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散文诗精选

爱国散文诗精选

【范文精选】爱国散文诗精选

【范文大全】爱国散文诗精选

【专家解析】爱国散文诗精选

【优秀范文】爱国散文诗精选

范文一:外国爱情诗精选

外国爱情诗精选

当你老了

叶芝(爱尔兰)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袁可嘉 译)

对月吟

歌德(德国)

你又把静的雾辉 笼遍了林涧, 我灵魂也再—回 融解个完全;

我遍向我的田园 轻展着柔盼, 像一个知己的眼 亲切地相关。

我的心常震荡着 悲欢的余音。 在苦与乐间踯躅 当寂寥无人。

流罢,可爱的小河! 我永不再乐: 密誓、偎抱与欢歌 皆这样流过。

我也曾一度占有 这绝世异珍! 徒使你满心烦忧 永不能忘情!

鸣罢,沿谷的小河, 不息也不宁, 鸣罢,请为我的歌 低和着清音!

任在严冽的冬宵 你波涛怒涨, 或在艳阳的春朝 催嫩蕊争放。

幸福呀,谁能无憎 去避世深藏, 怀抱着一个知心 与他共安享。

那人们所猜不中 或想不到的—— 穿过胸中的迷宫 徘徊在夜里。 (梁宗岱 译)

画廊里的美少女 麦凯格(苏格兰)

有蔬菜的静物画 和注视它的你 那么地静。

那静物画中的种种色彩 以其自身存在的强度 震颤。 假如没有光

它们又能怎样?

陌生人,我喜欢你 如此静静地站立 在你携带着的 光的强度里。

(傅浩 译)

你与我之间

希梅内斯(西班牙)

你与我之间,爱情竟

如此淡薄、冷静而又纯洁, 像透明的空气, 像清澈的流水,在那 天上月

和水中月之间奔涌。

(林之木 译)

独白

帕斯(墨西哥)

在剥蚀的廊柱之下, 在梦和虚无之间, 你的名字的声音

穿插进我不眠的钟点。

你那浅红的长发, 是夏日的闪电, 以甜蜜的强暴的力量 起伏于黑夜的脊背。

梦里的黑暗的流水 在废墟间涌淌, 从虚无中构成了你: 痛苦的发辫,已经遗忘。 夜色中湿润的岸边, 横陈着拍击着一片

梦游里的海洋,一无所见。

(王央乐 译)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 卡蒙斯(葡萄牙)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 我都愿你拿去,

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在我的身上

没有不曾被你征服的东西。 你夺去了它的生命, 也就将它的死亡携去, 如果我还须失掉什么, 但愿你将我带去,

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肖佳平 译)

我的爱情并不是一只夜莺 裴多菲(匈牙利)

我的爱情并不是一只夜莺, 在黎明的招呼中苏醒,

在因太阳的吻而繁华的地上, 它唱出了美妙的歌声。

我的爱情并不是可爱的园地, 有白鸽在安静的湖上浮游, 向着那映在水中的月光, 它的雪白的颈子尽在点头。

我的爱情并不是安乐的家, 像是一个花园,弥漫着和平, 里面是幸福,母亲似的住着, 生下了仙女:美丽的欢欣。

我的爱情却是荒凉的森林; 其中是嫉妒,像强盗一样, 它的手里拿着剑:是绝望, 每一刺又都是残酷的死亡。

(孙用 译)

紧紧地结合

伊巴博罗(乌拉圭)

我生长起来 只是为了你。

砍下我吧,我这棵合欢树

需要你这般殷勤。

我长成了一朵鲜花 只是为了你。

剪下我吧,我这株百合

不知是含苞待放,还是长成了花朵。

我是碧波一泓 也是为了你。 饮下我吧,连水晶

都忌妒我的水儿是那么清莹。

我长出了翅膀 也是为了你。

猎取我吧,我是那灯蛾

围绕着你的激情烈火翩翩飞翔。

为了你,我甘愿受苦

你的爱情损伤了我,而又使我甘甜! 斧头和猎网也使我幸福 剪刀和渴饮也使我喜欢!

倾全身的血液

奉献给你,我的爱人。 这血凝成鲜红的伤疤

什么钮扣也比不上它美,有什么首饰能比它漂亮?

我把七根骨刺别在头发上 以此代替水晶发卡。 我的耳边

用烧红的火球代替玛瑙的耳环。

看着我忍受这般煎熬, 你却嬉笑。

你将会痛苦的,

到那时你不再是我的心上人!

(陈光孚 译)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狄更生(美国)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日子插翅飞去! 我依旧是你耳边的音乐, 当夜莺和黄鹂筋疲力竭。

为你开花,逃出墓地, 让我的花开得成行成列! 请采撷我吧,秋牡丹—— 你的花——永远是你的!

(江枫 译)

我刚刚笑着同你道别 珍黛妮·沙阿(尼泊尔)

我刚刚欢笑着和你说了再见

可我转身就忙着拭去悄悄淌落的泪珠 当你刚刚迈步离我远去 我就慌忙计算起你的归期

尽管这别离仅仅两天

却使我如此心烦意乱、坐立不安 像忘记了什么,像丢失了什么 又像缺少了什么

在喧闹的人群里仿佛置身荒漠 宛如月亮抛弃了群星把自己藏匿

这两个昼夜的每一瞬间都如此令人厌恼 就连时间也疲惫不堪地走着

原本美妙的歌曲竟也如此令人烦躁 宛若鲜花凋谢只剩下带刺的枝条

(陈敏毅 译)

我们俩不会道别

阿赫玛托娃(俄罗斯)

我们俩不会道别,—— 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我们俩走进教堂,看见 祈祷、洗礼、婚娶,

我们俩互不相望,走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俩没有此举?

我们俩来到坟地, 坐在雪地上轻轻叹息, 你用木棍画着宫殿,

将来我们俩永远住在那里。

(乌兰汗 译)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泰戈尔(印度)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让我的心不停地重述这句话。 日夜引诱我的种种欲念, 都是透顶的诈伪与空虚。

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 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 却寻求终止于平静, 我的反抗冲击着你的爱, 而它的呼声也还是──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冰心 译)

我曾经爱过你 普希金(俄罗斯)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戈宝权 译)

致凯恩

普希金(俄罗斯)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神往,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有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戈宝权 译)

阳台

波德莱尔(法国)

我的回忆之母,情人中的情人, 我全部的快乐,我全部的敬意! 你呀,你可曾记得抚爱之温存, 那炉边的温馨,那黄昏的魅力, 我的回忆之母,情人中的情人!

那些傍晚,有熊熊的炭火映照, 阳台上的黄昏,玫瑰色的氤氲。 你的乳房多温暖,你的心多好! 我们常把些不朽的事情谈论。 那些傍晚,有熊熊的炭火映照。

温暖的黄昏里阳光多么美丽! 宇宙多么深邃,心灵多么坚强! 我崇拜的女王,当我俯身向你, 我好像闻到你的血液的芳香, 温暖的黄昏里阳光多么美丽!

夜色转浓,仿佛隔板慢慢关好, 暗中我的眼睛猜到你的眼睛, 我啜饮你的气息,蜜糖啊毒药! 你的脚在我友爱的手中入梦。 夜色转浓,仿佛隔板慢慢关好。

我知道怎样召回幸福的时辰, 蜷缩在你的膝间,我重温过去。 因为呀,你慵倦的美哪里去寻, 除了你温存的心,可爱的身躯? 我知道怎样召回幸福的时辰。

那些盟誓、芬芳、无休止的亲吻, 可会复生于不可测知的深渊, 就像在深邃的海底沐浴干净、 重获青春的太阳又升上青天?

那些盟誓、芬芳、无休止的亲吻。

(郭宏安 译)

插曲的尾声 哈代(英国)

我们再也不会沉浸在

这段酸甜的过去的时光里; 爱情的光圈那时罩在 你,亲爱的,和我中间。

再也找不到当初

让我们紧紧相依的地方, 当时看见我们相爱

相聚的地方已经空空荡荡。

那些花朵和芬芳的空气,

他们此时会不会想起我们的来临? 那些夜鸟会不会尖声鸣叫, 发现我们曾经在这里流连?

虽然我们有过炽热的誓言 虽然我们有过忘怀的欢乐 可狂欢的极限之后 苦难在今天判决

深深的创伤;没有呻吟: 破声而笑;但又倔强地忍耐; 这条爱情的道路, 比顽石还要坚硬。

(李小贺 译)

——致一位女士 希梅内斯(西班牙)

玫瑰散发着最沁人的幽香,

星星那最纯洁的光亮不停地忽闪。 夜莺用最深沉的啼啭 把美丽的夜色尽情颂唱。

幽香把我的肌体损伤,

天上的寒星使我的前额昏暗, 而夜莺的清脆礼赞

勾起我为多舛的命运热泪盈眶。

这不是昔日那奇特的惆怅, 虽然侵袭着我当年的心房, 但滋味却要比蜂蜜还甜……

但愿你能让玫瑰使我欢畅, 让星星使我的诗篇激昂, 让夜莺的歌声愉悦我的心田。

(林之木 译)

夏娃的爱情

弥尔顿(英国)

跟你谈心,我把时光全忘了; 忘了季节,和季节的变化;

也想不起了;清晨的气息最甜—— 多甜啊,一会儿,添上早起的鸟儿 第一声啭鸣;东方,太阳初升,

给美好的河山染一层金光,又染红了 露珠闪闪的花草、树木和果实,

那光景多可爱;柔柔的阵雨下过后, 肥沃的大地发出泥土香;多美啊——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18734656.html
外国爱情诗精选

当你老了

叶芝(爱尔兰)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袁可嘉 译)

对月吟

歌德(德国)

你又把静的雾辉 笼遍了林涧, 我灵魂也再—回 融解个完全;

我遍向我的田园 轻展着柔盼, 像一个知己的眼 亲切地相关。

我的心常震荡着 悲欢的余音。 在苦与乐间踯躅 当寂寥无人。

流罢,可爱的小河! 我永不再乐: 密誓、偎抱与欢歌 皆这样流过。

我也曾一度占有 这绝世异珍! 徒使你满心烦忧 永不能忘情!

鸣罢,沿谷的小河, 不息也不宁, 鸣罢,请为我的歌 低和着清音!

任在严冽的冬宵 你波涛怒涨, 或在艳阳的春朝 催嫩蕊争放。

幸福呀,谁能无憎 去避世深藏, 怀抱着一个知心 与他共安享。

那人们所猜不中 或想不到的—— 穿过胸中的迷宫 徘徊在夜里。 (梁宗岱 译)

画廊里的美少女 麦凯格(苏格兰)

有蔬菜的静物画 和注视它的你 那么地静。

那静物画中的种种色彩 以其自身存在的强度 震颤。 假如没有光

它们又能怎样?

陌生人,我喜欢你 如此静静地站立 在你携带着的 光的强度里。

(傅浩 译)

你与我之间

希梅内斯(西班牙)

你与我之间,爱情竟

如此淡薄、冷静而又纯洁, 像透明的空气, 像清澈的流水,在那 天上月

和水中月之间奔涌。

(林之木 译)

独白

帕斯(墨西哥)

在剥蚀的廊柱之下, 在梦和虚无之间, 你的名字的声音

穿插进我不眠的钟点。

你那浅红的长发, 是夏日的闪电, 以甜蜜的强暴的力量 起伏于黑夜的脊背。

梦里的黑暗的流水 在废墟间涌淌, 从虚无中构成了你: 痛苦的发辫,已经遗忘。 夜色中湿润的岸边, 横陈着拍击着一片

梦游里的海洋,一无所见。

(王央乐 译)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 卡蒙斯(葡萄牙)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 我都愿你拿去,

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在我的身上

没有不曾被你征服的东西。 你夺去了它的生命, 也就将它的死亡携去, 如果我还须失掉什么, 但愿你将我带去,

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肖佳平 译)

我的爱情并不是一只夜莺 裴多菲(匈牙利)

我的爱情并不是一只夜莺, 在黎明的招呼中苏醒,

在因太阳的吻而繁华的地上, 它唱出了美妙的歌声。

我的爱情并不是可爱的园地, 有白鸽在安静的湖上浮游, 向着那映在水中的月光, 它的雪白的颈子尽在点头。

我的爱情并不是安乐的家, 像是一个花园,弥漫着和平, 里面是幸福,母亲似的住着, 生下了仙女:美丽的欢欣。

我的爱情却是荒凉的森林; 其中是嫉妒,像强盗一样, 它的手里拿着剑:是绝望, 每一刺又都是残酷的死亡。

(孙用 译)

紧紧地结合

伊巴博罗(乌拉圭)

我生长起来 只是为了你。

砍下我吧,我这棵合欢树

需要你这般殷勤。

我长成了一朵鲜花 只是为了你。

剪下我吧,我这株百合

不知是含苞待放,还是长成了花朵。

我是碧波一泓 也是为了你。 饮下我吧,连水晶

都忌妒我的水儿是那么清莹。

我长出了翅膀 也是为了你。

猎取我吧,我是那灯蛾

围绕着你的激情烈火翩翩飞翔。

为了你,我甘愿受苦

你的爱情损伤了我,而又使我甘甜! 斧头和猎网也使我幸福 剪刀和渴饮也使我喜欢!

倾全身的血液

奉献给你,我的爱人。 这血凝成鲜红的伤疤

什么钮扣也比不上它美,有什么首饰能比它漂亮?

我把七根骨刺别在头发上 以此代替水晶发卡。 我的耳边

用烧红的火球代替玛瑙的耳环。

看着我忍受这般煎熬, 你却嬉笑。

你将会痛苦的,

到那时你不再是我的心上人!

(陈光孚 译)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狄更生(美国)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日子插翅飞去! 我依旧是你耳边的音乐, 当夜莺和黄鹂筋疲力竭。

为你开花,逃出墓地, 让我的花开得成行成列! 请采撷我吧,秋牡丹—— 你的花——永远是你的!

(江枫 译)

我刚刚笑着同你道别 珍黛妮·沙阿(尼泊尔)

我刚刚欢笑着和你说了再见

可我转身就忙着拭去悄悄淌落的泪珠 当你刚刚迈步离我远去 我就慌忙计算起你的归期

尽管这别离仅仅两天

却使我如此心烦意乱、坐立不安 像忘记了什么,像丢失了什么 又像缺少了什么

在喧闹的人群里仿佛置身荒漠 宛如月亮抛弃了群星把自己藏匿

这两个昼夜的每一瞬间都如此令人厌恼 就连时间也疲惫不堪地走着

原本美妙的歌曲竟也如此令人烦躁 宛若鲜花凋谢只剩下带刺的枝条

(陈敏毅 译)

我们俩不会道别

阿赫玛托娃(俄罗斯)

我们俩不会道别,—— 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我们俩走进教堂,看见 祈祷、洗礼、婚娶,

我们俩互不相望,走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俩没有此举?

我们俩来到坟地, 坐在雪地上轻轻叹息, 你用木棍画着宫殿,

将来我们俩永远住在那里。

(乌兰汗 译)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泰戈尔(印度)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让我的心不停地重述这句话。 日夜引诱我的种种欲念, 都是透顶的诈伪与空虚。

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 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 却寻求终止于平静, 我的反抗冲击着你的爱, 而它的呼声也还是──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冰心 译)

我曾经爱过你 普希金(俄罗斯)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戈宝权 译)

致凯恩

普希金(俄罗斯)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神往,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有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戈宝权 译)

阳台

波德莱尔(法国)

我的回忆之母,情人中的情人, 我全部的快乐,我全部的敬意! 你呀,你可曾记得抚爱之温存, 那炉边的温馨,那黄昏的魅力, 我的回忆之母,情人中的情人!

那些傍晚,有熊熊的炭火映照, 阳台上的黄昏,玫瑰色的氤氲。 你的乳房多温暖,你的心多好! 我们常把些不朽的事情谈论。 那些傍晚,有熊熊的炭火映照。

温暖的黄昏里阳光多么美丽! 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