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奥特曼怪兽排名

艾斯奥特曼怪兽排名

【范文精选】艾斯奥特曼怪兽排名

【范文大全】艾斯奥特曼怪兽排名

【专家解析】艾斯奥特曼怪兽排名

【优秀范文】艾斯奥特曼怪兽排名

范文一:奥特曼与怪兽

曦 湖 南省 安 化 县 马 路 镇 中 学九 年 级 1 3   班  肖春 芳  5

图/ 风 尚动 漫 新 吴京 徽

“姑 姑 , 我 回 来 了 。 不 见 其   的 是 嘴 角 含 笑 ,一 副 笑 里 藏 刀 的样 子 ; ”   人 , 先 闻 其 声 ,一 听 就 知 道 是 高 音 喇  第 三 个 毛 病 是 老 喜 欢 惹 刁 刁 生 气 , 而  叭— — 刁 刁 回来 了 。   且 还乐 此 不疲 。总 之 ,他们 是 很 不对

“ ,是 刁 刁 啊 , 未 未 刚 回 家 ,你   味 的 “ 梅 竹 马 ”  噢 青 。 姑 姑 出 差 去 了 , 今 晚 住 我 们 家 吧 !”   对 面未未 的妈妈 邓阿姨 这样说 。   比如 说 , f f 话 不 投 机 … …  电『 ] “ ,你 怎 么 在 我 家 ? 奥 特 曼 不 是   喂

“ ,看 来 今 晚 又 得 住 那 个 大 I兽   住 太 空 的 吗 ? ” 未 未 阴 阴 地 问道 。 唉 圣   家里 了。 刁刁无奈地想 。 ”   “ 原 因 !” 刁 刁 突 然 想 起 了 这 句   有

说 到 未 未 , 刁 刁 心 里 的 那 个 火  话 。   啊 ,就 直 往 上 冒 。 未 未 和 刁 刁 从 小 一

起 长 大 ,未 未 的妈 妈 和 刁 刁的 姑姑 是

“ 什么原 因? ”未未追 问。 有

“ 原 因 就 是 有 原 因 ,用 得 着 向 你   有

个 单位 的一 对 “ 盐坛 子 ” 油 。连 大 人   报 告 吗 ? ” 刁 刁 只 觉 得 有 一 股 怒 气 直

们 都 这样 了 ,两 人 也 就 只 能是 “ 梅  往 上 蹿 。你 瞧 瞧你 瞧 瞧 ,像 这样 无 聊  青

竹 马” 了。   的对 话在 他 俩认 识 的 这 十几 年里 已经

可是 ,两人 却 是 很 不对 味 的 “   不 知道 发生过 多少 次 了。“ 想 ,如果  青 试

梅 竹 马 ” 刁 刁说 ,未未 有 三 个 毛 病 : 没 原 因 ,我 能待 在 你 这儿 吗 ?全 是 一  。   第 一 个 毛 病 是 喜 欢 有 事 没 事 地 看 着 天   些 废 话 。 你 就 不 能 少 说 两 句 ,让 我 省   空 。一 脸 忧 伤 的 样 子 ; 二 个 毛 病 是 总   点 儿 口水 吗 ? ” 第   喜 欢 居 高 临 下 地 与 别 人 对 话 ,更 恐 怖

“ 是 … … 我 们 家 不 能 收 留外 星 人   可

电 烹  ,十天干:甲 乙 丙 丁 戊 己 庚 辛 壬 癸   ■

n  m

的 哎 !”未 未 还是 饶 有 兴趣 地 奉 献 他

的 口水 。

“ 存心 的 了? 谁呀?我 吗 ?没 有  谁

呀 !” 未 未 依 然 是 那 种 没 有 情 绪 波 动

“ … … ” 刁 刁 突 然 眼 前 — 亮 ,我   的 语 调 。 你 “

来 看着 你 呀 !免 得怪 兽 到 处 惹祸 ,扰

乱 地 球 和 平 。  ”

“ 敢 说你没有 ? ” 你

“ 是 没 有 呀 !你 可 不 能血 口喷  我

人 。 未 未 很 沉 稳 地

采 用 俯 视 的方 式   ” 含 笑 望 着 刁 刁 。 两 颗 龅 牙 似 乎 在 擂 战

“ ……”未 未被气 得语 无伦次 , 你

显 然 ,这 一 局 ,刁 刁 胜 。

“ 刁 ,快过 来 吃 鸡 腿 呀 !阿 姨 可   鼓 , 看 起 来 活 脱 脱 就 是 一 个 大 怪 兽 。 刁   是 给 你 留 了 一 只最 大 的 。 邓 阿 姨 在 厨   哼 ,不 就 是 人 长得 高 点 儿 吗 ? ”

房 叫道 。

哇 , 又 是 这 个 笑 容 !这 个 笑 容 实  在 是 太 可恶 了 ,刁刁 拼命 控 制 住要 跺

刁 刁心 情很 好地 大 步 走进 厨 房 ,

刚 一 进 门 , 便 看 见 了 那 只 特 大 号 鸡   脚 的 自 己 ,好 , 我 让 你 看 看 什 么 是 血  “

腿 , 刚 要 伸 手 去 拿 , 不 料 半 路 杀 出 个   口喷 人 !” 刁 刁开 始 撸 袖 子 。

程 咬 金 , 被 未 未 抢 先 一 手 抓 了 去 ,还   挑 衅 似 的 咬 了一 口 。   “ 了 得 了 ,你 们 俩 啊 ,一 见 面  得 就 吵 架 , 未 米 , 你 就 不 能 让 着 点 刁 刁

刁 刁 气 得 直 跺 脚 ,你 … … 你 存 心   吗 ? 你 要 是 把 我 未 来 儿 媳 妇 儿 给 吓 跑   “

了,我 可不饶你 。邓阿姨在一‘ ” 旁打趣 。

“ ! ”阿 姨 ! ”两 人 异 口 同声 地   妈 “

说。

“瞧 瞧 , 连 吵 架 都 这 么 有 默   契 … …”邓 阿 姨一 边 偷 笑 着 ,一 边 自   言 自语 道 。

“ 和 他 ( )有 默 契 了 。 又 是  谁 她 ” 两 个 声 音 同 时 响起 。   “ 呵…… 呵呵 ……”有人 正在偷  呵 笑。   瞧 瞧 ,真 是 有 其 母 必 有 其 子 啊 ,   现 在 的大人 怎 么 都这 样 呢 ?不 知 道会  腐 蚀 未成 年 人 思想 吗? 刁刁 打 心 眼里

郁 闷着 。   再 比 如 说 ,他 们 有 莫 名 其 妙 的 斗

/ 梦的推 究连另一场梦。 对   皇  [ ] 哈 利法克斯  《 英   文集 》

嘲9   2 ☆4

争心 理 。

“ 刁刁你: 快点 ,这都催 好几遍 了。  ” “ 了好 了,马上就 好 ,这上 吊也   好

事实 上 ,从 幼儿 园 起 ,两 人  ̄ A  J, U

没 闲 过 。这 十几 年 来 ,他 们 过 的都 是   得 让 人 先 喘 口气 啊 !你就 别 皇 帝不 急

莫 名 其 妙 的 对 峙 岁 月 。 两 人 都 还 挂 着   太 监 急 了 。 刚 跑 完 “ 子 8O米 ” 的  ” 女 0 鼻 涕 的 时 候 ,小 胳 膊 小 拳 头 就 经 常 往   刁 刁 很 不 满 地 嘟 哝 着 。   对 方 身 上 打 。 小 时 候 ,女 孩 子 比男 孩   “ 么 ? ” 颠 颠 说 着 就 做 出鲁 提 辖   什

子 发 育 得 快 ,所 以 两 人 还 斗 得 旗 鼓 相   拳 打 镇 关 西 的 架 势 , 把 粉 拳 往 刁 刁 身

当 , 甚 至 手

长 脚 长 的 刁 刁 有 时 还 能 占  上 砸 , 刁 刁 却 像 兔 子 一 样 迅 速 蹦 了 出

点上 风。

去 ,远 处 隐 隐 传 来 回音 :“ 姐 ,行 行   大

可 是 , 谁 也 无 法 阻 止 自 然 规 律   好 ,就 算 是 复 仇 也 得 先 留 着 我 这 条 小

的 发 展 , 上 了 初 中 后 ,事 实 雄 辩 地 证   命 去 赴 战场 啊 ! ”   明 , 未 未 已 经 是 强 者 了 , 望 着 比 自 己  穿 过 报 名 处 那 拥 挤 的 人 群 ,刁 刁

足 足 高 出 一 个 头 的 未 未 , 刁 刁 经 常 会   发 现 了 一 个 可 疑 人 物 , 以 她 敏 锐 的 洞

感 叹 世 事 变 幻 无 常 。 当 然 , 刁 刁 也 不   察 力 看 得 出 , 义 是 那 个 家 伙 ,他 来 千   “

是 笨 蛋 ,武 斗 不 行 改 文 斗 , 除 了 武  吗 ?难 道 是 来 给我 加 油 的? ”但 是 这  力 ,别 的什 么都 得 争个 高下 。 只是 ,

想 法 很 快 就 被 否 定 了 ,怎 么 可 能 ? : ‘

双 方 家 长 就 不 明 白 了 , 孩 子 们 这 到 底  他 可 是 自 己 多 年 以 来 的 敌 人 啊 , 一 定

是在争个 啥呀 ?   哎 呀 !最 近 刁 刁 都 快 烦 死 了 , 由

是 来 看 我 怎 么 出 糗 的 !啊 ,一 定 不 能

输 ,加 油 ! ”

于 未 未 是 校 队 的 ,所 以 刁 刁 也 莫 名 其   妙 地 进 了 校 队 。 为 了 筹 办 一 星 期 以 后

“ 就 各 位 ,预 备 … …跑 !” 枪 声   各 响 ,刁 刁 马上 箭 一般 地 冲了 出去 。

的 校 运 会 , 老 班 把 班 上 女 孩 子 都 不 敢   前 2O米 , 刁 刁 一 直 跑 在 第 一 位 ,跑   O 报 的 几 项 长 跑 任 务 给 刁 刁 报 了 。殊 不   第 二 圈 的 时 候 , 刁 刁 感 到 自 己 的 双 腿   知 ,队里 训 练 的时 候 偷着 休 息 的就 是  发软 无 力,速 度慢 了下 来 。朝 阳变成

以 刁 刁 为 首 的 那 一 伙 , 你 说 现 在 , 能

不 急吗?

了 血 色 的 ,空 气 似 乎 也 凝 固 了 , 刁 刁  “ 你 一 定 可 以 的 ,就 算 拼 死 也 得 跑 完 这   10 0 0米 ,绝 对 不 能 让 那 个 大 怪 兽 给 看

比赛 的那 天 ,是 个 难 得 的好 天气 。

“ 置 年 级 女 子 10 米 第 二 组 参   扁 了 … … ” 她 不 断 地 给 自 己 打 气 。 可  请 00 赛 选 手 到 操 场 上 集 合 … … ” 广 播 里 已  是 步 子 仍 是 越 迈 越 重 ,头 晕 ,恶 心 ,

经 在 叫 第 二 遍 了 , 颠 颠 看 到 刁 刁 还 在  慢 吞 吞 地 系 鞋 带 ,心 里 不 禁 一 阵 着 急 :

阵 阵 袭 来 , 胃里 面 好 像 有 什 么 东 西

在不 停 地 翻 滚 ,天旋 地 转 。人 群里 有

中国十部 著名歌 剧 : 《 白毛女

》 《   王责和 李香香 》 《   小二黑 结婚 》 《   刘胡 兰》 《   洪

湖赤卫队 》 《   草原之歌 》 《 霞》 《   红   刘三姐 》 《   红珊瑚 》 《   江姐 》

9   3啬

・ 霄  t

他 眉 头 往 上 — 扬 ,似 乎 在 挑 衅 。

“ 知 道 他 来 没 好 事 。 刁 刁 这 么  就 ” 想 着 ,但 倔 强 不 服 输 的 性 格 使 她 忽 然

么 办 呢 !”

“ 么 ? 他 背 我 来 的 ? 呸 呸 呸 … …  什 什 么 小 竹 马 呀 !”

就 来 了 精 神 , 心 里 什 么 都 不 管 了 , 只

的心理支 撑着她 。

“ 的 , 当时 你 昏倒 了 ,我 正 感 到   真

想 着 要 超 越 那 个 大 怪 兽 ,一 定 不 能 输   无 助 的 时 候 , 他 走 过 来 ,一 声 不 吭 地

就 把 你 背 到 了 寝 室 。我 看 呀 , 这 次 多

拼 尽 全 力 到 达 终 点 线 时 , 刁 刁 看   亏 了 他 ,你 不 知 道 , 你 跑 步 的 时 候 ,   见 了 颠 颠 , 还 有 不 远 处 的 未 未 ,看 到  脸 白 得 有 多 吓 人 ,好 像 随 时 都 会 倒 下   了 那 乱 乱 的 头 发 下 , 舒 展 的 眉 头 , 不  的 样 子 ,要 不 是 他 ,我 看 你 连 最 后 一

” 过 ,这 次 阳 光 的 余 晖 洒 在 - 上 ,好   圈都 跑 不 完 。  f g身

像 是 多 了几 分 可 爱 。   “ 了 ,这 下 要 被 他 笑 话 了 … … ” 完

这 是 刁 刁跨 越终 点 线 时 的 唯一 想 法 。   跨 过 终 点 线 , 刁 刁 就 眼 前 一 黑 ,瘫 倒   在 颠 颠 身 上 ,不 省 人 事 。

“ 那 么 吓人 吗 ? ” 有

“ 哪 ,其实他 对你挺 好的 ,你们  嗯 俩 和 解 算 了 。  ” “ 解 ? 哼 ,我 们 吵 架 了 吗 ? ” 刁  和 刁一 时 语 塞 。于 是 随 便 搪 塞 了一 句 话 。   比赛还 在 继续 ,刁 刁一个 人 到 教

刁 刁再 次 醒来 ,已是 半 小 时 以后

的 事 了 。 看 到 眼 前 无 限 放 大 的 颠 颠 同  室 拿 水 喝 , 水 没 找 到 , 却 在 抽 屉 里 摸

学 的 脸 , 刁 刁 才 发 现 。 原 来 自 己 总 算   出一 个 硬邦 邦 的 东西 ,拿 出来 一看 ,

还 没 有 被 黑 白无 常 拉 走 ,她 想 挣 扎 着   是 自己 最 爱 喝 的 优 乐 美 奶 茶 ,背 后 还

站 起 来 ,结 果 又是 一 阵 满 天 星 星乱 转 。

贴 着 一 张 纸 条 : 特 曼 同学 ,生 病 了不   奥

“ 刁 ,你 还 是 躺 下 吧 !你 大 概 是   能 喝 生 水 的 , 请 快 快 康 复 ,再 继 续 与  刁 运 动 量 太 大 了 , 休 息 一 阵 就 会 好 的 。  ”

颠 颠心疼 地说 。   我战 斗 !   纸 条 上 面 没 有 落 款 ,战 斗 ! 什 么  “

“ 事 儿 ,我 跑 第 几 ? ” 没

“ 二

。  第 ”

战斗I I 阿,你 谁 啊 你 … … ” 刁 刁 同 学 的  嘴 角 微 微 上 扬 ,她 终 于 明 白 … …  窗 外 的 天 空 碧 蓝 如 洗 ,小 鸟 欢

快 地 唱 着 歌 ,就 像 此 时 刁 刁 的 心 情 一

“ , 算 了 , 不 以 成 败 论 英 雄 。  唉 ” 刁 刁 开 始 发 挥 她 的 阿 Q精 神 。

“ , 对 了 ,那 个 大 怪 兽 有 没 有 笑   哦

■  [ ] 塞 ・ 美   约翰逊  《l ̄ 》 , .  l l l

样。

/独处时 ,我们各做各 的梦;相聚时,我们 同游梦境。

静9   4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1195896.html

曦 湖 南省 安 化 县 马 路 镇 中 学九 年 级 1 3   班  肖春 芳  5

图/ 风 尚动 漫 新 吴京 徽

“姑 姑 , 我 回 来 了 。 不 见 其   的 是 嘴 角 含 笑 ,一 副 笑 里 藏 刀 的样 子 ; ”   人 , 先 闻 其 声 ,一 听 就 知 道 是 高 音 喇  第 三 个 毛 病 是 老 喜 欢 惹 刁 刁 生 气 , 而  叭— — 刁 刁 回来 了 。   且 还乐 此 不疲 。总 之 ,他们 是 很 不对

“ ,是 刁 刁 啊 , 未 未 刚 回 家 ,你   味 的 “ 梅 竹 马 ”  噢 青 。 姑 姑 出 差 去 了 , 今 晚 住 我 们 家 吧 !”   对 面未未 的妈妈 邓阿姨 这样说 。   比如 说 , f f 话 不 投 机 … …  电『 ] “ ,你 怎 么 在 我 家 ? 奥 特 曼 不 是   喂

“ ,看 来 今 晚 又 得 住 那 个 大 I兽   住 太 空 的 吗 ? ” 未 未 阴 阴 地 问道 。 唉 圣   家里 了。 刁刁无奈地想 。 ”   “ 原 因 !” 刁 刁 突 然 想 起 了 这 句   有

说 到 未 未 , 刁 刁 心 里 的 那 个 火  话 。   啊 ,就 直 往 上 冒 。 未 未 和 刁 刁 从 小 一

起 长 大 ,未 未 的妈 妈 和 刁 刁的 姑姑 是

“ 什么原 因? ”未未追 问。 有

“ 原 因 就 是 有 原 因 ,用 得 着 向 你   有

个 单位 的一 对 “ 盐坛 子 ” 油 。连 大 人   报 告 吗 ? ” 刁 刁 只 觉 得 有 一 股 怒 气 直

们 都 这样 了 ,两 人 也 就 只 能是 “ 梅  往 上 蹿 。你 瞧 瞧你 瞧 瞧 ,像 这样 无 聊  青

竹 马” 了。   的对 话在 他 俩认 识 的 这 十几 年里 已经

可是 ,两人 却 是 很 不对 味 的 “   不 知道 发生过 多少 次 了。“ 想 ,如果  青 试

梅 竹 马 ” 刁 刁说 ,未未 有 三 个 毛 病 : 没 原 因 ,我 能待 在 你 这儿 吗 ?全 是 一  。   第 一 个 毛 病 是 喜 欢 有 事 没 事 地 看 着 天   些 废 话 。 你 就 不 能 少 说 两 句 ,让 我 省   空 。一 脸 忧 伤 的 样 子 ; 二 个 毛 病 是 总   点 儿 口水 吗 ? ” 第   喜 欢 居 高 临 下 地 与 别 人 对 话 ,更 恐 怖

“ 是 … … 我 们 家 不 能 收 留外 星 人   可

电 烹  ,十天干:甲 乙 丙 丁 戊 己 庚 辛 壬 癸   ■

n  m

的 哎 !”未 未 还是 饶 有 兴趣 地 奉 献 他

的 口水 。

“ 存心 的 了? 谁呀?我 吗 ?没 有  谁

呀 !” 未 未 依 然 是 那 种 没 有 情 绪 波 动

“ … … ” 刁 刁 突 然 眼 前 — 亮 ,我   的 语 调 。 你 “

来 看着 你 呀 !免 得怪 兽 到 处 惹祸 ,扰

乱 地 球 和 平 。  ”

“ 敢 说你没有 ? ” 你

“ 是 没 有 呀 !你 可 不 能血 口喷  我

人 。 未 未 很 沉 稳 地

采 用 俯 视 的方 式   ” 含 笑 望 着 刁 刁 。 两 颗 龅 牙 似 乎 在 擂 战

“ ……”未 未被气 得语 无伦次 , 你

显 然 ,这 一 局 ,刁 刁 胜 。

“ 刁 ,快过 来 吃 鸡 腿 呀 !阿 姨 可   鼓 , 看 起 来 活 脱 脱 就 是 一 个 大 怪 兽 。 刁   是 给 你 留 了 一 只最 大 的 。 邓 阿 姨 在 厨   哼 ,不 就 是 人 长得 高 点 儿 吗 ? ”

房 叫道 。

哇 , 又 是 这 个 笑 容 !这 个 笑 容 实  在 是 太 可恶 了 ,刁刁 拼命 控 制 住要 跺

刁 刁心 情很 好地 大 步 走进 厨 房 ,

刚 一 进 门 , 便 看 见 了 那 只 特 大 号 鸡   脚 的 自 己 ,好 , 我 让 你 看 看 什 么 是 血  “

腿 , 刚 要 伸 手 去 拿 , 不 料 半 路 杀 出 个   口喷 人 !” 刁 刁开 始 撸 袖 子 。

程 咬 金 , 被 未 未 抢 先 一 手 抓 了 去 ,还   挑 衅 似 的 咬 了一 口 。   “ 了 得 了 ,你 们 俩 啊 ,一 见 面  得 就 吵 架 , 未 米 , 你 就 不 能 让 着 点 刁 刁

刁 刁 气 得 直 跺 脚 ,你 … … 你 存 心   吗 ? 你 要 是 把 我 未 来 儿 媳 妇 儿 给 吓 跑   “

了,我 可不饶你 。邓阿姨在一‘ ” 旁打趣 。

“ ! ”阿 姨 ! ”两 人 异 口 同声 地   妈 “

说。

“瞧 瞧 , 连 吵 架 都 这 么 有 默   契 … …”邓 阿 姨一 边 偷 笑 着 ,一 边 自   言 自语 道 。

“ 和 他 ( )有 默 契 了 。 又 是  谁 她 ” 两 个 声 音 同 时 响起 。   “ 呵…… 呵呵 ……”有人 正在偷  呵 笑。   瞧 瞧 ,真 是 有 其 母 必 有 其 子 啊 ,   现 在 的大人 怎 么 都这 样 呢 ?不 知 道会  腐 蚀 未成 年 人 思想 吗? 刁刁 打 心 眼里

郁 闷着 。   再 比 如 说 ,他 们 有 莫 名 其 妙 的 斗

/ 梦的推 究连另一场梦。 对   皇  [ ] 哈 利法克斯  《 英   文集 》

嘲9   2 ☆4

争心 理 。

“ 刁刁你: 快点 ,这都催 好几遍 了。  ” “ 了好 了,马上就 好 ,这上 吊也   好

事实 上 ,从 幼儿 园 起 ,两 人  ̄ A  J, U

没 闲 过 。这 十几 年 来 ,他 们 过 的都 是   得 让 人 先 喘 口气 啊 !你就 别 皇 帝不 急

莫 名 其 妙 的 对 峙 岁 月 。 两 人 都 还 挂 着   太 监 急 了 。 刚 跑 完 “ 子 8O米 ” 的  ” 女 0 鼻 涕 的 时 候 ,小 胳 膊 小 拳 头 就 经 常 往   刁 刁 很 不 满 地 嘟 哝 着 。   对 方 身 上 打 。 小 时 候 ,女 孩 子 比男 孩   “ 么 ? ” 颠 颠 说 着 就 做 出鲁 提 辖   什

子 发 育 得 快 ,所 以 两 人 还 斗 得 旗 鼓 相   拳 打 镇 关 西 的 架 势 , 把 粉 拳 往 刁 刁 身

当 , 甚 至 手

长 脚 长 的 刁 刁 有 时 还 能 占  上 砸 , 刁 刁 却 像 兔 子 一 样 迅 速 蹦 了 出

点上 风。

去 ,远 处 隐 隐 传 来 回音 :“ 姐 ,行 行   大

可 是 , 谁 也 无 法 阻 止 自 然 规 律   好 ,就 算 是 复 仇 也 得 先 留 着 我 这 条 小

的 发 展 , 上 了 初 中 后 ,事 实 雄 辩 地 证   命 去 赴 战场 啊 ! ”   明 , 未 未 已 经 是 强 者 了 , 望 着 比 自 己  穿 过 报 名 处 那 拥 挤 的 人 群 ,刁 刁

足 足 高 出 一 个 头 的 未 未 , 刁 刁 经 常 会   发 现 了 一 个 可 疑 人 物 , 以 她 敏 锐 的 洞

感 叹 世 事 变 幻 无 常 。 当 然 , 刁 刁 也 不   察 力 看 得 出 , 义 是 那 个 家 伙 ,他 来 千   “

是 笨 蛋 ,武 斗 不 行 改 文 斗 , 除 了 武  吗 ?难 道 是 来 给我 加 油 的? ”但 是 这  力 ,别 的什 么都 得 争个 高下 。 只是 ,

想 法 很 快 就 被 否 定 了 ,怎 么 可 能 ? : ‘

双 方 家 长 就 不 明 白 了 , 孩 子 们 这 到 底  他 可 是 自 己 多 年 以 来 的 敌 人 啊 , 一 定

是在争个 啥呀 ?   哎 呀 !最 近 刁 刁 都 快 烦 死 了 , 由

是 来 看 我 怎 么 出 糗 的 !啊 ,一 定 不 能

输 ,加 油 ! ”

于 未 未 是 校 队 的 ,所 以 刁 刁 也 莫 名 其   妙 地 进 了 校 队 。 为 了 筹 办 一 星 期 以 后

“ 就 各 位 ,预 备 … …跑 !” 枪 声   各 响 ,刁 刁 马上 箭 一般 地 冲了 出去 。

的 校 运 会 , 老 班 把 班 上 女 孩 子 都 不 敢   前 2O米 , 刁 刁 一 直 跑 在 第 一 位 ,跑   O 报 的 几 项 长 跑 任 务 给 刁 刁 报 了 。殊 不   第 二 圈 的 时 候 , 刁 刁 感 到 自 己 的 双 腿   知 ,队里 训 练 的时 候 偷着 休 息 的就 是  发软 无 力,速 度慢 了下 来 。朝 阳变成

以 刁 刁 为 首 的 那 一 伙 , 你 说 现 在 , 能

不 急吗?

了 血 色 的 ,空 气 似 乎 也 凝 固 了 , 刁 刁  “ 你 一 定 可 以 的 ,就 算 拼 死 也 得 跑 完 这   10 0 0米 ,绝 对 不 能 让 那 个 大 怪 兽 给 看

比赛 的那 天 ,是 个 难 得 的好 天气 。

“ 置 年 级 女 子 10 米 第 二 组 参   扁 了 … … ” 她 不 断 地 给 自 己 打 气 。 可  请 00 赛 选 手 到 操 场 上 集 合 … … ” 广 播 里 已  是 步 子 仍 是 越 迈 越 重 ,头 晕 ,恶 心 ,

经 在 叫 第 二 遍 了 , 颠 颠 看 到 刁 刁 还 在  慢 吞 吞 地 系 鞋 带 ,心 里 不 禁 一 阵 着 急 :

阵 阵 袭 来 , 胃里 面 好 像 有 什 么 东 西

在不 停 地 翻 滚 ,天旋 地 转 。人 群里 有

中国十部 著名歌 剧 : 《 白毛女

》 《   王责和 李香香 》 《   小二黑 结婚 》 《   刘胡 兰》 《   洪

湖赤卫队 》 《   草原之歌 》 《 霞》 《   红   刘三姐 》 《   红珊瑚 》 《   江姐 》

9   3啬

・ 霄  t

他 眉 头 往 上 — 扬 ,似 乎 在 挑 衅 。

“ 知 道 他 来 没 好 事 。 刁 刁 这 么  就 ” 想 着 ,但 倔 强 不 服 输 的 性 格 使 她 忽 然

么 办 呢 !”

“ 么 ? 他 背 我 来 的 ? 呸 呸 呸 … …  什 什 么 小 竹 马 呀 !”

就 来 了 精 神 , 心 里 什 么 都 不 管 了 , 只

的心理支 撑着她 。

“ 的 , 当时 你 昏倒 了 ,我 正 感 到   真

想 着 要 超 越 那 个 大 怪 兽 ,一 定 不 能 输   无 助 的 时 候 , 他 走 过 来 ,一 声 不 吭 地

就 把 你 背 到 了 寝 室 。我 看 呀 , 这 次 多

拼 尽 全 力 到 达 终 点 线 时 , 刁 刁 看   亏 了 他 ,你 不 知 道 , 你 跑 步 的 时 候 ,   见 了 颠 颠 , 还 有 不 远 处 的 未 未 ,看 到  脸 白 得 有 多 吓 人 ,好 像 随 时 都 会 倒 下   了 那 乱 乱 的 头 发 下 , 舒 展 的 眉 头 , 不  的 样 子 ,要 不 是 他 ,我 看 你 连 最 后 一

” 过 ,这 次 阳 光 的 余 晖 洒 在 - 上 ,好   圈都 跑 不 完 。  f g身

像 是 多 了几 分 可 爱 。   “ 了 ,这 下 要 被 他 笑 话 了 … … ” 完

这 是 刁 刁跨 越终 点 线 时 的 唯一 想 法 。   跨 过 终 点 线 , 刁 刁 就 眼 前 一 黑 ,瘫 倒   在 颠 颠 身 上 ,不 省 人 事 。

“ 那 么 吓人 吗 ? ” 有

“ 哪 ,其实他 对你挺 好的 ,你们  嗯 俩 和 解 算 了 。  ” “ 解 ? 哼 ,我 们 吵 架 了 吗 ? ” 刁  和 刁一 时 语 塞 。于 是 随 便 搪 塞 了一 句 话 。   比赛还 在 继续 ,刁 刁一个 人 到 教

刁 刁再 次 醒来 ,已是 半 小 时 以后

的 事 了 。 看 到 眼 前 无 限 放 大 的 颠 颠 同  室 拿 水 喝 , 水 没 找 到 , 却 在 抽 屉 里 摸

学 的 脸 , 刁 刁 才 发 现 。 原 来 自 己 总 算   出一 个 硬邦 邦 的 东西 ,拿 出来 一看 ,

还 没 有 被 黑 白无 常 拉 走 ,她 想 挣 扎 着   是 自己 最 爱 喝 的 优 乐 美 奶 茶 ,背 后 还

站 起 来 ,结 果 又是 一 阵 满 天 星 星乱 转 。

贴 着 一 张 纸 条 : 特 曼 同学 ,生 病 了不   奥

“ 刁 ,你 还 是 躺 下 吧 !你 大 概 是   能 喝 生 水 的 , 请 快 快 康 复 ,再 继 续 与  刁 运 动 量 太 大 了 , 休 息 一 阵 就 会 好 的 。  ”

颠 颠心疼 地说 。   我战 斗 !   纸 条 上 面 没 有 落 款 ,战 斗 ! 什 么  “

“ 事 儿 ,我 跑 第 几 ? ” 没

“ 二

。  第 ”

战斗I I 阿,你 谁 啊 你 … … ” 刁 刁 同 学 的  嘴 角 微 微 上 扬 ,她 终 于 明 白 … …  窗 外 的 天 空 碧 蓝 如 洗 ,小 鸟 欢

快 地 唱 着 歌 ,就 像 此 时 刁 刁 的 心 情 一

“ , 算 了 , 不 以 成 败 论 英 雄 。  唉 ” 刁 刁 开 始 发 挥 她 的 阿 Q精 神 。

“ , 对 了 ,那 个 大 怪 兽 有 没 有 笑   哦

■  [ ] 塞 ・ 美   约翰逊  《l ̄ 》 , .  l l l

样。

/独处时 ,我们各做各 的梦;相聚时,我们 同游梦境。

静9   4

范文二:奥特曼与怪兽

0 / 安化 路镇中学 春芳 湖南 县马  肖

可是 , 两人 是很 不投 机 的“ 青

梅竹 马” 。刁刁说 ,未未有 三个毛  “ 妈 , 回来 了 。 ” 见 其  病 : 妈 我 不 一是喜欢有事 没事地看着天空 ,

人 ,先 闻其声— —一 听 就知 道 是  “ 高音 喇 叭 ” 刁回来 了 。 刁

脸忧伤的样子 ;二是 总喜欢居高

临下地跟别人说话 ,更恐怖 的是嘴

“ , 刁 啊 , 妈 妈 有 事 出  角含 笑 , 笑里 藏 刀 ; 噢 刁 你 却 三是 经常 惹

去 了 , 晚在 我们 家 吃饭吧 !” 今 对  刁刁生气 , 而且还乐此不疲 。

门的邓 阿姨 对她 说 。

“ , 怎 么在 我家 ?奥 特曼  喂 你

问道 。

“ , 唉 看来 又 得去 那个 大怪 兽  不是 住太 空 的吗 ?”未 未 阴阴地

家里 了 。” 刁无奈 地想 。 刁

“ 怪 兽 ” 是 未 未 , 刁 和  大 就 刁 他 从小 一起 长大 。未 未 的妈 妈 和  刁 刁 的妈 妈 是 一 个 单 位 的 一 对

两人也 就只好 “ 青梅竹 马”   了。

“ 原 因 ! 刁 刁懒得 搭 理他 。 有 ’ ,

“ 有什 么 原 因?” 未追 问。 未

“ 有原 因就是 有原 因 , 得着  用

“ 油盐 坛子 ” 。连 大人 们都这 样 了 , 向你报 告 吗 ?”刁 刁只 觉得 一股

怒 气在 体 内直 窜 ,心 想 如果 没有

原 因 ,我 能呆 在你 这儿 ?你 就不  姨 在一 旁打趣 。   能少说 两 句 , 我 省点儿 口水 ? 让   “ ( 妈 阿姨 ) 两人 异 口同声  !” “ 瞧 , 有 默 契 …… ” 阿  瞧 多 邓 姨走 到一边 偷 笑着说 。   “ 和他 ( ) 默 契 了 。” 谁 她 有 又

“ 呵 ……” 阿姨 笑得 更 大  呵 邓 “ 是 ……我 们 家 不 收 留非  地 说 。 可   正常人 的 哎 !”未未 还是 饶有 兴  趣 地奉 献他 的 口水 。

“ …… ” 刁 刁 突 然 脑 筋 一  你

转 ,我 来看 着你 呀 !免得 怪兽 到  是两个 声音 同 时响起 。 “   处惹 祸 , 扰乱 地球 和平 。 ”

语 无伦 次 。显然 , 一局 刁 刁胜 。 这

“ ……你 ……” 未 被气 得  声 了 。 你 未

瞧 瞧 ,现在 的大 人 怎么 都这  “ 刁 , 过来 吃鸡 腿呀 ! 邓  样 呢?就 不怕 腐蚀 未成 年人 的 思  刁 快 ” 阿姨在 厨房 叫道 。   想 吗 ?刁刁一 肚子 的郁 闷 。   事实 上 ,刁 刁和 未未 的 “ 斗

刁刁心 情 很好地 大 步走 进厨

房 ,一进 门 ,便看 见 了那 只特大  争 ”从 来没 停过 。他 们都 还挂 着

号鸡 腿 。刚要 伸手 去拿 ,不 料半  鼻 涕 虫的 时候 ,小胳 膊小 腿就 经

路杀 出个 程 咬金 ,未未 抢先 一把  常往对 方身 上招 呼 。

女孩 子 比男

抓 了去 , 还挑衅 似 的咬 了一 口。   存 心气 我 !”

孩 子发 育得 快 ,一 开始 两人 还 斗

刁 刁气 得 直跺 脚 :你 ……你  得 旗鼓 相 当 ,甚至手 长脚 长 的刁  “

刁有时还能 占点 上风 。可是 , 了  上

“ 我没有呀 !你可不能 血 口喷  初 中后 , 未未 已不容置疑地成为 强  人 。 未未很 沉稳地 俯视着刁刁 , ” 嘴  者 。 望着 比 自己足足高 出一个头 的

角含笑 , 两颗龅牙好像在擂战鼓 。

未未 , 刁刁经常会感 叹世 事变幻无

哇, 又是 这个笑 容 ! 这个 笑容  常。 当然 , 刁刁也不是笨 蛋 , 武斗不  实在 是太 恐怖 了。刁 刁拼命 控制  行改 文斗 。除 了武力 ,别 的什 么  住 自己才 没有 将腿踢 过 去 。   “ 了得 了 , 们 俩 啊 , 见  得 你 一 面就 吵架 。未未 ,你 就不 能让 着  点 刁 刁吗 ?你要 是把 我未 来儿 媳  最 近 刁刁都 快烦 死 了 。一 星  妇 给 吓跑 了 , 可不饶 你 。” 阿  期 以后举行 校运 会 ,老班 把 班上  我 邓

她 都要 和未 未争个 高 下 。

00 女 孩子都 不 敢报 的几 项长 跑全 给  完 这 10 米 ,绝对 不 能让 那 个大

她 报 了。殊 不知 ,平 时体 育课 训  怪 兽看 扁 了 ……”她 不 断给 自己

练 的时候 ,最 偷懒 的就是 以刁 刁 打 气 ,可步 子仍 是越 迈越 重 。头    为 首 的那 一伙 。你 说 现在 她能 不  晕 , 恶心 , 胃里 面好像 有什 么 东西  着 急吗 ?   在不 停 地 翻滚 。人群 里有 个人 的

比赛 的那天 ,是 个难 得 的好  眉 头越皱越 紧 。 终于 , 刁刁跑到  在

天气 。   最后一 圈 的时候 , 他跟 了上去 。

“ 三 年 级 女 子 10 米 第 二  请 00

“ ,奥 特 曼 就 这 么 点 能 耐  喂

组 参赛 选 手 到操 场 上 集合 …… ” 吗 ?” 眉头 往上 一扬 , 乎在 挑    他 似 广播 里 已经在 叫第 二遍 了。颠颠  衅 。   看 到刁 刁 还 在 慢吞 吞 地 系 鞋 带 ,   都 催好 几遍 了。”   “ 了好 了 , 上 就 好 , 上  好 马 这 吊也 得让 人 先喘 口气 啊 !” 刚跑

嘟 哝着 。

… …

“ 就知道他来 没好 事。 刁刁这  ”

不 禁 一 阵着 急 : 刁 刁 你快 点 , “ 这  么想 着 。倔强 、 不服输 的性格使她

忽然 就来 了力量 , 又加快 了步伐 。   “ 了 ,这 下要 被 他 笑 话 了  完

”这 是 刁刁跨 越 终点 线 时 的

完 “ 子8 0 ” 女 0 米 的刁 刁 很 不 满 地  唯 一想 法 。一过 终点 线 ,刁 刁就

觉 得眼 前一 黑 , 瘫倒 在 了地上 。   刁刁醒 来 时 ,看到 颠 颠 同学

穿

过报名处那拥挤 的人群 ,

刁刁发 现 了一个 可疑人物 。“ 他来  近在 咫 尺 的脸 ,才知道 自己总算

干吗 ?难道是来 给我加 油的?” 但  还没 有被 黑 白无 常拉走 。她想挣  是这一 想法 很快 就 被否定 了 , 怎  扎着 站起 来 ,结果 又感 到 一阵 眩  “

么可 能?他 一定 是来 看 我怎 么 出  晕 。

丑的 !啊 , 一定 不能输 !加油 !”

“ 刁刁 , 你还 是躺 下 吧 !休 息

“ 各就各位 , 预备 … …跑 !” 枪  声 一响 ,刁刁马 上像 箭一 般 冲 了  出去 。前2 0 , 刁一直 跑 在第  0米 刁

阵 就会 好 的。 ” 颠 心疼 地说 。 颠   “ 没事 儿 , 我跑 第几 ?”

“ 第二 。”

位 。 下来 的时候 , 刁感 到 自 接 刁

“ ,算 了 ,不 以 成 败 论 英  唉

己 的双 腿 发 软 ,速 度 慢 了下 来 。 雄 。” 刁 刁开 始 发 挥她 的阿 Q   精

“ 一定 可 以的 , 你 就算 拼死 也得 跑  神 , 哦 , 了 , 个 大 怪 兽 有 没  “ 对 那

有笑 话我 啊? ”

“ 和解 ?哼 , 我们 吵架 了吗 ?”   比赛 还在 继续 ,刁刁 和颠 颠

又 回到 了操 场 。后 来 ,刁刁一 个

“ 你还 说 呢 ! 要不 是你 的小 竹  刁 刁一下 子站 了起来 。   马背你 来寝 室 ,我还真 不 知道该

拿你 怎 么办 呢 !”

“ 么 ? 背 我来 的?呸呸 呸  人 到教 室 拿 水 喝 ,水 没 找 到 , 什 他 却

… …

什么小 竹 马呀 !”

在抽屉 里摸 出一杯 自己最爱 喝的

“ 的 , 时 你 昏倒 了 , 马  优 乐美 奶茶 。上边 还贴 着一 张 字  真 当 他 上 就 把你 背 到 了寝 室 。我 看 呀 , 条 :奥特 曼 同学 ,生病 了不 能 喝

这次 多亏 了他 。你不 知道 ,你 跑  生 水 的 ,请快 快康 复起 来 ,再继

步 的 时候 ,脸 自得 有 多吓 人 , 好  续 与我 战斗 !

像 随 时都会 倒下 去 的样子 。要 不

纸 条上面 没有 落款 。“ 斗 ? 战

是 他 ,我看 你连最 后 一圈都 跑 不  战什 么斗 啊 ……” 刁刁 的嘴 角上

完 。其 实他对 你挺 好 的 ,你 们俩  扬 。她 终 于 明白 了。

和 解算 了。”

窗外 的天 空碧 蓝如 洗 ,小 鸟

欢快地 唱着 歌 ,就像 此时 刁 刁的  心情一 样 。( 导教 师 : 指 龚赤 清 )

I 辚 絮 语  鳊

人 物 和 故 事 虽 没 有 什 么 新  意 ,但 一位初 中生 能将人 物 刻 画   得 如 此鲜活 生动 ,将 故事叙 述得

如此活泼晓畅,实在难能可贵。

文 中的对 白俏皮机 智 ,使 人 如 闻

其声 ,如见其人 。一些 叙述 和描

写 也 相 当精 彩 : 连 大 人 们

都 这  “ 样 了, 人 也就 只好 ‘ 梅竹 马 ’ 两 青

了” “ 颗 龅 牙 好 像 在 擂 战 鼓 ” 、两

… - ・

最 后 一 段 简 洁 而 有韵 味 , 也

是 一大 亮点。

范文三:奥特曼打怪兽

体育活动:奥特曼打怪兽

一、活动目标:

1、发展跨、钻爬、跳的基本动作,增强幼儿动作的灵活性。

2、激发幼儿参加体育活动的兴趣,促进发展幼儿的体能,增强幼儿体质。

3、以“ 奥特曼”的形象,培养他们不畏困难,坚强的个性品质。

二、活动准备:

1、录音机、音乐磁带。

2、幼儿每人一个 “奥特曼”头饰、毛绒小动物和怪兽图片若干个。

3、竹竿若干。

三、活动过程:

1、幼儿戴上“ 奥特曼”头饰入场,听音乐学做“奥特曼”动作。

今天我们都变成了小小奥特曼,我来当队长,你们当队员,好吗?现在我们来把奥特曼的本领练一练吧?(播放音乐,做奥特曼模仿动作。)

2、游戏:打怪兽。 (练习钻爬、跨、跳的动作)

奥特曼们,刚刚我收到上级的紧急通知,在世界动物园里出现了一批怪兽,上级命令我们去完成这个任务,打败怪兽,解救小动物们。奥特曼们听好命令,你们有没有信心打败怪兽呢?好,现在我们就出发吧。

(1)老师和全体幼儿一起作战:跨过栅栏------钻爬过山洞------跳越过一道道的障碍。 A:栅栏,师:“快看,这里有一排栅栏,我们要怎样过去呢?”你有什么好办法?(跨)

B:山洞:师“这里有个山洞,这回我们应该用什么方法过这个山洞呢?”(钻爬:先钻进去,再爬)

C:小河:师:“现在要准备过小河,小河里的水在哗啦哗啦的流呢,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过小河呢?”(用双脚跳等各种方法跳进跳出)

(1)分组练习在两杆中跳进跳出。

(2)讨论:你是怎样过小河的?(好办法:要求双脚并拢,一起喊口令向前跳。)

(3)最后解救动物回到总部。(要求幼儿把小动物背着回来。)

3、 集中讨论,老师小结。

你们真棒,很快的消灭了怪兽,还安全的把动物们解救回来了。看看你们解救回来的是什么动物呢?(让幼儿自由说),刚才你们是怎样去打败怪兽的呢?哪个奥特曼来说说。(可以请个别幼儿说说打败奥特曼的整个过程。)

奥特曼是一群勇敢的英雄,他们不怕困难,不怕凶猛的怪兽,为了人们的美好生活战斗。我们应该学习他们的这种勇敢的精神,但是,我们不要随便乱买奥特曼玩具,奥特曼衣服,更不能把小朋友当成怪兽打,这样才是真正的在学习奥特曼,明白吗?

四、放松活动。

今天,你们打败了怪兽,还安全的解救了小动物,你们高兴吗?为了庆祝打败怪兽,我们和小动物们一起来跳舞吧。(幼儿背着小动物做动作)

五、活动延伸。

现在我们就把小动物安全的护送回去吧?

范文四:奥特曼与怪兽

“姑姑,我回来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听就知道是高音喇叭_刁刁回来了。

“噢,是刁刁啊,未未刚回家,你姑姑出差去了,今晚住我们家吧!”对面未未的妈妈邓阿姨这样说。

“唉,看来今晚又得住那个大匿兽家里了。”刁刁无奈地想。

说到未未,刁刁心里的那个火啊。就直往上冒。未未和刁刁从小一起长大,未未的妈妈和刁刁的姑姑是―个单位的一对“油盐坛子”。连大人们都这样了,两人也就只能是“青梅竹马”了。

可是,两人却是很不对味的“青梅竹马”。刁刁说,未未有三个毛病:第一个毛病是喜欢有事没事地看着天空,一脸忧伤的样子;第二个毛病是总喜欢居高临下地与别人对话,更恐怖的是嘴角含笑,一副笑里藏刀的样子;第三个毛病是老喜欢惹刁刁生气,而且还乐此不疲。总之,他们是很不对昧的“青梅竹马”。

比如说,他们话不投机……

“喂,你怎么在我家?奥特曼不是住太空的吗?”未未阴阴地问道。

“有原因!”刁刁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有什么原因?”未未追问。

“有原因就是有原因,用得着向你报告吗?”刁刁只觉得有一股怒气直往上蹿。你瞧瞧你瞧瞧,像这样无聊的对话在他俩认识的这十几年里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试想,如果没原因,我能待在你这儿吗?全是一些废话。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让我省点儿口水吗?”

“可是……我们家不能收留外星人的哎!”未未还是饶有兴趣地奉献他的口水。

“你……”刁刁突然眼前一亮,“我来看着你呀!免得怪兽到处惹祸,扰乱地球和平。”

“你……”未未被气得语无伦次,显然,这一局,刁刁胜。

“刁刁,快过来吃鸡腿呀!阿姨可是给你留了一只最大的。”邓阿姨在厨房叫道。

刁刁心情很好地大步走进厨房,刚一进门,便看见了那只特大号鸡腿,刚要伸手去拿,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未未抢先一手抓了去,还挑衅似的咬了一口。

刁刁气得直跺脚,“你一…你存心的!”

“谁存心的了?谁呀?我吗?没确呀!”未未依然是那种没有情绪波动的语调。

“你敢说你没有?”

“我是没有呀!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未未很沉稳地采用俯视的方茧含笑望着刁刁,两颗龅牙似乎在擂战鼓,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大怪兽。哼,不就是人长得高点儿吗?

哇,又是这个笑容!这个笑容实在是太可恶了,刁刁拼命控制住要跺脚的自己,“好,我让你看看什么是血口喷人!”刁刁开始撸袖子。

“得了得了,你们俩啊,一见面就吵架,未未,你就不能让着点刁刁吗?你要是把我未来儿媳妇儿给吓跑了,我可不饶你。”邓阿姨在―旁打趣。

“妈!”“阿姨!”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瞧瞧,连吵架都这么有默契……”邓阿姨一边偷笑着,一边自言自语道。

“谁和他(她)有默契了。”又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呵呵……呵呵……”有人正在偷笑。

瞧瞧,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现在的大人怎么都这样呢?不知道会腐蚀未成年人思想吗?刁刁打心眼里郁闷着。

再比如说,他们有莫名其妙的斗争心理。

事实上,从幼儿园起,两人就从没闲过。这十几年来,他们过的都是莫名其妙的对峙岁月。两人都还挂着鼻涕的时候,小胳膊小拳头就经常往对方身上打。小时候,女孩子比男孩子发育得快,所以两人还斗得旗鼓相当,甚至手长脚长的刁刁有时还能占点上风。

可是,谁也无法阻止自然规律的发展,上了初中后,事实雄辩地证明。未未已经是强者了,望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未未,刁刁经常会感叹世事变幻无常。当然,刁刁也不是笨蛋,武斗不行改文斗,除了武力,别的什么都得争个高下。只是,双方家长就不明白了,孩子们这到底是在争个啥呀?

哎呀!最近刁刁都快烦死了,由于未未是校队的,所以刁刁也莫名其妙地进了校队。为了筹办一星期以后的校运会,老班把班上女孩子都不敢报的几项长跑任务给刁刁报了。殊不知,队里训练的时候偷着休息的就是以刁刁为首的那一伙,你说现在,能不急吗?

比赛的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请三年级女子1000米第二组参赛选手到操场上集合……”广播里已经在叫第二遍了,颠颠看到刁刁还在慢吞吞地系鞋带,心里不禁一阵着急:“刁刁你快点,这都催好,遍了。”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这上吊也得让人先喘口气啊!你就别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刚跑完“女子800米”的刁刁很不满地嘟哝着。

“什么?”颠颠说着就做出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架势,把粉拳往刁刁身上砸,刁刁却像兔子一样迅速蹦了出去,远处隐隐传来回音:“大姐,行行好,就算是复仇也得先留着我这条小命去赴战场啊!”

穿过报名处那拥挤的人群,刁刁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以她敏锐的洞察力看得出,又是那个家伙,“他来干吗?难道是来给我加油的?”但是这一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怎么可能?他可是自己多年以来的敌人啊,一定是来看我怎么出糗的!啊,一定不能输,加油!”

“各就各位,预备……跑!”枪声一响,刁刁马上箭一般地冲了出去。前200米,刁刁一直跑在第一位,跑第二圈的时候,刁刁感到自己的双腿发软无力,速度慢了下来。朝阳变成了血色的,空气似乎也凝固了,“刁刁你一定可以的,就算拼死也得跑完这1000米,绝对不能让那个大怪兽给看扁了……”她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可是步子仍是越迈越重,头晕,恶心,一阵阵袭来,胃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翻滚,天旋地转。人群里有一个人的圆头月皱越紧,终于,在刁刁跑到最后一圈的时候他跟了上去。

“喂,奥特曼就这么点能耐吗?”他眉头往上―扬,似乎在挑衅。

“就知道他来没好事。”刁刁这么想着,但倔强不服输的性格使她忽然就来了精神,心里什么都不管了,只想着要超越那个大怪兽,一定不能输的心理支撑着她。

拼尽全力到达终点线时,刁刁看见了颠颠,还有不远处的未来,看到了那乱乱的头发下,舒展的眉头,不过,这次阳光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好像是多了了分可爱。

“完了,这下要被他笑话了……”这是刁刁跨越终点线时的唯一想法。跨过终点线,刁刁就眼前一黑,瘫倒在颠颠身上,不省人事。

刁刁再次醒来,已是半小时以后的事了。看到眼前无限放大的颠颠同学的脸,刁刁才发现,原来自己总算还没有被黑白无常拉走,她想挣扎着站起来,结果又是一阵满天星星乱转。

“刁刁,你还是躺下吧!你大概是运动量太大了,休息一阵就会好的。”颠颠心疼地说。

“没事儿,我跑第几?”

“第二。”

“唉,算了,不以成败论英雄。”刁刁开始发挥她的阿。精神。

“哦,对了,那个大怪兽有没有笑背你来寝室,我还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呢!”

“什么?他背我来的?呸呸呸……什么小竹马呀!”

“真的,当时你昏倒了,我正感到无助的时候,他走过来,一声不吭地就把你背到了寝室,我看呀,这次多亏了他,你不知道,你跑步的时候,脸白得有多吓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要不是他,我看你连最后一圈都跑不完。”

“有那么吓人吗?”

“嗯哪,其实他对你挺好的,你们俩和解算了。”

“和解?哼,我们吵架了吗?”刁刁―时语塞,于是随便搪塞了―句话。

比赛还在继续,刁刁一个人到教室拿水喝,水没找到,却在抽屉里摸出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自己最爱喝的优乐美奶茶,背后还贴着一张纸条:奥特曼同学,生病了不能喝生水的,请快快康复,再继续与我战斗!

纸条上面没有落款,“战斗!什么战斗啊,你谁啊你……”刁刁同学的嘴角微微E扬,她终于明白……

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小鸟欢快地唱着歌,就像此时刁刁的心情一样。

范文五:谁当奥特曼,谁演大怪兽

儿子强强从小就是奥特曼迷。星期天他的朋友希希来找他玩。两个同是五岁的小男孩要在屋里玩奥特曼打大怪兽的游戏。

初期的必要准备工作

强强和希希是两个有名的淘气包。他们的折腾能力我是有所领教的。像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自然没有孩子们专属的游戏区,我们家的游戏区是我的书房。书房连接着阳台,阳台里一个大的整理箱,存放着强强的许多已经拆坏和即将拆坏的玩具。

我将玩具箱里的玩具大致捡选了一下,一把木头的刀是不能用的;能打出飞镖一样子弹的枪也不能用,尽管头上是带有塑料吸盘那种。总之把那些可能造成伤害的玩具都要剔除,像孙悟空的金箍棒看上去金光闪闪,实际塑料外包了一层金纸,很容易脱落。

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易碎的茶具都要拿走

两个人已经跃跃欲试,我说,不忙,要约法三章,玩要注意安全,角色要互换,动作点到为止。他俩忙点头答应。两个小家伙把玩具箱从阳台拖到了屋里。这一点我没有代劳,主要是让他们多一些自主的动手能力。

培养孩子的社会沟通能力

我退出房间忙我自己的事情。不大一会儿希希气昂昂地跑出来告状:“叔叔,强强让我演两次大怪兽!”原来强强想利用在自己家的特权,让别人多演一次大怪兽。我先是表扬说,英雄情节是每一个男子汉都应当有的。谁都想当拯救地球的英雄。但希希是到咱家来的客人,怎么能让自己的朋友和客人多演一次大怪兽呢?如果下次去希希家里玩,希希也这样,强强你会怎么想?

强强想了想,说那还是一人一次吧。谁先来当大怪兽呢?两人“剪刀、石头、布”决定强强先演大怪兽。这一次强强也欣然同意了。

同龄伙伴一道游戏,要培养孩子独立性、自制力、谦让、团结协作、互谅互助等优良个性品质。作为家长也应在游戏中培养儿童正确处理冲突,锻炼交往技能。

肯定并启发孩子们的想像力

游戏能增强孩子们的想像力,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家长有意识地加以启发,效果将更好。强强希希两人玩得都很投入,几个回合下来,两个小家伙都有点儿气喘吁吁。游戏停歇的片刻,我问奥特曼为什么要打大怪兽呢?两个孩子抢着回答我的问题:因为大怪兽是来破坏地球的,而奥特曼为了保护地球,所以要打大怪兽。我说保护地球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由于我们人类破坏了环境,现在地球隔三差五地感冒发烧打喷嚏。两个孩子有了疑问:“地球也会病吗?”我说,是啊,比如频繁的海啸、洪水、飓风,这些都是地球病了的表现。我又说,其实保护环境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比如我们不随便浪费纸,节约了用纸,就会少砍树,保护了森林,也就保护了环境。

整理玩具清洁房间立规矩

游戏结束了,“战场”一片狼藉。玩具箱空空如也。我说,妈妈辛辛苦苦收拾干净的房间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妈妈看见了会怎么想?如果老给爸爸妈妈找麻烦,还会让你们在屋里游戏吗?再有把玩具归放到玩具箱,以免玩具丢失,下次好再玩。于是两个孩子把玩具收拾到玩具箱里。这一次我把玩具箱端到阳台里,表示对他们自己整理玩具的支持。

责编 张镜天

范文六:每个“小怪兽”都需要一个“奥特曼”

女生大都喜欢男生对自己说甜言蜜语„„女孩子总是好哄的„„可是只有好听的终究是空的„„真正做出来的比什么都有说服力„无需过多甜言蜜语„

?

记得舍友讲过一个例子,貌似是舍友的姑父和姑姑,她的姑姑骑车走路和一个陌生男人撞了,那个男人很不讲理,下车就欺负她的姑姑,还要赔钱,舍友的姑姑就打电话给她的姑父,姑父来了二话没说先狠打那男的一顿,舍友说这才是男人,不管怎样,自己老婆受都欺负了,你还讲什么道理,先给老婆出气,保护老婆才是男人该做的,其他的大道理过后再说„„而不是看着老婆被欺负还去讲道理,这叫没用„„男人的道理就是要做的像爷们„„

经常听舍友给我们讲很多,貌似在上课„„其实每个女生真的都应该找个属于自己的“奥特曼”„„

?

“奥特曼”会在自己受委屈的时候把自己搂在怀里,而不是自己都胆胆怯怯的闷不吭声„„ “奥特曼”会在尴尬的场面保护自己,不会让自己受委屈,不会把你扔在一边,等着时间熬过自己也解脱„„

“奥特曼”会很疼你,生怕你受伤„„而不是不懂得心疼与保护自己的“小怪兽”„„ 舍友说恋爱中的女孩智商都是负的,可是如果你的“奥特曼”只会说宝贝,我爱你,那么亲爱的别傻了,请离开他„„女生大都喜欢男生对自己说甜言蜜语„„女孩子总是好哄的„„可是只有好听的终究是空的„„真正做出来的比什么都有说服力„无需过多甜言蜜语„

?

记得舍友讲过一个例子,貌似是舍友的姑父和姑姑,她的姑姑骑车走路和一个陌生男人撞了,那个男人很不讲理,下车就欺负她的姑姑,还要赔钱,舍友的姑姑就打电话给她的姑父,姑父来了二话没说先狠打那男的一顿,舍友说这才是男人,不管怎样,自己老婆受都欺负了,你还讲什么道理,先给老婆出气,保护老婆才是男人该做的,其他的大道理过后再说„„而不是看着老婆被欺负还去讲道理,这叫没用„„男人的道理就是要做的像爷们„„

经常听舍友给我们讲很多,貌似在上课„„其实每个女生真的都应该找个属于自己的“奥特曼”„„

?

“奥特曼”会在自己受委屈的时候把自己搂在怀里,而不是自己都胆胆怯怯的闷不吭声„„ “奥特曼”会在尴尬的场面保护自己,不会让自己受委屈,不会把你扔在一边,等着时间熬过自己也解脱„„

“奥特曼”会很疼你,生怕你受伤„„而不是不懂得心疼与保护自己的“小怪兽”„„ 舍友说恋爱中的女孩智商都是负的,可是如果你的“奥特曼”只会说宝贝,我爱你,那么亲爱的别傻了,请离开他„„

范文七:若奥特曼打不过小怪兽

Pup music

___万一奥特曼打不过小怪兽

长青中学 罗娟

在我们很小时,我们就知道奥特曼与小怪兽,我们也非常喜欢这部动漫。每个人都认为奥特曼是正义的化身,而小怪兽是邪恶的化身。有一位网络歌曲些了一首“奥特曼打不过小怪兽”,下面让我为你慢慢道来。

歌词如下:

怎么啦,表情如此落魄

不是吧,这样的话她也敢说

算了吧,跟你说便宜没好货

删了吧,别在领取附送的折磨

不如我和你出去走走

吹吹风我还有半瓶白酒

喝下去吧,我等着你说不够

这不是你该清醒的时候

来干一杯我的朋友

我没醉你听我说

万一奥特曼打不过小怪兽

那就扶它回到小小星球

有阳光,有鲜花,什么都有

也不缺女粉丝温柔包扎伤口

等到神功练成

小怪兽捏在指缝

这个网络歌手的想法大胆,把生活的事融入到音乐中,再配上自己独一无二的唱腔,整首歌听了以后让人精神充沛。其中的一句“万一奥特曼打不赢小怪兽”,非常新颖。

范文八:奥特曼与小怪兽

分析:此次“怪兽”伤人事件纯属意外伤害,但又不能轻易放过,以免以后有更多的人利用“玩具”伤人。

所以,利用孩子们熟悉的、身边的“奥特曼”作为切入口,引导幼儿向正义、助人的方向发展,又在一种游戏的环境中解决了一项孩子们自己没法解决的问题。事实上是孩子们自己相互帮助解决了问题。利用孩子们自己的资源,引导他们自己协商解决了问题。对于中班来说,给了孩子们一个解决问题、共同探讨的机会。

从中孩子们知道遇到此类事件后应该如何解决,有了类似经验,并学了一些自我保护的方法。

此类从矛盾的发生──矛盾的提出──商讨方法──解决问题。即孩子的自我发展、自我学习及同伴间相互学习的过程。如此解决问题比一般的说教好的多,更实际。

范文九:案例:奥特曼打怪兽

主题活动《玩具总动员》案例观察及思考

——奥特曼打怪兽

背景:

最近,我们在开展“玩具总动员”的玩具,孩子们收集了各种自己喜欢的玩具带入幼 儿园,而很多小朋友都喜欢钱昊伟小朋友带来的玩具都关于奥特曼的各种玩具。据家长介绍,很多男孩子都非常喜欢看奥特曼的电视,在家还模仿电视里的动作。可是钱昊伟小朋友幼儿园的时候也喜欢模仿奥特曼的动作,他经常会把小朋友摁在椅子上用拳头打他们的身体,有时排队的时候也会给前面、后面的小朋友来个拳打脚踢,小朋友常常向我告他的状,经常得到老师的批评,可是“欺负”小朋友的现象时好时坏,教育效果不佳。 实录:

在自主游戏的时候,钱昊伟取出“哈哈玩具店”里的一个很大的奥特曼玩具,在教室中间,举着奥特曼来回的奔跑。嘴里还不断的发出“轰——哈——嗨!”的声音,这时,钱宇婷从他身边走过,他顺势把弱小的婷婷按住,用奥特曼的身体打她,婷婷小朋友哭着向我告状了,钱昊伟又打人了。我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奥特曼在打怪兽,我把婷婷小朋友当怪兽。”听他这么说,我就决定和孩子们进行一次关于奥特曼的谈话。

活动后,我组织孩子们进行说说喜欢奥特曼的理由的谈话,孩子们都说奥特曼很勇敢、很威风,钱昊伟也发表意见,说奥特曼是个英雄。于是我顺势问钱昊伟:“奥特曼他这么厉害,专门帮大家消灭谁啊?”他说:“只消灭怪兽”。小朋友们说:“怪兽是坏蛋变的,所以奥特曼要打怪兽。”我说:“可是我们小朋友之间是好朋友,我们都是好人,奥特曼可不打好人,还要保护好人呢。奥特曼可不喜欢打人的小朋友,我们想想奥特曼会喜欢欺负朋友的小朋友吗?”他摇摇头说:“我要做好的奥特曼!”。我说:“对呀,既然我们都喜欢玩奥特曼打怪兽的游戏,也喜欢做奥特曼的动作,这样吧,我们来玩个关于奥特曼打怪兽的音乐游戏,把我们喜欢的奥特曼动作表演出来,好吗?”小朋友都乐坏了,钱昊伟也使劲的点头。

放学后,我和钱昊伟的妈妈也进行了交谈。他妈妈说,他在家里最喜欢看奥特曼了,还经常模仿里面的动作,所以家里的玩具、小椅子等等也经常到处飞。我建议钱昊伟的妈妈让他少看甚至不看这种有暴力的电视、电影,多看些象《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之类有教育意义的电视。钱昊伟的模仿力、表现力很强,所以要多让他看看这种电视去学习、模仿。经过家园的配合的暴力行为有了明显的转变,

分析:

通过交谈,我知道了孩子们喜欢奥特曼的理由,他们对奥特曼充满了向往和崇敬,简

直视为偶像。像钱昊伟这样的孩子经常做一些攻击性行为的原因都只是模仿电视中的片断, 我们幼儿园里也要给孩子多看、多讲这些有教育意义的动画片与故事。以前,我都是在不问清孩子的情况下进行盲目的批评,虽然总是进行爱的教育,想让幼儿之间建立友爱的关系,让大家都去和钱昊伟做好朋友,可效果都是不明显。因此,我们教师在孩子遇到问题的情况下一定要和孩子倾心交谈,了解孩子的心灵。同时,我也针对孩子们的兴趣点,结合主题,生成了一个音乐活动“奥特曼打怪兽”,把孩子们的动作进行艺术的提升。

★需要进一步调整的策略:

奥特曼这个动画片不是不好,它主要在于老师、家长怎样去引导,好的引导方法对幼儿来讲很重要。教师应营造一个丰富的,开放的,自由的环境,使幼儿在愉悦、宽松、和谐的氛围中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想象、表达!还要去考虑怎样巧妙地运用幼儿的爱好,有时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俞昕馨

2008年3月18日

范文十:C++奥特曼打小怪兽

C++奥特曼打小怪兽

#include

using namespace std;

class Ultranman

{

private:

int rank;

int hp;

int exp;

int damage;

int money;

public:

void set(int);

void display();

void fight(int);

void add();

void up();

void getmore(int,int,int,char);

void escape();

int getrank()

{

return rank;

}

int gethp()

{

return hp;

}

int getexp()

{

return exp;

}

int getdamage()

{

return damage;

}

int getmoney()

{

return money;

}

};

void Ultranman::set(int a)

{

rank=a;

hp=rank*10;

damage=rank*3;

money=rank*10;

exp=0;

}

void Ultranman::display()

{

cout

}

void Ultranman::fight(int y)

{

hp=hp-y;

}

void Ultranman::add()

{

money=money-10;

hp=hp+1;

}

void Ultranman::up()

{

while(exp>=rank*10)

{

exp=exp-rank*10;

rank=rank+1;

}

damage=rank*3;

hp=rank*10;

}

void Ultranman::getmore(int c,int d,int f,char s)

{

if(s!='N')

{

exp=exp+c+5*f;

money=money+d+5*f;

}

else

{

exp=exp+c;

money=money+d;

}

}

void Ultranman::escape()

{

money=0;

}

class Monster

{

private:

int rank;

int exp;

int hp;

int damage;

int money;

public:

void set(int,char);

void display();

void fight(int);

void add1(int);

void add2(int);

void add3(int);

int getrank()

{

return rank;

}

int gethp()

{

return hp;

}

int getexp()

{

return exp;

}

int getdamage()

{

return damage;

}

int getmoney()

{

return money;

}

};

void Monster::set(int a,char b)

{

rank=a;

if(b=='N')

{

damage=rank*2;

hp=rank*10;

money=rank*10;

exp=rank*10;

}

if(b=='A')

{

damage=rank*4;

hp=rank*5;

money=rank*10;

exp=rank*10;

}

if(b=='D')

{

damage=rank;

hp=rank*20;

money=rank*10;

exp=rank*10;

}

if(b=='M')

{

damage=rank;

hp=rank*10;

money=rank*20;

exp=rank*20;

}

}

void Monster::display()

{

cout

}

void Monster::fight(int y)

{

hp=hp-y;

}

void Monster::add1(int a)

{

damage=damage+a;

}

void Monster::add2(int a)

{

hp=hp+5*a;

}

void Monster::add3(int a)

{

hp=hp+a;

}

int main()

{

int a[100];

char ch[100];

Ultranman U1;

Monster M1[100];

int i,j,m,k,b,t,P=1;

float x;

cin>>t;

while(t--)

{

cin>>m;

cin>>b;

U1.set(m);

U1.display();

for(j=0;j

{

cin>>a[j];

cin>>ch[j];

}

for(j=0;j

{

M1[j].set(a[j],ch[j]);

if(ch[j]=='A')

M1[j].add1(a[j]);

if(ch[j]=='D')

M1[j].add2(a[j]);

if(ch[j]=='M')

M1[j].add3(a[j]);

}

i=0;

while(i

{

x=U1.gethp();

bool pa;

pa=true;

while(pa)

{

M1[i].fight(U1.getdamage());

if(M1[i].gethp()>0)

{

U1.fight(M1[i].getdamage()/2);

if(U1.gethp()>10)

{

if(U1.gethp()

{

while(U1.getmoney()>0&&U1.gethp()

}

}

else

{

cout

U1.escape();

U1.display();

pa=false;

}

}

else

{

cout

U1.getmore(M1[i].getexp(),M1[i].getmoney(),a[i],ch[i]); U1.up();

U1.display();

pa=false;

}

}

if(U1.gethp()

break;

i++;

}

}

return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