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拉罕的选择

阿伯拉罕的选择

【范文精选】阿伯拉罕的选择

【范文大全】阿伯拉罕的选择

【专家解析】阿伯拉罕的选择

【优秀范文】阿伯拉罕的选择

范文一:阿伯拉罕的选择

帮 体 生 I   2

0 14 / 0 4 青岁春 ,月校 园 

版阿伯 拉罕 的选择

 

◎毛姆

我  给蒂 阿 讲 了 一瑞个我 在圣托   斯玛医 院认 识 人 的的故 事 。这 个是  太犹人 。姓阿 拉 伯罕。 他 是个 头发金   黄、 体粗壮身年轻的 人 , 格 腼性 ,腆   人对 和气 。 很有 能 。 他才是 靠 一着笔  奖学 金 入 学 , 在的年五学习期间,任  好 队 , 等待 医 生上 来船检 查 体 身。 来  医的生是衣个履酸 寒 身、肥硕体  人。的他当下帽摘子 ,发 我现这人  头的顶 经已 完全 秃 了。我 觉 仿 得佛 过 去  在什 么地 方 见他过。忽 然,我  想 起来 。  了 “阿伯拉。罕 ”我道 。 喊 譬  喻 够不 妥当 , 又改 说口 好 像得  

到了什么 启示 他。的心 像好被 什 么 东  

揪 西了一下。突间然, 感他到 一 阵  喜狂 有,一 种获 得 无限自 由的  感

。 他 觉 得己自 好像 回到 了 老家 。  

他 时 当地当 就打 定 主 意 ,今后 的日   子 他 郜 在要亚 历 山 度大 过了 。 离 开 

一何种 金 只 要他 有奖机会 申 请绝 就 对没 有 旁 人 的 份 儿。没有 人 不承   认才 华 他 人 过最。 他 被后选 领 进 导  机 构 中他, 的 前程 已经有 可了靠 的 保  证 按 。照世 睛 推论 . 他在 己这 自 门事 业

肯定上 会飞 黄腾 达 、名 利收双 。的 

他 过转头来, 脸 上显 出 惊奇 的  神色 愣 。了 一 会儿 ,他也 出认来我  ,立刻 握 住 我手 。的在 们 两人我各 自  惊叹了 番后 ,一他听说 我备在亚准   山历大港夜过 ,便请 我邀到侨俱 

乐英部 去吃 晚 饭 。 我 们 会在 面以 后,  我 再次 表 示在 这 个地 方遇 他 到实  在 出乎 的意我料 。 他现 在 职 的务相

 

货 轮 并没 有什 么困 难 ,二 四十小 时  以 后。 他 已 经 带 着自 的 全 部己行 李

 岸 了。登 

船 一定长会 觉得 发 你疯 了 ”。

我   笑说 。着  “ 别爱怎人么就想怎 么 想,我  才 不在 乎 。做呢出这 件事来 不 是的 

正 在上式 以 前 任, 他想 度一 次假 ;  因为 他

有 钱没 所。 以 在 一艘开 往 中地 海 的 不定 期 货船 上 谋 了 医 个 的生 位  。置 种这 货轮上 一 般 是没 有 生 的医。   是 只由 医院于 里 有一名 高 级外科 医

我  , 我 是体身里 一 种 远 我比 自己 的  意志 更强 大 力量的。 上 岸以 后, 我 四  处 看 了看 。 想着要 到 一家 希 腊 开 人

小的旅 馆 ;我 去觉 得 我知道 在 里哪  能 找 到这 家旅 馆 。你

猜怎么着 我 一? 点  儿 也没 费有 儿劲就 走 到 家 旅 馆这 前 边 我。 眼一就 认出它来 了 ”。  “ 你 去到 过过亚历 山 大 吗港 ” ? “ 没有 。在 这 次出 国 前 我从  来没 有离开 过 英国 。”  

当低 微,他给 的人印 象也 很寒 。 酸   这之后他 给 我讲了他 的故 事。 在 他 出  发 地 到中海 度假的 候时, 他 一 心 想 的 是 再 回 伦敦去 , 到 圣托玛 斯医  

院 去 职 就一 天 。早晨 , 他乘的那艘   轮货在 历亚山 大港 靠 岸, 他 从 甲  

生板认 识跑 条 这 线航的 一 轮 船 公家  

的 经司 理,货 轮看 在 理 的经 情面 才上  录了阿用伯拉罕  。

几 个 期星 以 后 , 医 院领 导 收  到一

封辞

呈。 阿 拉 罕 伯声 明 决 定他放

上看 着  座 阳这光 耀 下的 白色城 照 , 市看着 码 上 的 头人 群 。他 着看穿

  褴 褛 着的轧 丁别 衣 的 服当地 人 ,  从

这 个人人 嫉 的 羡位 置 。这件 事 使  人们感 极其到惊诧 千 奇。 百怪 的谣 

言胫而走不 但。 是早 就 有人 准 备好  填补

他 留下空缺的, 阿 伯 拉罕不  久 也就 被人遗 忘了 以。后再 没 也 听 

人苏来的黑丹 人 希 , 人腊 意 和大利 人  群 成队 、 吵结吵 嚷 ,嚷土 耳 其人 戴  着 平无檐顶 土耳的其帽 , 他 小 看 着

阳光和 碧 蓝 的 空 。天 在 就这个  

时不久

后以, 他就 在 公 立 医 院找 到

个 工作 ,从 一直 此 在待那 。  

里“

你 从来 没 有后 悔 过 吗? ”  “

从 来没 。 有一分 也钟 没 有 后 

他 的 任到何 消 。这 个 息 人就这 样  从人们的 忆里记消了。失

大 约十 年之 。 有 一 后次我 乘 船 

候, 他的 心 境 然 忽发生 了 奇异 的 变  化

。 无他法 描述这 是 怎么 一 回事  

过。。我 挣 钱的 刚够 维持 生 活,但 是 

感到 我 心满意 足 我。什么要 求 也 有没 ,

 去亚 历 山 大 港 。即 将登陆 时 。天  一上 ,早我被通 同其他旅客知 起排 一

事 来情得非常突 兀 据他说,, 好 像  天晴 响起 声一霹 雳, 他但 得觉 这个  

希 望这样活 下 ,去 到直 死 。我 ”  第 二 我就 离天 了 亚历开 山 大

I  29 l 

轰 毒/ 撼 

  

生这继续样下 ,去 现我在 的 地位 就是

2 0 14 / 04 青春 岁月 校/园版 

, 直 港 不到久 以前 我才 又想 阿 起  拉罕的伯 , 事那是 我同另 外一个 行 医  的老

朋友阿 莱克・ 卡尔 凯 尔 一米同 吃  饭的 时 。候 卡尔米 凯

尔 回英 来国  短 期 度假 , 我 偶 然 街在头 遇 了见 他 。 他在 大 战 工 中作 得 非常 出 色 ,   荣 获 了爵士 封号 。 向我他 示表 了祝  贺。 我 们 约好 同一消磨 一 个 晚 上,

 

很强 的 个 性呢。 贸 然 走 出这一 步,  

后永以后 晦不 , 那需耍 个性的更 

强就了 。 

的他 了。 他对 于 外 科手术 直简是 个   天 才。 也 无谁法 同他 竞 争 。 他当被

指 派 为圣托玛 斯附属 医 院注册学 员  的 候时, 是绝我没对有希望 进入  领导 构 机的。 我只 能 开 业 当 医个

 

“当然 了 , 果 如我 对 伯 阿拉罕   的径行故 作憾 , 遗我 这人 也 就太   伪 虚。了管不么怎 . 说正 因为 他 走  了 这么 步 ,一才让 我 占便 了 宜”。他   吸着 一支 长 长的 寇 罗 牌 哈纳瓦 那 雪  烟茄, 舒 地适 喷着圈 , “烟 但 如 是果  这 件事我同个人没有 牵的连话 ,我  

。 生也知你道 , 一 个 通普 业 开行 医 的 人有多 大可 能 跳出这 个 槽 槽 去  

。 是 阿但伯 拉 罕让位 了 ,他的子让位 

起叙旧叙 。我 答 同 他应一 起 晚 吃

,建他议 再不约 请人别 ,这 样  我俩

就 以 不 可受 扰干地 畅谈 下一 了。   他在 安 后皇街 一所有老 宅 子 。 布 置  很雅 ,优因 为 他 是 个 一富于 艺 鉴术   赏力的 人。我 在 餐 的墙 厅上 看到一

我弄   到手了 。 样这 就 给了 步我步 高 升

的 机 会。” “  我想你 说 的话是 真 的。”   这 “ 完全是运 。气 我想, 阿伯 拉 

是 会 为 他 虚 掷 才 感华到 可惜 。一 的个 人 竟这 糟样 蹋己自 , 实在 太 令人 

心 痛。了” 

罕这 心 理 一 人定 变态了 。这 个 可 

怜虫 ,一点 救 也儿没有 了 。 在他 亚 山 历

我很怀

疑, 伯 阿 拉 是 否 罕 的真 糟 蹋 了 自己 做。 己 最 自想 做 的 ,事   生 活 自在己 喜爱 的 环 境 里,淡 泊 宁 

静 、 与世无争, 难 这道是 糟蹋 自   己?与吗此相 ,反做 一个 著 名 的 外科  

贝托的洛画 ,有还幅两我很 羡慕 的佐

尼范作的 品。当他妻子 的 ,一 个 穿着金 衣服 色、高 身 量、 子样讨  喜欢的人妇女 离我开们以 。 后我 笑 

大港

生卫部 门找 了 个 差小事 ——  检

疫 什 员 么的。 有 人告 诉 我 他 , 同一个 

陋的 腊 希 婆老子 在 一住 起, 了生 半打 着 长 疬瘰 疙瘩 的 小 崽 。所子以  我

想 ,问题 不 在 一于 个人 脑 子聪明  聪明,不 真正 重要 的 是 耍个 有。 阿  洼伯 拉罕缺 少 的

正 是个 生。『”  个 性 在 我?看 来 一, 个人 为 因  看 到外另 一生 活种 式有方更 大重

 着

他说 对 , 他 今 天 生的 活 同我 们 在 医

学院做学生 时代的相比 ,变 化 

真医生 ,

薪 一万英 年 , 娶 镑 一 美位丽

 的妻子 , 是就成 功 吗?我想 , 这 一切 都 取 决 一 于个 人 如何看 待 生活 的 

是 太 了大。 时 那 我们, 威斯敏在斯 

特 桥街大 一家 寒 酸意的 大利 馆餐 吃

一 饭都 认 为顿是 非 奢常侈 的事   。现在 莱克阿 卡 ・尔 米 凯 在尔六 七 家

 

意 ,义取 决 他 认 为于 对社 会 应 尽什 

义 务么, 对 自 己 有 什么 要 。求 是但  还我是没 说什么有; 我 有 什 么 资格  一 位同爵 士争辩 呢 ?  (摘 《自 者》 读  

大 医院 都兼 耍 职任,据 估我 计, 一  年

可以 一有万 英镑 的收 入 这次。  受 封为 士爵, 只 不 过 是 他迟早 要 享 

受意的 义 , 只经 过半小 时 的 考虑 就 甘   愿 弃抛 一 生的 事 业前 途 ,这需要 

到 才的 个一荣 誉 已而。

  “我得不错混 ” ,他说,“ 但 奇是

 

的是 ,怪这 一 切 归都 于 功 我偶然 交

 了 个一好 运 。”

 

“我 不 懂你说 是的 什么 意 思 。 ” 

“ 不懂 ? 还 你 得 阿记伯 拉 Ⅱ 罕巴?  

飞黄腾 的达本 该 他 是做学 。生的  时 候 他 处 处,把 我 打 得 败惨 奖 金。也  好

,学 助金也 好, 都 他 从 我被 里 

夺 去 每。我都甘拜次下风 。果他如 

3 0  

l  豳纛  / l 存需   骶 j

范文二:阿伯拉罕的选择

阿伯拉罕的选择

【英】毛姆

我给蒂阿瑞讲了一个我在圣托马斯医院认识的人的故事。这人姓阿伯拉罕,是一个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的年轻人。在学习期间,任何一种奖金只要他有机会申请就绝对没有旁人的份儿。最后他被选进领导机构中,他的前程已经有了可靠的保证。按世情推论,他在自己这门事业上肯定会飞黄腾达的。在正式上任前,他想度一次假;他因为没有钱,所以在一艘开往地中海的不定期货船上谋了个医生的职位。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收到了阿伯拉罕的辞呈。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不久,阿伯拉罕也就被人遗忘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我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我觉得仿佛过去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他转过头来,愣了一会儿,他也认出我来,立刻握住我的手。在我们两人各自惊叹了一番后,他听说我准备在亚历山大港过夜,便邀请我吃晚饭。在我们会面以后,我再次表示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他现在的职务相当低微,他给人的印象也很寒酸。这之后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在他出发到地中海度假的时候,他一心想的是再回到圣托马斯医院去就职。一天早晨,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他在甲板上看着这座阳光照耀下的白色城市,看着码头上的人群,看着阳光和碧蓝的天空。这时,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突然间,他感到一阵狂喜,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老家,他当时就打定主意,今后的日子他都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了。离开货轮并没有什么困难,半小时以后,他已经带着自己的全部行李登岸了。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家旅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那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

第二天我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罕的事,那是我同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在大战中工作非常出色,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我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们做学生时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在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有一万英镑的收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但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当他被指派为圣托马斯附属医学院注册员的时候,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让我弄到了手。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心理一定变态了。他在亚历山大港找了个检疫员什么的小差事,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当然了,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雪茄,舒适地喷着烟圈,“但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蹋自己,实在太令人痛心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去争辩呢?

(选自《外国小小说》2014年10月版,有删改)

15.小说开头一段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这样写的意图是什么?请简要分析。(6分)

16.请赏析文中划线句子。(4分)

17.根据小说内容,简要概括阿伯拉罕的形象特点。(4分)

18.请结合全文探究作品的主题。(6分)

15. ①开头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目的是与十年以后的阿伯拉罕事业平凡、生活平淡形成对比,凸显出阿伯拉罕不同凡俗的人物形象特征。②为后文写阿伯拉罕的“选择”不同寻常而作铺垫,使小说情节更具波澜③引发读者深思,突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每点2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6.(4分)运用环境描写与心理描写,表现了亚历山大港那与英国大都市截然相反的悠闲自然美好的生活环境,以烘托面对此景时阿伯拉罕的身心获得无限自由放松的感觉,突出变现了他极度兴奋和向往的心情。

17.(4分)①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②追求心灵自由,意志坚强,富有个性;③生性淡泊,不慕名利,与世无争;④珍爱生活,崇尚自然。(一点1分,二点2分,三点4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8. ①小说通过写才华过人,拥有美好前途的阿伯拉罕甘愿抛弃别人羡慕的前途,选择自己喜爱的环境,过着淡泊宁静,与世无争生活的故事,流露出了作者对世俗社会的人们一心追求名利地位、飞黄腾达的人生态度观念的嘲讽②表达了对像阿伯拉罕那样不慕名利、崇尚自由的生活态度的欣赏;③以及对阿伯拉罕面对世俗的千奇百怪的谣言依旧我行我素的勇气和决心的敬佩之情;④作者认为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在于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⑤每个人都应该尊重他人选择适合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每点2分,三点6分,言之成理即可)

范文三:阿伯拉罕的选择

我给蒂阿瑞讲了一个我在圣托玛斯医院认识的人的故事。这是个犹太人,姓阿伯拉罕。他是个头发金黄、身体粗壮的年轻人,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他是靠着一笔奖学金入学的。在五年学习期间,任何一种奖金只要他有机会申请就绝对没有旁人的份儿。没有人不承认他才华过人。最后他被选进领导机构中,他的前程已经有了可靠的保证。按照世情推论,他在自己这门事业上肯定会飞黄腾达、名利双收的。在正式上任以前,他想度一次假;因为他没有钱,所以在一艘开往地中海的不定期货船上谋了个医生的位置。这种货轮上一般是没有医生的,只是由于医院里有一名高级外科医生认识跑这条航线的一家轮船公司的经理,货轮看在经理的情面上才录用了阿伯拉罕。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领导收到一封辞呈,阿伯拉罕声明他决定放弃这个人人嫉羡的位置。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但是早就有人准备好填补他留下的空缺,阿伯拉罕不久也就被人遗忘了。以后再也没人听到他的任何消息。这个人就这样从人们的记忆里消失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一天早上,我被通知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当他摘下帽子,我发现这人的头顶已经完全秃了。我觉得仿佛过去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他转过头来,脸上显出惊奇的神色。愣了一会儿,他也认出我来,立刻握住我的手。在我们两人各自惊叹了一番后,他听说我准备在亚历山大港过夜,便邀请我到英侨俱乐部去吃晚饭。在我们会面以后,我再次表示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他现在的职务相当低微,他给人的印象也很寒酸。这之后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在他出发到地中海度假的时候,他一心想的是再回伦敦去,到圣托玛斯医院去就职。一天早晨。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他从甲板上看着这座阳光照耀下的白色城市,看着码头上的人群。他看着穿着褴褛的轧别丁衣服的当地人,从苏丹来的黑人,希腊人和意大利人成群结队、吵吵嚷嚷,土耳其人戴着平顶无檐的土耳其小帽,他看着阳光和碧蓝的天空。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境忽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他无法描述这是怎么一回事。事情来得非常突兀,据他说,好像晴天响起一声霹雳,但他觉得这个譬喻不够妥当,又改口说好像得到了什么启示。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突然间,他感到一阵狂喜,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老家,他当时当地就打定主意,今后的日子他都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了。离开货轮并没有什么困难。二十四小时以后,他已经带着自己的全部行李登岸了。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家旅馆。你猜怎么着?我一点儿也没有费劲儿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这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个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是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直到我死。”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以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罕的事,那是我同另外一个行医的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卡尔米凯尔回英国来短期度假,我偶然在街头遇见了他。他在大战中工作得非常出色,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同消磨一个晚上,一起叙叙旧。我答应同他一起吃晚饭,他建议不再约请别人,这样我俩就可以不受干扰地畅谈一下了。他在安皇后街有一所老宅子,布置很优雅,因为他是一个富于艺术鉴赏力的人。我在餐厅的墙上看到一幅贝洛托的画,还有两幅我很羡慕的佐范尼的作品。当他的妻子,一个穿着金色衣服、高身量、样子讨人喜欢的妇女离开我们以后,我笑着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们在医学院做学生的时代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威斯敏斯特桥大街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认为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在阿莱克・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以有一万英镑的收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但是奇怪的是,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懂?你还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做学生的时候,他处处把我打得惨败。奖金也好,助学金也好,都被他从我手里夺去,每次我都甘拜下风。如果他这样继续下去,我现在的地位就是他的了。他对于外科手术简直是个天才。谁也无法同他竞争。当他被指派为圣托玛斯附属医学院注册员的时候,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你也知道,一个普通开业行医的人有多大可能跳出这个槽槽去。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让我弄到手了。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这人心理一定变态了。这个可怜虫,一点儿救也没有了。他在亚历山大港卫生部门找了个小差事――检疫员什么的。有人告诉我,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

  个性?在我看来,一个人因为看到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有更重大的意义,只经过半小时的考虑就甘愿抛弃一生的事业前途。这才需要很强的个性呢。贸然走出这一步,以后永不后悔,那需要的个性就更强了。

  “当然了,如果我对阿伯拉罕的行径故作遗憾,我这人也就太虚伪了。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一支长长的寇罗纳牌哈瓦那雪茄烟,舒适地喷着烟圈,“但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蹋自己。实在太令人心痛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娶一位美丽的妻子,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争辩呢?

  (摘自《读者》)

范文四:亚伯拉罕的人生选择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亚伯拉 罕的人生选择 

亚 伯 拉 罕 的 人生 选 择 中 , 有一 个 选 择 是 量伟 大 量 令 人惊 叹 , 是 量让 人  也 称赞 的 选 择 , 就 是将 自 己的 儿子 以撒 献 为曩 祭 的 这件 事 。 果 说 亚 伯拉 罕 ■  邵 如

召是 一 种 信 心 的选 择 l如 果 说他 与 罗 ■ 的 分离 是 明  的选 择 i如 果 说他 ■救 罗  ■ 是 一种 勇 敢 和依 靠 的 选择 l如 果 说 他 使 夏 甲母 子 离 开 自 己是 一 种 痛 苦 的 选 

择 l那 么 在 这次 的 选 择 上 是一 次 所 有选 择 的 集 合 , 绝 不 是错 误 的 选择 ,而 是  但

量 受 人称 赞 的 选择 。   ■ 吉林  孙长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文 :来 1 : 。 ,3-9 1 8 9 1_1 

每 个 人 的 人生 经 历 中都 会 面 临 许 多 的选 择 ,就   样 。因为 他 等 候 那座 有根 基 的城 ,就 是 上 帝 所 经营  如 择 业 、婚 姻 等等 ,都 会 成 为 人生 中不 可 回 避 的事   所 建造 的 。… …这 些 人 都 是 存 着信 心 死 的,并 没有  情 。基 督 徒 也 是如 此 ,每 一 种 选择 都 可 能 成 为信 仰   得 着所 应 许 的 ,却 从 远处 望 见 ,且 欢 喜 迎 接 ,又承  的一 种 考 验 ,也 许 每 一 种 考验 都 将 成 为 基 督 徒 成长   认 自己在 世 上 是 客 旅 ,是 寄 居 的 。说 这 样 话 的 人是  历 程 的 阶 梯 ,或 是 攀 升 、或是 跌 落 ,全 都 在 于 我们   表 明 自 己 要 找 一 个 家 乡 。他 们 若 想 念 所 离 开 的 家  个 人 的 信 心 ,我 们 从 先 祖 亚 伯 拉 罕的 人 生 选 择 中 可  乡 ,还 有 可 以 回 去的 机 会 。他们 却 羡 慕 一 个 更美 的  以 看 到 他 的成 长历 程 , 有许 多 是 我 们 可 以效 学 的 ,   也 有一 些 是 我 们 应 当成 为警 戒 的 。  

家 乡, 是 在 天 上 的 。 以 上帝 被称 为 他 们 的 上帝 , 就 所   并 不 以 为 耻 , 因 为 他 已 经 给 他 们 预 备 了一 座城 。   ” ( 1 8 , 1 -1 ) 来 0: ,9 3 6  亚 伯 拉 罕 的 蒙 召 ,为 我 们每 一 个 基 督 徒 树 立 了  榜 样 ,他 没 有 留意 自 己的 家 乡宁愿 抛 弃 ,能 够 到迦 

. 

召 的 选 摔 

亚 伯 拉 罕 的 父 亲 名 叫他 拉 ,他们 生 活 在 迦 勒底   南地 甘 愿 支 搭 帐 棚 ,过 着 一 种 寄 居 的生 活 ,这 的确  的 吾珥 ,当上 帝 的 呼 召临 到 的 时 候 ,他 们 举 家 向迦   是 一种 信 心 的 生 活 。我 们 的 信仰 经 历 中都 会 有 自己  南 迁移 ,可 是 他们 只走 了 路 程

的 三分 之 二 就 停 留驻   的 吾 珥 和 哈 兰 , 也 许 我 们 凭 着 信心 离 开 吾珥 , 是  但 足 在哈 兰,他 拉 也 死在 哈 兰 。此 时 的亚 伯 拉 罕 面 对  会 不 会 被 哈兰 所 拦 阻 呢? 当上帝 的 旨意 与我 们现 实  的 是未 完成 的 使 命 ,是 继 续 地 留 在 这里 ,还 是 要 向  生 活发 生 冲 突 时 , 我 们 当作 何 选择 呢 ?  

迦 南进 发 呢?  

上 帝 的 旨意 临 到 亚 伯拉 罕,对他 也是 一 种 信心   = .家 业 的 选 摔  的 考验 ,他 需 要 面 对 的人 生 选 择 是 去 与 不去 。亚 伯 

拉 罕 的家 乡吾 珥 , 当时 是 一 个 非 常 繁 华 的 商业 中 

与亚 伯拉 罕一 同进 人 迦 南 的 有他 的侄 子 罗得 。  

心 ,据 考 古 学 家 考 证 ,当时 吾 珥 的 生 活是 极 其 富 足  他 们开 始 的 时 候 是 生 活在 一 起 ,共 同放 牧 ,共 同居  安 逸 。这 就 构 成 对 亚 伯 拉 罕信 心 的 考验 ,到 上 帝 指  住 , 及至 他的 牛 羊 不 断 增 多时 , 们 的 仆 人 就开 始  他 示 的地 方是 什 么样 的 环 境 ,会 经 历 到 什 么样 的 生 活  争夺 草 场 。这 时 的亚 伯 拉 罕 意 识 到 问题 的 严 峻 ,他  遭 遇 ,都 是 一 个 未 知 数 。但 是 他 们还 是 凭着 信 离 开  对 罗得 说 “ 我 不 可 相争 , 的牧 人 和 我 的 牧人 也  你 你 了 吾珥 ,乃至 他 们 走 到 哈 兰 ,就 停 留下 来 ,也 许 是  不 可 相 争 , 因 为 我 们 是 骨 肉 。 遍 地 不 都 在 你 眼 前 

他 拉 信 心 不 足 , 看 到 了哈 兰 与 吾 珥 的 生 活 相 差 无  吗 ?请 你 离 开 我 。你 向 左 ,我 就 向右 ;你 向右 ,我 

”( 3: ,9 这是 一 个 明 智 的 选择 ,也 是  几 ,就 失去 了前 进 的 力 量 ,这 是 他 们 前进 路 上 的 考  就 向左 。 创 1 8 ) 个 不得 已的 选 择 ,如 果 不 这 样 做 ,他 们 的 仆 人就   验 。他 拉虽 然 死 在 哈 兰 ,亚 伯 拉 罕 是 否 能满 足 上 帝 

对他的呼召呢?  

会 为 草场 大动 干 戈 ,为 了避 免 刀 兵相 见 ,他 宁 肯骨  选 择权 让 给 了罗 得 ,这 个 主 动 权 本 该是 自 己的 ,可 

《 伯 来 书 》 的 作 者 对 亚 伯 拉 罕 作 出 了 这 样 的  肉 分 离,但 在 选 择草 场 与 居 住 地 的事 情 上 ,他却 将  希

评 价 “ 伯 拉 罕 因着 信 , 召的 时 候 , 亚 蒙 就遵 命 出去 ,   往 将 来 要得 为 业的 地 方 去 ,出去 的 时 候 ,还 不 知 往  他 还 是 交在 了罗 得 的 手 中 。罗得 看 到 了约 旦 河 全平  哪 里 去 。他 因 着信 ,就 在 所 应 许 之地 作 客 ,好 像 在  原 的 土地 肥 沃 美 丽 ,又 看 到 所 多玛

和 蛾 摩 拉 如 同耶   异 地 居 住 帐棚 ,与 那 同蒙 一个 应 许 的 以撒 、雅 各 一  和 华 的 园 子,他 贪 婪地 占有 了这 块 土地 ,这 样 他 们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就彼此分离了。  

的 重 视 ,他 没 有 轻 率 地 为 以 撒 选 择 当 地 的 女 子 , 而   亚 伯 拉罕 的 无 私 精 神 是 值 得 我们 效 学 的 。在 利  是 命 仆 人 回 到 自 己 的 家 乡, 在 本 族 中寻 找 一 位 配 

益 面 前 ,他 没 有 因眼 前 的 肥 美 土地 而 丢 掉 柔 情 ,他  偶 。他 以慎 重 的 态度 向上 帝 祈 求 , 向仆 人 交 托 ,终  没 有 让 个 人 的 私 欲 占 上 风 ,而 这 种 谦 让 的 精 神 完 全   于 使 以 撒 的 婚 姻 成 为 圣 经 中 最 完 美 的 婚 姻 典 范 。   是 来 自于 对 上帝 的 信 靠 。在 今天 的 社 会 中,有 多 少  人 为 了一 点蝇 头 小 利 而 不 顾 廉耻 ,彼 此 争 夺 ,互 不  五 、献 子 的 选 择  相 让;在 教 会 中又 有 多 少 的 牧 人争 站 讲 台 ,强 夺 草  场 。可是 亚 伯 拉 罕 却 没 有这 样 ,他 宁 肯 丢 掉 土 地 也  不 愿 丢掉 亲情 ; 宁 肯 自 己受损 失 , 要 让 家 庭 安 宁 , 也   使 和 睦 的 精 神能 够 彰 显 出 来 。  

亚 伯 拉 罕 的 人 生 选 择 中 , 有 一 个 选 择 是 最 伟 

大 、最令 人惊 叹 , 也是 最 让 人 称 赞 的 选 择 ,那就 是 

将 自 己 的 儿 子 以 撒 献 为 燔 祭 的 这 件 事 。 在 他 1 0岁  2 的 时 候 ,上 帝 的 话 临 到 了 他 ,就 是 让 他 带 着 他 的 独 

三 . 战争 的选 择 

生 儿子 以撒 到 摩 利 亚 山献 为燔 祭 。这 是 多 么尴 尬 的  件 事 ,也 是 一 件 多 么痛 苦 的 事 情 。一 生 中最 宝 贵 

当罗 得 生 活在 所 多玛 时 ,遭 到 了一 次 战 争 的劫  的 儿 子 , 是 他 在 最 绝 望 中 生 出 的 希 望 , 也 是 成 就 上  掠 。 因是 所 多 玛 王 和 蛾摩 拉 王 等 五 王 联 合 背 叛 以  帝 的 应 许 者 ,上 帝 竟 然让 他 献 在 祭 坛 上 ,他 虽然 困  原 拦 王 基 大 老玛 , 以拦 王 会 合 示 拿 王 、以拉 撒 王 、戈  惑 不 解 , 他 虽 然 痛 苦 不 堪 ,但 他 还 是 顺 从 了 。乃 至   印 王 来 攻 击 所 多玛 、蛾 摩 拉 王 所 组 成 的 五 国联 盟 ,   到 了摩 利 亚 山,摆 上 柴 ,捆 上 以撒 ,举 刀 要砍 的 时  结 果 四 王 获 胜 , 在 掳 走 的 战 俘 中有 罗得 的 一 家 人 。 候 ,上 帝 的使 者 拦住 了他 ,这 时 他 看 到 了 上帝 预 备    当这 一 消 息传 到 亚 伯 拉 罕 耳 中 时 ,他 毫 无 犹豫 地 率  的 一 只公 羊 。我 们 从 亚 伯 拉 罕 的 这 惊 人 的 举 动 中 ,   领 家

中壮 士 3 8人火 速 追 赶 敌 人 ,当 夜 他 们分 队追  看 到 了他 的 真 实信 心 ,这 惊 心 动 魄 的情 景 ,正 是 上  1 杀 ,将 敌 人所 掠 夺 的 一 切财 物 和 战俘 全 部 夺 回 ,这  帝 救 赎 人 类 的 一 个 预 演 。上 帝 要 通 过这 真 实 的 一 幕 

次 的 得胜 使 罗得 的 全 家 获 救 。   这 是一次勇敢的选择,在营救罗得的事情上,  

情 景 让 人 看 到 他 舍 弃耶 稣 的 爱 ,也 让亚 伯 拉 罕 感 受 

到 上 帝 救 赎 人 类 的无 限牺 牲 。   如 果 说 亚 伯 拉 罕 蒙 召 是 一 种 信 心 的 选 择 ;如 果  

他 没 有 因 罗得 的 自私 贪 婪而 袖 手 旁 观 。他不 计 个 人 

的 得 失 ,珍视 亲 情 ,不 顾 自 己的 安 危 ,没 有 因 敌人  说 他 与 罗 得 的 分离 是 明智 的 选 择;如果 说 他 营 救 罗  的 强 大而 畏惧 ,在 众 寡 悬殊 的情 况 下 ,仍 然亲 临 战  得 是 一 种 勇 敢 和依 靠 的 选 择 如果 说 他 使 夏 甲母 子  场 ,勇敢 地 救 人 ,这 是 对 上 帝 大 能 的完 全 信 赖 。若  离 开 自己 是 一种 痛 苦 的 选 择;那 么 在这 次 的 选 择 上  没 有 坚 定 依靠 的 心 ,决 不 会 以 3 0多 人 去 敌对 几 十  是 一 次 所 有 选 择 的集 合,但 绝 不 是错 误 的选 择 ,而  0

万 的 强 大 联 盟 。而 在 凯 旋 归 来 的 时 候 , 亚 伯 拉 罕 却   是 最 受 人 称 赞 的选 择 。 伯 来 书 》  希 中这 样 写 遣 “ 亚  没 有 为 自己 留任 何 的 战 利 品 。  

伯 拉 罕 因 着 信 ,被试 验 的时 候 ,就 把 以撒 献 上 ,这  便 是 那欢 喜 领受 应 许 的 , 自 己独 生 儿 子 献 上 。 论   将 ” 到 这 儿 子 , 有 话说 曾 “ 以撒 生 的才 要 称 为 你 的 后  从

四 .家庭 的选 择 

裔 。 他 以为 上 帝还 能 叫人 从 死 里 复 i;他 也 仿 佛 从  ” 舌 亚 伯拉 罕 有 一 个 美 丽 贤惠 的妻 子 撒 拉 ,她 虽 然  死 中 得 回他 的儿 子 来 。 ( l ” 来 l:1 -1 )原 来 , 亚  7 9 温 柔 顺服 ,但 却 不能 为 亚伯 拉 罕 生 儿 育女 。而 上 帝  伯 拉 罕 信 的 是复 活 的 上 帝 。   又 曾 应许 亚 伯 拉 罕 的 后 裔 极其 繁 多,万 国要 因他 的 

后 裔 得 福 ,可 看 到 他 们 一 年 比 一 年 老 , 似 乎 上 帝 立  

的 应许 就 要 落 空 ,撒 拉 就 让 亚 伯 拉 罕娶 自 己的 婢 女  夏 甲来成 就 上帝 的 应 许 。结 果 ,亚 伯 拉 罕 的家 庭 落  入 了一 个 痛 苦 的 局 面 , 甲轻视 主母 被 赶 逐 后 来 , 夏   因 上 帝的 怜 悯 又 回到 家 中 ,及 至 撒 拉 生 了 以撒 ,夏  甲母 子戏 笑 撒 拉 , 而 又 一 次被 赶 出家 门 。  

j/ =   l

青草审} 上 

N  S

在娶 夏 甲的 事 情 上 ,亚 伯拉 罕 做 出 了错 误 的 选 

择 ,他 不 该 用 人 为 的手 段 来 成 全 上 帝 的 应 许;并 且  在 这 件 事 情 上 , 他 也 破 坏 了 上 帝 造 人 时 的 婚 姻 制 

度 , 所 以 他 承 受 的 是 家 庭 中 的 痛 苦 。人 种 的 是 什 么   收 的 也 是 什 么,在 家 庭遭 受 痛 苦 的 时 候 ,他不 得 不  做 出痛 苦 的选 择 , 就 是 让 夏 甲母 子 二 人 离 开 家 门 。  

正 因 为亚 伯拉 罕 在 娶夏 甲的 事 情上 遭 到 了家 庭 

痛 苦 ,他 才 意 识 到 婚 姻 对信 仰 ,对 家 庭 乃至 一 生 是  多 么 的 重要 。所 以,他 在 以 撒 的 婚 姻 上 ,他是 那 样

范文五:《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附答案

阿伯拉罕的选择 【英】毛姆 我给蒂

阿瑞讲了一个我在圣托马斯医院认识的人的故事。这人姓阿伯拉罕,是一个性格腼腆、对人

和气、很有才能的年轻人。在学习期间,任何一种奖金只要他有机会申请就绝对没有旁人的

份儿。最后他被选进领导机构中,他的前程已经有了可靠的保证。按世情推论,他在自己这

门事业上肯定会飞黄腾达的。在正式上任前,他想度一次假;他因为没有钱,所以在一艘开

往地中海的不定期货船上谋了个医生的职位。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收到了阿伯拉罕的辞

呈。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不久,阿伯拉罕也就被人遗忘

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我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

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我觉得仿佛过去在

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他转过头来,愣了一

会儿,他也认出我来,立刻握住我的手。在我们两人各自惊叹了一番后,他听说我准备在亚

历山大港过夜,便邀请我吃晚饭。在我们会面以后,我再次表示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实在出乎

我的意料。他现在的职务相当低微,他给人的印象也很寒酸。这之后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在他出发到地中海度假的时候,他一心想的是再回到圣托马斯医院去就职。一天早晨,他乘

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他在甲板上看着这座阳光照耀下的白色城市,看着码头上的

人群,看着阳光和碧蓝的天空。这时,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突然间,他感到一

阵狂喜,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老家,他当时就打定主意,今

后的日子他都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了。离开货轮并没有什么困难,半小时以后,他已经带着自

己的全部行李登岸了。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

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

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

里能找到这家旅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

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那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

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

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

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 第二天我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

罕的事,那是我同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在大战中工作非常出色,

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我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

们做学生时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是非常

奢侈的事。现在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有一万英镑的收

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

“但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

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当他被指派为圣托马斯附属医学院注册员的时候,

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

让我弄到了手。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

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心理一定变态了。他在亚历山大港找了个检疫员什么的小差事,

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

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当然了,

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雪茄,舒适地喷着烟圈,“但

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

蹋自己,实在太令人痛心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

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

做一个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

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

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去争辩呢? (选自《外国小小说》2014年10月版,

有删改) 16.下列对这篇小说的理解和分析,不准确的两项是(4分) A.这篇小

说采用了“我”给别人讲述故事的方式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这样写便于在叙述中穿插议

论,更好地揭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B.阿伯拉罕选择放弃到圣托马斯医院就职,是因

为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时,码头上攘来熙往的人群让他倍感生活的艰辛。

C.阿伯拉罕的选择让人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但阿伯拉罕根本就不在乎,依旧我

行我素,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 D.阿伯拉罕放弃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

给了阿莱克·卡尔米凯尔机会,正是这样的好运,让阿莱克最终能够进入领导机构、生活优

裕、名利双收。 E.小说结尾“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争辩呢?”

一句,流露出了作者对世俗观念的否定,对崇尚自由勇气的肯定。 17.小说开头一段着

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这样写的意图是什么?请简要分析。(4分)

18.根据小说内容,简要概括阿伯拉罕的形象特点。(4分) 19.阿莱克·卡尔米凯尔在

谈到“成功”时说:“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你同意

这种观点吗?请说说你的理由。(8分) 16.BC (B项,原因解释错误,主要原

因应是亚历山大港的人群、阳光和碧空让阿伯拉罕感觉好像回到了老家,有一种获得无限自

由的感觉,他打定主意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今后的日子。C项,“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

的性格”分析错误,应是从中可以看出其意志坚强、富有个性。) 17.①开头着力写阿伯

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目的是与十年以后的阿伯拉罕事业平凡、生活平淡形成对

比,凸显出阿伯拉罕不同凡俗的人物形象特征。②为后文写阿伯拉罕的“选择”不同寻常而

作铺垫,使小说情节更具波澜,引发读者深思,揭示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每点2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8.①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②

追求心灵自由,个性极强;③生性淡泊,不慕名利,与世无争;④珍爱生活,崇尚自然。 (一点1分,二点2分,三点4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9.观点一:同意。 (1)

一个人的个性是其事业成功的情商保证,脑子聪明只是事业成功的智商前提。(3分) (2)

阿伯拉罕脑子聪明,才华过人,但他更有强大的个性,因为看到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有更重大

的意义,他甘愿抛弃别人羡慕的前途,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

宁静,与世无争。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成功的。而他的成功正是源于他强大的个性。(3分)

(3)由此可见,有个性的人常常不合世俗,而他们在现实中有独到的创新和思维方式。(2

分) 观点二:不同意。 (1)成功同时需要智商、机会和情商。脑子不聪明,智商不

够,没有机会,仅有个性,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当然个性不强,情商不够,仅有机会、智商,

那也不可能成功。(3分) (2)阿莱克·卡尔米凯尔觉得自己的成功是因为阿伯拉罕让

位,让自己获得了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获得步步高升的机会,最终获得了成功。而实际上,

这里面也离不开他自己的学识水平和勤奋努力。正因为他在大战中工作得非常出色,才荣获

了爵士封号;正因为他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他一年才可以有一万英镑的收入。(3分)

(3)可见,智商、机会和情商都是成功的前提,所以我认为情智、机会很重要,在现实中那

些仅有个性,而没有情智的人常常是失败的。(2分) (共8分,观点明确,

言之成理即可。)

范文六: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答案

阿伯拉罕的选择【英】毛姆 我给蒂阿瑞讲了一个我在圣托马斯医院认识的人的故事。这人姓阿伯拉罕,是一个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的年轻人。在学习期间,任何一种奖金只要他有机会申请就绝对没有旁人的份儿。最后他被选进领导机构中,他的前程已经有了可靠的保证。按世情推论,他在自己这门事业上肯定会飞黄腾达的。在正式上任前,他想度一次假;他因为没有钱,所以在一艘开往地中海的不定期货船上谋了个医生的职位。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收到了阿伯拉罕的辞呈。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不久,阿伯拉罕也就被人遗忘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我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我觉得仿佛过去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他转过头来,愣了一会儿,他也认出我来,立刻握住我的手。在我们两人各自惊叹了一番后,他听说我准备在亚历山大港过夜,便邀请我吃晚饭。在我们会面以后,我再次表示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他现在的职务相当低微,他给人的印象也很寒酸。这之后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在他出发到地中海度假的时候,他一心想的是再回到圣托马斯医院去就职。一天早晨,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他在甲板上看着这座阳光照耀下的白色城市,看着码头上的人群,看着阳光和碧蓝的天空。这时,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突然间,他感到一阵狂喜,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老家,他当时就打定主意,今后的日子他都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了。离开货轮并没有什么困难,半小时以后,他已经带着自己的全部行李登岸了。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家旅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那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 第二天我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罕的事,那是我同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在大战中工作非常出色,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我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们做学生时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在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有一万英镑的收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但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当他被指派为圣托马斯附属医学院注册员的时候,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让我弄到了手。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心理一定变态了。他在亚历山大港找了个检疫员什么的小差事,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当然了,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雪茄,舒适地喷着烟圈,但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蹋自己,实在太令人痛心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去争辩呢? (选自《外国小小说》2014

年10月版,有删改)16.下列对这篇小说的理解和分析,不准确的两项是(4分,两项都对得4分,答对一项得2分,有错项得0分) A.这篇小说采用了我给别人讲述故事的方式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这样写便于在叙述中穿插议论,更好地揭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B.阿伯拉罕选择放弃到圣托马斯医院就职,是因为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时,码头上攘来熙往的人群让他倍感生活的艰辛。 C.阿伯拉罕的选择让人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但阿伯拉罕根本就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 D.阿伯拉罕放弃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给了阿莱克卡尔米凯尔机会,正是这样的好运,让阿莱克最终能够进入领导机构、生活优裕、名利双收。 E.小说结尾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争辩呢?一句,流露出了作者对世俗观念的否定,对崇尚自由勇气的肯定。17.小说开头一段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这样写的意图是什么?请简要分析。(4分)18.根据小说内容,简要概括阿伯拉罕的形象特点。(4分)19.阿莱克卡尔米凯尔在谈到成功时说: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你同意这种观点吗?请说说你的理由。(8分)参考答案16.BC(B项,原因解释错误,主要原因应是亚历山大港的人群、阳光和碧空让阿伯拉罕感觉好像回到了老家,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打定主意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今后的日子。C项,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分析错误,应是从中可以看出其意志坚强、富有个性。)17.【答案示例】①开头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目的是与十年以后的阿伯拉罕事业平凡、生活平淡形成对比,凸显出阿伯拉罕不同凡俗的人物形象特征。②为后文写阿伯拉罕的选择不同寻常而作铺垫,使小说情节更具波澜,引发读者深思,揭示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每点2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18.【答案示例】①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②追求心灵自由,个性极强;③生性淡泊,不慕名利,与世无争;④珍爱生活,崇尚自然。(一点1分,二点2分,三点4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19.【答案示例】观点一:同意。

(1)一个人的个性是其事业成功的情商保证,脑子聪明只是事业成功的智商前提。(3分)(2)阿伯拉罕脑子聪明,才华过人,但他更有强大的个性,因为看到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有更重大的意义,他甘愿抛弃别人羡慕的前途,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成功的。而他的成功正是源于他强大的个性。(3分)

(3)由此可见,有个性的人常常不合世俗,而他们在现实中有独到的创新和思维方式。(2分)观点二:不同意。(1)成功同时需要智商、机会和情商。脑子不聪明,智商不够,没有机会,仅有个性,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当然个性不强,情商不够,仅有机会、智商,那也不可能成功。(3分)(2)阿莱克卡尔米凯尔觉得自己的成功是因为阿伯拉罕让位,让自己获得了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获得步步高升的机会,最终获得了成功。而实际上,这里面也离不开他自己的学识水平和勤奋努力。正因为他在大战中工作得非常出色,才荣获了爵士封号;正因为他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他一年才可以有一万英镑的收入。(3分)(3)可见,智商、机会和情商都是成功的前提,所以我认为情智、机会很重要,在现实中那些仅有个性,而没有情智的人常常是失败的。(2分)(共8分,观点明确,言之成理即可。)

范文七: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答案

篇一: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答案

【英】毛姆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收到了阿伯拉罕的辞呈。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不久,阿伯拉罕也就被人遗忘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我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我觉得仿佛过去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家旅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那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

第二天我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罕的事,那是我同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在大战中工作非常出色,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我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们做学生时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在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有一万英镑的收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但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当他被指派为圣托马斯附属医学院注册员的时候,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让我弄到了手。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心理一定变态了。他在亚历山大港找了个检疫员什么的小差事,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当然了,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雪茄,舒适地喷着烟圈,“但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蹋自己,实在太令人痛心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去争辩呢? (选自《外国小小说》2014年10月版,有删改)

16.下列对这篇小说的理解和分析,不准确的两项是(4分,两项都对得4分,答对一项得2分,有错项得0分)

a.这篇小说采用了“我”给别人讲述故事的方式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这样写便于在叙述中穿插议论,更好地揭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b.阿伯拉罕选择放弃到圣托马斯医院就职,是因为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时,码头上攘来熙往的人群让他倍感生活的艰辛。

c.阿伯拉罕的选择让人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但阿伯拉罕根本就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

d.阿伯拉罕放弃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给了阿莱克·卡尔米凯尔机会,正是这样的好运,让阿莱克最终能够进入领导机构、生活优裕、名利双收。

e.小说结尾“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争辩呢?”一句,流露出了作者对世俗观念的否定,对崇尚自由勇气的肯定。bc(b项,原因解释错误,主要原因应是亚历山大港的人群、阳光和碧空让阿伯拉罕感觉好像回到了老家,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打定主意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今后的日子。c项,“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分析错误,应是从中可以看出其意志坚强、富有个性。)

[1]

篇二: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答案

【英】毛姆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收到了阿伯拉罕的辞呈。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不久,阿伯拉罕也就被人遗忘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我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我觉得仿佛过去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家旅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那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

第二天我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罕的事,那是我同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在大战中工作非常出色,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我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们做学生时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在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有一万英镑的收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但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当他被指派为圣托马斯附属医学院注册员的

时候,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让我弄到了手。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心理一定变态了。他在亚历山大港找了个检疫员什么的小差事,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当然了,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雪茄,舒适地喷着烟圈,“但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蹋自己,实在太令人痛心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去争辩呢? (选自《外国小小说》2014年10月版,有删改)

16.下列对这篇小说的理解和分析,不准确的两项是(4分,两项都对得4分,答对一项得2分,有错项得0分)

a.这篇小说采用了“我”给别人讲述故事的方式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这样写便于在叙述中穿插议论,更好地揭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b.阿伯拉罕选择放弃到圣托马斯医院就职,是因为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时,码头上攘来熙往的人群让他倍感生活的艰辛。

c.阿伯拉罕的选择让人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但阿伯拉罕根本就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

d.阿伯拉罕放弃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给了阿莱克·卡尔米凯尔机会,正是这样的好运,让阿莱克最终能够进入领导机构、生活优裕、名利双收。

e.小说结尾“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争辩呢?”一句,流露出了作者对世俗观念的否定,对崇尚自由勇气的肯定。

17.小说开头一段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这样写的意图是什么?请简要分析。(4分)

18.根据小说内容,简要概括阿伯拉罕的形象特点。(4分)

19.阿莱克·卡尔米凯尔在谈到“成功”时说:“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你同意这种观点吗?请说说你的理由。(8分)

16.bc(b项,原因解释错误,主要原因应是亚历山大港的人群、阳光和碧空让阿伯拉罕感觉好像回到了老家,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打定主意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今后的日子。c项,“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分析错误,应是从中可以看出其意志坚强、富有个性。)

17.【答案示例】①开头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目的是与十年以后的阿伯拉罕事业平凡、生活平淡形成对比,凸显出阿伯拉罕不同凡俗的人物形象特征。②为后文写阿伯拉罕的“选择”不同寻常而作铺垫,使小说情节更具波澜,引发读者深思,揭示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每点2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8.【答案示例】①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②追求心灵自由,个性极强;③生性淡泊,不慕名利,与世无争;④珍爱生活,崇尚自然。(一点1分,二点2分,三点4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9.【答案示例】观点一:同意。(1)一个人的个性是其事业成功的情商保证,脑子聪明只是事业成功的智商前提。(3分)(2)阿伯拉罕脑子聪明,才华过人,但他更有强大的个性,因

为看到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有更重大的意义,他甘愿抛弃别人羡慕的前途,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成功的。而他的成功正是源于他强大的个性。(3分)(3)由此可见,有个性的人常常不合世俗,而他们在现实中有独到的创新和思维方式。(2分)观点二:不同意。(1)成功同时需要智商、机会和情商。脑子不聪明,智商不够,没有机会,仅有个性,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当然个性不强,情商不够,仅有机会、智商,那也不可能成功。(3分)(2)阿莱克·卡尔米凯尔觉得自己的成功是因为阿伯拉罕让位,让自己获得了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获得步步高升的机会,最终获得了成功。而实际上,这里面也离不开他自己的学识水平和勤奋努力。正因为他在大战中工作得非常出色,才荣获了爵士封号;正因为他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他一年才可以有一万英镑的收入。(3分)(3)可见,智商、机会和情商都是成功的前提,所以我认为情智、机会很重要,在现实中那些仅有个性,而没有情智的人常常是失败的。(2分)(共8分,观点明确,言之成理即可。)

篇三: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答案

篇五: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答案

解析【小题1】试题分析:这道题主要考查学生的理解和分析能力。b项,原因解释错误,主要原因应是亚历山大港的人群、阳光和碧空让阿伯拉罕感觉好像回到了老家,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打定主意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今后的日子。c项,“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分析错误,应是从中可以看出其意志坚强、富有个性。故选bc。考点: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小题2】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句的段的作用。题干说“开头一段”“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这已经提示学生,本题是考查开头段的作用,而小说开头段的作用往往是为下文做铺垫,开头说的是“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就为后文写其非同寻常的选择做了铺垫;而后文写到他的生活是“平淡”的,这与开始的“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形成巨大的反差,在反差中凸显了人物形象,主旨因而更为突出。考点:分析作品结构,概括作品主题。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小题3】试题分析:本题考查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塑造形象的方法主要有:正面描写(人物的言行举止),侧面衬托(环境和他人)。首先到文中找到描写阿伯拉罕的句子,然后具体分析。第一节“我”对“阿伯拉罕”的评价是“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在亚历山大港,他“看着阳光和碧蓝的天空。这时,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突然间,他感到一阵狂喜,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因而选择留了下来,可见其向往心灵的自由;在与“阿莱克·卡尔米凯尔”的对比中,体现了他的淡泊名利;我对他的评价“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考点:欣赏作品的形象,赏析作品的内涵,领悟作品的艺术魅力。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小题4】试题分析:此类题目的答题模式:观点+理由。观点一定要明确,理由要结合文本。阿莱克·卡尔米凯尔强调的是“个性”,首先到文中找到“阿莱克·卡尔米凯尔”“阿伯拉罕”的个性与他们成功之间的关系,然后思考除了“个性”之外,他们二人成功的条件还有哪些,最后结合文本来作答。考点: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

范文八:毛姆小说《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

毛姆小说《阿伯拉罕的选择》阅读

阿伯拉罕的选择

【英】毛姆

我给蒂阿瑞讲了一个我在圣托马斯医院认识的人的故事。这人姓阿伯拉罕,是一个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的年轻人。在学习期间,任何一种奖金只要他有机会申请就绝对没有旁人的份儿。最后他被选进领导机构中,他的前程已经有了可靠的保证。按世情推论,他在自己这门事业上肯定会飞黄腾达的。在正式上任前,他想度一次假;他因为没有钱,所以在一艘开往地中海的不定期货船上谋了个医生的职位。

几个星期以后,医院收到了阿伯拉罕的辞呈。这件事使人们感到极其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不久,阿伯拉罕也就被人遗忘了。

大约十年之后,有一次我乘船去亚历山大港。即将登陆时,我同其他旅客一起排好队,等待医生上船来检查身体。来的医生是个衣履寒酸、身体肥硕的人。我觉得仿佛过去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忽然,我想起来了。

“阿伯拉罕!”我喊道。

他转过头来,愣了一会儿,他也认出我来,立刻握住我的手。在我们两人各自惊叹了一番后,他听说我准备在亚历山大港过夜,便邀请我吃晚饭。在我们会面以后,我再次表示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他现在的职务相当低微,他给人的印象也很寒酸。这之后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在他出发到地中海度假的时候,他一心想的是再回到圣托马斯医院去就职。一天早晨,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他在甲板上看着这座阳光照耀下的白色城市,看着码头上的人群,看着阳光和碧蓝的天空。这时,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突然间,他感到一阵狂喜,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老家,他当时就打定主意,今后的日子他都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了。离开货轮并没有什么困难,半小时以后,他已经带着自己的全部行李登岸了。

“船长一定会觉得你发疯了。”我笑着说。

“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做出这件事来的不是我,是我身体里一种远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上岸以后,我四处看了看,想着要到一家希腊人开的小旅馆去;我觉得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家旅馆。我一点儿也没费劲就走到这家旅馆前边,我一眼就认出它来了。”

“你过去到过亚历山大港吗?”

“没有。在那次出国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

不久以后,他就在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从此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我挣的钱刚够维持生活,但我感到心满意足。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这样活下去。”

第二天我离开了亚历山大港,直到不久前我才又想起阿伯拉罕的事,那是我同老朋友阿莱克·卡尔米凯尔一同吃饭的时候。他在大战中工作非常出色,荣获了爵士封号。我向他表示了祝贺,我们约好一起吃晚饭,我对他说,他今天的生活同我们做学生时相比,变化真是太大了。那时,我们在一家寒酸的意大利餐馆吃一顿饭都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在卡尔米凯尔在六七家大医院都兼任要职,据我估计,一年可有一万英镑的收入。这次受封为爵士,只不过是他迟早要享受到的一个荣誉而已。

“我混得不错,”他说,“但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偶然交了一个好运。”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阿伯拉罕吧?飞黄腾达的本该是他。当他被指派为圣托马斯附属医学院注册

员的时候,我是绝对没有希望进入领导机构的,我只能开业当个医生。但是阿伯拉罕让位了,他的位子让我弄到了手。这样就给了我步步高升的机会。”

“我想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完全是运气。我想,阿伯拉罕心理一定变态了。他在亚历山大港找了个检疫员什么的小差事,他同一个丑陋的希腊老婆子住在一起,生了半打长着瘰疬疙瘩的小崽子。所以我想,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阿伯拉罕缺少的正是个性。当然了,不管怎么说,正因为他走了这么一步,才让我占了便宜。”他吸着雪茄,舒适地喷着烟圈,“但是,如果这件事同我个人没有牵连的话,我是会为他虚掷才华感到可惜的。一个人竟这样糟蹋自己,实在太令人痛心了。”

我很怀疑,阿伯拉罕是否真的糟蹋了自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泊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医生,年薪一万英镑,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去争辩呢? (选自《外国小小说》2014年10月版,有删改)

16.下列对这篇小说的理解和分析,不准确的两项是(4分)

A.这篇小说采用了“我”给别人讲述故事的方式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这样写便于在叙述中穿插议论,更好地揭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B.阿伯拉罕选择放弃到圣托马斯医院就职,是因为他乘的那艘货轮在亚历山大港靠岸时,码头上攘来熙往的人群让他倍感生活的艰辛。

C.阿伯拉罕的选择让人惊诧,千奇百怪的谣言不胫而走。但阿伯拉罕根本就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

D.阿伯拉罕放弃圣托马斯医院的职位,给了阿莱克·卡尔米凯尔机会,正是这样的好运,让阿莱克最终能够进入领导机构、生活优裕、名利双收。

E.小说结尾“但是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同一位爵士争辩呢?”一句,流露出了对世俗观念的否定,对崇尚自由勇气的肯定。

17.小说开头一段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这样写的意图是什么?请简要分析。(4分)

18.根据小说内容,简要概括阿伯拉罕的形象特点。(4分)

19.阿莱克·卡尔米凯尔在谈到“成功”时说:“问题不在于一个人脑子聪明不聪明,真正重要的是要有个性。”你同意这种观点吗?请说说你的理由。(8分)

16.BC

(B项,原因解释错误,主要原因应是亚历山大港的人群、阳光和碧空让阿伯拉罕感觉好像回到了老家,有一种获得无限自由的感觉,他打定主意要在亚历山大度过今后的日子。C项,“从中可看出其怪僻、为人固执的性格”分析错误,应是从中可以看出其意志坚强、富有个性。)

17.开头着力写阿伯拉罕才华过人,前程有可靠保证,目的是与十年以后的阿伯拉罕事业平凡、生活平淡形成对比,凸显出阿伯拉罕不同凡俗的人物形象特征。为后文写阿伯拉罕的“选择”不同寻常而作铺垫,使小说情节更具波澜,引发读者深思,揭示出小说深刻的主题思想。

(每点2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8.性格腼腆,对人和气,很有才能;追求心灵自由,个性极强;生性淡泊,不慕名利,与世无争;珍爱生活,崇尚自然。

(一点1分,二点2分,三点4分)(言之成理即可,酌情给分。)

19.观点一:同意。

范文九:杰亚伯拉罕

主要著作

  《发现你的销售力量》 在现代商业社会,你的四周充满着无数的成功机会。只要把握得好,就可以让你的收入、权力、影响力倍增。但问题是:你对它们根本熟视无睹。

  《合营速成班研讨会记录》教会你如何每十五个月或更短时间至少是自己的收入翻一番

  《九种驱动力》 教会你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下很小的功夫,来壮大你的经营,增加利润,在没有或很少风险的情况下营建大型商业。

   《用因特网和电子商务赚大钱》 《选对池塘钓大鱼》

  亚伯拉罕在书中毫不吝惜地将市场行销天才的智能灌输读者,揭示了所有隐身的商机,并教你如何将这些机会变成最大利润。 杰亚伯拉罕最新顶级行销策略资料大集合-如何在减少时间,风险和努力的情况下倍增你的商业利润

  新增:世界行销策划大师杰.亚伯拉罕全集(电子版)

  《选对池塘钓大鱼》杰·亚伯拉罕(电子书)

  9大驱动(电子书)

  10种风险逆转的模式(电子书)

  37个价值百万的标题(电子书)

范文十:亚伯拉罕的故事

〈一〉亚伯拉罕的蒙召

经文:创11:27-12:5;徒7:2-4

以色列的故事是从亚伯兰开始〈亚伯拉罕是神后来给他的新名字〉,从这个人发展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神借着与这个民族的来往,使人明白祂对人的计画,与祂做事的法则。虽然创世纪的人物距离我们有数千年,但因为是同样一位神所造的,即使历史文化有很大差距,但人性却是很接近的,所以盼望借着亚伯拉罕经历神的故事,让我们也同样进入这相同的经历。

我们今天看的题目是他的蒙召,「蒙召」就是神叫他,呼唤他,也有「点名」的意思。神来呼唤亚伯兰的名字。在旧约的记载,以色列这个民族的起源是从神来呼唤亚伯兰、拜访他这件事开始。今天就从他的身上来看,神怎么样来拜访他、呼召他、带领他。

一、亚伯兰的蒙召与顺从

圣经记载,神七次向亚伯兰显现。根据使徒行传,第一次是当他住在米所波大米,还没有住在哈兰的时候,荣耀的神向他显现,对他说:你要离开本地,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神是在怎样的时机来拜访他?很可能是在他的兄弟哈兰过逝之后,因为创世纪十一章特别提这件事。在人面对生死的重大问题上,常是这位生命的主能工作的机会。丧亲之痛,再加上周围的环境文化不能满足他,神在这样的情境下来拜访他。

(一)荣耀的神向他显现〈神访问他〉

圣经告诉我们神主动地来访问他、向他显现。神怎样拜访他?我想神首先必定呼唤他的名字。亚伯兰一定相当惊讶,神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接着,神和他有一段对话,这对话的重点是一个命令:「你要离开本地,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

这个命令是根据神将祂自己的荣耀向他显现,而有的要求。神将祂自已的荣耀,向亚伯兰打开,让他看见。「荣耀」这个词实在很难说明,荣耀不是别人所加给他的,荣耀是自己本身所发出来的。神是怎样荣耀的一位神呢?神若让我们看祂本性的美好:全真、全善、全美,那就是最有荣耀的。一个人把他美好的一面显出来的时候,也就是荣耀显出来的时候。所以前几年一位娃娃车的老师,舍了她自已,救了小孩子的性命;当她本身的怜悯和舍身的爱,一借着她的义行显出来的时候,就是荣耀的彰显。事后人作铜像纪念她,根本不能够加添她什么。她本身所散发出来的,就是美丽与爱;亲近她的人,也感受到无限美好。所以神的荣耀显现,就是当祂向人显现,祂的本性、祂的自已,向我们打开的时候,叫人可以感受到祂的荣耀,这就是祂荣耀的显现。

我不知道荣耀的神怎么向亚伯兰显现,但很明显这个显现带来很大的改变。他好象被神迷住,被神说服,接受神的命令。而且影响他周围的人,他说服所有的家人跟他一起移民。有点像淘金迷,一听到哪里有黄金,就放下一切,往那地方去,因为黄金很吸引他们。当我们亲自遇见神自己--祂本性的美好,就把我们整个人、整个心给吸引走!当耶稣基督到地上来的时候,施洗约翰的两个门徒,跟耶稣基督相处了一个下午(或是一个晚上),他们整个人就完全被吸引了!其中一个人告诉他的兄弟〈彼得〉:我们遇见弥赛亚!而且带他去见耶稣。当彼得遇见耶稣,他感觉这个人好象把他的心完全看透,而且应许把他的名字改变过来;彼得跟他的兄弟一样,也被吸引住了。这个吸引历世历代一直延续下来,只要一个人遇见耶稣,就必定如此。难怪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主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好象空中的老鹰抓住地上的猎物一样,非常地准确,而且没有任何的漏失。」我想坐在这里,大部分是神的儿女,都明白这一点。当我们生命中,主来遇见我们,我们遇见祂时,我们的心就好象整个被祂抓去一样,被祂夺走一样,吸引我们整个眼目转向祂。

我想亚伯兰也是这样子,当这位荣耀的神来拜访他、向他显现以后,他和神一交谈,也许本来正陷入中年危机里,没有什么盼望的,现在突然转变过来。他想:哇!我是什么人?这位从前只有在印象中,只有在耳闻中的独一神,竟然来拜访我,活活向我显现。而且神还应许他:带他到一个祂指示的地方。神不只带他离开这他不喜欢的地方,而且摆在他前头是盼望,就是一块应许之地。他欢喜变卖一切所有的,朝应许之地前进。

(二)离开:本地、亲族

我们跟从主是被主的荣耀所吸引,另一个原因是看见这世界若与主相比,简直像粪土与黄金不能相比一样。跟从主第二个是要离开,如果我们不是像亚伯兰对于吾珥的文化不能认同、不能接受,他若是非常喜爱吾珥的话,他大概是很难离开的。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这个世界让你难受吗?还是让你感觉很美好。每天翻开报纸让你感觉难受吗?如果我们没有像他一样感到不能忍受,反而认同这个世界,而且喜爱他,那么要离开吾珥大概是不可能。

他自己没有问题,但他是如何说服全家一起走呢?他父亲可能因为自己的儿子哈兰早死,使他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而他的妻子呢?亚伯兰到底怎么说服撒莱的?我们看见在这个家当家作主的看起来像是撒莱,撒莱讲一句话亚伯兰连一根汗毛都不敢动,所以我个人是满好奇亚伯兰是如何做到的。撒莱基本上是满有主见的人,因此我想是亚伯兰领受的太真实、太美好,而打动、影响撒莱。罗得呢?亚伯兰夫妻,把罗得当继子一样看待,扶养他,所以当然他当然跟他们一起走。全家便带着盼望,向着不知道的地方走去。希伯来书告诉我们说,亚伯兰蒙召的时候,那地方的明确地点,他并不知道。这一点更是不得了!不知道往那里去,竟然还能够说服他们全家一起走,我想这都是因为神的荣耀太实在了。

弟兄姐妹你们不觉得这很实在吗?我们现今也是走向天上更美的家乡,你会不会想新天新地到底是怎么样的地方?老实说,圣经里面的描述不太多,但是为什么我们就是死心塌地地认为这就是真实的?因为我们和神之间的来往,使我们觉得:神太可靠了!神说的话绝对

没有反悔,绝对没有错误。而且光是现在与主亲近就觉得很美好了,何况将来与主面对面呢!所以这可以帮助亚伯兰,虽然不知道往那里去,但是他可以走得下去,因为他知道神是可信的。

二、亚伯兰在哈兰面临的危机-在哈兰耽延

他们所走的路线,是一般商旅所走的路线,两河流域是从西北流向东南,迦南走廊是从东北下到西南,中间一大块都是沙漠,人不可能由中间穿过。他们走的路线是沿着两河之间的平原,走到大概是哈兰或是大马色附近这个位置,再直角转下来走迦南地。

他们走啊走啊,走到了哈兰。圣经告诉我们说,他们就在那里住了下来。因为走出哈兰,就会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文化、种族,和他们过去的生活习惯,所有的一切完全不同的领域。他们在哈兰停留下来,很可能是他拉的原因,因为他在这里停留一直到死。而亚伯兰在这边也不知道怎么往下走?

他在这里面临一个危机:在他的父亲死后有一段的耽延。为什么有这样的耽延呢?我从创世纪一些蛛丝马迹看来:第一个他对于神给他的应许产生迟疑,或是说他怀疑自已。怎么说呢?首先他年纪这时已经大了,大概有六七十岁,也没有任何的后代,所以神应许要给他的地,以后要给谁呢?

第二个他会担心再走下去这块地的民族不同,我要怎么与他们相处,会不会有危险?我觉得那种移民生活其实是很不简单的,一开始,当地人不会接纳你;再来,你要克服语言的障碍,你要克服生活的困难。这也会使他有点迟疑,要不要继续走下去?而且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太太,唉!旅行的时候,有一个漂亮的太太在旁边是很大的负担。

第三个,我觉得他在这个地方安定下来,不想动了,因为他从本来的城市生活,走到哈兰大概已经八百公里了!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爬山爬得太累时,休息时最好原地踩一踩,喝口水就好了,如果一屁股坐下来,很可能屁股就粘在椅子上不想走了!对于亚伯兰来说,经过一段帐棚生活,到这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对他和他的全家来说可能都不想动了!觉得生活已经规律,都已经正常,那就让它就这样运转就好,如果要再动,就太费力了!

更大的是,他可能会觉得:神又没有告诉我要往那里去,祂只是告诉我往指示的地方去,那地方到底在那里呢?这些是他受神带领的危机。

我觉得这些理由,也常常出现在我们跟从主的路上。第一个,到底将来新天新地的荣耀是怎么样?圣经里面写的很少,有时候你不会怀疑吗?我想很多人在这一点上面也许很软弱。因为这个眼见的世界是很真实的,而我们常讲那看不见、永远的事,好象不太切实际。因为我们常以眼见及眼前的事,当作衡量事物的标准,甚至用来衡量神的话,如此作就会产生怀疑。

另外随着我们信主的年日增加,我们就越不太想动。最好我每天生活的次序,不要被打

乱,我每礼拜天来聚会就好。不要再有什么福音聚会啦!或是其它的各种聚会、行动、要求的。为什么呢?因为一加进来以后,我生活的次序,就得改变了!我就得搬离安乐窝。亚伯兰的困难,我们也常有。

更大拦阻我们的是,我们常觉得圣经讲的不够清楚,神的引导不太清楚,要明白神的旨意不太容易,因此遇到一个大的困难就放弃了,就耽延了。弟兄姊妹,这是以我们的心测量神的心,我们目前所需要,神不会避讳不说,而且他把最好的圣灵赏赐给我们,引导我们,所以我们不应推诿。

三、亚伯兰危机的化解-再蒙召

这种困难怎么办呢?这困难的化解就是神再一次地来访问他。这一次来找他,就是创世纪十二章所记载的。神再次的呼召还是包含两方面:离开和进入。离开什么呢?本地、本族、和父家,这一次多了父家,哈兰现在对他来说,是他的父家,要离开这个地方,往我所指示你的地方去(还是没有讲确定的地方在哪里)。但是第二节:「我必叫你成为大国」,解决他心中所担心的后裔问题;「必定要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也要叫别人得福」,第三节讲「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你,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这是神给他的保护。另外神给他的使命是叫地上的万族都因他得福。

读到这里我们可以试着体会,亚伯兰听到这些话时,心中的感受和表情是如何。这时他正面临一个属灵的危机,但是神再次访问他,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也没有问他说:「亚伯兰,你在这里做什么?」神只是把之前那个呼召重新对他再讲一遍,讲得更具体、更明白;然后一一消除他心中的困难和疑虑;再一次地坚定他,「要使你成为大国」;而且把他的使命讲得更清楚,并且加上保护。我想如果我是亚伯拉罕,我会觉得:唉!神啊!我是什么样的人啊!我在哈兰的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完全背叛你,但我却是在过我自已的生活罢了!我对你给我的呼召好象已经把它摆在一边了!我辜负了你对我的好意和善待。对于这样的人,你竟然还主动地来拜访我,再一次地坚定我;而且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神阿!我向你投降了。

我想这番话得着亚伯兰的心,他被神降服!他会觉得自已是怎样的人啊!有何资格可以蒙这些祝福?我没有什么特别,但你却给我这么大的祝福;而且还给我这样子的保护;看重我,给我这么大的使命,叫万人因我得福。唉!我是什么样的人啊!竟然蒙受这样的恩典。这使亚伯兰疑惑都消除,而且激励他立即顺服,勇往向前,离开哈兰,走向神为他预备的道路。

我们看见他后来走的道路,完全是客旅生活,是寄居生活,完全是帐棚的生活。走到那里,就生活到那里;走到那里,祭坛就设立在那里,走到那里,服事就到那里。神再次地来呼唤他,唤醒他的心灵,化解他的危机;而且用更坚定的恩召来召唤他,激励他向前走。

弟兄姐妹,我们有时候也会面临这种危机。世界再次成为我们的吸引;钱当然愈多愈好;各样的生活当然愈安逸愈好,对不对?如果要变动的话,最好不要。但神召我们每一个人,不是要我们这样生活。求神再一次访问我们,再一次用祂荣耀的恩召来唤醒我们:叫我们看

见祂的恩召,有何等样的指望;叫我们的心眼再次被祂打开,看见祂丰盛的荣耀;叫祂起初如何感动我们的那个大爱和呼召,再一次地在我们心灵当中,激励我们;叫我们不再在这个世界有耽延、有停留;不再让世界占据我们的心。

世界不是罪恶,也不是不好,但是什么是世界?我想倪柝声弟兄讲得很好:什么事情能叫你属灵的火熄灭,那就是世界;什么事你一做多了,你就不想读经,就不想事奉主,就没有力气祷告的,那就是世界。你就要离开它,并且不只是消极地离开,而且是积极地进入,进入祂要给我们的应许之地--住在基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