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范文精选】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范文大全】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专家解析】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优秀范文】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范文一:爱伦坡短篇小说

爱伦坡短篇小说

作品中

英文名

文名

出版日期 类型 说明

匿名发表。 恐

梅岑格

Metzengerstein

施泰因

1832-01-14 怖、

in Imitation of

讽刺

the German

最初副标题:A Tale

德洛梅

最初名:The Duke of

勒特公The Duc De L'Omelette 1832-03-03 幽默

l'Omelette

爵 耶路

撒冷的A Tale of Jerusalem 1832-06-09 幽默

故事 失去呼

Loss of Breath

甭甭 Bon-Bon

最初名:A Decided

1832-10-10 幽默

Loss 最初名:The

1832-12-01 幽默

Bargain Lost

瓶中手

MS. Found in a Bottle 1833-10-19 险、

稿

恐怖

1834-01

最初名:The 恐怖

Visionary。匿名发

幽会 The Assignation

贝蕾妮

Berenice

莫雷娜 Morella 捧为名

Lionizing

瘟疫王 King Pest

死荫

——寓Shadow - A Parable 言一则

四不象 Four Beasts in One 故弄玄

Mystification

虚 静——

Silence - A Fable 寓言一

1835-03

1835-04 1835-05

1835-09

1835-09 1836-03

1837-06

1838

恐怖

恐怖

讽刺 副标题: A Tale

最初名:King Pest

怖、the First。匿名发幽默 表

恐怖 匿名发表

副标题:The

Homo-Cameleopard 幽默

本篇初用名:

Epimanes

最初名:Von Jung, 幽默

the Mystific 最初名:Siope - A 幽默

Fable

1845年2月15日由《纽约世界报》再版

丽姬娅 Ligeia

1838-09

恐怖 发行,加入了丽姬娅

临终时以“征服者爬虫”为题所作诗。

如何写

布莱克How to Write a

1838-11

伍德式Blackwood Article 文章

初用名:The Scythe

绝境 A Predicament

1838-11

of Time。

莱克伍德式文章

续篇。 幽

钟楼魔The Devil in the

1839-05-18 默、

Belfry

讽刺 讽刺

恐怖

谐仿 “绝境”介绍篇

被用光The Man That Was Used

1839-08

的人 Up

厄舍府The Fall of the House

1839-09

的倒塌 of Usher

廉·威William Wilson 1839-10

尔逊 埃洛斯

与沙米The Conversation of

1839-12

翁的对Eiros and Charmion 话 为什么那小个

Why the Little

子法国

Frenchman Wears His 1840

佬的手

Hand in a Sling

悬在吊腕带里

生意人 The Business Man 1840-02

人群中

The Man of the Crowd 1840-12

的人

莫格街The Murders in the

1841-04

谋杀案 Rue Morgue 莫斯肯

A Descent into the

漩涡沉

1841-04

Maelström

浮记

恐怖

科幻

幽默

最初名:Peter 幽默

Pendulum 恐怖

侦探

冒险

仙女岛 The Island of the Fay 1841-06 莫诺斯

The Colloquy of Monos 与尤拉1841-08

and Una

的对话 千万别

和魔鬼Never Bet the Devil

1841-09

赌你的Your Head 脑袋 埃莉奥

Eleonora

诺拉 一星期

幻想

科幻

初用名:A Tale with 讽刺

a Moral

1841年秋 浪漫

初用名:A

中的三Three Sundays in a

1841-11-27 幽默 Succession of

个星期Week

Sundays

天 椭圆形

The Oval Portrait 1842-04

画像 红死病

The Masque of the Red

的假面1842-05

Death

风景园 The Landscape Garden 1842-10

初用名:The Mask of

恐怖

the Red Death 幻想 后并入“阿恩海姆初用名:Life in 恐怖

Death

乐园”。 最初副标题:A

The Mystery of Marie 1842-11、12

丽·罗Rogêt

杰疑案

陷坑与The Pit and the 钟摆 Pendulum 泄密的

The Tell-Tale Heart 1843-01

金甲虫 The Gold-Bug

1843-06

Sequel to ‘The 侦探

至1843-02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1842—1843 恐怖

恐怖

侦探

黑猫 The Black Cat 欺骗是一门精

Diddling

密的科学

眼镜 The Spectacles

1843-08-19 恐怖

初用名:Raising

1843-10-14 谐仿

the Wind

1844-03-27 幽默

凹凸山A Tale of the Ragged

1844-04

的故事 Mountains

想、

冒险

气球骗

The Balloon-Hoax

局 过早埋

1844-04-13 科幻

The Premature Burial 1844-07-31 恐怖

葬 催眠启

Mesmeric Revelation 1844-08

示录 长方形

The Oblong Box

1844-09

箱子 离奇天

The Angel of the Odd 1844-10

使 你就是

Thou Art the Man

1844-11

凶手 森格姆·鲍

The Literary Life of

勃先生1844-12

Thingum Bob, Esq.

的文学生涯 被窃之The Purloined Letter 1844-1845 信

幻想

恐怖

副标题:An 幽默

Extravaganza 侦

探、 讽刺

默、 讽刺

侦探

山鲁佐德的第The

一千零Thousand-and-Second 1845-02 二个故Tale of Scheherazade 事 与一具

Some Words with a

木乃伊1845-04

Mummy

的谈话 言语的

The Power of Words 1845-06

力量

反常之The Imp of the

1845-07

魔 Perverse

塔尔博

士和费The System of Doctor 瑟尔教Tarr and Professor 1845-11 授的疗Fether 法 瓦尔德

马先生The Facts in the Case

1845-12

病例之of M. Valdemar 真相

斯芬克The Sphinx

1846-01

幽默

讽刺

幻想

恐怖

默、 讽刺

初用名:The Facts 默、of M. Valdemar's 科幻 Case 讽刺

斯 一桶蒙

The Cask of

特亚白

Amontillado

葡萄酒 阿恩海

The Domain of Arnheim 1847-03

姆乐园 未来之

Mellonta Tauta

1849-02 1846-11

恐怖

“风景园”故事的幻想

拓展 科幻

副标题:Or, The

跳蛙 Hop-Frog 1849-03-17 恐怖 Eight Chained

Ourang-Outangs

冯·肯

佩伦和Von Kempelen and His 1849-04-14 讽刺

他的发Discovery 现 用X代

替O的X-ing a Paragrab 时候

初用名:Landor's

兰多的

Landor's Cottage

小屋

to 'The Domain of

1849-06-09 幻想 Cottage: A Pendant

1849-05-12 幽默

Arnheim' 。[2]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32836822.html
爱伦坡短篇小说

作品中

英文名

文名

出版日期 类型 说明

匿名发表。 恐

梅岑格

Metzengerstein

施泰因

1832-01-14 怖、

in Imitation of

讽刺

the German

最初副标题:A Tale

德洛梅

最初名:The Duke of

勒特公The Duc De L'Omelette 1832-03-03 幽默

l'Omelette

爵 耶路

撒冷的A Tale of Jerusalem 1832-06-09 幽默

故事 失去呼

Loss of Breath

甭甭 Bon-Bon

最初名:A Decided

1832-10-10 幽默

Loss 最初名:The

1832-12-01 幽默

Bargain Lost

瓶中手

MS. Found in a Bottle 1833-10-19 险、

稿

恐怖

1834-01

最初名:The 恐怖

Visionary。匿名发

幽会 The Assignation

贝蕾妮

Berenice

莫雷娜 Morella 捧为名

Lionizing

瘟疫王 King Pest

死荫

——寓Shadow - A Parable 言一则

四不象 Four Beasts in One 故弄玄

Mystification

虚 静——

Silence - A Fable 寓言一

1835-03

1835-04 1835-05

1835-09

1835-09 1836-03

1837-06

1838

恐怖

恐怖

讽刺 副标题: A Tale

最初名:King Pest

怖、the First。匿名发幽默 表

恐怖 匿名发表

副标题:The

Homo-Cameleopard 幽默

本篇初用名:

Epimanes

最初名:Von Jung, 幽默

the Mystific 最初名:Siope - A 幽默

Fable

1845年2月15日由《纽约世界报》再版

丽姬娅 Ligeia

1838-09

恐怖 发行,加入了丽姬娅

临终时以“征服者爬虫”为题所作诗。

如何写

布莱克How to Write a

1838-11

伍德式Blackwood Article 文章

初用名:The Scythe

绝境 A Predicament

1838-11

of Time。

莱克伍德式文章

续篇。 幽

钟楼魔The Devil in the

1839-05-18 默、

Belfry

讽刺 讽刺

恐怖

谐仿 “绝境”介绍篇

被用光The Man That Was Used

1839-08

的人 Up

厄舍府The Fall of the House

1839-09

的倒塌 of Usher

廉·威William Wilson 1839-10

尔逊 埃洛斯

与沙米The Conversation of

1839-12

翁的对Eiros and Charmion 话 为什么那小个

Why the Little

子法国

Frenchman Wears His 1840

佬的手

Hand in a Sling

悬在吊腕带里

生意人 The Business Man 1840-02

人群中

The Man of the Crowd 1840-12

的人

莫格街The Murders in the

1841-04

谋杀案 Rue Morgue 莫斯肯

A Descent into the

漩涡沉

1841-04

Maelström

浮记

恐怖

科幻

幽默

最初名:Peter 幽默

Pendulum 恐怖

侦探

冒险

仙女岛 The Island of the Fay 1841-06 莫诺斯

The Colloquy of Monos 与尤拉1841-08

and Una

的对话 千万别

和魔鬼Never Bet the Devil

1841-09

赌你的Your Head 脑袋 埃莉奥

Eleonora

诺拉 一星期

幻想

科幻

初用名:A Tale with 讽刺

a Moral

1841年秋 浪漫

初用名:A

中的三Three Sundays in a

1841-11-27 幽默 Succession of

个星期Week

Sundays

天 椭圆形

The Oval Portrait 1842-04

画像 红死病

The Masque of the Red

的假面1842-05

Death

风景园 The Landscape Garden 1842-10

初用名:The Mask of

恐怖

the Red Death 幻想 后并入“阿恩海姆初用名:Life in 恐怖

Death

乐园”。 最初副标题:A

The Mystery of Marie 1842-11、12

丽·罗Rogêt

杰疑案

陷坑与The Pit and the 钟摆 Pendulum 泄密的

The Tell-Tale Heart 1843-01

金甲虫 The Gold-Bug

1843-06

Sequel to ‘The 侦探

至1843-02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1842—1843 恐怖

恐怖

侦探

黑猫 The Black Cat 欺骗是一门精

Diddling

密的科学

眼镜 The Spectacles

1843-08-19 恐怖

初用名:Raising

1843-10-14 谐仿

the Wind

1844-03-27 幽默

凹凸山A Tale of the Ragged

1844-04

的故事 Mountains

想、

冒险

气球骗

The Balloon-Hoax

局 过早埋

1844-04-13 科幻

The Premature Burial 1844-07-31 恐怖

葬 催眠启

Mesmeric Revelation 1844-08

示录 长方形

The Oblong Box

1844-09

箱子 离奇天

The Angel of the Odd 1844-10

使 你就是

Thou Art the Man

1844-11

凶手 森格姆·鲍

The Literary Life of

勃先生1844-12

Thingum Bob, Esq.

的文学生涯 被窃之The Purloined Letter 1844-1845 信

幻想

恐怖

副标题:An 幽默

Extravaganza 侦

探、 讽刺

默、 讽刺

侦探

山鲁佐德的第The

一千零Thousand-and-Second 1845-02 二个故Tale of Scheherazade 事 与一具

Some Words with a

木乃伊1845-04

Mummy

的谈话 言语的

The Power of Words 1845-06

力量

反常之The Imp of the

1845-07

魔 Perverse

塔尔博

士和费The System of Doctor 瑟尔教Tarr and Professor 1845-11 授的疗Fether 法 瓦尔德

马先生The Facts in the Case

1845-12

病例之of M. Valdemar 真相

斯芬克The Sphinx

1846-01

幽默

讽刺

幻想

恐怖

默、 讽刺

初用名:The Facts 默、of M. Valdemar's 科幻 Case 讽刺

斯 一桶蒙

The Cask of

特亚白

Amontillado

葡萄酒 阿恩海

The Domain of Arnheim 1847-03

姆乐园 未来之

Mellonta Tauta

1849-02 1846-11

恐怖

“风景园”故事的幻想

拓展 科幻

副标题:Or, The

跳蛙 Hop-Frog 1849-03-17 恐怖 Eight Chained

Ourang-Outangs

冯·肯

佩伦和Von Kempelen and His 1849-04-14 讽刺

他的发Discovery 现 用X代

替O的X-ing a Paragrab 时候

初用名:Landor's

兰多的

Landor's Cottage

小屋

to 'The Domain of

1849-06-09 幻想 Cottage: A Pendant

1849-05-12 幽默

Arnheim' 。[2]

范文二:《爱伦·坡短篇小说集》读后感作文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年1月9日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父亲大卫·坡原是学法律的,却做了演员,母亲伊丽莎白·阿诺德·坡也是演员。父亲1810年以后就没有了音信,母亲1811年又因患结核病去世,留下三个孩子,成了孤儿,那时坡才两岁。富裕的烟草商人约翰·爱伦夫妇没有孩子,喜欢上了他,便收养下来。孩子原名埃德加·坡,被收养后,全名是埃德加·爱伦·坡。按照西方习惯,简化时仍然该叫埃德加·坡,但是因为继父这层关系,简称习惯叫爱伦·坡。

1815年,爱伦夫妇带孩子去了英国。1817年爱伦·坡在斯托克牛英顿的一个学校入学,学了五年拉丁文、法文等课程。那个宏大而散漫的学校和馨香而多树的小镇后来进入了他的小说《威廉·威尔逊》。小镇也充满英国历史的遗迹。伊丽莎白女王、她的母亲安·布琳、她的宠臣爱塞克斯,还有著名的作家笛福,都曾在那里居祝

1822年,爱伦夫妇带了孩子离开英国,回到美国的里士满。1826年,爱伦·坡进了弗吉尼亚大学,却因耽溺于赌博惹得继父非常生气。继父为他付还了赌债,却不愿再供他读书。他因为不愿意搞烟草生意,跟继父就未来事业的发展大吵了一架,离开了弗吉尼亚。1827年坡在波士顿自费隐名出版了诗集《

1844年他回到纽约,任《纽约镜报》编辑。1845年他的诗歌集《乌鸦和别的诗》出版,受到高度评价,誉满全国,甚至受到世界诗歌界的关注。但他的经济收入仍然菲薄,不足以维持家庭开支。那年冬天他的岳母克勒姆太太和妻子弗吉尼亚几乎饿死。1846年他们全家迁到一个农舍居祝他为《高黛仕女书》写稿,又发表了几篇名为《纽约文学界》的杂文,曾引起过诽谤官司,以他的胜诉结束。他的妻子弗吉尼亚六年前因为唱歌太用力导致血管破裂,多次治好又复发,非常痛苦,坡也因此非常痛苦,甚至酗酒,精神失常。1847年妻子病故,他酗酒更厉害了。1848年他曾企图自杀。1849年10月2日,爱伦·坡陷入半昏迷状态,满口呓语,五天后去世,还不到四十一岁。

爱伦·坡的声誉越来越高,在欧洲,法国的波德莱尔和马拉美最早赞扬了他的才华。波德莱尔翻译了他的几个短篇小说,而且说即使世界上没有坡,他也必须创造出个坡来。坡的文学理论影响了整个法国象征主义运动。象征主义者援引他的“写作哲学”,并以他的作品为例,解释他们所坚持的“纯诗”理念。俄-国的陀斯妥耶夫斯基对他的恐怖和犯罪心理描写非常欣赏。英国的R.L.史蒂文森则倾倒于他的双重人格描写,写了《化身博士》。

爱伦·坡一生潦倒、痛苦,倒不是因为他幼年失去父母,而是因为他的性格。据说他的性格有两面,对自己所喜爱的人温文尔雅、诚恳善良,而对他不喜欢的人却桀骜不驯、不留情面。所以有人说他以自我为中心,没有生活准则,再加上他的思想跟时人格格不入,为世情所诟病,遭际的潦倒几乎是难以避免的。

范文三:爱伦坡短篇小说赏析

一声梧叶一声秋

——由《人群中的人》浅析爱伦坡笔下的现代社会

版权所有:快绿斋主人 浙江大学

内容梗概

“我”大病初愈坐在伦敦D咖啡馆的窗前,掌灯时分,观察咖啡馆里和街上的人群。一开始“我”只是总体看,后来开始关注细节,从他们的服饰和举止来判断他们的身份和地位。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我”先观察上流社会的人。他们中有“志得意满”“虚伪夸张”的世袭贵族、有闲阶级和生意人;也有“傲慢”、追逐时髦的低级职员和“体面”的高级职员;还有“假作诚实”的扒手,“印堂发黑”的赌徒,“耍小聪明”的“绅士。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接着“我”观察下层社会的人:小贩、醉汉、乞丐、女工、妓女……随着夜深,他们越来越多。“我”转而观察每个人的面孔。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这是“我”观察到一个老人,他有着极为特殊的表情,充满了矛盾,那表情“包含着巨大的精神力量,包含着小心谨慎,包含着吝啬小气,包含着贪婪,包含着冷酷,包含着恶毒,包含着渴血,包含着得意,包含着快活,包含着极度的恐惧,也包含着无比的绝望”。“我”想进一步观察他,于是就开始跟踪他。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老人的衣着也充满矛盾,又脏又破的衣服下竟有一把镶钻的短剑。“我”跟随老人来到一条条街,如果人少,老人就痛苦不安;如果人多,老人就快活紧张。从街巷到集市,从广场到大剧院,最后甚至到了贫民区。当人们渐渐散去,老人脸上是“比绝望还强烈的表情”。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然而他并不停止,又回到市中心,像昨天一样又开始追逐人群。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我”最终不再追踪,而是径直来到老人面前,但他对“我”视而不见。“我”得出结

论:老人是人群中的人,“我”无法了解他。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作家简介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Allan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Poe,1809_1849)是美国19世纪诗人、短篇小说家和文艺评论假。在诗歌方面,爱伦坡可以与弗罗斯特和惠特曼等大诗人一比高下,吟哦他创作了一批以音韵美和悲恸美著称于世的诗篇。在小说方面,他也能与马克吐温和福克纳等大小说家相提并论,因为他开创了美国侦探小说和现代科幻小数的先河,用演绎心灵恐怖的创作手法提升了哥特小数的艺术地位,并以夸张怪诞的方式渲染了讽刺的效果。至于在文学评论方面,他又可以与亨利詹姆斯等文学评论家相比较,因为他推崇“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和易“激荡读者心灵”为目标的效果理论,从而成为美国批评界独树一帜的人物。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人群中的人》一文是在1840年写作并发表的。当时爱伦坡供职于《格雷姆杂志》,1839年他写出了著名的《厄舍古屋的崩塌》和《威廉威尔逊》两部哥特小说。这一时期是成年后爱伦坡第一次过上了经济相对宽裕的生活。在《人群中的人》后,同年,他又写出了《摩格街谋杀案》,1841年,他写了《大漩涡底余生记》、仙女岛》和《艾蕾奥瑙拉》。【1】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D25295091E399B3.html

摘要:

本文基于对爱伦坡《人群中的人》细致赏析,结合爱伦坡在这一时期的生活背景,分析作者在本文中表达的对现代社会的态度和深刻见解及预见性。并联系现实评定这篇文章在现在的意义。

本文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从环境、人物两方面分析《人群中的人》;第二部分,结合爱伦坡的世界观和文艺理论归纳出作者对现代社会的反思并通过比较几篇爱伦坡相近主题的诗歌进一步体会《人群中的人》想要表达的深刻思想

关键字:现代社会 孤独 爱伦坡

从作家简介中我们可以看到,爱伦坡在这一时期开始尝试新的文体。他刚刚攀到哥特小说的顶峰,就迫不及待地朝着其他高峰进发,比如说科幻小说等。这篇文章在《爱伦坡小说全解》中将其归入道德自省类,是比较合适的。他通过对人物的描写,让读者对他笔下人物的内心进行解读。虽然,《人群中的人》仍带有与哥特小说类似的文章布局,比如先渲染氛围,着重表达心理的感受,但却没有哥特小说最大的特点:惊悚、恐怖、悬疑。所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爱伦坡的一个新的尝试。

爱伦坡不仅在哥特小说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他的其他小说中也体现出他对人物心理的剖析和对社会的思考。在本文中,体现了他作为一个作家的社会责任感,紧密回应了19世纪的文化危机,表达了对人类的生存困境和发展危机的深刻焦虑和严肃使命感。

第一部分

第一节 氛围——浮世绘

爱伦坡在文章开头,用2300多字的篇幅描绘各种各样的人,从上流社会到下流社会,每一类人都被他刻画的栩栩如生。从那些人的动作、表情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地位、不同的职业,但却有着相同的特点:虚伪、冷漠、精神空虚、表面浮华。而社会是由人构成的,这些人的共同特点也就是这个社会的特点。爱伦坡未加一字点评,仅仅通过白描,让一幅现代社会的浮世绘跃然纸上。

这部分背景文字看似冗长,但其实是小说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是对现代社会的总括,并营造出小说主人公——一个人群中的老人——出现的氛围。下文对老人的描述事实上是对社会中个体的剖析。

第二节 人物——人群中的老人

作者第一次提到老人用了一连串的形容词:巨大的精神力量,小心谨慎,吝啬小气,贪婪,冷酷,恶毒,渴血,得意,包含着快活,极度的恐惧,无比的绝望。这种表情与老人的充满矛盾的衣着相互呼应。我们会关注到老人有一把镶钻的短剑,而短剑在英国传统文化中有这样的含义: 左手短剑体型较小,一般不超过50厘米,所以隐蔽性较强;而且左手短剑一般装饰很好,像一件艺术品,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在机会来临时,也可以成为一件致命的武器,被称为“隐蔽的杀手”。【2】

这个评价与老人的内心十分相符。他对人群有一种矛盾情感——渴望而又害怕。渴望是因为他害怕孤独,害怕被抛弃,害怕与人有隔阂的感觉,害怕审视自己空虚的内心,不敢正视自己,剖析自己,只想把自己淹没在人群中。因为人是有群性的。只有与人群在一起时,一个人往往才会有归属感和安全感。但这其实是对自己责任和内心的逃避。当老人觉得自己被注意到时,他“浑身颤抖”“匆匆走进街里,焦虑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撒腿就跑 ”,就是这种心理下特有的行为。作者说,“这个老家伙是个极会隐藏自己的高明罪犯。他不甘孤独。他是人群中的人。”,因为正像一滴水进入大海就很难把它再分出来,一个人进入人群后,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别人都很难再将它区分出来。他的内心会受人群的影响而被同化,在追逐人群的过程中会迷失自己。老人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对他而言,生活只有一个状态,就是日复一日、毫无目的地追逐人群,逃避孤独。所以作者说“跟踪他是没有用的。我无法了解他,无法了解他的行为”,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自己的踪迹,没有自己的想法,跟踪他、了解他都是无意义的。

他对人群的逃避心理可以从他每次处于最热闹的人群中时的表现看出来。“陌生人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态。他低着头,皱着眉,一对眼睛东张西望,打量着四周的人”“极度的恐惧”“小心谨慎,吝啬小气,贪婪,冷酷,恶毒,渴血”,他为什么在自己一直想方设法追逐的人群中反而会有“恐惧”、“谨慎”的心理?这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空虚、冷漠的社会,人是虚伪的,他害怕被伤害,虽然身处人群中,但并不被人们了解和认识,因而会陷入更大的的孤独。并且他仇视那些尽情在人群中享受的人,而他只能追逐他们,间接感受那种空洞的热闹,并以此来麻醉自己,暂时摆脱孤独。

他害怕有朝一日连这种虚假的热闹浮华也会消失,他会沉沦在挥之不去的孤独中。从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当老人追无可追时,他“脸上流露出一种比绝望还要强烈的表情”。因为他无可逃避地、暂时意识到他追逐的一切都会逝去,孤独仍是孤独。

分析完文章的主体内容,重新阅读文本我们会对题记和开篇谜一样的语言有更深的认识。

题记“无法孤独的人是痛苦的”,为本文表现人类的精神困境的主题埋下伏笔。这不仅仅是老人心灵的概括,也是对现代社会中人际关系越来越疏远,人们无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孤独,这是由现代化进程带来的后果。所谓“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也正是对这种社会形态的刻画。

作者在开头说,“据说,有一本德文书是不准人阅读的。书中有一些不得讲出的秘密。世界上每天夜里都有许多人在病榻上死去,他们痛苦地抓着临终忏悔牧师的手,神色凄凄,心情绝望,喉咙里噜噜作响,不敢把心中的秘密一吐为快。”。这里,人们心中的秘密我认为就是“我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这句话。我们要意识到,“老人”不是一个人,而是社会中任意一个人的代表。老人没有姓名,没有职业,他身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孤独。进一步说,人群中各个社会阶层的人也同样是孤独的,他们在人群中寻找慰藉,但每个人都拒绝被了解,因此他们永远是孤独的。

第二部分 爱伦坡对现代社会的态度

第一节 爱伦坡的时代与他的文艺理论

爱伦坡生活在美国物质蒸蒸日上的时期,但他并不像其他作家那样去刻意地歌颂它,以迎合当时的文学批评家,而是按自己独树一帜的文学理论进行创作。人类的生存状态,在当时的社会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然而,“工业化、现代化这些所谓的人类文明的程度越高,人们的精神压力似乎就越大,也越来越空虚,形成精神上的荒原。”现代读者往往能从爱伦坡的小说中找到孤独和异化的自我。“他在一百多年前就敏锐地察觉到现代社会的弊病,睿

【3】 智地预见到现代人的这种生存困境,当之无愧地成为现代人的启示者”。

爱伦坡的“效果美学”在本文中也有所体现。效果理论的核心是产生“搅动读者心灵的效应”,他说,“人们谈论美的时候,不是指一种性质……而是一种效果。”这里的“效果”

【4】虽然本文并不像心里哥特小说那样对读者心灵的搅动那样大,指的是文章的“整体效果”。

但这篇文章的确引起我们反思现代社会。现代主义作家关心的是怎么写,写什么并不重要,他们“往往都是有机形式主义者,认为内容即形式,形式即内容,离开了形式便无所谓内容。”从这个角度说,爱伦坡的效果美学是现代主义的先声。但他“为艺术而艺术”的艺术主张又

【5】而现代主义文学可以看作是19世纪传统的浪漫主义是继承了当时流行的浪漫主义思想。

文学向以王尔德为代表的唯美主义文学转变,王尔德的代表作《道连·格雷的画像》就明显受到爱伦坡《椭圆形画像》的影响。所以爱伦坡的“效果美学”起到一种承上启下的作用。

第二节 孤独——爱伦坡作品永恒的主题

爱伦坡在1848年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中说:“我的敌人与其把我的酗酒归因于神智错乱,倒不如把我的神智错乱归因于酗酒……那是一种介乎于希望与绝望之间的漫无尽头的可怕的彷徨,我要不一醉方休就没法再承受那种煎熬。从那正是我自己生命的死亡中,我感觉得

【6】 了一种新的,可是——上帝啊!一种多么悲惨的存在。

这段表白,也正是爱伦坡投入到“老人”身上的情感。虽然在写作《人群里的人》时爱伦坡内心并没有如此悲伤,但从小到大的生活阴影在他的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爱伦坡一生都“在商业经济的洪流中颠簸沉浮,在出版行业的竞争中奋力打拼,在理想与现实中

挣扎取舍,在多重身份中游走穿梭。”【7】老人似乎是他的内心写照。

他在诗歌《孤独》中写道:

从童年其我就与其他人不一样:

我看不见他们眼中所见,

我从寻常的春天中找不到激情;

也对同样的事感觉不到忧伤。

我的心,

无法被同样的声音唤醒而愉快。

孤独,是我爱的全部。

从我的童年到风雨飘摇的人生的黄昏,

那些深藏的善与恶,

他们的神秘将我吸引:

从湍流到泉水;

从红色的山崖;

从小时候嬉戏时的金秋的太阳;

从空中的闪电,划过我的身边;

从雷、暴雨和阴云……

而在另一篇《湖》中,他也写到“孤独是如此可爱”“是哪一个寂寞的灵魂创造出这个伊甸园般朦胧的湖”。

孤独在社会中无处不在。当人们从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找不到人生的真谛,就只有孤独伴随其左右。而与孤独相伴的,往往就是空虚、焦虑和浮华。而盲目地追求感官享乐与精神麻痹又会使人进入更深的孤独中,从而形成恶性循环。这就是现代人的悲哀。

结语

通过对爱伦坡《人群中的人》进行分析,不仅让我对爱伦坡和他的小说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而且对现代社会也有更深的认识和思考。身为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中的一份子,我一方面对我们祖国在社会各方面的成就感到自豪,但另一方面也有着深深的隐忧。随着资讯的越来越发达,越来越讲求时效性,产生了很多文化泡沫和“速食文化”,又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阅读爱伦坡或是像他一样思考呢?而文化的“速食”必然会使我们的精神“挨饿”,盲目地追赶潮流又与《人群中的人》里的那个老人有什么区别?越来越“爆炸性”的新闻充斥着我们的视线,可在一瞬间的刺激后只剩下空虚和无聊。对于这个社会性的问题,我们能做的只有从自身做起,阅读有灵魂的书籍,让它们照亮我们的思想,让我们去呼吁身边更多的人去阅读,去思考,去感动。

参考文献:【1】【3】【5】【7】朱振武编,《爱伦坡小说全解》,学林出版社,2008。

【4】爱伦坡著,肖明翰译,《爱伦坡哥特小说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 网络资源:【2】http://www.baidu.com

【6】 【8】http://www.poetryloverspage.com/poets/poe/poe.html

附:自译文《孤独》《湖》原文【8】

Alone

From childhood's hour I have not been As others were; I have not seen As others saw; I could not bring My passions from a common spring. From the same source I have not taken My sorrow; I could not awaken My heart to joy at the same tone; And all I loved, I loved alone. Then- in my childhood, in the dawn Of a most stormy life- was drawn From every depth of good and ill The mystery which binds me still: From the torrent, or the fountain, From the red cliff of the mountain, From the sun that round me rolled In its autumn tint of gold, From the lightning in the sky As it passed me flying by, From the thunder and the storm, And the cloud that took the form (When the rest of Heaven was blue) Of a demon in my view.

The Lake

In spring of youth it was my lot To haunt of the wide world a spot The which I could not love the less- So lovely was the loneliness

Of a wild lake, with black rock bound, And the tall pines that towered around.

But when the Night had thrown her pall Upon that spot, as upon all, And the mystic wind went by Murmuring in melody-

Then- ah then I would awake To the terror of the lone lake.

Yet that terror was not fright,

But a tremulous delight-

A feeling not the jewelled mine Could teach or bribe me to define-

Nor Love- although the Love were thine.

Death was in that poisonous wave, And in its gulf a fitting grave

For him who thence could solace bring To his lone imagining-

Whose solitary soul could make An Eden of that dim lake.

范文四:简论爱伦·坡短篇小说的叙事艺术

摘要:爱伦·坡短篇小说以多重互动的叙事者、统一及繁复的叙事结构以及视觉化的叙事场景,打破了传统的线性时间叙事结构,实现了叙事时间的变奏,解构了传统的以作者为中心与以文本为中心的阅读习惯,还原读者主体地位,让读者在身临其境感受小说故事魅力的同时,既能充分理解人物的心境与性格之关联,又能充分调动各种心智能力,参与故事重组及编排,还能透过故事与人物挖掘作品深刻独到的主题意蕴。

关键词:爱伦·坡;短篇小说;叙事艺术

中图分类号:11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204(2012)04-0148-03

作为侦探小说的鼻祖、科幻小说的先驱以及恐怖小说的大师,在世人眼里,爱伦·坡实实在在是一个短篇小说大家。他不仅创作了67篇短篇小说,而且以多元创新的叙事手法“将短篇小说提升到了作为独立文体存在的高度,并且在美国形成了良好的短篇小说传统”。为此,本文将着重从叙事角度出发,来挖掘和彰显其短篇小说独具一格的叙事艺术。

一、叙事者的多重与互动

爱伦·坡对于短篇小说这一体裁、故事以及叙事的痴迷,最终造就了他短篇小说多元创新的叙事艺术。其中,最直观层面的折射便是叙事者的多重与互动。这种叙事者的多重与互动,正如卢敏在《美国浪漫主义时期小说类型研究》中所言:“第一人称叙事是坡的小说中一个标志性的特征。”首先表现在第一人称叙事的双重性及相互映射上。可以说,第一人称叙事几乎充斥在爱伦·坡的所有短篇小说中。但令人惊叹的是,这个共同的叙事者在不同的小说中却充当着不同的角色,承担着不同的作用。如在《泄密的心》、《黑猫》中,叙事者“我”以自述犯罪过程的罪犯身份出现,既是文本事件的制造者,又是文本故事的讲述者。正因为这种叙事身份的双重性,读者才得以感受叙事者与作者的分离,并最终信服一方面神智清醒另一方面又疯狂神经质的主人公犯罪过程自述。而在《大漩涡历险记》、《椭圆形画像》、《金甲虫》中,叙事者“我”则只是充当着编辑的作用,将自己看到或听说的事情如老人航行遇难死里逃生、画家为完成椭圆形画像以自己的妻子为模特、威廉·莱格朗破译寻宝图的故事原封不动地展示给读者,但是在讲述故事中又夹杂着“我”和老人登山望涯叙家常、“我”身受重伤、仆人带“我”贸然闯入城堡、“我”拜访威廉·莱格朗的故事。故事中套故事,明暗两条故事线索时而齐驱并驾,时而交汇融合,最终突破传统的线性时间,赋予文本别具一格的非线性时间,促成叙事的多元性。

其次,爱伦·坡短篇小说叙事者多重与互动体现在各种人称叙事的娴熟运用与相互补充上。诚然,第一人称叙事是爱伦·坡小说的标志性特征,但是如果以此忽略对他短篇小说其他叙事者的挖掘,则将使其叙事艺术大打折扣。通观爱伦·坡的短篇小说,可以发现,除第一人称叙事者外,亦不乏第二人称、第三人称叙事。如《幽会》、《未来之事》就掺杂着第二人称叙事。前者如“我又一次在幻想中看见你!你再一次浮现在我眼前”,后者如“好吧,我亲爱的朋友——现在你得为你的过失而受到一封说三道四的长信的处罚”。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第二人称叙事与一般的第二人称又有着明显的差异。它并不立意于通篇的抒情,而旨在纯客观的第一人称叙事外,补充“我”对故事中男主人公的痴情以及大西洋电缆建设和使用、战争和疾病的流行、人们对金钱和时尚的顶礼膜拜的态度与看法。于是,在第二人称叙事的添设中,文本的对话性应运而生,读者与文本的互动关系也得以形成。第三人称叙事如《大漩涡历险记》,虽然文本以“我”与老人共同登山开头,但是随后的故事讲述却自始至终由老人全程讲述。表面上看,是叙事者“我”在记录,但其实如果不借助第三人称叙事,不仅老人遇难时的心境与感慨难以呈现,就连遇难场景的描绘也无法进展,更别提令读者信服。

再次,叙事者与主人公、叙事者与读者等之间的多元互动亦是爱伦·坡短篇小说叙事者多重与互动的又一体现。第一人称叙事者的双重性和多种叙事人称的交替运用,再加上爱伦·坡对于人物内心意识、侦探小说、恐怖小说及科幻小说文体的热衷,最终赋予其短篇小说俯拾即是的交流对话。如《泄密的心》、《黑猫》中“我”对罪恶前后经过的叙述,《椭圆形画像》、《大漩涡历险记》、《情约》中“我”与当事人、老人、痴情男子的互动,《玛丽·罗杰奇案——莫格街凶杀案续篇》、《失窃的信函》中叙事者对撰写《莫格街凶杀案》的意图及为何接受失窃信函案件的原由的阐释,表面上看是“自言自语”,实则是对读者阅读这些文本的期待以及对杜宾形象接受情况的回应。为最大限度展示文本叙事与主人公、读者间多元互动的重要性,爱伦·坡甚至不遗余力地利用报纸报道与分析以及象棋、地图猜谜等心智游戏的引入,在主人公与读者之外树起一座互动交流的桥梁。其集中体现即是他短篇小说并不着力于描写侦探与警察间的正反驳论,而聚焦于侦探思维与报纸观点的冲突与背离。由于报纸报道所代表的是人群意见,有的是乌合之众的恶意中伤,有的是普通民众的“常识之见”,有的是警察“敷衍塞责”,有的是政客自以为是的“高见”等。总之,每种言论背后都隐藏着利益,唯有侦探是仅为探寻真相。也就是在这种叙事者、主人公和其他人的意见互动交流中,读者不仅收获了解密疑案的阅读快感,而且更准确地把握了文本着力刻画的人物形象和表达的主题内涵。

二、叙事结构的统一与繁复

在《文化危机时代的文学抉择:爱伦·坡与侦探小说探究》中,任翔如是说:“坡的短篇小说艺术强调统一性,反映在结构层面上便是开首段落往往预示着结局,小说的整体结构好像一个完美的封闭的圆圈,情节的发展按照作者设定好的轨迹前进,既实现了预设的结构又外来于和反射着设定好的结构,从而表达出小说的主题。”这一论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爱伦·坡短篇小说叙事结构统一性特质。

的确,叙事结构的统一性一直是爱伦·坡“效果论”的核心要义之所在,更是其孜孜不倦的创作追求。于是,在他的短篇小说中,读者最先目之所及的不是环境描写,不是人物刻画,也不是故事讲述,而是各种各样的引言。这些引言或揭示小说主旨,或表达人物情感和心境,或铺设悬念。如在《丽姬娅》中,作者引用约瑟夫·格兰维尔的名言:“意志就在其中,意志万世不易。谁知晓意志之玄妙,意志之元气?因上帝不过乃一伟大意志,以其专一之特性遍及万物。凡无意志薄弱之者,既不降服于天使,也不屈服于死神。”以此来揭示心念意志不灭、死亡不足俱、人之所以不幸在于不能承受孤独的人生哲学。在《莫雷娜》中引柏拉图《会饮篇》的名句:“就它本身,只靠本身,万世不易,惟一一个。”以及在《人群中的人》引拉布吕耶尔的名言:“不幸起因于不能承受孤独。”则是用这种形式与前辈大家进行对话,构成文本浓郁的互文色彩。又如在《幽会》中引奇切斯特主教亨利·金《在亡妻的葬礼上》的话:“在那儿等我!我不会失约,我会在那空谷幽地与你相会。”在《贝蕾妮丝》中引述伊本·扎阿德的话:“友人曾告诉我,若我能去爱人墓前,我的痛苦便可以减轻。”目的是向读者传达着人物失去爱情的痛楚。这些或命令或疑问的语气设置,既增强了小说的互文性,又引领着文本之后的叙事。

范文五:从精神分析理论看爱伦·坡短篇小说的恐怖美

摘要 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集合了许多精神分裂的变态人物,这些人物在小说中以异样的行为,展现了坡小说中的恐怖美。本文以荣格的精神分析理论为基础,分析了爱伦·坡小说中人物的变态情结和人格二重性问题,探讨了坡是如何通过这些变态的人物形象传达恐怖美的。

关键词:精神分析理论 恐怖美 变态情结 人格二重性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一 引言

爱伦·坡的心理恐怖小说被认为是19世纪美国哥特文学的巅峰之作,他所撰写的恐怖故事大都篇幅短小、结构紧凑、情节环环相扣,整体效果十分突出。为了使其作品能引起读者的共鸣,爱伦·坡常通过破坏来进行创造,通过恐惧来追逐美感,通过黑暗来接近光明,以此实现对读者心灵的极大震撼,可以说,他的恐怖小说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心理恐怖小说。

二 小说中人物的变态情结

与弗洛伊德不同,荣格将力比多看作是精神分析学说的基础和心理的原动力,包括生殖、生长和其他的生命活动,而性欲只是众多的、生理的、心理的功能之一。他认为心灵代表了一个人的整体人格,反映了意识和无意识中的思想、情感、行为并且预设了人物行为和心理的走向及趋势;他将心灵结构中的无意识结构进一步区分为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个人无意识也就是他所说的情结,是一种心象与意念的集合,多属于心灵分裂的产物。创伤性的体验、情感上的困扰或道德上的冲突都会导致情结的形成;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情结,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与之协调的话就会引发心理疾病。

爱伦·坡心理恐怖小说中描写的都是比较典型的变态情结和心理异常的人物,从这些变态人物的身上,读者能感受到一种诡异的恐怖美。总体上来说,爱伦·坡心理小说中的故事主要围绕三个变态情结展开,即俄狄浦斯情结、安提戈涅情结和皮革马利翁情结。

1 俄狄浦斯情结

荣格认为俄狄浦斯情结即幼儿时期的恋母情结,是从弑父娶母的野蛮时代遗传下来的原始印象。尽管评论家对其解释各有不同,但普遍同意如果人不能摆脱恋母情结,就会形成变态的人格,或者迷恋亲生母亲,或者僧恨亲生父亲,或者寻找像母亲一样的女人作为伴侣。

爱伦·坡的小说《丽姬娅》中的“我”对第一任妻子丽姬娅的感情便属于恋母型,在小说中,“我”三次把自己比做“孩子”。在丽姬娅生前,她严厉、成熟并无所不知,母亲般的她用“至高无上的权力”支配着“我”,“我”也“竟像孩子一样安心,听凭她指导我研究玄而又玄的形而上学”。丽姬娅死后,“我好似孩子一样任性”。这种恋母情结使“我”走上了偏执狂和鸦片鬼之路。“我”的第二任妻子罗维娜充其量只是丽姬娅的替代品,最后这位年轻的新娘被“我”无情地杀害,变成了丽姬娅借尸还魂的一具躯壳。

在作品中,“我”对妻子的俄狄浦斯情结用充满矛盾的词句表达出来,恐怖渗透在字里行间。“我”既把丽姬娅比成可以供奉在神盒里的圣母,又把她比成来去无踪的幽灵。我对她生前很多事记忆不清,却对她的仪容难以忘怀。丽姬娅死后,“我”变成了一个人面兽心的疯子,故事由此进入恐怖的高潮。小说中,空间选择的是封闭式的场景——灵堂一般的新房:床上挂的床帐像馆套,卧室四角各竖一口黑棺材。“我”明显在诅咒续弦的死亡和祈祷亡妻的复活。“我”把罗维娜毒死之后,在月黑风高之夜“怔怔望着罗维娜的尸体,照旧满腔辛酸地想着深深迷恋的唯一亲人”。随着女尸恐怖的复活过程,读者的神经一丝丝地绷紧,当最后丽姬娅借尸还魂披头散发并瞪着漆黑的羚羊大眼站在“我”面前时,读者会有一种灵魂被摄去、时间己凝固的感觉,这是一种毛骨悚然式的美。如果读者本身就具有恋母情结的话,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过失说”,因为我们自身与叙述者的相似性,不免会对号入座,唤起自身潜意识最深层的恐俱,感受到的恐怖美就不仅仅是毛骨悚然式的了,而是内省式的了。

2 安提戈涅情结

安提戈涅情结又称恋兄情结,指对兄长的爱慕与依恋。爱伦·坡也以兄妹之间病态的爱情来营造恐怖的气氛,如《厄舍古屋的倒塌》。玛德琳与其兄罗德立克·厄舍的乱伦是由与世隔绝的孤独所导致的,这种不轨的行为成为兄妹二人的心病,导致玛德琳病入膏育,罗德立克精神崩溃,最后亲手将孪生妹妹活埋。然而,玛德琳强烈的恋兄情结、被活埋的怨念使她死而复活,最后倒在她哥哥身上,与被吓死的哥哥共赴黄泉。

故事的主体围绕着兄妹病态的感情展开,恐怖的元素与变态的情结交织在一起,将故事渐渐推向高潮。当鬼影一般的玛德琳小姐从房间走出时,罗德立克双手捂脸,“只看得见骨瘦如柴的手指竟比往常还要惨白,指缝间滚滚烫出热泪来。”玛德琳的出现提醒了他们之间的乱伦之爱,罗德立克怕“我”知道实情而匆匆把妹妹活埋。故事由乱伦的道德之罪上升到活埋这种恐怖的谋杀罪行,故事兼有窒息式的、毛骨悚然式的、残忍血腥式的和凄凉悲怆式的多种类型的恐怖美。

3 皮格玛利翁情结

皮格玛利翁情结又称恋像情结或者“恋像癖”,指不爱现实生活中的异性,但是面对异性的雕像或相片却过分地想入非非,行为上把它作为真人看待的一种怪癖。《椭圆形画像》中,坡对这种恋像情结进行了深入形象的刻画。当“我”在查找关于椭圆形画像的来历时,看到了一段含糊而古怪的字句,关于一位画家娶了一个“举世无双的美人儿”,婚后决定为美丽的妻子画像。结果,画家日以继夜地沉醉于他画笔之下的美女,最后竟发了狂,“他两眼始终盯着画布,连妻子的容貌都顾不得看上一眼”。最后,在他完成画像之时,他的娇妻就命丧黄泉了。

在现实生活中,真正的恋像癖患者并不常见。然而很多人都有过为了遥不可及的人或事物而放弃身边的人或事物的经历,这又是一种变相的皮格玛利翁情结。因此,当有过这些经历的审美者在欣赏《椭圆形画像》时,不仅会因美女之死而感到一种凄凉悲怆式的恐怖美,也能同时感到一种内省式的恐怖美。

4 变态情结与恐怖美

从弗洛伊德的角度上来看,描写变态情结的心理恐怖小说需要欣赏者自身能对被压抑的冲动有意识上的认同感,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内省式的恐怖美。而根据荣格的理论,尽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结,但在日常生活中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变态情结的患者并不多见。因此要想让所有的读者都能在爱伦·坡描写变态情结的心理恐怖小说中体会到内省式的恐怖美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审美者只需在欣赏该类型作品时采取“不排斥”的态度即可,因为若对作品中充斥的变态情结过于排斥就会导致过远的心理距离,也就无法从小说中体会到恐怖美了。

范文六:阐释爱伦.坡短篇小说《陷坑与钟摆》的恐怖美

摘要:“恐怖美”在文学中广泛的体现在哥特小说中,而爱伦・坡是哥特小说的先驱人物,本文以爱伦・坡的心理恐怖短篇小说《陷坑与钟摆》为例分析恐怖小说的“恐怖美”。

关键词:爱伦・坡 陷坑与钟摆 恐怖美 恐惧感

“恐怖美”顾名思义,就是“恐怖”与美的完美结合。“恐怖美”主要依附于文学作品、影视作品、艺术品等媒介进行传播,从而让人们欣赏它。“恐怖美”在近代才被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进行系统的研究。恐怖、荒诞、崇高、悲剧、 悲态都属于“悲”的范畴而悲属于“美”的基本类型之一,由此我们可以得出:“恐怖”与“美”具有重合的部分,只要控制住“恐怖”的度与方向性,“恐怖”与“美”是可以做到相得益彰的。

在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陷坑与钟摆》的开头出现了四行诗是为巴黎雅各宾俱乐部原址建造的市场大门所作,它的大概意思就是:这里曾经被邪恶的势力所统治生灵涂炭�满目疮痍,现在邪恶的势力已经被推翻,幸福的生活将要开始!故事中的主人公以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形象出场,我们从“判决”、“黑袍法官”等词语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巴黎雅各宾俱乐部在历史中曾经拥有过的职能,即法国大革命中最著名的政治团体,后来与极端平均主义和暴力密不可分;巴黎俱乐部已成为独裁和恐怖的象征等等,为作者在后文中写到主人公在被关押的地方用刑奠定了感情基调。在这篇小说中处处充斥着主人公内心的恐惧,特别是对周围环境的描写与刻画使主人公内心满满的恐惧感将要溢出。作者对如下几方面的描写从不同的角度渲染了小说的恐怖感:第一,作者先写到主人公刚被“折磨”过,因此主人公的神智不是很清醒失去了对周围事物准确的判断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主人公很可能把自己的实际感觉夸大,一般的恐惧在此时此刻主人公的感受中很可能是极其地恐惧。第二,在小说中主人公似乎属于一个外来人员被关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下进行判决,这使主人公处于了一种孤独无援的境地,加深了主人公的恐惧感。他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看到点燃的白色蜡烛像“头顶冒着火焰的鬼怪”,于是主人公想到了死,他认为死此时变成了一种解脱―“长眠地下定然是甜美的”。第三,作者写到了“黑暗”与“寂静”,而这两个意象恰恰代表了“未知”与“坟墓”用此以加强主人公的恐惧感。在“黑暗”与“寂静”中,主人公的感觉器官毫无用武之地,他只能任凭别人的摆布没有一点安全感。主人公想回忆起晕倒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在慢慢黑暗中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主人公想试着向前摸索却在极度劳累中睡着了,醒来后他继续摸索忽然间发现了一个圆坑,此时,作者已引出了第四点来加深恐怖感,即:四面埋伏。主人公的恐惧从来就没有脱离过“宗教法庭”,“宗教法庭”的酷刑让主人公感到发指,我们从房龙的《宽容》中可以得到答案:“甚至在今天宗教法庭早已不起作用的时候,这个名字仍然使我们心惊肉跳。我们仿佛看见哈瓦那的黑牢,里斯本的刑具室,克拉科夫的生锈铁锅和烙人的刑具,黄色的兜帽和黑色的面纱,以及一个下额宽大的国王凝视着一排排望不到边的男男女女慢慢地走向绞架”;“最著名的是西班牙的皇家宗教法庭和罗马的圣宗教法庭。前者带有局部性质,监督伊比利亚半岛和美洲殖民地的异教徒。后者的魔爪伸往欧洲各地,在大陆北面烧死了圣女贞德,在南面烧死了乔达诺・布鲁诺”。[1]囚禁主人公的地牢的墙是用铁板或金属焊就,这一点为下文对主人公是用另一种刑罚埋下了伏笔,凹凸不平的墙上画着与宗教有关的画,加深了主人公的恐惧感,使宗教的折磨无处不在。第五点,作者为主人公设计的第一个刑罚是把他固定起来并在其正中央的屋顶上悬挂一个巨大的钟摆,不停地左右摇摆并慢慢地呈下降趋势,这给主人公增加一种未知的恐怖感。第六点,主人公为了拯救自己,把食物的碎末涂抹到捆绑自己的皮绳上引诱老鼠咬断皮绳,主人公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性,老鼠在饥饿与疯狂之际很容易变得肆无忌惮从而向主人公发动攻击,主人公为救自己而把小动物变得强大却也会有伤及自己的危险。在短文的最后,地牢的墙壁开始变得炙热并且开始向他逼近,主人公别无选择只好被迫进入陷坑,正如宗教法庭给他判刑的人的心愿,主人公费尽千辛万苦逃脱的陷坑又得不情愿但却迫不得已准备坠落下去。小说的结尾是主人公由幻觉变得清醒,一切又恢复了自然,这在小说的开头已有提示。与哥特小说联系最为密切的审美范畴非“崇高”(sublime)与“诡异”(uncanny)莫属,伯克的崇高论直指爱伦・坡小说的重要美学特征――恐怖。从存在论的角度看,崇高在爱伦・坡小说中显现为一种“为存在而存在”的“怕”,对外部世界的恐惧,爱伦・坡的小说营造的是一种无形的心理恐惧的氛围,它引起对另一世界的某种疑神疑鬼的颤栗。在伯克的眼中,所有“崇高”情感的根源都在于恐怖,它源于弗洛伊德生命本能的“自我保存的本能”,源于主体体验到的对自身生命的威胁。[2]他还考察了与全部感官有关的令人恐惧的、崇高的客体:模糊、力量、匮乏、巨大、无限、宏伟、光、声音与响度、突然、间歇中断、动物的叫声、嗅觉/味觉/苦味与恶臭,如在《陷坑与钟摆》中,主人公被关押在地牢里感觉到的“黑暗”、“潮湿”、“被人监视”等等。

爱伦・坡的小说几乎每篇都交错着想象与真实、冒险与恐怖、神经与心理变态的描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因而被成为美国短篇小说之父。如果要把爱伦・坡对死亡的到来以及生活中艰辛的看法体会到位则需要一定的阅历和成熟的思想。

参考文献:

[1] 参见�美�房龙著,时锋译.宽容[M].北京:西苑出版社,2009年版,第60页

[2]参见�英�伯克著,李善庆译.崇高与美:伯克美学论文选[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0年版,第36-37页摘要:“恐怖美”在文学中广泛的体现在哥特小说中,而爱伦・坡是哥特小说的先驱人物,本文以爱伦・坡的心理恐怖短篇小说《陷坑与钟摆》为例分析恐怖小说的“恐怖美”。

关键词:爱伦・坡 陷坑与钟摆 恐怖美 恐惧感

“恐怖美”顾名思义,就是“恐怖”与美的完美结合。“恐怖美”主要依附于文学作品、影视作品、艺术品等媒介进行传播,从而让人们欣赏它。“恐怖美”在近代才被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进行系统的研究。恐怖、荒诞、崇高、悲剧、 悲态都属于“悲”的范畴而悲属于“美”的基本类型之一,由此我们可以得出:“恐怖”与“美”具有重合的部分,只要控制住“恐怖”的度与方向性,“恐怖”与“美”是可以做到相得益彰的。

在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陷坑与钟摆》的开头出现了四行诗是为巴黎雅各宾俱乐部原址建造的市场大门所作,它的大概意思就是:这里曾经被邪恶的势力所统治生灵涂炭�满目疮痍,现在邪恶的势力已经被推翻,幸福的生活将要开始!故事中的主人公以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形象出场,我们从“判决”、“黑袍法官”等词语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巴黎雅各宾俱乐部在历史中曾经拥有过的职能,即法国大革命中最著名的政治团体,后来与极端平均主义和暴力密不可分;巴黎俱乐部已成为独裁和恐怖的象征等等,为作者在后文中写到主人公在被关押的地方用刑奠定了感情基调。在这篇小说中处处充斥着主人公内心的恐惧,特别是对周围环境的描写与刻画使主人公内心满满的恐惧感将要溢出。作者对如下几方面的描写从不同的角度渲染了小说的恐怖感:第一,作者先写到主人公刚被“折磨”过,因此主人公的神智不是很清醒失去了对周围事物准确的判断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主人公很可能把自己的实际感觉夸大,一般的恐惧在此时此刻主人公的感受中很可能是极其地恐惧。第二,在小说中主人公似乎属于一个外来人员被关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下进行判决,这使主人公处于了一种孤独无援的境地,加深了主人公的恐惧感。他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看到点燃的白色蜡烛像“头顶冒着火焰的鬼怪”,于是主人公想到了死,他认为死此时变成了一种解脱―“长眠地下定然是甜美的”。第三,作者写到了“黑暗”与“寂静”,而这两个意象恰恰代表了“未知”与“坟墓”用此以加强主人公的恐惧感。在“黑暗”与“寂静”中,主人公的感觉器官毫无用武之地,他只能任凭别人的摆布没有一点安全感。主人公想回忆起晕倒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在慢慢黑暗中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主人公想试着向前摸索却在极度劳累中睡着了,醒来后他继续摸索忽然间发现了一个圆坑,此时,作者已引出了第四点来加深恐怖感,即:四面埋伏。主人公的恐惧从来就没有脱离过“宗教法庭”,“宗教法庭”的酷刑让主人公感到发指,我们从房龙的《宽容》中可以得到答案:“甚至在今天宗教法庭早已不起作用的时候,这个名字仍然使我们心惊肉跳。我们仿佛看见哈瓦那的黑牢,里斯本的刑具室,克拉科夫的生锈铁锅和烙人的刑具,黄色的兜帽和黑色的面纱,以及一个下额宽大的国王凝视着一排排望不到边的男男女女慢慢地走向绞架”;“最著名的是西班牙的皇家宗教法庭和罗马的圣宗教法庭。前者带有局部性质,监督伊比利亚半岛和美洲殖民地的异教徒。后者的魔爪伸往欧洲各地,在大陆北面烧死了圣女贞德,在南面烧死了乔达诺・布鲁诺”。[1]囚禁主人公的地牢的墙是用铁板或金属焊就,这一点为下文对主人公是用另一种刑罚埋下了伏笔,凹凸不平的墙上画着与宗教有关的画,加深了主人公的恐惧感,使宗教的折磨无处不在。第五点,作者为主人公设计的第一个刑罚是把他固定起来并在其正中央的屋顶上悬挂一个巨大的钟摆,不停地左右摇摆并慢慢地呈下降趋势,这给主人公增加一种未知的恐怖感。第六点,主人公为了拯救自己,把食物的碎末涂抹到捆绑自己的皮绳上引诱老鼠咬断皮绳,主人公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性,老鼠在饥饿与疯狂之际很容易变得肆无忌惮从而向主人公发动攻击,主人公为救自己而把小动物变得强大却也会有伤及自己的危险。在短文的最后,地牢的墙壁开始变得炙热并且开始向他逼近,主人公别无选择只好被迫进入陷坑,正如宗教法庭给他判刑的人的心愿,主人公费尽千辛万苦逃脱的陷坑又得不情愿但却迫不得已准备坠落下去。小说的结尾是主人公由幻觉变得清醒,一切又恢复了自然,这在小说的开头已有提示。与哥特小说联系最为密切的审美范畴非“崇高”(sublime)与“诡异”(uncanny)莫属,伯克的崇高论直指爱伦・坡小说的重要美学特征――恐怖。从存在论的角度看,崇高在爱伦・坡小说中显现为一种“为存在而存在”的“怕”,对外部世界的恐惧,爱伦・坡的小说营造的是一种无形的心理恐惧的氛围,它引起对另一世界的某种疑神疑鬼的颤栗。在伯克的眼中,所有“崇高”情感的根源都在于恐怖,它源于弗洛伊德生命本能的“自我保存的本能”,源于主体体验到的对自身生命的威胁。[2]他还考察了与全部感官有关的令人恐惧的、崇高的客体:模糊、力量、匮乏、巨大、无限、宏伟、光、声音与响度、突然、间歇中断、动物的叫声、嗅觉/味觉/苦味与恶臭,如在《陷坑与钟摆》中,主人公被关押在地牢里感觉到的“黑暗”、“潮湿”、“被人监视”等等。

爱伦・坡的小说几乎每篇都交错着想象与真实、冒险与恐怖、神经与心理变态的描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因而被成为美国短篇小说之父。如果要把爱伦・坡对死亡的到来以及生活中艰辛的看法体会到位则需要一定的阅历和成熟的思想。

参考文献:

[1] 参见�美�房龙著,时锋译.宽容[M].北京:西苑出版社,2009年版,第60页

[2]参见�英�伯克著,李善庆译.崇高与美:伯克美学论文选[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0年版,第36-37页

范文七:试论爱伦.坡短篇小说的叙事视角

摘要美国著名短篇小说作家埃德加・爱伦・坡在其小说创作中,多采用第一人称叙事视角。其恐怖小说多数涉及复仇、死亡或谋杀等主题,而第一人称叙事佐以精心设计的人物对话语言,对于揭示恐怖小说叙事者“我”的潜意识心理、增强故事说服力等方面又尤具特殊的功效。

关键词:第一人称叙事 恐怖小说 人物对话 叙事效果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一 引言

一般说来,爱伦・坡的短篇小说主要分为两大类:恐怖小说,如《黑猫》(1843)、《一桶白葡萄酒》(1846)和侦探小说,如《窃信案》(1844)。由于侦探小说重在逻辑推理,因此获得的文学效果与恐怖小说自然也就有着很大的不同。而坡的恐怖小说既有复仇主题,也有死亡、凶杀的主题。但无论是侦探小说还是恐怖小说,坡在其创作的几乎所有的短篇小说中都采用第一人称作为叙事者。

如此大规模地使用第一人称叙事手法,在世界文学史上是极为罕见的现象。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爱伦・坡对第一人称叙事如此情有独钟?他采用第一人称叙事遵循的原则又有哪些?本文拟通过对坡的短篇小说中第一人称叙事视角的分析,探讨坡的小说创作的技巧与原则,阐明坡的小说中叙事视角与叙事效果的关系。

二 小说叙事视角与叙事效果

在文学创作中,最为常见的叙事视角有两种:第三人称视角和第一人称视角。在第三人称视角中,叙事者置身于故事之上,对故事进程、人物行为、人物语言甚至人物心理等无所不知,因此,采用第三人称叙事者作为故事叙述人的创作方式常常被称为“全知叙事”。这种叙事模式灵活度强,对故事细节的叙述几乎不受任何限制,因为叙事者是故事内容的知情人。而在第一人称视角中,由于叙事者“我”(在小说中,“我”一般不是作者,而是故事中的一个人物)对故事中的部分内容是不知情的,所以“我”无法对故事中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物心理进行描写。然而,第一人称叙事者却可以把自己的心理描述得直截了当、清清楚楚。对读者来说,这一点具有极强的说服力和吸引力。两种叙事视角各有其长处和短处。采用何种视角叙述故事,完全取决于作者,他可以根据故事内容、预定效果等因素确定自己小说的叙事者。

作为“效果论”者,爱伦・坡对艺术效果有着执着的追求,并力争做到完美。他主张小说内容应服从于某种特定的艺术效果,而小说创作的一般模式应该是先有素材,然后作家再根据素材进行加工创作,以求获得某种特定效果。在其“效果论”的主导下,爱伦・坡在创作中常采用与常规小说创作程序相反的模式,即先预设某种效果,然后根据效果要求再挖掘、创造服务于该效果的材料,例如事件、情节、冲突等故事要件,使得这种效果更加合理且符合生活逻辑。而一旦小说进入创作阶段,他则必须解决故事中的叙事视角问题,即以哪一种人称才能最大程度地为其所设定的效果服务。爱伦・坡的作品大多是恐怖小说和侦探小说。前者经常涉及复仇、犯罪、凶杀等变态心理;后者则需要缜密严谨的逻辑推理。二者都需要制造悬念并在故事结尾给出惊人的结局。

在第一人称叙事的故事中,由于叙事者常常是故事中的人物,甚至是主人公,因此叙事者属于有限知情者(故事中尚有许多事情叙事者并不知情),从而有利于作者据此制造悬念,使惊人结局更加合情合理,换言之,更能取得预设的效果。而在全知叙事模式下,由于叙事者属于无限知情者(故事中的所有事情叙事者都知情),因此在悬念制造方面明显逊色于有限知情者。由此看来,坡在自己的作品中大量使用第一人称叙事是出于对其作品艺术效果的完美追求的考虑。

三 第一人称叙事与情绪宣泄

除了对小说艺术效果的追求外,爱伦・坡采用第一人称叙事恐怕还另有原因。

众所周知,爱伦・坡具有的文学天赋是后世公认的:诗歌、小说、文学批评理论,他无一不精。然而,命运对他却极为不公。爱伦・被在世时,无时无刻不在为生计奔波,写作甚至成了他唯一的生活来源。先是养父的遗产未获分文,使坡郁闷之极,经常借酒浇愁,甚至对生活产生过绝望的念头。而后,在任职杂志社期间,他又因与主编在业务上的分歧而被迫离职。到了1842年,坡的妻子弗吉尼亚突患重病,而此时的坡贫病交加,既无力也无钱为妻子医治。最终,弗吉尼亚于1847年悲惨去世。此时的坡缠绵病榻,精神备受打击。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期间,坡却并未停止写作,而是更加发奋。《莱吉亚》(1838)、《厄舍古厦的倒塌》(1839)、《黑猫》(1843)、《一桶白葡萄酒》(1846)等多篇短篇小说都是在此期间发表的。

悲惨的现实加上不济的命运对于思维活跃和恃才傲物的坡来说,不能不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坡立志要成为一名成功的作家,然而,尽管他不断努力耕耘,却始终未能如愿。现实生活中的他,不但要天天为填饱肚子苦苦思索,而且还要承受方方面面的冷嘲热讽。作为一名有理想、有见识的作家,坡不可能不对他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产生愤懑和不满的情绪。但是,坡并未因此停止对艺术的追求。相反,他将自己的不幸境遇转化成一种特殊的思想情绪,并在故事中以变态心理方式与故事内容密切地结合起来,从而达到了既为制造某种特殊效果服务,又将自己的思想情绪弥漫在作品中的目的,可谓一箭双雕。而获得这种双重功效的手段又非第一人称叙事莫属。

四 第一人称叙事与读者共鸣

爱伦・坡于1846年发表的短篇小说《一桶白葡萄酒》被公认为是反映其小说创作思想的巅峰之作,也是充分展示其高超艺术技巧的标志性作品。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复仇故事,主要内容为复仇者“我”将曾经侮辱过“我”的仇人以极其怪异的方式谋杀――将仇人福吐纳托垒砌在地窖里并致其死亡。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叙事手法,“我”既是叙事者又是故事中的人物。作为有限知情者,叙事者对自己(即故事中的“我”)的知情是无限的。相对于全知叙事而言,第一人称叙事者对“我”的信息的传达,可信度最高。因为第一人称叙事的主观性和随意性可以使叙事者“我”从容淡定地向读者传达相关信息,充分阐述“我”的思想意识、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念等。在故事开头,当“我”讲到要报复福吐纳托时,“我”的复仇思想、复仇原则、价值观念以及为达到目的而采用的伪装手段等,都已悉数传达给读者。请看故事开篇第一段:

(1)福吐纳托对我百般迫害,我都尽量忍在心头,可是一旦他胆敢侮辱我,我就发誓要报仇了,您早就摸熟我的生性脾气,总不见得当我说说吓唬人。(2)总有一天我要报仇雪恨;这个主意坚定不移,既然拿定主意不改,就没想到会出危险。(3)我不仅要给他吃吃苦头,还要干得绝了后患。(4)报仇的自己得到报应,这笔仇就没了清。复仇的不让冤家知道是谁害他,这笔仇也没了清。

句(1)讲述的是“我”复仇的原因,句(2)讲述的是“我”复仇的决心,句(3)讲述的是“我”复仇的原则,句(4)(最后一句)讲述的则是“我”关于复仇问题价值的观念。爱伦・坡利用第一人称叙事的方式,在读者头脑中制造了一种假象,好像作者在讲述自己的故事,叙事者就是作者本人,所发生的事情就是作者亲身经历的事情,给人以毋容置疑的感觉。首段句子短小凝练,言简意赅,毫不拖泥带水,而且在意义上、逻辑上又环环相扣。他缜密的思想逻辑和独特的语言功力使读者开卷即被叙事者的讲述深深地吸引和感染,并在读者的内心深处引起共鸣,令读者“不知不觉地沉浸于叙事者‘我’营造的虚构世界中”。读者的阅读兴趣由此被激发,对故事进程的渴求使读者凝神专注,唯恐思维的链条中断。这便是坡利用第一人称叙事和独特的语言魅力对读者阅读心理产生的效果。

五 第一人称叙事与人物对话的关系

一般说来,爱伦・坡的短篇小说人物对话很少,故事大都是由叙事者的讲述和人物的心理语言构成,如《泄密的心》、《莱吉亚》、《厄舍古厦的倒塌》、《黑猫》等。对于重视情节的读者来说,上述小说恐怕较难迎合他们的兴趣。由于从头到尾都是由叙事者讲述,因此,这些故事主观性很强;同时,由于人物对话很少,又使故事缺乏客观性和生动性。坡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他在后期的短篇小说创作中,通过人物对话,将故事的主观性、客观性和生动性完美地融为一体。

在《一桶白葡萄酒》中,坡精心设计使用了人物对话,生动形象地展示了人物性格,使人物鲜活且富有动感,而叙事者则在故事中暂时隐退。给读者的感觉是,对话双方的话语不受叙事者支配左右,增强了对话语言的客观真实性,同时叙事人避免了主观操纵嫌疑,使读者在阅读、理解、判别人物性格上拥有了主观能动性。

下列对话为读者生动地描绘出了福吐纳托和“我”(即蒙特里梭)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前者显然具有鉴酒的才能,但盛气凌人,自大虚荣,且善于贬低他人,抬高自己,很可能是当地人人畏惧的“老大”级人物。而后者,也就是故事中的“我”,虽然也拥有与福吐纳托相同的本领,但却因种种原因不敢在众人面前施展,明摆着担心福吐纳托会给自己难堪。因此,“我”不得不在福吐纳托面前显得唯唯诺诺,深受其压制甚至是侮辱。在故事中,“我”为了诱杀福吐纳托,故意在他面前一如既往地谦恭,以免露出丝毫破绽。通过下段对话,一个阴险狡诈、口蜜腹剑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怎的?”他说,“白葡萄酒?一大桶?不见得吧!在狂欢节期间哪弄得到?”

“我不放心,”我答道,“我真笨透了,居然没跟你商量,就照白葡萄酒的价钱全付清了。找又找不到你,可又生怕错过这笔买卖。”

“白葡萄酒!”

“我不放心。”

“白葡萄酒!”

“我一定得放下这条心!”

“白葡萄酒!”

“瞧你有事,我正想去找卢克雷西呢。只有他才能品酒。他会告诉我――。”

“可有些傻瓜硬说他眼力跟你不相上下呢。”

“快,咱们走吧。”

“上哪儿?”

“上你地窖去。”

“老兄,这不行;我不愿欺你心好就麻烦你啊。我看出你有事。卢克雷西――”

“我没事,来吧。”

“老兄,这不行。有事没事倒没什么,就是冷得够呛,我看你受不了。地窖里潮得不得了。四壁都是硝。”

“咱们还是走吧,冷算不了什么。白葡萄酒!你可上当啦。说到卢克雷西,他连雪梨酒跟白葡萄酒都分不清。”

在对话中,第一人称叙事者“我”一方面阳奉阴违,对福吐纳托故作关心、体谅之态,另一方面却施展欲擒故纵的手法,牢牢地牵住福吐纳托的鼻子,使自己的复仇计划得以一步一步地顺利实施。 “我”明显地带有作者的影子,现实生活的困境在坡潜意识之中早已埋下仇恨的种子,尤其对那些不学无术却又趾高气扬者,他既蔑视又仇恨。通过第一人称叙事手法讲述这样一个复仇故事,应该说是最能代表坡当时的心态了。

必须指出的是,上例中的两个人物形象之所以能够栩栩如生地展现给读者,根本的原因是作者采用了人物对话的形式,用人物语言代替了叙事人的叙述语言,这样既增强了故事的现场感和动感,又增强了故事的逼真度。因此,坡在《一桶白葡萄酒》中成功地将第一人称叙事和人物对话优势互补,不但使自己的小说创作技巧达到了高峰,也为美国的短篇小说创作留下了不朽的典范。

六 结语

第一人称叙事手法使爱伦・坡找到了一条表达自己潜意识心理的有效途径。尽管读者无法从他的小说中读到19世纪上半叶的美国生活图景,但他的小说不能不说是当时美国背景下作者直接或间接的现实生活经验作用于小说创作的结果。简而言之,没有直接或间接的现实生活经验,就没有爱伦・坡的小说创作。

参考文献:

[1] 陈良廷、徐汝椿:《爱伦・坡短篇小说集》,外国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

[2] 顾建新、孙艳秋:《小说第一人称叙事再探》,《写作》,2006年第5期。

[3] 钱青:《美国文学名著精选》(上册),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

[4] 朱振武、王二磊:《爱伦・坡的短篇小说与现代主义》,《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7年第5期。

作者简介:

郭雷,男,1962―,河北沧州人,硕士,教授,研究方向:英美文学,工作单位:华北电力大学外国语学院。

史玮璇,女,1965―,河北唐山人,硕士,副教授,研究方向:英语语言学,工作单位:华北电力大学外国语学院。

范文八:关于爱伦·坡短篇小说死亡主题的探析

关于爱伦·坡短篇小说死亡主题的探析

摘要 19世纪美国著名作家埃德加·爱伦·坡一生创作了60多部短篇小说,而死亡主题贯穿于其作品的始终。本文通过对爱伦·坡短篇小说的综合性考察,探讨了死亡主题在其短篇小说中的表现及其原因,并从对死亡的承担者——小说中的人物进行透彻分析,力求梳理出不同小说中的人物所具有的相似死亡形式,究其原因,探其意义。

关键词:埃德加·爱伦·坡 死亡 缺失 相似死亡形式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埃德加·爱伦·坡是美国文学史上最具唯美倾向的作家,被称为是西方现代派文学的远祖、象征主义文学的鼻祖和西方推理小说的鼻祖。爱伦·坡1809年出生于美国波士顿,1849年死于贫病。他一生病痛缠身,却始终为家人的生计劳累奔波,虽然命运多坎坷,可是他却为诗歌和小说的创作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一 扎进死亡的黑洞里

阅读爱伦·坡作品,读者会发现有一种常见的死亡形式就是谋杀,作家力图通过对一个普通人放任恶侵蚀内心的书写,表达伤害周围人的性命必将付出代价——最终自己也会被送上绞刑架。

以《黑猫》为例,爱伦·坡通过这个故事描述了谋杀者心中的反常和邪念。在故事中,爱伦·坡运用第一人称方式说明了叙述者的囚犯身份,但他并非穷凶恶极。故事中的普路托是一只黑猫,也是叙述者最喜欢的宠物。叙述者嗜酒成性,曾因为喝醉酒将普路托的

范文九:从精神理看爱伦·坡短篇小说恐怖美论文

从精神分析理论看爱伦·坡短篇小说的恐怖美

摘要 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集合了许多精神分裂的变态人物,这些人物在小说中以异样的行为,展现了坡小说中的恐怖美。本文以荣格的精神分析理论为基础,分析了爱伦·坡小说中人物的变态情结和人格二重性问题,探讨了坡是如何通过这些变态的人物形象传达恐怖美的。

关键词:精神分析理论 恐怖美 变态情结 人格二重性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一 引言

爱伦·坡的心理恐怖小说被认为是19世纪美国哥特文学的巅峰之作,他所撰写的恐怖故事大都篇幅短小、结构紧凑、情节环环相扣,整体效果十分突出。为了使其作品能引起读者的共鸣,爱伦·坡常通过破坏来进行创造,通过恐惧来追逐美感,通过黑暗来接近光明,以此实现对读者心灵的极大震撼,可以说,他的恐怖小说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心理恐怖小说。

二 小说中人物的变态情结

与弗洛伊德不同,荣格将力比多看作是精神分析学说的基础和心理的原动力,包括生殖、生长和其他的生命活动,而性欲只是众多的、生理的、心理的功能之一。他认为心灵代表了一个人的整体人格,反映了意识和无意识中的思想、情感、行为并且预设了人物行为和心理的走向及趋势;他将心灵结构中的无意识结构进一步区分为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个人无意识也就是他所说的情结,是

范文十:埃德加爱伦坡短篇小说的精神分析解读

最新英语专业全英原创毕业论文,都是近期写作

1 浅谈“白色”在英汉语言中的文化差异及其翻译策略

2 试从关联理论的角度分析《老友记》中的言语幽默

3 情境教学法在初中英语教学中的应用

4 《傲慢与偏见》中婚姻观对当代中国的现实意义

5 美国女性地位变化浅析

6 公示语汉英翻译研究

7 论嘻哈文化及其在美国社会的影响

8 中西性教育方式对比折射中西文化差异的研究

9 Analysis of Tony’s Tragedy in A Handful of Dust

10 中英广告宣传方式的比较研究

11 电影《闻香识女人》中弗兰克的人物分析

12 试论英汉日常礼貌表达的异同

13 On Hardy’s Meliorism: An Analysis of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14 从大众对汽车的选择看美国社会价值观的变化

15 文档所公布均英语专业全英原创毕业论文。原创Q 805 990 74 9

16 从对等功能理论看《卡斯特桥市长》中的比喻修辞

17

18 从萨丕尔-沃尔夫假说看中英谚语的文化意象

19 裘德悲剧成因的分析

20 从生态和消费的角度解读《瓦尔登湖》中梭罗的思想

21 从二十世纪英国女装造型看女性主义思想对女性地位的影响

22 外语学习焦虑与口语成绩的相关性研究

23 电影《暮色》中人物对白的言语行为分析

24 英语复合名词的认知语义研究

25 中西餐桌礼仪文化差异

26 A Study on Theme Slogan Translation—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unctional Equivalence Theory

27 至美的追求—美学视角下泰戈尔的《吉檀迦利》

28 On the Causes of the Tragedies of Tess and Jennie in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and Jennie Gerhardt

29 从《老人与海》看海明威的硬汉精神

30 On the Absurdity in Waiting for Godot

31 图式理论在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应用

32 功能对等理论下汉语新词英译研究

33 简爱:魅力人格———从心理学角度分析

34 爱德华•摩根•福斯特《最漫长的旅程》的主题研究

35 从《纯真年代》的女性角色看旧纽约的女性地位

36 The Comparison of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China and India

37 浅析《小妇人》中乔的女性意识及其成长过程

38 天使还是悲剧制造者——浅析安吉克莱尔对苔丝悲剧的影响

39 词块法在高中英语写作教学中的应用

40 从美国总统选举看其民主政治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文化差异对中美商务谈判的影响和应对策略 接受理论视角下英文商标名汉译研究 Advertising and Its Application 《永别了武器》中战争对人类所造成的毁灭 王尔德唯美主义对现代消费文化的启示--以《道林格雷的画像》为例 浅探高中英语听力教学策略 《小妇人》中教养方式的分析 A Comparison of the English Color Terms 海明威心中的完美女性――论《永别了,武器》中的凯瑟琳形象 流行语的翻译 新闻英语中的委婉语及其翻译策略 Analysis of Dialect Translation from Perspective of Functionalist Skopos Theory 对《最蓝的眼睛》黑人的悲剧命运的分析 浅析任务型教学的理论基础 从精神分析理论分析《莎乐美》的人格特征 英汉颜色词语象征意义的对比 勃朗特两姐妹创作风格差异探究 行为因素对翻译质量的影响——张召忠教授译著病因浅析 浅谈文化差异对网络新词英译的影响 达尔文主义视角下的《卡斯特桥市长》 A Study of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and American Business Etiquette 对《推销员之死》的价值探讨 言语行为理论下的英语广告双关 A Comparison of the English Color Terms 中英数字习语的翻译 英文电影题目翻译的异化与归化研究 中英社交礼仪差异的比较与分析 中美家庭教育的比较研究 合作原则视角下的商务谈判委婉语研究 从心理语言学谈提高新闻英语听力的新模式 从精神分析角度解析《一位女士的画像》中伊莎贝尔•阿切尔的婚姻悲剧 通过电视广告看中美思维模式差异 论企业国际化中的品牌翻译开题报告+论文( ) 英汉招呼语差异探析 对罗伯特•弗罗斯特自然诗的尝试性研究 试析《旅游巴士》中的犹太文化内涵 《人鼠之间》中两主人公乔治和雷尼的对比分析 从礼貌原则看《威尔与格蕾丝》的对话 商标的特征及其翻译的分析 威克里夫对英国民族语的发展贡献 英语专业学生词汇附带习得 Risk Comparing of Documentary Collection and Letters of Credit

85 论中美婚礼习俗的差异与融合

86 英汉习语翻译中文化意象的转换

87 高中英语听力课中的文化教学

88 A General Analysis of Mr.Xu Yuanzhong’s Translation Art of Language Variation in Classic Poems

89 从电影功夫字幕翻译谈文化负载词的翻译

90 On Application of TBLT to Junior High School Oral English Teaching

91 约翰•福尔斯《法国中尉的女人》中主角萨拉女性意识的体现

92 “美国梦”的再探讨—以《推销员之死》为例

93 Exploring How to Increase Students' Interest in English

94 科技英语语篇中被动语态语篇功能的分析

95 比较分析《喜福会》与《日用家当》中两代人之间的文化冲突

96 《儿子与情人》恋母情结分析

97 An Analysis of Cultural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a and English-Speaking Countries through Idioms

98 从《寻找格林先生》看索尔•贝娄对生命意义的探寻

99 古诗词英译关于夸张的翻译策略研究

100 初中生英语自主学习能力培养的研究

101 论基督教教义对美国人慈善观的影响

102 英汉俚语特色对比研究

103 基于中西文化差异的翻译策略研究

104 王尔德童话《夜莺与玫瑰》中的唯美主义

105 关于英语谚语翻译的一些意见

106 论新闻英语的语言特点

107 浅析企业更名

108 生态女性主义视阈下赛珍珠的《大地》

109 《红字》中的象征主义

110 浅析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模式和策略

111 从《简•爱》与《藻海无边》看女性话语权的缺失

112 从伊登和盖茨比之死探析美国梦破灭的必然性

113 英汉双语词典中的语用信息

114 The Difference between Chinese and American Family Education

115 Advertising Language: A Mirror of American Value

116 论关联理论对旅游资料英译的指导意义

117 班德瑞曲名汉译策略之解析

118 广告英语及其翻译

119 英语电影片名的汉译研究

120 《警察与赞美诗》的功能文体分析

121 从面子理论视角分析外交话语中的恭维语

122 关于中美大学生消费观异同的文化分析(开题报告+论)

123 影响高中学生英语学习兴趣因素的调查及分析—以x市高中学生为调查对象

124 哈代的女性观在苔丝中的反映

125 从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看印度的社会问题

126 初中英语听说能力评价与培养的研究

127 文化视角下的品牌名翻译研究

128 对爱德加爱伦坡哥特式小说中象征手法的研究

129

130 A Reflection upon American Heroism Based on Reviews of Hollywood Movies 131 悲剧英雄—赫尔曼梅尔维尔笔下的比利巴德形象分析

132 从小说《德克拉》试论吸血鬼文化

133 论希斯克利夫出走的必然性

134 《欲望都市》中的女性语言分析

135 (英语系经贸英语)论苹果公司的撇脂定价策略

136 广告翻译中的模因传播

137 浅析中美两国隐私观的差异

138 新课程标准下初中英语课堂中师生互动的构建

139 从《七个尖角阁的房子》看霍桑的罪恶观

140 英语新闻的用词和翻译

141 从功能翻译理论看电影《功夫熊猫》的字幕翻译

142 合作原则视角下《老友记》中的言语幽默

143 《青春》中的孤独主题分析

144 从《宠儿》透视美国黑人女性的悲剧与成长

145 论有效开展小学英语对话教学的策略

146 美国电影与文化霸权—以好莱坞大片《阿凡达》为例

147 影视字幕翻译原则——从文化角度进行研究

148 “适者生存”在《野性的呼唤》中的释义

149 “生活大爆炸”中美式幽默的翻译方法研究

150 Unreliable Narration – The Approach to Irony in Pride and Prejudice

151 Unavoidable Tragedy – A Case Study of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152 小学英语课堂教学活动的有效性研究

153 中国公司简介的英译技巧

154 多媒体英语教学的优势与劣势

155 A Comparison of the English Color Terms

156 《雾都孤儿》中的善与恶

157 英语单词记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解决方法

158 埃尔文•布鲁克斯•怀特《精灵鼠小弟》中的动物形象分析

159 我国高中生英语学习动机研究

160 简单原则:《瓦尔登湖》的主题分析

161 中学生学习英语的焦虑感及对策

162 The Gothic Love in Wuthering Heights

163 论《失乐园》中撒旦形象的矛盾性

164 论考琳•麦卡洛《荆棘鸟》中的女性形象

165 英文歌曲名称翻译浅析

166 论《鲁滨逊漂流记》中的殖民主义

167 The Analysis of Cultural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and English Animal Idioms 168 从《胎记》中阿米那达布的人物分析看人性的原始表达

169 中英日委婉语语言特征

170 A Pragmatic Analysis of Puns in English Advertisements under the Cooperative Principle

171 英汉视觉动词概念隐喻的对比研究

172 中英寒暄语的对比与研究

173 初中英语词汇教学法研究综述

174 从保罗的恋母情结角度分析劳伦斯的《儿子与情人》

175 文化差异对中美商务谈判的影响

176 中外青年婚姻观念差异——从《柳堡的故事》和《傲慢与偏见》中进行对比 177 中西饮食文化的对比

178 Customer Relationship Marketing

179 埃德加•爱伦•坡小说《黑猫》的写作技巧应用分析

180 素质教育下农村小学英语现状初探--以某县为例

181 Cultural Differences and Translation Strategies

182 从文化角度谈旅游翻译

183 梭罗《瓦尔登湖》中的“简单”原则

184 美国宪法形成的历史和原因之研究

185 苔丝人生悲剧的研究

186 原版英语电影在大学英语教学中的使用研究

187 巧克力包装的研究

188 The Lost Generation—―Nada‖ in Hemingway’s ―A Clean, Well-Lighted Place‖ 189 李清照词英译研究

190 英汉恐惧隐喻对比研究

191 跨文化交际中的语用失误分析及策略研究

192 《美国的悲剧》中主人公克莱德悲剧性解析

193 《乱世佳人》女主人公斯嘉丽的性格分析

194 对《老人与海》中主人公的性格分析

195 唐诗中比喻修辞格的翻译——以许渊冲英译本为例

196 从合作原则谈影视翻译策略——以《功夫熊猫》为例

197 基于建构主义理论的高中英语课堂提问策略

198 “中式英语”和“中国英语”两个概念的区别研究:以公示语为例 199 The Analysis of the Representative Images in The Waste Land

200 从精神分析角度解析《一位女士的画像》中伊莎贝尔阿切尔的婚姻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