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莉勃朗特

艾米莉勃朗特

【范文精选】艾米莉勃朗特

【范文大全】艾米莉勃朗特

【专家解析】艾米莉勃朗特

【优秀范文】艾米莉勃朗特

范文一:艾米莉·勃朗特

  摘 要:艾米莉・勃朗特(1818-48)是英国19世纪文学史上一位重要的作家。她可称为一个反基督的斗士,主要表现在:对基督教教义里“永恒惩罚”的谴责;对传统的天堂和地狱的抛弃;对人性以及上帝的整个创造持悲观甚至悲痛的态度。   关键词:艾米莉・勃朗特 反基督 永恒惩罚 天堂和地狱   作为西方文明的两大主要传统之一和西方人赖以生存的主要价值规范,基督教遭到越来越多学者的批判,反基督也成为很多作家表达的主题之一。早在19世纪的艾米莉・勃朗特就是其中一位。“艾米莉是众姐妹里唯一一个可以不上礼拜日学校,不必去教堂礼拜的人。”   一   基督教教义认为,来世远比今世重要。在19世纪的英国,不管是教堂还是普通民众,大部分仍将人分为两类,一类人将被拯救,从而升入天堂,而另一部分人则被谴责,死后进入地狱。那么,哪些人能够被拯救呢?依据基督教,只有那些遵守基督教教义的人们死后才能进入他们的“乐园”。这一教义压抑了自我与个性,牺牲今世以换取来世的“幸福”。艾米莉强烈地谴责这一“永恒惩罚”,她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得到拯救,地狱只存在于人世间,没有灵魂在死后还要遭受折磨。下面的一首诗中,她清楚地表达了对基督教“永恒惩罚”的唾弃:   No that I feel can never be / A God of hate could hardly bear / To watch through all eternity / His own creation’s dread despair!   “永恒惩罚”永远地将一些人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根据基督教教义,人没有选择升入天堂或落入地狱的自由。人是上帝的“羔羊”,温顺,不得反抗,只能消极地等待被屠宰。艾米莉对此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她认为,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每个人都能到达属于自己的天堂。她反对一切禁锢自由的东西,她认为自由比什么都重要。这一点可以从她的个人经历窥见一斑。当身处广袤的原野,她感觉像在天堂一样幸福,因为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远离基督教那些说教。后来,她不得不离开前往一所寄宿制女子学校里开始她的学校生活,但在那里她感觉窒息。也许对大部分女孩子来说,“Roe Head”是提升自我,从而更接近基督教天堂的地方,但对艾米莉来说,这里就是地狱。她的天堂在原野上,那个一直伴随她童年成长的原野上。   二   艾米莉的天堂和地狱与基督教的完全不同。她对基督教意义上的天堂和地狱嗤之以鼻:   No promised Heaven, these wild desires / Could all or half fulfill / No threatened Hell, with quenchless fires / Subdue this quenchless will!   在这首小诗里,拥有狂热的欲望“wild desires”的人们不会到达天堂“promised heaven”;而地狱“threatened Hell”也不能驯化人们坚强的意志。这是基督教的天堂和地狱。艾米莉不屑于升入这样的天堂,并且在这样的地狱面前,她表现得很无畏。又如另一首小诗:   Vain are the thousand creeds / That move men’s hearts, unutterably vain / Worthless as withered weeds / Or idlest froth amid the boundless main.   作者谴责了传统宗教。她勇敢地宣称,“the thousand creeds”,也就是基督教的道德规范,都没用“unutterably vain”,对她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   在《呼啸山庄》中,艾米莉更深入地表达了其对传统天堂和地狱的摈弃。希思克利夫,是一个残忍、野蛮、自私、充满仇恨的形象,按照基督教教义,他理应下地狱,凯瑟琳也是。但是,他们两人都最终到达了自己的“天堂”,与传统天堂完全不一样的“天堂”。   小时候的希思克利夫和凯瑟琳就被认为“和野人一样粗鲁”①。在凯瑟琳的日记里,洛克伍德读道:“我拿起这本脏书(《圣经》)的书皮,用力地把它扔到狗窝去,并发誓说我恨善书。”希思克利夫把他那本也踢到了同一个地方。那本“善书”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他们真正的快乐是能在原野上奔跑,一整天待在那里。那些传统习俗和基督教价值观被他们彻底抛弃。   凯瑟琳和希思克利夫成长过程中就没有上帝的知识。他们的天堂里布满野玫瑰和荆棘。老恩肖死了后,奈莉担心凯瑟琳和希思克利夫会很伤心。但她发现的事实却是:“他们已经平静些了,也不需要我去安慰。这两个正在用比我所能想到更好的想法互相安慰:世上没有哪个牧师能把天堂描绘得跟他们天真单纯的话语中描绘得那样美丽。”甚至奈莉都情不自禁地“希望我们大家都平平安安地一起到那里去”。他们的天堂是童年时的乐园,这里没有死亡,没有上帝,没有基督,这里人的灵魂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约束。   小说里,凯瑟琳很多次描述了她的天堂,一个与基督教天堂迥异的情形:“我只是想说天堂好像不是我的家。我伤透了心,哭泣着,因为自己要回到人间。天使们非常生气,就把我让到呼啸山庄的石楠树丛中间。我就在那里醒过来,高兴地哭着。”天堂不是凯瑟琳的家,因为这个天堂是基督教的天堂,压抑且令人窒息。   死前不久,希思克利夫已经不能进食或休息。从奈莉口中,读者得知他从十三岁起,就过着一种自私的“非基督徒的生活”,从那个时候起他“手里就几乎没有拿过一本《圣经》”,所以奈莉建议他“去请个人――随便哪个教会哪个牧师――来给你讲解《圣经》,向你指出,你偏离它的训诫有多远了;还有,你是多么不配进天堂,除非你在死之前能洗心革面”。但是,希思克利夫坚决地回绝了她:“用不着牧师来!也不需要给我念叨些什么――我告诉你,我就要到达我的天堂了,别人的天堂对我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我也不稀罕。”奈莉不禁对他“不信神的冷漠态度”感到十分震惊。   三   此外,艾米莉清醒地认识到基督教虚伪的本性,并深恶痛恨之。《呼啸山庄》中,约瑟夫总是尽力去讨好他不同的主人,压榨那些弱者,首先是凯瑟琳和希思克利夫,后来是哈里顿。表面上他忠心耿耿,实则虚伪,以自我为中心。在奈莉看来,他是“最令人厌烦、自以为是的法利赛人,他翻来倒去看他的《圣经》,搜寻好的希望归于自己,却把诅咒都丢给旁边的人。凭着他精通说教,还有虔诚的讲演,有预谋地给恩肖先生留下一个好印象”。他无情地让恩肖先生担心“自己的灵魂所在,大谈该如何苛刻地管束他的孩子们”。恩肖先生是呼啸山庄的主人,自然就成为约瑟夫唯一想取悦和服务的目标。辛德雷和凯瑟琳都是他攻击的对象。他不仅一晚一晚地嘟囔抱怨希思克利夫和凯瑟琳,而且鼓励他的主人“将辛德雷当作被上帝抛弃的人”。   艾米莉的一篇法语随笔“The Butterfly”谴责、抛弃整个的上帝创世:“我捡起身旁的一朵花儿,它非常漂亮,刚刚开放;但一只丑陋的毛虫偷偷地藏在花瓣里,花瓣已经开始萎缩了。‘地球令人悲伤的形象,还有地球上的人们!’我大喊:‘这只小虫以破坏保护它的植物为生;那么,它又为什么被创造出来呢?而人类又是为什么被创造出来呢?’……我将那朵花扔到了地上。这个时候,整个宇宙在我看来,就是一台巨大的机器,制造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带来邪恶。我甚至怀疑,上帝在人类犯原罪之日为什么不把整个世界毁灭。‘整个世界早就应该被毁灭,’我说:‘摧毁它。’就像我摧毁这只毛虫一样,它一生中什么也没做,仅仅让它接触到的所有东西都恶心透顶。”   犯有原罪的人再也无法回到失去的天堂,他们只能折磨自己直至死亡。艾米莉的很多作品试图探索了人类能够重回天堂的途径:今世的无尽欢乐、人与人之间的同情,在童年的天堂里就一直为人们铭记。凯瑟琳・肖恩伤透了心,哭着要回到呼啸山庄,回到她的家,她的天堂。希思克利夫在弥留之际也穷尽全力追随她。然而,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最终,他们只能承认所犯的罪责,忍受不可逃脱的折磨。这时,死亡似乎成为唯一的出路。只有在死亡里,人类才能到达那苦寻多年的“极乐世界”。只有在死亡里,希思克利夫才最终与凯瑟琳“摈弃前嫌”,幸福地融为一体。只有这时,他们才最终到达了他们的天堂,完全抛弃掉基督教的天堂。   {1} [英]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孙致礼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年版。(文中有关该作引文皆出自此版本,故不再另注)   参考文献:   [1] Hatfield, C. W. The Complete Poems of Emily Jane Bronte[M]. New York and London: n. p., 1941.   [2] Miller, J. Hillisr. “Emily Bronte.” The Disappearance of God: Five Nineteenth-Century Writers. Cambridge[J]. The Belknap Press, 1963.   [3] 陈茂林.回归自然返璞归真[J].外语教学,2007(1):69-73.   [4] 苏耕欣.新中国六十年勃朗特姐妹小说研究之考察与分析[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2):118-130.   基金项目:本文系山东工商学院青年课题“多维视角下的艾米莉・勃朗特研究(2015QN022)”阶段性成果。   作 者:李 敏,山东工商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编 辑:曹晓花 E-mail:erbantou2008@163.com

范文二:艾米莉·勃朗特

 

艾米 莉 ・ 勃朗特 ( mi   r n e ,1 1 — 8 8  E l B o t) 88 14 。 y

英 国著名 女作 家 , 87 以艾 利斯 ・ 14 年 贝尔 ( l sB l) El   e1 i   为笔 名发表 唯 一一 部作 品 《 啸 山庄 ) 小 说 色作 手法  呼 ) 。 9 独到, 作者 选择 从整 个故 事 中间开 始叙 述 , 先倒叙 . 再  顺叙, 讲述 了两 代人 的 爱情 、 命运 , 深入 刻 画了人 性的  丑 陋 与美 好 。 然而 小说 发表 之 初即 招致 强烈 批 评 , 声誉  远 不 如姐 姐夏 洛蒂 ・ 朗特 同时 发 表的 《 ‘ 。直  勃 简 爱》 到 2 世纪 3 年 代之 后 ,小说 才开 始 为人 褒扬 。 O 0   艾米 莉 ・ 朗特 的父 亲是 个牧 师 ,家境并 不 富裕 , 勃   兄 弟 姐妹 中有 不 少闪 病夭 折 。她本 人 早年 想 与捌 姐 同 l  

办 学 校但 未成 功 ,3 岁时 就 因肺结 核 去世 。 O  

“呼 啸 山 庄 ”就 星 希 究 厉 先 生 目鲁住 宅 名  

称 。“呼 啸 ,在 当 垲 罡 个 有 特 殊 ,

形 客 在 大 自 然 逞 威 直 日 子 里 勺

览 义 日 词 儿 臼

,  

, 这 座 山 庄 所  

承 受 目勺风 啸 雨 到 头

吼 。可 不

,住 在

这 儿

,一 年  

, 潸 新 凉 爽 日勺乏 流 玩 星 不

愁 声鲁了 吧 。只  

漕 看 一 看 宦 子 尽 头 声勺那 几 株 蒌 靡 不 缓 、 倾   韶 得 历   声 窖 勺枞 树 ,   倒 声 利 觫   F一 铜#瘦 削 日鲁考 向 一 i   之

≤  

( 它 们 好 像 伸 幽 手 来 , 乞 乘 阳 光  

日 布 冠 ) 也 许 你 就 能 绳 擤 幽 从 山  沿 刮 巷  一芝 勺 , ≯  

日皇邢 一 脱 北 风 声皇猛 勤 儿 了 o  

— —

《呼 啸  

舅● }   

范文三:艾米莉·勃朗特生平及其诗歌

艾米莉·勃朗特生平及其诗歌

一、卷首语

读诗,也许读的不是诗本身,而是在读作者的身世,作

者的心灵……

她活了不到30岁,却凭着一本小说和190多首诗跻身于

英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坛,成为被世人及同行尊敬和爱慕的小

说家、诗人。她的小说被称为是英国十九世纪最奇特小说,

而她的诗让她成为了英国三大女诗人之一。她就是艾米莉·勃

朗特——一个永远不屈的灵魂。在此,谨以一首诗缅怀她,

我的女神:

我的女神——艾米莉·勃朗特

我不知道我为何

这样的好奇于你

如掘古家发现了古物

探险家来到了新大陆

我不知道我为何

这般的倾慕于你

如蜂儿看上了百合

鸟儿爱上了暖丘

我不知道我为何

这等的迷恋于你

如星辰离不开苍穹

鱼儿离不开河流

然而我更不知道为何

我为你如此的感伤

似乎岁月剥去了背影

黄昏蜕落了残辉

也许,某一天,当我醒来

发现你已远去

——在那个古老的年代

凝如一季的秋叶

我会悄然拾起 一叶

藏于一首诗里

——我的女神,艾米莉·勃朗特

二、作者简介 艾米莉·勃朗特,19世纪英国小说家、诗人,英国文学史上著名的“勃朗特三姐妹”之一。这位女作家在世界上仅仅度过了三十年便默默无闻地离开了人间,然而她唯一的一部小说

《呼啸山庄》却奠定了她在英国文学史以及世界文学史上的地

位。此外,她还创作了193首诗,被认为是英国一位天才型的女

作家。

艾米莉·勃朗特,英国女作家。她的祖先是凯尔特人和摩尔人

的后代,所以从情感上更亲近苏格兰人。夏洛蒂·勃朗特之妹,安

妮·勃朗特之姐。出生于贫苦的牧师之家,曾在生活条件恶劣的寄宿学校求学,也曾随姐姐去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学习法语、德语和

法国文学,准备将来自办学校,但未如愿。艾米莉性格内向,娴

静文雅,从童年时代起就酷爱写诗。1846年,她们三姐妹曾自费

出过一本诗集。《呼啸山庄》是她唯一的一部小说,发表于1847

年12月。她们三姐妹的三部小说——夏洛蒂的《简·爱》、艾米莉

的《呼啸山庄》和她们的小妹妹安妮的《艾格尼斯·格雷》是同一年问世的。除《呼啸山庄》外,艾米莉还创作了193首诗,被认为是英国一位天才的女作家。直到本世纪她才被公认为英国三大女诗人之一。她的诗主要分为两种:一种属于贡达尔岛国的虚幻故事,称为贡达尔史诗;另一种是表现她个人感受的抒情诗。这些诗歌集中体现了艾米莉对压迫和禁锢的叛逆精神,反映了她渴望自由、平等和爱情的理想。她从少年时代起就开始写诗,三姐妹之中,艾米莉的诗作最有价值,她以朴素见长,格律富有音乐性,感情充沛,引人入胜,篇篇都是诗人自己内心激情的流露。艾米莉曾被誉为19世纪22位杰出诗人之一,代表作品有《老禁欲主义者》,《纪念品》,《囚徒》,《晚风》等, 英国著名诗人及评论家马修高度称赞她是”拜伦之后,无人能与之媲美的”最杰出的诗人。艾米莉的大部分诗篇都是描写大自然,幻想的贡达尔王国的悲惨事件或自己的亲身感受。她常独自徘徊在荒野中,体验大自然中与人灵息相通的那一瞬。她的诗在内容题旨和艺术手法上都有着创新和超前。这些诗歌集中体现了艾米莉对压迫和禁锢的叛逆精神,反映了她渴望自由、平等和爱情的理想。这些诗歌语言精练简洁,节奏韵律自然明快,堪称为“诗作的精英”。

三、作者生平

一八二七年她们的母亲逝世,姨母从康瓦耳群来照顾

家庭。三年后,以玛丽亚为首的四姊妹进寄宿学校读书。

由于生活条件太差,玛丽亚与伊莉莎白患肺结核夭折,夏

洛蒂与艾米莉幸存,自此在家与兄弟勃兰威尔一起自学。

这个家庭一向离群索居,四个兄弟姊妹便常以读书、写作

诗歌,及杜撰传奇故事来打发寂寞的时光。夏洛蒂和勃兰

威尔以想象的安格里阿王朝为中心来写小说,而艾米莉和

小妹安则创造了一个她们称为冈多尔的太平洋岛屿来杜撰

故事。

她们的家虽然临近豪渥斯工业区,然而这所住宅

恰好位于城镇与荒野之间。艾米莉经常和她的姊妹们到西

边的旷野地里散步。因此一方面勃朗特姊妹看到了城镇中

正在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另一方面也受到了旷野气氛的

感染。特别是艾米莉,她表面沉默寡言,内心却热情奔放,虽不懂政治,却十分关心政治。三姊妹常常看自由党或保守党的期刊,喜欢议论政治,这当然是受了她们父亲的影响。佩特里克·勃朗特是个比较激进的保守党人,早年反对过路德运动,后来也帮助豪渥斯工人,支持他们的罢工。艾米莉和她的姊妹继承了他的正义感,同情手工业工人的反抗和斗争。这就为《呼啸山庄》的诞生创造了条件。

这个家庭收入很少,经济相当拮据。三姊妹不得不经常出外谋生,以教书或做家庭教师来贴补家用,几年来历受艰辛挫折。夏洛蒂曾打算她们自己开设一所学校,她和艾米莉因此到布鲁塞尔学习了一年,随后因夏洛蒂失恋而离开。一八四六年她们自己筹款以假名出版了一本诗集④,却只卖掉两本。一八四七年,她们三姊妹的三本小说⑤终于出版,然而只有《简爱》获得成功,得到了重视。《呼啸山庄》的出版并不为当时读者所理解,甚至她自己的姐姐夏洛蒂也无法理解艾米莉的思想。

一八四八年,她们唯一的兄弟勃兰威尔由于长期酗酒、吸毒,也传染了肺病,于九月死去,虽然这位家庭中的暴君之死对于这三姊妹也是一种解脱,然而,正如在夏洛蒂姊妹的书简集中所说的:“过失与罪恶都已遗忘,剩下来的是怜悯和悲伤盘踞了心头与记忆……”对勃兰威尔的悼念缩短了艾米莉走向坟墓的路途,同年十二月艾米莉终于弃世。她们的小妹妹安也于第二年五月相继死去,这时这个家庭最后的成员只有夏洛蒂和她的老父了。

这一位后来才驰名世界文坛的极有才华的年轻女作家,当时就这样抱憾地离开了只能使她尝到冷漠无情的人世间,默默地和她家中仅余的三位亲人告别了!她曾在少女时期的一首诗中这样写道:

“我是唯一的人,命中注定无人过问,也无人流泪哀悼;自从我生下来,从未引起过一线忧虑,一个快乐的微笑。在秘密的欢乐,秘密的眼泪中,这个变化多端的生活就这样滑过,十八年后仍然无依无靠,一如在我诞生那天同样的寂寞。……”

她在同一首诗中最后慨叹道:

“起初青春的希望被 融化, 然后幻想的虹彩迅速退开; 于是经验告诉我,说真理 决不会在人类的心胸中成长起来。……”

但是她很想振作起来,有所作为,却已挣扎不起,

这种痛苦的思想斗争和濒于绝望的情绪,在她同一时期的

诗句中也可以找到:

“然而如今当我希望过歌唱, 我的手指却拨动了

一根无音的弦; 而歌词的叠句仍旧是 „不要再奋斗了,‟

一切全是枉然。”

在英国十九世纪现实主义女作家盖斯凯尔夫人

(1810—1865)的著名传记《夏洛蒂·勃朗特传》(“Life of

Charlotte Bronte”)里,有一段关于艾米莉·勃朗特弥留之

际的描写: “十二月的一个星期二的早晨,她起来了,和

往常一样地穿戴梳洗,时不时地停顿一下,但还是自己动手做自己的事,甚至还竭力拿起针线活来。仆人们旁观着,懂得那种窒人的急促的呼吸和眼神呆钝当然是预示着什么,然而她还继续做她的事,夏洛蒂和安,虽然满怀难言的恐惧,却还抱有一线极微弱的希望。……时至中午,艾米莉的情况更糟了:她只能喘着说:„如果你请大夫来,我现在要见他。‟这时已经太迟了。两点钟左右她死去了。”

艾米莉·勃朗特的一生就介绍到这里。英国著名诗人及批评家马修·阿诺德(Matthew Amold,1822—1888),曾写过一首诗叫做《豪渥斯墓园》,其中凭吊艾米莉·勃朗特的诗句说,她的心灵中的非凡的热情,强烈的情感、忧伤、大胆是自从拜伦死后无人可与之比拟的。

夏洛蒂和传记作者告诉我们,艾米莉生性独立、豁达、纯真、刚毅、热情而又内向。她颇有男儿气概,酷爱自己生长其间的荒原,平素在离群索居中,除去手足情谊,最喜与大自然为友,从她的诗和一生行为,都可见她天人合一宇宙观与人生观的表现,有人因此而将她视为神秘主义者。其实人与自然的关系,从来就是人类文明史上重要的命题,爱米丽不过是步历代哲人、隐者、科学家、艺术家后尘,通过生活和创作,身体力行地探寻人与自然的关系。

由于艾米莉一生经历简短,她既未受完整系统教育,又没有爱情婚姻实际体验,人们对于她能写出《呼啸山庄》这样深刻独特的爱情绝唱也曾疑惑不解。对这一问题,早有人以“天才说”做出解释,而经过百余年的研考据,传记作者和评论家又提出了更加令人信服的凭据。艾米莉以及她的姐妹,虽然生长在苦寒单调的约克郡,她们的父亲帕特里克·勃朗特却来自北爱尔兰,母亲玛丽亚·勃兰威尔是威尔士人。这一对父母所属民族的祖先,同属具有冲动浪漫气质的凯尔特人,而且二人都不乏写诗为文的天分:帕特里克又一向怀有文学抱负,曾自费出版诗集;玛丽亚出嫁前写给帕特里克的情书,也是文采斐然。继承了父母的遗传基因,又受到荒原精神的陶冶哺育,爱米丽的艺术天才无疑并非无源之水;而且她家那座荒原边缘上的牧师住宅,外观虽然冷落寒酸,内里却因几个才智过人的子女相亲相携而温馨宜人。他们自幼相互鼓励、切磋,以读书写作为乐。这一方面大大冲淡了物质匮乏之苦;同时也培养锻炼了他们的写作功力。

艾米莉的写作,从诗开始,她在着手创作《呼啸山庄》之前十六七年间,陆续写出习作诗文《贡代尔传奇》。《贡代尔》这部诗体传奇虚构了贡代尔联合王国一个成员国的公主若西纳,到最後成为联合王国女皇这一生如火如荼的爱情和轰轰烈烈的业绩。这是一部充满浪漫情调的仿英雄传奇。她还创作了若干短诗,如今所见,仅近二百首诗。姑且不论它们本身的艺术价值,这些文字起码也是创作《呼啸山庄》这部不朽之作的有益准备。换言之,她写《呼啸山庄》,是她写诗的继续。她的诗,真挚、雄劲、粗犷、深沉、高朗,这也是《呼啸山庄》的格调。

四、黄金典藏

Remembrance

Cold in the earth—and the deep snow piled above thee,

Far, far removed, cold in the dreary grave!

Have I forgot, my only Love, to love thee,

Severed at last by Time's all-severing wave?

Now, when alone, do my thoughts no longer hover

Over the mountains, on that northern shore,

Resting their wings where heath and fern-leaves cover

That noble heart for ever, ever more?

Cold in the earth, and fifteen wild Decembers

From those brown hills have melted into spring:

Faithful indeed is the spirit that remembers

After such years of change and suffering!

Sweet Love of youth, forgive if I forget thee,

While the world's tide is bearing me along:

Sterner desires and other hopes beset me,

Hopes which obscure, but cannot do thee wrong!

No later light has lightened up my heaven;

No second morn has ever shone for me:

All my life's bliss from thy dear life was given,

All my life's bliss is in the grave with thee.

But when the days of golden dreams had perished,

And even Despair was powerless to destroy,

Then did I learn how existence could be cherished,

Strengthened, and fed without the aid of joy;

Then did I check the tears of useless passion,

Weaned my young soul from yearning after thine;

Sternly denied its burning wish to hasten

Down to that tomb already more than mine.

And even yet I dare not let it languish, Dare not indulge in Memory's rapturous pain; Once drinking deep of that divinest anguish,

How could I seek the empty world again?

你冷吗,在地下,盖着厚厚的积雪 远离人世,在寒冷阴郁的墓里? 当你终于被隔绝一切的时间隔绝 唯一的爱人啊,我岂能忘了爱你?

如今我已孤单,但难道我的思念 不再徘徊在北方的海岸和山岗, 并歇息在遍地蕨叶和丛丛石南

把你高尚的心永远覆盖的地方?

你在地下已冷,而十五个寒冬

已从棕色的山岗上融成了阳春;

经过这么多年头的变迁和哀痛,

那长相忆的灵魂已够得上忠贞!

青春的甜爱,我若忘了你,请原谅我, 人世之潮正不由自主地把我推送, 别的愿望和别的希望缠住了我,

它们遮掩了你,但不会对你不公!

再没有迟来的光照耀我的天字, 再没有第二个黎明为我发光,

我一生的幸福都是你的生命给予,

我一生的幸福啊,都已和你合葬。

可是,当金色梦中的日子消逝, 就连绝望也未能摧毁整个生活,

于是,我学会了对生活珍惜、支持,

靠其他来充实生活,而不靠欢乐。

我禁止我青春的灵魂对你渴望,

我抑制无用的激情进发的泪滴,

我严拒我对你坟墓的如火的向往——

那个墓啊,比我自己的更属于自己。

即便如此,我不敢听任灵魂苦思,

不敢迷恋于回忆的剧痛和狂喜; 一旦在那最神圣的痛苦中沉醉,

叫我怎能再寻求这空虚的人世?

Ⅱ song

The linnet in the rocky dells,

The moor-lark in the air,

The bee among the heather bells

That hide my lady fair:

The wild deer browse above her breast;

The wild birds raise their brood;

And they, her smiles of love caressed,

Have left her solitude!

I ween, that when the grave's dark wall

Did first her form retain,

They thought their hearts could ne'er recall

The light of joy again.

They thought the tide of grief would flow

Unchecked through future years;

But where is all their anguish now,

And where are all their tears?

Well, let them fight for honour's breath,

Or pleasure's shade pursue--

The dweller in the land of death

Is changed and careless too.

And, if their eyes should watch and weep

Till sorrow's source were dry,

She would not, in her tranquil sleep,

Return a single sigh!

Blow, west-wind, by the lonely mound,

And murmur, summer-streams--

There is no need of other sound

To soothe my lady's dreams.

红雀飞舞在岩石谷中.

百灵在荒野上空高翔, 蜜蜂在石南花间,而花丛

把我美丽的爱人隐藏;

野鹿在她胸口上吃草.

野鸟在那儿做官孵卵,

他们啊——她之所爱,

已经志了她,任她孤单。

我料想,当坟墓的暗墙

刚刚把她的形体图住, 他们曾以为他们的心房

将永远忘却欢乐幸福。

当初他们以为悲哀的潮水

将流遍未来的年代.

但如今哪儿有他们的泪?

他们的悲痛又安在?

罢了,让他们争夺荣誉之风,

或去追逐欢乐之影, 死之国土的居住者啊

已不同往日,无动于衷。

即使他们永远望着她,

并且哭叫到泪泉枯干, 她也静静睡着,不会回答,

哪怕答以一声长叹。

吹吧,西风,吹这寂寞的坟, 夏天的溪水呀,小声丁冬!

这儿不需要别的声音

安慰我爱人的梦。

Hope

Hope Was but a timid friend;

She sat without the grated den,

Watching how my fate would tend,

Even as selfish-hearted men.

She was cruel in her fear;

Through the bars one dreary day,

I looked out to see her there,

And she turned her face away!

Like a false guard, false watch keeping,

Still, in strife, she whispered peace;

She would sing while I was weeping;

If I listened, she would cease.

False she was, and unrelenting;

When my last joys strewed the ground,

Even Sorrow saw, repenting,

Hope, whose whisper would have given

Balm to all my frenzied pain,

Stretched her wings, and soared to heaven,

Went, and ne'er returned again!

希望

希望只是个羞怯的友伴—— 她坐在我的囚牢之外, 以自私者的冷眼旁观

观察我的命运的好歹。

她因胆怯而如此冷酷。 郁闷的一天,我透过铁栏, 想看到我的希望的面目,

却见她立即背转了脸!

像一个假看守在假意监视, 一面敌对一面又暗示和平; 当我哀泣时她吟唱歌词,

当我静听她却噤口无声。

她心如铁石而且虚假。 当我最后的欢乐落英遍地,

见此悲惨的遗物四处抛撒

就连“哀愁”也遗憾不已;

而希望,她本来能悄悄耳语

为痛苦欲狂者搽膏止痛,——

却伸展双翼向天堂飞去,

一去不回,从此不见影综。

The night is darkening round me,

The wild winds coldly blow;

But a tyrant spell has bound me,

The giant trees are bending

Their bare boughs weighed with snow ;

The storm is fast descending,

And yet I cannot go.

Clouds beyond clouds above me,

Wastes beyond wastes below ;

But nothing drear can move me :

I will not, cannot go.

夜晚在我周围暗下来

夜晚在我周围暗下来 狂风冷冷地怒吼, 但有一个蛮横的符咒锁住我,

我不能,不能走。

巨大的树在弯身, 雪压满了它们的枝头; 暴风雪正在迅速降临,

然而我不能走。

我头上乌云密布, 我下面狂洋奔流;

任什么阴郁也不能使我移动,

我不要,也不能走。

Ⅴ Alone I sat the summer day

Had died in smiling light away

I saw it die I watched it fade

From misty hill and breezeless glade

And thoughts in my soul were rushing

And my heart bowed beneath their power

And tears within my eyes were gushing

Because I could not speak the feeling

The solemn joy around me stealing

In that divine untroubled hour

I asked my self O why has heaven

Denied the precious gift to me

The glorious gift to many given

To speak their thoughts in poetry

Dreams have encircled me I said

From careless childhood's sunny time

Visions by ardent fancy fed

Since life was in its morning prime

But now when I had hoped to sing

My fingers strike a tuneless string

And still the burden of the strain

Is strive no more 'tis all in vain

我独自坐着

我独自坐着;夏季的白昼

在微笑的光辉中逝去;

我看见它逝去,我看着它

从迷漫的山丘和无风的草地上消失;

在我的灵魂里思潮迸出,

我的心在它的威力下屈从;

在我的眼睛里泪水如涌, 因为我不能把感情说个分明,

就在那个神圣的、无人干扰的时辰,

我四周的严肃的欢悦悄悄溜进。

我问我自己:“啊,上天为什么 不肯把那珍贵的天赋给我,

那光荣的天赋给了许多人

让他们在诗歌里说出他们的思索!”

“那些梦包围了我,”我说:

“就从无忧患的童年的欢快时光起;

狂热的奇想提供出种种幻象

自从生命还在它的风华正茂时期。”

然而如今,当我曾希望歌唱,

第11页共15页

我的手指却触动一根无音的弦;

而歌词的叠句仍然是

“不要再奋斗了;一切都是枉然。”

Ⅵ I am the only being whose doom

No tongue would ask no eye would mourn

I never caused a thought of gloom

A smile of joy since I was born

In secret pleasure - secret tears

This changeful life has slipped away

As friendless after eighteen years

As lone as on my natal day

There have been times I cannot hide

There have been times when this was drear

When my sad soul forgot its pride

And longed for one to love me here

But those were in the early glow

Of feelings since subdued by care

And they have died so long ago

I hardly now believe they were

First melted off the hope of youth

Then Fancy's rainbow fast withdrew

And then experience told me truth

In mortal bosoms never grew

'Twas grief enough to think mankind

All hollow servile insincere -

But worse to trust to my own mind

And find the same corruption there

我是唯一的人

我是唯一的人,命中已注定

无人过问,也无人流泪哀悼,

第12页 共15页

自从我生下来,从未引起过

一线忧虑,一个快乐的微笑。

在秘密的欢乐,秘密的眼泪中,

这变化多端的生活就这样滑过, 度过十八年后仍然无依无靠,

正如在我诞生那天一样的寂寞。

曾有过我躲避不开的时光,

也曾有过那样的时光如此凄凉; 当我悲哀的灵魂忘记它的自尊

却渴望这里会有人把我爱上。

然而这只是最初的一闪之念,

此后便被顾虑压倒而缓和, 它们已经逝去了这么久,

现在我难以相信它们曾经有过。

起初青春的希望被融化, 然后幻想的虹彩迅速退开;

于是经验告诉我说:真理

决不会在人类的心胸中成长起来。

想到人类真够悲哀, 他们都是不真诚,诌媚和虚伪;

然而更糟的是信赖我自己的心灵

却发现那儿是一样的颓废。

Riches I hold in light esteem,

And love I laugh to scorn;

And lust of fame was but a dream

That vanish'd with the morn:

And if I pray, the only prayer

That moves my lips for me

Is,

第13页共15页

And give me liberty!

Yes, as my swift days near their goal,

'Tis all that I implore:

In life and death a chainless soul,

With courage to endure

老斯多噶主义者

我向来对财富不太看重, 爱情也被我视如草芥; 人生的荣誉只是一场春梦,

黎明一到便顷刻间消失。

倘若我要祷告,唯有祈祷 还能让翕动嘴唇张口:

“让心灵淡泊,远离尘嚣, 并且,赋予我绝对的自由。”

哦,当我飞驰的光阴临近末日,

我全部的恳求只有一个:

请赐予不羁的灵魂以勇气,

去耐心地穿越生死的边界。

The sun has set, and the long grass now

Waves dreamily in the evening wind;

And the wild bird has flown from that old gray stone

In some warm nook a couch to find.

In all the lonely landscape round

I see no light and hear no sound,

Except the wind that far away

Come sighing o'er the healthy sea.

太阳落下去了

太阳落下去了,如今那长长的草

第14页 共15页

在晚风中凄凉地摇摆;

野鸟从那古老的灰石边飞开,

到温暖的角落里寻觅一个安身所在。

在这四周所有的寂寞景色之中

我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见,

除了远方来的风

叹息着吹过这一片荒原。

第15页 共15页

范文四:艾米莉勃朗特诗歌探究

男权统治根源探讨

摘要:《收藏家》是英国当代著名作家约翰·福尔斯的处女作,小说的巨大成功使福尔斯一夜成名。小说讲述了男主人公克雷戈从收藏蝴蝶到收藏女性的故事,本文从生态女性主义的角度探析这部作品中体现的男权统治的根源。

关键词:男权统治;父权制;二元论;基督教

《收藏家》是英国当代著名作家约翰·福尔斯的处女作,这本书一经问世即引起轰动,小说的巨大成功使福尔斯一夜成名,为他在二战后的英国文坛争得了一席之地。

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个出身于工人家庭的年轻小文书,名叫弗迪南德·克雷戈,他爱上了一个美术学院的女学生米兰达。这女孩子家里很有钱,他就把她当蝴蝶一样地收藏起来。由于不见天日,米兰达身体逐渐虚弱,后来患了感冒,克雷戈不敢去请医生,怕暴露了他的罪行,米兰达就患肺炎死去。他私自埋葬了她以后,又在街上发现了一个很像她的女孩子,他又准备如法炮制一番。

对于这部小说,评论家们从文化学、心理学、形式主义、结构主义等多种批评角度进行了解读,得出了很多结论,而本文拟从生态女性主义的角度探析《收藏家》中男权统治的根源。

父权制

大部分生态女性主义者们把父权制尤其是西方父权制作为全世界性别歧视和生态破坏的主要根源,认为父权制是自然和女性的敌人。生态女性主义的中心论点即是从剥削地球与人类中获益最大的是男性,男性统治总是和父权制联系在一起。父权制这个词会使我们想到一个暗含着权威、责任和控制的传统的家庭结构,父权制社会物化女性及自然界,物化是男权社会抹杀不掉的罪恶印记,而这种罪恶的突出表现即是对女性的物化。 《收藏家》中以克雷戈为代表的男权社会对女主人公米兰达的物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男性把女性看作是可以收藏占有的物品。小说中克雷戈从第一眼看见米兰达开始,就把她看作是一个科学标本而非一个真实的人。正如巴里·奥申(Barry Olshen)所指出的:“这位窥探者如同观察蝴蝶一般观察着她,在心目中讲其自由和充满生命力的本质降格为物品的身份——收藏的标本。这种收藏家扼杀生命的权力及对人的物化从一开始就在克雷戈的叙述中清楚地展现出来了。”比如,当克雷戈见过米兰达后,他就会在他的昆虫观察日记里记录米兰达的活动情况,他把她的头发比作榆上的茧子,他坦言道“看见她,我总觉得是在捕捉一只稀有的蝴蝶,……一只黄斑玉蝶”。后来米兰达也意识到自己与蝴蝶相同的命运,她说“我其实也就是装在那„死瓶‟里的一只蝴蝶。拍打着一双翅膀,撞击着明晃晃的玻璃。”收藏和占有是克雷戈的人生信条,对克雷戈而言,米兰达不过是其财产和领地的一部分。

其次,男性把女性看作是满足性欲的对象。克雷戈是一个变态性欲狂,当米兰达试图献出自己的身体来感化他时,他因自己的主动权受到威胁而被激怒,由此,他把米兰达看作下

贱的妓女,后来他多次将米兰达麻醉,拍摄她的裸体照片,克雷戈是这样描述的,“我把她的衣服脱了。开头她不干。可是后来,她只得按我的命令,一会儿躺下,一会儿起来(如果不和我合作,我就不肯拍)。就这样,我又把她大照一通,直到闪光灯电池用完为止。”从某种意义上讲克雷戈使用照相机强暴了米兰达。

第三,男性把女性看作商品或变相的商品。小说中女性的商品化首先体现在妓女这种职业上,妓女是色情市场上不折不扣的商品。克雷戈在一夜暴富后曾经去找一位妓女取乐,他还对米兰达说过“你和街头的娼妓没有什么两样,”“我在伦敦可以找来一大堆比你更内行的荡妇。随时都可以。想让她们干什么都行。”实际上“妓女”一词承载着克雷戈对米兰达的诅咒与侮辱,更加凸显了女性作为“物”在男性话语中所遭受的凌辱、践踏和伤害。 二元论与统治的逻辑

在人类的文化中,一些概念结构是压迫的。旨在解释、证明和维持统治关系。二元论是把事物分成相互分离和对立的双方,给予一方凌驾于另一方之上的更高的地位和价值。统治逻辑是一种论证结构,它证明某种统治是正当的,并为这种统治进行辩护。西方理性主义传统中有着强烈的二元论的区分,它把人/自然、男/女分裂开来,西方父权制文化用统治逻辑证明奴役自然和女性的合理性。二元论与统治逻辑使男性有了统治自然与女性的权力(power)。

权力就暗含着主仆这样的二元对立关系。在小说中,克雷戈以爱的名义实施他的权力。当读了报纸上关于米兰达失踪的消息后,他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报道使我产生了一种强有力(power)的感觉。所有这些人都在找寻她,可只有我知道她在哪儿。”当米兰达试图逃跑时,他把她麻醉了,并给她拍裸照,他写道“这情景好像又一次证明到底谁是真正的主人。”在这种男/女的二元关系中,克雷戈认为他有权力控制米兰达。他是这样说的“我呢,要强迫她再呆上四个星期——我的意思是说,我认为我对于她是有某种权力的。她得按照我的意志行事。……我杀她似乎是一种职责。”如此可见,克雷戈认为他行驶统治米兰达的权力是理所应当的。

宗教方面:基督教对于佛教

有些生态女性主义者们认为圣经和基督教也是导致生态剥削的原因,因为它们强调人类对自然的控制主题及人类中心主义。一位佛教学者D.T.Suzuki说据圣经里面记载造物主给予人类控制所有生物的权利,另一位学者LynnWhite也提出相似的论点,认为基督教是最以人类为中心的宗教。有些生态女性主义学者们对人类中心主义的概念进行了更深的挖掘,认为其本质是男性中心主义,只有男性才是自然的压迫者。正如在小说《收藏家》中,克雷戈恣意地杀死很多蝴蝶,看着被扎在木板上的蝴蝶软弱无力地挣扎,然后慢慢死去,他获得一种无上的快意,他的行为无异于一个企图统治自然的基督教徒,尽管他自己并不笃信上帝。 相反,佛教并不认为自然是为人类服务的,而是宣扬动物权利,反对虐待动物,我们不难发现佛教思想是支持环境伦理文化的,因为从最简单的层次上讲无害(nonharming)是佛教的基本理念。在《收藏家》中,米兰达曾说过“我是个佛教徒。我憎恨一切杀生的人,包括杀死昆虫的人”。米兰达与克雷戈对动物的不同态度反映处基督教与佛教对自然的不同看法,这种不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统治与压迫,确切地讲即是造成了男权统治。

通过以上对《收藏家》这部小说的分析,我们对男权统治的根源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了症结所在。生态女性主义者们就知道该如何行之有效地从根源上消除男权统治,以生态女性主义这种新的思维方式与生活态度来颠覆男权社会凌驾自然、男人凌驾女人的意识形态,从而达到大自然免于继续受人类剥削的命运和女性的彻底解放。

范文五:艾米莉·勃朗特研究在中国

  摘要:对于艾米莉·勃朗特及其作品,中国学者关注的主要是她的小说,而她的诗歌少有人涉及。本文对近百年来艾米莉小说和诗歌在中国的译介和研究情况进行系统地梳理,以展现其研究状况和特点,并指出其诗歌有待进一步译介和研究。  关键词:艾米莉·勃朗特 译介与研究 在中国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一 《呼啸山庄》在中国的译介  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被译成几十种文字,流传世界各地。在中国,近一个世纪以来,就出现了近百种版本,发行数量庞大。早在上世纪30年代《呼啸山庄》就已被译介到中国。1930年,上海华通书局出版了伍光建的版本,名为《狭路冤家》。1942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梁实秋的版本,取名《咆哮山庄》。1949年,上海正风书局发行了罗塞的版本《魂归离恨天》。1955年,杨苡的版本由上海平明出版社出版,书名是《呼啸山庄》。杨苡这一版本在几十年里曾在多家出版社多次再版,发行量极大。译林出版社再版了十五次,江苏人民出版社第一次发行量就达35万册。由于政治原因,上世纪60年代到改革开放前,中国译介外国文学主要是前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大多排斥欧美国家的文学作品。《呼啸山庄》同样也遭遇冷落,在这段时间里,没有别的版本出现。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呼啸山庄》译介又繁荣起来,其中有全译本、改编本、简写本、英汉对照本、各级读本、插图本等多种版本。上世纪80年代以后,除杨苡修订和再版的译本,还有田心(简写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宋兆霖(北京燕山出版社,1999)等五十多个译本。  另外,由《呼啸山庄》改编的电影更是倍受各国人民的喜爱。1939年美国联美公司把《呼啸山庄》改编成电影。影片气氛阴森,色调灰暗,充分表现出呼啸山庄和霍沃思荒原的环境氛围和故事情调,成为20世纪银幕上伟大的经典作品,并获得第12届奥斯卡最佳摄影(黑白片)奖。解放前,这部电影曾在我国上映,片名为《魂归离恨天》或《情之所衷》。抗战时期,剧作家赵清阁曾把它改编成话剧《此恨绵绵》,在上海公演,1944年重庆新中华文艺社出版其剧本。联美公司的《呼啸山庄》是现今我国最流行的一种版本。继联美公司的《呼啸山庄》以后,《呼啸山庄》还多次重拍。1953年由路易斯·布努艾尔导演的西班牙语版《呼啸山庄》,对白过多,激情缺乏;1970年罗伯特·菲亚斯特导演的英国版,实景拍摄,人物感情真挚,富于写实,整体水平不错;1992年彼特·科斯敏斯奇导演的版本比较接近现代观众,但人物过于自我,细节过于琐碎;大卫·斯金纳导演的1998年版本是一部电视剧,反映原作整个故事,颇具感情,可过于冗长。此外,意大利、日本等国家都曾把《呼啸山庄》拍摄成电影。1979年法国制作的彩色大型传记片《勃朗特姐妹》在我国也有一定影响。  二 《呼啸山庄》在中国的研究  《呼啸山庄》以狂放不羁的浪漫主义风格和极端爱恨的描写震撼了无数人的心灵。它的故事情节不是基于作者的亲身经历,而是想象和杜撰。它就像艾米莉本人一样充满着神秘色彩和不解的疑惑,充满着浪漫而又现实的意义。《呼啸山庄》译介到我国后,深受读者喜爱,也激起学者的探知热情。长期以来,它一直是我国英国文学研究一个焦点。1917年《妇女杂志》连载了题为“秦西女小说家论略”的文章,其中提到勃朗特姐妹。上世纪20年代有人把《英国文学发展史》译成中文,其中介绍勃朗特姐妹。1931年7月《妇女杂志》的“妇女与文学”专号发表仲华的“英国文学史中的白朗脱氏姊妹”,介绍勃朗特姐妹。1931年《读书月报》上有一篇题为《狭路冤家》的评论,说它“以极深刻之笔,写极坚狠之情致”,把它与《醒世姻缘》相提并论,同为言情和醒世之作。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也有少数有关勃朗特姐妹的译介和评论,如1946年7月15日《萌芽》发表登聂绀弩的“谈《简·爱》”,1947年10月15日《文讯》刊登赵瑞的“爱美黎·白朗特及其《喔瑟山庄》”。上世纪50年代,由于受到国家计划和左倾政治的影响,我国外国文学研究对勃朗特姐妹少有涉及。1955年夏洛特逝世100周年,《译文》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英国《马克思主义季刊》的纪念文章的报道,小心翼翼地提到勃朗特姐妹“也许是无意中成了千百万不幸的和受压迫的人们的代表”,因此今天仍然受到无数男女的热爱和尊重。1957年随着反右运动的到来,外国文学研究受到了极大冲击,许多外国作家及作品成了批判对象。1958年有人出版《论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和《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两本小册子,对作者、作品、主要人物的个人主义和爱情至上进行分析和批判。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文坛更是没有勃朗特姐妹的踪迹。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外国文学研究的号角,1979年电影《简·爱》在中国捷足先登,紧接而上的是许多读书评论和报刊文章。老专家李霁野、中年专家朱虹和许多外国文学爱好者都参加了勃朗特姐妹的研究和评介,发表文章有60—70篇。随后迎来了上世纪80年代译介和评价勃朗特姐妹及作品的第一次浪潮。这一时期的艾米莉研究主要是其生平介绍和研究综述。如李霁野的“夏洛特·勃朗蒂和她的创作”(外国文学研究,1980/03)、杨静远的“勃朗特姐妹的生平及其创作”(名作欣赏,1986/02—03)和“一百多年来的勃朗特姐妹研究”(读书,1983/06)及“关于勃朗特姐妹的传记文学”(外国文学研究,1988/01)、张唯的“国内勃朗特姐妹研究述评”(外国文学研究,1984/01)等。此外,《呼啸山庄》创作思想、创作方法也初有探讨,如张玲的“艾米莉·勃朗特的诗——‘呼啸山庄’创作的源泉”(外国文学评论,1988/04)、方平的“一部用现代艺术技巧写成的古典作品——谈《呼啸山庄》的叙述手法”(外国文学研究,1987/02)等。1987年11月9—13日,上海召开《简·爱》、《呼啸山庄》研讨会,对国内外一百多年来的勃朗特姐姐研究进行回顾和总结,并对这两部作品进行学术讨论。90年代以后,学术界对勃特姐妹及其作品的研究更是有增无减。单就《呼啸山庄》而言,1990年—2006年,各类学术刊物上有关论文多达300篇。就小说文本内容方面,有的探讨其主题旨意和内涵意蕴,如袁若娟的“《呼啸山庄》的主旋律:人性的扭曲与复归”(外国文学研究,1992/04)、张辉的“真爱永存——论《呼啸山庄》的主题意蕴”(齐齐哈尔大学学报,2000/02);有的探讨其叙述结构和艺术手法,如金琼的“绝对时空中的永恒沉思——《呼啸山庄》的叙述技巧与结构意识”(外国文学研究,1993/02);有的剖析其人物性格,涉及的人物不再局限于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一些小人物也有所论及;有的探讨其人物的女性主义、人性和作品的社会意义,如田祥斌的“论勃朗特三姐妹的女权观”(三峡大学学报,2006/01)、曾岚的“论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中对人类社会公正问题的思考”(内蒙古大学学报,2000/06);有的探究人物的爱恨情仇的缘由和真谛,如沈小茜的“论《呼啸山庄》中的情感与理智”(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05/05)。就作者主体范畴方面,有的对艾米莉生活经历、性格及生活环境对其文学创作的影响进行探寻,对其创作动机及其成功经验进行挖掘或推测。如董敏的“试论艾米莉个性特征对《呼啸山庄》的影响”(唐山学院学报,2007/01)。

范文六:艾米莉_勃朗特的荒原情结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摘要艾米莉·勃朗特,英国诗人,却以其唯一一部

在一个世纪后才被世人接受的怪诞小说《呼啸山庄》奠定了她在英国文坛上的地位,乃至世界文坛上的位置。这位过着

极其简单的生活,才30岁就离开人世的女作家,

何以写出了一部充满了激情与报复的爱情故事呢?世人一直都很好奇。在这部作品中,故事背景是在荒原,这与艾米莉的生活

地点是一样的。

通过小说中的人物,艾米莉道出了她与荒原的情结。

关键词艾米莉·勃朗特荒原艾米莉·勃朗特的小说《呼啸山庄》,出版后一直受到冷遇,在一个世纪后才得到了世人的承认。这部怪诞小说中描述了一段极富有毁灭性的爱情故事。世人一直怀疑是什么

让她写出了如此震撼的故事。在本文中,

笔者试图在作品中的故事发生背景———荒原———作者深爱的荒原中找到她写作的契机。她爱上的是荒原的变化无常和残酷,是自然中最原始的一面、最真实的一面。作品中凯瑟琳爱上的也是残忍和喜怒无常,却是最热烈最真实的希斯克利夫。

1对荒原的热爱

在艾米莉的心里面,荒原才是她的天堂。她只要离开了家,就会想念荒原到生病,以至于后来只要有人要待在家中,她就是那一个。在她的一生中,她只离开过几次。6岁时,她在考文桥就读了6个月。17岁时,就读于伍勒学校,在那

儿,她想家想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

3个月后,不得不离开学校。在她24至25岁期间,因为姐妹几个想开个学校,与夏洛蒂来到布鲁塞尔学习,因为阿姨的过世而离开。在那里,她也兼任钢琴教师。

在书中,凯瑟琳同样热爱着荒原。在第十二章中,凯瑟琳生病神志不清的时候,她和耐莉有过这样的对话:

“啊,亲爱的!我以为我是在家呢。”她叹着。“我以为我躺在呼啸山庄我的卧房里。因为我软弱无力,我的脑子糊涂了,我就不知不觉地叫起来。不要说什么吧,就陪着我。我怕睡觉:我的那些梦让我害怕。”“啊,但愿我是在老家里我自己的床上!”她辛酸地说下去,绞着双手。“还有那风在窗外枞树间呼啸着。千万让我感受感受这风吧———它是从旷野那边直吹过来的———千万让我吸一口吧!”

“但愿我重新是个女孩子,野蛮、顽强、自由,任何伤害只会使我大笑,不会压得我发疯!为什么我变得这样厉害?为什么几句话就使我的血激动得这么沸腾?我担保若是我到了那边山上的石南丛林里,我就会清醒的。再把窗户敞开,敞开了再扣上钩子!快,你为什么不动呀?”“因为我不想让你冻死。”我回答。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给我活下去的机会。”她愤愤地说。“无论如何,我还不是毫无办法,我要自己开。”我来不及阻止她,她已经从床上溜下来了,她从房间这70

文章编号:1672-7894(2010)20-070-02

边走到那边,脚步极不稳,把窗推开就探身出去,也不在乎

那冷风像锋利的小刀在割她的肩膀。“可是,希斯克利夫,如果我现在跟你比胆量,你敢吗?

要是你敢,我就陪你。我不要一个人躺在那儿:

他们也不需要把我埋到一丈二尺深的地里,把教堂压在我身上,可是我不会安息,除非你跟我在一起。我绝不会!”

在和林顿的对话中,凯瑟琳认为她那时候快要死了。

可是哀恸也不能拦住我不去那边我那狭小的家:

我安息的地方。在春天还没有过去之前我一定会去的,就在那儿,记住,不是在教堂屋檐下林敦家族的中间,而是在露天,竖一块墓碑。你愿意去他们那儿,还是到我这儿来,随你便!”

希斯克利夫则干脆就是由荒原构成的。Heathcliff中的heath就是荒地荒野,cliff就是悬崖峭壁。艾米莉通过对男主角名字的特意安排,由凯瑟琳说出她对荒原的喜爱:“世界上的每一个林敦都可以化为乌有,我绝不能答应放弃希斯克利夫。啊,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大的悲痛就是希斯克利夫的悲痛。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最强的思念,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陌生的地方。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我对林敦的爱像是树林中的叶子,我完全晓得,在冬天变化树的时候,时光便会变化叶子,我对希斯克利夫的爱恰似下面的恒久不变的岩石:虽然看起来它给你的愉快并不多,可是这点愉快却是必需的。耐莉,我就是希斯克利夫!他永远永远地

在我心里。他并不是作为一种乐趣,

并不见得比我对我自己还更有趣些,却是作为我自己本身而存在。”

“我爱他,

他比我更像我自己。”2对自然的信仰

艾米莉的父亲是牧师。宗教在她的生活中占了很大的

一部分。在《呼啸山庄》中,作者却有了一种自己的宗教观点。她表现了对于宗教的怀疑,却相信宗教中的轮回,相信死后灵魂的存在。对于死后进入天堂而言,她更喜欢荒原。透过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对于死后的去处———天堂,她大声地向世人宣告:荒原才是她的天堂。在这里,艾米莉认为天堂是自然中的荒原。自然,才是她心目中的天堂。

希斯克利夫在凯瑟琳死后看到了她的灵魂,十几年中,凯瑟琳在荒原独自哭泣,等待着和希斯克利夫的相见。在希斯克利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后,两个人的灵魂终于不再孤独,据一个牧童讲述,两人在荒原上散步。“当地村民手放在《圣经》上发誓说看到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在荒原中散步。”

作者在最后写道:“我在那温和的天空下面,在这三块墓碑前流连,望着飞蛾在石南丛和兰铃花中扑飞,听着柔风在草间飘动,我纳闷有谁能想象得出在那平静的土地下面的长眠者竟会有并不平静的睡眠。”在这里,她深深地相信了生命的轮回。

而在此书的大部分里,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是不相信

(下转第84页)

筛选。很容易在课本上直接找到答老师要和学生一起归纳、

案的问题老师要鼓励学生自己去迅速解决。对学生提出的疑问老师要充分肯定,要提高学生独立思考的积极性,然后

《祝福》时,一位学生问引导学生一步步解决问题。如在上

道:“祥林嫂为什么会沦为乞丐?”这引发了大家对小说主题的再思考。祥林嫂受到的精神打击太大了,她痛苦的原因是:生而不能作为一个平等的奴隶,死而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鬼。祥林嫂由于对损害她、摧残她的迷信观念缺乏认识而

还死于愚导致死亡。可以说祥林嫂除了受礼教的迫害以外,

昧,死于缺乏反抗的自觉性。一些疑问能激发学生阅读的热情,让学生深入思考,知道该问些什么问题。4.3深入文本,读出个性,提高思维层次

只有把课文读好了,才能很好地感知大意,认真反复阅读,让学生对问题产生疑问,引起质疑思维。问题意识的强弱是衡量主体性的重要标尺。学生通过自己的思维或探索过程主动去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从中不仅获得知识,而且

必须依获得思想方法和探索问题的能力。真正有效的阅读,

靠阅读者全部心智和情感意向活动,才能通过对书面符号的感知理解,把握其所反映的客观事物及其意义,从而有所感悟和生发,达到阅读的目的。因此,教师要营造一个有利于学生进入文本阅读的情境氛围,不断强化学生的自主阅读意识,让学生主动有兴致地去读。在学习《孔雀东南飞》时,讲到《孔雀东南飞》“双双殉情”的结尾,大多数教师对这一结尾的妙处都是一语道破、直接点明;而有的教师却不是)(上接第70页宗教的。在9岁之前,“两人甚至没有摸过《圣经》”。“他硬要我们坐得端端正正的,这样便可以借着远处炉火的微光,读那本他塞给我们的破烂书(注:《圣经》)。”“我可不愿意受他支使,一下子就把那本书狠狠地给扔进了狗窝,并且赌咒发誓说我最恨好书。”

在老恩肖死后,耐莉听到了孩子们的低语。“在老爷死后,他们已经变得比较平静了,互相说着安慰的话,他们用那天真无邪的话语描述着想象中的天堂,即使牧师也没他们那样的想象力。”

书中另外一个人物,约瑟夫,则是一个有着强烈宗教信仰的典型,却没有一点人情味。“要是你们想读书,这儿的好书够你们看的。”“你们给我坐好,反省反省自己的灵魂吧。”在耐莉的口中,“这种人总是一天到晚抱着《圣经》,把上面的话背个滚瓜烂熟。然后把祝福的话留给自己,把诅咒全部扔给邻居”。

在凯瑟琳生病期间,凯瑟琳对耐莉说道:“耐莉,我要是上了天堂,我会非常不自在的。”“因为你不配上天堂,有罪的人在天堂不自在的。”“没什么要紧的!”凯瑟琳大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在天堂里我觉得一点也不自在,我哭得心都要碎了,努力地要84

参考文献

结、创新的精神。如在学习《孔雀东南飞》时,有些学生就有几个疑问:刘兰芝善良贤惠,焦母为何要休了她遣其返家呢?刘兰芝犯了“七出”中的哪一条呢?给了学生提供广阔的想象空间。教师在教学中要善于点拨学生,激活学生的质疑思维,让学生带着这个问题,利用课余时间去进行探究,有助于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激发他们的求知兴趣,留一定空间让学生自主探究。通过查阅材料,学生们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最具有说服力的观点是:刘兰芝之所以被遣是因为她犯了“不事舅姑”这一条。探究性学习是丰富多彩的,通过积极主动地实践获得自己想得到的答案。探究性学习的过程必然让学生在循序渐进中加深理解和体验,并有所创新。

5结语

在教学过程中,教师要加强对学生问题意识的培养,讲究策略,要充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学习资源,坚持不懈地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使学生敢问多问,充分发挥学习的主动性,不断拓宽思路,提高思维品质,从而获得学习的能力。

[1]方小鹏.如何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语文教学与研究,2005(6).[2]范文巧.怎样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宁夏教育,2005(4).[3]劳荣勋.强化问题意识的思考与尝试.广西教育,2005(22).

编辑杨呈祥

!!!!!!!!!!!!!!!!!!!!!!!!!!!!!!!!!!!!!!!!!!!!!

回到人间来。那些天使气愤不已,一下子把我扔了下来,竟直直地掉到了呼啸山庄上边的那片荒原中。这时候我才醒了过来,高兴得都要哭了出来。”

在凯瑟琳的心中,天堂是荒原。在希斯克利夫得到约瑟夫狠狠的诅咒———上不了天堂后,希斯克利夫轻蔑地回答道,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上天堂。

对于艾米莉来说,宗教上的满足感是个人精神和她个人世界观中对自然的喜爱,这种结合才是她的宗教信仰。

3结语

艾米莉被认为是天才作家,因为没有接受太多的教育,也没有什么社交。人们一直试图找出是什么使表面沉静不喜说话的她写出一部被当时认为“怪诞”的书。在书中,她似乎创造了与她截然不同的生活的作品,但是,在整个作品中,依然可以看到艾米莉的生活,她热爱的荒原。而对于荒原的热爱和崇拜是造就了这部伟大作品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参考文献

[1]盖斯凯尔夫人著.夏洛蒂勃兰特传.张淑荣,李洪顺,袁升文,王丽

娟,张鹏,译.团结出版社,2008(8).[2]艾米莉·勃朗特著.呼啸山庄.宋兆霖,译.北京燕山出版社,2003

(7):1.

编辑杨呈祥

范文七:论艾米莉.勃朗特的性别倒错

  【摘 要】:主要研究造成作者同性恋倾向(性别倒置)的影响因素。母亲早逝使作者在性别意识发展的第一阶段就经历了阻碍,性别意识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而且作者童年所受的家庭教育一直是以男性为中心,这一切使作者从小就表现出男孩性格。作者母亲早逝的心理创伤无法抚平,于是她把自身的不幸带到了小说中。   【关键词】:性别倒置 心理创伤 男性性格   中图分类号:I1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8809(2010)05-0285-02       一、性别倒置概说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德国教授卡尔・维斯普尔首次提出性倒错一词。根据维斯普尔的观点,男性性倒错者表现出明显的柔性气质并且对同性有性的欲望。同样的,女性性倒错者的行为似男性,对男性没有渴望而更喜欢其他女性。英文中精神病学的性别倒置一词是由德文翻译而成的,之后这个词就在学界广泛的使用起来。在弗洛伊德的《关于性理论的三篇文章》中,性别倒置一词再次被提出用来解释同性恋形成的原因。    二、母亲早逝的心理创伤    艾米莉・勃朗特生于贫苦的牧师之家,她的父亲在妻子死后就只在自己的房间独自进食,母亲死后负责照顾她和其他几个孩子的姨母也同样郁郁寡欢,只把注意力放在照顾家中唯一的男孩身上。艾米莉的一首诗中这样写道:“我是唯一的人,命中注定无人过问,也无人流泪哀悼; 自从我生下来,从未引起过一线忧虑,一个快乐的微笑。”母亲的早逝给艾米莉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使艾米莉在性别意识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就遭受到了阻碍。母亲死后,艾米莉并未得到姨母太多的照顾,反而是两个姐姐玛丽亚与伊莉莎白成为了母亲的替代者。但不幸的是,由于生活条件太差,玛丽亚与伊莉莎白患肺结核夭折,艾米莉再次失去了生命中的引导者。    根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幼儿时期和童年时期是自我发展的重要时期。在幼儿时期,母亲会引导孩子区分自我和外部世界,同时幼儿也在寻求爱的对象,孩子会把母亲作为第一个爱的对象。而孩子寻找爱的对象的过程会对他/她的一生都造成影响。一旦失去引导者,孩子将会把第一个照顾、保护自己的人视为爱的对象。自我发展过程中所遭受的阻碍很容易导致性别倒置的产生,艾米莉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艾米莉・勃朗特母亲早逝的心理创伤无法抚平,于是她把自身的不幸带到了小说中。《呼啸山庄》中的母亲们总是过早地离开人世,留下还很小或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们,从小说的第一代主角开始,整个家族就笼罩在母亲早逝的阴影之下。纳莉口述的故事从亨得利・恩肖和凯瑟琳・恩肖的童年开始讲起:“ 我几乎一直是在呼啸山庄,因为我母亲是带亨得利・恩肖先生的(Bront 41)。”也就是说,恩肖兄妹从小就是女仆纳莉带大的。而希思克厉夫则本身就是孤儿,小说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他的父母。小说的第二代主角中有三个孩子过早失去母爱――哈里顿・恩肖、凯瑟琳・林顿和林顿・希思克厉夫。哈里顿是个幼年丧母然后又丧父的可怜孩子,他被希思克厉夫收养随即被养育成了另一个希思克厉夫。凯瑟琳・林顿的母亲生下她后就死去了。纳莉对洛克伍德说:“那天夜里大约十二点钟,你在呼啸山庄看见过的那个凯瑟琳诞生了:是一个只有七个月的可怜巴巴的小东西;她出生后才两小时,她的母亲就死去了(Bront 214)。” 林顿的母亲伊莎贝拉早年抱着孩子离开希思克厉夫出走,希思克厉夫一直想方设法要抢回儿子。“幸运的是,孩子的母亲在他打算采取行动要孩子之前死去了。那是在凯瑟琳死后十三年左右,当时小林顿十二岁或更大一些(Bront 239)。”    尽管创造出了这些早年丧母的角色,艾米莉・勃朗特却总是试图通过小说抚慰造成她性别倒置的心里创伤。与其同时,她的男孩性格更增强了她的性别倒置。而她的男孩性格源于她童年所接受的以男性为中心的家庭教育。    三、以男性为中心的家庭教育    艾米莉・勃朗特童年所受的家庭教育一直是以男性为中心,不论是作者的父亲或是后来代替母亲位置的姨妈都把家中唯一的男孩看作家里的中心,这一切使艾米莉从小就表现出男孩性格。    艾米莉・勃朗特的父亲从小教她骑射,因此艾米莉被父亲的副牧师威廉・韦特曼叫做“少校”,而她和夏洛特则常常性别颠倒的称威廉为“西莉亚・艾美利亚小姐”,尽管他并未表现出任何性别倒置的倾向。在《谢利》中,夏洛特谢利作为艾米莉的写照,将艾米莉强悍、独特的性格借用过来,塑造了一个神采奕奕,充满活力的女主人公。她让艾米莉在谢利身上复活,她是一个具男子气质的新女性,豁达豪放,泼辣洒脱。谢利不仅拥有一个男人的名字,而且还拥有男人的性格。她自称“基尔达老爷”,公开要求“治安推事”、“义勇骑兵队队长”和“教会新执事”的这些往往都是男人的头衔。    艾米莉的这种男孩性格在十九世纪初的约克郡是不可能被接受的,这也是艾米莉对自己的与众不同感到痛苦的原因。夏洛特终身的挚友艾伦・纳西说过夏洛特曾告诉她:“艾米莉喜欢我的程度超过其他任何人,因为我不会把她的种种习惯当作是怪癖来看待,也从不认为她是个怪人(Gérin 84)。”    艾米莉的这种男孩性格在《呼啸山庄》中也有明显体现,无论是凯瑟琳・恩肖还是她的女儿小凯瑟琳身上都具有男子气质。纳莉向洛克伍德先生讲述有关凯瑟琳・恩肖的故事时说:“她还不满六岁,但已经能骑马厩里所以的马,她要一支鞭子(Bront 44)。” 希思克厉夫代替鞭子成为了父亲从利物浦给凯瑟琳带回的礼物。鞭子象征着年幼的凯瑟琳对权利的渴望以及之后投射到希思克厉夫身上的性别倒置。“凯瑟琳有些怪脾气...她一天至少要有五十或更多次惹得我们按捺不住脾气想发火...她真是个又野又坏的小东西(Bront 49)。”凯瑟琳总是向父亲显示她假装的傲慢无礼已获取他的关注,但老恩肖却对她说:“不,凯蒂,我无法爱你,你比哥哥还糟去祷告吧,孩子,请求上帝的宽恕。我想你母亲和我一定会后悔生下你(Bront 51)。”“他奇怪地偏爱希思克厉夫,相信他说的一切,喜欢他远胜于喜欢凯蒂。凯蒂太喜欢恶作剧,而且任性,不讨他喜欢(Bront 44)。”这一切都说明老恩肖总是更偏爱她的哥哥和希思克厉夫。希思克厉夫也明白“他在老人心中的位置,只要他一开口,全家人都得遵从他的意愿(Bront 45)。”纳莉记得“恩肖先生有一次从集市上买回两匹小马,两个男孩每人一匹(Bront 46)。”老恩肖并未给凯瑟琳买马,即使她擅长骑马。事实上,老恩肖确实偏爱男孩,所以凯瑟琳总试图表现得像个男孩,展现出男性的性别身份。    虽然小凯瑟琳是由温文有教养的父亲抚养长大,但她却继承了母亲的男孩性格,“这位女儿正是她母亲的翻版” (Bront 201)。而且她也是从小就擅长骑马。两代凯瑟琳都表现出作者艾米莉・勃朗特的男子性格,且这种性格源于她们从未得到过正常的母爱。这也就是艾米莉安排纳莉这样一个人物出现的原因,为了弥补现实中母爱的缺失,安排一个像母亲一样照料主角们生活,倾听他们心声,抚慰他们心灵的人。    四、结论    母亲早逝使艾米莉・勃朗特在性别意识发展的第一阶段就经历了阻碍,性别意识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而艾米莉童年所受的家庭教育又一直是以男性为中心,不论是作者的父亲或是后来代替母亲位置的姨妈都把家中唯一的男孩看作家里的中心,这一切使她从小就表现出男孩性格,即为性别倒置。作者母亲早逝的心理创伤无法抚平,于是她无意识地把自身和经历和性别倒置的特质带到了小说中,试图在小说中弥补现实中母爱的缺失,抚平自己的心理创伤。   参考文献:   [1]. Bront, Charlotte. Shirley. 1849. London: Smith, Elder, 1905.   [2]. Bront, Emily. Wuthering Heights.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81.   [3]. Freud, Sigmund. A General Introduction to Psychoanalysis. New York: Boni and Liveright, 1920.   [4]. Freud, Sigmund. 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 James Strachey, trans.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ds of Sigmund Freud. London: Hogarth, 1953.   [5]. Gérin, Winifred. Emily Bront : A Biography. Oxford: Clarendon P, 1971.   [6]. 杨静远. 勃朗特姐妹研究. 上海: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6.   作者简介:卜�,女,1983年12月生,贵州贵阳人,贵州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2006级硕士研究生。

范文八:论艾米莉·勃朗特诗歌的主题

摘要:艾米莉平生共创作了193首诗,她的诗分为两种:一种属于贡达尔岛国的虚幻故事,称为贡达尔史诗;另一种是表现她个人感受的抒情诗。这些诗歌集中体现了艾米莉对压迫和禁锢的叛逆精神,反映了她渴望自由、平等和爱情的理想。 关键词:艾米莉.勃朗特;诗歌;主题 艾米莉·勃朗特(emilybronte,1818—1848),是夏洛帝·勃朗特之妹,安妮·勃朗特之姐,从少年时代起就开始写诗,姐妹三人于1846年自费出版了一本诗集,以艾米莉为主。她的诗在内容题旨和 艺术 手法上都有着创新和超前,但她的小说《呼啸山庄》掩盖了她诗歌的光芒。这些诗歌集中体现了艾米莉对压迫和禁锢的叛逆精神,反映了她渴望自由、平等和爱情的理想。这些诗歌语言精练简洁,节奏韵律 自然 明快,堪称为“诗作的精英”。下面就从她诗歌主要的四个主题:荒原、自由、爱情和死亡来赏析这位杰出女诗人的杰出诗才。 一、自由的向往 与其说艾米莉挚爱、迷恋荒原,还不如说她是迷恋和向往那种无拘无束与自由自在。“她在荒凉寂寥的处所找到了许多开怀的乐趣,而她胜过一切,最最热爱的是——自由。自由是艾米莉鼻息;没有自由,她就毁灭”,“当她从她自己那寂静无声、与世隔绝,然而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换到一种纪律严格、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是她无法忍受的„„”就连喜欢那些小动物,也是冲着它们那种自由自在的精神和从不拘束,活得自然,甚至狂野的本性来的。在她的好些诗歌里都充满了这种对自由的渴望和追求,她说:“我们并没有别的要求,我们只要自己的心和自由。” 这些诗都是她痛苦心迹的真切流露,是她深感生活重压而不自由时灵魂的呻吟和呐喊。在她与姐姐外出求学和做家庭教师的时间里,经历了受人役使、压迫和偏见的种种磨难,她强烈地感受到了心灵自由的丧失,甚至感觉到整个秩序化的社会都是充满压迫与偏见的束缚她心灵自由的“敌人”,这一切几乎已成为她的精神牢狱和枷锁,在她幻想的贡达尔王国里,她要“砸碎痛苦的锁链/使他的臣民重获自由解放”。 二、爱情的迷惘 艾米莉是一个出世者,一个超凡脱俗的奇女子。在她短短的一生中没有尝试过爱情的滋味,然而对于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少女来说,能在她唯一的一部旷世之作《呼啸山庄》里,把一个看似平常的爱情写得如此刻骨铭心,惊心动魄,成为“人间最宏伟的史诗”,真可谓是 现代 文学史上的“斯芬克斯”之谜。怪不得英国当代著名小说家及创作家毛姆在介绍《呼啸山庄》时曾这样感叹道:“我不知道还有哪部小说,其中爱情的痛苦、迷恋、残酷、执著,曾经如此令人吃惊地描述出来”。虽然她没有经历过爱情,但我们却不能否认她的内心曾有过对爱情的炽热向往和想象。其实,在她的脑海中构筑的爱情比任何世俗的爱来得更精彩,在她的爱情诗中她的爱亦然真挚、炽烈、深沉。在创作《呼啸山庄》之前,艾米莉已在她想象的贡达尔王国里描写了许多关于男女主人公至情至真并具有震撼人心的爱情故事,《呼啸山庄》只是她的诗化了的小说,是她爱情诗的继续和 发展 。在这些爱情诗里,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一种“精神不灭”的力量,虽然这诗里多了一份伤感、凄婉和幽怨。 在艾米莉三岁时便失去了母亲,在她成长的沉闷岁月里可以说是没有一丝快乐,也没有一丝温暖。从诗中可以看出,在这人海茫茫的大千世界,她尝到了人世间的冷漠无情,母亲和两个姐姐的去世,留给她的只是孤苦凄凉,虽然在她的内心世界里,她也“渴望着有人能来爱”,然而这念头“烟消云散”了,像雨后彩虹般瞬间便消失了。她的爱情诗由于感情真挚、凄苦,常常撼动人心、催人泪下。

范文九:艾米莉·勃朗特名言警句

1 当我忘了你的时候,我也就忘了我自己。

2 惩罚恶人是上帝的事,我们应该学会饶恕。

3 起来!别让自己退化成了一条下贱的爬虫。

4 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燃烧的激情,包括死亡。

5 天堂不是我的家园,流泪心碎后,我要重返人间。

6 伤害我的人我可以原谅,而伤害你的人呢?我怎能原谅!

7 有谁能想象得出在那平静的土地下面的长眠者竟会有并不平静的睡眠。

8 时间的流逝给他带来的是对命运的屈从和一种比寻常的欢乐更甜美的沉思。

9 我把我的心掏给了他,他却接过来把它捏死,然后把我那破碎的心掷还给我。

10 整个世界成了一个惊人的纪念品汇集,处处提醒着我她是存在过的,而我已失去了她!

11 你是这么强壮,你让时间停滞在这吧,就现在这样!愿你和我就像这荒野一样,永远不变!

12 我相信人死后是有灵魂的,因为是我害死你的,所以你尽管来找我,这样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13 你的说法就好比当一个人在水中挣扎,还差一点就能够到岸边时要他休息一会儿一样!我要先上岸,再休息。

14 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的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

15 你知道我只要活着就不会忘掉你!当你得到安息的时候,我却要在地狱的折磨里受煎熬,这还不够使你那狠毒的自私心得到满足吗?

16 我说他的天堂只有一半的活力,他却说我的天堂过于喧闹,就像醉鬼。我说,我一到他的天堂就会昏昏欲睡。他说,我的天堂使他窒息。

17 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存在着/那么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样/对我都是有意义的/如果你不在了/无论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它在我眼里也只是一片荒漠。

18 我爱他脚下的土地,头顶上的空气,他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

爱他所有的神情,每一个动作,还有他整个人,他的全部。

19 你有理由怀着一颗骄傲的心而腹中空空的去睡觉。骄傲的人自讨苦吃,然而,如果你为自己的心胸狭窄感到内心不安的话,那么,你就必须请求宽恕。

20 温和慷慨的人不过比傲慢霸道的人自私得稍微公平一点罢了,等到种种情况使得两个人都感觉到一方的利益并不是对方思想中主要关心的事物的时候,幸福就完结了。

21 到头来,我们总归是为了自己。温和慷慨的人不过比傲慢霸道的人自私的稍微公平一点罢了,等到种种情况使得两个人都感到一方的利益并不是对方思想中要关心的事物的时候,幸福就完结了。

22 如果你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对我而言,都是有意义的;如果你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我的心,也就像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

23 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最强的思念。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陌生的地方。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

24 我对埃德加的爱像树林中的叶子,当冬季改变树木的时候,随之就会改变叶子。我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却像地下永久不变的岩石我爱的就是希斯克利夫!他无时无刻不在我心中,并不是作为一种乐趣,而是作为我的一部分。

范文十:艾米莉·勃朗特名言

  艾米莉·勃朗特名言

  1、伤害我的人我可以原谅,而伤害你的人呢?我怎能原谅!

  2、到头来,我们总归是为了自己。温和慷慨的人不过比傲慢霸道的人自私的稍微公平一点罢了,等到种种情况使得两个人都感到一方的利益并不是对方思想中要关心的事物的时候,幸福就完结了。

  3、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最强的思念。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陌生的地方。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

  4、当我忘了你的时候,我也就忘了我自己。

  5、你的说法就好比当一个人在水中挣扎,还差一点就能够到岸边时要他休息一会儿一样!我要先上岸,再休息。

  6、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的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

  7、整个世界成了一个惊人的纪念品汇集,处处提醒着我她是存在过的,而我已失去了她!

  8、我把我的心掏给了他,他却接过来把它捏死,然后把我那破碎的心掷还给我。

  9、你知道我只要活着就不会忘掉你!当你得到安息的时候,我却要在地狱的折磨里受煎熬,这还不够使你那狠毒的自私心得到满足吗?

  10、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燃烧的激情,包括死亡。

  11、惩罚恶人是上帝的事,我们应该学会饶恕。

  12、我相信人死后是有灵魂的,因为是我害死你的,所以你尽管来找我,这样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13、我说他的天堂只有一半的活力,他却说我的天堂过于喧闹,就像醉鬼。我说,我一到他的天堂就会昏昏欲睡。他说,我的天堂使他窒息。

  14、天堂不是我的家园,流泪心碎后,我要重返人间。

  15、我爱他脚下的土地,头顶上的空气,他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爱他所有的神情,每一个动作,还有他整个人,他的全部。

  16、你是这么强壮,你让时间停滞在这吧,就现在这样!愿你和我就像这荒野一样,永远不变!

  17、时间的流逝给他带来的是对命运的屈从和一种比寻常的欢乐更甜美的沉思。

  18、起来!别让自己退化成了一条下贱的爬虫。(m.lz13.cn)

  19、我对埃德加的爱像树林中的叶子,当冬季改变树木的时候,随之就会改变叶子。我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却像地下永久不变的岩石……我爱的就是希斯克利夫!他无时无刻不在我心中,并不是作为一种乐趣,而是作为我的一部分。

  20、很多年后,你会这样说吗,那是她的墓,我曾经爱过她,失去她的时候我很悲痛,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现在觉得,我的这些孩子和妻子比她更加珍贵,而且我死的时候,也不会因为要到她那去十分高兴,我会因为抛下我的妻子和这些孩子而难过……

  21、有谁能想象得出在那平静的土地下面的长眠者竟会有并不平静的睡眠。

  22、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存在着/那么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样/对我都是有意义的/如果你不在了/无论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它在我眼里也只是一片荒漠。

  23、你有理由怀着一颗骄傲的心而腹中空空的去睡觉。骄傲的人自讨苦吃,然而,如果你为自己的心胸狭窄感到内心不安的话,那么,你就必须请求宽恕。

  24、温和慷慨的人不过比傲慢霸道的人自私得稍微公平一点罢了,等到种种情况使得两个人都感觉到一方的利益并不是对方思想中主要关心的事物的时候,幸福就完结了。

  25、如果你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对我而言,都是有意义的;如果你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我的心,也就像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

* 伍迪·艾伦名言

* 杰克伦敦名言

* 名人名言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