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蒿香里忆端午

艾蒿香里忆端午

【范文精选】艾蒿香里忆端午

【范文大全】艾蒿香里忆端午

【专家解析】艾蒿香里忆端午

【优秀范文】艾蒿香里忆端午

范文一:粽叶香里忆端午

乡 情

在 乡村 , 只要 有 河 的地 方 , 总 能 望 见 河 岸 边  你 的 那 一 片翠 绿 ,那 就是 芦 苇 。春 天 过 了一 段 时 问  了 。 些 芦 苇 早 已 舒 展 了 一个 冬 天 的 愁 容 , 春 雨  那 在 的 滋 润下 拔 节 ,嫩 绿 的 叶子 在 春 风 的 吹 拂 下 掀 起

栗、 赤豆 、 肉、 猪 豆沙等等 , 风味就大不一般 了。

印象 中 的端 午 节 . 与割 麦 子 联 系 在一 起 的 。 是   农 历 五 月初 五 . 风 吹得 人 有 些 燥 热 , 暖 布谷 鸟 在 空

中叫着“ 割麦插禾”麻雀在屋檐上跳来蹦去 , . 竹影

摇 曳 落下 的参 差 的 斑 驳 的 花点 映 照 在 地 上 ,贪 吃  的 孩 子们 爬 在 高 高 的 草垛 上 用 竹 棒 敲 打 着 树 上 的  桑葚 . 家 户 户 在 门 楣上 插上 艾 蒿 。这 一 天 , 婆  家 外

欢快的舞裙 , 绿影婆娑 , 煞是可爱 。 偶尔 , 有几只南

来 北 往 的燕 子 , 了, 河边 小 饮 , 了 , 停 在 苇  渴 在 累 就 叶 上 小 憩 。有 时 , 你会 看 见三 三 两 两 的妇 女 , 着  裹 头 巾, 围着 布 裙 在 芦 苇丛 中 穿 梭 、 动 , 摘 芦 苇  闪 采 叶 。 这倒 令 我 惦 起 端 午 节 , 起 香 喷 喷 的粽 子 了 。 忆

童 年 时代 对 端 午 节 的 那份 企 盼是 从 芦 苇 在 水

定会 在 堂 屋 正 中的 上 空 悬上 菖 蒲 ,再挑 六 只 红

枣粽 放在柜上供祖先 , 天地 , 的时候在左右两  供 供

个烛 台 上分 别 燃 上 红 蜡烛 ,再 点 一 炷 香 放 在 香 炉

里 冒出 尖尖 的小 芽 儿 开 始 的 。那 时候 的我 时 常 拉  着 外 公 的手 去河 岸 边 数 鸭 子 ,外 公 就 会 用 他 那 灵  巧 而 又 粗糙 的双 手 给 我 做 芦 笛 ,把 芦 笛 放 在 口边  轻 轻 地 吹 ,呜 —— 呜— — ” 声 音 , 脆 又悦 耳 , “ 的 清   引 得 天 上 的 飞 鸟应 和 着 。 有 时外 公 还会 摘 一 大 截

里, 然后很虔诚地拜一拜 , 她也让我拜一拜 。外婆  对我说 , 用掺红枣的粽子供菩 萨是为我供的 , 供后  的枣粽一定要 吃下去 。外婆还告诉我 ,枣粽谐音

“ 中” 早 ,所 以吃 枣 粽 最 多 的孩 子 就 能 早 日考 取 好

的学校 ,过去读书之人参 加科举考试的 当天早晨

都 要 吃 枣粽 。 到现 在 工 作 了 , 一 直吃 的都 是 外  直 我

婆 裹 的 枣粽 .外 婆 的 枣粽 里 面饱 含 了多 少 对 孙 女

芦苇杆 , 将两 边的苇叶撕去 , 留最顶 部的苇 叶 , 保

编成一个小风车。

刚 采 下 的 苇 叶碧 绿 碧 绿 的 , 有着 自然 的清 香 。   裹 粽 子 之前 ,要 把 苇 叶 放 在锅 里 ,用 温 水 清 洗 一  遍 , 先 把糯 米在 盆 子 里 泡 好 。看

大人 裹 粽 子 , 预 是

的殷 殷 期 盼 啊 。

与端午 节有关 的, 还有香袋 。 记忆 中母亲给我  佩戴过香袋 , 挂在胸 1 3很漂亮。 她缝制 的香袋着实

精 致 , 圆形 的 。 长 方形 的 , 鸡 心 形 的 , 有 五  有 有 有 还

件 乐 事 , 几 片 苇 叶并 列 地 排 在 一起 , 把 然后 卷 成

个 圆 锥形 的筒 状 , 右 手 抓 一小 把 晶 莹剔 透 、 用 如

角星形 的 , 包以丝布 , 外 图案 秀丽而夸张 , 条流  线

畅 而 别 致 , 五色 线 扣 成 索 . 者 用 红 线 在 香 袋 的  以 或 下 边 编 一 个 中 国结 ,真 是 形神 兼 备 ,里 面 装 有 朱

玉 如 珠 的糯 米装 进 简 状 的 苇 叶里 面 ,用 双 手 那 么

缠 。再 用 棕 榈 树 的叶 子 撕 成细 细 的一 根 一 根 细

线 将 粽 子 一 系 , 个 粽 子 就 包 好 了 。在 乡 下 , 粽  一 裹 子 的都 是 妇女 , 们 围 坐 在 一 起 , 边 裹 粽 子 , 她 一 一

砂、 雄黄 、 药 , 香 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据说 , 身上配

有 香 袋 可 以 驱瘟 避 邪 。

边谈笑 , 讲述 着这个村子里里外外的人和事。 不一

会 儿 , 好 的 粽子 堆 得 小 山丘 似 的 。 火 , 柴 , 裹 生 加 放

“ 糯米甜 , 粽子香 , 端午时节 醉心肠 , 浓香飘 四   方 。做香包 , 缠彩线 , 岁岁年 年祈安康 , 间赛天  人 堂 。” 儿时的歌谣 回荡在耳边 。 五月 阳光的每一缕  线条都充满着爱意 。

进锅里一煮 , 到处都飘满粽子浓郁的清香了。 粽子

的种 类 有 很 多 , 糯 米 中掺 杂 红 枣 、 在 玉米 、 生 、 花 板

5   三角洲 snazo  4 ajoh u i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5914546.html

乡 情

在 乡村 , 只要 有 河 的地 方 , 总 能 望 见 河 岸 边  你 的 那 一 片翠 绿 ,那 就是 芦 苇 。春 天 过 了一 段 时 问  了 。 些 芦 苇 早 已 舒 展 了 一个 冬 天 的 愁 容 , 春 雨  那 在 的 滋 润下 拔 节 ,嫩 绿 的 叶子 在 春 风 的 吹 拂 下 掀 起

栗、 赤豆 、 肉、 猪 豆沙等等 , 风味就大不一般 了。

印象 中 的端 午 节 . 与割 麦 子 联 系 在一 起 的 。 是   农 历 五 月初 五 . 风 吹得 人 有 些 燥 热 , 暖 布谷 鸟 在 空

中叫着“ 割麦插禾”麻雀在屋檐上跳来蹦去 , . 竹影

摇 曳 落下 的参 差 的 斑 驳 的 花点 映 照 在 地 上 ,贪 吃  的 孩 子们 爬 在 高 高 的 草垛 上 用 竹 棒 敲 打 着 树 上 的  桑葚 . 家 户 户 在 门 楣上 插上 艾 蒿 。这 一 天 , 婆  家 外

欢快的舞裙 , 绿影婆娑 , 煞是可爱 。 偶尔 , 有几只南

来 北 往 的燕 子 , 了, 河边 小 饮 , 了 , 停 在 苇  渴 在 累 就 叶 上 小 憩 。有 时 , 你会 看 见三 三 两 两 的妇 女 , 着  裹 头 巾, 围着 布 裙 在 芦 苇丛 中 穿 梭 、 动 , 摘 芦 苇  闪 采 叶 。 这倒 令 我 惦 起 端 午 节 , 起 香 喷 喷 的粽 子 了 。 忆

童 年 时代 对 端 午 节 的 那份 企 盼是 从 芦 苇 在 水

定会 在 堂 屋 正 中的 上 空 悬上 菖 蒲 ,再挑 六 只 红

枣粽 放在柜上供祖先 , 天地 , 的时候在左右两  供 供

个烛 台 上分 别 燃 上 红 蜡烛 ,再 点 一 炷 香 放 在 香 炉

里 冒出 尖尖 的小 芽 儿 开 始 的 。那 时候 的我 时 常 拉  着 外 公 的手 去河 岸 边 数 鸭 子 ,外 公 就 会 用 他 那 灵  巧 而 又 粗糙 的双 手 给 我 做 芦 笛 ,把 芦 笛 放 在 口边  轻 轻 地 吹 ,呜 —— 呜— — ” 声 音 , 脆 又悦 耳 , “ 的 清   引 得 天 上 的 飞 鸟应 和 着 。 有 时外 公 还会 摘 一 大 截

里, 然后很虔诚地拜一拜 , 她也让我拜一拜 。外婆  对我说 , 用掺红枣的粽子供菩 萨是为我供的 , 供后  的枣粽一定要 吃下去 。外婆还告诉我 ,枣粽谐音

“ 中” 早 ,所 以吃 枣 粽 最 多 的孩 子 就 能 早 日考 取 好

的学校 ,过去读书之人参 加科举考试的 当天早晨

都 要 吃 枣粽 。 到现 在 工 作 了 , 一 直吃 的都 是 外  直 我

婆 裹 的 枣粽 .外 婆 的 枣粽 里 面饱 含 了多 少 对 孙 女

芦苇杆 , 将两 边的苇叶撕去 , 留最顶 部的苇 叶 , 保

编成一个小风车。

刚 采 下 的 苇 叶碧 绿 碧 绿 的 , 有着 自然 的清 香 。   裹 粽 子 之前 ,要 把 苇 叶 放 在锅 里 ,用 温 水 清 洗 一  遍 , 先 把糯 米在 盆 子 里 泡 好 。看

大人 裹 粽 子 , 预 是

的殷 殷 期 盼 啊 。

与端午 节有关 的, 还有香袋 。 记忆 中母亲给我  佩戴过香袋 , 挂在胸 1 3很漂亮。 她缝制 的香袋着实

精 致 , 圆形 的 。 长 方形 的 , 鸡 心 形 的 , 有 五  有 有 有 还

件 乐 事 , 几 片 苇 叶并 列 地 排 在 一起 , 把 然后 卷 成

个 圆 锥形 的筒 状 , 右 手 抓 一小 把 晶 莹剔 透 、 用 如

角星形 的 , 包以丝布 , 外 图案 秀丽而夸张 , 条流  线

畅 而 别 致 , 五色 线 扣 成 索 . 者 用 红 线 在 香 袋 的  以 或 下 边 编 一 个 中 国结 ,真 是 形神 兼 备 ,里 面 装 有 朱

玉 如 珠 的糯 米装 进 简 状 的 苇 叶里 面 ,用 双 手 那 么

缠 。再 用 棕 榈 树 的叶 子 撕 成细 细 的一 根 一 根 细

线 将 粽 子 一 系 , 个 粽 子 就 包 好 了 。在 乡 下 , 粽  一 裹 子 的都 是 妇女 , 们 围 坐 在 一 起 , 边 裹 粽 子 , 她 一 一

砂、 雄黄 、 药 , 香 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据说 , 身上配

有 香 袋 可 以 驱瘟 避 邪 。

边谈笑 , 讲述 着这个村子里里外外的人和事。 不一

会 儿 , 好 的 粽子 堆 得 小 山丘 似 的 。 火 , 柴 , 裹 生 加 放

“ 糯米甜 , 粽子香 , 端午时节 醉心肠 , 浓香飘 四   方 。做香包 , 缠彩线 , 岁岁年 年祈安康 , 间赛天  人 堂 。” 儿时的歌谣 回荡在耳边 。 五月 阳光的每一缕  线条都充满着爱意 。

进锅里一煮 , 到处都飘满粽子浓郁的清香了。 粽子

的种 类 有 很 多 , 糯 米 中掺 杂 红 枣 、 在 玉米 、 生 、 花 板

5   三角洲 snazo  4 ajoh u i

范文二:端午节为什么插艾蒿

民谚说:“清明插柳,端午插艾”。在端午节,人们把插艾和菖蒲作为重要内容之一。家家都洒扫庭除,以菖蒲、艾条插于门眉,悬于堂中。并用菖蒲、艾叶、榴花、蒜头、龙船花,制娱乐形或虎形,称为艾人、艾虎;制成花环、佩饰,美丽芬芳,妇人争相佩戴,用以驱瘴。

艾,又名家艾、艾蒿。它的茎、叶都含有挥发芳香油。它所产生的奇特芳香,可驱蚊蝇、虫蚁,净化空气。中医学上以艾入药,有理气血、暖子宫、祛寒湿的功能。将艾叶加工成“艾绒”,是灸法治病的重要药材。

菖蒲是多年生水生草本植物,它狭长的叶片也含有挥发芳香油,是提神通窍、健骨消滞、杀虫灭菌的药物。

可见,古人插艾和菖蒲是有一定防病作用的。端午节也是自古相传的“卫生节”,人们在这一天洒扫庭院,挂艾枝,悬菖蒲,洒雄黄水,饮雄黄酒,激浊除腐,杀菌防病。这些活动也反映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端午节上山采药,则是我国各国个民族共同的习俗。

范文三:端午的艾香

端午的艾香

山西 王新广

在太原,柳絮飞尽的时候,便是端午时节。春夏之交渐明渐绿的远山和流碧曲岸的近水,无不成为景致与诱惑,因为又有着端午采艾的习俗,入夏前后,满城尽是欢快的脚步和艾草的清香。 “门艾钗符关何事,付与痴儿呆女”。拥抱自然、约会乡村这样美好的主题就被孩子们一把青青艾草的简单理由所替代,草色怡人花香扑鼻下,最美的就是少男少女腰间所系、胸前所戴由五彩丝线编织而成的荷包和吊饰。

三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初中学生时候,手工编织的荷包已经悄然流行,一枚水晶玻璃球,缚上五彩丝线,最上方就是只有心细女生才能编出来的中国结,古朴自然下是优美的曲线。虽然每年端午将至,老师总是把屈原怀沙凄风苦雨的故事拿出来再讲述一番,可小伙伴们总是挂念着城外的风景,一些胆大的女生课桌下已经悄然的织起了荷包。北方高原上,由于缺水的原因,端午节是很少有龙舟竞技的,甚至觉得那是一种遥远的神话,而荷包和采艾则成为年轻人的一种必须。那时的我也希望拥有一枚荷包,艾草就成为交换的条件。

忘不了青春年少邀朋契友相约郊外的那种放肆与天真。追逐小憩,朗声耳语,或者牵手搀扶无不透露着无邪心境,同样都是家里带的粽子,总是被伙伴们换来换去,仿佛要将甜蜜无休止的

传了下去。开心过后,采艾反倒成了其次,以至于日暮时分甚至空手而归,唯独兜里一两枚荷包装满了喜悦,虽然与爱情无关。 大人们对此事不禁莞尔,因为山西老人们还是更愿将端午与白蛇传那段地老天荒的爱情传说联系起来。大家认定端午节这天法海和尚诱导许仙逼白娘子喝下雄黄酒显现真身。又因阴阳五行中“重五”之日百虫尽出,艾草又有驱虫避害的功效,所以每年端午除了糯米飘香外,家家挂艾以香气满天来颂扬那段忠贞。

千年以来,端午节就在屈原不朽精神和雷峰夕照的浪漫传说中年复一年继续着。老人们讲,艾草是防止法海和尚继续使坏的,挂着艾草,可保佑家中一年平安和睦。曾经有过困惑,为什么端午承载了以屈原阳刚和白蛇灵怪两段格格不入的历史典故,反倒百姓能共同接受,甚至宋代时候就有文章中将屈原端午祭日称为佳节?

直到后来,当我读到屈原那首著名的《湘夫人》时才发现原来“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的屈原同样也有许仙一样渴求完美生活的浪漫情怀。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屈原的诗句总是唯美与现实交织,于委婉处见真情,字字留芳如梦如幻下不耽形于内、不忘本于外的昂扬态度蓬勃而出,对国家如金刚护法,对生活如芳兰沐汤。屈原以湘夫人作为梦中情人,为其构建了奢华而富有情调的宫殿,他让芬芳满院,让天下羡慕。而这神人之恋,恰如后世白娘子与许仙的缠绵。

因为对美好的向往,善男信女们更愿意这种理想中的情境,更接受如“湘夫人”这样的浪漫传说,并且在端午这天清晰地还原场景,沉醉其中。太原没有龙舟竞技这样的阳刚,但因艾草增加了端午灵秀和隽永。或许青青芳草之上,三生有幸邂逅“湘夫人”、白娘子这样心仪的女子,何尝不可将“五月五的西湖水”化作“八月十八的钱塘潮”,心之所向,九死不悔。

白云苍狗,粽子、艾叶一直流传下来,同时必不可少的还有一枚荷包。少男少女们徜徉于郊野,同时也在复制着那时的我,然后再留下那缕艾香,走过青春。

范文四:端午蒿香2011年第6期

那是童年的端午,在上世纪六十年代 。

人头攒动在霞光里,沾着露水的青蒿在端午的早市上散发沁人心脾的芬芳。

南山离家不远,800米的样子,从一座废弃的军营穿过去,绕过青青绿绿的菜田,苍翠的山就把小镇拦在了脚下。山坡上傲然挺立的松林,异香飘逸的山花和枝藤簇拥的灌木组成的奇妙王国是我心中永远的圣地。

家乡有个习俗,端午节家家户户门上悬挂的艾蒿须是当天太阳出来前上山采来的,带着露水的青蒿洁净、驱邪。记得那年端午的拂晓,我和邻居女孩结伴去采蒿。天麻麻亮,山坡上地气弥漫,远处白雾迷蒙,矮灌木枝叶和草丛上的露珠将鞋和裤脚浸得湿漉漉的,晶莹的喇叭花吐着嫩嫩的紫红,见缝插针长着的蒲公英花瓣一丝丝地发射着鹅黄。道旁刺猬似的松针倔强地拥挤在枝头,野桃树的叶片被我们的肩头弄得沙沙地响,树干上爬着青青的藤蔓,绿绿的柳条摇曳多姿,山野气息凝结着滴滴甘露,涤荡着吐故纳新的肺叶。我们手忙脚乱地辨别、采集散着苦香气的艾蒿。柔韧的长长的羽状蒿叶在脸颊上轻拂,叶背上茸茸的细毛在晨光里泛着白色,淡淡的味儿弥漫在空中。扛着一捆蒿走在回家的崎岖山路上,晨雾正淡淡地散去,远处是黛青色的山峦,沾着露水的青蒿趴在肩头一步步地远离了它的家园。我呢,则采撷了喜悦、希望和臆想中的平安。

仅有青蒿构不成完整的端午。早饭后,祖母将把缀着红丝线的花花绿绿的小鸡、灯笼、兔子状的香囊送给我,塞着香草、散发异香的鼓鼓的香囊是我渴望已久的。脖项上吊挂着这些小饰物,美丽无比、风光无限,还有那个年月难得吃上一次的甜枣粽子也是我垂涎三尺的食物。采蒿、香囊、粽子都是刺激我兴奋的因子。所以,端午节让我喜气洋洋。

童年总是和简单联系在一起,成长中纷繁的世事丰富着我们的头脑,后来才知道端午其实是农历凶忌的日子。两千多年前,屈原报国无门,悲愤绝望之极投入汨罗江成就了千古绝唱,后世为纪念这个高尚的灵魂,在他每年的忌日,包粽子、龙舟竞渡,家家门户插着艾蒿,孩子们身上佩带着花色鲜艳亮丽的香包。《楚辞》有这样的句子:“吴酸蒿蒌,不沾薄之”,“解佩攘以结言兮”,今人在物象上延续古人的行为,其中总有不解的情缘吧。农历五月初五这天,用粽子祭奠,用龙舟追寻远逝的灵魂,喻示着千百年来人们对正直美好的不懈追求,对真纯良善的执着向往。

屈原是个悲剧性人物,他用生命演绎的一曲爱国者的悲歌,让后人感受着浓厚的悲壮色彩,那茕茕独行的孤单,壮志难酬的哀怨,坚贞不屈的理念,哀民生之多艰的忧愤,在岁月之河熠熠生辉。可以说,高洁的志向与肮脏的现实的不可调和的矛盾造就了屈原人生的悲剧,也造就了他的不朽。

将来还会记起曾经崇尚的高洁吗?纯精神的意象将在何时凸浮于风雨苍茫的万丈红尘?其实,锈蚀了的是表层,大浪淘沙后的本真永远是我们深藏在灵魂的皈依。让我们永远记着屈原的句子吧:“路漫漫兮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年年都有端午,年年都有粽子、艾蒿香气的萦绕,但童年的兴味却难以再来。

范文五:端午艾叶香

古时每到端午节,百姓门楣上都挂一束清香的艾以祈祛病保健。其实,这一民间习俗有一定科学道理。因为农历五月初五前后,适逢梅雨季节,空气潮湿,虫害滋生,而此时长势茂盛的艾所富含的艾香油有驱虫、杀菌、解毒等功效。

艾入药始载于南北朝梁人陶弘景《名医别录》,其性温味苦辛香,入肝、脾、肾三经。功能温经止血,散寒止痛,除湿止痒,平喘止咳,可治多种疾患。

艾为妇科多用药

《本草纲目》称艾“调女人诸病,颇有深功;胶艾汤治虚痢及妊娠产后下血,尤著奇效。”治法如:

妊娠胎动不安或流产下血不绝 既可用单味艾叶煎汁频服,又可用艾叶配伍阿胶、当归等养血调经之品,方如胶艾汤。

崩漏 艾叶与阿胶、芍药、当归配伍同用。或以艾叶炭30克,蒲公英、蒲黄各15克,每日1剂,煎服2次。

带下清稀 艾叶配伍白术、苍术、当归、砂仁,共研为末,每日早晨服9克。

经行腹痛 艾叶与香附、川芎同用。

艾为止血除湿药

凡治吐血、鼻血、便血等属虚寒出血病,只需单味艾叶煎汁,频频饮服;若属血热妄行的吐血、鼻血之类的出血病,也可用鲜艾叶配伍凉血止血的生地黄、生侧柏、生荷叶同用,即四生丸。

治皮肤湿疹瘙痒,艾叶适量煎汤外洗,有除湿止痒之效;若艾叶与地肤子、白癣皮、苍术共投,其效更著。

艾为外治灸治要药

《本草汇言》称:“艾叶,暖血温经,行气开郁之药也。开关窍,醒一切沉痼伏匿内闭诸疾。若气血、痰饮、积聚为病,哮喘逆气,骨蒸痞结,瘫痪痈疽,瘰疬结核等疾,灸之立起沉疴。”据此,《名医别录》将艾“灸百病”列于诸种功效之首,故艾又有灸草之称。

取清洗干净的艾叶揉成绒状,拣掉硬柄,筛去灰屑,即成艾绒,用纸包裹成艾条。再将艾条置于体表穴位熏灸,能使热气内注筋骨,温煦气血,透达经络,逐寒湿外出。尤其大伏天,偏爱艾灸的患者常可在阵阵艾绒飘香烟雾中,将体内顽疾之邪驱除。这也是“冬病夏治”的一种不错选择。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艾中芳香油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乙型溶血性链球菌、大肠杆菌、变形杆菌、白喉杆菌、伤寒杆菌、铜绿假单胞菌、枯草杆菌、结核杆菌等多种致病菌,均有杀灭或抑制作用。艾对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过敏性皮炎有一定疗效。艾制剂有保肝利尿作用,可防止肿瘤患者因化疗而引起血尿。现代临床还可治疗慢性肝炎、肺结核喘息症、急性菌痢。艾煎汤内服或外洗,亦治疟疾或放射性溃疡。

自古以来,人们还采嫩艾叶做菜,或制作糕团,味美且有食疗作用。如唐代孟诜《食疗本草》载:“以嫩艾作干饼子,用生姜煎服,止泻痢及产后泻血甚妙。”对于易流产的孕妇,以艾叶煮鸡蛋服食,既能增加营养,又有保胎之功。南方民间常以鲜艾叶捣汁,同糯米粉调匀,染成青色,包入赤豆馅或黑芝麻白糖馅,做成青团,不只味道香糯甜嫩,还能健脾胃、养肝肾。

范文六:端午采艾蒿(外二首)

端午节好像专为艾蒿设立的

一到此刻,艾蒿便坐地神圣

人们一早就踏着晨露

到草甸或树丛中寻觅

心仪已久的艾蒿

忘情的有些贪婪,好像

采到了艾蒿,就采到了爱情爱意

嫩绿的艾蒿

摇曳着见到亲人的悸动

展开想象的翅膀

翱翔在五月的天空

纯净的香气融入了

孩子们吹响的柳笛

尽情地享受着五月的春光

在我记忆的脉络里

此刻,在草地上坐着仰望或躺下

这时的情景和心境

决不会迷失浪漫的诗意

更不会忘记

母亲曾用艾蒿煮鸡蛋的土方

为碰破头的孩子消炎和

预防破伤风的记忆

刨地瓜

从土里刨出的地瓜

胖乎乎的穿着贴身的红装

仿佛它们根本就不该生长在地里

只是躲在地下和

我们捉迷藏

哎,这些淘气的孩子

正沉甸甸地压在我们肩上摇荡

快把这些东一堆西一堆的收获

早些运回家收藏

以备餐桌上品尝鲜美,调剂口味

当然,我们不会忘记

地瓜曾是饥荒年代救命的口粮

那晚的风景

多少年过去了

你还记得那晚

天空很蓝很蓝

一轮好大的月亮,洒满银辉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你还记得那晚

天空很蓝,蓝得让你心慌

满天的星斗闪着金光

人生不过三万六千五百天

你还记得那晚

天空透过一丝白云,依然很蓝

蓝得什么也看不见端午节好像专为艾蒿设立的

一到此刻,艾蒿便坐地神圣

人们一早就踏着晨露

到草甸或树丛中寻觅

心仪已久的艾蒿

忘情的有些贪婪,好像

采到了艾蒿,就采到了爱情爱意

嫩绿的艾蒿

摇曳着见到亲人的悸动

展开想象的翅膀

翱翔在五月的天空

纯净的香气融入了

孩子们吹响的柳笛

尽情地享受着五月的春光

在我记忆的脉络里

此刻,在草地上坐着仰望或躺下

这时的情景和心境

决不会迷失浪漫的诗意

更不会忘记

母亲曾用艾蒿煮鸡蛋的土方

为碰破头的孩子消炎和

预防破伤风的记忆

刨地瓜

从土里刨出的地瓜

胖乎乎的穿着贴身的红装

仿佛它们根本就不该生长在地里

只是躲在地下和

我们捉迷藏

哎,这些淘气的孩子

正沉甸甸地压在我们肩上摇荡

快把这些东一堆西一堆的收获

早些运回家收藏

以备餐桌上品尝鲜美,调剂口味

当然,我们不会忘记

地瓜曾是饥荒年代救命的口粮

那晚的风景

多少年过去了

你还记得那晚

天空很蓝很蓝

一轮好大的月亮,洒满银辉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你还记得那晚

天空很蓝,蓝得让你心慌

满天的星斗闪着金光

人生不过三万六千五百天

你还记得那晚

天空透过一丝白云,依然很蓝

蓝得什么也看不见

范文七:菖蒲与艾蒿,忘不了的端午气息

每近端午,市场上售卖植物草药的摊位就会多起来。父母或爷爷奶奶常常会买来几束,挂在门墙之上,或者放在大锅里熬汤――这汤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洗澡的!童年时,每一年都会被强制享受这样一次药草沐浴。按照传统的说法,洗过药浴的小朋友不容易生病,而且身上散发的气味可以让蛇虫远离,不长痱子。这些草药中,以菖蒲和艾蒿最多。

菖蒲和艾蒿,悠长年月之前的某个端午,先祖就在采摘它们。今天,让我们用格物致知的态度,再来认识一下这些植物。

菖蒲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

――《国风・陈风・泽陂》

说到端午,当然得谈屈原,“小清新”们马上会想到浪漫主义,不过在“自然控”的眼中,《离骚》几乎就是一部先秦时代香草植物的小百科。还记得那句“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吗?其中的“荃”(quán),就是我们今天插在门上的菖蒲。

菖蒲在江南是一种常见的水生湿地植物,常见有两个种:一个生活在湿地淤泥中,可以直接称为菖蒲;一个生长在溪流的石头上,称为石菖蒲。前者有着高大的剑形叶片,后者的叶片矮小,密集成丛。二者都有匍匐蜿蜒的根茎。

揉碎一片菖蒲的叶子,能闻到柠檬味道的清香,根茎的香味则更为强烈。这些香味主要来自菖蒲中含有的细辛醚及少量丁香酚和黄樟油素。干制的菖蒲根至今还被广泛用作中药。 另外,它也可以作为酿造苦艾酒的添加物。菖蒲的精油被用来制造香水。

艾蒿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王风・采葛》

通常所说的艾蒿,其实包含了菊科蒿属的好几种不同的植物,比如艾、南艾蒿、野艾蒿等。这一类蒿属植物在外形、气味上相似,被统称为“艾草”或者“艾蒿”。艾蒿作为野草在春天的中国乡野随处可见,而它在民间传统中的影响力也要高过其他很多野生植物。

青紫色的茎,羽毛状多裂的叶片,这应该是很多人见到艾蒿的第一印象。和其他很多菊科植物一样,新生的艾蒿叶有一层白色反光的绒毛,随着叶片的成熟伸展,叶面的绒毛会消失,叶背的绒毛则一直保留着,风一吹过,银色的光泽泛起。艾蒿的花小而不起眼,它的果实是瘦果,和菊科这个庞大家族的其他植物果实一样细小轻盈,粘在小动物的皮毛上踏遍海角天涯。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干扰,艾蒿会长到一人多高。废弃之城切尔诺贝利,其城市名的意思即是“长满艾蒿的地方”,颇有些一语成谶的意味。

揉碎一片艾蒿叶,闻一闻它的味道,无论喜欢还是厌恶,一定是让人难忘的,事实上这也成为在野外识别蒿属植物的方法之一。艾蒿强烈的气味来自于植物体含有的一系列桉树脑、艾草油、大侧柏酮、三萜类化合物和香豆素。这样的“艾香”有抑制细菌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端午节悬在门前的艾蒿被认为有“辟邪”的功效。

其实艾蒿给我最深的记忆不是在端午,而是清明。当它刚长出嫩叶的时候,故乡的人就会挎上篮筐,漫山遍野地采寻。嫩叶采回来之后,加一点井水,捣碎成汁。把糯米或者粳米蒸熟,捏打成团,再和艾蒿汁混合在一起,经过无数次捶打,搓成一块块绿色的小团。或蒸或炸,或者碾成皮,包裹酸菜、卤肉、春笋丝,捏成饺子状蒸熟,艾香和米香的糅合,把我内心最深处的“馋虫”勾起。这种美味,故乡人称之为艾米果,浙江有人称之为清明饼,其他地方则各有不同称呼。

我们今天用菖蒲和艾蒿来熬汤沐浴、结扎成束挂在门廊之上,或许已不再考虑健康或辟邪的意义,更多的是难以割舍我们与传统、与土地的联系。当我们吃着粽子,童年时代记忆中那氤氲的水汽夹着药香绕梁而上的时候,吟咏着《诗经》中的几句懵懂情话,又有几个在外的游子不起思乡之情呢?

(钟蜀黍 据新浪博客)

此文读完,小编我诗兴大发,嘿嘿,写不出来?好吧!酷咖网(kuka.hnjy.com.cn)“诗歌”板块,我们为大家准备了大量诗词,更有“原创”阵地等着你!

范文八:艾蒿飘香的记忆[散文欣赏]

端午节到来,心情不自觉地有些压抑,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岳父母一家人在我家过节的情形,好多开心,好多热闹,正是由于爱妻的离去,去年的端午节和今年的端午节竟有着如此大的反差,不知岳父母一家人的心情如何,以致于我不敢直言面对远在他乡的双老,于是内心总有抹不去的阴影,于是感叹我命里终究要经受许多孤寂,好在有兄弟姊妹一大家的团聚,让我和儿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多少能够感受到一点昔日的温暖。

吃着粽子甜,闻着艾蒿香,想起昔日痛。触景思情,心里还是有着许多的感念。老家的房屋的阳台门框上,仍捆扎着一把艾蒿,时过一年,仍完整地捆扎在门框的上橼,那是去年端午节的这个时候,岳父起的早,在野外精挑细选地采折并悬挂的,爱妻离去后,整理房屋时总不忍心去触动那虽已发黄发硬的枝叶。艾蒿,是一种菊科多年生草本药用植物,有强烈的杀菌能力,有除虫,治瘟的药效。端午插艾虽是民俗却有一定防病作用的。也许是那门框上的艾蒿的作用,我们俩竟没有什么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倒是爱妻的过敏性的皮肤病,将我们与艾蒿结了缘。那是因为爱妻早年前患下了荨麻疹,遇到春夏之交和秋冬之交早晚气温骤然变化的时候,她的身上如红虾夹过一样,痒得难受,虽看过很多医院,却不能治断根。中医介绍说艾蒿有理气血、逐寒湿、温里止痒之功效,艾蒿叶熬汁,然后稀释兑水沐浴,可除身上长的小红疙瘩,提高免疫功能。于是到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没少用艾蒿叶浇水让她熏蒸,于是时常满屋的艾蒿香,蚊虫也少了很多,她的皮肤病也确实有了好转,这样我们对艾蒿也就有了一份特殊的情感,闻着那味道就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和甘甜。

范文九:端午艾香勾思乡

五月五,午端阳,

家家户户插艾忙。

把艾插在门外边,

驱虫辟邪又吉祥。

这是一首小时经常唱的儿歌,每每到端午节时就想起来,勾起我浓浓的思乡之情。 早上,还没起床,浓浓的艾香便沁满我的心扉。早起买菜的妻今天买了两把艾放在店里,说等会挂在门口,端午节快到了。

时间飞快,恍惚间已到端午节,记得过去在老家,每到五月初五,那天一早,娘就到家前的地边,割一大捆野艾回来,插在大门两旁。说能辟邪,也是风俗。

艾,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全草入药,有温经、去湿、散寒、止血、消炎、平喘、止咳、安胎、抗过敏等作用。历代医籍记载为止血要药,又是妇科常用药。在农村,很普遍,它生长在田间地头,喜阴好水繁殖力特强。每年开春后,它就拱土出芽,白白的,毛毛的黄嫩。由于艾有浓烈的香味,酷似中草药味,所以,兔也不闻,羊也不吃,牛也不啃,经过,春风春雨的滋润,长的很快,到了五月前后,都有一米多高。端午节一到,家家都在自家的地头,荒草地里,割一大捆回家,挂在大门口。碰到谁家结婚办喜事,浓绿艳活的野艾,衬托着大门两旁的大红喜字,煞是好看。

过了三、五天,艾已半干后,细心的主妇们把艾取下,放在屋檐下风干,收藏好,早晚能用着的时候,找出来用。药贩来收购时卖点钱花。要是跌打崴脚,用艾泡水烫烫,第二天脚就好了。在那个没有蚊香的年代里,点燃干艾叶,来驱蚊子,效果很好,很芳香,总能让人甜甜的入梦。

遥想老家的沟边地头,那一片片,一丛丛,茂盛的野艾,不用耕种,不用浇水,不用喷药,不用施肥,默默无闻的成长,虽没有娇艳的花朵,香甜的果实。但它能给人们带来很多好用途。那一抹浓绿随风摇摆的野艾,在田野里,在阳光下,也算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摇曳在眼前。

虽然,端午节那天,我们有吃粽子,吃鸡蛋,赛龙舟等风俗,但都远不及家家大门两旁插艾,那样必不可少。端午节那几天,整个村子到处弥漫着艾的清香。

离家外出打拼很多年了,每到端午节时,浓浓的艾香便勾起我想家的念头。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一草一木,家乡的亲人,又都萦绕在我的眼前。

范文十:端午养生艾蒲香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写道:“这日正是端阳佳节,蒲艾簪门,虎符系臂。午间,王夫人置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赏午”。这里的蒲艾便是中药艾叶与菖蒲。

农历五月初五是我国传统节日――端午节。自古以来在这一天便有“烹鹜角黍”(吃粽子)“龙舟竞渡”(赛龙舟)的风俗。这是为了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古人将迫害屈原的楚顷襄王之流象征邪恶,将端午看成是妖风邪气猖獗的日子,所以,每逢端午节便插艾蒿、挂菖蒲以“辟恶除邪”。

剥去这些民间风俗的神话和迷信色彩,应该说还是很有科学道理的。因为端午节一过,炎热的盛夏就来临了,蚊蝇孳生,病菌繁殖,疾病流行,所以注意个人和环境卫生极为重要。这时用一些芳香型药物插挂,不仅可以防病、治病,对于驱除秽气、净化环境也十分

有益。

一说艾蒿

艾蒿是普通野生的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茎直立,叶的背面灰白色有茸毛,有一种特殊的浓郁香气。端午插艾,据传是唐代农民起义领袖黄巢留下的避乱标记,所以后人留有“插艾保平安”之说。用艾治病,我国很早就有记载,《孟子》一书中,就有“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的说法。

艾以端午时采集的最好,晒干之后,“陈久方可用”,所以又称之为“陈艾”。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艾蒿“逐冷、除湿”;“老人丹田气弱、脐腹畏冷者,以熟艾入布袋兜其脐腹,妙不可言”。中医临床用艾做成的灸条灸治疾病。现代临床实践证明,用艾灸治疗风湿性病患,至今仍是一种颇为有效的

方法。

艾蒿含有大量挥发油,主要成分是水芹烯、侧柏醇等,对人型结核菌、伤寒杆菌、金黄葡萄球菌、福氏痢疾杆菌以及腺病毒、流感病毒等均有一定的杀灭和抑制作用。著名的中药方剂“胶艾四物汤”,就是由阿胶、艾叶、当归、熟地等药物组成的,可治疗妇女月经过多、胎动下血,内科方面可用于治疗皮肤紫癜、便血等。

夏季,把采来的艾蒿拧成绳,或做成艾棒晒干,在蚊蝇较多的时候点燃烟熏,既可使屋内消毒,又可驱除蚊蝇,保持室内卫生。

二说菖蒲

菖蒲又名水剑草,或蒲草,它是多年水生草本植物,分为水菖蒲和石菖蒲两种。因为菖蒲挺直狭长的叶片好象是宝剑,民间传说,是钟馗斩杀天下妖孽时手中之剑所化。后来,菖蒲就被人们当作祛邪的用物。

菖蒲具有”驱除邪祟”的神力,主要是它的药用功能。它有芳香开窍之效,适用于痰浊阻窍、神志不清、胸腹闷胀等症,还能促进消化液分泌,制止胃肠异常发酵,并弛缓胃肠平滑肌。古医方曾将菖蒲作为根治噤口痢的特效药,直到今天,民间还流传有用它来治疗痢疾的验方。

菖蒲又是觥斛之物。古时有人用它泡酒,其味清涩冷冽,余香满口。宋代文豪欧阳修,自诩醉翁,他在《端午帖子词》中赞曰:“共存菖蒲酒,君王寿万春”,可见其酒之魅力。

菖蒲还是一种雅致的观赏植物和装饰品。苏轼云:菖蒲“濯去泥土,渍以清水,置盆中可数年不枯。虽不甚茂,而节叶坚瘦,根须连络,苍然于几案间,久而益可喜也”。菖蒲虽无牡丹之艳,又无莲花之秀,亦无月季之香,却深得人们喜爱。难怪古人常将兰、菊、水仙、蒲誉为“花草四雅”。

时值端午,插艾挂蒲,不仅是一种审美趣味和民俗习惯,而且有着除灾灭病,讲究卫生保健的科学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