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范文精选】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范文大全】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专家解析】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优秀范文】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范文一:爱是草尖儿上的露珠

     夏天的傍晚,不知道是谁,为天边涂上了一抹红霞。那灿烂的红霞,映红了半边天,像火烧一样,热烈、奔放而且温暖。     天边的红霞渐渐散去,紫色的雾霭(wù ǎi)渐渐升起,笼罩(zhào)着这片美丽的森林。夜幕降临了。一颗露珠,悄悄地爬上了草尖儿。起风了,露珠在一颤一颤的草尖儿上,荡着秋千。小草乐了,露珠也乐了。     草丛的深处,传来“唏唏嗦嗦”的声音。这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像是谁在试探着什么。     “叭嗒——”一颗露珠从草尖上滑落,它微笑着,钻进了泥土。     这时候,一只红狐从草丛中探出了脑袋。原来,草丛的深处,隐藏着红狐的家。     “红狐大哥,晚上好!”一棵小草热情地和红狐打着招呼。     “红狐大哥,晚上好!”小草上的露珠,也跟着和红狐打着招呼。噢,不好,微风拂来,露珠一不留神,从草尖儿上滑落,藏进了泥土里。     “啊,狡猾的家伙出洞了!快逃!”两只正在寻找食物的小老鼠,看见了红狐,吓得拔腿就逃。     “奇怪,难道这家伙今天不饿?”鼠大哥放慢了脚步。红狐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敏捷地追赶它们,这让两只小老鼠感到很奇怪。     “少说废话,这家伙狡猾着呢,说不定在设计骗我们。赶紧逃命吧!”鼠小弟反而加快了脚步。 

范文二:草尖上的露珠

、 j 极父  参  

干 字 文 牵S A N WE NB A I J I A  

草尖上的露珠 

●莺  子 

尚未 到天 亮 时分 , 已经 有 破 窗而 入 的翠 鸟 

先人 为快 。河 面 上升 腾 着灰 蒙 蒙 的雾 气 , 湖 光  山色 都沉 寂 在一 片雾 霭 之 中 。勤 劳 的 家人 已   趁着 凉爽 赶到 了地 头 , 打理 熟稔 的庄 稼 。   拾 阶 下 到 河 边 ,万 物处 在 永久 的 和平 之  中, 鱼 儿跃 出水 面 , 波 光荡 着涟 漪 , 潇洒 自如 的  水 鸟在 岸边 信步 徘徊 。 稍 有一 丝丝 微微泛 红 的  霞 光从 东 方 的云层 中泻 出 , 倒 映在 水里 的雄伟  的山 峰顿 时改 变 了颜 色 , 赤 褐 色 的变 幻在 瞬 间  呈现 , 造 物 的 神 功 尽 收 眼底 , 孤 独 中蓦 然 与 自   己 的灵 魂 相 遇 , 面 前纵 横 交 错 的 阡陌 , 心 里 的  道路 豁然 开 朗 , 我 被偶 然 进入 了真诚 角 色 的 自  

乡下 的暮 色 里异 样 地安 静 , 上 涨 的河 水 亦 

在黄 昏散淡的光阴里装扮镂空的剪影。 每一次 

匆 匆地 赶到 熟悉 的 乡下 , 不 只是 为看 那 满坡 飘  满 清香 的紫 荆花 开 。我 发 现 , 最美 妙 的生 活也  不 要拒 绝苦 难 ,最耀 眼 的绚烂 也 要 归于平 淡 。   世 界越 来越 热 闹 , 而 我 的 日子越 来 越安 静 。 陪 

着 自己默默地安静 , 什么也不说 , 心却依 然相  知。我喜欢宁静的风景和宁静的人 , 这使我怡 

然。  

己深深打动。 看看 自然的高明吧, 春天的花盛开  到了极致 , 它们就悄悄撤离了枝头 , 放弃 了美  丽, 留下了小小的果实 , 当风飞舞的时候 , 它就 

停止了荡涤 , 让 大 地 安 静 。一直 以来 , 因 为期  待, 在爱 与被 爱 中 , 孜 孜 不倦 地 活着 。然 后 , 孜  孜 不倦 地老 去 。   落 花生 的 叶子 在 阳光 到 来 之 前 依 旧紧 紧  地簇 拥在 一起 , 就 连那 最 先开 的花都 没 有伸 出  

夜云 , 在天空浮泛 , 河水仍昼夜不停地流 

转着 世事 无 常的变 迁 。 经过 白 日炙热 的灼烧 之  后, 黑 夜 的水 才显 得那 样深 邃寂 静 。 因是 月初 ,   只有星 星在 云层 里 若 隐若 现 , 对 面 的渔 火偶 有 

闪烁 , 也仿佛天上人间渔歌互答 , 难得 的静 , 让 

我 放 慢 了呼 吸 ,我 也 像 历 经 了 沧桑 褪变 的 大  河, 生 命 的波 涛 在我 的河 床 上 肆 意 翻滚 , 把 我 

细小的黄蕊 , 我想 , 定然是约束 了自性 的贪 欲,   满足于相对简单 的生活,因此等阳光到来时,   才将豆蔻年华奉献给心 中期待的敬重。 或许是 

对 时光 流逝 无 比痛 惜 ,因而怀 着 特 别 的珍 惜 ,   把 心爱 的一 切珍

藏在 心里 的粮仓 吧 。 一 片大 沙 

的青春岁月变成了一条命运多舛的支流。 人的 

心 还是 像 水 吧 , 可 以受 伤 , 但 永 远 有 痊 愈 的 力  量。 而现在 , 我 的一 切重 又 回归 到了平 静 。 经 历  过起 伏 跌荡 的 冲击 之后 , 我 的生命 之 河来 到 了  

滩上 , 因为不适合庄稼 的生长 , 便有葳蕤的青 

草长满 了空 地 。 也许 生命 中的空地 也要 有歇 斯  底里 的怒 放 来 填 充 , 因 为有 那 空 白 , 生 命 的 悲  壮才 如此荡 气 回肠 !   阳光 还没 有 完全 照 射 到背 坡 的庄 稼地 上 ,  

这片广阔无垠 的天空下 ,我 的小船停靠在岸 

边, 我 的 果 实 已经 丰 收 在 望 , 我在 平 和 的寂 静 

中闭 目养神 。 凉 风 四起 , 吹动 我 的衣裙 , 让 我翱  翔 在静 寂 的星空 , 冲破云 层 , 自由地 飞翔 。   我 无法 倾诉 我 的 爱情 有 多么 的刻骨 铭 心 ,  

便有草叶上的露珠在微风中轻快舞蹈 , 竟然有 

三颗、 四颗 在 同一 片 草 叶上驻 足 伫 立 , 细看 , 有 

我的孤独有多么的寂寞难耐 , 我 的快乐有多么 

的 纯璋 , 我 的世 界有 多 么 的神 圣 。我无 法 告 诉  我 生命 中最 美 妙 、 最 动 人 的节 章 , 我 无 法 用 语  言 表 白我 所认 为 的真实感 受 。 在这 里, 我珍藏 着  少 年 时 光 的快 乐 , 在 这 快 乐里 , 我 的父 母 永 不  会 病痛 和衰 老 , 我 的爱人依 然苍 翠欲 滴 , 快 乐如  丝 如缕 , 体 慰人 间 的每一 份感动 。  

颗 圆润剔 透 的露 珠 在草 尖 上 引颈 长歌 , 傲视 

群伦 , 曾想 , 谁 和谁 的相 遇 不 都 是 这 空 空世 界  里 的天 涯沦 落人 。  

有往事 的人爱生命 ,对时光流逝无 比痛  惜。 人生中一切美好的时刻, 都无法挽留。 想到 

忽然 有 一 天 , 时 光 飞逝 , 正要 把 韶 华 渐 远 的 我 

7 4 SANW E NB AI   ” A  2 0{ 5/o i  

碜千 字 文 移S / t N \  ̄ , I  ̄ I ; N  Ⅷ  

和最 亲爱 的人 一 切都 捎 了去 , 顿 时 心 中升 起一  股柔 情 和 辛酸 , 想要 让 自己和 亲人 免 受 时 光 的 

呵, 原来 是 几个 壮小 伙子 在那 儿 。 一 株接 一株 。   哦! 他们 每人 腿裆 里 夹着 一大 把二起 呢。小伙  子们 放着 , 笑着 , 闹着 … …   紧接 , 就 是炮 打灯 。 在方 格 的炮 圃上 , 红 纬  绿经 , 火捻 所 到之 处 , 每声 爆 响 , 随 即 飞 出一火  球, 照 得夜 空亮 如 白昼 , 落 到 人海 里 , 翻起 一 阵 

浪儿 。   说 来 也怪 , 烟 火 这玩 意跟 狗 咬人 跑 、 牛羝 

劫持 , 是多么奢侈的愿望。草尖上

这样简单的 

生 活竟 也 在瞬 间 如此 珍 贵 , 有 着 稍纵 即逝 的惊 

人之美 , 于是 , 便不 忍触抚 , 屏住 呼吸, 任凭她  在风 中自由地飞舞 , 自由地划落 , 寻找属于 自  

己的最后 的皈依 。 无 名 的泪水 涌 出 , 不 知所 以 。   看 山看 水 , 一 个 人 最好 , 无 须逃 避 , 无 需 挣 

脱 ,任凭那莫名 的力量把真实的 自己吞灭 , 吞 

灭, 直 至消 失 , 最 后 融 人 千古 荒 凉之 中 。如此 ,   内心 深处 一定 要 为 自己保 留一 份超 脱 。 有 了这  份 超 脱 ,就 能 更 加 从 容 地 品 尝 人 生 的 各 种 滋 

人 笑 一样 , 越躲 , 越 撵 。尤 其是 五 鞭 、 火 船 和牌  楼 上 的烟 火 , 它 们 在 人 群 中窜来 窜 去 , 使 得 人 

们发出不 同音 的声调 ,逗人笑得肚肠憋疙瘩 ,  

笑 得 眼睛 开泪 花 。   地 花 更 吸引 人 。一 经 点燃 , 犹 如扇 扇 张开  的孔 雀尾 巴 , 无 比艳丽 ; 众 多地 花 , 恰 似 台 台脱  粒 机 喷 出 的稻谷 , 喜煞 农 民 ; 飞到 天上 , 又像 群 

味。当然 , 包括失落的滋味。  

群集会夜空的亮星 , 如珠璀璨 ; 闪身回落 , 更似 

束 束天 女撒 下 的鲜花 , 美 若仙 境 。   当放 到起 火 时 ,我 身 边 的一 位 大 爷 介 绍  说: “ 这 是 老辈 子 留传 下来 的 , 仿 照诸 葛 亮摆 的  空 城计 扎 的 。” 我 略有 所悟 , 目睹此 景 , 仿 佛 又  回到 了《 三 国演 义 》 之 中。登 时 , 耳 畔犹 如城 外  人 喊马 叫 , 城 内琴音 回旋 … …  再望蓉花树 , 是 那 样 的 自若 , 风姿 , 俊俏 。   又 望架 子上 的葡萄 , 一串串, 饱满 欲 滴 , 紫得发 

“ 烟火 ” 记 忆 

● 于俊 祥 

亮, 像早晨 刚刚搭过露水般水灵灵 。我望着望 

正月 二 十二是 我 家乡 的烟 火会 。方 圆几 十 

着 ,就觉 着 嘴 角上 有 凉渗 渗 的东 西 在流 动 , 用  手一 摸 , 是 涎 水 。细 一 咂摸 好像 品尝 到一 种 酸 

溜溜 、 甜 滋 滋 的味道 。  

里 的 乡 亲 们 云 集 于 烟 火 村— — 罗 庄 , 白天 集  市, 晚上 烟火 。六 时 许 , 放 烟 火 之处 人 山 人海 ,   这 场面 不亚 于 盛大 节 日。此 时 此 景 , 令 人难 以  

忘怀 。  

五彩 球 更夺 目。红黄 白蓝绿 的火 球 , 一个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种色, 五个挨着不重复 ; 恰 似 一位 多情 的少 

那是 上世 纪 八 十 年代 初 , 我在 工 厂 时正 值  大倒 班 的机会 , 恰 好 赶上 了大 放 的烟 火会 。   夜 幕 降临 了 。 星 星 哑悄无 声悄 悄地 从 空 中  

女, 把 自己 内心 的世 界 、 壮 丽 的青 春 , 慷 慨 地献 

给夜空 、 群星、 观众 ; 她 在 精 彩 变 幻 的 每 一 瞬 

间, 都把爱流露给对象 , 方才满意地告别 。啊!  

这 哪能 说是 火球 , 分 明是她 那雪 亮 的眼睛 。听 ,   那 响声 , 不 是 她 的笑声 、 歌 声 么?  

个 个相 继 露 出脑 袋 ,眨 巴着 闪亮 的 眼 睛 , 在 

窥 视着 烟 火场 。  

“ 噔—— 嘎 !” 一 株 炮 仗二 起 脚 , 蓦 地 像 条  金龙 , 在 不远 处 的高 岗上 腾空 而起 。 第一响, 侵  吞 了人海 的喧 浪 ,把 大 家 的 眼球 吸 引 了过 来 。  

再看大杆 , 更使人赞叹不已。它那高而壮 

观 的身 躯 , 燃 烧 地 井井 有条 , 像 一 卷 十 几 米 长  的壮美 图案 , 自下 而上 , 一 层一 层地 伸展 开 。 先 

2 0I 5   / 0{S ANW E b l B AI  A   75  

范文三:课本诗——草尖上的一粒露珠

- 杲本 潆 — — 萆 央 上 的 一 粒 露 珠  

山东 淄博 市教 研 室  王 玉 强 

躺 在 三十 年 前 的柜 子 里 

— —

是命 运的无意使然?  

还是人力的遭遇必然?  

读 曹 禺《 雷雨 》   他 是 内心 真 爱 。 是道 貌 岸 然 ? 还   貌 似 平 静 的背 后 难 道 没 有 浪 头 的 翻 卷 ?  

朵 小 小 的梅 花 。  

盛开在纺 绸衬 衣的襟 袖间 。   跳跃着 . 跃了三十年 , 跳  

是侍萍缝 制时的心跳忽现 ,  

泯灭的人性哪能用金钱 买单?  

还是 周朴园怀念纯真的那份情感 ?  

是真情藏 在里面 。   还 是 叶公 好 龙 仅 为 留恋 ?   为 何步步紧逼 、 愕再三 ? 惊  

两个 周朴 园 :  

个躲在 明亮的窗子背面 .   个 躺 在 三 十年 前 的柜 子 里 面 。  

分裂着性格 , 裂着情感 , 分   演 绎 着 矛 与盾 的 双 簧 变 脸 。  

三 十年念经 , 三十年 吃素 ,  

三 十 年 关 窗 , 十年 打 坐 , 三   三 十年很少说话 。  

三 十 年 还 记 得 四 月十 八 的 生 日 。  

这 便是曹禺说的“ 残忍 ” 。 吧 

不是报应 , 是因果 , 不   而是 一 部 “ 忍 ” 发人 深 省 的  残 又 人生惨剧 。  

要问主人公是谁 。  

三 十 年 还 穿 着 当年 的 旧衣 服 ,   用 着 当年 的 旧家 具 。   三十年伴着侍萍的相片 。  

有 人 说 , 了人 物 之 外 , 除  

度过 了多少个不眠之 夜。  

因 他 心 中独 守 着 —— 

还有雷雨 、 命运 与 自然法则。  

试 问 , 公 平 的命 是 什 么 ? 不   那 就 是 诡 秘 的戏 剧 错 乱 

那朵稚嫩 、 秀气 、 单纯 、 规矩 的梅花 ,  

灵 光 闪念 。  

与上帝安排 的必 然与偶然。  

他爱 的是先前年方 十八 的梅花 ,   纯美 , 娇艳 ,  

并 非 今 日的 落 魄 惨 淡 。  

难 道 自己 的命 运 .   真 的 无 法 自主 决 断 ?   难 道 悲欢 的起 源 .   如 雨 中 的 浮萍 . 右 无 端 ? 左  

自编 的幽梦 被惊雷震唤 ,  

才 知 道 一 切 的 罪 恶 都 是 命 运 的周 旋 。  

话丈 掌日2 I I 01 卑 O月 I 3     2

吊脚 楼 悠 悠 的 山岚 

— —

与 凄 婉 的杜 鹃 。   “ 个人 也许永远不回来 了. 这  

读 沈 从 文《 城 》 边  

也 许 ‘ 天 ’ 来 。” 明 回  

滴水 .  

从 湘 西 吊脚 楼 悠 悠 的 山岚 滴 下 .   滴 在 了 翠 翠 心 中 盛 开 的 虎 耳 草  如 伞 的 叶片 上 面 。   水 珠 里 的 月光 .   映 照 着 祖 父 那 苇古 老 的 渡 船 .   与 牵 起 两 岸 的 那根 绳 缆 :   映 照 着 父 母 爱 与憎 的 对 歌 .  

是谁 第一个发 明了芦管 ?  

定 是 个 最 快 乐

的人 .  

可又 像 是 个 最 不 快 乐 的 人 。   沈从 文 说 , 看 的应 该 存 在 长 远 。 好  

袭微 笑 的 征 服 

吊脚 楼 的 嘘 叹 :   映照着大老天保表面 的冷淡 .  

读傅 雷《 蒙娜 丽莎 的魅 力》  

达・ 奇, 芬 为你 的面庞 ,   笼上 了一层 蒙咙的纱 。  

寂寞 闯滩 :  

映 照 着 会 唱 歌 的竹 雀 .   静静地 思念 。  

神 秘 的 淡 淡 的微 笑 .  

藏在没有瞳孔 的眼 睛后 .   凤滩 , 茨滩 , 青浪滩 ,  

难 道 人 生不 是 闯滩 ?  

藏 在 静 静 的似 张 非 张 的  欲 将 翘 动 的 嘴 唇 的纹 角 后 .  

不许哭 , 一个大人 , 做   不 管 什 么事 都 不 许 哭 。  

藏在 圣母般的丰腴 的胸廓 后 .  

藏在 温 润 而 静 谧 的双 手 后 。  

要硬扎一 点 。 结实一点 ,  

才配活在这块土地 上 。  

是什 么牵动 了你微笑 的嘴 角?  

是耳边 鸟儿的 鸣叫?   是河岸 氤氲的香草?  

是绿 阴下恋人的怀抱 ?  

高 崖 上 的 月光 伴 着 孤 独 的 豆 油灯 .  

闪一 闪。  

半 山腰纯朴的歌 .   要唱三年六个 月:  

车路 与马路的人生形 式 .   原 始 又 自然 :   虫尾 上 闪 着 蓝 光 的 萤 火 .   送 走 一 船 船 的 乡音 与 交 谈 。   人 性 . 婴 儿 般 的原 生态 。 那   没有丑陋 , 术 , 酷 , 染 。 心 冷 污  

是晨曦 中孩 子上学那天真 的微笑 ?  

是少女穿上婚 纱羞涩的心跳 ?  

还是看到一位虔诚 者在教堂里静静地祈祷 .  

位孕妇悠悠 地在河边抚弄仙草 ?  

那翘起的嘴角 也有一 袭厌恶与烦恼 。  

是 寒 风 中 微 微 的料 峭 ?  

是初春里偶尔 的冰雹 ?   楚人 的血管 里流淌着凤凰涅 粱 .   美丽也有愁人 的悲欢 。  

白塔 坍 塌 . 留下 空 空 的渡 船  只 是暮 秋里鸿雁南飞 ?  

是人 心里还有邪恶与狼嚎 ?  

你 的 手 如 大 地 般 沉静 ,   温 温 的暖 意 传 递 依 靠 。   是 昨 日抚 弄 孩 子 的 那 双 手 ?   是 今 早 刚 刚 挤 过 奶 牛 的那 双 手 ?  

圆润着 . 满着 . 饱  

母 亲因找我步履茫然 。  

张望急迫 , 而竟然沉默 ;  

个告诫 。  

男 孩 子 千 万 不 要 

跟母亲来 这套倔强与羞涩 。  

也 呈 现 着 梦 魇 的微 笑 。  

个说 , 每天夜里醒来 ,  

那 山, 那河 , 路 , 树 , 那 那  

在你 的身后缥缈 。  

都 想 , 这 么 死 了多 好 ! 就  

个说 , 不 必急于求成 , 死  

你置身在静风里 。   是在默默祈祷 ?  

●  

死是一个必 然会降 临的节 日。  

是在 静穆深奥 ?  

个说 .  

命运击 昏了头 .

 

两 个 史铁 生 

— —

以 为 自己是 世 上 最 不 幸 的 一 个 ;  

个说.  

读 史铁 生《 与地坛》 我  

儿子 的 不 幸 在 母 亲 那 里 总 是 要 加 倍 的 。  

个 生病的铁生 .   个写作的铁生 。  

个说 .  

地坛十五年处处都 有我 的车辙 :  

个生活的铁 生.   个 思 考 的铁 生 。  

个说 .  

有 过 车 辙 的 地方 都 有 过 母 亲 的 脚 印 。  

个 去 地 坛 读 书 散心 的 铁 生 ,   个 说 地 坛 等 了他 四 百 年 的 铁 生 。  

个说, 瘫痪 , 肾炎 , 析 , 透  

我 对 世 界 对 上 帝 充 满 了仇 恨 和 厌 倦 :  

个 说 , 作 是 为 了不 至 于 自杀 , 写  

个看 夕阳 。 尽苍凉 残照的铁生 ; 收  

个 想 到 太 阳 另一 面 .  

也是要为活着找到可靠 的理 由。  

正 在 燃 烧 爬 上 巅 峰 的铁 生 。  

个说 , 悲观 , 来到地坛 ; 我 我   个 说 , 悲 壮 , 走 向文 坛 。 我 我  

个 看 到 蚂蚁 摇 头 晃 脑 .  

捋 着 触 须 的铁 生 :  

个说 , 的天地是地坛 , 余是看书 ; 我 业  

个 体 味 蚂 蚁 忽 然 间 想 透 了什 么 。  

个说 , 我的职业是生病 , 余在写作 。 业  

转 身疾 行 的 铁 生 。  

个说 , 生命在 时时透析 着我 ;  

个 说 。 在 永 远 透 析 着 生命 。 我  

个仅 仅看到树干上一只蝉蜕 的铁 生 ;  

个 悟 到 蝉 蜕 寂 寞 如 一 间 空屋 的铁 生 。  

个冷看 。

范文四:草叶上,一颗露珠踮起脚尖

月光含水水含天,秋露晶莹映冰心。

抚琴一曲送音知,星星眨眼佳人叹.

   清晨总是起的很早,总喜欢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打开窗户,深秋的凉风,轻拂发梢。感受晨风晨意带来的气息,似乎已经成为生命中最奢侈的享受!天空上那一抹幽蓝,朦朦亮的天空,云朵依旧透明的如回忆一般,飘忽不定,若隐若现!

   风吹过处,一阵阵残花的馨香依然扑面而来,掺杂在其中的青草气息,犹如沉淀了时光的味道,一种若有若无,沁人心脾的味道...

   近处一些晶莹的白色,在青草间晃动、颤抖,秋风拂过时,一闪一闪的,如同花瓣上抖落的点点星光!定睛看去,原来是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

   蓦然之间,就想起那年那月,因为落榜,带着绝望之极,而又疲倦之极的心,沿着满是青草野花的小路,漫无目的的走着。脸上的泪痕不知道被风吹干了多少次,鞋面也满是青草和露水...

   泡一杯茉莉花茶,清香四溢,空气中飘荡着灵动的音符。思绪,也随着那些音符在房间里四处游荡!人啊,真是一种坚强又勇敢,卑微又高尚的动物!无论生活怎么的折磨,还是会自己寻找一些快乐,一些惬意,一些让自己走下去的理由!活下去需要很多理由,而要死,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做梦,做一些奇奇怪怪的、美妙伤感的梦。单薄无比的生命之路,从来都是投入到时间的洪流之中,埋于繁杂的事物中。却忽略了四季更替,生命之中最美的那些风景!青草、露珠、花香在暗自枯萎时,那些隐忍的苦涩,有谁能够细心的发现并珍惜呢?

   多年以后,你是否还记得,某年某月,曾在树下捡起被风吹落的叶子,在一片片零落的叶子上,是否看到那里写满了苦涩与惆怅,还有生命里那些无处收藏的辛酸记忆...

   清晨,在朦胧的小路上,看到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女子,踏着满地的落叶,踩着遍地落花,那绣花的鞋面上沾满了露水。只听她在低低吟唱一首凄凉的乐曲,在青草与落花中,与它们共诉迷离!

   仔细聆听,原来露珠在青草上来回滚动,不是因为风的顽皮。而是,露珠想努力的踮起脚尖,看到远处更美丽绚烂的风景......

凄凄沥沥的下着

你看

雨点连在一起

像不像一张大网

雨帘倾斜了

那一定是有风

 雨水洒下来

花草

叶子上

一定都凝结着

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打湿了花草

打湿了曾经坐过的藤椅

也打湿了心

湿了的心

会不会被风干呢

在梦里等雨停

只是一场梦而已

 自在飞花轻似梦

 无边丝雨细如愁

范文五:[优秀作文]草上的露珠儿

  草上的露珠儿

  颗颗是透明的水晶球,

  新归来的燕儿

  在旧巢里呢喃个不休;

  诗人哟!可不是春至人间

  还不开放你

  创造的喷泉,

  嗤嗤!吐不尽南山北山的璠瑜,

  洒不完东海西海的琼珠,

  融和琴瑟箫笙的音韵,

  饮餐星辰日月的光明!

  诗人哟!可不是春在人间,

  还不开放你

  创造的喷泉!

  这一声霹雳

  震破了漫天的云雾,

  显焕的旭日

  又升临在黄金的宝座;

  柔软的南风

  吹皱了大海慷慨的面容,

  洁白的海鸥

  上穿云下没波自在优游;

  诗人哟!可不是趁航的时候,

  还不准备你

  歌吟的渔舟!

  看哟!那白浪里

  金翅的海鲤,

  白嫩的长鲵,

  虾须和蟛脐!

  快哟!一头撒网一头放钩,

  收!收!

  你父母妻儿亲戚朋友

  享定了希世的珍馐。

  诗人哟!可不是趁航的时候,

  还不准备你

  歌吟的渔舟!

  诗人哟!

  你是时代精神的先觉者哟!

  你是思想艺术的集成者哟!

  你是人天之际的创造者哟!

  你资材是河海风云,

  鸟兽花草神鬼蝇蚊,

  一言以蔽之:天文地文人文;

  你的洪炉是「印曼桀乃欣」

  永生的火焰「烟士披里纯」

  炼制著诗化美化灿烂的鸿钧;

  你是高高在上的云雀天鹨,

  纵横四海不问今古春秋,

  散布著希世的音乐锦绣;

  你是精神困穷的慈善翁,

  你展临真善美的万丈虹,

  你居住在真生命的最高峰!

范文六:草尖上的露营部落

  千百年来,蒙古族随畜迁徙,逐水草而居,这种看起来随意的浪漫生活。实则是最严苛的自然生态规律,人与牲畜的生息繁衍、流动迁徙、行为生活都必须遵循草原的生存法则,並由此形成相对固定的游牧线路和游牧圈。

  有史书记载的蒙古族见于公元七世纪的《旧唐书·北狄传》,是起源于额尔古纳河流域的北方游牧部落。13世纪初,部落英雄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实现了亚欧大陆历史上最大范围的统一,“蒙古”从一个部落名称成为一个民族的族称。事实上,“游牧”是中国古代北方民族的一种基本生活方式,山戎、匈奴、东胡、柔然、鲜卑、回鹘、女真、契丹等族群都曾是生活在草原上强盛一时的游牧部落。今天,鄂尔多斯高原以北的广袤地区,被通称为“蒙古草原”,蒙古人的生活方式成为草原游牧文化的重要代表。

  随畜迁徙,逐水草而居

  蒙古族主要聚居的内蒙古大草原是我国最好的天然牧场,东起大兴安岭,西至甘肃河西走廊,北接蒙古国,自西向东依次分为呼伦贝尔草原、科尔沁草原、锡林郭勒草原、乌兰察布草原、鄂尔多斯草原和阿拉善草原。各大草原连绵不绝,一望无际,占全国国土面积的十分之一。

  在这片无垠的草原上,蒙古族人千百年来随畜迁徙,逐水草而居,他们通常没有固定的房屋,也很少聚集在一起形成永久的城镇,看起来过着随意而浪漫的生活。然而,真正的游牧生活並非如此随性而惬意,为蒙古族人在草原上划定边界和规则的,其实是最严苛的自然生态规律。人与牲畜的生息繁衍、流动迁徙、行为生活都必须遵循草原的生存法则,並由此形成相对固定的游牧线路和游牧圈。游牧圈的形成与水源状况、草场优劣乃至去年牲畜群留下的粪便都有关系。草原上树木较少,牧民们通常以牛羊马等动物粪便为燃料,放牧当年的粪便过于潮湿不能使用,需要经过水洗、风干、自然发酵之后,有机物等肥力渗透到土壤中,才能作为燃料。因此,牧民往往要年复一年沿着相似的线路迁徙。

  每年春天,草长鹰飞,以畜牧为生的蒙古族人並不能仅仅为诗情画意和秀美风光停留,他们必须找到温暖和煦、草木萌芽较早的地方安营扎寨,给挨过酷寒冬季的羊群、马匹、骆驼、牛群最好的补给,也让为担忧雪灾和“黑灾”而悬了很久的心稍稍安歇。

  夏秋季节是草木繁盛的时节,草原上歌舞欢腾,那达慕大会是草原民族难得的娱乐盛会,也是物资交流互通有无的集市,男人们在大会上展示摔跤、射箭、赛马等结合了力量与技术的草原运动技能项目,而女人们则穿着节日的盛装载歌载舞,更多的牧民们骑着马、赶着勒勒车,扎起蒙古包,带着皮毛、药材、奶畜产品在会场周围摆开摊点,热闹的同时也不忘生计。

  冬季不仅考验牧民的生存智慧,也考验着他们的运气。在草木凋零、饮水困难的季节,在草木保存较好、植株较高不易被大雪覆盖的地方作为冬季营地是必须的选择。冬季草原上的水源主要来自融化的冰雪,如果积雪过多,动物们无法吃到牧草,就会面临“白灾”,如果没有积雪,人畜无法饮水,则是“黑灾”。当遇到灾害时,牧民们就要转移到其他草场,保证牲畜安全过冬,也给予受灾草场一定程度的休养生息。

  草原上,每一年的草都相似,每一年的草都不同。有人说,羊群走过的地方,草根受损严重,第二年不能再去,而牛群吃过的牧场,第二年草还会特别旺盛,不同畜群爱吃的草,种类上也有差异,一个营地就不能只有一种牲畜……掌握这些知识,是草原基本的生存哲学,根据这些知识实现草场的轮歇,则是人与草原千百年来和谐生息的基础,也是牧民必须选择的生存方式。蒙古族在牧草的生息规律间流动,他们的迁徙本身就是一种最伟大的建设,在人与草原的大循环系统中,人类从草原获得生存与发展,而牧草、水源、牲畜也得以生生不息。

  蒙古包安放的地方就是家

  在流动的生活中,牧民们会将所有的财富带在身边,大到成批的牲畜,小到一个用得顺手的擀毡棍。在苦寒的塞北草原上,既要安全舒适地生活,又要便捷迅速地流动,蒙古包的作用十分重要。蒙古包又叫做“穹庐”“毡帐”,是北方游牧民族可以随时安放、随时拆卸、随时搬迁的帐篷,也是他们千百年来不曾改变的家庭居所。

  蒙古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汉代以前的北夷、匈奴等游牧部落的居舍,在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歌谣:“因为仿照蓝天的样子,才有了圆圆的包顶。由于仿照白云的颜色,才用了洁白的羊毛,这就是穹庐,我们蒙古人的家。因为仿照苍天的形体,天窗才是太阳的象征,由于仿照天体的星座,围壁才是月亮的圆形。这就是穹庐,我们蒙古人的家。”从歌里我们知道,蒙古包是圆形的,上面是拱形的顶帐,看起来外形並不大,但包内可供使用的面积却十分宽广,最大的蒙古包据说可以容纳近千人,一般的蒙古包可供10人~20人居住。由于造型合理,蒙古包给人一种宽敞明亮、温暖舒适的感觉。

  蒙古包主要由内部的骨架和外覆的毡布两个部分组成。骨架包括套脑(天窗)、乌尼(连接杆)、立柱、哈那(围墙)和乌得(门)组成。套脑是位于蒙古包顶部中央的天窗,蒙古人选择上好的木材,用卯榫结构做出一个“十”字形的框架,以框架为支撑围出圆圈,中间用有幅度的辐条加固,圆圈外面留有窟窿。乌尼是连接蒙古包天窗和哈那的长杆,搭建和拆卸帐篷的时候,把乌尼插进套脑外缘的窟窿里,再用马鬃绳和驼毛绳串起来拴好,与套脑形成蒙古包天棚的整体。蒙古包通过天窗调节包内温度,晚上盖上毛毡,白天天气热或包内生火冒烟的时候就揭开毛毡,是十分方便的天然空调。

  哈那是用柳木条交叉编织组合而成的网状结构,木条之间同样用马鬃绳和驼毛绳串接,哈那围成圆壁就是蒙古包的墙壁,木条上端交叉处的叉口数量与乌尼数量相等,二者连接之后天棚和墙壁就连在一起,形成蒙古包的基本框架。哈那可收可放,舒卷自如,收缩后体积很小,便于牧民们走场时携带。一般来说,小型的蒙古包围壁上不再需要立柱,而大一些的蒙古包就需要加立柱来支撑套脑。以前,蒙古包的骨架都是用木头做的,通常选用的是当地生长的柳木、榆木和桦木,木质轻巧防蛀耐腐蚀,便于日常拆卸运输和长期使用,现在则多以金属制品替代。   蒙古包内部的骨架搭好之后,还需要在骨架顶部和四周覆盖和围上毛毡,用绳索捆扎固定。毡布一般由三块组成,顶部一块,围壁一块,顶部天窗单独一块。毡布以前大多用草原上盛产的纯羊毛毡,但容易生虫,使用寿命不长,现在已经用一些化纤毛毡代替,有的还在外面加一层防雨的帆布套。传统的蒙古包门上还要挂门帘,帘子用芨芨草和羊毛毡做成,做工很精细。蒙古族人喜欢在蒙古包外部装饰很多象征吉祥如意的图案,以前是用彩色的鬃线缝制,现在则加入了很多彩绘。美丽的图案在蓝天、白云、碧草、羊群间若隐若现,是蒙古族人幸福祥和的生活写照。

  蒙古包是由不同的部件拼合而成,预先设计和计算蒙古包的尺寸十分重要,同时组合这些部件也需要熟练的技术,比如哈那相互之间以及乌尼与套脑、哈那之间的连接方式都很有讲究,但熟练掌握了这项技能的牧民们搭建起来却十分便捷。通常人们先找到较为平整的地方,然后根据蒙古包的大小在草地上确定位置,将哈那在草地上固定,留出门的位置,通过乌尼架好套脑,把毛毡用绳带围捆在外面。拆卸蒙古包则更为容易,围绳、带子都是活扣,解开之后架子和毡毯就自动分离,按照流程收好之后就可以放上车继续迁徙了。

  在苍茫的草原上,圆形的蒙古包如星星点点的珍珠,散布在成群结队的牛羊间,洁白的毛毡覆盖在榆木组构的立体支架上,周围用马鬃等动物毛皮装饰精美的图案和纹饰,所有的风霜雨雪便被阻隔在这厚厚的毡帐之外,庇护了一代又一代智慧勇敢的蒙古人。他们在天地之间安放了一个又一个随时可以流动、却始终如此恒定的家园。

  车辚辚,马萧萧的生活

  蒙古族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马是蒙古族人迁徙过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伙伴。无论外出放牧、搬迁转场,还是传递信息、走亲访友,甚至婚丧嫁娶,都要骑马才能完成。蒙古族也因此与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草原上还由此产生了很多关于马的节日如马奶节、打马鬃节等。

  除了马,草原上的车也很重要。草原上传统的车叫“勒勒车”,多以骆驼和牛为动力,是北方草原上最古老的交通工具。这种车车身较小,但两个轮子十分高大,直径通常在一米五六之间,整车由木头制成,制造十分容易,修理也很简单。一辆勒勒车自重大约是一百斤,可以装载五六百斤的货物,蒙古族人就是依靠这些勒勒车搬运着蒙古包等生活用品从一个营地走向另一个营地。

  现在,草原上的交通工具有了很大改善,摩托、汽车等现代机械动力都进入了寻常牧民家庭,人们在草原上定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很多地方修建了长期住所,甚至形成了固定的城镇,但是蒙古族人伴随着畜牧业而形成的生活习俗並没有改变。

  车辚辚,马萧萧,蒙古族人迁徙的脚步不曾停歇,他们在苍茫的草原上,与牛马羊群骆驼一起生活,伴随着原上青草的枯枯荣荣四季流转,以天地为家,凭借着辽阔的胸怀走过千年。

范文七:风儿与露珠的爱情故事

风儿与露珠的爱情故事 这是盛夏留下的一碗清水 从叶片上还能清晰的看见 曾经划破的痕迹

这是风儿与露珠爱情的见证 ·······

他们就在每天的清

风儿吹过那片绿油油的深林 穿过万紫千红的花香 他与鸟儿一起歌唱

轻拂过岸边春色的杨柳 追逐过孩童手中的皮球 还捧起了车轮碾过溅起的水花 ·······

风儿,依旧没有停泊

盛夏的夜晚

总是带着浅浅的哀伤

殊不知潜藏在草丛中的蝉儿 不甘寂寞地跳出来歌唱 湖水开始荡漾

小鸟起声歌唱

云朵开始摇摆

丛林姑娘也羞涩的掀起绿裙 在中央 随风飘扬

这是一段美妙的声响

它招来了风儿的无线畅想 殊不知在人散场冷时

谁在他人沉睡时挣扎起来 收拾“站场”

有人说,雨珠

是温柔女子妩媚的泪珠

是上帝最美丽的女儿的一种祝福 是嫦娥对后羿的思念

是满心收不完的思愁

·······

有时,风儿在想

雨珠跌落大地化为无数滴露珠 她们浅浅的刀口

怎能割伤万物坚韧的皮肤 可是,谁又能想到

在流星划破天际的时候 是谁能抚着竖琴

弹出风儿的畅想

果不其然

露珠,打断了风儿的思绪 风儿用坡脚慢慢的驶向天空 他在天空中带来了更多的露水 去证明着曾经留下的哀伤 此时,我似乎看到了

风儿与雨露爱情的爱情故事 而那一碗清水

就是他们爱情的最好见证

范文八:草儿与露珠的美丽邂逅

草儿与露珠的美丽邂逅...... 作者:北方金子 [我的文集] [QQ空间]在会员中心“详细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原创首发 时间:2015-04-18 21:58 阅读:2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寂静的夜睁着无眠的眼,辛劳的人走进了甜美的梦,大地的两个孩子草儿与露珠在细数着流年静待着花开。嫩绿的草儿相互拥在一起,露珠静悄悄地栖息在草叶间,或许是露珠惊扰了失眠的草儿,惹得草儿娇羞的脸红了半边天。于是,露珠轻柔地对草儿说了声抱歉!

“ 小可爱,你怎么还没安睡呀?”露珠怯生生的说......

“我在想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来到我身边从此不分开!”草儿回答道。

“露珠哥哥,你的时间不会很多了,等太阳公公一出来你就会被蒸发掉了,你还是快快些去休息吧!”

“小可爱,我不想一个人安静的睡去,我想陪你说说心里话好吗!”

“嗯…嗯…嗯!”草儿娇羞的把晶莹的露珠拥入怀中,露珠轻轻地吻了下草儿的眉间,此时眨眼的星星躲到云层后面偷听着悄悄话,月宫里的嫦娥也隐去了绯红的脸庞,让玉兔儿把吴刚哥哥也找来给她陪伴。

草儿深情的看着露珠说:“若是有来世今生我们在一起好吗?”

“我亲爱的草儿,我何尝不想每天和你在一起啊!可你知道吗,我是水做的,我的生命价值就是为世间万物提供清凉和营养,那些缺水的地方吃水比吃油还金贵,所以我的身影无处不在:春天我是甘露琼浆、夏天我是细雨苍茫、秋天我是白露甘霜、冬天我是纷飞的雪娘。我的命运决定了我如水浮萍永远有着漂泊不定的人生。亲爱的草儿,请你理解我的身不由己很抱歉给不了你快乐和自由。可是,请你相信无论我的脚步漂泊到天眼还是海角,我都会在心里想着你,我会看着你走过每一个黎明日暮、每一季草长莺飞、每一季硕果金秋。”

此时的草儿早已听得泪流满面欲说无语……

露珠依然喃喃地对草儿说着:“春天我和燕子一起来北方看你为你巧扮梳妆,夏天为你采摘最美的花朵做五彩嫁衣,秋天把香甜的瓜果给你粉嫩补水,冬天陪你冬眠等待明年的春风把新芽润绿。”

“亲爱的露珠哥哥,你知道吗!看不见你我会很想很想你,因为我心里喜欢你!”草儿就这样幸福满足的依偎在露珠的怀抱里。

初春的夜啊静悄悄,早已不见了星光在闪耀,只有露珠陪着草儿在无尽的倾诉衷肠……

“露珠哥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不希望太阳公公造访,因为那样你就不会被蒸发消失了,我就会和你永远的在一起了。”

“谢谢你我的草儿,怎么竟说傻话啊,如果没有太阳你怎么生长啊!”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露珠哥哥,可是没有你我一样活不成,我宁可要你也不要阳光,

我宁可不生长也要和你在一起,露珠哥哥我想你的时候你也会在想我吗!”露珠连连点头洒了一地的泪珠流淌,然后激动的抱着草儿转得星光灿烂日月清凉......

草儿明白那纷纷乱落下的泪珠是雨露思念的泪!草儿愿意借露珠一生眼泪来滋润温暖的心房。草儿依然满足地依偎在露珠怀抱里.....

幸福的时光总是如此的短暂啊,清晨的风不打招呼的带来了黎明的造访,太阳公公从东方露出了笑脸,露珠和草儿离别的时刻就在眼前,草儿不舍地把露珠抱紧不放,就这样阳光无情地照射着他们的身体,露珠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草儿眼帘里,草儿分明感受到了露珠离去的痛苦和缠绵。

“再见了,露珠哥哥,我会想你的......”

“再见了,可爱的草儿.......话没说完露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阳光下,勤劳的人走向田间,大地上的草儿依然是翠绿无边,草儿心里明白如此的青葱是因为露珠给予的雨露甘甜。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儿不辜负露珠的期望以顽强的精神和毅力在在田间生长。

草儿永远是露珠心中最美的娇娘,露珠永远是草儿心中最帅的新郎!

草儿与露珠的邂逅之旅,留下了一生美好的回忆......

范文九:小草珍惜叶子上的一颗露珠

珍惜

小草珍惜叶子上的一颗露珠,花朵珍惜初生的一缕阳光,树木珍惜秋天的最后一片绿叶。我一直珍惜母亲那像一杯白开水一样平淡的爱,

到母亲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慕然目首,历历往事其实早已在意个个日子里被丧忘了,而我能做的,就是珍惜。也许是在题海里浸泡得太久,有些浮肿,我披星戴目而归,脸上总是挥不去疲倦二字,

悄悄地,日被开启,我没有抬头,依然奋黑痴书,我知道是母亲给我送来一杯白开水,她又放在昨天的位置上,小小的一杯水把房间装度、点得格外温。母亲轻轻地说;’’还是写很久吗?太晚了休息一下吧!母亲还是重复着昨日的话语,’’还有许多呢,没写完怎么能休息?”事情烦闷的我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到母亲身上。母亲的一杯热水却换来我一倍凉水泼在她身上,母亲愣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又轻轻的关上门,

我一口气把整杯水倒了进去,身体顿时感到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涌生,刚要放下杯子,却猛然发现桌子上竟然有意个被热水烫成的痕迹,母亲每天都一如既往的送水,,日积月累,桌子上自然有了印迹。这不正是母亲的爱吗?我却一直不懂得珍惜无论我有多少抱怨,母亲都愿意用她的爱包容我,这无比珍贵的爱我竟没有珍惜。

自窗外望去,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在这寂静的夜中,我的心一直无法平静,我仿佛领悟到母亲那平淡却又热烈的爱,内心珍惜的种子也在悄悄生长。

夜深人不静,母亲的爱是持久的,持久的在我的心中留下深深的痕迹;母亲的爱更是要加倍珍惜的,珍惜身边最小的爱,珍惜身边最平淡的爱。

范文十:可爱的小露珠

可爱的小露珠

清晨,东东家的花园下起了一场蒙蒙细雨。小雨滴轻轻地落在叶子上,滋润着嫩绿的叶子。有一颗很大的小露珠落在了一片很大的叶子上,这时,东东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撑着雨伞,来看外面的天气是否好转,突然,东东尖叫一声:“哇,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小露珠,这次,我终于知道小露珠是多么的可爱啊!”东东兴奋极了,立刻跑道金金家,敲着门说:“金金金金,快来我家看露珠呀!”金金从门缝中看看,哦,原来是东东啊,接着,金金就打开门,说:“什么?什么是露珠?”东东急忙牵着金金的手,跑远了。

“啊呀,啊呀,慢点慢点儿啊,东东,你到底要去哪里呀?”金金边跑边说,东东不回答,继续跑。“啊,到啦,金金,快去看呀!”东东大喊。

金金一见到小露珠,高兴极了,欢天喜地。金金和东东看着看着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