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莉狄金森

艾米莉狄金森

【范文精选】艾米莉狄金森

【范文大全】艾米莉狄金森

【专家解析】艾米莉狄金森

【优秀范文】艾米莉狄金森

范文一:致艾米莉.狄金森

了然

你浇花

穿着雪白丝质睡衣

窗台上

阳光吻着醒来的梦

你种下一棵丁香树

花丛下的一群孩子

围着木椅

静静的听着养育的道理

做饭,读书,日复一日

一个晚上静得出奇

孩子们带着喧嚣而去

而你,开始拿着铁锹

走到花园的角落

一个忧郁的声音

在长满星光的丁香树下

拉你的衣角

“艾米,艾米,你快死了吗?”

你的微笑,

徜徉在月光里——

“我埋葬古老、埋葬时间”

1988/11

你会知道的

越过那座灰色的山

越过黄昏忧郁的影子

越过你的惊喜

越过我——你的朋友

你会知道的

不要猜想我会给你什么

我的面容,成就

(在雾状的时间里隐现)

不要焦急地伸出手

不要疑惑

到了秋天

你会知道的

那东西十分美,很精彩

一份忧伤,一丝问候

那东西平常所见

有人究竟想告诉你什么

(那么胆怯和紧张)

你会知道的

世界很清晰

有帽子、月光和洗脸用具

你会知道的

这些娇小的物品

如果会使你惊讶

那你已经知道了

你会知道的

用不着忙着长大

很多年以后

你会知道些什么

谁也不清楚

但你会知道的

如果你对它们总是那么

惊奇和渴望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32440895.html
了然

你浇花

穿着雪白丝质睡衣

窗台上

阳光吻着醒来的梦

你种下一棵丁香树

花丛下的一群孩子

围着木椅

静静的听着养育的道理

做饭,读书,日复一日

一个晚上静得出奇

孩子们带着喧嚣而去

而你,开始拿着铁锹

走到花园的角落

一个忧郁的声音

在长满星光的丁香树下

拉你的衣角

“艾米,艾米,你快死了吗?”

你的微笑,

徜徉在月光里——

“我埋葬古老、埋葬时间”

1988/11

你会知道的

越过那座灰色的山

越过黄昏忧郁的影子

越过你的惊喜

越过我——你的朋友

你会知道的

不要猜想我会给你什么

我的面容,成就

(在雾状的时间里隐现)

不要焦急地伸出手

不要疑惑

到了秋天

你会知道的

那东西十分美,很精彩

一份忧伤,一丝问候

那东西平常所见

有人究竟想告诉你什么

(那么胆怯和紧张)

你会知道的

世界很清晰

有帽子、月光和洗脸用具

你会知道的

这些娇小的物品

如果会使你惊讶

那你已经知道了

你会知道的

用不着忙着长大

很多年以后

你会知道些什么

谁也不清楚

但你会知道的

如果你对它们总是那么

惊奇和渴望

范文二: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情结

(曲阜师范大学 山东 曲阜 273100)

摘 要:死亡是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经常出现的主题。“I heard a Fly buzz— when I died—”和“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是狄金森众多死亡诗歌中的经典名诗。在这两首诗中狄金森一方面时而畏惧死亡时而相信死亡带来永生。狄金森的这种矛盾的死亡情结来源于她的生活时代背景和她的宗教观念以及爱默生的超验主义三者相互作用的结果。

关键词:死亡 恐惧 永恒 宗教 超验主义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2012)09-0000-02

艾米莉·狄金森是美国著名女诗人,为美国诗坛做出了独特贡献,然而她在世时却鲜为人知。但在她作品发表之后的几十年,狄金森成为文坛中争相研究的热点,至今方兴未艾。有人断言,她是公元前七世纪左右萨福以来西方最杰出的女诗人;有人就驾驭英语的能力而言,甚至把她和莎士比亚相提并论(江枫,1997)。

艾米莉·狄金森犹如一株空谷幽兰,过着接近隐居的生活。这种生活为狄金森增加了无限神秘,同时也为她的创作提供了绝佳的环境。狄金森一生创作了一千七百多首诗歌,其中大部分是关于自然,宗教,死亡这些主题,与死亡有关的诗歌就占了狄金森诗歌总数的三分之一,她对这些主题进行冷静而深刻的思考和探索。本文旨在分析狄金森的经典死亡诗歌以便展现艾米丽的矛盾的死亡情结。

一 对死亡的恐惧

古往今来,死亡这一主题吸引了无数文人骚客,英文诗歌中的关于死亡主题的数不胜数。从人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不论他贫穷或富贵,人生明朗或黑暗,都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面对死亡人们充满了恐惧,它使人感叹人生苦短,世事无常;它使亡者无奈,生者痛苦;它使人饱受离别之苦。因此人们对于死亡往往想到的是恐惧,甚至是绝望。

狄金森早年便深刻的感受到死亡留给人的恐惧。在她生活的时代,她居住的安莫斯特小镇的死亡率是很高的,经常有丧事发生,而艾米莉家是送葬人去公墓的必经之处,死亡成了她单调生活中的大事。亲人的离世,朋友的离去都给这位敏感地女诗人带来了无尽的悲伤。狄金森曾经在信中写到“我常常想到坟墓,想到它距我有多远,想到我能否阻止它夺去我的亲人”(Thomas 1958)。 对于死亡的恐惧已经深植于艾米丽的潜意识中,在她的诗歌中不时地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

本文首先分析她写于1862年的一首死亡名作“I heard a Fly buzz— when I died—”。

诗歌的第一小节一开始聚营造了一种肃穆哀伤甚至有点恐怖的气氛。叙述者在床上与他的亲友们离别,屋内的空气凝滞,只有苍蝇嗡嗡叫。这种凝滞就像暴风骤雨即将来临前的宁静,让人内心难以平静,然而人们还要在这种情况下迎接死神,这无疑是雪上加霜,这就更加证实了人们对于死亡的畏惧。

第二小节将重点转移到临终者的亲友身上,通过“eyes”和“breaths”来表现人们对待死亡的反应,“dry”和“firm”不仅向我们展示了失去亲友的那种锥心之痛,同时也隐含了死亡的可怕。让叙述者更加恐怖的是他看见死神即诗歌中的“king”降临到自己的房间,这更加突出了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第三小节中气氛稍有微缓,叙述者将自己的东西作为纪念品分给众位亲友以示纪念。根据西方人的宗教观,人们在临死的时候将自己的遗产赠与他人死后灵魂会升入天堂得到永生。诗中叙述者将他的可赠送的财产予以赠送,言外之意他还有不可赠送的东西,这里应指叙述者的灵魂。临终者希望把自己的身外之物留给他人希望自己的灵魂升入天堂从而得到永生。然而一只苍蝇的到来将他的美梦打破。

叙述者临死之前仿佛看见自己的躯体变成苍蝇口中的美食和它们繁殖下一代的巢穴。“light”象征着白天,生命和知觉,窗户象征着天堂之门,随着窗户的关闭叙述者想要进去的天堂之门也随之关闭。叙述者的灵魂并没有如他所愿进入天堂得到永生,随后他无法再看见任何东西意味着他真正死亡了。“丑陋的苍蝇出现于临终者和光亮之间,成为死者离开人世前看见的最后生灵。人生的结束没有在庄严辉煌的葬礼进行曲的陪伴,却在微弱的苍蝇的叫声中戛然而止”(刘守兰,2006)。诗人在这首诗中讽刺了清教徒们宣扬的死亡即解脱和永生的观点,整首诗既表现了对死亡的恐惧又表露出诗人对来世和永生的悲观失望。

二 超越恐惧,死亡即永恒

艾米莉没有停止对死亡探究的脚步,她于1863年写下了另一死亡名篇“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狄金森留下关于这首诗的好几个版本,有的版本将最后一小节删掉,本文选取含有第六小节的版本,因为这样能够更好地表现艾米莉死亡即永恒这一主题)。这首诗不同于之前诗歌,讲述了一名女子勇敢面对死亡的故事。在这首诗歌中艾米莉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坦然面对死亡并相信死亡即永恒。

全诗分为六个小节,前两节讲述了“我”接受“死神”的邀请同“死神”和“永生”共坐一辆马车。“死神”一改往日的形象,幻化成一位温文尔雅的绅士,好心的(kindly)停下马车,礼貌(civility)地邀请“我”同他一起踏上生命最后的旅程。作者不同与平常对死神的描述使得全诗的基调顿时轻松。

前两小节中最值探讨的是马车里面的“永生”。“死神”竟然同“永生”坐在一辆马车里,这一点令人费解。死亡和永生应该像白天和黑夜,太阳和月亮一样是不可能同存在的,然而诗中这样写是否意味着诗人不但从未畏惧过死亡,而有生到死都相信死后既能得到永生进而走向永恒。

第三小节讲述“我”“永生”和“死神”驾车经过学校,恰逢课间休息,孩子们正在操场上嬉戏;然后又经过稻田;最后夕阳西下。孩子,稻田还有夕阳分别代表了人从生到死的三个阶段:快乐的童年,丰收的中年以及衰老的暮年。对于诗中的叙述者来说死亡并不可怕,死亡只是一趟同老友旅行。

第四小节讲述黄昏到来,“我”只穿薄纱和围着绢网的披肩,露水使我颤抖和发抖。颤抖和发抖象征着死亡时的动作,这一切都预示着“我”即将走向死亡。恩格尔认为纱裙意象巧妙地把现世和死亡,有限和无限连接在一起。因为纱裙是死神的行头也是新娘的盛装(刘守兰,2006)。

范文三:艾米莉_狄金森和她的诗歌

艾米莉狄金森和她的诗歌·

056021)

(河北工程大学文学院河北邯郸

要:本文简述了美国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生活·

狄金森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周围的生活。从青年时代她就担负家里的饮食供应,当诗兴大发时,她习惯于在随手可得的小纸片,甚至在食谱的背面写下诗句。从那时起她就表现出对诗歌的热爱,用生命进行写作,虽然不被人所理解。她写道:“诗就像是一绺金色的线穿过我的

心,带领我往梦中才出现过的地方前进。我猜想我的字句并不能说明我的心,因为我的朋友们从来都不了解。……许多人都将生命托付给神,我却将我的生命托付给诗。”对狄金森影响最大的是当时有名的文人希金森,狄金森将他视为精神导师。直到狄金森死前他们一直保持着通信,但是希金森很难理解她的诗歌,认为艾米莉的诗无法与当代的诗学衡量,所以不可能出版。尽管如此狄金森却认为:“如果这个社会不理会我的诗,甚至不屑我的诗,我还是会很高兴继续努力下去。”

没有谁能真正知道狄金森内心世界的情感历程。爱情激发了狄金森的创作热情,她写下了大量诗篇。根据她生前的日记和书信推测,她曾对查尔斯·魏兹华斯(CharlesWadsworth)牧师产生了恋情,把他称作自己“世上最最亲爱的朋友”(dearestearthlyfriend)。但是,因为魏兹华斯是个已婚的男士,狄金森的恋爱不可能有结果。狄金森另一个心仪的男子是山谬尔·鲍沃斯(Samuel

经历,以及其生活经历对诗人诗歌创作的影响;通过艾米莉大量不朽的诗篇,介绍了狄金森的美学观点,以及她的反传统手法,同时还介绍了狄金森的诗歌主题。

关键词:艾米莉狄金森·

诗歌

美学观点

在美国文学史中,很少有人能像艾米莉·狄金森(EmilyDickinson,1830-1886)那样深邃和富有传奇的色彩。这些特点不仅体现在她的诗歌和思想方面,而且包含在她本人的生活经历和感情世界里。艾米莉狄金森出生·在马萨诸塞州的阿默斯特(Amherst)地区一个富裕的家庭,年轻时曾在阿默斯特大学里就读6年,在霍利奥克山女子神学院学习1年,艾米莉几乎再没出过自家的大门,除了有过一两次外出旅游的经历外,她的一生都是在自己的家乡度过的。这个孤独的女诗人的一生就像一个无法猜出的谜。她把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了诗歌,终生未嫁,过着自我幽闭的生活。她生前默默无闻,死后却声名远播,其诗歌也得到越来越高的评价,成为美国历史上对美国文学作出重大独创性贡献的大诗人。有人称她是继古希腊的萨福之后西方最杰出的女诗人,甚至有人把她跟莎士比亚相提并论。然而这些对于狄金森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死后的热闹和荣誉,只能更加映衬她生前的孤独。她的诗歌就是她的生命,闪射着耀眼的光华。

狄金森的美学观点和她的文学创作实践是一致的。她认为诗歌应有强烈的感人的力量,诗人的灵感来自于诗人的内心。她擅长运用视觉、听觉等意象,立意新颖深刻,想象奇特,比喻也常出人意料,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她一反传统手法,努力挖掘人内心深处的隐痛和希冀,因而成为20世纪意象派诗人崇拜的先驱者。亨力詹姆斯称·卡洛斯威廉斯称她的诗是“灵魂的风景图”,诗人威廉··她为“圣恩主”。她的意象别出机杼,思维独特,所以她的某些诗歌晦涩难懂。

即使是曾经有过过错的人,也可以通过一点一滴的行动来实现自己价值。

参考文献:

[1]Hawthorne,Nathaniel.TheScarletLetter.BeijingFor-

Bowles),这也是一段让人心伤的爱情。后来狄金森又爱

上了父亲的朋友,比她大18岁的洛德法官,两个人曾写过

许多热情的书信,但这段恋情依旧没有结果。就算洛德法官向狄金森求婚,她也未必会答应。当爱情真的有了结果,敏感如狄金森,习惯了孤独,也已经没有当初的热情和精力来迎接这份迟来的爱了。1884年洛德法官去世,这对狄金森打击很大,几个月后她就病倒了。两年后,她因患布赖特氏病离开了这个给她带来痛苦和悲凉的世界。终生相伴的妹妹在她的棺木上放了一束鲜花,“要她带给洛德法官”。

狄金森是向往爱情的,她对爱情是这样定义的:“爱/[5]常耀信.美国文学简史[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8.

[6]杨莉馨.西方女性主义文论研究[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2.

[7]蒙雪琴.他人就是地狱———论《红字》和现代主义文学的人际观.[J].外国文学.2003,(4):91-94.

[8]陈榕.霍桑《红字》中针线意向的文化解读[J].外国文学评论,2007,(2):89-97.

[9]马大康.文学:对视觉权力的抗争[J].文艺研究,

eignLanguageTeachingandPress,1994.

[2]劳伦斯.美国经典文学研究[A].灵与肉的刻白———D.H.劳伦斯论文艺[C].毕冰宾译.漓江出版社,1991.131-132.

霍桑著.王元媛译.红字[M].武汉:长江[3]纳撒尼尔·

文艺出版社,2006.

伊格尔顿.女性主义文学理论[M].长沙:湖[4]玛丽·

南文艺出版社,1998:410.

2007,(2):17-25.

白兰[10]文平.惊奇的回归———《红字》中的海斯特·

形象解读[J].外国文学研究,2003,(3):64-68.

25

突,她恐惧爱的崇拜会损伤她诗人的人格。为了艺术而舍弃凡俗的爱情,而最终内心又归于平静,这需要多么非凡的意志。狄金森把自己幽闭在心灵的深处,独自倾听内心寂寞的歌声。她并非不努力去爱,“我曾羞怯地敲过爱情的大门,但是只有诗开门让我进去。我所看过的只是热情的侧影”,“爱情不能与智慧长存”,“肉体的相伴并不能减轻孤独,如果不能了解彼此”。她宁愿选择孤独,选择与自己做伴,“孤独并不可怕,也不会毁灭一个人,它是迷人的,有朦胧的月光和淡淡的花香,能平息内心的骚动和痛苦,让你的内心痛快淋漓”。对于狄金森,孤独是一场盛宴:“有一天夏日正盛/且单单为我———/我本以为这是圣人专有/那复活的时刻到临”。狄金森坚信:“我的诗是探索生命的本质。”为此她舍弃凡俗的爱情,决定“我不会有肉体的子嗣,但我有圣神的安慰”,她将生命托付给了诗。

狄金森的诗歌主要是关于生命、死亡、宗教、不朽、爱情、真理和美的思考,微妙而深刻,充满着内在的、超越现实的张力。泰戈尔说:“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而狄金森的人生理想也是要“为美而死”,她做到了,她为世界创造了眩目的美。比如在那首《为美而死》里,她描述为美而死的人和为真理而死的人:

我是为美而死———被人/安置在这个坟冢/有人是为真理而亡的,也被葬在旁边的穴中/他曾轻声问道“你为何而死”?/“为美,”我回答/“我,为真理———两者都一样/我们是兄弟,”他说话/就这样,像两个男人,相会在这个夜晚/隔着墓穴交谈/直到青苔爬到我们唇边/将我们石碑上的名字遮掩(狄金森诗,金心译)

死亡与永生是狄金森诗歌的重要主题。死亡的主题在常人看来是伤感凄凉的,但在她的诗歌中死亡不仅不显得痛苦,反而充满神秘的浪漫色彩和飘渺的动感。这正是因为诗人敢于正视死亡,把死亡看作生命走向一个更广阔境界的出口,而非生命的结束,死亡即永生。正是由于诗人对死亡所持有的达观态度,诗中对死亡的描写就少了那种恐惧感,多了一分轻松和诙谐。其中最著名的一首是《因为我不能等待死亡》: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待死亡———/他便好心地停车把我接上———/马车里载的只是我俩———/还有“永生”为伴/我们徐徐前行———他知道无须匆忙/而我已经撂下/劳作与闲暇/只为他的儒雅———/……自那以后———几百年过去了———然而/却觉得比那一天的时间更短/我第一次猜出那马头/原来是朝着永恒———

狄金森酷爱自然,自然界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诗人敏锐的目光。万物在她的笔下都充溢着活力,栩栩如生。她的自然诗质朴清新,富有生命力。她曾写过以季节更迭为主题的诗歌,其中在一首有关夏季的诗歌中写道:“不知不觉地/有如忧伤/夏日竟然消失了/如此地难以觉

参考文献:

[1]刘守兰.英美名诗解读.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狄金森.孤独是迷人的—狄金[2]艾米莉·——艾米莉·

森的秘密日记.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0.

狄金森著.马永波译.为美而死—[3]艾米莉·——晶莹

剔透的美丽乐章.哈尔滨:哈尔滨出版社,2005.

[4]李宜燮,常耀信.美国文学选读.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0.

狄金森.WENDYMARTIN.上海:上海外[5]艾米莉·

语教育出版社,2005.

羽翼/也不劳小舟相送/我们的夏日轻逸地逃去/没入美的境界中。”狄金森还经常把一般诗人所不屑的事物采撷入诗,使人感受到生活中不尽的美。在《一位细长的伙伴在草丛》这首诗歌中,诗人采用空灵婉约的手法写蛇,诗中却通篇没有一个蛇字,待读完全诗后才领会诗人的用意。“一位细长的伙伴在草丛/偶尔穿行———/你或许见过它———或许没有/它时常不期而至———/草丛仿佛被梳子分开———/斑驳的箭杆嗖地窜出———/……”大海也是狄金森诗歌中常见的主题,汹涌或平静的海面常常寄托着她心中的渴望和追求:“我清晨出发———带者我的狗———/去看大海———/海底的美人鱼/露出水面看着我———/……我能感到她银色的鞋跟/踩上我的双踝,……接着我的鞋/便溢出颗颗珍珠———……”

狄金森也写了许多歌颂爱情的诗,虽然她最终没能收获爱情,但她用自己的诗歌表达出了心中炽热的爱情。比如《我一直在爱着你》:我一直在爱着你/我可以向你证明/在我爱你之前/我爱得不够/我将一直爱你/我发誓/爱情就是生活/而生活中有永恒/亲爱的,难道你怀疑这一点?/那么我/再没什么可以表露/除了痛苦。

狄金林是为情而生,“为美而死”的,但她并没有被情所困,而是将内心的全部情感在诗歌中尽情释放。

狄金森作品的迷人之处在于她对死亡所持有的乐观态度。她敢于正视死亡,把死亡当做生命朝向更广阔境界的一个出口,而非结束。此外她还善于将对现实的直白描述和含蓄的寓意融为一体。每次重读狄金森的诗,总是会感到惊异无比。艾米莉狄金森一生都是孤独的,她在孤·

独里生活,在孤独里探索,在孤独里爱,孤独地独立于现狄金森实世界的另一个世界。所以要想真正读懂艾米莉·的诗歌绝非易事。那么让我们用艾米莉狄金森那首最著·名的诗纪念这位孤独而伟大的女诗人,让世人再次倾听这位诗人和世界的对话吧。

这是我写给世界的信/那从未写信给我的世界/自然以温柔的庄严/告诉给我简单的消息/她的消息发送给/我无法看见的手/为了爱她,亲爱的同胞/请温和地把我评判。

26

范文四:艾米莉_狄金森_花的言说

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3期

艾米莉・狄金森———花的言说

亓凤琴

(聊城大学外国语学院,山东聊城 252000)

[摘 要]人们虽然很难走近狄金森的内心世界,但百花丛中有她的暗香。在她的世界里,诗即花,花即人,人即神。

狄金森正是用她不朽的诗歌中花的语言歌唱着生活中的爱与美,在父亲的领地上诗意地栖居着。

[关键词]花的语言;花与人;花与诗;花与神;花与美;诗意地栖居

[中图分类号]I1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1217(2006)03-0087-03

引 言

狄金森是十九世纪中后期美国著名的隐逸女诗人,她一生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呆在马萨诸塞州的,在父亲的花园洋房中。,少见客人,,有限的交流,。在狄金森有限的世界里,。

十九世纪著名园艺家Waterman在他的畅销书《花典》

(FloraLexicon)中这样说“:花的语言近来引起了人们极大的

狄金森常常言在花而意在人年给嫂子的信中有,,有棵皇冠花想抬起头来,。皇,有长长的茎,冠状的花簇,最上面狄金森在此暗指嫂子的艳压群芳。

古往今来,男人或女人常常会用花的语言无声地交流爱意。这种花言心语在影片《红与黑》中得到过完美体现———年轻的于连从野地里摘取了一束象征爱情的紫罗兰,让孩子转交到了自己暗恋的女主人手上。花能含蓄地表达人隐秘的内心世界。1862年写给Bowles的信中狄金森似乎也在借花献佛———花儿等待在瓶中,而爱变得烦躁易怒———痴心地盼,她的渴望长出了花瓣。信一开始还以花掩面,稍带羞涩地等男主人的到来。但很快诗人便推开面具站到了台前,自然成了爱意催生的花朵。

正如她能藏于花萼中,花能变成她一样,狄金森的世界似乎很小,但又确乎很大。大自然气象万千的变化,在她看来也不过是花儿朵朵,又同时留有人的影子:

BloomupontheMountainstated-Blamelessofaname-EfflorescenceofaSunset-Reproduced-thesame-SeedhadI,MypurplesowingShouldendowtheday-Notatropicofatwilight-Showitselfaway-Whofortilling-tothemountainComeanddisappear-Whosebeherrenown-orfading-Witnessisnothere-

关注,熟悉这种语言看来已是定势,即使不是礼仪教育的必选部分,至少也是一种优雅高贵的修养,是女士们先生们书

[1](P6)房中渴望得到的东西,尽管不一定是必须的东西。”

1885年狄金森给友人的信中说,花没有嘴唇,却有语言,你问

我,我的花说了些什么———,这些不听话的花———我告诉过她们怎么说的。在狄金森的世界里,人即花,花即人;诗写花,诗即人。人有心灵,花有情态,诗有意境。人们虽无法接近这位隔着半开的门与客人对话的女诗人,但百花丛中有她的暗香,伊甸园里有她的花魂。你想聆听她的心语吗?你想解读她的超凡脱俗吗?那么请追随一只蝴蝶或蜜蜂吧!

一、花与人

在狄金森的许多诗中,花与她同体———花就是她,她就是花,彼此信任,彼此亲善,永结同心,永不离分。

WhereIamnotafraidtogoImayconfidemyFlower-WhowasnotenemyofmeWillgentlebe,toHer-[收稿日期]2006-03-16

[作者简介]亓凤琴(1967-)女,山东淄博人,山东理工大学远程教育学院讲师,聊城大学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英美文学。

87

WhileIstate-thesolemnpetalsFarasnorth-andeast-Farassouthandwestexpanding-Culminateinrest-

[4](P18)

玫瑰花中才有可能提取到一滴”。看似流畅有序的一首

诗,往往饱含着诗人太多的辛苦和付出,这也正如狄金森所言:

Essentialoilsarewrung-Theattarfromtherose

Benotexpressedbysuns-alone-Itisthegiftofscrews-

狄金森观察太阳落山的瞬间天象变化,就像端详亲朋好友临终时的脸一样饱含激情,恋恋不舍———那是一棵盛开在高山之巅的紫色花,高贵典雅,光芒万丈!是谁在山颠把种子播撒?来也无踪,去也无声?山无言,花自灭,谁解看花人风情?

二、花与诗

狄金森生活的年代里,人们习惯借花(posy)和诗(poesy)的谐音做文章。狄金森的花,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狄金森的诗。

AllthelettersIcanwriteArenotasfairasthis-Syllablesofvelvet-SentencesofPlush

三、花与神

古希腊神话中的人是会死而复生的,他们有的变成飞

[3](P103)鸟,有的变成鲜花,有的变成海魂。在狄金森的诗中,

死去的人有时被描绘成花或花的块茎,会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时刻或温暖的环境里重放生命的绿色。像狄迪金森这样羞怯的诗人,她虽然躲避陌生人,但却可以躲进自己的温室和花园中,展开想象的翅膀,借助花的语言,尽情描述诗人眼中的现世和心中的来世。花园在她眼里是神殿和避风港,花是有灵性的小生命,,,预示着天堂之美。于,常常洋溢着伊甸———稚菊(daisy),暗示狄

上面这首诗是和一支玫瑰同时寄出的。在这里,诗人把艺术和自然有机地融为了一体,点:玫瑰花既包含了一定语言信息,,,如出一辙。,需要技巧,需要勤劳,:

Bloom-isResult-tomeetaflowerAndcasuallyglance

WouldcauseonescarcelytosuspectTheminorcircumstanceAssistingintheBrightAffairSointricatelydoneThenofferedasaButterflyTotheMeridian-Topackthebud-opposetheworm-ObtainitsrightofDew-Adjustitsheat-eludethewind-EscapetheprowlingbeeGreatnaturenottodisappointAwaitingherthatday-Tobeaflower,isprofoundResponsibility-

。不管Bowles是不是狄金森的太阳,她本人的确喜欢稚菊—

Thedaisyfollowssoftthesun-Andwhenhisgoldwalkisdone-Sitsshylyathisfeet-He-waking-findstheflowerthere-Wherefore-Marauder-artthouhere?Because,Sir,loveissweet!Wecaretheflower-ThoutheSun!Forgiveus,ifthedaysdecline-Wenearerstealtothee!EnamoredofthepartingWest-Thepeace-theflight-theamethyst-Night’spossibility!

诗中的稚菊如希腊神话中的太阳花,相传是一名水泽仙子,因暗恋太阳神九天九夜不吃不喝,痴痴地从日出望到日落,以露珠为伴,最终站立成地平线上一道憾人的风景———多情女子空悲叹!她虽苦犹甜,无怨无悔,始终对太阳神扬

[3](P66)着笑脸。狄金森的生活也在演绎着这个动人的爱情神

话,她在自己的理想王国中,在诗歌的园地里与梦中情人牵手,渴望走向永生。

在下面这首描写蒲公英的小诗中,我们似乎看到了维纳斯的所爱在她怀中死而复活的样子———

Thedandelion’spallidtubeAstonishesthegrass-AndwinterinstantlybecomesAninfinitealas-ThetubeupliftsasignalBud

精心呵护一朵装点环境的娇弱之花是一种“责任”,这一点既能从表面意义上去理解,也可以从象征的角度去阐释。对于像蝴蝶这样生命短促的小生物,她在日光下艳丽夺目的光彩却包含一段与环境的艰苦抗争。做诗又何尝不是这样。狄金森也像诗中的花儿一样,必须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具有为艺术献身的奉献精神,才能成就诗人的光环。

Higginson说过“做诗好比在玫瑰花中提取精油,从上百万朵

88

Andthenashoutingflower-TheproclamationoftheSunsThatsepultureiso’er-

花儿面前畏缩震惊,似乎不够明智;不过,美常常是胆怯,而且更多的是痛苦。写诗是为了安抚自己偶然遇到美时那种痛苦的喜悦,如下面诗中所言———

SogayaflowerbereavedthemindAsifitwereawoe,Isbeautyanaffliction,then?Traditionoughttoknow.

在狄金森眼里,风信子(Hyacinth)的块茎象征着复活的躯体之美。Hyacinth是阿波罗的玩伴。只因西风之神嫉妒他们形影相随、牢不可破的友谊,暗中使坏,Hyacinth才被铁饼击中头部,失血而亡。阿波罗悲恸欲绝,为之祈祷,血泊中便开出了貌似百合姹紫嫣红的风信子。每逢春回大地,风信

[3](P17-子便在山中盛开,纪念美少年的遭遇。

18)

“在这个沉闷的地球上,美丽的花朵就是你抚慰神经的

[4](P44)

色彩和芳香。你可否从中窥见过天堂?”在俗世的扰攘

对风信子的

偏爱,反映了狄金森重友情,多伤感,悲天悯人的性格。

在狄金森的花园里,风信子是太阳神的所爱,风花是维纳斯的所爱,水仙花是回声女神的所爱;稚菊追逐太阳神,太阳神追逐桂花神……他们各自代表着爱与美的不同形式。狄金森用她对自然和生活独特的解读,用花的语言诉说着一个个人间童话。她像神话里的Daphne坚贞不屈,又像太阳花一样羞涩、纯真,她既是伊甸园里的百花仙子,也是爱与美的追求者。

四、花与美

狄金森对花寄托了她对爱与美的追求嫩的紫罗兰还是高贵典雅的皇冠花,花还是普照静夜的月亮花,的花也好,,,她们都是不朽的,神圣的,依托着花的美丽外形,,诉说着天籁之美,圣洁之美,自在之美。

狄金森喜欢紫色,喜欢蓝色,喜欢简约,喜欢和谐。她喜欢穿在身上的是一件白色连衣裙,外配一条淡紫色丝巾。她曾经说蓝色的小花像白人的眼睛,而蓝色又是天空的颜色,神秘而悠远,恒久而不变。她有很多描写紫色花的诗句,而她自己就是一株古色古香、矢志不渝的紫罗兰———

Dear-Oldfashioned,littleflower!Edenisoldfashioned,too!Birdsareantiquatedfellows!Heavendoesnotchangeherblue.NorwillI,thelittleHeart’sease-Everbeinducedtodo!

嘈杂中,独辟一块精神的处女地,让灵魂在其中安然徜徉,想象自己在其中与虫鸟细语,为花儿留恋,相看两不厌—狄金森在自己的精神花园里找到了爱,找到了美,伴着日出日落诗意地栖居着,在一个个鲜为人知的繁星月夜,用花的语言吐露着灵魂的芬芳,以自己对艺术唯美的追求,践行着柏拉图的精神美学。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春秋。美在自然,美在和谐,美在心中。

结,她希望自己的诗,有美感韵味,能够经得起考验和推敲,为人所爱。狄金森三十二岁给Higginson的信中有这样的问话:不知道自己的诗是活了还是死了?一个多世纪过去了,狄金森隐秘的情感世界我们虽然很难探求,但她用花的语言留给世人的那份清纯,那份羞涩,那份典雅,那份渴盼,尤其她与世无争地在自然的怀抱中那种诗意的栖居,丰富了美的内涵,成为文学史上不朽的亮点。

参考文献:

[1]M.T.Wateman.FloralLexicon[M].Hanover,N.H.:UniversityPressofNewEngland,1998.

[2]T.W.Hiffinson.LettersandJournalsofThomasWentworthHigginson,1846-1906[M].Boston:Houghton

Mifflin,1921.

[3]陶洁.古希腊罗马神话[M].香港:中国对外翻译出

版公司,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联合出版,1980.

[6]Lawrence.Hutton.FloraBelles[M].Boston:WebbBoston,1942.

狄金森对美的惊羡,有时带有一种痴迷和敬畏,就像儿童崇拜花仙子一样,最怕美从眼前稍纵即逝。她曾经说,在

[责任编辑 赵常伟]

89

范文五:艾米莉.狄金森和她的诗歌艺术

摘要:本文引用狄金森的典型诗歌,结合前人的研究和自己的理解,对狄金森诗歌的主题进行研究,以期对女诗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做一个全面而客观的透视。

关键词:超验主义;自然诗;浪漫主义;宗教

狄金森的自然诗和美国浪漫主义观

美国作家秉承了与英国一样的文化传统。形成了同英国一样的浪漫主义的风格。这一时期大多数美国文学作品中,作家普遍强调文学的想象力和情感因素,注重生动的描写、异国情调的表达、感官的体会和对超自然力的描述。

狄金森最钟爱的主题就是自然诗,她一生共创作了500多首自然诗。狄金森喜欢用自然界常见的意象描述自然,或用感性的语言赞美大自然。她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和感官去感受自然,她将自然称赞为是最温柔的母亲。狄金森的诗歌语言简洁凝练,意象新颖奇特,结构别具特色。她常使用与大自然有关的语言和意象表达其诗歌思想:其诗歌叙事也别出心裁,叙述者往往以柔弱的女子或单纯的孩子出现。她有一部分诗是与自然万物息息相关的。在她的一首自然诗中,“自然是我们所见,/是山林,是午后,松鼠,日食月蚀,/抑或大黄蜂,/不,自然就是天堂,/自然是我们听到声音,食米鸟叫,/大海的涛声,听雷声阵阵,蟋蟀长鸣。/不,自然是万物和谐,/自然是我们知道,却又无法描述之物。”面对她的简单纯净,我们的智慧是如此苍白乏力。狄金森寄情寓理于自然,来表现人与自然交融和谐后得到的至高无上的喜悦之情。迪金森想象力不拘一格,用她质朴清新的语言,让读者看到她深邃丰富的内心世界,感受深藏的优美意境。在这首诗中,松树、黄蜂和蟋蟀都带着各自的身份活灵活现地浮现在读者眼前。艾米莉・狄金森的自然诗是她的心灵的折射。透过这些诗,我们可以体会到狄金森对于人生和世界的体验和认识。

狄金森的诗歌和美国超验主义观

美国超验主义是美国的一个重要思潮,超验主义追求人的自由的精神。这种思潮发源于单一的神教,同时又接受了浪漫主义的影响,强调人与上帝间的直接交流和人性中的神性,其结果是解放了人性,提高了人的地位,使人的自由成为可能。

由于受清教徒思想的熏陶,以及后来爱默生超验主义的影响;还有个人、文化和历史背景的原因,在狄金森的诗歌带有明显的超验主义的烙印。她反复探讨死亡、灵魂、永生等主题,并且承认人的灵魂和永生。由此可见她已接受了灵魂可以超越肉体,与爱默生所提倡的“超灵”融为一体。

狄金森有六百多首诗以死亡为主题。这样大量而集中地描写死亡,在世界文学史上是罕见的。她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探讨死亡的意义。在她的几首关于死亡的代表诗中,她认为生死只是自然界交替的过程,死亡能通向永恒与不朽。在死亡中,狄金森体验到潜意识的活动。她凭借自己的意识穿透一切,与宇宙的超灵融为一体。在其宗教诗中弥漫着对上帝的怀疑。这就是爱默生的超验主义对她的影响。实际上她使用超验主义思想作基石构建了自己的心目中的信仰教堂。她在诗句中常用幽默和讽刺表达对基督教的怀疑,对上帝的不恭。她对上帝与天堂的否定充分体现在对自然的冥想和颂扬中。当别人选择去教堂祷告,她却呆在家里与大自然共存。“有些人过安息日到教堂去,/我过安息日,留在家里……/让食米鸟充当唱诗班的领唱,/礼拜厅堂是果园的园地……”在诗人的笔下。自然是慈祥、博爱的象征,自然中的一切皆具有灵魂,所以诗人渴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狄金森对自然的态度与爱默生的自然观是相近的。超验主义的核心观点是主张人能超越感觉和理性而直接认识真理,认为人类世界的一切都是宇宙的一个缩影,“世界将其自身缩小成为一滴露水”在爱默生看来,自然是作为人性化上帝的象征而存在的,是精神的象征,人类可以从大自然中获得启示与力量。总而言之。在狄金森的诗歌中我们很容易觉察到爱默生思想对她的影响。她选择了隐居的生活。体验着生命的狂喜。不断追求对死亡、永生、自然的领悟,在冥思探索中实践着超验主义。然而。狄金森又不能完全接受超验主义的观点,这特别体现在她的一些自然诗中。大自然并不总是和谐可亲的。它有时令人感到紧张心寒。“显然不是冷不防,/快活的鲜花,/在欢悦时被冰霜掐断,/是一种偶然的神力,/白色的刺客离去了,/太阳仍然从东往西,/送走了一天,/为了默许的上帝。”在《显然不是冷不防》这首诗中,狄金森由大自然的多变和轮回想到了人生,流露出人对自然的紧张、甚至敌意的情绪。她认为人与自然之间横亘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尤其在经历了身边亲朋好友的相继死去之后,狄金森越发感到人在自然面前无能为力。

狄金森的诗歌及其宗教观

狄金森的宗教观体现在她对死亡的认识和思考。虔诚的基督徒的父母,以及她自己的生长环境都对她有深远的影响。加尔文教的文化背景也赋予了她死亡、原罪、末世论等观念,也使她认识到了生命的脆弱易逝,死亡的毁灭性力量。“多远至天堂?,多远至天堂?/其遥如死亡;/越过山与河,/不知路何方。/多远至地狱?/其遥如死亡;/多远左边坟,/地形学难量。”面对死亡所带来的巨大痛苦和恐惧,狄金森并没有绝望,而是思考战胜死亡的武器,即对灵魂“永生”的坚定信仰。她写道,在阴间我从不感到舒适,在富丽堂皇的天上,我知道我也不会感到自由,……,上帝常年地注视着我们/我宁愿逃得很远/远离他,圣灵和一切,然而还有“末日审判!”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狄金森对信仰上帝的犹豫与徘徊。她坚持在诗歌中对信仰问题进行探讨。她的名诗《人间是天堂的事实》中,“人间是天堂的事实…/不管天堂是不是天堂/如果不是对那特殊地方的宣言/我们不仅必须承认/那个地方不适合我们/而且也因为我们住在这样的地方,羞辱了我们…”,这首诗表现出女诗人独特的宗教观:人间既是天堂。狄金森在诗中写道:头脑,比天空宽阔――/……头脑,比海洋深邃――/……头脑,与上帝同重――/……这首诗将人的头脑形容得比天高,比海深,是一种对人的思想无限性的渲染。狄金森将灵魂深处隐藏着使人地位上升的力量,显示出一种超越上帝的力量。

经过长期的追求和思索,她终于构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神学体系,即对“永恒”的信仰和追求。在她看来,上帝只是虚无的意象。在漫长的思考之中,狄金森的自我意识在不断提升,逐渐提升的理性在不断地解读令人困惑的种种神说。在现实生活中,她归隐幽居。闭门自处。她弃绝社会,反抗世俗的婚姻。不懈追求精神上的自由和艺术上的完整。她坚持自己独特的道路,拒绝向传统的诗歌创作方式和男权社会的文学评判权威妥协。她坚信诗歌会带给她神圣的安慰和永恒的荣耀,自己可以在诗歌中得以永生。

几乎在任何一部美国诗歌文集中,狄金森的诗都占有显著的地位。她的诗歌拥有众多的读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和惠特曼的诗一样,公认为她的诗歌是标志着美国诗歌新纪元的里程碑。她爱生活和生命,试图多侧面、多层次地探索生和死的意义。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女诗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触摸到她丰富的内心世界。

范文六:论艾米莉_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第32卷 第5期

2009年10月

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ofYangtzeUniversity(SocialSciences)

Vol132No15Oct.2009

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薛玉秀

(盐城工学院大学外语部,江苏盐城)

摘 要: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在其,作多达近六百首,独特理解。,阐释了生命的终极意义;死亡;美学:I1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1395(2009)05-0038-04  艾米莉・狄金森(1830年~1886年),美国19

世纪伟大而富有影响力的女诗人,在其生命的最后二十多年里足不逾户,弃绝社交,隐居在家,且终身未嫁,于非凡的孤独中留给后人大量隽永的诗作。在其1700余首诗稿中,以死亡为题材或与死亡相关的诗作超过其诗作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些诗歌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折射了诗人的内心世界,表述了诗人对死亡的态度,从而向世人揭示了生命的本质。

将死者的所感所触,或生动刻画一个死亡场景,或描述一次死亡的整个历程,或抒发对死者的怀念,或于

[2]

死亡的畅想中渴望永恒……诗人于死亡的体验、想象以及对死亡的冷静的思考与探索中,向读者阐释生命的终极意义;诗人于死亡的意境中,向世人展现其美学追求与生命的价值建构,使读者时刻体会

[3](P65)

到“死亡犹如惟一的真理在那里存在”。

我听见苍蝇嗡嗡叫———当我死时屋里一片沉寂

恰似空气的凝滞———在风暴的间隙在此,艾米莉・狄金森大手笔地渲染了一个传统的死亡场景,真实而生动。叙述者“我”平静地躺在床上,气息微弱,静侯上帝的降临,拯救她到人人憧憬的天堂去。弥漫着死亡气氛的屋子十分静寂,像两场暴风雨短暂间歇的瞬间平静。

周围的眼睛———已把泪水擦干———积聚力量令呼吸坚实为了那最后一击———当君王被证实———在屋里……

忧郁的———不确定的、时断时续的嗡嗡声———

在光亮———和我之间———接着窗户不见了———接着

一、死亡之意象美

海德格尔说:“只要人在,人就处在死的困境

中。”对于具有自我修养、自我意识的人而言,有关死亡的必然性是伴随终生的,对于死亡的想象更是一种潜意识的倾向。这也是死亡成为吸引着无数文人骚客的永恒却又新鲜的主题的原因之一。人从呱呱坠地开始,不管其寿命长短,人生或辉煌或暗淡,都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

死亡的不可知性和不确定性加剧了人们潜意识里对死亡的焦虑,建构了人们普遍的乐生怕死的信念,而自身经历之外的有关死亡的知识又激发了人们对死亡的联想和幻化。诗人狄金森因其发表梦想遭遇遏制,成名的梦想得不到实现,精神上又找不到“逃跑之路”,于是对“精神与肉体的归宿,是心灵最

[1](P216)

强烈的虚无和悬浮”的“死亡”这一主题更是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热情反复吟咏:或侧面描述

收稿日期:20090620

),女,江苏盐城人,讲师,硕士,主要从事英美文学研究。作者简介:薛玉秀(1972—

第32卷第5期薛玉秀: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她已长眠在一棵树下只有我还思念着她。

把她宁静的床榻触动———她辨出了我的脚步声———看啊,她穿上了衣衫一派红艳!(第25首)

・39・

我无法看清要看的东西———(第465首)

她床边的亲朋好友们已经哭得不再有眼泪,他

们和呼吸急促的叙述者共同期待着上帝的“现身”,最后叙述者眼前漆黑一片,离开了这个世界。诗人

(King)与巧妙地运用了象征的手法,把“国王”“苍

(Fly)两个意象并置起来,从而造成了一种幽蝇”默、诙谐的效果,这两个词在原文中诗人都用首字母大写的方式来突出强调。“国王”很可能象征着支配着人类灵魂的万能的上帝,而“苍蝇”往往象征着衰亡、腐朽。诗人将“blue”和“buzz”两个意象结合为一个意象,混乱的精神状态。,了叙述者(所有生者)[4]P9

的死亡诗。苍蝇”却不期而至,时断时续地嗡嗡着。这一意象生动真实,不禁令人哑然失笑,垂死者于“沉寂”中平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诗人虔诚地体验逐渐暗淡的色彩(blue)和模糊的声音(buzz),诙谐而忠实地记录了垂死者的心理过程。

(

)

,坟前悼念,;,“她辨出了我的,,,成了好友的明媚。这种穿越生死的相聚读来清新朴实,韵味绕梁,令人流连神往。

“死亡是一场对话,进行在灵魂与尘土之间”,狄金森以死亡与灵魂对话的形式揭示了死亡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对于死亡的来临,不朽的灵魂只需脱去一层“肉体外衣”,没有痛苦,没有无奈,只有平静和理智。

正是去年此时,我死去。我知道,我听见了玉蜀黍,当我从农场的田野被抬过———玉蜀黍的缨穗已经吐出———(第445首)多么美好的一幅丰收图!“在庄稼的残梗间/拥

挤的苹果该有多么红”“,牛车会在田野各处弯下腰/把那些老倭瓜收捡一空———”,缨穗、苹果、老倭瓜,亲切而清新,到处都充满着生活的喜悦和乐趣。

“建构黑暗是为了洞见光明”,狄金森以一个个生动的意象反复展现死亡的场景,使读者在欣赏了死亡的诗意美之后,了解领悟生命的终极意义;使读者于死亡的美好意象中,重新建构生命的价值,从而更加珍惜生命。

正如弗洛伊德派心理学所阐述的那样:自然冲动是不能勉强压抑下去的,如果把它们勉强压抑下去,会酿成种种心理的变态。于是,对诗人而言,对死亡恐惧的压抑就通过创作这一途径来释放。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是作者压抑情

[5](P2~6)

感的升华,是他们释放情感拯救自己的方式。

诗人狄金森亦于死亡的畅想中以缓解自己因生前成名无望、发表无望、死后可能被人轻易遗忘而产生的

[2]焦虑。

(第1454诗人曾把死亡比做“大海的连字符号”

首),临终时刻的阵痛“恰似起伏的海涛”,对于头脑

清醒的人来说,死亡的过程无疑是一种“比死亡更加

(第705首)的折磨“难熬”,死亡后的清晨/屋子里的(第1078首)“忙乱”,我”死后“,当感恩节来临时,父

(第445亲/会不会多做几样菜/同样给我分一份”

首),诗人以生者对死亡的所见、所闻、所感,化抽象为具体,生动、诗意、平实地刻画出一幕幕或紧张或恐怖或困惑或无奈的死亡景象,而诗人真实、平和的

[4]娓娓道来、幽默诙谐的口吻最终“压倒了感伤”。

理性、审美地观照“死亡”,以期获得在有限之中积极的生活和主动的超越自我使得狄金森笔端的死亡常常充满诗意。生与死这两个对立的范畴,在狄金森的审美境界里达到和谐的统一,使读者在对纯

二、死亡之崇高美

狄金森以近600首以死亡为题材的诗歌,艺术地为读者建立了一种信念:死与生同样重要,是生命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人生目标的不同境界。诗人以内涵丰富的死亡叙事引导人们以超然审美的心境,以现实的态度去关注死亡,审视死亡,阅读死亡,从而理性地面对和超越死亡,树立“生”时的崇高理想,使“生”更有价值更有意义,让存在于无限的精神范畴中的有限的生命更精彩更辉煌。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

他便好心地停车接我———车厢里只有我们俩———

美的“死亡”的审视中,忘却生与死的界限,达到死是

死,死亦是生的生死两相忘的境界。

・40・

还有“永生”同座。

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屋顶,勉强可见———屋檐,低于地面———

2009年10月

在此,诗人将死亡诗化为一次美好的旅行,还有游伴相陪。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死神便如

(kindly)来为同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好心地”

“我”停车,载“我”踏上通往人人向往的永生的旅程。

我们徐徐前行,他知道无须匆忙———而我已经撂下劳作与闲暇

只为他的儒雅———

与死亡相遇就如同赴恋人之约,款款深情,,,———孩子们正喧闹,在操场上———

我们经过注目凝视的稻谷的田地———我们经过沉落的太阳———

在诗中,狄金森把人生不同阶段的状态描述为活泼快乐的少年时期,成熟稳健的中年时期,安静祥和的老年时期。这样的描述反映出诗人的生存心理:自得其乐,不骄不躁;年少时活力四射,喧闹顽皮,勇于进取;年老时沉静祥和,安享天年,充实而满足;在最为关键的中年时期,应像“凝视着大地的稻穗”那样度过:心怀感恩、谦逊礼让,不斤斤计较于自己的点滴得失,活得潇洒又充实。“生活理想一旦崇高,人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做一颗‘成熟的稻穗’

[6]呢?”死亡就如同再次经历一次生!在诗人看来,死亡只是生命的一种特殊状态,生和死只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方面而已,诗人利用“死亡”这一主题恰恰是为了给世人提出怎样才是有意义的“生”这一人生大课题。

从那时算起,已有几个世纪———却似乎短过那一天的光阴———那一天,我初次猜出

马头,朝向永恒。 (第首)

,各得其所。:死的努力是生命拒绝,。在,死亡并非毁灭,而是通向“永生”的桥梁。死神的马车上就有“不朽”与我为伴,而且马头朝向“永恒”。

狄金森将生死置于同一层面上构建了其独特的美学死亡观,而精神的潜力性和超越性是其死亡观的核心内容。因为人类的内在的探索在于“寻找心理本体中一种极高级、极伟大的能力”[7]P319。这种极高级、极伟大的能力也是外在无限超越生命生理意义的基础。狄金森超越外在的生的有限时空,形成了美学上的永生的崇高境界。

我为美而死,对坟墓

几乎还不适应一个殉真理的烈士就成了我的近邻———他轻声问我“:为什么倒下?”我回答他“:为了美”他说“:我为真理,真与美是一体,我们是兄弟”———就这样,像亲人,黑夜相连———

我们隔着房间谈心———直到苍苔长上我们的嘴唇———覆盖掉,我们的姓名——— (第449首)在创作诗歌的同时,狄金森对人的灵魂以及人生意义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并把她的这种心路历程在诗歌中反映出来。诗人毕生所热爱的事业就是在诗歌的王国里孜孜不倦地探索,于19世纪的美国文学盛世打造出自己的一方天地。这是一种寻求美的事业,能够为美而死,这种精神也是一种不朽,从而进入永恒了。在诗人眼里,追求真与美的死亡会使生命高尚,人生的意义和动力在于人的伟大的生活理想和崇高的人生追求。

(

)

也许该说,是他经过我们而去———露水使我颤抖而且发凉———因为我的衣裳,只是薄纱———我的披肩,只是绢网———

诗人因为露水觉得寒冷,打颤的动作使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而穿的衣裳、披肩都轻薄如纱如丝,让人想起幽灵那种半透明、不停游动的感觉,同时也暗示作者所珍爱的事物和记忆都如风消逝。衣裳和披肩实际上都代表着一种超越实物的精神感受。

我们停在一幢屋前,这房子仿佛是隆起的地面———

第32卷第5期薛玉秀: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41・

在生命的终极消亡中,肉体的死亡不等同于生命价值的失落。死亡“只是个过渡而己———只是生

[8](P174)

命过程中的一部分”。由于生命意义的充分实现,生命的肉体死亡也毫无遗憾,作为生物意义上的人和作为有个体价值的人,价值基本上都充分实现了,前提是为真与美而生,为真与美而死。

死亡是我们所赖以生存的这个世界的一种真实的存在。狄金森对死亡多角度、深层次的研究,正体现了她对真的追求,对美的建构。“真与美是一体”,这种思想也构成了狄金森美学理念的强烈震撼读者灵魂的一个重要部分。生的价值理想追求;诗人将生与死归为一体,以换取真正的生的最大潜力的实现。此外,诗人把死亡提升到了诗意和美学的境界,在死亡的映照下,生者应守住自我的存在,扩展生命的张力,让精神永恒,这就是狄金森死亡意境的最高美学追求和生命价值建构。

参考文献:

[1].[M].:[2].时代文学,2008

.

3])[M].杜小真,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4].狄金森名诗精选[C].西安:太白文艺出版社,1997.[5]冯川.死亡恐惧与创作冲动[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6]朱莉.对艾米莉・狄金森生死心理的现代阐释[J].国外社会科

三、死亡是生活的真理之一。狄金森把自己对生与

死的感悟化作几百首娓娓动听、清新隽永的诗句,来解除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与困惑;诗人于死亡的想象、描述以及对死亡的冷静思考与探索中,向读者细细诉说生命的价值;诗人的死亡价值判断体现了其人

学,2009(3).

[7]劳承万.审美中介论[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

[8](瑞士)荣格.现代灵魂的自我拯救[M].黄奇铭,译.北京:工人出

版社,1987.

责任编辑叶利荣

EmilyDickinson’sAestheticsofHerDeathConcept

XUEYu2xiu

(CollegeEnglishDepartment,YanchengInstituteofTechnology,YanchengJiangsu224001)

Abstract EmilyDickinson,the19thfamousandinfluentialAmericanpoetess,lefttheworldmorethan1700poems,morethantwothirdsofwhichwerefocusedonthedeath.Thesepoemsreflectedthepoetess’thoughtsaboutdeathfromdifferentanglesandlevels.Throughtheartisticconceptionofdeath,thepoetesspursuedheraestheticsofdeath,constructedhervalueoflife,andhighlightedherunderstandingofultimatemeaningoflife.

Keywords EmilyDickinson;death;aesthetics第32卷 第5期

2009年10月

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ofYangtzeUniversity(SocialSciences)

Vol132No15Oct.2009

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薛玉秀

(盐城工学院大学外语部,江苏盐城)

摘 要: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在其,作多达近六百首,独特理解。,阐释了生命的终极意义;死亡;美学:I1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1395(2009)05-0038-04  艾米莉・狄金森(1830年~1886年),美国19

世纪伟大而富有影响力的女诗人,在其生命的最后二十多年里足不逾户,弃绝社交,隐居在家,且终身未嫁,于非凡的孤独中留给后人大量隽永的诗作。在其1700余首诗稿中,以死亡为题材或与死亡相关的诗作超过其诗作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些诗歌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折射了诗人的内心世界,表述了诗人对死亡的态度,从而向世人揭示了生命的本质。

将死者的所感所触,或生动刻画一个死亡场景,或描述一次死亡的整个历程,或抒发对死者的怀念,或于

[2]

死亡的畅想中渴望永恒……诗人于死亡的体验、想象以及对死亡的冷静的思考与探索中,向读者阐释生命的终极意义;诗人于死亡的意境中,向世人展现其美学追求与生命的价值建构,使读者时刻体会

[3](P65)

到“死亡犹如惟一的真理在那里存在”。

我听见苍蝇嗡嗡叫———当我死时屋里一片沉寂

恰似空气的凝滞———在风暴的间隙在此,艾米莉・狄金森大手笔地渲染了一个传统的死亡场景,真实而生动。叙述者“我”平静地躺在床上,气息微弱,静侯上帝的降临,拯救她到人人憧憬的天堂去。弥漫着死亡气氛的屋子十分静寂,像两场暴风雨短暂间歇的瞬间平静。

周围的眼睛———已把泪水擦干———积聚力量令呼吸坚实为了那最后一击———当君王被证实———在屋里……

忧郁的———不确定的、时断时续的嗡嗡声———

在光亮———和我之间———接着窗户不见了———接着

一、死亡之意象美

海德格尔说:“只要人在,人就处在死的困境

中。”对于具有自我修养、自我意识的人而言,有关死亡的必然性是伴随终生的,对于死亡的想象更是一种潜意识的倾向。这也是死亡成为吸引着无数文人骚客的永恒却又新鲜的主题的原因之一。人从呱呱坠地开始,不管其寿命长短,人生或辉煌或暗淡,都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

死亡的不可知性和不确定性加剧了人们潜意识里对死亡的焦虑,建构了人们普遍的乐生怕死的信念,而自身经历之外的有关死亡的知识又激发了人们对死亡的联想和幻化。诗人狄金森因其发表梦想遭遇遏制,成名的梦想得不到实现,精神上又找不到“逃跑之路”,于是对“精神与肉体的归宿,是心灵最

[1](P216)

强烈的虚无和悬浮”的“死亡”这一主题更是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热情反复吟咏:或侧面描述

收稿日期:20090620

),女,江苏盐城人,讲师,硕士,主要从事英美文学研究。作者简介:薛玉秀(1972—

第32卷第5期薛玉秀: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她已长眠在一棵树下只有我还思念着她。

把她宁静的床榻触动———她辨出了我的脚步声———看啊,她穿上了衣衫一派红艳!(第25首)

・39・

我无法看清要看的东西———(第465首)

她床边的亲朋好友们已经哭得不再有眼泪,他

们和呼吸急促的叙述者共同期待着上帝的“现身”,最后叙述者眼前漆黑一片,离开了这个世界。诗人

(King)与巧妙地运用了象征的手法,把“国王”“苍

(Fly)两个意象并置起来,从而造成了一种幽蝇”默、诙谐的效果,这两个词在原文中诗人都用首字母大写的方式来突出强调。“国王”很可能象征着支配着人类灵魂的万能的上帝,而“苍蝇”往往象征着衰亡、腐朽。诗人将“blue”和“buzz”两个意象结合为一个意象,混乱的精神状态。,了叙述者(所有生者)[4]P9

的死亡诗。苍蝇”却不期而至,时断时续地嗡嗡着。这一意象生动真实,不禁令人哑然失笑,垂死者于“沉寂”中平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诗人虔诚地体验逐渐暗淡的色彩(blue)和模糊的声音(buzz),诙谐而忠实地记录了垂死者的心理过程。

(

)

,坟前悼念,;,“她辨出了我的,,,成了好友的明媚。这种穿越生死的相聚读来清新朴实,韵味绕梁,令人流连神往。

“死亡是一场对话,进行在灵魂与尘土之间”,狄金森以死亡与灵魂对话的形式揭示了死亡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对于死亡的来临,不朽的灵魂只需脱去一层“肉体外衣”,没有痛苦,没有无奈,只有平静和理智。

正是去年此时,我死去。我知道,我听见了玉蜀黍,当我从农场的田野被抬过———玉蜀黍的缨穗已经吐出———(第445首)多么美好的一幅丰收图!“在庄稼的残梗间/拥

挤的苹果该有多么红”“,牛车会在田野各处弯下腰/把那些老倭瓜收捡一空———”,缨穗、苹果、老倭瓜,亲切而清新,到处都充满着生活的喜悦和乐趣。

“建构黑暗是为了洞见光明”,狄金森以一个个生动的意象反复展现死亡的场景,使读者在欣赏了死亡的诗意美之后,了解领悟生命的终极意义;使读者于死亡的美好意象中,重新建构生命的价值,从而更加珍惜生命。

正如弗洛伊德派心理学所阐述的那样:自然冲动是不能勉强压抑下去的,如果把它们勉强压抑下去,会酿成种种心理的变态。于是,对诗人而言,对死亡恐惧的压抑就通过创作这一途径来释放。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是作者压抑情

[5](P2~6)

感的升华,是他们释放情感拯救自己的方式。

诗人狄金森亦于死亡的畅想中以缓解自己因生前成名无望、发表无望、死后可能被人轻易遗忘而产生的

[2]焦虑。

(第1454诗人曾把死亡比做“大海的连字符号”

首),临终时刻的阵痛“恰似起伏的海涛”,对于头脑

清醒的人来说,死亡的过程无疑是一种“比死亡更加

(第705首)的折磨“难熬”,死亡后的清晨/屋子里的(第1078首)“忙乱”,我”死后“,当感恩节来临时,父

(第445亲/会不会多做几样菜/同样给我分一份”

首),诗人以生者对死亡的所见、所闻、所感,化抽象为具体,生动、诗意、平实地刻画出一幕幕或紧张或恐怖或困惑或无奈的死亡景象,而诗人真实、平和的

[4]娓娓道来、幽默诙谐的口吻最终“压倒了感伤”。

理性、审美地观照“死亡”,以期获得在有限之中积极的生活和主动的超越自我使得狄金森笔端的死亡常常充满诗意。生与死这两个对立的范畴,在狄金森的审美境界里达到和谐的统一,使读者在对纯

二、死亡之崇高美

狄金森以近600首以死亡为题材的诗歌,艺术地为读者建立了一种信念:死与生同样重要,是生命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人生目标的不同境界。诗人以内涵丰富的死亡叙事引导人们以超然审美的心境,以现实的态度去关注死亡,审视死亡,阅读死亡,从而理性地面对和超越死亡,树立“生”时的崇高理想,使“生”更有价值更有意义,让存在于无限的精神范畴中的有限的生命更精彩更辉煌。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

他便好心地停车接我———车厢里只有我们俩———

美的“死亡”的审视中,忘却生与死的界限,达到死是

死,死亦是生的生死两相忘的境界。

・40・

还有“永生”同座。

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屋顶,勉强可见———屋檐,低于地面———

2009年10月

在此,诗人将死亡诗化为一次美好的旅行,还有游伴相陪。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死神便如

(kindly)来为同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好心地”

“我”停车,载“我”踏上通往人人向往的永生的旅程。

我们徐徐前行,他知道无须匆忙———而我已经撂下劳作与闲暇

只为他的儒雅———

与死亡相遇就如同赴恋人之约,款款深情,,,———孩子们正喧闹,在操场上———

我们经过注目凝视的稻谷的田地———我们经过沉落的太阳———

在诗中,狄金森把人生不同阶段的状态描述为活泼快乐的少年时期,成熟稳健的中年时期,安静祥和的老年时期。这样的描述反映出诗人的生存心理:自得其乐,不骄不躁;年少时活力四射,喧闹顽皮,勇于进取;年老时沉静祥和,安享天年,充实而满足;在最为关键的中年时期,应像“凝视着大地的稻穗”那样度过:心怀感恩、谦逊礼让,不斤斤计较于自己的点滴得失,活得潇洒又充实。“生活理想一旦崇高,人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做一颗‘成熟的稻穗’

[6]呢?”死亡就如同再次经历一次生!在诗人看来,死亡只是生命的一种特殊状态,生和死只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方面而已,诗人利用“死亡”这一主题恰恰是为了给世人提出怎样才是有意义的“生”这一人生大课题。

从那时算起,已有几个世纪———却似乎短过那一天的光阴———那一天,我初次猜出

马头,朝向永恒。 (第首)

,各得其所。:死的努力是生命拒绝,。在,死亡并非毁灭,而是通向“永生”的桥梁。死神的马车上就有“不朽”与我为伴,而且马头朝向“永恒”。

狄金森将生死置于同一层面上构建了其独特的美学死亡观,而精神的潜力性和超越性是其死亡观的核心内容。因为人类的内在的探索在于“寻找心理本体中一种极高级、极伟大的能力”[7]P319。这种极高级、极伟大的能力也是外在无限超越生命生理意义的基础。狄金森超越外在的生的有限时空,形成了美学上的永生的崇高境界。

我为美而死,对坟墓

几乎还不适应一个殉真理的烈士就成了我的近邻———他轻声问我“:为什么倒下?”我回答他“:为了美”他说“:我为真理,真与美是一体,我们是兄弟”———就这样,像亲人,黑夜相连———

我们隔着房间谈心———直到苍苔长上我们的嘴唇———覆盖掉,我们的姓名——— (第449首)在创作诗歌的同时,狄金森对人的灵魂以及人生意义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并把她的这种心路历程在诗歌中反映出来。诗人毕生所热爱的事业就是在诗歌的王国里孜孜不倦地探索,于19世纪的美国文学盛世打造出自己的一方天地。这是一种寻求美的事业,能够为美而死,这种精神也是一种不朽,从而进入永恒了。在诗人眼里,追求真与美的死亡会使生命高尚,人生的意义和动力在于人的伟大的生活理想和崇高的人生追求。

(

)

也许该说,是他经过我们而去———露水使我颤抖而且发凉———因为我的衣裳,只是薄纱———我的披肩,只是绢网———

诗人因为露水觉得寒冷,打颤的动作使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而穿的衣裳、披肩都轻薄如纱如丝,让人想起幽灵那种半透明、不停游动的感觉,同时也暗示作者所珍爱的事物和记忆都如风消逝。衣裳和披肩实际上都代表着一种超越实物的精神感受。

我们停在一幢屋前,这房子仿佛是隆起的地面———

第32卷第5期薛玉秀: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美学

・41・

在生命的终极消亡中,肉体的死亡不等同于生命价值的失落。死亡“只是个过渡而己———只是生

[8](P174)

命过程中的一部分”。由于生命意义的充分实现,生命的肉体死亡也毫无遗憾,作为生物意义上的人和作为有个体价值的人,价值基本上都充分实现了,前提是为真与美而生,为真与美而死。

死亡是我们所赖以生存的这个世界的一种真实的存在。狄金森对死亡多角度、深层次的研究,正体现了她对真的追求,对美的建构。“真与美是一体”,这种思想也构成了狄金森美学理念的强烈震撼读者灵魂的一个重要部分。生的价值理想追求;诗人将生与死归为一体,以换取真正的生的最大潜力的实现。此外,诗人把死亡提升到了诗意和美学的境界,在死亡的映照下,生者应守住自我的存在,扩展生命的张力,让精神永恒,这就是狄金森死亡意境的最高美学追求和生命价值建构。

参考文献:

[1].[M].:[2].时代文学,2008

.

3])[M].杜小真,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4].狄金森名诗精选[C].西安:太白文艺出版社,1997.[5]冯川.死亡恐惧与创作冲动[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6]朱莉.对艾米莉・狄金森生死心理的现代阐释[J].国外社会科

三、死亡是生活的真理之一。狄金森把自己对生与

死的感悟化作几百首娓娓动听、清新隽永的诗句,来解除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与困惑;诗人于死亡的想象、描述以及对死亡的冷静思考与探索中,向读者细细诉说生命的价值;诗人的死亡价值判断体现了其人

学,2009(3).

[7]劳承万.审美中介论[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

[8](瑞士)荣格.现代灵魂的自我拯救[M].黄奇铭,译.北京:工人出

版社,1987.

责任编辑叶利荣

EmilyDickinson’sAestheticsofHerDeathConcept

XUEYu2xiu

(CollegeEnglishDepartment,YanchengInstituteofTechnology,YanchengJiangsu224001)

Abstract EmilyDickinson,the19thfamousandinfluentialAmericanpoetess,lefttheworldmorethan1700poems,morethantwothirdsofwhichwerefocusedonthedeath.Thesepoemsreflectedthepoetess’thoughtsaboutdeathfromdifferentanglesandlevels.Throughtheartisticconceptionofdeath,thepoetesspursuedheraestheticsofdeath,constructedhervalueoflife,andhighlightedherunderstandingofultimatemeaningoflife.

Keywords EmilyDickinson;death;aesthetics

范文七:艾米莉·狄金森的生命感悟

摘 要: 艾米莉・狄金森擅长用意象来表达抽象的内心感受和深刻的哲理。本文通过分析她的以自然、爱情、死亡和永生为主题的意象诗来了解她对生命的感悟。

关键词: 艾米莉・狄金森 诗 思想源泉 生命感悟

1.引言

艾米莉・狄金森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美国诗人。她被誉为“最伟大,最具创造性的诗人”和“西方自萨福以来最伟大的女诗人”,[1]她一生中写了超过1700首诗,题材广泛,覆盖了自然、爱情、宗教、死亡和永生。她深居简出,所以她的诗通常都基于她自身的经历和感受。她把她的诗称为“写给世人的信”,[2]诗就是她与外界交流的桥梁。她的诗中一个最鲜明的特点就是用新颖、奇特和精简的意象来表达情感,因此她又被奉为意象派诗人的先驱。意象是诗的灵魂,也是表达诗的意境的最活跃的元素。狄金森能非常熟练地用意象来表达她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深刻的哲理。笔者通过研究她的几首诗来挖掘她复杂的生命感悟。

2.艾米莉・狄金森的思想源泉

狄金森过着隐居的生活,书信是她和世界交流的唯一方式。如此封闭的心灵怎样能感知五彩缤纷的世界?她怎样能写出这么多优美的诗?她的创作灵感从哪里来?众所周知,狄金森一生未婚,没有烦琐的生活小事,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阅读和写作中度过的。广泛的阅读使她受益匪浅。首先,爱默生的超验主义思想给她深刻的影响。爱默生认为:“人和自然之间存在一个神秘的结合物,而且自然向人展示有关人类和宇宙的征象,人能够探知自然的内涵和领悟自然的真意。”他提倡从直觉而不是从逻辑去发现事情的真相,自然就是他的《圣经》。在他眼中,小鸟,白云、绿树、花儿、雪花等平常的事物都有特殊的意义。狄金森赞同这一观点,她认为人的灵魂存在于自然中,人在自然中随处可见上帝的存在。她用敏锐的眼光去观察世界,所以她能在简单、枯燥的生活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其次,除了爱默生的超验主义的影响,狄金森的诗也体现了她独特的宗教信仰。她活在宗教强烈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时代,她也不例外地受到宗教的影响。她的诗中很多意象都是来自《圣经》故事。但是,她对上帝和基督教的教义有着矛盾的看法。一方面,她相信上帝的存在,她认为“上帝在这里用他敏锐的眼光看着我的灵魂,然而,我不害怕,我在试着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好。他知道我内心世界的每一次挣扎。”[3]上帝是她孤独灵魂的伴侣。她认为当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她可以向上帝伸手。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经历了失去亲人和朋友的痛苦,巨大的伤痛使她重新审视上帝,她开始意识到死亡的必然。她不再接受上帝的所谓“复活”和“仁爱”,从那时候起,她开始追求自己心中的上帝和永生。

3.艾米莉・狄金森的生命感悟

狄金森的隐居生活使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割断了与世界的交流,但是这并没有限制她的想象和创作。她敏锐的观察力、敏捷的思维和奇特的想象力使她能从平常的事物,如花、草、鸟、兽、虫、日落、风暴、雷雨等中获得创作灵感。她用生动的描写、反映她的内心感受。她简朴、直接、平实的语言中蕴涵着抽象的意象,从中我们可以领略到她复杂的生命感悟。

狄金森热爱自然,关心身边发生的细微的事情。爱默生的超验主义提倡:“回归自然,回到自然的影响中,你会达到身体和灵魂的统一。”[4]她用热情和欢喜去欣赏大自然的美丽与魅力。在《自然是我们所看到的》中,她给我们描绘了她想象中的自然。蜜蜂、蟋蟀、山川、河流和海啸都好像有生命一样,那是一幅和谐的自然景象。她想告诉我们自然是天堂。在她的另一首诗《自然――温柔的母亲》中,她把自然比喻成母亲,把人类比喻成孩子,她独特的意象显示了母亲的温柔与慈祥,孩子的天真与幸福。这首诗反映了人类与自然亲密、和谐的关系。相反,在《显然不足为怪》中狄金森描述了自然界中一个恐怖的景象。幸福的花儿被严霜在嬉戏中无情地摧毁,太阳对这一情景却表现得无动于衷,冷漠地继续向前行,而花儿也觉得不足为怪,反映了生存与毁灭是大自然的法则,大自然创造了一切,然后又无情地摧毁它,生与死显然都是不足为怪的。在《一个瘦长的家伙在草地》中,狄金森表达了她对自然的敬畏。她用生动的语言去描述蛇,她看到了一条细长的东西,以为那是一条绳,想弯下腰去捡,当发现那是一条蛇的时候,非常吃惊,摒住呼吸,全身凉到骨髓里,蛇扭曲着离去。蛇的存在打破了人与自然间一贯安全、和谐的气氛,揭示出自然原始而阴暗、凶险而神秘的另一面。超越个体和群体的人类智力和理解力令她感到难以言表的震撼和惊惧。

爱情是狄金森的诗的又一主题。虽然她终身未嫁,但是从她的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她内心如火般的热情。她认为爱情是生命中重要的部分。“爱情高于生命―爱情可以超越死亡―爱情是创作的源泉―爱情是世界的起源”。[5]狄金森对爱情有着强烈的渴望,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她不能和她的爱人在一起,这使得她非常痛苦。她所表达的等待爱人的彷徨、失去爱人的痛苦和她对永恒的爱情的向往感动了无数的读者。

在《暴风雨之夜―暴风雨之夜》中狄金森抒发了她强烈、真诚、大胆、直接的情感。这首诗的意象是在一个暴风雨之夜,一只小船在大海中颠簸,然后与大海融合在一起。她把自己比喻成一只小船,她的爱人比喻成大海,只要她和她的爱人在一起,即使是暴风雨之夜也充满着极大的欢喜,没有什么可以代替她的爱人给她带来的幸福与狂喜。他们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快乐地遨游在爱的海洋里。狄金森用大胆、直接的语言表达了她对美好爱情的憧憬与追求。可惜她对爱情的渴望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的婚姻。

狄金森创作了600多首有关死亡的诗。从这些诗中,她阐述了死亡与生命、死亡和爱情,死亡和永生的关系。对于任何人而言,死亡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一出生就踏上了奔向死亡的征程。在《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中,她把死神比喻成一位绅士,驾着马车来接她。他们穿过学校、穿过田野,超过了落山的太阳,最终来到了一座房子面前。学校,田野和落日象征着人生的三个阶段――童年,中年和老年。他们奔向死亡的征程一点都不痛苦,相反,带着浪漫的色彩,就像新郎驾着马车去接他的新娘回家一样。她用了“房子”、“屋顶”去形容坟墓,给人的感觉是死亡一点都不恐怖。整首诗的笔调幽默而诙谐。狄金森对死亡抱着乐观的态度,对她而言,死亡的过程就是人的灵魂走向永生的过程。生命充满坎坷,人类挣扎着走向成熟。然而,人类还没来得及知道生命的最深层的意义的时候,生命就结束了。狄金森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在寻找着生命的意义。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她没有找到答案,于是转向宗教,向上帝求助,希望能在死亡中得到永生,了解生命的真正意义和到达生命的最终目的地。

4.结语

狄金森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她用一生去探索,阐释生命的意义。她在爱情与现实、幻想与生活、精神与感觉中矛盾地活着。关于自然,她认为它善良而残忍,她把自然界比喻成人类世界,自然界的法则适用于人类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就像人与社会的关系一样。对于爱情,她细微的描述让我们感到爱情的美丽与甜蜜。然而,她对爱情的过分渴求使她的爱情成为美好的幻想,爱情对她而言就像烟花一样灿烂多姿,却短暂而虚幻。对于死亡,狄金森相信“死后会有一个全新的,更好的,永恒的生命”,[6]死亡是永生的开始。她的诗蕴涵着丰富的哲理,给我们深刻的启示,读她的诗能使我们的思维更加开阔。

参考文献:

[1]艾米莉・狄金森著.江枫译.狄金森抒情诗选[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97.

[2]John,H Thomas.The Poems of Emily Dickinson.Cambridge Mass,1995.

[3]Knapp,Bettina著.李恒春译.艾米莉・狄金森.广州:花城出版社,1996.

[4]黄家修编辑.美国文学:理解与欣赏.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53.

[5]Yu Lihua,Li Zhanghua.“A Broken Heart for Love-Reading On Emily Dickinson’s Love Poem.”

[6]Kazin,Alfred.God & the American Writer[M].New York:Alfred A.Knopf,INC,1997.

范文八:艾米莉·狄金森死亡情结

摘 要:死亡,对每一个生者来说,是神秘而不可知的,但又是必然归宿,它困扰着人们,同时又促使人们不断对生命做出思考,因此,死亡成为了文学中一个挥之不去的主题。古今中外文学史上将死亡作为主题的作品甚多,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也以相同的主题写下了大量的隽永的作品。这些诗歌从不同方面折射了诗人的内心世界,并可由此窥见这位伟大诗人对死亡的态度。

关键词:死亡 永恒 祥和

艾米莉・狄金森是美国文学史上一位重要的女性作家,她在诗歌创作方面打破了传统形式的束缚。她的诗十分独特,不落俗套。狄金森的诗大都围绕某一意象或主题而写。在她现存的1775首诗歌中,有500多首是以死亡为题材,直接或间接地描写死亡。而且许多诗,开始看似描写自然或者爱情,末了却又笔锋一转,让人意识到她其实想表达的是死亡。她的死亡诗,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探讨死亡的意义。有描写死亡瞬间生者对死者态度的,还有描写死后的生活,甚至死者对死亡的反应的。本文着重分析了一首死亡主题诗歌,并由此探讨在这首诗中狄金森表现出的对待死亡的态度及形成原因。

The sun kept setting,setting still;

No hue of afternoon

Upon the village I perceived,――

From house to house ’t was noon.

The dusk kept dropping,dropping still;

No dew upon the grass,

But only on my forehead stopped,

And wandered in my face.

My feet kept drowsing,drowsing still,

My fingers were awake;

Yet why so little sound myself

Unto my seeming make?

How well I knew the light before!

I could not see it now.

It is dying,I am doing;but

I’m not afraid to know.

很显然,这首诗将一位垂死者作为描写对象,从自然环境写到死者本身,从身体状态的描写到心理状态的描写。该诗的第一句就设定了整首诗的基本基调――伤感、遗憾。诗人以一幅徐徐落下的夕阳为画面展开了描写。通常在文学上我们用夕阳来代表老的或是将要逝去的事物,夕阳带给我们的大多是一种无助和无力。唐代诗人李商隐也以一句千古流传的古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来表现这种将要逝去的遗憾。

“setting still”让人深切地感觉到等待的缓慢过程,对于美丽的景色,我们希望长久的保留,可是,这个等待的过程带给一个垂死的人的只有恐惧和无奈而已。红日、彩霞,无论外表看起来多么壮观,多么美丽,多么宁静祥和,都掩饰不住内在的孤独失落和无助。夕阳落下的过程其实也是生命失去的过程。对于狄金森来说,这样一幅美丽的图画赋予她更多的则是恐惧压抑的感觉。

在第二节中,诗人开始描写落日的余晖。金色的光芒落在草地上,然后一点一点地褪去,最后锁定在“我”的额头上。再次细细体验这一小节,诗人并不是仅仅描写自然景色中落日余晖褪去的过程,而是用这种过程来表现人生命的一种宿命。生命的失去是不可避免的,死亡是任何人都逃脱不掉的。死神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而上帝是整个宇宙的统治者,没有人能够违背上帝的意愿,更没有人具有与上帝抗衡的力量。我们作为普通的人,能做的只是接受和等待。而其中区别也仅在于等待和接受死亡的心情是怎样的。诗的前两节不仅设定了一种缓慢、安静、平和的氛围,也加强了对死亡意象的描写。死神越来越近了。

那么,对于濒临死亡的人又是怎样的呢?害怕,恐惧,不安,还是平静呢?在第三节中诗人转而对垂死者进行描写。当然,诗人并没有直接陈述这个“我”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是多么的害怕,而是描写了身体的变化,通过这个变化来间接地让读者感受将要逝去的生命。“我的脚也困了,手指虽然清醒,但是也没有了力量”,“我”的生命不能抗拒上帝的安排,正在向死亡迈近。在上帝这个万物的主宰面前,“我”显得苍白无力。

诗的最后一节达到了全诗的高潮,同时表现了垂死者对生命逝去的遗憾和对死亡的无畏。遗憾的是再也不能欣赏这美丽的风景,享受生命的乐趣,但是对于这种遗憾和死亡,“我”并没有恐惧,只是平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在这首诗里,诗人虔诚地体验日落时逐渐暗淡的色彩、光线和景象,忠实地记录了这些细微的景色变化和心理过程。

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狄金森本人对待死亡的态度――一种祥和、宁静。同样,狄金森也在“死亡是一场对话”中以抽象的表达方式揭示了这种死亡。对于死亡的来临,不朽的灵魂只需脱去一层泥土躯壳就能打发死亡,没有痛苦,没有无奈,只有平静和理智。为什么诗人会以如此平静的态度对待即将来临的死亡?我们可以从《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待死亡》得到答案。在她看来,死亡并非毁灭,而是通向永生的桥梁。死神的马车上就有“不朽”与我为伴。在“不朽”的陪伴下走向“永生”,换句话说,只有经历死亡,才能真正获得永生。正是由于相信死后会获得“永生”,所以诗人才能够平静地对待生命的失去――死亡。

狄金森对死亡主题如此感兴趣,以及在诗中她对死亡和永生的探讨,深究其原因是与她的生活密不可分的。她出生在圣父圣子圣灵一体的宗教家庭,父亲和祖父都是笃信基督的信徒,而她的家乡阿默斯特是一个典型的有清教传统的小镇,人们都认为自己是带着“原罪”的罪人,不能自救,只能等待死后让上帝来裁决,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这本是教导信徒仁爱、与人为善从而死后升上天堂的基督教义,但人们似乎更关注的是自己死后的归属,因此死亡成为人们常常谈论的话题。生活在这种氛围下,虽然狄金森受到爱默生的超验主义以及社会和科学发展的影响,常常质疑基督教义中关于人生而堕落的观念和传统的祈祷仪式,对上帝、基督一生都持有怀疑态度,却也不免经常思考《圣经》中对于死亡的解释,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她仍然基本认同基督教关于死亡的看法。而且,在她短暂的一生中经历了无数生死离别,失去挚友和亲人的痛楚让她不断探索“死亡”和“永生”的意义,以此获得慰藉。

狄金森死亡主题的最重要的方面也就是她对死亡的意义的探讨。她的死亡诗真实地反映出了诗人的矛盾心情。狄金森怀疑上帝,但对死亡意义的理解又带有强烈的基督教色彩。在基督教教义中,死亡不仅意味着此生的终结,也代表着洗去原罪,升入天堂,获得永生的开始。死亡作为生命的终结,带来了悲伤和恐惧,但作为来生的开始,也带来了永久幸福的希望。狄金森十分愿意相信人死后会获得永生,因为她希望自己在现世生活中失去的只是挚友和亲人的身体,而他们不朽的灵魂将会获得永生,获得永生唯一的途径就是经历死亡,只有这样狄金森才能告慰自己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诗人的真正所指也就是:死亡并非是毁灭,永生也并非枉然,而是生的延续。死亡是通往永恒的必经之路,所以她才能以坦然、平静的态度迎接死亡,视死如归。这种态度又不同于基督教徒把死亡看成是“安息主怀”的消极态度。马科斯・坎利夫在评论狄金森对死亡的态度时说:“她一心一意考虑死的问题,把死亡看成是通往另一世界的大门。她认为死是一种特殊的光荣。在狄金森那里,死亡与永生根本就是一回事。”正是如此,狄金森才能以一种平静、豁达的态度对待死亡。

参考文献:

[1]彭静,郑佩伟,张景玲.狄金森和她的死亡诗.职大学报,2005,1.

[2]李丽波.论美国女诗人艾米利.狄金森诗中的死亡主题.宁夏社会科学,2005,5.

[3]杨卫中,张楚,草地上的阴影――浅析狄金森诗中的死亡与永生.贵阳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1.

[4]Johnson,Thomas H. The letters Of Emily Dickinson[Z].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rd University Press,1958.

范文九:论艾米莉_狄金森的死亡诗

第19卷 第4期

2001年8月

运城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JournalofYunchengCollege

Vol.19 No.4Aug.2001

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诗

胡江萍

(江西省广播电视大学,江西南昌330000)

摘 要 美国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死亡诗表达了一种独特的死亡观。有死才有生,人的生存就是在“生与死”两个领域中不断滋养自己,并达到完满和充盈的过程。

关键词 狄金森;死亡诗;生与死的辨证关系

中图分类号 I31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8008(2001)04-0029-03

艾米莉・狄金森(EmilyElizabethDickinson,1830-1886)是美国文学史上的多产诗人,被推崇为“与惠特曼相齐名的美国最伟大的抒情诗人之一”。尽管狄金森一生远离尘嚣,离群索居,但这位才智超群的女诗人的内心世界实际上却丰富多彩,她一直不停地在探索人生、自然、死亡和永生的真正含义。像安妮・布拉兹特里特及其他老派的清教诗人一样,狄金森“很少丢开过坟场的景色”。在她创作的1880首诗歌中,其中就有600材,愤、悲观和失望,爱情、期望和泰然自若。

自古以来,人们虽然体验死亡,却从未体验死亡的真正意义,人们虽然知道死亡,却从未正确认识死亡。大多数人往往只是从否定的方面看待死亡,认为死亡是对生命的戕害与褫夺。在相沿成习的意识中,死亡总是被描绘得阴森恐怖、惨象环生,令人不堪忍受。于是,出于保护生命“安全”和“欢乐”的需要,人们竭力把死亡驱逐到生命外部,让它离自己远远的,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就曾告诉人们“:一切恶中最可怕的———死亡———对于我们是无足轻重的,因为当我们存在时,死亡对于我们还没有来,而当死亡时,我们已经不存在了。因此死对于生者和对于死者都不相干;因为对于生者来说,死是不存在的,而对于死者来说,本身就不存在了。”

几乎每一个体验和探究死亡的人,大概都不免会问同一个问题:死是什么?狄金森的诗具有双重特点,既反映死亡的冷酷无情,又反映死亡给人带来的解脱与平静。

狄金森之所以在诗中表现出对死亡的浓厚兴趣,或许是家庭的宗教背景和周围的环境使她觉得死后有灵,而她的内心却对此表示怀疑。正是这种犹疑不定使她在诗中对死亡时而寄予希望,时而表示怀疑;对现实生活时而觉得是另一种生活的前奏,时而又觉得是唯一能享受的生活;对上帝时而表示

如:

I’veseenaDyingEye

a—恭敬,时而深恶痛绝;对人类时而认为神圣,时而又认为低微和粗俗。她创作的死亡诗大致为三类:

1.现实生活中的死亡,这些诗描写死亡的时刻和过程,

——

InsearchofSomething—asitseemed———

像是———寻找某物———

Thencloudierbecome———愈益朦胧昏暗———Andthen,obscurewithfog———

接着———迷雾一片———

Andthenbesoldereddown

接着———焊接

Withoutdisclosingwhatitbe,

失却原来面目

‘Twereblessedtohaveseen———那曾幸福的目睹的一切———

在这首诗中,死亡表现出其不确定性和不可驾驭性。诗一开始就写到“我看见一只垂死的眼睛/在屋子打转转———/像是———寻找某物———。”眼睛在寻找某物,但不知道他在找什么?活着的人可能没有这种体验,只有垂死的人才知道他自己在找什么。死亡临近,这个垂死的人的眼睛“接着———焊接”,这是描写观察了死亡的过程,但却没提供垂死的人所看见的确定的东西。死亡是不可避免,死亡时看到什么,想什幸福的目睹的一切”是什么呢?让活着的人去思索,这一点,狄金森也许更感兴趣。但无论如何,这个垂死的人最后是找到了答案,所以他是幸福的。又如:

死去,只须片刻———

因为她对人类存在价值与命运久久思考而毫无所获的结果。么,死后又是怎么回事,就留给读者考虑,这个垂死的人“那曾

收稿日期 2001-02-10

作者简介 胡江萍(1965-),女,江西九江人,江西省广播电视大学副教授。

・29・

据说,并不痛苦———只是逐渐,逐渐昏迷然后视力全无———

2.想象中的死亡,这些诗中的死亡被拟人化,超越了时

就要开始的把戏———

人的命运本质上是由死亡的不可选择性决定的。如果深入考察一下生命,就会发现,除了死亡是确定的以外,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在人的一生中,一个人可以随意选择,但唯一不能选择的就是死亡,人只能承受死亡。如:

上天堂去!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请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确实感到惊讶想不出怎样回答!上天堂去!听起来多么难受!然而一定会做到就像羊群在夜晚一定回到牧羊人的怀抱!

一个人只要生存就必然死亡,死亡仅仅属于生存,而一个没有死亡的生存是根本不存在的。因此,人的生存就是在“生与死”两个领域中不断滋养自己,并达到完满和充盈的过程。

死亡是一场对话,进行

在灵魂与尘土之间。

“,“,先生———,只是为了留作证据脱下了一袭肉体外衣。

在这里,狄金森所说的“死亡”当然不是指生物学意义上的“肉体消亡”,如果是这样,那么死亡就只是一个从外面来到人身上的外在现象,但对狄金森来说,死亡从来就不是从外面来的,而是人刚一存在就承担起的生存方式:

Awordisdead

有人说,有一个字

Whenitissaid,

间地点;如:

BecauseIcouldstopfordeath———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

Hekindlystoppedforme———

他殷勤停车接我———……

这首诗是狄金森死亡诗主题的压卷之作。诗的第一节,死亡以拟人化的形式出现,并不带有任何可怖的意味,诗人用轻松、戏谑的口吻提到与死神同往,表现了她视死如归的平静心态。“我们缓缓而行,他知道无须急促———我也抛开劳作和闲暇,以回报他的礼貌”,诗人打算抛却生命与之同往的决定看来很从容。“以回报他的礼貌”,说明诗人把死亡视作友人。

我们经过学校,恰逢课间休息———

孩子们正喧嚣,在操场上———我们经过注目凝视的稻谷的田地———我们经过沉落的太阳———

此处,三个排比的意象一闪而过,隐约道出诗人对生的眷恋,果然:

也许该说,是他经过我们而去———

露水使我颤抖而且发凉我的披肩,——生命的喧嚣与活力打动了诗人,使她在即将离去的一瞬间不寒而栗。

我们停在一幢屋前,这屋子

仿佛是隆起的地面———屋顶,勉强可见———屋檐,低于地面———坟墓,死亡的代名词,已经出现。  从那时算起,已有几个世纪———

却似乎短过那一天的光阴———那一天,我初次猜出马头,朝向永恒———

生命有时是冗长的,有时却是短暂的。当生命冗长的如同“几个世纪”时,人们希望尽快结束它;而当生命短暂的有如“一天的光阴”时,人们却渴望能够留住它。诗的开头诗人以戏谑的口吻提到死亡,然而当她果真要跨过生命即将迈向“永恒”时,才体会到:生命毕竟是美好而宝贵的。3.怀念亲人和朋友的挽诗。如:

她躺着,仿佛在做游戏———

她的生命已经离去———打算回来———却不会很快———她欢快的手臂,半垂———仿佛是暂时歇息———一瞬间,忘记了———

一经说出,也就

Somesay

死去。

Isayitjust

我却说,它的生命

Beginstolive

从那一天起

Thatday.

才开始。

在这首诗中,生与死在本质上是一体的,二者不可分离。死亡不仅在生命中获得了肯定,而且也被看作生命的开始。在狄金森看来,只有当生与死统一时,世界才被赋予一种新的秘密:

泥土是唯一的秘密———

死亡,是仅有的一个你无法从他的“家乡”查出他的全部情况。

・30・

这个“秘密”就是在响应“泥土”的召唤中走向“泥土”,“泥土”就是生命的意义,它滋养万物的始基,一切生命都从大地中流溢出来,但在它的深处,却隐藏着“死亡”。虽然死亡隐蔽在“泥土”深处,是无法查出的秘密,但它却像“神圣的灵感”一样,不断闪现出来。

活着,使人感到羞耻———

这样勇敢的人已经捐躯———有幸的泥土令人嫉妒———掩埋着这样的头颅———……

我想,我死去的人———活着,也许会享盛名———那些无名的保卫者却体现着神圣———

“泥土”是知道“死亡的秘密”,只有走向“泥土”死亡才会如:

我为美而死,对坟墓

几乎还不适应一个殉真理的烈士就成了我的近邻———他轻声问我“为什么倒下”?我回答他“:为了美”———他说“:我为真理,真与美——是一体,在这首诗中,“悲伤”,而是“存在奥秘”:为真,为美。因此,死亡是另一种生命的开始,在那里,人们可以到永恒。这种赞美死亡,并把它视为“兄弟”的态度,实际上就是肯定生命,肯定死亡。诗人就是这样在赞叹生命之美妙的同时,也赞叹死亡。她就是这样在发现了生与死的无限循环后,从而认识到死亡意味着再生的真理。狄金森的死亡诗充满了生与死的辨证关系,在她的诗中总感到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诱惑着生命往死亡的彼岸攀登,毫不留恋美好的生命。这也是她的人生观的写照。她不害怕死亡,相反却有一种亲近感。她认为人生是痛苦的,人世间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因而,当她敏锐地意识到死亡的临近,她可以毫不畏缩、大胆地正视它,并奏出一支不同凡响的曲调:

太阳不断下落,下落,却仍然

不见午后的色彩———……

可是为什么由内心向外奏不出什么声音———我以往对光何等熟识———我现在还能看到———它正在死去,我也一样,但是我并不害怕知道———

这首诗表露了诗人的心声,诗人作出了一个痛苦的、却是心甘情愿的选择———隐退。她隐退之时对于外界她已经“死去”,但,她的艺术生命却得以永生。

狄金森的死亡诗中所表现出的时而伤感、时而欢愉的不稳定的情绪,真实地反映了诗人的矛盾心情。有得必有失,有死才有生。狄金森为理想而隐退,为“生”而“死”,终于换来了

体现出神圣。因此,她的死亡诗充满了想象中的坟墓生活。自己永久的艺术生命。这就是狄金森的死亡诗。

参考文献:

[1]狄金森名诗精选[M].江枫译.西安:太白文艺出版社,1997.

[2]孤独是的[M].州:百花文艺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AnOutlineofAmericanLiterature.byPeter・B・High,

1984.

[5]AmericanLiteratureRootandFlower.byAnnetteT・Ru2binstein,ForeignLanguageTeachingandResearchPress,1988.

[6]TheNorthAnthologyofWorldMasterpieces.Volume2,

P630.

[7]AnthologyofAmericanLiterature.VolumeⅡ,PartⅠ,

P150.

[8]ElementsofLiterature.byOxfordUniversityPress.Inc.

1978.

[9]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82.

[10]董爱国.埃米莉・狄金森的死亡诗.外语教学.

【责任编辑 咸增强】

OnEmilyDickinson’sPoemsofDeath

HUJiang-ping

(TVandBroadcastingUniversityofJiangxi,Nanchang,330000,China)

Abstract AmericanpoetessEmilyDickinsonexpressesherthinkingaboutdeathinaparticularpointofview-nolife-nodying.Humanbeingsnourishesbetweenthetwoextremesandbecomesfullandperfectgradually.

Keywords EmilyDickinson;deathpoems;flexiablerelationsbetweenlifeanddeath

・31・

范文十:艾米莉·狄金森与湖上微月

学 教育

艾米莉 ・ 狄 金 森 与 湖 上 微 月

圄 周建 新

内容摘要 : 艾米莉 ・ 狄金森 与促销 宣传 中的诗集《 湖上微 月》 的冷艳 风格 并无 多大关联。《 湖上微月》 的冷艳  源于作者高超 的遣 词艺术、极度克制 的语 言表达和叙述 着采取的旁观者 的立场 ,而在克制 的语 言表达这 一点

上, 本诗 集的诗歌 与艾米莉 ・ 狄金森诗歌倒有相似之处。   关键 词 : 艾米莉 ・ 狄金森 湖上微月   冷 艳 克 制

冷珞 的诗集《 湖上微 月》 由长  江出版传媒 集 团的长江 文艺出版

社于2 0 1 2 年9 月出版 , 在 当当网 和  京东 网 上 看 到 对 本 书 的 描 述 是  “ 隐世才女 的绝美吟唱 , 狄 金森式  的孤寂与冷艳 ” ,于是买 了一本 ,   以为 它与 艾米 莉 ・ 狄金 森是 有 关

2 3 ) 。诗歌 所 营造 的 意境 是 艳 丽

因此 , 她 的诗歌 并不冷 。 比如 , 第  3 3 4 首: “ 我 写 的所有词 语, 都不 如

的, 但 用词 很 少 , 也简洁, 不 过抒  发 的 内容却 丰 富 ,这就 是 克制 。   《 圆荷 初 生》 一 诗也 是 同样 的特

点 : “ 月, 圆了∥ 蝴蝶, 飞走了/ /

这 一 个 美 丽——/ 天 鹅 绒 的 音  节— —, 长毛绒的语句 , / 红 宝 石

般 的深 邃 ,尚未 消 褪 , , 把唇 , 藏  起, 为 了你 ——/ 一 只蜂 鸟在上 面

小荷, 微步清凉/ 游戏石 桥幽 色旁 ”

( 冷 培4 5 ) 。 诗歌 的意境是美 丽的 ,

嬉 戏——/径 自 将 我—— 汲  取—— ” ( 周建新 1 3 9 ) 。 又如第 1 8 2

首: “ 假 如 我 已不在 人 世 / 当知

联的 。 在 书的序言 中 , 序 言作 者也  说, “ 女诗人 冷墙 的作品里 ,也有

但 只运 用 了简 洁 的十多 个 字 , 这

是表达上 的克制 。   本书 的冷艳 中的“ 冷” 还源于

种狄金森式 的孤 寂和冷艳 ” , 再

更 鸟来 时 , , 请 给戴红 领带 的那 一

只, / 一颗忆念 的碎粒 。, , 假如我  无法 对 你 言谢 , / 因为 睡得 太沉 , /   你 知 道 我一 直 在 努 力/ 用 我 花 岗

次 看到 了“ 冷艳 ” 这个词 , 这时 , 我

作者态度 的克制 。作者往 往不参  与事件 , 而是作 为旁观 者 , 对事件

进行淡定 、 凝 练的叙述 。 除了少数

开 始怀疑这本 诗集 和狄金森 的关  系了 , 狄 金森什么 时候冷艳过 ? 于  是 带着好奇 和怀疑 ,我开始读 这  本 诗集 , 终于发现 , 它确 实是冷 艳

的, 不过 , 冷 艳并非 狄金森 的风

格。

例外 ,书 中大部分 的诗歌 都没有  作者的热情 参与 ,在诗歌 里看

不  到作者 的身 影 ,这种 第三 者 的态

度 无疑 促 成 了诗歌 的“ 冷” 风格。

岩 的唇 ! ” ( 周建新 1 0 8 ) 。 狄金森 是  克制 的 , 她 的诗歌大 多很短 , 这 一

点 和本 书 的诗 歌是一 样的 ,这恐  怕是本 书和狄金森 最 明显 的关 联  之处 。 所以, 纵然狄 金森和湖 上微

目前市面 上狄金森 的诗选 已

例如《 夜静 春 山空之蓝 》 一诗 是这

样 写的 : ”烟波蓝, 孑 L 雀 蓝, 绿 蓝丝  帛之 蓝/ 夜 静 春 山空 之 蓝 ” ( 冷 培

经有 十多种 ,其 中有些 选本 已行

销3 0多年 , 因此 她 的诗歌 与冷 艳  无 关 ,这一点 ,似无必 要去论 证  了 ,只需来看看 湖上微 月的冷艳

月这样 浪漫美 丽的情境 没有什 么  联系 ,但 至少 和表现这 一情境 的

克 制语 言 风格是 有 相 通之 处 的 ,   因此 ,本 书 的推销词 和书序 言 中

4 4 ) , 只有这 么 四行 , 没 有 参 与者  在其 中 出现 。 在《 童话 》 一诗里 , 这

即可 , 这一点 , 正是 本诗集 最大 的  特 征。 艳, 是缘于诗作 者高超 的遣  词艺术 , 冷, 则是极 度克 制的语 言  表 达 和 作 者 采 取 旁 观 立 场 的结  果。 而恰好在 克制上 , 本诗集 与狄

金森有 相似之处 。

种旁 观者 的态度 更 明显 : “ 爱情 是

的 断 论 也并 非 完 全 没 有 一 点 道

理。

参考文 献

个童 话/ 是 一个 孩 子/ 爱 着另 一

个 孩子/ 他 们 吃着 蘑菇 , 唱 着从 前  的歌谣” ( 冷瞎4 7 ) 。 因为作 者很少  作为“ 我” 的形象 在 书里 出现 , 诗  歌 又用 词很 少 , 传达很多, 因此 ,   读者 读完诗集 ,不是 感到 和作者  的亲切感 , 而是一 种疏离 , 一 种诗

歌 的艳和冷 。   本书在语 言表达 的克制 上与

( 作者 介 绍 : 博 士后 , 华 南理 工 大学  外 国语学院 副院长 。副教授 。主要从 事汉

英诗 歌对 比与 翻译 以度艾 米莉 ・ 狄 金 森研

究)

1 . 冷璋 . 湖上微 月: 冷璋 诗集[ H ] . 武汉

长江 出版 传媒 ・ 长江 文艺 出版社 , 2 0 1 2 . 9 .

首先看 本书 的冷艳 。 《 梦 的仙  女 》一 诗是这样写 的 : “ 轻轻地抖  动, 琥珀一样 的秋 天, 从梦 中站 起

来/ / 她 的声 音很媚 / 如 丝漂 浮, / 秘

2 .周 建新 .艾米 莉 ・ 狄 金 森诗 选[ H ]   广 州: 华南理工大 学出版社 , 2 0 1 1 . 9 .

密 在风 中散 开/ 词 语 的孤 ) L / 俯 身  在美 丽 的 云朵 上 栖 息 ” ( 冷 珞

狄金 森有相 似之处 ,但狄 金森 的  态度并不克

制 , 她常常 直抒胸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