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的角落李娟

阿勒泰的角落李娟

【范文精选】阿勒泰的角落李娟

【范文大全】阿勒泰的角落李娟

【专家解析】阿勒泰的角落李娟

【优秀范文】阿勒泰的角落李娟

范文一:李娟阿勒泰的角落

2012年11月18 日

读过李娟的两本书之后 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想点什么。个人感觉书中的语言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这本书的亮点并不在语言的华丽。而是之前并没有人能够很细致的去描述真正的新疆哈萨克游牧人的生活,尤其是他们移动到冬牧场之后经历的那个寒冬。因为这一类的文章如果没有亲身的经历很难写出真实的东西,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有勇气和兴趣去为了书而体会这种极端的生活。所以真正能够抱着一定的热情和一些些的目的去体会,才能写得出感动人的东西。

冬牧场难以想象的生活

羊粪

刚刚到达牧场的时候,用羊粪可以做任何事情。羊粪的羊圈,羊粪的地窝子,羊粪的燃料,羊粪似乎是万能的。对于没有这种经历的我来说,真的很难想象,同时也对羊生出一种特别的情感。

寒冷

在冬牧场生活的整个冬季,寒冷是最好的代名词。刚收拾好地窝子的时候,合着厚厚的各种皮毛衣物睡觉,还会被冻醒。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又是只能去想象的事情。

洗头

洗澡自然是极其奢侈的事情了,作者也没有怎么去描述。但是对于洗头还是描写了一下。每次洗头发,都得自己去很远的地方背雪回来,化雪,烧水。有可能你这一天都在忙碌的事情就是在准备洗头发和正在洗头发和弄干头发。一天就过去了。真的很难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一种难以忍受。对于我们哪怕晚上不洗澡都不能睡好,只能说人是环境的天然产物。当你没有那个条件和能力去讲究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忍。人的忍耐力的上限是无限的,只要不危急到你的生命。

水源

冬牧场的人,害怕下雪。因为这有可能意味着他们出不了门,牲口无法出去放牧,甚至人或者牲畜会被冻死。

冬牧场的人,盼望下雪。因为如果没有雪,也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越来越困难的发现水源。不管人还是动物离开了淡水,那也是没法想象的生活。

作者就经历了不下雪,每次出门找雪的时间越来越长,每次找回来的雪越来越脏。到最后直接下定决心不再洗头发。

放牧

冬牧场,虽然到了大自然最寒冷的季节,到了万物几乎停止生长的季节,牛、羊、马却每天都需要进食。而恶劣自然条件下的放牧就成了艰难的工作。牧场男主人虽然爱喝酒,有各种小毛病,但是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和使命一点也没少。虽然女主人在家里一点也闲不着,也做着各种艰难的工作,收拾羊圈、收拾家务、准备食物、找好水源、烧好茶水等等,但是跟外出放牧相比,这又是极其简单的一项工作。放牧就意味着几乎一天的时间都要冻在冰天雪地的寒冷中,都在集中精力约束着庞大的羊群、马群、或者牛群的工作中。几乎一天下来,手脚会被冻僵,屁股也会做的麻木。如果遇上不好的天气或者不好的年景,

那更是一场灾难。这项工作绝不是我们想象的坐在马背上优哉游哉的荡漾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的自在。这绝不是一项美差。

草原人

在此之前,对于草原人总觉得是可以成年不洗澡,身上随时都是羊腥味,说着听不懂的话,合着各种羊奶,大口大口的吃着羊肉,豪迈的跟远方的客人聊天。每天悠哉的放牧,不用有任何担心,没有什么生活压力,更没有什么生存的压力。

现在看来,真是太肤浅了。

随着自然条件的不断恶化,可以放牧的地方越来越少,所以选择游牧这种艰难的生存方式的的人也越来越少。对于游牧没有确切概念的我们,对于他们的了解是如此之少,对于他们生活的艰难又是了解的如此之少。之所以说艰难,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一种自然,一种生活的常态,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难以想象。每天穿着几十斤的衣服,坐在马背上,冻在寒冷里,浸在冷风中,一天,一个月,半年。但是自然条件的恶化又在加剧这种艰难。

写到这里不得不敬佩这种生活方式,不得不敬仰这一生活方式下的人们的坚强。不得不欣赏人,在各种自然条件下高度的适应能力。环境的塑造性太强,但是人的适应性更强大。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9151690.html
2012年11月18 日

读过李娟的两本书之后 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想点什么。个人感觉书中的语言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这本书的亮点并不在语言的华丽。而是之前并没有人能够很细致的去描述真正的新疆哈萨克游牧人的生活,尤其是他们移动到冬牧场之后经历的那个寒冬。因为这一类的文章如果没有亲身的经历很难写出真实的东西,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有勇气和兴趣去为了书而体会这种极端的生活。所以真正能够抱着一定的热情和一些些的目的去体会,才能写得出感动人的东西。

冬牧场难以想象的生活

羊粪

刚刚到达牧场的时候,用羊粪可以做任何事情。羊粪的羊圈,羊粪的地窝子,羊粪的燃料,羊粪似乎是万能的。对于没有这种经历的我来说,真的很难想象,同时也对羊生出一种特别的情感。

寒冷

在冬牧场生活的整个冬季,寒冷是最好的代名词。刚收拾好地窝子的时候,合着厚厚的各种皮毛衣物睡觉,还会被冻醒。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又是只能去想象的事情。

洗头

洗澡自然是极其奢侈的事情了,作者也没有怎么去描述。但是对于洗头还是描写了一下。每次洗头发,都得自己去很远的地方背雪回来,化雪,烧水。有可能你这一天都在忙碌的事情就是在准备洗头发和正在洗头发和弄干头发。一天就过去了。真的很难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一种难以忍受。对于我们哪怕晚上不洗澡都不能睡好,只能说人是环境的天然产物。当你没有那个条件和能力去讲究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忍。人的忍耐力的上限是无限的,只要不危急到你的生命。

水源

冬牧场的人,害怕下雪。因为这有可能意味着他们出不了门,牲口无法出去放牧,甚至人或者牲畜会被冻死。

冬牧场的人,盼望下雪。因为如果没有雪,也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越来越困难的发现水源。不管人还是动物离开了淡水,那也是没法想象的生活。

作者就经历了不下雪,每次出门找雪的时间越来越长,每次找回来的雪越来越脏。到最后直接下定决心不再洗头发。

放牧

冬牧场,虽然到了大自然最寒冷的季节,到了万物几乎停止生长的季节,牛、羊、马却每天都需要进食。而恶劣自然条件下的放牧就成了艰难的工作。牧场男主人虽然爱喝酒,有各种小毛病,但是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和使命一点也没少。虽然女主人在家里一点也闲不着,也做着各种艰难的工作,收拾羊圈、收拾家务、准备食物、找好水源、烧好茶水等等,但是跟外出放牧相比,这又是极其简单的一项工作。放牧就意味着几乎一天的时间都要冻在冰天雪地的寒冷中,都在集中精力约束着庞大的羊群、马群、或者牛群的工作中。几乎一天下来,手脚会被冻僵,屁股也会做的麻木。如果遇上不好的天气或者不好的年景,

那更是一场灾难。这项工作绝不是我们想象的坐在马背上优哉游哉的荡漾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的自在。这绝不是一项美差。

草原人

在此之前,对于草原人总觉得是可以成年不洗澡,身上随时都是羊腥味,说着听不懂的话,合着各种羊奶,大口大口的吃着羊肉,豪迈的跟远方的客人聊天。每天悠哉的放牧,不用有任何担心,没有什么生活压力,更没有什么生存的压力。

现在看来,真是太肤浅了。

随着自然条件的不断恶化,可以放牧的地方越来越少,所以选择游牧这种艰难的生存方式的的人也越来越少。对于游牧没有确切概念的我们,对于他们的了解是如此之少,对于他们生活的艰难又是了解的如此之少。之所以说艰难,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一种自然,一种生活的常态,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难以想象。每天穿着几十斤的衣服,坐在马背上,冻在寒冷里,浸在冷风中,一天,一个月,半年。但是自然条件的恶化又在加剧这种艰难。

写到这里不得不敬佩这种生活方式,不得不敬仰这一生活方式下的人们的坚强。不得不欣赏人,在各种自然条件下高度的适应能力。环境的塑造性太强,但是人的适应性更强大。

范文二:阿勒泰的角落——谈李娟的文学创作

勒泰阿的角 落—

谈—李的娟文学作

创祁晓冰伊犁 范学 院师人文院学

孔文迅

要:在现代文 创学作 中李,娟是年来从新疆近阿泰地区涌现出来的一位勒坛新文,秀其散集备受文注关创。  作 要 以阿勒泰主 地的区自 风然光 、 日 常生为 活背。 景 正因 阿勒为泰地处偏北 夏秋 冬 四春 季迭 更变换 ,的所现 显不出 色 同调 悄然 于作 者笔尖 成不 同于大形 众理心 期所待 画的面。李 娟 用意诗 盎然的语 言为 我 描绘 了一 们人 与幅世 界完美和谐 的 画 卷 。本 文 用采本 文细 读的式方, 对李 的文娟 创学 进行作 研 。究意在优境美 质 、纯 地 的散 文世界粹 , 既她传达了 自的处我

身性体 验,也向世人 展示 了阿 泰勒哈萨 克牧 怡民然 自得 、积极向 的上神精状 态 。 关 键 词李娟:;阿 泰 勒;文创学 作

在 新 疆,在 遥 远 的阿勒 ,李娟泰 展开 了一 场迄今为  止最为盛 的大人 个宴 会那 是。一处 安放 在远 方被 和处 的高 风 景吗 ?一 个 单 身 力薄的 女 ,子 她 领着 率片一心 灵牧  场 的像 ,些一遥 的远雨 水和 阳光一 ,样守望 着时间 荒芜和的  ,步 一种 有精灵 的般文字 ,扯动着 天边 云的彩 。当我们”  未想 其见 人先闻 其 评 论 的她 该 是怎么 的样个 一作 家形 象,

市售 员货、声 台讯呼传 姐小、 报刊 辑编 。打等 工之余 , 李 娟 始偷偷开 作写 学文作 品。因为 有罕见 的具文学禀 赋、细  的生微观 活察以 丰 及富的 生经历 ,人直到作 品被新 疆作 家

亮刘程 发 ,作 现品奖获 ,读 反者响强烈 , 这 ,李时 才走  散娟 家文赵 宏丽 曾说: 李 “娟 的文 字 同原如生态 的 籁

宁静 天。 们我宁 愿 相信这 山野些里 的声 音,一个 女子 脚的  文 上学康的庄 大道 。   一在 个学颁 奖大 文上 听到会样这 一段 时 话我, 们就会在幻  之 音她 的视,线很低 ,与 她 下 的生物 笔、动 物静 物是 同、  水平 线 , 几上乎 大与 自 然 融为 一 体了。 她 ”的每部作 品  她 散 的又 是怎么 样文 的艺风术 格。 在代现 文学 作 创中,李   无不渗透 描着 写见闻带来 的 默幽 感、作者 自我情感 悟 的  感创娟 作 主要 以阿 勒 地 区泰的自然 光 、风 日生常 为背活景 。  共 鸣,还 有 赏天欣地 然 自如欣 宛照赏片 美 感 的李 。 娟的写  娟李用 诗意 盎 的然语言为 们 我绘描 了一 幅人与世 的界美完  作 还让 散文家赵 丽 想宏 巴起金 先 生 的个两 持 坚:“ 自 己写  谐 画卷 。在意境和优 美 质、 纯粹 地的文 世散界,她 既传达

最熟悉 ,写 自己的 受感 最 的深 。”李娟 本人 在写 的作最 初  自了我 的 身性处体验 ,也 向世 人 展示 了 勒阿泰 哈萨克牧 民   目的 与机 不是给读动者介 绍方地 性 识知, 而是 从她小 在阿  怡 自然 、得 极积向 上精的 状态神。 勒泰地  区生 活成、长 ,因 在 写作此中 可避不 免地指 向 勒阿 泰地方 的 生 活反 ,增 而加了 读者 对勒泰阿地 方性 知 识 了的 李   娟近, 来年 新从疆 阿 勒泰地 区 涌 出现 来的一 位文  解 。李娟 的作 品从 《九篇雪 到》《 阿 勒 泰的角落 》再 到

坛 新秀。她散的集文备受关注,并赢得很了多的称赞人。  《 的阿勒泰我 ,》我们带来给的是对都阿勒泰塑造的。她从 她

着对  生 存能本的感 激与奇 新 ,用”浑然 天 的成触 ,笔

自己

的滴点 活生写 活了阿 勒泰 ,并 把它 向了推面 外更 阔 广

写出自己 一不 的样 才天 的般活 文鲜字 ”。此 传奇如 天才般  的世界 的李娟 虽。然 没接 有受过 专业的 文化训 练 下,也 笔 作家的, 在 文学 作 中创有独自 己一 的番 觉 感 曾。 说:“   仅李 仅是因 为她 喜欢 写 ,作写的 尽 她是 周 围人的 、事 、物。

的娟东西 , 弄文让字的人 绝望 。娟李 的现出, 就 当年 像的   红一萧样 是 ,天 的才出 现李娟。 和阿勒 泰关系的, 就像萧  红 和呼 兰 河关的 系。 作 ”舒 家 廉 飞评的 价足以 给李娟 的文   学作 定位 品随,现着代文 学的 潮热,李 娟的文学 创 也得作

到了大 众 的爱 。 喜 她 的创 作源 要 追溯泉 于她 长生的地 与 方她的成 经长

她 就是如 实 地描 写 自己生 活 的,抒写 己的所自所见 ,闻犹 如 一 位 间民的 游 吟人诗、 流 歌 手 ,浪 品质纯 朴感、悟 天

然。 她 说曾 过 :“我正 是样 慢慢这 地 写 啊 啊写 才成, 为此  刻 的自己。 ” 浮躁 的在 社 会 ,里李娟的 文 给字 浮躁 心 的带

去了安 宁静 平抚平 躁, 动心绪 。的对清新秀 美 的 环描 写 境的同时 让人 也感受到 然 自境环 恶劣 的, 比如冬 对生季 的  活历。 她父 母 亲是四 人川 ,年早随 军 入 进 新疆 , 成为 所谓 描 写 , 对 于 未从 经过历 的人来 ,说 样那地 天寒 的气冻候 就  “疆新建 设兵 团 ”的 一 员。 团兵解 散后, 母 亲续继留 新在 是  一种 灾 难她。的 字文不仅仅 停 在 美感留 的静 态 欣赏,更 疆 辗转 靠经, 裁营缝 和 小卖 部为 。李娟 在生创 其作的作 品  多的是 喧 在嚣躁与动 的 代年 给带 了们人未 知区 域的 物与事

中乎几没有 写到

自己父亲 ,而在作的 中反品复 写到 一的位  多 民族五彩斑 斓精的 神来 。往 “  叔 ”叔可 是能 继 其 父李娟 。是 从在 小川四和新疆 两 地  辗 转求 学生和 活 高中。 学 。辍小从学 年级2开 始 写作 最初,

在 读李  娟 的 文散时, 我们时常 会被 她 语的 折言服 。一

写的 作给 是在远 疆 的新亲母 信写。中学辍 后学 到全 国各曾  作部 品是 语映言照 出的是 作的者 部 全文的化修 养 而。语 言  多 地个城 打工市 。做 各种过 工 ,种括 做流包 线水工人 、超  大 汪师 祺曾更 是说 透 彻 得:语 言 美不的在 一 个一 个句 子,

・2

2・  北方 学文杂欢志迎稿 投:b fwx b j b@1 6 . 3c o n  r

当 代文 学

现 在家 眼前 大, 窥视生活 底 色   她 。那 的些 文章 、句 子字 、 词,总 是 在 不 意经间就 给

而句在与 之 间的关 句 系   人 。以 动 颤感 的觉 ,人给 以山重水 复、 峰路 转回 感 之她的。 那  些来 阿自 泰大勒 深 地处的 声 音 以, 、词字、 句子、 章 篇的形 洗式涤着 们我的 魂 。而 在这灵 些文字 背的 后李 ,的  那娟 个关 于人 生思的考 ,生 死 的 体悟等 个 个 一学命 哲题的 悟 性 , 让我们 到 了一个作 看家 大 的,人 性 的光辉 。爱而 一这 切  是美都 的,在李 娟世的 界。在 一片那天空 下, 她无的拘   极 罕为见 的 “。 阳 光 云 隙间在不断 地移 动,把 一 束 明束

李娟 诗 意用文的字创 造了一个 粹 纯、明 的朗世界,这

里  真正有的生活 每个,人 以 自都的意己愿 着活。李 娟她以 自 身的 经 和情 验感 作 为出发 点, 观达地 面对 生活的苦 难 ,   发 这现土 地片的上与 美趣乐 构, 了成的她文散独特 的美感 。

在  李娟 创独的散文 世 界里, 抒写自 然 也,就在自  然

中发挥

着 独特 的魅力它 。 她生 的活世和界 为因 与自联 然系

,心 胸开的朗 精,神 的 新鲜 泼 活,在当今 的写作 者 是  密,切 有它加 入 的,活 生是总 充着满意 外 惊和 喜。李 娟在 抒

写勒 泰阿 角的角 落 ,凭借落 对着自然 、生对 命的倾听 和感  光 线在 的地大上 回来射 投一 一块遮 云 蔽地方 是冰的凉清 晰  悟, 感 受常日生活 脉的动 、 自然的 息,生 以独 的方 步式,   的 光线 , 射 的地照方 灿是烂 恍 惚 的 这斑 斓 浩 荡 。的世界 ,   写来就 的 著作她、 的她生活。 散 文总 给一 美种 感, 时同也

我  们 在站山 顶往 下 看, 喀 图吾位 于我 们所 熟 悉 的 界世 之 会有 种 “ 悲一剧

美 ” 呈现的 在李 娟,的作 中品 , 对恶 劣环 外 永远, 不是我们 心里 那 的想 些 所能法说 明 白的 。 ”( 《   喀境 的 描 ,对 动写 物的 写描等虽不 悲 ,却壮 淡有忧淡 伤。她  吾 图永 的之 处 远 )》“ 在 这山里 ,能野睡 觉的 方地 实 在 多 太 可以 边疆 阿是勒 的泰代 言人 正, 如 人们 起提 从沈 ,文 不  便了,随 找便处 平坦 的 草 一趟地, 身子陷 入 大了地 ,舒服 得  能 不谈 湘到 ;西去 湖 南沅 了水 边 ,不 也 可不能想起沈 文从 要 死 。 过睡一个 夏 天也不 会有人 来打 扰 ,你除 寒非 冷除

的,作 一品样, 娟李的 文字离 不开 阿 勒泰 去 ,阿勒 泰 了就, 非雨。  ” ( 《 荒原 在睡 觉 》 里) 在《我们 这里 的澡 》这 堂篇文  想 寻李 娟 作找 品中 足迹 的。少 数族 居民民 的 原 始 存生状 章

中写 道 “ 子身颀 柔长 弱 , 一 每起 处伏, 都是 波水静  止 态 民、风 习俗 、地貌风情 等 流露在都李 娟的散 文 中,发 散 后, 唯一 肯 停不 的息 道涟 一漪, 鸟 飞之起 前瞬间的凝 息 。   着 疆新广阔 域 的民族韵疆 。味娟李 品 的真正作 力在 魅这 于鸟 羽干 净, 翅 子张 微…还 …有 晶水 中自然形成 的 云雾 一一 个如 此 骚动与喧 嚣的时 代里 ,作 者心 灵 里某 种质的 素一一 透 这过 水 看晶向蓝天 , 那云雾轻 地 微转旋 而最 美 ,的是在  那些 正 美好真 自然 而 的东 西,才 让会如 人安 心于此边地生

旋那转 正中 央 止静 不动 的纤、 的细 心轴。 “ ”那 花并水不 是 活 。她 笔事物 的喧 下嚣与 动骚 仿佛 ,与 个这 正真 闹的世吵 触 着她 的 体 才溅 身开 ,而 去是触着 了 她散所发 来出的 芒光 界 无关 然。 而,那些明亮 绵、密 的 字文 之后,又 是怎 样幽

溅 开 。 ”去这段 文字李 娟摹绘 是的少女 浴沐 情 ,景 散  暗 发无、 声 内的心 ?又是 等汹 涌何世 界 ?   出的她了 一的种 特 独敏 感下 美 的的道 味。 女少浴 是沐美 的所 在 是, 杂嘈中的静 谧 , 是击破 喧闹 光的芒 。 动 与在 静世、  俗与 庄 严的对 照中 ,把公 共 澡 堂从世 俗的 纷 引扰 向了神

参 文考献:  [

1 ]李娟 . 阿 勒的泰角 落tM ]. 万卷 版出 社, 0 1 20.   [ 2 李娟] . 我的勒阿泰 M.云南人 出版社, 民2 01 0 .  [ 3 ] 娟李. 走夜路请放 歌唱 声 .  南文艺湖出社版 2, 0 11  [

4] 李娟. 这世间有所的 白[ 】M .重庆 版出, 社 2 1 2 .0

圣 ,  归 了回本源 。沐

浴本 身是一 个 为极 严庄 的体 仪 身式 。  对信 仰 斯兰 伊教的哈萨 克 民牧来 说更, 如是 。此娟李 就  样这 接直明确 把一 的 个中国式 的堂 澡裸 裸赤的毫无 遮掩 呈的

上接( 第 21页 )

什 “么蛙 ” 与 “ 娃” 同音? 为什么 儿婴 出母 刚腹时 哭声 与 生  儿婴的 声哭 世是上最 动 听的音乐 !啊 那可 晚天上 的蛙

叫蛙 的 叫

声十分 相似 ?什为 么 我东 们 北乡的泥 娃娃塑 像 中 ,   声 里 ,有种一怨 恨一 种, 委 ,仿 屈佛 无数 受 是了 害 的婴伤

有 许  多怀抱 着一 只 ?蛙为 么 人类什的始 祖叫 女 娲? “娲 ”  儿的 精 在灵 发出控 。 ”姑诉 遭姑到 蛙群 袭击 后 与,姑 姑 放 与“ 蛙 同音” 这说,明人 类 的 始祖是 一只母大 蛙这,说  明 弃胎 手术堕是有 密切 联系 的,小 中的姑说 姑最终 回归到 用

类 就是由蛙进 化而 来,种 那 人由 猿化 而来进的说 法 完  是 土造泥 赎人 罪道的路 在。 身上体 现 出她娲女精神 承,担着

错误的 I  g  O t  IQ ” 。 作家 明 无白 的 疑 明表 了 于对 神 话 型 的原  繁 后育 责任 重担代的 女 ,性子骨里还 具有母 性是的情 感 。  应用。其 次,小 说以 蛙来命名 , 且并 也有牛蛙 养 殖 场的描  蛙 》《多处 应用 到 女娲神话 个这 象 ,无意 论 泥是 土

造写 ,也 这是女娲 神话原 型的 一种外 。化星何 亮 在《 中 国图  人 的接直 呈 ,现 是女 娲与 生殖崇 拜 还渊的源 作,者将 这  腾文种化 》过写 “ 娲, 蛙 即当 无义疑,而 女 雌 义与 同 ,所 谓 沉 淀 我们 在族民 神 精中的集 体 无意识深化 和 再造 。使创  这女娲 其 , 就实 是‘雌蛙’ 。大 概雌 原 是某 蛙族部 氏落 的图  个 神话 获得新 活的力。 腾 ,后来 图腾 演 化为 神雌蛙 也,演 变成女娲 [”7 】 。 说小中  写 姑到 姑遭 遇蛙群 袭击 ,为因蛙代 表生 命和繁 ,而衍姑姑 执行 计 生划 育与此是 相 背违 。“ 但 姑的姑 说,那天晚 上   的蛙 声如哭,仿 佛 是千 成上 的万初 婴生 在 儿哭。姑 姑 她说 原本 是 爱 听初最 生哭 声儿 的对,于一个 妇产科 生医 来说 初

,参

文献考:

[1 】 [ 4 ]荣 格.原型与集 体无意识,国 文际 化出 版司公 2 , 0 1 1.  2[] [ 3 ][ ]5 [ 6]莫言 . 蛙  . 上海艺出文版社, 20 9 0.  [ 7 ] 何星亮 .中 国图腾文 [化 】 .M 中国社会科学出社, 1 9版9 .2

方北 文学杂志欢投迎稿: h t o :t/ /

w w. w f bwx

・23・

范文三:诗意地栖居在《阿勒泰的角落》——李娟散文探究

评论 者 说

诗意地栖居在《 阿勒泰 的角落

李 娟 散 文探 究

赵 学 敏

内容摘 要 :北 疆女子 李 娟从 2 0 0 9年 出道 至 今 .   她 的每 一部散 文在文 坛都备 受赞誉  . g - -  ̄ A. 以阿勒泰

地 区的 天 地 万 物 作 为 原 初 性 背 景 . 春 夏 秋 冬 四 季 景 物  为 其 更 换 着 不 同 的 色调 , 行 走 在 画 面 中的 人 与 之 和 谐

疆 的 理 由 . 成 为 他 们 逃 离 此 地 追 求 美 好 生 活 的 正 当  借 口 。但 是 . 这一 切成 为 “ 李 娟 自 己 培 植 和 统 治 的 另

个 强 大 的 王 国 。她 是 那 里 至 高 无 上 .君 临 一 切 的

王。 她 让 我们 陌生 , 又让 我 们 感 动 。 陌 生是 因 为遥远 ,

相依 . 恒 久流 长 。 李 娟 用诗 意 盎 然 的 语 言 为 我 们 描 绘  了 一 幅 人 与 世 界 的 亲 密 图 . 为 身 处 都 市 浮 华 中 的 人

们 开 辟 了一 方 心 灵 的 乐 土  本 文 采 用 文 本 细 读 的 方

感 动 是 因为 在 她 的 文 字 王 国里 . 为 我 们 窖 藏 封 存 保  鲜 着 外 面 世 界 已 失 传 很 久 的 许 多 东 西   这 里 面 当 然

包 括 天真 、 好奇 、 同情 心 、 大度 、 宽 容 等许 多我 们 原先

式 , 从 人 与世 界 的 亲 密关 系、 心 灵 话 语 模 式 和 诗 性 的  叙 述 语 言 三 个 方 面 探 求 李 娟 散 文 的 诗 意 追 求

关 键词 : 关 系  话 语 模 式 叙 述 语 言

拥 有 的东 西 。那应 是连 着 一个 人血 脉 、 体温 , 并 且 能  直 达 内心 的东 西 。” [ 5 ( P g D ] 在 这个 王 国里 , 国王 看 待 一  切事 物都 是那 么 单纯 透 明 。 温情 脉 脉 。 透 过 普 通 的糖

纸 . 李 娟能 看到 两个 “ 试 探 着 开始相 互 进 入 ” 的世 界 『 2

在 2 1世 纪 的 新 疆 阿 勒 泰 地 区 “ 没有网络 . 没 有  电视 ” f l J , 只有 “ 盐碱 水 、 风沙 、 蚊虫、 荒 凉 寂寞 。 酷 暑严  寒 交加 凌迫 。 夏 天 动辄 零 上三 四十度 . 冬 天 动 辄 零 下  三 四十度 . 出 门 放 眼 看 去 全 是 戈 壁 和 成 片 的 沙 漠 。” 【   0 " 2 3 4 ) ]这 样 恶 劣 残 酷 的 生 存 条 件 对 于 常 人 来 说 是 苦 不   堪 言 的 .但 是 对 于 生 活 于 此 的 一 位 瘦 小 的 女 子 来 说  却是 “ 心 满意 足 ” 的, 她 就是 李 娟 。 从 2 0 0 9年 至 今 , 她

{ V 6 4 ) 1 ; 那 能散 发 香气 的花 。 “ 多 么 像 一 个 人 能 够 自信 地

说 出爱情 呀 ! ”   ; “ 金 鱼在 水里 游 , 像 是 这 世 上 没 有

的一 种 花 朵  ” [ 2 g " z s s ) l

正 如王 安忆 曾说 : “ 李

娟 和 世 界 的 关 系 。与 一 般

作 家 不 一 样  ” 问在李 娟 生活 的 这个 “ 奇妙 无 比的世

界” I  ̄ q n 2 3 ) ] . 其 笔 下 的 植 物 动 物 尚 且 生 活 得 如 此 自 在 和

谐 .人 们 与 万 物 的 关 系 更 是 仿 佛 天 然 的 隔 绝 了 紧 张

出版 了《 九道 雪 》 、 《 羊道 》 、 《 我 的 阿勒泰 》 、 《 阿 勒 泰 的  角落》 四部 作 品 , 其 中《 阿 勒泰 的角 落 》 在 2 0 1 0年 获

得“ 在场 主 义散 文奖 ” 提名 奖 。本 文试 从 心灵 话语 模  式 、人 与 世 界 的 亲 密 关 系 和 诗 性 的 叙 述 语 言 三 个 方

感 , 自然 而 然 地 交 融 在 一 起 . 这 里 仿 佛 从 夫 地 混 沌 开  始就 永 存着 “ 这样 一 种古 老 的 、 历 经 千 百 年 都 没 什 么

问题 的生活 方式 , 它 与周 遭 的 生存环 境 平等 共 处 , 息  息 相 关 .也 就 成 了 一 种 与 自然 不 可 分 割 的 自然 了 ” 『 2

1 7 1

面, 采 用文 本 细读 的方 式探求 李 娟诗 意 的精 神追 求 。

李 娟 的童 心 未泯 的外 婆会 说 : “ 兔 子兔 子 . 你 一  李 娟 的 妈 妈 为 了 救 活 一 条 即

人 与 世 界 的 亲 密 关 系

个 人好 可怜 哟 …… ”   用胸 罩兜 着 ”

在散文研 究领域g _ - 有 建 树 的 陈 剑 晖 先 生 曾说

将冻死的金鱼“ 小 心地 把 它 放 在 怀 里 . 塞 进 双乳 间 ,   ; 为 了孵 出 一 只小 鸡 , “ 蛋 静 静 地 卧  在 她 胸 罩 中 间 的空 隙 里 . 灯光 调 得很 暗 . 她 半 躺 在 被

过 : “ 散文 则 是主 观 的王 国 。 这是 一个 内在 的世 界 . 一

个 孕育 着 的并 且 保 持其 孕 育 状 态 而不 外 显 的世 界  在 这 里 ,散 文 家 的个 性 占 主 要 地 位 … … 散 文 家 在 表

窝里 , 倚 着 枕头 。 用 棉 被 轻 轻 捂 在 胸 口上 , 低 头 看 着

怀 中的宝 贝 … …” [ 2 ( v a ' s ' t ) j

现 生活 时 。 他不 用对 现 实生 活 中 的人 和事 、 场 景作 太

多 的典 型化 加 工 , 他 的个性 没有 被 虚 构 的帷 幕 隔开 ,

人 与 动 物 之 间 仿 佛 消 除 了 天 然 的 隔 阂 .在 人 与   人 之 间的关 系 上更 是如 此 。 “ 一 个我 不认 识他 , 显然 ,

因 而 他 的 主 观 感 情 表 达 最 为 直 接 . 个 性 流 露 也 最 为  鲜 明 。” ( 删 散文 家韩 小 蕙也表 达 过类 似 的观 点 . “ 散  ‘ 索  文 这 种 文 学 体 裁 .也 许 是 文 学 诸 种 形 式 中 最 能

他 也不认 识 我 ” 的 陌生 男人 . 看 着 作 者 狼 狈 地 拉 面 出

丑 . 然后 在 请他 吃 了一 碗 面后 “ 从 此再 也 没见

过这 个

人 ” 。1  ̄ v 3 7 ) ] 无 论男 女 老少 , 他 们 的 内 心 犹 如 阿 勒 泰 的  蓝 天 白云 , 那 么纯 真 干净 . 诗 意盎 然 。每 个人 都 秉持

要 ’ 的一种 。 它‘ 要 ’ 的不是 轻 飘飘 的形而 下 ( 物质的)

抒写 , 而 是作 者 用 心 血 、 用 困境 、 用 蹉 跎 的 生 命 历 程  所 换 来 的 — — 沉 甸 甸 的 感 悟 、 厚 重 的 思 想 和 崇 高 的

“ 人 之初 , 性本 善 ” 的信 条 , 终身 与物 为善 , 与 人为 善 。   二 、 心 灵 话 语 模 式  新 疆 阿 勒 泰 脚 下 的 人 们 .身 处 广 袤 无 垠 的 戈 壁  滩 . 时 时 刻 刻 面 临 着 恶 劣 环 境 的 侵 袭 和 物 质 条 件 的  匮乏。 这 一方 水土 没有 打磨 掉李 娟 内心 的细 腻 , 天地

所 养 给 予 了 她 一 种 灵 性 .孕 育 出 了 她 笔 下 的 世 界 一

人格。”  一 例 《 阿勒 泰 的角 落 》 就是 这 样 一 部作 家 将

自己 的 生 命 情 调 融 人 自然 , 体恤 世 间万物 , 思 考 人 与  世 界关 系 . 感 悟 生 之 真 谛 的佳 作 。

在 常 人 看 来 . 恶 劣 的 自然 环 境 和 匮 乏 的 物 质 资   源 . 这 些 都 会 成 为 无 数 年 轻 生 命 拒 绝 长 久 居 住 在 新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E4F88179F25A25B2.html
评论 者说

份 无 与 伦 比 的 自 在 和 谐   作 者 以 她 随 季 节 而 迁 移 的

的感性 化 . “ 以 浑 然 天 成 的 笔 触 .抒 写 大 地 肌 肤 深 处   的秘密 和生 之爱 恋 ” 嘲   李 娟 用 一 种 细 腻 委 婉 的语 调

五个 不 同地 方 为结 构 .在 每个 流浪 地 记 录着 她 的所

见所 闻 。 所 思 所 感 。其 散 文 构 思 和 行 文 完 全 不 受 “ 先

轻声 低语 , 像 拉 家常 一般 娓娓 道 来 . 在近 乎 流水账 一

验主题” 的制 约 . 不 受 商业 价 值 利 益 的驱 使 。 完 全 是

其 自在 心 灵 的 天 马 行 空 。 这 种 感 情 的 真 实 流 动 常 常  表 现 为 “自 言 自 语 . 自 哭 自笑 , 自 泣 自诉 的 我 与 我 的

心 灵 的对话 ” 。 ( 梅 洁语 )

样 的平 凡话 语 中却 营造 出了一 种 陌生化 的语 境 。 “ 由

于 陌 生 化 的 过 程 中有 感 觉 的 弥 漫 、 意 象 的跳跃 , 以及

鲜 活 生 命 的 渗 透 . 因 而 这 样 的 语 言 自然 也 是 一 种 诗

性 的 语 言  ”   1 酬

李 娟 在《 阿勒 泰 的 角落 》 里 写 满 了 对 大 自然 的感   恩 与人 性 的关 怀 。 在 自然 界 中 的 “ 景 、 物 、 人 的关 联是

“ 《 阿勒 泰 的 角落 》 是 来 自明亮 而 非 阴 暗底 色上

的精灵 吟 唱 。 是孤 寂世 界 的心灵 牧歌 。 是 与 时 空 背 道  而 驰 的 天 籁 之 音 。” 【 B 1 这 首天 籁之 音无

疑要 具备 温暖  的声 音 , 押 韵 的 歌词 , 动人 的旋 律 , 亦 即 语 言 的 音 乐  性  李 娟 笔 下 的 一 气 呵 成 的 文 字 天 然 的 有 一 种 节 奏   和韵律 。 她 注 意 运用 长 短参 差 、 可 伸可 缩 的句 式 。 调  配 出一 种独 特 的声律 。如 “ 常常 是想 到最 后 . 已经分  不 清 快 乐 和 悲 伤 。只 是 自 由 。只 是 自 由 ”   她 采 用  同音字 的重 复 的方式 , 强 化语 言 的音 乐性 。如 “ 天 空  的蓝 也正 竭 力 想 逃 离 自己的 蓝 , 想 要更 蓝 、 更蓝、 更  蓝 … …” 她还 喜欢 用 排 比对偶 。 增 强 语 言 的 乐 感 。 如

自由 的 . 指 喻是 完 全 心灵 化 的 , 是 作 家 内 在 心 性 对 于

物 象 和 意象 的主 体 投 射 ”   【 7 ( 聊】 l 这 种 自 由关 联 性 正

好 契 合 了 心 灵 话 语 模 式 .使 得 叙 述 空 间 维 度 无 限 扩

大 , 作 家 在这 种 话 语 结 构 中 。 无论是记叙还是抒情 ,

都 能 从 容 惬 意地 神驰 意 荡 . 呈现“ 发散性与跳跃性”

状态 , 其 营造 的审 美 空 间也 是 开 放 的 、 广阔的 、 自 由  的  “ 当 我 想 起 巴 拉 尔 茨 的 月 亮 … … 我 的 身 体 就 被 洞  开 。 通 体透 彻 。 鱼 在 我 的身 体里 游 , 水 草 舒展 叶 片 , 无  论 是 什 么 . 触 着 我 的 身 体 就 会 轻 轻 下 沉 … … 巴 拉 尔  茨 的 月 亮 是 世 界 上 最 奇 异 的 事 物 . 它 圆 得 不 可 思  议。”   l 】 李 娟 眼 中 的 巴 拉 尔 茨 的 月 亮 带 给 她 的 是 如  此不同, 充 满一 种 强烈 的透 明感 , 这 种 能够 照 彻 身体  灵 魂 的切肤 之 感投 射 到 “ 鱼 …‘ 水草” 这 些 似乎 不 相关  的 事物 上 . 毫无 牵 强 附会 之 意 , 心 灵 的 跳 跃 表 现 的 如  此 浑然 天成 . 令 人 惊 叹  三 、 诗 性 的 叙 逋 语 言  李 娟 用 整 个 生 命 去 体 悟 大 自然 和 毛 茸 茸 的 生

“ 世 界就 在手 边 。 躺 倒 就是 睡眠 。 嘴 里 吃的是 食物 。 身  上 裹 的是衣 服 ” 。 同时 , 省 略号 、 感 叹号 、 破 折号 等标

点 符 号 的 多 次 重 复 使 用 .使 得 犹 如 五 线 谱 的 语 言 节  奏 更加灵 活 多变 , 音乐 性更 加强 烈 。

位 北 疆 的 普 通 牧 民 女 子 的 每 一 部 散 文 能 够 引

起轰动 , 她 的散 文 能 够 使 2 0多 位 著 名 的 作 家 、 评 论

家 为其专 门召开讨 论 会 , 除 了题 材 的陌生 化效 果 . 更

因其 心 灵 化 的 语 体 和 诗 性 的叙 述 语 言 传 达 着 她 对 人  与 世 界 关 系 的 思 考 .带 给 了 读 者 史 无 前 例 的 阅 读 盛   宴 . 为 当今充 满语 言泡 沫 的浮

躁 文坛 。 创 造 了 一 片 诗  意 的世外 桃 源 。

活 。从 而 有 了 陈 村 所 说 的 。 “ 这 样 的 文 字 是 教 不 出 来

的” . 作 家 王安 忆 说 过 的“ 她 的 文字 一 看 就 认 出来 ” 。   李 娟 散 文 的 独 特 性 除 了 题 材 的新 奇 . 更 在 于 她 的 诗   性 散 文语 言  她 的散 文语 言 很好 地 暗合 了散 文 理论  家 陈剑 晖先 生 在《 诗性 散 文 》 中 对 散 文 的 诗 性 语 言 的  概括 : 感 性化 与理性 化 、 隐喻性 与 陌生 化 、 音 乐性 。

“ 我 抬 头 望 向天 空 . 天 空 也 是 如 此 — — 天 空 的 蓝

注 释 :

[ 1 1 ] 李娟 博客 : h 叩: / / b 1 o 昏 s i n   c o mc n / L l / 1 2 8 o 0 4 8 8 6 3   [ 2 】 李娟. 阿勒泰 的 角落[ M】 , 沈阳: 万卷 出版公 司,

2011.

也 正 竭 力 想 逃 离 自 己 的 蓝 。想 要 更 蓝 、更 蓝 、更 蓝

… …

任凭 世 界种 种 的 “ 动” 席 卷 我 在 眼 前 这 片 暗 藏 奇

【 3 】 陈剑 晖. 散 文 文体 论 [ M】 , 北京: 中 国 文 联 出版

社 . 2 0 0 2.

迹 的海 洋 中无边 无 际地 飘荡 。”   冽 远 望 目力 所 限 ,

她 看 到 的只 能是 一 片蓝 . 但 感 觉却 是 无 限 的 . 天 地 之  间任 其遐 想 。身 体 感 官 的充 分扩 张 , 精 神 的在 场 。 使  作 者 能够 摒 弃外 界 的一 切 喧 扰 . 置 身心 于此 时 此 景 ,   潜 入 内心 的 空 灵 状 态 . 运用 内视 角 。 幻 化 出 与 现 场 事

『 4 1 韩 小 蕙. 太 阳 对 着 散 文 微 笑 — — 新 散 文 十 七

年 追踪 【 M】 , 北京: 文 化 艺 术 出版 社 , 2 0 0 8 .   【 5 】 刘文 波. 安 静 的 勇 气— — 读 李 娟 《 阿 勒 泰 的 角  落》 , 阅读视 界 , 2 0 1 1 .   【 6 ] 刘 志 荣. 大 地 与 天 空 的 辽 阔 与 隐 秘 — — 李 娟  散 文漫谈 , 文 艺争鸣 , 2 0 1 1 ( 9 ) .

【 7 1 吕林 . 世 纪 末 的 精 神 守 望— — 论 2 0世 纪 9 0

物 融 为一 体 的无 限场景 。 找寻 与 之 匹配 的诗 性 语 言 。

“ 这种 透 明而 颇具 穿 透 力 的语 言 。的确 是有 灵 性 . 是

种“ 感 觉化 ” 了 的“ 语体 ” 。 诚 如汪 曾祺先 生所 归 结 :

是 以“ 代客观为主观 。 代 物 象 为 意象 : 把 难 以 言 状 的

心 理 状态 转 化为 物质 的 。 可 捉摸 的生 理状 态 。 ” 【 3   李 娟 逐 水 而 居 的 迁 徙 生 活 见 证 着 阿 勒 泰 的 春 夏

年 代 中 国散 文 主 潮 [ M】 , 上 海三联 书店 , 2 0 0 9年 1 2月 .

『 8

1 见于 2 0 1 0年 在 场 主 义 散 文 授 奖 词 .

[ 9 】 陈剑 晖. 诗 性 散 文[ M】 , 广州: 广 东教 育 出版 社 ,

2f ) 09

秋冬 , 这 片神 奇 的 国度 就 是 产 生 她那 纯 净 、 清新 、 淳

朴 、 自然 的 语 言 的 “ 原 初性 背 景 ” 。 她 的笔行 走 在大 自   然 的千 变万 化 中 。 也 在 内 心 感 觉 的 缝 隙 中 蜚 短 流 长

作者 单位 : 华 南 师 范 大 学  责任编 辑 : 宋 玉 秀

她往往借助通感 、 意象 、 错觉 、 幻 梦 等 手 法 创 造 语 言

范文四:李娟:在世界最角落吟唱阿勒泰

李娟的出现,是一个奇迹。

众多文坛大腕认为,她的散文为灾难病痛提供了一种全新解读。有人说她是“在孤寂中迸发天才的力量,以浑然天成的笔触抒写生之爱恋”。

对于李娟来说,她只是用笔记录了自己周围生活的种种,写作,只是欢喜随意而至性。于是,我们通过她的眼睛,重见这世界肌肤深处的秘密。

4月9日,李娟在博客上晒出一张照片,文弱瘦小的她站在领奖台两排人的中间,别人都抱着奖杯、证书,端正地看着镜头,只有她拎着个大包向左扭着脸,似乎在看着身边的陈丹青。

配合的文字是小女子发出的亲昵般抱怨:莫非这就是迷路的最高境界?还有,包包这么大,用了12年居然都没人提醒我!都交的什么朋友啊?

这张照片是4月2日在广州举办的“2014花地文学榜”颁奖典礼现场拍摄的。与李娟同获此奖的还有贾平凹、艾伟、多多、陈丹青、陈楸帆,李娟凭着她的散文集《阿勒泰的角落》获得散文金奖。

李娟自嘲自己在文坛是“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但她却被凤凰卫视专业荐书人梁文道在其节目《开卷八分钟》中大加推介:“我想说的是,李娟绝对是我最大的发现之一。”并称其作品为“本世纪最后的散文”。

对悲苦的态度像孩童

远在新疆阿勒泰的李娟,对于公众来说一直是神秘而飘忽不定的。很多人都知道,她从不希望受到打扰,也很少出面做签售与读者面对面交流,更不接受任何媒体电话采访。

大多数人只能从她的书中拼凑出一些她生活的碎片。李娟说,自己不见网友,不见读者,交流仅限网络。在自己的博客中,她也公开道:供职喀纳斯,住在红墩乡。谢谢你喜欢我的书,但是求你别来找我。

“我并不是故意要行踪飘忽的,若以我的本性,巴不得宅死在家里才好。但生活所迫,注定得不停地四处奔忙,这也没有办法。不过往后会渐渐安定下来的。”李娟说,“至于和公众的距离问题,倒真是本性为之。深感力量单薄,性格有缺陷,无力维持太大的人际关系。再说自己也不是往台上一站就出口成章的人,加上还有口吃、健忘、腿发抖的毛病,便自觉地克制自己,没事少出去丢人现眼。”

至于为什么要写作?李娟说:“从小我就知道了,人长大必须得干一件什么事情。你说我能干什么呢,学习也不好,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干,身体也不好也不能当兵,也不愿意种地,想想看啊呀,想学画画吧,又太花钱了,哈哈,要买纸什么的。只有写作。当然这不是最大的原因,主要还是喜欢,喜欢写点什么东西,喜欢看书。”

李娟的世界就在阿勒泰,这个在疆北辗转迁徙的小女子,作过小裁缝、开过家庭小杂货店、中间也出门打工、然后又返回来。于是,她周围随处可以成为她笔下话题的生活和人物,他们和她一样都是极其平凡天真和充满对世界美好向往的。“我写的就是我自己的生活。”她说。

“有一天我从睡梦中醒来,感觉那个清晨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寒冷,光线也格外明亮。起床一看,原来昨晚我们睡着的时候,房子塌了。”李娟在《这样的生活》中这样写道:“也许妈妈说的对。那一天,当我们顶着寒流和巨大疲惫,走很长的一截路回家,哆哆嗦嗦推开门之前,房子已经塌了。”

在李娟的作品中,外婆、妈妈、牧民、酒鬼、孩童、牛马、骆驼、河流、森林,还有饥饿和寒冷,都在她笔下为世人一一展现开来。她用诗一般的句子细碎地描述着:养鸡、卖杂货、做裁缝、种葵花、剪羊毛、去森林采木耳,以及哈萨克形形色色有趣的人物。

在阿勒泰零下四十多度漫长的冬天,大雪堵住了窗户,房间阴暗。李娟得花整整半天时间,在重重雪堆中挖开一条通道,从家门通向院门,再接着从院门继续往外挖,挖了两三米就没力气了。漫长一个冬天,谁也来不了,一个脚印都没有,这个姑娘就开始写字。

在她的笔下,艰苦的条件都变成轻松的感受,“门缝里飘进的雪花,掉落在睡在门边木板上她的脸上,她还会起身探看门缝里又大又圆的大半个月亮。”贫穷本身没有任何浪漫可言,李娟只是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习惯而安静地生长。她说:“世上受苦的人很多,但大多都默默无语。大约越是悲苦的生活,越是得投身其中吧。自怨自怜实在是很丢人,很虚弱的事。”

柴静采访完李娟后,在自己的博客中感喟道:她像一切孩子一样。

贫苦孕育出的花朵

童年的李娟为了配合妈妈的流浪,一直不肯长大。

妈妈说:“你要是永远那么小就好了,从来不让人操心,上火车只需轻轻一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根本意识不到身边还带着个人。整天也不说话,静悄悄的。给个小凳就可以坐半天一动不动。困了倒头就睡,睡醒了继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娟则说:“妈妈、妈妈,我只是为了配合你的流浪,才那样的瘦小。我为了配合你四处漂泊,才安静无声。”

幼年的李娟就这样,一会儿被妈妈拎回四川老家,一会儿又拎回阿勒泰。

李娟的父母是在新疆兵团长大的。“外婆带着年幼的妈妈去到新疆,是为了投奔已经生活在那里的大儿子,因为那几年老家没有吃的了。”

1979年,李娟出生在一个叫车排子镇的地方,这个镇子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乌苏市,也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123团驻地。

婴儿时期,李娟就被外婆带回四川老家,她在作品中记录了频繁来回往返于川疆两地的情景。在四川,她和外婆还有外婆的养母祖孙三人一起,生活在乐至县南街的一个天井里。

那是个怎么样的家呢?房子是年代久远的木结构建筑,墙壁是竹篾编的,糊了薄薄一层泥巴,面积不过七八个平方。老外婆的床支在角落里,李娟和外婆睡的床则白天收起来,晚上才支开。除了床以外,所有的家具是一只泡菜坛子、一只大木盆、一只陶炉,老外婆床下有几十个蜂窝煤球、十多斤劈柴,还有老外婆的木马桶,床边靠着她坐的竹椅,再旁边是一把小竹几、一只木柜子,此外还有一把板凳。外婆一直拾破烂赚钱,凡能塞点东西的地方,都塞满了从外面拾来的瓶瓶罐罐和纸头破布。   当时的李娟从来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好。她们住的那个天井里,其他人家差不多也都是同样的情形。大家都贫穷而坦然地生活着,沉默着劳动,仔细地花钱,能得到则得到,能忽略则忽略。她在欢乐的童年中奔跑,在对薄荷糖和兔子灯笼的向往中呼啦啦地长大。

她惟一的噩梦就是户口。每当老师说“没有户口的站到一边去!”她就在众目睽睽中站到一边,孤零零地远离大家。后来,她在《小学坡》中写道:我发现除我之外,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被抛弃了。

上中学时,学校拒绝接收她。“80岁的外婆努力地解释、哀求老师,四处奔走,到居委会开证明,到原校开介绍信,在学校一个劲儿地磨叽。”高一那年,新疆的妈妈失去一切,回到了四川老家,可做的生意却都赔了。“一家人没法在四川待下去了,决定再回到新疆重新开始。”

这次回新疆,家人带走了一切舍不得扔下的东西,锅碗瓢勺、坛坛罐罐,“大大小小十几个箱笼、背兜,上下火车的时候,一家人相当瞩目。”李娟直到现在也没能想明白,那么多东西,连缝纫机、锁边机、自行车这样的东西都带着,“咋弄回了新疆,还倒了那么多趟车呀!”

李娟转学到富蕴县二中,但家庭的拮据,让敏感而悲哀的她实在开不了口和妈妈要书本费,于是她退了学,开始跟妈妈学裁缝。在县城,她们的生意仍然很不好做,于是妈妈决定跟着乡下的哈萨克牧人转场。

20岁的时候,李娟到乌鲁木齐打工,当过地下服装厂的流水作业的缝纫女工、超市的售货员、声讯台的传呼小姐之后,认识了《丝路游》杂志一位负责人。

“我意外地发现了她写的那篇《马桩子》,开始关注李娟。”后来这位负责人请李娟去当编辑。“当年的李娟像一个受惊的鼹鼠,黑豆般的眼睛,藏在用胶布裹着的断了腿的近视眼镜后面,滴溜溜地转着。随时都处在警惕、观察、判断中。”

受到很多看过她早期作品的人的诸多肯定后,从1999年开始,李娟决定发挥她的写作特长,开始投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很快就开始出书了。

这是李娟并没有料到的。

告诉我们何谓浑然天成

李娟的横空出世,深深触动了中国文坛的“神经”。作家王安忆说:“她的文字一看就认出来,她的文字世界里,世界很大,时间很长,人变得很小,人是偶然出现的东西。那里的世界很寂寞,人会无端制造出喧哗。”

王安忆给梁文道介绍了李娟的书。梁文道说:“朱天文又跟我说,她听了王安忆的介绍去看李娟的作品,她也觉得真的是非常的好。我没办法用太多的话去评论她,但我想说的是,李娟绝对是我最大的发现之一。”

作家舒飞廉则如此评价李娟:“她的出现,就像当年的萧红一样,是天才的出现。李娟和阿勒泰的关系,就像萧红和呼兰河的关系。”

李娟自认为自己受影响最深的就是新疆作家刘亮程。“他对我,是一个启发,就是给我打开一扇门,而不是我顺着他的脚印一直走下去。”李娟说,刘老师性情淡漠、洒脱,文字却异常执着,黑暗而优雅,具有强烈魅力,曾深深影响过写作初期的自己,“至今,他仍是我真心钦佩的作者。”

李娟对刘亮程一直心存感激之心:“10多年前,我去编辑部投稿,惶恐又孤独。编辑部里有人问我,写的是什么?我回答散文。他说,散文给刘亮程。就这样,我开始了写作之路。感觉运气实在很好。”

2003年,李娟的第一本书作为乡土文学出版,刘亮程诚挚地推荐道:我为读到这样的散文感到幸福,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家已经很难写出这种东西了。“只有像李娟这样不是作家的山野女孩,做着裁缝、卖着小百货,怀着对生存本能的感激与新奇,一个人面对整个的山野草原,写出不一样的天才般的鲜活文字。”

2004年,李娟开始在《南方周末》《文汇报》开设专栏。

对于很多人说她是写作天才,李娟轻微地辩解:“我的写作有着漫长而明显的进步过程,我不是天才。再说,三十多岁的天才,也实在说不过去。”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李敬泽说:“李娟重新界定了写作者的身份,那是一个在大地上和风雨中跋涉的人。”

我觉得我是很华丽的写作

2003年,李娟开始在阿勒泰地委宣传部工作。“工作之余陆续写出了一些文字,并贴到网上。渐渐引起一些网友的注意,得到了一些前辈的认可,最终在2010年获得出版机会,这就是《阿勒泰的角落》。”这本书为她带来了无数的荣誉和关爱。

对于自己被誉为“文坛清新之风,来自阿勒泰的精灵吟唱”,李娟笑着回应道:“都说我的文字很纯洁、很轻盈、很干净和真诚,真诚倒是我努力做到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不觉得我的文字有多么的朴素,我觉得我是很华丽的写作,一点也不朴素。”

2010年11月号《人民文学》“非虚构写作”专题中刊发了李娟的作品,随后她签约《人民文学》“非虚构写作计划”。作品《羊道》获2011年度人民文学奖“非虚构奖”。

在李娟的笔下,阿勒泰的生活很纯朴很美好,好像没有被任何现代化的潮流沾染的一种田园和游牧的生活,令很多读者为之神往。李娟说,其实在阿勒泰这么多年的生活里,也有很多愤怒的、失望的、伤心的事,“但是你想想,在哪儿能没有这样的事?人间的生活就是这样子的。更多的我觉得那些所谓的让你伤心的让你失意的事情,它不重要,它很快就会过去,完了以后你能记住的还是这些让人感觉有希望的事情。”所以,她的作品避免去写“它只是让我本人感到不舒服,但是对别人来说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在阿勒泰地委宣传部工作5年之后,李娟辞了公职,又开始了动荡的生活,写作成了她主要的收入来源。《冬窝子》就是她与出版商签订的写作计划。

“《羊道》是我自己给自己写的,因为是我喜欢写的东西吧,也是我个人的一个目标,原计划一年写完,结果写了好几年。以前在宣传部上班的时候,因为很想脱离那种生活,但要脱离的话,就得靠写作来维持生话,我得拿出作品来呀,于是每天努力地写,就写出了《我的阿勒泰》和《阿勒泰的角落》。”

对于全部作品都来自阿勒泰,会不会有一天让读者厌倦的疑问,李娟说:“我觉得那是读者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除非是我的文字里透出倦意了,否则别人怎么会厌倦呢?除非我喋喋不休地说来说去,可能也是我的问题吧,反正我尽量用不厌倦的心态去写。”

4月1日,《南方人物周刊》微博公布,李娟被列为2014中国青年领袖候选人。

范文五:阿勒泰的角落

黄昏由此开始了。

等慢慢走到我家所在那条山谷的谷口时,西南面大山的巨大阴影已经覆盖了大半个山谷,慢慢向我家帐篷逼近。而我家帐篷的阴影也爬伸到帐篷前五米以外的柴火垛了。等阴影完全笼罩了柴火垛,并抵达更远处的炉灶时,外婆就开始张罗着准备晚饭。天天如此。我们在山里的作息时间都是以阴影长度计算的,根本不用钟表。

我活在一个无比奇妙的世界上。这里大、静、近,真实,又那么直接。我身边的草真的是草,它的绿真的是绿。我抚摸它时,我是真的在抚摸它,我把它轻轻拔起,它被拔起不是因为我把它拔起,而是出于它自己的命运……我想说的,是一种比和谐更和谐、比公平更公平、比优美更优美的东西。我在这里生活,与迎面走来的人相识,并且心满意足。

我看到光在水晶中变幻莫测地晃动,对面山上的森林和群山优雅地扭曲着,天空成了梦幻般的紫色。我又把它对着草原看,看到一个骑马的人从山谷尽头恍恍惚惚地过来了,整条山谷像是在甜美地燃烧。那人歪在马背上,在火焰丛中忽远忽近、忽左忽右地飘荡。我移开水晶,风景瞬时清醒过来似的,那个骑马的人也清晰无比,越走越近,后来像是对我挥了挥手,又像是没有。

我的影子在闪烁的流水里分分明明地沉静着,它似乎什么都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很奇怪地存在于世界上,似乎每一秒钟都停留在刚刚从梦中醒来的状态中,一瞬间一个惊奇,一瞬间一个惊奇。我的太多的不明白使我在这里,又平凡又激动。

生活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也许我们从未意识到,原来最美好的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每一片山林,每一个村庄,在原野尽头升起的巨大明月,黄昏流去的河,清晨遍地的薄霜,让人皮肤绷紧的凛冽空气——但,所有这一切是会消逝的,它和生命一样,此生不遇。从相见那一刻起,我们与它们就开始了不断的告别。这是相见的欢喜,更是离愁。

范文六:阿勒泰的角落

摘 要:在现代文学创作中,李娟是近年来从新疆阿勒泰地区涌现出来的一位文坛新秀,其散文集备受关注。创作主要以阿勒泰地区的自然风光、日常生活为背景。正因为阿勒泰地处偏北春夏秋冬四季更迭的变换,所显现出不同色调悄然于作者笔尖形成不同于大众心理所期待的画面。李娟用诗意盎然的语言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人与世界的完美和谐画卷。本文采用文本细读的方式,对李娟的文学创作进行研究。在意境优美、质地纯粹的散文世界,她既传达了自我的处身性体验,也向世人展示了阿勒泰哈萨克牧民怡然自得、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关键词:李娟;阿勒泰;文学创作

“在新疆,在遥远的阿勒泰,李娟展开了一场迄今为止最为盛大的个人宴会。那是一处被安放在远方和高处的风景吗?一个身单力薄的女子,她率领着一片心灵的牧场,像一些遥远的雨水和阳光一样,守望着时间的荒芜和宁静。我们宁愿相信这些山野里的声音,一个女子的脚步,有一种精灵般的文字,扯动着天边的云彩。”当我们在一个文学颁奖大会上听到这样一段话时,我们就会在幻想未见其人先闻其评论的她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作家形象,她的散文又是怎么样的艺术风格。在现代文学创作中,李娟创作主要以阿勒泰地区的自然风光、日常生活为背景。李娟用诗意盎然的语言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人与世界的完美和谐画卷。在意境优美、质地纯粹的散文世界,她既传达了自我的处身性体验,也向世人展示了阿勒泰哈萨克牧民怡然自得、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李娟,近年来从新疆阿勒泰地区涌现出来的一位文坛新秀。她的散文集备受关注,并赢得了很多人的称赞。她“怀着对生存本能的感激与新奇”,用浑然天成的笔触,“写出自己不一样的天才般的鲜活文字。”如此传奇天才般的作家,在文学创作中独有自己的一番感觉。曾说:“李娟的东西,让弄文字的人绝望。李娟的出现,就像当年的萧红一样,是天才的出现。李娟和阿勒泰的关系,就像萧红和呼兰河的关系。”作家舒飞廉的评价足以给李娟的文学作品定位,随着现代文学的热潮,李娟的文学创作也得到了大众的喜爱。

她的创作源泉要追溯于她生长的地方与她的成长经历。她父母亲是四川人,早年随军进入新疆,成为所谓“新疆建设兵团”的一员。兵团解散后,母亲继续留在新疆辗转,靠经营裁缝和小卖部为生。李娟在其创作的作品中几乎没有写到自己的父亲,而在作品中反复写到的一位“叔叔”可能是其继父。李娟是从小在四川和新疆两地辗转求学和生活。高中辍学。从小学2年级开始写作,最初的写作是给远在新疆的母亲写信。中学辍学后曾到全国各地多个城市打工。做过各种工种,包括做流水线工人、超市售货员、声讯台传呼小姐、报刊编辑等。打工之余,李娟开始偷偷写作文学作品。因为具有罕见的文学禀赋、细微的生活观察以及丰富的人生经历,直到作品被新疆作家刘亮程发现,作品获奖,读者反响强烈,这时,李娟才走上文学的康庄大道。

散文家赵丽宏曾说:“李娟的文字如同原生态的天籁之音,她的视线很低,与她笔下的生物、动物、静物是同一水平线上,几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了。”她的每部作品无不渗透着描写见闻带来的幽默感、作者自我情感感悟的共鸣,还有欣赏天地自然宛如欣赏照片的美感。李娟的写作还让散文家赵丽宏想起巴金先生的两个坚持:“写自己最熟悉的,写自己感受最深的。”李娟本人在写作的最初目的与动机不是给读者介绍地方性知识,而是她从小在阿勒泰地区生活、成长,因此在写作中不可避免地指向阿勒泰地方的生活,反而增加了读者对阿勒泰地方性知识的了解。李娟的作品从《九篇雪》到《阿勒泰的角落》再到《我的阿勒泰》,给我们带来的都是对阿勒泰的塑造。她从自己的点滴生活写活了阿勒泰,并把它推向了外面更广阔的的世界。李娟虽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文化训练,下笔也仅仅是因为她喜欢写作,写的尽是她周围的人、事、物。她就是如实地描写自己的生活,抒写自己的所见所闻,犹如一位民间的游吟诗人、流浪歌手,品质纯朴、感悟天然。她曾说过:“我正是这样慢慢地写啊写啊,才成为此刻的自己。”在浮躁的社会里,李娟的文字给浮躁的心带去了安宁平静,抚平躁动的心绪。对清新秀美的环境描写的同时也让人感受到自然环境的恶劣,比如对冬季生活的描写,对于从未经历过的人来说,那样地冻天寒的气候就是一种灾难。她的文字不仅仅停留在美感的静态欣赏,更多的是在喧嚣与躁动的年代带给了人们未知区域的事物与多民族五彩斑斓的精神往来。

在读李娟的散文时,我们时常会被她的语言折服。一部作品是语言映照出的是作者的全部的文化修养。而语言大师汪曾祺更是说得透彻:语言的美不在一个一个句子,而在句与句之间的关系。

她的那些文章、句子、字词,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给人以颤动的感觉,给人以山重水复、峰回路转之感。她的那些来自阿勒泰大地深处的声音,以字、词、句子、篇章的形式洗涤着我们的灵魂。而在这些文字的背后,李娟的那个关于人生的思考,生死的体悟等一个个哲学命题的悟性,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作家的大爱,人性的光辉。而这一切都是美的,在李娟的世界。在那一片天空下,她的无拘束,心胸的开朗,精神的新鲜活泼,在当今的写作者,是极为罕见的。“阳光在云隙间不断地移动,把一束束明亮的光线在大地上来回投射――云块遮蔽的地方是冰凉清晰的,光线照射的地方是灿烂恍惚的。这斑斓浩荡的世界,我们站在山顶往下看,喀吾图位于我们所熟悉的世界之外,永远不是我们心里的那些想法所能说明白的。”(《喀吾图的永远之处》)“在这山野里,能睡觉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随便找处平坦的草地一趟,身子陷入了大地,舒服得要死。睡过一个夏天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除非寒冷,除非雨。”(《在荒原里睡觉》)在《我们这里的澡堂》这篇文章中写道“身子颀长柔弱,每一处起伏,都是水波静止后,唯一不肯停息的一道涟漪,鸟起飞之前瞬间的凝息。鸟羽干净,翅子微张……还有水晶中自然形成的云雾――透过这水晶看向蓝天,那云雾轻微地旋转,而最美的是在那旋转正中央静止不动的、纤细的轴心。”“那水花并不是触着她的身体才溅开去,而是触着了她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才溅开去。”这段文字李娟摹绘的是少女沐浴情景,散发出了她的一种独特敏感下的美的味道。少女沐浴是美的所在,是嘈杂中的静谧,是击破喧闹的光芒。在动与静、世俗与庄严的对照中,把公共澡堂从世俗的纷扰引向了神圣,回归了本源。沐浴本身是一个极为庄严的身体仪式。对信仰伊斯兰教的哈萨克牧民来说,更是如此。李娟就这样直接明确的把一个中国式的澡堂赤裸裸的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大家眼前,窥视生活底色。

李娟用诗意的文字创造了一个纯粹、明朗的世界,这里有真正的生活,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意愿活着。李娟以她自身的经验和情感作为出发点,达观地面对生活的苦难,发现这片土地上的美与乐趣,构成了她的散文独特的美感。

在李娟独创的散文世界里,抒写自然,也就在自然中发挥着它独特的魅力。她的生活和世界因为与自然联系密切,有它加入的生活总是充满着意外和惊喜。李娟在抒写阿勒泰的角角落落,凭借着对自然、对生命的倾听和感悟,感受日常生活的脉动、自然的生息,以独步的方式,来写就她的著作、她的生活。散文总给一种美感,同时也会有一种“悲剧美”的呈现,在李娟的作品中,对恶劣环境的描写,对动物的描写等虽不悲壮,却有淡淡忧伤。她可以是边疆阿勒泰的代言人,正如人们提起沈从文,便不能不谈到湘西;去了湖南沅水边,也不可能不想起沈从文的作品一样,李娟的文字离不开阿勒泰,去了阿勒泰,就想寻找李娟作品中的足迹。少数民族居民的原始生存状态、民风习俗、地貌风情等都流露在李娟的散文中,散发着新疆广阔疆域的民族韵味。李娟作品的真正魅力在于这个如此骚动与喧嚣的时代里,作者心灵里的某种质素――那些真正美好而自然的东西,才会让人如此安心于边地生活。她笔下事物的喧嚣与骚动,仿佛与这个真正吵闹的世界无关。然而,那些明亮、绵密的文字之后,又是怎样幽暗、无声的内心?又是何等汹涌的世界?

参考文献:

[1]李娟.阿勒泰的角落[M].万卷出版社,2010.

[2]李娟.我的阿勒泰[M].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

[3]李娟.走夜路请放声歌唱[M].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

[4]李娟.这世间所有的白[M].重庆出版社,2012.摘 要:在现代文学创作中,李娟是近年来从新疆阿勒泰地区涌现出来的一位文坛新秀,其散文集备受关注。创作主要以阿勒泰地区的自然风光、日常生活为背景。正因为阿勒泰地处偏北春夏秋冬四季更迭的变换,所显现出不同色调悄然于作者笔尖形成不同于大众心理所期待的画面。李娟用诗意盎然的语言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人与世界的完美和谐画卷。本文采用文本细读的方式,对李娟的文学创作进行研究。在意境优美、质地纯粹的散文世界,她既传达了自我的处身性体验,也向世人展示了阿勒泰哈萨克牧民怡然自得、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关键词:李娟;阿勒泰;文学创作

“在新疆,在遥远的阿勒泰,李娟展开了一场迄今为止最为盛大的个人宴会。那是一处被安放在远方和高处的风景吗?一个身单力薄的女子,她率领着一片心灵的牧场,像一些遥远的雨水和阳光一样,守望着时间的荒芜和宁静。我们宁愿相信这些山野里的声音,一个女子的脚步,有一种精灵般的文字,扯动着天边的云彩。”当我们在一个文学颁奖大会上听到这样一段话时,我们就会在幻想未见其人先闻其评论的她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作家形象,她的散文又是怎么样的艺术风格。在现代文学创作中,李娟创作主要以阿勒泰地区的自然风光、日常生活为背景。李娟用诗意盎然的语言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人与世界的完美和谐画卷。在意境优美、质地纯粹的散文世界,她既传达了自我的处身性体验,也向世人展示了阿勒泰哈萨克牧民怡然自得、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李娟,近年来从新疆阿勒泰地区涌现出来的一位文坛新秀。她的散文集备受关注,并赢得了很多人的称赞。她“怀着对生存本能的感激与新奇”,用浑然天成的笔触,“写出自己不一样的天才般的鲜活文字。”如此传奇天才般的作家,在文学创作中独有自己的一番感觉。曾说:“李娟的东西,让弄文字的人绝望。李娟的出现,就像当年的萧红一样,是天才的出现。李娟和阿勒泰的关系,就像萧红和呼兰河的关系。”作家舒飞廉的评价足以给李娟的文学作品定位,随着现代文学的热潮,李娟的文学创作也得到了大众的喜爱。

她的创作源泉要追溯于她生长的地方与她的成长经历。她父母亲是四川人,早年随军进入新疆,成为所谓“新疆建设兵团”的一员。兵团解散后,母亲继续留在新疆辗转,靠经营裁缝和小卖部为生。李娟在其创作的作品中几乎没有写到自己的父亲,而在作品中反复写到的一位“叔叔”可能是其继父。李娟是从小在四川和新疆两地辗转求学和生活。高中辍学。从小学2年级开始写作,最初的写作是给远在新疆的母亲写信。中学辍学后曾到全国各地多个城市打工。做过各种工种,包括做流水线工人、超市售货员、声讯台传呼小姐、报刊编辑等。打工之余,李娟开始偷偷写作文学作品。因为具有罕见的文学禀赋、细微的生活观察以及丰富的人生经历,直到作品被新疆作家刘亮程发现,作品获奖,读者反响强烈,这时,李娟才走上文学的康庄大道。

散文家赵丽宏曾说:“李娟的文字如同原生态的天籁之音,她的视线很低,与她笔下的生物、动物、静物是同一水平线上,几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了。”她的每部作品无不渗透着描写见闻带来的幽默感、作者自我情感感悟的共鸣,还有欣赏天地自然宛如欣赏照片的美感。李娟的写作还让散文家赵丽宏想起巴金先生的两个坚持:“写自己最熟悉的,写自己感受最深的。”李娟本人在写作的最初目的与动机不是给读者介绍地方性知识,而是她从小在阿勒泰地区生活、成长,因此在写作中不可避免地指向阿勒泰地方的生活,反而增加了读者对阿勒泰地方性知识的了解。李娟的作品从《九篇雪》到《阿勒泰的角落》再到《我的阿勒泰》,给我们带来的都是对阿勒泰的塑造。她从自己的点滴生活写活了阿勒泰,并把它推向了外面更广阔的的世界。李娟虽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文化训练,下笔也仅仅是因为她喜欢写作,写的尽是她周围的人、事、物。她就是如实地描写自己的生活,抒写自己的所见所闻,犹如一位民间的游吟诗人、流浪歌手,品质纯朴、感悟天然。她曾说过:“我正是这样慢慢地写啊写啊,才成为此刻的自己。”在浮躁的社会里,李娟的文字给浮躁的心带去了安宁平静,抚平躁动的心绪。对清新秀美的环境描写的同时也让人感受到自然环境的恶劣,比如对冬季生活的描写,对于从未经历过的人来说,那样地冻天寒的气候就是一种灾难。她的文字不仅仅停留在美感的静态欣赏,更多的是在喧嚣与躁动的年代带给了人们未知区域的事物与多民族五彩斑斓的精神往来。

在读李娟的散文时,我们时常会被她的语言折服。一部作品是语言映照出的是作者的全部的文化修养。而语言大师汪曾祺更是说得透彻:语言的美不在一个一个句子,而在句与句之间的关系。

她的那些文章、句子、字词,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给人以颤动的感觉,给人以山重水复、峰回路转之感。她的那些来自阿勒泰大地深处的声音,以字、词、句子、篇章的形式洗涤着我们的灵魂。而在这些文字的背后,李娟的那个关于人生的思考,生死的体悟等一个个哲学命题的悟性,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作家的大爱,人性的光辉。而这一切都是美的,在李娟的世界。在那一片天空下,她的无拘束,心胸的开朗,精神的新鲜活泼,在当今的写作者,是极为罕见的。“阳光在云隙间不断地移动,把一束束明亮的光线在大地上来回投射――云块遮蔽的地方是冰凉清晰的,光线照射的地方是灿烂恍惚的。这斑斓浩荡的世界,我们站在山顶往下看,喀吾图位于我们所熟悉的世界之外,永远不是我们心里的那些想法所能说明白的。”(《喀吾图的永远之处》)“在这山野里,能睡觉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随便找处平坦的草地一趟,身子陷入了大地,舒服得要死。睡过一个夏天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除非寒冷,除非雨。”(《在荒原里睡觉》)在《我们这里的澡堂》这篇文章中写道“身子颀长柔弱,每一处起伏,都是水波静止后,唯一不肯停息的一道涟漪,鸟起飞之前瞬间的凝息。鸟羽干净,翅子微张……还有水晶中自然形成的云雾――透过这水晶看向蓝天,那云雾轻微地旋转,而最美的是在那旋转正中央静止不动的、纤细的轴心。”“那水花并不是触着她的身体才溅开去,而是触着了她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才溅开去。”这段文字李娟摹绘的是少女沐浴情景,散发出了她的一种独特敏感下的美的味道。少女沐浴是美的所在,是嘈杂中的静谧,是击破喧闹的光芒。在动与静、世俗与庄严的对照中,把公共澡堂从世俗的纷扰引向了神圣,回归了本源。沐浴本身是一个极为庄严的身体仪式。对信仰伊斯兰教的哈萨克牧民来说,更是如此。李娟就这样直接明确的把一个中国式的澡堂赤裸裸的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大家眼前,窥视生活底色。

李娟用诗意的文字创造了一个纯粹、明朗的世界,这里有真正的生活,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意愿活着。李娟以她自身的经验和情感作为出发点,达观地面对生活的苦难,发现这片土地上的美与乐趣,构成了她的散文独特的美感。

在李娟独创的散文世界里,抒写自然,也就在自然中发挥着它独特的魅力。她的生活和世界因为与自然联系密切,有它加入的生活总是充满着意外和惊喜。李娟在抒写阿勒泰的角角落落,凭借着对自然、对生命的倾听和感悟,感受日常生活的脉动、自然的生息,以独步的方式,来写就她的著作、她的生活。散文总给一种美感,同时也会有一种“悲剧美”的呈现,在李娟的作品中,对恶劣环境的描写,对动物的描写等虽不悲壮,却有淡淡忧伤。她可以是边疆阿勒泰的代言人,正如人们提起沈从文,便不能不谈到湘西;去了湖南沅水边,也不可能不想起沈从文的作品一样,李娟的文字离不开阿勒泰,去了阿勒泰,就想寻找李娟作品中的足迹。少数民族居民的原始生存状态、民风习俗、地貌风情等都流露在李娟的散文中,散发着新疆广阔疆域的民族韵味。李娟作品的真正魅力在于这个如此骚动与喧嚣的时代里,作者心灵里的某种质素――那些真正美好而自然的东西,才会让人如此安心于边地生活。她笔下事物的喧嚣与骚动,仿佛与这个真正吵闹的世界无关。然而,那些明亮、绵密的文字之后,又是怎样幽暗、无声的内心?又是何等汹涌的世界?

参考文献:

[1]李娟.阿勒泰的角落[M].万卷出版社,2010.

[2]李娟.我的阿勒泰[M].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

[3]李娟.走夜路请放声歌唱[M].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

[4]李娟.这世间所有的白[M].重庆出版社,2012.

范文七:阿勒泰的角落

新疆青年女作家李娟在2010年6月出版了她的第二本散文集《阿勒泰的角落》,这位从未受过写作训练的作家用朴素、简单的文字慢慢讲述自己在阿尔泰深山的游牧生活。那是没有被污染的文字。

“我活在一个奇妙无比的世界上。这里大、静、近,真的真实,又那么直接。我身边的草真的是草,它的绿真的是绿。我抚摸它时,我是真的在抚摸它。我把它轻轻拔起,它被我拔起不是因为我把它拔起,而是出于它自己的命运……我想说的,是一种比和谐更和谐、比公平更公平、比优美更优美的东西。我在这里生活,与迎面走来的人相识,并且同样出于自己的命运去向最后时光,并且心满意足。我所能感觉到的那些悲伤,又更像是幸福。”李娟这样描写草原的生活。

看着那些真切的故事我想到了童年。我出生在宁夏,贺兰山脚下一个工业城市。80年代的西北,还很荒凉,离开城市便到处是戈壁滩。小时候去银川,走一条贺兰山边的公路,一边是寸草不生的石头山,一边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偶尔能看到一个人赶着一群羊无边无际地走着。小时候的生活贫瘠,但简单、快乐,和书中描写的牧民生活一样,经常会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而高兴。

今年夏天,我去到了书中描写的地方。从乌鲁木齐乘坐班车到达可可托海县,再转乘一天只有一班的小巴到大桥林场,大桥林场是公路的尽头,没有班车,遇到好心的牧民骑着摩托带我进山。进入绵延的阿尔泰山脉,反而没有了束缚,感觉只有自由。在阿勒泰的角落,让你真切感受到我们如此依恋自然。

范文八:李娟:哪有比阿勒泰更远的地方?

禾木是喀纳斯景区里的一个小村子,我在采访“阿凡提商店”的老板娘,进来一位50多岁样子的汉族男人,他的衣裳看起来黑糊糊的,脸也是黝黑的。“咦?你这里比李娟妈妈的店里丰富嘛!”他说。

一天前我刚见过李娟,这时有点抓到相关的采访对象的喜出望外,要知道李娟妈妈以前开的商店可是在富蕴县,虽然同属阿勒泰地区,但是新疆那个大呀,能在几百公里开外遇到阿克哈拉乡一家偏僻小店的顾客可不容易。

“我也没去过,是看李娟的书里写的嘛!”李娟是个疆里开花疆外香的作家,邻居们也只是模模糊糊知道她是个“作家”,坐在家里做什么?不知道。眼前这个老汉显然不像是文化人,他果断地给李娟的文风定下了基调,“怪怪的”。“刘亮程也比较怪。”他补充说。

新疆有大小两个李娟,都是作家,我们采访的是小李娟,这两年她在文艺青年中挺红的,或许是因为阿勒泰——这个天边一样远的地方,带着异域的神秘,现在还有几个作家真正住在乡下呢?何况是一个得过人民文学奖的作家,每天还要给牛挤奶,喂鸡赶羊。

阿勒泰的意思是“六”,它的冬季有六个月。有一年冬天,一位官方媒体的女记者怀着一颗“粉丝”心慕名探访李娟,不好意思惊动当地政府。那时李娟还住在冬季就要大雪封山的阿克哈拉乡,女记者的车坏了,困在山里,劳动了许多人才脱险。说起这件事李娟的脸上集合了呆、惶恐、无奈等各种表情,她语速很快,有点慌慌张张的孩子气。

她家以前很穷很穷,现在,以阿勒泰乡村的标准可以说有了点钱,靠一个字一个字,李娟写到了一个字一块钱的稿费,出了三本书,今年一口气又要出四本。

她在距阿勒泰州政府20多分钟的红墩乡买了一所宅子,关闭了富蕴的小店,等冬天再去处理掉货品,把妈妈接过来过日子,这样起码再也不用住在沙漠边缘,喝碱性极大的水,那水连衣服都没法洗。“那地方离县城有一两百公里,班车一天只有一两趟,妈妈人年纪大了,看病出门交通很不方便,所以我就不让她在那里生活了。以前住在那里只能坐班车去县城,如果冬天大雪封路的话就去不了了。”没班车的时候,她们会骑一辆破摩托车进城。

我们在她的新房子外停下,她在门口“啊啊”地愣了一下说:“家里太乱了,实在不方便。”我们表示只是在村里给她拍张照,她赶紧摸头发拽衣服,恳求摄影师:“你能不能把我的门牙照得小一点?”

这幢花了她15万元的房子占地近5亩,是村里占地面积最大的房子,非常之破败,30年前是个澡堂,泥土砌的,长年被水浸泡,地基已经下陷了。李娟找了几个工人修房子,但她和妈妈依然要干重活,她有一个月没有洗澡了,不过比起来和哈萨克一起放牧的日子,现在的日子简直是奢靡!

这是个小产权房,房主是李娟的“朋友的朋友的小舅子的朋友的爸爸”,小地方完全依赖人情的维系,只要不拆迁盖厂或是搞城镇化建设,李娟猜测“我这个房子还能住十年”。

李娟出生在奎屯建设兵团,她的外公从四川被抓壮丁来到新疆,部队起义后被编入地方兵团,而母亲是兵团农场的职工。李娟高中没读完,因为家境,也因为不喜欢上学,她开始了游荡的生活。牧民转场一周就要搬一次家,会在一个交通比较便利的地方扎上帐篷,待上两三个月,等他们离开了春牧场或者夏牧场的时候再跟着搬。

很多人惊讶于闭塞的环境里能生长出李娟这样的文字,网上资料里杜撰了她是只爱看琼瑶、金庸的天才。其实,能摸到手的书她都会看,她只是觉得金庸挺能写的。

1998年,她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第一篇作品《九篇雪》,那是她在乌鲁木齐打工的时候,顺便到一个文学杂志的编辑部投稿,那个编辑又转而推荐给《人民文学》。她的运气在上学时可没这么好,屡投屡退。她一部分时间住在阿勒泰,另一部分则在乌鲁木齐、杭州、南京等各大城市打工。她干过车工、流水线上的小工、超市的推销员、广告公司策划,有时为了生计,有时为了爱情。最和文学沾边的工作是杂志《丝路游》的编辑,有一期杂志基本上整本都是她化身各种笔名一个人写的。

2003年时,通过朋友介绍,她在阿勒泰地委宣传部工作,那是她除文学外最长的一份职业。“当时我想能给我找个看大门的工作就很高兴了,谁知道是宣传部这样的单位,我吓坏了,之后跟所有领导、同事都成了好朋友。而且我在阿尔泰待了5年,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待这么长时间。”这个工作虽然只有600元薪水,但在外人看来是很体面的,有编制,很清闲,倒茶、收发邮件。

进了宣传部办公室,李娟有一种撒欢式的活泼,她窜进各办公室打招呼,没看清人上去就拍背脊,人家一回头发现是领导,吓得吐吐舌头跑了。“我在宣传部那五年让领导操碎了心。”领导听了“切”一声,“李娟干得挺好的”。她用“德高望重”形容自己在宣传部的“地位”。

那时她已经出了书,开了专栏,但宣传部的领导对她的成绩并不清楚,她一看到单位的报纸有她的文章,立刻偷偷扣下。“心态很复杂,我觉得写作是很私人化的东西,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写作的事,不好让熟人知道。”

干了多年还是办事员,领导要求李娟考个文凭。她家里负担重,外婆那时还活着,90多岁了,妈妈从农场出来后没有任何劳保,600块工资的分配是:200块房租,200块存起来交冬天的暖气费,200块是她和外婆的生活费。考文凭是要花钱的,有了文凭才能涨工资,电大就要几千块学费,陷入一个钱和文凭的怪圈。她选择了最便宜的自考,专业是兽医,她发现兽医特别实用,因为家里养有小狗。领导气得说:“你在宣传部工作,考个兽医啥意思?”让她去考中文或者文秘,她觉得没用,改学英语,考试那天忘得一干二净……

2007年,李娟辞去了工作,进入扎克拜妈妈一家生活。3个月的时间,她根据回忆写了40万字的《羊道》,分为春、前山夏和深山夏牧场三册出版。“最初时,有对羊——或者是依附羊而生存的牧人们——节制的生活方式的赞美。但写到后来,态度渐渐复杂了,便放弃了判断和驾驭,只剩对此种生活方式诚实的描述。并通过这场描述,点滴获知,逐渐释怀。”

随即,她接下了《人民文学》的非虚构写作计划,2010~2011年其中的三个月里,她跟随牧民居麻一家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冬窝子里放羊、牧牛、赶骆驼、背雪、做针线活……

范文九:李娟我的阿勒泰读后感

李娟我的阿勒泰读后感 《我的阿勒泰》主要讲述的是作者在新疆最北段的阿勒泰地区的富蕴县——一个以哈萨克为主要人口的小县城里度过的一段童年。 作者李娟是一个普通的从未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汉族女孩,她的文字非常自然、朴实、真切而不乏动人之处,于浮躁的生活是一缕清新的风。 我是第一次接触作者的文字,一读就有一种回归到小时候的感觉。因为她的描述就是小时候的感觉,对周围的每一个细节都这么触感强烈。 这本书里没有变味的心灵鸡汤,也没有如何赚钱的窍门,这里有的是真实。看似平淡无奇,却是真正的淳朴的一种味道。 我很少有时间能静下心来安安静静的看一本书,这本书让我很惊讶。真想不到现在这样充满PM2.5的社会里还有人在写、能写那么清澈、纯净的文字。如果让我编教科书,一定把李娟的文字选入语文教材,从小学到高中都适用。心灵鸡汤太假了,佛经圣经太飘渺了,李娟的文字那种自由自在、悠悠荡荡、返璞归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沉浸下来,太舒服了。 我喜欢文字简简单单、实实在在,有一说一的书,对故弄玄虚、卖弄技巧、居高临下、自以为是的书敬而远之。看李娟的书,看这本《我的阿勒泰》,尤其是看完的时候,会让你感觉长舒一口气。像是懵懵懂懂从一个遥远的故事,一个遥远的另一个自己中醒来。

范文十:一个很大的世界——李娟和她的阿勒泰

个很大的世界

— —

李娟和她的阿勒泰

◇策划 新作文  执行 肖 尧

▲牵 娟

夜行 的 人 , 若你 不 唱歌 的 话 , 年 幼 的阿 娜尔 在  你 后 来 的清 晨里 就再 也 不能 通 过气 息 辨 认 野茶 叶和 普  通 的牛草 。 年幼 的阿娜尔 , 珍爱 的女儿 , 夜夜 地  你 你 她 哭泣 , 子小 , 胆 声音细 渺, 眼光不 敢停留在 飞逝 的事物  上。 要是 不唱歌 的话 , 阿娜尔 将多 么可怜 啊 , 个人坐  一

在森林边上 , 听了叉听 , 了又等 , 等 哭了又哭 。 身边露  她

2 2. 3 01 0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121168DAA1F02B0.html

_一 美段赏读 lI

个 普 通人 ( 节选) 文 李 娟   /

有一个人 , 的名字实 在太复杂了, 他 因此

我们 就 忘记 了。 的脸 却长 得极 寻 常, 他 因此

我们再也 想不 起他 的模 样了——我 们实在 是  在 阿克 哈 拉恋 爱 多好

啊! 尤其 是秋天 , 年的事  一 情 差不 多已 经 忙 完 , 长  漫 而 悠闲 的冬 天 无比诱 惑 地  缓 缓 前 来 了… ・ 是 追 求  - 于 的追 求 , 期待 的期待 。 , 呃  劳 动 的 四 肢 如 此 年 轻 健  康, 这样 的身 子 与 身 子 靠  在一 起 , 在蓝 天下, 天  靠 蓝 高 处 的风 和云 迅 速奔 走 。   身 外 大 地 辽 阔 寂 静 , 地  大

上 的树 一 棵 远 离 一 棵 ,   遥

不知道他是谁 , 虽然他欠了我们家的钱 。   当时他赶 着羊群路 过我家 店铺 门口 , 进

来看 了看 , 赊走 了8 块 钱 的商品 , 我家 的  0 在 账本上签 了一个 名字 。 后来我们 没事 B B 候  g ̄ ' 就翻开账 本的那一页反 复研 究 , 不知这 笔钱  该找 谁要去 。

妹妹的恋爱 一  吝辜 娟 节选一

那个冬天 的雪夜 , 我们 糊里糊 涂用十 块  钱买 回一只野 免子。 我们还 是挺 喜欢我们 这  只兔子 的 , 而且 , 它还长着 蓝色 的眼睛呢 ! 谁  家 的兔子 是蓝 眼睛? ( 是不好 意思 的是 , 但

遥相望 。 夕阳横 扫过来 , 每

棵 树 都 迎 身 而 立 , 出  说

切 , 完 后 树上 的乌 鸦  说

全 部 乍 起 满 天 都 是 ……  在 遥 远 的 阿 克 啥拉 , 乌伦  古 河只 经 过半 个小 时就 走

了 , 过 几十 年 就 死 了 ,   人 一 切 似乎 那 么 无 望 , 没有  再 任 何 其 他 的 可 能  1 生了。 界   世

后来 才知 道所有 的野兔子都 是蓝 眼睛的 , 白  色家兔子才红 眼睛… 一 这种兔子又叫雪兔 , )   它的 确是 像雪一 样 白, 自得发 亮 。 而且 听说

【 题外话 】

王 安 忆 在 复 旦  大学开 写作 实践课 .   说 到这 么一 件 小事 :

到天 气暖和 的时

候 , 它的毛 色还会渐 渐变 成

灰土黄色的 , 这样 , 在戈壁滩上跑 着的时候 ,

就不 那么扎眼了。   我真是无法想象, 当我 们 围着 温 暖 的  饭 桌吃饭 , 我们结束一天 , 当 开始 进 入 梦  乡, 当我们 面对 其他的 新奇 而重新 欢乐 时 ,   那只兔子 , 如何孤 独地 在黑 暗冰冷 的地下一

寂 静地 喘息 , 深 封 闭着  深

眼 睛 和 心 灵 …… 但 是 , 只

“ 上 有个 学生特  课 别有爪I 她认 为她  陛,

的观 点都 是 对 的 . 不  肯 听我 讲 的 方 法。最  后一 次课 上 , 让她  我

要 种子 还在 大 地里 就必 定

会 发 芽 , 要 人 进 入 青 春  只

中就 必定 会孤 独 , 定 会  必 有欲 望。 什么原因也没有,   什 么 目的 也 没 有 , 妹 妹  我 就 那 样 恋 爱 了。 又年 轻  趁 又 空空如也 的时候 , 找个人  赶 紧和他 ( ) 她 在一起 ——  哎, 真是幸福 !

点一点 , 忍着 饥饿 和寒 冷 , 坚持 重 复一 个动  作——通往春 天 的动作 … 一 整一 个月 , 整 没

有白天 黑夜 。 我不知 道 在 这一 个月里 , 它一

读 李 娟 《 妹 的 恋  妹

爱 》。 被 感 动 了. 她   第一次 向我 流 露 出

次 又一次独 自面对过 多少的最 后时刻 … - - 却  在绝 境 中, 在时 间的安 静和 灵魂的安 静 中,

感觉着春 天一点一滴地 来临… ・ ・

种妥 协 的 表情 ”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121168DAA1F02B0.html
团  一

有一 天 , 店里 来了一 个牧 业上 的老乡。 我们 正好 想起 来这事 , 就

拿 出账本请他 辨认—下是否认识 那个人— _用我 妈的原话 说是 “ 不要

他抱 歉 地 说 :“ 在 想 不  实 起 来啦 ! 却并没有一点点要 赖  ”

脸 的,‘ 加蛮 ’( 不好 ) 的  ’  。 谁 知他 不 看倒罢 了, 一看 之下大吃一 惊 :“ 这个, 这个, 这不是我

吗?这 是我写的字 呀

账 的意 思 。 因为 那字 迹 的确 是  他的。 但字 迹 问题 也 终究 是他

自己说了算 , 我们又不知 道他 平  时 怎么写 字 的 。 正 他就 是 不  反 赖账 。   他 回家 以 后 , 当天 晚 上 立  刻送 来了2 元钱 。 O   后来 , 在接 下来 的8 他 个月  时间里 , 次还 完了剩下t 6   分4 30 '

我 妈 更加 大 吃一 惊 , 加之 几秒 钟之 前 刚骂 了人 家 “ 要 脸 ” 不 而  且 “ 蛮”, 加 便非 常不好意 思 , 哼哼哈 哈讪 笑起 来 :“ ?I I 是  就 你 I I,

你?原 来就是 你?……”   这个人揪着 胡子 想半天 , 也记不 起 自己当年 什么 时候买 了这8   0

块钱 的东 西 , 到底买 了8 块钱 的什么东西 , O 以及 为什么要

买 。

离 春 天 只有 二 十 公 分 的 雪 兔 ( 节选) 文李 娟 /

都 说 兔 子l d , 我 们 所  i \可

元钱。 可以看出他真的很穷。 口

【 题外话 】

从 这个段 落看, 故事情节简   单, 但却表 达得很质朴, 纯净, 浑

知道的是 , 兔子其 实是勇敢的 ,   它的 生命里 没 有惊恐 的 内容 。   无 论 是 沦 陷 , 被 困 , 是 逃  是 还 生, 或者 饥饿 、 境 , 到奄 奄  绝 直

然天成。 文字很有节奏感, 却又如

此 自然。 从中, 我们看出, 李娟 有

表 达 关的 能 力。 这 是 她 内心 深  而

息, 它始终 那么平 静淡 然 。 它

发抖, 挣扎 , 是因 为害怕 , 不 而

仅 仅是 因为 它不能 明 白一 些 事  情 而 已 。 是 兔子 都知 道 些什  但 么 呢?万物 皆在 我 们 的想 法之

外, 沟通绝无可能 。 怪不 得外婆

【 题外话 】

“ 我所有的说 出口的话语

处声音的自然表达, 令人动容。

只是 冰山一角 更 多的更 多的是

不曾说 出口的 黑 暗地 拥 挤 在 心

里 黑暗地 尖锐 着, 又黑暗地渐

会 说 :“ 兔子 兔子 , 你一 个人好  可怜哟 … 一  ”

我 们也 生 活得 多孤 独 啊 !

渐钝 灭了棱角 渐渐 宁静下来。   那些 没有机 会 说 出口的话 来

不及说 出口的话 忘记 说 出 口的

虽 然春 天 已经 来 了……i  ̄-   I - i 7 - -

满 院子 跑 着撒 欢 , 只 前爪 抱  两

话 不 敢 说 出口的 ,不 忍 说 出 口

的 那 些 没 有 倾 听 者 的 … …后

着我外 婆 的鞋 子像 小狗一 样又

来 那 些话 语 一 一 消失 了。 终  我

啃又 拽——它 好 像什 么都 不记

得了! 它总 是 比我 更轻 易 去抛  弃 不好 的 记忆 , 以总是 比我  所

于决定把它们说 出口时 却 一 个  字也记 不起 来了 唯有 当时想要

说 出口的那种 迫切 感 仍异 常鲜

们更多地感觉 着生命的喜悦 。

明 耿耿于怀。’ ’ 李娟如是说 。

2   0  O1 2. 3

金 牌饿 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