期返回。

大部分难民之所以仍在观望,是因为目前阿富汗国内的情况并不稳定。据报道,原北 方联盟各派之间,以及各地方武装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有时还相当激烈。原塔利班和 本·拉登的支持者仍在许多地区存在,而临时政府的控制能力也只限于大城市和交通沿 线。形势不明朗,各种各样的传闻使许多人不敢贸然返回。

近期回国的阿富汗难民人数较少还有其他一些原因:(1)时下仍是严冬季节,大雪封山 ,许多地区交通中断,不少人只有等待春季到来后再考虑返回;(2)许多人原先的家园 已被战火摧毁,他们在国内已一无所有,因此返回不返回对他们来说已无所谓了;(3) 长期以来冲突和战争遗留下的大量地雷和未爆炸的炸弹也使许多人望而却步。据说阿富 汗是世界上埋有地雷最多的国家,每年被地雷炸死炸伤的都有3000多人。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国际上解决难民问题有三种办法:一是自愿遣返,即在自愿的前 提下让难民返回自己原来的家园;二是就地融合,也就是在现住地继续长久呆下去,这 需要在两个国家之间协商并取得一致;三是在第三国安置,主要在发达国家中安置,这 一办法涉及的问题更为复杂。不管哪一种办法,都要使被安置的难民生活在和平的环境 中,并让他们具有重新融入社会的条件。就阿富汗难民来说,只可能用前两种办法来解 决。但早已被战争弄得满目疮痍的阿富汗,要接受和安置如此数量庞大的难民是极其困 难的。无论是救助,还是安置,都需要大量资金。如果国际社会不能提供充分的援助来 修复被摧毁的基础设施和农田,改善就业状况,这些难民返回后将难以维持生计。

作者介绍:肖宪,1954年生,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通信地址: 同工作单位。邮编:650091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5565485.html
作者:肖宪

西亚非洲 2002年06期

难民问题是当代人类面临的一个世界性问题。从发达的西方国家,到相对落后的发展 中国家;从前苏联的东欧中亚地区,到地处三大洲交汇处的中东;从动荡不定的巴尔干 半岛,到种族冲突不断的非洲大陆,全球几乎没有一个地区能摆脱难民问题的困扰。难 民问题已成为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

连续24年的战争,社会长期动荡失控,以及近年来严重的旱灾,使阿富汗这个内陆山 国成了全世界难民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据联合国难民高级专员署2001年5月公布的 材料说,当时大约有370万阿富汗人作为难民生活在国外,占全球难民人数的30%左右。 阿富汗难民主要集中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两个国家。9.11事件后,随着美英等国发动对塔 利班政权的打击,又有大批阿富汗人外逃,更加剧了原本就十分严重的难民问题。现在 ,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垮台,阿富汗国家的重建已被提上日程。但数百万难民的返回和安 置,对阿富汗新政权,对其周边邻国,乃至对整个国际社会,都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本文拟对此问题作一初步的介绍和讨论。

难民问题的产生和发展

1978年,在前苏联的支持下,亲苏的人民民主党发动政变,推翻了以达乌德为总统的 阿富汗共和国,建立了“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不久,一些忠于前政府的地方武装就揭 竿而起,掀起了反政府的武装斗争。执政的人民民主党内部很快也发生了分裂,两大派 为争夺权力发生了武装冲突。战火使大批阿富汗老百姓越过边境,进入邻国巴基斯坦和 伊朗,以躲避战乱。阿富汗的难民问题由此产生。

大量阿富汗难民之所以涌入巴基斯坦,除了在地理上两国有漫长的共同边界,有几条 重要的来往通道(如开伯尔山口和杰曼山口)之外,还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阿富汗和巴 基斯坦边界两侧的主要居民都是普什图人,这一地区历史上被称为“普什图尼斯坦”。 1893年英国殖民者人为地划出一条界线(即“杜兰线”),作为英属印度和阿富汗之间的 分界线。1947年巴基斯坦独立,这条线也就成了阿巴两国的边界,作为同一个民族的普 什图人也就被分割开了,分属两个不同的国家。尽管如此,两国间跨境而居的普什图人 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往来,当阿富汗国内出现动乱时,大批普什图人自然也就逃到巴 基斯坦境内躲避。伊朗与阿富汗也有约900公里的共同边界,哈扎拉人、波斯人、土库 曼人等民族跨境而居。阿富汗发生内乱后,大批难民从赫拉特等地进入伊朗。

为维持阿富汗亲苏政权,并同美国在中东展开争夺,前苏联于1979年底直接出兵阿富 汗。这样,原来的阿富汗内战发展成了一场长达10年的阿富汗人民抵抗外国入侵的民族 战争。残酷的战争使更多的阿富汗人逃离家园,涌入巴基斯坦和伊朗。到1987年时,生 活在境外的阿富汗难民多达600万,占当时全国人口的1/3,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个难 民群体。他们大多居住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两个省份——即北部的西北边境省和 南部的俾路支省。在靠近阿富汗的巴基斯坦边境城市白沙瓦、奎达等地,形成了蔚为壮 观的难民帐篷营。当时连指挥抗苏的阿富汗抵抗组织——伊斯兰七党联盟的总部也设在 白沙瓦。与此同时,还有200多万人在阿富汗国内流亡迁徙。

在阿富汗人的顽强抵抗和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苏军于1988年撤出了阿富汗。1992 年4月,前苏联扶植的阿富汗纳吉布拉政权垮台,伊斯兰抵抗运动各派达成协议,宣布 成立“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由拉巴尼任过渡政府总统。从20世纪80年代末起,就有 少量阿富汗难民陆续返回国内,但难民真正的大规模返回是从1992年才开始的。据联合 国难民署公布的数字,这一年大约有150万阿富汗难民返回国内。有资料说,到1996年 中期,大约近一半的难民已返回了阿富汗。

但是,拉巴尼政府的成立,并没有给阿富汗国内带来和平与稳定。原抗苏的各派势力 之间很快就爆发了争夺权力和地盘的武装冲突。1994~1995年,各派之间的冲突达到高 潮。各派的武装冲突不但阻碍了难民返回的速度,而且又迫使许多人逃往巴基斯坦和伊 朗,沦为新的难民。

塔利班执政时期的情况

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各派冲突中异军突起的塔利班逐渐控制了阿局势,并于1996年9 月攻入首都喀布尔,建立了临时政府。塔利班得势后,原先混战不已的各派又重新联合 起来,组成了反对塔利班政权的北方联盟。从民族构成来看,塔利班主要由占人口多数 的普什图人组成,而在北方联盟中占优势的则主要是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等少数民族 。到1999年底,北方联盟被打败,退到北部边境一带,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90%以上的 土地。在内战中,有近20万人(主要是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等少数民族)也随北方联盟 从南方逃到了喀布尔、马扎里沙里夫以及潘杰希尔山谷等地,另有数万人逃到了巴基斯 坦。

近2年来,促使大批阿富汗人再次背井离乡,踏上逃亡之路的,除了战乱之外,还有一 个因素,就是严重的旱灾。2000年夏天,阿富汗遭受了30多年来最大的旱灾,牧场干枯 ,河流干涸,无数牲口因缺水而死亡。牲畜的死亡和腐烂不断污染着环境和水源,炎热 的天气也为病菌的繁殖和传播提供了条件,很多阿富汗人因饥饿或疾病而死去,更多的 人只得扶老携幼,远走他乡,寻找活路。据联合国难民署称,仅在2000年1年中,逃到 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就达17.2万人。

除了逃到国外的难民外,阿富汗还有大量因战争和饥荒而离开家园,流徙于异地他乡 的“国内难民”。但由于流动频繁,无法统计,这部分人到底有多少就更难以弄清了。 常常是当传闻某地将发生战斗时,当地的居民就开始四处逃亡了;或者是当某一派别在 冲突中取得优势时,属于另一派支持者的居民就开始举家外逃,以免在种族或教派仇杀 中遭殃。当局势稳定下来后,一些逃离者便逐渐开始返回家乡。

9.11事件前夕阿富汗难民统计

巴基斯坦 200万

伊朗 150万

俄罗斯

9.8万

中亚各国 3.2万

欧洲 3.6万

北美和澳大利亚

1.7万

印度 1.3万

合计 369.6万

阿国内的流离失所者人数90万

资料来源:联合国难民署阿富汗难民统计。

在阿富汗国内和国外的难民到底有多少?一方面,该国一直处于动乱之中,多年来既没 有进行过人口普查,更没有进行过难民登记和统计;另一方面,难民本身也处于一种流 动状态,在不同的时期其人数是不同的。由于这两方面的原因,要得出一个较为确切的 数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不同资料来源所提供的数字是不同的,而且有时差别还相当大。 据国际红十字会1999年在阿富汗作的一次调查,有83%的阿富汗人称他们至少都有一次 逃离家园、流落他乡的经历。

据比较权威的联合国难民署的估计,到2001年9.11事件发生前,约有370万阿富汗人作 为难民生活在境外,其中主要是集中在两个国家——巴基斯坦(200万)和伊朗(150万), 另有大约13万难民在阿富汗周边的其他几个国家里。联合国难民署还估计,2001年年初 在阿富汗国内各地流离失所的难民总数大约为90万人。

9.11事件后难民问题的发展

9.11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即认定罪魁祸首是长期居留在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头目本· 拉登以及支持他的塔利班政权,并宣布将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据媒体报道,在美国 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还在筹划与威胁阶段时,大批阿富汗难民就已经开始源源不断地涌 向邻国了。当美英的空袭开始后,更多的阿富汗人离开首都喀布尔以及马扎里沙里夫、 赫拉特、昆都士、贾拉拉巴德、坎大哈等城市,向其他地区逃亡。根据联合国有关机构 的调查,从2001年10月到11月,以上几个城市中约50~70%的居民都已逃亡,总人数约 有100万。这一数字再加上其他地区的逃难者,美英的军事打击至少使200万阿富汗人逃 离家园。这些逃亡者中一部分逃到了相邻的巴基斯坦、伊朗等国,另一些人则逃到国内 其他地区,躲避战火。

2001年11~12月,当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逐渐溃败,得到西方支持的北方联盟一路推进 时,许多普什图人也加入了逃亡难民的队伍,因他们对主要由非普什图人构成的北方联 盟的到来十分害怕。据国际人权组织的报告,北方联盟的军队11月底占领马扎里沙里夫 和昆都士后,确实发生了数起烧杀抢掠的事件。

巴基斯坦是承担阿富汗难民压力最沉重的国家。20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国际社 会(主要是西方国家)或者通过巴基斯坦政府,或者直接向在巴的阿富汗难民提供了大量 援助。国际社会把阿富汗难民问题看作是苏联入侵带来的后果,美国等西方国家更是把 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反苏的筹码。然而,当苏联解体和阿富汗战争转变为内战后,西方便 对继续援助阿难民失去了兴趣。因此,到90年代中后期,国际社会对在阿富汗难民的援 助大大减少了,而让巴基斯坦独自来承担这副重担。

巴基斯坦本身的经济状况一直很糟,而许多巴基斯坦人认为是阿富汗难民导致了巴基 斯坦失业率居高不下,并使巴基斯坦的暴力犯罪、毒品、娼妓等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 9.11事件发生前,巴基斯坦政府对阿富汗难民的态度是,要求他们尽快返回阿富汗。巴 基斯坦当局称,由于前苏联对阿富汗的占领早已结束,阿富汗国内的局势也已稳定,因 此这些难民已没有理由继续滞留在巴,必须将他们遣返回国。

美国开始对阿袭击后,为了防止大量难民的涌入,巴基斯坦关闭了与阿富汗的边界通 道。但巴阿边界长达2000多公里,数量众多的阿富汗难民仍能通过各种非正常途径进入 巴境内。到2001年12月底,巴基斯坦政府称已有20多万新的阿富汗难民进入了巴基斯坦 。

面对日益增多的阿富汗难民,联合国难民署和其他救援机构一再呼吁巴基斯坦开放边 界。但巴政府表示,大量的阿富汗难民已给巴社会经济造成巨大压力,巴方难以收容更 多的阿富汗难民。巴基斯坦制定的应急计划是准备接受30万难民,但前提条件是国际社 会必须为难民提供在巴基斯坦的生活设施。巴方还希望国际社会直接向阿富汗境内提供 援助物资,而不再通过巴基斯坦转运,并建议联合国难民署等机构在阿富汗境内靠近阿 巴边境地区为那些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修建难民营。

在伊朗,100多万阿富汗难民同样也面临着东道国日益增长的敌意。伊朗官方称阿富汗 难民增加了伊朗的经济负担,挤占了当地居民的工作机会,还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伊 朗当局采取了许多措施,一方面尽量控制新的阿富汗难民的流入,另一方面对原有的难 民施加压力,如限制他们的活动、定期分批对他们进行驱逐等,以迫使他们尽早离开。 1999年初,伊朗还发生过好几起当地居民袭击阿富汗难民的事件。尽管如此,9.11事件 后,仍有数万阿富汗人从赫拉特等地逃入伊朗。2001年10月,伊朗总统哈塔米一再呼吁 国际社会向阿富汗提供紧急援助,否则将有更多的阿富汗难民处于悲惨的境地,也将有 更多的难民涌入伊朗,带来难以承受的负担。

与巴基斯坦和伊朗相对宽容的态度不同,阿富汗的三个北方邻国——塔吉克斯坦、乌 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对来自阿富汗的难民的立场十分强硬,都坚决拒绝接受难民入 境。2002年初,约1万名躲避塔利班和阿富汗北方联盟交火的难民被塔吉克斯坦拒之门 外,这些难民只得在两国接壤的帕纳河中的两个小岛上立足求生。乌兹别克斯坦当局规 定,不允许阿富汗难民入境,一经发现须在72小时内驱逐出境。因此,能留在这几个中 亚国家里的阿难民人数十分有限。

难民问题的解决前景

2002年初,美国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军事打击已基本结束,阿富汗也成立了以 卡尔扎伊为首的新临时政府,但难民问题却仍然十分严峻。战乱之后的阿富汗百废待兴 ,临时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来处理如此棘手的难民问题,而只有依靠国际社会的帮助逐步 使其得到解决。

在阿富汗国内,有数百万人(包括流离失所的上百万难民)一直是靠联合国以及其他国 际组织提供的粮食生存度日。早在9.11事件前,世界粮食计划署就警告说,至少有100 万阿富汗人处于饥荒的威胁之下,一些地区的人已靠食野草和昆虫来维生了。美国发动 对塔利班政权的打击后,多数国际救援机构都撤离了阿富汗,使得本来就很糟的情况进 一步恶化。

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后,联合国难民署等国际机构开始陆续返回阿富汗,并进行了卓有 成效的救援工作。但目前它们面临的主要困难,一是资金不足,物资缺乏,难以满足大 面积救援的需要;二是阿国内的局势仍不稳定,各派冲突时有发生,许多地区的救助工 作难以展开,新的难民仍在产生。

承担着沉重难民压力的巴基斯坦和伊朗两国无疑都希望阿富汗难民能尽快返回。从目 前的情况看,前景并不乐观。虽然阿富汗难民确实已开始陆续返回,但愿意返回的人并 不多,速度也十分缓慢。据媒体报道,截至2002年1月下旬,共有17万阿富汗难民从国 外返回。有关方面预测,如果能保持国内稳定,2002年上半年最多可能有100万难民返 回。从目前在国外的阿富汗难民多达400万来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仍没有返回,而且 也不打算在近期返回。

大部分难民之所以仍在观望,是因为目前阿富汗国内的情况并不稳定。据报道,原北 方联盟各派之间,以及各地方武装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有时还相当激烈。原塔利班和 本·拉登的支持者仍在许多地区存在,而临时政府的控制能力也只限于大城市和交通沿 线。形势不明朗,各种各样的传闻使许多人不敢贸然返回。

近期回国的阿富汗难民人数较少还有其他一些原因:(1)时下仍是严冬季节,大雪封山 ,许多地区交通中断,不少人只有等待春季到来后再考虑返回;(2)许多人原先的家园 已被战火摧毁,他们在国内已一无所有,因此返回不返回对他们来说已无所谓了;(3) 长期以来冲突和战争遗留下的大量地雷和未爆炸的炸弹也使许多人望而却步。据说阿富 汗是世界上埋有地雷最多的国家,每年被地雷炸死炸伤的都有3000多人。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国际上解决难民问题有三种办法:一是自愿遣返,即在自愿的前 提下让难民返回自己原来的家园;二是就地融合,也就是在现住地继续长久呆下去,这 需要在两个国家之间协商并取得一致;三是在第三国安置,主要在发达国家中安置,这 一办法涉及的问题更为复杂。不管哪一种办法,都要使被安置的难民生活在和平的环境 中,并让他们具有重新融入社会的条件。就阿富汗难民来说,只可能用前两种办法来解 决。但早已被战争弄得满目疮痍的阿富汗,要接受和安置如此数量庞大的难民是极其困 难的。无论是救助,还是安置,都需要大量资金。如果国际社会不能提供充分的援助来 修复被摧毁的基础设施和农田,改善就业状况,这些难民返回后将难以维持生计。

作者介绍:肖宪,1954年生,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通信地址: 同工作单位。邮编:650091

范文二:阿富汗难民问题现状

探索争 2鸣0 1年4 月9 (下 )

汗难 民富题 问状现 储

秀 清陈欢

(  新疆 大 学政 与公共治管 理学院新, 鸟鲁疆木 齐 8 03 00 0 )  摘要

:阿富汗 民难散布于 世界 8 6上个 国家其, 中 5 %9上 以的阿汗富难 分布民于 与 富汗相邻的 巴阿斯坦和基 朗境 伊。内阿除富汗国之外 邻,德为收容阿国富汗

民最难多国家,的约容收了 2 4 2 00名 阿富汗难民  。

关 键词阿富:汗 ;难 民现;状

基巴 斯坦境 内的阿 富汗难

有 1年 50万 阿的 汗富人进入朗伊 在。 91 9 0

年一这数据 可能扩 张有到到 3了 00 。在 万2 0 06年5 月 9 2 有登记万的阿汗人在伊富朗。  些这数据包含只官方记登阿富的汗 难民 。据 伊 朗政府估 计有近 1 0接 万的0登 未的记阿富

内难

其民生活 然仍主 依赖其 所在社要区 的

据根联合 国难 署的统计 ,民2 0 1 年,3 巴

基斯登记 坦 了 6 01 阿富万难汗民 ,其6中7 %   生活在城市和城市

边缘地 区, 3 3%省 全的国

助 。富汗当局阿都未 采取具体有能地措 效施来

综 合、全 面的解 决阿富汗 内境 民难问  题 甚,至没表 明立有场 :富阿汗内境 难民 是应 自该愿 返回,地整就合还 再 是置在其他安  地区 。而 富阿汗省级层 的面员官多数认则为

76 个难 民 中; 从村2 0 2 年0 2 0至 3 年, 1有共

08万 名 富阿汗难 民 自返愿回阿富汗 ;从

1 8 99年 至20 1 3 年, 有 8 3 3 名阿富3汗 民在难

以非法劳工人的份呆在伊身 朗。根 据 合联  难民国署2 0 3年的统计1据 数伊,境 内进朗 行 记登阿富的难汗民有 共 84人万 据估,计

60 %的登记的阿富难汗 已民伊 朗生 活在了了

至少l 5 年的间。时

应使促其自 愿返 回, 并对 他其种解两决方式 持反对 意见。 从 而 导致 富阿汗 内长期境存 在大量

流的失离 的境 内所难 民。  富阿 国内安汗全形 复势杂, 尽管 国社际  会 和阿 汗富本国 府政 心有为 阿富汗境内 难 民 尤是其 回难 民提国便 供利 , 并构建 一 了 系   列的施措和 划计, 但由于阿 富 汗家贫穷国、   援助资 有金 、 限 本政国 府无以力及国 安全 内 情堪忧 、况经脆弱等济 一系列国 内外 、的 的

基坦斯重定新 居 。1 6在 0万 阿汗难 富民, 中 其 的 6中2 %生 在 活巴阿边 境的巴斯基坦 开 伯 一 尔普图赫瓦省 赫2 ,0 %生在俾活支路省 ,   l l% 生在旁活遮普省, 4 %生活

在信省 , 德 2  %生活

在伊斯兰 堡 不,到1 %的 阿汗富难 民生  活阿在德扎克米什尔 近年来。,巴基 坦斯境 内的 大量富阿难汗民 搬难 出民村,向 市城 地

区 移 。

迁在伊

朗阿富 的汗 民没有 集 中难的安置

点。

他倾们 向待于城在市 在,城市 们他有 拥官

的方难 民地 位, 进而被赋了予健 和康育教 等政府 供提基本的服务根。 据2 0 1 3年底年

的计数统 ,据伊 朗 境进行登内的阿富汗难

记 民97 %难的民 活在生城市地区 ,3 % 的民难 生活在 伊 境朗内 1 的个难 民安1点置 ;中从  2 0 2 0年 至 021 3 年,共 9 有1 5 70 5 名 难 自 愿民  回返富汗阿; 有 共 1 4 02 名0富汗难民阿在伊 朗境  内重新居定。 根 据 20 1 年的统计1据 数,   伊境 内的朗阿汗富 民难, 有57 % 活在伊朗生

除此之

外,据 估计,巴基斯 坦 境内有 约

0 10万尚未 登记 阿的富难 汗。   巴民斯基 坦 内 的境富汗 阿难 大都 民来 自   巴阿境地边区阿富汗 民的众, 8且5 % 难 民的

不良 环境, 使 致阿富汗境 难民的内存生态 状 以难得到改 善。再 ,国际者联军撤的出 总

统,与省议会级的 换届选举, 都加 了阿富汗

形 的不势定确性 , 使阿 汗富境内难 民的 生 活 以难继 为此外。 由,于战 ,阿富乱汗南 部

、部 东和西 每年部有仍难民 产生, 加之 阿富   汗经的济况状落后 , 难民 数与量就业机会不 成

为普什图

族 ,土而曼库 、乌兹族 别克族塔 、

吉族克哈扎拉和族难民数量 占仅一小分部 。

平均  个每富汗难 阿的家民成庭 约为员 6 口

德的 黑市 、兰呼珊罗省 、斯伊罕法市; 2 2%

生 在科活曼尔 、法斯和库姆 尔;8 %5生在活  加兹南温呼珊 、罗齐胡坦 斯、古 兰、赞德马

兰省; 3 生活在厄尔布尔士、%姆塞南中央

和人,

05 %的人口 不 足l 5 岁, 这其在中 ,6 4%  集

中在 岁至5l 4 岁 间之另; 有2 0%的 口人

由 l岁5至2 4岁的 青年组人成; 08 的%难民

例, 使 阿 汗富 难重 返民社会再和安 置难困  重重,仍 要 需国社会际 的大力援助 ;富阿汗

日益城 化更 增添市 了 济经、社 会 的不稳

在 巴定斯坦已基经 了呆超过2 0 的年间 ,有时  50 %的人 是在外国出 的。生

省 。外此 选,前往伊择朗 的阿汗富 难其源民

性致 ,使 许 多国回难 民移至 镇 乡和城生 市活 进,而 致 城镇 导业 失 和贫率穷人 的口  加增 从,而 形成 性循恶 环 。

地多

为帕尔和赫省特省的拉民众 。

、伊二朗境 内 阿 的富汗 难民

伊  朗是第二阿大富难汗民的收 国 容,  也是 界世第二大上民难容收国 大。数居多住在  朗伊的阿富汗民难是 1 9 08年前后进伊入朗

境 的,当时正内苏联入侵阿富值时期 。其汗

哈扎中 拉人族 和塔吉 克人 族到 总难站民 人 口数 的 7 0 % 。

阿富汗、 的 境难内

阿富民汗的境 内 难民包 括存在已的 民 难 和回 国 民。难过去年几 ,富阿汗的境 内 难 民  显 增著加。 据联 国难 民署的合计 统自。 020 2  至 2年 0 31年底 ,年回国难 的民量为数5 8 0   万 。人 截止 到 0 1 42年1 月 ,阿富汗的境   内 民为难1 6 8 63 人 国内;离失流无所可家归的 人员 ( 处于难 民 态状 ,下文统 为 国称难 内 民)  为 6 312 86。从整人上看 体, 阿汗富境内 难 民在全国 有 皆分,分布布最 多地 的为区东 南

部区、地部东 区地西部地 区和  。

之 , 十数来 ,年阿 富汗国内难民 生 活状

依况得不到旧转好。阿富汗境 的内回国  难面民临着重返会社挑的。而无家可战流离归

失所的 人需要到重得新 置安。

四 、世 界其他 地 区 阿富的 汗难民

经三、四过十 的变年迁 ,阿 汗难富民除  了量生活在巴大斯基和坦朗之伊 ,外 有少 还量 阿富汗的 难民会择选如诸吉克斯 坦塔 、德

千成 上万 名土曼库 族 富汗人 阿 就曾  1 在9世纪 为找工作寻到伊朗 来 并,受到方 官的

斯 政 的府许 。可 这种人口流动 1 个 世后纪 还

在继 。当时很多续富汗人阿 在2 0界 世70

加、大拿、美 国和澳大亚利等界世国,   其各中 德 国,是继巴 斯坦基伊朗之后和的富阿 汗难

民第三 大容收 国。

石油代危 时机伊朗寻在求工作 并且, 于由 增 的长际国需和求高涨的价 , 伊油 朗需要

也能负并担得起 国劳外者动的来到   但。在是联苏1 9 97年侵阿 富入汗 后,  跨境流入伊朗 阿的汗人急富增剧加 。在 1 8 9  1

2 自 0 2年以来 ,0在联合 难 民国署的帮  助下 阿,汗富为共回国 民难建修 了22万套   房 、l屋 处万水饮点 向, 640 万 乡难返 民提 供 了现 补金助 。 仍但 大量难 民滞有 在 留国 外,

需要做 更出多 的努力 目。前 阿富汗, 境

但发

达 家 国聚 中的 集阿富难汗 民数 量  极为有 。限 联合国 位官员一说, 阿富汗 邻  的近国来纷纷闭边关境 ,不 阿 准富汗难 新涌 民入

于,是许多逃到 人了更的远方。 地

01 3

范文三:难忘在阿富汗的经历

紧急飞往喀布尔

我出生在山西大同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岁那年父母东借西凑送我到美国旧金山留学,为此家里欠下四十多万元的债。谁料,大学毕业后想在当地找个好工作并不容易,直到这时才明白,美国并非想象中的“淘金天堂”。

有人告诉我,有一种工作挺不错:吃、穿、住统统免费,薪水还相当丰厚――那就是当兵。近几年,由于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伤亡很大,兵源紧张,不仅士兵待遇不断提高,军方还在媒体上大做征兵广告。只要你身强力壮。报名马上就能穿上军装,还能拿到4万美元奖金。对一个家里债台高筑的人来说,这种诱惑简直难以抵挡。就这样,2007年我成了一名美国大兵。

刚进兵营时,上尉明白无误地说,训练结束后我们将会留在美国本土。谁知几个月后我们突然接到命令,坐上飞往阿富汗的大型运输机,军方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前线战事吃紧,急需人员补充!

阿富汗战争已经打了多年,目前仍然看不到曙光。古都喀布尔原来是个美丽的“花园之都”,可如今却是另一番景象:道路坑坑洼洼,两边到处是被炸毁的房屋,整座城市没一点绿意。

刚来时,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尤其是这里的孩子,对美国大兵不仅不害怕,还经常同我们套近乎,讨要点巧克力和香烟之类的小玩意,然后高兴地离去。一次我刚走出营区,一大帮小男孩就跟在后面,我向他们不断扔花花绿绿的美国糖果。其中有个小家伙还问我 “先生,几点啦?”我看了表回答:“11点。”他马上又眨眨眼睛笑着说:“把您的表送给我好吗?”真是个小滑头,我被逗得忍俊不禁。

孩子是天真可爱的,可大人就没那么友好了。一天我和瑞克上士在一个居民区巡逻,忽然,一梭子子弹迎面射来,瑞克上士当场被撂倒。巡逻队马上还击,并呼叫上级支援。

街对面一幢建筑里可以看见小闪光,那是武装分子在向我们开火,还有零星的狙击手在我们正前方的建筑群里开枪。我很小心地尽量不把头暴露出来,几分钟后,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响声,抬头一看,原来在我上方,美军的两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在进行对地压制,一阵机枪声后,敌方狙击手“哑巴”了。

比死亡更可怕的

去年夏天,我们被调往远离喀布尔的帕瓦山区执行清剿任务,听说那里是武装分子的盘距点,几乎每一条路都埋有炸弹。

当时外面的气温超过摄氏40℃,坐在装甲车里汗水从脸上不停往下流。车内像蒸笼,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喝水、喘气。

公路上坑坑洼洼,金是路边炸弹炸后叠下的大窟窿。差不多每走几分钟就能看到一两个炸弹坑。我知道前几天就有一辆美军防雷车在这里被炸,不久前这辆防雷车的残骸被拖到诺曼营,当时我正好去维修营,看到了这辆号称非常牛、非常防弹的防雷车,准确地说是看到了大半辆。车头部分已经不见了,听说车头飞出250米左右。整个防雷车被炸了个底朝天,像一个软包装饮料被撕裂成两截,车里9名阿富汗警察当场死亡。

晚上八点钟左右,夜色降临了,沙漠里的气温慢慢下降,我们连汇聚到一个小村庄里,占据了一个较大建筑作为宿营地,四周用斯特瑞克装甲车围成一个回字形。大部分人在建筑物里过夜,留小部分人轮流警戒。

此时,原野上刮起一阵凉风,在装甲车旁担任警戒的我感到十分惬意,偷偷打开一瓶家人寄来的杨梅罐头慢慢品尝。夜里两点钟左右,村里响起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只见营地中心火光冲天。原来,武装分子潜伏在村外的一个小山包上,用迫击炮袭击我们。炮弹雨点般落下,当场就有十几个兄弟倒在血泊中。连长赶忙组织火力反击,装甲车上的火炮甩出大批炮弹覆盖了那座山头。天亮搜山时才发现,在我们炮击时,那帮家伙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对方很狡猾,知道硬碰硬干不过火力强大的美军,通常采取“毒蚁战术”,咬一口就跑。尤其美军的后勤部队,平时担任繁重的运输保障任务,这些拉给养、装备和弹药的车队,时不时就会挨炸遭伏击,弄得他们整天提心吊胆,苦不堪言。

此外,恐怖分子还会给美军设置种种陷阱。来到帕瓦后,一天我们在村里巡逻,忽然发现了一所废弃的学校。教室墙上赫然写着醒目的反美口号,我觉得这栋房子不对劲。“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脑子里正想着,性急的士官长已带人冲了进去。结果悲剧发生了,这是个炸弹屋,当场4死3重伤。

尽管美军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但要对付手持老式步枪和火箭筒的武装分子却并非易事。他们像跳蚤一样,铁锤根本砸不到,更重要的是这些家伙躲在暗处,你无法发现敌人,对方却对你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正因为无法弄清“兵”与“民”,外出巡逻的士兵不断失踪,运送后勤物资的车队遭到袭击导致补给经常出现问题,驻军基地不断受到袭击却无法还击……让美军士兵大感“窝囊”的事件层出不穷。

恐惧和焦虑不安是通病,不少人每天都掰着脚趾数着回美国的倒计时,一些车队甚至出现士兵因极度压抑而疯掉甚至自杀的事。每次外出执行清剿任务,睡在荒野里,还要提防毒蛇和蝎子,有时五六天都无法洗澡,那滋味可想而知。

告别可爱女兵

除时刻面临死亡威胁外,婚恋问题也是驻阿美军心里说不出的痛。一天,我们执行任务回来,战友迈克收到女友寄来的生日礼物及信件,小伙子很兴奋,当场就与全班分享,可是念着念着他的语气和脸色就变了。原来相恋了3年的情人在信中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因生理需要,她已同另一男子同居,并准备结婚,希望得到迈克的祝福。看来美国女孩在性问题上真够坦率的。

不久,士官里奇被牧师找去谈话,原因是他在华盛顿州的妻子提出离婚。里奇表示能理解,只是坚决要求把孩子留给他。但妻子不干,这下惹怒了胖士官。他撂下狠话说“你要是敢带走儿子,我回去后就把你杀掉肢解了埋掉!”

他年轻漂亮的老婆吓坏了,赶忙向军方反映,军方把后方人员情况转告了前线指挥官,接下来牧师和心理医生开始频频和他约谈,做思想工作。

有趣的是,今年春天,我们部队来了一批女兵,这使大家兴奋异常。过去美国女军人极力参与地面作战,但在阿富汗,战斗往往发生在村庄、市场或小巷里,这种没有前线和后方的战争悄悄改变了这种规定。再说战区需要大量人手,男兵不够用,姑娘们来助战自然是件好事。

其实军方把她们派到前线来,却有更深一层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能借助女兵的柔情,赢得当地民众的理解与支持。早在出发前,她们就参加过有关阿富汗文化和习俗的学习班,知道该如何与当地人打交道。

平时女兵的主要任务就是与当地妇女“聊天”。一般情况下,她们总是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药品,一边聊天,一边帮女主人检查身体。稍微熟悉以后,这些阿富汗妇女会主动对她们打开话匣子,并热情地请她们吃东西。在阿富汗,尽管妇女地位不高,但她们的态度往往能影响整个家庭乃至整个村庄对美军的态度。当然,这些女兵挨家挨户敲门做群众工作时,还需要我们这些男兵做保镖。

女兵的工作卓有成效,后来一些阿富汗妇女甚至会偷偷告诉她们,恐怖分子在哪里埋有路边炸弹,将在何处伏击运输队或巡逻队等,这也引起了武装分子的恐慌。今年5月的一天,我们从一个村子里回来,路过一座小桥时遭埋伏,为掩护我背着负伤的亚蒂撤退,杰克下士被一枚火箭弹炸得血肉横飞,还有一位菲律宾裔战友被炸掉一只胳膊。

2010年6月,我在阿富汗战场的服役时间已超过1 5个月,根据规定终于可以回国了。临走前我专门到医院去看望了正在养伤的亚蒂,苗条的身材,棕色的头发,漂亮的脸蛋,这么美丽的女孩完全应该当演员或模特,干吗要当兵?这位墨西哥移民的女孩告诉我,她家太穷了,当兵就是为了多赚点钱帮助父母。可是,为了点美元把命丢在阿富汗值吗?

临别时我笑着说,将来也许可以把她带到中国去,在我的家乡开一家小咖啡馆,过平静而浪漫的生活。亚蒂有点羞涩,但却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作为回应。

现在我已回到家乡大同市,并开了一家西餐馆。这里有音乐、咖啡,还有姑娘甜蜜的笑容。外出时再也用不着防炮击、地雷及幽灵般的狙击手,抬头望去,湛蓝的天空是那样美丽,我不由感叹:和平真好!

范文四:阿富汗国民军

士兵们手里的武器就是阿富汗当代史的最好写照。自从美国人进入这个国家,阿富汗国民军的士兵就拿起了精密昂贵的M-16,扔掉了原来皮实便宜的AK-47。

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国防力量由陆军和空军组成,陆军即国民军,是最重要的军事力量,更换武器只是凸显美国在阿富汗影响的一个小插曲。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并在这里建立了十余年的统治,直到冷战结束,苏联势力才被逐出阿富汗。苏联人走了,但和平并没有降临这个多灾多难的中亚国家。

阿富汗随后陷入内战,直到塔利班完成国家的统一。没过几年“9•11”事件爆发,在美国强力打击下,统治阿富汗多年的塔利班势力被扫地出门,卡尔扎伊建立了新中央政府。

对于卡尔扎伊及其盟友所代表的阿富汗政治势力而言,打击塔利班既是出于现实政治生存的考量,也是与美国保持友好关系、与其共同推进反恐大业的体现。

根据阿富汗国防部今年发布的数据,国民军人数现在已超过11万人,2011年底前将增至13.4万人。

对于一个仍处在战争中的国家来说,政府军的势力不足以保证国内稳定,阿富汗国防部声称要将兵力增至25万人,方可达到自主承担安全职责的要求。

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面对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大战场,奥巴马政府的策略是逐步退出伊拉克,将反恐战争的焦点转向阿富汗,在那里保持足够的影响力。

目前,北约驻阿富汗部队共11万多人,其中包括6万多名美军士兵。奥巴马于去年12月宣布向阿富汗增兵3万,增兵计划将于今年夏季之前完成。从2011年7月开始,美军将逐步从阿富汗撤离。

今年7月,《纽约时报》引述国防部消息称,阿富汗拥有丰富的铁、铜、钴、黄金以及锂矿等矿产资源,价值上万亿美元。

对于一个长时间处于局部战争中的国家而言,这笔巨额财富或许能解决其国内目前困顿的经济情况,也可能是引发新一轮冲突的导火索。

在一些山区前线,塔利班还保持着影响力,国民军士兵如果被他们捕获,将会遭受挖眼割鼻等原始酷刑。

相对落后的军事装备以及拮据的军费,都是制约国民军的现实难题。

如果奥巴马的计划能够执行,两年后这些士兵就要遭受真正严酷的考验了。

范文五:11一部关于阿富汗难民的电影在美制作完毕

11 一部于阿富汗难关民电的影在制美完作毕

eN wFlm Aiout bfAhga Rneugfeesin t h Uneiet StdtesaO

ew nFay

NweY okr15

uJn 021 00:80 6UC T

For

t h first eite mverean Egnilh slnguaaegfea truef il mas bhene ade mabout th elivse of fgAhnia 1r)feuegse ivilng nith UnietdeSt aest .Enttlei "FdrieDnaer"c te fhilmi st e hork wof aweJd asWsl,ehi seml a rffugee,eand am ande tremine dott ella st ryowhi hc ah snveer een tolb bdferoe.

crAoss ht U.Se. tih susmmr,edo ezs nof flmi silwl ebre easedl. hTe sumem r)2lobcbksutre sasonewi llfe tuae rmoves iaobtu mn-eatain g3dinos)uas,r 4)aleinsf rom uotr epacs, aen Edgytpin amummis coemig nacbkf ro mhetde d. aBt uonly oeno ft em wilhl havec ahraters ccalld Harie, seLlia an Zodhra,w hod eal wihtth est rgglueso f ivilngi tnh Ueniedt tSatsea soyug Angfhainre fgues.

e

"F

ireancer" Di saf lim writte nan ddiecred ty bJwea Wdasesl.A ndi t is unusul abeacse it is utehf isr ftaeure telgtnhf iml amd sepcifeiaclylab otu te Afghhnia reugfe exeepierncein te hUintedS ttea. Fsomrbe ginning to nde ,ti too Mrk.W asse filv yeaersto etl tlhi story. He sexlpins whyai tn eedd to bee otd.l The" flmii sthe irfs Aftghna-mericAna prdouctio nna dt iepictd stheli efof i mimrantg srof mth Afgeha comnmnutiis beceusaethe y wreec ut fo sf osddenluyf or tmeirh ocnurytb yt e huRsians niaviosnthat t hyewe re asibacll ylfe in thteo enp ,trsadnde i then orlwd, he "asys ."Adnt eher asw osm uh cloging nt odo omeshtni fgr toh ceounty frrothe A fhgnac ulutreand p opleean drinb ghit tso te interhnaiotaln atettion tnathI edciedd towri te 5)acsritp"

.

Maink tgishfi ml aws'nt ase foyrJaw edW assle .uJst for tastersr, here taws argetadea lo dfiffciluy gettingt )6nvietsrs, oebaucs ea omve liike" iFeDanrerc "ah nesvre benem daeb efor. Betut h moeney7) evnetulla ycmaethro ug Mrh W.asse lays,s ecaubest erehw sa o smuc hspporutfo r hs iida, eAn"ynoef ro Amgfanihtan:sPas tho spekang,iDa irs eapikgn,T jai kpeaskign H,zaai rsepkiang,P shaaia…ynon oef hemt thughto htsi s rialeylg ood die ta odo,but nobody w uldore alyl ocem orwafdrt get io otff th greoudnwit hm ate ifsr,"t h esays .So" tito okabo t twuoyea sr of fghiintg adn esirsint gall hte rejctioen, sthngsil ik that eandt henfi anly, oncl eno eAgfhanin evtsd ead ntenh vereyone elsewas mvoed".

veEroyn ienovvel wdthith em oives trsesse he tact tfhat itis 8)acollaobartoi.n Aoutbsi ty-fixe vprecnt ef ohet9)b dgue tf "oFireDnaerc"ca m fero mAmrieac invnseotr.s NatanhP oewl il shet 01pr)iarmy rodpceur f "ForiDeanecr a"dnon eo fhtepe pol erspenoibles of raisrngi themon y teom ae it.

k

eHa reegs wih tawed JaWssl thae tltahuohgit hsa evne reeb ndno ebfore, teeh11 uni)ue sqotyrtol dn iFi"rDancere "wa whstadre peopwelto ti."We w er aebl to raieesmo ny boeh tthrogh fuim-lerltae, entdrtaeiment-nrletead eople anpd laosA gfanhs htmselves," heesay . "Tshy ewre enteriestd einse ein sgoemting honthe scree nhattt old teirhs oty radn hatts' hawtw e tr

ied otd o T.ath' sho ww eriedtto iptc hi, tthat's ths ii s astro yhttan ees dotb toled hat tn ooe nsi etlingl t.iAnd tat hgto eoppl eecxiet.d"

"FreiaDcner "wa sade mon tiny aubdget, merae farcion ot whfat tiwou dlcost t osooh atm ansitrae mHllywood moovie .n oIrerd t osae monevy, ut blaos t o1)e2sune re wha setllng ihiss oryta s3)1atheuticanly ls passoible ,JwadeWass e lacstn onprofe-siosnal acorts.Bak aths ahZr wes onae of htem .

eDsipet avinghli tlt aecingt experenic e4)p1ior ro thit filsm,he w s acsta as H"rias,"t h mael leed.aB tu ehsa yshi insovlemevt inn" ireDFaner"c acme bouatb yacicdent ."Iwas ivstiign y pamrntes niWa sihgton,n .D. andCI eard hboau t daiertcr otht wasa mkian an gAfhgn amoive nda jusIt hppenea dto be int e hirht gplca ea thte irgt htmie, h"esa ys.

Much

o fth filemc ocnrne sHars andih is tteaptsm o rectonectn wti thh efgAhancommun iy. tTrouhhgfl asbhack tsheau dinecele ans trah Htras'sip aernstw reek illd ehenwt heR susani invsdead fghAniastna.A n adtlohuhghe i s on w suaccesfsula tirtsl vingi niAm eriac, Hrai srgduaally becmos e15awa)e ro a nfedeto l aer mnreoab ot hiu own spepoe and clultru. e

M

r. Zhaer ays tse shretnthgo Mrf.Wassel ' stsryo as wwht adew himrto "F ireanDec". r"Rmuorw as,h ewasone o fhet ef diwercotr whos ws seariosu wen ih tcmoseto maki ngfil sm abou Afgthan bscaues there's ento to manoy Agfanhf imls raound,"h seasy ".An datefrmeetin gwih htmiI re ailez deh hda agoo script andda ogo idde aofrm kang itehf iml."

he Tlpa non wsito s e ie "FirefaDcenr"can e pickeb dpu y b amaojr16 )dstriiubto ran digvnea wier rdeealse i,no rderfor i tt bo eesn eb asy many epope al sopsibse. l

Bt ufo raJed wWsasle, uccesss iwl lot ncoe mromf1 7)rpoftsian dti cke satlse,b u tfom trhe chacn eots tatr dialaogeua oub that wit' slie kt oe abnAfg ahnir fugee aen dhawt ca ne bdneo baut oi. "te Wre aotnrea lyllook in gt omake imllino sof dollraso tuof htsi, "h saye. "Our osjebticveis rea lyl o 1t8)tsr soiem psaiosn i Anghfasnth t…a.y.uoknow e wcnah ae vpacee, w eacnco m togeehtr. Ie tall depned on shw otloreatnwe can be ."

Ulnkiesome of the ohetr ovmie relsasede tish summer "Fir,eDncaer "mgih tnt booas tspecila efecfts h,ih sgpeed cr 1a)ch9sas oerH ollyood wtsar,s bt fuor aJwd Wesasl,ehi s ivefy ar e02labor) f loveo s ailrade y succaes.s

1

r)feuee[rgfjJ:e5Vdi: ;?@)5r fejJdi:]nV.难民, 流亡者2) b

olkcbsuert[5bRklQbstr)En]破坏力.大极的巨型)炸,弹一 惊人鸣者

3) inodsua[r5daInsECr)]n:.恐龙

4 )laen[i5elIIn]nE外.侨da.j外国, 相的异的 不同,

5 s)cirp[tkrsIptn].手稿 ,手迹 剧本,

) i6nevsortIn[v5setEr)]n.投资者

7 e)envutlay[l5IenvjJEltI]dva最.,后终

8)于c loabloation[rEklAE5rbIFE)ne]n协.

作)9 budgte[5bQVIt]d.n算预i.做预v算 编,预入算

10 )prmair[5yraImErp]adj.第I位一的 主,要的初级的, ,原来

11) 的unqueij[Jn5:ik]ad.唯一j的 ,特的独12

) esnuerI[n5FErJ;) ?@) n5IJFE]rv.确保,确保, 保 证

1)3a

utehtincllya av.d实地,确 正地真

14) rpior ota dv在前, 居.先15

) aare[E`weEw)]adj.知r的,道 明白,的意识到 的1

6)d itrsibtuo[dr5strIIbJjEtr]n)发.人

17) 行ropif[tp5rfRI]t.利润n,益 , 处得益.v得, 益利用1

8 )str[ist(r)]:.轰n, 搅动动tv.起, 搅和,激 惹vi.起走动, 播,传 流行

19)chas e[tFIes]n.追赶, 追击vt.赶, 追逐追20)

lbao of lorv ne心.情甘做愿的作工

范文六:当前阿富汗难民问题影响和症结分析

当前阿富汗难民问题的影响和症结分析

内容摘要:30年的战争和内乱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

[ 本文中的难民除特别说明外,均指“难民境外”(refugee),而非“境内难民”(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由于动乱和其它原因,离开家乡在阿富汗境内飘荡的阿富汗人。]来源国之一,仅巴基斯坦和伊朗登记在册的阿富汗难民就超过250万。境外阿富汗难民的回归与再安置,不仅事关阿富汗重建进程的成功与否,也深刻的影响着阿富汗和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关键词:阿富汗难民、重建进程、稳定

中图分类号:d06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多年的战争和内乱造成阿富汗滞留境外的难民达300多万[ 截至2010年底,阿富汗难民人数为305万,来源:2010 unhcr statistical yearbook:table 4. refugees and people in a refugee-like situation, excluding asylum-seekers, and changes by

country/territory of origin, 2010],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来源国之一。2001年9·11事件后以美国为主的多国部队对阿富汗的入侵,更是加剧了境外阿富汗难民的人数,使得近30万人离开阿富汗。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垮台,联合国难民署与有关各方加大了对阿富汗难民的遣返力度,自2002年至今已有480万难民返回阿富汗[ crs reprot for congress afghan refugees: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prospects 第2页]。虽然如此,仍有为数不少的难民滞留国外,尤其是伊朗和巴基斯坦,因而境外难民的回归当前阿富汗难民问题的影响和症结分析

内容摘要:30年的战争和内乱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

[ 本文中的难民除特别说明外,均指“难民境外”(refugee),而非“境内难民”(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由于动乱和其它原因,离开家乡在阿富汗境内飘荡的阿富汗人。]来源国之一,仅巴基斯坦和伊朗登记在册的阿富汗难民就超过250万。境外阿富汗难民的回归与再安置,不仅事关阿富汗重建进程的成功与否,也深刻的影响着阿富汗和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关键词:阿富汗难民、重建进程、稳定

中图分类号:d06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多年的战争和内乱造成阿富汗滞留境外的难民达300多万[ 截至2010年底,阿富汗难民人数为305万,来源:2010 unhcr statistical yearbook:table 4. refugees and people in a refugee-like situation, excluding asylum-seekers, and changes by

country/territory of origin, 2010],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来源国之一。2001年9·11事件后以美国为主的多国部队对阿富汗的入侵,更是加剧了境外阿富汗难民的人数,使得近30万人离开阿富汗。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垮台,联合国难民署与有关各方加大了对阿富汗难民的遣返力度,自2002年至今已有480万难民返回阿富汗[ crs reprot for congress afghan refugees: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prospects 第2页]。虽然如此,仍有为数不少的难民滞留国外,尤其是伊朗和巴基斯坦,因而境外难民的回归

范文七:浅议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问题

浅议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问题

时宏远

内容提要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巴基斯坦就一直是阿富汗难民的最大收留国。到2007年2月,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仍有215.31万。巴基斯坦最初对阿富汗难民持一种比较友好和宽容的态度,但在国际社会援助渐渐减少及自身经济比较低迷的情况下,巴基斯坦逐渐改变了先前的温和政策,转而对阿富汗难民采取一种比较强硬的政策。2001年塔利班垮台后,巴基斯坦为了彻底解决阿富汗难民问题,宣称要在2009年年底之前将所有的阿富汗难民遣返回国。但由于有高达82%的难民不愿返回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这个目标很难如期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巴基斯坦最后可能会采取一种折中的办法来解决其境内的阿富汗难民问题。

关键词巴基斯坦;阿富汗难民;联合国难民署;遣返

三十年的战争和内乱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来源国。2001年5月,大约有370 万阿富汗人作为难民生活在国外,占全球难民总数的30 %左右。[1]到了2007年底,在全球1140万难民中,仍有310万难民是阿富汗人,占全球难民总数的27%。[2]阿富汗难民分布广泛,散居在全球72个国家,其中有67.7%的难民是居住在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也因此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收留国。截止到2007年2月,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仍有215.31万。[3]大量阿富汗难民的长期存在给巴基斯坦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巴基斯坦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帮助下,在自愿的前提下对阿富汗难民采取了遣返回国的政策。然而,由于受一系列因素的制约,这种政策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未能有效解决难民问题。

巴基斯坦境内阿富汗难民问题产生的背景 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阿富汗先后产生了三次比较大的难民浪潮。伴随着这三次难民潮,大量的阿富汗难民涌入了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问题由此而产生。

第一次难民潮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止于1989年。早在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前,内乱不断的阿富汗就有了外逃难民。1973年,穆罕默德·达乌德推翻查希尔王朝后,有数百名政治流亡者涌入了巴基斯坦。之后,这些政治难民大都又转逃到其它国家。1978年4月,努尔·穆罕默德·发动政变后,又有大批难民流入巴基斯坦。在一年半的时间内,逃入巴基斯坦的难民人数达到了19.27万人。1979年,哈菲祖尔·阿明上台后,再次出现了大批难民逃入巴基斯坦的现象,三个月内逃入巴基斯坦的难民总数增加了一倍,达到了38.69万人。而1979年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更是导致了难民涌入巴基斯坦的高潮。仅入侵后的数日之内,就有15万难民逃到巴基斯坦。[4]在高峰期的1981年上半年,每天都有4700名阿富汗难民进入巴基斯坦。[5]到1988年苏联开始撤军时,阿富汗在巴基斯坦境内的难民已达320万。[6]

第二次难民潮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尤其是纳吉布拉和塔利班统治时期。苏联虽然在阿富汗各派强有力的抗击及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下于1988年撤出了军队,但为了维护在阿富汗的利益,继续掌控阿富汗的局势,苏联扶植了纳吉布拉政权。在纳吉布拉统治下,不少阿富汗人为了躲避苏联的阴影仍然选择了外逃保命。1992年4月,纳吉布拉政权被推翻,阿富汗成立了由拉巴尼担任总统的过渡政府。然而,拉巴尼政府的成立并有平息各个武装派别的利益冲突。随着各个派别争权夺利程度的加剧,阿富汗再度陷入了内战。大批阿富汗人为了躲避战火,只好到巴基斯坦及其它国家避难。随着1994年塔利班的崛起及1996年其攻陷喀布尔,阿富汗再次出现了大规模的难民潮。许多人为了躲避塔利班实施的极端宗教统治和迫害而远走它乡。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一阶段的内战间歇期,也有不少难民返回阿富汗。尽管从20 世纪80 年代末起,就有少量阿富汗难民陆续返回国内,但难民真正的大规模返回是从1992 年纳吉布政权倒台后才开始的。据联合国难民署公布的数字,这一年大约有150 万阿富汗难民返回了国内。还有资料说,到1996年中期,大约近一半的难民已返回了阿富汗。[7]巴基斯坦方面的情况是,1992年从巴返回阿富汗的难民有

再次,为了减轻经济负担。大量阿富汗难民的长期存在给巴基斯坦带来了非常大的经济压力。在冷战期间,西方国家为了对抗苏联,对阿富汗难民给予了大量援助。然而,随着冷战的结束,西方国家对阿富汗难民的兴趣开始下降,给予的援助也逐渐减少。仅以美国为例,2002-2005年美国提供给阿富汗的援助总额为76.389亿美元,其中用于援助阿富汗难民及其国内流离失所者的数额只有3.3237亿美元。[20]这还只是一个整体数字,如果将其分配到每个阿富汗海外难民及其国内流离失所者身上(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更多),这个数额就更显得微不足道了。国际援助的减少意味着巴基斯坦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但巴基斯坦本身还是个发展中国家,虽然自1999年开始,其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了6%左右,但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其总体经济实力仍然比较落后。能够说明这个问题的是,其2003年的GDP总量只有833亿美元,人均GDP仅为834.47美元。即使到了2007年,其GDP总量也只有1454亿美元,人均GDP也仅有927.3美元。

[21]而根据联合国公布的2007年《人类发展报告》,巴基斯坦在178个国家中仅位列第136位,贫困率高达34%,成年识字率只有49%。[22]国际援助的减少及自身身实力的不济使巴基斯坦感到难以挑起阿富汗难民这副重担。此外,巴基斯坦还对阿富汗难民给其国内的就业状况带来的冲击感到不满,认为阿富汗难民常常以比本国人低的工资招揽活源,致使许多巴基斯坦人无事可做,国内的常年失业率也因此高达7.7%。

[23]

最后,为了减轻环境压力。阿富汗难民除给巴基斯坦带来了安全和经济压力外,也给巴基斯坦带来了不小的环境压力。由于这些难民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结果导致了一些生态平衡的失调。在一些难民居住比较集中的地方,河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森林面积也迅速缩减。而尤为突出的是,这些难民在逃入巴基斯坦的时候都还随身携带来了大量的牲畜。仅在1979-1982年间,阿富汗难民就带来了300万头牛和数以万计的绵羊和山羊。[24]这些牲畜的过渡放啃已使当地的草地严重退化乃至沙化。这种情况令巴基斯坦既担忧又不满。所以,出于对环境的保护,巴基斯坦也希望能尽快遣返全部阿富汗难民。

巴基斯坦境内阿富汗难民问题的解决前景

虽然巴基斯坦出于各种原因坚决要将其境内的全部阿富汗难民遣返回国,并为此设立了最后期限,但由于有高达82%的难民不愿意再回到阿富汗,[25]巴基斯坦要想如期实现这个目标非常困难。至于阿富汗难民不愿返回的原因,主要有如下几个。

首先,阿富汗持续恶化的国内安全状况使不少难民望而却步。虽然塔利班政权早已于2001就垮台了,但阿富汗却并没有实现稳定。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残余分子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频频发动恐怖袭击。据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报告,在阿富汗发生的自杀炸弹袭击次数一直呈上升态势,2002年为1起,2003年为2起,2004年为6起,2005年为27起,2006年为139起,2007年为140起。[26]伴随着这些炸弹袭击,阿富汗的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2006 年死亡了5000 人,2007年死亡了8000人,是2001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27]对于阿富汗的这种局势,美国的一位军官2006年9月曾如此描述说:“阿富汗越来越像2003年动荡不堪的伊拉克了。”[28]持续的动乱对难民的返回至少产生了两个消极影响:一是使阿富汗政府忙于应对安全问题而无太多精力顾及返回的难民;二是打消了很多难民的回国热情,因为他们对自己回国后的安全情况感到担忧。一位前阿富汗政府雇员现沦落为难民的男子对此表示说:“如果我回去,我就会在混乱中死掉。”[29]而另一位年轻的职业妇女则总结了许多巴基斯坦境内阿富汗难民的感受。她说:“如果连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都没有安全保障,经常遭到暗杀,那么其它人的安全又在哪里呢?”[30] 其次,阿富汗凋敝的社会经济状况也对难民没有吸引力。连年的战乱和灾害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2007年发布的《人类发展报告》,在178个国家中,阿富汗位居174位。该报告还指出,在许多发展指数方面,阿富汗2007年的情况都比2004年有所恶化,食品、饮用水、住房均严重短缺。[31]阿富汗的这种状况对难民的返回同样产生了消极影响。许多难民对回国后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信心,他们不知道在如此恶劣的条件如何生存下去。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对此尤为感到担心,因为他们中89%的人在阿富汗国内没有土地,88%的人在阿富汗国内没有财产。[32]他们回国之后,除了联合国难民署给予的100美元的补助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更为重要的是,在阿富汗国内失业率高达40%的情况

范文八:当前阿富汗难民问题的影响和症结分析

当前阿富汗难民问题的影响和症结分析

内容摘要:30年的战争和内乱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 本文中的难民除特别说明外,均指“难民境外”(refugee),而非“境内难民”(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由于动乱和其它原因,离开家乡在阿富汗境内飘荡的阿富汗人。]来源国之一,仅巴基斯坦和伊朗登记在册的阿富汗难民就超过250万。境外阿富汗难民的回归与再安置,不仅事关阿富汗重建进程的成功与否,也深刻的影响着阿富汗和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关键词:阿富汗难民、重建进程、稳定

多年的战争和内乱造成阿富汗滞留境外的难民达300多万[ 截至2010年底,阿富汗难民人数为305万,来源:2010 UNHCR Statistical Yearbook:Table

4. Refugees and people in a refugee-like situation, excluding asylum-seekers, and changes by country/territory of origin, 2010],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来源国之一。2001年9·11事件后以美国为主的多国部队对阿富汗的入侵,更是加剧了境外阿富汗难民的人数,使得近30万人离开阿富汗。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垮台,联合国难民署与有关各方加大了对阿富汗难民的遣返力度,自2002年至今已有480万难民返回阿富汗[ CRS Reprot for Congress Afghan Refugees: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Prospects 第2页]。虽然如此,仍有为数不少的难民滞留国外,尤其是伊朗和巴基斯坦,因而境外难民的回归与妥善安置,不仅事关阿富汗重建进程的成功与否,也深刻的影响着阿富汗和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阿富汗难民问题的现状和影响

(一)阿富汗难民问题的历史和现状

阿富汗难民问题始于1978年人民民主党的政变,亲苏的人民民主党推翻了达伍德的政权,之后随着苏联的入侵,引发了百姓逃离阿富汗的第一次高潮。1992年,苏联支持的纳吉布拉政权垮台,有数百万难民开始回到阿富汗,但是,随后的内战又让不少人离开了阿富汗,引发了人们逃离阿富汗的第二次高潮。1998年塔利班掌权,给阿富汗带来了短暂的和平,但之后对妇女活动、教育、社会和文化生活的限制,使不少人,尤其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离开了阿富汗,成为人们逃离阿富汗的第三次高潮。阿富汗土地贫瘠,2000年和2008年又遭遇严重的旱灾,使境外的难民在战争难民之外又增加了不少灾民,截至9·11之前的2000年年底,境外的阿富汗难民达到了358.7万[ 2005 UNHCR Statistical Yearbook 第231页;]。

9·11事件之后,以美国为主的多国部队以反恐为名入侵阿富汗,

造成大量阿富汗人逃离阿富汗,使得近30万人离开阿富汗。随着塔利班的垮台,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三方,开始对难民的大规模遣返。自2002年3月[ 2002年3月1日联合国难民署启动资助难民自愿回国计划]以来,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帮助下,已有369万难民回到阿富汗,加上自主回到阿

范文九:阿富汗:艰难时势

北约各国驻阿富汗的盟军(合称驻阿富汗国际维和部队,即ISAF)的领袖们,或许都挺乐于跟哈米德·卡尔扎伊总理说再见的。他们从2001年开始支持此人的政府,而他将不具备参加明年4月的大选的资格。卡尔扎伊是个不稳定且情绪化的人,本周他更又一次显示了他是个多么不知感恩的人。“正是北约的行动,”他对BBC说,“造成了阿富汗的苦难和阿富汗人民的大量死亡,而且其行动毫无益处,因为这个国家并没有变得安全。”为了保卫卡尔扎伊的政府免遭敌手,将近3400名ISAF军人献出了生命。可想而知,西方国家的军队长官对他的讲话感到愤慨。

不过,有两件事让他们的怒火有所平息。首先,他们知道,当西方国家安排卡尔扎伊上台时,也让他承受着民主制所有的全部压力。他因此需要表现出他是在服务于阿富汗人民,而不是各位外国将军。其次,他们知道,到了一年后,他们也许会相当怀念有卡尔扎伊的时代。他的继任者很可能比他还要难打交道,背景可能比他更可疑,其上台的方法可能比卡尔扎伊2009年的“当选连任”还要黑暗。

ISAF即将撤离其作战部队,将抗击塔利班叛军的战斗留给阿富汗军队去打,而卡尔扎伊也将在年内下野。自然而然的,西方现在正急于要留下一个有生存能力并具备某种民主合法性的阿富汗政府。一位在国内外都受到尊敬的总统当然会对此有利。

目前有大约27位候选人已经登记参选,每人都连带着两位副总统候选人兼竞选搭档。他们并不全是军阀,其中有很多还会中途退选,但里面已经有了足够多纪录糟糕的部族强人,准备通过大选将其黑暗政治扩展到全国范围。重要候选人阿卜杜勒·沙伊夫已经邀请基地组织的领导层到阿富汗经营,并以此在选举中得分。另一位候选人居尔·谢札则是来自坎大哈的军阀,而坎大哈曾经是塔利班(主要是普什图族)的据点。他有个外号叫“推土机”,既指他的个人风格,又和他在楠格哈尔省当省长期间雷厉风行推动其各项项目的纪录有关。

副总统候选人阿卜杜尔·杜斯塔姆则是少数民族乌兹别克人,因此能赢得相当重要的选票,2009年选举中他便为卡尔扎伊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他曾在苏联扶持的政府下担任军事指挥官,政府1994年被塔利班推翻后,他又成为一位名声恐怖的军阀。但最近曾和他相处过的西方外交官说,他比以前圆润成熟了很多。他所辅助的候选人阿什拉夫·哈尼是一位更有头脑的人,因此他们之间的搭配比较适当,虽然哈尼曾称他是“著名杀人犯”。哈尼是前金融部长,还是世界银行官员,并曾在“治疗失败国家”和“建国战略”方面与他人合写过足够像那么回事的著作。

另一位更加都市化的候选人则是阿卜杜拉·阿卜杜拉,则找了两位更加粗糙的搭档。穆罕默德·汗是伊斯兰协会党的一名领袖,而该党的军事组织是反政府叛军的一部分。另一位穆罕默德·莫哈奇克则来自少数民族哈扎拉族,曾经历过4次暗杀。和杜斯塔姆一样,去年曾有人权组织在报告中指控他在2001年以前犯下战争罪。

阿卜杜拉博士在人种上是塔吉克人(但有普什图血统),曾在北方联盟担任外交部长,而正是北方联盟于2001年美国的空军和特种部队协助下推翻了塔利班。阿卜杜拉随后成为一名反对派领导人,并且在2009年的肮脏选举中排名第二。

而这次选举也不太可能会干净到哪儿去。广受尊敬的研究组织“阿富汗评论家”的马丁·冯·比勒特列出了麻烦所在:选民注册系统存在缺陷;几百万有效的选民卡并不和任何具体选民直接关联;普遍的安全威胁;还有“选举机构与安全机构之间的全面勾结,无论是出于忠诚、金钱利益还是压力所迫”。

这种国家机器能够左右选举结果的感觉,使得卡尔扎伊对任何候选人的支持都显得举足轻重。但他可能会信守诺言,至少在公开场合不支持任何候选人,虽然他自己的哥哥也有参选,另外也有一位前外交部长被认为最受他信任。卡尔扎伊的支持也许会给他的人的当选造成污点。而且,如果他的人在选战中失败,也会给他造成惨重的羞辱。但卡尔扎伊并不是真要告别舞台。一座宏伟的居所正在喀布尔建设中,位置离总统府很近。卡尔扎伊说他希望留在国内并享受他的“遗产”。然而,他的存在也许没什么好处,他和他继任者的关系也令人担忧。

这次选举很可能会搞得一塌糊涂,在这种前景下,外界也许会倾向于认为阿富汗人还没有准备好搞民主。然而,正是2001年选择卡尔扎伊这一可疑的行为,从外部破坏了这个国家的政治系统。卡尔扎伊既软弱又傲慢,太容忍政府内猖獗的腐败行径,又总把责任推到外国人身上。

新宪法给了阿富汗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央化政府。在这个人种和地区分歧颇大的国家,这种体制只会造成不稳定。回顾来看,让声名狼藉但参与过推翻塔利班的军阀进入政府也是个错误。塔利班中比较温和的力量也不该被排斥在政治进程之外。也许无论如何,逐步升级的战争都会发生。但是排斥塔利班使战争成为了必然结果。因此,2001年的政治架构从不能带来真正的民主与和平。

范文十:阿富汗“帝国的灾难”

充满枪炮和仇恨的喀布尔在历史上曾经是许多帝国的灾难。苏联人之前,英国人曾在1838、1879和1919年企图占领阿富汗,在3次战争中都失败了,现代战争史家伯特力·布罗根形容这三次是“帝国史上最大的灾难之一”。布罗根也感叹苏联在1979年挥军入侵阿富汗之前“没有读过阿富汗的历史”。 无法想象勃列日涅夫真的对阿富汗历史那么无知。为了推翻阿明政权,苏军动用了6个摩步师、2个空降师、2个武装直升机团、2个运输直升机团,装备有坦克2000余辆,步兵战车4000辆。为了加大入侵行动的突然性,苏军采用了就地动员、就地扩编、迅速展开、快速推进的办法。与此同时,一支苏联特种部队以“协助剿匪”为名,在贝洛诺夫上校率领下,秘密进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郊外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 苏军把阿明打死在酒吧室 阿明显然没有拉登幸运。1979年12月27日清晨,对阿明总统府的突袭已准备就绪。克格勃掌握了总统府的设计图,所以参与这次代号为“暴风-333”行动的克格勃特别攻击小组(“天极”、“惊雷”以及“伊斯兰”营)对这次攻击目标已经烂熟于心:详细的出入口和通道;房间的内部结构;通讯设备的分布;电力供应;仆人的作息时间;警卫队人员数量;武器的放置;防弹汽车和坦克等等。在攻击之前,特攻小组还必须炸掉被称为“水井”的总统府秘密对外联络中心。绳子、制服、武器都装备整齐,关键是隐密再隐密。 27日清晨,伊凡诺夫和中心取得了联系,一切都已就绪。然后他打电话给安德罗波夫。他听到这位克格勃的一号人物说:“你亲自去吗?不要冒险,一定要保证我们自己毫发无伤。” 午饭时候总统府里的客人们都感觉身体异样,一些人失去了知觉。此时阿明的通讯被完全切断。他夫人迅速叫来卫队长詹达达,他已经开始跟中央军事医院和苏联大使馆的门诊部联系,想请求帮助。食物和石榴汁被拿去化验。保卫工作也因此加强。 阿明躺在一个房间里,下巴耷拉下来,不住地翻白眼。他已经昏迷了,只有微弱的脉搏。他醒过来后惊恐地问:“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房子里?是偶然的还是蓄意破坏?” 第一批进入总统府的特攻人员按照大尉巴乌托夫的命令点燃了自动推进攻击器,它到达的地方成了一片火海。榴弹炮也向阿富汗坦克营开了火,坦克兵根本无法靠近他们的坦克。“伊斯兰”营到达预定地点。沙里波夫上尉带着从“惊雷”里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冲进总统府。 总统府的战斗残酷无情,毫无妥协的余地。拉马诺夫、沙巴列夫、谢敏诺夫带着“天极”组的战士攻进大楼正面。阿明的私人卫队大概有100到150人,他们绝望地抵抗着。大楼的第二层着火了。特攻组继续向总统府里扔手雷,火焰从停在车场的汽车里冒出来,冲向大楼。谢敏诺夫、沙巴列夫和普留斯宁冲进大楼时,清楚看到阿明躺在酒吧室的柜台边,身上满是弹孔。 苏军的回忆:埋伏、地雷、传染病 虽然阿明政权的10万大军对苏军的入侵基本上未予抵抗,大部分缴械投降并归顺了苏联扶植的卡尔迈勒政权,但随着对阿富汗的占领,苏军士兵的噩梦也开始了。曾经负责训练前苏联特种兵的列奥·科罗科夫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先进的武器,包括火箭、激光制导导弹等在攻打阿富汗时几乎没有任何用处。阿富汗人对他们境内的每块石头和每个洞穴都一清二楚,因此我对那些即将被派往阿富汗执行作战任务的美国大兵感到悲哀。在这种阵地战和游击队当中,他们肯定不是阿富汗人的对手,无论美国兵在开战之前如何深入研究那里的地图以及接受过怎样复杂的计算机培训。” 科罗科夫说,阿富汗民兵作战勇猛而且视死如归,他曾经亲眼看到一些阿民兵一直战斗到最后一刻,死时还紧握武器。另外,阿富汗民兵极擅长打游击战和埋伏战,在必要时他们还会采取自杀爆炸方式。科罗科夫说:“阿富汗民兵的作战风格就连前苏联士兵也自愧不如,相信美国人也会被他们吓跑的。” 前苏联空降部队特种兵谢尔盖·罗曼诺夫1984年4月奉命进入阿富汗,1985年8月回国,他对战争的记忆是:“我们不敢在阿富汗的大路上溜达,游击队无处不在。他们可能在一丛灌木后面,可能在某个小小的角落里。他们中间还有孩子,格列波夫(我的战友)的一只眼睛就是被那些孩子投的石块打瞎的。 “有一次去山里扫荡游击队,飞机把我们空投到一个峡谷里。我们一共三个班。那个峡谷很宽阔,我们散落在山坡上。行动开始后,侦察兵报告说,有70个游击队员正从一个村庄往这儿进发。游击

队一般只有10到15个人,最多不超过20个。这是一个大部队。显然他们是专门来对付我们的。不幸的是,在山顶上还有一组游击队,大约15个人———他们早就从村子里过来等着我们了。谁也没有看见他们。当他们从上面冲下来向我们射击时,那70个人也赶到了。斜坡上正好有一道干涸的河槽,一米多深,我们就全都趴在那里还击。这是我第一次碰到游击队,天啊,他们的武器简直是应有尽有,‘М-16’(美国造自动步枪)、苏式自动冲锋枪、‘5.45’(苏式小口径枪),甚至还有转盘式冲锋枪!所有这些武器都喷着火蛇,幸好他们没有扔手榴弹。 “我们按便携电台的指令撤退。一会儿就有一个人受伤,一会儿又是一个。救星———直升机终于来了。我们站起来开始跑,边跑边还击。说真的,在那种情况下,你根本想不起来害怕,到处都是火光和子弹,我们只是没命地朝飞机跑。脱险时候听到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怎么样? “那里的地雷!有美国的,有英国的,还有我们苏联的。更多的是意大利造的———包在塑料壳里,探雷器很难找到它们———威力不算太大。游击队有能把装甲车和坦克炸翻的地雷。我有两次踩到了地雷,幸好是最后这种。 “如果装甲车里突然出现了日本录音机、钟表或者其他什么贵重的东西,你千万不要去碰。游击队运用地雷的方式匪夷所思。录音机的按键、钟表的发条„„甚至你拿一支圆珠笔写字的时候———轰———手指没有了。 “我们连有一个人叫‘煤黑子’———这是他的绰号,乌克

兰人。我复员的时候他已经被地雷炸过九次了。” 200亿美元的支出拖垮苏联经济 除了这些,当时苏军的烦恼还来自传染病。14年战争的结果是:苏军由于枪杀导致死亡所造成的战斗减员为1.4万余人,而由于疾病导致的战斗减员竟高达41.6万余人。苏阿战争中苏军所患疾病,有11.5万例是传染性肝炎,3.1万例是伤寒热,余下的26.9万例分别是瘟疫、疟疾、霍乱、白喉、脑膜炎等。而且苏联当时在阿富汗的军事开支超过了政府岁入的12%,14年共耗资近200亿美元,拖垮了国民经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