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的故事

艾滋病的故事

【范文精选】艾滋病的故事

【范文大全】艾滋病的故事

【专家解析】艾滋病的故事

【优秀范文】艾滋病的故事

范文一:艾滋病小故事

叮叮---叮叮----闹钟响了,我睁开睡萌萌的眼睛看了看闹钟5.30,起床穿衣服,老婆说:“这么早就要去上班呢。”“单位有事早点去。”下楼洗脸,刷牙,匆匆忙忙的吃过早饭,开车去单位。

早上一到单位,单位外面就站着一名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求询者,他焦急的神情仿佛述说着他一夜也没有睡好,他看到我激动的说:“余医生你可来了!!!”,我把他带进VCT室详细的了解他的情况,他是一名恐艾人事,最近高危行为频繁,也没保护措施,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恐慌的状态中,我先安抚求询者的情绪,等其情绪稳定后进行干预,督促其改变危险行为,并进行检测(求询者问题很多,同一个问题问很多次,我不厌其烦的给他讲解,求询者的情绪波动很大,出言安慰)。

新发现一病人,该病人为一女性患者,当时我打电话过去交她来疾控进行阳性告知的时候,她的情绪波动很大,不愿意来疾控中心,她想要逃避这个事实。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每个病人的心理状况和身体状况牵动着疾控工作者每个神经,第2天一早我就联系病人询问情况,病人9次不接电话,我打了第10次的时候才接我电话,她的情绪很低落,我循循善诱对她进行开导,考虑她的顾虑,我联系她在她熟悉的地方见面,通过面对面的交流让她拜托了心理上的阴影,现在病人情况良好并在积极配合治疗。

2015年发现一例精神病艾滋病患者,我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对这件事情一无所措,为了做好这个病人的管理及今后随访治疗的工作,我硬着头皮上了,通过向主管精神病的沈科长请教和上级领导蒋主任指导,最终动用社区医生,精防工作者,艾滋病管理者,镇政府,卫生局等多部门协调完成该病人的阳性告知,随访管理工作。

艾滋病暗娼高危干预活动的开展,暗娼由于其隐蔽性很难找到,我空余时间就对我县的娱乐场所进行摸底排查,了解我县暗娼的大致规模,有时候可能遭到游乐场所人员的排斥,轰走,这时候我会情绪低落,但想到能更好的发现感染者,我还是努力的坚持了下来。摸底排查好了以后上门高危干预,联系场所管理人员,安排时间进场干预,有时候小姐不是很配合,这时候你就要很多的耐心去和他们交流,告诉其艾滋病感染的危险性。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36222535.html
叮叮---叮叮----闹钟响了,我睁开睡萌萌的眼睛看了看闹钟5.30,起床穿衣服,老婆说:“这么早就要去上班呢。”“单位有事早点去。”下楼洗脸,刷牙,匆匆忙忙的吃过早饭,开车去单位。

早上一到单位,单位外面就站着一名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求询者,他焦急的神情仿佛述说着他一夜也没有睡好,他看到我激动的说:“余医生你可来了!!!”,我把他带进VCT室详细的了解他的情况,他是一名恐艾人事,最近高危行为频繁,也没保护措施,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恐慌的状态中,我先安抚求询者的情绪,等其情绪稳定后进行干预,督促其改变危险行为,并进行检测(求询者问题很多,同一个问题问很多次,我不厌其烦的给他讲解,求询者的情绪波动很大,出言安慰)。

新发现一病人,该病人为一女性患者,当时我打电话过去交她来疾控进行阳性告知的时候,她的情绪波动很大,不愿意来疾控中心,她想要逃避这个事实。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每个病人的心理状况和身体状况牵动着疾控工作者每个神经,第2天一早我就联系病人询问情况,病人9次不接电话,我打了第10次的时候才接我电话,她的情绪很低落,我循循善诱对她进行开导,考虑她的顾虑,我联系她在她熟悉的地方见面,通过面对面的交流让她拜托了心理上的阴影,现在病人情况良好并在积极配合治疗。

2015年发现一例精神病艾滋病患者,我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对这件事情一无所措,为了做好这个病人的管理及今后随访治疗的工作,我硬着头皮上了,通过向主管精神病的沈科长请教和上级领导蒋主任指导,最终动用社区医生,精防工作者,艾滋病管理者,镇政府,卫生局等多部门协调完成该病人的阳性告知,随访管理工作。

艾滋病暗娼高危干预活动的开展,暗娼由于其隐蔽性很难找到,我空余时间就对我县的娱乐场所进行摸底排查,了解我县暗娼的大致规模,有时候可能遭到游乐场所人员的排斥,轰走,这时候我会情绪低落,但想到能更好的发现感染者,我还是努力的坚持了下来。摸底排查好了以后上门高危干预,联系场所管理人员,安排时间进场干预,有时候小姐不是很配合,这时候你就要很多的耐心去和他们交流,告诉其艾滋病感染的危险性。

范文二:我与艾滋病当事人

一次手术时的输血让张莲花感染了艾滋病,8年的隐瞒换来的却是无法预知的未来,谁将为她撑起一片生命的天空?

2008年1月12日,记者接到了艾滋病感染者张莲花女儿王香的短信:“我心里特别难受,我想要咨询一下,现在国家对艾滋病病人有什么样的照顾?我家的情况如何解决呢?法院没有判决,我们该怎么办?”

记者回复她的短信尚在编写中,她的电话就打来了。电话中声音颤抖的她声泪俱下,她不知道母亲的未来在哪里:“除了等死,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因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的张莲花尽管等到了一审胜诉的喜讯,但二审“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的结果,令其无所适从。

看着母亲日渐消瘦的身体,王香不禁发问:“难道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上访这条路吗?”

为此,记者专门走访了代理这起案件的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的法律顾问、律师刘巍,由她回忆代理这起案件的始末。

接手案件

2006年11月28日,也就是2006年的艾滋病宣传日的前几天,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关于艾滋病患者权益维护的会议。

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是一个关注公众健康教育的民间机构,前身是北京爱知行动项目。自从1994年成立以来,一直关注艾滋病教育、病人权益等问题。

在当天的活动现场,我见到了张莲花的女儿王香。一脸疲惫且消瘦的她刚刚从老家内蒙古乌海市赶到北京,专程来参与这一活动。

当天活动一结束,她第一时间跑到我身边,跟我诉说着她母亲感染上艾滋病的大致遭遇,寻求我的帮助,那种企盼的眼神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几天后,我们相约在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的办公楼内见面。见面时,她详细诉说了她母亲患病情况,其间伴随着泪水。

1995年,已经47岁的母亲因患胆结石病在老家内蒙古乌海市的老石旦煤矿医院就诊治疗,在治疗中,院方给我母亲做了个手术。手术过程中,急需输血,就从一位卖血者体内输了800毫升的血给我母亲。术后半个月,母亲出院回家,当时母亲身体恢复得很慢。3个月后,卫生局、防疫站的人来到我家,说是给我母亲抽血,化验肝。随后,他们带走了血样,可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们化验结果。当时,家里人也没有太在意。过了几个月,防疫站的人又来了,同样的理由,同样进行了抽血,同样带走了血样。以后的日子,过一段时间,防疫站就会来人给母亲打防疫针。几年间,母亲的身体一直都很虚弱,总是感冒、发烧,到处求医问药,也不见好转。我们先后搬过三次家,以此来去掉晦气。但母亲的身体也不见有所好转。

连年来的患病与搬迁,使得家中经济紧迫。我母亲是家庭妇女,没有正式工作,全家只靠我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度日。

2003年6月,我带母亲来到了北京天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结果如同晴天霹雳:母亲被确诊为HIV感染者。我们无法相信这是事实,随后还专程去了趟国家检测中心,结果依旧还是“HIV感染者”。

2004年,母亲开始发病了。我们曾经找过乌海市卫生局,当时负责的陈局长接待了我们,并且将当时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了我。他说,给我母亲输血的那个男性是HIV患者,在宁夏卖血时被检测出来的,其供述曾在乌海市卖过血。通过这个线索,找到了我们,并将我母亲的血样送去权威部门检验,都已经确诊了我母亲是“HIV感染者”。之所以没有及时告诉我们,是因为“担心这一事情传开,影响正常生活”,采取了冷处理的办法。

随后,当地卫生局与该所医院联系,给了我们2000元钱,市卫生局也给了2000元钱,民政局给了1000元。随即,母亲被送往呼市传染病院进行治疗。

随着母亲病情的不断加重,家中只依靠我父亲每月600~700元的退休金维持着,71岁的父亲身体也不太好,时常需要吃药。

我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次特意来北京寻求帮助。

听完王香声嘶力竭地哭诉后,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尽管我在北大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工作时,曾经代理并打赢过艾滋病患者的官司,但今日听到王香近似悲愤的陈述,我还是动容了。经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万延海的决定,为张莲花提供法律援助,由我代理这起案件。

一审胜诉

经过一番走访,我了解到,在来北京之前的2006年6月14日,王香已经在当地找了一位律师,让其写了一份诉状,并诉至乌海市海南区人民法院。该院已于2006年6月19日受理了这起案件。

2006年7月11日,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时,张莲花正在内蒙古的医院接受治疗,医院诊断为“艾滋病后期,病情较重,目前需要住院治疗、陪护、加强营养”。此时,她家的经济状况令人堪忧。

给张莲花实施手术的海勃湾矿务局老石旦煤矿职工医院,在1995年,也就是张莲花手术时,属于海勃湾矿务局的一个下属单位,不具备法人资格。此后,海勃湾矿务局被神华集团兼并,兼并后海勃湾矿务局变名为“神华集团海勃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2002年1月,神华集团海勃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杨利军投资集团签订投资合同,参加老石旦职工医院改制的职工和杨利军投资集团共同出资将原海勃湾矿务局老石旦煤矿职工医院改造成股份制医疗服务有限责任公司。2005年6月13日,在杨利军投资集团履行手续后,注册成“乌海市老石旦医院”,该医院的性质由原来的“集体合资”变更为“股份制”。

此案到底由谁来承担赔偿责任,也成为了庭审时辩论的焦点。

2007年3月8日,三八妇女节的当天,乌海市海南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下来了。

法院认定,张莲花的损害是由原海勃湾矿务局老石旦煤矿职工医院造成,而该医院在损害发生时隶属于海勃湾矿务局,后海勃湾矿务局被神华集团兼并,该医院按当时财产投资和隶属关系自然归属到神华集团海勃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此后,在神华集团海勃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主持下,该医院整体转制。尽管老石旦煤矿职工医院不复存在,但其上级主管机关――神华集团海勃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应当承担张莲花的损害赔偿责任。

经过法院的调查,该医院在1995年自行采供血时,未按卫生部1993年《采供血机构和血液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进行登记注册,领取采供血许可证或采供血机构执业许可证,未对所采血液进行HIV测定。因而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在第一时间,王香将判决书传真给了在北京的我。读罢,我兴奋不已,我们的诉讼请求在判决中都得到了支持,我感受到了希望的曙光。

然而案件并未就此停留,由于对方不服,上诉至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子进入了二审阶段。

二审驳回

2007年11月15日,二审结果出来了。

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上诉人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并要求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被上诉人受到的损害应找有关部门进行解决。撤销了乌海市海南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并驳回了张莲花的起诉。

当王香将这份民事裁定书的内容通过电话转达给我时,出乎我的意料,对于这样一个结果,我当时很难以接受。尽管我曾经代理过很多起涉及艾滋病的案件,也深知道各地对于此类案件的态度以及处理方式都不同:有些地方法院不予立案,有些地方法院立案后驳回,有的法院进行了判决。

电话中,听着她诉说张莲花的病情在恶化时,我落泪了。

我认为,因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的案子属于医疗损害赔偿案件,确实应该属于法院受理的范围,如果法院不管,那么就会让受害者丧失了最后一条救济途径。

涉及医疗赔偿纠纷案件法院应当予以受理,这类案件法院也应该予以受理,唯一不同的在于疾病名称。不能因为艾滋病这个病种的特殊性,不同于其他疾病,而将受害者拒之法院门外。

不可否认,找有关部门解决问题,是受害者解决问题的一条救济途径,与此同时,诉讼也是老百姓在其他救济途径无果的情况下,所能采取的最后一条救济方法。

如果法院将诉讼这条路给受害者堵死的话,那么老百姓怎么办?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只有去上访和申诉了,这样并不利于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办理过诸多涉及艾滋病的案件,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他们的不易。在我看来,尽管国家对于艾滋病患者实行免费治疗,但张莲花一家最想讨回的还是一个说法:有过错的医疗单位要承担责任。

2007年12月1日,第20个世界艾滋病日的宣传主题依然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诺。可就在我的案头还有一个内蒙的案子,与张莲花案是同类案件,但一审被驳回了,理由如出一辙。

(涉及隐私,本文中的张莲花及其女儿王香均为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8年2月上半月刊)

范文三:这是一个关于艾滋病患者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艾滋病患者的故事,从不懂到了解,从迷茫到坚定,从恐惧到宽慰。

人物:A.艾滋病患者。B.医生C.朋友X(尖酸刻薄) D.朋友Y E.老师 F.女朋友

A:love,if no sex, there is no love . I like the free very much .so, I have many girl friends ,including my classmates, and other girls from society. because I am handsome, so they all ant to stay with me. but I don’t love them, never.

B:I am a famous doctor .I cured many patients but what I most want to do is to cure a HIV. what a pity.

C:I am a’s friend. although I hate his girl friends, but I pretend to like them. they are oversexd. hoping there is nothing happening.

D:I am his another friend. I always play with him. He and his girls like playing with me in view of I am the king of games.

E.i am A’S teacher. I know his story. But as a college teacher. I can’t talk him out or stop him.

F:I am a’s girl friend. I have a secret that I have HIV. Because my ex is a parent. I really love A. so I dare to tell him the truth. I dare to lose him.

A: recently, my body is a little bad, I am hungry, but I don’t want eat any food. Besides, there are some red points in my skin. I heard HIV. I am scary that I caught that. I must go to see a doctor. Oh, I should go with my two friends .if so, they can help me.

A: doctor, I was not healthy recently, I have no appetite .and my skin appear some red points. I want to ask if I caught HIV.

B: In my opinion, you should have a check, after that I will tell you your state of afraid.

Sometime later

A:I am back, doctor. This is my report. here you are. What is my station. Is it serious . Am I a HIV. If I am going to die. What should I do? Where should I go? how long will I live?

CandD: don’t be scary, please believe the doctor. We will be always with you .we will help you. Don’t be scary.

B:please be cool headed, I am sorry that you really caught HIV. But it is not horrible as you think ,if you treat carefully, you may never attack .please believe me. I will try my best to cure you. All is well .

C :must be that bitch. You ,must be contagioned by her. I go to kill that bitch.

D :you be quite, too. now we should listen to doctor . don’t catch that girl . she is a poor person, too .firstly, we should control the ill.

A:………….D is right, all is late. All is my error, I have to say you must assume what you did…….(crying)

News spreading

E: it really happened, that horrible thing. What a poor boy . I have to think a way to help him.

F: it really happened, I murder him, I am a killer. It’s my selfish killing both of us. I will lose him. Woooo

A:NOW ,I am famous , they all afraid me . I am like a killing god. Although we can understand them, but they are wrong. I should do something to correct their views.

Teacher, I am in,

As you know , my station is very bad. The classmates all afraid me. But they are wrong. I want to do something to correct their views.

E: I am sorry to hear that. You know our students are kind, but they are only scary. Your thought is very good, I want to do something ,too. bu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Now you have ideas, I will try my best to help you. if you have some requires, tell me.

A: thank you very much, teacher. Thanks for your supporting

B: you ill is peace. Your station is controlled. It’s a good thing.

CandD: no matter what happened, we will be with you. No matter when you need us , we will appear at first time. No matter how irrational your requires are, we will help till the last minute. A: thanks, my friends, you are my gods, you bright my dark life. Thank you.

E: your classroom was arranged. I put a notice on school’s web. And I tell some teacher to help to arouse their students.

A: I don’t know what should I say to impress my mood. Thank you very much.

CandD:our leaflets were all distributed. We give them leaflets by force, or they won’t receive. But anyway, we successed.

A: GOOD, my friends, I think they will come to my speech.

F: A, it’s me, please hold on, I am sorry to deceive you, I did’n tell you the truth. But it’s because I love you. To be frank, you are not my first boy friend, but you are the best one to treat me. I dare to lose you . I want to live with you for good . I regretted, can you pardon me , I want to make up my mistake.

A: it’s not all your mistakes, I am wrong, too. We all are poor persons. Now , I am not angry, if you want to help me, come to my speech, and try to persuade the persons like us. I believe we will success.

F: I will , I will use the rest life to do it. I will.

Boys and girls, I am your mate, as some of you know, I am a HIV, some people are scary to it, thinging it is spreaded easily, but that thought is wrong. I admit HIV is really horrible, and now we can’t cure it absolutely, they are around us, but touching or sitting with parents can’t be contagioned. There are three ways , mother and baby, sex, and blood. other actions are safe. B: I am a doctor , I guarantee what he said is right. Please don’t be scary.

F: I am a’s girl friend, and it’s me to pass the HIV to him. I am a bad girl, so I want to share my expirences with you, I don’t know the other two ways, so I will tell you about sex. I always enjoy the course of events. and never think about the result. So don’t seek the feeling, safety is the most important. So I hope you will do the safe sex .

A: that is true, I was oversexed, but now I regretted. So don’t use tears to end your health. Value your life , value your family, don’t use one time happiness to kill your future. If so , we are lost, we are losers.

范文四:女同事感染了艾滋病

金天集团总经理卫华在南方考察了半个月,刚回到家。就被妻子的一句话吓了一跳。

卫华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他脱了外衣后,正想去浴室洗澡,妻子柳洁一边在衣橱里给他拿内衣,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现在这社会真是世风日下呀,这不,咱们公司的业务员姜晓娜,看着挺本分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感染了艾滋病毒……

什么?卫华高大的身子忽然晃了晃,差点儿跌倒。柳洁赶紧扶住他问,怎么啦?是姜晓娜感染了艾滋病毒,又不是你,干吗像丢了魂似的?

卫华勉强笑了笑说,没什么?可能是太累了。哎,姜晓娜真的感染了艾滋病毒,怎么查出来的?

柳洁叹了口气说,唉,你刚回来挺累的,先洗澡吧,这事等下再说。

卫华正色道,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咱公司的员工,我哪能无动于衷呢?

柳洁说,说得也是。其实就是你出差的前几天,我们公司组织全体员工集体去血站献血,当时验着姜晓娜的血就有点儿异常,不过因为没有确定,也没告诉她。后来血站经过进一步化验,才确定她感染了艾滋病毒,想通知她吧。可业务部说她已经请了事假回老家了……

卫华呆了片刻,几滴冷汗顺着他肥胖的脸颊滑了下来……

柳洁推了他一把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洗澡。卫华这才回过神来,从床头上拿了手机就往浴室走去。柳洁说,你今天怎么了?洗澡还拿手机。

卫华的脸上掠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慌乱。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说,我打一个电话。卫华关上浴室的门,将水龙头打开放水,在水声的掩饰下,他拨通了姜晓娜的电话……

姜晓娜是卫华的情人。半个月前,卫华去南方考察,姜晓娜请了半个月的事假也随他一起出行,两人平时在公司偷偷摸摸的,老放不开手脚,这一朝得了机会,岂肯虚度时光,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疯狂一次。今天卫华一听说姜晓娜感染了艾滋病毒,几乎要在一瞬间晕倒。因为这个病毒的传染途径主要是性行为,他和姜晓娜已经有了那么多次,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

卫华拨通了姜晓娜的电话后,压低声音问,娜,我现在在家里,有件要紧的事问你,我们出发前你献过血吗?

姜晓娜知道他在家里说话不大方便,没有像往常那样撒娇,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是呀,献了。

卫华的头“嗡”的一声就麻了,刚才,他在心里还隐隐约约存有一丝侥幸,他以为是柳洁听到了什么风声,拿话来试他,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姜晓娜在电话那边问,怎么不说话了?

卫华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娜,明天一早你找地方去验验血吧,你的身体可能有问题。

姜晓娜“咦”了一声问,我身体很好呀,会有什么问题?

卫华不想和她纠缠,就直接给她摊牌说,有人说你感染了艾滋病毒,明天查杏再说吧。说完就挂断电话,并关了机。

卫华辗转反侧地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一早,他在公司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安排了一下工作,就自己驾车来到市卫生防疫站,想悄悄查查自己的血。

为了保密,卫华既没有去找站长,也没有托熟人,用一个假名字挂上号,交了费,就来到化验室。

他被医生抽了血后,就忐忑不安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等待结果。虽然仅仅十分钟的时间,他却感觉像十年那样漫长,仿佛头发都等白了。等他拿到结果,并被医生告知他一切正常后,一颗心才归了位。但是。他的另一颗心却又悬了起来:姜晓娜怎么办?他掏出手机,正想给姜晓娜打电话。手机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姜晓娜打过来的。他刚接起来,就听姜晓娜在那头兴奋地说,我验过血了,一切正常!卫华一听,不但没有感觉轻松,而是觉得有另一种沉重的压力向他压了过来,他已经深深地感觉到,妻子柳洁骗他,肯定是有理由的。

果然,当卫华回到公司时,发现柳洁正微笑着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他。

你们有多长时间了?柳洁问。

你说什么?卫华故作不解。

你就别再装了,要不要我放一遍你昨天晚上在浴室打电话的录音?柳洁依然保持着风度。卫华的汗又下来了,他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你再看看这是什么?柳洁递给他两张照片。卫华一看,上面一张竟是他刚刚在防疫站验血时的照片,另一张是姜晓娜在另一家医院验血的照片。

卫华知道这一下再也赖不过去了,他低声下气地说,柳洁……

请叫我董事长。柳洁打断他的话说,我马上就召开董事会,提议罢免你的总经理职务,至于离婚的事,我的律师会找你谈的。

这一下卫华傻了,名誉、地位、家庭都将毁于一旦,他心一虚,在柳洁面前跪了下去……

选自《经典故事报》

范文五:每一个艾滋病人,都有一个心酸疼痛的故事

杨奕青是广东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专病区医院的护士长。13年时间,她护理过5000多名戒毒者,其中3000多名是艾滋病人。面对周围异样的眼光,她解释说:“我每天给病人挂水、打针、抽血、吃药,与普通护士没两样儿。”但在普通人眼里,她绝对是一个不寻常的护士。

2016年10月6日,杨奕青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我曾想调离岗位

时隔7年,杨奕青还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差点儿感染艾滋病的情形。

2003年,杨奕青从南方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毕业,进入广东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2009年,戒毒所成立了艾滋病专病区,27岁的杨奕青来此工作,成了一名护士。

6月的一天,杨奕青给一名艾滋病人抽血。因为对方血管壁发生炎性改变,抽血过程中,针头忽然从他血管中弹出,碰到了杨奕青右手食指,鲜血还溅到了她的手上。杨奕青傻愣了两秒,心想:完了!一定被针头扎到了。

她赶紧脱下橡胶手套,往手套里灌水。直到手套鼓起一个圆圆的球形,她才稍微松口气。手套没漏水,说明针头没刺穿手套,她不会感染艾滋病!

当时,杨奕青已经怀孕3个月。妈妈很担心,哭着劝她:“自从你调入艾滋病专病区医院开始,我每天都胆战心惊,生怕你出什么意外。现在你又怀了孕,万一不小心被针头扎到,可怎么办啊?要不咱别干了,赶紧跟领导申请调岗位,成吗?”职业危险和心理恐惧的双重压力,使得杨奕青摇摆在“离开”和“留下”的艰难选择中。

彼时,杨奕青是艾滋病专病区医院里最年轻的护士。因为医院一天24小时对戒毒艾滋病人开放就诊,这支平均年龄43岁的护士队伍,节假日不休息,每个人都要轮流三班倒工作。

所以,很多护士的孩子只能上寄宿制学校,和妈妈一周见一次。有一次,护士小婉哭着跟护士长请求:“帮我调个班吧,我只想给孩子做一顿好吃的饭菜。”护士长当时就哭了:“我也是当妈的,怎能不理解你的心情?可我实在无法安排啊!”小婉听后,立马擦擦眼泪安慰护士长:“我就是随便一说,你千万别难过,我理解你!”

这件事让杨奕青打消了调岗的念头。当时,艾滋病专病区医院成立还不到一年,在病人多、医护人员紧缺、同事都团结一心支持医院工作的当口儿,她提出调岗,是否有失一名医护人员的医德水准?

回家后,杨奕青把想法跟丈夫钟志文和盘托出。钟志文是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警察,因为都在戒毒一线工作,他十分理解和支持杨奕青,鼓励她道:“感染艾滋病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平时工作中严格遵守操作规程,没必要这怕那怕的,心情紧张反而不利于工作。妈妈的思想工作,我来做,你只管安心工作,多加注意就是!”

丈夫的支持,给杨奕青增添了无限的勇气和动力,她放下了所有的担心和顾虑,决定留下来好好努力工作。

2010年4月,产假结束的杨奕青回到医院上班。一天,住院部转来了艾滋病合并肝癌晚期的病人刘明。专科医生诊断其生命只有两个月。他申请回艾滋病专病区医院,安静度过最后的人生阶段。

一天,杨奕青给刘明打吊针,发现他在偷偷抹眼泪。

杨奕青提醒刘明:“长时间情绪波动对身体不好,别哭了,想开点儿。”

刘明望着杨奕青,用祈求的眼神试探着问:“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

杨奕青点点头,坐了下来。

刘明原来是外企的中层管理者。由于工作应酬,他认识了一名在酒吧做DJ的女孩丽丽,两人渐渐发展成了情人关系。一年后,他在单位体检中,被查出携带艾滋病病毒,妻子也未能幸免。他一气之下砍伤了丽丽,结果不仅被判刑3年,还让他和妻子的艾滋病携带者身份曝光。朋友一个个都远离了他们,就连亲戚都不愿再与他们来往。妻子含恨自杀,他们7岁的女儿被送进了孤儿院。

刘明出狱后,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在绝望中染上了毒品。2009年3月,被警方送进了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

进戒毒所半年后,刘明被查出了肝癌。但保外就医治疗后,身体不可抑制地进一步衰竭。

每天,除了身体的疼痛,他还忍受着巨大的精神痛楚无处诉说。如果他当初没有在灯红酒绿中放纵自己,就不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刘明对杨奕青说:“我们这种人最遭人嫌弃厌恶,你不必安慰我。你能坐下来倾听,就是给我最大的安慰!”

彼时,杨奕青忽然觉得,艾滋病人的护理,并不是简单的医疗护理就够了,他们内心深处更渴望心理关怀和帮扶,社会歧视给他们内心带来的伤痛,远比病痛本身强烈。

从这之后,杨奕青每天都会抽空去刘明病床陪他聊天。在她的陪伴下,刘明去世时特别安详,是带着笑容走的,而且比医生预言的死亡时间足足推迟了两个月。

当时,杨奕青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她觉得在艾滋病专病区医院工作,是一件特别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她庆幸自己留了下来,甚至还有点儿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她不仅要给病人扎针推药,还要做病人的朋友,倾听他们的故事,陪伴着他们一起笑一起哭,让他们重新树起对生活的信心……

亲情,让艾滋病人走出桎梏

光倾听是不够的,因为每一个艾滋病人的背后,都有一个辛酸、痛苦的故事。通过跟艾滋病人三四年的密切接触,杨奕青发现,很多时候,还需要给予他们亲情的帮扶。

一名叫“吕娟”的女艾滋病人,病情不容乐观。她的胳膊上有几处被烟头烫过的痕迹,她不怎么说话,看人的眼神总是呆呆的。一次,杨奕青给吕娟发药,她却把药扔到了地上。杨奕青好言相劝:“抗艾滋病病毒药,一定要按时按顿服,如果晚服漏服,就容易产生耐药性,影响身体健康。”

吕娟却说:“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女儿已经对我失望透顶,她不会再原谅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想治了,你就让我自生自灭吧。”

原来,吕娟患有癫痫家族遗传病,每次发作生不如死。2015年的一天,吕娟和一朋友逛街,忽然癫痫病发作,朋友塞给她一包白粉,说:“吸了这个,癫痫就会好。”吕娟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抓过来一阵狂吸。结果,癫痫症状真的很快消失了。之后,吕娟错误地把白粉当成了治癫痫的良药,竟然又主动找朋友索要两次。很快,吕娟上了瘾,只要两天不吸白粉,她就难受得想撞墙。当吕娟第三次和朋友索要白粉时,朋友却不给了,让她花钱买。   这时候吕娟才知道,这种白粉就是海洛因。为了戒毒,吕娟多次拿烟头烫自己,可惜都没有成功。她早年间离异,带着女儿相依为命。渐渐地,吕娟变得越来越疯狂。她不仅变卖了房产,荒废了小吃店生意,甚至让女儿蔷蔷退学打工挣钱供她吸毒。因跟别人共用针头,最终感染上了艾滋病。

17岁的女儿蔷蔷愤而远走,去了外地打工。不久,吕娟被艾滋病专病区医院收治。虽然她已经戒毒成功,但女儿却不肯认她。

杨奕青知道,只有打开心结,吕娟才会配合治疗。通过多方努力,杨奕青终于联系上了蔷蔷。电话里的蔷蔷却冷冷地说:“我没有这个妈妈。她太不称职,我不想见她!”杨奕青没有接蔷蔷的话茬儿,她告诉蔷蔷:“你妈妈身体很不好,因为她不配合治疗艾滋病。她有点儿厌世,说生无可恋。如果没有求生意志,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蔷蔷忽然哭起来:“阿姨,你一定要好好治我妈妈的病啊!你告诉她,她还有一个爱她的女儿!”杨奕青趁势问:“那你愿意来医院看看你妈妈吗?”蔷蔷迫不及待地说:“我愿意!”

两天后,蔷蔷出现在吕娟面前。一见面,蔷蔷就抱住她哭道:“妈妈你不能自暴自弃,你要好好治病!”吕娟泣不成声:“妈妈错了,妈妈是罪人,我现在难受得要死,蔷蔷,我对不起你!”

蔷蔷擦干眼泪,笑着告诉吕娟:“妈妈,你曾经教导我,知错就改是好孩子。同样,你改了,也是好妈妈啊!我不怪你妈妈,我陪你一起往前走,好吗?”

吕娟不停点头,母女俩抱头痛哭,难舍难分。之后,吕娟配合治疗,病情渐渐稳定起来。

一个无辜孩子的独白

在长期接触这些病人的过程中,杨奕青还留意到,有一些病人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梦想有追求,但因为艾滋病而一蹶不振。

2016年4月,一名2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肖翔,住进了艾滋病专病区医院。杨奕青每次给肖翔挂完水,肖翔都礼貌地说声“谢谢”。他话不多,喜欢在纸上写写画画,更多的时候,则是靠在床头发呆,眼里空洞一片。杨奕青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这个文雅的孩子跟“吸毒”“艾滋病”联系在一起。

有一次,杨奕青给肖翔抽血,瞥见他正在写文章。杨奕青问:“你经常给报刊投稿吗?”肖翔摇摇头说:“没投过。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经常给校报写稿,当时我是校报记者。”

杨奕青发现,肖翔此时的眼神灵动了起来。她顺着话题说:“那你可以继续给校报投稿啊!”

肖翔的眼神暗淡了下去,沉默了一会儿,他才说:“我得艾滋病的事,全校都知道了。像我这种肮脏的人写的文章,肯定是不被学校待见的。”

杨奕青感觉到,肖翔已经产生了自厌的情绪,得经过心理辅导,让他重拾希望,重新爱上自己。于是,杨奕青赶紧鼓励他:“没关系,我朋友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我明天跟他要个投稿邮箱,你可以试试。”

其实,杨奕青的这个编辑朋友是杜撰的,为了让肖翔重拾信心,她才编了善意的谎言。但这之后,杨奕青通过人脉,真的要到了一家著名杂志刘编辑的QQ。

刘编辑在知道了肖翔的故事后,给予他很多鼓励。通过沟通,肖翔采写的文章《戒毒所戒瘾者的真情告白》顺利刊发。当拿到上千元稿费时,肖翔喜极而泣!在他眼里,这笔不菲的稿费,代表着他赢得了社会的尊重和认可。他激动地对杨奕青说:“感谢姐姐!在我最无助和迷茫的时候,你指引我找到了梦想的方向,让我从此有动力重新出发!”

那一刻,杨奕青也激动万分,幸福感不言而喻。从那以后,肖翔把杨奕青当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慢慢地敞开了心扉。

1996年出生的肖翔,是家中的独子。父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中层干部,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肖翔的成长可谓一帆风顺,良好的家庭氛围和教育,让他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阳光男孩。2014年8月,肖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广东一所大学本硕连读。

肖翔的人生本来可以继续精彩,但却因一次意外,让自己跌进了深渊。

2015年4月,肖翔跟着同学去一间酒吧玩。不久,一个中年男人上来搭讪,给肖翔杯子里满上冰啤,跟他热情碰杯。肖翔也没多想,礼貌性地跟那人喝了几杯酒。

但是很快,肖翔的意识就模糊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时,他衣裳不整地躺在一个陌生的宾馆里,和他一起喝酒的中年男人亲昵地揽着他说:“亲爱的,你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咱们以后……”

肖翔甩掉男人的手,逃回了学校。此时,肖翔一下全明白了,他被那个男人迷奸了!痛苦折磨了肖翔几天后,他的心情渐渐平复。本以为随着时间推移,他可以渐渐忘却这个耻辱。但是,一个星期后,肖翔却出现了呕吐和抽搐症状,心里就像无数只小虫啃噬着自己。他胆战心惊,一联想电影里那些刻画瘾君子的片段,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一定是被人在啤酒里掺了冰毒,被动染上毒瘾了!事后,他被学校送到戒毒所戒毒。

这个社会比我们想得更美好

肖翔永远记得那个世界末日般的日子,2015年8月,戒毒所给肖翔检测血液,竟然查出他携带艾滋病病毒!拿到复检报告的一刹那,肖翔觉得天塌了下来!他歇斯底里地哭喊、撞墙、自残、绝食,警察每天都苦口婆心地开导他、安慰他,他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但是,他的前途在哪儿?学校还能继续让他完成学业吗?父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吗?

杨奕青听着肖翔的讲诉,泪水夺眶而出。为了完成孩子的梦想,她说什么也得去肖翔的学校找领导谈一谈。

令人感动的是,学校教务处赵主任告诉杨奕青:“我们学校不会因为所谓的制度,而断送一个品学兼优孩子的前程。学校一直保留着肖翔的学籍,随时欢迎他回来学习。”第二天,赵主任又亲自去医院看望肖翔。他鼓励肖翔:“好好治病,学校老师和同学们都在等着你!”肖翔感动得泪光闪动,他紧紧握住赵主任的手说不出话来。此后,肖翔越来越阳光自信,笑容也多了起来。但杨奕青还是从肖翔偶尔的落寞中,觉察出了他还有难以启齿和安放的心事。

2016年6月初,杨奕青特意乘坐7个小时的动车登门拜访了肖翔的父母。她把真相告诉了他们,陪着他们流泪。杨奕青告诉他们:“孩子是被坏人害了才会得这个病,他是无辜的,最需要爸爸和妈妈的支持。在医疗水平越来越高的今天,艾滋病只是一个常见的慢性病。所以,不必悲观,不必难过,一定要用最平常的心态理性看待这个病,孩子才能慢慢树立与艾滋病共存的信念,才能有勇气活下去……”

几天后,父母出现在了肖翔面前,他们紧紧地抱住儿子,坚定地对他说:“孩子,你在我们心里永远是最棒的!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相信你,爱你,为你骄傲!”

肖翔紧紧抱着父母,任泪水肆意流淌。看到一家三口如此温馨的画面,杨奕青悄悄退到一旁,心里既欣慰又感动。像这些动人的场景,杨奕青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记者告别杨奕青时,已是黄昏时分,远处的群峦依然翠绿、安静,艾滋病专病区医院在群山的掩映下,依旧祥和安宁。这里,是给予那些孤独、彷徨、困苦的艾滋病人理解、包容、温暖的所在;这里,有很多位像杨奕青这样的好医生好护士,每天都伸出友爱的双手,给予艾滋病人最真挚深切的关爱,谱写着一曲曲爱的故事,赋予了他们承载明天的能量……(为保护病人隐私,除杨奕青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范文六:警世后人的艾滋病故事

警世后人的艾滋病故事

如果8年前,在羊圈相遇的那一刻,自己不曾买那个越南媳妇,如今,家里的生活会不会简单一些?泉州南安58岁的梁玉(化名)心头常挂着这事。特别是,这一个多月以来,孙子小凯(化名)肺炎不见好,梁玉的心就更加纠结。不过,更多时候,梁玉操心的是家中三个病人的生活。梁玉口中的那个女人,正是她的儿媳妇。6年前,这个越南新娘疑似感染艾滋病去世。今年6月,儿子和两个孙子相继查出患了艾滋病。这个原本就贫穷的家,风雨飘摇。

1.家里穷还是花2万买媳妇

梁玉家是一座平房,前两年,亲戚们看这一大家子可怜,出资帮忙盖的,简单粉刷完就搬了进来。每天,儿子王阿炳(化名)照例吃完早饭就往房间里躲。今年6月份,阿炳确诊感染艾滋病后,生活几乎都是这样。望了望儿子,梁玉摇了摇头,和老伴带上两个孙子,准备出发去泉州市区。一个多月前,小孙子小凯得了肺炎,当天得到泉州市区复诊。小凯的情况还算恢复得不错,梁玉一颗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个淳朴的农村妇女,讲起自家的故事,轻描淡写。大儿子阿炳24岁那年,娶了妻子,给这个清贫的家添了几分欢乐。只是好景不长,因为嫌家里穷,没过多久,媳妇就外出打工,从此不见踪影。7年后,阿炳和媳妇办了离婚。

尽管遭受挫折,做着杂工的阿炳并不自弃,努力挣钱。2年后,寻思着还是得给儿子寻一门亲事,梁玉四处找人打听。最后,在附近的英都镇,听说有一个越南媳妇要卖,梁玉便随中间人去看看。

梁玉回忆说,第一次见儿媳妇时,她被关在一个羊圈里,眼神满是绝望,角落里还有一个1岁的男婴在哭,她看见梁玉,一直往梁玉身上爬。“我摸了摸男婴的额头,很烫,估计是病了。”梁玉说,双方语言不通,羊圈里的女子跟她拼了命地比划,求她救救那个男婴。

看着男婴,梁玉心软了,抱着他去附近诊所看了病。就这样,梁玉跟娘家大哥借了2万元,越南媳妇和大孙子跟自己回了家。

2.今年6月一家三口才查出艾滋病

婚后,担心这个媳妇也嫌家里穷,跟人跑了,梁玉对儿媳妇特别好,婆媳间也很和谐。婚后第二年,媳妇生下孙子小凯。没想到,小凯生下来不久,儿子阿炳出了车祸,因没钱治疗,最后,阿炳落下腿脚不便的毛病。不过,媳妇并不嫌弃,照顾得十分周到。梁玉心想,一家人慢慢打拼,苦日子要熬出头了。

只是,祸不单行,小凯出生才8个月,媳妇就病得特别严重,却怎么也查不出病因。媳妇久治不愈,在小凯一周岁后,终于撒手离去。媳妇去世后,儿子也没什么心思再娶,靠着打工,艰难地维持着家里的生活。

今年6月,儿子身体开始不舒服,手上、身上长了很多疱疹。到了许多医院看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问题。有一次,梁玉无意中跟当医生的亲戚说起越南媳妇死前的症状,亲戚建议让阿炳查查HIV这个项目。不久后,阿炳便确诊感染上艾滋病。

艾滋病,对于这个陌生词汇,梁玉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直到医生说会传染,梁玉才开始慌了,带了两个孙子来检查,最后在南安市疾控中心,确诊了两个孙子也得了病。梁玉这才知道,这一切,应该都起源于8年前自己的那个决定。

3.孩子得到资助希望他们能快乐

梁玉说,媳妇在自己家呆了不过2年8个月的时间,被四处贩卖的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临终前,媳妇死死地拉住她的手,说着自己死后,丈夫最苦,婆婆第二苦,但希望无论如何,不要卖了孩子,步她的后路。“地瓜和稀饭,也要养活他们。”

艾滋病,到底是什么?至今,梁玉也只是知道个大概,知道会传染,但怎么个传染法,不识字的她,并不知道。心里也会怕,但还是每天哄着两个孙子吃饭、睡觉。只是,如今这样的家庭,让她不敢轻易在村里走动,担心对别人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是我们的命运,遇到了也没办法。”梁玉的丈夫在一旁,抹着眼泪,接过话。

让梁玉和丈夫欣慰的是,女儿和女婿一家特别支持她。特别是女婿,还特地带了小孩过来与孙子们玩在一起,说“管吃饱”,让梁玉不要想太多。前不久,泉州“爱之城堡”防艾志愿者组织也与梁玉对接上,志愿者陆风帮忙联系了疾控部门和爱心人士,两个孙子接下来可以享受“四免一关怀”的政策,免费服药;每月,爱心人士支援350元费用给这个家庭。

只是,对于未来,梁玉很迷茫。自己和老伴种了一点地瓜和玉米,每月300元的低保,加上女婿的接济,维持温饱不成问题。两个孙子也大概都知道自己有病,只是,年幼无知的他们,没有病状,依然天真无邪。但自从确诊后,儿子阿炳几乎一言不发,不愿与人沟通,每天吃完饭、看会电视,又立即躲回自己的世界。梁玉也不敢问儿子今后有什么打算。警世后人的艾滋病故事

如果8年前,在羊圈相遇的那一刻,自己不曾买那个越南媳妇,如今,家里的生活会不会简单一些?泉州南安58岁的梁玉(化名)心头常挂着这事。特别是,这一个多月以来,孙子小凯(化名)肺炎不见好,梁玉的心就更加纠结。不过,更多时候,梁玉操心的是家中三个病人的生活。梁玉口中的那个女人,正是她的儿媳妇。6年前,这个越南新娘疑似感染艾滋病去世。今年6月,儿子和两个孙子相继查出患了艾滋病。这个原本就贫穷的家,风雨飘摇。

1.家里穷还是花2万买媳妇

梁玉家是一座平房,前两年,亲戚们看这一大家子可怜,出资帮忙盖的,简单粉刷完就搬了进来。每天,儿子王阿炳(化名)照例吃完早饭就往房间里躲。今年6月份,阿炳确诊感染艾滋病后,生活几乎都是这样。望了望儿子,梁玉摇了摇头,和老伴带上两个孙子,准备出发去泉州市区。一个多月前,小孙子小凯得了肺炎,当天得到泉州市区复诊。小凯的情况还算恢复得不错,梁玉一颗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个淳朴的农村妇女,讲起自家的故事,轻描淡写。大儿子阿炳24岁那年,娶了妻子,给这个清贫的家添了几分欢乐。只是好景不长,因为嫌家里穷,没过多久,媳妇就外出打工,从此不见踪影。7年后,阿炳和媳妇办了离婚。

尽管遭受挫折,做着杂工的阿炳并不自弃,努力挣钱。2年后,寻思着还是得给儿子寻一门亲事,梁玉四处找人打听。最后,在附近的英都镇,听说有一个越南媳妇要卖,梁玉便随中间人去看看。

梁玉回忆说,第一次见儿媳妇时,她被关在一个羊圈里,眼神满是绝望,角落里还有一个1岁的男婴在哭,她看见梁玉,一直往梁玉身上爬。“我摸了摸男婴的额头,很烫,估计是病了。”梁玉说,双方语言不通,羊圈里的女子跟她拼了命地比划,求她救救那个男婴。

看着男婴,梁玉心软了,抱着他去附近诊所看了病。就这样,梁玉跟娘家大哥借了2万元,越南媳妇和大孙子跟自己回了家。

2.今年6月一家三口才查出艾滋病

婚后,担心这个媳妇也嫌家里穷,跟人跑了,梁玉对儿媳妇特别好,婆媳间也很和谐。婚后第二年,媳妇生下孙子小凯。没想到,小凯生下来不久,儿子阿炳出了车祸,因没钱治疗,最后,阿炳落下腿脚不便的毛病。不过,媳妇并不嫌弃,照顾得十分周到。梁玉心想,一家人慢慢打拼,苦日子要熬出头了。

只是,祸不单行,小凯出生才8个月,媳妇就病得特别严重,却怎么也查不出病因。媳妇久治不愈,在小凯一周岁后,终于撒手离去。媳妇去世后,儿子也没什么心思再娶,靠着打工,艰难地维持着家里的生活。

今年6月,儿子身体开始不舒服,手上、身上长了很多疱疹。到了许多医院看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问题。有一次,梁玉无意中跟当医生的亲戚说起越南媳妇死前的症状,亲戚建议让阿炳查查HIV这个项目。不久后,阿炳便确诊感染上艾滋病。

艾滋病,对于这个陌生词汇,梁玉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直到医生说会传染,梁玉才开始慌了,带了两个孙子来检查,最后在南安市疾控中心,确诊了两个孙子也得了病。梁玉这才知道,这一切,应该都起源于8年前自己的那个决定。

3.孩子得到资助希望他们能快乐

梁玉说,媳妇在自己家呆了不过2年8个月的时间,被四处贩卖的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临终前,媳妇死死地拉住她的手,说着自己死后,丈夫最苦,婆婆第二苦,但希望无论如何,不要卖了孩子,步她的后路。“地瓜和稀饭,也要养活他们。”

艾滋病,到底是什么?至今,梁玉也只是知道个大概,知道会传染,但怎么个传染法,不识字的她,并不知道。心里也会怕,但还是每天哄着两个孙子吃饭、睡觉。只是,如今这样的家庭,让她不敢轻易在村里走动,担心对别人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是我们的命运,遇到了也没办法。”梁玉的丈夫在一旁,抹着眼泪,接过话。

让梁玉和丈夫欣慰的是,女儿和女婿一家特别支持她。特别是女婿,还特地带了小孩过来与孙子们玩在一起,说“管吃饱”,让梁玉不要想太多。前不久,泉州“爱之城堡”防艾志愿者组织也与梁玉对接上,志愿者陆风帮忙联系了疾控部门和爱心人士,两个孙子接下来可以享受“四免一关怀”的政策,免费服药;每月,爱心人士支援350元费用给这个家庭。

只是,对于未来,梁玉很迷茫。自己和老伴种了一点地瓜和玉米,每月300元的低保,加上女婿的接济,维持温饱不成问题。两个孙子也大概都知道自己有病,只是,年幼无知的他们,没有病状,依然天真无邪。但自从确诊后,儿子阿炳几乎一言不发,不愿与人沟通,每天吃完饭、看会电视,又立即躲回自己的世界。梁玉也不敢问儿子今后有什么打算。

范文七:南非听艾滋病人讲故事

南非艾滋病孤儿塔法泽瓦拿着玫瑰花,祭奠死于艾滋病的母亲。CFP供图

南非,不仅是世界杯的主办国,更是众所周知的艾滋病高发地区。在世界杯赛事休整期,本报记者在约翰内斯堡采访了部分医生、艾滋病患者,试图通过这些真实的人和事,告诉你一个真实而又特别的南非。

据联合国机构统计,截至2010年1月,南非4932万人口中,有超过570万人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无论是艾滋病人口比例,还是艾滋病患病率,南非都高居全球之首。因此,世界杯开始之前,不少国家都向那些想去南非看世界杯比赛的球迷发出警告:

“最好不要去酒吧,那里是艾滋病的源头,即便发生性行为,也一定不要忘记使用避孕套。”

那么南非的艾滋病患病率究竟有多高呢?据了解,15岁至19岁人群的艾滋病感染率为12.9%,20岁至24岁人群的感染率约为20%,最高感染率是25岁至29岁的人群,他们之中有37.9%的几率感染上艾滋病。南非媒体分析,“这个年龄段正是最频繁、最混乱的阶段,也是世界杯球迷最多的年龄段”。

更让人担心的是,世界杯期间,约有4万名外国妓女通过各种渠道前往南非,追求所谓的“世界杯性经济”,其中不少妓女正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在约翰内斯堡的富人区——桑顿区,坐落着这个城市最大的公立——约堡公立。许多贫穷的人因为无力负担医药费,都会选择来这里取药,其中就包括约堡数量庞大的艾滋病人。不费什么力气,记者就发现了某个取药窗口排了一条特别长的队,那正是艾滋病人免费拿药的地方。

排队的人群中,有的人看到陌生人就会躲闪,有的人却完全无所谓。在承诺不会拍摄照片之后,克拉克医生带领我们走近了他们,让记者顺利采访了数名艾滋病患者。

但愿她们的故事,只是故事,而不是常常重复的现实。

姓名:芭芭拉

年龄:20岁

艾滋病病史:3年

在排队的人群中,一个打扮有些土气、但双眼依旧不失光泽的姑娘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从记者进入大厅那一刻起,这名叫芭芭拉的姑娘就始终躲闪着记者,克拉克医生告诉记者:“芭芭拉的经历有些痛苦,请你注意不要伤害到她。”

于是,记者小心翼翼地邀请芭芭拉坐下,并为她买了一瓶饮料,在她完全放松之后,才听到了一个极为悲惨的故事。今年20

岁的芭芭拉出生于南非著名的黑人聚集地:索维托。和同龄的姑娘所不同的是,芭芭拉并没有很早就去打工,因为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有工作。这在索维托是非常难得的。正因为如此,芭芭拉才能顺利地读完中学。

然而,悲剧悄悄袭来。一天放学的路上,眼看就要到家的时候,芭芭拉被一名歹徒抓走,并被强奸。“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我们班上的女同学好多都被强奸过。”芭芭拉苦涩地说,“不过我更倒霉,因为强奸我的是一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从17岁患病到现在,已经3年,芭芭拉说,如果不是因为患病,她应该已经上大学,甚至有可能结婚了。“但现在,我什

么都不敢想、不敢做。每周我都会来这里取药,然后打工,然后等待死亡。”

【现象】糟糕的治安、淡漠的防范意识„„这些社会不安定因素,终于构成了芭芭拉的悲剧,也是造成南非艾滋病发病率高居不下的一大原因。

姓名:吉娜

年龄:5岁

艾滋病病史:5年

正当记者结束采访即将离开时,克拉克医生突然叫住了我:“你想认识一下吉娜吗?她只有5岁,而且很开朗,她是所有我们艾滋病人的开心果。”说话间,一个黑人小姑娘出现在了记者面前。

“你好,我叫吉娜!”小姑娘大方地说,克拉克医生说,这个名字是的医生给她起的,“她的妈妈生下她不久后就去世了,因为艾滋病。”原来,吉娜的母亲怀上吉娜的时候就已经被查出患有艾滋病了,但由于当时胎儿已经很大了,只能把吉娜生下来。可惜吉娜还不到1岁时,妈妈就去世了。

为什么没有将吉娜送到联合国的艾滋病儿童村?克拉克医

生还没来得及回答,吉娜抢着说:“不,我就愿意在这里,这里很好,叔叔阿姨对我都很好,我哪儿都不想去。你不是来接我走的吧?”小姑娘一眨一眨的大眼睛充满了警惕,直到记者掏出随身带的薄荷糖,吉娜才没有生气了。

克拉克医生说,像吉娜这样的小女孩在南非还有很多,“许多父母甚至在小孩出生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有艾滋病,所以才会造成许多天生的艾滋病小孩。”最后,克拉克医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吉娜还能活多久,我们只希望能让她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开心。”

【现象】从2007年起,南非实行了《2007-2011年艾滋病

防治国家战略计划》,试图让95%的孕产妇和90%的新生儿接受艾滋病病毒检测,但至今收效甚微。

姓名:卡鲁

年龄:25岁

艾滋病病史:5年

“看着他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就生气!”克拉克医生指着坐在门口椅子上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卡鲁向记者介绍,“他是一个南非艾滋病患者的典型,在他身上你会了解到很多东西。”

出生在索维托的卡鲁是个长得很帅的黑人小伙,1.9米左右的身高,加上永远挂在脸上的笑容让他非常招女孩喜欢,“我有很多女朋友,她们都很漂亮,身材很辣,嘿嘿,要不要给你介绍?”和卡鲁的聊天很开心,完全不像在采访一名艾滋病患者。

卡鲁说,他是在5年前的一次血检时查出自己患上艾滋病的,但具体什么时候感染上的,他也不知道。卡鲁现在在一家汽车销售上班,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跳舞、喝酒是卡鲁的最爱,每到周末他都会去酒吧,“那里有很好听的音乐,当然也有很多美女。”卡鲁说,南非的女孩很开放,他几乎每次都可以从酒吧带女孩回家过夜,有时候甚至不止一个。至于会不会采取安全措施,那要

看当天晚上有没有喝多。

南非黑人的性观念非常开放,在卡鲁看来,性就如同生活中

的吃饭穿衣一样重要。卡鲁和南非的很多年轻人一样,性伙伴的数量是他们骄傲的资本。

“艾滋病没什么大不了的。”卡鲁完全没拿艾滋病当回事,

现在依旧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对他来说,生活是用来享受的,他从来没有担心过有一天艾滋病会带走他的生命。

【现象】这是一个对于性很开放的社会,但糟糕的是,由于

很多人都抱有无所谓的态度,因此他们往往觉得采不采取安全防

范措施也无所谓。

姓名:杰森·杨

年龄:43岁

艾滋病病史:4年

在约翰内斯堡的一家私人诊所,记者意外地遇到了一位染上

艾滋病的华人——杰森·杨。

“我感染艾滋病已经快4年了。”坐在诊所大厅的角落里,

杰森·杨显得有些憔悴。黑色的外套、淡色的牛仔裤,鼻梁上架

着一副无框的眼镜,怎么看都不敢相信这是一名身患艾滋病的人。确实,他的故事有些离奇,起码在中国人看来是这样。因为传染艾滋病给他的,是他那位已经过世的妻子。

“她是一个美丽的黑人女孩。”2004年夏天,杰森在德班的

沙滩上认识了一位美丽的祖鲁族女导游凯蒂。相恋半年后,两人结婚了并在约堡安了家。回忆起当初的那段甜蜜,杰森原本黯淡的眼睛突然有了神采,“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们就是,那一年的德班海边,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片刻之后,杰森回到了现实,“很多事情是预料不到的。”结婚两年后,在一次体检中,两人同时发现感染上了艾滋病,“我们结婚后,她还和另外

一个男人保持着性关系。”说到这里,杰森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中国人,很不能理解她们的想法,在他们看来,生活中除了丈夫还应该拥有一个情人。”杰森和凯蒂的一直感情很好,即便在发现感染艾滋病之后,两人也没有离婚。去年,凯蒂去世了,留下了杰森一人在痛苦中挣扎。

【现象】在南非,华人感染艾滋病的很少,这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

范文八:艾滋病与大学生的那些事儿

艾滋病与大学生的那些事儿

文/乐云

一个颇为尴尬却不得不说的事实是:艾滋病正逐渐向被视为净土的大学校园

侵蚀。这并非危言耸听或杞人忧天。

2010年,杭州市西湖区疾控中心在所辖的三所大学结合体检,抽查了三所大学2000名大学生,结果发现有8名学生感染上艾滋病病毒,阳性率在0.4%。

2010年广州数据显示,在性传播途径中,男同性恋群体内的艾滋病感染率,比7年前增加了5倍,大学生以及五十岁以上老年人病例数增加较快。 2011年,在东莞市疾控中心的“世界艾滋病日”宣传咨询活动中,据报道

再次出现大学生感染者。

从数据上看,目前大学生群体中艾滋病患者比例还不算太大,但却有向这一群体急剧传播的趋势。据华南师大副校长钱贤彬称,大学生艾滋感染群体扩大,艾滋病感染者中70%是青少年。这说明,艾滋病人群以青少年为主,这无疑为大

学生群体敲响了警钟。

之所以要警惕艾滋病向大学生群体的蔓延,原因无外乎两个:

一是源自大学生较为开放的性观念。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性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当前中国年轻人性观念日益开放,而性教育相对缺乏,可能会增加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年轻人感染艾滋病的风险。言下之意,性观念的开放和性教育的缺失,将会极大地提高艾滋病与大学生“亲密接触”的机率。

二是源自大学生普遍性知识缺乏及性安全意识淡薄的现状。来自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监测中心的调查显示:最近一次性行为中,只有60%左右的人使用了安全套。在艾滋病传播渠道的问题上,有三成的人竟然认为被蚊虫叮咬会传播。而在安全套的用途方面,安全套时,学生的答案几乎一样:“安全套就是避孕套,主要是为了避孕才会用。”大学生对安全套的防治性病尤其是艾滋病的传播方面了解着实有限。由此可见中国大学生性知识是如何贫乏,艾滋病预防

的意识是如何淡薄的了。

通过对目前掌握的大学生艾滋病患者的病例分析,我们有理由相信:大学生感染艾滋病的途径主要有三种:一是性关系较紊乱者,由于拥有多个性伴侣,又缺乏安全意识,结果染上艾滋病的机率较高;二是同性恋患者。从世界范围来看,艾滋病患者的两大病因是吸毒与同性恋,这一趋势也在大学生群体有所反映。根据卫生部数据,学生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这些学生病例中,同性传播所占比例从8%上升为36.9%,排第一位。三是与外国人存在性关系者。武汉某高校女大学生朱力亚的“艾滋”故事便很鲜明地体现了这一点。2005年,外语系22岁女大学生朱力亚,在其巴哈马籍男朋友离开武汉回国治疗艾滋病之后,发现自己不幸被传染上艾滋病。很明显的是,她的巴哈马籍男友向

她隐瞒了艾滋病史,导致她最终感染上艾滋病。

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第三种情况知之甚少,因为缺乏足够的事例作为支撑。但朱力亚的故事却将这一现象的危害性真实而残酷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是,目前在中国不少大学留学的外国留学生群体中,存在一部分艾滋病患者。他们在中国的留学生活中,很容易会在中国交女朋友并发生性关

系,由此给女大学生带来致命的打击。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跃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国留学生选择到中国留学,在中国中西部的许多大学中,来自非洲的黑人学生更是比比皆是。由此带来的问题是,

一部分留学生群体中是艾滋病携带者或潜藏携带者,他们有意无意地将艾滋病带

到中国,传染给他们在中国的女朋友。

要命的是,有些女大学生以找留学生为荣,她们有的贪图留学生的钱财,有的甚至无钱也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这正好令那些性观念颇为开放的外国留学生们求之不得。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当中国的女大学生痴情一片时,某些外国留学生却做着“夜夜新欢”的美梦。有的男留学生,曾经每天换一个女朋友;有的男留学生,因为在追求中国女大学生方面过于出格,曾经导致全校男生的游行反对。在这种极度不对等的“恋爱”中,其实极有可能埋下了“艾滋病”的祸根。笔者在此特别提醒那些正在和外国人谈恋爱的女大学生一定要有安全意识! 2011年12月1日,将是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题是“朝零努力”,包括零新增感染、零歧视、零死亡。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主要的原因还是希望大学生们尤其是女大学生们,一定要关心自己的身体,加强性安全意识教育,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健康与前途,同时也牵系着我们民族的希望与

未来。

近日,由广东省教育厅主办的“行动起来,向‘零’艾滋迈进”活动在华南师范大学大学城校区举行,大学城8所高校参与活动。特别值得赞许的是一位广州美术学院的女生。她在活动现场讲授使用安全套方法。面对前来咨询的大学男生,她没有面露难色,而是大方讲解,并在讲授的过程中,不忘提醒男生该注意的细节。这位美女大学生,在宣传防艾治艾的活动中所表现的镇定、勇敢和勇于

面对,无形中给我们大学生上了一堂精彩的防艾治艾课。

远离艾滋,珍爱生命!谨以此文献给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和中国的大

学生们!

范文九:艾滋病防治先进事迹

艾滋病防治先进事迹

孟津县疾控中心 李孟华

一、认真学习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认真学习专业知识和上级有关传染病防治、艾滋病防治的文件及各种法律、法规和政策。

二、自己作为疾控科主任和共产党员,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处处事事起模范带头作用,认真遵守单位的各项规章制度和纪律。

三、由于疾控科人少,艾滋病防治任务重,所以我在日常工作中,经常加班加点,忘我工作,节假日和星期天很少休息。

四、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我带领全科同志,克服工作中的种种困难,近几年圆满完成市卫生局下达的各项艾滋病防治任务。

1、按时上报各种报表;

2、按时完成各种检测任务;

3、定时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单阳配偶进行随访;

4、大力开展对艾滋病高危人群的干预工作; 5、有效开展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工作;

6、积极开展对全县各类人群的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宣传

教育工作。

五、在近几年市卫生局对我县艾滋病防治工作年度督导、考核中,对我县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表扬。

范文十:一个艾滋病女人的故事/2[散文欣赏]

一个人的坏是分很多种的,有的人是心思坏,这种人没有良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眼睛里只有自己,不管别人的生死,有的人是社会坏,就是说这种人的坏只不过表现在生活的细节里,比如喜欢打架,喜欢偷鸡摸狗,这种人良心还在,坏只不过是一种年龄的表现,张小花总是以为哥哥是最坏的,因为哥哥曾经把一个人的耳朵一刀消掉,曾经把仇人家的门从外面锁住,放一把火,但是和小赖认识后,才知道哥哥的坏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

张小花和小赖发生了关系后,两个人之间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这时候张小花已经17岁了,正是一个女孩子感时花溅泪的浪漫年龄,张小花开始时不时的站在门口望着花椒树的方向,因为小赖的家就在花椒树后面不远的一个坑塘上面,是一幢青砖两层瓦房,这在当时的农村也可以是一座豪宅了,因为在七十年代的农村,草房还是主题,瓦房寥寥无几,何况两层瓦房,小赖的父亲是生产队长,手底下百十口人,你可别小看生产队长,在那时候一个生产队长的权利可是非常大的,派工,分粮食,分宅子,这些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东西生产队长有绝对的权利,那时候,小赖的爷爷还活着,而且会一手磨豆腐的好手艺,磨出来的豆腐香嫩,平常不用走街串巷,磨两个豆腐,不到中午就被村民们跑到家里买完了,每年离春节还有二十多天,前来顶豆腐的就排到大年二十八了,那时候鸡蛋肉是人们想象的美食,只有豆腐是一家人过年的主菜。

张小花的哥哥其实早就知道了她们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张小花发现哥哥有点怕小赖,两个人个子差不多,不过哥哥人高马大,还天天举车子轱辘,打沙袋,据说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受不了他一拳,而小赖却是瘦高,胳膊细长,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张小花发现,小赖每次来,不是提着一只鸡,就是一只剥了皮血肉模糊的兔子,两个人去代销店买来两瓶地瓜烧,一人一瓶,而且不用筷子,如同新疆人手抓羊肉一样大快朵颐,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划拳,哥哥粗壮的手指头和小赖女人一样细长的手指头在空中飞舞,哥哥总是输,所以两瓶酒哥哥喝了一大半,后来细心的张小花发现小赖划拳非常赖,嘴里喊的和伸出来的指头不一致,而且常常把喝进去的酒偷偷的吐出来,张小花发现后,小赖还给张小花做个鬼脸,然后用两只手比划一个圆圈和一根棍子,那是在农村大人们都知道的一个非常淫邪的动作,表示男女之事,那个时候张小花就觉得脸发烧,而且觉得乳头勃起,下面有一种蚂蚁咬的酥麻,那时候正是麦苗灌浆的季节,天高云淡,风和日丽,田野里到处洋溢着一种甜甜的麦芽的芬芳,温暖的阳光透过天井射进来,张小花一边纳鞋底,一边幸福的看着两个人划拳的优雅,不一会,哥哥就歪倒在小桌旁边的坑上,小赖就过来死死的抱着她亲,然后撩起她的衣服,去抚摸她丰满的乳房。。。。

春天的夜晚迷离而又春情盎然,张小花吃过饭喜欢坐在坑上一边纳鞋底,一边趴在窗户上看着那片模糊的花椒树,直到听见小赖熟悉的脚步声在窗户下响起,然后就是小赖那欢快的口哨声和迷离的月光一起扑进来,这时候张小花会偷偷地打开们,然后坐在小赖那辆崭新的二八飞鸽自行车上,开始的时候,她不好意思搂小赖的腰,只是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后车子座,那个小赖就开始一紧一松,搞得她害怕掉下来,不由自主的就去搂小赖的腰,而她高耸的乳房随着小赖骑车的不规则,不停的碰撞小赖的背部,然后两个人就在打麦场上学骑自行车,再然后两个人就滚倒在一片月光的迷离里。

小张小花两个月后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她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小赖的身影了,问哥哥,哥哥说他天天怪里怪气的,谁知道鼓捣什么去了,看见妹妹两眼起泪的样子,哥哥说听别人说去西安他舅舅家去了,不会丢了,白天张小花去小赖家附近转悠,看见人就扭过脸去,有认识的人就问她,你不是张麻子家的闺女,在这找谁哩,张小花不由自主的脸就红了,诺诺的说俺找俺家的小黑狗哩,然后就逃也是的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