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凯西

埃德加凯西

【范文精选】埃德加凯西

【范文大全】埃德加凯西

【专家解析】埃德加凯西

【优秀范文】埃德加凯西

范文一:(耳语者)埃德加·凯西*解读启示录

(耳语者)埃德加·凯西

- 凯西解读启示录

第一章︰缘起篇(In the Beginning)

第一节 太初有道

第二节 夜与昼

第三节 上帝的记忆之卷

第一章︰缘起篇(In the Beginning)

第一节 太初有道

太初有道,道是太一,是上帝,是全部,是元灵,是一个巨大的原创能量之源。它是开始,也是终结。或者说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没有死亡,也没有诞生,所以永恒的道无始无终。老子则说︰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又称其为“有” ,也可叫“无” ;并说这二者“同出而异名” ,是同一的。

“包括地球在内的所有起源均是原创能量,存在于缔造者的思惟中,因为上帝是永恒---昨天、今天、永远不变。”(解读900-340)

但在人们的认识中总需要一个开始。于是凯西在“高我”的感知中,试图用我们物理世界的语言去传递那无法言传的无限太初,于是近似地描述为︰“他开始动,灵魂---他自身的部分---有了存在” 。而摩西在他的恍兮惚兮的状态里写下了︰上帝说‘让这儿有光﹗’

“如已经给出的︰上帝动了并说‘让这儿有光’,于是有了光。不是太阳的光,而是那些---并且透过那些的(而显现的)---灵魂的存在。在实相中,你在道之中活着、爱着、存在着。(5246-1) ” “每一个灵魂是上帝体内的一个血球(3395-2)” “上帝动了,灵开始闪烁。在运动中有了光„(3508-1)"

在那光的海洋中---道的体内,所有灵魂个体均是光点,是那原创能量的一部分。所有光均是振动的形式,所有的都是道的一部分,都是上帝的意志的表现。元灵的思惟是这些意志推进和持续的力量所在。所有的思惟都是上帝的意志,做上帝构想的。任何的存在都是上帝思惟的一个表现。每个灵魂光点都知晓彼此和全部。所有均和谐在光的海洋里、在太一中、在道内。

合一的概念还显示在宇宙的组成的基石上。解读认为宇宙---包括我们的三度空间---的建造材料是同一的。“我们发现世界、恒星、星云、太阳系统启动于一个原一起因。” 所有均是能量及振动。而由于形式和波长的不同,而产生了多样化。当然所有宇宙的形态均在那伟大的思想中孕育,而我们熟悉的三度空间的物质宇宙仅成为一种结果或投影。

灵魂和宇宙的起源是无法言状的,各种宗教甚至科学界均从自身的有限词集中寻找确切的相关描述。由于凯西的基督教背景,出神、入定中的凯西在解读中使用许多圣经用语。但他也指出过,上帝一词已经有太多的世俗化内容,会引起歧义。于是原创能量(Creative Energy)、原一起因(First Cause)、宇宙意识(Universal Consciousness)等等成为解读中对灵魂的来源和归宿的近似替代描述。

“灵是原一起因,是元始,是驱策力---上帝是灵。”(262-123)

[2925] 先生的一个冒失的问题,给了我们一点提示︰

问︰我什么时候成为独立的个体的?

答︰„最初的存在,当然是在缔造者的思惟中,那时所有的灵魂成为创造的一部分。至于时间,这就是太初。太初是什么时候?有了原一意识(First Consciousness) 的时候﹗那时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因为有了戒令,第一次你知道你的灵性目的。(2925-1)

灵从来没有被创造出来过,因为灵是永恒存在的---存在于那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太一虚空之中,保持着与上帝同一的讯息。其原一意识是灵性,原一存在是在上帝的思想中的灵性存在。这种原一存在与原一意识、原一起因、原一运动都是合一的。而实际上“所有动力、力量、运动、振动、吸引和排斥都是源于一种力、一个源泉 „上帝、原一起因、原一原则、原一运动都是存在﹗是太初﹗现下是、过去是、将来也是„”(262-52)

“每个灵魂之所以存在,是由于起初的来自原创能量或原一起因的推展力。 什么曾是---现下也是---原一起因呢?如果有关于原一起因的法则存在的话,那个法则就一定是永恒的法则,是“吾乃真吾(I AM THAT I AM) ﹗”„原一起因,是被造者应该成为缔造者的友伴;被造之物会显示出自己不但值得被创造,而且也是可以成为友伴的。”(5753-1)

“问︰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创世/起源(creation)。这应该是上帝的意愿去经历自己还是上帝的寻求友伴的意愿(desire for companionship),还是上帝寻求一种表达(desire for expression),还是其它什么? 答︰上帝的意愿是为了友伴和表达。”(5749-14) 表达是宇宙出现的缘由,而成为友伴则是我们每个灵魂的最终宿命和目的。 “在太初,当创造开始时,或者说在所有个体由于呼唤而有了存在时,我们为成为天父之伴的目的而被创造出来。”(1567-2)

成为友伴是凯西解读对灵魂存在目的的一种叙述。凯西进一步解释说,其实我们每一个灵魂都是共同创造者(Co-Creator) 。解读数次引用圣经里的话︰“我们就是神” 。我们就是太初的一个个迷你小上帝,拥有道之体内的全部知识和智慧。我们的显意识部分无法认清这点。就象佛教里讲,小我无法当下承认自己是佛。 “难道你不是上帝之子吗?难道你不是他的共同创造者吗?难道你在太初没有与他同在吗?” (294-202)

“我们是我们称之为上帝的、我们称之为宇宙力量的那种能量的共同工作

者、共同创造者。这种能量显示出一种完满,如果懂得‘主---你的上帝---是太一’ 以及所有能量、所有动了来自同一源泉,我们将会明白自己和我们的能力。” (391-4) “不要与上帝分离而成为仆人,而是要如导师经常指出的︰我和天父是同一的,我是你们的兄弟,你们是上帝的共同创造者。保持你的灵性,正如在天堂里的天父一样。” (5104-2)

上帝说︰“让我们按照我们的样子造人。” 上帝是灵,按照灵的样子造出的我们也是灵。“灵魂是按照上帝的样子造出的,目的在于成为建设性、创造性影响力的友伴(1257-1)” 。

而我们有能力成为上帝的友伴,必然有什么特别之处。解读说︰“只有人类被赋予了„自由意志。”(5757-1)

“个体灵魂永远是宇宙意识的一个部分” “自由意志的给予使人超越其它被造之物”(3340-1)

在这里,解读和圣经都在使用“人” 这个字,解读在更多的时候使用个体(Entity),或灵魂(Soul)来表达同样的意思。灵魂的特性有三个︰灵

(Spirit)、心智(Mind)、自由意志(Will)。那伟大的缔造者---道不仅给我们生命和存在,赋予了我们的生存目的,还给予了一个礼物---一个巨大福分,同时也是巨大的包袱︰自由意志。 “要知道每个灵魂生来都具有选择权,即自由意志”(2329-1)

“每个个体都有选择权,没有人可以超越这种权利---甚至上帝也没有﹗”(254-102)

“有了自由意志,我们成为上帝之子;如果没有它,我们就只是自动人;也许有美丽的自然特征,但仅此而已;而人的灵魂可以成长至与原创能力平等、同一”(1453-1) 。

解读甚至说“„我们被创造出来的目的是成为他的友伴,虽然比永恒见到他的面容的天使们稍低,但我们是继承者” ,有潜力与他平等、合一。自由意志是成为上帝友伴的必要条件,同时巨大的风险则是自由的选择会导致与宇宙法则的对立。“一旦赋予了自由意志,他就没有阻止。”(5749-14)

因为只有我们拥有同样的特征︰自由意志,我们才会成为真正的继承者和共同缔造者。这样,我们从太一中而来,带着生来的成为友伴的欲望和目的,有了无与伦比的选择权利,在道的灵性格局中创造着、观察着。灵魂保持着与上帝的同一知识,同时开始经历自己的经验和知识。这是一个无限和谐的状态,灵魂的意志与上帝的意志是同一的。作为共同创造者,我们无所不在、无所不能(Omnipotent and Omnipresent) 。 “你是灵魂,而不仅仅是拥有灵魂的你。”(262-89)

“灵魂是上帝的部分活在你之中,一个活生生的神。”(262-77)

但是,“上帝希望人类自由,给予了自由意志---那是一种甚至可以否定上帝的自由意志”(3976-29) 。

随着个体经验的增加,有些灵魂有了冲动︰更关注自我的创造和实践,与伟大的道的连接减弱了。

第二节 夜与昼

“上帝将光面与黑暗分开。上帝把光明称为昼,把黑暗称为夜。”( 创世记1︰4-5) “用比喻的模式来说,有了光明和黑暗,即夜与昼„从灵界的思想领域来讲就是善与恶。”(262-55)

但是善恶从何而来的呢?解读明确地给出“开始的罪,就是在上帝的计画和道路之外寻求自我表现。”(5749-14)

有些灵魂在感受和表现上帝的创造中产生了不和谐,有些则开始更多地关注自己的创造,而不是上帝的计画。“自我荣耀、自我夸大、自我放纵的影响力玷污了每个灵魂中灵性,使他们与他的知识分离了。”(1293-1)

“什么使得灵与原一起因分离,造成善和恶呢?

是欲望﹗欲望﹗那种与上帝旨意对立的欲望。”(5752-3)

关注小我,就忘记了他人,忘记了上帝赋予的使命。拥有自我的计画“在灵魂的思想里带来了反叛,罪产生了。”(5753-1) “罪与上帝无关,是他的子女们将由于自私而带来的错误,带进灵魂的经历中。”(479-1)

“如果灵魂在任何阶段、任何的创造表现都与法则、超灵、原一起因、或者那伟大的灵魂之源保持完美的一致,那么就只有连续永久性的与原一起因同一。但是,一个灵魂或个体,在某个创造阶段---无论是在什么意识层面---表现出了自我放纵,那么就需要一个课程,使得此灵魂理解到达意识到错误的路途。”(815-7)

什么时候有这种计画外的创造表现的呢?“在消化知识---没有智慧的知识时,就是在为了带来欢娱、自满、和自我荣耀时” 。(815-7)

但是灵魂拥有可以分离一切的自由意志,当他们选择关注自我创造时,没有任何其它力量可以阻止。“圣经中给出的最值得信赖的一条是什么?‘上帝没有意愿毁灭任何一个灵魂﹗’ 但是,人类经常强硬无情地与其缔造者分开﹗”(262-56) 灵魂有了按自我想法去创造,甚至去扭曲规则。

第三节 上帝的记忆之卷

在数千个生命解读中,凯西躺在沙发上,进入自我引导的催眠状态,去提

取寻求之人的阿卡西记录。通常情况下,失去意识的凯西对自己讲述的一无所知。但有这么几次,他可以忆起这个过程。他描述道︰

我看到一个点从自己的身体出来。立即发现自己为黑暗所包围,有一种极度的孤独感„突然我意识到有一束白光。作为一个小点的我立即跟着那光向上挪动,不然就会被遗失。在跟着那光束移动中,我逐渐对意识的层次有了认识。第一层有模糊、恐怖的形态---就象梦中遇见的鬼怪。继续前行,在两边出现有畸形的人---他们身体的某些部分放大了许多。„景况又变化了,我意识到了灰色笼罩的形态向下移动。然后逐渐地感觉到了彩色。然后方向改变了,那些形态在向上移动,其外部的彩色光更明亮。„接着在两边出现了模糊的房屋、墙壁、树木等等,但一切都是静止不动的。继续前行,就有了更明亮的光和运动,看上去是正常的城市和村庄。随着运动的加快,我开始意识到了声音,开始很不清晰的嗡嗡声,后来有了音乐、笑声和鸟鸣。光越来越强,色彩越来越灿烂,优美的音乐出现。房屋没有了,只剩下浑然一体的声音和色彩。„突然,我来到了记录大厅,没有墙壁和天蓬。我感觉看到一个老人,手中拿着一本大书---这就是我要替那个人寻找的讯息记录。(294-19 补充材料)

问︰什么是生命之书(Book of Life)?

答︰上帝的关于你的记录,你灵魂内心的知识。(281-33)

问︰什么叫生命之书?

答︰个体自己写于时空之卷上的记录上帝的关于你的记录。藉由耐心,当自我调谐于无限,它可以被打开,调谐至那个意识就可以阅读„

问︰什么是上帝之记忆之卷(Book of God's Rememberances)?

答︰就是生命之书。

问︰阿卡西记录(Akashic records)?

答︰就是上面所说的,个体造就的(记录)。(2533-8)

“所有动力、物质均有其灵性驱策力„ 发出它们的辐射„记录在意识思想所知晓和经历的时空上。甚至可以像印刷品一样读取„”(833-1)

要注意的是这些记录“不仅仅是与物质有关的,也与思惟有关。”(815-2)

“个体对于心智世界建立起的记录,正如物质界的照相机记录照片的活动。从个体的角度来讲,在给定的日期、时刻、和地点---这些宇宙之源的相对指标,就可以观察这些阿卡西形式的记录,读取那个经历。”(275-19)

在梵语里,阿卡西指的是“无际空间” 。可以看成是个巨大的数据储存处。在这里时空中的所有事件,每个灵魂在所有地点和时间点的所为、所言、所感、所思均有其记录。“在解释个体的这个记录于时空卷轴上的记录,使得他可以认识到和意识到我们今天的现状是我们过去的作为和所设立的理想共同作用的结果。”(1549-1)

“个体应该知道这个记录就象光一样真实,因为它进入星光能量层(Etheronic Energies) ,记载于时空胶片之上。” (871-1)

“个体的记录写于时空之上,是为时空之卷轴。它们可以称为影像。思绪是真实的存在,它们的营运在时空上留下影像。”(1562-1)

解读显然认为这与时空有关,而时空是三维度的概念。经过无数的转世,

我们逐渐地获取灵性的认知。凯西直接引用耶稣的话,“„于耐心中,你意识并拥有你自己的灵魂﹗”(922-1) 难怪凯西将三维定义为︰时间、空间和耐心。“要明白,个体的记录存在于时空上,自我可藉由耐心读取它们„”(1688-6) “如果有了意愿和目的„无论个体是在星光意识层面还是在地球物理层面„记录可以为个体读取。”(1562-1)

“对于个体---包括这个世界来说,耐心这一课,是在物质层面必须掌握的。个体可以这样想︰心智层面的时间、空间和耐心可以看作是‘圣父、圣子和圣灵’ 的表达,或者是身、心、灵。它们都是三维度思惟的表达。在耐心中,人类可以越来越意识到生命之连续性,明白灵魂是整体的一个部分。耐心成为人类在有限界活动的组成部分,正如时间和空间表现出的创作和驱策力。”(1554-1-3)

在圣经中摩西和大卫分别提及这样的记录。而但以里书和启示录里则把记录与圣灵之审判联系起来。凯西这样说,“每个灵魂在物质界的目的就是︰打开记忆之卷,明白与其缔造者的关系。”(1215-4)

下面的解读与约翰福音14章26节遥相呼应︰

“当个体转向内在,并驻留于那里面对缔造者,承诺变为活生生的经历---你自己可以读取你的生活、你的世界,知道你显现的肉体源自于他„正如他给出的︰这将带给你自这个世界太初的所有记忆。”(1152-3)

“我们于时空记录中发现不同地球游历和物质体现的经历。你可以透过耐心的使用,于他人的交往中意识到这些记录,或者你可以透过众师之师的教导,意识到你的灵魂,并其与上帝的合一特征。” (2410-1)

这么看来,阿卡西记录可以作为灵魂进入物质界的最终宿命。我们每个人可以透过自己的调谐、耐心的使用来认识和读取这个资料。但作为现下的我们,如何理解和解释这个记录呢?

去调谐到那种经历层面,那种模式或管道。”(559-7)“解释和理解倚赖于什么模式的运用。对于在物质层面的个体,以 事件和发生的行为(来认识) ,依据其对理想的回应赋予个体以景象 (Vision) 。”(1448-2) “我读取是正确的吗?从那里来的呢?…他给出过,‘如果你坚守 我的路,我珍爱你,与你同行,并给你带来自世界之初的所有记 忆。’…你会在你自己的内心发现所有的真知和答案。”( 2072-8)对记录读取的目的凯西非常重要。 “在给出这些记录时,…其目的 和愿望是为了对个体带来帮助性的影响力,是为了此个体更好地完 成目前经历的任务。”(2554-1) 显然,读取的记录是有选择性的。阿卡西记录的另外一个功用是对生命连续性的认可和证明。“在为此个体读取的这个资料---于时空之上的上帝记忆之卷,我们 发现生命作为整体,是连续的存在---永恒源自能量和上帝意识。” (1472-1)“这些讯息和关于自我的,自我必然连续地面对自我。因为生命是 连续的经历。心智、灵魂、意志透过物质层面的作用和影响,带来 改善、发展或阻滞其整体经历。”(1235-1)这样,选择和运用成为我们纂修自己的阿卡西记录的手段。来自无 限的我们充满向往地进入实际体验物质层面---三度空间的地球。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146455161D54D9A.html

范文二:埃德加·凯西-通过生日数字找寻命运轨迹

凯西的解读告我诉们 ,这个界上世生的发情没有太事多偶然性。 的些那我们常认通的出生为 日前、点地时、、间称名等等看似偶的标然却记包有深含的涵义。数层学(字umerolNogy) 就是个让我一们解自了我的一个有效手。段凯西给 出解释的流与行的释有解很多相同,点 也 不有同 。我们认真在实所知的践理的同真不时妨过通这手个来段检自己测灵发性的方展和 向程。进第一 :出生找之命 路出力量生 生出力量 第)一找出:生命路之(出生力 的数字量生 命路之出生(力量 数字是)的人你数字中生重最的要两数个字一。之这个字数指你出生活 程的旅然自特-征-挑-、战机和需要面对的遇程的全课景述描。同时也展了你示天的、性 能,以才真及的实你---在完成你命运所的设你时须要做什必么。这 数个字过将通年月、日相加而、得例如我,出生,19的74年 10 月 1 0日 相,得 加5。(根据 出数字得查再阅字数质特释表诠 I 数值表I:征特和战挑)注 意:我们要数将相加字 注。意 意注 :个位(除成是非特数字 别除是非特别数:字, 成个位 除 非特是数字:1别1,22和 3 ) 。3 第二找出表:达命 运命运 数字 )二第找出表:(命运 达数 表达(字命)运 字描数了述生你活目的和的方,向表代你将会了为成么什样人的。同这个 时字数与也你在个世这界上表的有达-关-包含你的-然自能、性力特征格气质和可以等他为 人所的因见。素个这数来字自于你生出卡上名的称(语拼汉)。要音注意你的名全得所的出数字 和个部每的分字都数意有。义 里这是母字与字数对照表: 里这字是与母数对字照表: 1 AJ S 2 B KT 3 C LU 4 D V M E 5NW 6 F O X 7 GPY H 8QZ 9 RI

文取汉语拼音字,举母例hu iajn,值取83 :9151,相各位是加 117 相,加9。 注 意:= 我们要数将字加相成位个(非除是别特数: 11,字和 33 。)所以 我表达数字的“是9 。 ”2 2还要有虑考的 是117、。( 根据出数得字查再阅字特数诠质表释I I 值表:数特征和挑)第战 第找灵出冲动(魂心欲内 内望欲望心数)字三: 出灵魂冲找 内心动望欲数 字 内欲心望字描述数真了实的你要的想、你的你拥和想有什么做这里强调。的是你内的心 望渴与之和相的原关则 观、点及对待活的总体生式。 方这灵种魂冲基动上不本会被开表现公 来,所出以其它人可无能认法识到这些欲望 内。欲心数望字可通以过字名的元里音字的母关数相得到。 取值值同样: 取表表同样值:1 A 2 B 3 C 4 D E 6 5F 7G 8H9 I

J

KST

L

U

VM

N

W

O

X

PY

QZ

R

例再名字:hu :jan,i音元 ui a ,值:取 3 1 9加=相4。注意:我们 将要字相数加个位成(除数非是别特字:数112,2

和 3)3。这,样的我魂灵 动冲是“4数” 。根(得据数字再查出数字特阅诠质释 I表 I值表:数特征挑战和 )四:第 第:四出个人找份 个人年年数字份诉你告当前年份是九年循的环中哪一的,年你提示给出年今哪经类历或 向趋可能发生。大很多数字学家数可个人年认于始1 月1 日 。人个年值数你由出生的、日月和 今年的值而得。数 看0042年 什布的例:子 6 (出生7份) (出月日)

生2

040(当 选)年2 17 0(总数 )变成位数:2个++0+1=70 110=+

1布

在什 0024 年经是“历” 。数字“1”1代 着表某开始类他。上次经历“的1 ”他的作为政客是当 德州州长的那选年一 。的生我日,1(出生月0份,)10出生(日 今年)20 9,0和 总2209相加变 成个数位:20++29+=311 3=+。4

中文讲了解命数运字测算的下面给出,各字数的体涵具义 在上。中文讲了解运命数的字算测,面下给各数字的具出体涵。义

德加—凯西通-过日数字生找寻运命轨中的数迹字算方测

法值数:表征和特战挑数 值: 表数字 本质 1独立进, 独立取 ,征 特能的可战

新革新;努的力锋先;导者领和依 赖;性 革新 ;努力的先新;锋 依性赖自信心;和我自 施人行;实性的预践;见控制 的用或滥足;不施 人;实行践的预见;性气与 控勇制滥的或不足;用支凯 西:始开 ,凯:西开始起源 ,决力;断满意自己权威的 ;欲配;自我 主义; 傲;慢 断决力;意自满的权己;威 欲; 配自主我义;傲 ; 少耐心;慢孤独; 耐少心孤;独缺兴;灵 性程课 :性灵程 课 :不带自与我立 机遇孤新:法想; 遇:机想法;原创新活 动发地 命展运: 运命领袖

2

长擅立伙建伴关; 为系人他服;务被动 冷,,淡 怯羞,摆 摇擅长建伙立伴关系 为;人他务服; 被动 淡 冷羞 摇摆怯 非竞性;诚争开放;注重实公 不平,界线问定 过题分 敏竞非争性诚实开;放; 不 界线定问题过,分 界敏线题 问凯:一西的分割 ;凯西 : 的一分 割 ;时同带 来妥协和 ;替别着人; 富有同想;情 和协妥 替别人着想;; 有同情; ,富 自 卑, 否 定自 我 需 感优点和缺陷有 外策略和说服交力 价值信;冲仰, 突有交策略外和服力说;要 价,值仰信冲突 过值信价冲突仰 分心; 热分热心 灵;课程:选性; 择性课灵:程选择;区别机遇 :机 :平遇的伙衡伴系关命 运 :命:运解调人

作合和平

3

衡自我表现,喜悦, 说在 怀疑、我;自过敏感;于自 我表,喜现,悦乐观主 在义、写、说等方演面有术表艺现 怀疑自我过于敏;; 感力和造性;创多 才; 观乐想思;者滥 ;言 分散 悲;观抑压; 力和创性; 造才;多乐 观思者想 滥;;言 分

散;悲观 抑压; 凯:三西一合 凯西; :合一 ; 一的力三量 和多友;交;社随;和爱乐;享 剔挑 ;避; 迷逃失方向;多友 社交;随和;;享乐;爱 挑剔直 逃避;; 失方向迷 二的;弱 点觉; 少坚持灵 性课:认识体程 灵、课性程: 识认体 智、 、 灵 遇机激:情 、机:遇情激激励、和乐欢交的 的流关系命 运:命运:欢乐 和灵感之

源4

定稳 稳定,建构和程序,

够构能系统和结构; 实践建构想; 作狂工少耐;心;于过 能构够系建和统结构 实;践想构 工;作狂;耐少; 计心划织组才; 认真能;不适变化应 ;划计组织才能依赖;和务性思 认真服;不应变适化;抄凯西 凯西: 所有:关系和能的量弱精 、坚确持、勤奋守规则; ;径; 冲动; 捷乏想象;缺 想精确;坚持、、奋;勤规则守 ;捷径 ;冲; 缺动想象; 乏化现 实义主 ;缺责乏;任现实主 义;缺 责乏任僵;化灵 课程性:诚实、自律 、性课程 : 诚实 、灵 自 、 律 自机遇:机遇: 立系建统和秩序我接受 运命: 运命管:理组者

有5设性建的由自; 有设建的性由自;化

有变自律内心自由;不为的他人/僵 的独化立常;规 ;有自的律内自心由; 为不人他 化僵的独;立常;考规 想法所右;新左想法,样化 多样多化 、不虑;缺乏责周;任 想所左右;法新法 多样化想、多虑不 周;乏责任缺分; 西凯: 凯:变西 化途径 、 ;奇;好 心智向灵性/扩的 展散力;精灵性 扩展、 的精散; 不力安静 冲动; 途;、 好奇 向径智心 灵性的展、 不扩安静 冲动;;自我放纵 ;我放纵自;摇摆定 不灵课性程接受:改变,灵性课 程: 接 改变 受 ,信于冒险 中开发信心任 命:运 命运:升提自 由遇:机有律的独立自 机遇;:有自的独立律;焦聚才于能施

展6

任、 平;服务家衡庭、承担责 ;任平衡;求爱、寻干 ;涉愿不意服; 务任、责爱、平衡服务;家、 庭承担责任;平;衡求爱寻、友 谊涉;不愿意干务;冷服社 会接;远景受社 会;和同伴; 擅整不和谐调况状; 提酷 ;和同;擅伴整不调谐状况; 嫉妒和 ;嫉妒 顽固;; 顽固;独裁 独;;裁供 舒;适资有源慷并;爱慨家; 美完主;义避逃责;任供 适;有舒资并慷慨;爱家源;完美 义主;逃避任责 凯;:西凯西 : ; 带有美助帮的三 性自为以;是重注细;节自以 为;是重注细;节 机:接遇受自和我他; 的人量 机力遇:受接我自他人;坚持全和 观局灵 性程: 课性灵课程:会学爱 命:运命运: 人类为务

服7

、析理解、智慧、服 务灵,化、哲学化性思想;者; 信任不自己他人; 和析分 、理 、 解

智慧、 任信与服 务灵,化、哲学化性;想者思 ;信不任己和他自;重人寻 知求识和理解需;独要; 负处;面忧郁漠;; 然开放寻求知识和 解;理要需处独爱 负;面;郁;忧然漠;沉去价 值少物;性; 懒质;惰活在去; 学过;价去;少物质性; 湎值;惰懒活在;去;

凯西灵性:量力 ;凯西:灵力性;灵魂量数 灵性课程:之 性课灵:程谦的服务 虚命运:命 运教:育8 遇机 机遇:信:任开放和

高鹜好

丰远和富量力:有 争竞力商业;头脑 ;用权力滥 自私;;吝啬 ;丰 富力和量 :过通力努物 有在竞争;商业头脑力通;过努力 滥用力; 权自; 私啬吝 ;质层上面足满;成 功;赖自依己判断的;浪 费;用物质享受;滥质 面层满上 足; 确正用使 力成;依功赖己的自判断;有利效浪费 ;滥用质享受; 物量通;过知识得成就取 通知识取得过成 用就资;源际而有实效;率尚公崇 求名追誉和个成人功 ;用源资;际实而效有;率 求名追誉个和人功; 道成德,考他虑;在灵性人 财、问富;没题有心耐 平、道;德考,虑人他;在性、灵财 问题;没富耐心有 ;西凯:包含缺点优;凯 西包含:缺点优财;富 为数金钱、道 德严和尊物质取获上得取衡平 为钱、权力金控制欲和占有 灵性课程:实学行到爱的 、性灵程课 实:行学的到 爱 合、作理解和 运:命功成报的;酬位、 命地运: 成功的报 ; 酬位 、地 财富或名誉机 遇:机 :不遇带滥用的富

足9

正、智慧;直 耐忍和理解 爱大;觉; 直理解; 情绪化易;;羞怯变 正; 、直 智 慧; 无的人私主 忍耐道和理解;爱;大觉;直无私情 绪;化易变羞怯;; 奉和服献务 ;慷于时间慨资源和; 私; 缺自乏道; 德妄;想义 奉 献和服; 慷务慨于时和间源; 资私;自 乏道德缺;妄 ; 想寻人类求高最形式的完美 用才滥能自恋;;实 不用才能滥;恋自 凯;西:凯 :完成西际 孤;独 机遇活出高标:准 机遇;:出高活准标非凡的;领导 性灵程课净化、 灵性:程课净化:再定位、才能 才能,智, 慧命:博爱运命 运

:11

灯塔灵、灵性觉醒源直觉,,理 想主义;秘;神远景有创见 ;经质; 缺耐心神 自私;;灯 塔灵源、灵觉性,醒觉,直 理想义主神秘;;远景创见有 ;经神质; 耐缺心 ;自;私 勇和气力量 ,务并激服励人;他勇敢领的袖 不诚;;实然漠; 勇和气量力,领悟 务服激并他人励勇敢;的袖领 不诚实;漠然;;相处困直觉; 性灵师导人;;道 觉;灵性导直;人师道成;来功 ; 不难实 的际 想理主 凯西 :西凯:理物面的层征服 自知 义;空识想 性灵课:尊程重

差异 性课程:

灵2

2

宇宙

全观局 神;经质超负;荷 ;师设立者导有助人于整类 宇宙体局观全;适用发性展施和行 神质经超负;;追荷 利益;求 级理高想 有;地与效团体打道交;权 ;懒惰;力视自高 利益;使;灵用性力 高量级理;想 有地与团效体交道打 权;;力惰懒自视高; ;大众服为,有能务力行执景整全 心理乱混 为大;服众务,心理 乱; 自夸; 自混; 夸然漠; 然; 凯西:漠凯 :征服心西智面 体计划;层体计 划强;烈的博爱向倾吝啬 灵性课: 灵程性程课自:我修灵

3

类3于督基; 经质;神大;自灵性 献通过奉层面高的灵 类于基性督通过;提公升平保护他 经质神自大;;无用的 为众公的善献自己奉 ;谦; 奉献虚务人类 服;人 公众为善奉的献自己; 谦虚 ; 难 无 效; 的 我 牺自 勉强殉的务服 与物质;世界少系联却关大心众 牲;勉强的务服缺乏; 西凯 :西:凯服征灵性层 面持续 灵性课程:性灵 性课:无程条之爱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CE2F33152680BFB6.html

范文三:埃德加斯诺

埃德加·斯诺(1905.7.19 - 1972.2.15),著名美国记者。他于1928年来华,曾任欧美几家报社驻华记者、通讯员。1933年4月到1935年6月,斯诺同时兼任北平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1936年6月斯诺访问陕甘宁边区,写了大量通讯报道,成为第一个采访红区的西方记者。抗日战争爆发后,又任《每日先驱报》和美国《星期六晚邮报》驻华战地记者。1942年去中亚和苏联前线采访,离开中国。

真正的新闻,是有灵魂的新闻,是有内涵的新闻,是能把握社会脉动的新闻,是能容纳时代风云的新闻,是可读又耐读、富有生命力的新闻。

唯有如此,新闻才能进入历史。

埃德加·斯诺一生所写的著作主要有(按时间顺序):《远东前线》、《活的中国》、《红星照耀中国》、《为亚洲而战》、《人民在我们一边》、《苏维埃力量的格局》、《斯大林需要和平》、《红色中国杂记》、《复始之旅》、《大河彼岸》和《漫长的革命》等。在这些著作中,对中国和世界影响最大的,当推《红星照耀中国》。这部书是斯诺在1936年下半年到西北红区进行秘密访问后所写的报道,于1937年10月由伦敦戈兰茨公司首次出版,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这是有关中国共产党情况的最早最详尽的报道,它向世人讲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情况,从而打破了国民党的长年封锁。在这个意义上,埃德加·斯诺是功不可没的。 编辑词条

埃德加·斯诺

开放分类:上海民国和新中国时期人物人物战地记者政策社会科学人物

编辑摘要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埃德加·斯诺

籍贯: 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市人 国籍: 美国

英文名: Edgar Snow 性别: 男

出生年月: 1905年7月11日

去世年月: 1972年2月15日

毕业院校: 苏里大学新闻学院

星座: 巨蟹座

职业: 记者 作家

代表作品: 《为亚洲而战》;《人民在我们一边》;《河的彼岸》;《中国巨变》

目录

[隐藏 ]

1 个人简介 2 人物生平 3 个人作品 4 个人感言 5 个人影响 6 中国时期 7 一二.九运动

埃德加·斯诺 - 个人简介

埃德加·斯诺

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1905年7月19日—1972年2月15日),美国新闻记者、作家,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坎萨斯城一个出版印刷业主之家,就读于密苏里大学新闻系。后在北平燕京大学(今北京大学)担任新闻系教授两年,同时学习了中国语文。

1937年,当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发动全面侵略战争,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的时候,有一大批世界各国的正义进步人士和反法西斯的国际主义战士纷纷到中国来支援和帮助中国人民抗战。他们同中国军民患难与共、团结战斗,许多人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人民的诚挚朋友,美国著名记者、作家埃德加·斯诺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斯诺是最早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野心的西方记者和历史的见证人。早在1929年春,他作为一位美国记者到东北旅游采访时,亲眼看到日本关东军驻扎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他指出,“在满洲的每个日本人思想深处都有一种信念,那就是迟早都要把太阳旗插遍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斯诺于1928年来华,曾任欧美几家报社驻华记者、通讯员。1933年4月到1935年6月,斯诺同时兼任北平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1936年6月斯诺访问陕甘宁边区,写了大量通讯报道,成为第一个采访红区的西方记者。

1936年-7-9月间,在陕北采访途中,右为

斯诺、中间为全程陪同访问的中央外交部招待处处长胡金魁。

油画【红星照耀中国】2010年变体,沈加

蔚作。

抗日战争爆发后,又任《每日先驱报》和美国《星期六晚邮报》驻华战地记者。1942年去中亚和苏联前线采访,离开中国。新中国成立后,曾三次来华访问,1972年2月15日因病在瑞士日内瓦逝世。

埃德加·斯诺

斯诺与海伦·斯诺于1949年5

月分手,两人之间没有子女,之后海伦一直住在斯诺购置的在美国康涅狄格州麦迪逊镇一栋建于1752

年的农舍里,而且没有再婚。在尼克松总统访华后,她于1972年末和1978年两次再访中国。80年代两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1996年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授予海伦“人民友好使者”的荣誉证书和证章。1997年1月,海伦去世。斯诺与海伦离婚后与美国女演员洛伊斯·惠勒·斯诺结婚,婚后生有一对儿女克里斯托弗和茜安·斯诺。

埃德加·斯诺

埃德加-斯诺(1905一1972)诞生在密苏里州堪 萨斯城。

1924年入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学习,后从事新闻工作。1928年第一次到中国,任驻上海记者。

1933一1938年在北平燕京大学任教。 1936年访问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北根据地。

1937年写作出版了《红星照耀中国》(后改名为《西行漫记》),此书最早向美国人民和

全世界人民介绍中国的革命运动。 1939年再次访问陕北。

1941年离开中国后,开始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采访生活,出版了

《为亚洲而战》(1941

年)、《人民在我们一边》(1944年)等著作。 1959年偕同夫人移居瑞士。

1960、1964、1970年曾3次访问中国,并报道了新中国的建设成就。另著有《河的彼岸》、 《中国巨变》等介绍中国的书籍。

1972年2月15日病逝于日内瓦。按照他的遗嘱,其部分骨灰于1973年10月安葬在北京大学校园的未名湖畔。

埃德加·斯诺(右)

FarEasternFront

《远东前线》 LivingChina 《活跃的中国》 RedStarOverChina

《红星照耀中国》(旧译名《西行漫记》) TheBattleforAsia 《为亚洲而战》

PeopleonOurSide 《人民在我们这边》 ThePatternofSovietPower 《苏联的权力结构》

StalinMustHavePeace

《斯大林需要和平》 RandomNotesonRedChina 《红色中国随记》 JourneytotheBeginning 《旅行于方生之地》

RedChinaToday:TheOtherSideoftheRiver 《今日红色中国:大河彼岸》 TheLongRevolution 《漫长的革命》

埃德加·斯诺(左)

我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尽管埃德加采访过并写过许多相隔遥远的不同地区--印度、缅甸、印度支那、伊朗、阿拉伯国家、非洲、欧洲、墨西哥和苏联--战时的与平时的

(注),但斯诺的名字却同中国有着特殊的联系。1941年,斯诺离开一住就是十三年的中国返回美国,在谈到他个人同中国这种联系的感受时,他说:我依然赞成中国的事业;从根本上说,真理、公正和正义属于中国人民的事业。我赞成任何有助于中国人民自己帮助自己的措施,因为只有采用这种方法,才能使他们解救自已。但是,我永远不再设想,就我个人对中国来说,除了是一颗漂浮在具有其自身逻辑的宏大历史浪潮上的来自异国的

纵然我不能贸然自称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中国却已承认我是她的一部分。直至我懂得饥荒意味着赤身裸体的年轻姑娘胸前挂着两只干瘪的乳房,恐怖意味着在战场的一片焦土上我看到一大群老鼠正在大嚼那些被抛弃的但仍活着的伤兵们身上的化脓血肉;直至我懂得叛乱意味着当我怒不可遏地看到有人把一个小孩变成一头驮载牲口强迫他在地上爬行,而“共产主义”就是一个青年农民为报家仇而起来战斗,因为他家族中有三个孩子参加红军,而全族五十六口人都因此被枪决;直至我懂得战争意味着在上海闸北的街道上,一个姑娘被强奸后又被剖开肚子,一丝不挂地扔在我的眼前,屠杀意味着在靠近卫生部的一条弄堂里的垃圾堆上扔着一个黄皮肤弃婴的尸体;直至我在自己身上看到自己的极度恐惧和怯懦,而从原先我天真地认为比自己低贱的那些男女平民百姓的身上却看到了他们的勇气和决心--这时,我头脑中对文字含义和统计数字所抱有的那种年轻无知的想法,才为中国存在的这些真实的场面和人物所取代。

是的,我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我的一部分应该始终留在中国黄褐色山岭上,留在她绿色梯田上,留在她晨雾中依稀可见的岛上寺庙中,留给不少相信我或喜欢我的中华儿女,留给那些虽然破产但却彬彬有礼、使人愉快、结我吃住的中国农民,留给我所认识的那些皮肤黝黑、衣衫褴褛、眼睛闪亮的中国儿童和那些地位平等的人和恋人们,首先,应该留给所有那些满身长虱,不领薪调,忍饥挨饿,受人鄙视的农民出身的步兵,他们献出自己的生命,赋予生命本身以新的价值,为一个伟大民族的生存和继续前进的战斗加盖了崇高的标志。

埃德加·斯诺(右)

斯诺是一个正直的美国人,爱好和平,主持正义,他十分关切中国的命运,热情支持和保护学生的爱国热情。1935年6月,斯诺又被聘为英国《每日先驱报》特派记者,不久即搬回东城盔甲厂13号居住。

当时正是一二·九运动前夕,燕京大学是中共领导学生运动的重要阵地,斯诺积极参加燕大新闻学会的活动,他们家也是许多爱国进步学生常去的场所,燕京大学的王汝海(黄华)、陈翰伯,清华大学的姚克广(姚依林),北京大学的俞启威(黄敬)等等都是他家的常客。地下党员们在斯诺家里商量了“一二·九”运动的具体步骤,并把12月9日、16日两次大游行的路线、集合地点都告知斯诺夫妇。游行前夕,斯诺夫妇把《平津10校学生自治会为抗日救国争自由宣言》连夜译成英文,分送驻北平外国记者,请他们往国外发电讯,并联系驻平津的许多外国记者届时前往采访。

斯诺夫妇则在游行当日和其他外国记者跟着游行队伍,认真报道了学生围攻西直门、受阻宣武门的真实情况。他给纽约《太阳报》发出了独家通讯,在这家报纸上留下了有关“一二·九”运动的大量文字资料和照片。斯诺还建议燕大学生自治会举行过一次外国记者招待会,学生们再次向西方展示了一二·九运动的伟大意义。北平沦陷后,斯诺在自己的住所里掩护过不少进步学生,帮助他们撤离北平死城,参加抗日游击队或奔赴延安。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39A898DF3EAFC0E4.html

范文四:致加西亚的信【美】埃尔伯特·哈伯德

致加西亚的信

【美】埃尔伯特·哈伯德

天才,就是主动性的爆发。

——Holbrook Jackson

关于古巴,有个人在我记忆里就像近日点的火星一样闪着熠熠光辉。

美西战争爆发时,美国急需与古巴起义军领袖加西亚取得联系。当时他出没于古巴的崇山峻岭中,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方位,也没有任何邮件或电报能够送到他手上。但美国总统必须取得他的配合,情况紧急,怎么办!

有人告诉总统:“如果有人能够找到加西亚的话,那么这个人就罗文。”

于是他们叫来罗文,把给加西亚送信的任务交付于他。这个叫罗文的人接过信,把它用油纸包装好、打封、放在胸口藏好,乘敞蓬船航行四天到达古巴,然后趁夜弃舟登岸,消失在莽莽丛林中,再徒步穿越敌占区,于三周后现身古巴岛的另一侧,把信成功送到加西亚手中。其中种种细节我在这里不一一赘述。我只想特别提一点:当麦金利总统把给加西亚的信交给罗文时,罗文接过信,并没有问:“他在哪里?”

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他的形象应该用不朽的铜像浇注出来,矗立在每所大学的校园。因为年轻人真正需要的不是死读书本,不是听这样那样的说教,而是要挺直脊梁,勇敢地忠于职守、行动迅捷、全力以赴地去做这件事——“把信送给加西亚”。

加西亚将军虽已辞世,但还有许许多多加西亚存在。当企业正值用人之际,没有哪个管理者愿意眼看员工个个愚钝不堪——既不能、也不愿全力以赴地做事,而自己却成天为此殚精竭虑。

工作马虎、心不在焉、行事拖沓、三心二意似乎都形成了习惯;不威逼利诱、不使用不正当的手段胁迫别人帮忙,你就办不成事;除此以外,你只能寄希望于天降奇迹,派给你光明天使,助你一臂之力。 你可以就此做个试验:你坐在办公室里——你有六名职员等待分派工作。叫来其中任何一位,对他说:“请帮我查一查百科全书,把

克里吉奥的生平做成一篇摘要。”你看这位职员是否会平静地回答:“好的,先生。”然后立刻就去开展这项工作。

他绝不会这样。他会满怀疑虑地斜眼瞧着你,牢骚满腹的问:

他是谁呀?

要查哪本百科全书?

哪儿能找到那本书?

这是我的工作吗?

你怎么不查查俾斯麦?

为什么不叫查理去做呢?

这个人死了吗?

你着急查这个人吗?

要不我把书拿来,你自己查?

你查这个人干什么?

我敢下十倍的赌注跟你打赌,在你回答了他提出的所有问题,解

释了怎样去查那些资料以及你为什么要查的理由之后,他转身就会让另外的人帮他去找这个“加西亚”——最后他返回来告诉你:没有这样一个人。当然我也有可能赌输,不过根据平均概率法则,我大体是不会错的。

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是聪明人,就不必浪费唇舌向你的“助手”解释怎么去查克里吉奥,你只需微微一笑,说句“没关系,不用你了”,然后自己去查。如此缺乏独立能力、思想愚钝、意志薄弱、坐失良机、没有上进心——这些问题使真正的社会主义遥不可及。如果人们连为自己奋斗都不愿意,还怎么可能为全人类共同的利益奋斗呢?

风雨同舟的船上必须有一个领航人,但很多船员却不愿担负起这

个责任,他们害怕别人休息时,自己却要奔波忙碌。刊登广告招聘一名速记员,应聘者中十有八九拼写并不好、标点标不对——他们觉得这项技能不重要。这样的人能够给加西亚写信吗?

一家大工厂的主管曾对我说:“你看那位会计。”我问:“他怎么

了?”“他倒是个好会计,可我要是派他到城里办事,就不好说了,他也许会好好办完事回来,也可能跑进沿途的四家酒吧挨个喝一遍酒,等到了城里,就把交托他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这样的人能给加西亚送信吗?

最近,我们总听到人们呼吁要深切同情那些“在血汗工厂里饱受

压迫的人”和“和寻求正当职业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而对那些当

权者却恶语相加。

至于雇主为了管理那些懒散无能的员工,费尽心机,连头发都熬

白了,却只字不提;不论他花多少时间、用多大耐心培养这些“助手”,只要他一转过身去,这些人就故态复萌。

每家店铺和工厂都有一个不断梳理的过程。为企业利益着想,雇

主会把那些无能的“助手”陆续清除出去,有能力的则继续留用。不论企业经营状况有多好,这种分类筛选都会持续进行;经济状况不好时,就业机会减少,这种筛选就更严苛——被踢出局的永远是那些工作能力不够强、不够称职的人。这就是适者生存。利益的驱动使雇主只会留下最好的员工——就是那些能送信给加西亚的人。

我认识一个人,他有些真才实料,却没能力开办自己的公司,也

没人愿意雇用他,因为他总是偏执地怀疑他的雇主在压榨他,或有压榨他的倾向。他没有能力指挥别人,却也不听别人指挥。如果你要他送信给加西亚,他准会回答:“你自己送吧!”

今晚这个人还游荡在大街上,到处寻找工作,刺骨的寒风灌进他

破旧的外套。但认识他的人都不敢雇用他,因为他总会煽动不满情绪。

我当然知道,像这种心理畸形的人,和残疾人一样,值得同情;但我们对这些人施以同情的时候,也该为另外一群人想想,他们努力经营庞大的企业,加班不分时日,为了扶起那些懒散呆滞、愚蠢草率、没心没肺的忘恩负义之徒,转眼间头发斑白而那些丝毫不知感恩的人却从未想过,如果没有雇主们付出的心血,他们是否将食不果腹和无家可归?

我是不是夸大其词了呢?可能有吧,但当整个世界都探访贫民窟

时,我还是想为成功之人说句公道话——他们克服重重难关,带领别人奋力前行,攀上成功的顶峰,却发现这里除了衣食无忧,其他什么都没有。我曾经为了衣食而为他人工作,也曾经做过老板成天忙碌不堪,我深知其中的甘甜苦乐。

贫穷本身不代表美德;破衣烂衫也不值得褒扬;不是所有的雇主

都贪婪独断,也不是所有穷人都善良正直。我欣赏那种即使“老板”不在跟前也认真工作的人。听到要给加西亚送信,默默取过信件,不问任何不该问的话,不存任何放弃之念,除了把信送达绝无它想,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被“炒鱿鱼”,也永远不必为加薪去罢工。

文明社会长久寻觅的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无论有什么愿望都

能够得以实现。每个城市、乡镇和村庄,以及每个办公室、商店和工

厂都需要他。甚至全世界都迫切需要他——这种能“送信给加西亚”的人。

埃尔伯特·哈伯德1988

A Message To Garcia

In all this Cuban business there is one man stands out on the horizon of my memory like Mars at perihelion.

When war broke out between Spa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it was very necessary to communicate quickly with the leader of the Insurgents. Garcia was somewhere in the mountain vastness of Cuba-no one knew where. No mail nor telegraph message could reach him. The President must secure his cooperation, and quickly. What to do!

Some one said to the President, “There’s a fellow by the name of Rowan will find Garcia for you, if anybody can.”

Rowan was sent for and given a letter to be delivered to Garcia. How “the fellow by the name of Rowan” took the letter, sealed it up in an oil-skin pouch, strapped it over his heart, in four days landed by night off the coast of Cuba from an open boat, disappeared into the jungle, and in three weeds came out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Island, having traversed a hostile country on foot, and delivered his letter to Garcia-are things I have no special desire now to tell in detail. The point that I wish to make is this: McKinley gave Rowan a letter to be delivered to Garcia; Rowan took the letter and did not ask: “Where is he at?”

By the Eternal! There is a man whose form should be cast in deathless bronze and the statue placed in every college of the land. It is not book-learning young men need, nor instruction about this and that, but a stiffening of the vertebrae which will cause them to be loyal to a trust, to act promptly, concentrate their energies: do the thing-“Carry a message to Garcia!”

General Garcia is dead now, but there are other Garcia’s. No man who has endeavored to carry out an enterprise where many hands were needed, but has been well-nigh appalled at times by the imbecility of the average man-the inability or unwillingness to concentrate on a thing and do it.

Slipshod assistance, foolish inattention, dowdy indifference, and half-hearted work seem the rule; and no man succeeds, unless by hook or crook or threat he forces or bribes other men to assist him; or mayhap, God in His goodness performs a miracle, and sends him an Angel of Light for an assistant.

You, reader, put this matter to a test: You are sitting now in your office-six clerks are within call. Summon any one and make this request:” Please look in the encyclopedia and make a brief memorandum for me concerning the life of Correggio.” Will the clerk quietly say,” Yes, sir,” and go do the task?

On your life, he will not. He will look at you out of a fishy eye and ask one or more of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Who was he ? Which encyclopedia? Where is the encyclopedia? Was I hired for that? Don’t you mean Bismarck? What’s the matter with Charlie doing it? Is he dead? Is there any hurry? Shan’t I bring you the book and let you look it up yourself? What do you want to know for?

And I will lay you ten to one that after you have answered the questions, and explained how

to find the information, and why you want it, the clerk will go off and get one of the other clerks to help him try to find Garcia-and then come back and tell you there is no such man. Of course I may lose my bet, but according to the Law of Average, I will not.

Now, if you are wise, you will not bother to explain to your “assistant” that Correggio is

indexed under the C’s, not in the K’s, but you will smile very sweetly and say, “Never mind,” and go look it up yourself. And this incapacity for independent action, this moral stupidity, this infirmity of the will, this unwillingness to cheerfully catch hold and lift-these are the things that put pure Socialism so far into the future.

If men will not act for themselves, what will they do when the benefit of their effort is for

all?

A first-mate with knotted club seems necessary; and the dread of getting “the bounce”

Saturday night holds many a worker to his place. Advertise for a stenographer, and nine out of ten who apply can neither spell nor punctuate-and do not think it necessary to.

Can such a one write a letter to Garcia?

“You see that bookkeeper,” said the foreman to me in a large factory. “Yes, what about him?”

“Well he’s a fine accountant, but if I’d send him up town on an errand, he might accomplish the errand all right, and on the other hand, might stop at four salons on the way, and when he got to Main Street would forget what he had been sent for.” Can such a man be entrusted to carry a message to Garcia?

“We have recently been hearing much maudlin sympathy expressed for the downtrodden

denizens of the sweat-shop” and the “homeless wanderer searching for honest employment,” “and with it all often go many hard words for the men in power.”

Nothing is said about the employer who grows old before his time in a vain attempt to get

frowsy ne’er-do-wells to do intelligent work; and his long, patient striving after “help” that does nothing but loaf when his back is turned.

In every store and factory there is a constant weeding-out process going on. The employer is

constantly sending away “help” that have shown their incapacity to further the interests of the business, and others are being taken on. No matter how good times are, this sorting continues: only, if times are hard and work is scarce, the sorting is done finer-but out and forever out the incompetent and unworthy go. It is th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Self-interest prompts every employer to keep the best-those who can carry a message to Garcia.

I know one man of really brilliant parts who has not the ability to manage a business of his

own, and yet who is absolutely worthless to any one else, because he carries with him constantly the insane suspicion that his employer is oppressing, or intending to oppress, him. He cannot give orders; and he will not receive them. Should a message be given him to take to Garcia, his answer would probably be, “Take it yourself!”

Tonight this man walks the streets looking for work, the wind whistling through his

threadbare coat. No one who knows him dare employ him, for he is a regular firebrand of discontent. He is impervious to reason, and the only thing that can impress him is the toe of a thick-soled Number Nine boot.

Of course I know that one so morally deformed is no less to be pitied than a physical cripple;

but in our pitying, let us drop a tear, too, for the men who are striving to carry on a great enterprise, whose working hours are not limited by the whistle, and whose hair is fast turning white through the struggle to hold in line dowdy indifference, slipshod imbecility, and the heartless ingratitude which, but for their enterprise, would be both hungry and homeless.

Have I put the matter too strongly? Possibly I have; but when all the world has gone

a-slumming I wish to speak a word of sympathy for the man who succeeds-the man who, against great odds, has directed the efforts of others, and having succeeded, finds there’s nothing in it: nothing but bare board and clothes. I have carried a dinner pail and worked for day’s wages, and

I have also been an employer of labor, and I know there is something to be said on both sides. There is no excellence, per se, in poverty; rags are no recommendation; and all employers are not rapacious and high-handed, any more than all poor men are virtuous. My heart goes out to the man who does his work when the “boss” is away, as well as when he is at home. And the man who, when given a letter for Garcia, quietly takes the missive, without asking any idiotic questions, and with no lurking intention of chucking it into the nearest sewer, or of doing aught else but deliver it, never gets “laid off” nor has to go on a strike for higher wages.

Civilization is one long anxious search for just such individuals. Anything such a man asks

shall be granted. He is wanted in every city, town and village-in every office, shop, store and factory. The world cries out for such: he is needed and needed badly-the man who can “Carry a Message to Garcia”.

So who will send a letter to Garcia?

Elbert Hubbard

1899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D38B7CDC5AD474C5.html

范文五:埃德加·爱伦·坡奖

历届获奖作品(最佳小说 Best Novel)

编辑

1954——Charlotte Jay 夏洛特·杰伊,Beat Not the Bones《不打骨头》

1955——Raymond Chandler 雷蒙德·钱德勒,The Long Goodbye《漫长的告别》(新星出版社2008,南海出版公司2013,重庆大学出版社2013)

1956——Margaret Millar 玛格丽特·米勒,Beast in View《无解之心》(群众出版社2007),又译《眼中的猎物》(新星出版社2012)

1957——Charlotte Armstrong,夏洛特·阿姆斯特朗,A Dram of Poison《毒药小瓶》 1958——Ed Lacy埃德·莱西,Room to Swing《转身空间》

1959——Stanley Ellin,斯坦利·埃林,The Eighth Circle《第八圈》

1960——Celia Fremlin 西莉亚·弗雷姆林,The Hours Before Dawn《拂晓之前》

1961——Julian Symons朱利安·西蒙斯,Progress of a Crime《犯罪进展》

1962——J. J. Marric J.J.马立克,Gideon's Fire《吉迪恩烈火》(群众出版社1990)

1963——Ellis Peters埃利斯·彼得斯, Death and the Joyful Woman《死亡和欢快的女人》 1964——Eric Ambler埃里克·安布勒, The Light of Day《光天化日》

1965——John le Carré, 约翰·勒·卡雷,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寒风孤谍》(群众出版社1981),又译《受冷漠的人》(新华出版社1982),又译《冷战谍魂》(珠海出版社2006),又译《柏林谍影》(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1966——Adam Hall,亚当·霍尔,The Quiller Memorandum《奎勒备忘录》(群众出版社1990)

1967——Nicolas Freeling, 尼古拉斯·弗里林,King of the Rainy Country《雨国之王》(群众出版社1990)

1968——Donald E. Westlake 唐纳德.E.威斯莱克,God Save the Mark《天佑马克》

1969——Jeffery Hudson 杰弗里·哈德森(即迈克尔·克莱顿),A Case of Need《死亡手术室》

1970——Dick Francis 迪克·弗朗西斯,Forfeit《没收》

1971——Maj Sjöwall & Per Wahlöö, 马伊·舍瓦尔/佩尔·瓦勒,The Laughing Policeman《大笑的警察》(新星出版社2007)

1972——Frederick Forsyth, 弗·福塞斯 The Day of the Jackal《豺狼的日子》(中国电影出版社1979,新星出版社2009,同心出版社2013)

1973——Warren Kiefer 沃伦·基弗, The Lingala Code《林加拉语代码》

1974——Tony Hillerman 托尼·希勒曼 Dance Hall of the Dead《亡灵的舞厅》(群众出版社1990)

1975——Jon Cleary 乔·克利瑞,Peter's Pence《献金》

1976——Brian Garfield 布赖恩·加菲尔德, Hopscotch《跳房子》

1977——Robert B. Parker 罗伯特·帕克, Promised Land《承诺之地》(群众出版社2007) 1978——William Hallahan 威廉·哈勒汉, Catch Me: Kill Me《抓住我,杀了我》 1979——Ken Follett,肯·弗罗特 Eye of the Needle《针眼》(群众出版社2007) 1980——Arthur Maling 阿瑟·梅林, The Rheingold Route《莱茵戈德的线路》

1981——Dick Francis,迪克·弗朗西斯,Whip Hand《独臂神探》(群众出版社1990) 1982——William Bayer 威廉·拜耳, Peregrine《游隼》

1983——Rick Boyer 里克·博耶, Billinsgate Shoal《浅滩迷船》(群众出版社1990) 1984——Elmore Leonard 埃尔莫尔·伦纳德, LaBrava《拉布拉娃》

1985——Ross Thomas 罗斯·托马斯Briarpatch 《罪恶之角》(群众出版社1990) 1986——L. R. Wright, 赖特,The Suspect《嫌疑犯》(群众出版社1990)

1987——Barbara Vine, 芭芭拉·凡恩(鲁思·伦德尔),A Dark-Adapted Eye《黑暗深处的眼睛》(群众出版社2009)

1988——Aaron Elkins 阿伦·埃尔金,Old Bones《老骨头》

1989——Stuart M. Kaminsky 斯图尔特·M.·卡明斯基, A Cold Red Sunrise《清冷旭日》 1990——James Lee Burke 詹姆士·李·贝克,Black Cherry Blues《忧伤黑樱桃》(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1991——Julie Smith 朱莉·史密斯, New Orleans Mourning《新奥尔良哀悼》

1992——Lawrence Block 劳伦斯·布洛克, A Dance at the Slaughterhouse《屠宰场之舞》(新星出版社2006)

1993——Margaret Maron 玛格丽特·马龙, Bootlegger's Daughter《走私者之女》

1994——Minette Walters 米涅·渥特丝,The Sculptress《女雕刻家》(南海出版公司2010) 1995——Mary Willis Walker 玛丽·威利斯·沃克, The Red Scream《红色尖叫》

1996——Dick Francis迪克·弗朗西斯, Come to Grief《无由之灾》(群众出版社2007) 1997——Thomas H. Cook托马斯·H.·库克, The Chatham School Affair《查特罕姆学校事件》

1998——James Lee Burke 詹姆斯·布克, Cimarron Rose《西马隆河的玫瑰》(群众出版社2007)

1999——Robert Clark 罗伯特·克拉克, Mr. White's Confession《怀特先生的供述》 2000——Jan Burke 简·伯克, Bones《骨惑》(群众出版社2009)

2001——Joe R. Lansdale 乔·兰斯代尔, The Bottoms《底部》

2002——T. Jefferson Parker 杰斐逊·帕克, Silent Joe《沉默的乔》(群众出版社2007) 2003——S. J. Rozan S.J.罗岚, Winter and Night《冬天和黑夜》 (群众出版社2008) 2004——Ian Rankin 伊安·兰金,Resurrection Men《重新做人》 (群众出版社2008) 2005——T. Jefferson Parker杰斐逊·帕克, California Girl《加利福尼亚女孩》(群众出版社2007)

2006——Jess Walter 杰斯·沃尔特, Citizen Vince《公民万斯》 (群众出版社2009) 2007——Jason Goodwin 贾森·古德温, The Janissary Tree《禁卫军之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2008——John Hart 约翰·哈特, Down River《顺流而下》(万卷出版公司2010) 2009——C.J. Box Blue C·J·巴克斯,Heaven《蓝色天堂》 (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 2010——John Hart 约翰·哈特,The Last Child 《最后的孩子》(万卷出版公司2010)

2011——Steve Hamilton 史蒂夫·汉密尔顿,The Lock Artist 《天才锁匠》(广西人民出版社2012)

2012——Mo Hayder 莫·海德, Gone《走失》

2013——Dennis Lehane 丹尼斯-勒翰, Live by Night 《以夜为生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22960F20086850BA.html

范文六:埃德加.爱伦.坡

摘 要:作为西方最具影响力的恐怖短篇小说作家之一,埃德加. 爱伦. 坡继承了早期哥特小说的一些基本要素,但同时他也对这一文学流派进行了创新。他将哥特小说的情节从辽远的古堡带进了日常生活场景中,对小说中人物的心理进行深入挖掘,并将道德探索和心理探索有机地结合起来,由此创造了一个新的哥特文学潮流。

关键词:埃德加. 爱伦. 坡;早期哥特小说;继承;创新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4)-11-0-02

一、引言

埃德加. 爱伦. 坡是美国文学史上最具争议性的作家之一。他在世时曾经饱受批评,爱默生不屑地称他为“叮当诗人”,亨利.詹姆士认为对坡的严肃就是对自己的不严肃,艾略特也认为坡的智慧就是有高度天分的年轻人的尚未成熟的阶段。 然而,在大西洋彼岸,坡却备受追捧。法国象征主义诗歌先驱将坡视为知己 (郑克鲁,2003:858)。尽管饱受争议,无可否认的是,坡的作品在西方文学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爱伦坡的所有短篇小说中,哥特小说占了一定比重。然而这些小说却有别于传统的哥特小说,我们可以称之为新哥特小说,它在场景设置、恐怖效果的营造方式,以及人物类型等方面与传统哥特小说有一定差异,本文将围绕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二、哥特小说

1、哥特小说的起源

“哥特” 一词原指居住在北欧、属于条顿民族的哥特部落。5世纪时哥特人摧毁了强大的西罗马帝国,然而同历史上许多征服了先进文明的民族一样,哥特人也被迅速同化,很快失去其民族性,大约在公元7世纪以后,哥特人作为一个民族在历史上消失了。

西罗马帝国灭亡1000多年后,意大利人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和建筑家法萨里在历史的尘封中又找出哥特一词来指称一种为文艺复兴思想家们所不喜欢的中世纪建筑风格。这种建筑代表着落后、野蛮和黑暗,正好是那取代了古罗马辉煌文明的所谓“黑暗时代”的绝妙象征。这样,在文艺复兴思想家们的影响下,哥特一词逐渐被赋予了野蛮、恐怖、落后、神秘、黑暗时代、中世纪等多种含义。

到18 世纪中后期,哥特一词又成为一种新的小说体裁的名称。这种小说通常以古堡、废墟或者荒野为背景,故事情节恐怖刺激,充斥着凶杀、暴力、复仇、强奸、乱伦,甚至常有鬼怪精灵或其他超自然现象出现,小说气氛阴森、神秘、恐怖,充满悬念。这种小说之所以被称为哥特小说。

2、早期哥特小说

这一概念,狭义地,是指创作于1760 年至1820 年之间、并主宰了那一时期小说市场的一组英国小说。它们最显著的共同特点是:注重营造恐怖气氛,以古式建筑物为场景,大量运用超自然因素,塑造高度程式化的人物,并在悬念的制造和手法的奇异化方面力求完美等。其代表作家,如霍拉斯・沃波尔、安・拉德克利夫、马修・U 易斯等,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不为主流批评所关注。然而,随着20 世纪西方文学批评领域中泛文化研究的兴起,“哥特”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受到重视,这使得许多原本被视为肤浅的通俗恐怖读物的哥特作品日益进入学者们的研究视野。为了指称明确,笔者将上述18 世纪英国哥特小说统称为“早期哥特小说”。

三、坡对早期哥特传统的继承

正如一些早期哥特小说的标题,如《奥托朗托堡》、《尤多尔芙之谜》等所揭示的那样,早期哥特小说通常将其背景置于古代建筑中,这些建筑通常充斥着各种超自然现象,使得这些小说的基调阴森可怖。这一基调仍然存在于坡的哥特故事中。如《厄舍府的倒塌》中风雨飘摇、阴森恐怖的古宅、《一桶白葡萄酒》中尸骨堆积、令人毛骨悚然的密道。

早期哥特小说中通常充斥着谋杀、暴力、复仇,等暴力情节。如在《泄密的心》中,叙述者残忍地杀害了与之生活在一起的老人,其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有着一双蒙着层薄膜的、浅蓝色的鹰眼,使他恐惧。

四、坡对早期哥特传统的发展

1、背景的转移

早期哥特故事通常被置于鬼魂萦绕的、充满超自然现象的城堡和修道院中。这一背景从奥托朗托堡开始逐渐成为哥特小说的一个基本要素。其目的是要在读者心中引起恐惧之感。如《奥托朗托堡》中的建筑总是充斥着阴森的密道,供其中的人物暗中进进出出。尽管这一趋势在坡的小说中得以保存,然而,在坡的大多数哥特故事中,故事情节从遥远、古老的城堡搬到了日常情景中,如《泄密的心》、《黑猫》中的家庭场景,《威廉. 威尔逊》中的学校。

2、对效果统一的重视

在他1846年写的一篇名为《创作的哲学》的论文中,坡认为篇幅、效果的统一以及高度的逻辑性对于优秀作品来将是必不可少的。坡的哥特故事实际上是其创作哲学的实践。与早期哥特小说不同,坡的哥特故事明显要简短得多,读者通常能一气读完。而且,这些故事逻辑相当严密。这一特点在《泄密的心》和《一桶白葡萄酒》可见端倪,前一个故事的第一个单词“真的”是对其罪行的承认,从而设定了作品的整体风格。这一声明立即抓住了读者的眼球,将其带入故事情节中。 从这一部分开始的每一个词都推动着故事向前发展。从这一角度来看,《泄密的心》或许是最符合坡对于完美小说的标准的(Quinn&Arthur Hobson,1998:394)。在后一个故事中,叙述者的第一句话:“福吐纳托对我百般迫害,我都尽量忍在心头,可是一旦他胆敢侮辱我,我就发誓要报仇了”明确了该故事的效果,即复仇。 故事的其他部分则是讲述者对福吐纳托报仇的细节的叙述。从而使得这一故事紧凑且摄人心魄。反观早期哥特小说,其结构松散且通常具有多重主题。

3、人物创新

早期哥特小说中的主人公不论善恶都是正常人,换句话说,他们没有精神方面的疾患。如《尤多尔芙》中的艾米莉和蒙托尼,前者美丽绝伦,温柔善良,而且身材纤细优雅,酷爱书籍、大自然、诗歌以及音乐。后者则沉闷、傲慢、工于心计,为了获得舍隆夫人的财产,他伪装成一名意大利贵族,俘获了她的芳心。在其阴谋得逞后,他将艾米莉和舍隆夫人囚禁在尤多尔芙堡中。相反,坡的哥特故事中的主人公通常精神错乱,如《厄舍府的倒塌》中的罗德里克.厄舍,他患有一种不知名的疾病,并且其疾病的更深层的根源在其精神和道德中。无独有偶,《泄密的心》中的叙述者声称患有一种造成感官过度敏感的疾病,这导致了他对有着一双“鹰眼”的老人的残忍谋杀。   4、恐惧来源上的突破

在早期哥特小说中,如《奥托朗托堡》,《尤多尔芙之谜》,恐惧感往往是由超自然现象、古老的诅咒等引发的。 如《尤多尔芙之谜》中在舍隆夫人死后所发生的令人恐惧的巧合事件,以及《奥托朗托堡》中的古老预言。坡则关注人物的心理,坡的批评者通常将他的作品成为“德意志”故事,对此,坡回应道“我的故事中的恐怖不是来自外部环境,而是来自灵魂”(奎恩,1995:166) 。如在《厄舍府的倒塌》中,坡探讨了“灵魂恐惧”,尽管恐惧也来自于古宅阴森的氛围以及各种超自然现象,这种恐惧主要是由于罗德里克反常的心理―感官过敏以及疑病症。最终这种精神上的疾患促使他亲手将妹妹活埋。同样,在《贝蕾尼斯》中,埃加乌斯对其堂妹的牙齿的异常迷恋最终导致他拔掉了她那“32颗小小的、洁白的、象牙般的东西”。

5、道德探讨方式上的突破

早期哥特小说总是以惩恶扬善来宣扬美德,如在《奥托朗托堡》中,主人公曼弗雷德错杀了自己的女儿玛蒂尔达,使得他抱憾而终,另一个主人公―善良的西奥多则成功地获得了伊莎贝拉的芳心。坡对道德的讨论主要是通过探索其主人公的心理来实现的。《黑猫》中的第一人称叙述者一开始是一名动物爱好者,然而,随着他逐渐养成酗酒的习惯,他最终变成了一名冷血杀手,残忍地将其妻和猫杀害。事实上,主人公在挖掉猫的眼睛后也曾对自己的残忍感到懊悔不已,然而这种懊悔很快就屈服于暴怒无常,他也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动机。叙述者的心理反映了善与恶的冲突,从而将读者的注意力吸引到人性的阴暗面上来并呼吁读者积极追求更高的道德品质。

五、结语

尽管坡在世时饱受争议,但在他去世后,坡被誉为侦探小说之父,科幻小说先驱,心理恐怖小说大师,美国首位伟大的文学批评家。正是坡将哥特小说的场景从恐怖阴森的场景搬到日常生活情景中,对人物的心理进行深入的探索,并将道德探索和心理探索结合起来,从而开创了哥特小说新的趋势―恐怖的内化. 坡对后来的哥特小说作者产生了重大影响,如史蒂芬.金、洛夫克拉夫特等。已故电影导演希区柯克也承认坡的哥特小说是其灵感来源之一。到目前为止,西方的坡研究方兴未艾,坡的哥特小说仍然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其中一些还改编成了漫画甚至音乐剧。

参考文献:

[1]Edgar Allen poe,the philosophy of composition,graham’s Magazine,vol.XXVIII,no. 4,April 1846,28:163-167.

[2]Quinn,Arthur Hobson. Edgar Allan Poe: A Critical Biography. Baltimore: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8. p. 394.

[3]郑克鲁。 《法国文学史》。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858页。

[4]奎恩编,倪乐,曹明文,译。坡. 爱伦坡集: 诗歌与故事。北京: 三联书店,1995.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B85F5DC937F1A66A.html

范文七:净空法师法语大预言家爱德加凯西

净空法法师 语大预家言爱加德 西凯

空师法法语: 净空法师语法:预大言爱德加 家凯西

1 德艾.凯西,格美人国,是他近代权威预言家。他的的部全档案,在我电视报导曾经看过, 当相观可,像个图书馆一样,一全是事完实他。不医生是,般一医 生有法子没治的病疗到他,里那都他被治。好

2们在外我国到很看医多生用眠催来疗,但都是治被催眠的自己人出说源。病凯西 不的,是西是凯在己自深催度之眠下有一个,灵附在他身。这个上的层次灵不高 只,我们比高人个层次,可一这个灵能是到走人身体病里去观察,面然藉着 他的身体,把病后源和治疗方法的出来说。

3凯给人治病,西国美人都相那是信真的。他在一当中给人生治,总病有一万 共千四个多例。最难得的,他每案份一治的病经、历告报完整都地存保现到,他 在一有个图书馆藏收他这的资料。他过世大些概半有世个纪,一直到现了在还,有 许多许人在多图书馆他里究研。

4

在几我前读过年灵魂《转的生秘》奥本这,书本书记这录艾了格德.西凯的 疗报医告在报。当中,对告口于所造业果的,他是报非常地肯定他。给人治病案 的,很多都是例过生中去造所的业口,一这生得病苦。可见的口业最是容犯易的,也是最 重!的

5凯说西 :“人人之与间, 与人物万之间 ,定决有没偶的发事。情 他清楚明了” 一,人在个一生当所中有一切遭的遇,都有是前的因所,他以常常劝大众要导善 心、善言、以善,行对一待苦难切生众

。6 一般人

往往遇到,幸的人、不难的苦人不但没,有怜悯心不,给予帮助肯, 而反灾乐祸,幸在旁边看笑;凯话说西,你是要这种有心态,来你生定会受像肯他 样的果报!“欲一来知果,今生世作是”,他的说法者和佛经上的讲完全应。相

1

7前世造了“善不因今生,受要善不的果报,”他本书这讲的就因是果应报这 。是外人的因国报应的果录记每,个案都是真人真事。例佛讲法因果“三通世” ,西把凯证它出来了明!

8 凯

在书中西提到,也个人一要只心真地、诚清,没净恶念有肯为一,切生服 务,他就众够能得到远永健的康身体这就是佛。在经常讲的上,依“随着正报报 转、”境随“转心。”

法师法空: 语空法净法语师:亏就是吃占宜便1 修行,头一个 就懂要吃得是亏福我,意愿吃、我愿意上当;不亏肯亏吃、不肯 上的当人能修不。行 2 际上实肯吃,亏肯上当、的人都天升都到、乐极界去世了;肯不吃亏不、肯 当上都的饿鬼道到、地道去了狱所,以底哪到吃个了,哪个上亏当,我们了己清 自楚清楚、明明白。 白 世3一般间人,

多用伪的心, 虚他总想处处别人一占点便宜 ,都这狂是、妄 自尊、自大、 傲的慢气,习这于属业。 4 佛障在经上常说常我,们夫凡障业深,业障重怎么的?来量太心,小造作量无 无的罪边。如何消除业这些业?最妙障的方法心,拓量,开业障就没了有。们一我 定把要心拓量,为开整个法佛着,为想切一众真生利实益想着,这对就。了 佛教我们5施,舍布舍。得财,得财一的比舍的多定这,头里利有,多舍润多, 得少舍少;所以除了自得生己所活需外,之统统去施布决定,不亏。 吃6 佛对这个情事看清楚得世间人,以不所做敢是,不解事了实相真唯恐自己吃 ,亏了,结自己果的真了吃大!亏你怕不吃亏,便宜可那大占,了这要晓得,这个是 实事相真 。7诸 位一要听定的教诲,佛相信所佛的说话句真句实,一点这非常非常要!信重佛 ,才有能就成特。是净别宗土信愿行,,不相你,你那信愿就不是个的真你 ,的也行不得力会,所以一要定相信 8 要晓。得吃上亏是我当们增上缘,替的我消灾免难,消我们们罪业的好,情不 事是坏情事,何一必要处定去占处宜? 便9真 信正佛的决定人不会有心,贪真信正佛的人地决心定净。心为清什么会清 净?觉是心净清。信心清净!的带 行现这是我,特别们记要住!的不心净是清生往大障碍的,行现恼特烦别重的人要留 ! 意0 念佛1生净土最起码条的件,是要能伏恼。烦业往带,生能要伏恼,绝对不烦1 1我 心不清净,们别与人相干不,亏的是吃自己,伤的害自是!己我闻们佛到 法是千百万劫遭遇难,这一遇生到了,你是佛成机的;会要是你善不运用于,把这个机会空过, 真可惜,实那在在的可实! 1惜2 们一我在生间,要存世心,做好好,事宁吃亏,不要占人家愿的宜,求个便2

么什?个“求命临终时,不颠心倒。 1”3 人生在,数世十寒,吃一暑点算亏什么?这一能生往生到方西极乐世,界 有那多的受大用!眼前算吃就一子亏辈吃、几十年个,那亏得算了什? 14么诸 一位要定真用心,诚不能虚假意情;情假虚意吃,亏上的是当己自决定,不 是别。人你 不得懂吃是亏,福 认为你便宜是福报,占 其实,吃亏才 真正福报是 ,占便宜是害! 祸1 佛菩5对待一切人萨是用真诚之心都所,以我们学佛菩萨要待人,物接用诚 之真心,决不定用能伪之虚心。真诚心待以人物接,们在佛我法能才门入。 6 诸位1要住记,人别虚情用意对假我,要用我真诚心对,为什他么?为我因要求 生方西乐世界。极17 他不要 求西生方极乐界,世那是他的事!不情说他用能虚的伪对心,我我也得 用这心对个他,好了那他,

要到三道,我也得恶他去,跟不是这痴吗?愚18 们咱这生一的寿命多一顶年,百我吃百一的亏,上年百一的当,年我来生再不上当, 再吃不亏,到我方西极世乐去了。这界个亏吃当上,我们心情甘愿绝, 不较,计有我的目我,标我要佛照的去做,这话子样自才己成能。

3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1D3F8127C5B804C9.html

范文八:埃蒙·凯伦“公民教育与道德政治”观评析

作者:孙兰芝

国家高级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2003年04期

埃蒙·凯伦博士(Eamonn Callan,1953--),加拿大籍爱尔兰人,现为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是近年来西方社会教育界较有影响的年轻教育哲学家,有“世界一流教育哲学家”之誉,其政治思想倾向于现代自由主义流派。1997年年底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专著《培育公民——政治教育与自由民主》(Creating Citizens-Political Education and Liberal Democracy),这是作者当时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任教期间由加拿大政府资助的一项研究课题。这部著作主要阐述了公民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以及学校教育对儿童在道德和政治培养方面所起的作用。他强调实行自由民主政治的任何国家都应当在教育政策中尊重宗教和文化的多元性,否则就会背离作为民主政治基础的自由与宽容精神。他认为:使自由与宽容精神世代相传并发扬光大、忠于自由民主的独特价值应该成为必不可少的教育目标;从长远来看,政治教育就是要确保自由民主的精神要素世代相传;从现实来看,又要宽容地对待可能威胁自由民主精神的各种言行和信仰。他的思想理路切中西方教育和社会问题之肯綮。

本文所介绍的就是凯伦博士在《培育公民——政治教育与自由民主》一书中所阐述的与公民教育密切相关的自由政治、政治道德、多元主义、自由民主、自治和政治教育等理念的新涵义及其相互关系,同时扼要分析了这些理念形成的基础和社会背景。

一、自由主义与公民教育

自由主义一直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自从19世纪初,西班牙政党首先使用“自由主义”一词以后,“自由主义”开始在欧洲和北美广泛流行,成为一种资产阶级思想派别的代名词。自由主义的发展出现了各种形态,如19世纪以前传统的自由放任主义,20世纪以贝勒兰山学派为代表的经济自由主义(也称自由至上主义)、30年代罗斯福的“新自由主义”、70年代以来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和70年代末以来以里根、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保守的新自由主义”等诸种表现形式。自由主义的实质和共性是:弘扬个人自由的理念,提倡宗教宽容,捍卫思想自由,要求放松经济管制,建立民主政治;强调个人自由、理性至上、限制国家权力等。从总体上说,自由主义是一般政治哲学,是资本主义社会主流的、基础性的意识形态。

20世纪以来的自由主义统称为现代自由主义。现代自由主义虽然仍以维护个人自由为核心,但是为了适应20世纪西方社会发展的需要,其理论基础、政治主张,特别是对国家的态度与传统自由主义已迥然不同。现代自由主义力求把个人自由与公共利益、个人自由与社会发展相统一,纠正以往过分强调个人主义的倾向。有些自由主义者提出:“国家应该成为整个道德世界的捍卫者”,“个人应该加强道德特质”。伦纳德·霍布豪斯提出,任何改革都应当“把一种新精神输入人们的行为,这种精神是对公共的善的情感,是先全体利益后个人利益的意愿,是对人们彼此信赖的确认”。(霍布豪斯:《论劳工运动》英文版第4~5页)

20世纪50~70年代是美国推行福利政策的时期,为了阻止可能产生有害后果的行为,国家把社会中的一切行为都视为自己的责任,政府不断扩展干预的领域,试图包揽一切。因此,一方面出现了政府对一些社会事务干预不当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出现了有些承诺政府兑现不了的问题。这样就引起了一些民众的愤懑和对抗。同时,国家行为脱离监督、有法不依、违法侵权的现象也多有发生,严重地威胁着作为民主政体的自由主义思想的基础。从70年代开始,民权运动、反战运动、“新左派”运动此伏彼起,震荡着整个美国,并与经济危机交织在一起,沉重地打击了在美国日渐强劲的现代自由主义思潮,动摇了人们对现代自由主义的信念。自由主义的福利政策也受到抨击。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1921~)正式出版了《正义论》这部巨著,从美国的现实出发,以抽象思辨的形式发展了传统的契约论,提出“作为公平的正义”的理论,对一个理想社会应当确立的“正义原则”作了逻辑严谨、高度思辨、富有现实针对性的系统阐发,论证了平等自由、公正机会、公平分配、义务职责等一系列问题,坚定地维护了现代自由主义原则,使现代自由主义的发展步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1993年,罗尔斯的又一力作《政治自由主义》(原文:Political Liberalism;中译本:译林出版社,2000年,万俊人译)出版。在这部著作中,他坚持并修正了他在《正义论》中阐发的正义原则,并从根本上修正了其哲学基础。罗尔斯认为:在现代民主社会中,互不相容、无法调和的宗教、哲学和道德学说,多元地共存于民主制度的框架之内,而且自由制度本身就强化、鼓励不同质的学说的多元化,并被视为自由民主社会的基础和永恒状态。自由民主社会作为一个“秩序良好的社会”,如何使自由平等的公民既保有相互冲突、互不相容的生活观和价值观,又共处于一个稳定而公正的社会中?这就是罗尔斯给自己设置的难题。罗尔斯对“秩序良好的社会”作出了新的解释,他认为:“秩序良好”不再是社会归依于某种基础性的道德信念,而是共同认可的一种政治正义观念。

现代自由主义对教育观念会产生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罗尔斯作为蜚声世界的当代著名政治哲学家,成为现代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主要代表,被称为20世纪西方政治学领域的一代宗师,其政治思想理念颇为凯伦博士所关注。凯伦在《培育公民——政治教育与自由民主》一书中结合《正义论》与《政治自由主义》的主要理念,系统地阐述了他的“公民教育与道德政治”观。

凯伦首先概括指出:关于自由民主的政治辩论大多限于如下一些问题:追求物质的富足、保护公民的平安、对自由的尊重以及财富的公平分配与个人权利的平等,等等。关于教育的政治辩论亦是如此。我们谈论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如何有助于培养更富有创造力的劳动者、减少那些使我们的城市深受其害的暴力和不法行为、满足人们为子女争取不同形式教育的自由、促成更加公正的分配方式等,都是相当重要的问题。

一个令人羡慕的、富裕而和平、又具有最好的财富分配方式的社会,是一个多少代人所追求的社会。我们需要自由民主政体赋予的特别权利——参与政治、自由表达感情、自由从事宗教活动、在法庭面前人人平等以及其他由法律赋予的权利。但是当选举进行时,几乎无人肯于不厌其烦地去行使投票权。大众媒体忽视政治,因为他们所迎合的消费者并不在意政治。为权力而激烈竞争的党派受到几乎同一群政治精英的赞助,因此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能将一个党派和另一个党派区分开。言论的自由已沦落到如同一个幽灵,已不再被普遍用来为善行与权利而进行富有远见卓识的辩护。的确如此,因为人们或者对善与恶的问题漠不关心,他们只将生活的目的看做是个人愿望的满足;或者坚定地固守一个特殊的教条,觉得与见解不同者对话实在是令人反感或毫无意义的事情。这个世界仍然蕴涵着前一个社会太多的宗教、种族、伦理道德的多元性。尽管人们尊重彼此的合法权利,但又尽量避免与政见不同者为伍,因为他们彼此视如寇仇。当跨文化差异的交往不可避免时,人人都试图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从对方那里捞取好处(或者尽可能地置对方于死地)。

自由民主政体在这里似乎处于崩溃的状态,因为曾经使民主政体充满生命力的人所共享的公共道德已荡然无存。民主政体只是作为一个毫无意义的“禁令体系”或作为敌对群体之间互相妥协的一个“暂时解决办法”而存在。人们拥护它仅仅因为这种拥护服务于他们的利益。我们或许会觉得这个社会实在可怕,因为它无视逼近其公民的糟糕命运。在这个世界里,某些广泛蔓延且嚣张的不良文化倾向愈演愈烈,具有补偿性的文化资源已经消耗殆尽。

相信自由民主就是相信自由平等的公民权。我们需要的是公共政体的发展,这种政体要以在我们理想的基础上能够证实的方式发挥作用。我们全都赞同自由平等的公民权肯定需要某些社会规则的保障,比如依法保护言论自由的权利,等等。同时,自由和平等的公民权也包含着我们想要成为善良的人,以及我们鼓励或教育自己的孩子要成为善良的人等内容。

现在失落的是一种特殊的政治文化。更确切地说,是一种人所共享的公共生活方式,它是由人在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态度、习惯、能力的集合体所组成的。什么样的生活是真正的生活?它不仅仅在表面上看是美好的,而且应该表现为人们普遍有一种愿望:既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看法又倾听对方不同的想法;一种对公民美德的主动承诺,以及在判断如何提高这种美德时所具有的自信与能力;一种对同胞的尊重和对共同命运的认知。这种尊重与认知超出了种族和宗教的部落局限。当然,在人们的生活中,种族与宗教所具有的价值也是充满活力的,是不能否定的。

上述这些与心理特征相关的因素组成了“公共道德”的概念。当我们思考政治活动的真正目的时,有时会忘记一个事实,这就是政治秩序的生命力取决于一种导致特别的理想性格的教育。自由民主政治应该就是道德政治:在一个自由民主政体内,培育有道德的公民就是一项必需的事业,在其他任何政体内也同样需要如此。

二、自由政治与道德政治

凯伦指出:“基本的政治价值需要一种特殊的道德教育。”这一观点与一些政治保守主义的看法大相径庭,比如说,保守主义主张按照塑造人类精英的某些传统标准去塑造公民,而“自由政治”常常被描绘成缺少特殊的道德理想。如果我们考察道德政治的具体表现的话,“公共道德”和“基本的自由价值”二者需求之间的不相容性似乎就更加明显了。罗伯斯比尔(Robespirre)是一个最佳的例子:

罗伯斯比尔的老师们对他的政治教育一定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最终他把自己当作一个“救世主般”的教师,向学生大张旗鼓地灌输道德。他构想的“革命”本身就是一所学校,惟有在那里道德可以使知识增值。他津津乐道于“恐怖”与“道德”都是进行自我完善的不可或缺的部分,认为“没有道德,恐怖是有害的;没有恐怖,道德是无能的”。

罗伯斯比尔的例子是政治“左翼”们在思考公民权问题时所犯的一种常见病的典型案例,有人将这种病称为某些人的“不负责任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这些人认为:“如果人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就不会有他们现有的问题——因此,让我们培育一个新人吧!”我们可以说“自由政治”与生活受其约束的人们的性格没有关系。一个自由的人民政府无所畏惧,因为它并不依靠任何特殊的道德说教,国家也不在各种琐事上干预人们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有时会认为“自由政治理论”体现出一种对教育与性格的关系问题冷漠的原因,可以说“自由主义是关于适当限制国家权力的理论,而不是关于儿童教育内容的理论”。

如果我们将自由民主社会与一个坚定地“将自己置于一条不同的道路上”的社会相比,例如与一个受神职人员控制的国家加以比较的话,一个很大的差别在于:一个是在民主政体下人们可以选择蓬勃发展的多样化的生活方式;另一个则是在受神职人员控制的国家人们生活在比较狭小的范围内、并且必须服从神权制度下正统道德说教的束缚。对这一差别的一个明显的解释就是:自由民主国家不主张反对道德生活的信仰,容许其公民在非常宽松的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选择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宗教国家则按照一个固定的所谓“健康的模式”去塑造和调教公民的性格。

我们再对“神权政体的千篇一律”与“自由政体的多元主义”二者间的差异换一种解释。在一个自由社会里,多样化的一个强大渊源是其政治制度所依赖的特殊的良好的性格教育。对严肃而独立的道德批判主义的培育以及培育过程所需要的想象力的扩大,将自然地导致人们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国家应当在管理其公民依法选择多样化生活方式方面不偏不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原则。在许多情况下,这可以理解为是对自由民主文化所倡导的性格理想中的“无限制”和“多变化的”性格的尊重。

就公立学校学生是否向国旗敬礼一事,美国高级法院做出过两个著名的裁决。学者对此看法不一,有人认为,这一事件表明美国人偏离了共和政体的道德政治。Felix Frankfurter法官认为:开除不向国旗敬礼的学生的做法履行了一项合法的政策,此项政策旨在促进人们珍视公民生活的历史延续性。但此后不久,Robert Jackson法官批驳了“学生有义务向国旗敬礼”的观点,其理由是:按照美国的宪法,没有任何官员(不论其出身高贵或低微)可以解释在政治、民族主义、宗教和其他观念问题上什么应该是正统的观念。前者代表着美国盛极而衰的共和政体式的爱国主义的声音,而后者则是势力尚弱的市民政体的先驱。Jackson的观点主要是强调关于政治道德培育的问题,并不是反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程序的公正性,而体现爱国主义的方式也不是唯一的。将一所不强迫孩子们参加爱国仪式的学校与一所强迫孩子们参加爱国仪式的学校相比,前者培养出的孩子不一定就缺少爱国主义,或许他们的爱国主义一样强烈,而它们的教育方式却不同,前者强调要更强有力地维护个人权利,更加尊重一个自由社会所培育的多元性。Frankfurter与Jackson之间的胜败未定之原因,不在于学校作为道德政治的舞台是否被正确理解了,而在于我们应该如何解释道德,以及如何解释特殊的教育实践。

凯伦说,对自由爱国主义的解释也是他所捍卫的道德观念的一部分,他对“正义”的理解是同信任、共有和慷慨等价值观联系在一起的。这一解释多源于Rawls在《正义论》中对“社团道德”的建议性描述。

赞同自由民主体制需要特殊的道德教育的观点,却给什么是教育的根本问题留下了众多分歧的空间。20世纪80年代,在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政治“右翼”人士中,兴起了一股“公民权”热,就其规模来说不大,但参与者都是著名的、有一定影响的少数派。他们所关注的是:促进公民遵纪守法、鼓励为公共服务的精神,以补偿随着福利国家之后而来的社会痛苦与混乱。Terence McLaughlin曾建议将公民道德观用“由小及大的解释连续线来粗略地加以勾勒”。对指向连续线“最小”一端的解释是:在公共责任或参与方面,对公民没有任何要求;对接近“最大”一端的解释是:正像罗伯斯比尔所希望的那样,以某些自我牺牲的奇思异想强加给公民更多、更大的要求,最大限度地剥夺公民个人的全部生活。其他分歧不便于用连续线来加以解释,因为它们是关于政治道德内容的,而不是关于政治道德所要求的责任范围的。我们一致接受自由民主政体需要政治道德的观念,但在道德范畴与内容上则各自坚持各自的立场。自1971年Rawls的《正义论》发表以来,他的“正义论”对“讲英语的国家”(及其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哲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由该理论派生出的大量的第二手文献大多归功于Rawls的“作为公平的正义”的论述。这些论证支持了坚定地主张人人平等的原则,这是为在一个基本的社会结构内,制定自由和其他善行的分配制度而设计的。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Rawls一直声称他的“作为公平的正义”,植根于一个更加基本的民主公民权中,就是所谓的“人的政治观念”。作为Rawls理论基础的公民权价值已经被广泛接受,并且公民权概念中的道德要素“理性的理想”已得到其他哲学家的发展。

凯伦博士认为:他个人对“理性的理想”的解释和运用,将可能引发一场关于自由民主政治中首当其冲的个人道德问题的非正式辩论,他把他的观点称之为“作为理性的正义”。他所构想的正义的道德,并非如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是排列整齐的道德微积分的应用。“作为理性的正义”汇集成群体内相互支持的习惯、愿望、情感习性以及智力才能,即人们的群体活动需要敏感的判断力。未来的公民需要增强对同胞的凝聚力,因为他们的经历和身份使他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政治问题。我们必须培养人们具有一种对合理差异的尊重、一种需要温和与妥协的精神。我们必须树立一种“设身处地为实现别人的权利着想”的责任意识和一种“以个人的权利保护自身”的尊严意识。所有这些都可以被包容在正义的理想中,但是我们要牢牢地记住:这种理想对于道德的选择来说,并未简单地掌握着主控权。

三、自由民主与政治教育

凯伦还认为:他为之辩护的对政治道德的解释,显然是为凝聚一个自由社会所接纳的宗教信仰和种族的多元化而设计的。然而在自由民主政体下,多元化的另一个渊源是不可以用特殊的公共道德的“无限制”加以解释的,多元化是我们容忍多种生活方式并存的结果。自由政体所行使的权力,绝不容许以道德的方式加以行使。按照自由民主的准则来说,有时权利被容许代表应受谴责的信仰和行为来行使。在类似的情形下,宽容一旦被证实合乎道义,它将必然地延伸,以促进人们对应受谴责的信仰和行为的认可,这也是教育的目的之一。家庭是一种富有说服力的教育场所,但无人建议我们应该使自由道德成为为人父母者必须具备的一个资格。

这使我们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自由社会必备的特征之一是赋予全体公民一整套特殊权利的扩展,包括自由、结社和政治参与的权利。但是,一旦公民使用这些权利去保护或推动他们所珍爱的不同的生活方式的话,可能给自由民主社会造成威胁的形式也是多样化的。如果国家在教育中的角色是保持对于道德规范的忠诚,在两难中就会找到一条出路。对于永远忠实于自由民主和代代相传的价值需要来说,意味着要有所得有所失,在某些方面就要舍此无他。人所共享的教育目标的存在,对这些目标的追求与某些公民的坚定信仰相抵触,就是两难的选择。国家必须赋予家长更大的基本的自由,以使他们可以向孩子们灌输宗教信仰和善的观念。同样,国家必须容许见解相同的公民社区去建立可以反映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的教育机构,即使这种生活方式需要与广大的社会政治文化有某些疏远。我们如何既能够尊重共享的政治道德的承诺,又能够尊重通常与道德处于紧张状态的多元主义的存在?教育政策将以何种方式才能对公民权利与培育公民的任务负起恰当的责任?这些应该是我们探讨“教育与道德政治”关系的最为重要的问题。

这里所论述的是自由民主政体下的政治教育。没有一个自由的人愿意接受一个不尊重自己参政权利的政体,也没有一个民主政体的真正拥护者对于除自身公民角色以外的、理应拥有的自由漠不关心。尽管在自由主义和民主之间存在着道义上牢固持久的联姻,二者婚姻协议的达成仍是一件颇具争议的事情。

争论的核心在于对“平等的公民是自由的”这一认识的理解。对于那些倾向于在民主政体下“自由主义至上”的人来说,公民的自由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必要的个人空间,这一空间使得他们可以凭借违反常规的行径,为自身创造富有意义的生活。即使“自由的永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多数人服从于它的愿望,但公民参与的道德原则、对共同责任的接受和对共同目的的尊重,并不能满足一切。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Dewey)不断地强调:民主是一种生活的共享方式,而不仅仅是政府的行为方式,他不容忍一切缺乏“社会性的”教育,强调应优先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在民主政体中,民主的东西要使自由的东西黯然失色。

“自治”或“理智的自治”的价值是理解什么是将自由与民主原则恰当地联系在一起的关键。凯伦论述了以政治道德为先决条件的“自治”的概念,他认为:具有先决条件的自治不能局限于政治范畴内,它将无孔不入地影响我们政治之外的生活。Gutmann恰如其分地称之为“民主的不和谐”,并指出这种“不和谐”受到两方面附加因素的极大强化:首先,即使一个范围很广的道德自治是政治道德所固有的,但其自由的发展可能常常与那些同样的道德所需要的公民责任相抵触。自治的行为不一定会导致每个人都按同一种方式生活,公民交往的主要空间就在这种生活中。在民主政体中,政治教育将不鼓励公民的疏离;但是它也不能因为没有拒绝履行对个人和集体自治的承诺而收回成命。其次,需要维护的自由政体,也将尊重人们自愿放弃必须遵守的政治道德所固有的自治理想,而追求以多种方式生活的权利。民主道德与自由多元主义一般地说是可以调和的。但是,这种调和关系比我们所希望的要紧张得多和不稳固得多。自由主义与民主的联姻是不稳定的,这种不稳定关系在我们的教育思想和实践中无疑是显而易见的。

结语

凯伦博士客观地分析了西方自由民主社会的现状和存在的突出社会矛盾,为我们认识现代资本主义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他对西方社会现存社会问题的忧虑以及对加强公民教育以保持民主社会健康稳定发展的现实思考是富有启发性的。

现代社会,在经济上是市场经济,在政治上则是民主政治。在今天的中国,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结合。民主政治作为现代社会的政体形式,是建立在个体比较充分发展的基础上的,并且是以公民权利至上的基本理念来支持的。其优势在于:一方面,它能够使所有个体自由而独立地发展;另一方面,又能以特定的制度尽量保证避免个体之间大量的冲突发生,或者合理解决已经发生的冲突。

近二十多年来,波浪壮阔的改革使我国社会发生了由道义性向功利性、由封闭性向开放性、由单一性向多样性社会的深刻转变过程。我国社会生活出现了多样化的趋势,主要表现在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的多样性。社会生活的多样化引起了人们思想观念的多样性,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和差异性明显增加。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生活方式的多样性,容易导致国家意识、集体意识、负责精神和奉献精神的减弱,容易引发自由主义、分散主义等。

面对我国加入WTO,将更深刻地融入国际社会的新机遇,面对整个社会和人们精神世界的深刻变化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如何坚持尊重个人合理权益与承担社会责任相结合;如何坚持注重效率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相协调;如何坚持思想多样性与导向性要求结合起来。就此而言,西方社会对公民权价值尊重的理念、处理多元化与民主政体关系的方法是有借鉴意义的。

作者介绍:孙兰芝,国家高级教育行政学院社会科学教研部主任、副教授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7DA18482C84618EF.html

范文九:埃德加·斯诺研究综述

作者:孙华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年09期

30年前,对埃德加·斯诺的研究大多是以宣传介绍和资料整理为主的纪念性文章。近几年来,对斯诺具有学术价值的研究才逐渐增加,分析的角度有斯诺与中国革命、斯诺与新闻教育、斯诺与新闻业务、斯诺与文化传播等。今年是中美建交30周年。长眠于北大未名湖畔的“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为中美建交付出了毕生的努力。对斯诺进行研究,特别是关于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尤其是北京大学在斯诺方面的研究更是责无旁贷。

一、斯诺研究的缘起和发展

20世纪80年代以前,对斯诺的研究大多为回忆性的文章,停留在宣传介绍、收集资料的初级层次。对斯诺的研究真正转入学术界和规模化,还是近十几年的事情。这一转变是以埃德加·斯诺逝世10周年的纪念活动为契机的。1982年2月28日,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协等单位组织的“纪念埃德加·斯诺逝世10周年大会”在北京大学举办。随后,武汉地区在全国率先举行“斯诺学术研讨会”,发起对斯诺与《西行漫记》的研究,对聚集国内的斯诺研究力量起到了开创作用。斯诺研究在国内的第一部论文集《纪念埃德加·斯诺》由新华出版社在1984年出版。这个文集所选文章主要包括:中央领导同志及斯诺亲友在北京大学纪念斯诺逝世10周年大会上的发言;全国主要报刊发表的有关纪念斯诺的文章;提交在武汉召开的我国首次纪念斯诺学术讨论会的部分论文;一些斯诺的生前友好专为该纪念文集撰写的文章。这部文集的第四部分有14篇评论和论文,展示了国内外学者对斯诺和斯诺作品进行学术研究的最初成果。

1.斯诺纪念活动推动了斯诺研究

在斯诺纪念活动的推动下,斯诺研究对象逐步扩展到“中国的学者、记者、作家、报告文学工作者同外国同事们”。1984年,“中国三S研究会”(即中国史沫特莱、斯特朗、斯诺研究会)在北京成立,1991年更名为“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中国埃德加·斯诺研究中心于1993年3月4日在北京大学成立。在中国,北京、上海、陕西、湖北、云南、甘肃等省市及一些大学陆续成立了纪念、研究斯诺等国际友人的民间团体,组织开展学术研究、文化交流和友好往来活动,促进中国人民与各国人民间的相互交往、了解、友谊与合作。在美国,斯诺的生前好友戴蒙德夫妇成立了埃德加·斯诺纪念基金会和斯诺阅览室,海伦·斯诺文学基金会、文学托管会等民间团体也相继成立,它们经常组织美国友人和学者到中国来进行参观访问和开展交流活动。在研究方面,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组织翻译、编辑出版了包括斯诺在内的中文版“国际友人丛书”六十多种书籍、画册,近千万字。2003年始,该会编辑出版总题为《中国之光》的英文版国际友人丛书,第一批共26部著作。该会同美国埃德加·斯诺纪念基金会交换斯诺访问学者,每两年在对方城市举办斯诺研讨会,迄今已举办了14届。

对斯诺的研究最为成熟的时期是2005年到2007年,以埃德加·斯诺百年诞辰和海伦·斯诺百年诞辰为契机,北京、上海、福州、西安等地举办了多次学术研讨会,对斯诺的研究向深度和广度发展,更加注重历史与现实的结合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2.斯诺研究角度的扩展

随着更多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学者对斯诺研究的关注,国内外的斯诺研究扩展到更为广泛的领域。1988年6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纪念《西行漫记》发表50周年学术研讨会”是迄今为止最为隆重的斯诺纪念活动,全国人大、中宣部、新闻界以及中外知名学者四百多人出席会议。该会的论文集展示了国内外斯诺研究角度的扩展,如:斯诺成功的内在因素和时代环境、中国文化对斯诺的影响、《西行漫记》在美国新闻史及中国新闻史上的地位、斯诺对推动“工合”运动的贡献、《西行漫记》写作的特点及其翻译出版的情况等。值得一提的是,在学术讨论会之前,《中国建设杂志》(现名《今日中国》)、《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中国日报》、《文汇报》和《解放日报》发起“《西行漫记》和我”的征文活动,从国外和国内25个省市寄来了大量文章,文章作者包括工人、教师、新闻记者、医务人员、作家、画家、家庭妇女、离退休干部、军人,特别是广大的青年学生。18日下午,由美国、中国一些中学选出的四名中学生还进行了以《西行漫记》为专题的演讲比赛,美国学生用中文演讲、中国学生用英文演讲。这次活动的意义相当深远,推动了更多的读者、特别是广大青年阅读《西行漫记》,吸引了年轻人来研究斯诺和斯诺的作品。

1997年“纪念《西行漫记》发表6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提交的30余篇学术论文和研究成果,是20世纪90年代国内《西行漫记》与斯诺研究的代表作,标示着《西行漫记》与斯诺的探讨已由新闻和文学的传统研究层面,开始向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文化学、版本学、比较文学及外交学的纵深及多学科交叉渗透的方向拓展;中青年研究群体的崛起和对斯诺与《西行漫记》研究的承接,也成为本次会议明显区别于以往历次学术会议的一大特点。

在2005年北京大学举办的“让世界了解中国——斯诺百年纪念”国际研讨会形成的《百年斯诺》学术论文集,是目前斯诺研究最前沿的论文集,几十位国内外学者对斯诺进行了多种解读和多元评价,从“斯诺与中国”、“斯诺与新闻教育和业务”、“斯诺与跨文化传播与国际传播”等角度进行新的分析和阐释。

二、斯诺研究的现状

在斯诺纪念活动的推动下,斯诺研究也呈现出很多优秀的成果,斯诺研究的领域也不断扩展。

1.斯诺研究的全新视角

随着近年来对斯诺的研究不断深入,学者们从全新的视角来解读斯诺。在“斯诺与中国”的代表作品中,从斯诺对中国革命的历史与作用,到斯诺对中国现代历史进程的影响;从斯诺作品的人文关怀,到斯诺的燕园情怀,对斯诺的研究已经从新闻学和文学研究的角度延展至历史学、国际关系、政治学等各个领域。有代表性的如蔡帼芬教授的《解读斯诺作品的人文关怀》、李云峰教授的《论述斯诺的新中国之行及其两难处境》、张注洪教授的《埃德加·斯诺在中国革命中的贡献与作用》、张昆教授的《〈西行漫记〉对中国现代历史进程的影响》等。有关斯诺与新闻教育和业务方面的研究,也扩展到新闻记者的职业精神、人文理想、国际主义等多个方面。如吴廷俊教授的《斯诺的新闻实践与新闻职业精神》、雷跃捷教授的《新闻记者的楷模——埃德加·斯诺》、马艺教授的《斯诺新闻作品人文精神的二维分析》、单波教授的《解读斯诺的跨文化意义与启示》、龚文庠教授的《解读与真实——观察跨文化传播的一个角度》,以及美国学者莫拉那教授的《媒体在当代国际关系中的角色:处于十字路口的文化与政治》,这些论文对美国记者斯诺在中国进行交流、采访、报道的经验所提供的跨文化交流的意义与启示进行了深入探讨和梳理,为以后的研究者提供了很多有意义的启示。

近年来,有关斯诺的研究也不断有新的发现。程中原在《有关斯诺访问陕北的若干重要史实》一文中指出,中共中央专门就斯诺提出的问题召开过政治局常委会予以讨论,毛泽东同斯诺的首次谈话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系统地讨论和阐述国际统一战线策略和处理中外各国关系的方针。张小鼎在《六十年来〈西行漫记〉在中国》一文中详尽搜求和梳理了64年来《西行漫记》中译本的种类和流变,对《西行漫记》的几个重要中译本的出现和影响作出了精辟的介绍和论述。蓝鸿文发现的巴黎《救国时报》对斯诺的宣传在斯诺研究中和几本斯诺传记中从未提及。

2.对海伦·斯诺的研究现状

近年来,对海伦·斯诺的研究也取得了不少进展与成果。冰心在燕京大学工作时与斯诺夫妇是邻居,她认为海伦与埃德加·斯诺才均力敌:“埃德加·斯诺的事业,也就是海伦·福斯特·斯诺的事业,两个斯诺,在事业上是不可分的。”目前,国内翻译了海伦·斯诺的著作,如《续西行漫记》、《我在中国的岁月》、《阿里郎之歌——中国革命中的一个朝鲜共产党人》、《七十年代西行漫记》、《延安访谈录》、《毛泽东的故乡》等。对海伦·斯诺的研究论文有:萧乾、丁玲的《海伦·斯诺访问记》、武际良的《海伦·斯诺的中国情结》、安危的《伟大的女性》、魏天真的《纪念海伦·斯诺女士》等。但从目前现状来看,对于海伦·斯诺的研究和介绍还有许多空白点,对海伦·斯诺的深入研究,将成为对埃德加·斯诺研究的有力补充。

三、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研究分析

人们谈到中美打破坚冰,总会追溯到1970年,当毛泽东邀请斯诺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中国的国庆活动的照片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这位外国记者在中国受到的最高礼遇,是中国传递给世界的信号,斯诺被认为是毛泽东试图改善中美关系的和平使者。关于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从数量和质量上与斯诺在中美关系上所作出的重要贡献不相称。新中国成立以前,斯诺凭借《西行漫记》(英文版为《红星照耀中国》)使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在世界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特别是通过这部著作的广泛传播使中美关系产生了深刻变化。1937年10月,《红星照耀中国》英文本首先由伦敦维克多·戈兰茨公司出版,后来陆续被译成中、法、德、俄、西、意、葡、日、朝鲜、蒙、荷、瑞典、印地、哈萨克、希伯来、塞尔维亚以及印第安方言等数十种文字出版。美国版1938年1月3日由兰登出版社发行,在美国民众中风行一时,也引起了时任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关注和兴趣,使他很快成了“斯诺迷”。1941年、1943年、1944年,罗斯福在任期内三次召见斯诺,了解中国共产党的真实情况,一度调整了对华政策:由“扶蒋”改变为“扶蒋联共”。他对斯诺说:“我一直在同那里的两个政府合作。我打算继续这样做下去,直至我们能使他们联成一体。”

自1936年在陕北结识毛泽东、周恩来后,斯诺便成为中共领袖与美国联系的一条渠道,从而为后来中美关系的改善作出了特殊的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斯诺三次访华,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对他更大的信任和期望,为中美两国关系的恢复与改善进行不懈的努力。正如毛泽东接见斯诺时所说:“35年前到现在,我们的基本关系没有变。我对你不讲假话,我看你对我也是不讲假话的。”周恩来对斯诺的评价代表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他的看法:“对我们来说,斯诺是伟大的外国作家,是我们在国外的最好的朋友。”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回忆说:“12月18日,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会见了他的老朋友毛泽东。毛告诉他,外交部正在考虑允许左、中、右各派政治色彩的美国人访问中国。斯诺问,会不会允许像尼克松这样一个代表‘垄断资本家’的右派来?毛回答说,我将受到欢迎,因为我是总统,中美之间的问题毕竟还得同我解决。毛说他将乐于同总统谈话,不论作为旅游者或者总统来都好。毛的这些话,我们在几天后就知道了。”

可以说,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是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的。从目前的研究状况来看,虽然斯诺研究是老话题,但有关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的其他学位论文,也是斯诺研究中较为少见的。截至2008年,通过利用5个国内和1个国外的权威学位论文库进行搜索,有关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的研究在学位论文方面仍然是个空白。

下面分析一下国内外有关斯诺对中美关系影响的研究状况。

1.国外研究部分

在西方,研究斯诺及其作品的影响,特别是对中美关系所起的作用并不多见。费正清教授指出,斯诺给西方的中国问题研究者提供了更多的素材:“历史学家们只得较多地依赖旁观者写的报道,尤其是那些曾经在30年代中期特许从共产党领导者那里采集资料的新闻工作者所撰写的报道。在那个时代里的所有记者中,埃德加·斯诺是出类拔萃的。”《纽约时报》的中国问题专家、《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的作者索尔兹伯里则称,《西行漫记》对1930年代后期美国的国际报道在心理上和专业上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它使我们把注意力转向中国,转向远东。

在斯诺的研究方面,有代表性的著作有三本,由法恩斯沃思撰述的《从流浪者到记者——斯诺在亚洲1928—1941》一书,以斯诺和他的第一任妻子海伦·福斯特·斯诺的私人信件、日记和手稿作为材料,书中分析了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他认为斯诺凭借着与中国领导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得以在冷战期间多次往返中国,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了中美双方的沟通。该书以叙事为主,描述斯诺一生的经历,缺乏深入的分析和评价,学术性不强。汉密尔顿所著的《埃德加·斯诺传》主要描述斯诺的工作经历,资料主要来源于斯诺的第二任夫人洛伊斯·惠勒·斯诺。汉密尔顿认为斯诺一生的基本特色就是总在尽力理解其他国家,而不是简单地对它们作出判断。该书对斯诺的思想及其对中国的思考有较多描述,但文章为传记性质,对历史资料没有引文,这是该书最大的缺憾。在托马斯的《冒险的岁月:埃德加·斯诺在中国》一书中,作者着重描写斯诺在旧中国的经历,新中国成立后的情况只在尾声中涉及。该书大量使用了斯诺的日记,真实再现了其情感,但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方面涉及较少。

2.国内研究部分

在目前收集到的资料来看,国内只有少量论文专门研究斯诺与中美关系:周洪钧在《〈西行漫记〉与中美关系》一文中,认为埃德加·斯诺是中美关系史上值得重视的一个人物,对他的代表作《西行漫记》在中美关系史上的历史地位应当作出正确的评价。文章认为,斯诺及其《西行漫记》在当时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和美国官员对中国共产党人的态度。由于成文较早,所引用的资料目前来看大多是为人所熟知的。陈秀霞的《斯诺与中美关系》一文回忆了斯诺1928年来华生活和工作的13年、新中国成立后三次访华为增进中美间的了解和友谊做出了独特的贡献。这是发表在报纸上的纪念文章。张注洪在《斯诺访问新中国与中美关系的发展》一文中引用了大量的文献史料,认为斯诺为恢复和改善中美关系起了中介、沟通和促进的作用。这是一篇文风严谨、学术性强的文章,但文中没有涉及斯诺在中国活动最为重要的时期,仅限建国后的情况。孔东梅在《斯诺中国报道对美国政要的影响》一文中论述了斯诺中国报道在美国刊登发表和出版发行经历了3个历史阶段。斯诺中国报道对美国政要的影响也经历了一个“肯定——否定——肯定”的过程。总的看来,斯诺对中国的报道是及时和准确的,对美国认识中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这篇论文很有新意,但引用的史料有限,文章也过于简短。

在斯诺研究中,很多文章也涉及斯诺与中美关系,但有的显得论证不够充分,缺少学术性;有的是根据第一手材料,却未注明出处,使人感到可信度不够。斯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需要进行系统的整理和分析,特别是较为完整地论述斯诺在美国的影响。从目前来看,这个研究仍然是有很大的研究空间和很重要的研究价值。

四、结语

用一个西方学者的话来说,斯诺对“红区”的解读“标志着西方了解中国的新纪元”。斯诺的解读对中美关系,对国际政治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在新时期进行斯诺研究,特别是加强斯诺对中美关系影响的研究,唤醒时代对于埃德加·斯诺的记忆成为当代学者们的重要使命。

2008年10月17日,北京大学在中国埃德加·斯诺研究中心成立15周年之际,举办了纪念《西行漫记》中文版发表7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在会上表示,当代的北大学人正沿着斯诺先生所开辟的道路,继续向世界宣传和展现中国的发展与进步,努力增进世界人民与中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为促进中外友谊和世界的持久和平不断作出新的贡献。黄华同志曾指出:“中国埃德加·斯诺研究中心设在安葬斯诺的地方,我们衷心希望并相信,在国内外所有研究斯诺的团体和人士的关心和支持下,这个中心将成为一个研究斯诺,编译出版斯诺著作,继承和发扬斯诺精神的有作用的机构。”北京大学在斯诺研究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成果,如何进一步深化斯诺研究、鼓励更多的学者特别是青年学生对斯诺进行有开创性的研究,还任重道远。

收稿日期:2008-12-20

作者介绍:孙华,男,河北省玉田县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副教授。北京 100871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0D9519C605882F2A.html

范文十:钟声埃德加·爱伦·坡

钟声

你听那雪橇的银铃——

那银色的小钟!

它们悦耳的铃声预言了一个多么快活的世界!

他们是如何丁丁锳锳

在夜冰凉的空气中!

点缀于天幕的颗颗星星

仿佛都快活地眨动眼睛,

眨动水晶般的眼睛;

铃儿丁丁锳锳地合着拍子,

合着一种北方神秘的旋律

合着那悠扬快活的丁丁锳锳,

铃声流出那小钟般的银铃,

丁锳,丁锳,丁锳——

铃声流出那丁丁锳锳、锳锳丁丁的银玲。

你听那柔和的婚礼钟声——

听那金钟!

它们和谐的钟声预言了一个多么幸福的世界!

划破芬芳馥郁的夜空

如何奏鸣出喜乐融融!

从那悠扬的金钟

和谐的铮铮鏦鏦

一支多么清丽的曲调

飘向那只爱慕地凝视着月亮的斑鸠

她在倾听!

哦,从那些钟楼

荡漾出那么多如此美妙动听的钟声!

如此抑扬噌吰

如此悠扬铮鏦

飘向未来!——如此奏颂

那欣欣愉愉陶陶融融,

是那欢天喜地鸣响的钟声,

丁东,丁东,丁东!

金钟铮鏦,金钟噌吰,

丁东,丁东,丁东——

鸣响这悠扬起伏贯珠扣玉的金钟!

你听那刺耳的警钟——

听那铜钟!

它们喧嚷的钟声在讲述一种什么样的惊恐!

在夜晚惊惶的耳里

它们声音那么凄厉!

吓得不成声调,

只能悲鸣尖叫,

多不和谐,

吵吵嚷嚷啷啷当当向烈火乞哀告怜——

疯疯癫癫当当啷啷劝又聋又狂的火焰,

火越窜越高,越窜越高,

以一种孤注一掷的心愿,

以一种不屈不挠的努力,

现在——现在,不然就休想,

窜到那脸色吓得苍白的月亮旁边。

哦,那警钟,警钟,警钟!

在讲述一种什么样的惊恐

和绝望!

它们是怎样当啷当啷当啷!

它们把一种什么样的惊惶

倾泻进瑟瑟发抖的空气的胸间!

可那耳朵,它一清二楚,

凭那鈡声铿锵,

凭那叮铃当啷,

那危险是如何潮起潮伏——

是的,那耳朵一听就懂,

凭那啷啷当当,

凭那当当啷啷,

那危险是如何潮起潮涌,

凭着那愤怒钟声的起起伏伏低低涌涌——

那钟声——

那长鸣的警钟,警钟,警钟,

当啷,当啷,当啷——

那吵吵嚷嚷当当啷啷的铜钟。

你听那悠悠丧钟——

听那铁钟!

一个多么肃穆的世界出自那哀婉的钟声!

在万籁俱寂的夜里

我们如何不寒而栗

当听到那悲伤忧郁的钟声!

因为那声声鸣奏

发自生锈的咽喉

是声声呻吟。

而那些——哦,那些人

那些住在尖塔上的人

孤孤单单,

他们把丧钟鸣奏,鸣奏,

在沉闷单调的钟声里

感受到一种光荣,滚动

一块石头在人们心头——

他们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他们既不是人类也不是野兽,

他们是幽灵——

正是他们的君王把丧钟鸣奏——

他鸣奏,鸣奏,鸣奏,

鸣奏,

从钟里奏出一曲赞歌!

他快活的胸膛起伏!

随着丧钟的那曲赞歌!

他叫嚷着高歌起舞;

合着丧钟幽幽咽咽的节奏,

合着一种北方神秘的节奏,

合着那一曲赞歌——

发自丧钟——

合着丧钟幽幽咽咽的节奏,

合着一种北方神秘的节奏,

合着钟声的震动——

钟声,钟声,钟声——

呜呜咽咽抽抽噎噎的钟声——

合着幽幽咽咽的节奏,

当他鸣奏,鸣奏,鸣奏,

以快活的北方节奏,

合着钟声的荡荡悠悠——

丧钟,丧钟,丧钟——

合着钟声的荡荡悠悠——

钟声悠悠荡荡,荡荡悠悠——

丧钟,丧钟——

合着呻吟哀号悠悠荡荡,荡荡悠悠的铁钟。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6768DAC05D8F0EF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