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精神的古诗

爱国精神的古诗

【范文精选】爱国精神的古诗

【范文大全】爱国精神的古诗

【专家解析】爱国精神的古诗

【优秀范文】爱国精神的古诗

范文一:爱国精神的古诗

扬子江 宋· 文天祥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从军行 唐· 王昌龄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出 塞 唐·王昌龄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少 年 行 唐· 王 维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武威送刘判官赴碛西行军 唐· 岑 参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马去疾如鸟, 都护行营太白西,角声一动胡天晓。

和张仆射塞下曲 唐 ·卢 纶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少 年 行 唐·令狐楚

弓背霞明剑照霜,秋风走马出成阳, 未收天子河湟地,不拟回头望故乡。

夏 日 绝 句 宋· 李清照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示 儿 宋· 陆 游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4708998.html

范文二:论杜甫诗的爱国精神

论杜甫诗的爱国精神

最近成都杜甫草堂举行的诗圣文化节人日祭祀大典,拉开了纪念杜甫诞辰1300周年系列活动的序幕。这使我不禁又想起了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世界文化名人——杜甫。时隔一千多年,我们依然纪念他,他的诗词也常常为我们所吟诵。中国历史上有名的诗人众多,他们的诗各具特色。是什么原因使杜甫的诗词具有如此之大的魅力呢?原因就在于诗词中每一个字眼凝聚了杜甫的爱国精神。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华夏儿女一代代继承并发扬的。

杜甫虽然在世时名声并不显赫,但在他身后,杜甫的作品最终对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作品集为《杜工部集》。而在杜甫的诗歌中,我就能体会到浓浓的爱国之情。这与杜甫的人生经历是分不开的。

杜甫是襄阳人,字子美,号少陵,爱好游历。年轻时应进士试落第,长期不得志。安禄山乱后,到处流浪,曾一度被肃宗任为左拾遗等职。后来又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下做过官,严武表荐他做检校工部员外郎,所以后人也称他杜工部。晚年举家东迁,途中留滞夔州二年,出峡。漂泊鄂、湘一带,贫病而卒。杜甫的一生经历了唐代的由盛到衰的过程。因此,与诗仙李白相比,杜甫更多的是对国家的忧虑及对老百姓的困难生活的同情。故他的诗被称作“诗史”,具有高度的现实性和人民性。比如,在《前出塞》中的“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杜甫抒发了从军出塞的怨叹。诗的背景是唐玄宗天宝年间发动对吐蕃、大食、契丹等国的几次战争。杜甫对于当时朝廷奉行的“开边”政策极为不满,因为它是非正义的。这首诗充分反映了这种战争的师出无名和给人民带来的痛苦。杜甫作为一个诗人,并不时时刻刻站在统治阶级的一边,却出于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写出这些反映时事和爱国忧民的作品,体现出强烈的爱国精神。

这种爱国精神在杜甫的其他诗篇中也有相应的体现。《岁暮》是作者客居梓州时的作品。“岁暮远为客,边隅还用兵。烟尘犯雪岭,鼓角动江城。天地日流血,朝廷谁请缨?济时敢爱死?寂寞壮心惊!” 唐朝代宗广德元年,吐蕃攻破松、维、保三州,成都告警。作者感于国防空虚,朝中无人,自己虽有壮志,不被重用,因而写了这首诗,抒发感慨。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既反对非正义的对外战争,也坚决主张抵抗外来的侵略。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思想,他格外地关注国家和民生。由于国家的骤然巨变和生活的动荡不安,他长达半生的流离失所经历,使他对现实的黑暗和苍生的苦难得以深切的认识,他的诗激荡着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炽烈情感和不惜自我牺牲的崇高精神,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苦难。

现在总体谈一下杜甫诗的爱国精神体现在哪些方面。第一,它体现在对人民的深刻同情,第二,它体现在对祖国的无比热爱,第三,它体现在自己壮志难酬的感慨。下面,我将对这三点一一论述。

首先谈第一点。杜甫不管穷达,也要兼善天下。“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赴奉先咏怀》)是对第一点最好的解释。杜甫始终关切人民,只要一息尚存,他总希望能看到人民过点好日子,所以他说“尚思未朽骨,复睹耕桑民”(《别蔡十四著作》)。因此他的诗不仅广泛地反映了人民的痛苦生活,而且大胆地深刻地表达了人民的思想感情和要求。在“三吏”、“三别”中,他反映出广大人民在残酷的兵役下所遭受的痛楚。总之,作为一个诗人,只有在杜甫笔下才能看到如此众多的人民形象。当茅屋为秋风所破时,他却发出了这样的宏愿: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可见,杜甫的爱国之情与同情人民疾苦的心深深地融合在了他的诗作中。用杜甫自己的话来说,“穷年忧黎元”,是他的中心思想,“济时肯杀身”,是他的一贯精神。由此可见,杜甫的爱国之情与同情人民疾苦的心深深地融合在了他的诗作中。 接下来说第二点。杜甫始终关怀着国家命运。当国家危难时,他对着三春的花鸟会心痛得流泪,如《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一旦大乱初定,消息忽传,他又会狂喜得流泪。如《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然而杜甫赞颂祖国不同于他人,在赞颂祖国山河的美丽之中,还结合社会现实,抒发对祖国命运的悲伤之情。在《登高》一诗中“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悲壮景色,引述

了诗人万里离乡,多年漂泊,暮年多病,国事不宁,返乡无日的忧伤。另如《秋兴》八首从孤城日暮的情景联想到长安昔日的繁华,那低沉的音调深表诗人的爱国之情。又如长安“春望”,则曰:“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如果没有对祖国执着的爱慕之情,这些诗句是写不出来的。

最后讲讲第三点。杜甫归根还是个封建时期的读书人,他的最终目标一定在仕途上有所作为。但是即便杜甫有天大的抱负,朝廷并不重用他,因此杜甫无法直接为国效劳。为了抒发心中的苦闷,杜甫有写下许多诗来表达内心感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健儿宁可死,壮士耻为生”都是杜甫壮志难酬的集中表现。其实,他的为国效劳的想法也正是出于自己对国家的热爱。

总之,杜甫的诗是唐帝国由盛转衰的艺术记录,有着高度的爱国情怀。 在我国悠久的文学史上,杜甫诗歌在许多方面都有很大的代表性,不愧为诗作中的瑰宝。所以在今天,杜甫依然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4BDDEB637ADCE86.html

范文三:有关爱国古诗的精选

从 军 行 (选一)

唐·王昌龄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出 塞 (选一)

唐·王昌龄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少 年 行 (选一)

唐·王 维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武威送刘判官赴碛西行军

陆游 《示儿》

死去原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毋忘告乃翁。

岳飞的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年代】:南宋

【作者】:文天祥

【作品】: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年代】:南宋

【作者】:岳飞

【作品】: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九州生气恃风雷,

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人才。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5FF7FA2F9ECB30BA.html

范文四:爱国的古诗

1.杜甫《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2.李清照《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3.范成大《州桥》:“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忍泪失声问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

4.林升《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5.陆游《示儿》:“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6.陆游《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

“三万里河东人海,五千仍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7.文天祥《过零丁洋》:“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8.于谦《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9.龚自珍《己亥杂诗》(其五):“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FBC9A43076A1665A.html

范文五:爱国的古诗

爱国的古诗

1、《夏日绝句》

宋·李清照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2、《示儿》

宋·陆游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3、《从军行》

唐·王昌龄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4、《出塞》

唐·王昌龄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5、《白马篇》

三国·曹植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6、《咏牡丹》

宋·陈与义

一自胡尘入汉关,十年伊洛路漫漫。

青墩溪畔龙钟客,独立东风看牡丹。

7、《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宋·辛弃疾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8、《满江红》

宋·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9、《己亥杂诗》

清·龚自珍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10、《过零丁洋》

宋·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爱国古诗

* 儿童古诗

* 小学生必背古诗80首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718FCB3879B5435E.html

范文六:爱国爱民的古诗

《春望》

【唐】 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夏日绝句》

【宋】李清照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

不肯过江东。

《州桥》

【宋】范成大

州桥南北是天街,

父老年年等驾回。

忍泪失声问使者,

几时真有六军来。

《题临安邸》

【宋】林升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示儿》

【宋】陆游

死去原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无忘告乃翁。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

【宋】陆游

三万里河东人海,

五千仍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胡尘里,

南望王师又一年。

《过零丁洋》

【宋】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石灰吟》

【明】于谦

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己亥杂诗》(其五)

【清】龚自珍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出塞曲》

【唐】王昌龄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满江红》

【宋】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唐】杜甫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首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1E8A589ECA061E99.html

范文七:苏轼——中国古典诗学精神的分水岭

苏轼——中国古典诗学精神的分水岭 文 / 纪咸

分析苏轼及其作品的文字已滥,本文能站到一个较高角度。

苏轼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他不仅是与黄庭坚共同创造了宋诗的繁荣,开豪放一派词风的界碑式人物。他的天赋,才气,不凡的经历和豁达气度更是千百年来为国人所津津乐道的话题。不仅如此,剥开深一层的内核,我们发现,苏轼恰恰成为中国古典诗学精神的分水岭。

中国的诗文化自《诗三百》始,至盛唐之音的消散,其间的每一座丰碑,无论是屈原,汉乐府,曹氏,二谢,庾信还是陈子昂,他们或沉痛控诉,或热情讴歌,或深沉慨叹,字里行间无不喷薄着对宇宙和生命的执着爱恋。即使是陶潜和王维,他们诗中的隐逸和禅趣也有其自然的,宗教的皈依所和精神家园。所以,总体来讲,与古希腊的酒神精神相类似,中国的古典诗学精神正是以高扬蓬勃的生命意识,悲剧精神,以及表达对自然和命运之热爱与抗争相交织的情绪为主要特征的。

然而,在这种特质贯穿下的中国古代诗文化从苏轼开始,却出现了某些微妙的变化。首先是诗人的个体生命意识逐渐走向衰微。

要想使这个观点令人信服,似乎颇需费一番口舌。因为大家都知道,在李白高唱的盛唐之音终于销声匿迹以后,中国诗坛便迎来了这样一个时代,如果不谈及作品的总体艺术价值和审美价值,单就其激情和生命力而言,我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一个沉闷的时代。在“元白”凄清哀怨地惆怅叹惋,李商隐儿女情长地浅酌低唱,以及温庭筠百无聊赖地抱香衔玉等等这些有气无力的声音所灌溉的漫长年代里,尽管也有李贺、杜牧穿梭于其中勉强做几声病牛之喉,然而,大唐盛世之音毕竟一去不复返了。

直至到了北宋,才又出现了一个风吹不折,雨打不倒,永远朗笑着吟啸且徐行,向着西北射天狼的可爱豪爽的老东坡,面对这样的一个人,我们说他“缺乏生命意识”,岂不谬哉?然而,如果仔细地琢磨他的诗词和他传奇的一生,我们就会发现,他的“豪爽”绝不能等同于李白的“豪迈”,那是一种苦难后的无谓,绝望中的微笑,参透了人世沧桑的叹息。

从身世上来讲,李白与苏轼可以说是同样地为世所不容。但是,李白在他的痛苦和困境中所迸发出来的是一种“行气如虹,真体内充,万象在旁”的生命力之美。在他的身上,有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狂放,有“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傲气,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达观,更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高洁。当然,李白的思想结构是极其复杂的,道家和释家的影响也使他写出了一些慨叹消极的诗句,但是,李白的精神主体毕竟是劲健奔放的,他在“明朝散发弄扁舟”之前,定然是“欲上青天揽明月”。但是,苏轼则不同,他没有揽月的豪情壮志,而是轻轻地叹息一声:“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就匆匆低下了头。

其实,苏轼即使在他著名的豪放词里体现的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衰败中的放纵。试看他的《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

平生。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头

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诗句不可谓之不美,而且从表面上看也确实把东坡豁达的胸襟展现得淋漓尽致。但是,两句“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却把他玩世不恭的消极心态一语道破,原来,东坡的潇洒无畏竟是以对世间的一切价值进行否定和彻底忘却了人生意义的消极抵御为代价的!看到了这一点,对于热爱东坡的人来说,不仅仅是遗憾,更有无限的心酸,试想,究竟是怎样悲凉凄清的境遇竟使他消沉若此!

可以说,从东坡开始,以积极入世为主流的中国古典诗学精神已经逐步走向衰微,中国诗坛以后几百年的萧索沉闷正是从东坡看似意气风发的背弃开始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李杜的高度是再也无法达到了。

古典主义诗学精神的衰微还表现在诗人生命理想的失却和对人生的虚无主义态度。张戒在《岁寒堂诗话》中提到:“自汉魏以来,诗妙于子建,成于李杜,而坏于苏黄。”如果从诗歌中所体现的生命精神的角度来讲,这句话倒是十分中肯的。苏轼的诗中更多地流露出一种“人生如梦”的感伤情绪。在他的诗句中,这样的字眼比比皆是:

休言万事转头空,

未转头时是梦。 《西江月》

人生如梦,

一樽还酹江月。 《念奴娇.赤壁怀古》

人似秋鸿来有信,

事如春梦了无痕。

君看今古悠悠,浮幻人间事。

这些百岁光阴几日,三万六千而已。 《哨遍》

可见,苏轼对于人生的态度是怀疑,消极,甚至厌弃的。正如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所说的那样:“这种整个人生的荒漠之感,这种对整个存在、宇宙、人生、社会的怀疑、厌倦、无所希冀、无所寄托的深沉感唱,尽管不是那么非常自觉,却是苏轼最早在文艺领域中把他透露出来的。”

人生到处复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鸿飞哪复计东西。 《和子由渑池怀旧》

厌弃人间,消极怠世的东坡转而沉溺于世俗享乐,他不与世俗抗争,不与命运抗争,而是宁愿随波逐流,去寻求一种虽消极却是真正意义上的解脱。这种解脱不同于佛教的四大皆空,因为其虽然超脱凡世却旨在走向更高的精神境界,其最终指向仍是积极的,这种解脱也不同于道家的遁世求仙,因为其虽貌似无为,其实意在无不为,这无异于一种以退为进的终南捷径。苏轼的超脱是真正的超脱,是超脱了超脱的超脱。他完全屏弃了一切的杂念,去“日啖荔枝三百颗”,去“只将春睡赏春晴”,这比起前人来说,不知是彻底的超脱还是彻底的沉堕。

中国古代诗学精神悲剧性的消减是另一个重要的方面,而这一点也是始于东坡。

关于悲剧性,东西方都有堪称经典的阐述。我们一般认为,与不可逆转的命运进行不屈不挠的徒劳抗争的人大抵属于悲剧人物。综观宋代以前的中国诗坛,处处充盈着这种令人肃然起敬的悲剧色彩。我们说屈原是悲剧性的,他气质高洁,不容于世。身遭诬陷和猜忌却日日为了国家社稷忧虑恐慌,忧“年岁之不吾与”,恐“皇舆之败绩”。我们说曹子建也是悲剧性的,尽管怀才不遇,平生不得志,处处遭受迫害却依然有着“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豪情。我们更可以说杜甫是悲剧性的,他用自己“沉郁顿挫”的笔触痛众生之痛,身在茅屋里饱受风寒的侵袭,心里却仍想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样的胸怀不可不说是一个悲剧英雄。

但到了苏轼这里,事情却起了变化。因为在他的心里一切都是空的,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在这样的虚无面前,我们还能再努力些什么,抗争些什么?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妥协,只有逆来顺受,并在这种妥协中寻求得过且过的消极乐趣。甚至连前人那些抛头颅,撒热血,济世救人的崇高理想在他看来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人生本来无一物,何劳费力扫尘埃?”

在悲剧性的层面上,这无疑是一种倒退,但也因此在哲学上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感性的衰退换来了理性的繁荣。正如杨慎《总升庵合集》中说的“唐人诗主情,去《三百篇》近,宋人诗主理,去《三百篇》却远矣。匪惟作诗也,其解诗亦然。”

然而,正因如此,苏轼对人生内蕴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了,这些思考已经上升到了对人类整体命运的关怀。

丧失了悲剧性的东坡本身,到底是一个悲剧还是一个喜剧,或者说,人类是该更悲剧一些还是更喜剧一些?对于这个问题,人类迄今为止的所有智慧都未能给予明确的解答。而我们也只能含糊地说:“东坡是一个似喜似悲,亦喜亦悲,悲喜参半的人。”这一点,林语堂在他的《苏东坡传·序》中写得十分明确而详尽:“我可以说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个瑜珈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这个结论也许最能表现他的特质。”

足矣!管他“江海寄余生”也好,“乘风归去”也好,有什么还能比世人的一个亲切而温暖的会心一笑更能概括一个人的一生。东坡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一个重要的界碑,在他的影响下,中国以后的文人是变得消极软弱了还是理智成熟了,无从知晓。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历史在文化的巨浪中缓缓前行,永无止休,而这巨浪中的那个信手挥洒,旁若无人的弄潮儿,正是苏东坡。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84A3B730AB75C8DA.html

范文八:我国古诗中“山”的精神意蕴

摘 要: 坚固的山寄托坚定的情怀,山是遁世者“屏蔽”外界生活的工具,山是隐者寄托旷达心理的载体,山可寄托离别之时的复杂情感,山还可寄托时易事移的特殊感情,山体现了道心诗歌的神秘,山体现了佛心诗歌的空灵。

关键词: 古诗 “山” 精神意蕴

汉字是世界上著名的象形文字之一,它对很多自然物的形象或抽象的概括反映了我国先民令人羡慕的早期智慧。“山”的象形文字,精神挺拔,连绵幽深,端庄稳重,给人以不尽的遐想。人类的祖先(也是人类的童年)则生活在大山中,是山给他们以生活,是山给他们以灵性,是山给他们以智慧。他们在那里不知生活了多少万年。当他们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更圆更亮的太阳。但当灼热的太阳炙烤着他们时,他们又会时时想念曾经嬉戏过、生活过的大山。人们说这是返祖现象的心理。当这种“心理”投射到诗人心里时,一种独特的精神意蕴就慢慢产生了。孔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从孔子的话里,我们不难看出,儒家对山充满了人文关怀。他们认为山的静穆、山的博大正是仁者所追求的,而儒家的思想又是以“仁”为核心的。到了汉朝,儒家思想地位上升至独尊,文人(诗人也是文人)对山的推崇心理又得以发扬光大。

随着人类思维的成熟和思想文化的长期积淀,人们(特别是诗人)对山的再认识就更深刻了,对他们的“祖籍”——山,产生了许多联想,“山”也就成了许多诗人很多时候的情感寄托或心理归宿。

一、山的自然风光吸引诗人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里面就有六十四篇与山有关的诗。“秩秩斯干,幽幽南山”(《诗经·小雅·斯干》)的诗句,就表明了房屋修在山脚下。从整首诗来看,哥哥弟弟认为这幽远静穆的南山是非常惬意的。再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诗经·小雅·车辖》)则表明了对山岳的仰视与敬意。应该说,我国早期的诗歌里就表现了诗人对山的好感。杜牧的《山行》一诗,虽然写的是“寒山”,但因“白云生处”的“人家”和经霜的红叶也在此山中,三者融为一体,故爱“人家”,爱红叶也爱此山。这些朴素的爱,大多是对山的直接提及和描写,没有多少心理寄托。因此,这种“好感”是比较本能、比较朴素的。

二、坚固的山寄托坚定的情怀

曹操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他雄心勃勃,怀有统一天下的远大理想,并为之付出不懈的努力。他在《观沧海》一诗中写道“水何澹澹,山岛竦峙”,以水的动荡不安比喻当时魏蜀吴三国鼎立、连年征战、社会动荡不安的现实,以耸立在海中的山坚定不可动摇比喻自己,比喻自己的理想,借此抒发自己豪迈激越的情怀。其他如陆游的诗句“中原北望气如山”则表达了诗人北望中原、收复失地的雄心豪气犹如大山一样不可动摇。

三、山是遁世者“屏蔽”外界生活的工具

中国古代诗人秉承“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训诫,如果仕途不得意,他们就会产生遁世之心。诗人用深深的山林来“屏蔽”外面的世界,同时也用这种方式来掩饰这颗受了伤的孤高自傲的心,以求自我安慰,自我解脱。王维的“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一诗,正反映了这种欲“出世”而不能的痛苦心理。特别是诗的最后两句,大有“即使是朋友,也请你不要问我,别管我的闲事,也不要再来找我,我的心很烦”的意思,同时也表达了“隐者”极度失落、灰心透顶的心情。

四、山是隐者寄托旷达心理的载体

“终南捷径”这个与隐者有关的成语,像一柄无形的短剑,笔画上泛着惨白清冷的光,刺向那些隐身不隐心的人。陶渊明自是不在其列的。他要归隐了,写了一篇毫不做作的《归去来兮辞》,然后农忙时“种豆南山下”,“戴月荷锄归”,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哪怕夜露深重沾衣,心情也轻松愉快;闲暇时则“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因为菊花是在百花凋零时开放的,百花开放时它却隐藏起来,这“隐藏”的“隐”,正是陶渊明隐居的“隐”。隐居时,是悠然的,这时他所见的恰是平时他种豆的南山。由此我们可以说,不管农忙或是农闲,陶渊明都离不开山,讲到山,他的心情是“悠然”的,山成了他的精神寄托。

五、山可寄托离别之时的复杂情感

由于我国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再加上我国古代交通极为不便,送别时感觉是山把朋友隔开,别后难以相聚,因此,“山”就在古代送别诗中寄托了“别时难,见时更难”的思亲思友思故乡的情感。王昌龄“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岑参“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诗句就是明证,而李叔同“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中的“山外山”则把这种情感推向了极致。极富禅心的王维吟唱“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时,情感何其寡淡,离去就离去吧,天快黑了,关上柴门,转身回屋休息算了,管他山外又如何,但你再看最后两句“春草年年发,王孙归不归”,除了劝人归隐外,那盼望别后相见之情还是隐隐约约地表现出来了。

六、山可寄托时易事移的特殊感情

中国古代诗人所崇尚的是恒定静谧的美,这与现代人崇尚动态美的心理是不一样的,这应该与对人的生命思考有关。于是他们赞叹山的永恒,而对山的对比意象则充满莫名的惆怅。

王安石在“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间。山花落尽山常在,山水空流山自闲”一诗中句句不离山,除了表达对山百看不厌的情感、终老靠山的情怀外,我们还感知到由水流花谢所呈现出来的虚幻和无奈。而“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则表达了青山还是诗人心目中的那座青山,不老也不变,山的容颜依旧,山的内涵依旧,山的情感依旧,只可惜日出日落,不知经过了多少轮回,时光易逝,人事的变迁则更加令人难以捉摸。这里,对时光的流逝、对生命的短暂、对情感的复杂变化的思考同样通过山的“依旧”进一步催生。

七、山体现了道心诗歌的神秘

不知起于何时,“人”与“山”结合后,就形成了“仙”,而“仙风道骨”则把“仙”与“道”联系起来。道家崇尚自然,崇尚自由,崇尚大自然的神秘,而山的博大与幽深正好具备大自然的神秘性,故道观大多修在山上,而道人则在山上和观里修仙。很多有道心的人放浪形骸,怡情深山,见迹不见人,从而显得神神秘秘,这又让很多诗人羡慕不已。唐诗人贾岛在《寻隐者不遇》中写道:“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虽然我们无从知道隐者是谁,是“先天隐”还是“后天隐”,却知道,这位隐者更多了几分“仙风道骨”,他采药攀岩,云里雾里,但求长生不老,不求富贵功名。李白在《访戴天山道士不遇》中有“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的诗句,这两句诗含有的有所见无所闻的意境,隐含了山的幽深,清静,远离人烟的野趣。总之,山在诗里成了道心神秘的厚重载体。

八、山体现了佛心诗歌的空灵

如来、观音原本端坐在雅利安人的石窟里,来到中国后,他们则入乡随俗,走进深山。虽然信奉的“主义”不同,但他们与中国的李耳庄周却能和平相处,因此,佛家在中国仍然与山有着厚重的缘分。

唐诗人王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和“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就浸透了佛家的禅理。即使写“人语响”,衬托的也是“响”所掩盖着的“空”;即使是鸟心躁动,衬托的也是人心的“闲(静)”而显出的“空”;而“山色有无中”则更表达了“因空生色,由色悟空”的佛心,比前面两个“空”更加明晰透彻。这里的“空”,“空”而不寂。而在“潮打空城寂寞回”中,因离了山做“空”的载体,我们就悟不出半点佛心来了。所以,无山的“空”是死寂,有山的“空”才是“空灵”,这样,外来的佛与中国的山就达到了一种完美的结合,而佛与山的结合则奠定了中国古诗“空灵”意境的基础。

参考文献:

[1]中国山水的艺术精神.学林出版社.

[2]王文云.文学教育·古诗词中山水意象的审美分析,2010,2.

[3]灵境诗心——中国古代山水诗史.南京:凤凰出版社,2004.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06373A829FF6EA8C.html

范文九:从山水诗看中国古代文人的精神世界

内容摘要:山水诗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从“仕不遇”的遭遇,对国家的忧患意识及隐逸行为三个方面,来揭示中国古代文人的精神世界,并稍加探究了中国三大思想——儒、释、道在诗人隐逸行为中的引领作用。

关键词:山水诗 精神世界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自有文字记载以来,文人骚客无不醉心于大自然的奇景美物中。在素称“诗歌国度”的中国,以描摹自然山水为主体,展示自然风光本来,表现物我相融的人文景观的山水诗,更以其独特的韵味与魅力,傲然开放在文化艺术之苑中。而那些折射在山水诗中的文人们的内心独白与精神追求,也随着他们的作品,一起展现在我们的眼前。真正的文学来源于社会生活和人生苦难,也来源于作家的心灵和情感。透过山水诗,我们可以窥见诗人那远比山水世界更为广邈深邃的内心世界。

一.仕不遇

“仕不遇”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中一种普遍而且绝对的现象,几乎无一人幸免。第一个伟大诗人屈原的《离骚》中就反复咏叹:“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与此终古!”“文人多数奇,诗人尤命薄”,生动地概括了古代文人怀才不遇,有志难酬的共同命运。

“治国平天下”是文人们的最高追求,然这一追求是有前提有条件的。只有实现“仕”之愿望后才能得到。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封建君主专制所需要的不过是驯吏顺民;才愈高愈遭恶,志愈大愈多灾。历代怀才不遇,忠而被谤的悲剧层出不穷。愿望与追求因同现实的矛盾幻灭了,诗人的苦闷由此而生。特别是象陶渊明、李白、杜甫、辛弃疾等这样对自身期望极高,理想抱负极为坚定之人,其满腔热忱与满心的理想与现实矛盾之重,失望之大,在诗中更表现出沉重的悲哀与感伤。

民族的自觉性和封建专制的强制性,决定了每一个古代文人之于国家、民族、政权的伤痕累累的赤子之心。诗人在作品中,将个人情感同社会现实紧紧相连,无论外敌入侵,或是政权更迭,还是才不得用,诗人们在黯然神伤、怨叹现实不公之时,却从未忘弃过家国。文人们对于个人命运的多舛,对于社会现实的残酷,其哀不幸、怒不争的怨恨,皆来自于对国家和民族的执着。被尊奉为“诗仙”的李白与“诗圣”杜甫,便是在这样的执着中,过着悲怨的一生的。在他们的诗中,无不洋溢着对理想的向往与追求,对权贵的愤慨与蔑视,对祖国命运的关注与忧虑。在诗中,文人们或拍案而起,或音噎低唱,或捶胸自问,或茫然四顾……在包容万物的山水中,诗人们毫不吝啬地袒露了自己的赤子真心,即便世事再艰辛,仕途再困顿,身心再孤苦,他们也不忘为给自己留下遍体伤痕的国家祈福。从体味痛苦,到超越痛苦,字字句句无不吟成啼血杜鹃。

二.精神世界

在封建社会里,大多数士才得不到任用,或是得用却不能施才,于是,芸芸儒生便尊奉孔圣人的教诲,过起了隐逸生活。陶渊明的“归田”,是在对污浊的现实完全绝望之后,采取的一条洁身守志的道路。然而,尽管陶渊明努力使自己满足于田园生活的乐趣,有时甚至企图以醉酒忘世,“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却都不能完全消除他壮志未遂的苦闷。“感激遂弹冠,安能守固穷?”孟浩然也是在山水中游放其羡鱼之情的。

衍生于道教的道家竭力主张遗世隐逸,在清净无为中顺应自然,对尘事抱逍遥超然的态度。“道”无所不在的老、庄思想不仅指点给人们一条实现精神自由的道路,也为世人无拘无束的想象思维提供了无限的活动空间。那些厌倦了世事纷扰与黑暗,向往山水田园宁静奇妙的诗人们,便在这种思想中,远离人间烟火,于灵山秀水中寻求精神上的绝对自由。达到与天地万物浑一、“物我两忘”之境。且看李白在《夏日山中》的样子:懒摇白羽扇,裸体青山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好一个无丝无挂、逍遥自在!在道家理想中的黄金时代,人无伤害万物之心,与禽兽自然相处,这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状态令李白向往。在《夏日山中》,我们可以见证李白远离尘世羁绊,忘却心灵苦恼,与自然和谐为一的真诚。

当文人士大夫将自然山水看成知音,他们被扭曲的灵魂找到了归宿。无论情感的细腻与粗犷,心灵的崇高与卑微,包容的大自然都将之纳入其广袤的胸怀。而文人们回报给大自然的,便是歌咏它,礼赞它——这便是千百年来,我们能吟咏那些烂熟于胸的名篇诗句的原因。

朱秀英,西昌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比较文学的研究。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1D45A2F2B880577D.html

范文十:我国古诗中“山”的精神意蕴

我国古诗中“山”的精神意蕴

摘 要: 坚固的山寄托坚定的情怀,山是遁世者“屏蔽”外界

生活的工具,山是隐者寄托旷达心理的载体,山可寄托离别之时的

复杂情感,山还可寄托时易事移的特殊感情,山体现了道心诗歌的

神秘,山体现了佛心诗歌的空灵。

关键词: 古诗 “山” 精神意蕴

汉字是世界上著名的象形文字之一,它对很多自然物的形象或抽

象的概括反映了我国先民令人羡慕的早期智慧。“山”的象形文字,

精神挺拔,连绵幽深,端庄稳重,给人以不尽的遐想。人类的祖先

(也是人类的童年)则生活在大山中,是山给他们以生活,是山给

他们以灵性,是山给他们以智慧。他们在那里不知生活了多少万年。

当他们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更圆更亮的太阳。但

当灼热的太阳炙烤着他们时,他们又会时时想念曾经嬉戏过、生活

过的大山。人们说这是返祖现象的心理。当这种“心理”投射到诗

人心里时,一种独特的精神意蕴就慢慢产生了。孔子说:“智者乐

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从孔子的话

里,我们不难看出,儒家对山充满了人文关怀。他们认为山的静穆、

山的博大正是仁者所追求的,而儒家的思想又是以“仁”为核心的。

到了汉朝,儒家思想地位上升至独尊,文人(诗人也是文人)对山

的推崇心理又得以发扬光大。

随着人类思维的成熟和思想文化的长期积淀,人们(特别是诗人)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8AE43D1AF89F7F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