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大脑

爱因斯坦大脑

【范文精选】爱因斯坦大脑

【范文大全】爱因斯坦大脑

【专家解析】爱因斯坦大脑

【优秀范文】爱因斯坦大脑

范文一:爱因斯坦的大脑有何不同

爱因斯坦的大脑有何不同

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具有洞悉时空的非凡能力,对其大脑进行的最新成像研究可帮助我们一窥其中奥秘。

自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起,科学家一直想弄清究竟他的大脑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他对物理学定律有超凡的洞见。这种基于解剖学的研究几十年前就开始了,进展却十分缓慢,这是因为很多脑组织的尸检图像和组织切片分散于各处,研究人员很难加以分析。

2012年11月《大脑》杂志在线发表文章称,研究人员综合迄今为止所有能收集到的尸检图像,详尽分析后发现,爱因斯坦的大脑皮层(负责脑高级意识过程的脑区)与普通人之间的区别之大,超乎想象。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人类学家迪恩·福克(Dean Falk)是这个项目的首席研究员,以下是我们整理后的采访报道:

你们在研究中有什么发现?

爱因斯坦的前额叶皮层非常特别,前额叶皮层属于大脑表层脑区,位于前额正后方,结构异常复杂。通过与灵长类动物比较,我们发现这一结构在早期人类进化过程中变得高度特化。特别是对人类来说,前额叶皮层负责脑高级认知功能,其中包括工作记忆、计划制定、计划实施、忧虑、展望未来以及想象力等。这一脑区高度进化的原因,就在于其中神经元之间错综复杂的联系。我们推测爱因斯坦的大脑之所以看上去与众不同,正是由于其中神经元的联系更为复杂。

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

爱因斯坦大脑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是他的感觉和运动皮层。我们在他运动皮层内的下部发现一个异常区域,这个区域通常负责处理从面部和喉舌传来的信息。爱因斯坦大脑左半球运动皮层面部区格外扩成一个大矩形,我从来都没遇过这种情况,也不太确定该怎么解释。爱因斯坦有句名言:“My primary process of perceiving is muscular and visual”,说他的见解是图像和“感觉”的结合,对他而言,思想的基础不仅要看,也要“摸”。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对照我们在他运动皮层的发现,两者倒是相映成趣。

你认为这和那张著名的爱因斯坦吐舌头的照片有没有关系?

这是三天来我第4次被这么问了。第一次被问的时候,我很意外,我说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然后我开始认真琢磨这个问题,后来干脆到镜子前面亲自试试能不能把舌头伸到他那么长,结果就差那么一点点。所以我想,可能照这张照片,只是爱因斯坦一时兴起。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2013年第3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22464847.html
爱因斯坦的大脑有何不同

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具有洞悉时空的非凡能力,对其大脑进行的最新成像研究可帮助我们一窥其中奥秘。

自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起,科学家一直想弄清究竟他的大脑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他对物理学定律有超凡的洞见。这种基于解剖学的研究几十年前就开始了,进展却十分缓慢,这是因为很多脑组织的尸检图像和组织切片分散于各处,研究人员很难加以分析。

2012年11月《大脑》杂志在线发表文章称,研究人员综合迄今为止所有能收集到的尸检图像,详尽分析后发现,爱因斯坦的大脑皮层(负责脑高级意识过程的脑区)与普通人之间的区别之大,超乎想象。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人类学家迪恩·福克(Dean Falk)是这个项目的首席研究员,以下是我们整理后的采访报道:

你们在研究中有什么发现?

爱因斯坦的前额叶皮层非常特别,前额叶皮层属于大脑表层脑区,位于前额正后方,结构异常复杂。通过与灵长类动物比较,我们发现这一结构在早期人类进化过程中变得高度特化。特别是对人类来说,前额叶皮层负责脑高级认知功能,其中包括工作记忆、计划制定、计划实施、忧虑、展望未来以及想象力等。这一脑区高度进化的原因,就在于其中神经元之间错综复杂的联系。我们推测爱因斯坦的大脑之所以看上去与众不同,正是由于其中神经元的联系更为复杂。

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

爱因斯坦大脑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是他的感觉和运动皮层。我们在他运动皮层内的下部发现一个异常区域,这个区域通常负责处理从面部和喉舌传来的信息。爱因斯坦大脑左半球运动皮层面部区格外扩成一个大矩形,我从来都没遇过这种情况,也不太确定该怎么解释。爱因斯坦有句名言:“My primary process of perceiving is muscular and visual”,说他的见解是图像和“感觉”的结合,对他而言,思想的基础不仅要看,也要“摸”。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对照我们在他运动皮层的发现,两者倒是相映成趣。

你认为这和那张著名的爱因斯坦吐舌头的照片有没有关系?

这是三天来我第4次被这么问了。第一次被问的时候,我很意外,我说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然后我开始认真琢磨这个问题,后来干脆到镜子前面亲自试试能不能把舌头伸到他那么长,结果就差那么一点点。所以我想,可能照这张照片,只是爱因斯坦一时兴起。

本文来自《环球科学》2013年第3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范文二:爱因斯坦的大脑

爱因斯坦的大脑

爱因斯坦的大脑一直以来是科学家们感兴趣的研究对象,近期研究发现这位大物理学家的大脑在很多方面的确与众不同

近期的这项研究是基于对14张新发现的爱因斯坦大脑切片图像进行的

北京时间11月29日消息,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爱因斯坦通常被人们视作一个天才,但是他究竟是如何变成天才的?很多研究人员认为爱因斯坦的大脑一定是与众不同的,因此他才能想出相对论和其它构成现代物理学基础的超前理论。

近期对14张新发现的爱因斯坦大脑切片进行的研究显示,这位大科学家的大脑的确在很多方面是与众不同的。这些大脑切片是当初在爱因斯坦去世之后被保留下来用作研究之用的。不过,科学家们目前仍然不清楚爱因斯坦大脑中所显示的那些额外的褶皱和沟回究竟是如何转化为爱因斯坦惊人的思维能力的。

爱因斯坦大脑的故事开始于1955年。就在这一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逝世,享年76岁。他的儿子汉斯·阿尔伯特(Hans Albert)和他的遗嘱执行人奥托·纳散(Otto Nathan)授权病理学家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保存一些爱因斯坦的大脑切片用于科学研究。

哈维对大脑进行了拍摄,将其切成240份并置于一种树脂般的物质之中。随后他进一步将这份大脑样品切成多达2000片薄片用于显微镜研究。在接下来的年代里,他将这些切片分发给了至少18位全球各地的研究者。但是所有这些切片中唯独缺失哈维自己保留的那些样本切片,没有人知道这些切片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随着这些研究人员相继退休或逝世,很多样本或许已经遗失了。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科学家们仅仅发表了6篇通过同行评议的基于这些散落各处的样本材料撰写的论文。在这些研究中有些确实发现了爱因斯坦大脑中一些有趣的特征,包括发现在爱因斯坦大脑的一些部分拥有更高密度的神经分布,以及更高比例的神经胶质,这些物质是负责传递神经脉冲信号的。两篇基于大脑整体解剖学研究的论文,其中包括一篇由人类学家,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迪恩·福柯(Dean Falk)发表于2009年的文章,它们均指出爱因斯坦的大脑顶叶拥有非常独特的沟回和褶皱,这一部分的独特构造可能与爱因斯坦惊人的物理思维能力有关。

然而,福柯的研究工作仅仅建立在哈维给出的一小部分切片照片的基础之上,后者于2007年离世。2010年,哈维的继承人同意将他们所收藏的所有相关材料移交给美国陆军国家健康和医学博物馆。

在本月16日发表于《大脑》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福柯和新泽西州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学院的神经学家弗里德里克·莱玻尔(Frederick Lepore)以及陆军国家健康和医学博物馆的阿德莱尼·诺尔(Adrianne Noe)相互合作,对此次哈维家族捐赠的14张爱因斯坦全脑图像进行了分析,这些图片之前从未对外展示过。这篇文章中还包括了由哈维家族提供的“路线图”。在这份路线图中记载了爱因斯坦大脑整体与那全部240块部分和各个切片之间的位置对应关系。当初哈维制作这一路线图正是寄希望于方便后来的科学家们继续开展相关的研究工作。

研究小组将爱因斯坦的大脑与85位其它人士的大脑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这位伟大物理学家的大脑的确存在一些不同寻常之处。尽管爱因斯坦的大脑尺寸并不突出,然而其大脑某些

区域的沟回和褶皱结构的发育的确存在不同寻常之处。举例来说,在其大脑左侧区域负责控制将感觉信息输入面部和舌头运动控制中枢的部分面积要比一般人大得多;而他的前额皮质,即与人的计划,注意力和坚忍特性相关的区域同样要比常人发达。

福柯表示:“在每一个脑叶部分,包括额叶,顶叶和枕叶部分,都观察到了拥有异乎寻常的复杂沟回的区域。”至于在研究中所观察到的和脸部和舌头运动相关区域的异常发达,福柯认为这可能与爱因斯坦广为人知的一种说法有关,据说爱因斯坦在思考过程中似乎“肌肉的运动”要多过“言词的使用”。

尽管这种说法一般被解读为爱因斯坦在思考有关宇宙的理论时站在一种非常客观的立场之上,但是福柯表示:“这也可能和爱因斯坦能够以不同寻常的方式使用其运动皮层有关。”这种能力可能和他所具有的抽象思维能力有关。

阿尔伯特·加拉布达(Albert Galaburda)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他表示:“这篇文章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对爱因斯坦大脑的解剖情况进行了全面详尽的描述。”然而加拉布达也指出:“仍有很多重要的问题我们没有答案。”比如,究竟是因为爱因斯坦天生拥有异于常人的大脑,因此才成就了他伟大物理学家的成就,还是因为他钻研物理学而反过来导致了他大脑的某些部分发生异常发育?

对于这个问题,加拉布达的观点是,爱因斯坦的天才可能是他独特的大脑结构和他所生活的环境共同造就的。

他建议研究人员们将爱因斯坦的大脑与其它伟大物理学家的大脑进行横向比较,以便确定爱因斯坦的大脑结构究竟是独有的,还是同样出现在其它伟大物理学家的大脑之中。

福柯同意这样的观点,那就是内在的大脑结构因素和外在的环境因素共同造就了爱因斯坦。他指出爱因斯坦的父母非常重视鼓励爱因斯坦养成独立和富于创造性的性格,不仅仅局限于科学领域,也包括在音乐方面。在这方面,福柯在200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曾经发现爱因斯坦大脑中负责和音乐才能相关的部分非常发达。福柯表示:“爱因斯坦造就了他自己的大脑。”他说:“当物理学的新时代渐露曙光时,爱因斯坦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拥有一个恰当的大脑。”

范文三:爱因斯坦的大脑

英国《自然》杂志的网站评选了2012年最受欢迎的10大新闻,其中第一大新闻是有关爱因斯坦的大脑。   虽然爱因斯坦生前发表了300篇科学论文,但他无法简单描述出自己是如何思考的。爱因斯坦有一次说:“一个新的想法会突然出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他的思想天马行空,作为一个理论家,他在思考物理学课题时,有时想象自己骑着一道光线飞行,或者被困在电梯里自由坠落。“我很少通过文字来思考,只有当一个想法闪现后,我才会尝试用文字来表达出来……毫无疑问,我们的思维大多数时间不以符号为载体,而且大多数是下意识的思维。”当有人告诉他许多人通过文字来思考时,爱因斯坦笑了。   关于爱因斯坦大脑的研究少得可怜,几十年过去了,只有几篇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来自这些分散的样品。最近,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尔克(Dean Falk)和同事得到了14张不同角度的爱因斯坦大脑照片,将其和85个人的大脑进行了比较,结果发表在2012年11月份的《大脑》杂志上。   作为一个研究古人类神经中枢演变过程的专家,福尔克博士习惯于研究那些已经不存于世的脑部。她发现爱因斯坦脑部顶叶区域的皮层高低起伏与众不同,暗示着爱因斯坦脑部那些与数学、视觉、空间认知有关的皮层经过了重新分布。福尔克对本刊记者说:“这些新照片显示了以前出版的图片中从未显露的爱因斯坦大脑部分。我们已经鉴定了他的大脑皮质中大部分的外部细节,爱因斯坦大脑中某些部位的沟回样式和具有的复杂性真是令人震惊,并且与普通人的大脑相比有些部分非常罕见。”   比如,大脑的前额皮质是一个和抽象思维有关的重要区域,这个区域复杂的沟回样式或许能够提供特别大的表面积,和伟大的思维能力有关。福尔克博士说,他们还注意到一个不常见的特征,大脑右侧的躯体感觉皮质十分独特,其中与左手相关的区域较为发达,这或许与爱因斯坦娴熟的小提琴技艺有关。   2010年,福尔克在《进化神经科学前沿》上发表研究结果称,爱因斯坦大脑顶叶皮层左右异常不对称,但不清楚这有什么影响,似乎是有得亦有失。爱因斯坦大脑和顶叶相邻的太阳穴皮层比常人小,这个区域和语言能力有关,这可能是他3岁才会说话的原因。   爱因斯坦大脑的故事一直是一个传奇。故事始于1955年4月18日,这位76岁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逝世于美国普林斯顿,据作家帕德尼的描写:安静的小镇挤满了记者和科学界名人,“那天就像是一位先知的去世,场面看起来有点疯狂”。普林斯顿大学病理科主任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解剖了爱因斯坦的尸体,取下他的大脑并开始研究。但随后他并没有把大脑放回头颅内,而是用棉毛球填充了爱因斯坦的大脑,将头盖骨复位,缝合了头皮。同时,他将切下的大脑放进实验室的容器里浸泡。做完这一切后,哈维告诉普林斯顿医院院长杰克・考夫曼,他切下了爱因斯坦的大脑想用作研究。考夫曼认可了他的做法,认为这么做有助于医院扬名。   第二天《纽约时报》登出消息称,爱因斯坦的大脑被盗,盗贼是哈维。看到这一消息,爱因斯坦的儿子汉斯・阿尔伯特(Hans Albert)立即愤怒地打电话给哈维。哈维辩解说:“标准的解剖程序应该包括摘除大脑保存。我保证,我将成为爱因斯坦大脑的忠实守护者,我只将大脑用于科学研究,有关研究报告也只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最后,汉斯被说服了。   哈维拍下了爱因斯坦的大脑照片,然后将它切成了240块,每一块的位置都有详细记录并贴上卷标。最后,他找到宾州大学一位最权威的实验室技师,进一步处理那些脑块,并选择代表大脑各个部位的脑块,制作一组切片,固定在供显微镜观察的玻璃片上。于是爱因斯坦的大脑分别装进了10个储存组织学切片的盒子里,以及两个大玻璃瓶中,放在办公室一个啤酒冷藏箱里。   由于哈维拒绝将大脑交给普林斯顿医院,1960年他被解雇,饱受科学界相关人士的争议和指责。随后,他带着这些大脑样本离开普林斯顿,一度失踪。他经历了离婚、长途搬家、失业和吊销行医执照,后来成为堪萨斯州的一名塑料厂组装工人。2010年,哈维去世3年后,其继承人同意将所有的样本转送给美国健康和医学国家博物馆。   哈维生前曾将一些大脑切片交给三名他所信任的科学家进行研究,他们分别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马里恩・戴蒙德(Marion Diamond)、阿拉巴马大学的布里特・安德森(Britt Anderson)和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桑德拉・维特森(Sandra Witelson)。   1985年,戴蒙德发表研究报告指出,爱因斯坦大脑左侧某个区域的神经胶质细胞要比普通人多出73%,这使得神经细胞能得到更多能量,效率更高,爱因斯坦的思考能力和空间概念因此比常人更好。   1996年,安德森发表文章称,爱因斯坦大脑重量只有1230克,这比普通男子大脑1400克的重量还小,大脑皮层比一般人薄,据此推断爱因斯坦大脑神经细胞密度比普通人高,使得传递信息的效率大大提高。   1999年,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维特森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文章,称爱因斯坦的大脑顶叶比平常人要宽15%,这些顶叶与空间意识、视觉意识以及数学能力有关;除此之外,大脑的顶下小叶缺少一条特殊的裂缝,导致两块关键的脑部区域成为一个整体。维特森认为,一般情况下,大脑中神经连接密集的地方形成凸起的脑回,而神经连接比较稀少的地方则凹下变成脑沟,爱因斯坦戛然而止的外侧沟,正反映了他顶叶下部区域比一般人神经连接密集。爱因斯坦聪明绝顶可能与这些脑部特征有关。   然而,针对天才大脑的研究往往无疾而终。《华尔街日报》曾报道,休斯敦大学政治经济学家保罗・格里高利(Paul Gregory)发现,苏联科学家曾对列宁的脑部从事过绝密研究,希望在死去的脑细胞中找到其萌发社会革命思想的智力种子,格里高利在共产党文档库中发现了这份深藏的1936年医学报告。2009年,德国余力希医学研究院(Institute of Medicine in Juelich)的研究人员分解了一个能流利掌握60国语言的翻译的脑部,希望找到其超强语言能力的秘密。然而,上述两项研究都没有结论性的发现。   “研究爱因斯坦的大脑就像研究诺斯特拉德马斯(法国占星家)的作品。”英国卡迪夫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克里斯・查伯斯(Chris Chambers)对本刊记者说,“你可以从前面、后面甚至侧面解读它,并得出任何你想要的结论。”   “我们最终不可避免要犯下逆向推理和错误归纳的逻辑学错误:爱因斯坦的大脑的某些部分可能和别人的不一样,这也解释了他的超凡能力。但是这些差异可能并没有任何功能性价值,这使得得出的任何结论都非常不堪一击。”查伯斯说。他说,人脑结构存在巨大的可变性,因此在试图解答这些发现时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我们只是在研究一个大脑,由此得出有关大部分人类的确定性结论几乎是不可能的。人类的大脑体积形状各不相同,且目前并没有发现它与认知存在任何关系。很少人具有我们从教科书上看到的‘正常大小’大脑,即使是爱因斯坦也没有。”   纵使即便是证实了爱因斯坦脑部异常,但还有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究竟是大脑天赋异禀使得爱因斯坦成为伟大的物理学家,还是长年的物理学思考令他脑部某些区域特别发达?福尔克告诉本刊:“两个因素很可能相辅相成,不管怎么说,关于爱因斯坦大脑的研究都会鼓励未来更多的研究。下一个符合逻辑的步骤便是试图生成爱因斯坦的‘连接体’,即一个描绘大脑内部连接的综合性地图,除此之外,将爱因斯坦的大脑与其他天才的大脑进行对比也是另一个可能的研究方向。”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

范文四:爱因斯坦的大脑

智商高达200的爱因斯坦被公认为自伽利略、牛顿以来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他发明了相对论,首创了宇宙学,并为核能开发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他从空间与时间的相对性运动推广到宇宙整体的伸缩膨胀,把自然科学理论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总而言之,爱因斯坦为人类的文明进步做出了杰出贡献。   然而,爱因斯坦的天才到底从何而来?在他现存的大脑里究竟隐藏了什么?   第一奥秘:“轻脑”的智慧   较早发表“轻脑”研究成果的是阿拉巴马大学的神经学教授保罗·安德森。经过10余年的研究他发现,爱因斯坦的大脑重量只有1230克(普通男子的大脑一般重1400克),因此他的大脑皮层比一般人薄。安德森据此推测,爱因斯坦的大脑神经细胞密度比普通人高,使得传递信息的效率大大提高。安德森进而发现,爱因斯坦的右前额叶皮质(运动区)比对照组薄,可是皮质中的神经元数量与对照组无异。换言之,爱因斯坦的大脑皮质中,神经元密度较高。   这个“轻脑”发现有什么意义?安德森教授推论,一是人体的大脑神经元密度越高,则大脑记忆传导速度越快,对于逻辑思维能力的建立越有帮助;二是人体的大脑神经元分布网络越广,则大脑记忆存储量及大脑容积越大,而且人的综合记忆能力越强!也就是说,爱因斯坦的大脑皮质神经元有优异的传导效率与超卓的智慧天才。安德森教授也因这一发现获得了1998年诺贝尔医学奖的提名。   第二奥秘:“顶叶和颞叶无沟”的智力   最近,从医学专业杂志《刺针》上传来一则好消息:麻省理工学院著名认知科学家斯帕克初步认定:爱因斯坦的大脑结构与其特殊功能之间存在某种内在联系。斯帕克发现,就在位于齐耳高度、从脑前延伸至后部2/3的下顶叶处,即人脑处理数学思维、三维形象和空间关系等的关键部位,“爱脑”确实与“凡脑”不同:后者的顶叶和颞叶之间通常由“西尔维裂沟”所分裂,形成一道脑上天堑;而“爱脑”的裂纹却在接近顶叶处戛然而止,并急转直上,绕过顶叶不再分裂。于是“天堑变通途”,保持了顶叶的相对完整,而且顶盖骨也模糊不见,因此整个大脑顶叶沟壑纵横,路径曲折,密密麻麻覆盖全脑,联结面积比普通人大约15%。这意味着,更多的脑细胞或神经元更易于联系,可以更好地协调工作。   随后,斯帕克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专文,阐明大脑顶叶即每一大脑半球顶端的后部象限,位于初始视觉和体感之间的地方,是空间感的区域。而这也正是爱因斯坦借助“顶叶智力”确定各类事物的部位,从而在下侧小叶或骨叶低处隆起专司抽象数学和空间推理的超凡直觉与优异数值演算能力的区域。   第三奥秘:“脑能量”的非常   科学家研究发现,爱因斯坦的大脑不仅思维能力超乎寻常,就连脑细胞的形状构造与数量等,都多于或优于常人。据英国《独立报》报道,英国研究人员最近选取4名和爱因斯坦逝世时年龄相仿的男子作为参照对象,把爱因斯坦的大脑切片和他们的大脑进行对比研究,结果发现,除了脑细胞数量多于常人外,爱因斯坦大脑组织的某些部分相对较大,其星形胶质细胞突起也比较大,而且这些胶质细胞末端的神经组织数量也较多。   对爱因斯坦大脑的进一步研究表明,天才来自勤奋。过去,人们一般认为神经胶质细胞的作用就是把神经元集结起来,此外没有其他特别的用途。但近年来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细胞在大脑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不仅能够向周围的神经元输送钙,还可以促进神经元间的信息交流。而且,爱因斯坦大脑中每个神经元的胶质细胞数量较多,表明他的大脑对能量的需求和消耗较大,这可能意味着他的思维能力更强。由此可见,爱因斯坦的超凡智慧并非全来自天才,而是来自勤于思考。因为勤于用脑的人,脑血管经常处于舒展的状态,脑神经细胞会得到很好的保养,从而使大脑更加发达,避免了大脑的早衰。   第四奥秘:“海马区不对称”的智商   不久前,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脑科学博士达利亚·扎德尔在一项“天才与平常人大脑有什么不同”的研究中,特意对爱因斯坦的两块海马区脑切片进行了分析,这个区域主要承担记忆和语言功能。在研究中,扎德尔将爱因斯坦的脑切片与10位普通人的大脑组织进行了比较,这lO位普通人去世时的年龄为22岁一84岁。结果发现,爱因斯坦脑部海马区的左侧神经细胞组织比右侧神经细胞组织大得多,而普通人两侧的神经细胞组织差别不大。   扎德尔的研究认为,海马区左右两侧的大脑皮层正是人类逻辑、分析以及创新思维发生的地方。而爱因斯坦的大脑海马灰质区与普通人有很大区别,说明其左脑海马区和大脑皮层之间神经细胞的联系较之右脑更加紧密,这意味着爱因斯坦的大脑的确与普通人有很大区别。但是扎德尔表示,爱因斯坦脑部左右神经细胞组织不对称的现象到底是他一出生就是这样,还是在成长过程中逐渐演变成这样至今尚不可知。扎德尔还表示:“我也不清楚这种不对称现象到底与爱因斯坦拥有的超常智商之间有什么联系。”   第五奥秘:“枕叶天才”的秘密   在爱因斯坦降生的时候,由于他的后脑勺太大,家人都觉得他有些畸形,他的母亲波林·爱因斯坦甚至因为他的后脑勺那么大并且形状奇怪而觉得他可能有什么残疾。不过医生认为这“非常正常”,十几周后,爱因斯坦的脑袋果然恢复正常了。   但是在不久前,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人类学系的教授迪安,法尔克在《进化神经科学前沿》上,发表了有关爱因斯坦“枕叶天才”秘密的最新研究发现。迪安说:在针对爱因斯坦大脑10余个组织切片的生化性状与空间模拟的研究中,由于多项实验都指向爱因斯坦的后脑枕叶区域大于常人约20%,于是“枕叶天才”秘密成了最新研究的重点。   迪安指出,在顶部最突起的会合地方就是后脑枕叶区。而他所发现的爱因斯坦后脑中比常人更宽的后脑枕叶区,是视觉、听觉、体觉(来自身体各部分的感觉)和前庭器官神经通路的交会处,被许多科学家认为是人体综合各种感觉,产生更高等的神经、认知活动的地方。由于爱因斯坦的这片脑区较大,因此他有着超于常人的优异视觉空间认知、数学能力和运动想象能力。   第六奥秘:“颞叶抽象”的智能   有记载显示,爱因斯坦3岁才会说话,而且在3岁之后一直很少说话,即使好不容易开口了,也说得非常非常慢。事实上,爱因斯坦把所有的句子都要在脑子里过一遍,觉得没问题了才说出来。直到9岁后,爱因斯坦才放弃了这么做。   为此,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教授桑德拉·维特森最近研究发现,爱因斯坦大脑颞叶里一块主管语言的区域,其较宽区域的神经元密度低于常人,这就能够解释爱因斯坦白幼不善于用语言交流的原因。维特森进而推论,爱因斯坦后脑颞叶下部的区域比一般人宽,也影响了邻近主管语言区域的发展。其实,作为史上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爱因斯坦的抽象能力是超凡的。而他曾经说过,自己几乎不以语言文字的方式思考,而是像放电影一样用图画般的想象力来思考问题,这与他较宽的后脑颞叶下部区的想象与空间认知功能恰好呼应。   第七奥秘:“侧顶叶”的超理性思维   揭开爱因斯坦大脑“侧顶叶”超理性思维奥秘的,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神经学教授玛丽安·戴蒙德博士。她认为,对小鼠的多项实验证明,大脑是位讲究效率的秘书。由此她将爱因斯坦的大脑切片和11位普通人的大脑切片对比后发现,爱因斯坦大脑位于左侧顶叶的那块标本里,其中神经细胞组织对神经元的比例,比普通人的要多73%以上。这一实验结果发表在1985年出版的《实验神经病学》杂志上。   获得这一实验结果后,戴蒙德博士开始了一系列关于爱因斯坦“侧顶叶”超理性思维奥秘的探索,至今的各种调查与研究的结论是:智力的高低并不取决于脑的大小,而取决于脑中各个神经细胞组织的数量多少以及轴突与神经元发生的复杂程度。这一结论说明,才华横溢的爱因斯坦在展示他非同寻常的超理性思维能力时,有一种非常活跃又能力非凡的智慧能力。   第八奥秘:“下叶区”的天才   关于爱因斯坦大脑“下叶区智慧”的研究也有新的发现。不久前,由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教授桑德拉,威尔特森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位于爱因斯坦后脑左右半球的上部顶下叶区域比常人大15%,其机理非常发达。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认为爱因斯坦的天才是天生的,并非全靠后天用功求学得来,证实后天的努力虽然也能成才,但天生天才也是事实。大脑中负责视觉思考和空间推理的顶下叶区域发达,对一个人的数学思维、想象力以及视觉空间认识都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一研究解释了为何爱因斯坦有独特的抽象思维与过人的空间认知能力——左右半球的上部顶下叶区域比常人要大。   斯帕克指出,爱因斯坦大脑左右上部顶下叶区一般大,二者都大于常人15%,而脑重不增。有了这个完整、宽大的小叶,即可通过千百万突触所构成的微循环,容纳更丰富也更紧凑的空间与数学推理的逻辑思维线路。因此,思维敏捷、思路活跃的爱因斯坦之所以成为绝世天才,很可能是胎儿发育早期自然形成的。   第九奥秘:“脑轮廓”的特异   为了探寻天才之所以成为天才的原因,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神经科学教授戴蒙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人类学系的教授迪安·法尔克联合领导的研究小组,最近通过化石分析技术重建了爱因斯坦的脑部轮廓,首次展示出爱因斯坦大脑皮层中十几个与常人不同的特异细微之处。而这些区别,也许就是爱因斯坦能以全新视角诠释物理学的智慧奥秘所在。   特异之一:作为研究古人类神经中枢演变过程的权威专家,戴蒙教授发现爱因斯坦大脑顶叶区域的皮层高低起伏与众不同,暗示着爱因斯坦脑部那些与数学、视觉、空间认知有关的皮层经过了重新分布。   特异之二:爱因斯坦大脑不仅在左右上部顶下叶区比一般人大15%,更不寻常的是顶下小叶区缺少常人都有的一条特殊的裂缝,导致两块关键的脑部区域成为一个整体。有了这个完整、宽大的小叶,即可通过千百万突触所构成的微循环,容纳更丰富也更紧凑的空间与数学推理的超凡逻辑思维缨路。   特异之三:这是最令人类学教授迪安·法尔克兴奋的发现,在爱因斯坦大脑虚拟展示的运动皮质照片上可以看到类似球形突起状的构造。迪安认为,在专业钢琴师和小提琴手的神经中枢上也发现过类似的结构,那是长时间的手部锻炼引起的。这可能与爱因斯坦从小接受的小提琴训练有关。   特异之四:这是维特森发表在《柳叶刀》上的研究新成果。一般人的大脑里有一条叫做“外侧裂”的脑沟穿过这里,沟的尾稍嵌入一块名为“缘上回”的区域。而在爱因斯坦的大脑照片上则显示,他的“外侧裂”在进入顶叶下部区域之前就与另一条脑沟合并,“缘上回”也显得更为完整。维特森认为,一般情况下,大脑中神经连接密集的地方形成凸起的脑回,而神经连接比较稀少的地方则凹下变成脑沟。爱因斯坦戛然而止的外侧沟,正好说明他的顶叶下部区域比一般人的神经连接更密集。   特异之五:这是迪安·法尔克在《进化神经科学前沿》上发表的最新研究成果。爱因斯坦大脑表层的很多部分没有凹沟,因此神经细胞可以通行无阻地沟通,思维也能够活跃无比。维特森指出,爱因斯坦大脑的顶叶异常发达,在形态上也有特异之处,例如侧脑裂并不明显,特别是左半球。因此顶叶下段皮质中的神经元易于相互联系,使爱因斯坦在视觉、空间认知、数学思考、运动知觉这些认知领域中,表现出超卓的智力。   特异之六:法尔克还发现,爱因斯坦大脑两侧顶叶区域的凹槽和凸起模式十分罕见。她由此推测,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同爱因斯坦善于把物理问题概念化的卓越才能有关。她指出,爱因斯坦作为“综合性思想家”的才能可能源于他大脑顶叶不同寻常的结构。这项研究成果刊登在最新一期的《进化神经科学》杂志上。   许多科研人员说,爱因斯坦大脑结构展现的“九大奥秘”也许并非独一无二,其左右半脑与再分区的额叶、顶叶、枕叶、颞叶,以及脑细胞末端神经组织更多的特点在其他人的大脑中也可能存在,只不过其他人从未有“用武之地”而已。但是,科学家提醒说,大脑结构不宜完全被看成是一种智力标志,“某些人的心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因素,其个体潜能的全面实现依赖于多种后天和环境因素”。

范文五:探密爱因斯坦大脑

“爱因斯坦的脑部真的不同寻常。”福尔克博士说,“至少脑部皮层看上去就与众不同,让我们产生很多想法。”  和每个人一样,爱因斯坦的脑部也是思维活动的中心。  爱因斯坦于1955年逝世后,人们对其脑部拍摄了照片。通过对这些照片的研究,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尔克发现,爱因斯坦大脑皮层有十几个与常人有异的细微之处,这些区别也许就是爱因斯坦能以全新视角诠释物理学的原因所在。福尔克博士的研究成果向我们表明,脑部是如何影响这个20世纪最著名智脑的思维活动的。  爱因斯坦对物理学的那些颠覆性理论,都是数十亿根神经交互而成的250亿个神经元的产物。人类的脑部密度如此之高,一团针箍大小的脑组织通常有5000万个神经元,1万亿个突触。爱因斯坦的思想,以200英里的时速在9.3万英里的闭合神经纤维迷宫中飞驰。  作为一个研究古人类神经中枢演变过程的专家,福尔克博士习惯于研究那些已经不存于世的脑部。通过对25张爱因斯坦脑部解剖照片的研究,她发现其脑部顶叶区域的皮层高低起伏与众不同,暗示着爱因斯坦脑部那些与数学、视觉、空间认知有关的皮层经过了重新分布。  虽然爱因斯坦发表了300篇科学论文,但他无法简单描述出自己是如何思考的。“一个新的想法会突然出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爱因斯坦有一次这样说道。他的思想“宛如天马行空”。作为一个理论家,他在思考物理学课题时,有时想象自己骑着一道光线飞行,或被困在电梯里自由坠落。“我很少通过文字来思考,只有当一个想法闪现后,我才会尝试用文字来表达出来……毫无疑问,我们的思维大多数时间不以符号为载体,而且大多数是下意识的思维。”当有人告诉他许多人通过文字来思考时,爱因斯坦笑了。  爱因斯坦76岁时在美国新泽西州逝世,医院里一个古怪的病理学家托马斯?哈维做了例行的尸体解剖,他把爱因斯坦的脑部移走作为日后研究之用——显然这是他自作主张的行为。他把脑部浸入防腐液,切成240块,每块约有两茶匙的脑组织。他在承物玻璃片上制成1000份切片样本,以备在显微镜下观察。  但几十年过去了,哈维医生一直无法说服别人认真研究这些东西。爱因斯坦的脑部切片长年尘封在哈维医生办公桌底下小冰箱旁边的一个苹果酒盒子里。  直到1985年,对爱因斯坦脑部的第一次科学分析才正式开始。具有开拓精神的神经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马里恩?戴蒙德发现,在一些脑组织样本中,爱因斯坦的大脑有更多细胞向每个神经元提供养份。那些提供养份的脑细胞位于管理数学和语言机能的区域,福尔克博士猜测说,这也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爱因斯坦具有“非同寻常的抽象思维能力”。  随后,哈维医生联系神经心理学家、加拿大安大略省哈密尔顿市麦克马斯特大学的桑德拉?维特森。作为认知学和神经解剖比较学的权威,维特森博士收集的普通大脑数量位居世界前列,并在捐献者生前对其进行智力测试和行为调查,并依此对这些大脑做出细致比较和分类。  “哈维医生事先沒有和我联系,就发来一个包裹——里面是脑部切片,邮件上只写了我的地址,而沒留下回信方式。”维特森博士回忆道,“这些爱因斯坦的脑部切片不断通过邮件发过来,从不写明包裹内容,也从不保价。”  她将爱因斯坦的脑部切片与其收集的普通男女的脑部做比较,爱因斯坦大脑的绝大部分都很普通,但她发现一块与视觉和空间推理相关的区域——顶下小叶——比一般人大15%。更不寻常的是,爱因斯坦的顶下小叶缺少一条特殊的裂缝,导致两块关键的脑部区域成为一个整体。  “我无法证明那里就是爱因斯坦在思考相对论时所使用的脑部区域。”维特森博士说,“我们猜测,这种生理异常可能让他在进行三维思考时拥有优势。”  沒人知道爱因斯坦奇特的脑部构造是否就是他成为天才的原因或结果。毫无疑问,他的一些才华来自遗传基因;但他从事的课题需要大量的研究思考,这种思维活动也可能会改变其脑部构造。举例而言,2009年5月中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神经影像实验室(Laboratory of Neuroimaging)在《神经影像》杂志上公布一项研究报告,经常冥想会扩大脑部控制情绪的区域。  事实上,福尔克博士在爱因斯坦大脑的运动皮质照片上看到的类似球形突起状的构造可能是受益于他年轻时的肌肉锻炼,在专业钢琴师和小提琴手的神经中枢上也发现过类似的结构,那是长时间的手部锻炼引起的。  “我真希望爱因斯坦还活着,”福尔克博士说,“这样我们可以多问一点关于他怎么思考的问题。”  (罗智敏摘自《环球工商》)

范文六:爱因斯坦大脑之谜

G U N G A   Ao U YED  U JI

龆 母

顺 当 当 地打 开 了爱因 斯 坦的 骨颅. 大 脑 完 整地  取 把 了出来 , 藏起 来 , 为 己 。 有 据私

爱 因斯 坦家人的殓装时现尸体异发常 , 经仔 细 检 查, 发颅现骨 已 被开打, 大脑 不 而飞翼 ,于是 找 到验

尸医 生哈 维 问 询。 哈维推 托 说 , 医院 里病死 的

都要进 人脑行 部检 。爱因查坦斯的 家人 信为真以,

就也没 有 进 步一 究 。追

哈 医维生 时当 42岁 他,把爱因斯坦 的大 悄脑  悄 回带中 , 家在泡毒消 防药水腐 里 来,又用树  浸 后固脂化 ,成切大 约 0片 2他购买 了不。少 保 设 存 再0

备 ,开并对始大进行脑究研 。

哈 维保 着爱存 因斯大脑坦的消息 快 很播传开

来. 引起许 多 科学 家的 兴趣 。 他 们通 过 各 关种系 与,

哈 取 得维联 系 , 望他和 一 起 研究 哈。 维 然 已虽经

对爱 因斯大坦脑的潜在 价有所值认识 ,但这 个大

脑究竟 有 什 重么 要价值 , 也 说 准 不所 以 ,。 他 当一 科 些

家 出要求后提 ,哈 维爽快都地提供脑 切 让片们

他研 ,究重申只 借不 。卖些一有别用 的人愿心出 意但 几十 万美元 , 希望 买断 因爱斯 的坦脑大 切 片 维  . 以对哈方 术不心正或 有其 他景背为 南,一 概 以予 拒绝

。 据 , 说斯 因坦的 大 脑一 让 前 度苏联 克 格勃 问  爱 谍 诞 垂 尺  ,但 哈维 实 验室 的 保 措 安施相 当严密

国 , 画圈圆

克 勃格 了几试次皆 功而返无, 后弃放 了窃取脑大

大最。脑避

之IA NSIYI T N

A计的。 划

维哈保爱存大脑几氏十 ,年 科学界对该也 脑大  研究 几了年十。据不完全统计 , 研 过究 爱斯坦因大  脑 的科 家不下百名 。学有人测猜, 这其 肯中定惊

人 有的发 现 , 多 科很学 家 是 在政 府 的 授 意 进 下 研行  但 究 的 , 果 于 国属家 机 ,密便 发 。表成 不

DA

NOZAM l HI

●书春 王

学 斗爱因斯坦脑泰结部构的密 , 秘最被近加 拿 大经神家学解 破,大脑 责负数运算字的部分  比他

1 99 年74,岁高龄的哈维定把脑切决送片爱返  因8斯 生坦 作前的地 方———林普顿大斯学。

常大人1 %。 这发一一现宣经布, 5 即在立界上引世

轰 动起 。

午 4前 ,氏 脑大 被他 的医 生 仰兼慕 者 私 自   取 爱

3美

联 邦国 调 查局 . 曾 特 秘密跟 踪 爱大氏脑   I:

4 oo 0公里

在 “脑 ” , 前维 这于 一 年的

l 份带 爱  还 之 哈 0着月

并出 一直 保存下 来。 爱 因斯坦 去 世时 76 岁 ,普林 在 斯   顿医 院 为他治 病 的医 生名叫托 马 斯 ・ 维 。 哈 维哈 对 科 泰 斗学 仰 慕已久 , 也 一直 在 虑考 因爱斯 死坦 他

斯坦因的脑 切 片作,了一次乘 车 横 美贯 国旅的行 ,

由新 泽 州西到加 利福 亚 尼州, 行 的目有 i : 此

爱因斯

病 坦曾对哈维说 中 , 他想作过一次 贯横

美 东国西行 之,但这 个愿一望直没实有。如今 ,现哈 维 带 他的着大横穿美 脑国陆 大, 算是 替 爱因斯坦实  现 遗了 愿这是一。。

另外 两 个 目的是 , 因斯 爱坦的 孙 女 看看 脑切  片让 ; 在途 经堪萨 斯 州 时,也 让病 中 的 8 岁 0

老立下前遗 ,嘱 明厂声体进 火行 ,化 哈维这对份遗  ] 但嘱 不知情并 。所以. 凶爱坦 斯下咽后一最 气口 后 .  维便哈打了起这位大伟科家学的脑的主袋。意  事

有凑巧 . 那 天 负 偏责验 ,的 是正哈 维 此 。偏 1 时不 手下, 待 何时 ?哈 维把 验 厂 室房 门的一关 , 更 1 顺

, 斜 视毒

GU A G JlNO Y EUD  UA

友 — —作 家 伯 斯 开 勒开眼 界 。 生医 说, 勒 斯活  伯

长 了,不 充其量有还 个月可活 6。  在年轻作 帕家 特达 尼的陪同 下 .哈 维医生开 始了

携 带 因 斯 坦 爱 脑 横大越 美 国 陆 之大行 从 ,东 岸  他 新 泽的 州西 一直 西 岸 走的 加利 尼 亚 州 , 部 福行程  超过全4O OO 公 。里  虽然 爱因 斯坦 大的 脑成 哈 了维的 “ 有 财 产 ”  私

晴,保 教授的 申请报 告。

山 教 口授 199 9 年 1月公 开 了 初步 的研 究 结

1果, 发 称 爱 现因斯 坦 脑大 有明 显老 年 痴呆的症 状 ,

他死

时 7岁6 患.部腹动大脉瘤肿 。山口仍力努大从  揭示脑因爱斯坦才天的密。秘

威 尔 特 教 授森 导 的 研 究 小 领 组则 发现爱 斯因

但此之前在 ,国 已意早 识到它的重 要值价。 虽然  美

的坦天才 是天的生,并非 全靠后天用 求 学功得 ,  来 实证后天 努的虽力也然 成能才 , 生天天 才 也事是 但 实。据 威尔森研特究 的结 果.因 斯 大坦左脑半 右爱 球

的顶 下 叶域区, 常 人 大 % 1 常 , 达 。发 于后  比5 非 位脑 上 部 的 下 顶 区叶 发 达, 对一 个人 的 数 学思 维  、 想 象力以 及 觉视空 间 认识 。 发 着挥 重要 用 作。这   都 解 了为释 何 爱 因 斯 有坦独 特 的 思 维 才智, 过人 。

爱 因 斯坦 大 脑 另的 一特 点 是 层 很,多 部 分   没

表有要求 没哈维大把 脑献贡 来 ,出为 了以但万防一,   当 哈 维

要 把 大 脑 实 验 从 室取中出 , 准备横 贯 大 陆  时 ,负责 保 护 大 脑 的美 困 联 调邦 查局 吃大一 惊 , 连  忙 人 派秘密 跟 踪。 维 哈不知 道 他,从 东 到 西走

0 0 40里公 .邦联调局查一特竟 跟踪然了 他4 O I : O 公

里O !

期 ,间哈 维帕特尼和 悠闲达地来到拉斯维 加  斯赌场 ,虽 爱 因斯然 坦的 明聪脑就大在他们身 边,   但 它 没并保有佑 他们 两人, 点把差 费输 了路出去 ,   赶紧离 开这个是非了之 地。维哈 与还帕特尼达玩 开 笑: 自从 保 存科学 斗泰脑袋的以 , 的运来一气  直“ 我 好很 . 为什么 今 天灵 不?了莫非爱因 坦斯想离 开 不我的实验

室”  ?哈 维抵 达洛 杉 矶后 , 到找 爱因斯 的 坦 女 孙 给

有沟(凹问沟 )这些 凹沟 就 像脑中 的路障, 回 ,使 神 经 胞受细 阻 , 互相联以系 , 难如脑果 没中有碍障, 神

细经 胞 可就洒行 无 阻 沟通地, 思 就 维 能活跃 无比 。

威尔特森

的研究小 把爱组因 斯坦脑大 与9 9 名已  老年男死的脑 女比部较后, 得出 了一结这论。

她看细了 爷的爷脑大 。她 非兴奋常 接。 , 哈维着进 走 地一当所中 ,学 学让 们生见 识 识科见 学泰斗的 山

真 面庐 。脑 目 片切 装在玻 璃 瓶 ,内 生 们一边 围观 ,学一   边发出 赞 叹 声 , 时不 地 用手抚 摸 玻 瓶 。璃由 于   近

还 区别 ……

口  口 口 口 ・  骥冯才

年克隆 动大物行 其道, 隆人克呼 之 欲 ,出 子们竞   孩这 对超个大级脑 提了一个 出似玩看 笑,实际 上常非 严  的问峻 题:如果这 个脑 大到落怖恐 子的分里手 怎 么

?办

个这题竟问 一然下子难住了 哈维 ,等不他回  但 答 ,其

中一 个学 已生 经给 出 答案 : 来 恐将 怖 组织  “ 的领 袖 定必是 X X X 因・斯 坦 ! 参 观在哄 笑声 中    爱 ”

美个朋国 友问 “我 你看 国中人美和国 的主人

束结。

经 辗历转 , 才 脑 之最 后回 到 爱因 斯 坦去 世 的   地 方天

。要

别 是区什 ?么” 说 你: 们与 人 触接, 先 拉是开  我 “首

离, 距后然选; 择我是先混在一们起 , 后然区 别。  我们

的 麻 烦往 往事绞成 一团 人,与 人 间之 的关 系比 较繁  琐; 们 的 麻 烦往 往 孤是 。独”你 这 个 美 国朋 友 点头 是 称。

哈维顺 完利 成了 “

大脑长 ”正 式 把 征爱 因 斯 坦

,大

脑交给 了林 斯顿普 院医管保 。大此 经脑 4历 年

3辗 的 转 终, 到 回了爱 因 斯坦 逝 的世地 。 大 脑 方送

我最着桌上指的说 :菜们你就像你们的 菜, “、 鸡炸

薯条 、檬 ,都分摆开, 柠 全 由你选 着吃 ;们 我像 们的 我

后回, 方院很便快到 收份希几望进 行研究 的申请报 告 , 中 包 括加拿大 安大略省 克麦马斯特大 学教女   其 桑授拉 ・ 德尔威特 森、本E群马学大医 院学山的 口 t

菜, 都切碎 了,

在 拌一起 ,炒 嫌 还粘到不 一块 再勾上

,些 芡 , 粉 味 样才 出 来。 ”国 友 听 朋后 大 。 这笑 美

-   嘲G U N G A   Ao U YED  U JI

龆 母

顺 当 当 地打 开 了爱因 斯 坦的 骨颅. 大 脑 完 整地  取 把 了出来 , 藏起 来 , 为 己 。 有 据私

爱 因斯 坦家人的殓装时现尸体异发常 , 经仔 细 检 查, 发颅现骨 已 被开打, 大脑 不 而飞翼 ,于是 找 到验

尸医 生哈 维 问 询。 哈维推 托 说 , 医院 里病死 的

都要进 人脑行 部检 。爱因查坦斯的 家人 信为真以,

就也没 有 进 步一 究 。追

哈 医维生 时当 42岁 他,把爱因斯坦 的大 悄脑  悄 回带中 , 家在泡毒消 防药水腐 里 来,又用树  浸 后固脂化 ,成切大 约 0片 2他购买 了不。少 保 设 存 再0

备 ,开并对始大进行脑究研 。

哈 维保 着爱存 因斯大脑坦的消息 快 很播传开

来. 引起许 多 科学 家的 兴趣 。 他 们通 过 各 关种系 与,

哈 取 得维联 系 , 望他和 一 起 研究 哈。 维 然 已虽经

对爱 因斯大坦脑的潜在 价有所值认识 ,但这 个大

脑究竟 有 什 重么 要价值 , 也 说 准 不所 以 ,。 他 当一 科 些

家 出要求后提 ,哈 维爽快都地提供脑 切 让片们

他研 ,究重申只 借不 。卖些一有别用 的人愿心出 意但 几十 万美元 , 希望 买断 因爱斯 的坦脑大 切 片 维  . 以对哈方 术不心正或 有其 他景背为 南,一 概 以予 拒绝

。 据 , 说斯 因坦的 大 脑一 让 前 度苏联 克 格勃 问  爱 谍 诞 垂 尺  ,但 哈维 实 验室 的 保 措 安施相 当严密

国 , 画圈圆

克 勃格 了几试次皆 功而返无, 后弃放 了窃取脑大

大最。脑避

之IA NSIYI T N

A计的。 划

维哈保爱存大脑几氏十 ,年 科学界对该也 脑大  研究 几了年十。据不完全统计 , 研 过究 爱斯坦因大  脑 的科 家不下百名 。学有人测猜, 这其 肯中定惊

人 有的发 现 , 多 科很学 家 是 在政 府 的 授 意 进 下 研行  但 究 的 , 果 于 国属家 机 ,密便 发 。表成 不

DA

NOZAM l HI

●书春 王

学 斗爱因斯坦脑泰结部构的密 , 秘最被近加 拿 大经神家学解 破,大脑 责负数运算字的部分  比他

1 99 年74,岁高龄的哈维定把脑切决送片爱返  因8斯 生坦 作前的地 方———林普顿大斯学。

常大人1 %。 这发一一现宣经布, 5 即在立界上引世

轰 动起 。

午 4前 ,氏 脑大 被他 的医 生 仰兼慕 者 私 自   取 爱

3美

联 邦国 调 查局 . 曾 特 秘密跟 踪 爱大氏脑   I:

4 oo 0公里

在 “脑 ” , 前维 这于 一 年的

l 份带 爱  还 之 哈 0着月

并出 一直 保存下 来。 爱 因斯坦 去 世时 76 岁 ,普林 在 斯   顿医 院 为他治 病 的医 生名叫托 马 斯 ・ 维 。 哈 维哈 对 科 泰 斗学 仰 慕已久 , 也 一直 在 虑考 因爱斯 死坦 他

斯坦因的脑 切 片作,了一次乘 车 横 美贯 国旅的行 ,

由新 泽 州西到加 利福 亚 尼州, 行 的目有 i : 此

爱因斯

病 坦曾对哈维说 中 , 他想作过一次 贯横

美 东国西行 之,但这 个愿一望直没实有。如今 ,现哈 维 带 他的着大横穿美 脑国陆 大, 算是 替 爱因斯坦实  现 遗了 愿这是一。。

另外 两 个 目的是 , 因斯 爱坦的 孙 女 看看 脑切  片让 ; 在途 经堪萨 斯 州 时,也 让病 中 的 8 岁 0

老立下前遗 ,嘱 明厂声体进 火行 ,化 哈维这对份遗  ] 但嘱 不知情并 。所以. 凶爱坦 斯下咽后一最 气口 后 .  维便哈打了起这位大伟科家学的脑的主袋。意  事

有凑巧 . 那 天 负 偏责验 ,的 是正哈 维 此 。偏 1 时不 手下, 待 何时 ?哈 维把 验 厂 室房 门的一关 , 更 1 顺

, 斜 视毒

GU A G JlNO Y EUD  UA

友 — —作 家 伯 斯 开 勒开眼 界 。 生医 说, 勒 斯活  伯

长 了,不 充其量有还 个月可活 6。  在年轻作 帕家 特达 尼的陪同 下 .哈 维医生开 始了

携 带 因 斯 坦 爱 脑 横大越 美 国 陆 之大行 从 ,东 岸  他 新 泽的 州西 一直 西 岸 走的 加利 尼 亚 州 , 部 福行程  超过全4O OO 公 。里  虽然 爱因 斯坦 大的 脑成 哈 了维的 “ 有 财 产 ”  私

晴,保 教授的 申请报 告。

山 教 口授 199 9 年 1月公 开 了 初步 的研 究 结

1果, 发 称 爱 现因斯 坦 脑大 有明 显老 年 痴呆的症 状 ,

他死

时 7岁6 患.部腹动大脉瘤肿 。山口仍力努大从  揭示脑因爱斯坦才天的密。秘

威 尔 特 教 授森 导 的 研 究 小 领 组则 发现爱 斯因

但此之前在 ,国 已意早 识到它的重 要值价。 虽然  美

的坦天才 是天的生,并非 全靠后天用 求 学功得 ,  来 实证后天 努的虽力也然 成能才 , 生天天 才 也事是 但 实。据 威尔森研特究 的结 果.因 斯 大坦左脑半 右爱 球

的顶 下 叶域区, 常 人 大 % 1 常 , 达 。发 于后  比5 非 位脑 上 部 的 下 顶 区叶 发 达, 对一 个人 的 数 学思 维  、 想 象力以 及 觉视空 间 认识 。 发 着挥 重要 用 作。这   都 解 了为释 何 爱 因 斯 有坦独 特 的 思 维 才智, 过人 。

爱 因 斯坦 大 脑 另的 一特 点 是 层 很,多 部 分   没

表有要求 没哈维大把 脑献贡 来 ,出为 了以但万防一,   当 哈 维

要 把 大 脑 实 验 从 室取中出 , 准备横 贯 大 陆  时 ,负责 保 护 大 脑 的美 困 联 调邦 查局 吃大一 惊 , 连  忙 人 派秘密 跟 踪。 维 哈不知 道 他,从 东 到 西走

0 0 40里公 .邦联调局查一特竟 跟踪然了 他4 O I : O 公

里O !

期 ,间哈 维帕特尼和 悠闲达地来到拉斯维 加  斯赌场 ,虽 爱 因斯然 坦的 明聪脑就大在他们身 边,   但 它 没并保有佑 他们 两人, 点把差 费输 了路出去 ,   赶紧离 开这个是非了之 地。维哈 与还帕特尼达玩 开 笑: 自从 保 存科学 斗泰脑袋的以 , 的运来一气  直“ 我 好很 . 为什么 今 天灵 不?了莫非爱因 坦斯想离 开 不我的实验

室”  ?哈 维抵 达洛 杉 矶后 , 到找 爱因斯 的 坦 女 孙 给

有沟(凹问沟 )这些 凹沟 就 像脑中 的路障, 回 ,使 神 经 胞受细 阻 , 互相联以系 , 难如脑果 没中有碍障, 神

细经 胞 可就洒行 无 阻 沟通地, 思 就 维 能活跃 无比 。

威尔特森

的研究小 把爱组因 斯坦脑大 与9 9 名已  老年男死的脑 女比部较后, 得出 了一结这论。

她看细了 爷的爷脑大 。她 非兴奋常 接。 , 哈维着进 走 地一当所中 ,学 学让 们生见 识 识科见 学泰斗的 山

真 面庐 。脑 目 片切 装在玻 璃 瓶 ,内 生 们一边 围观 ,学一   边发出 赞 叹 声 , 时不 地 用手抚 摸 玻 瓶 。璃由 于   近

还 区别 ……

口  口 口 口 ・  骥冯才

年克隆 动大物行 其道, 隆人克呼 之 欲 ,出 子们竞   孩这 对超个大级脑 提了一个 出似玩看 笑,实际 上常非 严  的问峻 题:如果这 个脑 大到落怖恐 子的分里手 怎 么

?办

个这题竟问 一然下子难住了 哈维 ,等不他回  但 答 ,其

中一 个学 已生 经给 出 答案 : 来 恐将 怖 组织  “ 的领 袖 定必是 X X X 因・斯 坦 ! 参 观在哄 笑声 中    爱 ”

美个朋国 友问 “我 你看 国中人美和国 的主人

束结。

经 辗历转 , 才 脑 之最 后回 到 爱因 斯 坦去 世 的   地 方天

。要

别 是区什 ?么” 说 你: 们与 人 触接, 先 拉是开  我 “首

离, 距后然选; 择我是先混在一们起 , 后然区 别。  我们

的 麻 烦往 往事绞成 一团 人,与 人 间之 的关 系比 较繁  琐; 们 的 麻 烦往 往 孤是 。独”你 这 个 美 国朋 友 点头 是 称。

哈维顺 完利 成了 “

大脑长 ”正 式 把 征爱 因 斯 坦

,大

脑交给 了林 斯顿普 院医管保 。大此 经脑 4历 年

3辗 的 转 终, 到 回了爱 因 斯坦 逝 的世地 。 大 脑 方送

我最着桌上指的说 :菜们你就像你们的 菜, “、 鸡炸

薯条 、檬 ,都分摆开, 柠 全 由你选 着吃 ;们 我像 们的 我

后回, 方院很便快到 收份希几望进 行研究 的申请报 告 , 中 包 括加拿大 安大略省 克麦马斯特大 学教女   其 桑授拉 ・ 德尔威特 森、本E群马学大医 院学山的 口 t

菜, 都切碎 了,

在 拌一起 ,炒 嫌 还粘到不 一块 再勾上

,些 芡 , 粉 味 样才 出 来。 ”国 友 听 朋后 大 。 这笑 美

-   嘲

范文七:爱因斯坦的大脑与素食

>

因斯的大脑坦与食素

为么什爱因斯坦会那么离谱聪明?不的仅我想不你明,只白能白白流口水羡艳就。连了偷因斯爱脑袋坦家的——伙美病理学国家马斯托不明都白

五十前年的那个多雾的晨,凌相“论之父对”因斯爱在坦林斯顿普大学院逝世医。哀痛的人却发们爱因现斯的坦大被人取出脑,落下明。爱因斯坦大脑不下的落,及以颗堪这称史上历最聪明的大到脑底有过何之处,人成2为0世最传纪奇的团之谜。

一到直最,前近林斯顿普大学理病主任科马托.斯维哈次首受接国《美国家理地频道专访,彻》底光整个事件曝绝的内幕。对不仅他走了爱偷因斯的大坦脑,令最震人惊是,的为方了便究,他竟将研因爱斯大脑坦成了切20块4是什么!“机”动让堂堂教授如此狂疯?如今1岁9高的哈龄对着维话狂喊筒“我太想:道知因爱斯大坦脑的秘密了”。

实我其能理解不为么什个“一偷”还能愤怒的狂小喊,来后想想,明白了——维“哈机算关”,也尽没弄明爱白斯坦因什么那为离么谱的明。哈维聪经详细检查发过现爱,斯因的大坦脑,表从面皮的层积面、结构脑的重和来量看,和普通没什人两么。样的他脑重也有只120克3略低,于男的平人值均并,出不。

众我觉

研得爱究斯坦I因Q从只究研那“死个脑”大的构结远远是不的,最够能好从细胞脑神及经元入手。一生人来下脑,内有14就亿0个胞细长,成也人运用了5只8-%的细脑胞聪明。关键,的多是醒几个沉睡摇中脑细的,领胞导它们一个个挥最发大的功能。所以细脑的生胞和长工环作境对人,IQ的影真是响键因素关。

怎样吃定决是你样怎人—的科—学家发现饮:和I食间的Q关联——B”CB闻,美新国神学经威廉家布鲁克.(eNurocsienistWitlialmrBoos,okfhtUenversityoifewMeNxcionilAubueqruq,USA)的e究研果,结密解饮和食IQ关系咦的?!食?饮等,等等等,虽然爱斯因大坦样子脑和普通人样一,但他的饮食可是和同时的人大代不样——爱一因坦斯吃素是!的

因斯坦边爱吃边说:“吃可以让素智慧不蒙蔽”,被素“食者所成性情上的生改和变化净对人类,都有当好相的益利,以素食对人类所很吉。”“我祥的们任是一定务要解放们我己自这,需要大我扩们情同圈的子包,容有的所灵,生抱拥美妙大的自。然没什有么够能比食素加更益于人类的健康有并增,在加球地生存的机上了。”“会果如世全界都行采素,就食可以改人变的命类。”运

因斯爱坦的话是精辟真,人之所以伟成伟为人,就在于走了一他条确正的路而。是且在绝多数人大还迷糊糊的

迷时候他已经成,的功在走正确了路的上。

素食增进

QI,有是严谨的科依据学和可的观据支持的数:脊液内脑碱性越高,相应IQ越高(1)的动。蛋白物的摄入加人增体体液—当然包—脑括脊液—的酸性—而植物,白蛋恰相反它,是碱食性保物体液的酸护平碱衡2(。很多)经神及生学理学实不仅验实证了植物性饮食对大脑织组极有其益,还解了其释的作中用机(3)。制过以不都上近1是20年,的学科究研,因斯爱坦怎么发现是“素食进增IQ”的?呢嘿嘿我,想他定是向一们我国中两人年千前的祖老宗学的——大戴礼记“:食,勇肉而敢;焊食素智慧而,巧。”

范文八:解密爱因斯坦的大脑

世上真有天生非凡的大脑吗,大脑构造跟聪明才智之间是否有联系呢?为了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科学家们分析了举世闻名的杰出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大脑构造。      有十几个与常人有异的细微之处      爱因斯坦于1955年逝世后,人们对其脑部拍摄了照片。通过对这些照片的研究,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尔克发现,爱因斯坦大脑皮层有十几个与常人有异的细微之处,这些区别也许就是爱因斯坦能以全新视角诠释物理学的原因所在。   和每个人一样,爱因斯坦的脑部也是思维活动的中心。爱因斯坦对物理学的那些颠覆性理论,都是数十亿根神经交互而成的250亿个神经元的产物。人类的脑部密度如此之高,一团针箍大小的脑组织通常有5000万个神经元,1万亿个突触。爱因斯坦的思想,以200英里的时速在9.3万英里的闭合神经纤维迷宫中飞驰。   没人能确切说出,思想和创意是怎么从这么多特殊细胞的运动中萌生出来的。费城德雷塞尔大学和伊利诺州美国西北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以脑电图的测量结果来看,创新思想者的脑电波活动方式通常与采用系统方法解决问题的人不同。   作为一个研究古人类神经中枢演变过程的专家,福尔克博士习惯于研究那些已经不存于世的脑部。通过对25张爱因斯坦脑部解剖照片的研究,她发现其脑部顶叶区域的皮层高低起伏与众不同,暗示着爱因斯坦脑部那些与数学、视觉、空间认知有关的皮层经过了重新分布。   虽然爱因斯坦发表了300篇科学论文,但他无法简单描述出自己是如何思考的。“一个新的想法会突然出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爱因斯坦有一次这样说道。他的思想“宛如天马行空”。作为一个理论家,他在思考物理学课题时,有时想象自己骑着一道光线飞行,或被困在电梯里自由坠落。“我很少通过文字来思考,只有当一个想法闪现后,我才会尝试用文字来表达出来……毫无疑问,我们的思维大多数时间不以符号为载体,而且大多数是下意识的思维。”当有人告诉他许多人通过文字来思考时,爱因斯坦笑了。      脑部大小并非衡量智商的正确尺度      一个世纪以来,科学家们比较过不少著名人物的脑部,希望找到神经系统结构和天才之间的联系。这是一项很令人兴奋的工作。   出于这一目的,前苏联科学家曾对列宁的脑部从事过绝密研究,希望在死去的脑细胞中找到其萌发社会革命思想的智力种子。在共产党文档库中发现了一份深藏的1936年医学报告。最近,德国余力希医学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分解了一个能流利掌握60国语言的翻译的脑部,希望找到其超强语言能力的秘密。然而,上述两项研究都没有结论性的发现。   对脑部进行比较研究后的结论证实,脑部大小并非衡量智商的正确尺度。爱因斯坦的大脑重2.7磅,比大多数男性的都要轻。1921年诺贝尔奖获得者阿纳托尔・法朗士的大脑只有2.1磅,而列宁重3磅的大脑只是达到平均水准而已。俄罗斯文学家伊万・屠格涅夫的脑部在这几个人当中首屈一指,重4.4磅。   没人知道爱因斯坦奇特的脑部构造是否就是他成为天才的原因或结果。毫无疑问,他的一些才华来自遗传基因;但他从事的课题需要大量的研究思考,这种思维活动也可能会改变其脑部构造。举例而言,2009年5月中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神经影像实验室在《神经影像》杂志上公布一项研究报告,经常冥想会扩大脑部控制情绪的区域。   事实上,福尔克博士在爱因斯坦大脑的运动皮质照片上看到的类似球形突起状的构造可能是受益于他年轻时的肌肉锻炼,在专业钢琴师和小提琴手的神经中枢上也发现过类似的结构,那是长时间的手部锻炼引起的。

范文九:探密爱因斯坦大脑

“爱因斯坦的脑部真的不同寻常。”福尔克博士说,“至少脑部皮层看上去就与众不同,让我们产生很多想法。”   和每个人一样,爱因斯坦的脑部也是思维活动的中心。   爱因斯坦于1955年逝世后,人们对其脑部拍摄了照片。通过对这些照片的研究,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 ty)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尔克(Dean Falk)发现,爱因斯坦大脑皮层有十几个与常人有异的细微之处,这些区别也许就是爱因斯坦能以全新视角诠释物理学的原因所在。福尔克博士的研究成果向我们表明,脑部是如何影响这个20世纪最著名智脑的思维活动的。   爱因斯坦对物理学的那些颠覆性理论,都是数十亿根神经交互而成的250亿个神经元的产物。人类的脑部密度如此之高,一团针箍大小的脑组织通常有5000万个神经元,1万亿个突触。爱因斯坦的思想,以200英里的时速在9.3万英里的闭合神经纤维迷宫中飞驰。   作为一个研究古人类神经中枢演变过程的专家,福尔克博士习惯于研究那些已经不存于世的脑部。通过对25张爱因斯坦脑部解剖照片的研究,她发现其脑部顶叶区域的皮层高低起伏与众不同,暗示着爱因斯坦脑部那些与数学、视觉、空间认知有关的皮层经过了重新分布。   虽然爱因斯坦发表了300篇科学论文,但他无法简单描述出自己是如何思考的。“一个新的想法会突然出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爱因斯坦有一次这样说道。他的思想“宛如天马行空”。作为一个理论家,他在思考物理学课题时,有时想象自己骑着一道光线飞行,或被困在电梯里自由坠落。“我很少通过文字来思考,只有当一个想法闪现后,我才会尝试用文字来表达出来……毫无疑问,我们的思维大多数时间不以符号为载体,而且大多数是下意识的思维。”当有人告诉他许多人通过文字来思考时,爱因斯坦笑了。   爱因斯坦76岁时在美国新泽西州逝世,医院里一个古怪的病理学家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做了例行的尸体解剖,但把爱因斯坦的脑部移走作为日后研究之用――显然这是他自作主张的行为。他把脑部浸入防腐液,切成240块,每块约有两茶匙的脑组织。他在承物玻璃片上制成1000份切片样本,以备在显微镜下观察。   但几十年过去了,哈维医生一直无法说服别人认真研究这些东西。爱因斯坦的脑部切片长年尘封在哈维医生办公桌底下小冰箱旁边的一个苹果酒盒子里。   直到1985年,对爱因斯坦脑部的第一次科学分析才正式开始。具有开拓精神的神经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的马里恩・戴蒙德(Marion Diamond)发现,在一些脑组织样本中,爱因斯坦的大脑有更多细胞向每个神经元提供养份。那些提供养份的脑细胞位于管理数学和语言机能的区域,福尔克博士猜测说,这也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爱因斯坦具有“非同寻常的抽象思维能力”。   随后,哈维医生联系神经心理学家、加拿大安大略省哈密尔顿市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的桑德拉・维特森(Sandra Wireison)。作为认知学和神经解剖比较学的权威,维特森博士收集的普通大脑数量位居世界前列,并在捐献者生前对其进行智力测试和行为调查,并依此对这些大脑做出细致比较和分类。   “哈维医生事先没有和我联系,就发来一个包裹――里面是脑部切片,邮件上只写了我的地址,而没留下回信方式。”维特森博士回忆道,“这些爱因斯坦的脑部切片不断通过邮件发过来,从不写明包裹内容,也从不保价。”   她将爱因斯坦的脑部切片与其收集的普通男女的脑部做比较,爱因斯坦大脑的绝大部分都很普通,但她发现一块与视觉和空间推理相关的区域――顶下小叶――比一般人大15%。更不寻常的是,爱因斯坦的顶下小叶缺少一条特殊的裂缝,导致两块关键的脑部区域成为一个整体。   “我无法证明那里就是爱因斯坦在思考相对论时所使用的脑部区域。”维特森博士说,“我们猜测,这种生理异常可能让他在进行三维思考时拥有优势。”   没人知道爱因斯坦奇特的脑部构造是否就是他成为天才的原因或结果。毫无疑问,他的一些才华来自遗传基因;但他从事的课题需要大量的研究思考,这种思维活动也可能会改变其脑部构造。举例而言,2009年5月中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 Angees)神经影像实验室(Laboratory of Neuroimaging)在《神经影像》(Neurolmage)杂志上公布一项研究报告,经常冥想会扩大脑部控制情绪的区域。   事实上,福尔克博士在爱因斯坦大脑的运动皮质照片上看到的类似球形突起状的构造可能是受益于他年轻时的肌肉锻炼,在专业钢琴师和小提琴手的神经中枢上也发现过类似的结构,那是长时间的手部锻炼引起的。   “我真希望爱因斯坦还活着,”福尔克博士说,“这样我们可以多问一点关于他怎么思考的问题。”      摘自《华尔街日报》2009.5

范文十:人们为何对爱因斯坦的大脑如此着迷?

人们为何对爱因斯坦的大脑如此着迷 1955年4月18日凌晨1点15分,76岁的爱因斯坦离开人世。爱因斯坦生前有遗嘱:身体火化,骨灰撒在一个没有任何标记的地方(an unmarked location)。也就是说,爱因斯坦希望自己死后在人世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既不要求一次性的发讣告、搞葬礼,更不希望永久性的修坟墓、立墓碑。爱因斯坦之所以这样做,据说并不是因为他老人家要体现高风亮节,更不是因为他有才就是任性,而是因为他老人家对“崇拜”恨之如骨。他作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顶尖科学家,首先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体会,那就是崇拜是科学的大敌,其次有一种深恶痛绝的憎恨,那就是崇拜不仅搞得被崇拜者很不舒服,更助长不公平的“恶习”。

爱因斯坦的遗愿能实现吗?《支离破碎:名人尸体的奇怪命运》(Restin Pieces: The Curious Fates of Famous Corpses)一书作者Bess Lovejoy讲了一个故事。60年前的一个人间四月天,发生了一起二十世纪最著名的盗窃事件,盗窃的目标不是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或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而是一堆粉红色皱巴巴的肉,那就是爱因斯坦的脑袋。“窃贼”先用一把骨头锯子锯开爱因斯坦的头盖,然后用一把凿子,撬出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大脑,然后你懂的,与所有的“窃贼”一样,他把“赃物”捎回了家,藏在了自己的家里。

随后的故事众所周知,爱因斯坦至今仍身首阴阳两界:他的身子被火化了,骨灰倒是遵照他的遗愿撒在了特拉华河上的一个秘密地点,但他的大脑却留在了人世间,被解剖,被研究,被放在医学博物馆展出。从身子比例看,爱因斯坦的遗愿绝大部分算是实现了,但他如果在天有灵,估计对自己大脑的这种命运绝对不会感到满意。

那个“窃贼”名叫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是普林斯顿医院的病理学家,他负责解剖爱因斯坦——找出了爱因斯坦的死因是主动脉破裂。哈维摘下爱因斯坦的脑袋并据为已有,这种行为被定性为“窃”,可能是因为没有得到爱因斯坦及其家人的许可,而事实上的确如此,否则爱因斯坦的儿子在获悉父亲的脑袋被摘并被私自保留后就不会震怒了。

哈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作了很多辩解,那理由听起来感觉就像孔乙己的名言“窃书不算偷”:首先,“窃”的动机是高尚的——希望可以用爱因斯坦的脑袋解开一些宇宙中最神秘的奥密(unlock some of the most mysterious secrets in the universe);其次,这么做并非完全非同寻常——那时医院经常在没有得到死者或其家属明确许可的情况下移除有趣或不寻常的器官作研究;最后,正如哈维经常挂在嘴边的,爱因斯坦的家人是给了解剖许可的——但即便如此,人家也并没有许可你摘掉脑袋并据为已有呀。听听哈维如何狡辩——而在作尸体解剖检查时大脑往往要被移除的。

明眼人一看,哈维显然是在踏床啮鼻,强词夺理。爱因斯坦的家人除了无可奈何,唯有提点要求:严格限制爱因斯坦的大脑只能用于科学研究,且研究结果只能发表在有品位的学术期刊上。

哈维本人并不是出色的脑科学家,尤其不是神经病专家,所以他摘下并保留爱因斯坦大脑的“高尚动机”不足为信,他应该把爱因斯坦的大脑奉献给脑科学家或专业的脑科研机构才算合情合理。但哈维辩解说,在与爱因斯坦家人争吵后,他不敢把大脑切片给其他科学家。就这样,爱因斯坦的大脑一直躺在哈维的房间里,在哈维莫名其妙遭解雇后,又被用一种叫做珂珞酊的类似塑料的材料包着,

并被分成1000多片和块(divided into more than 1,000 slices and chunks),陪伴哈维浪迹天涯,从新泽西到堪萨斯,然后到密苏里,再回到新泽西。

哈维对爱因斯坦的大脑窃了又切,如果不算“窃”,只能用“切”——痴迷般的情真意“切”——来解释了。种种迹象表明,对爱因斯坦大脑痴迷的远不止哈维一个人,这从哈维一直遭到外界压力,逼迫他交出爱因斯坦大脑可见一斑。哈维迫于压力后来陆续捐出了一些爱因斯坦大脑的切片或切块,这才导致了时至今日仍不断有研究爱因斯坦大脑的成果报道。这些报道,几乎每一个都引起科学家和普通大众的强烈关注,这也一定程度反映出人们对爱因斯坦大脑的痴迷程度。

或许,比爱因斯坦大脑更值得探讨的问题是人们为什么对爱因斯坦大脑如此着迷。现在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总体可归结于科学与非科学上的。非科学上的原因,说白了还是景仰或崇拜。Lovejoy认为,人们对名人的崇拜有点类似于宗教信仰,认为圣人身体的一部分,如手指、脚趾等不仅会深深地影响信徒,而且如果拥有它们还可与圣人“交流”;此外,名人通常是一个群体或社会的灵魂人物,他们就像校园红人(Big Men on Campus)或部落首领,是永远值得谈论的人,并不因为死亡而终结。爱因斯坦算得上名人中的名人、大牛中的大牛,他的大脑尤其堪称“最强大脑”,所以人们痴迷爱因斯坦的大脑就不足为怪了。值得一提的是,爱因斯坦曾经认为科学已经成为二十世纪的宗教,而他有时开玩笑说他自己就是第一个犹太圣人。从这个角度看,爱因斯坦的大脑被窃了又切,即使有违他的愿望而令他不开心,他也应该想得通。

科学上的原因正如科学问题一样是复杂的,有些正如哈维的言行所显示的,科研只是幌子;有些尽管不排除企图想观察、了解并最终控制人类大脑的工作方

式,但其中很难说没有夹杂景仰或崇拜的成份。纯粹从科学研究看,爱因斯坦的大脑应该不会比其他常人的大脑更有价值,更何况活体的大脑是非常复杂的(有人说是宇宙中最复杂的对象),而死亡的大脑,不管如何保存完好,与活人的大脑也非常不同。第一个研究爱因斯坦大脑的成果在爱因斯坦去世30年后的1985年面世,迄今已有不少研究成果报道,这些成果之间既有差异,也有矛盾,更有争议,例如,之前有报道称爱因斯坦的大脑有一些极其罕见的结构,而最新报道说“没发现与常人有很大差异”。

美国纽约佩斯大学的心理学家海因斯认为,研究爱因斯坦大脑的科学家们都陷入了一个怪圈——非要找出不一样来证明自己的结论。这也难怪,爱因斯坦能琢磨出那么深奥的全世界没几个人能理解的东西来,照理必然有一颗不一样的大脑。痴迷爱因斯坦大脑的科学家们还有一个动机也是昭然若揭的,那就是,通过研究爱因斯坦那颗典型的物理脑袋,迎合世人的好奇:究竟什么样的脑袋最会搞物理,什么样的脑袋语言很一般(科学网最近对爱因斯坦的一封信莫衷一是,急需这方面依据),什么样的脑袋小提琴充其量拉到业余水平,等等。不过,即使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也还存在一个难解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爱因斯坦究竟是因为有一颗不一样的脑袋才成为伟大的科学家,还是因为成了伟大的科学家才有了现在所看到的不一样的大脑?

爱因斯坦曾多次对赞扬他的成就的朋友说:“我完全知道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兴趣、专一、顽强工作,以及自我批评使我达到我想要达到的理想境界。”科学如果真的证明了爱因斯坦因为拥有“最强大脑”所以才做出了他的成就,那么我们究竟是信科学还是听爱因斯坦的“忽悠”呢?如果信科学,我等从事科学

研究的家伙最好趁早给自己的大脑做个影像,看看自己是不是那块料。如果不是那块料,那就趁早收摊;如果还行,那就要警惕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的“忽悠”了,科学研究哪需要什么兴趣、专一、顽强工作和自我批评,一颗对路的脑袋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