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

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

【范文精选】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

【范文大全】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

【专家解析】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

【优秀范文】埃里克森的同一性理论

范文一: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解析

论文信息

保密级别:内部

学位级别:硕士

论文提交日期:

论文答辩日期:

论文中文题名: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解析

论文英文题名:Cultural analysis of the Theory of Erikson’s Ego Identity 作者及所在单位:哲学社会学院、刘慧莹

指导教师及所在单位:哲学社会学院、葛鲁嘉教授

分类标识:B84-0

中文主题标识:自我同一性、埃里克森、西方文化

英文主题标识:ego identity Erikson western culture

总页数:33页

开本:B5。

 

 

 

 

 

 

 

 

内容提要 

 

本文从文化角度对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进行了评析。本文主要包括以下内容:1、阐明了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概念,强调自我同一性是立足于个人主体,以自我为核心的一个具体概念。2、以自我为线索,考察了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3、对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进行了文化解析。 

本文认为,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既彰显了西方的人文精神,又隐含了西方的科学精神,他力图吸取各自的长处以对人类心理做出完整地揭示和描述。但西方的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在对人类心理的理解和把握上都具有一定的局限,这阻碍了埃里克森以“自我”为核心对同一性问题的进一步研究。本文最富新意之处便在于,透过文化这一视角对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进行了评析,并从中挖掘出了蕴含于其理论之中的文化局限。 

 

 

 

 

 

 

 

目   录 

 

内容提要 

前    言………………………………………………………………………1 

一、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的涵义……………………………………………2 

(一)概念的提出……………………………………………………………2 

(二)自我同一性的内涵……………………………………………………3     1、自我同一性的概念界定………………………………………………3     2、几个相关的同一性概念………………………………………………6 

二、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研究………………………………………7 

(一)自我同一性研究的理论依据…………………………………………7     1、古典精神分析的理论基础……………………………………………7     2、社会文化背景的影响…………………………………………………9 

(二)以自我为核心的同一性研究…………………………………………10 

(三)对社会问题的同一性解释……………………………………………12 

三、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评析………………………………………15 

(一)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蕴含…………………………………………15 

(二)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局限…………………………………………19 注    释………………………………………………………………………21 参考文献………………………………………………………………………23 论文摘要 

ABSTRACT 

后    记 

  

前   言 

 

本文选取了这样一个看似有些过时的课题来研究,是因为内含于其中的“自我同一性”一词对当今人们的心理生活依然很重要,它在对人们心理问题的解释与解决上依然极富魅力。因而我以为有必要对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进行再次探讨。 

心理学的研究无法脱离文化,基于此种考虑,本文从文化角度对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进行了解析,以此推动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进一步研究。 

本文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埃里克森的理论曾在80年代中期受到我国学者的关注,但这种关注的热情其实是源于弗洛伊德的经典精神分析理论,是对经典精神分析理论探讨的延续。因而对于埃里克森的理论,多是将其与经典精神分析理论作对比研究,或是首先将其套上精神分析的“枷锁”,然后对其大加评说,这都忽视了对其理论中更具生命力的思想的培植。本文的研究将其从经典精神分析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从更广阔的文化视角对其进行探讨,肯定了其理论价值,充实了其理论意义。 

对于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国外的研究大多集中于对影响青少年自我同一性形成的一些因素进行验证或探讨,以确证或丰富其理论中的某些具体观点,这根本上都是在埃里克森铺好的理论轨迹上所做的研究,因而可将其视为埃里克森理论体系的一部分。对于其中的不足和局限,本文从文化的角度做出了揭示和解释,以此希望今后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研究能够有的放矢,少走弯路,从而更为切实有效地指导人们的心理生活。 

本文同时期望对该课题的研究能够引起我国学者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重视,立足于当前中国人的心理和行为做出相关研究,以丰富自我同一性的理论,并切实改善我国人们的心理生活。 

 

一、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的涵义 

 

    (一)概念的提出 

“自我同一性”(ego identity)由美国精神分析学家埃里克・埃里克森(Erik H.Erikson,1902-1994)在20纪30年代首次提出。最初,埃里克森是以“同一性危机”的形式提出“自我同一性”这一概念的。二战期间,埃里克森在齐昂山退役军人康复所里为病人诊断时发现,当时的大多数病人既不曾患有弹震症,也不是装病者,而是在战争的紧急状态中失去了个人同一性和历史连续性之感,他们失去了对自己中枢的控制。埃里克森认为,就精神分析的图式而言,这种控制只有自我(ego)这一内部机构能为之负责,因而他诊断这种症状的产生是因为病人失去了“自我同一性”。由此可见,埃里克森最初是在精神分析的自我功能意义上来对“自我同一性”进行理解和界定的。“自我同一性”在病理学范围内的最初涵义便如此产生了,埃里克森用其对“失去中枢控制”的病人进行诊断和解释。 

在后来的研究中,埃里克森发现,同样的“中枢失调”在具有严重冲突的年轻人身上也存在,他们常常由于自己内心的痛苦或与社会存在着尖锐的冲突而发生“同一性混乱”,在行为上常常表现为凶猛或抑郁、犯罪或畏缩。但埃里克森认为,青少年的这些症状都是一种急性的并可能度过的危机,因而不能在病理上对其作出致命性的恶性崩溃诊断。由临床观察他得出,青少年的自我同一性问题其实是属于人生发展某一特殊阶段的一种规范性危机,这种症状会随着青少年的成长最终得到缓解或解决,因此,埃里克森特别将这种规范性的“同一性危机”归属于青年期和年轻成人期这一年龄阶段,使“自我同一性”在病理的范畴外又多了一层发展的意义。由此,埃里克森逐渐将这一概念推广到病理学之外。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展,他用这一概念解释了人的心理社会发展,以及青少年问题、科学技术进步、

妇女社会地位和种族等一系列社会问题,自我同一性的涵义及其所包含的内容也在其中得到不断地扩展和深化。 

(二)自我同一性的内涵 

1、自我同一性的概念界定 

埃里克森提出的自我同一性概念曾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甚至为不同领域的人们所经常使用,但人们往往并不真正理解这一概念的确切含义,而仅依据个人的感受、体验、理解甚至需要来运用这一概念。埃里克森首创了自我同一性概念,但他本人又认为“自我同一性是个捉摸不定的名词”,1因而最终也没有对此概念做出一个明确清晰地界定。他认为“自我同一性”一词本身便具有启发性,它对每个能够深切体会的人是不证自明的,无需下定义,他曾说,“我对某一时期人人都发生过的某种症状给予了一个最显著的名称,那么对于患有这种症状的人当然就要承认了。”2埃里克森从临床的诊断、传记的分析、历史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文化的背景以及人类学的调查等方面搜集了大量资料,对自我同一性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地探讨和论证,力图通过这种多角度的考察,使人们能够从中理解和领悟出自我同一性的丰富内涵。 

由临床经验而得,埃里克森首先认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整合的一种形

3式(the form of ego identity),这可以使人形成自我同一感(the sense of ego

identity),即个人在过去经验中所形成的内在的一致性和连续性,从而使人感受到鼓舞人心的信念。4在后来的传记分析中,埃里克森更为细致地描述了这种自我同一感,“最令人满意的同一感被体验为一种心理社会的安宁之感。它最明显的伴随情况是一种个人身体上的自在之感,一种自知有何去何从之感,以及一种预期能获得有价值的人们承认的内在保证。”5在考察青少年的自我同一性问题时,他认为正在成长和发展的年轻人常常是好奇的,甚至是病态般地关注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并与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

象相比较。他们还常常面临着如何把早期养成的角色和技术与当前理想的标准结合起来的问题。“在这样追寻新的连续感和一致感的过程中,包括性的成熟在内,有的青年在选定永久的崇拜人物和理想作为最后同一性的指导者之前,还必须再度努力对付早年尚未解决的危机。”6埃里克森后来又在广泛的社会领域内探讨了自我同一性,“同一性不能同社会历史文化相分离,”7因为社会制度可以作为同一性的指导者,提供一些意识形态方面的标准,青少年可以以此在社会现实范围内确立一种自身的现实感。8以上关于自我同一性的种种理解和描述,完全可以让我们感受得到埃里克森为揭示出自我同一性的丰富内涵在其长期、广泛的研究工作中所做出的不懈努力,正像他自己所言,“通过多种维度的考察,我能够试着使同一性问题变得更为清楚和详尽些。”9他概括了自己所提到的自我同一性的几种不同含义,“有一个时期它表明了个人独特性的意识感;另一个时期则意味着个人性格连续性的潜意识追求;再一个时期是作为自我综合的一种标准;另外,它还作为一种与群体的理想和同一性的内在一致性的保持。”10 

“自我同一性”因其本身的复杂性及埃里克森对其表述的不确定性,不容易被人全面地驾驭和把握,研究者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就会对其有不同的理解。我国学者在对这一概念进行阐述时,不可避免地渗透了自己的理解。高觉敷先生以“自我同一感”透视了“自我同一性”,认为自我同一感是“青年对自己的本质、信仰和生活的重要方面的前后一致和较为充实的自我意识,能把先前各阶段的自居作用整合而为一个个体的完形,从而自觉地在心理上做好准备,去迎接即将来临的人生一些重大问题的挑战。”11祝蓓里先生认为“同一性是指一个对自己的一般图景,它是人力所求的一种状态。”“一个同一性的人,即没有内部矛盾的人,具有同一性的人是平静的、富有目的的、有坚强意志的人。”12刘笑盈先生认为,同一性“是对自己的本质、信仰及一生趋向一种相当一致和比较圆满的意识,一

旦个体达到创新的自我确认和角色选择,同一性就已形成。”13车文博先生认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形成的完整、一致的成熟状态。《心理学百科全书》中对自我同一性做了如下解释:同一性是指个体的内部和外部互相整合的适应感。它要求个体根据期望的未来把所有原先的自居作用和自我表象加以整合或再构选。14《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中解释道:自我同一性是一种熟悉自身的感觉,一种知道个人未来目标的感觉,一种从他信赖的人们中获得所期待的认可的内在自信。具有自我同一性的青年,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会产生内在相同和连续感,与外界社会之间也能取得协调一致,有可能去接受成年期的生活挑战。15 

笔者认为,上述对自我同一性理解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仅仅在于研究者所采取的思维角度不同,而并非因为自我同一性具有不定的、变化莫测的本性。在以上关于自我同一性的或者是描述性的说明,或者是抽象的理论解释中,我们都可以发现,自我同一性根本上是一个立足于个人主体性的问题,有关其的种种解释和界定其实都是万变不离其中,都是围绕个人主体性而展开,而自我恰恰是其最根本的核心问题。如前所述,埃里克森最初是在自我的功能意义上提出自我同一性这一概念的,可以这样认为,“自我”是自我同一性概念得以诞生的母体,也是自我同一性得以形成的根基。传统的心理学观点一致认为,正常的、自然的和理想的同一性是属于自我的。16基于这种理解,笔者认为从个人主体性角度出发、以自我为核心来探讨自我同一性概念,可将其定义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在内外因素的共同影响和作用下,通过区分、校正、组织和监控个体与环境的关系,调整和平衡自身内外的矛盾,使自身达到完整、一致、和谐状态的一种自我特性。 

2、几个相关的同一性概念 

埃里克森在对自我同一性概念进行阐释时以及在对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探讨中,还以“同一性”为中心词衍生出了一些与“自我同一性”相关的

概念,这些概念常因在形式上或者意义上与“自我同一性”存在着细微的差别而常常被人们混用或者误解。这不仅影响了人们对这些概念的确切理解,而且还妨碍了对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深入理解和把握。那么为了进一步明确“自我同一性”的概念范畴,以能更为透彻地理解自我同一性理论,这里有必要对与“自我同一性”有关的几个概念进行一下比较和说明。 

自我理想(ego ideal)   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概念,源出于精神分析中的自我理想一词,二者虽有类似,但又存在着区别。埃里克森认为自我理想的意象,代表着个人在儿童期通过自居作用(identification,亦译认同作用,指对父母及有影响的人物的内心模仿)奋力以求,但却不易达到的理想目标;而自我同一性,则是指个人在现实社会中能真正达到的但又在不断加以修正的一种现实之感。17 

自身同一性(self identity)   由于ego(自我)和self(译为自身以示区别)两个概念的难以区分,人们常将“自我同一性”和“自身同一性”混为一谈。埃里克森对此做出了明确区分:“从主要的心理功能的观点来看,如果谈的是综合力量,可以说是自我同一性,如果谈的是个人的自身意象,则是自身同一性。”18在他看来,自身是自我的对象。同一性的形成可以兼有自我和自身两方面的性质。 

个人同一性(individual identity)   个人同一性和自我同一性在意义上有重合的部分,但有些时候,埃里克森认为必须要把二者区别开来。他认为具有一种个人同一性的意识感基于两种同时进行的观察:即一个人对在时空中存在的自我一致性和连续性的知觉以及别人认识到一个人的一致性和连续性这一事实的知觉。而自我同一性既可以作为一种主观的体验又可以作为一个动力学事实,它所牵涉的不仅仅是存在的事实,而且是这种存在的自我品质或特性。19 

同一性混乱(identity confusion)   同一性混乱是与自我同一性的形

成完全相反的一种状态,二者构成了青年期阶段的主要矛盾,而同一性混乱是这一阶段的主要危机。如果说同一感是指个人内部和外部的整合和适应之感,那么同一性混乱则是指内部和外部之间的不平衡和不稳定之感。青年必须克服同一性混乱的危机,才能顺利进入成年期。20 

消极同一性(negative identity)   消极同一性并不是自我同一性的对立面,而是自我同一性形成的一种消极形式,它与积极同一性相对应。这种同一性反常地依赖于在发展的决定性阶段曾经出现的,对他们说来是最

21不适宜和最危险的,然而也是最真实的自居作用和角色。具有消极同一性

的人常常是恶意的和充满怨恨的,而一种积极的同一感则完全可以使人摒弃不合理的自暴自弃,放弃对自己的全部偏见。 

 

二、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研究 

 

(一)自我同一性研究的理论依据 

1、古典精神分析的理论基础 

22埃里克森是现代心理学界最有成就的精神分析学家,他继承了经典精

神分析的理论精髓,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了自己的理论。他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称作自己的理论磐石,因为他与弗洛伊德一样,认为人的一切心理活动在本质上都是潜意识的演化结果,并且,他也将“力比多”视为人的一切心理力量的源泉,认为迫使有机体生存下去以免遭毁灭的“力比多”能与生俱来。纵观埃里克森的理论,我们可以发现,在他的研究中贯穿了弗洛伊德理论关于意识的、潜意识的和无意识的经验模型。23 

埃里克森对经典精神分析理论的吸收和继承也充分体现在他对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提出和对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探讨上。埃里克森接受了弗洛伊德将人格划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的结构模式。弗洛伊德奠定了本我在人格

结构中的地位,认为本我是本能的心理能量,自我受制于本我,其力量来源于本我,不能脱离本我而独立存在,超我则是一切道德限制的代表,是超个体的部分。自我的主要任务就是遵循着现实的原则,调节本我、超我和外界要求间的冲突。正是自我的这种工作机能才得以使个体很好地适应外界环境而生存下去。基于此种对自我的理解,埃里克森因而最初将因“中枢功能失调”而产生的“同一性危机”称为“自我同一性”的丧失。不过在后来的研究中,埃里克森较弗洛伊德更为重视自我在人格结构中的作用,他将自我逐渐解放为一个独立的力量,并在其中结合进了自己在生活经验中的许多理解,丰富和扩展了自我的内涵,赋予了自我许多积极的特性,“同一性”便是其中之一,这在某种程度上对自我同一性理论的发展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但当对“自我同一性”一词进行正式的理论解释时,埃里克森却依然将自我严格限定在经典精神分析的定义范围之内,以确保其理论根基的稳固性。为了明确自我的涵义,他把我(I)、自身(self)和自我(ego)这三个概念进行了区分,认为只有从自我中分离出“我”和“自身”才能确定自我的范围。埃里克森认为,“我”反映在一个人所看到的或考虑的他的身体、人格和扮演的角色所构成的“合成的自身”的各个不同的“自身”之上。“我”是完全有意识的,是一切经验的觉知中心。我拥有智慧,我就是生命。“自身”是“我”的对象,是各种经验的复合体,它可以被体验为一个“合成的自我”,也可以被体验为包括身体、人格和扮演的角色等个别的“自身”。而能够把各种经验统一起来保证个体的一致性和连续性的则是自我。埃里克森认为只有将“我”和各个“自身”与“自我”区分开来以后,才能还自我于弗洛伊德在早期的精神分析学中所描述的本来面目,即自我是一种“内部控制机构”,是一种“内在力量。”他认为正是自我的功能作用导致了自我同一性的形成。“当一切印象、情绪、记忆和冲动等在任

何时候企图进入我们的思想来控制我们的行为时,我们可以通过筛选和综合以保持我们连续性的存在。如果没有这种筛选系统的话,这些东西是会把我们撕裂的。”24 

埃里克森在经典精神分析的自我功能意义上规定了自我同一性概念,并以此为基础,对自我同一性的形成展开了广泛研究。另外,他还考虑到了社会文化因素在其中的作用和影响。 

2、社会文化背景的影响 

由于埃里克森所处的是与弗洛伊德完全不同的时代,受当时社会背景、理论热潮的影响,埃里克森强调社会环境在自我形成和发展中的作用,他的理论中贯穿了心理社会发展的观点。 

20世纪30年代中期,精神分析学说的影响已涉及到研究人类思维的每一个领域。同时迅速发展的人类学、社会学、社会心理学以及医学的成就也开始反过来影响精神分析。人类学、社会学的研究者认为,人的许多行为是由社会条件所决定而不是由生物因素决定的。尤其自1939年弗洛伊德逝世后,他的精神分析学说的生物学观点不断受到抨击。文化科学的冲击导致了强烈的“新弗洛伊德”运动,与此同时,经济危机席卷西方各国,随之而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神经病率大为增加。患者的疾病也反映了社会文化的各种复杂因素,其中经济因素尤为突出,已非泛性论可以解释。在美国,四五十年代,不少精神病学家和精神分析学者在精神病的治疗和精神分析理论上,都强调社会和文化因素。 

埃里克森一方面深感弗洛伊德的经典精神分析已不足以应付当代社会的要求,另一方面又觉得新精神分析学派在强调社会文化因素的重要性时,又缺乏对精神内部机制的重视和理解,他于是在经典精神分析的基础上创建了以自我为核心的人格发展理论,引入了社会文化因素,将自我放在心理与社会的相互作用中进行考察,修正和扩展了弗洛伊德的人格发展理论。 

(二)以自我为核心的同一性研究 

“自我同一性”是埃里克森根据临床诊断,立足于个人主体所提出的以自我为核心的一个具体概念,由于埃里克森使得“自我”具有“同一性”这样一个特性,因而在其所提出的以自我为核心的人格发展渐成理论的学说中始终贯穿着同一性这样一条线索,并将其视为伴随人一生的关键问题。 

埃里克森认为人的发展是一个进化过程,这个过程以个体自我为先导,自我按先天的成熟顺序将内心生活与社会和历史任务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连续而有阶段的心理社会发展过程,自我同一性在人格的形成过程中起着关键的作用。埃里克森将人格发展划分为八个阶段,他以自我的发展为线索解释了这一发展过程,并在其中阐述了自我同一性的形成过程。 

埃里克森认为人格发展是人的终生过程,共经历八个心理社会阶段,不同的发展阶段上都有各自特殊的积极对消极的心理矛盾或核心问题,只有解决了每个阶段上的特殊矛盾,获得积极的心理经验,才能形成健康的人格,他的八个心理社会阶段是:(1)婴儿期(出生至18个月)是获得基本信任感克服不信任感阶段;(2)童年早期(18个月至3、4岁)是获得自主感而避免怀疑感和羞耻感阶段;(3)学前期(4至5岁)是获得主动感而避免内疚感阶段;(4)学龄初期(6至11、12岁)是获得勤奋感避免自卑感阶段;(5)青春期(11、12岁至17、18岁)是获得同一感而克服同一性混乱阶段;(6)成年期(17、18至30岁)是获得亲密感而避免孤独感阶段;(7)中、壮年期是获得创造力克服“自我专注”阶段;(8)老年期是获得完美感避免失望感阶段。在人生发展的这八个阶段中,“自我”是同一性得以形成的根基,“自我同一性”是在自我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它开始于婴儿期,主要形成于青少年期。埃里克森为自我的发展假设了三种形态:内投作用、认同作用和同一性形成。埃里克森认为,在顺遂的情况下,儿童在早期便可通过内投作用而产生母子依存性,从而形成一

个自我同一性的核心,之后在青年期以前的各个阶段通过认同作用而逐渐取得与社会相平衡的经验,直到青年期,自我才能把先前各阶段所形成的同一性核心加以综合而产生自我同一感。埃里克森指出,这种自我同一性并非是儿童期各方面认同作用的总和,而是已经整合了的个体的完形(individual gestalt),是自我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形成的完整、一致的成熟状态。而对于不顺遂的发展,埃里克森依然抱有乐观的态度,他认为青年的行为与社会的期望之间的差距实际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巨大,对于自我同一性发生混乱的青少年,社会不必顾虑太多,他强调自我的发展是一个终生过程,青年期未解决的自我同一性问题在其后成人期的三个阶段中仍有希望获得最终完善的解决。25 

如上所述,埃里克森以自我为核心,以自我发展为线索探讨了自我同一性的形成过程,这符合自我同一性的根本特性。而当他进一步探讨自我同一性问题时,却逐渐脱离了“自我”这一核心,转而去关注有关自我同一性形成的一些具体问题。在探讨青年期的自我同一性形成时,他归纳了需要解决的七个方面的危机:时间前景对时间混乱;自我肯定对冷漠无情;角色试验对消极同一性;成就预期对工作瘫痪;性别同一性对性别混乱;领导的极化对权威混乱;思想的极化对观念混乱。他认为青少年只要解决了这七种危机便可顺利形成自我同一性。受埃里克森的影响,其后的心理学家在对青少年自我同一性问题进行研究时,大多都沿着他所铺好的这条轨迹注重开发外界环境中对自我同一性的形成有益的因素,比如布鲁斯顿(Blustein, 1994)等人研究的“家庭关系因素对自我同一性形成的影响”,26圣德兹(Sanders,1998)所探讨的“宗教信仰成熟与自我同一性形成的关

27系”等等。这些研究的兴趣都在于注重开发外界环境中对自我同一性的形成有益的因素,而没有从“自我”这一核心问题入手去探讨自我同一性问题。 

埃里克森后来还提到了因外界环境或生活事件的意外改变而面临自我同一性问题的一些成年人,比如原先有过较好职位和地位的退役军人;把自我同一性几乎完全置于工作之上的退休人员;孩子已经长大且出外谋生离开自己的母亲;由于意外伤残不得不改变自己未来计划的人们等等,28很明显,随着后来研究视野的扩展,生活经验的累积,埃里克森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关注和探讨已逐渐远离了自我这一核心,而力图通过对外界因素的观察,确定和控制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三)对社会问题的同一性解释 

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展,埃里克森对历史和社会文化问题本身表现得越来越感兴趣,很自然地,他把同一性概念扩大到了社会心理学的范畴以内,这时他在对同一性问题进行研究时完全离开了自我这一核心,而着重探讨社会文化环境与个体同一性形成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在这期间,他一方面非常重视用自己的理论去解决时代所产生的问题,另一方面,他又力图从社会、历史等更广泛的范围内对同一性问题进行探讨,以丰富和完善他所提出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学说。 

埃里克森最初立足于个人主体,将“同一性”与“自我”焊为一体,但随着研究视角的转移,他认为在社会范围内一样有同一性危机,同一性形成,消极同一性等,自我同一性则是社会心理认同的基础,“社会认同依赖于一种个体内部自我因素综合的互补性及其在群体中作用的互补性”。社会认同危机的诱发因素是“外伤性事件”,导致传统价值体系的中断。在常态社会中,同一性危机的个体可以被社会所重新同化和吸收,但如果个体认同失败过多,就会导致社会性危机。社会性认同危机是一个社会转变的关键时刻,在不断的危机中,一些富有历史的心理现实性的社会精英可以超越其内心障碍,制造出进一步的涵盖面更大的认同因素。当一种新的较为一致和连贯的观念形态逐渐形成,并为大多数个体所接受时,个体同一

性就会形成,社会也得以更新。29 

基于此种理解,埃里克森以同一性混乱以及自我同一性的丧失解释了工业技术特别发达的美国社会中出现的一系列迫切的社会问题,比如青少年问题、妇女社会地位问题、种族同一性问题等等,他依据心理社会的观点指出,青年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忠诚的问题,对集体、社会秩序及所爱的人的忠诚便是自我同一性的体现。忠诚是青少年的自我所追求的目标,是激发自我潜能的动力,也是青少年不断进行自我试验和自我确定的过程。青少年在自我试验的过程中有时不免要走极端,表现为各种社会问题,如青少年犯罪,聚众滋事,以及殴斗和吸毒等,况且青年人总是忙忙碌碌,精力充沛,要去做一些事情的,埃里克森认为现实社会应从正面的途径引导他们,否则青年人的忠诚就会走向破坏性的方面,甚至表现为叛逆和反社会等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对于妇女的社会地位问题,埃里克森认为声势浩大的男女平等主义对妇女的独特性并不重视,忽视了妇女同一性的问题。他以男女身体解剖结构的差异作为讨论的起点,指出女性与男性相比,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有一个内部空间,这决定了她基本以接受的方式适应周围的环境,并表现出温暖、宽容、慷慨等一系列妇女品质,因而女性的这种身体结构有着比生物学意义更为深刻的含义。埃里克森认为内部空间不仅是妇女的一切潜能中心,而且也是妇女的绝望中心。“空虚是女性沉沦的形式”,内部空间构造使女性的心理相应地以内心空虚与寂寞为特征。埃里克森认为,当强调男女平等时,不能忽视女性永远不可能不是女性这一事实。而同时,女性作为一个人,同样经历着包括躯体的、心理的和社会的同一性的形成过程,在社会中应该享有一定的权利、履行一定的义务。 

种族问题也可以用同一性理论来解释。埃里克森认为,黑人及少数民族的犯罪率之所以高,与他们的自我同一性与社会的联系的特殊方式有关,

它表明的是社会危机。如果社会一开始就对少数民族歧视,他们的家庭教育及儿童的成长阶段,注定会遇到更多的不利于自我发展的因素。他们的自立性、信任感、勤奋感乃至自我同一性都会受到影响,所以黑人青少年的反社会性是生物——心理——社会相互作用中,由社会层面的危机造成的。 

埃里克森以同一性理论对一些社会问题做出了解释,同时分析、探讨了不同性别、种族间的同一性问题,那么怎样解决这些问题呢?埃里克森希望能够产生一种更为广泛的,可以无所不包的人类同一性,可以把全世界的人们共同联合起来。基于心理与社会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心理社会观点,埃里克森目睹了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预感到了科学技术引导人类历史的发展将成为一种潮流,因而他认为当今世界最广泛最有潜力最富有吸引力的未来同一性应当是工艺技术同一性。埃里克森特别强调了青少年对工业技术掌握的重大意义。他认为,在现代技术发达的社会中,青少年如有机会参与技术便意味着能积极参与社会生活,使他们的才智得到新的充分的发挥。青少年如果缺乏这方面才能,不能掌握现代技术工艺,便会产生与现代社会疏远之感,自觉落后于时代,或因无所遵从而产生同一性混乱。 

但是,埃里克森也明白,单纯凭技术建立起来的同一性可以具有积极的建设性也可以产生巨大的破坏性。对此,他寄希望于未来新时代的青年,希望他们在未来社会中能形成一种超意识形态的普遍的人类伦理学,与未来的人类同一性相辅相承,收相得益彰之效。但是究竟什么是未来的伦理学,埃里克森并没有告诉我们明确的答案。在纷繁的各种社会问题中,他只从单纯的生产力观点或纯科学技术观点出发,希望能出现一种更为广泛的具有普遍伦理学的同一性来统辖社会文化历史领域中的各种现实的同一性,并设想这种同一性能够限制工艺技术的无限扩张和滥用,也能在科学

技术工作中形成人类的共同语言和普遍的道德准则。埃里克森以这种未来同一性作为其对同一性问题研究的最终畅想,并试图将其纳入到他的自我同一性理论体系之中以成就一门完整的学说,但这显然是他自己所说的一

30种乌托邦的人本主义的理想境界,是永远难以实现的。而其关于自我同一

性的理论研究至此也似乎因走入了穷途末路而停滞不前了。 

 

三、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评析 

 

(一)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蕴含 

葛鲁嘉先生指出,“人类的心理不仅具有人类共有的性质和特点,而且

31具有文化特有的性质和特点。”而对于心理学来说,“它的考察者是人,考

察对象也是人,去认识的是人的心灵,被认识的也是人的心灵,”因而在心理学的研究中,“得到考察的心灵活动所展示的是文化的濡染,进行考察的心灵活动透显的则是文化的精神。”32葛鲁嘉先生很好地说明了心理学与文化的关系,他认为心理学家在探索人的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时,都不是一张白纸。他们都生活在特定的文化圈中。在他们的探索之中所隐含着的理论框架或理论设定无不体现其独特的文化精神。进而,心理学家了解和认识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的途径、解释和理解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的理论、影响和干预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的手段,都属于相应的文化方式。33 

埃里克森生活在特定的西方文化背景中,身受西方文化的濡染,因而,他的自我同一性理论所彰显的是独特的西方文化精神。首先,埃里克森的理论研究充分体现了西方的人文精神。他关注人的精神生活,关心人的前途和命运,开辟出了“自我同一性”这一与人的精神生活密切相关的、富于深远意义的研究领域。在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探讨中,他强调了人的地位和尊严,确信人的自由本质,并尊重每个人创造生活的独特方式,这都

反映出了西方的人道主义精神。他将自我作为其理论研究的核心,赋予了自我许多积极的特性,诸如信任、独立性、自主性、勤奋、同一性、亲密、创造、智慧等等,他对自我的力量怀有深厚的信念,认为自我具有一种整合的力量,在发展中具有自我治疗和自我教育的作用,他因而对人的发展怀有乐观态度。在研究方法上,埃里克森贴近于人的现实生活,从人的实际心理问题入手,运用个案研究法、临床观察法、主观内省法等去揭示和探讨人的心理,使方法服务于问题,以适合对人类心理的研究。在理论研究中,埃里克森并没有采取科学研究中的操作性定义,而是结合历史、文化、社会等因素做了大胆的理论假设,力图突破传统心理学研究中科学观的限制,设计一个更为宏观的文化历史框架,这使他的理论具有了相当敏锐的洞察力和相当广泛的解释力。在理论阐述中,埃里克森运用了大量描述性语言,他以富有哲理而又颇具文学性的散文笔调阐述了自己关于自我同一性问题的体验、感悟、分析和解释,力图能以此激发出人们的共鸣,使其理论具有某种超越语言之外的更大的魅力。 

以上种种使我们明显感觉到,西方的人文精神使埃里克森的理论研究深富人情味。但理论研究毕竟不同于文学创作,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在社会中产生广泛影响的同时,也受到了来自西方科学文化标准的评判与质疑。比如理论体系不够严密、理论探讨中思辨性多于科学性、衡量同一性的标准不一致、主要观点的阐述含混不清等等。34鉴于这些局限,有学者评价埃里克森所提出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并不是建立在单纯的科学理论基

35础之上的。埃里克森本人也从来都认为精神分析不是纯科学,或者说不是

“客观性”的实证科学,充其量也只是介于科学和艺术之间的某种东西。36但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可以在埃里克森的理论研究中找到受科学主义精神影响和规范的痕迹,而恰恰正是这种隐弊在幕后的操纵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自我同一性理论的发展道路。 

埃里克森关注人的精神生活,但同时,他又强调对精神内部机制的重视和理解,试图以心理机制对人的心理问题进行解释和说明。他为同一性问题引入了“自我”这一心理机制,表现出了对科学精神的一种追求,是应该值得肯定的。但埃里克森将自我界定为精神分析意义上的人的“内部控制机构”,将具有丰富内涵的自我简单机械化为生硬的“物”,则十足体现了科学主义原则在对人的心理解释上的局限性,具有还原论倾向。因而,他虽然考虑到了社会文化因素在人的发展中的作用,即同时把人的发展与社会历史发展结合起来,认为自我在解决每一发展阶段的特定任务时,也反映出了社会环境对个体的要求和制约,而社会也随着文化的进步和累积在逐渐发展着,个人的生长发展和社会历史的发展互相需求,彼此依赖。但是由于埃里克森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决定了他所描绘的自我与社会的关系只能是二因次的平衡关系。他所描绘的个人在每一发展阶段所遭遇的环境乃是“平均可预期的环境”,拉巴波特指出,埃里克森假设了与一系列可预期的环境相应的自我渐成成熟情况,勾划出了一系列的心理社会发展阶段,个体发展到某一阶段,自有进化到一定程度的既成的社会环境来与自我互相吻合,社会再通过一定的机构和组织对个人施加文化的影响,并提出有利于社会本身发展的要求。因而,埃里克森所描述的个人成长和社会进化其实是两个独立而平行的体系,二者只是在预定吻合的特定阶段才互相发生作用,二者的相互关系只是外在的接触和表面的堆砌。37巴斯(Buss,A.R.)曾指出,埃里克森所描述的个人成长和社会发展之间其实是

38一种机械的、形而上学的平行关系。自我所做的努力只是对既存的社会环

境力求做出良好的适应,自我只是起着调节人格内部结构并取得与社会环境相平衡的作用,这表明埃里克森所理解的自我只不过是生物学的适应作用,这种没有自我意识的自我是消极的、机械的。 

而正是由于埃里克森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影响到了其理论的后来发展。

童辉杰认为,人类分析理解现实存在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维度,但最基本的可以说只有自我与世界这两个维度。“对自我问题的基本看法,直接影响到研究者的发展方向及理论建构。”39埃里克森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只能使其在进一步探讨自我同一性问题时,逐渐脱离了对“自我”这一核心的研究,而转向对影响自我同一性形成的一些具体外在因素的关注,力图通过改变外界环境因素的变量去影响自我同一性的形成。但现实生活中的具体问题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的,这种情况有些类似于艾滋病毒之与其所表现出的各种症状,即根本原因只有一个,而其所表现出的问题却多种多样。那么针对这些问题从外部因素来探讨自我同一性将永远都有“新的发现”,但这样却始终碰触不到,甚至越来越远离了自我同一性的根源,即“自我”是自我同一性赖以形成的基础。 

埃里克森在其理论研究中,虽然注意到了社会文化与自我的相互作用,但这种研究实质上只是一种伪文化研究,它扭曲了人类心理的文化性质,仅仅把文化看作是一种外部的刺激因素。这种研究假定了人类心理的共有

40机制,文化的内容只是其千变万化的表面现象。这种伪文化研究也是埃里

克森理论中还原论的一个表现,即把复杂多样的人类心理还原到了抽象意义上的文化心理。这也是造成自我与文化成为两个独立而平行体系的原因。所以当埃里克森因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再也不能从中挖掘出探讨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新意时,便很自然地将其理论研究偏移到了“社会文化”这条单行线上去走独角戏,力图在更广泛的社会领域内为同一性问题的研究找到一个最终的答案。答案的结果便是埃里克森以科学技术预测未来世界的发展,提出了一个甚至能够消除种族、性别差异的广泛的工艺技术同一性,以引导和规范全人类的共同生活。埃里克森在追寻这种超文化的普遍规律的过程中也表现出了西方文化中地道的科学精神,当然,这种理论设想最终以其乌托邦性质而告了之。 

(二)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局限 

人类心理既是自然的存在,也是自觉的存在,既是自然发生的历程,

41也是文化创造的历程。由于人类心理的这种独特性,西方文化渗透于心理

学的研究中则表现为两种不同的研究取向,即自然科学的取向和人文科学的取向,相应地,由此而形成了两类心理学:实证心理学和人文心理学。两类心理学立足于不同的立场,遵循着不同的原则,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对人类心理的不同方面和侧面进行了探索和揭示。由于他们对人类心理持有完全不同的立场和主张,因而实证心理学和人文心理学一直处在相互的对立和冲突之中。实证心理学十分怀疑人文心理学的研究方式的可靠性,进而否定其理论解释的科学性,人文心理学则反对实证心理学用研究自然现象的方法套用于人,不赞同否弃人类心理生活的意义和价值。 

埃里克森作为一名深富人性感和肩负使命感的心理学家,一直为能够完整地揭示人类心理而做着孜孜不倦的努力。他熔身于西方文化之中,一方面,他身受西方人文精神的濡染,取人文心理学的长处注重对人的精神生活的研究,强调人的价值和本性;另一方面,他在研究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西方科学精神的影响,取实证心理学的长处,力图以内部心理机制对人的心理和行为做出解释和说明。但就在这两种文化精神对埃里克森的理论发挥作用的同时,也分别暴露出了各自在对心理问题解决上的局限性。这种现象极为鲜明地体现在埃里克森对以“自我”为核心的自我同一性问题的理解和解决上。 

从人文精神出发,埃里克森强调人性和自由、重视对用实证方法无法测定的自我的研究,他对自我的力量怀有深厚的信念、赋予了自我许多积极美好的特性。但他以描述性的语言来谈论的自我除了可以使人产生一种盲目乐观的态度外,并不能够深入到人的内部心理。从科学精神出发,埃里克森将自我设定为人的“内部控制机构”,以“自我心理机制”去解释非

常态下人们的心理和行为,强调自我在人的心理生活中的功能作用。这种对自我简单机械化的理解因滤掉了自我内涵的丰富性而具有还原论倾向。而且,如若将埃里克森在不同背景条件下理解和运用的这两种自我的涵义提取出来捏合到一起,则会发现它们在根本上是异质的,具有不可相融性。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很贴切地反映了西方心理学中两种研究取向的不统

一。更让人遗憾的是,此两种对自我的理解在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进一步探讨上都显得有些爱莫能助。 

 

 

 

 

 

 

 

 

 

 

 

 

 

注   释 

    

1、2、5、6、7、8、17、18、19、21、24、[美]埃里克・H・埃里克森(孙   名之译):《同一性:青少年与危机》,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   第2、4、166、114、25、201、201、202、37、161、208页。 

3、4、Erikson, Erik H. (1963):Childhood and Society, New York: W・W・ 

   Norton, P261. 

9、10、Polansky, Norman A. (1982): Integrated Ego Psychology, New York:  

   Aldine Publishing Company, P170. 

11、高觉敷主编:《西方心理学的新发展》,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     第330页。 

12、祝蓓里编:《青年期心理学》,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6页。 13、29、刘笑盈:“埃里克森与心理历史学”,《大学文科园地》,1988年     第7期。 

14、16、28、《心理学百科全书》,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1156、 

144、1157页。 

15、《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1年版,     第759页。 

20、25、30、35、36、车文博主编:《弗洛伊德主义论评》,吉林教育出版     社,1992年版,第1029、1032、1051、1067、1067页。 

22、23、傅永春:“埃里克森的自我心理学理论述评,”《内蒙古师大学报》      (哲社版),1990年第2期。 

26、Blustein, D. L. & Schultheiss, D. P. (1994): Contributions of family

relationship factors to the identity formation process: Tournal of Counseling & Development, Vol.73 Issue2. 

27、Sanders, J. L. (1998): Religious Ego Identity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Faith

Maturity: Tournal of Psychology Interdisciplinary & Applied, Vo1.132 Issue6.

31、32、33、葛鲁嘉:《心理文化论要——中西心理学传统跨文化解析》,     辽宁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9、28、29页。 

34、38、王小章、郭本禹:《潜意识的诠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年版,第157、157页。 

37、朱智贤主编:《儿童心理学史论丛》,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2年版,

第148页。 

39、童辉杰:“作为功能系统的自我: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江西师范大

学学报》,1997年第2期。 

40、41、葛鲁嘉:“当代心理学发展的文化学转向”,《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

报》,1999年第5期。 

 

 

 

 

 

 

 

 

 

 

 

 

 

参考文献 

 

1、[美] 埃里克・H・埃里克森(1998):《同一性:青少年与危机》,浙江

教育出版社。 

2、车文博(1992):《弗洛伊德主义论评》,吉林教育出版社。 

3、高觉敷(1982):《西方近代心理学史》,人民教育出版社。 

4、杨  清(1986):《现代西方心理学主要派别》,辽宁人民出版社。 5、祝蓓里(1986):《青年期心理学》,上海人民出版社。 

6、《心理学百科全书》(1995),浙江教育出版社。 

7、[苏]科恩(1986):《自我论》,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8、[美]马赛拉等(1989):《文化与自我——东方与西方的比较研究》,江

苏文艺出版社。 

9、[美]弗洛姆等(1988):《禅与西方世界》,北方文艺出版社。 

10、[美]A・T・马尔塞拉等(1991):《跨文化心理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11、武斌(1989):《现代西方人格理论》,辽宁人民出版社。 

12、杨鑫辉(1998):《西方心理学名著提要》,江西人民出版社。 

13、王小章、郭本禹(1998):《潜意识的诠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4、朱智贤(1982):《儿童心理学史论丛》,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5、孙志文(1994):《现代人的焦虑和希望》,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6、[瑞士]丹尼什(1998):《精神心理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7、[英]莱恩(1994):《分裂的自我——对健全与疯狂的生存论研究》,贵

州人民出版社。 

18、[美]罗洛・梅(1991):《人寻找自己》,贵州人民出版社。 19、弗洛姆等(1998):《禅宗与精神分析》,贵州人民出版社。 

20、杨中芳、高尚仁(1991):《中国人・中国心——人格与社会篇》,远流

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21、李庆善(1993):《中国人社会心理研究论集・1992》,香港时代文化出

版公司。 

22、葛鲁嘉(1995):《心理文化论要——中西心理学传统跨文化解析》,辽

宁师范大学出版社。 

23、张岱年、方克立(1994):《中国文化概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4、葛兆光(1987):《道教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 

25、吕锡琛(1996):《道家与民族性格》,湖南大学出版社。 

26、张立文等(1989):《道》,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7、唐坤、苏民(1998):《儒道释与人生》,湖北人民出版社。 28、福岛庆道(1996):《禅是无的宗教》,河北教育出版社。 

29、顾伟康(1990):《禅宗:文化交融与历史选择》,知识出版社。 30、[日]铃木大拙(1988):《禅与生活》,光明日报出版社。 

31、 Erik H.Erikson(1963): Childhood and Society, New York: W.W.Norton. 32、 Erik H.Erikson(1982): The life cycle completed: areview, New York:

W.W.Norton & Company.

33、Richard D. Ashmore & Lee Fussim(1997): Self and Identit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4、Christopher Peterson(1988): Personality,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Inc.

35、Norman A. Polansky (1982): Integrated Ego Psychology, New York: Aldine

Publishing Company. 

 

 

 

论文摘要 

 

心理学不能忽视对人的心理生活的关怀。埃里克森作为一位富于人性感的心理学家,始终对生活于现实世界中的人所面临的心理危机怀有一种深深的关注,并试图给予解决。埃里克森为此所做的努力集中体现在其对

自我同一性问题的不断探索和阐释中。因此,对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进行研究,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人类的心理行为,进而改善人类的心理生活。 

考虑到心理与文化的共生关系,本文在较为系统地阐述了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基础之上,选取了文化这一视角对其理论进行评析,以从中透显出其理论的价值,同时显露出其理论的局限。 

本文首先阐释了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概念。埃里克森所提出的自我同一性概念产生于临床诊断,他以“自我同一性”对“失去中枢控制”的病人做出了诊断和解释,这里,他将“自我”理解为精神分析意义上的“内部控制机构”。由此而知,埃里克森最初是在精神分析的自我功能意义上来对“自我同一性”进行理解和界定的。后来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展,他逐渐将这一概念推广到了病理学的范畴之外,“自我同一性”的最初含义也随之发生了多样性的变化。本文概述了埃里克森对“自我同一性”的多种阐释,并结合我国学者对其的多角度理解,认为有关自我同一性的种种解释其实都是万变不离其中,即都是围绕个人主体而展开的。基于这种理解,本文立足于个人主体,以自我为核心,将自我同一性概念明确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在内外因素的共同影响和作用下,通过区分、校正、组织和监控个体与环境的关系,调整和平衡自身内外的矛盾,使自身达到完整、一致、和谐状态的一种自我特性。 

通过对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探讨,本文把握住了“自我”这一问题核心,并以其为线索将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分为两部分,即以自我为核心的同一性理论研究和对社会问题的同一性解释。前一部分是指,埃里克森在其人格发展渐成说中,以自我发展的观点阐述了自我同一性的形成过程,

而当其离开人格发展理论,将自我同一性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进一步探讨时,却逐渐脱离了“自我”这一核心,转而注重开发外界环境中对自我同一性的形成有益的因素,力图通过对外界因素的观察、确定和控制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后一部分是指,埃里克森离开了“自我”,将同一性概念扩展到社会心理学的范畴之内,着重探讨社会文化环境与个体同一性形成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他以同一性理论解释了美国社会中的青少年问题、妇女社会地位问题、种族问题。基于心理与社会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心理社会观点,埃里克森通过对这些问题的探讨,提出了一种更广泛的、可以无所不包的工艺技术同一性,以统辖社会文化领域中各种现实的同一性,把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埃里克森将这种同一性作为其对自我同一性理论研究的最终畅想,这显然具有不切实际的乌托邦性质。 

由于心理与文化具有共生的关系,本文认为,埃里克森在对自我同一性问题进行探讨时,隐含于其中的理论框架或理论设定都体现出了地道的西方文化精神。本文分析评述了西方人文精神和科学精神对其自我同一性理论的不同影响,进而,从两种精神出发,考察了其对以“自我”为核心的自我同一性问题所做的研究。从人文精神出发,埃里克森强调人性和自由,他对自我的力量怀有深厚的信念,赋予了自我许多积极美好的特性。但他以描述性的语言来谈论的自我除了可以使人产生一种盲目乐观的态度外,并不能够深入到人的内部心理。为了弥补这种缺憾,埃里克森又从科学精神出发,将自我设定为人的“内部控制机构”,以“自我心理机制”去解释非常态下人们的心理和行为,强调自我在人的心理生活中的功能作用。这种对自我简单机械化的理解因滤掉了自我内涵的丰富性而具有还原论的倾向,这种意义上的自我对同一性问题的进一步解决显然是无能为力的,

因此导致埃里克森在后来关于同一性问题的研究中离开了“自我”这一核心,最终使他的理论研究停滞不前。 

对于自我同一性问题,埃里克森设置了“自我”这一“心理机制”对人的心理和行为进行了界定和解释,但让人深感遗憾的是,他却不能通过“自我”这一“心理机制”去影响和干预人的心理和行为,这表明了其理论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而其关于“自我”的解释和设定均源自于西方文化,因而,埃里克森的理论局限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西方文化对于人类心理理解和把握的缺陷与不足。 

 

 

 

 

 

 

 

 

 

 

 

Abstract 

 

Psychology shouldn’t neglect to care for the people’s mental life. As a psychologist who rich in the sense of human nature, Erikson concerned the mental crisis that people faced to in the real world all along. Erikson’s effort focused on the exploration and explanation of the problem of ego identity.

Therefore, researching Erikson’s theory of ego identity can make us understand the human beings’ mind and behavior well, and then improve the human beings’ mental life.

Thinking about the intergrowth relation between mind and culture, on the basis of review of Erikson’s theory of ego identity systematically, I choose the visual field of culture to appraise and analysis his theory, so that we can penetrate the value of his theory and at the same time show its limitation.

I explain the concept of Erikson’s ego identity first. This concept came from clinical diagnosis. Erikson used “ego identity” to diagnose and explain the patient who “lose the control of center”. Here, he understood “ego” as “the structure of interior control” on the meaning of psychoanalysis. From this point, we can know that Erikson understood and defined “ego identity” on the meaning of psychoanalytical function first. With the expansion of the research field, he expanded the concept outside the scope of pathology, the primary meaning of “ego identity” also took place variety changes. This paper reviews many kinds of explanation about Erikson’s “ego identity”, combining with many understandings of our country’s scholar, I believe that all kinds of explanation remain essentially the same despite all apparent changes, that’s—all spreaded out explanation encircle the individual main body. On the basis of this kind of understanding, basing on the individual main body, making ego as the core, I believe the concept of ego identity is: under the common influence of inside—outside factor, through differentiate、correct、organize and supervise the relation between individual and environment, adjust and balance the contradiction of oneself inside-outside, and made oneself came to a kind of consistent and harmonious state.

Through discussing the concept of ego identity, I grasp the core of “ego”,

and divide his research into two parts, that’s—the research of ego identity theory and the identical explanation of social problem. The former part refers to, in his theory of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Erikson used the viewpoint of ego—development to explain the developing process of ego identity, but when he left the theory of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and made the “ego identity” a independent field to inquire, he broke away from the core of “ego” and turned to explore the benefit factors of outside environment that affect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go identity, he tried to put forward and solved the problem through the observation、definition and control of the factors of outside environment. The later part refers to, Erikson broke away from “ego” and expanded the concept of identity to the scope social psychology, he discussed the common action and influence between the social—cultural environment and the development of individual identity. He used the theory of identity to explain the problem of youngster, the problem of women’s social status and the problem of race. On the basis of the psychosocial viewpoint of the common that influence and affect between society and mind, Erikson put forward a more comprehensive and all—embracing technological identity, so that it can govern all kinds of actual identity of the social—cultural field and unite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Erikson mad this kind of identity the ultimate idea of his ego identity theory research. This obviously had the Utopian nature.

Because mind and culture has the intergrowth relation, I believe that, when Erikson discussed the ego identity, the hidden theory-frame and theory-hypothesis all embody the western cultural spirit. This paper reviews the different influence of humanistic spirit and scientific spirit on the ego identity. From the two kinds of spirit, I examine the research of ego identity. From the humanistic spirit, Erikson emphasized the human nature and freedom, he had

profound belief about the strength of ego and gave ego many good and positive characters. But the ego that he talked with descriptive language couldn’t deep into the inside mind except produced an unrealistically optimistic attitude. In order to make up for this regrettable imperfection, Erikson made ego as the “inside control structure” of the people, from the standpoint of the scientific spirit, he used “ego mind mechanism” to explain the people’s mind and behavior under the unusual condition, he emphasized the effect of ego in people’s mental life. This oversimplified understanding strained the richness of the meaning of ego and had the tendency of reductionism. This kind of ego is helpless for the further solve of ego identity problem. Therefore, it caused breaking away from the core of “ego” and his theory research was stagnant.

To the problem of ego identity, Erikson used “ego”—this “mind-mechanism” to define and explain the people’s mind and behavior, but he can’t affect and control the people’s mind and behavior through “ego”. This showed the limitation of his theory. And his explanation and hypothesis about “ego” both came from western culture, therefore, in some extent, Erikson’s theoretical limitation also showed that the shortcoming of western culture on the understanding and grasping the people’s mind.

 

 

后  记 

 

终于完成了本篇论文的写作。在这一过程中,我时常因负载过重而承受着种种的心理冲突。但是,到底还是一个人坚持着走了过来。我不知道生活将要以此教会我懂得些什么,但是,我可以确信,此篇论文在我个人生命中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它本身所具有的价值。 

本文得以完成,首先要感谢我的导师葛鲁嘉教授。在长春的三年学习生活中,我深深受益于我的导师,本文便是在他日积月累的熏陶及恰到好处的启发之下酝酿生成的。导师严谨治学的态度以及孜孜不倦的精神更是时常激励着我,使我不断进步。 

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车文博教授对本文的写作所给予的耐心指导和热心帮助。车先生在百忙之中以一贯严谨的态度审阅了我的论文纲要,并给予再三指导,使我深受感动。 

此外,黄冬梅副教授和贺岭峰老师在本文的写作过程中也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在此一并向两位老师表示我深深的谢意! 

 

 

 

范文二: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解析

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解析

 【社会学研究】

沈阳110045)

  〔关键词〕自我同一性;埃里克森;西方文化

  〔摘 要〕埃里克森是现代心理学界最有成就的精神分析学家,作为一位富于人性感的心理学家,埃里克森始终对生活于现实世界中的人所面临的心理危机怀有一种深深的关注,并试图给予解决。他为此所做的努力集中体现在其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不断探索和阐释中。埃里克森认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整合的一种形式,这一理论对当今人们的心理生活依然很重要,在对人们心理问题的解释与解决上依然极富魅力。西方的人文精神使埃里克森的研究深富人情味,但从科学精神出发,他将自我设定为人的“内部控制机构”,其简单性和机械性表现出西方文化对人类心理理解与把握的不足。

  〔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1001-6198(2002)03-0055-05B84-06 〔A 〔

  一、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析要  埃里克森认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整合的一种形式(theformofegoidentity)〔1〕,这可以使人形成自我同一感(thesenseofegoidentity),即个人在过去经验中所形成的内在的一致性和连续性,从而使人感受

2〕到鼓舞人心的信念。〔在后来的传记分析

中,埃里克森更为细致地描述了这种自我同一感,“最令人满意的同一感被体验为一种心理社会的安宁之感。它最明显的伴随情况是一种个人身体上的自在之感,一种自知何去何从之感,以及一种预期能获得

〔3〕有价值的人们承认的内在保证”。他概

括了自己所提到的自我同一性的几种不同含义:“有一个时期它表明了个人独特性的

意识感;另一个时期则意味着个人性格连续性的潜意识追求;再一个时期是作为自我综合的一种标准;另外,它还作为一种与群体的理想和同一性的内在一致性的保持。”〔4〕“自我同一性”因其本身的复杂性及埃里克森对其表述的不确定性,不容易被人全面地驾驭和把握,研究者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就会对其有不同的理解。  我以为,对自我同一性理解的多样性

  〔收稿日期〕2001-09-20

  〔作者简介〕刘慧莹(1974-),女,辽宁抚顺人,心理学硕士,讲师,主要从事心理学研究。

—55—

社会科学辑刊2002年第3期(总第140期)

和复杂性仅仅在于研究者所采取的思维角度不同,而并非因为自我同一性具有不定的、变化莫测的本性。在以上关于自我同一性的或者是描述性的说明,或者是抽象的理论解释中,我们都可以发现,自我同一性根本上是一个立足于个人主体性的问题,其有关的种种解释和界定其实都是万变不离其中,,,“自我”是自,也是自我同一性得以形成的根基。基于这种理解,我认为从个人主体性角度出发、以自我为核心来探讨自我同一性概念,可将其定义为:自我同一性是自我在内外因素的共同影响和作用下,通过区分、校正、组织和监控个体与环境的关系,调整和平衡自身内外的矛盾,使自身达到完整、一致、和谐状态的一种自我特性。

  埃里克森认为人的发展是一个进化过程,这个过程以个体自我为先导,自我按先天的成熟顺序将内心生活与社会和历史任务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连续而有阶段性的心理社会发展过程,自我同一性在人格的形成过程中起着关键的作用。埃里克森将人格发展划分为八个阶段,他以自我的发展为线索解释了这一发展过程,并在其中阐述了自我同一性的形成过程。

  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展,埃里克森对历史和社会文化问题本身表现得越来越感兴趣,这使得他在对同一性问题进行研究时最终完全离开了自我这一核心,而着重探讨社会文化环境与个体同一性形成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在这期间,他一方面非常重视用自己的理论去解决时代所产生的问题,另一方面,他又力图从社会、历史等更广泛的范围内对同一性问题进行探讨,以—56—

丰富和完善他所提出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学说。埃里克森以同一性混乱以及自我同一性的丧失解释了工业技术特别发达的美国,比、、种族同,,可以把全。基于心理与社会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心理社会学观点,埃里克森目睹了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预感到了科学技术引导人类历史的发展将成为一种潮流,因而他认为当今世界最广泛最有潜力最富有吸引力的未来同一性应当是工艺技术同一性。但是,埃里克森也明白,单纯凭技术建立起来的同一性可以具有积极的建设性也可以产生巨大的破坏性。对此,他寄希望于未来新时代的青年,希望他们在未来社会中能形成一种超意识形态的普遍的人类伦理学,与未来的人类同一性相辅相成,收相得益彰之效。但是究竟什么是未来的伦理学,埃里克森并没有告诉我们明确的答案。在纷繁的各种社会问题中,他只从单纯的生产力观点或纯科学技术观点出发,希望能出现一种更为广泛的具有普遍伦理学意义的同一性来统辖社会文化历史领域中的各种现实的同一性,并设想这种同一性能够限制工艺技术的无限扩张和滥用,可以在科学技术工作中形成人类的共同语言和普遍的道德准则。埃里克森以这种未来同一性作为其对同一性问题研究的最终畅想,并试图将其纳入到他的自我同一性理论体系之中以成就一门完整的学说,但这显然是他自己所说的一种乌托邦式的人本主义的理想境

5〕界,是永远难以实现的。〔而其关于自我

同一性的理论研究至此也似乎因走入了穷途末路而停滞不前了。

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解析

  二、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蕴含及局限

  葛鲁嘉先生指出:“人类的心理不仅具有人类共有的性质和特点,而且具有文化特有的性质和特点。”〔6〕对于心理学来说,“它的考察者是人,考察对象也是人,去认识的是人的心灵,被认识的也是人的心灵,”因而在心理学的研究中,,察的心灵精

〔7〕神”,他认为心理学家在探索人的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时,都不是一张白纸,他们都生活在特定的文化圈中。在他们的探索之中所隐含着的理论框架或理论设

里克森贴近于人的现实生活,从人的实际心理问题入手,运用个案研究法、临床观察法、主观内省法等去揭示和探讨人的心理,使方法服务于问题,研究。,、,力,,这使他的理论具有了相当敏锐的洞察力和相当广泛的解释力。在理论阐述中,埃里克森运用了大量描述性语言,他以富有哲理而又颇具文学性的散文笔调阐述了自己关于自我同一性问题的体验、感悟、分析和解释,力图能以此激发出人们的共鸣,使其理论具有某种超越语言之外的更大的魅力。  以上种种使我们明显感觉到,西方的人文精神使埃里克森的理论研究深富人情味。但理论研究毕竟不同于文学创作,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在社会中产生广泛影响的同时,也受到了来自西方科学文化标准的评判与质疑。比如理论体系不够严密、理论探讨中思辨性多于科学性、衡量同一性的标准不一致、主要观点的阐述含混不清等等。〔9〕鉴于这些局限,有学者评价埃里克森所提出的自我同一性理论并不是

10〕建立在单纯的科学理论基础之上的。〔

埃里克森本人也从来都认为精神分析不是纯科学,或者说不是“客观性”的实证科学,充其量也只是介于科学和艺术之间的某种

11〕东西。〔但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可以在埃

里克森的理论研究中找到受科学主义精神影响和规范的痕迹,而恰恰正是这种隐蔽在幕后的操纵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自我同一性理论的发展道路。

定无不体现其独特的文化精神。进而,心理学家了解和认识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的途径、解释和理解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的理论、影响和干预心理行为或心理生活的手段,都属于相应的文化方式。〔8〕  埃里克森生活在特定的西方文化背景中,身受西方文化的濡染,因而,他的自我同一性理论所彰显的是西方文化精神。首先,埃里克森的理论研究充分体现了西方的人文精神。他关注人的精神生活,关心人的前途和命运,开辟出了“自我同一性”这一与人的精神生活密切相关的、富于深远意义的研究领域。在对自我同一性问题的探讨中,他强调了人的地位和尊严,确信人的自由本质,并尊重每个人创造生活的独特方式,这都反映出了西方的人道主义精神。他将自我作为其理论研究的核心,赋予了自我许多积极的特性,诸如信任、独立性、自主性、勤奋、同一性、亲密、创造、智慧等等,他对自我的力量怀有深厚的信念,认为自我具有一种整合的力量,在发展中具有自我治疗和自我教育的作用,他因而对人的发展怀有乐观态度。在研究方法上,埃

  埃里克森对科学精神的追求,充分体

现在他对人的精神内部机制的重视和理解上,他试图以心理机制对人的心理问题进

—57—

社会科学辑刊2002年第3期(总第140期)

行解释和说明。他为同一性问题引入了“自我”这一心理机制,这种对科学精神的追求,是应该值得肯定的。但埃里克森将自我界定为精神分析意义上的人的“内部控制机构”,将具有丰富内涵的自我简单机械化为生硬的“物”,则十足体现了科学主义原则在对人的心理解释上的局限性,具有还原论倾向。因而,,关系。遭遇的环境乃是“平均可预期的环境”,正如拉巴波特所指出的,埃里克森假设了与一系列可预期的环境相应的自我渐成成熟情况,勾划出了一系列的心理社会发展阶段,个体发展到某一阶段,自有进化到一定程度的既成的社会环境来与自我互相吻合,社会再通过一定的机构和组织对个人施加文化的影响,并提出有利于社会本身发展的要求。因而,埃里克森所描述的个人成长和社会进化其实是两个独立而平行的体系,二者只是在预定吻合的特定阶段才互相发生作用,二者的相互关系只是外在的接触和表面的堆砌。〔12〕巴斯(A.R.Buss)曾指出,埃里克森所描述的个人成长和社会发展之间其实是一种机械的、形而

13〕上学的平行关系。〔自我所做的努力只

是对既存的社会环境力求作出良好的适应,自我只是起着调节人格内部结构并取得与社会环境相平衡的作用,这表明埃里克森所理解的自我只不过是生物学的适应作用,这种没有自我意识的自我是消极的、机械的。

  而正是由于埃里克森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影响到了其理论的后来发展。童辉杰认为:“对自我问题的基本看法,直接影响到

〔14〕研究者的发展方向及理论建构。”埃里—58—

克森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只能使其在进一步

探讨自我同一性问题时,逐渐脱离了对“自我”这一核心的研究,而转向对影响自我同,力,这种情况有些,即根本原因只有一个,而其所表现出的问题却多种多样。那么针对这些问题从外部因素来探讨自我同一性将永远都有“新的发现”,但这样却始终碰触不到,甚至越来越远离了自我同一性的根源,即“自我”是自我同一性赖以形成的基础。

  因而,埃里克森在其理论研究中,虽然注意到了社会文化与自我的相互作用,但这种研究实质上只是一种伪文化研究,它扭曲了人类心理的文化性质,而仅仅把文化看作是一种外部的刺激因素。这种研究假定了人类心理的共有机制,文化的内容

15〕却只是其千变万化的表面现象而已。〔

这种伪文化研究也是造成自我与文化成为两个独立平行体系的原因。所以当埃里克森因对自我理解的局限再也不能从中挖掘出探讨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新意时,便很自

然地将其理论研究偏移到了“社会文化”这条单行线上去演独角戏,力图在更广泛的社会领域内为同一性问题的研究找到一个最终的答案。答案的结果便是埃里克森以科学技术预测未来世界的发展,提出了一个甚至能够消除种族、性别差异的广泛的工艺技术同一性,以引导和规范全人类的共同生活。埃里克森在追寻这种超文化的普遍规律的过程中也表现出了西方文化中地道的科学精神,当然,这种理论设想最终以其乌托邦性质而告了之。

  人类心理既是自然的存在,也是自觉的存在,既是自然发生的历程,也是文化创

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理论的文化解析

16〕造的历程。〔由于人类心理的这种独特

性,西方文化渗透于心理学的研究中则表现为两种不同的研究取向,即自然科学的取向和人文科学的取向,相应地,由此而形成了两类心理学:实证心理学和人文心理

深入到人的内部心理。从科学精神出发,埃里克森将自我设定为人的“内部控制机构”,以“自我心理机制”去解释非常态下人们的心理和行为,。,此两种对自我。而且,如若将埃里克森在不同背景条件下理解和运用的这两种自我的涵义提取出来捏合到一起,则会发现它们在根本上是异质的,具有不可相融性。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很贴切地反映了西方心理学中两种研究取向的不统一。因此,埃里克森的理论局限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西方文化对于人类心理理解和把握的缺陷与不足。

〔参考文献〕

  〔1〕〔2〕ErikH.Erikson.ChildhoodandSociety〔.NewYork:W・M〕W・Norton,1963.261.

  〔3〕埃里克・H・埃里克森.同一性:青少年与危机〔.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166.M〕

  〔4〕NormanA.Polansky.

.NewPsychology〔M〕Company,1982.170.

York:

IntegratedEgoAldinePublishing

学。两类心理学立足于不同的立场、遵循着

不同的原则、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对人类心和主张,。实证心理性,进而否定其理论解释的科学性,人文心理学则反对实证心理学用研究自然现象的方法套用于人,不赞同否弃人类心理生活的意义和价值。

  埃里克森作为一名深富人性感和肩负使命感的心理学家,一直为能够完整地揭示人类心理而做着孜孜不倦的努力。他熔身于西方文化之中,一方面,他身受西方人文精神的濡染,取人文心理学的长处注重对人的精神生活的研究,强调人的价值和本性;另一方面,他在研究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西方科学精神的影响,取实证心理学的长处,力图以内部心理机制对人的心理和行为作出解释和说明。但就在这两种文化精神对埃里克森的理论发挥作用的同时,也分别暴露出了各自在对心理问题解决上的局限性。这种现象极为鲜明地体现在埃里克森对以“自我”为核心的自我同一性问题的理解和解决上。

  从人文精神出发,埃里克森强调人性和自由、重视对用实证方法无法测定的自我的研究,他对自我的力量怀有深厚的信念、赋予了自我许多积极美好的特性。但他以描述性的语言来谈论的自我除了可以使人产生一种盲目乐观的态度外,并不能够

  〔5〕〔10〕〔11〕车文博.弗洛伊德主义论评〔.长M〕春:吉林教育出版社,1992.1051,1067,1067.

  〔6〕〔7〕〔8〕葛鲁嘉.心理文化论要——中西心理学传统跨文化解析〔.大连:辽宁师范大学出版社,M〕

1995.29,28,29.

  〔9〕〔13〕王小章,郭本禹.潜意识的诠释〔.北京: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157,157.

  〔12〕朱智贤.儿童心理学史论丛〔.北京:北京师M〕范大学出版社,1982.148.

  〔14〕童辉杰.作为功能系统的自我: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江西师范大学学报,1997,(2).J〕

  〔15〕〔16〕葛鲁嘉.当代心理学发展的文化学转向〔.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9,(5).J〕

【责任编辑:无 寒】

—59—

范文三:对埃里克森青少年的自我同一性的理解

对埃里克森青少年的自我同一性的理解

10应心 100404028 胡雯君

自我同一性是一种对于我是谁,我将走向何方,我在社会中处于何种地位的稳定连续感。自我同一性是在应对许多选择中形成的:什么样的职业是我想要的?我该信仰什么宗教、道德和政治价值?作为有性别的我该承担什么责任?茫茫人海中我的位置在哪里?同一性并不是在青少年时期才出现的,早在幼年时期,儿童已经形成了自我感知。但是,青少年时期却是个体第一次有意识地回答

埃里克森认为,虽然自我同一性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很重要,但是青少年期是同一性最混乱的时期。青少年普遍经历着一个心理社会的“延缓期”。在这一时期他们可以对同一性的不同方面进行探寻而不需要最终一定去执行。自我同一性的确立意味着个体对自身充分的了解,能够将自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整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确立自己的理想与价值观念,并对未来的发展做出自己的思考。例如,一个青少年可能暂时会有几种不同的职业目标,但成人并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最终选择。经过了这个危机阶段,青年将获得更稳定、更巩固的自我认同感。 自我同一性实现得好,能够促进个体人格的整合;实现得不好,容易造成个体内心的矛盾、困惑与迷茫,造成个体价值与意义的危机,极端的甚至容易导致自我分裂、精神疾患。如果年轻人不达到同一性的确立,就有可能引起统一性扩散或消极统一性发展。个体在同一性确立的过程中,如果难以忍受这一过程的孤独状态,或者让别人去吧我自己的决定,或服从别人的意见,或回避矛盾,拖延时间,就会不能正确选择适应社会环境的生活角色,这类个体无法“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和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们没有形成清晰和牢固的自我同一性。消极同一性是指个体形成与社会要求相背离的同一性,形成了社会不予承认的,反社会的或社会不能接纳的危险角色。

自我同一性还包括一种连带感和归属感,即个体感到自己从属于某一个社会或集团,他接受自己所属社会或集团的价值观念,可以容忍社会的一些不足。他了解社会的期望,并按照一定的社会角色规范去行事,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对于他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

如果青少年不能正确认识自我与社会的这种连带关系,或没有获得良好的适应社会应具备的知识与技能,就会给他的同一性确立带来困难。这可能表现为:过高地期待社会,希望社会能按自己的愿望存在;不能接受正常的社会规范的约束而肆意行事;对现存的某些社会现象无法容忍而采取一些极端的方式加以反抗或彻底逃避。这样的青少年,思想上很偏激,很可能发生人际交往障碍、逃学、攻击、厌世等行为。

范文四:埃里克·埃里克森的人格理论

埃里克·埃里克森的人格理论

埃里克·埃里克森的一生中充满了自我认同感问题,没有人在这方面比他的问题多。

弗洛伊德把自我看作是本能冲动和超我需求之间的传递者,而埃里克森则相信,自我执行重要的建构功能。他认为,自我是人格中一个相当有力的、独立的部分,其作用是建立人的自我认同感和满足人控制外部环境的需要。埃里克森关于人格的理论被叫做自我心理学是很合适的。

根据埃里克森的观点,自我的基本功能是建立并保持自我认同感。他把自我认同感描述为一个复杂的内部状态,它包括了我们的个体感、唯一感、完整感以及过去与未来的连续性。常被人滥用或错用的自我认同危机一词就来自埃里克森的著作,这个词指的是人在缺乏自我认同感时所感受到的混乱和失望。

尽管认同危机在任何时期都有可能发生,但埃里克森相信,在社会发生动荡,动摇了人们生活的基础时,更容易发生认同危机。

2 整个生命周期中的人格发展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是在出生后最初几年形成的。当我们追溯自己的生活历程时,很多人都会发现,我们现在的很多东西都确实根植于早年的生活中。然而我们发现,人们经常说他们的人格在最近几年中有了很大的变化,年轻人常说,他们的人格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巨变。埃里克森认为,人格在人的一生中都在不断地发展。他提出了8个阶段,认为每一个人都经历这8个阶段,每一个阶段对人格发展都至关重要。

根据埃里克森的观点,所有这8个阶段在人一出生时就以某种形式存在了。然而,在我们的生命历程中的特定时期,如人格发展的某个转折点、某个危机时期,期中的某一个阶段就会成为最关键的时期。解决这些危机的方式决定了我们人格发展的方向,并影响到我们如何解决今后危机的方式。每一个阶段在克服危机的方式上都带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适应,另一个是适应困难。

8个阶段为

1、基本信任对不信任

在出生后的第一年或后来的岁月中,新生儿完全处在周围人的慈爱中。婴儿是否得到了充满爱的照料、他们的需要是否得到了满足、他们的啼哭是否得到了

注意,这都是他们人格发展中的第一个转折点。需要得到了满足的儿童,会产生基本的信任感,埃里克森把它叫做“精神活力的根本前提”。基本信任感是“对自己和世界的一般态度„„对他人的根本信任感,以及对自己的基本可信赖感。”对受到适当的爱和关注的儿童来说,世界是美好的,人们是充满爱意的,是可以接近的。然而,有一些婴儿从没有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关爱和照顾,这使他们产生了一种基本的不信任感。这些儿童在一生中对他人都会是疏远的和退缩的,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他人。

2、自主性对羞愧和怀疑

一周岁以后,儿童会主动形成一种与外界的关联感。在这个年龄阶段,他们常常要试试自己的能力的范围和大小。形成了自主性的儿童,觉得自己是独立的,他们善于自我表现,富于自信心。埃里克森发现,父母的过度保护会阻碍这个年龄儿童的自主性的发展。如果不允许儿童进行探索,不能获得个人控制感和对外界施加影响的认识,儿童就会产生一种羞怯和怀疑的感情。

该阶段大多数儿童产生的自我控制感是自由意志的开始。具有较强自主性的儿童,在他以后的生活中,将很愿意掌握自己的命运,自信使他们能向艰难困苦挑战,并战胜它们。相反,羞怯和怀疑的儿童将永远是追随者,他们依赖性强,缺乏过段性,对自己的能力缺乏自信,而这些正是在激烈竞争中得以生存的必要条件。

3、主动性对内疚

接下来的几年是儿童形成主动性的关键时期。成功解决这一危机会促使雄心壮志产生和目标感的形成。主动性与儿童在前一阶段获得的自主性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随着儿童主动性的发展,他们体会到完成一项任务的喜悦。不能很好地形成主动性的儿童,会产生内疚感,他们缺乏主动性,总是依赖别人。良心也是在这一阶段发展起来的,它作为性别自我形象的开端,对儿童未来的自我认同感是非常重要的。

4、勤奋对自卑

大多数儿童对进入小学阶段后,都会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做不了的,但不久,他们开始与别的孩子展开了竞争。他们不可避免地要把自己的成就与同伴进行比较,学习,也比在游戏活动中的表现。如果儿童体验到了成功,他们的竞争意识

就会不断增强,这为他们今后成为积极的、有成就的这回成员铺平了道路。但失败的体验,会使儿童产生一种无能的感觉,对今后的创造与生活都期望不高。正是在这个时期,在青春期躁动到来之前的少年时期,我们形成了勤奋感和对自己能量和能力的信任感,也可能形成了自卑感和对自己的天分和能力的不欣赏。

5、自我认同感对角色混乱

青少年阶段是一个迅速变化的时期,是进入成年期的短期准备阶段。青少年阶段可能是人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以前只是对游乐场感兴趣,遇到的问题也很简单,现在,突然要应付生活中的重要问题了,这种跨越造成的混乱使青少年感到烦恼甚至痛苦。年轻人开始提出这样一个重要问题:“我是谁?”如果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成功的,他们的自我认同感就形成了,他们对个人价值和宗教问题能独立作出决定,理解了自己是怎样的人,接受并欣赏自己。但是,很不幸,有许多人不能形成良好的自我认同感,相反,他们出现了角色混乱。不能形成良好的自我认同感会影响人以后的人格发展。

6、亲密对孤独

当亲密关系的发展成为最根本、最重要的时候,青少年就步入了青年期但从来没有在真正的密切关系中获得情感满足。有些人甚至回避建立那种需要爱的承诺或亲密感不断增强的关系,独身生活有不可替代所在,在一段时间里可能令人愉快,但假若一个人不能超越这种生活方式,就会导致情绪和个人满足感发展的严重滞后。

7、繁殖对停滞

进入中年,人们开始关心下一代。父母们发现,他们通过对孩子的教育,丰富了自己的生活。没有子女的成年人通过与年轻人的接触也会感到这种生活的丰富。不关心年轻人发展的人被停滞感困扰着,这是一种没有外延的感情,是一种厌恶和个人情感贫乏的感情。

8、自我完善对绝望

大多数人到老年时都能保持原来的状态,但埃里克森认为,老年人还有一种危机要克服。过去的岁月和经历,走向死亡的必然性,使老年人要么产生完善感,要么产生绝望感。以满足心情回忆往事的人,将以一种完善感走完最后的发展阶段。埃里克森写到:“人对唯一的一次生命,是将它作为不得不是这个样子而接

受的,把它作为必然的、不允许有其他替代物而接受的,是以人的生活是自己的责任这样一个事实而接受的。”

不能形成这种良好完善感的人会落入绝望的境地。而他们认识到现在时间是太少了,年轻人拥有的选择和机会,他们没有了,一生已经过去,他们希望用完全不同的方式重新生活一遍,这样的人常常通过对他人的厌恶和轻蔑来表达他们的失望。生活中没有什么东西比一个老年人的失望更悲哀,也没有什么事情比一个充满完善感的老年更令人满足。

范文五: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述评

湖 南师院 学 报 ( 哲 学 社 会科 学版 )

1

0

s d

年第

4

埃 里 克 森 的 自我 同 一 性述评

孙 名 之

, 自弗 洛伊德 于 1 9 3 7 年 去 世 后 他 的 众 多 追 随者

,

不 断 修 订 他 的 精 神 分析 理 论 中的 一

:

些 概念 要力 量

,

,

扩 充 他 的 学说

,

在 新 的 时 代 背景 下

,

自我 心 理 学 在精 神 分 析 运 动 中 形 成 一 股 主

代表 了 一 种 新 的思 潮

,

墨 菲借 用 柯 尔 斯 的 话 说

n

如 果 要 问 谁 代 表 今 日世 界 精

神 分 析 自我 心 理 学 的 锋芒

埃里 克 森 (

国国籍

, ,

那 似 乎 就 没 有 多 少 理 由不 认 为 是 埃 里 克 埃 里 克 森 ” ¹

ri

E r k i

H

E

k so

19 20

,

一 ) 原 为 德国 犹 太 籍精神 病 医 生

,

19 3 9 年加 入 美

长 期 从 事 儿 童 精 神 分 析 工 作 并 从 多 方 面 从 事 精 神 分 析 理 论 的 探 讨 在 他 的思 想

it y

e t 体 系 中 同 一性 ( i d n

) 是 一 个 中心 概 念

1 9 50 )

他 在 3 年 代 就 提 出 了有 关 同 一 性 的 见 解 0

,

在 其 代表 作 《 儿 童 期 与 社 会 》 ( 等重 要 概 念 加 以 阐 述

周期

》 ( 19 5 9 )

,

已 对 自我 同 一 性

同 一 性危 机

,

,

合法延 缓期

他 在 5 年代 发 表 了 一 系 列 有关 同 一 性 的 文 章 0

,

在 《 同一性与生 命

《 少年 路

一书中

发 挥 了个 人 与 社 会 平 行 发 展 的一 种 二 因 次 的 见 解 9 6 )

,

》 ( 19 5 8 ) 和 《 甘 地 的 真 理 》 ( 1 9

是 他 从 传 记 分 析 的 角度

,

来 考察 历 史 与 个 人

19 6 8

,

心 理 之 间 在 人 生不 同 阶 级 的 同 一 性 的 两 本 名 著 阐 述 了 他 的有 关 同 一性 的 看 法

,

《 同 一性 :

少年 与危机 》 (

1973

) 一书

最 后 在 《 新 的 同 一 性 维度 》 (

) 一 书中

他 把 自我

同 一 性与 人 种 学

历史

政 治 科 学 和 神 学 等 进 一 步 联 系 了起 来

木 文只 限 于 在其发 展学

说 的基 础 上 对 他 提 出 的 自我 同 一性 概 念 作 一 初 步考 察 自 我 同 一 性 的含 义 及 其在 青 年 期 的 体 现

( 一 ) 自我 同 一 性 的 含 义

同 一 性 是 精 神 分析 学 中 常 用 的 一 个 名 词

( 译 为 自 身 以 示 区 别 ) 这 两 个概 念

,

,

含义 很 不确 切

,

而且 e g

, ,

( 自 我 ) 和se f l

在 许 多 精 神 分 析 家 的 著作 中

,

也常 混淆不 清

se

埃里

)

克森 曾 指 出 性(

e

:

从 主 要 的心 理 功 能 的观 点 来 看

) 如 果 谈 的 是 个 人 的 自身 意 象

,

如果 谈 的 是 综 合 力 量

可 说 是 自我 同 一

lf i d e

n ti ty

,

g

o

ld e

n t i ty

,

则 可 说 是 自身 同一 性 (

o

º 在他 看 来

自身 是 自我 的 对 象

同 一 性

的形 成 可 以 兼有 自我 和 自身 两 方 面 的 性 质

埃 里 克 森 的 自我 同 一性概 念

二者又有 区 别

( i e t f c t d n i i a i

o n

,

,

源 出 于精 神 分 析 中 的 自我 理 想 ( e g

,

id e a

) l 一词

,

埃 里 克 森 认 为 自我 理 想 的 意 象 亦 译表 同作 用

,

代 表 着 个 人 在 儿 童 期 通 过 自居 作 用 指 对 父 母 及 有 影 响 的 人 物的 内 心 模 仿 ) 奋 力 以 求 , 但

,

不 易 达 到 的 理 想 目标 ;

而 自我 同一 性

则 是 指 个人 在 现 实社 会 中 能 真正 达 到 的 但 又 在 不 当 然 首 先 要 了 解 他 的 自我 概 念 的 含 义 包 含着 人 的 意 识 动 作

,

断 加 以 修 正 的 一 种现 实 之 感 » , 要 理 解 埃 里 克 森 的 自我 同 一 性 概 念

在埃 里

克森 那 里

,

自我 被 假 设 为 一 种 心 理 过 程

,

并 能对之 加 以 控制

我 是 人 的 过 去 经 验 和 现 在 经验 的 整 合 体

它 能 引 导 心 理 性欲 向着 合 理 的 方 向 发 展

它可

以 把 人 在 进 化 中 的 两 股 巨 大力 量

,

即 人 的 内 心 生 活 和 社 会 计 划 结合 起 来

,

埃 里 克 森 并没

,

有 在 自我 功 能 的 基 础 上 为 自 我 同 一 性 规 定 明 确 的 定 义

,

他 只是 提供 了一 个集 中的概 念

表 明 了人 格 发 展 中 的 主 体 ( s b e t ) 这 个 主 体在 自 己 的 心 理 发 展 过 程 中 与 其 环 境 之 间 u j c : , , 的 复 杂 关 系 埃 里 克 森 曾 说 自我同 一 性 作为 个 吞 意 识 方 面 乃 是 一 种 自我 同 一 感 的

它 在 一 个 人 的 超 我 的 和 自我 的 理 想 的 提 示 下

,

,

亦 即 在 他 应 当 成 为 什 么 样 的人 和 不 能 期

望 成为 什 么样 的人 之间 上 究

,

重 新 确定 他 是 一 个 什 么 样 的 人

,

,

自我 同 一 性 可 以 在 经验 的 性 质

在 别 人 把 自 己 看 成 是 什 么 样 的人 的 个人 概 念 中 它 也 反 映 在 个人 的 历 史 中

,

从 内 省 上 对 相 同 性 和 连 续 性 加 以研

,

作 为一 种 客 观 的 证 据

表 明 自 我 的 防 御 方 法 与 他 的 总情

境 的 要 求和 潜 力 二 者 之 间 的一 种 能 力 释 放 的综 合

的总和

这 种 同 一 感 不 是 儿 童 期 各 种 自居 作 用

t l )

s a 而 是 把 它 们 整 合 为个 人 的 一 种 完 形 ( G e t

,

¼

一 般说 来

自我 同 一 性这个 概 念

;

,

可有 以 下 几 种 含 义

,

:

一 ) 它 包 含着 自我 的 意 识 方

Sam

面 它 体 现 着 个 人 在 时 间 上 的 两 种观 察 一 是 对 自 己 在 时 间 上 的 内在 相 同 性 (

和 连续性 的 直接 觉知

e

e n

s )

一是 对 别 人 对 自 己 的 这 种 相 同 性和 连 续 性 的认 可 的 觉 知

二) 是

属 于 潜意 识 方

面 的 的

,

,

即 对 个人 性 格 连 续 性 的 一 种 潜 意 识 的 追 求

,

三 ) 是 埃里 克森 常 强 调 他认

,

兼 具有 意识 和潜 意 识 两方面

乃 是 指 出 现 于 青 年 后 期 的 自我 的 一 种 综 合 功 能

这 是一 个人 在 青 年 期 之 末

,

必 须 从 他 的 一切 前 成 人 经 验 中 获 得 的 一种 综 合 成 就

期 为 成 人 的 任 务有 所 准 备

½ 这 时 自我 同一 性 也 就 成 了 青 年 在 面 临 抉 择 和 考 验 的 职

四 ) 最 后 乃 是 指 个 人 同一 性 及 其 在

,

婚姻

意 识 形 态 等 各方 面 的 一 种 无 声 的标 准 了

民族

政治

宗 教 等在 意 识 形 态 上 所 表 明 的 集 体 同 一 性 在 个 人 心 中 的 一 致 性 的 保持

,

埃里 克 森 说

:

我 们 不 能 把 个人 的 生 长 与 社 会 的 变 化 分 开 ; … … 我 们 也不 能 把 个 人 生 :活

因 为 二 者 有助 于互 相 制 约

,

中的 同一性 危机 与历史 发 展 中的 当代危机 分开 彼 此联 系着 的

而 且 确 实是

À

,

( 二 ) 青年期 的 心 理社会 任 务

埃 里 克 森 认 为 人 的 发 展 是 一个 进 化 过 程

在 这一 过程 中

,

每 个人 都 普 遍 体 验 着 生 物

,

心理 的

社 会 的 事 件的 固 定 发 生 顺 序

, ,

他 把 人 的 一 生 分 为八 个 阶 段

每 一 阶 段 各有

,

其 特 定 的 心 理 社 会 任 务 等待 着 完 成

格 发 展 的 过 程 中 不 断 斗 争着 自卑

每 一 任 务 依 据 生 的本 能 和 死 的 本 能 构 成 两 极

在人

按 阶 段循 序 渐 进

,

第 一 阶 段 的 发展 任 务 为 信 任 对 不 信 任 ; 第 四 阶段为勤奋 对

,

第 二 阶 段 的 任 务 为 自 主 性 对 羞 怯 或 疑 虑 ; 第 三 阶段 为 主 动 性 对 罪 疚 ;

,

第 五 阶段 即 青年 期 的 任 务

为 自 我 同 一性 对 同 一性 混 乱

在 顺 遂 的 情 况下

,

儿童

在 早 年 就 可 以 形 成 一 个 自 我 同一 性 的 核 心

立 行走

,

个 人在 自己 的活 动成就 中

, ,

从 童 年 开 始 的站

,

跑动

打球 以至 绘画

阅 读 和 书写

一 直 到 青 年 期 的社 交 活 动 能力 等

都有

,

助 于 自 我 同 一性 的 形 成 经验

但 个人 在 经 历 各 阶 段 的 危 机 中

,

必 须逐 步取 得与社 会 相平衡 的 在埃 里克 森着 来

一 直 到 青年 期 之 末

,

白我 同 一 性才有 可 能 取 得 最 后 的整 合 青 年开 始 意 识 到

,

年 期 是 一个 生 理 器 官 迸 发 和 心 理 骚 动 的 时 期

自己 的 本 能 冲 动

对 自 己 的 本质

他 们 必 须用 意 志 来约 束 这 种 同 一感 是 青年 它要为先前 各

,

不能 听其为 所欲 为

,

因 此 产 生 了一 种 自我 同

一 感

信 仰 和 生 活 的 重 要 方 面 的 前 后 一致 性 和 较 为 充 实 的 意 识 ,

,

阶 段 遗 而 未 决 的 任 务 去 寻 求 完 善 的解 决 他 们 渴 望 着 与 成 人 处 于 平 等的 地 位

同 时 也 由 于 面 临 新 的 社 会 冲 突 和 社 会的 要 求

,

而做 好心 理上 的 准备

去 迎 接 即 将来 临的人 生 一 些

童大问 题 的 挑 战

埃 里 克 森 把 获 得 自 我 同 一 性的 另 一 极 端 称 为 同 一 性 混 乱 ( i d n 宜 c e t t o y

n

ru 沁 n ) s

是 因 为 个人 到 了 青 年 期

的 一 种新 的 混 合 物

入 困搅

,

,

自觉 性 已大 为增 强

,

自我 进 一 步 形 成 了 过 去 经 验 和 对 未 来 预 期

,

他们 仿佛从 睡 梦中 刚 刚醒 来

仅 仅 来 得 及 认 识 自己

,

,

情 绪上往往 陷

他 们常 以 为 自 己 看 起 来 不 如 别 人 心 目 中 的 那 么 完 好

更 为 苦 恼 的是

, ,

或 者 以 为 自 己 的 行 为不 那

,

么 能迎合别 人的 心 意

d 自我 与 伊特 ( i

他们 经 常 会 考 虑 到

我 应 当成 为 什 么 样 的 人 ? 我 表明 他们的

o

,

将 来会 成 为 什 么 样 的 人 ?

,

这 一类 难 以 解 决 的 问 题

这 类 问 题折 磨 着 他 们

,

亦译本 我

r g 指 潜 意 识 的 本 能 驱 力 ) 和 超 我 ( “u p e e

指反映 在 心 中

的社 会约束 力量 )

失 去平衡而 陷入冲突 之 中

,

这 种同一性 混 乱的程度

要 看 先前 各阶段

,

的 任 务解 决 得 是 否 胜 利 而 定 神 经病症状或 导致神 经病

七 个方 面 的 危机

如 果不 顺利

它具 体表现 出

,

,

轻 则 引起 人 格 仁 不 良适 应 的

重 则可 以 引起

:

埃 里 克 森认 为

,

在 青 年 期 所 表 现 的 同一 性 混 乱 中

,

青 年必须 克服

以 下 七 个 方 面 的 危机 ¿

才 能顺 利 地 进 入 成 人 期

,

第一 条件

时 间前景 对时 间混 乱

现 实 的 时 间 观 念 是 保 证 获 得 完 满 的 自我 同 一 感 的 先 决 才 能建立 起时 间上 的充分 同一性

,

青 年只 有 对 未 来树 立 了 明 确前 景

,

从而 满怀信

心地 走 向未来

反之

,

有 些 青 年 仓 促 而 过 早 地 进 入社 会

,

以 致 无 力 解 决 现 实问 题

有些

青 年则 长 久地 拖 延 时 间

,

虚度年 华

。 。

,

甚 至 希望 光 阴 常 驻

,

幻 想 着 时 间 本 身 能 帮 助 自 己度

过难 关 结 果 导 致 了 时 间 混 乱 感 第 二 自我 确 定 对 冷 漠 无 情

,

青 年 只 有 等 到 他 的 自我 觉 知 与 别 人 对 他 的 印 象 符 合

,

才 能 肯 定 自 己 的 自主 感 和 信 心 而 获得 同 一 感

,

反之就 会顾 虑重重

;

,

举止 不 安

有的

,

青 年 变得 无视 生 活 现 实

玩世不恭

,

或 一

味 追求虚荣

有 的 则 变 得 对 生 活 冷漠 无 情

,

至 发 展 到 麻木 不 仁 的 地 步 第 三 角 色 试 验 对 消 极 同 一性

社 会 为 青 年 提 供 种 种 机会

使 他 们 能在 实 际 行 动 中 青年 在试验 中

, ,

,

考 验 自 己的 能 力

,

看 能 在 社 会 中成 为 什 么 样 的 角 色 才 最 为 合 适

,

发现每

种 角 色都 要 承 担 一 定 的 义 务

角 色或 别 人 厌 恶 的 角 色

第四 的 目标

。 、

也 要 遭 遇 一 定 的 困 难 和 冒一 定 的 风 险 有 些 青 年 往 往好 高 鹜 远

但也 同时 意识到这

种 试 验 对 自 己前 途 的 重 要 性 而认 真 对 待

,

有 时 宁愿 去 扮 演 反 面 加上深 思熟 虑达到 预期

结果 因 失 败 而 趋 向 消 极 同 二性

。 。

成 就 预 望 和 工 作瘫 痪

青 年可 因 勤 奋 和 持 久 的 努 力

,

,

努 力 和 预 期 的 统 一 有 助 于 职 业 同 一 性 的形 成

如 果 因 为 力 所 不 及 或 由于 天 资 过

高而 轻 视 工 作 以 致 达 不 到 预 期 目 的

第五

则 会造 成工作 零乱而 陷于工 作瘫 痪之 中

性 别 同 一 性 对性 别 混 乱

,

男 女 青 年 这时 需 要 表 明 各 自 的 男 子 气 概 或 女 性 气

,

才 能 在 与 异 性 交 往 巾 感 到 自如

这 种 在 社 会 中 形 成 的 性 别 同 一性

。 ,

,

有助 于 产 生 充 实

的 自我 同 一 感

,

从 而 为 未 来 的 婚 姻 问题 作 好 心 理 上 的 准 备

不 适 当或不 充 分 的 性 别 同 一

,

不 能 解 决 一 身而 兼 两 性 特 征 的 问 题

可 能 造 成性 别 混 乱

影 响 婚 姻 选 择 和 未 来 的性

,

生活

第六

领 导 的 两 极 分 化 对 权 威 混 乱 。 青 年具 有 的 领 导 和 遵 从 的 双 重 愿 望

必须 与社

,

会 的权威标 准相一致 验 而 形 成 积 极 同 一性

对权 威如 能 做 到 如 实 的评 价

,

则 有 助 于 总 结 先 前 各阶 段 的 发 展 经

,

否 则 就 会 失 去 衡 量 权 威 的标 准

结 果在社 会行为 中无所 依据

生 权威 混 乱

第七

思 想 的 两极 分 化 对 观 念 的 混 乱

,

青 年 最 终 必 须 选 择 一 种 人生 哲 学

,

宗教 信 仰

经 过对不

,

和 意识 形 态

以形 成一 种永恒 的价值观

这 是 青 年 在 参 与 集 体 和 社会 生 活 中 青 年 如 果 不 能 在生 活

,

同 观 念 的 反 复 比 较 在 思 想 上 逐 渐 固定 下 来 的 领域中

,

文化

哲 学和宗教

最 终 形 成 一 种 意 识 形 态 或 稳 定 的价 值 观

,

就会 陷入观 念 混乱

,

埃 里 克森 认 为

青 年要 解 决 以 上 几 方 面 的 危 机

心 理社 会 合法 延 缓期

首先 需 要时 间

,

为此

他又 提 出了

:

埃 里

克 森 认 为 时 间 对 于 个人 在 学 习 自我 才 能 获 得 心 理 上 的 整 合

t i y

fo r

社 交和 角 色试验 中成就 才 能避 免 过 早 地 进 入 社

,

的取 得是至关 重 要 的

有 了时 间

,

,

不 至于 造 成同 一 性 的提 前终 结 ( d n i e t

,

c s r e 1O u

)

他认为

不 同文 化 的 社 会

制度

都 考 虑 到 了 这一 需 要

,

,

所 以 各 自在 不 同 的 程 度 上 为 本 社 会 的 青 年 提 供 时 间

文化

越 发 达 的 社会 时 间 叫做

为 青年 准 备 进 入 成 人 期 所 提 供 的 时 间 越 长

o s o c ia

埃 里 克 森 把 这段 必 要 的准 备

m )

心 理 社会 的 合法 延 缓 期 ( p sy c h

,

l m

o ra

to

r iu

在此期间

,

社会 为 青

年 制 定 了各 种 正 式 教 育 是 处于 一 种 时 间 上 的

两 极应 力兼 收并 蓄 时间的

还 包括征兵 制

e

o

医生 实习期

学徒 期 口 及各 种训 练 等 如 游学

。 、

社会 也

给 予 青 年 各 种 社 会 活 动 以 及 个 人 从 事 自由 活 动 的 机 会

,

旅 行等

这时 青年 似 乎

暂 停 ” ( im t

,

t u ) 状 态 他 们 可 以 利 用 这 段 时 间 将 内 心 发生 的

,

,

互 相权 衡

决定 取 措

再加以整合

,

这 具 体 体 现 在 青 年为 适 应 未 来

, ,

生 活所 做的 对积 极同 一性 的努力 追 求

,

但是

并 不 是 所 有 青 年都 能 一 帆 风 顺 地 度 过 这 段

他们 往往 在 上述 一个 或 几个 方面 陷入混 乱而 感到 苦闷傍 徨 进退失 据 行动往 往

:

超 出 了 社会 容 许 的 限 度 表 现 出 种 种 反社 会 行 为 埃 里 克 森 把 同 一 性 的 极 度 混 乱称 之 为

浦 极 同一 性

,

埃 里 克 森 认 为 消 极 同 一性 是 与 积 极 同 一 性 相 反 的 一 端 然 而 并 不 表 明

, ,

青 年 的 自甘 堕 落 它 反映 着 消 的 情 境 中 能 恢 复某 种 控 制 社会

,

一 种 绝 望 的 企 图 希 望 在 有 效 的 积 极 同一 性 各 元 素的 相 互 抵

,

他指 出

,

在 现 代 工 业 技 术 发 达 的 复杂 社 会 中

,

,

如 美国

,

青 年 表 现 的 消 极 同 一 性 更 为 突 出 这是 一个 新 的 历 史 问 题 他 指 出 美 国社 会 上 出 , , , 现 的 嬉 皮 士 ( h p p y ) 青 少 年 他 们 对 社 会 现 实 抱 有不 满 情 绪 蓄 长 发 成 伙 结 伴 行 i

为 颓废

,

故 作 惊人之 举

,

显示 出与社 会 愿望 相反 的行为

,

埃 里 克 森 认 为 这 一 类 青 少 年所

作 所为

独 罚 乱

,

,

表 面 上似乎 玩 世不 恭

哗 众 取宠

,

实 际 上 却 是 以此 来掩 饰 他 们 内 心 的苦 闷

自 卑和 混 乱 之 感 但归 根到底

,

他 认 为 青 年 表 现 的 积 极 同 一 感 乃 是 对 社会 的 行为 标 准 和

道 德 规 范 消 极 同 一 性 的 行 为 虽 然 使 人 反 感 甚 至 受 到 群众 的 谴 责 和 社 会 的 惩

的一 种忠诚À 的表现

仍 然 是 青 年 企 图 博 得 社 会 的 承 认 的 一种 绝 望 的 努 力

埃 里克森 指 出

,

当前 美 国 青 年 的 消 极 同 一 性 已 有 所 发 展

他 们 公 开 地 嘲 讽 社 会 或 故 意 地 炫 示 同 一 性的 混

,

他 们 对 社 会 指 出 的 前 途 似 乎 已不 抱 幻 想

宁 愿 自 己 去寻 求 一 种 新 的 伦 理标 准 或 道 德

:

义务

其结 果是

,

男 女 青 年道 德 堕 落

,

暴 力 行 动 和 犯 罪 行 为 日益 增 多

,

吸毒

g

ro u

服大麻 叶

等 现 象也增 加 了

,

埃 里克 森认为到 了青年 期

,

青 年 的 主 要 社 会 关 系 已是 伙 伴 集 团

消极

,

同 一 性 的 主 要 原 因 之 一 是 青 少 年把 自 己 同 于 一 集 团 中 的

自 己人

( i n

s P )

,

他 们

往 往 排 除 异 己 带 有 明显 的 宗 派 色 彩 变 得 狭 隘 而 残 酷

:

所 以 他认 为 青年 这 时 的危 险在 结果 可

,

较 大 的 同 伙 或 对 团 伙 有 影 响 的 人 给 青 年 指 派 在 某 方 而 有 同 一 性 混 乱的 任 务

,

以 造 成 同 一性 的 更 大 混 乱

使 他 们 在 社 会上 蒙 上 诸 如 小丑

坏旦

犯罪 者 的恶名

造成

丑 恶 的形 象

然而 必 须 指 出

强大 的 罪 恶 本 能

,

,

埃里 克森 与弗 洛 伊 德 有 所 不 同

他 不 是 把人 的 命运 诱 诸难 以 遏 制 的

而 是 对 自我 的 防 御 功 能 坚 持 乐 观 的态 度

他 深 信 自 我 具 有 自我 治 疗 和

自我 教 育 的 巨 大 潜 能

经 获 得 的 诸如 信 任

儿 童 遭 受 挫 折 可以 在 发 展 中整 合 自 己 的 四 分 五 裂 的 意 象

青年 则

,

总 是 有 意 识 地 或 潜 意 识 地 奋 力 以 健 康 成 人 的 文 化 形 象 自居 自 主性

他 们 可以 利 用 先 前 各阶 段 已

勤奋 等部分 的情感和 成就

,

,

,

发 掘 自 己 潜 在 的 创造 力

在发

现 自 己 和 失 去 自 己 二 者 之 间 进 行 最后 的 选 择 机

因此

,

以 其 对 社 会 的 忠 诚 À 而 度 过 这一 关 键 性 危

青 年 的行为 与社会 的期望 之间 的差距

,

实 际 上 并 没 有 看 上 去 刀‘ 巨 大 , 社 会 }般

,

可 以 不必 顾 虑 太 过 仍在 发 挥作用

埃 里 克 森 强 调 人 的 发 展 是 一个 终 生 过 程 在 其后成 人期 的三个 阶段 中

青 年 期 在 上 述 一 方面 或 几

,

方面 未 能克服 的危机

,

,

通 过 不断 的考验和 磨 炼

由 于 自我

最 后 仍 可 望 获 得 较 完 善 的解 决

,

美 国 自7 年 代 以 来 0

动之 中

青 年 对 社 会 日益 不 满

,

因 此也 更多地 卷入重大 的

社 会和 政 治运

,

这些 问题从 住房 要 求 公 民 权利

征兵

言论 自 由

,

取 消 种 族 隔 阂 等个 别 问 题

,

扩大 到反 对种 更进 而包括有

, ,

族歧 视

,

,

男 女平 等

经 济平 等

要求 和平

,

反对 核战 争

,

关人 身 原 则

注 意的

道德 原 则 以 及来 成熟 的意识 形态和 世界观 原 则等问题

, ,

埃 里 克森更 指 出

青 年 们 在 运 动 中 往 往 流 露 出 一种 对 古 老 的 和 失 去 的 价 值 观 的 追 忆 和 探 索 这是 值 得 特 别 总 之 埃 里 克 森 和 他 的 支特 者 从 自我 同 一 性 特 别 是 从 同 一 性 混 乱 的 角 度 出 发

, , ,

逐 步扩 展 到 对 美 国 当 代 重 大 社 会 问 题 的 探 讨 足 以 表 明 精 神分 析 运 动 的 美 国 化 和 现 代 化

对 于 自 我 同 一 性 的 几点 看 法 埃 里 克 森 发 展 了 弗 洛 伊 德 的 精神 分 析 理 论

了意 识方面

,

,

把分析 的重 点 从潜 意识 的本 能驱力 转到

重 视 自我 在 人 格 发 展 中 的 功 能

,

特 别 强 调 自我 同 一 性 在 青 年 期 的 整 合作 西 方 许 多 心 理 学 家 对 此 给予

,

,

,

并 制 定 了 一 个将 人 生 周 期 分 为 八 个 阶 段 的 发 展 渐 成 说

很高 的评 价

墨 菲认 为 埃 里 克 森 从 多 方 面 的 研 究

已 导 致 一 种 极 其 丰 富 的 自我 同 一 性

概念

,

它对 精 神 病 学

教育学

甚 至 就 整 个文 明 的 评价 来 说

:

都 已 成 为一 个 中 心 问 题 …

… 显 示 出 一 种 一扫 无 遗 的 跨 文 化 的 倾 向

切有 关 人 性 的 东 西 的 关 注

于埃 里 克 森 的 发 展 渐 成 说 加 工 精制 的

,

一 Á 另 一位 心 理 学 家 布 斯 说

,

并 已 象 弗 洛伊 德 所 梦 想 的 那 样 变 为 一 种 对 一 埃 里克 森

用 以 解释 工业 技术发

达的 美 国 新 的 历 史 间 题 的 一 种 发 展 心 理 学

,

乃 是 自我 混 乱 和 自 我 同 一 感 的 丧 失

,

他 自 己也 承 认 是 在 弗 洛 伊 德 的 心 理 性 欲 发 展 阶 段 论 的 基 础 上 术 文 不 拟在 此 评 论

,

根 本 上 没 有 跳 出生 物 学 化观 点 的 窝 臼

下 面只就 埃里

克 森 关 于 人 格 发 展 中 自我 与 社会 环 境 之 间 的 相 互 作 用

以 及 他 对 自我 同 一 性 的 功 能 所持

的 乐 观 主 义 精 神 加 以 评论 , 上面 浮 J 埃里 克森 认为人 的发展 是一 个进 化过 程 续

的先 天 时 间 表 性

在 这 一 过 程 中 体 现 出 自我 发 展

,

,

在 解 决 每 一 发 展 阶段 的 特 定 任 务 时

,

,

也 反 映 出 社会 环 境 的 要 求 和 制 约 在 现代 则表现为

社会 木身 也是一 个发 展过程

随 着 文 化 的 进 步和 积 累 而 日 趋 复 杂

科 学 技 术 日 新 月 异 的 高 度 发 达 的工 业 化 社 会

上 的 发 展 反 映 了社 会 的 历 史 发 展 映 着 社 会发 展 中 出 现 的 危机

, ,

他 认 为个 人 的 生 长 在 心 理 ( 特 别 是 情 感 )

,

二者互 相需 求

彼 此依 赖

个人 生 长 中 出 现 的 危 机 反

这 似 乎 是 一 幅 充 满 辩 证 因 素 的 富 有 动 力 性 质 的生 动 图 景

,

但 我 们 应 当看 出

,

埃 里 克 森 所 描 绘 的 个 人在 每 一 发 展 阶 段 与 之 打 交 道 的 环 境

乃 是一 种

平 均 可 预 期 的 环 境”

( 哈 特曼 的用 语 )

拉 巴 波特 指出

,

,

埃 里 克森 假 设 了 与 一 系 列 可

预 期 的环 境 相 应 的 自 我 和 伊 特 的 渐 成 成 熟 情 况

勾 划 出 了 一 系 列 的 !心 理 社 会 发 展 阶

,

这 就 是 说 个 体 发 生 到 了 某 一 阶段

,

,

自有 进 化 到 一 定 程 度 的 既 成 的 社 会 环 境 来 与 自

并提 出有利 于社 会

,

我 互 相吻合

,

社 会 再 通 过 一 定 的 机 构 和 组 织 对 个 人 施 加 文 化 的影 响

本 身发 展 的要求

由此 看 来

,

个 人 的 成 长 和 社 会 的 进 化 原 来 是 两 个独 立 而 平 行 的 体系

只 是 在 预 定 吻 合 的 特 定 阶 段 上 才 互 相 发生 作 用 的

自我 所 作 的 努 力 只 是 对 既 存 的 社 会 环

,

境力 求 做 出 良好 的 适 应

的调 节模型 能

。 。

埃 里 克 森 也 曾 强 调 过 自我 有 着 巨 大 的 潜 能 可 以 改 变 人 与 人 之 间

,

我们 看到

,

青年 期 的 自我同一 性 的整 合 功 能

正 体 现 了 这 种强 大 的潜

, ,

但不 管 怎样 其 次,

它 最 多 只 是 起 着 调 节 人 格 内 部 结 构 并 取 得 与 社会 环 境 的平 衡 的 作 用

,

这 仍 然 是 一 种 生 物 学 上 的 适 应 自我 同 一性 对 于 社 会 的 改 革 和 创 新 显 然 是 无 能 为 力 的 埃 里 克 森 在 其 著 作 中确 实 也 揭 露 了 当 代 美 国社 会 中 存 在 的 一 些 矛 盾

指出 了

高 度 发达 的 美 国 工 业 社 会 中 的 一 些 弊 端 和 剥 削 现 象 ( 虽 然 他 很 欣 赏 美 国 家 庭 的 民 主 气 氛! )

并 因 此 而 加 深 了 美 国 青 年 的 同 一性 混 乱

, ,

尽 管 美 国 青 年 对 社 会 日益 不 满

,

,

坟里

克 森 却 始 终 保 持 乐 观 态 度 认 为 青 年 所表 现 的 极 度 同 一 性 混 乱 不 过 是 心 理 社 会发 展 在 青

年 期 的 一种 必 然 要 发生 的 规 范 性 危 机

,

一 般 不 能 视 为病 态

,

青年

总是 怀 着极其 隐晦 的

焦 虑 和 返 回 早 期 的 态 度 向 着成 人 期 的 文 化形 象 奋 力 前 进 对 现 代 社会 的 挑 战 源 础

。 。

埃 里 克森 曾 声 称 夕 他 自己面

,

但 他 矢 口 不 谈

资 本 主 义 社 会 制 度 的生 产 关 系 是产 生 同 一 性 混 乱 的 根

,

他 大 谈 文 化 因 素 对 个人 发 展 的 影 响 这 样一 来

,

却 不 去 触 动 资 木 主 义 社 会 赖 以 生 存 的 经 济基

,

他 一 再 强 调 人 性本 善

,

,

强 调 自我 同 一 性 的 综 合力 量

,

强 调 青 年 最 终能安

全 度 过 心 理 危 机 而 达 成 人 格 完 善发 展 的 境 地 这在 客 观 上 就 不 能 不 起 着 反 动 的 作用 了 他 对 个 人 发 展 所持 的 乐 观 态 度

上 维 护 了 资本 主 义 社 会 制 度 思 辩 性 多 于 科 学性

,

,

不仅 对 青 年 是 一 帖 安 慰 剂

,

,

起 着 麻 痹 作用 ; 而 且 从 根 本

,

西 方 心 理 学 家 对 于 埃 里 克 森 学 说 的批 判

,

一般 集 中 于 批 评 他 的 理 论 体 系 不 够 严 密

,

对 于 同 一 性 的 批 评 也 只 限 于 用 以 衡 量 同 一 性 的 标 准不 够 一 致

1974 )

,

少触 及埃 里克森 理论 的反 动性 质 最近 雅 可 比 ( 论 述 的个 人 和 社会 两 个 独 立 体 系 的 相 互 作 用 二 者 是调 和 的 阶级 的理 论

, ,

劳森 ( 1 9 7 6 ) 指 出

,

埃 里 克森 所

亦 即 他 的 自我 心 理 学 和 历 史 的 相 互 作 用

无 冲突 的和 整 合的

,

因 此 他 给 予 我 们 的只 是 一 种 关 于 人 性 遵 奉 者 和 资 产

,

布 斯援 引 了他们 的批判

但 以为 埃里 克森 的理 论是 辩证 的而为 之辩 护

在 我们 看来

,

他 们 二 人 的 先 后 批 判 多 少 击 中 了 埃 里 克 森 的 理 论体 系 的 要 害

¹ Á

:

G

.

墨菲

,

,

J

.

柯瓦奇

,

:

近 代 心 理学 历 史 导引

1页

,

商 务 第 42 页

,

º 埃 里 克森

27 3 页

:

同一 性

:

少 年 与危 机 》

9 8 1 G 年

,

英文版 2 1

摘要 )

,

»

精神 分析年 鉴

卷五

:

,

英 文版

,

¼

埃 里克

,

儿童 期 与社 会

》卷七

》(

载 《 精 神 分 析年 鉴 ¿ 参阅

:

卷一

.

,

英 文 版 43 页

42 8

½ À 参见 《 精

1 9 63

.

精分 析 年鉴

英 文 版 10 5 一 1 1 页 0

,

H

.

W 梅伊 尔

@

儿 童 发 展 的 三 个学 说

:

,

修 订英文 版

:

À 埃 里 克 森 自 19 6 1 年 以 来 用

19 79

忠诚

一 词 作 为 同一 性 的 代 用 词

奎 恩 和 卡尔 森

《 《

参见 A

:

R

,

布斯

辩 证心 理学

,

,

0 英 文 版 6 凌一 7 页

美 国 的 精神 分 析

,

起源

,

与发展

2 52 页

197 8

,

7 英文 版 1

2页

@ W

.

C

.

格菜 因

:

儿童 心 理 发 展 的 理 论

湖 南 教育 出版社

范文六:埃里克森的阶段理论

埃里克森的人格阶段理论

1、基本信任感对基本不信任感(0-1.5岁)该阶段发展任务是发展对周围世界尤其是对社会环境的基本态度,培养信任感,是青年时期发展自我同一性的基础。

2、自主感对羞涩感与怀疑(2-3岁)该阶段的发展任务是培养自主性。儿童初步尝试独立处理事情,如果父母鼓励孩子探索,幼儿就会逐步认识自己的能力,养成自主、自动的性格。 3自动感对内疚感(4-5岁)该阶段的发展任务是培养主动性,此时父母或教师对儿童遇到的问题细心回答,对儿童的建议给与适当鼓励或妥善处理,则不仅发展了儿童的主动性,还能培养其明辨是非的道德感,反之,如果父母对儿童的问题感动不耐烦或嘲笑儿童,儿童就会对自己的活动产生内疚感。

4、勤奋感对自卑感(6-11岁)该阶段的发展任务是培养勤奋感,如果儿童在学习、游戏等活动中不断取得成就,并受到成人奖励,儿童将以成功、嘉奖为荣,形成乐观、进取和勤奋的人格,该阶段影响儿童活动的主要因素已由父母变成同伴,学校和其他社会机构,尤其是老师在培养勤奋感方面具有特殊作用。

埃里克森认为,人的自我意识发展持续一生,他把自我意识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划分为八个阶段,这八个阶段的顺序是由遗传决定的,但是每一阶段能否顺利度过却是由环境决定的。 ⑴婴儿期(0~1.5岁):基本信任和不信任的心理冲突⑵儿童期(1.5~3岁):自主与害羞和怀疑的冲突⑶学龄初期(3~5岁):主动对内疚的冲突 ⑷学龄期(6~12岁),勤奋对自卑的冲突⑸青春期(12~18岁):自我同一性和角色混乱的冲突⑹成年早期(18~25岁):亲密对孤独的冲突⑺成年期(25~65岁):生育对自我专注的冲突 ⑻成熟期(65岁以上):自我调整与绝望期的冲突

范文七:埃里克森发展理论

埃里克森“人生八个阶段”发展理论

埃里克森认为生命是由出生到死亡八个阶段所组成的。

前面五个阶段与弗洛伊德的心理性欲发展阶段假定发生的时间几乎完全相同。至于这些阶段中要发生什么事情,埃里克森与弗洛伊德却持不同看法。后面三个阶段是埃里克森自己提出来的,它体现了他对心理学重大贡献的一个方面。

根据埃里克森的理论,八个阶段的顺序是由遗传来决定的,因而是不可变更的。这种由遗传决定的发展顺序被认为是遵循渐成原理的,这是埃里克森从生物学中借用来的术语。他对这一原理描述如下:

无论何时我们要试图了解生长的含义,最好记住有机体的生长从子宫内就获得了的渐成原理。笼统说来,这个原理说明任何生物都有一个大体的生长方案。由于有了这个方案,机体的各部分才得到生长,每一部分都具有它特殊的优势,只有各个部分都能获得生长才能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1968,第92页)

危机是划分每个发展的特征。埃里克森使用危机一词就象医生使用它一样,也就是说,是为了表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而,作为每个发展阶段特征的危机就同时兼有一个积极的解决办法和消极的解决办法。积极的解决办法有助于自我的加强,因而有助于形成较好的顺应能力。消极的解决办法削弱了自我,阻碍了顺应能力的形成。更进一步说,在某个阶段中积极的危机解决办法增加了使作为下个阶段特征的危机得到积极解决的可能性。而在某个阶段中消极的危机解决办法降低了使作为下一阶段特征的危机得到有效解决的可能性。

虽然生物基础决定了这些阶段产生的时间,因为成熟过程决定了可能获得各种经验的时间,但正是社会环境决定了与任何特定阶段相联系的危机能否得到积极的解决。由于这一原因,埃里克森提议把八个阶段称为,心理社会发展阶段来同弗洛伊德心理性欲阶段相区别。

最后,在列出八个阶段前我们需说明一点。埃里克森并不认为解决危机的办法要么是完全积极的,要么是完全消极的。相反,他认为危机的解决办法中兼有积极和消极两种因素。只有在有利于积极解决的因素比消极因素所占的比率高时才能说危机被积极地解决了。我们将在讨论发展的第一阶段时再详细论述,下面就讨论它。

1、基本信任对基本不信任 应当注意,每个阶段都是以这个阶段产生的危机命名的。这个阶段从出生持续到一周岁,与弗洛伊德的心理性欲发展阶段中的口唇阶段十分一致。

这个阶段的儿童最为孤弱,因而对成人依赖性最大,如果护理人能以慈爱和惯常的方式来满足儿童的需要,他们就会形成基本信任感。如果他们的母亲拒绝他们需要或以非惯常的方式来满足他们的需要,儿童就会形成不信任感。

如果护理是充满爱和惯常的,那么儿童就懂得他们可以不必为失去一位慈爱和信赖的母亲担心,所以,当母亲不在身边时,他们也不会有明显的烦燥不安。

婴儿首项社会成就是愿意母亲离开而不产生过分的焦虑和愤怒,因为她不仅具有一种外部的预见性,而且还发展了一种内在的信念。这种惯常的,持续的,同样的体验提供了一种基本的自我同一性意识,我想,这种自我同一性意识依赖于对大量内部识记的和预见的感觉的认识,以及依赖于对那些确实与大量外部熟悉的和可预见性的事物及人物有关的想像。(埃里克森1963,第247页)当儿童形成的信任感超过不信任感时基本信任对基本不信任的危机方才得到解决。应当牢记,重要的是两种解决办法所占的比率。对任何人和任何东西都信任的儿童必然会陷入困境。某种程度的不信任是积极的和有助于生存的。但是,信任感占优势的儿童具有敢于冒险的勇气,不会被绝望和挫折所压垮。

埃里克森说,一旦某一阶段的特征危机得到积极的解决,那这个人的人格中就形成一种美德。美德是某些能够为一个人的自我增添力量的东西。在这个阶段中,如果儿童具有的基本信任超过基本不信任,就形成希望的美德。埃里克森把希望解释为“对热烈愿望的实现怀有持久的信念,尽管存

在标志生存初期的那种隐晦的迫切要求及愤怒”(1964,第118页)。

我们可以说,得到信任的儿童敢于希望,这是一个注重未来的过程,而缺乏足够信任的儿童不可能怀有希望,因为他们必须为需要是否能得到满足而担忧。所以他们被目前所束缚。

2、自主性对羞怯和疑虑 这一阶段发生在出生第一年后至第三年。与弗洛伊德心理性欲发展阶段的肛门阶段一致。

在这个阶段中。儿童迅速形成许许多多的技能。他们学会了走,爬,推,拉和交谈。更通俗地说,他们学会了如何抓握和放开。他们不仅把这些能力应用于物体,而且还应用于控制和排泄大小便。换句话说,儿童现在能“随心所欲”地决定做还是不做某些事情。因而儿童从这时起就介入了自己意愿与父母意愿相互冲突的矛盾之中。

父母必须按照社会所能接受的方向,履行控制儿童行为的精心任务,而又不能伤害儿童的自我控制感和自主性。换言之,父母必须具有理智的忍耐精神,但仍然必须坚定地保证儿童的社会许可行为的发展。如果父母过分溺爱和不公正地使用体罚,儿童就会感到疑虑而体验到羞怯。 “持久的良好愿望与自豪感发自没有丧失自尊的自我控制感,持久的动辄爱疑虑和爱羞怯的倾向来自丧失自我控制感和过度的外部控制”(埃里克森1963,第254页)。

关于羞怯,埃里克森说: “羞怯意味着一个人意识到自己被暴露无遗,在光天化日下被人审视,一句话,它是一种自我意识。一个人被他人识破,并且在毫无准备之下被人识 破……”(1964,第119页)。

在这个阶段中,如果儿童形成的自主性超过羞怯与疑虑,就形成意志的美德。埃里克森把意志解释为: “进行自由决策和自我约束的不屈不挠的决心,尽管在幼年期不可避免地要体验到羞怯和疑虑”(1964,第119页)。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危机积极解决的结果所形成的各种美德都是自我的功能。例如:希望和意志的美德对人生的价值具有某些影响,但它们很少影响人的生存。没有多少希望和意志美德的个人仍能生存,也就是说,这个人能够满足生物(本我)的需要,但他可能不及那些充满希望和具有意志的人们那样灵活,那样乐观,或总的说来,没有那么幸福。

3、主动性对内疚 这个阶段发生在第四年至第六年左右。与弗洛伊德的心理性欲阶段的男性生殖器崇拜阶段一致。

在这一时期,儿童能更多地进行各种具体的运动神经活动,更精确地运用语言和更生动地运用想象力。这些技能使儿童萌发出各种思想,行为和幻想,以及规划未来的前景。按照埃里克森的观点,这个阶段的儿童“一般对形状规格的差异,特别对性差异都产生一种毫不厌倦的好奇心……现在他在学习上大胆探索且精力充沛:这就致使他越出自己有限范围,投入未来无限的前景之中”(1959,第76页)。

在前两个阶段,儿童已懂得他们是人。现在他们开始探究他们能成为哪一类人。在这个阶段,儿童检验了各种各样的限制,以便找到哪些是属于许可的范围,而哪些又是不许可的。如果父母鼓励儿童的独创性行为和想象力,那儿童会以一种健康的独创性意识离开这个阶段。然而,如果父母讥笑儿童的独创性行为和想象力,那儿童就会以缺乏自信心离开这一阶段。由于缺乏自主性,因此当他们在考虑种种行为时总是易于产生内疚感,所以,他们倾向于生活在别人为他们安排好的狭隘的圈子里。

如果儿童在这个阶段获得的自主性胜过内疚,就会形成目的的美德。埃里克森把目的解释为:“正视和追求有价值的目的的勇气,尽管这种目的曾被幼年的幻想,被内疚、被对惩罚的丢魂落魄的恐惧所阻挡”(1964,第122页)。随着儿童在前面三个阶段中所遇到的危机得到积极的解决,就获得了希望,意志和目的三个积极的美德。 。

4、勤奋对自卑 这个阶段从出生后第六年到第十一年间,与弗洛伊德的心理性欲发展阶段的潜伏阶段相当。大多数儿童整个发展阶段都是在学校度过。

在这一阶段中,儿童学习各种必要的谋生技能以及能使他们成为社会生产者所具备的专业技巧。 ……内部发展阶段似乎是为“步入生活”而设置的,它不认为生活必须首先是学校生活,不管学校是田野,是丛林还是教室。儿童必须忘记他过去的希望和愿望,他丰富的想象被驯服,被一些非人性事物的法则所约束,甚至被读,写,算所约束。因为,尽管儿童在心理上已经具有做父母的基本因素,但他在生理上成为父母之前,首先必须是一个劳动者和有可能养家活口的人。 (埃里克森1963, 第258—259页)

学校是培养儿童将来就业及顺应他们文化的场所。因为在大多数文化中,包括我们自己的文化,生存要求具备与他人合作的工作能力,所以社交技巧是学校传授的重要课程之。

儿童在这一阶段所学的最重要的课程是“体验以稳定的注意和孜孜不倦的勤奋来完成工作的乐趣”。(埃里克森1963,第259页)。在这门课程中,儿童可以获得一种为他在社会中满怀信心地同别人一起寻求各种劳动职业做准备的勤奋感。

如果儿童没有形成这种勤奋感,他们就会形成一种引起他们对成为社会有用成员的能力丧失信心的自卑感。这种儿童很可能会形成一种“消极的同一性”,这个概念将在本章后面再做解释。 同这一阶段相联系的还有另一个危险,即儿童会过分重视他们在工作能力方面的地位。对这样的人说来,工作就是生活,因而他们看不到人类生存的其它重要方面。 “如果他把工作作为他唯一的义务,把某种工作作为唯一有价值的标准,那么他也许会成为一位因循守旧的人,成为他自己的技术和可能利用他的技术的那些人的毫无思想的奴仆”(埃里克森1963,第261页)。按照埃里克森的理论,在这个阶段里,必须鼓励儿童掌握为未来就业所必需的技能,但不能以牺牲人类某些其它重要的品质为代价。

如果儿童获得的勤奋感胜过自卑感,他们就会以能力的美德离开这个阶段。 “能力……是不为儿童期自卑感所损害的在完成任务中运用自如的聪明才智”(埃里克森1964,第124页)。象以上论述过的其它美德一样,能力是由于爱的关注与鼓励而形成的。自卑感是由于儿童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人物对他的嘲笑或漠不关心造成的。

同一性对角色混乱 这个阶段发生在十二岁到二十岁左右,大致相当于弗洛伊德的心理性欲发展阶段的生殖阶段。埃里克森正是对这个心理社会阶段的论述才显赫于世的,因为这一阶段包含了他最著名的概念同一性危机。

埃里克森认为这个阶段体现了童年期向青年期发展中的过渡阶段。在前四个阶段中,儿童懂得了他是什么,能干什么,也就是说,懂得所能担任的各种角色。在这个阶段中,儿童必须仔细思考全部积累起来的有关他们自己及社会的知识,最后致力于某一生活策略。一旦他们这样做,他们就获得了一种同一性,长大成人了。获得个人的同一性就标志着这个发展阶段取得了满意的结局。然而,这个阶段自身应当看作是一个寻找同一性的时期,而不是具有同一性的时期。埃里克森把这个时期称为心理社会的合法延缓期,他用这一术语来表示青年人和成年期的间隔。

埃里克森在许多方面使用同一性(有时也称自我同一性)这一术语。例如,它是“一种熟悉自身的感觉,一种„知道个人未来目标‟的感觉,一种从他信赖的人们中获得所期待的认可的内在自信”(埃里克森1959,第118页)。他探讨了同一性和早期经验的关系:

正在生长和发展的青年人,他们正面临着一场内部生理发育的革命,面临着摆在他们前头的成年人的使命,他们现在主要关心的是把别人对他们的评价与他们自己的感觉相比较,主要关心的是如何把各种角色及早期培养的技能和当今职业的标准相联系这个问题……。这种以自我同一性的形式发生的整合在数量上超过了童年期的各种自居作用。它是自我把一切自居作用与力必多的变化,与先天遗传形成的自然倾向,与在社会各种角色中提供的机会进行整合的这种能力的自然增长的历程。所以,自我同一性的感觉是一种不断增长的信念,一种一个人在过去经历中形成的内在的恒常性和同一感 (心理上的自我),一旦这种同一性的自我感觉与一个在他人心目中的感觉相配时,那么,就表明一个人的“生涯”是大有前途的。 (1963,第261—262页)

埃里克森没有为他在各个方面使用同一性寻找借口。他觉得既然它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就应从各个

角度来探讨它。

如果年轻人不以同一性来离开这个阶段,那他们就会以角色混乱或者也许会以消极的同一性来离开这个阶段。角色混乱是以不能选择生活角色为特征的,这样就无限制地延长了心理的合法延续期,或者说仅仅应诺了一些很快就抛弃的口头许愿。消极同一性是告诫儿童不要学习不良行为。埃里克森把消极同一性解释为: “是一种违背意愿地建立在发展的关键阶段并向个人呈现出所有最厌恶的,最危险的,然而也许是最真实的各种自居作用和角色之上的同一性” (1959,第131页)。他举了一个例子,

一位孩子的母亲对堕落成酒精中毒症的兄弟充满了一种无意识的恨铁不成钢的感情,她会有选择地仅对他儿子有可能重蹈其兄弟的命运那些特征作出重复的反应,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消极的”同一性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他内心要成为好孩子的愿望更现实,他也许会努力成为一名醉汉……(1959,第131页)。

在埃里克森看来,角色混乱和消极的同一性可以解释美国青少年所表现出的许许多多骚乱和攻击现象。他在对美国黑人领袖哈尔科姆•厄克斯(Halcolm X)的分析中,得出以下要点,

……如果儿童感到环境试图对允许他把下一阶段整合在他个人的自我同一性内的所有表现形式进行彻底地剥夺,那么,儿童就会以野兽突然被迫捍卫其生命般地进发出惊人的力量进行抵抗。的确,在人类生存的社会众林中,如果没有同一性的意识就没有生存的感觉。 (1964,第24页) 青少年也许会痛恨地排斥那些不适合于他们的同一性:

同一性意识的丧失常常表现为以一种讽刺和势利的敌意对待家庭或未来社会所提供的合适和理想的角色。作为要求的角色中的某个部分,某个方面或全部各个部分,不管它是男性方面还是女性方面,是国籍方面还是阶级成员方面都会成为青年人加以辛辣讽刺的主要焦点。 (埃里克森1959,第129页)

为什么青年人在不能获得积极的同一性时要选择消极的同一性呢?埃里克森说,因为他“宁可成为一个无名小卒,或者成为臭名昭著的大人物,或者成为某个的确已经死了的人——总之,它们是经过自由选择的角色——而不愿意成为一个不太象样的人‟(1959,第132页)。

如果青年人在这个阶段中获得了积极的同一性而不是角色混乱或消极的同一性时他们就会形成忠诚的美德。埃里克森把忠诚定义为,“使忠诚得到持久和保证的能力,尽管不可避免地存在价值体系的各种矛盾”(1964,第125页)。

前面四个阶段为儿童提供了形成“同一性‟的“材料”。在这个阶段,个人必须同化这些材料。同一性的形成标志着童年期的结束与成年期的开始。从这时起,生活是对自我同一性的彻底表现。既然个人“知道他或她是什么人‟,生活的任务就是引导“那个人”完满地渡过人生的其余阶段。

读者也许会注意到埃里克森的同一性与阿德勒的生活风格之间的相似性。它们之间的主要差异似乎在形成的时间上。对阿德勒来说,生活风格是获得童年早期形成的优越和完美的手段。正如我们所知,埃里克森使用同一性这个术语描述了早期经验的整合为个人今后担负的主要角色的现象。生活风格和同一性这两个术语都涉及到一个按照个人生活而组织起来的重大主题,它们之间的主要差别乃在于这个主题形成的时间。

6、亲密对孤立 这个阶段称为成年早期,持续时间约二十岁到二十四岁左右。弗洛伊德的心理性欲发展阶段不存在与它或以后的心理社会阶段相对应的阶段。

弗洛伊德曾经把健康的人定义为一种充满爱而辛勤工作的人。埃里克森赞同意这个定义。但是他又指出,唯有具备牢固同一性的人才能敢于涉足与另一个人相爱的情河之中。具有牢固同一性的青年人热烈地寻求与别人的亲密关系……青年人是在寻求和保持同一性的过程中生成的,他们热切和乐意把自己的同一性与其他人的同一性融合在一起。他已具备了与他人亲密相处的能力,也就是说,具备了成为协会会员和伙伴关系成员所须承担义务的能力以及具备了为遵守这些义务而发展的道德力量的能力,即使这些都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和让步。(埃里克森1963,第263页)

没有形成有效工作与亲密能力的人会离群索居,回避与别人亲密交往,因而就形成了孤立感。埃里

克森列举出为了有益于个人与社会而应当发展怎样一种亲密关系:

1、感情共鸣的情欲高潮

2、一个值得爱的伴侣

3、异性

4、能够并乐意与他分享相互的信任

5、能够并乐意与他共同严格遵守

a、工作周期

b、生殖周期

c、娱乐周期

6、还应使后代在所有发展阶段安全满意地发展。(1963,第266页)

如果个人在这个阶段形成的亲密能力胜过孤立能力,他们就会形成爱的美德。埃里克森把爱定义为“双方对永久抑制遗传导致的分工作用的对抗性的相互献身”(1964,第129页)。

埃里克森的理论一直被批评为说教。很清楚,埃里克森所定义的在各种发展阶段对危机的积极顺应显然与基督教伦理观,与现存社会制度是一致的。潜伏在他理论中的危险 (正象一切理论一样)是,埃里克森描述的是他的希望而不是现存的事实。所以,重要的是要懂得一个理论家持有哪些偏见,以便当它们在理论中出现时能够迅速发觉。罗森 (Roazen,1976)提出如下理由:

埃里克森理论的那种说教者的特征于不久前显露出来了。勿庸置否,对一个理论家来说与其以某种潜在的信念来发挥一种无形的影响,不如把他所信奉的观点阐明还要更好。然而,当人们仔细思考埃里克森那些对以往社会制度的好处持有恭敬态度的自我心理学的要义时,就会自始至终地看到呈现着一副说教的口吻:结婚,异性爱和生儿育女等等,这都毫无疑问是他所认定的美好生活的组成部分。(第171页)

7、繁殖对停滞 这个阶段发生在人生的二十五岁到六十五岁左右,亦称成年中期。

如果一个人能很幸运地形成积极的同一性,过上富有成效的幸福生活,那么他就会力图把产生这些东西的环境条件传递给下一代。这可以通过与儿童(不必是自己的孩子)提高直接的交往,或者通过生产或创造能提高下一代生活水平的那些东西来实现。

所以,繁殖在建立和指导下一代中是头等要事,虽然有些人由于不幸,由于其它方面特殊的和真正的天赋,而不能运用这个内驱力来为子孙后代造福。的确,繁殖这个概念包含了生产能力和创造能力这类更为通俗的同义词的含义,但是这些同义词都是不能取代它的。(埃里克森1963,第267页)

没有产生繁殖感的人是以“停滞和人际贫乏”为特征的 (埃里克森1963,第267页)。

一旦一个人的繁殖比率比停滞高,那么这个人会以关心的美德离开这个阶段。埃里克森把关心定义为“是一种对由爱,必然或偶然所造成结果的扩大了的关心,它消除了那种由不可推卸的义务所产生的矛盾心理”(1964,第131页)。

8、自我完整对失望 这个阶段发生在六十五岁到死亡这段时间里,称为成年晚期。埃里克森把自我完整定义为,只有这种以某种方式关心事物和人们的人,才能使自己顺应形影相随的胜利和失望,顺应其他事物的创造者,或者说顺应各种产品和思想的创造者——只有在这种人身上,这七个阶段的果实方能日臻成熟。——我找不到比自我完整更好的词来表述它。 (1963,第268页)按照埃里克森的理论,只有回顾一生感到所度过的是丰足的,有创建的和幸福的人生的人才会不惧怕死亡。这种人具有一种圆满感和满足感。而那种回顾挫败人生的人则体验到失望。看起来似乎令人奇怪,但是体验到失望并不象体验到满足感的人那样敢于面对死亡,因为前者在一生中没有实现任何重大的目标。

这八个阶段不但依次相互关联,而且第八个阶段还直接与第一个阶段相联系。换言之,这八个阶段以一种循环的形式相互联系。例如,成人对待死亡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儿童的信任感。埃里克森相信,“用这种说法一—如果儿童的长者完美得足以不惧怕死亡,那么这些健康的儿童也不会惧怕生

活一来进一步解释成人的完整与儿童之间的信任感似乎是可能的”(1963,第Z69页)。如果个人获得的自我完整胜过失望,那他或她就以智慧的美德为一生的特征,埃里克森把智慧定义为“以对人生本身超然的关心,来面对死亡本身”(1964,第133页)。

没有一种人格理论不遭到批评的,埃里克森的理论也不例外.例如,罗森觉得最使他不满意的是埃里克森关于这个最后阶段的论述:

这个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相对说来,埃里克森对它的描述最少,似乎是八个阶段中最令人不满意的阶段。为什么智慧是以默认不可避免的命运来定义的呢?不妨可以争辩说,智慧也会导致对以往个人的过失,对不幸的机会,或对未修正的社会不平等现象的不满,甚至是愤怒。任何老年人情绪的灵活性都可能比年青时要差。并不是所有的发展都会有收获的。事实上,如果衰老不包含着失望,那倒是咄咄怪事,因为老人不仅会失去某些能力,而且也容易失去所爱的人。用埃里克森的话来说,不管能从已经发生的事件中对将来预见到怎样的满足,死亡毕竟是孤独的,它通常是极其痛苦的。 (1976,第116页)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批评,埃里克森对人类发展的八个阶段的论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有可能经久不衰。八个阶段以及各阶段形成的相应的八种美德概括于表6—2中。

1、 信任对不信任(出生——一岁)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希望的美德。

如果危机没有得到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惧怕。

2、 自主对羞怯和疑虑(一岁一三岁)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自我控制和意志力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自我疑虑。

3,主动对内疚(四岁——五岁)

如果这个阶段的危机成功得到解决,就会形成方向和目的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自卑感。

4,勤奋对自卑(六岁一十一岁)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能力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无能。

5。同一性对角色混乱(十二岁——二十岁)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忠诚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不确定性。

6,亲密对孤立(二十岁——二十四岁)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爱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混乱的两性关系。

7,繁殖对停滞(二十五岁一六十五岁)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关心的美德。

如果危机得不到成功的解决,就会形成自私自利。

8,自我完整对失望(六十五岁——死亡)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得到成功地解决,就形成智慧的美德。

如果危机得不到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失望和毫无意义感。

自我意识的发展和自我同一性的确立是青年期的重要发展任务。对青年期的人格发展 和自我发展予以系统论述的是艾里克森的著名的自我同一性理论。他认为青年期的发展课题(任务)是自我同一性的确立和防止同一性的扩散。艾里克森把人生的人格发展历程区分为八个阶段(如图3—8)。

┌────┬────┬────┬─────┬────┬─────┬─────┬─────┬────┐ │ │ │ │ │ │ │ │ │自我整合│ │Ⅷ │ │ │ │ │ │ │ │ 对 │ │成年后期│ │ │ │ │ │ │ │ 绝望 │ ├────┼────┼────┼─────┼────┼─────┼─────┼─────┼────┤ │ │ │ │ │ │ │ │ 繁衍 │ │ │Ⅷ │ │ │ │ │ │ │ 对 │ │ │成年中期│ │ │ │ │ │ │ 停滞 │ │ ├────┼────┼────┼─────┼────┼─────┼─────┼─────┼────┤ │ │ │ │ │ │ 提携感 │ 亲密 │ │ │ │Ⅵ │ │ │ │ │ 对 │ 对 │ │ │ │成年前期│ │ │ │ │社会的孤立│ 孤独 │ │ │ ├────┼────┼────┼─────┼────┼─────┼─────┼─────┼────┤ │ │时间前景│自我肯定│角色实验 │成就预期│ 同一性 │性别同一性│领导的极化│思想的 │ │V青年期│ 对 │ 对 │ 对 │ 对 │ 对 │ 对 │ 对 │极化对 │ │ │时间前景│自我意识│ │ │ │ │ │ │ │ │ 扩散 │ 过剩 │消极同一性│工作瘫痪│同一性扩散│性别扩散 │权威扩散 │理想扩散│ ├────┼────┼────┼─────┼────┼─────┼─────┼─────┼────┤ │ │ │ │ │ 勤奋 │劳动同一性│ │ │ │ │Ⅳ儿童期│ │ │ │ 对 │ 对 │ │ │ │ │ │ │ │ │ 自卑│同一性丧失│ │ │ │ ├────┼────┼────┼─────┼────┼─────┼─────┼─────┼────┤ │ │ │ │主导性 │ │游戏同一性│ │ │ │ │Ⅲ幼儿期│ │ │ 对 │ │ 对 │ │ │ │ │ │ │ │ 罪恶感 │ │同一性空想│ │ │ │ ├────┼────┼────┼─────┼────┼─────┼─────┼─────┼────┤ │ │ │ 自律性│ │ │ 两极性 │ │ │ │ │Ⅱ │ │ 对 │ │ │ 对 │ │ │ │ │婴儿后期│ │羞耻怀疑│ │ │ 自闭 │ │ │ │ ├────┼────┼────┼─────┼────┼─────┼─────┼─────┼────┤ │ │ 信赖 │ │ │ │ 一极性 │ │ │ │ │I婴儿前│ 对 │ │ │ │对早熟自我│ │ │ │ │ │ 不信│ │ │ │ 的分化 │ │ │ │ ├────┼────┼────┼─────┼────┼─────┼─────┼─────┼────┤ │社会性 │ │ │ │ │ │ │ │ │ │发展 │1口唇期│2肛门期│3前生殖器│4潜伏期│5生殖器期│6成年期 │7成年期 │8老年期 │ ├────┤ │ │ 期 │ │ │ │ │ │ │生物性 │ │ │ │ │ │ │ │ │ ├────┼────┼────┼─────┼────┼─────┼─────┼─────┼────┤ │ │ │ │ │ 近邻 │伙伴及朋友│ │ │ 人类 │ │中心环境│ 母亲 │ 双亲 │ 家庭 │·学校 │ 集团 │性爱·结婚│家教·传统│ ·亲友│ ├────┼────┼────┼─────┼────┼─────┼─────┼─────┼────┤ │ 品质 │ 希望 │ 意志力│ 目标 │ 能力 │ 诚实 │ 爱 │ 关心 │ 智慧 │ └────┴────┴────┴─────┴────┴─────┴─────┴─────┴────┘

范文八:埃里克森自我发展理论

埃里克森社会发展理论

一、埃里克森理论简介

爱利克·埃里克森(Erik H Erikson,1903—1994)美国神经病学家、发展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他提出人格的社会心理发展理论,把心理的发展划分为八个阶段,指出每一阶段的特殊社会心理任务;并认为每一阶段都有一个特殊矛盾,矛盾的顺利解决是人格健康发展的前提。

他既承认性本能和生物因素的作用,同时更强调文化和社会因素的作用,埃里克森认为,在个体发展的不同时期,社会对个体提出不同的要求,在个体自身的需要和能力与社会要求之间就出现了不平衡现象,这种不平衡给个体带来紧张感。埃里克森将社会要求在个体心理中引起的紧张和矛盾称为心理社会危机。危机是划分每个发展的特征。埃里克森使用危机一词就象医生使用它一样,也就是说,是为了表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而,作为每个发展阶段特征的危机就同时兼有一个积极的解决办法和消极的解决办法。积极的解决办法有助于自我的加强,因而有助于形成较好的顺应能力。消极的解决办法削弱了自我,阻碍了顺应能力的形成。更进一步说,在某个阶段中积极的危机解决办法增加了使作为下个阶段特征的危机得到积极解决的可能性。而在某个阶段中消极的危机解决办法降低了使作为下一阶段特征的危机得到有效解决的可能性。

他根据个体在不同时期的心理社会危机的特点,将个体人格发展过程划分为八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其特定的发展任务,每个阶段都存在着特有的心理危机。他认为个体人格的发展过程是通过自我调节作用及其与周围环境的相互作用而不断整合的过程。人格发展任务完成得成功或不成功,就会产生人格发展的两个极端,属于成功的一端,就形成积极的品质,属于不成功的一端,就形成消极的品质。每个人的人格品质都处于两极之间的某一点上。如果不能形成积极的品质,就会出现发展的“危机”。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发展积极的品质,避免消极的品质。

根据埃里克森的理论,八个阶段的顺序是由遗传来决定的,因而是不可变更的。这种由遗传决定的发展顺序被认为是遵循渐成原理的,这是埃里克森从生物学中借用来的术语。他对这一原理描述如下:无论何时我们要试图了解生长的含义,最好记住有机体的生长从子宫内就获得了的渐成原理。笼统说来,这个原理说明任何生物都有一个大体的生长方案。由于有了这个方案,机体的各部分才得到生长,每一部分都具有它特殊的优势,只有各个部分都能获得生长才能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虽然生物基础决定了这些阶段产生的时间,因为成熟过程决定了可能获得各种经验的时间,但正是社会环境决定了与任何特定阶段相联系的危机能否得到积极的解决。埃里克森并不认为解决危机的办法要么是完全积极的,要么是完全消极的。相反,他认为危机的解决办法中兼有积极和消极两种因素。只有在有利于积极解决的因素比消极因素所占的比率高时才能说危机被积极地解决了。

二、埃里克森理论的特点

1、人格发展是自我逐渐形成的过程;

2、阶段性和连续性的观点,即他将个体一生人格发展视为连续的而又具有不同阶段特质的统一的过程;

3、人格发展是连续一生的发展进程,他的心理发展阶段划分包括从出生到衰亡整个人生历程;

4、二维性的发展阶段说,即他不是一维的纵向发展观,而是强调人格发展成功与否与横向维度上的两极内容有关。

三、人生八阶段

1、第一阶段 获得基本信任感而克服基本不信任感(出生——1.5岁)—体现希望的实现

从出生到十八个月左右是婴儿期。这是获得基本信任感而克服基本不信任感阶段。埃里克森认为信任是人对周围现实 的基本态度,是健康人格的根基。这个阶段的儿童最为孤弱,因而对成人依赖性最大,如果护理人能以慈爱和惯常的方式来满足儿童的需要,他们就会形成基本信任感。所谓基本信任,就是婴儿的需要与外界对他需要的满足保持一致。这阶段婴儿对母亲或其他代理人表示信任,婴儿感到所处的环境是个安全的地方,周围人们是可以信任的,由此就会扩展为对一般人的信任。

婴儿如果得不到周围人们的关心与照顾,如果他们的母亲拒绝他们需要或以非惯常的方式来满足他们的需要,他就会对外界特别是对周围的人产生害怕与怀疑的心理,形成不信任心理,以致会影响到下一阶段的顺利发展,容易形成缺乏安全感、猜疑、不信任、不友好等人格品质。

如果护理是充满爱和惯常的,那么儿童就懂得他们可以不必为失去一位慈爱和信赖的母亲担心,所以,当母亲不在身边时,他们也不会有明显的烦燥不安。

婴儿首项社会成就是愿意母亲离开而不产生过分的焦虑和愤怒,因为她不仅具有一种外部的预见性,而且还发展了一种内在的信念。这种惯常的,持续的,同样的体验提供了一种基本的自我同一性意识,我想,这种自我同一性意识依赖于对大量内部识记的和预见的感觉的认识,以及依赖于对那些确实与大量外部熟悉的和可预见性的事物及人物有关的想像。当儿童形成的信任感超过不信任感时基本信任对基本不信任的危机方才得到解决。应当牢记,重要的是两种解决办法所占的比率。对任何人和任何东西都信任的儿童必然会陷入困境。某种程度的不信任是积极的和有助于生存的。但是,信任感占优势的儿童具有敢于冒险的勇气,不会被绝望和挫折所压垮。

埃里克森说,一旦某一阶段的特征危机得到积极的解决,那这个人的人格中就形成一种美德。美德是某些能够为一个人的自我增添力量的东西。在这个阶段中,如果儿童具有的基本信任超过基本不信任,就形成希望的美德。埃里克森把希望解释为“对热烈愿望的实现怀有持久的信念,尽管存在标志生存初

期的那种隐晦的迫切要求及愤怒”我们可以说,得到信任的儿童敢于希望,这是一个注重未来的过程,而缺乏足够信任的儿童不可能怀有希望,因为他们必须为需要是否能得到满足而担忧。所以他们被目前所束缚。

此时不要认为婴儿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动物,只要吃饱不哭就行,这就大错特错了。此时是基本信任和不信任的心理冲突期,因为这期间孩子开始认识人了,当孩子哭或饿时,父母是否出现则是建立信任感的重要问题。信任在人格中形成了希望这一品质,它起着增强自我的力量。具有信任感的儿童敢于希望,富于理想,具有强烈的未来定向。反之则不敢希望,时时担忧自己的需要得不到满足。埃里克森把希望定义为:对自己愿望的可实现性的持久信念,反抗黑暗势力、标志生命诞生的怒吼。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希望的美德。

如果危机没有得到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惧怕。

2、第二阶段 获得自主感而避免怀疑感与羞耻感(1.5岁——3岁)---体现意志的实现

从十八个月到三、四岁是童年期。这是获得自主感而避免怀疑感与羞耻感阶段。个体在第—,阶段处于依赖性较强的状态下,什么都由成人照顾。到了第二阶段,儿童开始有了独立自主的要求,如想要自己穿衣、吃饭、走路、拿玩具等,他们开始去探索周围的世界。这时候,如果父母及其他照顾他们的成人,允许他们独立地去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并且表扬他们完成的工作,就能培养他们的意志力,使他们获得了一种自主感,能够自己控制自己。

相反,如果成人过分爱护他们,处处包办代替,什么也不需要他们动手;或过分严厉,这也不准那也不许,稍有差错就粗暴地斥责,甚至采用体罚。例如,孩子由于不小心打碎了杯子,尿湿了裤子,成人就对其打骂,使孩子一直遭到许多失败的体验,就会产生自我怀疑与羞耻之感。

在这个阶段中。儿童迅速形成许许多多的技能。他们学会了走,爬,推,拉和交谈。更通俗地说,他们学会了如何抓握和放开。他们不仅把这些能力应用于物体,而且还应用于控制和排泄大小便。换句话说,儿童现在能“随心所欲”地决定做还是不做某些事情。因而儿童从这时起就介入了自己意愿与父母意愿相互冲突的矛盾之中。

父母必须按照社会所能接受的方向,履行控制儿童行为的精心任务,而又不能伤害儿童的自我控制感和自主性。换言之,父母必须具有理智的忍耐精神,但仍然必须坚定地保证儿童的社会许可行为的发展。如果父母过分溺爱和不公正地使用体罚,儿童就会感到疑虑而体验到羞怯。“持久的良好愿望与自豪感发自没有丧失自尊的自我控制感,持久的动辄爱疑虑和爱羞怯的倾向来自丧失自我控制感和过度的外部控制”

关于羞怯,埃里克森说:“羞怯意味着一个人意识到自己被暴露无遗,在光天化日下被人审视,一句话,它是一种自我意识。一个人被他人识破,并且在毫无准备之下被人识破„„”

在这个阶段中,如果儿童形成的自主性超过羞怯与疑虑,就形成意志的美德。埃里克森把意志解释为:“进行自由决策和自我约束的不屈不挠的决心,尽管在幼年期不可避免地要体验到羞怯和疑虑”。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危机积极解决的结果所形成的各种美德都是自我的功能。例如:希望和意志的美德对人生的价值具有某些影响,但它们很少影响人的生存。没有多少希望和意志美德的个人仍能生存,也就是说,这个人能够满足生物(本我)的需要,但他可能不及那些充满希望和具有意志的人们那样灵活,那样乐观,或总的说来,没有那么幸福。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自我控制和意志力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自我疑虑。

3、第三阶段 获得主动感而克服内疚感(4岁——5岁)—体现目的地实现

四到五岁是学前期。这是获得主动感而克服内疚感阶段。个体在这阶段的肌肉运动与言语能力发展很快,能参加跑、跳、骑小车等运动,能说一些连贯的话,还能把自己的活动扩展到超出家庭的范围。这时儿童开始发展自己的想象力,知觉动作能力也得到较快发展。因而,儿童特别好奇,好问,主动探索的欲望很强,善于提出各种设想和建议。除了模仿行为外,个体对周围的环境(也包括他自己的机体)充满了好奇心,知道自己的性别,也知道动物是公是母,常常问问这,动动那。

这时候,如果成人对于孩子的好奇心以及探索行为不横加阻挠,让他们有更多机会去自由参加各种活动,耐心地解答他们提出的各种问题,而不是嘲笑;禁止,更不是指责,那么,孩子的主动性就会得到进一步发展;表现出很大的积极性与进取心,如果成人能耐心对待并细心回答他们的问题,适当评价鼓励他们的活动和建议,就可发展他们的判断能力,形成大胆地创造精神。反之,成人急躁、粗暴,不耐心对待他们提出的问题或设想,甚至过分限制、讥笑,就会形成胆怯、懊悔、内疚等人格特征,如果父母对儿童采取否定与压制的态度,就会使他们认为自己的游戏是不好的,自己提出的阀题是笨拙的,自己在父母面前是讨厌的;致使孩子产生内疚感与失败感(所谓内疚感,就是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做坏了事情),这种内疚感与失败感还会影响下一阶段的发展。

在这一时期,儿童能更多地进行各种具体的运动神经活动,更精确地运用语言和更生动地运用想象力。这些技能使儿童萌发出各种思想,行为和幻想,以及规划未来的前景。按照埃里克森的观点,这个阶段的儿童“一般对形状规格的差异,特别对性差异都产生一种毫不厌倦的好奇心„„现在他在学习上大胆探索且精力充沛:这就致使他越出自己有限范围,投入未来无限的前景之中”

在前两个阶段,儿童已懂得他们是人。现在他们开始探究他们能成为哪一类人。在这个阶段,儿童检验了各种各样的限制,以便找到哪些是属于许可的范围,而哪些又是不许可的。如果父母鼓励儿童的独创性行为和想象力,那儿童会以一种健康的独创性意识离开这个阶段。然而,如果父母讥笑儿童的独创性行为和想象力,那儿童就会以缺乏自信心离开这一阶段。由于缺乏自主性,因此当他们在考虑种种行为时总是易于产生内疚感,所以,他们倾向于生活在别人为他们安排好的狭隘的圈子里。

如果儿童在这个阶段获得的自主性胜过内疚,就会形成目的的美德。埃里克森把目的解释为:“正视和追求有价值的目的的勇气,尽管这种目的曾被幼年的幻想,被内疚、被对惩罚的丢魂落魄的恐惧所阻挡”。随着儿童在前面三个阶段中所遇到的危机得到积极的解决,就获得了希望,意志和目的三个积极的美德。

如果这个阶段的危机成功得到解决,就会形成方向和目的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自卑感。

4、第四阶段 获得勤奋感而避免自卑感(6岁——11岁)—体现能力的实现

从六岁到十一、二岁是学龄初期。这是获得勤奋感避免自卑感阶段。学龄初期儿童的智力不断地得到发展,特别是逻辑思维能力发展迅速,他们提出的问题很广泛,而且有一定的深度。他们的能力也日益发展,参加的活动已经扩展到学校以外的社会。这时候,对他们影响最大的已经不是父母,而是同伴或邻居,尤其是学校中的教师。他们很关心物品的构造、用途与性质,对于工具技术也很感兴趣。这些方面如果能得到成人的支持、帮助与赞扬,则能进一步加强他们的勤奋感,使之进一步对这些方面发生兴趣。

埃里克森劝告做父母的人,不要把孩子的勤奋行为看作为捣乱,否则孩子会形成自卑感,认为自己不如别人,应该鼓励孩子努力获得成功,努力完成任务,激发他们的勤奋感与竞争心,有信心获得好成绩;还要鼓励他们尽自己最大努力与周围人们发生联系,进行社会交往,使他们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聪明的,任何事情都能做得很好,即使是参加赛跑,也会认为自己是跑得很快的。总之,使他们怀有一种成就感。

在这一阶段中,儿童学习各种必要的谋生技能以及能使他们成为社会生产者所具备的专业技巧。„„内部发展阶段似乎是为“步入生活”而设置的,它不认为生活必须首先是学校生活,不管学校是田野,是丛林还是教室。儿童必须忘记他过去的希望和愿望,他丰富的想象被驯服,被一些非人性事物的法则所约束,甚至被读,写,算所约束。因为,尽管儿童在心理上已经具有做父母的基本因素,但他在生理上成为父母之前,首先必须是一个劳动者和有可能养家活口的人。学校是培养儿童将来就业及顺应他们文化的场所。因为在大多数文化中,包括我们自己的文化,生存要求具备与他人合作的工作能力,所以社交技巧是学校传授的重要课程之。

儿童在这一阶段所学的最重要的课程是“体验以稳定的注意和孜孜不倦的勤奋来完成工作的乐趣”。。在这门课程中,儿童可以获得一种为他在社会中满怀信心地同别人一起寻求各种劳动职业做准备的勤奋感。

如果儿童没有形成这种勤奋感,他们就会形成一种引起他们对成为社会有用成员的能力丧失信心的

自卑感。这种儿童很可能会形成一种“消极的同一性”,这个概念将在本章后面再做解释。

同这一阶段相联系的还有另一个危险,即儿童会过分重视他们在工作能力方面的地位。对这样的人说来,工作就是生活,因而他们看不到人类生存的其它重要方面。“如果他把工作作为他唯一的义务,把某种工作作为唯一有价值的标准,那么他也许会成为一位因循守旧的人,成为他自己的技术和可能利用他的技术的那些人的毫无思想的奴仆”。按照埃里克森的理论,在这个阶段里,必须鼓励儿童掌握为未来就业所必需的技能,但不能以牺牲人类某些其它重要的品质为代价。

如果儿童获得的勤奋感胜过自卑感,他们就会以能力的美德离开这个阶段。“能力„„是不为儿童期自卑感所损害的在完成任务中运用自如的聪明才智”。象以上论述过的其它美德一样,能力是由于爱的关注与鼓励而形成的。自卑感是由于儿童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人物对他的嘲笑或漠不关心造成的。

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能力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无能。

5、第五阶段 获得同一感而克服角色混乱(12岁——20岁)—体现忠诚的实现

从十一、二岁到十七、八岁是青春期。这一阶段的核心问题是自我意识的确定和自我角色的形成。 “同一性”这一概念是埃里克森自我发展理论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具有非常广泛的含义。它可以理解为社会与个人的统一,个体的主我与客我的统一,个体的历史性任务的认识与其主观.愿望的统一;也可理解为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即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全面认识到意识与行动的主体是自己,或者说能抓住自己,亦即是“真正的自我”,也可称为“核心的自我”。

青少年对周围世界有了新的观察与新的思考方法,他们经常考虑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们从别人对他的态度中,从自己扮演的各种社会角色中,逐渐认清了自己。此时,他们逐渐疏远了自己的父母,从对父母的依赖关系中解脱出来,而与同伴们建立了亲密的友谊,从而进一步认识自己,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将来产生 ——种内在的连续之感,也认识自己与他人在外表上与性格上的相同与差别。认识自己的现在与未来在社会生活中的关系,这就是同一性,即心理社会同一感。

埃里克森认为,这种同一感可以帮助青少年了解自己以及了解自己与各种人、事、物的关系,以便能顺利地进入成年期。否则就会产生同一性的混乱。如:怀疑自我认识与他人对自己认识之间的一致性;做事情马虎,看不到努力工作与获得成就之间的关系。同一性混乱,还表现在对领导与被领导之间的共同点与差异看不清,要么持对立情绪,要么盲目顺从等。在两性问题上也会发生同一性的混乱,认识不到两性之间的同一与差异等。

埃里克森认为这个阶段体现了童年期向青年期发展中的过渡阶段。在前四个阶段中,儿童懂得了他是什么,能干什么,也就是说,懂得所能担任的各种角色。在这个阶段中,儿童必须仔细思考全部积累起来的有关他们自己及社会的知识,最后致力于某一生活策略。一旦他们这样做,他们就获得了一种同一性,长大成人了。获得个人的同一性就标志着这个发展阶段取得了满意的结局。然而,这个阶段自身应当看作是一个寻找同一性的时期,而不是具有同一性的时期。埃里克森把这个时期称为心理社会的合法延缓期,他用这一术语来表示青年人和成年期的间隔。

埃里克森在许多方面使用同一性(有时也称自我同一性)这一术语。例如,它是“一种熟悉自身的感觉,一种‘知道个人未来目标’的感觉,一种从他信赖的人们中获得所期待的认可的内在自信”。他探讨了同一性和早期经验的关系:

正在生长和发展的青年人,他们正面临着一场内部生理发育的革命,面临着摆在他们前头的成年人的使命,他们现在主要关心的是把别人对他们的评价与他们自己的感觉相比较,主要关心的是如何把各种角色及早期培养的技能和当今职业的标准相联系这个问题„„。这种以自我同一性的形式发生的整合在数量上超过了童年期的各种自居作用。它是自我把一切自居作用与力必多的变化,与先天遗传形成的自然倾向,与在社会各种角色中提供的机会进行整合的这种能力的自然增长的历程。所以,自我同一性的感觉是一种不断增长的信念,一种一个人在过去经历中形成的内在的恒常性和同一感(心理上的自我),一旦这种同一性的自我感觉与一个在他人心目中的感觉相配时,那么,就表明一个人的“生涯”是大有前途的。

埃里克森没有为他在各个方面使用同一性寻找借口。他觉得既然它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就应从各个角度来探讨它。

如果年轻人不以同一性来离开这个阶段,那他们就会以角色混乱或者也许会以消极的同一性来离开

这个阶段。角色混乱是以不能选择生活角色为特征的,这样就无限制地延长了心理的合法延续期,或者说仅仅应诺了一些很快就抛弃的口头许愿。消极同一性是告诫儿童不要学习不良行为。埃里克森把消极同一性解释为:“是一种违背意愿地建立在发展的关键阶段并向个人呈现出所有最厌恶的,最危险的,然而也许是最真实的各种自居作用和角色之上的同一性”。他举了一个例子,

一位孩子的母亲对堕落成酒精中毒症的兄弟充满了一种无意识的恨铁不成钢的感情,她会有选择地仅对他儿子有可能重蹈其兄弟的命运那些特征作出重复的反应,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消极的”同一性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他内心要成为好孩子的愿望更现实,他也许会努力成为一名醉汉„„。

在埃里克森看来,角色混乱和消极的同一性可以解释美国青少年所表现出的许许多多骚乱和攻击现象。他在对美国黑人领袖哈尔科姆?厄克斯(HalcolmX)的分析中,得出以下要点,

„„如果儿童感到环境试图对允许他把下一阶段整合在他个人的自我同一性内的所有表现形式进行彻底地剥夺,那么,儿童就会以野兽突然被迫捍卫其生命般地进发出惊人的力量进行抵抗。的确,在人类生存的社会众林中,如果没有同一性的意识就没有生存的感觉。

青少年也许会痛恨地排斥那些不适合于他们的同一性:

同一性意识的丧失常常表现为以一种讽刺和势利的敌意对待家庭或未来社会所提供的合适和理想的角色。作为要求的角色中的某个部分,某个方面或全部各个部分,不管它是男性方面还是女性方面,是国籍方面还是阶级成员方面都会成为青年人加以辛辣讽刺的主要焦点。

为什么青年人在不能获得积极的同一性时要选择消极的同一性呢?埃里克森说,因为他“宁可成为一个无名小卒,或者成为臭名昭著的大人物,或者成为某个的确已经死了的人——总之,它们是经过自由选择的角色——而不愿意成为一个不太象样的人’

如果青年人在这个阶段中获得了积极的同一性而不是角色混乱或消极的同一性时他们就会形成忠诚的美德。埃里克森把忠诚定义为,“使忠诚得到持久和保证的能力,尽管不可避免地存在价值体系的各种矛盾”

前面四个阶段为儿童提供了形成“同一性’的“材料”。在这个阶段,个人必须同化这些材料。同一性的形成标志着童年期的结束与成年期的开始。从这时起,生活是对自我同一性的彻底表现。既然个人“知道他或她是什么人’,生活的任务就是引导“那个人”完满地渡过人生的其余阶段。

读者也许会注意到埃里克森的同一性与阿德勒的生活风格之间的相似性。它们之间的主要差异似乎在形成的时间上。对阿德勒来说,生活风格是获得童年早期形成的优越和完美的手段。正如我们所知,埃里克森使用同一性这个术语描述了早期经验的整合为个人今后担负的主要角色的现象。生活风格和同一性这两个术语都涉及到一个按照个人生活而组织起来的重大主题,它们之间的主要差别乃在于这个主题形成的时间。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忠诚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不确定性。

6、第六阶段 获得亲密感而避免孤独感(20岁——24岁)—体现爱的实现

从十七、八岁至三十岁是成年早期。这是建立家庭生活的阶段,这是获得亲密感,避免孤独感阶段。亲密感,是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包括友谊与爱情。亲密的社会意义,是个人能与他人同甘共苦、相互关怀。亲密感在危急情况下往往会发展为一种互相承担义务的感情,它是在共同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

如果一个人不能与他人分享快乐与痛苦,不能与他人进行思想情感的交流;不相互关心与帮助,就会陷入孤独寂寞的苦恼情境之中。

弗洛伊德曾经把健康的人定义为一种充满爱而辛勤工作的人。埃里克森赞同意这个定义。但是他又指出,唯有具备牢固同一性的人才能敢于涉足与另一个人相爱的情河之中。具有牢固同一性的青年人热烈地寻求与别人的亲密关系„„青年人是在寻求和保持同一性的过程中生成的,他们热切和乐意把自己的同一性与其他人的同一性融合在一起。他已具备了与他人亲密相处的能力,也就是说,具备了成为协会会员和伙伴关系成员所须承担义务的能力以及具备了为遵守这些义务而发展的道德力量的能力,即使这些都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和让步。

没有形成有效工作与亲密能力的人会离群索居,回避与别人亲密交往,因而就形成了孤立感。埃里克森列举出为了有益于个人与社会而应当发展怎样一种亲密关系:

1、感情共鸣的情欲高潮

2、一个值得爱的伴侣

3、异性

4、能够并乐意与他分享相互的信任

5、能够并乐意与他共同严格遵守

a、工作周期

b、生殖周期

c、娱乐周期

6、还应使后代在所有发展阶段安全满意地发展。(1963,第266页)

如果个人在这个阶段形成的亲密能力胜过孤立能力,他们就会形成爱的美德。埃里克森把爱定义为“双方对永久抑制遗传导致的分工作用的对抗性的相互献身”(1964,第129页)。

埃里克森的理论一直被批评为说教。很清楚,埃里克森所定义的在各种发展阶段对危机的积极顺应显然与基督教伦理观,与现存社会制度是一致的。潜伏在他理论中的危险(正象一切理论一样)是,埃里克森描述的是他的希望而不是现存的事实。所以,重要的是要懂得一个理论家持有哪些偏见,以便当它们在理论中出现时能够迅速发觉。罗森(Roazen,1976)提出如下理由:

埃里克森理论的那种说教者的特征于不久前显露出来了。勿庸置否,对一个理论家来说与其以某种潜在的信念来发挥一种无形的影响,不如把他所信奉的观点阐明还要更好。然而,当人们仔细思考埃里克森那些对以往社会制度的好处持有恭敬态度的自我心理学的要义时,就会自始至终地看到呈现着一副说教的口吻:结婚,异性爱和生儿育女等等,这都毫无疑问是他所认定的美好生活的组成部分。(第171页)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爱的美德。

如果危机不能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混乱的两性关系。

7、第七阶段 获得创造力感,避免“自我专注” (繁殖对停滞)(25岁——65岁)—体现关心的实现

这是中年期与壮年期,是成家立业的阶段。这是获得创造力感,避免“自我专注”阶段。这一阶段有两种发展的可能性,一种可能是向积极方面发展,个人除关怀家庭成员外,还会扩展到关心社会上其他人,关心下一代以至子孙后代的幸福。他们在工作上勇于创造,追求事业的成功,而不仅是满足个人需要;另一种可能性是向消极方面发展,即所谓“自我专注”,就是只顾自己以及自己家庭的幸福,而不顾他人的困难和痛苦,即使有创造,其目的也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如果一个人能很幸运地形成积极的同一性,过上富有成效的幸福生活,那么他就会力图把产生这些东西的环境条件传递给下一代。这可以通过与儿童(不必是自己的孩子)提高直接的交往,或者通过生产或创造能提高下一代生活水平的那些东西来实现。

所以,繁殖在建立和指导下一代中是头等要事,虽然有些人由于不幸,由于其它方面特殊的和真正的天赋,而不能运用这个内驱力来为子孙后代造福。的确,繁殖这个概念包含了生产能力和创造能力这类更为通俗的同义词的含义,但是这些同义词都是不能取代它的。没有产生繁殖感的人是以“停滞和人际贫乏”为特征的。

一旦一个人的繁殖比率比停滞高,那么这个人会以关心的美德离开这个阶段。埃里克森把关心定义为“是一种对由爱,必然或偶然所造成结果的扩大了的关心,它消除了那种由不可推卸的义务所产生的矛盾心理”。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成功地得到解决,就会形成关心的美德。

如果危机得不到成功的解决,就会形成自私自利。

8、第八阶段 获得完美感而避免失望感(65岁——死亡)—体现智慧的实现

这是老年期,亦即成熟期。这是获得完美感,避免失望感阶段。如果前面七个阶段积极的成分多于

消极的成分,就会在老年期汇集成完美感,回顾—生觉得这一辈子过得很有价值,生活得很有意义。相反,如果消极成分多于积极成分,就会产生失望感,感到自己的一生失去了许多机会,走错了方向,想要重新开始又感到为时已晚,痛不胜痛,于是产生了—.种绝望的感觉,精神萎靡不振,马马虎虎混日子。

埃里克森在分析每个阶段肘,都提出一些积极的建议。例如,他认为,一个人不应该对任何人都信任,不信任感也有一点用处,有了不信任感后,对于外界的危险会有一种准备,对于外界不愉快的事情可有一种预期,否则一遇社会挫折就感到不可思议或束手无策,不利于自我的成长。但埃里克森认为,在人际关系中信任与不信任感要有一定的比例,信任感应该多于不信任感,以有利于心理发展。

埃里克森把自我完整定义为,只有这种以某种方式关心事物和人们的人,才能使自己顺应形影相随的胜利和失望,顺应其他事物的创造者,或者说顺应各种产品和思想的创造者——只有在这种人身上,这七个阶段的果实方能日臻成熟。——我找不到比自我完整更好的词来表述它。(1963,第268页)按照埃里克森的理论,只有回顾一生感到所度过的是丰足的,有创建的和幸福的人生的人才会不惧怕死亡。这种人具有一种圆满感和满足感。而那种回顾挫败人生的人则体验到失望。看起来似乎令人奇怪,但是体验到失望并不象体验到满足感的人那样敢于面对死亡,因为前者在一生中没有实现任何重大的目标。

如果这一阶段的危机得到成功地解决,就形成智慧的美德。

如果危机得不到成功地解决,就会形成失望和毫无意义感。

他还认为,自主感也不能无限制地发展,也必须有—定的怀疑感与羞耻感,如果过分相信自己,以后就不容易适应社会准则,变得独断孤行。埃里克森认为,自主感应强于怀疑感与羞耻感。儿童的勤奋感中也应该有一点失败的经验,以便今后能经受住失败的挫折,但又不能过分地经常地遭受失败,经常失败就会产生自卑感。

以上是埃里克森自我发展的八个阶段,从中可以看到自我的形成与社会文化因素的关系,也可以看到自我与社会生活在个体人格发展中的作用。他的八个阶段是他临床经验的总结,尚缺乏严格的科学事实作依据,但比起弗洛伊德强调本能的生物学观点来,侧重了社会文化因素在自我意识形成与发展中的作用,他的理论有相对的合理性,在西方心理学界有相当太的影响。

有研究表明,埃里克森自我发展的八个阶段在具体的年龄段上的划分有些偏前,因此如果我们看到自己所属的心理发展阶段小于自己的生理年龄时不必沮丧。

这八个阶段不但依次相互关联,而且第八个阶段还直接与第一个阶段相联系。换言之,这八个阶段以一种循环的形式相互联系。例如,成人对待死亡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儿童的信任感。埃里克森相信,“用这种说法一—如果儿童的长者完美得足以不惧怕死亡,那么这些健康的儿童也不会惧怕生活一来进一步解释成人的完整与儿童之间的信任感似乎是可能的”。如果个人获得的自我完整胜过失望,那他或她就以智慧的美德为一生的特征,埃里克森把智慧定义为“以对人生本身超然的关心,来面对死亡本身”。

没有一种人格理论不遭到批评的,埃里克森的理论也不例外.例如,罗森觉得最使他不满意的是埃里克森关于这个最后阶段的论述:

这个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相对说来,埃里克森对它的描述最少,似乎是八个阶段中最令人不满意的阶段。为什么智慧是以默认不可避免的命运来定义的呢?不妨可以争辩说,智慧也会导致对以往个人的过失,对不幸的机会,或对未修正的社会不平等现象的不满,甚至是愤怒。任何老年人情绪的灵活性都可能比年青时要差。并不是所有的发展都会有收获的。事实上,如果衰老不包含着失望,那倒是咄咄怪事,因为老人不仅会失去某些能力,而且也容易失去所爱的人。用埃里克森的话来说,不管能从已经发生的事件中对将来预见到怎样的满足,死亡毕竟是孤独的,它通常是极其痛苦的。

范文九:埃里克森的论文

艾森克人格问卷成人版(EPQ)结果分析

吴建捷 1003431047

(合肥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心理学系应用心理学 230061) 摘要:本次测验的目的在于通过利用艾森克人格问卷中文成人版,练习艾森克人格问卷 的施测方法以及对数据的统计分析能力, 掌握艾森克人格问卷(EPQ)的实施、记分与结果解释.在最短的时间内加深我们对市局的掌握能力,加深我们对与测量与统计学的应用与融会贯通。在合肥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心理学系应用心理学班随机抽取15人大学生施测艾森克人格问卷中文成人版,其中女生6人,男生8人。统计分析结果显示,本人在P ,E维度上属于典型型,在N维度上属于倾向型,在L维度上变现为中间型,测算结果比较客观可信。根据艾森克二维人格结构,本人属于胆汁质,敏感,不安,攻击,兴奋,多变,冲动,乐观,活跃。本组的学生 E维度上表现为男生高于女生,在N,P,L这三个维度上,女生均高于男生,但价格相差不大,本次测验可信度是比较客观可信的且差异不显著。 关键词:人格测验 艾森克人格问卷 大学生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 EPQ ) analysis of adult edition

Wu Jianjie 1003431047

( Hefei University Teacher Education College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and applied psychology230061)

Abstract: the test purpose is through the use of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for Chinese adult edition, practice the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method and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data capacity, master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 EPQ ) implementation, scoring and interpretation of results. In the shortest possible time to deepen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PUC ability to grasp, deepen our on measurement and statistics application and mastery. In Hefei Teachers College Teacher Education College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and applied psychology class15 randomly selected students who administered the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Chinese adult version, in which the6 girls,9 boys.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show, I am in the P, E dimension belongs to the typical type, in the N dimension is inclined, on a L dimension show as intermediate phenotypes, calculate a result more objective and credible. According to Eysenck two-dimensional personality structure, I belong to the quality of bile, sensitive, disturbed, attack, excited, changeable, impulsivity, optimistic, active. The students in group E reflects the boys than girls, in N, P, L these three dimensions are higher than boys, girls, but the price difference is not big, the test reliability is relatively objective withou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Key words: personality test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 for College Students

1、 引言

汉斯•艾森克和S.B.G.艾森克设计的一种有关人格维度研究的测定方法。简称EPQ。通用的EPQ是1975年制定的,它是一种自陈量表 ,有成人和少年两种形式 ,各包括4个量表 :E——内外向 ;N——神经质,又称情绪性 ;P——精神质 ,又称倔强 、讲求实际 ;L——谎造或自身隐蔽 。经艾森克等人的因素分析计算,前3个量表代表人格结构的3种维度 ,它们是彼此独立的 ,L 则是效度量表 ,代表假托的人格特质 ,也表现社会性朴实 、幼稚的水平 。艾森克人格理论(Eysenck's personality theory)英国心理学家H.J.艾森克提出的以人格结构层级说和三维度人格类型说为主要内容的人格理论。他认为,人格是由行为和行为群有机组织而成的层级结构。最低层是无数个具体反应,是可直接观察的具体行

为。较高层是习惯性反应,它是具体反应经重复被固定下来的行为倾向。再高一层是特质,是一组习惯性反应的有机组合,如焦虑、固执等。最高一层是类型,是由一组相关特质的有机组合而成,具有高度概括的特征,对人的行为具有广泛的影响。他通过对人格问卷资料的因素分析研究,确定了人格类型的三个基本维度。根据外倾性维度可以把人格分为外倾型和内倾型;根据情绪稳定性可以把人格分为情绪型和稳定型;根据心理变态倾向可以把人格分为精神失调型和精神整合性。

卡特尔用因素分析的方法对人格特质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基于人格特质理论的一个理论模型。模型分成四层,即个别特质和共同特质、表面特质和根源特质、体质特质和环境特质、动力特质、能力特质和气质特质。 而现代特质理论的代表人物艾森克依据因素分析法提出了人格的“三因素模型”。这三个因素是:(1)外倾性:表现为内、外倾向的差异;(2)神经质:表现在情绪稳定性上的差异;(3)精神质:表现为孤独、冷酷、敌视、怪异等负面人格特征上。这三个因素上的不同程度的表现构成了千姿百态的人格特点。艾森克依据这一模型编制了艾森克人格问卷,这个量表在人格测评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艾森克设计的这种有关人格维度研究的测定方法,简称EPQ。通用的EPQ是1975年制定的,它是一种自陈量表 ,有成人和少年两种形式 ,各包括4个量表 :E——内外向 ;N——神经质,又称情绪性 ;P——精神质 ,又称倔强 、讲求实际 ;L——谎造或自身隐蔽 。经艾森克等人的因素分析计算,前3个量表代表人格结构的3种维度 ,它们是彼此独立的 ,L 则是效度量表 ,代表假托的人格特质 ,也表现社会性朴实 、幼稚的水平 。我们施测的是龚耀先教授1983年修订的艾森克人格问卷中文成人版。它对分析人格的特质或结构具有重要作用,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心理学研究与实际应用、医学、司法、教育、人才测评与选拔等诸多领域。EPQ成人问卷用于调查16岁以上成人的个性类型,幼年问卷用于调查7至15岁幼年的个性类型。不同文化程度的被试者均可以使用。

2 方法

2.1 被试

随机抽取合肥师范学院教育系10级应用心理学班大二的15名在校大学生进行测验,其中6名女生,9名男生,年龄均在19-22岁之间。

2.2 工具

艾森克编制的人格问卷中文成人版,在问卷上印有指示语,施测时要让被试读懂指示语;只需要就每道题回答“是”或“否”;不要遗漏任何一道题目. 最后得分在43.3-56.7之间为中间型,38.5-43.3或56.7-61.5为倾向型,38.5以下或61.5以上为典型型.所有统计数据运用spss(for windows 13.0)进行分析. 2.3 统计数据运用SPSS13.0或15.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处理.

3.结果与分析

3.1 个人分析

在表1中,我们可以看出,本被试的内在倾向型(E)>61.5,神经质性(P)>61.5,这两个维度上都属于典型型,情绪稳定性(N)在56.7—61.5之间,它属于倾向型。测谎(l)在43.3~56.7分之间,它属于中间型,本维度为可信度,分数越低越可信,此被试可信度为中等。

表1 个人人格问卷得分情况

内外倾向性(E) 情绪稳定性(N) 神经质性(P) 测谎(L) 原始得分 15 16 9 10 转换得分 65 61 62 44

3.2 个人与团体比较

从表二中我们可以看出内外倾向性(E)的T=7.797、P=0.0000.05, 测谎(L)的T=-1.336,、P=0.205>0.05。则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则在内外倾向性(E),情绪稳定性(N)这两个维度上,此被试在此两个维度上达到显著性水平,在神经质性(P)、测谎(L),属于达不到显著性水平。

被试的得分

团体的平均值 51.36

差异量 13.643

T 7.797

df 13

P .000

3.3 团体中的性别差异比较 表2 该被试各维度与团体的比较 内外倾向性(E) 情绪稳定性(N) 神经质性(P) 65 61 62 48.36 58.29 测谎(L) 44 45.50 12.643 7.278 13 .000 3.714 2.008 13 .066 -1.5 -1.336 13 .205

该组男女生个性维度比较结果显示,该组学生E、N、P、L量表分值男生均高于女生,经SPSS统计分析差异不显著,

表3 同组男女生EPQ各因子比较(X ± S)

EPQ因子

E

N

P

L 男生(n=6) 53.17±9.70 54.67±3.67 65.83±9.62 44.17±6.05 女生(n=8) 52.50±4.47 52.75±7.34 60.25±9.25 44.13±6.08 t 0.173 0.583 1.099 p 0.866 0.571 0.293 0.99 0.013

4.讨论

4.1、个人分析

本人在内外倾向性(E)维度上的得分为65,属于高分水平,性格倾向为表现为外向、好动、灵活,热情活泼,喜欢交际和参加各种集体活动,从事社会工作、管理工作有利。在情绪稳定性(N)维度也属于得分为61,属于高分段,性格倾向表现情绪不稳定,常常焦虑、担忧、郁郁不乐、忧心忡忡,易受外界影响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出现不理智的行为。在神经质性(P) 的得分为62也属于高分段,可能孤独,不关心他人、难以适应外部环境、不尽人情、感觉迟钝,与他人不友好,喜欢寻衅骚扰。在测谎(L)维度上的得分为44,属于中间型,其测试结果属于可信性一般。根据艾森克二维人格结构,本人属于胆汁质,敏感,不安,攻击,兴奋,多变,冲动,乐观,活跃。

在个人的性格的形成之中我们不难发现有各种方面的影响,有遗传方面,也有社会方面,因为我的性格测量结果为多血质,则意味着,敏捷好动,善于交际,在新的环境里不感到拘束。在工作学习上富有精力而效率高,表现出机敏的工作能力,善于适应环境变化。在集体中精神愉快,朝气蓬勃,愿意从事合乎实际的事业,能对事业心向神往,能迅速地把握新事物,在有充分自制能力和纪律性的情况下,会表现出巨大的积极性。兴趣广泛,但情感易变,如果事业上不顺利,热情可能消失,其速度与投身事业一样迅速。从事多样化的工作往往成绩卓越。

4.2、个人与团体的比较

从表2中,我们可以看出以下的规律,在外倾性(E维度)上个人分值大于团体平均值,说明个人更易表现出外向、好动、灵活喜欢参加团体的活动,在活动之中找到自我的价值;神经质(N维度)同样个人的分值大于团体平均值,说明个人更易表现为表现为情绪较

不稳定,经常忧虑、担忧,比较容易受到外界影响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而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容易受到外部各种环境的影响;精神质(P维度)也是个人的分值大于团体的平均值,表现为可能孤独,不关心他人的可能性相对较高。L分值说明相对于团体,个人对于测试结果的可信度较高。

4.3、团体中不同性别的差异比较:

从表3中,我们可以看出男生在四个维度的均值均大于女生的,男生的性格表现为外向、好动、灵活,热情活泼,喜欢交际和参加各种集体活动,情绪不稳定,易受外界影响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出现不理智的行为。难以适应外部环境、不尽人情、感觉迟钝,与他人不友好,喜欢寻衅骚扰。男生的回答较为女生的回答具有较高的掩饰性。 在T检验之中,我们发现男女的差异并不显著。

而且,在得出的结果之中也发现有很多,不符合现实情况的部分,此次测验人数基数小,不具代表性,也可能是这次的取样没有做到完全随机,也可能是受受测者当时的生理心理等因素影响所以在以后的测验之中我们要注意加大测验的人数,保持结果的代表性。

5、参考文献

[1] 戴海崎、张峰、陈雪枫主编心理与教育测量[M]暨南大学出版社,2009:266-268

[2] 俞宗火、戴海崎:中国大学生艾森克人格问卷测试[J],心理学探新,2005(1)58-63. [3]鞠鑫 商科类大学新生大学生人格健康量表(UPI)和艾森克人格问卷(EPQ)评定结果分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9(6):729-731 6、注释:

根据正态分布的频数分布:M±0.67SD所占个案数50%、M±1.15SD所占个案数75%因此规定各量表的T分在:

43.3~56.7分之间为中间型;

38.5~43.3分或56.7~61.5分之间为倾向型;

38.5分以下或61.5分以上为典型型。

6.附录

李莉莉

吴建捷

汪建军

方芳

潘玲

马原

徐淦

葛子居

江兆东

赵万万

田超

湛浩

陈大伟

曾祥雨

P E N L 标准分 标准分 标准分 标准分 56 45 42 47 62 65 61 44 59 60 57 47 59 48 46 47 62 50 44 44 52 43 54 50 59 50 44 50 52 57 52 44 56 50 52 47 76 57 48 44 56 48 50 36 49 48 37 42 52 43 42 53 66 55 48 42

范文十:埃里克森心理社会性发展的八个阶段

埃里克森心理社会性发展的八个阶段

年龄

发展任务

重要事件

危机描述

发展顺利的表现

危机未得到彻底解决的表现

出生~

18个月

信任对怀疑

喂食

婴儿与看护者建立初步的爱与信任,获得安全感

认为外在世界是不可靠的,在不熟悉的环境中会产生焦虑

18个月

~3岁

自主对羞怯

吃饭、穿衣、如厕训练

开始出现符合社会要求的自主性行为

缺乏信心,产生羞愧感

3~6岁

主动感

对内疚感

独立活动

儿童对周围世界更加主动和好奇,更具自信和责任感

形成退缩、压抑、被动的人格,产生内疚感

6~

12岁

勤奋感

对自卑感

入学

学习知识,发展能力,学会为人处事,形成成功感

产生自卑感和失败感,缺乏基本能力

12~

18岁

角色同一

对角色混乱

同伴交往

在职业、性别角色等方面获得了同一性,方向明确

难以始终保持自我一致性,容易丧失目标,失去信心

成年

初期

亲密感

对孤独感

爱情婚姻

乐于与他人交往,感到和他人相处具有亲密感

被排斥在周围群体之外,疏离于社会而感到孤独寂寞

成年

中期

繁殖感

对停滞感

养育子女

关爱家庭,支持下一代发展,富有社会责任感和创造力

过于自我,满足私利,产生颓废感,生活消极懈怠

老年期

完善感

对绝望感

反省和接受生活

自我接受感和满足感达到顶点,安享晚年

固着于陈年往事,在绝望中度过余生

埃里克森关于人格发展的八个阶段是相互依存、紧密联系的。个体每一阶段危机的解决方式对其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