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范文精选】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范文大全】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专家解析】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优秀范文】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范文一: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夏天的傍晚,不知道是谁,为天边涂上了一抹红霞。那灿烂的红霞,映红了半边天,像火烧一样,热烈、奔放而且温暖。     天边的红霞渐渐散去,紫色的雾霭(wù ǎi)渐渐升起,笼罩(zhào)着这片美丽的森林。夜幕降临了。一颗露珠,悄悄地爬上了草尖儿。起风了,露珠在一颤一颤的草尖儿上,荡着秋千。小草乐了,露珠也乐了。     草丛的深处,传来“唏唏嗦嗦”的声音。这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像是谁在试探着什么。     “叭嗒——”一颗露珠从草尖上滑落,它微笑着,钻进了泥土。     这时候,一只红狐从草丛中探出了脑袋。原来,草丛的深处,隐藏着红狐的家。     “红狐大哥,晚上好!”一棵小草热情地和红狐打着招呼。     “红狐大哥,晚上好!”小草上的露珠,也跟着和红狐打着招呼。噢,不好,微风拂来,露珠一不留神,从草尖儿上滑落,藏进了泥土里。     “啊,狡猾的家伙出洞了!快逃!”两只正在寻找食物的小老鼠,看见了红狐,吓得拔腿就逃。     “奇怪,难道这家伙今天不饿?”鼠大哥放慢了脚步。红狐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敏捷地追赶它们,这让两只小老鼠感到很奇怪。     “少说废话,这家伙狡猾着呢,说不定在设计骗我们。赶紧逃命吧!”鼠小弟反而加快了脚步。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9581723.html
夏天的傍晚,不知道是谁,为天边涂上了一抹红霞。那灿烂的红霞,映红了半边天,像火烧一样,热烈、奔放而且温暖。     天边的红霞渐渐散去,紫色的雾霭(wù ǎi)渐渐升起,笼罩(zhào)着这片美丽的森林。夜幕降临了。一颗露珠,悄悄地爬上了草尖儿。起风了,露珠在一颤一颤的草尖儿上,荡着秋千。小草乐了,露珠也乐了。     草丛的深处,传来“唏唏嗦嗦”的声音。这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像是谁在试探着什么。     “叭嗒——”一颗露珠从草尖上滑落,它微笑着,钻进了泥土。     这时候,一只红狐从草丛中探出了脑袋。原来,草丛的深处,隐藏着红狐的家。     “红狐大哥,晚上好!”一棵小草热情地和红狐打着招呼。     “红狐大哥,晚上好!”小草上的露珠,也跟着和红狐打着招呼。噢,不好,微风拂来,露珠一不留神,从草尖儿上滑落,藏进了泥土里。     “啊,狡猾的家伙出洞了!快逃!”两只正在寻找食物的小老鼠,看见了红狐,吓得拔腿就逃。     “奇怪,难道这家伙今天不饿?”鼠大哥放慢了脚步。红狐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敏捷地追赶它们,这让两只小老鼠感到很奇怪。     “少说废话,这家伙狡猾着呢,说不定在设计骗我们。赶紧逃命吧!”鼠小弟反而加快了脚步。

范文二:草尖上的露珠

、 j 极父  参

干 字 文 牵S A N WE NB A I J I A

草尖上的露珠

●莺  子

尚未 到天 亮 时分 , 已经 有 破 窗而 入 的翠 鸟

先人 为快 。河 面 上升 腾 着灰 蒙 蒙 的雾 气 , 湖 光  山色 都沉 寂 在一 片雾 霭 之 中 。勤 劳 的 家人 已   趁着 凉爽 赶到 了地 头 , 打理 熟稔 的庄 稼 。   拾 阶 下 到 河 边 ,万 物处 在 永久 的 和平 之  中, 鱼 儿跃 出水 面 , 波 光荡 着涟 漪 , 潇洒 自如 的  水 鸟在 岸边 信步 徘徊 。 稍 有一 丝丝 微微泛 红 的  霞 光从 东 方 的云层 中泻 出 , 倒 映在 水里 的雄伟  的山 峰顿 时改 变 了颜 色 , 赤 褐 色 的变 幻在 瞬 间  呈现 , 造 物 的 神 功 尽 收 眼底 , 孤 独 中蓦 然 与 自   己 的灵 魂 相 遇 , 面 前纵 横 交 错 的 阡陌 , 心 里 的  道路 豁然 开 朗 , 我 被偶 然 进入 了真诚 角 色 的 自

乡下 的暮 色 里异 样 地安 静 , 上 涨 的河 水 亦

在黄 昏散淡的光阴里装扮镂空的剪影。 每一次

匆 匆地 赶到 熟悉 的 乡下 , 不 只是 为看 那 满坡 飘  满 清香 的紫 荆花 开 。我 发 现 , 最美 妙 的生 活也  不 要拒 绝苦 难 ,最耀 眼 的绚烂 也 要 归于平 淡 。   世 界越 来越 热 闹 , 而 我 的 日子越 来 越安 静 。 陪

着 自己默默地安静 , 什么也不说 , 心却依 然相  知。我喜欢宁静的风景和宁静的人 , 这使我怡

然。

己深深打动。 看看 自然的高明吧, 春天的花盛开  到了极致 , 它们就悄悄撤离了枝头 , 放弃 了美  丽, 留下了小小的果实 , 当风飞舞的时候 , 它就

停止了荡涤 , 让 大 地 安 静 。一直 以来 , 因 为期  待, 在爱 与被 爱 中 , 孜 孜 不倦 地 活着 。然 后 , 孜  孜 不倦 地老 去 。   落 花生 的 叶子 在 阳光 到 来 之 前 依 旧紧 紧  地簇 拥在 一起 , 就 连那 最 先开 的花都 没 有伸 出

夜云 , 在天空浮泛 , 河水仍昼夜不停地流

转着 世事 无 常的变 迁 。 经过 白 日炙热 的灼烧 之  后, 黑 夜 的水 才显 得那 样深 邃寂 静 。 因是 月初 ,   只有星 星在 云层 里 若 隐若 现 , 对 面 的渔 火偶 有

闪烁 , 也仿佛天上人间渔歌互答 , 难得 的静 , 让

我 放 慢 了呼 吸 ,我 也 像 历 经 了 沧桑 褪变 的 大  河, 生 命 的波 涛 在我 的河 床 上 肆 意 翻滚 , 把 我

细小的黄蕊 , 我想 , 定然是约束 了自性 的贪 欲,   满足于相对简单 的生活,因此等阳光到来时,   才将豆蔻年华奉献给心 中期待的敬重。 或许是

对 时光 流逝 无 比痛 惜 ,因而怀 着 特 别 的珍 惜 ,   把 心爱 的一 切珍

藏在 心里 的粮仓 吧 。 一 片大 沙

的青春岁月变成了一条命运多舛的支流。 人的

心 还是 像 水 吧 , 可 以受 伤 , 但 永 远 有 痊 愈 的 力  量。 而现在 , 我 的一 切重 又 回归 到了平 静 。 经 历  过起 伏 跌荡 的 冲击 之后 , 我 的生命 之 河来 到 了

滩上 , 因为不适合庄稼 的生长 , 便有葳蕤的青

草长满 了空 地 。 也许 生命 中的空地 也要 有歇 斯  底里 的怒 放 来 填 充 , 因 为有 那 空 白 , 生 命 的 悲  壮才 如此荡 气 回肠 !   阳光 还没 有 完全 照 射 到背 坡 的庄 稼地 上 ,

这片广阔无垠 的天空下 ,我 的小船停靠在岸

边, 我 的 果 实 已经 丰 收 在 望 , 我在 平 和 的寂 静

中闭 目养神 。 凉 风 四起 , 吹动 我 的衣裙 , 让 我翱  翔 在静 寂 的星空 , 冲破云 层 , 自由地 飞翔 。   我 无法 倾诉 我 的 爱情 有 多么 的刻骨 铭 心 ,

便有草叶上的露珠在微风中轻快舞蹈 , 竟然有

三颗、 四颗 在 同一 片 草 叶上驻 足 伫 立 , 细看 , 有

我的孤独有多么的寂寞难耐 , 我 的快乐有多么

的 纯璋 , 我 的世 界有 多 么 的神 圣 。我无 法 告 诉  我 生命 中最 美 妙 、 最 动 人 的节 章 , 我 无 法 用 语  言 表 白我 所认 为 的真实感 受 。 在这 里, 我珍藏 着  少 年 时 光 的快 乐 , 在 这 快 乐里 , 我 的父 母 永 不  会 病痛 和衰 老 , 我 的爱人依 然苍 翠欲 滴 , 快 乐如  丝 如缕 , 体 慰人 间 的每一 份感动 。

颗 圆润剔 透 的露 珠 在草 尖 上 引颈 长歌 , 傲视

群伦 , 曾想 , 谁 和谁 的相 遇 不 都 是 这 空 空世 界  里 的天 涯沦 落人 。

有往事 的人爱生命 ,对时光流逝无 比痛  惜。 人生中一切美好的时刻, 都无法挽留。 想到

忽然 有 一 天 , 时 光 飞逝 , 正要 把 韶 华 渐 远 的 我

7 4 SANW E NB AI   ” A  2 0{ 5/o i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FB24508EE601D979.html
碜千 字 文 移S / t N \  ̄ , I  ̄ I ; N  Ⅷ

和最 亲爱 的人 一 切都 捎 了去 , 顿 时 心 中升 起一  股柔 情 和 辛酸 , 想要 让 自己和 亲人 免 受 时 光 的

呵, 原来 是 几个 壮小 伙子 在那 儿 。 一 株接 一株 。   哦! 他们 每人 腿裆 里 夹着 一大 把二起 呢。小伙  子们 放着 , 笑着 , 闹着 … …   紧接 , 就 是炮 打灯 。 在方 格 的炮 圃上 , 红 纬  绿经 , 火捻 所 到之 处 , 每声 爆 响 , 随 即 飞 出一火  球, 照 得夜 空亮 如 白昼 , 落 到 人海 里 , 翻起 一 阵

浪儿 。   说 来 也怪 , 烟 火 这玩 意跟 狗 咬人 跑 、 牛羝

劫持 , 是多么奢侈的愿望。草尖上

这样简单的

生 活竟 也 在瞬 间 如此 珍 贵 , 有 着 稍纵 即逝 的惊

人之美 , 于是 , 便不 忍触抚 , 屏住 呼吸, 任凭她  在风 中自由地飞舞 , 自由地划落 , 寻找属于 自

己的最后 的皈依 。 无 名 的泪水 涌 出 , 不 知所 以 。   看 山看 水 , 一 个 人 最好 , 无 须逃 避 , 无 需 挣

脱 ,任凭那莫名 的力量把真实的 自己吞灭 , 吞

灭, 直 至消 失 , 最 后 融 人 千古 荒 凉之 中 。如此 ,   内心 深处 一定 要 为 自己保 留一 份超 脱 。 有 了这  份 超 脱 ,就 能 更 加 从 容 地 品 尝 人 生 的 各 种 滋

人 笑 一样 , 越躲 , 越 撵 。尤 其是 五 鞭 、 火 船 和牌  楼 上 的烟 火 , 它 们 在 人 群 中窜来 窜 去 , 使 得 人

们发出不 同音 的声调 ,逗人笑得肚肠憋疙瘩 ,

笑 得 眼睛 开泪 花 。   地 花 更 吸引 人 。一 经 点燃 , 犹 如扇 扇 张开  的孔 雀尾 巴 , 无 比艳丽 ; 众 多地 花 , 恰 似 台 台脱  粒 机 喷 出 的稻谷 , 喜煞 农 民 ; 飞到 天上 , 又像 群

味。当然 , 包括失落的滋味。

群集会夜空的亮星 , 如珠璀璨 ; 闪身回落 , 更似

束 束天 女撒 下 的鲜花 , 美 若仙 境 。   当放 到起 火 时 ,我 身 边 的一 位 大 爷 介 绍  说: “ 这 是 老辈 子 留传 下来 的 , 仿 照诸 葛 亮摆 的  空 城计 扎 的 。” 我 略有 所悟 , 目睹此 景 , 仿 佛 又  回到 了《 三 国演 义 》 之 中。登 时 , 耳 畔犹 如城 外  人 喊马 叫 , 城 内琴音 回旋 … …  再望蓉花树 , 是 那 样 的 自若 , 风姿 , 俊俏 。   又 望架 子上 的葡萄 , 一串串, 饱满 欲 滴 , 紫得发

“ 烟火 ” 记 忆

● 于俊 祥

亮, 像早晨 刚刚搭过露水般水灵灵 。我望着望

正月 二 十二是 我 家乡 的烟 火会 。方 圆几 十

着 ,就觉 着 嘴 角上 有 凉渗 渗 的东 西 在流 动 , 用  手一 摸 , 是 涎 水 。细 一 咂摸 好像 品尝 到一 种 酸

溜溜 、 甜 滋 滋 的味道 。

里 的 乡 亲 们 云 集 于 烟 火 村— — 罗 庄 , 白天 集  市, 晚上 烟火 。六 时 许 , 放 烟 火 之处 人 山 人海 ,   这 场面 不亚 于 盛大 节 日。此 时 此 景 , 令 人难 以

忘怀 。

五彩 球 更夺 目。红黄 白蓝绿 的火 球 , 一个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种色, 五个挨着不重复 ; 恰 似 一位 多情 的少

那是 上世 纪 八 十 年代 初 , 我在 工 厂 时正 值  大倒 班 的机会 , 恰 好 赶上 了大 放 的烟 火会 。   夜 幕 降临 了 。 星 星 哑悄无 声悄 悄地 从 空 中

女, 把 自己 内心 的世 界 、 壮 丽 的青 春 , 慷 慨 地献

给夜空 、 群星、 观众 ; 她 在 精 彩 变 幻 的 每 一 瞬

间, 都把爱流露给对象 , 方才满意地告别 。啊!

这 哪能 说是 火球 , 分 明是她 那雪 亮 的眼睛 。听 ,   那 响声 , 不 是 她 的笑声 、 歌 声 么?

个 个相 继 露 出脑 袋 ,眨 巴着 闪亮 的 眼 睛 , 在

窥 视着 烟 火场 。

“ 噔—— 嘎 !” 一 株 炮 仗二 起 脚 , 蓦 地 像 条  金龙 , 在 不远 处 的高 岗上 腾空 而起 。 第一响, 侵  吞 了人海 的喧 浪 ,把 大 家 的 眼球 吸 引 了过 来 。

再看大杆 , 更使人赞叹不已。它那高而壮

观 的身 躯 , 燃 烧 地 井井 有条 , 像 一 卷 十 几 米 长  的壮美 图案 , 自下 而上 , 一 层一 层地 伸展 开 。 先

2 0I 5   / 0{S ANW E b l B AI  A   75

范文三:[优秀作文]草上的露珠儿

草上的露珠儿

颗颗是透明的水晶球,

新归来的燕儿

在旧巢里呢喃个不休;

诗人哟!可不是春至人间

还不开放你

创造的喷泉,

嗤嗤!吐不尽南山北山的璠瑜,

洒不完东海西海的琼珠,

融和琴瑟箫笙的音韵,

饮餐星辰日月的光明!

诗人哟!可不是春在人间,

还不开放你

创造的喷泉!

这一声霹雳

震破了漫天的云雾,

显焕的旭日

又升临在黄金的宝座;

柔软的南风

吹皱了大海慷慨的面容,

洁白的海鸥

上穿云下没波自在优游;

诗人哟!可不是趁航的时候,

还不准备你

歌吟的渔舟!

看哟!那白浪里

金翅的海鲤,

白嫩的长鲵,

虾须和蟛脐!

快哟!一头撒网一头放钩,

收!收!

你父母妻儿亲戚朋友

享定了希世的珍馐。

诗人哟!可不是趁航的时候,

还不准备你

歌吟的渔舟!

诗人哟!

你是时代精神的先觉者哟!

你是思想艺术的集成者哟!

你是人天之际的创造者哟!

你资材是河海风云,

鸟兽花草神鬼蝇蚊,

一言以蔽之:天文地文人文;

你的洪炉是「印曼桀乃欣」

永生的火焰「烟士披里纯」

炼制著诗化美化灿烂的鸿钧;

你是高高在上的云雀天鹨,

纵横四海不问今古春秋,

散布著希世的音乐锦绣;

你是精神困穷的慈善翁,

你展临真善美的万丈虹,

你居住在真生命的最高峰!

范文四:[优秀作文]草尖上的露珠

雨停了,花瓣上,草尖上那一颗颗水珠,在阳光下恰似翡翠上镶嵌的钻石。风从窗户夹缝里吹进来,带来了丝丝的凉意。院子里传来了花瓣和树叶飘落的声音。

大雨过后,天空又变成了瓦蓝色,上面漂浮着几朵白云,像是出自达芬奇笔下的神话。院中略带枯黄的小草,似有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一样。

小小的,细细的雨滴,落在了嫩嫩的,绿绿的小草上,这景似乎不像是秋天,倒更像是春天。牛毛般粗细牛毛般大小的雨滴将小草衬托的犹如一个新生的孩童般稚嫩。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它。

雨滴和小草玩累了,小草忍不住弯下了腰,雨滴似乎不想离开小草,死死地抓住它,不让自己掉落进泥土里,但却始终是没有留在草尖上……

范文五:[优秀作文]草尖上的露珠

宇宙幻化成一种淡蓝的宁静

晶莹浓缩了无限的空灵

庞大的天体被缩写

细化为一滴水的透明

柔和吻着绿色

象蜗牛点拨魔琴

大自然以无比的威力

造化出千手观音

借来如来佛祖的法术

将星球捏成一枚弹丸

在诗人的笔下

这微小水滴

可以装下一个太阳

还绰绰有余

在哲学家的眼中

像长长睫毛下的瞳孔

可以看清一个世界

也让自己透明

在情郎的手里

它是一枚戒指上

镶嵌一粒宝石

等候佩戴它的美人

而其实

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心

光明磊落

如一种绝妙的图腾

想象

在这露珠与草之间

缔结着一种柔情

垂垂欲滴

却又恋恋不舍

永远是那样一种纯!

范文六:课本诗——草尖上的一粒露珠

- 杲本 潆 — — 萆 央 上 的 一 粒 露 珠

山东 淄博 市教 研 室  王 玉 强

躺 在 三十 年 前 的柜 子 里

— —

是命 运的无意使然?

还是人力的遭遇必然?

读 曹 禺《 雷雨 》   他 是 内心 真 爱 。 是道 貌 岸 然 ? 还   貌 似 平 静 的背 后 难 道 没 有 浪 头 的 翻 卷 ?

朵 小 小 的梅 花 。

盛开在纺 绸衬 衣的襟 袖间 。   跳跃着 . 跃了三十年 , 跳

是侍萍缝 制时的心跳忽现 ,

泯灭的人性哪能用金钱 买单?

还是 周朴园怀念纯真的那份情感 ?

是真情藏 在里面 。   还 是 叶公 好 龙 仅 为 留恋 ?   为 何步步紧逼 、 愕再三 ? 惊

两个 周朴 园 :

个躲在 明亮的窗子背面 .   个 躺 在 三 十年 前 的柜 子 里 面 。

分裂着性格 , 裂着情感 , 分   演 绎 着 矛 与盾 的 双 簧 变 脸 。

三 十年念经 , 三十年 吃素 ,

三 十 年 关 窗 , 十年 打 坐 , 三   三 十年很少说话 。

三 十 年 还 记 得 四 月十 八 的 生 日 。

这 便是曹禺说的“ 残忍 ” 。 吧

不是报应 , 是因果 , 不   而是 一 部 “ 忍 ” 发人 深 省 的  残 又 人生惨剧 。

要问主人公是谁 。

三 十 年 还 穿 着 当年 的 旧衣 服 ,   用 着 当年 的 旧家 具 。   三十年伴着侍萍的相片 。

有 人 说 , 了人 物 之 外 , 除

度过 了多少个不眠之 夜。

因 他 心 中独 守 着 ——

还有雷雨 、 命运 与 自然法则。

试 问 , 公 平 的命 是 什 么 ? 不   那 就 是 诡 秘 的戏 剧 错 乱

那朵稚嫩 、 秀气 、 单纯 、 规矩 的梅花 ,

灵 光 闪念 。

与上帝安排 的必 然与偶然。

他爱 的是先前年方 十八 的梅花 ,   纯美 , 娇艳 ,

并 非 今 日的 落 魄 惨 淡 。

难 道 自己 的命 运 .   真 的 无 法 自主 决 断 ?   难 道 悲欢 的起 源 .   如 雨 中 的 浮萍 . 右 无 端 ? 左

自编 的幽梦 被惊雷震唤 ,

才 知 道 一 切 的 罪 恶 都 是 命 运 的周 旋 。

原文地址:http://www.fanwen99.cn/article/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htm
话丈 掌日2 I I 01 卑 O月 I 3     2

吊脚 楼 悠 悠 的 山岚

— —

与 凄 婉 的杜 鹃 。   “ 个人 也许永远不回来 了. 这

读 沈 从 文《 城 》 边

也 许 ‘ 天 ’ 来 。” 明 回

滴水 .

从 湘 西 吊脚 楼 悠 悠 的 山岚 滴 下 .   滴 在 了 翠 翠 心 中 盛 开 的 虎 耳 草  如 伞 的 叶片 上 面 。   水 珠 里 的 月光 .   映 照 着 祖 父 那 苇古 老 的 渡 船 .   与 牵 起 两 岸 的 那根 绳 缆 :   映 照 着 父 母 爱 与憎 的 对 歌 .

是谁 第一个发 明了芦管 ?

定 是 个 最 快 乐

的人 .

可又 像 是 个 最 不 快 乐 的 人 。   沈从 文 说 , 看 的应 该 存 在 长 远 。 好

袭微 笑 的 征 服

吊脚 楼 的 嘘 叹 :   映照着大老天保表面 的冷淡 .

读傅 雷《 蒙娜 丽莎 的魅 力》

达・ 奇, 芬 为你 的面庞 ,   笼上 了一层 蒙咙的纱 。

寂寞 闯滩 :

映 照 着 会 唱 歌 的竹 雀 .   静静地 思念 。

神 秘 的 淡 淡 的微 笑 .

藏在没有瞳孔 的眼 睛后 .   凤滩 , 茨滩 , 青浪滩 ,

难 道 人 生不 是 闯滩 ?

藏 在 静 静 的似 张 非 张 的  欲 将 翘 动 的 嘴 唇 的纹 角 后 .

不许哭 , 一个大人 , 做   不 管 什 么事 都 不 许 哭 。

藏在 圣母般的丰腴 的胸廓 后 .

藏在 温 润 而 静 谧 的双 手 后 。

要硬扎一 点 。 结实一点 ,

才配活在这块土地 上 。

是什 么牵动 了你微笑 的嘴 角?

是耳边 鸟儿的 鸣叫?   是河岸 氤氲的香草?

是绿 阴下恋人的怀抱 ?

高 崖 上 的 月光 伴 着 孤 独 的 豆 油灯 .

闪一 闪。

半 山腰纯朴的歌 .   要唱三年六个 月:

车路 与马路的人生形 式 .   原 始 又 自然 :   虫尾 上 闪 着 蓝 光 的 萤 火 .   送 走 一 船 船 的 乡音 与 交 谈 。   人 性 . 婴 儿 般 的原 生态 。 那   没有丑陋 , 术 , 酷 , 染 。 心 冷 污

是晨曦 中孩 子上学那天真 的微笑 ?

是少女穿上婚 纱羞涩的心跳 ?

还是看到一位虔诚 者在教堂里静静地祈祷 .

位孕妇悠悠 地在河边抚弄仙草 ?

那翘起的嘴角 也有一 袭厌恶与烦恼 。

是 寒 风 中 微 微 的料 峭 ?

是初春里偶尔 的冰雹 ?   楚人 的血管 里流淌着凤凰涅 粱 .   美丽也有愁人 的悲欢 。

白塔 坍 塌 . 留下 空 空 的渡 船  只 是暮 秋里鸿雁南飞 ?

是人 心里还有邪恶与狼嚎 ?

原文地址:http://www.fanwen99.cn/article/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htm
你 的 手 如 大 地 般 沉静 ,   温 温 的暖 意 传 递 依 靠 。   是 昨 日抚 弄 孩 子 的 那 双 手 ?   是 今 早 刚 刚 挤 过 奶 牛 的那 双 手 ?

圆润着 . 满着 . 饱

母 亲因找我步履茫然 。

张望急迫 , 而竟然沉默 ;

个告诫 。

男 孩 子 千 万 不 要

跟母亲来 这套倔强与羞涩 。

也 呈 现 着 梦 魇 的微 笑 。

个说 , 每天夜里醒来 ,

那 山, 那河 , 路 , 树 , 那 那

在你 的身后缥缈 。

都 想 , 这 么 死 了多 好 ! 就

个说 , 不 必急于求成 , 死

你置身在静风里 。   是在默默祈祷 ?

死是一个必 然会降 临的节 日。

是在 静穆深奥 ?

个说 .

命运击 昏了头 .

两 个 史铁 生

— —

以 为 自己是 世 上 最 不 幸 的 一 个 ;

个说.

读 史铁 生《 与地坛》 我

儿子 的 不 幸 在 母 亲 那 里 总 是 要 加 倍 的 。

个 生病的铁生 .   个写作的铁生 。

个说 .

地坛十五年处处都 有我 的车辙 :

个生活的铁 生.   个 思 考 的铁 生 。

个说 .

有 过 车 辙 的 地方 都 有 过 母 亲 的 脚 印 。

个 去 地 坛 读 书 散心 的 铁 生 ,   个 说 地 坛 等 了他 四 百 年 的 铁 生 。

个说, 瘫痪 , 肾炎 , 析 , 透

我 对 世 界 对 上 帝 充 满 了仇 恨 和 厌 倦 :

个 说 , 作 是 为 了不 至 于 自杀 , 写

个看 夕阳 。 尽苍凉 残照的铁生 ; 收

个 想 到 太 阳 另一 面 .

也是要为活着找到可靠 的理 由。

正 在 燃 烧 爬 上 巅 峰 的铁 生 。

个说 , 悲观 , 来到地坛 ; 我 我   个 说 , 悲 壮 , 走 向文 坛 。 我 我

个 看 到 蚂蚁 摇 头 晃 脑 .

捋 着 触 须 的铁 生 :

个说 , 的天地是地坛 , 余是看书 ; 我 业

个 体 味 蚂 蚁 忽 然 间 想 透 了什 么 。

个说 , 我的职业是生病 , 余在写作 。 业

转 身疾 行 的 铁 生 。

个说 , 生命在 时时透析 着我 ;

个 说 。 在 永 远 透 析 着 生命 。 我

个仅 仅看到树干上一只蝉蜕 的铁 生 ;

个 悟 到 蝉 蜕 寂 寞 如 一 间 空屋 的铁 生 。

个冷看 。- 杲本 潆 — — 萆 央 上 的 一 粒 露 珠

山东 淄博 市教 研 室  王 玉 强

躺 在 三十 年 前 的柜 子 里

— —

是命 运的无意使然?

还是人力的遭遇必然?

读 曹 禺《 雷雨 》   他 是 内心 真 爱 。 是道 貌 岸 然 ? 还   貌 似 平 静 的背 后 难 道 没 有 浪 头 的 翻 卷 ?

朵 小 小 的梅 花 。

盛开在纺 绸衬 衣的襟 袖间 。   跳跃着 . 跃了三十年 , 跳

是侍萍缝 制时的心跳忽现 ,

泯灭的人性哪能用金钱 买单?

还是 周朴园怀念纯真的那份情感 ?

是真情藏 在里面 。   还 是 叶公 好 龙 仅 为 留恋 ?   为 何步步紧逼 、 愕再三 ? 惊

两个 周朴 园 :

个躲在 明亮的窗子背面 .   个 躺 在 三 十年 前 的柜 子 里 面 。

分裂着性格 , 裂着情感 , 分   演 绎 着 矛 与盾 的 双 簧 变 脸 。

三 十年念经 , 三十年 吃素 ,

三 十 年 关 窗 , 十年 打 坐 , 三   三 十年很少说话 。

三 十 年 还 记 得 四 月十 八 的 生 日 。

这 便是曹禺说的“ 残忍 ” 。 吧

不是报应 , 是因果 , 不   而是 一 部 “ 忍 ” 发人 深 省 的  残 又 人生惨剧 。

要问主人公是谁 。

三 十 年 还 穿 着 当年 的 旧衣 服 ,   用 着 当年 的 旧家 具 。   三十年伴着侍萍的相片 。

有 人 说 , 了人 物 之 外 , 除

度过 了多少个不眠之 夜。

因 他 心 中独 守 着 ——

还有雷雨 、 命运 与 自然法则。

试 问 , 公 平 的命 是 什 么 ? 不   那 就 是 诡 秘 的戏 剧 错 乱

那朵稚嫩 、 秀气 、 单纯 、 规矩 的梅花 ,

灵 光 闪念 。

与上帝安排 的必 然与偶然。

他爱 的是先前年方 十八 的梅花 ,   纯美 , 娇艳 ,

并 非 今 日的 落 魄 惨 淡 。

难 道 自己 的命 运 .   真 的 无 法 自主 决 断 ?   难 道 悲欢 的起 源 .   如 雨 中 的 浮萍 . 右 无 端 ? 左

自编 的幽梦 被惊雷震唤 ,

才 知 道 一 切 的 罪 恶 都 是 命 运 的周 旋 。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FA833FD74C7EF1B.html
话丈 掌日2 I I 01 卑 O月 I 3     2

吊脚 楼 悠 悠 的 山岚

— —

与 凄 婉 的杜 鹃 。   “ 个人 也许永远不回来 了. 这

读 沈 从 文《 城 》 边

也 许 ‘ 天 ’ 来 。” 明 回

滴水 .

从 湘 西 吊脚 楼 悠 悠 的 山岚 滴 下 .   滴 在 了 翠 翠 心 中 盛 开 的 虎 耳 草  如 伞 的 叶片 上 面 。   水 珠 里 的 月光 .   映 照 着 祖 父 那 苇古 老 的 渡 船 .   与 牵 起 两 岸 的 那根 绳 缆 :   映 照 着 父 母 爱 与憎 的 对 歌 .

是谁 第一个发 明了芦管 ?

定 是 个 最 快 乐

的人 .

可又 像 是 个 最 不 快 乐 的 人 。   沈从 文 说 , 看 的应 该 存 在 长 远 。 好

袭微 笑 的 征 服

吊脚 楼 的 嘘 叹 :   映照着大老天保表面 的冷淡 .

读傅 雷《 蒙娜 丽莎 的魅 力》

达・ 奇, 芬 为你 的面庞 ,   笼上 了一层 蒙咙的纱 。

寂寞 闯滩 :

映 照 着 会 唱 歌 的竹 雀 .   静静地 思念 。

神 秘 的 淡 淡 的微 笑 .

藏在没有瞳孔 的眼 睛后 .   凤滩 , 茨滩 , 青浪滩 ,

难 道 人 生不 是 闯滩 ?

藏 在 静 静 的似 张 非 张 的  欲 将 翘 动 的 嘴 唇 的纹 角 后 .

不许哭 , 一个大人 , 做   不 管 什 么事 都 不 许 哭 。

藏在 圣母般的丰腴 的胸廓 后 .

藏在 温 润 而 静 谧 的双 手 后 。

要硬扎一 点 。 结实一点 ,

才配活在这块土地 上 。

是什 么牵动 了你微笑 的嘴 角?

是耳边 鸟儿的 鸣叫?   是河岸 氤氲的香草?

是绿 阴下恋人的怀抱 ?

高 崖 上 的 月光 伴 着 孤 独 的 豆 油灯 .

闪一 闪。

半 山腰纯朴的歌 .   要唱三年六个 月:

车路 与马路的人生形 式 .   原 始 又 自然 :   虫尾 上 闪 着 蓝 光 的 萤 火 .   送 走 一 船 船 的 乡音 与 交 谈 。   人 性 . 婴 儿 般 的原 生态 。 那   没有丑陋 , 术 , 酷 , 染 。 心 冷 污

是晨曦 中孩 子上学那天真 的微笑 ?

是少女穿上婚 纱羞涩的心跳 ?

还是看到一位虔诚 者在教堂里静静地祈祷 .

位孕妇悠悠 地在河边抚弄仙草 ?

那翘起的嘴角 也有一 袭厌恶与烦恼 。

是 寒 风 中 微 微 的料 峭 ?

是初春里偶尔 的冰雹 ?   楚人 的血管 里流淌着凤凰涅 粱 .   美丽也有愁人 的悲欢 。

白塔 坍 塌 . 留下 空 空 的渡 船  只 是暮 秋里鸿雁南飞 ?

是人 心里还有邪恶与狼嚎 ?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FA833FD74C7EF1B.html
你 的 手 如 大 地 般 沉静 ,   温 温 的暖 意 传 递 依 靠 。   是 昨 日抚 弄 孩 子 的 那 双 手 ?   是 今 早 刚 刚 挤 过 奶 牛 的那 双 手 ?

圆润着 . 满着 . 饱

母 亲因找我步履茫然 。

张望急迫 , 而竟然沉默 ;

个告诫 。

男 孩 子 千 万 不 要

跟母亲来 这套倔强与羞涩 。

也 呈 现 着 梦 魇 的微 笑 。

个说 , 每天夜里醒来 ,

那 山, 那河 , 路 , 树 , 那 那

在你 的身后缥缈 。

都 想 , 这 么 死 了多 好 ! 就

个说 , 不 必急于求成 , 死

你置身在静风里 。   是在默默祈祷 ?

死是一个必 然会降 临的节 日。

是在 静穆深奥 ?

个说 .

命运击 昏了头 .

两 个 史铁 生

— —

以 为 自己是 世 上 最 不 幸 的 一 个 ;

个说.

读 史铁 生《 与地坛》 我

儿子 的 不 幸 在 母 亲 那 里 总 是 要 加 倍 的 。

个 生病的铁生 .   个写作的铁生 。

个说 .

地坛十五年处处都 有我 的车辙 :

个生活的铁 生.   个 思 考 的铁 生 。

个说 .

有 过 车 辙 的 地方 都 有 过 母 亲 的 脚 印 。

个 去 地 坛 读 书 散心 的 铁 生 ,   个 说 地 坛 等 了他 四 百 年 的 铁 生 。

个说, 瘫痪 , 肾炎 , 析 , 透

我 对 世 界 对 上 帝 充 满 了仇 恨 和 厌 倦 :

个 说 , 作 是 为 了不 至 于 自杀 , 写

个看 夕阳 。 尽苍凉 残照的铁生 ; 收

个 想 到 太 阳 另一 面 .

也是要为活着找到可靠 的理 由。

正 在 燃 烧 爬 上 巅 峰 的铁 生 。

个说 , 悲观 , 来到地坛 ; 我 我   个 说 , 悲 壮 , 走 向文 坛 。 我 我

个 看 到 蚂蚁 摇 头 晃 脑 .

捋 着 触 须 的铁 生 :

个说 , 的天地是地坛 , 余是看书 ; 我 业

个 体 味 蚂 蚁 忽 然 间 想 透 了什 么 。

个说 , 我的职业是生病 , 余在写作 。 业

转 身疾 行 的 铁 生 。

个说 , 生命在 时时透析 着我 ;

个 说 。 在 永 远 透 析 着 生命 。 我

个仅 仅看到树干上一只蝉蜕 的铁 生 ;

个 悟 到 蝉 蜕 寂 寞 如 一 间 空屋 的铁 生 。

个冷看 。

范文七:草叶上,一颗露珠踮起脚尖

月光含水水含天,秋露晶莹映冰心。

抚琴一曲送音知,星星眨眼佳人叹.

清晨总是起的很早,总喜欢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打开窗户,深秋的凉风,轻拂发梢。感受晨风晨意带来的气息,似乎已经成为生命中最奢侈的享受!天空上那一抹幽蓝,朦朦亮的天空,云朵依旧透明的如回忆一般,飘忽不定,若隐若现!

风吹过处,一阵阵残花的馨香依然扑面而来,掺杂在其中的青草气息,犹如沉淀了时光的味道,一种若有若无,沁人心脾的味道...

近处一些晶莹的白色,在青草间晃动、颤抖,秋风拂过时,一闪一闪的,如同花瓣上抖落的点点星光!定睛看去,原来是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

蓦然之间,就想起那年那月,因为落榜,带着绝望之极,而又疲倦之极的心,沿着满是青草野花的小路,漫无目的的走着。脸上的泪痕不知道被风吹干了多少次,鞋面也满是青草和露水...

泡一杯茉莉花茶,清香四溢,空气中飘荡着灵动的音符。思绪,也随着那些音符在房间里四处游荡!人啊,真是一种坚强又勇敢,卑微又高尚的动物!无论生活怎么的折磨,还是会自己寻找一些快乐,一些惬意,一些让自己走下去的理由!活下去需要很多理由,而要死,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做梦,做一些奇奇怪怪的、美妙伤感的梦。单薄无比的生命之路,从来都是投入到时间的洪流之中,埋于繁杂的事物中。却忽略了四季更替,生命之中最美的那些风景!青草、露珠、花香在暗自枯萎时,那些隐忍的苦涩,有谁能够细心的发现并珍惜呢?

多年以后,你是否还记得,某年某月,曾在树下捡起被风吹落的叶子,在一片片零落的叶子上,是否看到那里写满了苦涩与惆怅,还有生命里那些无处收藏的辛酸记忆...

清晨,在朦胧的小路上,看到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女子,踏着满地的落叶,踩着遍地落花,那绣花的鞋面上沾满了露水。只听她在低低吟唱一首凄凉的乐曲,在青草与落花中,与它们共诉迷离!

仔细聆听,原来露珠在青草上来回滚动,不是因为风的顽皮。而是,露珠想努力的踮起脚尖,看到远处更美丽绚烂的风景......

凄凄沥沥的下着

你看

雨点连在一起

像不像一张大网

雨帘倾斜了

那一定是有风

雨水洒下来

花草

叶子上

一定都凝结着

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打湿了花草

打湿了曾经坐过的藤椅

也打湿了心

湿了的心

会不会被风干呢

在梦里等雨停

只是一场梦而已

自在飞花轻似梦

无边丝雨细如愁

范文八:小草珍惜叶子上的一颗露珠

珍惜

小草珍惜叶子上的一颗露珠,花朵珍惜初生的一缕阳光,树木珍惜秋天的最后一片绿叶。我一直珍惜母亲那像一杯白开水一样平淡的爱,

到母亲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慕然目首,历历往事其实早已在意个个日子里被丧忘了,而我能做的,就是珍惜。也许是在题海里浸泡得太久,有些浮肿,我披星戴目而归,脸上总是挥不去疲倦二字,

悄悄地,日被开启,我没有抬头,依然奋黑痴书,我知道是母亲给我送来一杯白开水,她又放在昨天的位置上,小小的一杯水把房间装度、点得格外温。母亲轻轻地说;’’还是写很久吗?太晚了休息一下吧!母亲还是重复着昨日的话语,’’还有许多呢,没写完怎么能休息?”事情烦闷的我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到母亲身上。母亲的一杯热水却换来我一倍凉水泼在她身上,母亲愣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又轻轻的关上门,

我一口气把整杯水倒了进去,身体顿时感到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涌生,刚要放下杯子,却猛然发现桌子上竟然有意个被热水烫成的痕迹,母亲每天都一如既往的送水,,日积月累,桌子上自然有了印迹。这不正是母亲的爱吗?我却一直不懂得珍惜无论我有多少抱怨,母亲都愿意用她的爱包容我,这无比珍贵的爱我竟没有珍惜。

自窗外望去,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在这寂静的夜中,我的心一直无法平静,我仿佛领悟到母亲那平淡却又热烈的爱,内心珍惜的种子也在悄悄生长。

夜深人不静,母亲的爱是持久的,持久的在我的心中留下深深的痕迹;母亲的爱更是要加倍珍惜的,珍惜身边最小的爱,珍惜身边最平淡的爱。

范文九:可爱的小露珠

可爱的小露珠

清晨,东东家的花园下起了一场蒙蒙细雨。小雨滴轻轻地落在叶子上,滋润着嫩绿的叶子。有一颗很大的小露珠落在了一片很大的叶子上,这时,东东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撑着雨伞,来看外面的天气是否好转,突然,东东尖叫一声:“哇,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小露珠,这次,我终于知道小露珠是多么的可爱啊!”东东兴奋极了,立刻跑道金金家,敲着门说:“金金金金,快来我家看露珠呀!”金金从门缝中看看,哦,原来是东东啊,接着,金金就打开门,说:“什么?什么是露珠?”东东急忙牵着金金的手,跑远了。

“啊呀,啊呀,慢点慢点儿啊,东东,你到底要去哪里呀?”金金边跑边说,东东不回答,继续跑。“啊,到啦,金金,快去看呀!”东东大喊。

金金一见到小露珠,高兴极了,欢天喜地。金金和东东看着看着就进入了梦乡。

范文十:瞧,那可爱的露珠

在月色中,露水悄悄地飘落,土地上的万物都在贪婪地喝着露水……

太阳从东方升起了,聚在绿色的叶片上的一颗颗小露珠,晶莹透亮,似一颗颗璀璨的小珍珠撒在那翠绿的叶片上,又似钻石般镶在绿腰带上。

叶子轻轻抖动了一下身子,几颗调皮的小露珠就躲进了草丛,怎么也找不到,这些小顽皮和我玩起了捉迷藏。这躲躲,那藏藏,高兴极了。我站在草坪上,这瞧瞧,那看看,这些小家伙躲得真好。呀!找到了,原来他正在草丛里向我眨巴着大眼睛呢!

露珠的生命很短暂,但他却是不平凡的,当夜幕笼罩着大地的时候,他用自己小小的身体哺乳着禾苗、树木。

看!那无边的绿叶上,闪动着晶莹的珍珠,一颗、两颗、三颗、四颗、千颗、万颗……啊!像夜空璀璨的繁星,像碧波上的宝石,又像千万只明亮的大眼睛。

啊!露珠。这就是极其平凡又为人们所爱的露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