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伦坡乌鸦

爱伦坡乌鸦

【范文精选】爱伦坡乌鸦

【范文大全】爱伦坡乌鸦

【专家解析】爱伦坡乌鸦

【优秀范文】爱伦坡乌鸦

范文一:爱伦坡--乌鸦

乌鸦

爱伦·坡 著 曹明伦 译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慵懒疲竭, 面对许多古怪而离奇、并早已被人遗忘的书卷; 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 “有客来也”,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门环,

然后我推开了窗户,随着翅膀的一阵猛扑, 一只神圣往昔的乌鸦庄重地走进我房间;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 而是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到我房门的上面,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栖息在那儿,仅如此这般。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风凄雨冷的十二月, 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 想用书来消除伤悲,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伤感, 因那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远。

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 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惧,我毛骨悚然; 为平息我心儿的悸跳.我站起身反复念叨 “这是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于是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 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轻轻叩我房间的门环, 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打开门扇—— 但惟有黑夜,别无他般。

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象征, “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惟一字眼,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 “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1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冠毛虽被剪除”,我说,“但你显然不是懦夫, 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我对这丑鸟感到惊讶, 尽管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 看见鸟或兽栖在他房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而且名叫“永不复焉”。

但那只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 这一句话,仿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 直到我几乎在喃喃自语“其他朋友早已离散, 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惊异于屋里的寂静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 “肯定”,我说,“此话是它惟一会说的人言, 从它不幸的主人口中学来。一连串横祸飞灾 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这字眼, 直到他希望的挽歌中有了这个忧郁的字眼—— 永不复焉,永不复焉。”

但那只乌鸦仍然在骗我悲伤的灵魂露出微笑, 我即刻拖了张软椅到门边雕像下那乌鸦跟前; 然后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我开始产生联想, 浮想连着浮想,猜度这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这只狰狞丑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为何对我说“永不复焉”。

我坐着猜想那意思,但没对乌鸦说片语只言, 此时,它炯炯发光的眼睛已燃烧进我的心坎; 我依然坐在那儿猜度,把我的头靠得很舒服, 舒舒服服地靠着在灯光凝视下的天鹅绒椅垫, 但在这灯光凝视着的紫色的天鹅绒椅垫上面, 她还会靠么?啊,永不复焉!

接着我觉得空气变得稠密,被无形香炉熏香, 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 “可怜的人”,我叹道,“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喝吧,喝吧,忘掉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 是不是撒旦派你,或是暴风雨抛你,来到此岸, 来到这片妖惑鬼祟但却不惧怕魔鬼的荒原—— 来到这恐怖的小屋——告诉我真话,求你可怜! 基列有香膏吗?① 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可怜!” 乌鸦说“永不复焉”。

“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 凭着我们都崇拜的上帝——凭着我们头顶的苍天, 请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 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纤尘不染, 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乌鸦说“永不复焉”。

“让这话做我们的告别辞,鸟或魔!”我起身吼道, “回你的暴风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夜之彼岸! 别留下你黑色的羽毛作为你灵魂谎过言的象征! 留给我完整的孤独!快从我门上的雕像上滚蛋! 让你的嘴离开我的心;让你的身子离开我房间!”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那只鸟鸦并没飞走,它仍然栖息,仍然栖息, 栖息在房门上方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的眼光一模一样, 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 而我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影中 解脱么——永不复焉!

2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32836826.html

范文二:爱伦坡《乌鸦》赏析

《 乌鸦 》赏析

爱伦坡,美国哥特式文学大师与先驱,他深信“诗歌的最好主题是死亡,尤其是美丽尤物的死亡,将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具诗意的主题”。而其在《乌鸦》中也糅合了具有死亡之美的哥特式元素。

《乌鸦》一开篇就给读者营造了一幅阴森恐怖的画面:在阴郁寒冷的午夜,除寒风呼啸之外只余男子的翻书声,一切沉浸在无边的黑暗之中。突然而至的敲门声,惊醒屋内之人,应门而去却发现屋外空无一物,只有肆虐的狂风融合在黑夜之中。旋身离去敲门声又起,乌鸦随声而至,停留在房门的半身雕塑上。

午夜恐怖而阴森,为乌鸦——这来自幽河冥界的使者奠定了基调。而故事又发生在狭小阴暗的小屋,这就突出显现了哥特式写作手法——恐怖与死亡交融(午夜,封闭小屋,乌鸦,亡魂)。

小屋也曾是男子与妻子的爱巢,紫色窗帘,紫色天鹅绒椅,浪漫温馨,如今物什仍在,人却消亡,空余男子,睹物思人。此时乌鸦强行进入男子封闭的空间,以它的四字箴言“永不复回”,打碎了男子的幻想。颤抖的灵魂在呼啸的寒风中追问着冥之使者可有神药忘却相思之苦,红尘之恼,换来的还只是“永不复回”。永不复回的时光,永不复回的爱人,将会带走沉浸在永恒悲痛中无法醒来的灵魂:既然现世无法再见,那就相约幽冥河畔,彼岸尽头再相遇,相拥。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3E735A537BF98ABE.html

范文三:爱伦坡的乌鸦赏析

The Raven

The Raven was written by Edgar Allan Poe in 1844. As the best known of Poe’s verse, it narrated a story that a man suffering the pain of losing relatives encountered a raven at a lonely and depressed night. The tone of the verse, miserable and suspicious, derived from irreversible hopelessness. At the same time, the hopelessness was intensified with “Nevermore” from the raven until hopelessness was hard to see. As the only word of the raven, “Nevermore” was repeated for eleven times. It was the name of the raven as well as the answer to the author’s every inquiry. The word sounded like irrelevant answer; but it made people think it was very suitable for the situation. It pushed the scene of fantastic dialogue into the philosophic narration on existence value. The all that people love most is just like the raven’s noise which will never come back if it is lost.

A deep night in December, dark and cold, is the unbearable psychological portrayal of the narrator. It is this kind of mental state attracted the raven which perched upon a bust of Pallas just above the author’s chamber door. The raven conveyed the message from Hades again and again. At the same time, it took advantage of its’ raucous and harsh word—“Nevermore” to peck the broken heart of the author. In this way, the author’s soul was settled down into low-floating shadow.

In my mind, I think the verse does well in the following three aspects. Of course, they are worthy for us spending time appreciating it.

Firstly, on the phonological processing, Edgar Allan Poe deeply dug the potential of English on the verse. Except that, he used a lot of alliteration, rhyme and harmonic rhyme. At the same time, he paid much attention on careful arrangement on the sound. In very section, there were a series of short verses composed of a long line. The order of using this way was to change atmosphere for every line. It loyally expressed the author’s sad mood. This way of writing made readers impressive.

Secondly, The Raven modeled two important figures: young man and the raven. The sad man lost his favorite female and attempted to be absorbed in the book in order to forget the hurt. But all he did made a futile effort. The more books he read the

lonelier and sad he felt. However, at midnight, the raven symbolizing death and odiousness stepped into the cabin where the young man usually met with his lover Lenore. In addition to, the poet also modeled two significant images influencing the topic of the poem. The one of was black that the pure color could make people feel happy or dejected. The black background color could make readers feel impressed, and then they could feel the fear and sorrow in the heart of the young man.

“Nevermore” emerging repeatedly could also be seen as a special figure. Except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this word, it also had symbolized meaning. When the raven appeared on the scene, the heartbroken man asked its’ name. The answer of the raven was “Nevermore”. But when the mater inquired effective medicine to remove miss for Lenore, the raven answered by “Nevermore”, as well as the master wondering whether he met Lenore again. Even when the raven was ready to leave the cabin, the “Nevermore” was the only thing that the raven remained. This word made the young man get into eternal abyss.

Thirdly, the scene setting was special. On the introductory part, the readers could see a sad and shrill picture in the depth of night: the gloomy atmosphere, the thrilling scene, the mysterious and depressed man, the inauspicious raven…

In a gloomy and chilly midnight, all was quiet besides the whistle of the cold wind and the voice of turning over the books. The world outside the cabin was enveloped by the deep night while the small space of inside appeared flickered under the dim ray. Suddenly, some one was gently rapping at chamber door. However, when the master opened the door, he founded nothing except relentless night and raging storm. Surprisingly, the previous knock of the door appeared again when he retuned. At the moment, the raven flew into his cabin and perched above chamber door.

Finally, why the author chose midnight as the time of story happening. Midnights mean mystery and terror. And all kinds of ghost and evil usually appeared at midnight. The terrified atmosphere established mood for appearance of the raven. It was special for the poet to set the story in a small and quiet cabin. On one hand, small and closed space contribute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isolated and distant Gothic horrible atmosphere. On another hand, the cabin just was throne of two lovers. The cabin was

still same while the laughter gone with hostess’s death. The young man kept watches the cabin and missed his lover. What kind of sadness it was? Setting the scene in this way will arouse resonate in readers’ heart and make the readers show sympathy for the young man.

The Raven is a wonderful poem. It is worthy for us spending time reading.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936B291E366F4A9.html

范文四:论爱伦·坡《乌鸦》中的意象

摘要    爱伦・坡是美国文学史上一位颇有影响力的作家。在短暂的四十年时间里,爱伦・坡总共创作了48首诗歌,《乌鸦》就是其中的经典代表。在这篇作品中,他将自己的诗论主张与创作实践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反复吟唱中表达自己对丽诺尔的思念。《乌鸦》中大量意象的使用增强了诗歌的艺术表现张力,拓展了诗歌的审美空间,在文学史上意义重大。

关键词:爱伦・坡  意象  《乌鸦》  象征  唯美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是美国文学史上一位颇有影响力的作家,其创作涵盖小说、诗歌、戏剧、随笔等多个方面,被誉为“现代文学流派的宗师”、“推理小说的鼻祖”。在短暂的四十年时间里,爱伦・坡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给世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学财富。爱伦・坡以恐怖小说闻名于世,他的恐怖小说想象奇特、情节恐怖夸张且逻辑性强。坡以其独特的写作风格深深地影响了后世的文学创作,其代表作有《乌鸦》《安娜贝尔・李》《厄舍古屋的倒塌》《黑猫》等。

爱伦・坡不仅是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而且还是一位诗人,其诗歌创作同样引人注目。1845年,爱伦・坡发表了诗歌《乌鸦》,赢得了公众与评论界的一致好评。在这篇作品中,他将自己的诗论主张与创作实践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反复吟唱中表达自己对丽诺尔的思念。目前学术界关于爱伦・坡《乌鸦》的研究成果很多,主要集中在《乌鸦》的语言特色、哥特式风格、主题意义等方面的研究上。实际上,诗人在《乌鸦》意象的使用上别出心裁,呈现出独特的审美意蕴。因此本文以此作为切入视角,从丰富的意象塑造、巧妙的象征手法、死亡的主题表达三个方面入手,对爱伦・坡《乌鸦》的意象进行细致分析,以便更深刻地理解作品中所蕴含着的思想价值。

一  丰富的意象塑造

爱伦・坡与惠特曼、狄更斯一起被称为19世纪最有创造力的诗人,他的诗歌创作在文学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优美的语言、精致的形式、含蓄的意境……爱伦・坡的诗歌风格幽婉哀伤,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是诗人坎坷的生命体验、是他对已逝事物的深切怀念。爱伦・坡一生总共创作了48首诗歌,《乌鸦》就是其中的经典代表。乌鸦、帕拉斯的雕像、仙境、房门、灯光……《乌鸦》中大量意象的使用增强了诗歌的艺术表现张力,拓展了诗歌的审美空间。所谓“意象”,是指我国古代文论中的概念,“意”即意义、思想,与内在、抽象相联系;而“象”即物象,与外在、具象相联系。如马致远的《秋思》中,枯藤、老树、昏鸦等意象的运用,勾勒出一派萧索之气,人物内心的凄凉与外在的物象融汇在一起,产生强烈的艺术冲击力。在西方,“意象”最早由美国诗人和文学评论家埃兹拉・庞德对其进行定义。庞德从中国的古典诗歌和日本的俳句中得到启发,将东方的“意象”翻译为西方的“Image”。庞德关于意象的第一次“定义”只是描述了意象的某种功能:即能够引起人们的某种智性和情感的心理反应。庞德关于“意象”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定义,强调“意象”由多个“意念”(Ideas)组成,是动态和充满能量的。《乌鸦》中,对于意象的运用,可以看到其与庞德理论的深刻联系。

首先,《乌鸦》中的意象塑造体现在“乌鸦”这一形象的使用上。乌鸦的形象在文学作品反复出现,带有强烈的宗教神话色彩。爱伦・坡继承了这一文学传统,在诗歌中借助“乌鸦”的意象来连缀情节,表达情感。《乌鸦》讲述深夜里一个年轻的男子在悼念自己死去的爱人时,一只乌鸦走进了他的房间。这引起了男子的兴趣,于是他向乌鸦提出自己的疑问。但是对于男子的提问,乌鸦只用一声声“永不复焉”进行回答,这使男子陷入更加的痛苦境地。全诗共一百零八行,十八个诗节,以乌鸦的出现作为分界诗歌可分为两个部分。一到六节是诗歌的前半部分,讲述男子在房间里听见一阵阵敲门声,但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接下来在反复的铺陈渲染中,乌鸦终于出现在读者的视野里。这个名叫“永不复焉”乌鸦没有给男子带来任何心灵上的慰藉,反而将青年置于永恒的痛苦深渊,难以自拔。乌鸦的意象代表了不祥,寓意着孤独,这与庞德认为意象能够引起人的心理反应密切相连,这一意象的运用,奠定了诗歌悲怆的抒情基调,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次,围绕乌鸦这一主体意象,爱伦・坡在诗歌中还安排了一组辅助意象。房门、紫色窗布、帕拉斯半身雕像、阴间冥府……这些辅助意象与乌鸦这一主体意象共同承担起营造诗歌氛围、抒发感情的功能,表现力十足。爱伦・坡通过空间环境的细致描摹,将阴森、幽婉的气息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一个阴郁的子夜,青年思念着自己已经离世的爱人,痛苦不已。奄奄一息的余烬、柔软黯淡的紫色窗布、冷寂萧条的房间……曾经青年与丽诺尔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甜蜜、幸福的时光。但是随着爱人的离去,原本幸福的小屋变得异常空荡、安静。萧瑟的冬夜,万籁俱静,这样死的寂静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此时有人轻叩房门,这打断了男子的思绪。于是他两次打开房门,第一次迎来的只有黑夜,第二次迎来的却是只乌鸦。在与乌鸦一问一答的对话中,男子没有感到丝毫安慰,反而愈加痛苦。总之,在诗歌中,爱伦・坡通过辅助意象与主体意象的精心挑选与使用,将一种浓浓的悲哀之情寄寓其中,十分感人。

二  巧妙的象征手法

爱伦・坡作为美国文学史上伟大的作家之一,他对美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这位独具特色的作家一生却是穷困潦倒、命运多舛,人们对他的评价也褒贬不一。直到法国文人波德莱尔与马拉梅的大力宣扬,爱伦・坡文学的价值才重新被人们所认识。《乌鸦》作为爱伦・坡诗歌的代表作品,自出版以来,得到了人们的一致认可。诗歌最具特色的便是大量视觉意象与声音意象的组合使用,共同营造了《乌鸦》凄迷哀婉的抒情基调,具有丰富的象征内涵。

首先,《乌鸦》中巧妙的象征手法体现在意象的使用上。坡对意象的运用十分娴熟,单是诗歌中的核心意象――乌鸦,就以不同形式出现。诗中有近十个词所指都是乌鸦:黑鸟、丑禽、兽、先知、恶物、魔、妖孽、幽灵。诗人用如此多的同义词来指乌鸦,赋予乌鸦以多重象征意义。乌鸦原本就是不祥之鸟,是厄运的预言家。它一出现似乎就预示着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而此时它出现在青年的房间里,却成为了男子一心倾吐心事的对象。在青年眼里,这只乌鸦神圣、温文尔雅、有绅士风度,将他暂时从悲伤中走出来,饶有兴趣地与乌鸦开始了对话。但是这只高傲的乌鸦,似乎有些不近人情,无论男子问什么,它只回答“永不复焉”。这看似不着边际的回答却一次次击碎了青年的美梦,将他从幻想拉回到残忍的现实:欢乐不再,佳人已逝,留下的唯有没有绝期的遗憾与无限的孤独罢了。又如,诗中出现的帕拉斯雕像象征着理性。帕拉斯是雅典娜的别称,在神话故事里,她是智慧女神,是理性的代表。诗歌中塑造的大量意象,具有丰富的象征功能。在潜移默化中,意象已经将作家丰富的内心传递给读者,而意象的多重象征也提升了读者对作品的阐释空间。    其次,《乌鸦》呈现出明显的哥特式风格,而这种风格的形成主要与诗歌中象征手法的使用有密切的关系。爱伦・坡是恐怖小说的大师,他的大部分小说都具有哥特传统的因子。这种创作倾向也影响了他诗歌的创作,《乌鸦》就是其中的代表。诗歌无论是在时间的选择上,还是空间的设置上都凸显了一种阴郁的恐怖气氛,使人感到不寒而栗。夜半三更,风凄雨冷,一名男子独自坐在房间里沉思他死去的爱人。诗人在时间的选取上可谓独具匠心,将人物置身于在冬天的深夜里,充分发挥了黑夜的恐怖特征,营造了一丝阴森的感觉。在青年快要入睡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这打破了黑夜的寂静。读到这里,怎能不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夜半的敲门声具有某种象征意义,象征鬼怪,因为只有在深更半夜时鬼才会来敲门。青年打开门,门外什么也没有,只有寂静的黑夜。青年以为自己死去的爱人回来了,于是大声呼喊,可回答他的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回声,此时诗歌所营造的恐怖感可谓达到了极致。

三  死亡的主题表达

爱伦・坡被认为是象征派的先驱、现代派的鼻祖,在西方文学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他对美国文学所做出的贡献是不可抹杀的。他的代表作《乌鸦》在发表后广为传颂,曾轰动英国文坛,得到了公众的一致好评。诗歌中整齐划一的句式、缠绵悱恻的情感、余音袅袅的音律都给读者带来了美的享受,具有强力的艺术感染效果。《乌鸦》在阴郁的氛围中缓缓讲述男子对已逝爱人的深切思想,将一种无法排遣的痛苦哀思细致、委婉地表现出来,给人带来梦幻般的凄美感受。

首先,《乌鸦》传达了死亡的主题。诗歌前半部分主要通过场景空间精心设计来渲染阴郁的恐怖气氛,展现了浓郁的哥特风格。随着乌鸦的到来,对于环境的描写逐渐退居次位,诗人此时着力表现的是乌鸦与人之间的对话。但是无论青年无论问什么,这只诡秘莫测的乌鸦只是回答“永不复焉”。“永不复焉”在接下来犹如一个诅咒,在不断重复中浇灭了男子所有希望的火光。最后愤怒的男子驱赶这个来自地狱的信使,但是乌鸦如魔鬼一般安坐在雕像上面。肆意蔓延的孤独、绵绵不断的哀思、不近人情的乌鸦……死亡带给读者最大限度的情感冲击,诗人巧妙地将死亡与爱情融为一体,在不完满的结局中给人一种怅然若失之感。总之,《乌鸦》自始至终笼罩着一层死亡的气息,读后使人觉得倍感压抑。

其次,《乌鸦》中的死亡主题与美共存,这直接源于爱伦・坡的诗论主张。爱伦・坡认为:诗歌最应表现的是美,最适合的氛围是忧郁,世上最令人忧怀伤感的莫过于死亡。死,美女之死,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有诗意的题目。于是在《乌鸦》中他描写了女子丽诺尔之死,并通过她的离世表现青年男子的悲哀与怀念之情。整首诗并没有直接塑造丽诺尔的人物形象,只是通过男子在回忆与现实的交错中苦苦思想、黯然神伤来展现诗意的死亡之美。如天使般美丽娇艳的丽诺尔永远地离开了男子,留给主人公无限的哀伤与惋惜。男子想借助于看书来消除自己的悲哀,可是爱人的身影总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乌鸦》充分发扬了爱伦・坡关于死亡与唯美的看法,在阴森的氛围中将青年的愁苦之心寓于其中,讲述痴情男子对已逝爱人的苦苦思念。

1845年,《乌鸦》发表,成为爱伦・坡诗歌的代表作,这也是最早给他带来世界性声誉的作品。4年后,爱伦・坡离开了人世。这位美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文学巨匠,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不被人重视,这不得不让人感到难过。爱伦・坡的确是一位天才的诗人,《乌鸦》中优美的韵律、动人的节奏、巧妙的象征,都极富艺术感染力,凸显了他诗歌与众不同的艺术魅力。这个充满悖论式的人物在他的《乌鸦》践行着自己的“纯诗”主张,在飘渺与虚幻中讲述着人人都有的孤独情感,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

参考文献:

[1] 黎志敏:《庞德的“意象”概念辨析与评价》,《外国文学研究》,2005年第3期。

[2] 余民顺:《缠绵绯色 哀凄幽婉――论埃德加・爱伦・坡〈乌鸦〉之美》,《广东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第8期。

[3] 刘保安:《爱伦・坡诗歌中的哥特式风格》,《绵阳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第6期。

[4] 赵诚:《世界上最富诗意的主题――〈乌鸦〉的意境美与音韵美》,《襄樊学院学报》,2005年第1期。

(刘海瑛,重庆文理学院副教授)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54931CD2B8B3A804.html

范文五:爱伦·坡的《乌鸦》体现的超凡之美

2009年第7期边疆经济与文化

№7.2009

(总第67期)

THEBORDERECONOMYANDCULTURE

General.Nn67

【文化论坛l

爱伦・坡的《乌鸦》体现的超凡之美

冉凡敏

(哈尔滨商业大学外语学院,哈尔滨15002s)

摘要:<乌鸦>是美国诗人、文论家埃德加・爱伦・坡的代表诗作。<乌鸦>以优美的形式、韵律极强的音乐感来表现该诗的主题“美妇人之死”。主题、形式和语言的选择反映了诗人的创作哲学,而该诗的成功实践也证实了其相关理论。

关键词:爱伦・坡;乌鸦;主题;形式;音乐性中图分类号:I

106.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2-5409(2009)07-0085-02

埃德加・爱伦・坡被认为是唯美主义的先驱,首诗也不宜太短,太短则有点像格言警句,不能达他与惠特曼、狄更森一起被称为19世纪美国最有到一定的效果。爱伦・坡在《创作哲学》中说道:创造力的三位诗人。爱伦・坡的“为诗而诗”的观。一部作品只有一口气读完,否则其美的统一感便

点决定了他诗歌作品的唯美主义倾向,他的诗歌作会消失,因为尘世间的杂事会干扰。所谓长诗,如

品形式精美,音韵优美。爱伦・坡在《诗歌原理》弥尔顿的《失乐园》,实际上是由诸多短诗构成中写道:“我认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长诗,‘长诗’的,即其整体效果是诸多短暂效果所形成的”坡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词。诗之所以为诗,是因在确定了诗的范围和长度后,运用数学计算和逻辑为它能够激动人心,使灵魂升华。而人们激动的短推理以及心理学方面的知识,设计了一次能读完的

暂乃是心理的必然。”因此要创作出能给读者留下最佳长度——即《乌鸦》的108行;《乌鸦》全诗

深刻印象的富于美感的诗,根据他的说法,长度在由18节构成,每节都有6行,前5行字数相近,一百行上下的诗歌最为理想。

音节相当(都是15至16个音节),最后一行字数爱伦・坡在他的著作《创作哲学》中,非常

及音节仅为前5行的一半。就是18节这样的6行详细地阐述了他对文学创作的主张,也第一次明确诗组构了全诗。因此,全诗从形式上看整齐划一。地提出了“美女之死”这一主题。他在文中指出:显然,作者对该诗的展开方式是平直、刻板的,也“美是诗的唯一正统的领域”,同时“忧郁是所有正是这种刻板与全诗的氛围高度一致,表现了述者诗的情调中最正宗的”,而“死亡”则是所有忧郁已悲哀麻木到了无可复加的程度。

的题材中“最为忧郁的”,因此“当死亡与美紧密音乐美是《乌鸦》最突出的特点,其节奏感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最具诗意。爱伦・坡由此得和旋律感非常强。在《诗歌原理》中,坡认为诗出结论“美妇人之死无疑地是最富有诗意的主题

歌只有与音乐结合才可以找到诗歌发展的最广阔的——而这主题如由悼念亡者的恋人口中说出是再恰

领域,他还给诗下了一个简短的定义:“美之节奏

当不过的了”。《乌鸦》就是以这一主题为基调的。

创造”。坡在《创作哲学》中为《乌鸦》设计的韵

《乌鸦》是爱伦・坡的代表诗作,坡关于诗歌律为扬抑格。每一行的第一个音节是重读音节而第

主张的主题之美、形式之美、音乐之美在这首诗里二个音节是非重读音节。其一、三行的八音步与

得以充分体现。坡在《创作哲学》一文中分析了二、四行七个半音步交替出现,最后一行以三个半该诗的创作过程,他有意识地选择了乌鸦这个不详音步包含一个三重韵的迭旬结束。其节奏格式始终之鸟来寄托。最大限度的悲痛与绝望”,这首诗要是ABCBBB。这种诗歌的创作技巧贯穿于整首诗,表现的就是坡最热衷的主题即由“死亡”所带来为全诗打造出一种神秘、恐怖的氛围,这恰恰与青的“忧郁美”,即主题之美。

年哀伤的情绪相应,忠实地表现了该诗低回哀怨、《乌鸦》一诗的形式别具一格。爱伦・坡为使痛苦绝望的基调。这种韵律所营造出的生离死别、诗歌达到整体的艺术效果,创作之前,诗人对该诗凄惨感伤以及最大限度的悲痛与绝望,让读者在体的长度进行了认真的考虑,认为一首诗不宜太长,

会“死亡之美”这一主题的同时深深为之震撼、太长则读者容易倦怠,或易受干扰,难以卒读;一

为之动容。

收稿日期:2009也-17

作者简介:冉凡敏(1981一),女,黑龙江木兰人,助教,从事美国文学及教学法研究。

鲋~舢埘旧-膏yu啪三ⅣM,^Ir’。’—。1

85

边疆经济与文化2009年第7期

TheBorderEconomyAndCultureNo.7,2009

坡在《乌鸦》中的独创性就在于将这种固定的韵律和格律设计进行各种巧妙组合,大量运用头韵、行内韵、尾韵以及重复,把诗连接成为一个整体,将青年愁苦的心境贯穿始终,表达了青年哽咽不能自抑的叹息和绵绵不绝的痛苦心情。

头韵。头韵是取得音韵和谐的基本形式之一,它蕴含了语言的音乐美和整齐美,使得语言声情交融、音义一体,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乌鸦》的音乐美在一定程度上是取决于头韵的使用。头韵的使用既取得了音乐效果又增强了诗的意境。例如,第一节的第一行中,“weakandweary”,为全诗打下了忧郁、沉闷的基调,句句读来仿佛能感受得到主人公的疲惫、消沉之心境;第三行的“nodded.nearlynapping”描述了青年在困倦至极之时听到的叩门声所产生的动感声音与死寂沉沉的黑夜以及青年心中的忧伤形成了强烈的对应,产生一种恐怖的悬念。使读者切身体会到主人公在午夜时分、困倦梦幻之际突然听到门外响起的轻轻的“笃”、“笃”的叩门声,从而为全诗渲染出了神秘、恐怖的气氛。

行内韵。行内韵是指诗行中间的停顿或休止前的重读音节与该行的最后一个重读音节押韵。在《乌鸦》每一诗节的1、3行,诗人都运用了行内韵来强调诗歌的音乐性,取得了回响的效果。这里,仍先选取其第一个诗节为例加以分析:在这首诗里我们注意到爱伦・坡精心地安排了“dreary”与“weary”,“napping”与“tapping”以及下一诗节的“uttered”与“fluttered”等词。连续的行内韵形成了诗歌高度的统一性,为全诗打下了忧郁神秘的基调。使得全诗节富有强烈的节奏感,吟诵时产生极强的音乐性。

尾韵。尾韵就是整首诗的韵,是行末词尾元、辅音的重复。尾韵是这首诗中最重要的音乐手段。正如坡在《创作哲学》中指出,他刻意选用最响亮的长元音“O”作为诗歌的韵脚,很显然诗人在刻意强调这种声音并用它作为全诗的基调。这个响亮、绵长且低沉并充满哀怨的声音使全诗充满了“深沉而阴森的音响”。在这首诗的每节六行诗中有四行押/):/韵,即第二、四、五、六行,全诗十八节每节都押/):/韵,共72行,以nothingmore。evermore或nevermore结束o/):/韵的不断复现加强了诗的内在联系,一环紧扣一环,反复回旋,撼人心灵。这种音韵好似一种因悲伤哽咽不能言表的情感。表现了该诗低回哀婉、痛苦绝望的语气,诗中每一个尾韵的使用都会唤起读者心中无限的哀伤,从而使读者和这个青年一起感受着这种

参考文献:

悲凉,体味着这种伤痛,直至最后青年心碎,近乎疯狂。

重复。在坡的诗作中,他经常运用词语和短语的重复来强调诗歌的音乐性。坡在《乌鸦》这首诗的每个诗节结尾处都反复使用了一个短促的重叠词,以增强诗歌的音乐效果。鉴于全诗的基调是悲哀的,那么为确保其整体效果,被重复的词语最好是意义单一、声音响亮、短促有力。因此为达到艺术效果及音乐美感,坡选择了以“O”加上“r”构成的响长元音结尾的nevermore一词。并让其从乌鸦这个不祥的身躯、不能进行理性思维的动物口中重复出来,似乎乌鸦不断地啃蚀青年人的心,使青年悲愤、绝望。

诗人把nevermore的不断重复与述者的哀伤之情融合起来,并在每一节的使用中赋予其不同的含义:前面7节的末行除第二节用nevermore外,其余6节都是用nothingmore;从第8节一直到最后的第18节,每一节的末行都是以nevermore结尾。共重复了11遍。但根据语境其意义却有很大的不同:nevermore在第8、9、12节中意为乌鸦的名字叫“绝不”;从第10节到最后一节是乌鸦对主人公一系列问题的刻板回答。这些回答一个比一个离奇怪诞,听起来似乎答非所问,但又觉得非常贴切。乌鸦一次次用沙哑刺耳的nevermore将那原本荒诞不经的一幕幕幻觉串联起来,将该诗的主题升华到对生存和死亡意义的哲理探索。

nevermore的重复使用,不仅贴切地烘托了《乌鸦》忧郁、哀伤的主题,渲染出悲凉、抑郁的氛围,有助于表达述者哀伤至极的心境,而且使读者在朗读时充分体会到文字的魅力,充分领略诗中青年那种思念爱人却不能自拔的心灵的悲泣。这既有效地表达了诗歌的主题,又增强了这首诗的音乐感。

《乌鸦》费时四年,整首诗格律工整,音韵优美。坡精湛的创作艺术堪称唯美主义诗歌之经典,也正是这首诗为诗人奠定了世界文坛的不朽地位。《乌鸦》是坡的诗歌和诗论的完美结合,同时也是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在《诗歌原理》中,坡强调把语言作为呈现诗歌音乐美的媒介。因而,诗人把丰富、生动的语言、奇异的想象和美妙的音韵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巧妙的把音乐美运用于展示他的经典主题“美妇人之死”,把诗中的主人公那种痛失所爱后的凄凉、忧郁和绝望表达得淋漓尽致。诗歌的主题美、形式美、音乐美使得读者能够同述者感同身受,诗中的悲凉、恐惧、绝望也萦绕在读者的心灵,并在灵魂深处引起共鸣。

[1]爱伦・坡集(诗歌与故事)[M].曹明伦,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2]常耀信.美国文学简史[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0.[3]

潞潞.准则与尺度——外国著名诗人文论[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3.

[责任编辑:赵云长]

爱伦·坡的《乌鸦》体现的超凡之美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被引用次数:

冉凡敏

哈尔滨商业大学,外语学院,哈尔滨,150028边疆经济与文化

THE BORDER ECONOMY AND CULTURE2009,

相似文献(10条)

1.期刊论文 肖莹 永不复焉——再读《乌鸦》,纪念爱伦坡诞辰两百周年 -商情2009,

2009年是美国短篇小说家埃德加·爱伦·坡诞辰两百周年.作为美国恐怖小说的先驱,爱伦坡用他充满神秘气质的黑色浪漫征服了无数读者的灵魂.本文在这一特殊的时刻,再读,以此缅怀那依然萦绕在坡迷们内心深处的幽灵.

2.期刊论文 余民顺.YU Min-shun 缠绵悱恻哀凄幽婉——论埃德加·爱伦·坡《乌鸦》之美 -广东教育学院学报2006,26(4)

一诗是美国诗人、小说家及文论家埃德加·爱伦·坡的代表诗作.该诗形式优美、音乐性强、哀情切切、感人至深.诗中主题与述者的确定、时间与空间的安排、意象与结构的选择、用词与音韵的策划等等诸种艺术手段完美的结合正是爱伦·坡自己的诗论与艺术追求的具体化:主题、述者、意象与结构的确定选择反映了诗人的创作哲学,而其时间、空间、用词及音韵的安排策划则体现了他对艺术效果的追求.该诗的成功实践也与后来的相关理论不谋而合.是缠绵的、哀婉的、凄美的,其艺术魅力将历久弥新.

3.期刊论文 陈兵.夏道静.Chen Bing.Xia Daojing 从《乌鸦》看爱伦·坡的象征主义 -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4,3(3)

是爱伦·坡的代表作,集中体现了爱伦·坡诗歌创作理论的象征主义倾向:通过各种意象,创造神圣美,追求快乐和愉悦.诗中大量运用乌鸦、雕像、门房等各种意象表达哀思之情,最后揭示

4.期刊论文 徐婧.李成坚 哥特式的别样美丽——论爱伦坡《乌鸦》中的哥特式风格 -新西部(下半月)2010,

本文以美国哥特式文学的开拓者与大师,埃德加·爱伦坡的著名诗歌为例,通过对诗歌意象塑造因素:人与物的塑造、场景设置、问答设置;写作手法中的:象征、韵律与节奏、措辞特点的分析,论证哥特式风格在作品中的成功运用与重要作用.

5.期刊论文 刘凤峨.LIU Feng-e 爱伦·坡以及他的《乌鸦》 -石河子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20(2)

爱伦·坡认为美是诗的重要要素.该文分析了爱伦·坡

6.期刊论文 刘保安 论《乌鸦》中的象征 -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10,26(3)

爱伦·坡的使用诸多表现死亡、痛苦、寂寞凄清和阴森恐怖的象征,使抽象的概念和事物真实、具体、生动、形象、可感、可视,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有效地增强了诗歌的表现力、感染力和可读性,营造了浓郁的哥特式风格,有力地再现了忧郁美的主题.

7.期刊论文 李侠.LI Xia 感受

本文以美国著名诗人埃德加·爱伦·坡的诗歌代表作为例,解读了其在创作中展示的独特的韵律、丰富的意象、浪漫主义的写作风格及其唯美学派的创作主题.

8.期刊论文 印层层 从《乌鸦》看爱伦·坡的诗论与创作主题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2008,

本文以为例,分析了爱伦·坡的主要诗歌理论:篇幅不宜过长、要创造美、要以忧郁为基调等,以及其重要的创作主题:美女之死,让读者体会真实情感与艺术技巧相结合所创造出来的艺术震撼力.

9.期刊论文 李会学 幽韵浅唱夜半歌--析爱伦·坡《乌鸦》中音韵、节奏的表情寄意 -襄樊学院学报2002,23(4)

爱伦·坡是一位天才诗人,他的诗歌代表作《乌鸦》是一件纯艺术品.诗中语音、韵、节奏构成了诗的音乐美.1、语音:这首诗主要使用脆薄前元音、深沉后元音及其组合,表达了青年悲伤的心理感情;柔软辅音模拟了主人公缓慢的动作和行为方式;-ing/-iη/的频繁使用产生了一种回音效果;2、韵:尾韵、头韵、行内的韵使诗意连绵不绝./ :/韵的使用,恰似一声声叹息,凸现了主人公内心深处难以名状的悲哀;3、节奏跌宕起伏,描述了青年起伏不定的情绪.语音、韵、节奏使该诗产生了非凡的艺术魅力.

10.期刊论文 刘建国 埃德加·爱伦·坡的诗论在《乌鸦》中的体现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

爱伦·坡是天才的诗人,他的诗论强调诗的美学意义,强调诗歌的统一性。《乌鸦》一诗是他的代表作,诗中通过对亡妻的思念来揭示美的发展历程。诗人虽然在小说、评论方面都有杰出的才华,然而诗人在世界文坛上的特殊地位是由他的“诗论”及其诗歌奠定的。

本文链接: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bjjjywh200907039.aspx

授权使用: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njsfdxtsg),授权号:624a50ef-8dc8-4c05-aefb-9e590156e504

下载时间:2010年12月27日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9F9E53E38CFB7FCF.html

范文六:浅析爱伦·坡《乌鸦》的音乐美

摘 要:爱伦・坡的诗歌给人以震撼心灵的美,诗中忧郁悲怆的主题,幽婉阴暗的意象,工整和谐的韵律相互交织,展现了诗人唯美主义审美情趣。《乌鸦》是他的经典之作,表达了主人公对丽诺儿的深切哀悼和无限思念。本文主要对《乌鸦》中精妙绝伦的节奏和韵律进行深入、细致分析,揭示诗人孤寂哀伤的心境和对死亡深邃的哲学思考。

关键词:爱伦・坡;《乌鸦》;音乐美

中图分类号:J6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5)05-0203-03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 1849)是美国19世纪著名的浪漫主义作家,在诗歌、短篇小说和文学评论三个领域都很有建树。他极富独创力,其作品专注于对死亡、恐怖等非理性领域的开拓,是美国文学史上颇具争议性的作家之一。爱默生称他为“打油诗人”,马克・吐温说他的文字不值一读,然而坡在大西洋彼岸却享受很高的声誉,在法国被波多莱尔(Baudelaire)等人奉为至圣。自本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美国文学评论界对坡做出了高度评价,认为他在西方文学史上具有不朽的地位[1]。

自古英雄多磨难,坡短暂的一生充满坎坷曲折,极具悲剧色彩。他饱尝了人世间生离死别的痛苦:他年幼时父母双亡,随即被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约翰和弗朗西丝斯・爱伦夫妇收养。他从弗吉尼亚大学辍学后,紧接着参军,后来低调地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1835年,他在巴尔的摩和13岁的表妹弗吉尼亚・克莱姆(Virginia Clemm)结婚。俩人感情深厚,甜蜜和美;然而好景不长,1847年,弗吉尼亚染上肺结核,凄然而逝。坡悲恸无比,终日酗酒以忘忧。两年后,即1849年10月7日,这位年仅40岁的天才作家陨落于巴尔的摩。

坡作为唯美主义的先驱,率先提出了“为诗而诗”说,追求纯艺术。《乌鸦》就是这样一首震撼心灵,令人黯然神伤的诗。诗中忧郁阴森的基调,寓意深刻的象征,凄婉的主旋律都寄托了主人公最大限度的悲伤和绝望。读者在“似梦一般深沉,似水晶一般神秘”中震撼于死亡带来的神圣之美[2]。

一、爱伦・坡的音乐美主张

坡的诗歌创作理论集中表现在他的《诗歌原理》和《创作原理》等著作中。效果美学是坡美学主张的核心;他非常重视作品给读者带来的情感体验,指出文学创作的首要目的在于:在情感方面引起读者的共鸣,从而引发最激动人心的效果。甚至评价一首诗质量高低的方法也是“衡量这首诗在他人心目中激起的诗情能力的大小”[3]。

坡把诗简短地定义为“美之节奏创造”,他在《诗歌原理》中指出,诗歌发展的最广阔领域便是与音乐相结合;而诗歌的音乐美要通过语言这个媒介呈现出来,由此,诗人把形象生动的语言瑰丽无比的想象和精妙和谐的音韵融为一体,用音乐美来展现他的经典主题“美妇人之死”;在这音乐般的语言中,读者缓缓走入主人公内心深处,静静聆听其来自灵魂深处的悲恸哭泣,感受到其痛失所爱的极度折磨,游荡于理性和非理性间的无奈和绝望。

坡在《诗学原则》(The Rational of Verse)中强调要使诗歌达到统一的效果,要重视叠句、排比和重复等表现手法的使用。坡认为诗歌是一种“起源于人类享受平等和健康的活动”,指出为了使诗人精神愉悦,要注重运用诗歌中的各种基调。(主要表现为格律、诗节、头韵、节奏、叠句等手法)坡列举了大量诗歌范例,对诗歌创作的音节和韵律问题加以探讨[3]。

二、《乌鸦》中的音乐美

《乌鸦》是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也是爱伦?坡的诗论的经典诠释。《乌鸦》的节奏感和旋律感非常强;整首诗歌共有108行,长短适中,格律整齐,声韵和谐,并在诗歌中大量地运用了头韵、行间韵等表现手法,读来朗朗上口,让人爱不释手,极大地增强了诗歌的艺术感染力。

(一)语音

语音间的组合不仅仅是诗歌语言音乐性的一个构成要素,同时也是诗歌表达感情的一种手段。音韵的排列组合确实能够起到渲染气氛、烘托情感的作用。”[4]语音表情寄意这一特点在《乌鸦》这首诗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一般而言,前元音/i:/、/I/、/e/等舌位较高,开口较小,听起来比较清脆单薄;而例如 /a:/的元音开口较大,舌位较低,听上去比较响亮。爱伦・坡在文中多次使用了舌位较高的脆薄元音,低沉的后元音及其组合;嘴唇只需微微张开,便可以发这些音,就像这个青年在喃喃自语;冗长的声音使节奏缓慢低沉,更能准确表现诗歌悲怆的基调,主人公思念逝去的爱人,情绪低落,意志消沉;读者能够感同身受,深刻体味到主人公内心深处的悲哀和愁苦。

这首诗中多处使用了“- ing”形式,比如 napping, tapping, thinking, noth-ing, dying,entreating, repeating, wondering, fearing,smiling, linking、 gloating, expressing,sit-ting,floating 等。在“- ing”中,/i/这个元音开口较小、舌位较高,相对清脆单薄,而/g/属柔软辅音,相对低缓深沉。/i/和/g/音节的有机组合会产生一种回音的效果。夜深人静时刻,本诗的主人公慵懒困倦,心灰意冷;梦呓中似乎有人在轻叩房门,又恍惚看到自己朝思暮念的爱人“丽诺尔”,这时用富含回音效果的“- ing”既符合本诗恍惚飘渺的意境,又能使诗意浓烈悠长。

(二)韵律

诗歌的韵律是通过在是诗歌中有意地运用相同或相近的因素而实现的。诗歌的音乐美常体现在头韵(alliteration)、行内韵(internal rhyme)、尾韵(rhyme)等各种音韵里。头韵作为音韵和谐的基本形式之一,充分体现了语言的音乐美和整齐美,可以渲染诗的意境,增强诗歌的感染力。例如开篇中的“while”,“weak”和“weary”就使用了头韵,打下了忧郁、低落的基调,字里行间流露出主人公的沉闷和疲倦。行内韵是指诗行中间的停顿或休止前的重读音节与该行的最后一个重读音节押韵。例如,“tapping”与“napping”与以及“fluttered”与“uttered”等词就使用了行内韵,从而加强了诗歌内部的联系以及诗节间的联系,使整首诗浑然一体;高度的连续性增强了诗歌的节奏感。尾韵就是整首诗的韵,是行末词尾元、辅音的重复。这首诗共有十八节,每节(stanza)六行,押韵格式为a b c b b b 。坡认为长元音[O∶] 响亮、低沉而又绵长,最能表现人类的悲哀心情,全诗每节都押[O∶] 韵,以nevermore,nothing more, 或“evermore”结束,O∶]韵不断重复出现,环环相扣,增强了诗的内在联系,也使整首诗回旋着凄凉悲怆的旋律,弥漫着哀怨绝望的气氛;与此同时,读者仿佛身临其境,达到“灵魂强烈而纯净”[5]的激动。   为了表现“美妇人之死”这个忧郁的主题,坡在《乌鸦》中采用了八步扬抑格。每一行的第一个音节是重读音节,第二个音节是非重读音节。格律以第一行、第三行的8音步和第二行、第四行的七个半音步交替出现,第五行与第四行相同,最后一行以三个半音步包含一个三重韵的迭句结束。类似的诗歌创作技巧贯穿全诗,现在就以该诗的第一节为例,进行分析:

Once upon a midnight dreary, while I pondered,

weak and weary,

Qver many a quaint and curious volume of for-gotten lore,

While I nodded, nearly napping, suddenly

there came a tapping,

As of someone gently rapping, rapping at my

chamber door.

“Tis some visitor,”I muttered,“tapping at

my chamber door―Only this, and nothing more.”

第三行的napping和tapping与第四行的rapping形成行内韵,使读者置身于寒冷孤寂的深夜,睡眼惺忪中听到轻微的叩门声,给全诗奠定了恐怖、神秘的基调;第二行与第四行,第五行与第六行押韵,且都以长元音[O∶]为韵,声音短促响亮,增强了诗歌的韵律感。《乌鸦》韵脚more反复出现了17次,读起来一步三叹,构成全诗的调核,非常忠实地传达了诗人抑郁消沉、痛苦绝望的心情。

(三)节奏

朱光潜先生说:“诗是一种音乐,也是一种语言。音乐只有纯形式的节奏,没有语言节奏,但诗则兼而有之。”[6]在诗歌中,节奏是指语言的抑扬顿挫与舒缓疾促;合适的节奏不仅能使诗歌读起来朗朗上口,还能表达其跌宕起伏的情感特征。英语诗歌中最为常见的节奏风格,包括扬抑格(trochee)、抑扬格(iambus)、抑抑扬格(anapest)和扬抑抑格(dactylic)。

坡认为“美妇人之死”(the death of Beauty)是美的最高境界,在诗作里常采用抑抑扬格和扬抑格。坡在《乌鸦》中运用了扬抑格,即一个重读音节跟一个非重读音节组成的节奏单位。比如第一行:

Once up|ōn a |midnight|drēary , |while I |pondered , |weak and |weary|

扬抑格类似于人的呼吸,给全诗带来了起伏有序的节奏感,这与诗中恐怖词汇的连续使用形成强烈对比;也符合青年逐步变化的心理状态,由清醒后梦幻,再由梦幻跌入悲伤、绝望的谷底。

除了深情舒缓的抑扬格外,坡在《乌鸦》中还运用了大量的重复(refrain)。在“乌鸦”和“我”的对话中,乌鸦一直冷漠机械地重复着“永不再会”(诗节前半部分大多用nothing more,后半部分都以nevermore结尾)。这个重叠词意义单一、声音响亮,短促有力,增强了全诗的音乐性,也确保了整体的悲哀基调;也仿若丧钟一样,让诗人一次次痛苦、失望,随后陷入近乎癫狂、绝望的深渊;这一看似荒诞的回答升华了诗的主题,诗人开始了对生存和死亡意义的哲理探索。

三、结语

坡始终强调文学作品的唯美,比较注重形式和内容的和谐。在他看来,文学作品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不是真实,而是美;唯有美才能激起读者心中的情感涟漪。诗歌最应该表达的是美,最适合的氛围是忧郁。对坡而言,美丽妇人之死是世界上最忧郁的主题,其最合适的基调莫过于“忧郁”或“悲伤”;而表达这个主题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痛失挚爱的男子的真情流露。《乌鸦》叙述的就是在阴郁沉闷的深夜,一位刚失去挚爱的男子与一只乌鸦邂逅并叙谈的故事。男子极度悲恸,心灰意懒,后来从悲戚中得到启迪、振奋甚至新生。

坡在《诗的原理》中指出,音乐通过它的格律、节奏和韵的种种方式,成为诗中如此重大的契机。也许只是在音乐中,诗的感情才被激动,从而使灵魂的斗争最最逼近那个巨大的目标――神圣美的创造[8]。《乌鸦》格律整齐,音韵和谐,很好地展现了坡精湛的创作艺术,是英语诗歌音乐美的经典之作。其独创性体现在选择贴切、恰当的语音要素、大量使用头韵、行内韵、尾韵以及重复,并将各种韵律和格律加以巧妙组合,使整首诗气脉连贯,浑然一体,给人艺术美的享受。音乐美的成功运用,忠实地传达了该诗低回哀怨、忧郁悲怆的基调,将诗中主人公那种痛失所爱后的凄凉、伤感和绝望展现得淋漓尽致。读者能够与述者感同身受,在灵魂深处引起共鸣。

参考文献:

〔1〕李宜燮,常耀信.美国文学选读[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1.147.

〔2〕朱振武,王二磊.爱伦・坡诗歌的美学表征及诗学理念[J].外语教学,2011(9).

〔3〕曹曼.从效果说看爱伦坡作品主题的艺术表现构架[J].外国文学研究,2005(3).

〔4〕侯维瑞.英诗的韵律及其表意功能[J].外国语, 1986(2).

〔5〕爱伦・坡.创作哲学[A].罗纳尔德.戈蒂斯曼.诺顿.美国文学选(第一卷)[M].伦敦:诺顿出版社,1979.

〔6〕朱光潜.诗论[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7〕曹明伦(译).爱伦・坡集(诗歌与故事)[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

〔8〕郑晓春,何木英.调动多种艺术挥洒诗人激情 [J].四川师范学院学报,2001(9).

(责任编辑 徐阳)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4F7A1657961A9AAC.html

范文七:爱伦·坡和他那只神秘的乌鸦

摘 要:埃德加・爱伦・坡是19世纪美国著名诗人、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他的作品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他在代表作《乌鸦》一诗中成功地塑造了一只令人印象深刻的乌鸦。本文从内容简介、爱伦・坡的诗歌美学、创作灵感的由来、特点分析等四个方面加以探讨,有助于加深读者对《乌鸦》一诗的理解。

关键词:爱伦・坡;《乌鸦》;赏析

[中图分类号]I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2831(2013)11-0204-3 doi:10.3969/j.issn.1006-2831.2013.04.055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19世纪美国诗人、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其作品在任何时代都是独一无二的风格。语言和形式精致、优美,内容多样。《乌鸦》是美国诗歌中的名篇,同时也是爱伦・坡的代表作。《乌鸦》是一首叙事诗,最初发表在1845年1月29日的《明镜日报》上,同年又被收入到坡的《乌鸦及其他诗》诗集中。

1 . 内容简介

《乌鸦》一诗讲述了一个青年学生,由于失去心爱的恋人,痛苦万分,无法摆脱深深的思念。冬日一个夜晚,一只乌鸦飞至其住处,他本想从乌鸦身上了解到他逝去的恋人的情况,乌鸦却告诉他“永不再会”,这使他更加悲痛,倍加忧伤。

《乌鸦》一诗共有十八节,大体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由前六节构成,讲述了乌鸦出现前的情景,青年学生把夜深人静的叩门声当成是丽诺的回归,表现了他对失去的恋人丽诺的思念,反映出青年学生孤寂凄凉、企盼天亮的心理。第二部分由第七节至第十四节构成,讲述了乌鸦出现后的情景。青年与乌鸦的问答,进一步深化了青年对情人彻骨的思念。第三部分由最后四节构成,表现出青年学生对乌鸦回答的不满。他的哀思非但没有平复,反倒倍加沉重。

2 . 爱伦・坡的诗歌美学

爱伦・坡认为诗歌创作的主要目的是表现美,即在读者中引起美的情感,美的享受。而美的目的就是要在读者心中产生“令人升华了的心灵震颤”。无论什么样的美,只要能打动人的心灵,能让人情动泪下就能使人的心灵净化。因此,爱伦・坡认为悲哀是诗中最能表现美的诗歌的题材。一个人当他最美好的事物或人失去的时候,他才会感到切身的痛苦,才会有刻骨铭心的悲哀,才能彻悟到心灵净化的实质。基于这一美学创作原则,他独辟蹊径,创作了许多这类题材的诗歌,而《乌鸦》正是这类题材诗歌的典范。全诗以“悲”为主线,全篇以“哀”为基调。

在《诗歌原理》中,爱伦・坡这样写道:“远方仍有(诗人)无法取得的东西。我们仍有一种无法满足的渴望,(诗人)尚未指给我们解渴的晶莹的溪水。这种渴望属于人的永恒性。它是他的永生的结果和表现。它是飞蛾欲奔星斗。它不仅是欣赏我们面前的美而已――它还是一种达到上苍美的境界的疯狂努力”(姜涛,2006: 84)。对死亡美的追求,正是人们对渴望不可及的美的追求,是对永恒美的渴望。这种追求是痛苦的、无止境的,但其过程却是美的,是一种精神的享受和境界的陶冶。

此外,爱伦・坡十分重视诗的音乐性,认为音乐和诗歌的结合是创作天堂美的必经之路。他认为音律、节奏和音韵对诗歌创作有着重大影响。他用四年时间才完成《乌鸦》一诗的创作。诗中格律工整、音韵优美,给人以强烈的音乐感。诗人采用八音步抑扬格音律节奏,并成功地使用了头韵、行间韵等,使诗读起来朗朗上口,成为英诗中诗歌格律规范的佳作。

3 . 创作灵感的由来

1845年《乌鸦》一诗出版时,它同时引起了英美两国读者的广泛关注,曾一度给爱伦・坡带来了他梦寐以求的声誉。爱伦・坡的这只会说话的乌鸦的灵感可能是从英国作家狄更斯1841年写的小说《巴纳比・拉奇》中获得的(梅利莎,2007: 48)。爱伦・坡曾对这部小说写过一篇很长的评论。除了把乌鸦和死亡联系在一起以外,爱伦・坡还赋予这只乌鸦以权威和力量。于是这只乌鸦的反应进而加深了他的痛苦。在《乌鸦》一诗中,青年学生对失去丽诺而感到悲痛。丽诺是他心目中一个理想化的女性,除了知道她有“绝代的光彩”以外,我们对她一无所知。在他感到很孤独的时候,“一只庄严的乌鸦”突然来拜访他。这只乌鸦出现以后,诗人在诗中反复使用“Nevermore”(“永不再会”)。

4 . 特点分析

爱伦・坡的《乌鸦》一诗取得成功不是偶然的。他在诗中成功地奠定了悲哀的基调,营造了哥特式的恐怖气氛,使用了乌鸦的多重象征意味,在修辞手法的使用上也匠心独运。

第一,悲哀的基调。这首诗的主人公对失去自己深爱的女人而感到悲伤。尽管他口口声声要“节哀”,他仍然止不住地沉湎于悲哀。当那只乌鸦进入房间并且以“永不再会”来回答青年学生的第一个问题的时候,他认为“它所说的是它仅有的题材,学自某位悲伤的先生”(吴伟仁,1990: 136)。这时他的反应是理智的,然而随着事情的继续,他逐渐丧失了理性。他“编织奇思于奇思”,不断地向这只乌鸦提问,而乌鸦老是回答“永不再会”,则进一步加深了青年的痛苦和内心的失落。这种自我折磨不断累积,直到最后青年情感上再也无法忍受,于是他命令那只乌鸦“缩回你的尖嘴,自我的心上,缩回你的形体,自我的门框!”(吴伟仁,2002: 150)然而,诗的最后一节表明青年仍然无法忘却那只乌鸦的出现以及它所代表的东西,即青年想要和他失去的爱人重聚的希望注定是徒劳的。

第二,哥特式恐怖气氛的营造。爱伦・坡为这首叙事诗设置的背景反映了他想要表达的感情,诗中气氛非常紧张,还含有一些哥特式的元素。青年学生在子夜独坐,“子夜”令人联想到生命的尽头。他读着几卷“被人遗忘的学问”,主要是为了忘却。时间是在“萧瑟的十二月”,刚好是初冬,这个季节也让人联想到生命的终结。屋里既暖和又明亮,“残烬将熄”时忽明忽暗像“鬼影子”一样,也让人联想到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这就是爱伦・坡用简单的词来表达丰富含义的一些例子。紫色的窗帘,这种颜色也让人联想到葬礼的习俗,进而在青年学生心中产生一种“恐惧”,这也反映了他对这种超自然的暗示的敏感。与此类似的是,他在诗中选择了一把有着“天鹅绒的淡紫色的坐垫”的椅子,也体现了与死亡和悲哀的关联。在诗的第四、第五节中,夜的漆黑也令青年学生感到心神不安,夜的静寂则更加深了这一点。

第三,乌鸦的多重象征意味。在这首诗中,乌鸦具有多重象征意味,它既令人联想到好运,又令人联想到厄运。除了让人联想到死亡和不祥的预感以外,乌鸦还象征着知识和天国,特别是当诗中把乌鸦当作是掌握真理的信使的时候。青年学生不断地向乌鸦提问,他显然认为乌鸦是无所不知的。乌鸦选择栖身在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半身雕像上,这个举动也让人把它和智慧联系在一起。当然也有的读者认为作者这样描写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因为在这只乌鸦出现以后,青年似乎逐渐丧失了理性,而变得更加迷信。乌鸦始终只用“永不再会”来回答,似乎也增加了它的回答的权威性和结论性,这就让人想到在神话中乌鸦通常都是充当死者的信使。从这个方面而言,当青年问乌鸦“它能否将一位圣女拥吻,丽诺是天使们唤她的小名”时,乌鸦的回答表明死亡的终极性以及他逝去的爱人已经否定了这种可能性。这首诗从头到尾,这只乌鸦除了说“永不再会”以外,其他的一样也没有说。但是爱伦・坡让读者明白通过想象词语和象征能够表达多么丰富的含义。

第四,丰富的修辞手法。虽然《乌鸦》一诗有一些自身的缺陷,但它仍然能够吸引很多人去模仿。这首诗有哥特式的基调以及工整的韵律,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它令人难忘。在《诗歌原理》中,爱伦・坡说,他在诗中使用了头韵、重复和叠词等修辞手法。他认为,与其说这首诗是即兴创作的,倒不如说这首诗是精心构思的。为了做到这一点,他用了足足四年的时间才最终完成了《乌鸦》一诗的创作。有的读者认为这首诗只不过是对济慈的《夜莺颂》这种浪漫主义的冥想诗的模仿罢了。我们不难看出,这首诗值得仔细阅读,因为诗人在写作这首诗时使用的一些手法及其达到的效果都值得我们学习。

参考文献

百度百科. 埃德加・爱伦・坡[DB/OL]. http://baike.baidu.com/ view/47801.htm.

姜涛.美国诗歌赏析[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6:84.

梅利莎・麦克法兰・彭内尔[美].美国浪漫主义文学名著[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48.

吴伟仁.美国文学史及选读(第2版)[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0:136.

吴伟仁、印冰.美国文学史及选读学习指南[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2:150.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9BA1F7D69996248.html

范文八:_[爱伦坡乌鸦英文版]

The Raven

Once upon a midnight dreary, while I pondered weak and weary, Over many a quaint and curious volume of forgotten lore,

While I nodded, nearly napping, suddenly there came a tapping, As of some one gently rapping, rapping at my chamber door.

'Tis some visitor,' I muttered, `tapping at my chamber door -

Only this, and nothing more.'

Ah, distinctly I remember it was in the bleak December,

And each separate dying ember wrought its ghost upon the floor. Eagerly I wished the morrow; - vainly I had sought to borrow

From my books surcease of sorrow - sorrow for the lost Lenore - For the rare and radiant maiden whom the angels named Lenore - Nameless here for evermore.

And the silken sad uncertain rustling of each purple curtain

Thrilled me - filled me with fantastic terrors never felt before;

So that now, to still the beating of my heart, I stood repeating

'Tis some visitor entreating entrance at my chamber door -

Some late visitor entreating entrance at my chamber door; -

This it is, and nothing more,'

Presently my soul grew stronger; hesitating then no longer,

`Sir,' said I, `or Madam, truly your forgiveness I implore;

But the fact is I was napping, and so gently you came rapping, And so faintly you came tapping, tapping at my chamber door, That I scarce was sure I heard you' - here I opened wide the door; - Darkness there, and nothing more.

Deep into that darkness peering, long I stood there wondering, fearing, Doubting, dreaming dreams no mortal ever dared to dream before But the silence was unbroken, and the darkness gave no token, And the only word there spoken was the whispered word, `Lenore!' This I whispered, and an echo murmured back the word, `Lenore!' Merely this and nothing more.

Back into the chamber turning, all my soul within me burning, Soon again I heard a tapping somewhat louder than before.

Surely,' said I, `surely that is something at my window lattice;

Let me see then, what thereat is, and this mystery explore -

Let my heart be still a moment and this mystery explore; -

'Tis the wind and nothing more!'

Open here I flung the shutter, when, with many a flirt and flutter, In there stepped a stately raven of the saintly days of yore.

Not the least obeisance made he; not a minute stopped or stayed he; But, with mien of lord or lady, perched above my chamber door - Perched upon a bust of Pallas just above my chamber door -

Perched, and sat, and nothing more.

Then this ebony bird beguiling my sad fancy into smiling,

By the grave and stern decorum of the countenance it wore,

`Though thy crest be shorn and shaven, thou,' I said, `art sure no craven. Ghastly grim and ancient raven wandering from the nightly shore - Tell me what thy lordly name is on the Night's Plutonian shore!' 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Much I marvelled this ungainly fowl to hear discourse so plainly, Though its answer little meaning - little relevancy bore;

For we cannot help agreeing that no living human being

Ever yet was blessed with seeing bird above his chamber door - Bird or beast above the sculptured bust above his chamber door, With such name as `Nevermore.'

But the raven, sitting lonely on the placid bust, spoke only,

That one word, as if his soul in that one word he did outpour.

Nothing further then he uttered - not a feather then he fluttered -

Till I scarcely more than muttered `Other friends have flown before - On the morrow he will leave me, as my hopes have flown before.' Then the bird said, `Nevermore.'

Startled at the stillness broken by reply so aptly spoken,

`Doubtless,' said I, `what it utters is its only stock and store,

Caught from some unhappy master whom unmerciful disaster

Followed fast and followed faster till his songs one burden bore - Till the dirges of his hope that melancholy burden bore

`Of "Never-nevermore."'

But the raven still beguiling all my sad soul into smiling,

Straight I wheeled a cushioned seat in front of bird and bust and door; Then, upon the velvet sinking, I betook myself to linking

Fancy unto fancy, thinking what this ominous bird of yore -

What this grim, ungainly, gaunt, and ominous bird of yore

Meant in croaking `Nevermore.'

This I sat engaged in guessing, but no syllable expressing

To the fowl whose fiery eyes now burned into my bosom's core; This and more I sat divining, with my head at ease reclining

On the cushion's velvet lining that the lamp-light gloated o'er,

But whose velvet violet lining with the lamp-light gloating o'er, She shall press, ah, nevermore!

Then, methought, the air grew denser, perfumed from an unseen censer Swung by Seraphim whose foot-falls tinkled on the tufted floor.

`Wretch,' I cried, `thy God hath lent thee - by these angels he has sent thee Respite - respite and nepenthe from thy memories of Lenore!

Quaff, oh quaff this kind nepenthe, and forget this lost Lenore!' 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Prophet!' said I, `thing of evil! - prophet still, if bird or devil! - Whether tempter sent, or whether tempest tossed thee here ashore, Desolate yet all undaunted, on this desert land enchanted -

On this home by horror haunted - tell me truly, I implore -

Is there - is there balm in Gilead? - tell me - tell me, I implore!' 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Prophet!' said I, `thing of evil! - prophet still, if bird or devil!

By that Heaven that bends above us - by that God we both adore - Tell this soul with sorrow laden if, within the distant Aidenn,

It shall clasp a sainted maiden whom the angels named Lenore - Clasp a rare and radiant maiden, whom the angels named Lenore?' 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Be that word our sign of parting, bird or fiend!' I shrieked upstarting - Get thee back into the tempest and the Night's Plutonian shore! Leave no black plume as a token of that lie thy soul hath spoken! Leave my loneliness unbroken! - quit the bust above my door!

Take thy beak from out my heart, and take thy form from off my door!' 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And the raven, never flitting, still is sitting, still is sitting

On the pallid bust of Pallas just above my chamber door;

And his eyes have all the seeming of a demon's that is dreaming,

And the lamp-light o'er him streaming throws his shadow on the floor; And my soul from out that shadow that lies floating on the floor Shall be lifted - nevermore!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F6DB41B7445AF2A.html

范文九:爱伦·坡诗歌《乌鸦》的艺术魅力分析

·期第

2013

2

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JournalofTaiYuanUrbanVocationalcollege

总第139期

Feb2013

爱伦·坡诗歌《乌鸦》的艺术魅力分析

(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河南信阳464000)

[摘要]2009年是埃德加·艾伦·坡的两百周年诞辰,他是美国的短篇小说家,是美国哥特式文学之父,还

是美国恐怖小说的开拓者,艾伦·坡的充满神秘色彩的独特黑色浪漫获得了无数读者的喜爱,他

的著名的诗歌《乌鸦》在2009年这一特别的时刻用来缅怀他,同时也再次萦绕在坡迷的内心深处,引起一片片的涟漪。论文主要是对《乌鸦》这部作品进行艺术魅力的分析。·坡;哥特式文学;诗歌;艺术魅力[关键词]艾伦

[中图分类号] I106 [文献标识码]A《乌鸦》是爱伦·坡诗歌的经典代表作品之一,是在他的晚期写作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他的原著手稿。它曾经多次地刊登在《纽约每日论谈》、《百老汇日报》等美国各大权威的报刊,与当时的欧洲文学联系非常紧密。随着爱伦坡在世界影响力的不断增大,《乌鸦》的影响力也迅速地突破了美国的境内,广泛地流传于法国、德国、荷兰等欧洲国家,几乎在一夜之间,《乌鸦》便风靡了整个欧洲,使得爱伦·坡一夜成名。爱伦·坡的大部分小说和诗歌创作都具有哥特式的色彩,但是大部分的学者只是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他的短篇小说里的哥特式风格的研究上,却忽略了此风格在他的诗歌中也存在着现实意义。

一、诗歌意象的塑造1.人和物的塑造《乌鸦》这首诗歌中主要有两个形象,就是乌鸦和年轻的男子。这个男子刚刚失去了自己深爱的妻子,于是,便沉迷在书里试图忘掉现实生活的种种悲痛,很明显,沉迷在书里并没有减轻他的痛苦,他越是看书,内心的痛苦与寂寞就会变得越来越沉重。就在那段时间,象征着死亡与不详气息的乌鸦常常飞去他与已故的爱人雷诺经常约会的小屋子里。此外,诗歌还塑造了有助于主旨升华的重要作用的意境,其中的一个就是黑色。黑色是一种纯色调,有人曾经说过纯色调是一种可以使人产生强烈的快乐或者抑郁的感情色彩,从而使男子具有浓烈的恐惧与悲伤的色彩。在诗歌中,“永远不再”这个词反复地出现,因为这个词在诗歌中具有丰富的象征意义,例如在乌鸦出场之时,这个男子问乌鸦的名字是什么,“永远不再”,就是乌鸦给男子的回答。但是,当年轻的男子问有什么良药可以有效地消减他对雷诺的思念时,当他想知道能否在天堂与雷诺相见时,以及在最后他要求乌鸦离开他的小屋时,乌鸦都是以“永远不再”做的回答。也正是由于这个词,男子便陷进了万劫不复的痛苦深渊。

2.场景的设置

作者在诗歌的开篇描绘了一个万分凄惨的画面,半夜三更的时候,阴风阵阵,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神秘的年轻男子和乌鸦,除了萧瑟的风声和男子翻动书本

·198·

[文章编号]1673-0046(2013)2-0198-02

的生硬,四周一片寂静,午夜的黑色笼罩了整个世界,而

屋内的小世界在灯光的映照下忽明忽暗,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但他起身打开门时,外面却空无一人,在他的眼前只是无尽的黑夜和肆掠的狂风,正在他关上门,转身回到屋里时,门外却又一次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这个时候,一只黑色的乌鸦飞进来,落在了他的房门上。但是,作者为什么要将故事发生的时间选择在午夜呢?一般情况下,午夜的场景都带有一种恐怖与神秘的色彩,午夜在很多小说和电影中是各种幽灵和鬼怪出没的时间,这种让人毛骨悚然、感觉到压抑的场景为乌鸦的出现奠定了神秘的基调。而诗人将故事的发生地点选在了一个狭小而孤僻的小屋子里面也是别有用意的。首先,这种场景和气氛对于营造一个神秘和孤僻的哥特式的恐怖的气氛有着重要的辅助作用,其次,小屋曾经是两个情侣的爱巢,但是随着女主人公的死,曾经的种种快乐和美好的回忆全部消失,唯有男人守着物是人非的空巢,睹物思人,此情此景令人多么悲伤,作者对于这个场景的设置能够最大程度地引起读者的共鸣。

3.问答设置

乌鸦对男主人公提出的所有问题的回答都是“永远不再”,尽管每次的答案都一样,但是对于男主人公来讲,每次回答都能够让自己产生不同的感受。当乌鸦对自己每次提出的问题回答的结果都一样时,男子终于意识到乌鸦给予的答案“永远不再”永远都带有消极的色彩,但男子却依旧会问乌鸦各种各样的问题,希望有一天乌鸦能够给自己带来满意的答案,但是,乌鸦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这个事实使得男主人公的心理遭受更严厉的挫败,从第一个问题到最后一个问题,作者按照从弱到强、层层递进的顺序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精心的设计,这种做法可以使读者越往下读,感受到的诡异色彩也越强烈。同时,男子提出的这些问题,使得读者能更加了解男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哥特式的文字魅力随着越来越恐惧的情感而得到绽放。

二、诗歌的写作手法1.象征手法

在这首诗歌中,爱伦·坡为了营造一个神秘而又诡秘的气氛,运用了很多象征性的手法。例如,诗歌中描绘

的半夜的敲门声,这种场景一般象征着鬼魂或者某种超自然的生物或者超自然的能力。根据一些古老的传说,在半夜敲门的一般都会是鬼魂或是具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但当诗中的男主人公把屋子的门打开时,却发现外面空无一人,能看见的只有黑夜,但当他在黑夜之中呼唤着已逝去的爱人的名字时,听到的只有无尽的黑夜发出的回声回答着男人的呼唤。因此,黑夜除了代表男子心中的深深的恐惧,还代表着它对已逝去的深爱之人的不可回复的深深的绝望。除此之外,门,在本诗歌里具有多层的象征意义,它既是外面无边的荒野与室内的文明的边界,也是理性和非理性的分界线。智慧与理性是雅典娜所代表的象征意义,然而象征着神秘、黑夜、诡秘、死亡、噩梦、魔鬼的乌鸦却始终飞落在雅典娜神像上面,随着男主人公的提问不断地进行,乌鸦在诗歌中的地位也不断地上升,统治地位不断地加强,最终它的阴影笼罩了其他的一切。

2.韵律和节奏韵律和节奏是《乌鸦》这首诗歌中最为重要的写作特点,对于构建哥特式的恐怖的基点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乌鸦》成为众多文学作品中的经典,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各种奇特的韵律和节奏的使用。在这首诗歌中,涉及到的韵律有头韵、中间韵和尾韵,而在许多诗歌中,尾韵是最为常见的押韵方式,在《乌鸦》中几乎随处可见。语音也是最为常见的元音,比如lore、door、more、lenor等等,都讲述着同一个悲伤的主题。

而节奏在文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于诗中的各种恐怖氛围和音乐感,节奏感等的构成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诗歌的节奏直接影响到诗歌的美感和旋律,是诗人对诗歌的内容进行精心的研究而规划设计的,可以有效地加强整首诗的节奏感与音乐感,从而使诗歌更具有韵律。在英语的诗歌中,一般有长短格、抑扬格、扬抑格和抑抑扬格四种节奏。在《乌鸦》这首诗歌中,使用的最主要的节奏方式是扬抑格。选用抑扬格可以为诗歌带来相对稳定的感情基调,可以与诗中很多恐怖的词汇连用,从而形成鲜明的对比,有利于突出诗歌场景中的恐怖与紧张的氛围。抑扬格的作用就是能够使整首诗歌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和音乐感,这种方式也正好符合男主人公的渐变的内心变化,就是从最开始的镇定到最后感觉一切都恍然如梦一般的感觉一样,诗中忽强忽弱的节奏被作者很系统并且井然有序地进行运用。同时,读者们也可以看到男子的情绪慢慢地上升到幻想的最高峰后,又突然跌到了痛苦而又幻灭的最低谷,随着诗歌节奏的变化,男主人公的心理从最开始的幻想到后来的悲痛,再到后来的绝望,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被作者描绘得栩栩如生。在这首诗歌中,作者除了运用了象征、韵律和节奏手法外,还选取了大量的古老神话与传奇小说,由此来增加诗歌的特殊的艺术效果。除此之外,诗人在措辞方面也很有研究,这样看来,一首精妙绝伦的诗歌不就如此诞生了吗!

三、诗歌的细节分析1.从一定程度上看,这首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聆听一个人的内心旁白,诗歌中的字字句句都不断地流露出男主人公和作者本人无限的悲伤。根据诗歌的故事情节,这首诗歌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从第一节到第六节,是叙事部分。在这一部分中,作者为乌鸦的神秘

出场和地位的确定营造了更为强烈的氛围,创造了一个

相互呼应的场景。在这个部分中,诗歌中主人公对于诗歌位置的转移尤为引人注意,男子开始是在打盹儿,后来,他听见有敲门声,于是就起身去开门,来到了门边,然后转移到门后,以及在最后男子又转移到了窗户边。这一切的位置转移,目的在于将主人公失去心爱的女人的内心深处的痛苦立体地、细节化地展现出来。而隐藏在这一切的不安定的躁动的情绪,从而导致连串的动作的背后,正是男主人公因失去心爱的妻子的非常悲痛的压抑的心情。

2.诗歌的第二部分是第七节到第十二节,黑色的乌鸦也就是第一次在这一部分出现的。同时在这部分中,用于描述乌鸦的词的变化很是值得注意,最初对于乌鸦的表述是褒义的,比如statelywithmainoflordorlady等等,但是到了后来的第八节和第九节,作者在描述乌鸦时用词发生了转变,一些中性的词汇甚至是带有贬性的词汇开始不断地涌现,比如ebonygrave、stern等等。假如说第一部分对于诗歌的男主人公位置的转移是动态的,从而表现男主人公忧伤的情绪是因为心爱的女人走了,而上述的词汇都是静态表现男人无法表达的忧伤情绪的起伏波动的影响,以及在这个强大的力量的牵动下,男主人公从被动的意识下理性控制状态,逐渐到主动意识下的非理性的状态的改变,使他的忧伤在诗歌中得到了升华。

3.在诗歌故事发展的最后四节,年轻男子最后终于肯对雷诺的人物形象进行比较直接的正面描写,是主人公的感情在最后一节得到爆发,也是男主人公的感情在最后一刻得到了升华。大量的丰富的咆哮式的句子的使用,以及乌鸦的一贯的在诗歌中所展现的沉稳的作风,从侧面展现了男主人公被忧伤的情绪进行了比较彻底的吞噬。在诗歌的开始以及诗歌的中间部分,年轻男子极力压抑的痛苦感情在故事的最后终于爆发了出来,使读者也为之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那么压抑了。爱伦·坡对于男主人公的情绪的渲染采用的是递进式的方式,构建出一个来自内心深处的庞大的黑色的情感帝国,使得男主人公最终臣服于此。

总之,《乌鸦》具有很高的鉴赏性,需要慢慢地品味,很值得翻阅。它是现存的最具经典的文学作品之一。

参考文献:

[1]王文兰.论爱伦·坡短篇小说的特点[J].培训与研究(湖北教育学院学报),2000,(1).[2]许燕.论爱伦·坡恐怖小说的重复模式[J].理论与创作,2000,(6).

[3]沈雁.恐怖之美———爱伦·坡的《鄂榭府崩溃记》赏析[J].英语自学,2008,(11).

[4]周焱.离奇怪诞的恐怖世界———论爱伦·坡的恐怖小说[J].自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3).

·199·

爱伦·坡诗歌《乌鸦》的艺术魅力分析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

王珺玥

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河南 信阳,464000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Journal of Taiyuan Urban Vocational College2013(2)

本文链接: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tyjjglgbxyxb201302103.aspx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E60C87825FE88EA.html

范文十:《乌鸦》中爱伦坡诗歌艺术解析

《乌鸦》中爱伦坡诗歌艺术解析

□刘文婷(燕京理工学院,河北燕郊101601)

【摘要】《乌鸦》是爱伦坡重要的诗篇之一,爱伦坡对于诗歌创作亦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本文试图从《乌鸦》的情节结构、韵律节奏、象征手法等方面分析坡的诗歌艺术主张。

【关键词】诗歌;美学;情节;韵律;象征

埃德加・爱伦・坡是美国浪漫主义时期一位颇具特色的作家,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最受争议的作家之一。他既是一位小说家,又是一位诗人和文学批评家,被后人称为唯美主义文学先驱、变态心理的探索家及美国侦探小说的开拓者。他在短篇小说创作理论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其诗歌创作和诗歌理论亦对后世作家产生了深远影响。坡深受浪漫主义诗歌的影响,他和惠特曼、迪金森被看作是美国19世纪最有创作力的诗人,爱尔兰诗人叶芝曾把坡誉为是“美国最伟大的诗人”。

坡提出诗歌是“富有韵律的美的创造”,诗歌应当通过音韵节奏给人以美感,诗歌的精髓就是美。为了追求这种美,他对诗歌的每个细节都巧加安排,千锤百炼,力图给读者造成一种鲜明的效果。而他深信诗歌最能打动人的主题是一个年轻美女的死亡,他的诗歌始终都萦绕着这种哀伤的美丽。坡一生中共有四部诗集问世,其中发表于1845年的《乌鸦》当时作为坡的一本诗集的标题诗,被公认为是他最好的也是最具争议的诗歌之一,在《乌鸦》中,一种感伤的情绪和对死去爱人的哀悼贯穿了全诗。下面通过这首诗来分析坡的诗歌创作理念。

一、情节结构的设置

爱伦坡强调诗歌创作要简洁,以使读者能够一次读完,从而得到美学的享受,因而诗歌的长度要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乌鸦》全诗由十八个诗节组成,每节六行。诗中塑造了两个形象:乌鸦与年轻男子,故事由第一人称的叙述者来讲述。一个冬日的阴郁的子夜,悲伤的男子刚刚失去心爱的女子,正在房间内翻阅一些旧书,想借书籍来消除悲哀,但一切似乎只是徒劳,他越看书越被寂寞和悲伤侵蚀。深更半夜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当他拉开门,凝视着夜色幽幽却空无一人。他轻轻向黑暗中呼唤心爱之人的名字,传来的除了回音别无他声。失望中他回到房内,整个心灼烧般疼痛,很快又听到窗棂传来敲击声。他猛然推开窗户,一只神圣健壮的乌鸦慢慢走进房间,停留在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男子看着一本正经的乌鸦不禁觉得好笑,饶有兴趣地与乌鸦对话。当他问到它尊姓大名时,乌鸦的回答是“nevermore”(永不复还);当他向乌鸦询问是否有良药以消除心中对爱人的思念时,乌鸦的回答是“nevermore”;当他想知道是否能与爱人在天堂再会时,乌鸦的回答仍只有一句“nevermore”。在极度失望中男子被激怒,喝令乌鸦离开小屋,乌鸦再次以“nevermore”作为回应,男子意识到乌鸦给出的回答将永远是消极的“永不复还”,不禁万念俱灰,认为乌鸦是在提醒他永远无法摆脱痛苦,再也无法与心爱的人重逢。全诗情节看似简单,却以“nevermore”为核心,一问一答的设置勾勒出了男子深陷悲痛的深渊无法自拔,悲伤的情绪越来越强烈,恐怖而压抑的气氛也油然而生。

二、节奏韵律的安排

节奏与韵律的巧妙安排也是该诗的独特之处,比如诗歌中最常出现的尾韵在《乌鸦》中的运用:lore,door,more,nevermore等词的使用不仅做到了押韵,同时饱满、低沉的元音o的重复出现也给读者带来了一种压抑、悲伤的感官效果,而在诗中反复出现的nevermore更是宛若沉闷的丧钟般一步步将男子推向绝望的深渊。而weak与weary、flirt与flutter等词的头韵使用,rare与radiant、shore与lore中的半谐音,这些与nevermore一起给读者带来了一种音韵上的美学享受。

而节奏在诗歌的音乐感和氛围的塑造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1995.

[2]吴伟仁.美国文学史及选读[M].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3.

[3]刘向朝.爱伦坡的诗论和诗歌创作[J].琼州大学学报,2006(8):66-70.[4]聂方冲.爱伦坡创作中的“美女之死”[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6(10).

本诗采用英语诗歌中的四种节奏之一扬抑格,即一个音步中有两个音节,前者为重读音节,后者为轻读音节。扬抑格的使用让整首诗富有音乐感,也符合男子从最初镇静到后来恍然如梦再到后来悲观绝望的心态变化。读者甚至可以看到男子的心情随诗歌的节奏慢慢升上幻想的巅峰,转而跌入幻灭而绝望的谷底的全过程。

三、象征手法的使用

在诗歌中,诗人为了塑造某个意象或烘托某种气氛常常使用象征这种修辞手法。爱伦坡曾说:“美的创造应该是间接的,通过暗示和象征,通过选词使它们的组合和声音能够带来字面意义以外的东西。”而《乌鸦》中最重要的象征毫无疑问是乌鸦本身。为了营造整首诗歌压抑、悲伤的气氛,坡选择了在传统概念中象征不详与死亡的乌鸦来反复发出nevermore一词来加深效果。而乌鸦在诗中的象征意义也颇为丰富,它通常被看作是信使,传递叙述者的悲伤与绝望,或者说直接代表了叙述者本身的绝望与失落。乌鸦也可被视为死亡本身,男子孤独地思念死去的爱人,希望能与爱人重逢,但乌鸦给出的答案始终是令人绝望的nevermore,这不断提醒男子爱人已经死去,剩下的仅是痛苦的回忆和无止尽的悲伤。而乌鸦的意象亦可被理解成是叙述者在思念爱人时产生的幻象,或是他疯狂想念的实体化表现。

诗中另一个重要象征是乌鸦停留的帕拉斯雕像,希腊神话中帕拉斯即雅典娜,是智慧与理性的化身。象征死亡与黑暗的乌鸦栖息在智慧女神身上,实际是作者在向读者传达一个讯息:乌鸦也是有智慧的,它的回答并非只是简单重复,暗示了男子的悲伤绝望是注定的、无可逆转的。同时,女神像与停留其上的乌鸦形成了强烈对比,一黑一白,一动一静,如同风暴来临的夜晚与寂静的房间形成的对比一样,智慧与死亡之间的反差也强化了男子内心的绝望和沉闷、紧张的气氛,凸显了艺术的张力。

此外,诗中另一些象征的使用也颇值一提,如午夜的敲门声象征了鬼魂或超自然力,当诗中男子推开房门,除了漆黑的暗夜没有任何回答,不禁让人联想起传说中某种神秘的力量。当他在黑夜中呼唤爱人的名字时,黑夜以回声的方式作为回应,这里黑夜不仅代表男子内心的惊恐,更象征了他对已逝爱人永远不复回的深深绝望。诗歌中门的意象更是荒野与人类文明的分界,是非理性与理性的界限。诗歌中丰富的象征意义无不突显坡对于美的追求。

四、总结

爱伦坡曾把诗歌创作形容为一个“精确的数学过程”,他始终遵循“令心灵颤动”的美学原则。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他将自己的诗歌理念与生活经历相结合,始终追求着他的理想境界,践行自己的诗学主张。

【参考文献】

[1]帕蒂克・奎恩.爱伦坡集:诗歌与故事[M].曹明伦,译.北京:三联书店,

【作者简介】

刘文婷(1983—),女,吉林通化人,硕士研究生学历,燕京理工学院助教,主要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A59D1ED320DD12B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