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莲说主旨

爱莲说主旨

【范文精选】爱莲说主旨

【范文大全】爱莲说主旨

【专家解析】爱莲说主旨

【优秀范文】爱莲说主旨

范文一:_爱莲说_主旨新探

《爱莲说》主旨新探

俞香顺

内容提要 荷花是中国古代重要的“比德”之花。宋代周敦颐《爱莲说》将荷花抬到了“君子花”的高度,成为士大夫人格的完美象征。本文对“君子”人格内涵进行剖析。“出淤泥而不染”不是对佛教典故的简单因袭,而是阐明了心性修养的重要性;“中通外直”是理学心性修养学说、道德自隆意识与立身处世、伦理责任的有机统一,本体论与方法论的有机统一。《爱莲说》中其他关于荷花性状的描写也是“君子”人格的物态化展示。

关键词 荷花 比德 “出淤泥而不染” “中通外直”

荷花是中国传统的“比德”之花。宋代周敦颐《爱莲说》是家喻户晓的名篇,将荷花抬到了“君子花”的高度。荷花成为士大夫人格的完美象征。而以往关于《爱莲说》的研究,或者停留在文本的鉴赏、分析,或者摭拾佛教典故,发掘周敦颐与佛教的联系,对“君子”内涵的阐释却远远不够。“君子”之说的产生并不是偶发的,它是在宋代伦理意识高涨的文化背景之上产生的。本文结合宋代文化背景、政治背景、周敦颐的哲学思想,对《爱莲说》进行阐释,得到了一些与前人不同的结论。

“君子”说产生的社会文化背景

宋代伦理意识高涨,土大夫以道德人格的完善为终极追求目标;花卉吟咏普遍摆脱了刻镂形似、美人拟喻,走向“比德”演绎,“标格”凸显。史浩《花舞》序言:“两人对厅立,自勾,念:伏以骚赋九章,灵草以喻君子;诗人十咏,奇花命以佳名。因其有香,尊之为客。欲知标格,请观一字之

①褒”。花中“十客”联袂登场,文人与花卉之间建

审美基础上的;而花卉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对花卉内在“标格”体认、发掘的基础之上。《花舞》中“十客”之名并不是史浩一厢情愿、一时兴

起,在他同时代,“十客”、“十友”等是颇为流行的

②话头。宋人在花卉描写时,“标格”为其措意所

在,如苏轼《荷花媚·荷花》:“天然地、别是风流标格”③、张孝祥《鹧鸪天》:“可意黄花人不知,黄花标格世间稀”④、王质《无月不登楼·种花》:“夜月明前,夕阳欹后,清妙世间品格”⑤、尤袤《瑞鹧鸪·海棠》:“定自格高难著句,不应工部总无心”⑥。荷花在中唐之后即有人格象征意味,但是因为缺乏普遍的社会文化心理,虽然有例可稽,但毕竟尚是偶发。荷花成为广为接受的士大夫人格象征物乃是在宋代;这种现象并不是孤立的,我们发现,梅花人格象征意义的成熟也是在宋代。

荷花意象具有女性意味。唐代张昌宗,排行第六,人称“六郎”,貌美异常,成了武则天的宠臣。《新唐书·列传三十四》“杨再思本传”记载杨再思的奉承之语:“人言六郎似莲花,非也,正谓莲花似六郎耳。”宋代,荷花女性意味的极至表现“荷花似六郎”说受到了质疑、取笑、挞伐,如赵长卿《鹧鸪

立了亲近关系。中国文学中,花卉与女子之间有着传统的隐喻、类比关系,这种关系是建立在物色

本文系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五”规划基金项目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J3-044。

江海学刊

2002.5

人伦相亲的基点也均是荷花的佛教清净、不染的

51

原型意义。程杰《两宋之际梅花象征生成的三大原因》第二节从思想史的角度考察,认为“宋人在松、竹、兰菊等`比德'之象的审美认识中,所着意

61发挥的是`清'、`贞'为核心的精神品质” 。中唐以来,随着南宗禅的风靡,荷花的佛教寓意成为释

天·咏荼蘼五首》:“未应傅粉疑平叔,欲笑荷花似六郎”⑦;辛弃疾《鹧鸪天》:“最怜杨柳如张绪,却笑荷花似六郎”⑧;陈亮《新荷叶》:“

六郎涂

,似

和不似依然”⑨;朱涣《百岁令·寿丁大监》:“六郎那得这般潇洒襟宇”⑩;刘克庄《癸水亭观荷花》:“已曾识三闾,安肯肖六郎。词人更儇薄,比咏犹妃嫱。曷不观兹花,意色和而庄。风吹月露洗,岂若冶与倡。众芳慕绝艳,谁能参微香。吾诗纵枯

1

淡,一扫时世妆” ;张怡然:“芳姿香可人,刚道六21郎似。谁谓前哲心,爱莲比君子” ;陆游《荷花绝

氏常典,在中国文人作品中俯拾即是。宋儒援禅入儒、以儒解禅,荷花的“清”性获得了人格象征意

蕴。“出淤泥而不染”的对句“濯清涟而不妖”中“不妖”是对传统的荷花物色之美、女性之美的否定,也是对世俗、庸陋人格的否定;从另外一个角度强化了荷花的“清”性内涵。“菡萏诗歌,芙蓉骚赋,曷取哉?比德也,我德之清其清也,我德之芳

71

其芳也。”

句》:“风露青冥水面凉,旋移野艇受清香。犹嫌翠

31

盖红妆句,何况人言似六郎” ;何耕《莲塘》:“色41香无比出西方,何物妖狐号六郎” 。

对荷花女性意味的否定是“破”之一面,宋人的贡献更在于“立”,将荷花提高到伦理道德本体象征的高度,确立了荷花“君子花”的地位。周敦颐《爱莲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以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君子”与荷花之间建立了直通关系,周敦颐对荷花性状的描写是士大夫人格的直观体现。

“出淤泥而不染”:心性修养功夫,

备“清性”与“贞姿”于一体

《爱莲说》中传诵最广的名句是“出淤泥而不染”,很多人对荷花佛教寓意的了解端赖此句,周敦颐于释氏之功可谓大矣。“出淤泥而不染”中佛教质素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华严经探玄记》:“夫莲华者,梁摄论中有四义。一,如世莲华,在泥不染,譬法界真如,在世不为世法所污。二,如莲华自性开发,譬真如自性开悟,众生若证,则自性开发。三,如莲华为群蜂所采,譬真如为众圣所用。四,如莲华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譬真如四德,谓常乐我净。”“出淤泥而不染”明显是借鉴了佛教莲花的质素。宋人或尊荷花为“友”,

如曾、刘黻,或引荷花为“客”,如史浩,其但是将“出淤泥而不染”看成是一成不变地因袭即《华严经探玄记》的翻版则又未免简单化。对《爱莲说》的解读应该纳入周敦颐的整个哲学体系进行观照。周敦颐强调内省反观,主“无欲”之说,“不染”即“无欲”。《通书·圣学第二十章》:“圣可学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请闻焉!曰:一

81为要。一者,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

《养心亭记》中进一步阐发:“予谓养心不止于寡而

91

存耳,盖寡焉以至于无,无则诚立明通。” 从“寡”至“无”,主观能动的痕迹宛然,这和佛教“修心”之禅定寂灭者不同。“出淤泥而不染”其实已经蕴含了强化心性修养、建立抵御外界诱惑的意志结构的命题。这已经上升到了人格本体的高度。

周敦颐之“出淤泥而不染”与佛教莲花寓意相比,有出蓝而胜蓝之妙,实貌是而神非。但是,其间的差别非常细微,非世人所能易察,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宋代道学家“严儒、释之坊,

02

于取譬之薄物细故,亦复煞费弥缝也” ,虽然激

赏《爱莲说》以及心性修养之说,但是却绝口不提“出淤泥而不染”;道学家想与佛教“撇清”。至清

12朝,更有郑之侨者作《爱莲说辨》 ,力辨《爱莲说》

非周敦颐所作,考其出发点,也是“用心良苦”,生怕世人惑于佛教虚无之说:“揣先贤之好尚,不能指其操存切实之功而仅以寄情适意为一生之统摄,此亦犹不从喜怒哀乐未发处养出天地万物一体之气象而误认以寂心灭性为禅机之隐逸,将率

《爱莲说》主旨新探

天下后世而入于捕风捉影之为,斯亦人心学术之一大坏也”,“周子`无欲'二字,直是学人一粒种子,动静互为其根,而必云`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也哉?”

周敦颐借“出淤泥而不染”阐明了心性修养的重要性,主体与外界、心与物在对抗中获得独立、超拔的存在。应该着重指出的是,理学家强调“本”末一贯、“体”用并存,是一种积极入世的态度,这和佛家的消极出世态度迥然不同。柳诒徵先生就曾精辟的指出:“自宋之前,儒者之学,仅注重于人伦日用之学,而不甚讲求玄远高深之原理。道、释二氏,则又外于伦纪,而为绝人出世之想。惟宋之诸儒,言心言性,务极其精微;而于人事,复各求其至当,所谓明体达用,本末兼赅,此尤宋儒之特色也。”所以,有识者从中汲取的是一种异乎佛家寂灭无为的人格力量。如包恢《莲花》:“暴之烈日无改色,生于浊水不染污。疑如娇媚弱女子,乃似刚正奇丈夫。有色无香或无食,三种俱全为第一。实里中怀独苦心,富贵花非君子匹。”

32

2

“亭亭净植”、“不蔓不枝”:对矫矫不群、

不比不附的独立人格的呼唤

荷花“守一茎一花之节”,《爱莲说》抓揭荷花这一特性,以“不蔓不枝”、“亭亭净植”从人际关系角度切入,宣扬主体独立,正如《论语·为政》所云:“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假如将《爱莲说》放在北宋的政治、文化背景之上进行阅读,我们会得到更丰富的启示。北宋政治最突出的特点,柳

72

诒徵先生曾一言以蔽之,曰“政党政治”。北宋党

争始于熙宁、元丰以后;根据《爱莲说》的附记,《爱莲说》作于“嘉

八年五月”,早于北宋党争,但党

争之前早有“党议”。《宋史纪事本末》:“庆历三年三月,以欧阳修、王素、蔡襄知谏院”、“自范仲淹贬饶州,修及尹洙、余靖,皆以直仲淹见逐。群邪目之曰党人。于是朋党之议遂起。修乃为《朋党论》以进曰:`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所以,嘉之前,朝廷之中已有“党议”之风。周敦颐在政治上位卑,并没有资格直接参与上层的议论、争斗;但是,周敦颐幼孤,归舅父龙图阁学士郑向抚养,应该有机会了解朝廷动向。“亭亭净植”、“不蔓不枝”是对矫矫不群、不比不附的独立人格的呼唤,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嘉

末年,有着特殊而

82

深刻的意义。王晔《芙蓉》:“孤贞无漫蔓” 即对

以凛然、刚直的士大夫形象比拟荷花,这种情形只有在伦理意识高涨、荷花人格铸塑完成的宋代才可能出现。再如,宋人柴中行《敬题濂溪先生书

42

堂》诗:“一诵《爱莲说》,尘埃百不干” ,“百不干”

三字最为简切著明。金代赵讽《盆池莲花》:“不许纤尘污秀质”

52

荷花的这一人格象征内涵也有体认。

“中通外直”:作为理学家的周敦颐最大的创获荷花直立水中,荷梗中虚而外直,《爱莲说》以“中通外直”形象化地阐释了理学家的本体论。“中”指心性本体,“通”是对心性本体状态的描述,即透脱通达、无窒无碍,这是周敦颐在《通书》中反

复申述的一个概念。《通书·诚下第二章》:“元、亨,诚之通”;《通书·思第九章》:“无思,本也;思通,用也。几动与彼,诚动于此,无思而无不通也为圣人”;《通书·圣学第二十章》:“无欲则静虚动直。静虚则明,明则通”。黄庭坚《濂溪词并序》曰:“舂陵周茂叔人品甚高,胸中洒落,如光风霁

92 月”可作为“通”之最佳注脚。“直”是指立身的端

,“不许”二字,也是一种主观抗拒

姿态。这是一种刚性的人格力量,和以前着重荷花阴性、柔美审美特质的抉发不同;“出淤泥而不染”所着意展示的是荷花的“贞”姿。

“清”、“贞”和合是宋代花木“比德”的总体倾向,前引程杰《两宋之际梅花象征生成的三大原因》中已有相当全面、深刻的论述。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在道德意识隆涨、理学思维的观照下,备“清”性与“贞”姿于一体,这是荷花与其他“比德”之象的共性。然而,“所有的象征都得有一个物理

62

形式,否则,它们不可能进入我们的经验。” 荷花

有着独特的生物禀赋,是“这一个”;所以,在“比德”的思想背景之下,荷花又体现了不同于其他花卉的丰富的意蕴。《爱莲说》中其他关于荷花性状的描写也是“君子”人格的物态化展示。

毅刚直,不虚与委蛇。周敦颐以身践“直”,吕陶

《诗序》记载其立身处世,云:“及其判忠谀,拯忧

江海学刊

2002.5

《送周茂叔赴合州佥判》:“一帆风雪别南昌,路出

涪陵莫恨长。绿水泛莲天与秀,蜀中何处不闻

83香。” 即用荷花的这一层象征意蕴。荷花生于水

03

患,虽贲育之力,莫亢其勇” ;袁甫《南康郡四贤堂记》:“濂溪五十余上南康印绶,分司南京,屯田13为颖上令,不能屈节事上官,弃官入山” 。“中

通”则“外直”,“中通”为体,“外直”为用;“中通外直”是理学心性修养学说、道德自隆意识与立身处世、伦理责任的有机统一,本体论与方法论的有机统一。这就既超越了佛家之虚玄,“外于伦纪”,又超越了传统儒家之粗疏,注重事功、“人伦日用”。“中通外直”是作为理学“开山祖师”的周敦颐的贡献,是《爱莲说》中最具创获、对后代影响最大的命题。如袁甫《白鹿书院君子堂记》:“濂溪先生妙达阴阳动静之理,谓乾坤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呜呼,易道深矣!先生之学该贯天地万物而独爱一莲,何哉?莲亦太极也。中通外直,亭亭

23

净植,太极之妙具于是也” ;牟《荷花》序“荷花辱没于淫邪、陷于佛者几千载。自托根濂溪而后,

中,难于采撷攀折,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也体现了士大夫端严、凛然不可犯的精神品质。

结 语

荷花“君子”内涵的凸显是以菊花、牡丹二者的黜降为“代价”的。菊花“隐逸”,遗落世事,牡丹

“富贵”,沦溷世俗,均不是周敦颐所宣扬的既有入世之意,又有超世之志的人格。南宋袁甫《白鹿书院君子堂记》:“莲为君子,则富贵、隐逸非君子欤?隐逸,非富贵者也;富贵,未必可贫贱也。若夫君子,何适而不可哉”之论似未探骊珠。

总之,在北宋时代,荷花完成了“君子花”的历史铸塑,成为伦理道德、人格本体的象征。“君子花”内涵汲取了佛教原型的营养,同时又有理学家心性修养理论的浸润。“君子花”“出淤泥而不染”,备“清”性与“贞”姿于一体;“中通外直”,是理学心性本体论的形象阐释,统摄佛教理论与儒家学说,成为士大大人格的完美象征。当然,荷花的人格象征意义非常丰富,远非“君子花”所能涵盖。

①③④⑤⑥⑦⑧⑨⑩《全宋词》,中华书局1999年版,第1627、

413、2216、2132、2112、2294、2248、2716、3526页。 ②笔者有《花中“十客”、“十友”》专文论述,可以参阅。  1《后村集》卷六,四库全书第1180册。  21《全芳备祖》卷十一引。

3陆游:1《剑南诗稿》卷二十五,四库全书本。

4何耕:1《蕙庵诗稿》,(宋)陈思编、(元)陈世隆补:《两宋名贤小

集》卷二百二十六,四库全书本。  5

曾1

:《调笑·净友莲》:“净友,如妆就。折得清香来满手。一溪湛湛无尘垢。白羽轻摇晴昼。远公保社今何有。怅望东林搔首。”《全宋词》,第1192页;刘黻:《净友莲》:“净友何田田,修洁得自性。本生淤泥中,乃与玉同莹。一净消万暑,特立起群敬。色香非色香,是谓花之圣。”[宋]刘黻撰、[元]刘应奎编:《蒙川遗稿》卷一,四库全书,第1182册;史浩《花舞》:“净客之名从此有。多谢风流,飞驭陪樽酒。持此一卮同劝后。愿花长在人长寿。”《全宋词》,第1627页。  6参见程杰《两宋之际梅花象征生成的三大原因》。1  7袁甫:1《马实夫君子堂记》,《蒙斋集》卷十三,四库全书本。  8本文所用《通书》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中国哲学史1

研究室编《中国哲学史资料选辑》,中华书局1982年版。

始得以其中通外直者侪于道,而近世魏鹤山又推本周子之意,取《泽陂》之诗所谓`硕大且俨'者归之君子焉。明伦堂新池后骤著花。教授遂见之。

3

诗且有取于周子香远之句,寄兴远矣,因次韵” ;李东阳《内阁五月莲花盛开,和太子太保刘公韵二

43首》:“见说中通能外直,此心端合与花盟” ;陈宪章《茂叔爱莲》“不枝不蔓体本真,外直中通用乃53

神。我即莲花花即我,如公方是爱花人” 。

值得注意的是,荷梗中虚而外直的特性与竹子非常相似,白居易《养竹记》云“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

63……” 白居易赋予竹之“直”、“空”以人格化的内涵,周敦颐“中通外直”说可能接受了白氏的影响。

但是,比较之下,二者的相异也是非常明显的。白居易“空以体道”之“道”是“虚受”,是被动的接受,是典型的道家“无为”思想,而周敦颐之“中通”是具有自觉意识的理学心性修养功夫。白居易“空以体道”、“直以立身”之“空”、“直”是并列的范畴;而周敦颐“中通外直”之“通”、“直”之间是因果、体用之关系。

荷花“香远益清”,是士大夫“行发乎迩而见之

73

乎远” 的人格感召力量,可以超越空间。任大中

《爱莲说》主旨新探

91[宋]周敦颐撰、[清]周沈坷编:《周元公集》卷二,四库全书本。  0钱钟书:2《谈艺录》(增订本),中华书局1996年版,第624页。  1见清乾隆二十八年《宝庆府志》卷七十六。本文引文转引自2

梁绍辉著《周敦颐评传》第92页,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2 7柳诒徵:2《中国文化史》(下),东方出版中心1996年版,第

514、516页。

32[宋]包恢:《敝帚稿略》卷八,四库全书本。

4 20 383[清]张伯行辑《太极图详解》卷九,学苑出版社1990年版。  5 28 24 353《广群芳谱》卷三十、卷三十、卷三十、卷三十一。  6庄锡昌等编:2《多维视角中的文化理论》,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7年版,第244页。

9黄庭坚的序文见清代张伯行辑《太极图详解》卷九,学苑出版2

社1990年版。“洒落”、“光风霁月”成为描述周敦颐品格的流行、经典语词。如李愿中《答朱元晦书》:“尝爱黄鲁直作濂溪序云:`……'。此句形容有道者,气象绝佳。胸中洒落,即

作为尽洒落矣。学者至此虽甚远,亦不可不常存此体段在胸中。庶几遇事廓然,于道理方少进”;王子修《题祠堂》:“霁月光风状未成”;周刚《敬题濂溪祠》:“光风霁月忽开天”;文仲琏《嘉定七年九月十三日敬拜濂溪先生祠下》:“身到平生霁月边”。周敦颐濂溪旧居有“光风霁月”匾,如潘之定《濂溪六咏》:“光风霁月新题扁”;又有“光风霁月”亭,如朱熹《书濂溪光风霁月亭》。上引诗文均见《太极图详解》卷九。  1 32袁甫:3《蒙斋集》卷十三,四库全书本。  3[宋]

:《牟氏陵阳集》卷四,四库全书本。

63《全唐文》卷六百七十六。  73《易传·系辞上》。

作者简介:俞香顺,1971年生,文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

〔责任编辑:易 铭〕

禹名小考

贾雯鹤

上个世纪20年代,“古史辨”派主将顾颉刚先生在《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一文中,提出禹本是一只虫,他依

据的是《说文》:“禹,虫也,

从,象形。”这在当时的学界确实振聋发聩。此论一出,当即就有学者撰文反驳(参《古史辨》第一册)。鲁迅先生在小说《理水》中对此也曾加以嘲讽。现在看来,顾先生仅据字形立论,确实难以服人,何况禹的时代,文字尚未产生,后人在口碑其史迹时,自然是有音无字,直到文字产生后,人们才据音立字。所以上古人(神)名,多有异写,如黄帝又作皇帝,皋陶又作咎繇等,其例甚多。因此,仅据字形而论上古人(神)名含义的方法,其可靠程度不容乐观。

那么,禹名含义究竟是什么呢?我认为,禹是直接取名于其生地“羽渊”的。禹的父亲鲧,因为盗窃天帝的息壤去治水,被天帝“殛之于羽山,化为黄能(即三足鳖),以入于羽渊”(《国语·晋语八》)。然而,“鲧殛死,三岁不腐,副之以吴刀,是用出禹”(《全上文》辑《归藏》)。原来,禹是从鲧的肚子里剖生出来的,自然,其生地就是羽渊了。羽渊和太阳西落之处的虞渊实际上是同一地名的不同写法。在神话思维中,太阳在西方落入虞渊就意味着太阳的死亡,同时,新的太阳又在孕育中,它不久将在东方汤谷中复生。事实上,在古人心目中,太阳和月亮都是“死则又育”(《楚辞·天问》),周而复始的。因此,鲧的死亡和禹的诞生被安排在羽(虞)渊,显示了二人曾被崇拜为天神(即太阳神)。禹以生地羽渊为名,则禹当为羽,事实上,二字古本通用:《春秋·昭公七年》“徐子章羽”,《左传》

正作“章禹”;银雀山汉简中“五音”之一的“禹风”实即经典所谓的“羽风”;《三国志》卷十的“贾诩”,《搜神记》卷十

五则作“贾”,亦可见禹、羽二字古音同。

禹以生地为名,他的儿子启则是以生产的方式为名。“禹治鸿水,通轩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楚辞·天问》洪兴祖补注引《淮南子》)从禹和启得名的方式来看,古人有以自己的生地(或生产方式)命名的习惯。这种命名的方式在孔子身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孔子名丘,字仲尼,即因其母“祷于尼丘”而生孔子之故(参见《史记·孔子世家》)。更后来的人们以地望相称,如韩昌黎、张南皮之类,恐怕也是这种风习的孑遗。明白了禹实际上就是羽,那么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引人深思的历史现象,就是三代的国名和其始祖名在含义上都有对应关系。夏的始祖禹,亦即羽,而《谷梁传·隐公五年》“舞夏”和《周礼·天官·叙官》“夏采”中的“夏”即是舞蹈所执的羽毛饰物。夏和羽二字古韵通,《诗·陈风·宛丘》“无冬无夏,值其鹭羽”,是其证。商的始祖契,《释名·释书契》:“契,刻也。”《类篇》卷七:“商,刻也。”周的始祖稷,《广韵·职韵》:“稷,五谷之总名。”周,在甲骨文中作“”,“象界划分明之农田,其中小点象禾稼之形”(《甲骨金文字典》,巴蜀书社1993年版,第79页),可知二者含义亦相关联。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正反映了初民对自己始祖(神)的崇拜。

范文二:_爱莲说_主旨新探_俞香顺

《爱莲说》主旨新探

俞香顺

内容提要 荷花是中国古代重要的“比德”之花。宋代周敦颐《爱莲说》将荷花抬到了“君子花”的高度,成为士大夫人格的完美象征。本文对“君子”人格内涵进行剖析。“出淤泥而不染”不是对佛教典故的简单因袭,而是阐明了心性修养的重要性;“中通外直”是理学心性修养学说、道德自隆意识与立身处世、伦理责任的有机统一,本体论与方法论的有机统一。《爱莲说》中其他关于荷花性状的描写也是“君子”人格的物态化展示。

关键词 荷花 比德 “出淤泥而不染” “中通外直”

荷花是中国传统的“比德”之花。宋代周敦颐《爱莲说》是家喻户晓的名篇,将荷花抬到了“君子花”的高度。荷花成为士大夫人格的完美象征。而以往关于《爱莲说》的研究,或者停留在文本的鉴赏、分析,或者摭拾佛教典故,发掘周敦颐与佛教的联系,对“君子”内涵的阐释却远远不够。“君子”之说的产生并不是偶发的,它是在宋代伦理意识高涨的文化背景之上产生的。本文结合宋代文化背景、政治背景、周敦颐的哲学思想,对《爱莲说》进行阐释,得到了一些与前人不同的结论。

“君子”说产生的社会文化背景

宋代伦理意识高涨,土大夫以道德人格的完善为终极追求目标;花卉吟咏普遍摆脱了刻镂形似、美人拟喻,走向“比德”演绎,“标格”凸显。史浩《花舞》序言:“两人对厅立,自勾,念:伏以骚赋九章,灵草以喻君子;诗人十咏,奇花命以佳名。因其有香,尊之为客。欲知标格,请观一字之

①褒”。花中“十客”联袂登场,文人与花卉之间建

审美基础上的;而花卉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对花卉内在“标格”体认、发掘的基础之上。《花舞》中“十客”之名并不是史浩一厢情愿、一时兴

起,在他同时代,“十客”、“十友”等是颇为流行的

②话头。宋人在花卉描写时,“标格”为其措意所

在,如苏轼《荷花媚·荷花》:“天然地、别是风流标格”③、张孝祥《鹧鸪天》:“可意黄花人不知,黄花标格世间稀”④、王质《无月不登楼·种花》:“夜月明前,夕阳欹后,清妙世间品格”⑤、尤袤《瑞鹧鸪·海棠》:“定自格高难著句,不应工部总无心”⑥。荷花在中唐之后即有人格象征意味,但是因为缺乏普遍的社会文化心理,虽然有例可稽,但毕竟尚是偶发。荷花成为广为接受的士大夫人格象征物乃是在宋代;这种现象并不是孤立的,我们发现,梅花人格象征意义的成熟也是在宋代。

荷花意象具有女性意味。唐代张昌宗,排行第六,人称“六郎”,貌美异常,成了武则天的宠臣。《新唐书·列传三十四》“杨再思本传”记载杨再思的奉承之语:“人言六郎似莲花,非也,正谓莲花似六郎耳。”宋代,荷花女性意味的极至表现“荷花似六郎”说受到了质疑、取笑、挞伐,如赵长卿《鹧鸪

立了亲近关系。中国文学中,花卉与女子之间有着传统的隐喻、类比关系,这种关系是建立在物色

本文系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五”规划基金项目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J3-044。

江海学刊

2002.5

人伦相亲的基点也均是荷花的佛教清净、不染的

51

原型意义。程杰《两宋之际梅花象征生成的三大原因》第二节从思想史的角度考察,认为“宋人在松、竹、兰菊等`比德'之象的审美认识中,所着意

61发挥的是`清'、`贞'为核心的精神品质” 。中唐以来,随着南宗禅的风靡,荷花的佛教寓意成为释

天·咏荼蘼五首》:“未应傅粉疑平叔,欲笑荷花似六郎”⑦;辛弃疾《鹧鸪天》:“最怜杨柳如张绪,却笑荷花似六郎”⑧;陈亮《新荷叶》:“

六郎涂

,似

和不似依然”⑨;朱涣《百岁令·寿丁大监》:“六郎那得这般潇洒襟宇”⑩;刘克庄《癸水亭观荷花》:“已曾识三闾,安肯肖六郎。词人更儇薄,比咏犹妃嫱。曷不观兹花,意色和而庄。风吹月露洗,岂若冶与倡。众芳慕绝艳,谁能参微香。吾诗纵枯

1

淡,一扫时世妆” ;张怡然:“芳姿香可人,刚道六21郎似。谁谓前哲心,爱莲比君子” ;陆游《荷花绝

氏常典,在中国文人作品中俯拾即是。宋儒援禅入儒、以儒解禅,荷花的“清”性获得了人格象征意

蕴。“出淤泥而不染”的对句“濯清涟而不妖”中“不妖”是对传统的荷花物色之美、女性之美的否定,也是对世俗、庸陋人格的否定;从另外一个角度强化了荷花的“清”性内涵。“菡萏诗歌,芙蓉骚赋,曷取哉?比德也,我德之清其清也,我德之芳

71

其芳也。”

句》:“风露青冥水面凉,旋移野艇受清香。犹嫌翠

31

盖红妆句,何况人言似六郎” ;何耕《莲塘》:“色41香无比出西方,何物妖狐号六郎” 。

对荷花女性意味的否定是“破”之一面,宋人的贡献更在于“立”,将荷花提高到伦理道德本体象征的高度,确立了荷花“君子花”的地位。周敦颐《爱莲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以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君子”与荷花之间建立了直通关系,周敦颐对荷花性状的描写是士大夫人格的直观体现。

“出淤泥而不染”:心性修养功夫,

备“清性”与“贞姿”于一体

《爱莲说》中传诵最广的名句是“出淤泥而不染”,很多人对荷花佛教寓意的了解端赖此句,周敦颐于释氏之功可谓大矣。“出淤泥而不染”中佛教质素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华严经探玄记》:“夫莲华者,梁摄论中有四义。一,如世莲华,在泥不染,譬法界真如,在世不为世法所污。二,如莲华自性开发,譬真如自性开悟,众生若证,则自性开发。三,如莲华为群蜂所采,譬真如为众圣所用。四,如莲华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譬真如四德,谓常乐我净。”“出淤泥而不染”明显是借鉴了佛教莲花的质素。宋人或尊荷花为“友”,

如曾、刘黻,或引荷花为“客”,如史浩,其但是将“出淤泥而不染”看成是一成不变地因袭即《华严经探玄记》的翻版则又未免简单化。对《爱莲说》的解读应该纳入周敦颐的整个哲学体系进行观照。周敦颐强调内省反观,主“无欲”之说,“不染”即“无欲”。《通书·圣学第二十章》:“圣可学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请闻焉!曰:一

81为要。一者,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

《养心亭记》中进一步阐发:“予谓养心不止于寡而

91

存耳,盖寡焉以至于无,无则诚立明通。” 从“寡”至“无”,主观能动的痕迹宛然,这和佛教“修心”之禅定寂灭者不同。“出淤泥而不染”其实已经蕴含了强化心性修养、建立抵御外界诱惑的意志结构的命题。这已经上升到了人格本体的高度。

周敦颐之“出淤泥而不染”与佛教莲花寓意相比,有出蓝而胜蓝之妙,实貌是而神非。但是,其间的差别非常细微,非世人所能易察,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宋代道学家“严儒、释之坊,

02

于取譬之薄物细故,亦复煞费弥缝也” ,虽然激

赏《爱莲说》以及心性修养之说,但是却绝口不提“出淤泥而不染”;道学家想与佛教“撇清”。至清

12朝,更有郑之侨者作《爱莲说辨》 ,力辨《爱莲说》

非周敦颐所作,考其出发点,也是“用心良苦”,生怕世人惑于佛教虚无之说:“揣先贤之好尚,不能指其操存切实之功而仅以寄情适意为一生之统摄,此亦犹不从喜怒哀乐未发处养出天地万物一体之气象而误认以寂心灭性为禅机之隐逸,将率

《爱莲说》主旨新探

天下后世而入于捕风捉影之为,斯亦人心学术之一大坏也”,“周子`无欲'二字,直是学人一粒种子,动静互为其根,而必云`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也哉?”

周敦颐借“出淤泥而不染”阐明了心性修养的重要性,主体与外界、心与物在对抗中获得独立、超拔的存在。应该着重指出的是,理学家强调“本”末一贯、“体”用并存,是一种积极入世的态度,这和佛家的消极出世态度迥然不同。柳诒徵先生就曾精辟的指出:“自宋之前,儒者之学,仅注重于人伦日用之学,而不甚讲求玄远高深之原理。道、释二氏,则又外于伦纪,而为绝人出世之想。惟宋之诸儒,言心言性,务极其精微;而于人事,复各求其至当,所谓明体达用,本末兼赅,此尤宋儒之特色也。”所以,有识者从中汲取的是一种异乎佛家寂灭无为的人格力量。如包恢《莲花》:“暴之烈日无改色,生于浊水不染污。疑如娇媚弱女子,乃似刚正奇丈夫。有色无香或无食,三种俱全为第一。实里中怀独苦心,富贵花非君子匹。”

32

2

“亭亭净植”、“不蔓不枝”:对矫矫不群、

不比不附的独立人格的呼唤

荷花“守一茎一花之节”,《爱莲说》抓揭荷花这一特性,以“不蔓不枝”、“亭亭净植”从人际关系角度切入,宣扬主体独立,正如《论语·为政》所云:“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假如将《爱莲说》放在北宋的政治、文化背景之上进行阅读,我们会得到更丰富的启示。北宋政治最突出的特点,柳

72

诒徵先生曾一言以蔽之,曰“政党政治”。北宋党

争始于熙宁、元丰以后;根据《爱莲说》的附记,《爱莲说》作于“嘉

八年五月”,早于北宋党争,但党

争之前早有“党议”。《宋史纪事本末》:“庆历三年三月,以欧阳修、王素、蔡襄知谏院”、“自范仲淹贬饶州,修及尹洙、余靖,皆以直仲淹见逐。群邪目之曰党人。于是朋党之议遂起。修乃为《朋党论》以进曰:`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所以,嘉之前,朝廷之中已有“党议”之风。周敦颐在政治上位卑,并没有资格直接参与上层的议论、争斗;但是,周敦颐幼孤,归舅父龙图阁学士郑向抚养,应该有机会了解朝廷动向。“亭亭净植”、“不蔓不枝”是对矫矫不群、不比不附的独立人格的呼唤,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嘉

末年,有着特殊而

82

深刻的意义。王晔《芙蓉》:“孤贞无漫蔓” 即对

以凛然、刚直的士大夫形象比拟荷花,这种情形只有在伦理意识高涨、荷花人格铸塑完成的宋代才可能出现。再如,宋人柴中行《敬题濂溪先生书

42

堂》诗:“一诵《爱莲说》,尘埃百不干” ,“百不干”

三字最为简切著明。金代赵讽《盆池莲花》:“不许纤尘污秀质”

52

荷花的这一人格象征内涵也有体认。

“中通外直”:作为理学家的周敦颐最大的创获荷花直立水中,荷梗中虚而外直,《爱莲说》以“中通外直”形象化地阐释了理学家的本体论。“中”指心性本体,“通”是对心性本体状态的描述,即透脱通达、无窒无碍,这是周敦颐在《通书》中反

复申述的一个概念。《通书·诚下第二章》:“元、亨,诚之通”;《通书·思第九章》:“无思,本也;思通,用也。几动与彼,诚动于此,无思而无不通也为圣人”;《通书·圣学第二十章》:“无欲则静虚动直。静虚则明,明则通”。黄庭坚《濂溪词并序》曰:“舂陵周茂叔人品甚高,胸中洒落,如光风霁

92 月”可作为“通”之最佳注脚。“直”是指立身的端

,“不许”二字,也是一种主观抗拒

姿态。这是一种刚性的人格力量,和以前着重荷花阴性、柔美审美特质的抉发不同;“出淤泥而不染”所着意展示的是荷花的“贞”姿。

“清”、“贞”和合是宋代花木“比德”的总体倾向,前引程杰《两宋之际梅花象征生成的三大原因》中已有相当全面、深刻的论述。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在道德意识隆涨、理学思维的观照下,备“清”性与“贞”姿于一体,这是荷花与其他“比德”之象的共性。然而,“所有的象征都得有一个物理

62

形式,否则,它们不可能进入我们的经验。” 荷花

有着独特的生物禀赋,是“这一个”;所以,在“比德”的思想背景之下,荷花又体现了不同于其他花卉的丰富的意蕴。《爱莲说》中其他关于荷花性状的描写也是“君子”人格的物态化展示。

毅刚直,不虚与委蛇。周敦颐以身践“直”,吕陶

《诗序》记载其立身处世,云:“及其判忠谀,拯忧

江海学刊

2002.5

《送周茂叔赴合州佥判》:“一帆风雪别南昌,路出

涪陵莫恨长。绿水泛莲天与秀,蜀中何处不闻

83香。” 即用荷花的这一层象征意蕴。荷花生于水

03

患,虽贲育之力,莫亢其勇” ;袁甫《南康郡四贤堂记》:“濂溪五十余上南康印绶,分司南京,屯田13为颖上令,不能屈节事上官,弃官入山” 。“中

通”则“外直”,“中通”为体,“外直”为用;“中通外直”是理学心性修养学说、道德自隆意识与立身处世、伦理责任的有机统一,本体论与方法论的有机统一。这就既超越了佛家之虚玄,“外于伦纪”,又超越了传统儒家之粗疏,注重事功、“人伦日用”。“中通外直”是作为理学“开山祖师”的周敦颐的贡献,是《爱莲说》中最具创获、对后代影响最大的命题。如袁甫《白鹿书院君子堂记》:“濂溪先生妙达阴阳动静之理,谓乾坤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呜呼,易道深矣!先生之学该贯天地万物而独爱一莲,何哉?莲亦太极也。中通外直,亭亭

23

净植,太极之妙具于是也” ;牟《荷花》序“荷花辱没于淫邪、陷于佛者几千载。自托根濂溪而后,

中,难于采撷攀折,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也体现了士大夫端严、凛然不可犯的精神品质。

结 语

荷花“君子”内涵的凸显是以菊花、牡丹二者的黜降为“代价”的。菊花“隐逸”,遗落世事,牡丹

“富贵”,沦溷世俗,均不是周敦颐所宣扬的既有入世之意,又有超世之志的人格。南宋袁甫《白鹿书院君子堂记》:“莲为君子,则富贵、隐逸非君子欤?隐逸,非富贵者也;富贵,未必可贫贱也。若夫君子,何适而不可哉”之论似未探骊珠。

总之,在北宋时代,荷花完成了“君子花”的历史铸塑,成为伦理道德、人格本体的象征。“君子花”内涵汲取了佛教原型的营养,同时又有理学家心性修养理论的浸润。“君子花”“出淤泥而不染”,备“清”性与“贞”姿于一体;“中通外直”,是理学心性本体论的形象阐释,统摄佛教理论与儒家学说,成为士大大人格的完美象征。当然,荷花的人格象征意义非常丰富,远非“君子花”所能涵盖。

①③④⑤⑥⑦⑧⑨⑩《全宋词》,中华书局1999年版,第1627、

413、2216、2132、2112、2294、2248、2716、3526页。 ②笔者有《花中“十客”、“十友”》专文论述,可以参阅。  1《后村集》卷六,四库全书第1180册。  21《全芳备祖》卷十一引。

3陆游:1《剑南诗稿》卷二十五,四库全书本。

4何耕:1《蕙庵诗稿》,(宋)陈思编、(元)陈世隆补:《两宋名贤小

集》卷二百二十六,四库全书本。  5

曾1

:《调笑·净友莲》:“净友,如妆就。折得清香来满手。一溪湛湛无尘垢。白羽轻摇晴昼。远公保社今何有。怅望东林搔首。”《全宋词》,第1192页;刘黻:《净友莲》:“净友何田田,修洁得自性。本生淤泥中,乃与玉同莹。一净消万暑,特立起群敬。色香非色香,是谓花之圣。”[宋]刘黻撰、[元]刘应奎编:《蒙川遗稿》卷一,四库全书,第1182册;史浩《花舞》:“净客之名从此有。多谢风流,飞驭陪樽酒。持此一卮同劝后。愿花长在人长寿。”《全宋词》,第1627页。  6参见程杰《两宋之际梅花象征生成的三大原因》。1  7袁甫:1《马实夫君子堂记》,《蒙斋集》卷十三,四库全书本。  8本文所用《通书》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中国哲学史1

研究室编《中国哲学史资料选辑》,中华书局1982年版。

始得以其中通外直者侪于道,而近世魏鹤山又推本周子之意,取《泽陂》之诗所谓`硕大且俨'者归之君子焉。明伦堂新池后骤著花。教授遂见之。

3

诗且有取于周子香远之句,寄兴远矣,因次韵” ;李东阳《内阁五月莲花盛开,和太子太保刘公韵二

43首》:“见说中通能外直,此心端合与花盟” ;陈宪章《茂叔爱莲》“不枝不蔓体本真,外直中通用乃53

神。我即莲花花即我,如公方是爱花人” 。

值得注意的是,荷梗中虚而外直的特性与竹子非常相似,白居易《养竹记》云“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

63……” 白居易赋予竹之“直”、“空”以人格化的内涵,周敦颐“中通外直”说可能接受了白氏的影响。

但是,比较之下,二者的相异也是非常明显的。白居易“空以体道”之“道”是“虚受”,是被动的接受,是典型的道家“无为”思想,而周敦颐之“中通”是具有自觉意识的理学心性修养功夫。白居易“空以体道”、“直以立身”之“空”、“直”是并列的范畴;而周敦颐“中通外直”之“通”、“直”之间是因果、体用之关系。

荷花“香远益清”,是士大夫“行发乎迩而见之

73

乎远” 的人格感召力量,可以超越空间。任大中

《爱莲说》主旨新探

91[宋]周敦颐撰、[清]周沈坷编:《周元公集》卷二,四库全书本。  0钱钟书:2《谈艺录》(增订本),中华书局1996年版,第624页。  1见清乾隆二十八年《宝庆府志》卷七十六。本文引文转引自2

梁绍辉著《周敦颐评传》第92页,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2 7柳诒徵:2《中国文化史》(下),东方出版中心1996年版,第

514、516页。

32[宋]包恢:《敝帚稿略》卷八,四库全书本。

4 20 383[清]张伯行辑《太极图详解》卷九,学苑出版社1990年版。  5 28 24 353《广群芳谱》卷三十、卷三十、卷三十、卷三十一。  6庄锡昌等编:2《多维视角中的文化理论》,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7年版,第244页。

9黄庭坚的序文见清代张伯行辑《太极图详解》卷九,学苑出版2

社1990年版。“洒落”、“光风霁月”成为描述周敦颐品格的流行、经典语词。如李愿中《答朱元晦书》:“尝爱黄鲁直作濂溪序云:`……'。此句形容有道者,气象绝佳。胸中洒落,即

作为尽洒落矣。学者至此虽甚远,亦不可不常存此体段在胸中。庶几遇事廓然,于道理方少进”;王子修《题祠堂》:“霁月光风状未成”;周刚《敬题濂溪祠》:“光风霁月忽开天”;文仲琏《嘉定七年九月十三日敬拜濂溪先生祠下》:“身到平生霁月边”。周敦颐濂溪旧居有“光风霁月”匾,如潘之定《濂溪六咏》:“光风霁月新题扁”;又有“光风霁月”亭,如朱熹《书濂溪光风霁月亭》。上引诗文均见《太极图详解》卷九。  1 32袁甫:3《蒙斋集》卷十三,四库全书本。  3[宋]

:《牟氏陵阳集》卷四,四库全书本。

63《全唐文》卷六百七十六。  73《易传·系辞上》。

作者简介:俞香顺,1971年生,文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

〔责任编辑:易 铭〕

禹名小考

贾雯鹤

上个世纪20年代,“古史辨”派主将顾颉刚先生在《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一文中,提出禹本是一只虫,他依

据的是《说文》:“禹,虫也,

从,象形。”这在当时的学界确实振聋发聩。此论一出,当即就有学者撰文反驳(参《古史辨》第一册)。鲁迅先生在小说《理水》中对此也曾加以嘲讽。现在看来,顾先生仅据字形立论,确实难以服人,何况禹的时代,文字尚未产生,后人在口碑其史迹时,自然是有音无字,直到文字产生后,人们才据音立字。所以上古人(神)名,多有异写,如黄帝又作皇帝,皋陶又作咎繇等,其例甚多。因此,仅据字形而论上古人(神)名含义的方法,其可靠程度不容乐观。

那么,禹名含义究竟是什么呢?我认为,禹是直接取名于其生地“羽渊”的。禹的父亲鲧,因为盗窃天帝的息壤去治水,被天帝“殛之于羽山,化为黄能(即三足鳖),以入于羽渊”(《国语·晋语八》)。然而,“鲧殛死,三岁不腐,副之以吴刀,是用出禹”(《全上文》辑《归藏》)。原来,禹是从鲧的肚子里剖生出来的,自然,其生地就是羽渊了。羽渊和太阳西落之处的虞渊实际上是同一地名的不同写法。在神话思维中,太阳在西方落入虞渊就意味着太阳的死亡,同时,新的太阳又在孕育中,它不久将在东方汤谷中复生。事实上,在古人心目中,太阳和月亮都是“死则又育”(《楚辞·天问》),周而复始的。因此,鲧的死亡和禹的诞生被安排在羽(虞)渊,显示了二人曾被崇拜为天神(即太阳神)。禹以生地羽渊为名,则禹当为羽,事实上,二字古本通用:《春秋·昭公七年》“徐子章羽”,《左传》

正作“章禹”;银雀山汉简中“五音”之一的“禹风”实即经典所谓的“羽风”;《三国志》卷十的“贾诩”,《搜神记》卷十

五则作“贾”,亦可见禹、羽二字古音同。

禹以生地为名,他的儿子启则是以生产的方式为名。“禹治鸿水,通轩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楚辞·天问》洪兴祖补注引《淮南子》)从禹和启得名的方式来看,古人有以自己的生地(或生产方式)命名的习惯。这种命名的方式在孔子身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孔子名丘,字仲尼,即因其母“祷于尼丘”而生孔子之故(参见《史记·孔子世家》)。更后来的人们以地望相称,如韩昌黎、张南皮之类,恐怕也是这种风习的孑遗。明白了禹实际上就是羽,那么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引人深思的历史现象,就是三代的国名和其始祖名在含义上都有对应关系。夏的始祖禹,亦即羽,而《谷梁传·隐公五年》“舞夏”和《周礼·天官·叙官》“夏采”中的“夏”即是舞蹈所执的羽毛饰物。夏和羽二字古韵通,《诗·陈风·宛丘》“无冬无夏,值其鹭羽”,是其证。商的始祖契,《释名·释书契》:“契,刻也。”《类篇》卷七:“商,刻也。”周的始祖稷,《广韵·职韵》:“稷,五谷之总名。”周,在甲骨文中作“”,“象界划分明之农田,其中小点象禾稼之形”(《甲骨金文字典》,巴蜀书社1993年版,第79页),可知二者含义亦相关联。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正反映了初民对自己始祖(神)的崇拜。

范文三:《爱莲说》题旨探微

内容摘要:《爱莲说》是苏教版语文七(下)专题《荷》中的一篇课文,文质兼美,是我国古代散文的精品。全文仅116字,结构严谨,笔意超越,言简意赅,情景交融,有着深邃的思想内容,历来为人们所传诵。然而,就是这么一篇篇幅短小的名文,其题旨历来却颇有争议。本文试加探析。

关键词:《爱莲说》 题旨

《爱莲说》是苏教版语文七(下)专题《荷》中的一篇课文,文质兼美,是我国古代散文的精品。全文仅116字,结构严谨,笔意超越,言简意赅,情景交融,有着深邃的思想内容,历来为人们所传诵。然而,就是这么一篇篇幅短小的名文,其题旨历来却颇有争议。

早在明末清初,著名学者朱舜水先生认为:周敦颐《爱莲说》旨在寄寓对王安石变法的不满。理由是:“王安石以智慧术数逢其君,为祸方烈,先生委之不可,争之不能,是故爱莲以闲神志。”当然,这种说法因为政治色彩太浓,早已不被今人所采纳。而且学者张一民先生在其著作《探故》中已经对这种说法作了否定,文中“以宋人度正《周敦颐年谱》记载的《爱莲说》的写作时间(写于嘉枯八年通判虔州任上)作为论据,指出《爱莲说》早在王安石开始变法(熙宁二年)前六年就已写出”。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爱莲说》与王安石变法无关。

当今,语文教学界对于这篇名文题旨句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种说法:

[1]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2]莲,花之君子者也。

[3]莲之爱,同予者何人?

而且,赞同第二种说法的占绝大多数。苏教版七下语文教参(以下简称“苏教参”)中也有这样的说法,“本文结构严谨有序。全文以‘莲,花之君子者也’一句点明题旨,提纲契领,围绕‘君子’超世脱俗、不同流合污的美德这一中心,组织材料”。(见“苏教参”2009年12月第八版411页)这也是绝大多数老师赞同第二种说法的权威根据,但是笔者对这种说法心中一直存疑。同样是苏教参,也在这一页,还有这样两句话:“这三句转入议论,点明题旨”,“第二层,用一个‘噫’字表示感慨,进而对爱花人进行品评,点明题旨”。这两句都指向文中的句子:“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这显然是另一种说法,亦即上文列举的第三种说法。苏教参在同一个问题上作出了前后不一致的两种说法,给老师带来一定的迷惑性,应该说是很不严谨的。而现实教学中许多老师向学生强调,如果考试碰到这样的题目则统一写“莲,花之君子者也”,这种从考试的实用性出发而没有任何教研思维的投机做法更值得批判。

那么,《爱莲说》的题旨到底是什么?或者说,究竟哪一句点明了《爱莲说》的题旨呢?

考察第一种说法,应该不难理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正是莲的显著特点,更是不随时俗、洁身自好、庄重严肃的“君子”形象的动人写照。这和第二种说法“莲,花之君子者也”实质上是一样的,只不过前者含蓄,后者明了。

再来考察第二种说法“莲,花之君子者也”。从句式和内容来看,这都是对莲花的由衷赞美。难道《爱莲说》这篇文章的写作意图仅仅是对莲花的赞美吗?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度思考。

首先,研读课文内容。第一段文字,“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读之,不难发现作者写的是人们对花的各种喜爱。虽然下文用七个短语,细致传神地描绘了莲花的形象和品格,也是为了说明“独爱莲”的原因。第二段文字先对花进行品评,点名菊花、牡丹、莲花的比喻意义,进而,在此基础上对爱花人进行品评。由此来说,《爱莲说》的归结点应当指向人,而不是莲花。

其次,明确文章体裁。《爱莲说》的体裁是“说”。文下注释对“说”的解释是:“说”,一种文体,通常借助某一事物说明一个道理。显而易见,“说明一个道理”应当是《爱莲说》一文的写作重点;对应课文,此处的“某一事物”是指“莲”,可见作者写作《爱莲说》并不是为了突出莲花,而是借助莲花说理。

第三,总结写作手法。《爱莲说》是一篇状物抒情、寓哲理于暗喻之中的名文。其典型的写作手法是托物寓意。“物”自然指“莲”,“意”,依据苏教参的分析是:赞美正直高尚的气节,鄙弃追名逐利、趋炎附势的恶浊世风,表现了作者洁身自好的生活态度。因为莲是花中君子,作者仅是以之自况。

最后,关注作者本人。周敦颐性情朴实,自述道:“芋蔬可卒岁,绢布是衣食,饱暖大富贵,康宁无价金,吾乐盖易足,廉名朝暮箴。”他从小信古好义,“以名节自砥砺”。周敦颐的友人任大中在《题虞部周茂叔濂溪》诗中称誉周敦颐“廉名似溪流,万古流不休。”而志洁行廉正是《爱莲说》所崇尚的君子品质。苏轼《故周茂叔先生濂溪》诗云:“坐令此溪水,名以先生俱?先生本全德,廉退乃一隅。因抛彭泽令,偶似西山夫。遂即世所知,以为溪之呼。”诗中称周敦颐的境遇颇似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和不食周粟而饿死首阳山的伯夷、叔齐。据《宋史》载:周敦颐勤于政务,尽心职事,“一生以洗冤泽物为己任”。特别是在合州为官四年,颇有声望。但也因此受到佞人谗言间之,差点被罢了官。“是处尘劳皆可息,时清终未忍辞官”,周敦颐终究是不赞成陶渊明退隐之举的。《爱莲说》当由此事触发而写成的。文章中既有对正直君子的明喻,又有对势利之徒的暗讽,是作者生活的写照。若此,“莲”仅是作者写作《爱莲说》的触发点和情感寄托。

综上可知,认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句或“莲,花之君子者也”句点明《爱莲说》题旨的说法,都不太准确,至少说不够全面。第三种说法“莲之爱,同予者何人”,既表达了作者自己对莲花的喜爱,也包含了对当时追名逐利、趋炎附势的恶浊世风的鄙弃,更有对不慕荣利、洁身自好的高尚气节的坚守和赞美。笔者以为,此句最能点明《爱莲说》一文的题旨。

参考文献:

[1]《宋史》卷四百二十七,中华书局1977年版。

[2]《托物喻人,浑然一体——读〈爱莲说〉》,李瑞来,《语文教学与研究》1982年第4期。

[3]《周敦颐与〈爱莲说〉》,张一民,《中学文科教学》1982年第11期。

[4]《〈爱莲说〉探故》,张一民,《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4年04期。

张爱军,江苏省宝应县实验初级中学教师。

范文四:《爱莲说》题旨探微

学教 育

《 爱 莲说》 题 旨探微

回 张 爱 军

内容摘 要 : 《 爱莲说》 是苏教版语文七( 下) 专题《 荷》 中的一篇课文 , 文质兼美 , 是我 国古代散文的精 品。 全文

仅1 1 6 字, 结构严谨 , 笔意超越 , 言简意赅 , 情景交融 , 有着深邃的思想 内容, 历来 为人们所传诵 。然 而, 就是这 么   篇篇幅短小的名文, 其 题 旨历 来 却 颇有 争议 。本 文 试 加探 析 。

关键 词 : 《 爱莲 说》 题 旨

《 爱莲说》 是苏教版语文七 ( 下) 专 题《 荷》 中的一篇 课文 , 文质兼

美, 是我 国古代 散文的精品 。全文仅 1 1 6 字, 结构严谨 , 笔 意超越 , 言  简意赅 , 情景交融 , 有着 深邃 的思想 内容 , 历来为人 们所传诵 。然 而 ,   就是 这么一篇篇 幅短小 的名文 , 其题 旨历来却颇有争议 。   早 在 明末 清初 , 著名学者 朱舜水先 生认为 : 周敦 颐《 爱莲说 》 旨  在寄寓对王安石变法 的不满 。理 由是 : “ 王安石以智慧术数 逢其君 ,   为祸 方烈 , 先生 委之不 可 , 争 之不 能 , 是故爱莲 以闲神 志。” 当然 , 这

种说 法 因 为 政 治 色 彩 太 浓 , 早 已不 被 今 人 所 采 纳 。而 且 学 者 张 一 民

先 生在其 著作 《 < 爱 莲说> 探故》 中 已经对 这种说 法作 了否 定 。 文 中

“ 以宋人度正《 周敦颐年谱》 记载的《 爱莲说》 的写作 时间( 写 于嘉枯八

年通判虔 州任上) 作为论据 , 指 出《 爱莲说 》 早 在王安石 开始变法 ( 熙  宁二年) 前六 年就已写出” 。 单凭这一 点 , 就足 以证明《 爱莲说 》 与王安

石变法无关 。   当今 ,语 文教 学 界 对 于 这 篇 名 文 题 旨句 的 争 议 ,主要 集 中在 以

下三种说法 :

【 l 】 出淤泥而不染 , 濯清涟而不妖 。

【 2 】 莲, 花 之 君 子者 也 。

[ 3 】 莲之爱 , 同予者何人 ?

而且 , 赞 同第 二种说法 的占绝大 多数 。苏教版七下语文教参 ( 以  下简称“ 苏教 参” ) 中也有这样 的说法 , “ 本文 结构严谨有序 。全文 以

‘ 莲, 花之 君子者 也 ’ 一 句 点 明题 旨 , 提纲 契领 , 围绕 ‘ 君子 ’ 超 世 脱

俗、 不 同流合污 的美德这一 中心 , 组织材料” 。( 见“ 苏教 参” 2 0 0 9 年l 2   月第 八版4 1 1 页) 这 也是绝 大多数 老师赞同第二种说法 的权威根据 ,   但是 笔者对这种说法心 中一直存疑。同样是苏教参 , 也在这一 页, 还

有 这 样 两 句话 : “ 这 三句 转 入 议 论 , 点 明题 旨 ” , “ 第二层 , 用一个 ‘ 噫’

(www.wenku1.com)学教 育

字表 示感慨 ,

进而 对爱花 人进行

品评 , 点明题 旨” 。 这 两 句 都 指 向  文 中 的句 子 : “ 噫! 菊 之爱 , 陶后 鲜  有 闻 。莲 之 爱 , 同 予者 何 人 ?牡 丹   之爱 , 宜 乎 众 矣 !” 这 显 然 是 另 一  种 说 法 ,亦 即 上 文 列 举 的 第 三 种

莲” 的原 因。第二段文字先对花进

行 品评 , 点名 菊 花 、 牡丹 、 莲 花 的  比喻 意 义 , 进而 , 在 此基础 上对爱  花 人 进 行 品 评 。 由此 来 说 , 《 爱莲

渊 明 和 不 食 周 粟 而 饿 死 首 阳 山 的

伯夷 、 叔 齐 。据 《 宋史 》 载: 周敦 颐  勤 于政务 ,尽心 职事 , “ 一 生以洗

冤 泽 物 为 己任 ” 。特 别 是 在 合 州 为

说》 的归 结点应 当指 向人 , 而不是

莲花 。

官 四年 , 颇有声望 。但也 因此受到

佞 人 谗 言 问 之 ,差 点 被 罢 了 官 。

说法 。苏教参 在 同一个 问题上作

出了前 后 不一 致 的两 种 说法 , 给  老 师 带 来 一 定 的迷 惑 性 ,应 该 说   是 很 不 严 谨 的 。而 现 实 教 学 中许

其次 , 明确文 章体 裁 。《 爱莲  说》 的体裁 是 “ 说” 。文下 注 释对  “ 说” 的解 释是 : “ 说” , 一种 文体 ,

“ 是处尘 劳 皆可息 , 时清终未 忍辞  官” , 周敦颐终究 是不 赞成 陶渊明  退 隐之举的 。《 爱莲 说》 当由此事

触 发 而 写 成 的 。 文 章 中 既 有 对 正

通 常借 助 某 一 事 物 说 明一 个 道

理 。显而易见 , “ 说 明一个 道理” 应  当是《 爱 莲说 》 一 文 的写 作 重点 ;

对 应课 文 , 此处的“ 某一事物” 是

多老师 向学 生强调 ,如果 考试碰

到 这 样 的 题 目则 统 一 写 “ 莲, 花 之  君 子者也 ” , 这种从 考试 的实用性

直君 子的 明喻 ,又有 对势利 之徒

的 暗讽 ,是 作 者 生 活 的 写 照 。 若

此, “ 莲” 仅 是作 者 写作 《 爱莲 说 》

的触 发 点 和 情 感 寄 托 。

出发 而没有任 何教 研思维 的投机  做法更值得批 判。

指“ 莲” , 可见 作 者写 作 《 爱莲 说 》

并不是 为 了突 出莲 花 ,而是 借助

莲花说理 。

综上 可知 , 认为 “ 出淤 泥而不

染, 濯清涟 而不妖 ” 句 或“ 莲, 花 之

那么, 《 爱莲说 》 的题 旨到底

是什 么?或者说 , 究竟哪一句点 明

第三, 总结写 作手法 。《 爱莲

君 子者 也 ” 句 点 明《 爱 莲 说》 题 旨  的说 法 , 都 不太准确 , 至少说 不够

全面 。第三种说 法“ 莲之爱 , 同 予

了《 爱莲说》 的题 旨呢?

考 察 第 一 种 说 法 ,应 该 不 难

说》 是一 篇状物抒 情 、 寓哲 理

于 暗

喻 之 中 的 名 文 。其 典 型 的 写 作 手

理解 “ 出淤泥而 不染 , 濯清 涟而不  妖” 正是 莲 的显 著特点 , 更 是不 随  时俗 、 洁身 自好 、 庄 重严 肃 的 “ 君

子” 形 象 的动 人 写 照 。这 和 第 二 种  说法“ 莲, 花 之君 子 者也 ” 实 质上

法是托物寓 意。“ 物” 自然指 “ 莲” ,

者何 人” , 既表 达 了作 者 自己对 莲  花 的喜爱 ,也包 含 了对 当时追 名

逐 利 、趋 炎 附 势 的恶 浊 世 风 的 鄙

“ 意” , 依 据苏教参 的分 析是 : 赞美

正直 高 尚的气 节 , 鄙弃追 名逐利 、   趋炎 附势 的恶浊世 风 ,表 现 了作

者 沽 身 自好 的 生 活 态 度 。 因 为 莲

弃, 更有对 不慕荣 利、 洁身 自好 的

高 尚 气 节 的 坚 守 和 赞 美 。笔 者 以

是 一样 的 , 只不 过前者含 蓄 , 后 者

明了。

是花 中君子 , 作者仅是 以之 自况 。

最后 , 关 注 作 者 本 人 。周 敦 颐

为, 此句 最能 点 明《 爱 莲 说》 一 文

的题 旨 。

再来 考察 第二种 说法 “ 莲, 花

之君 子者 也 ” 。从 句 式 和 内容 来  看, 这都是对莲花 的由衷赞美 。难

性情 朴实 , 自述 道 : “ 芋 蔬可卒 岁 ,   绢 布是衣食 , 饱 暖大 富贵 , 康 宁无  价金 , 吾乐盖易足 , 廉名朝暮箴 。”   他从小信古好义 , “ 以名 节 自砥  砺” 。周 敦颐 的友人任 大 中在 《 题  虞 部周茂 叔濂溪 》诗 中称誉周 敦  颐“ 廉名似溪 流 , 万古流不休 。” 而  志洁行廉正 是《 爱莲说 》 所崇 尚的  君子品质 。苏轼《 故 周茂 叔先生濂  溪》 诗云 : “ 坐令此 溪水 , 名 以先 生  俱? 先生 本全德 , 廉退乃 一 隅。因

抛彭泽令 , 偶 似 西 山 夫 。遂 即 世 所  知, 以为溪之 呼 。” 诗 中 称 周 敦 颐  的 境 遇 颇 似 不 为 五 斗 米 折 腰 的 陶

张 爱军,江 苏省 宝应县 实验 初级 中学

教师 。

参 考文献 :

[ 1 ] 《 宋史 》 卷 四百 二十 七 , 中华 书局

1 9 7 7 年 版。

道《 爱莲说》 这篇 文章 的写作意 图

仅 仅 是 对 莲 花 的 赞 美 吗 ? 这 不 得  不引起我们的深度思考 。   首先 , 研 读 课 文 内容 。第 一 段  文字 , “ 水 陆 草 木 之 花 ,可 爱 者 甚

[ 2 ] 《 托 物喻人 , 浑 然一体—— 读( 爱莲  说) 》 ,李 瑞来 , 《 语 文教 学与研 究} 1 9 8 2 年

第4期。

[ 3 ] 《 周 敦颐 与( 爱莲说 ) 》 。 张 一民, 《 中

学文科教 学} 1 9 8 2 年第l 1 期。

蕃。 晋 陶渊 明独爱菊 。自李 唐来 世  人甚爱 牡丹

。予独爱 莲 ……” , 读  之 ,不难 发现作 者写 的是人们 对

花 的各 种 喜 爱 。 虽 然 下 文 用 七 个

[ 4 ] 《 ( 爱莲说) 探故》 , 张一 民, 《 淮 阴师

范学 院学报 ( 哲 学社 会科 学版) } 1 9 8 4 年0 4

期。

短语 ,细致传 神地描绘 了莲花 的

形象 和品格 , 也是为 了说 明“ 独 爱

范文五:初中语文教学论文走第三条路-我看《爱莲说》主旨

走第三条路——我看《爱莲说》主旨

宋 代哲学家周敦颐《爱莲说》脍炙人口,影响深远。对其主旨历来就有不同的理解。有人如此概括其主旨:“《爱莲说》主要通过对莲花的爱慕和赞颂,表现作者对美 好理想的向往,对高尚情操的追求,对正直人格的仰慕;同时,通过对牡丹的厌恶和鄙弃,表现出对趋炎附势苟同时俗者及其风尚的不满。” 向往的到底是哪一种美好理想?追求的到底是哪一种高尚情操?因此说上述认识概括不明确;文中写牡丹表达了作者的思想,那么文章中所写的菊花就没有表达什么吗?可见上述认识概括又不全面。到底《爱莲说》的主旨是什么?笔者不自量力,透彻分析,谈一家之言,供大家探讨。

既然作者说“爱莲”,那么先让我们弄清作者到底喜爱莲花的什么。当然,作者喜爱的主要不是莲的“形”,而是莲的“神”,是其内在气质。仅从“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两句就能明确作者到底爱莲的什么了。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莲的生活环境是淤泥、污泥,“染”意味着同流合污。可它没有近墨而黑,表现出的是一种纯洁。“不染”,这种纯洁是在污泥的环境下拥有的,所以显得尤为可贵。这里,作者的思想还未表达完整。“濯清涟”后,去污现洁。“妖”意味着孤僻自闭,“不妖”写这种纯洁不是那种过了头的、极端的、怪物似的纯洁,而是一种人们可普遍接受的纯洁。

莲既“不染”也“不妖”的纯洁,正是作者所喜爱的。

为 什么作者偏爱荷花而不爱牡丹何菊花呢?文中如此阐明:“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 花之 君子者也。”原来,爱一种花就是一种人格追求 的写照。作者爱莲,其实是相做莲 那样的 君子,不爱牡丹,是因为牡丹是富贵花,作者不愿追求富贵;不爱菊花,是因为菊花独放幽香,作者不愿遗世独立。

归纳作者的思想,他要积极入世(不妖),又要自觉出世(不染)。入世,但不能穷追富贵;出世,但不能遗世隐逸。世人多数走追逐名利的路,陶渊明等走的则是遗世隐逸的路,作者要走的是“第三条路”,这条路是一条中庸之路,既避免了庸俗势利,又避免了遗世孤寂。

他 的“第三条路”也是一条理想之路。“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这几句饱含感慨。“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 唉!陶渊明所追求的后世很少有人去追求,他走的路几乎没有人走。作者暗示,陶之路是一条不具有吸引力的路,是不可行的路。“牡丹之爱,宜乎众矣!”句隐含 了对世人多走功名富贵之路的讽刺与批评。“莲之爱,同予者何人?”洋洋世界,怀揣“走第三条路”想法的人能有几人?有多少人能像作者一样超越众人,独立追求?

也许周敦颐没有志同道合的人,但他的这种独立追求的精神让人敬佩。“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描写正体现独立而处,执着追求的高尚形象。“香远益清”,正道直行,必然能流芳百世。“亭亭净植”正道直行的高洁形象必然能永驻人们心间。

超越众人,独立追求,我能吗?

用心 爱心 专心 1

范文六:初中语文教学论文走第三条路-我看《爱莲说》主旨

走第三条路——我看《爱莲说》主旨

宋 代哲学家周敦颐《爱莲说》脍炙人口,影响深远。对其主旨历来就有不同的理解。有人如此概括其主旨:“《爱莲说》主要通过对莲花的爱慕和赞颂,表现作者对美 好理想的向往,对高尚情操的追求,对正直人格的仰慕;同时,通过对牡丹的厌恶和鄙弃,表现出对趋炎附势苟同时俗者及其风尚的不满。” 向往的到底是哪一种美好理想?追求的到底是哪一种高尚情操?因此说上述认识概括不明确;文中写牡丹表达了作者的思想,那么文章中所写的菊花就没有表达什么吗?可见上述认识概括又不全面。到底《爱莲说》的主旨是什么?笔者不自量力,透彻分析,谈一家之言,供大家探讨。

既然作者说“爱莲”,那么先让我们弄清作者到底喜爱莲花的什么。当然,作者喜爱的主要不是莲的“形”,而是莲的“神”,是其内在气质。仅从“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两句就能明确作者到底爱莲的什么了。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莲的生活环境是淤泥、污泥,“染”意味着同流合污。可它没有近墨而黑,表现出的是一种纯洁。“不染”,这种纯洁是在污泥的环境下拥有的,所以显得尤为可贵。这里,作者的思想还未表达完整。“濯清涟”后,去污现洁。“妖”意味着孤僻自闭,“不妖”写这种纯洁不是那种过了头的、极端的、怪物似的纯洁,而是一种人们可普遍接受的纯洁。

莲既“不染”也“不妖”的纯洁,正是作者所喜爱的。

为 什么作者偏爱荷花而不爱牡丹何菊花呢?文中如此阐明:“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 花之 君子者也。”原来,爱一种花就是一种人格追求 的写照。作者爱莲,其实是相做莲 那样的 君子,不爱牡丹,是因为牡丹是富贵花,作者不愿追求富贵;不爱菊花,是因为菊花独放幽香,作者不愿遗世独立。

归纳作者的思想,他要积极入世(不妖),又要自觉出世(不染)。入世,但不能穷追富贵;出世,但不能遗世隐逸。世人多数走追逐名利的路,陶渊明等走的则是遗世隐逸的路,作者要走的是“第三条路”,这条路是一条中庸之路,既避免了庸俗势利,又避免了遗世孤寂。

他 的“第三条路”也是一条理想之路。“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这几句饱含感慨。“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 唉!陶渊明所追求的后世很少有人去追求,他走的路几乎没有人走。作者暗示,陶之路是一条不具有吸引力的路,是不可行的路。“牡丹之爱,宜乎众矣!”句隐含 了对世人多走功名富贵之路的讽刺与批评。“莲之爱,同予者何人?”洋洋世界,怀揣“走第三条路”想法的人能有几人?有多少人能像作者一样超越众人,独立追求?

也许周敦颐没有志同道合的人,但他的这种独立追求的精神让人敬佩。“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描写正体现独立而处,执着追求的高尚形象。“香远益清”,正道直行,必然能流芳百世。“亭亭净植”正道直行的高洁形象必然能永驻人们心间。

超越众人,独立追求,我能吗?

用心 爱心 专心 1

范文七:《爱莲说》主题之我见

《爱莲说》是北宋哲学家、理学创始人周敦颐在南康郡(今江西星子县)任职时(1060年5月)写的。该文托物言志,议论精辟隽永,且语言简洁优美,是一篇千年传诵的名文。但关于这篇名文的主题,历来众说纷纭:“人教版”中学语文“教参”认为,作者在文中宣扬了“洁身自好的生活态度”;苏者聪在《的思想和艺术特色》一文中认为,该文“表现作者的进步理想与美学情趣”;李如鸾在《一篇体物言志的散文小品》一文中则认为,该文是“自己标榜清高”。我对上述种种主题说持有异议。《爱莲说》能成为名作,除其优美独特的艺术风格外,深刻的主题也是重要原因。而名作的主题往往是深层次的。如果不结合作者的生活环境及作者人品情操作深入思考,仅根据文中某些语句,想当然地推导论其主题,那肯定是片面的或肤浅的。因此,对此文主题进行一番探讨,很有必要。

原文仅119字,为便于分析,现抄录于下: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不难看出,该文采用托物言志、借花喻人的手法,来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与志向。因此先理清文中的菊、牡丹、莲三种花在比喻哪三种人,再结合相关的背景材料分析,就可以了解作者到底在寄托何种思想、感情与志向,那么文章的主题也就一目了然了。

首先,我们看看文中有关菊花的文句:“晋陶渊明独爱菊”;“菊,花之隐逸者也”;“菊之爱,陶后鲜有闻”。显然,菊花象征隐士,陶渊明之类人物。

众所周知,陶渊明是有名的隐逸之士。“早年有政治抱负,又**自由,任过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令等职。”(见《历代文学及工具书常识》p19)他做彭泽县令时,碰上督邮来巡视,县吏告诉他,“应束带见之”,他不“为五斗米折腰”,当即辞去彭泽令,决心远离统治者,洁身自好。此后他长期归隐田园,以酒遣怀,以菊花为伴侣,再没有出仕。他的《饮酒》诗中所吟咏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是他的隐士生活的写照。

对陶渊明消极避世的“菊之爱”,文中仅谓之“独爱”、“陶后鲜有闻”,便戛然而止,语气冷漠,似有隔世之感、“不敢恭维”之意。

其次,文中有赞美牡丹的文句是:“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牡丹,花之富贵者也”;“牡丹之爱,宜乎众矣!”不难看出,牡丹象征荣华富贵,是当时世人的追求。

唐朝初期特别推崇牡丹,把牡丹视为珍品,誉为国花。到贞元时,对牡丹的赏玩,更成为盛行长安的社会风气。暮春时节,车水马龙,权贵们不惜高价争相购买。白居易在《买花》一诗中也描写过这种风气:“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由于统治者的提倡,长期以来形成一种竞效奢靡、争攀富贵的不良的社会风气,直到宋代依然存在。

因此,周敦颐文中名写牡丹,实是对当时权贵及世俗之徒追慕荣华富贵的嘲讽。“牡丹之爱,宜乎众矣!”字里行间讽意十足。

最后,我们来看文中关于描写莲花的句子:“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莲,花之君子者也”;“莲之爱,同予者何人?”

对照来看,文中写菊、牡丹各用三句,均二十余字,惜墨如金,冷讽之意昭然。而写莲花则洋洋洒洒,摹形状物,抒怀礼赞,不一而足。字、句均超过前二者之和,喜爱之情,溢于言表。两相对照,好恶之意,泾渭分明。

显然,文中所礼赞的莲,象征君子,是指品德高尚的人,是周敦颐心目中喜爱的偶象。

如前所述,这篇“说”,是周敦颐在南康郡任职时写的。当时,他还曾亲自率领属下在旧南康府署一侧挖地种莲,名曰:“爱莲池”。又据朱熹《跋》里介绍,周敦颐的遗居不仅以“爱莲”命其所寓之室,还筑有爱莲亭,且将此“说”刻于壁间。

范文八:_爱莲说_主题新探

年第

!

杨瑞英

任俊华

《爱 莲 说 》 题 新 探 主

《 主 爱莲 说 》 题 新探

杨瑞 英

爱 宋理 学 开 山 祖 周 敦 颐 的 《 莲 说 》 仅

任俊华

年# 是 周敦 颐在 四 川阶段∗

,

,

个字

,

∀ 四#

− & 一& 岁 ∀ 公 元

却是 脍 炙 人 口 的名篇 九 百余 年来 人 们 对其 主 题 的 理 解众说 纷 纭 莫衷 一是

, “ ,

() , )

() , &

年#

,

是周敦 颐 在 江 西 虔 州 阶段 , ∀ 五 # &− 一

归 纳 起 来 通 常 有 两 种看法

,

% + 岁∀ 公 元

∀ 六 # + %一 + +

() , &

一 () , − 年 # 是周 敦 颐 在 湖 南 阶 段 ∗

,

一 种认 为 它 是周敦 颐 为 了 批判 陶渊 明 的 归 隐 和 世 人

岁 ∀ 公元

() , +

一 () ∋ ( 年 # 是 周 敦 颐 在 广

,

的 趋 炎 附势 宣 传 莲 积极 入 世 不 同流 合 污 的 思 想

东阶段 ∗ ∀ 七 # + + 岁 以 后 ∀ 公 元

颐 退 居 庐 山阶 段

, , ,

() ∋ %

一 () ∋ + 年 # 是周 敦

,

而 写 作 的 一 篇追求 儒家君子 人 格美的 千 古 绝 唱 另 一

#

种 认 为是 周 敦 颐 为 了 宣 传佛家 爱莲 的 净 染 思 想 而

写 作 的 一 篇 佛理 颂 歌

第一阶 段 和 第二 阶 段 周 敦 颐 诗 文 中 没有 流露 归

隐思 想 因 此 笔 者认 为 入 川前 周 敦 颐 的 归 隐 思 想 尚

未 形 成 其 归 隐 思 想 的 形成 当 是 在 第三阶 段

, , ,

能 否正 确 理 解《 莲 说 》 关系 爱

,

,

,

到 能 否 正 确 评 价 宋理 学之 宗祖 周 敦 颐 思 想 的 间 题 因 此对 《爱莲说 》 主 题 很 有研 究 的 必要 的

() + ,

入 川 时 周 敦 颐 刚 好 & 岁 人 到 中年 爬 山 涉 水 来 到 )

,

笔 者通 过 全 面 考 察 周 敦 颐 思 想 的 发展 情 况 发 现 爱 的 通 常 对 《 莲 说 》 种种 看 法 都 是 错误 的

,

偏 远 的 西 南 地 区 做合 州 判 官 他 的 心 情 会 是 怎 样 的

,

本文拟提

呢 . 有 一 则 资 料 表 明 周 敦 颐 对 为官 之 高 卑是 有感慨

,

出 自 己 与众 不 同 的见 解

,

在入 川 上 任 不 久 的

,

() + ∋

年 正 月周 敦 颐作 了一 篇

的话 发

,

, ,

笔 者 认 为 《爱莲说 》 是周敦 颐 欲 归 隐 而 又 不 能 的

《 州彭推官诗 吉

序 》 借别 人叙 述 彭 推 官 之 德

! “

一 篇 内心 独 白 周 敦 颐 写 作《爱 莲 说 》 内心 正 交 织着 时

表 了 自己 的 感慨

,

第为 善 内 乐 殊 忘 官 之 高 卑 齿之

仕 与 隐 的矛 盾冲 突

’ ,

他 此前 已 经有 了 遁去 山

,

壮 老 以 至 于 没 其 庆将 发 于 是 乎 /

“ ”

,

周 敦 颐 对 自己 入

,

,

以 便潜 心 钻 研 理 学

歌 咏先 王 之 道

’ ,

的 归隐

仕 ( 年 还 处 在 卑官 之 列 没 有

感 慨是 不 可 能 的 只 , 是 周 敦颐 和 彭 推官 那 样 追 求 内 乐

“ ”

。 。

思 想 和 在 庐 山 筑建潦 溪 书 堂 的 隐 居准 备 由 于 各 种原

, “

,

不 愿 斤 斤 计较

隐居 之 想 当 时 未 能 实 现

,

为 了 表 白 自 己虽 然 想

, ,

官 之 高卑 而 已 不 过 这 句感 慨 可 以 看 作 是 周 敦 颐 开

周 敦 颐 在 四 川 四 年 经 历 了 人 生 的一 系 列 变故 经

,

做 而 又 未 能做 到 象 陶 渊 明 那 样 不 为五 斗 米 折 腰 毅 然

辞官 归 隐 但 是 还 能 努 力 做 到 不 受 官 场 恶 习 的 污 染

,

始形 成 其 归 隐 思 想 的 前 奏 曲

受 了 人生 的 巨大 痛 苦

,

保持 君 子 节 操 因 而 写 作 了 千古 名篇 《爱 莲 说 》 以 上 看 法 可 以 通 过 考 察 周 敦颐 归 隐 思 想的 形 成 和 发 展 情

,

载 据度 正 《 谱 林己 年

, ,

,

() + ∋

年周

敦 颐 的 长 子 出 生 第 二 年 妻 子 却 病 故 了 为 了抚 养 孩

子 和 照 顾 自己 的 生 活

继室

况 以 及 比 较周敦 颐 爱莲 和 陶渊 明 爱菊 思 想的 一

,

() + 0

年 娶 了 蒲 宗 孟 的妹 子 为

,

致性 从 中 得 出结论

一 个 重 要 间题

,

面 对仕途 的 不 如意 和 中年丧偶 的 打 击 周 敦 颐

周 敦 颐 的 归 隐 思 想 是 学 术 界长 期 忽 视 了 研 究 的 了解其 归 隐思 想 的 发 展 对 正 确 理 解

,

的 思 想 发 生 了 重 大转 折

,

纵观

() + ,

一 () , ( 年 在 四 川

” “ ”

,

的 诗作 可 以 发 现 周 敦 颐 这 个 阶段 仕 与 隐 的 矛 盾

《 爱莲 说 》 主 题 是 十分 重 的

,

要 的一 环 下 面 就 通 过 周 敦

冲突 开 始 出现

! “

一 方 面 他 开 始讨 厌 官场 有 了 归 隐 思

颐 几 个 人 生 阶段 的 划 分 来 考 察 其 归 隐 思 想 的 形 成 和

久 厌 尘 埃 乐静 缘

纠徊真境不 能去 卜

’,

,

另一方

,

发展 情 况

!

面 又 顾虑 重 重 不 忍 辞 官

,

! “

傣微

犹 乏 买 山钱 心

时清

笔 者认 为 周 敦 颐 的 人 生 经 历 可 划 分 为 七 个 阶

段 ∀ 一 # ∃ 一 %& 岁 ∀ 公 元

∗ ∗

终未忍 辞 官

,

既 担 心 没 有钱 买 山 隐居 又认 为 时

,

一 一 一 ( ) &) 。 ∋ ( ) &)

年 # 是周敦 颐 入

,

清 还 可 以 干 一 番 事 业 下 不 了 决 心 辞 官而 去

,

,

仕 前 阶段 ∀ 二 # % & 一() 岁 ∀ 公 元

一 ( ) + , 年 # 是周

,

这 个 时 期 他 受 到 四 川风 土 人 情 和 当 地 崇 尚道 教

思 想 的 影 响 经 常 登 山 访 古 寺 追 求大 自然 的 乐趣 以

,

敦 颐 入 川前 阶段

∀三

# &) 一 & &

岁 ∀公 元

() + , 一 ( ) , )

,

(www.wenku1.com)∃%

,

,

第& 卷

,

转 移 内心 的痛 苦 求 得

宁 静 和 解脱

他 开 始 研 读道 教

” “

己 人 到 中 年 仕途 不 可 得

但还 要 立 志 去 追 求 自己 的

,

著作 夷

’ ,

始 观 丹 决 信希夷

,

1

,

学 习用 不 闻 不 见 的 希

注重 养

3

理学事业

表 示 元结 归 隐 以 诗 文 传 世 自 己 归 隐 也要

, , ,

,

2

清静养 心 犬 调节 自己 不 佳的 心 理 情绪

以 理 学 事 业 传世 这 种高 尚脱 俗追求 文 学 和 哲学 事业 上 的建树的做 法 在 社 会 上 虽 容 易化 灭 不 多 见 了 但

心 的 圣 人 之 道 专 门 为 有 文 有 行 的 张 宗范 写 了篇

” ”

《养 心 亭说 》 认

,

为 圣 贤非性 生 必 养 心 而 至 之

,

’ ,

,

自 己 还 是 要 放弃 一 般 人 热 心 追 求 的官场 生 活 去 庐 山

,

现 出 儒道 互 补 的 思 想 倾 向

,

这 点 跟 陶 渊 明 的思 想

! “

,

讲 学 做 学 问 这 里 周 教 颐 所 反 映 出 来 的 思 想 跟 陶渊

明 归 隐 前 的 思 想 是 多 么 相 似 严 无 怪 乎 在 《爱莲 说 》中 周 敦颐 要 发 出

“ ” “ ! “

,

,

,

倾 向是 一 致 的 陈寅 格 先 生 指 出

而内道

渊 明之 为 人 实外 儒

,

”。

从 这 方 面 分 析 比 较 周 敦 颐 和 陶 渊 明思 想

,

莲 之 爱 同 予 者何 人 . / 的感 叹 就象 ’

, , ,

有一致性

周敦 颐 儒 道互 补 的 思 想 倾 向 还 可 从 他

陶 渊 明 的 独 爱 菊 一 样 自 己 也 只 是 独 爱莲 而 已

“ ”

这 个 时期 潜 心 写 作 《 说 》 到 说 明 勿言 得

周 敦颐 的 忘 年

自己 的 爱 莲 与 陶 渊 明 的 爱 菊 都 是 在 一 个 独 字

上 相通的

贤 友 傅伯成说

! “

,

,

妨 说 》 意 远 而 不迂

‘ 。

《 易 正义 》 周

,

” 牡 丹 之 爱 宜乎 众 矣 / 迫 求 富贵 和 官 场 生

, ,

垢 遇 也 此 卦一 柔 ∀ 一 一 # 而 遇 五 刚 ∀ 一 # 故 名 为 娇 可 见 周 敦 颐 作 《娇 说 》 在 宣 传 以 柔 对 刚 意

活 的 人 毕竟 太 多 了 而 象 自己 去 追 求哲 学 事 业 和 陶 渊

明 去 追 求 文 学 事 业 的 人 却太 少 太 少 了

,

君 子 同 道相

的主 静 思 想

, “

柔 ∀ 无为#

的 思 想 倾 向 强 烈 套 用 陈寅

“ “

,

” ,

周敦 颐 的这 一 声 苦 吟 预 示 以 后 象他这 样 能 够做

” “

,

格 先 生 评 论 陶 渊 明 的 话也 可 以 说 这 时 周 敦 颐 之 为 人 实 外 儒而 内 道

,

” 到 爱莲 ∀ 更 不 要 说做 到 敢 于 与官 场 决 裂 去 爱菊 #

这 时 周 敦 颐 出 现 儒道 互 补 的 思 想

,

的 人 也 会 鲜有 闻

,

对 钻 营 求官 之 辈显 然 是 很 失 望

倾 向 决 不 是 偶 然 的 它 反 映

出周敦 颐 仕 与 隐 的

矛盾 心理开 始出现

,

/ 一 声 同 予者 何 人 .

的 叹 息 与 他 三 年前 在 四 川

,

, “

归 隐 思想 开 始 形 成

() , 。

,

时 ∀ () , 年 # 发 出 的 寻 山 寻 水 侣 尤 难 )

”6

的苦 吟又 是

周敦 颐 离 川 时 同 事 吕 陶有 诗 并 序 赠他

叔 殿 承 序》 说

,

吕 陶《 周 茂 送

,

多 么 相 同 这 反 映 出周 敦 颐 仕 与 隐 的 矛 盾 冲 突 已

!

∀周 敦颐 # 常 自 曰 诵

,

!

俯仰 不 作 用舍惟

经 越来 越 强 烈 其 归 隐 思 想 已 经非 同 一般 了

,

,

道 行将 遁 去 山 林 以 全 吾 思 峭 这就 充 分 说 明 周 敦 颐

在 四 川 确 实 已经 开 始 有 了 遁 去 山林 的 归 隐 思 想

, ,

第 五 阶 段 和 第 六阶 段 这 是 周 敦 颐 在 湖 南 和 广 东

做 地 方 官 阶段 如 果 说 此 前 他 已 经 有 了 归 隐 思 想 和 筑

建庐 山 赚 溪 书 堂 的举 动 但 由于 各种 原 因 还 徘 徊 不 定 的 话 那 么 在 这 两 个 阶段 他 的 归 隐 思 想 已 经越 来 越

坚 定 终于 抛 弃 一 切 于

,

第 四 阶 段 周 敦 颐 从 四 川 又 调 回 江 西 任虔 州通

《爱 莲 说 》 就

,

写 在 这 个 时期 的

,

() , 4

年 初夏莲 花盛

,

,

开之季

这 个 时 期 周 敦 颐 诗 作中 反 映 出 来的 归 隐 思

,

() ∋ (

年 冬 上南康 印 分 司而

想越 来越 强 烈

,

仕 与 隐 的矛 盾 冲 突 加 强 了

,

() , (

归 气 实 现 了 自己 多年 的

,

’ ,

卜 之志 居

,

在 第 七 阶段 他

,

年 他 在 庐 山 北 麓 的莲 花 峰 筑 建 了 镰 溪 书 堂 准 备 卜居

其 地 以 便 潜 心 钻研 理 学

, “

退 居 庐 山 后 虽然 身 体有病 生 活 又 十分 困 难 但 心 情 很 愉快 潜 心 讲 学 做 学 间

以 为意

’,

,

歌 咏 先王 之 道

’,

,

他 向好

,

友 潘 兴 嗣 公 开 表 白了 自 己 的

, ,

卜 之志 居

’ ,

即 归 隐庐 宣 传 自己

,

妻子饭 粥 或 不 给 旷 然 不 己 的选 择 没 有 任何 后 悔 整 理 修 订 了 对自

,

,

,

山 立 志 讲 学 和 做学 间 以 弘 扬 先 王 之 道

” ,

旧 自己 的 理 学 名 著 《 书 》 而 《 极 图 》 稿来 不 及 整 理 通 太

开 创 的理 学

,

这 反 映 出周敦 颐 的 归 隐 是 有 追 求 目 的

,

只 好 附在 《 书 》 面。 就 于 通 后

,

() ∋ 4

年病 逝 了

的 象 陶渊 明一 样 既 然 从 政 不 可 得 就 积 极转 向对 自

己 事 业 的追 求

,

纵 观 周 敦 颐 以上 归 隐 思 想 形 成 和 发 展 的 几 个 人

生 阶 段 的 情 况 我 们发 现 周敦 颐 是 在 内 心 正 交 织 着

, ,

陶 渊 明追 求 文学 事

业 上 的 建树 。 而 他

,

则是 追 求 理 学 事 业 的 建树 这 一 点也 表 明 周敦 颐 与 陶

渊 明 归 隐 思 想 有 一致 性 都 是 遵 循 了儒 教 精 神 的 决

不 是消极 逃避 人 世 的 隐 居

“ ” ,

仕 与 隐 的 矛 盾 冲 突 时写 作 《爱 莲说 》 的

,

因此 我

,

,

,

们 认 为 《爱莲 说 》 周 敦 颐 欲 隐 未能 的 苦吟 是

,

,

历 史 已经 证 明 陶 渊 明 终

” ,

,

周 敦 颐 人 到 中年 后 仕 途 不 得 志 想 归 隐 转 向潜

心 讲 学 和 研 究 理 学 这 是 无 可 否 认 的 事 实 在写 作 《 爱

于 成 为伟 大 的 隐逸 诗 人 之 宗

而 周 敦颐 亦 成 为 宋

“ ”

理 学 之 宗祖

,

他 们 都 在 自己 的 事 业 上 取 得 了 宗 主

莲 说 》 他 的 归 隐 思 想 已 经 非 同一 般 为 什 么 又 未 能 时

,

地 位 成就 是 许 多 人 无 以 伦 比的

,

辞 官 去 归 隐呢 . 这 是 有 周 敦 颐 自 己 的 苦 衷 的 在写 作

《爱 莲

镰 溪 书 堂 建 好 后 周 敦 颐 自己 专 门 作 了 一 首 《题

镰 溪 书 堂 》 诗 中云 诗

,

的 说 》 前一 年 ∀ ( ) ,% 年 # 他 的次 子 出 生 了 长 子

,

! “

元 子 溪 曰 5 襄 诗传 到 于 今 此

,

还 只有

,

,

他 要 抚 养 家 小 而 且 自己 身体 状 况 经 常

,

,

俗 良 易化 不 期 顾 相 钦

反 映 出 周 敦 颐 对 唐朝著 名 诗

,

不 佳 手 中没 多 少 积 蓄 些款

() , (

年 又 筑建赚 溪 书 堂 借 了

,

人 元 结 立 志 归 隐 而 以 诗 文 传世 的 思 想 的钦 佩 暗 示 自

他 为官 清 廉 没 有 外 财

必 须靠 做官 的一 点微

(www.wenku1.com)年第

杨瑞 英

,

任俊 华

《 莲说 》 题 新 探 爱 主

薄律 禄 生 活下 去 有 一 次 周敦 颐得 了 病 好友 潘 兴 嗣 去 看望他

,

外 王 的理 想 人 格 但在 从 政 不 可得 时 也主 张 归 隐 转

,

,

视 其家 服 御 之 物 止 一 敝 筐 钱 不 满

, ,

,

,

,

向对 自 己事业 的迫 求 周敦 颐和 陶 渊 明 的 归 隐 思 想 无

疑 是 符 合儒 教 的 尤 其是 陶渊 明不 为 五 斗米 折腰 敢 于 辞 官 归 隐之 举 在 天 下 无 道 的情况 下 完全 是 遵循

了 孔 子 的 遗 训 的 所 以 他 自己 说

“ ”

, ∀ , “

,

百 吻 由此 可 见 他 的家 境并 不 好 过 着 清贫 的 生 活

, ,

我 们 说 他 之 所 以 还 未 能 辞官 归 隐 直 接 原 因 恐 怕 主 要就 在于 为 生计 之 故 当 然 还 有一 个重 要 的原 因 就 是 在 写 《爱 莲 说 》 尽 管他 的 归 隐 思 想 已 经 非 同 一 时 般 但 他 的 仕 进 之 心 并 未象 陶 渊 明 那 样 完 全 弃

, , ,

,

,

先 师有遗 训 优

他 归 隐立 志 以

,

道 不 优 贫 瞻 望邀 难逮 转欲 志

长勤

, , ,

,

”。

诗 文 传世 追 求 自 己 的 文 学 事业 这 一 点 也得 到 了儒

家 的 发 扬 光 大 者 朱 熹 的肯 定 朱 熹 就 主 张 将 陶 诗 与

《 经 》 《楚 辞 》 起 作 为诗 之 一 诗

“ 他 的 入 仕 念 头 几乎 弃决 那 是 在

“ ” ”

, “

(

)

年 虔州

,

失 火 事件 发 生 他被 对 移略 通 判 永 州 之后

根本准则 来 提 倡 。 由

,

是 明确 了《爱 莲说 》 周 教颐欲 隐 未能 的苦吟 后 再

此 可 见 陶渊 明 的 归 隐 之 举 符 合 儒教 当是 无 疑 的

,

,

来分 析 比 较 周 敦 颐 爱莲 和 陶 渊明 爱 菊 思 想 的一

” “ ”

可 以 看出 所谓 《 莲说 》 爱 批判 陶 渊 明 归隐 思 想 说 是 不足 为 信 的

,

致性 以 澄 清 前 面 指 出 的 两种 不 正 确 的 看法

,

,

虽 然 从 周 敦 颐 保存 下来 的 诗 文 著 作

, ,

在 前 面分析周 敦 颐 的 归 隐 思 想 时 已 经 指 出 有 两

有 中 除 一 篇《 爱莲 说 》 过 对 陶 渊 明 的论 述 外 已 经 没

点 是 周敦 颐 跟 陶 渊 明相 一 致 的 思 想 倾 向 一 周敦 颐

和 陶 渊 明 同是 主 张 实 外儒 而 内道

有办法 再找 到 周 敦 颐 对 陶 渊 明 的直 接 论 述 材料 但 对

于 陶渊 明 崇 高 的 不 同流 合 污 敢 于 归 隐 的精 神 品 格 周

,

” ,

具 有 儒道互 补

,

的 思 想 倾 向 # 二 周 敦 颐 和 陶 渊 明 的 归 隐 思 想 都是 在

敦 颐 应 该是推 崇 的 述 中窥视大 概

。 。

这 可从 周 敦 颐 的 私 淑 峭 苏 轼和

(,

从政 不 可 得 时 转 向 对 自己 事 业 的追求 都 是 遵 循儒 教

归 隐 精 神 的 而 非 消 极逃避 人 世 的 隐 居 对 于 第 一 点

“ ”

,

周 敦 颐 的极力推 崇者 朱 熹 对 陶 渊 明 的 态 度 和 有关论

,

,

元枯 四 年 +

,

年 − 苏轼 作 了 一首 《 故

周 敦 颐 的 儒道 互 补 思 想 可 以 从 其 诗 文 中对 儒 道 的 态 度看 出 来 对 儒 家 学 说 知春 去 几 多 时

”。 , “

, “

“ ” 周 茂 叔 先 生 潦 溪 》 赞 颂 周 敦 颐 的 廉 退 +归 隐 − 之 诗

闲 坐 小 窗读 《周 易 》 不

,

这 首 诗第 一 个发 现 了 廉 退 乃 一 隅 的周 敦 颐 和

,

他 对 儒家 六 经 之 道 的《 易 》 心 周 潜

,

因 抛 彭 泽 米 的 陶 渊 明 思 想 的 一致性 他 认 为周 敦颐

钻研 收 获很 大 对道 家 学 说

, “

#

始 观丹 决 信希 夷 盖 得

,

,

可谓是陶 渊 明 的知 音

苏轼本 人 对陶 渊 明十分推 崇

,

,

阴 阳 造 化机晗 他 的 主 静 说 很大 一 部分就 是 受 了

他 被滴 居 海 南 岛 时按 陶 诗 的 原 韵 和 了 ( 首 诗 可见 他 对 陶 渊 明 的崇 敬 之

情非 同一 般 本 来 陶 渊 明 的诗 作 生 前 并 不 显赫

道 家思 想 的 影 响

,

,

他 的哲 学 著 作《太 极 图 》 《 极 图 太

和 通 说 》 《 书 》 也 明 显 地 反 映 出 濡道 互 补 的 思 想 可

,

直 到苏轼 这 里 才 被 抬 高 到 独 一 无 二

,

,

以 说 他 开 创的宋 理 学 就是 在大 量 吸 收 和 改 造 儒 道

的 地 步 并从 此 之 后 地位便基本 巩 固 下 来

”。

苏 轼常

佛等各家 思 想 的基 础 上 形 成 的

,

至 于 陶渊 明 的 儒道

∀ “

人 言靖 节 不 知 道

’,

吾 不 信也

,

’ ,

苏 轼 既 被 《宋 元

互 补 思 想 还 可 以 从 周 敦 颐 思 想 的 极 力 推 崇者朱 熹 的论述 中窥视大 概 朱 熹认 为 陶渊 明 的 思 想 与行 为

一 方 面 合 乎 儒家的 大 伦 大法

, ,

学 案 》 为周 敦 颐 的 私 淑 弟子 他 对 陶 渊 明 如 此 推 列 崇 的 态 度 难道 不 能 说 明 周 敦 颐 对 陶渊 明 是持 肯 定 态

,

”。 ,

另 一 方面 又 承 认 靖

,

度 的 吗 . 再 看 周敦 颐 的 推 崇者 朱 熹对 陶渊 明 的 态 度

,

,

节见 趣多 见 老子

,

” ,

渊 明 之 辞 甚 高 其 旨出于 老 庄

“ ”

’ ,

他 不 仅把 陶诗摆 在 《 经 》 《楚 辞 》 样 的 地 位 而 且 一 诗

,

即认 为 陶 渊 明 的 思 想是 一 种 儒道 互 补 思 想 我们 知

十 分推 崇 陶 渊 明 他 说 予 生 千 载 后 尚 友 千 载 前 每

寻 高士 传 独 叹 渊 明贤

,

,

,

道 就儒道 两 家 思 想 比 较 而 言 儒 家 重视 善 贵 真

,

” ,

道家 则

” ,

,

把 陶渊 明 当作 自己 人 生 理

“ ”

” ,

陶 渊 明追 求 真 与 善统 一 的 美 这 无 疑 是 同周

,

想的楷 模

,

我 们知道 周 敦 颐 的 理 学 宗 主 地 位 被 确 也 朱熹对 《爱 莲 说 》

&

,

敦 颐 的 美学 倾向相 一 致 的

,

对 于 第 二 点 周 敦颐 和 陶

。 。

,

立 起来 朱熹是 起 了很 大作 用 的

渊 明 的 归 隐 思 想 都 是 遵循 了 儒 教 精神 的 归 隐 我 们认

特 别 推崇

,

他 在南 宋淳 熙 六 年 +

∀ “

,

年 − 知 南 康军 时

,

,

为 儒 家 的 创 始 人 孔 子 和 孟 子 并 不 否 定 归 隐 的做法 孔 子 就 讲过

,

重 修 爱莲 池 并 刻 《爱 莲 说 》 立 于 池 畔 还 题 了 《爱莲 碑

天 下 有道 则 见 无 道 则 隐

, , ’,

,

’,

忿

甚 至 自己

说 》 一首 诗

# 闻道移 根 玉 井 旁 花 开 十 丈是 寻 常 月 明

在 到 处 碰 壁 为 政 不 可得 时 还 曾 经 产 生 隐 世 的 念 头

露 冷 无 人 见 独 为先 生 引 兴 长

,

’,

从 朱 熹 对 陶 渊 明和

道 不 行 乘 俘 浮 于海

∀ “

,

,

打 算 到 海 外去 隐 居 孟 子 也

,

周 敦 颐 的 极力 推 崇 也 可 以 肯 定 所谓 《 莲 说 》 判 陶 批 爱 渊 明 归 隐 思 想 说 是 站 不 住 脚 的 实际 上 就 是 从 《 莲 爱

,

说过

得 志 泽 加 于 民 不 得 志 修身 见 于 世

,

#

穷则独

善 其 身 达 则兼 善 天 下

,

’,

而 且 孔 子 自己 就 终身从事

,

说 》 也 看 不 出 批 判陶渊 明 的 思 想 中

渊 明 独 爱菊

” , “ ”

,

《 莲说 》 爱 中

晋陶

教 育 事 业 讲 学和 做 学 间

所 以 虽 然 儒家强 调 内圣

,

一 个 独 字 寄托 了 作 者对 陶 氏 这 位

(www.wenku1.com)益

,

第& 卷

隐 逸 者 的 崇 敬 之 情 世 人 皆醉 唯 他 独 醒 不 为 五 斗

,

,

主张 存 心

养性 的 内 省 功 夫 是 十分推 崇 的

而孟

来折腰 而 毅 然 去 官 归 隐

,

由 于 这种超 世 俗 隐逸

, ,

” ,

子的 内省 修 心 思 想 深 深 地 影 响 了 中 国 佛 教的天 台 宗

,

,

要 极大 的 毅力和 勇 气 调高 和 寡 一 般 人 +包括 当 时 的 作者 本 人 − 是 很 难做得 到 的 所 以 菊 之 爱 陶后 鲜有

,

华严宗 和 禅 宗 中国 佛教 一 改外来 佛 教 以 治烦 恼 污 染

为清 净的 提 法 变 为 以 静 心 息 念为 清 净 的提法 这 明

显 反 映 出 中 国 佛 教 吸 取 儒 家 孟子 修 心 养性 思 想 的 事

,

自陶 渊 明 之 后 就 很 少 有 这 样 敢 于 去 官 归 园 田 居

的 人 了 周敦 颐用 一 个 独 字也说 明 他 知道 陶渊 明的

孟 子认 为

” ,

,

,

仁 义 礼智 皆根 于 心

“ ,

,

一 般 人 是 放其

,

隐逸 跟 其 他形 形色 色 的 隐 逸是截 然 不 同 的 不 可 相

,

心 而 知求

圣 人 则 反 求 诸 己 ” 通 过 内省 主静 的修养

提并 论 的

他也 说 自己 是 独 爱莲 这 个 独 字 正 暗

,

方 法 发挥 自 己 的主 观能动性 这 一 思 想 被中 国 佛 教

示 了 他 这 位 花 之 君 子 跟 陶渊 明这位 花 之 隐 逸 者

, “

的天台 宗 华 严 宗和 禅 宗接 受 了

周 敦 颐 精 通 中 国佛

,

是 相 通 的 +历 史 上 隐 者与君 子常 连 在 一 起 例 如 《史

教 的天 台 宗 华严 宗 和 禅 宗 他 吸 取这 些 中 国 佛 教 的

思 想 材 料 主 要 也 是 在静论 方 面 这 无疑跟周敦 颐 崇

,

,

》 就讲 过

老子 隐 君 子也

,

,

说老 子 既 是隐者 又 是 君

“ “

子 周 敦 颐 是读过 《史记 》 而 且 特别欣赏老子的 主 的 静 思 想 隐 者 与 君 子 在 周 敦 颐 那 里 通 过 儒道互 补

,

孟 很 有关 系 经

,

周 敦 颐 就说 过 这 样 的话

一 部 《法 华

,

》 只 消 一个 良 字可 了

’ ,

《 华 经 》 称为 《 经 》 法 又 莲

,

思 想便 紧密联 系起 来 了 − 因 此 从 《爱莲说 》 身也 或 本

,

是 天 台 宗 的经 典 著作

以概 括 了

周 敦 颐认 为 这 样 一 部 佛 家大

多 或 少 可 以 看到 周敦 颐 对 陶 渊 明 是持肯定 态 度 的 决 不 是 通 常 被 理解 的 所 谓 为 了 批判 陶渊 明

,

作 的 思 想 只 要 用 儒家 经 典 《周 易 》 一 个 良 字就可 的 我 们认 为 周 敦 颐 的《 莲 说 》 有 意 向中 爱 是

, ,

《爱 莲说 》 的

真 正 思 想 应 当 是 表 白作者 虽 然 想做 而 又 未 能 做 到 象

陶 渊 明那 样 不 为 五 斗 米 折 腰 而 辞 官 归 隐 但 是 还 能 努

,

国 佛 教 著 作学 习 借 净 染 讲静 心 思 想 他 无 疑 发 现 了 中 国 佛 教 吸 取 孟 子 思 想 的踪 迹

,

,

反 其道 而用 之

” ,

力做 到 不 受官场 恶 习 污 染 保持 君 子 人 格

,

这 是 十分 高 人 一 等 的 做 法

书》 中说

∀ “ ∀ “

,

周 敦 颐 在 其 哲 学 名著 《 通

至 于 那 种把 《 莲说 》 作 是 周 教 颐 为 了 宣 传 佛 爱 看

” 家 爱 莲 的 净 染 思 想 而 写 作 的 一 篇佛 理 颂 歌 的观 点

良其 背 背 非 见 也 静 则 止 止 非 为 也 … …

,

其 道 也 深 乎 / 对 良 卦 之 道特 别 看 重

《周 易

,

良卦 》

也是站不 住 脚 的 我 们 知 道 所 谓佛家 的净 染 思 想 就 是指佛家 所 主 张 的 染 净 互 熏说 信论》 说

∀ “

, ,

,

,

良 良下 良 上

, ,

,

,

孔 颖达 疏

,

良 止也 静 止 之 义

,

,

,

佛 教 名 著《大乘起

,

我们 知道 良 的 卦象 是 山 山 为 静 境 两 良 相 叠 静 之

又静

真 如 净 法 实 无 于 染 但 以 无 明 而 熏 习故

, ,

法 故 良 为 静 的代 名 词 周 敦 颐 用 民 概 括 《

“ “ ”

,

则 有 染 相 无 明 染 法 实 无 净 业 但 以 真如 而 熏 习 故

#

,

的 法 的 华 经 》 思 想 即 无 疑 是就 《 华 经 》 静论 思 想 而 言

” 原 的 周敦 颐 的《太极 图 》 稿 也 是 以 阴 静 开 始来演 示

则 有 净用

这种 净 染 思 想 包 含 了 佛 教 的 宇宙发 生 论

,

“ ” 和 人 生 起 源 论 +即 染 熏 于 净 − 亦包 含 了佛 教 的 解脱

朱 其别 开 生 面 的宇 宙 发 生 论的 +见 《 上 易 传 》 震 所录 汉

《 周

论 和 出 世 论 +即 净熏 于 染 这种 染 净 互 熏 说

,

说 明 了世 俗 世 界 产 生 的

《 莲说 》 然 不 是 宣 传 显 爱

,

− 氏 太 极 图 》 这 也 说 明 周 敦 颐 看重 的 也 只 是 佛教

, ,

原 因 和 达

到 彼岸 世 界 的 原 因

,

著作 的 静论 方 面 而 中 国 佛教 的静 论 思 想本 身 是 吸 取

儒 家 孟 子 思 想 的结 果 这就 说 明 周 敦颐 的静论 思 想 归 根 结底 还 是 濡家 的 只 不 过 周 敦 颐 善于 学 习 利 用佛 教

, ,

一 方 面 周 敦 颐 不 是 佛 教徒 他 并

,

不 信 仰 佛 教 的宇 宙 论 和 人 生 论 他有 自己 属 于 儒 家 系

− 统 的 宇 宙 发 生 论 +见 《太 极 图 说 》 和 人 生 论 +见 《通 − 书 》 另 一 方 面 他 在 《爱莲 说 》中体 现 出来 的 思 想 仍

, ,

著作 的 某 些 思 想材料 和 模仿 其 做法 而 已 中国 佛 教著

作 善 于 用 净 染 来提 倡 静 心 思 想

” ” “

,

#

例 如 《大乘 起 信

然 是 他 一 贯 主 张 的 圣 人 定 之 以 中正 仁 义 而 主 静

,

’,

论》 就认 为 静 心 息 念 为清 净 用 心 性 不 动 解 释 佛

教 上 座 部体 系 提 出 的 心 性 本 净 客 尘 所 染 的 重要 命

,

静 论 思 想 这 种 思 想 是 将儒 家 中正 仁 义 的 核 心 思 想

与道 家 不 欲 以 静 天 下 将 自定

,

’,

的核心思 想互相 融

题 认 为 只有 达 到 无 动

,

,

+心 静 − 这 种

,

内不起 心 外不

“ “

,

会 贯 通 的 结 晶 +这 也 反 映 出 周 氏 儒道 互 补 的 思 想 倾

取 境 精 神处 于 绝 对 静 止 的 境 界 才 能 出 现 心 性 本 净 不 为 客尘 所 染

“ ” “ ”

向−

《爱

通 观 《爱莲 说 》 篇 虽 然 找 不 出 一 个 静 字 但 全

, ,

这 样 心 静成 了 心 净 的 原 因

,

,

莲 说 》出 现 了 两 个 重 要 的 词 或 字 即 不 染 和

,

心 动 成了 染心 的根 源

净 染 思 想 就跟 静 心 思 想

这 不 染 和 净 就 是 使一 些 人 误 以 为 《 莲 说 》 爱

“ ”

水 乳 交 融 不 分一 二 了

,

僧 肇 注 姚 秦 时 鸡摩 罗 什 重 译

是 宣 传佛家 净 染 思 想 的 直 接 原 因

,

实际 上 据 笔 者

,

的 《 摩 洁 所 说经 》 五 无 往 为 本 条 有 这 样 的 话 维 卷

考 察 这 里 的 不 染 和 净 都是 其 静 论 思 想的 反

映 周 敦 颐 是 崇 孟 的 他 对孟 子 提 倡 人 的 主 观 能动 性

心 犹 水也 静则 有 照 动 则 无 鉴

, , ,

,

,

痴爱 所浊 邪风 所

,

,

,

,

” 扇 涌 溢 波 荡 未 始暂 住 以 此 观法 何 往 不 倒 . 又 说

(www.wenku1.com)年第

!

,

秦 忠 翼 论 文 艺 作 品 的 社 会 效 益和 经 济 效 益

,

无往 故 想 倒 想 倒 故 分 别 分 别 故 贪欲 贪 欲 故 有 身

, ,

云 我 为 沙 门 处 于 浊 世 当 如 莲 花 不 为污 泥 气

大 智

,

,

,

既 有身也 则 善 恶 并陈 善 恶 既 陈 则 万 法斯起

以 往 言数 不 能尽 也

,

#

,

0

身兹

云 度论 》

譬 如 莲花 出 自污 泥 色 虽 鲜好 出处 不 净

,

,

此 中的 无 往

” ,

《 严 经 探 玄记 》 云 华

莲 花 有四 德 一 香二 净 三 柔 软 四

心动

+心 不 静 − 而

,

有照 则为心静 僧

,

可爱 … … 谓 常 乐 我 净

。 。

史 载周敦 颐 精通 天 台宗 经 典

, ,

这 种 净染 的

+浊 − 与 心 静

“ ”

的关 系来 提 住

或把 净 解

∀莲 经 》 这 些 都说 明 周 敦 颐 借莲 花宣 讲 君 子 人 格 是 受

净染 与 心 静 本 来就 是 密不 可分

了佛教著作 的 影 响 但是 我们说 虽 然《爱莲 说 》 用 借

” 佛家 有关 净 染 和 莲 花 的 思 想 材 料 但并 不 能 说

“ ”

,

己 也 常 常把

静 解作 净

” ,

在《 字 通

,

蒙 良 第 四 十 》中他 就 说 过 这

莲 说 》 主 题就是 宣 扬 佛 理 的

《 爱莲说 》 现 的 君 子 体

,

下出 泉 静 而清 也

,

这里既说是 出泉

“ ”

“ ”

,

格 思 想 和 主 静 论 思 想还 是 倾 向 于 儒家 传 统 的 它 宣

奢 的是 儒家 的君 子 人 格

,

水 − 则 静而 清 的 静 当 作 净 解 为 清

所以 《 莲说 》 爱 追求 儒 家君

,

梁 武 帝 《净 业 赋 》 也说

,

《 》 礼 云

人生 而 静 天

,

,

人 格是真 把 它 理 解 为批 判 归 隐 和 宣 传佛 理 都 是 不

感 物 而 动 性 之 欲也 有 动 则 心 垢 有 静 则 心 净

公 开 用 有静 则 心 净 来 解释 说 明 儒家 礼学 思 想 表 明

,

正 确的

静 与 净 在 中 国 古代儒家 思 想 家 那 里 早就是 联 系

,

7

7

6 6

《 子全书》 周

起 来 思 想的 事

所 以 我 们认 为《爱 莲 说 》 管 全 篇 无 尽

“ ” “

” ,

,

8

6

7

7

,

6

6 度 正 撰 《 敦颐 年谱》 周

( 00 )

一 静 字 但它 讲 不 染 和 净

,

,

实 际 上 就是 讲 静

9 3

、 、

《 敦颐集》 周

中华 书 局

年版 第

,

+% +)

论 宣 传 他 自 己 的 符 合儒 家 孟 子 学 派 内 省 修 心 说 的

: ; 周 敦颐 《 山 房 》 宿 诗

经 诗 2 周敦 颐 《 古 寺 》

、 , 。

主静 思想

这 无 疑 是 周 敦 颐 哲 学 一 贯 的思 想

,

他在

《养 心 亭 说 》 曾公 开 表 中

“ ”

白 自己 崇 孟 对 孟 子 提 倡 的

1 9 周 敦 颐 《 英 真君 丹 诀 》 读 诗

9 希夷

“ ”!

养 心莫 善 于 寡 欲 的 内省 修养 功 夫 特 别推 崇 在 其 哲

,

《 子 道 德

经 老

云 十 四 章》

! “

视之不见 名 曰

, ,

学 大 纲 《 极 图 说 》中 他 明 确 提 出 圣 人 定 之 以 中 正 太

夷 ∗ 听之 不闻 名 曰希

,

因此

,

希 夷 既 是 指 道 士 陈拎 的 字

仁 义 而 主静 后 又 自注 云

” ,

他 担 心 别 人误 解 静 的 含 义 在 主 静

,

又 暗指 不

闻不 见 的 清 静 养 心 术

∀ “

无 欲故 静

,

这 无 欲 思 想 无 疑是 与 孟

,

7

陈寅 格 《 渊 明之 思 想与 清 淡关 系 》 陶

7

陶 7 参 见 魏 正 申 《 渊 明探 稿

。 。

论 陶 渊 明以 诗 文 传 世

子 提 倡 的 寡欲 一 脉 相 承 的 着 眼 点 都 在 于 通 过 内 省

,

的思 想》

修 心 做 圣 贤 之 人 方 面 因此 周 敦 颐 提 倡 王 静 是 带 有

7 周 敦 颐 《 同 费长 官 游 》 喜 诗

: 周 敦 颐《 春 即 事 少 暮 诗 ; 7

很 浓 的 儒家 色 彩 的

,

主 静 是 为 了 更好地 修身

” ,

实现 儒 家 内 圣 外 王 想

修 身齐 家 治 国 平 天 下 的 理

“ ”

《 子语类 》 朱

这 样看 来 把 哎 莲 说 》 解 为 宣 传 佛 教 净 染 思 爱 理

。 。

7

《 语 论

泰伯 ∗

想 无 疑 是 不 正 确 的 当 然 周 敦 颐 《爱 莲 说 》 写 作 也 的

,

3 《 语 论 7

《 子 孟

公治长》

不 是 没 有 受过 中 国 佛 教 著 作 的 影 响

前 面 我 们讲 过

“ ”

,

尽心上姿

他 有 意 向佛教 著作 学 习 借 净 染 提 倡 儒 家 静 论 思 想就 是 明显 的 事 实

,

7 陶 渊 明 炙 卯 岁 始 春怀 古 田 舍 二 首 乡 癸 诗 6

《 庵 先 生朱 晦

此 外 周 敦 颐 不 借 中 国 儒士 常 用

,

公 文集

答巩仲至 第四书

的 有象 征 意 义 的梅 竹 松 来 讲 君 子 人 格 而 借莲 花 来 宣 讲君 子 人 格 我 们 也 应 该 承 认 这 也 是 因 为 受 了 佛

,

,

,

宋 7 见《 元 学 案

派 溪 学 案 表 》 私 淑 名单 列

,

美 7 李泽厚 《 的 历程

版 第

∃巧

中 国 社 会科 学 出 版社

( 0 −0

教著作常 用 莲 花 作 为 美 好事 物 的 象 征 物 的 启 迪 的 缘

故 虽 然 儒 家经 典 著 作 中也 曾把 君 子 比 喻 为 硕 大而 美

丽 的 莲 花 +《 经 诗

, ,

・ 。

匆 ‘ 坡 题跋 东 7 朱熹《 6 引

,

— 陶公 醉 石 归 去 来 馆 诗

∀卷

# ( 书 渊 明 饮酒 诗 后 》

国风

,

泽 破 》中 就 出 现 了 彼 泽 之

自《 敦 颐 思 想 学 术 研 讨 乡 ∃ , 0 % 周

,

年 ∋ 月 《 梓通 讯 桥

破 有蒲 苗 营 有 美 一 人 硕 大 且 俨

,

的 诗句 −但这 种 用

编 印本

%& 0

法并 不 多 见 远 比 不 上 佛教 著 作常 用莲 花 作 比 喻 其是 用 莲 花 讲 净 染 确 是 佛 教 著 作 的 首 创

“ “ ”

6 周敦 颐 《 极 图 说 公 太 7 老子 《 德 经 》 道 第

4∋

如 《大

般 涅 磐 经 》云

清 净不 污 犹 如 莲 花

,

《四 十 二 章 经 》

范文九:由“莲”读《爱莲说》

由“ 读《 莲” 爱莲说》  杜喜 梅 ( 北省 石 家庄市 井 陉县 秀林 学 区 河, +   +   + ” 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  +  +石 家 庄市。 +   +0 00 ) 530   + ” + ‘ + 。 +  + - + 一 + 。 + - + - 、 。  + +  +  + 。 +;  +  -摘要:言为 “ 心声 , 章所表达的 ”由文 主旨 看出 可以 作者当时的 处世原则和追求目   标。关键词 :言为心声” 不 阿世俗 高 尚品格  “- + - + - + 一 + -+ 一 + 一 十 - + - + - + 一 + 一 十 一 + - + - + 一 + 一 十 一 + - +   + 一 + 一 +  + * + 一 + 一 十 一 + 一 + * + - 十 一 + - + - + - + 一 + - + - +;  . .  + ” +《 爱莲 说》 北宋哲学家 、 是 理学创始 人周敦颐在 南  康郡任职 时写 的。该 文托 物言志, 议论精辟透彻 , 且语  言简洁优美 , 一篇千年传 诵 的名 文。该 文采用托 物  是东转运判 官、 知南康 军等职。 7 5 岁死于去蜀任上。 在他 为官的 一生 中, 为人 刚正 、 主持 公道 、 不畏强权 。 口 有  皆碑 。 因 此 连 富家 大 姓 、 猾 官 吏 、 狡 流氓 地 痞 , 因为  都言 志、 借花 喻人 的手法 来表达作 者 的思想 、 情 与志  感向。 “ 为 心 声 ” 由文 章 所 表 达 的 主 旨可 以看 出作 者  言 , 当时 的 处 世原 则 和追 求 目标 。  一污 蔑周敦颐的善于理政 而感到羞耻 , 即使是 对立面也  不得 不称 赞他 。宋朝名 士黄庭坚称其“ 人品甚高, 胸怀  洒 落, 如光风 霁月。廉 于取 名而锐于求志, 薄于微福而  厚于得 民” 。这正是对他“ 君子” 德行、 莲花 品格 的高度 评价。  、爱 莲 之 心 首先 , 我们看看 文 中有 关菊花的文旬 : 晋 陶渊 明 “   独爱 菊” “ ,花之 隐逸者 也” “ ;菊 ; 菊之 爱 ,陶后鲜有  闻” 显然, 。 菊花象征媳士 , 陶渊 明之类 的人物。 陶  如 对 渊 明消极避世 的“ 菊之爱” 文 中仅 谓之“ , 独爱 ” “ 、 陶后 鲜 有 闻” 戛 然 而止 , 气 冷 漠 , 有 隔世 之 感 、不 敢  便 语 似 “三、 写莲在 笔  作者在《 爱莲说》 中表达 深刻 的思想 内涵 的同时,  也 不 失语 言特 色 。本 文语 言 古朴 自然 , 浅 晓 畅 , 法  平 旬 活脱 , 和 作 者 所提 出的 “ 以载 道 ” 这 文 的文 学 主 张 是 分 恭维 ” 意。其 次, 中有赞 美牡 丹的 文句 : 自李唐  之 文 “ 来, 世人 甚爱牡丹 ” “ ; 牡丹 , 之 富贵 者也” “ 花 ; 牡丹 之  爱, 宜乎众矣” 从 中不难看 出, , 牡丹 象征荣华 富贵 , 是 当 时世 人 的追 求 。 最 后 , 们 来 看 文 中 描 写 莲 花 的句  我不开 的。在短短 的不足 l O 的小文 里,时而用对句  2字 ( 出淤泥 而不染 , 如“ 濯清涟 而不妖” , ) 时而用排 比( 如 “ 谓 菊 , 之 隐逸 者 也 ; 丹 , 之 富 贵 者 也 ; , 予 花 牡 花 莲 花  之 君 子 者 也 ” , 而 用 长 短 相 间 、 落 有 致 的 散 行 语  )时 错子 : 予独 爱莲之 出淤 泥而 不染 , “ 濯清 涟而 不妖 , 中通  外直 , 不蔓不枝 , 香远 益清 , 亭亭净植 , 可远观 而不 可  亵玩 焉” “ ,花之君 子者也 ” “ ;莲 ; 莲之 爱 ,同予者何  人” 喜爱之情, 于言表 。两相对 照, 恶之意 , , 溢 好 泾渭 句( 如第一 段中“ 晋陶渊明独爱菊” 以下 三旬 ) 从而产  ,生 了文 字 活泼 、 式 富于 变 化 的 艺 术 效 果 。此 外 , 章  句 文中的一些词句 , 出淤泥而不染” “ 蔓不枝 ” 今天  如“ 、不 , 我们还 经常引用, 并赋予 了新 的含意。   总之 , 爱莲 说》 《 既有很高 的文 学欣 赏价 值 , 又将 作 者 的 高 尚 品格 表 现 的 淋 漓 尽 致 。  分明。因此, 周敦颐文中明写牡丹, 实是对 当时权贵及  世俗 之徒追慕荣华 富贵 的嘲讽 。“ 牡丹之爱 ,宜乎众 矣! 字里行 间讽 意十足。 ” 显然 , 文中所 礼赞的莲 , 象征 君 子 , 指 品德 高 尚 的 人 , 周 敦 颐 心 目 中 喜 爱 的 偶  是 是像 。因为莲正是他所追求 的理 想人格 的化身 , 是他 忠   直进 取的美好标志 , 是他不阿世俗 的性格的参照物。  二 、 莲 于 己  折文如其人。周敦 颐不仅在 思考研 究“ 子” 而且  君 , 也在用 自己的实 际行 动去验 证 自己的言行 。我 们从  《 宋史》等有关周敦颐 的记 载中即可 了解 他为 官清正  的“ 君子之风” 。他 当过分 宁主簿、 南安军 司理参军、 郴 州桂 阳令 、 知南 昌、 州判虔官、 判虏州 、 合 通 知郴州 、 广 舅  20   第 3期 09年  6 11  (www.wenku1.com)

范文十:《爱莲说》

教学目标

1、知识与技能:疏通文意,把握难词难句和关键词语;在反复诵读、悟读中品味课文的语言美。

2、教程与方法: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法。

3、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联系个人情趣、爱好和风格,展开想象,发散思维,从中感悟做人的道理。

教学设想

1、教学过程 分为:"诵读环节——悟读环节——拓展环节"三大板块。学习托物言志的写法为重点,衬托的写法为难点。

2、课前制作课件,创设教学情境。

3、学生课前准备:

(1)了解作者周敦颐及本文的写作背景。

(动为本文设计板书。

(3)搜集有关"莲花"的诗句。

教学过程

一、创设情境,导入  新课。

1、由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区徽是莲花导人新课。

2、同学交流搜集的有关描写"莲花"的诗句。

3、介绍"说"文体的概念。

二、诵读环节。

1、一读,读准音,通文意。

2、同学交流课前设计的板书并介绍设计意图。(展示台投影)

3、二读,个人读,小组读,教师读,大家评。

三、悟读环节。(先听多媒体配乐朗读,然后小组讨论问题。)

1、在作者看来,莲花有什么可爱之处?用课文原话回答。

2、作者身上具有哪些"莲花"的品格?

3、质疑,解疑。

四、拓展环节。

1、仿句。

2、"出淤泥而不染"这是莲花的自然属性,结合自己的思想感情,谈谈你们联想到哪些人或事,或名言警句?

五、小结。

1、结束语。

2、三读,深情地背诵全文。(背景音乐)

六、布置作业 。

1、请用托物言志的方法写一种你喜欢的花草树木或其它物件。

2、背诵并默写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