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母亲舒婷

啊母亲舒婷

【范文精选】啊母亲舒婷

【范文大全】啊母亲舒婷

【专家解析】啊母亲舒婷

【优秀范文】啊母亲舒婷

范文一:身为母亲的舒婷

著名诗人舒婷在《女朋友的双人房》中写道:“孩子的眼泪是珍珠的锁链,丈夫的脸色是星云图。家是一个可以挂长途电话的号码。无论心里怎样空旷寂寞,女人的日子总是忙忙碌碌。我们就是心甘情愿的女奴,孩子是怀中的花束,丈夫是暖和舒适的旧衣服。家是炊具、棒针、拖把,和四堵挡风的墙。家是感情的银行,有时投入有时支出……”这是舒婷心目中的居家场景,也是她婚后生活的真实写照。   她很爱儿子。只要在家,一定陪儿子吃早餐。只要有空儿,一定陪儿子玩个够。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把儿子带在身边。如果一个人去了外地,她一定会打长途电话给丈夫,问他有没有每天给儿子洗澡。   质朴而低调的舒婷,在生活中悠游自在。儿子两岁那年,带儿子去海边散步,有人问:“这是谁家的孩子?”不等舒婷开口,两岁的儿子便大声说:“诗人舒婷的儿子。”结果人家对着他又是夸奖又是拍照,让舒婷很不好意思。等人家走开,舒婷轻声告诉儿子:“记住,以后有人问你妈妈在哪里工作,你就说在厦门灯泡厂。”   舒婷很爱读书,与书相伴的日子让她觉得很充实。潜移默化的结果,就是儿子从小也很爱读书,这是舒婷十分欣慰的。舒婷的家里,四壁皆书。她的床边,儿子的床边,也都摆满了书。舒婷笑称,家是读书人的天堂。   舒婷写诗时,儿子在一边玩,她不阻止。她说,这样会更有灵感。如果有孩子来家里找儿子玩,舒婷就会立刻丢下手中大部头的书,和孩子们在院子里跳绳、踢球,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乐此不疲。   舒婷亲戚的女儿,每个星期天都要拉小提琴,从早上9点拉到晚上9点,拉得她小小年纪就喊活着没意思。那位亲戚还力劝舒婷,赶紧给你儿子报个兴趣班吧,学电脑操作。舒婷笑答:“他在学啊!”亲戚问:“学什么呢?”舒婷说:“学玩儿。”   舒婷对儿子说,我不想让你成为神童什么的,那太累了,而且,你也不快乐。发现了儿子的任何一个爱好,她都认真培养,但绝不刻意。如果儿子过一阵子没兴趣了,她也随他去,从此不再提起。她说,让儿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这比什么都重要。   儿子喜欢画画,她陪他画,弄得两手都是颜料。他爱上剪纸,她立刻找来彩纸和剪刀陪他剪。儿子爱上踢球,她就在他身边当陪练。有人问她儿子:“将来你想做什么?当诗人吗?”儿子把头一摇,说:“当作家整天趴在桌上写有什么意思?我要当司机。”舒婷闻言开心大笑,“好啊,以后你一定是一名出色的司机。”从那以后,舒婷每次出国,给儿子带的玩具都是汽车模型。舒婷说,等够一百部了,就在家里开办一个玩具汽车博览会。   儿子五岁那年,有一天满怀心事地问她:“妈妈,是不是我长大以后就要搬出去住啊?我很舍不得你啊!”舒婷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瓜,温柔地对他说:“长大了,结婚了,当然要搬出去住了。孩子成家了,就应该离开父母的。不过呢,如果你们愿意让我帮你们带孙子,十个八个我也不嫌多。”这就是舒婷,有着纯洁的诗人的灵魂,心中又浸润着深深的母爱。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18721115.html
著名诗人舒婷在《女朋友的双人房》中写道:“孩子的眼泪是珍珠的锁链,丈夫的脸色是星云图。家是一个可以挂长途电话的号码。无论心里怎样空旷寂寞,女人的日子总是忙忙碌碌。我们就是心甘情愿的女奴,孩子是怀中的花束,丈夫是暖和舒适的旧衣服。家是炊具、棒针、拖把,和四堵挡风的墙。家是感情的银行,有时投入有时支出……”这是舒婷心目中的居家场景,也是她婚后生活的真实写照。   她很爱儿子。只要在家,一定陪儿子吃早餐。只要有空儿,一定陪儿子玩个够。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把儿子带在身边。如果一个人去了外地,她一定会打长途电话给丈夫,问他有没有每天给儿子洗澡。   质朴而低调的舒婷,在生活中悠游自在。儿子两岁那年,带儿子去海边散步,有人问:“这是谁家的孩子?”不等舒婷开口,两岁的儿子便大声说:“诗人舒婷的儿子。”结果人家对着他又是夸奖又是拍照,让舒婷很不好意思。等人家走开,舒婷轻声告诉儿子:“记住,以后有人问你妈妈在哪里工作,你就说在厦门灯泡厂。”   舒婷很爱读书,与书相伴的日子让她觉得很充实。潜移默化的结果,就是儿子从小也很爱读书,这是舒婷十分欣慰的。舒婷的家里,四壁皆书。她的床边,儿子的床边,也都摆满了书。舒婷笑称,家是读书人的天堂。   舒婷写诗时,儿子在一边玩,她不阻止。她说,这样会更有灵感。如果有孩子来家里找儿子玩,舒婷就会立刻丢下手中大部头的书,和孩子们在院子里跳绳、踢球,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乐此不疲。   舒婷亲戚的女儿,每个星期天都要拉小提琴,从早上9点拉到晚上9点,拉得她小小年纪就喊活着没意思。那位亲戚还力劝舒婷,赶紧给你儿子报个兴趣班吧,学电脑操作。舒婷笑答:“他在学啊!”亲戚问:“学什么呢?”舒婷说:“学玩儿。”   舒婷对儿子说,我不想让你成为神童什么的,那太累了,而且,你也不快乐。发现了儿子的任何一个爱好,她都认真培养,但绝不刻意。如果儿子过一阵子没兴趣了,她也随他去,从此不再提起。她说,让儿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这比什么都重要。   儿子喜欢画画,她陪他画,弄得两手都是颜料。他爱上剪纸,她立刻找来彩纸和剪刀陪他剪。儿子爱上踢球,她就在他身边当陪练。有人问她儿子:“将来你想做什么?当诗人吗?”儿子把头一摇,说:“当作家整天趴在桌上写有什么意思?我要当司机。”舒婷闻言开心大笑,“好啊,以后你一定是一名出色的司机。”从那以后,舒婷每次出国,给儿子带的玩具都是汽车模型。舒婷说,等够一百部了,就在家里开办一个玩具汽车博览会。   儿子五岁那年,有一天满怀心事地问她:“妈妈,是不是我长大以后就要搬出去住啊?我很舍不得你啊!”舒婷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瓜,温柔地对他说:“长大了,结婚了,当然要搬出去住了。孩子成家了,就应该离开父母的。不过呢,如果你们愿意让我帮你们带孙子,十个八个我也不嫌多。”这就是舒婷,有着纯洁的诗人的灵魂,心中又浸润着深深的母爱。

范文二:身为母亲的舒婷

舒婷很爱儿子。只要在家,一定陪儿子吃早餐;只要有空儿,一定陪儿子玩个够,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把儿子带在身边。如果一个人去了外地,她一定会打长途电话给丈夫,问他有没有每天给儿子洗澡。   儿子两岁那年,舒婷推儿子去海边散步,有人问:“这是谁家的孩子?”不等舒婷开口,两岁的儿子便大声说:“诗人舒婷的儿子。”结果人家对着他又是夸奖又是拍照,让舒婷很不好意思。等人家走开,舒婷轻声告诉儿子:“记住,以后有人问你妈妈在哪里工作,你就说在厦门灯泡厂。”   舒婷亲戚的女儿,每个星期天都要拉小提琴,从早上9点拉到晚上9点,拉得她小小年纪就喊活着没意思。那位亲戚还力劝舒婷,赶紧给你儿子报个兴趣班吧,学电脑操作。舒婷笑答:“他在学啊!”亲戚问:“学什么呢?”舒婷说:“学玩儿。”在舒婷看来,让儿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这比什么都重要。   儿子喜欢画画,她陪他画,弄得两手都是颜料,他爱上剪纸,她立刻找来彩纸和剪刀陪他剪,儿子爱上踢球,她就在他身边当陪练。有人问她儿子:“将来你想做什么?当诗人吗?”儿子把头一摇,说;“当作家整天趴在桌上写有什么意思?我要当司机。”舒婷闻言开心大笑,好啊,以后你一定是一名出色的司机。从那以后,舒婷每次出国,给儿子带的玩具都是汽车。舒婷说,等够100部了,就在家里开办一个玩具汽车博览会。   儿子五岁那年,有一天满怀心事地问她:“妈妈,是不是我长大以后就要搬出去住啊?我很合不得你啊!”舒婷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瓜,温柔地对他说:“长大了,结婚了,当然要搬出去住啊。孩子成家了,就应该离开父母。不过呢,如果你们愿意让我帮忙带孙子,十个八个我也不嫌多。”这就是舒婷,有着纯洁的诗人的灵魂,心中又浸润着深深的母爱。舒婷的人生很完美。   (生如夏花摘自《东方青年》2011年第12期)

范文三:舒婷三八妇女节诗歌朗诵精选(呵,母亲)

舒婷三八妇女节诗歌朗诵精选(呵,母亲)

呵,母亲

作者:舒婷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象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呵,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呵,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退色呵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带着荆冠,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呵,母亲

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 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 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祭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给海、给黎明 呵,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枯井

范文四:舒婷诗歌中的多义化母亲形象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李 峰

铅 婷  教 中 5

支义 化母 亲形 象

地情 诗 》 、母 亲 ”《 , 亲》 、 祖 国 ”《 国 , 亲  )“ (呵 母 )“ (祖 我

爱 的祖 国》, 至 “ ”《 歌 的 十 字架 —— 献给 我  )甚 党 (诗

北 方 的 妈妈 》等许 多 具 有母 性色 彩 的 事物 , ) 都是 舒  婷 笔 下 的母亲 形 象的喻 体 表达 。 这就 使得 她 笔 下的  母 亲 形象更 富 有泛 化和 多 义化 即朦 胧化 色 彩 。 婷  舒 关于“ 母亲 ” 的诗作 可 以分 为三 类 。

第 一 类 : 有 生 命 实体 的 “ 亲 " 象  具 母 形

《 , 亲 》 《 给 妈妈 听 的诗 》 呵 母 、读 以及 《 献给 母 亲  母亲 形象 , 文学 创作 的 一个 永恒 的主题 。新  是 时期 的历 史背 景 . 使许 多女 性 诗人 对母 亲 形 象的 书  写有 了更 为 丰富 的 内涵 。 代女 诗 人舒 婷 的诗歌 就  现

的方 尖 碑 》 诗 歌 , 诗 人 失 去 母 亲及 思 念 的悲 哀  等 从 与痛 苦 中折 射 出柔 弱 却 不失 伟 大 、 忍 、 爱 的 品  坚 慈

质。   你苍 白 的指 尖理 着 我 的 双 翼 . 禁  / 我

不 住 像 儿 时 一 样 / 紧 拉 住 你 的 衣 襟  / 紧

尔  尔  尔  尔  乖  f ,

是 一首首 通往 心灵 的 歌 ,为 我们塑 造 出 丰富 的 、 多  位 一体 的 母亲 形象 。 大 海 ”《 大海 》 、土 地 ”《 “ (致 )“ (土

,、 、 、 I       、   乔  小  、   、, 、 乖  f     、   、 尔  尔  、

托 名 者 或 出 版 商 不 知道 罗 贯 中  的籍 贯 , 以 或 者 乱 写 , 者 不  所 或

写 ; 我们知道 , 人 署名 , 、 而 古 讳

“ 罗贯 中的本 ” 就 是说 他 据 多种  .

极大 的趣 味 呢 !

注释 :

资 料 “ 次 ” 评 话 ” 三 国 志通  编 成“ 《

俗 演 义》 由于他 的“ 。 评话 ” 有  很

[ ] 新 闻 出版 报 } 9 o年 9 1《 19

月 8 日“ 评论 员文章 ”   f ]9 0年 9月 7 日七 届  2 19 全 国人 大 常 委 会 第 十 五 次 会 议

字 、 贯 是缺 一 不可 的 。但 这些  籍

本 子 上都 没 有 署全 . 的还 署错  有

名 . 来 出版 商 在 出版 其他 小 说  后

时 也就 打他 的招 牌 . 使他 “ ” 成 了  几十 部 通俗 小说 的作 者 。 耐庵  施 也有 可能 是 如此 “ 出名” 。 的

了 , 《 浒志传评林》 署“ 如 水 竞 中  原 贯 中罗道 本 名卿 文编 集 ”

为 什 么 五 大 名 著 的 作 者 署  名会 是 乱 署 一气 ? 为很 可 能 是  因

通 过 《中华 人 民共 和 国 著 作 权

既 然 五 大 名 著 的 著 作 权 问  题 是 如此

复 杂 . 们理 应 尊 重历  我 史 而 不 再 对 五 大 名 著 的 作 者 乱  署一 气 : 宁可 恢 复 作 品传 世 时 的

本来面 目, 没有 作 者 署 名 。当然

法》  。

[ ] 见 拙 著 《 国 演 义 悬  3参 三

五 大 名 著 最 初 的本 子 都 没 有 署  名 , 是后 来 兴 署 名 了 , 但 出版 商

就 “ 名” 借 而署 。 罗贯 中 、 耐庵 、 施   邱 长 春 、 笑生 都 可 能 是被 借 的  笑

案 解读 》 四川 人 民 出版 社 2 0   , 04

年版

[ ] 迅 : 中国小 说 史 略》  4鲁 《 ,

人 民文学 出版 社 1 7 9 3年版 。   [ ] 光 明 主 编 《品读 水 浒  5傅

也 很 有 必 要 在 印行 五 大 名 著 时  专 门 各 自写 一 篇 “ 言 ” 类 的  序 之

名字  :曹 雪 芹 因 为 书 中说 他 曾

“ 删 五 次 ” 高鹗 又 “ 订 ” , 增 , 重 过

所 以也 就被 署 上 了 。 - 国演义 》 {   有 可能 是 罗 贯 中“ 编次 ” , 的 他可  能是 一 个 “ 演说 ” 评 话 ” . 谓  “ 的 所

文章 . 将每本书的作者 问题的错

综 复 杂局 面告 诉 读 者 。或 许 . 这  才 真是 一 篇饶 有 兴 味 的文 章 . 会  令 读 者 在 阅读 五 大 名 著 时 增 加

传》第 3 3页 , 山东 画报 出版 社

20 05年版 。

作者 单位 : 四川省

文史 研究 馆( 成都 )

6  WSZH 2 EHAl Nl     Z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53317261FD5F7BAD.html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呵 ,母 亲 , 了留住 你 渐 渐 隐去的 身 影 , / 为 /

虽 然晨 曦 已把 梦 剪 成 烟 缕 . 还 是 久 久  / 我 不敢 睁开 眼睛 。

— —

《 国啊 。 祖 亲爱 的祖 国》

诗 人 写母 亲 。 写祖 国 。 是 从南 到北 、 不 从春 到 冬  地展 览祖 国风光 和 大好 河 山 . 田园和 牧 歌般 那样  像

完 美无 缺 : 而是 从 祖 国 曾经 历 的 贫 困 、 桑 和艰 难  沧

《 。 亲》 呵 母

( 《 婷 的诗 》 人 民文 学 出 版社 ,9 4年 版 。 见 舒 , 19

下 同)

的 角度 。 去展 现 一个 清 贫 、 后 的祖 国母 亲形 象 。 落 继  而表 达 出诗 人对祖 国母 亲强 烈 的责任 感 。“ 是 贫  我

困 。我 是 悲哀 。我 是 你祖 祖 辈 辈 / 苦 的希 望 呵 。 / 痛   是‘ 飞天 ’ 间 / 百年 来未 落到 地 面 的花朵 : 一   袖 千 / _ 祖 国呵 !这是 诗 人沉痛 的 独 自 。 ” 这里 的 “ ” 我 也是 指

你 黯 然神 伤 的琴 声/ 已从 我 梦 中的泪

弦/ 逝 / 临 熄 灭 的 微 笑/ 如 最 后 一 张  远 你 犹

叶子/ 在我 雾 蒙 蒙的枝 头/ 颤抖 不 已

— —

《 给 妈妈 听 的诗》 读

中国人 民 。一 方面 , 的

感 情 是悲伤 的 ; 我 另一 方 面 ,   祖 国却 把 繁荣 国家 的希 望寄 托给 我  人把这 种 痛  诗 苦 的感 情移 入希 望 。执 著地 盼着 他 们 去实 现希 望 。

这是 诗 人面 对过 去 的时 代 . 向祖 国 唱 出的 悲怆 而 又

这 类 诗 歌 涉 及 现 实 生 活 中平 凡 而 又 真 实 的  母 亲 形 象 以及 母 女 亲 情 。诗 人 从 人 性 的 角度 、 亲  情 的 角度 呼 唤母 亲 。 同时 。 减少 了 以 往 所 不 可  它

避 免 的工 具 主 义 的 倾 向 . 了一 些 对 人 存 在 价 值  多

和 存 在状 态 的终 极 关 怀 。 了解 舒 婷 的 个 人 经 历 .   可 以 让 我 们 更 多 地 理 解 她 的 母 亲 形 象 。 舒 婷  15 9 2年 出生 于 福 州 。1 5 9 7年 。 银 行 工 作 的 父 亲  在 被 遣 送 到 边 远 的 山 区 劳 动 : 亲 带 着 儿 女 和 一 个  母 不 完 整 的 家 庭 回到 厦 门老 家 。 婷 的 母 亲 多才 多  舒 艺 , 情 丰 富 而 性 格 纤 弱 。 她 尽 量 不 让 儿 女 受 到  感 风 雨 的 摧 残 。母 亲 既 柔 弱 又 坚 强 的 性 格 . 深 地  深 影 响 了 舒 婷 .使 她 有 了一 种 对 生 活 的 独特 体 验 。   她 曾说过 ,母 亲 的 一 部 分 血 液 在 她 身 上 循 环 ; 母  亲 的 不幸 教 育 了 她 . 她 对 生 活 采 取 不 驯 服 的态  使 度 。 所 以 。 婷 诗 歌 中的 抒 情 形 象 总 是 一 个 渴 望  舒 慰 藉 和 理 解 。 善 于 慰 藉 和 理 解 别 人 的 、 柔 宁  也 温 静 而坚 强 的女 性 形 象 。如 在 《 橡 树 》 , 棉 的  致 里 木 形 象 中包 含 了极 其 丰 富 的 情 感 . 有 诗 人 的 爱 情  既 观 , 有 女 性 自我 价 值 的 定 位 。 有 对 人 的 尊 严  又 更

的 诚 挚 歌 唱 。这 渗透 着 诗 人 个 性 特 征 的 形 象 。 很

饱含 深 情 的 歌 , 现 了诗 人 从迷 惘 、 思 到 觉 醒 的  表 深 过程 。 这歌 声里 , 在 已经蕴 蓄着 不 安于 此情 此 景 。 要  奋然 而起 . 献 身祖 国的 感情 。 要

“ 是你簇新的理想 / 我 …… 是 绯 红 的黎 明 / 正

在喷薄 ; / 祖 国 呵 !面 向现 实 。 人又 向祖 国倾  l _一 ” 诗

诉 了 自 己获得 解 放 、 生 . 新 悲喜 交 织地 正 准 备 以初

生 朝 阳般 不可抵 挡 的气 概 . 入到新 的斗 争 时的 热  投 血 沸腾 的激 荡之 情 。在 诗 歌的结 尾 . 人写道 : 诗

我 是 你 的 十 亿 分 之 一 .是 你 九 百 六  / 十 万平 方 的 总 和 : 以伤 痕 系累 的乳 房/ / 你

喂 养 了/ 迷惘 的我 、 思 的我 、 深 沸腾 的 我 ; /

那 就从 我 的血 肉之 躯 上/ 取 得 / 的 富  去 你 饶 、 的荣 光 、 的 自由 ; —. 国

啊 。 你 你 / - _ 祖 / 我

亲 爱的祖 国!

— —

《 国啊 . 祖 亲爱 的祖 国》

虽然 “ ” 我 是普 通 的 、 凡 的 、 小 的 。 无 数 个  平 渺 但

“ ” 我 加在 一 起 . 也就 代 表 了人 民这 个 偌 大分 母 (十  “ 亿 ” , 表 了 祖 国 。在 这 里 。 人 用 “ 子 ” 作  )代 诗 分 比

大 程 度 上 来 自她 的母 亲 。

第 二 类 : 国 母 亲 形 象  祖

正是怀 着这 种 对个体 母 亲 的深情 厚 意 . 婷在  舒 《 国啊 ,亲爱 的祖 国》 中写 出 了对 祖 国 母亲 的情  祖

感。

我 是 你 河 边 上 破 旧 的 老 水 车 . 百  / 数

“ ”用“ 母” 我 . 分 比作 人 民和祖 国。如 果 去掉 两 者 的  “ ” . 么“ 子 ” “ 分 字 那 分 和 分母 ” 的关 系其 实就 是 一种  “ ” “ ” 子 与 母 的关 系 。 管舒 婷是 自觉还 是不 自觉地  不

书 写 。 小我 ” “ “ 与 大我 ” 自己与人 民 已很难 分 清 。 。 群

体 就 是个体 . 个体 就是 群体 。 人是 真诚 的 。 诗 由这个

特 定 历史 环境 所酿 成 的爱 憎 、 念 、 怒 、 怀 怨 思考 以及

年 来纺 着 疲 惫 的歌 : 是 你 额 上 熏黑 的  / 我

矿 灯 。 在你 历 史的 隧洞 里蜗 行摸 索 : / 照 / 我  是 干瘪 的稻 穗 ; 失修 的路 基 : 淤 滩上  是 / 是

的驳 船, 纤 绳深 深/ 进 你 的 肩脖 : 把 勒 / _   _一

祖 国啊 !

这 种溶 于大 众 的追 求 . 都是 诗人 内心世 界 的真 实 展  现 。 正如诗 人 在她 的《 生活 、 书籍 与诗 》 一文 中抒 写

道 :我 从来 认 为我 是普 通 劳动 人 民 中间 的一 员 . “ 我

的 忧 伤 和 欢乐 都 是 来 自这块 汗 水和 眼泪 浸 透 的 土  地 。也 许你 有 更值 得骄 傲 的银桦 和杜 鹃 花 。 然我  纵

J u n l f i r t r   n   it y o r a   t a u e a d hsor   o le

嚣  :一 1   ,

63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53317261FD5F7BAD.html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是一 支芦 苇 。 我也 是 属于 你 , 国啊 ! 祖 ”   这 是 一 首 具 有 现 实 主 义 特 色 的诗 歌 , 自己  把

对 于母 爱 的 全 部 记 忆 。 统 纳 入 了 她 在 这 首 诗 中  统 塑造 的祖 国 母 亲 的形 象 中 , 而 构 成 祖 国母 亲 形  从

的土 地 / 给我 痛 苦 与 欢乐 的 土地 ” 。发 自诗 人 的 内  心 深 处  这样 。 土地 ” 中心意 象 , 就 以“ 为 多位 一 体地  叠 印 着个 体 的 母 亲 、 群体 的母 亲 、 国 ( 母 亲 , 祖 党) 在

个 特 殊 的 历 史 时期 难 分 难 舍 地 呈 现 在 舒 婷 的诗

象 的特 色 祖 国 母 亲 是 深 情 的 、 切 的 , 使 人 依  亲

是 恋 的 . 是 叫 人 振 奋 的 。 这 就 是 舒 婷 诗 的祖 国 母  又

亲 形 象

歌 中  从 艺术 层 面上 。 它也 显 示 出 与前期 的 冰 心和  后 期 的 翟永命 的母 亲 形 象的不 同。

经历 了特 殊 的成长 年 代后 . 婷 的 出场 是 有意  舒

义 的—— “ 我愿 意尽 可 能地 用 诗来 表现 我 对 ‘ ’ 人 的

第 三 类 : 多” 一 体 的 母 亲 形 象  “ 位

以“ 地” 土 为代 表 的诗 歌 意 象 是 诗 人 早期 诗 歌

种关 切  ” 的许 多 诗歌 中充 满 了 人道 主义 色 彩  她

的 个人 关怀 . 而正 如 她笔 下 的多 位 一体 的 母 亲形  然 象 一样 . 对母 亲 及其他 个 体 的关 怀 自觉 和 不 自觉  她 地 融进 了对 国 家的 关怀 之 中 。   舒 婷渴 望 成为 历 史的 主人 。 着 “ 四 ” 有 五 时代 那  样 的激 情和 理 想 。 然舒 婷 一开始 就 被 别人视 为 反  虽

传统 。 事 实上 。 自己迈步 时 却是 十 分的 艰难 。 但 她 就  如诗 人 自己所 说 。 我 们经 历 了那 段 特 定 的 历史 时  “

的灵魂 。 人在 《 赠 》 诗 馈 中写道 : 我 的全部 感情 / “ 都  是 土地 的馈 赠 ”《 赠》 。舒婷 的 笔下 , 征着 母 亲  (馈 ) 象 形 象 的“ 地 ” 多重 意义 的 复合 体 。诗 人 1 8 土 是 9 0年  的《 地情 诗 》 土 中这 样 写道 :

我 爱 土地 .就像/ 爱我 温 柔 多情 的母

亲/ 满 太 阳之 吻 的丰 满 的土 地啊/ 霍 着  布 挥

乳 汁 的 慷 慨 的 土 地 啊 / 容 层 层 落 叶 / 拱  收 又

期。 因而表 现 为 更 多 历 史感 、 命 感 、 任 感 , 们  使 责 我 是沉 重 的 。 有 更 多社 会批 评 意 识 、 体 意 识 和 人  带 群 道 主义 色 彩 。新 生代 宣 称从个 体 生 存 出发 . 生 命  对 表 现 出更 多 困惑感 . 安 和神 秘 。他 们 更富 现 代意  不 识 , 富超 越 意 识 , 感 觉 、 维 。 更 从 思 意念 、 感 、 构  情 建 能 力 都企 图达 到 一种 ‘ 文化 ’ 境 界 。 不 难看 出 。 超 的 ”   历 史 留给这 一 代人 太 多的 重负 . 婷 与她 同 时代 同  舒

样 被视 为反 传 统 的 诗 人 们 不 可能 像 第 三 代 诗 人 那

起 茬 茬新 芽/ 再被 人 遗 弃/ 一 而从 不 对人 负

心, 生一切 音 响 、 产 色彩 、 条/ 身却被 叫 线 本   做 卑 贱的 泥 巴/ 的/ 沉沉 、 汪 汪 、 我 黑 血 白花

花 的 土地啊/ 的/ 蕤 的 、 寞的 、 我 葳 寂 坎坷 的  土地啊/ 我 爱情 和仇恨 的土地/ 我痛 苦  给 给

与 欢 乐 的 土 地

— —

(馈 赠》  《 )

首先 . 是一 个苦 难 而又 坚 忍的 个体 或 群 体母  它 亲形 象 。“ 满 的

土 地 ” “ 霍 着 乳 汁 的慷 慨 的土  丰 、挥

样 更轻 松 、 自我 : 舒 婷 们 也 呈现 出她 那 一 代 人  更 但 独 有 的精 神 特 质 —— 无 法 分 离 也 不 可 分 离 的 国 家

关怀 与个 人 关怀

地 ”“ 、 收容 层层 落 叶又 拱 起茬 茬新 芽 ” ,它 的苦 难 、   奉献 、 包容 、 贞 , 坚 不仅 令 我们 想起 诗 人 自己的母 亲  形 象 .而且 令 我们 想起 自古至 今所 有 伟 大 的母 亲 。   她 们地 位 卑贱 然而 慷慨 ,常遭 遗 弃 ,却依 然 奉 献 。   “ 地” 土 自然地 成了 诗人 心 中 “ 柔 多情 的母 亲 ” 温

其次 . 体的母亲形象 , 诗人置换成“ 民” 实 被 人   的形 象 , 一种 广义 的 、 层 的人 民大 众形 象 。 们 生  底 他 活在 社会 底层 , 默 耕耘 , 产生 一切 音 响 、 默 “ 色彩 、 线

尽 管经 历过 痛 苦 的 创伤 . 在 舒 婷 笔 下 . 人  但 个 的痛 苦 仍 然 是 渺 小 的 : 祖 国母 亲 、 头 发 黄 皮肤  而 黑 的 民族 命运才 是 根本 。个 人 作 为“ 我 ” 只有 融 于  小 . 整个“ 大我 ” 融 进 国家 、 、 融进 民族才 会有 意义 。 ‘ “ 救

世 ’ 再只 是 心态愿 望 而是 身体 义 务 ” 人 言及 的  不 诗

国家关 怀几 乎 淹没 了个 人 关怀 . 如她 笔 下 的 多位  就

体 的母 亲形 象 . 体 的母 亲也 被 深深 融 进 了祖 国  个

条 ” 为这 世 界 创造 财 富 、 , 创造 生 活 的丰 富 多彩 , 而  “ 身却 被 叫做 卑贱 的泥 巴” 不 被 人重视  本 , 再次 . 它还 象 征 着 “ 国 ” 至 “ ”在 特 殊 的  祖 乃 党 (

语 境 中) 的形 象 。“ 沉沉 、 汪 汪 、 黑 血 白花花 的 土地 啊

母 亲一 样 “ 亲 ” 个形 象不 可能 被 舒婷 们 真正地  母 这

还 原— — 还 原成 个体 女 人 。 化和 传统 是 无 法超越  文

的, 这一 点 , 通过 舒婷 们对 母 亲形 象 的 书写 . 体现 得

非常 突 出

( 图: 娟 题 子 摹绘 )

/ 的葳 蕤 的 、 我 寂寞 的 、 坎坷 的 土地 啊 ” 是 坎坷 而 清  。 贫 的祖 国母 亲 的真 实 写照 。 其对 于 舒婷 这 一代 人  尤

来说 , 在经 历 了 “ 文化 大 革命 ” 经 历 了上 山下 乡 , , 祖

作者 : 四川 农业 大 学人 文社 会  科 学学 院( 安)l 授  雅 i教 J

国母 亲给 他 们 的体验 更 为 深刻 。 “ 我爱 情 和 仇恨  给

64  劓 Z 、 IH  8I 一  l

范文五:母亲形象异质辨析——读舒婷与翟永明的两首同名诗

, ; 右事 尝寸 平

文学长厄

山东政 法学 院 1张 晶晶

“ 母亲” 是所有女性角色中颇为特殊的 一个, 也是最为荣耀的一个 , 在传统文化中 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尊贵的位置。 许多女性都 对“ 能做母亲” 予以无限期盼, 更以“ 做成母 亲” 而无比骄傲。 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中塑 造了大量的母亲形象, 我国当代著名女诗人 舒婷和翟永明的诗歌也不例外, 但二人的态 度是有很大差异的, 如舒婷的 呵, ( 母亲》 与 翟永咧 女人摊 诗中粼 母亲》 且 , 带给我们的 显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 母亲” 。 先来看舒婷笔下的母亲: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呵, 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远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舒婷《 母亲》 呵, 这里的母亲形象是以梦中母亲对“ 我” 的爱抚和“ 对母亲的依恋出现的, 我” 梦是潜 意识的一种表现形式, 从某种程度上说, 梦 代表着心灵的真实, 梦中的母亲也代表着诗 人心中的“ 母亲”她养育着子女、 , 爱护着子 女, 是生命的守护神。 诗人以写梦中与母亲 会面的情景开启了记忆之门, 接下来依旧是 生活细节的回忆与联想: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沈洗

会使它

-

嫂舒婷与翟永明的两首同名诗

诗人舒婷和翟 永明就分别以 呵, 《 母亲》 母亲》 和《 为题, 造了 塑 不同的“ 母亲形象 。 ” 舒婷笔下的“ 母亲” 是温馨的, 味着爱与奉献, 她意 诗人对此是接受和赞美的, 但舒 婷对自 然母性的一味推崇使她仍然难逃男权传统的樊篱。 而翟永明笔下的“ 母亲” 是冷酷的, 是不幸的制造者, 诗人对此是拒绝的, 同时又给予了重新命名。

[摘要】“ ” 有 性角色 颇为 也最为 耀的 母亲 是所 女 中 特殊 荣 一个, 当 著名女 我国 代

[关键词] 母性 母亲 女人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古井。 舒婷《 母亲》 呵, “ 对母亲的那种甜柔深谧的怀念与 我” 不能相见的忧伤, 那种无语的倾诉与激情的 呼唤, 在读者中都有着深厚的心理基础。 失 去了母亲, 也就意味着失去了母亲对自己的 爱, 在这里,母亲” “ 正是以其母爱奠定了其 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基础。 舒婷的诗歌文本中 不乏这种“ 母亲” 的形象, 她最喜欢的“ 的 水” 意象便是女儿性与母性的复合:“ 她随着落 潮去了/却不能同潮水一起回归/让环绕着她 的往事漂流无依/让寻觅她的声音终日含着 眼泪/……让我在人心靠近泉源的地方厂 为母

吧, 妈妈” 粼会唱歌的莺尾花扔 事实上, (舒乡 。 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 然母性已远非 自 单纯的

生物属性, 它的种种表现已深深地烙 在了人类的意识当中, 而一代又一代的母亲 们正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不断地强化着它. “ 如果可能, 我确实想做个贤妻良 ” 舒 母。11」

婷对“ 贤妻良母” 的渴望也体现了她对此是 无限肯定的, 母亲” 对“ 的爱也是毫无保留 的。 然而,自然母性使千千万万的生命得以 “ 安全、 健康地延续和成长 , 同时也削弱或牺 牲着女性的个人人格及本位价值, 因而它既 是伟大崇高令人肃然起敬的, 又是愚昧、 非 人性丧失自我的, 它既是 自然和无私的, 又 是与传统的女性价值观念相吻合, 甚至是迎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戴着荆冠, 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舒婷《 母亲》 呵, 舒婷笔下的“ 母亲” 是温馨的, 也是我们 很容易“ 的, 懂” 她意味着慈祥、 宽容、 安全、 奉献。苍白的指尖”“ “ 、鲜红的领巾”“ 、为了 一根刺我的呼喊”都是深植于诗人记忆和 , 心灵中的母爱的化身与体验。 诗人通过对生 活中现实场景的回忆与抒写, 让我们感到了 母亲对女儿的爱与女儿失去母亲的凄凉与

悲哀:

亲们/立一块朴素的方尖碑” (舒婷《 献给母 亲的方尖碑》 作为一名女性, )。 婚前是父亲 合和取悦于男权利益的。【 在人类社会的 ” ] 2 的女儿, 婚后是丈夫的妻子、 孩子的母亲, 而 漫长进程中, 自然母性保证了生命的传承。 作为一名成年女性, 无论是妻子、 还是母亲, “ 她照料过的香橙树已经长大” (舒婷《 献给 “ 母性” 历来都是对她最核心的要求。 所谓 母亲的方尖碑加 但也制约和束缚着女性自 ,

“ 母性”其典型表现就是母爱, , 从自然的角 度来说, 它在所有女人乃至其它雌性动物身 上积淀并因生育而被大量激发出来, 可谓母 亲的天职。 舒婷对自然母性是满怀深情的, 身的发展,我爱土地. 就像/爱我温柔多情 “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礼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 给海、 给黎明。 呵, 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 不是激流, 不是瀑布,

的母亲” 粼土地情诗加 不仅舒婷, 许 (舒乡 , 在 多作家的笔下, 母亲大多都是美丽的、 温柔 的、 多情的, 然而, 也正是她的这种温柔与多

情、 无私与奉献, 乃至她的爱, 使她又不自 觉 湾、 安全的保障和成长的依托, 同时, 作为生 地划入了传统文化为母性设置的泥淖, 成了 命的孕育者和诞生地, 舒婷诗歌中的“ 母亲” “ 第二性”因此, 。 作为人类最早、 最直接的启 历来是希望的播撒者、 爱与美的原型,把我 蒙老师,母亲” “ “ 无形中成了男权社会的合作 叫做你的‘

桦树苗儿’ /你的‘ 蔚蓝的小星星’ 者, 传统价值观念的传播者, 她的尊贵与荣

它代表着家园、 付出, .守护、 意味着温暖的港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50FC3A6574AD67CD.html
耀也不过是传统历史文化为了抬高男性地 位而不得已做出的尴尬的文化选择。 所以, 这种“ 母亲” 形象的建构不仅不是出于女性 自身天然的需要, 而且完全掩盖了女人最本 质的东西, 使她成了一个附属的符号, 一种 象征物。 尽管舒婷是明确反对女性依附人格 的,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

着:/我的母亲1 我的母亲! /你毕生的苦恼落 在我的心上/如同悲哀的影子, 在睡眠中/也

吐出黑色气息意味着永远” (翟永嘿 死亡的 图案 第五夜扔 “ , 母亲” 成了女儿不幸命运

的制造者, 听到这世界的声音, 你让我生下来, 你 让我与不幸构成这世界可怕的双胞胎。 多年 来, 我已记不得今夜的哭声 翟永日 腻女人, 母亲》 对于孕育和抚养生命的母亲, 舒婷是肯 定和接受的, 而翟永明是否定和拒绝的 对 ; 于母爱的奉献与牺牲, 舒婷是满怀感激的, 而翟永明是毫不领情的, 她认为母亲的生育 制造了不幸的女儿, 而女儿又将成为母亲继 续制造着不幸。 正如美国诗人安妮. 塞克斯 所言:“ 对于做个女孩子/从来不太清楚, 我, 需要有/ 另一个生命, 另一个形象来提醒……

它潜藏在每一个女性甚至每一个男性的潜 意识深处, 只不过未被触及罢了。 翟永明借 用女性受孕的原始神话, 用某种创世和先知 者的口吻, 以个体对生命深处的体验表达了 对“ 母亲— 女人” 的独特认知,我们这些 “ 女儿, 分娩中的母亲/在生与死的脐带上受

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舒粼 致橡树) 但是她 ” )

对自然母性的无限推崇以及对其中暗藏的 传统性别文化的无形认可, 使得她的诗歌中 的“ 母亲” 总是弹拨着“ 黯然神伤的琴声”诗 , 人自己也不免要发出“ 沉重的叹息”这是因 , 为, 在深层意识中还难逃传统男权的樊篱。 舒婷对于母亲的讴歌与赞美, 到了翟 永明 这里, 已然发生了 很大的变化, 她以 女 人, 母亲睬 入到母亲个体生命的潜意识世 界, 通过梦幻般的语言组合, 给我们敞开了 一个神秘的世界: 那使你受孕的光芒, 来的多么遥远, 多 么可疑, 站在生与死之间, 你的眼睛拥有黑 暗而进入脚底的阴影何等沉重 翟永叹 女人. 母亲》 对“ 母亲” 受孕的怀疑意味着对“ 母亲身 份” 的怀疑, 翟永明对“ 母亲” 的态度全然不 同于舒婷, 她笔下的母亲是冷酷的, 在她的 诗歌中, 母亲的慈祥、 母爱的温馨、 儿女的深 情, 都已难寻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被“ 遗弃” 的悲哀与呼号: 我把这世

界当作处女 , 难道我对着你 发出的爽朗的笑声没有燃烧起足够的夏季 吗? 没有? 我被遗弃在世上, 只身一人, 太阳的光 线悲哀地笼罩着我, 当你俯身世界时是否知 道你遗落了什么? 翟永嘿 女人. 母亲》 对此, 翟永明在她的其它作品中也不 乏类似的表达:“ 我的母亲, 你的身体曾是我 的藏匿所/被你遗弃, 我躺在天地之间/双脚

难/孪生两种命运— 过去和未来” (翟永明 《 死亡的图案 第五夜) 。 ) 在这里, “ 母亲” 既 是具体的, 又是抽象的, 既是个体生命的孕

育者, 又是集体命运的承担者, 翟永明以天 才的想象与现实感受, 母亲” 给“ 以重新命 名, 这种命名无疑已获得了某种原始含义;母 亲以其独特的生命体验实践着女人的一生。 舒婷对母爱的推崇, 更多的带上了社会赋予 “ 母亲” 的价值与意义, 而翟永明在正视母亲 的时候, 直抵本体意义上的女人。 翟永明个 人认粼 母亲》 女人》 剔 中写得最好的一首, 而我认为, 械母亲洲 “ 她白 各 母亲” 女人” 与“ 蹂 于一身, 集中表达了诗人对亘古以来的“ 母 亲形象” 的个人化感受与本质性书写。 应该 说, 舒婷诗中的“ 母亲” 仍然是以父亲、 儿子 的需要来命名的,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 “ 双鬓,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 怕沈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为 / 了 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 (舒域 呵, 母亲拟 而翟永明诗中的“ 母亲” 是对女性自身需要 的表达和基于女人本质意义上的建构,在 “ 你怀抱之中, 我曾露出谜底似的笑容 , 有谁 知道/你让我以童贞方式领悟一切 , 但我却 无动于衷” (翟永嘿 女人, 母亲扔 况且, 永 。 翟 明的目光是超越性的, 她在命名“ 母亲” 的同 时, 透露了人被抛在世界上的悲凉的命运, “ 凡在母亲手上站过的人, 终会因诞生而死

/我选择了你来发现我自己。!3 “ ” 母亲” ] 通过

“ 女儿” 来发现自己, 而翟永明通过“ 母亲” 来 回忆女性的历史与命运。 虽然, 翟永明对母 亲有着太多的怨恨,无力到达的地方太多 “ 了, 脚在疼痛, 母亲, 你没有/教会我在贪婪的 朝霞中 染上古老的哀愁。 我/的心只像你” (翟

永嘿 女人. 母亲扔 然而, , 从另一意义上说, 诗人拒绝“ 母亲”但也并非完全否定母性, , “ 你曾养育我, 与我交谈/摇篮中 伸出 一只手, 叫喊着: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 / (翟永明 《 死亡的图案 第五夜) 。 然界的其它生 ) 与自

物一样, 母性本是女人天性的一部分, 但人 类历史却赋予了它太多附加的成分, 并不断 地加以彰显和放大, 使它逐渐远离了其天然 含义,母亲” “

的自然形象被模糊。 由此, 翟永 明否定的是社会现实文化意义上的“ 母亲” , 揭示的是本质意义上的“ 母亲”对原始意义 , 上的“ 母性” 母爱” 与“ 是认同的。 但是, 历史 与现实中的“ 母亲” 早已被传统文化深深地 浸泡, 无力自 所以, 拔, 翟永明对“ 母亲” 的情 感不像舒婷那样单纯, 而是复杂的、 矛盾的, 她对“ 母亲” 的爱与恨, 那种所来无由的迷茫

去” 母亲扔她认为, ( , “ 连接着生与 母亲” 死,

“ 整夜我都在思念你, 我的母亲/ 因了你才知 道:生者是死者的墓地! ” (翟永粼 死亡的图 案 第七夜) )

摊开, 疲惫不已/伤口 与你一齐腐烂” (翟永明 《 死亡的图案 第一夜为 诗人既坦诚女儿 。

与母亲的天然联系,你是我的母亲, “ 我甚至 是你的血液在黎明流出的/血泊中使你惊讶

困惑, 那种深挚的沉痛与悲哀, 都令读者不

寒而栗:

地看到你自己, 你使我醒来” (翟永嘿 女人. 母亲加 又痛苦地质问“ , 母亲” 岁月把我放 :“

在磨子里, 让我亲眼看着自己被碾碎/呵, 母

亲, 我终于变得沉默, 当 你是否为之欣喜” (翟 永嘿 女人. 母亲) 。 ) 舒婷笔下受用不尽的母

爱在翟永明这里变成了悲哀的理由,你曾 “ 养育我. 与我交谈/摇篮中伸出一只手, 叫喊

没有人知道我是怎样不着痕迹地爱你, 这秘密来自 你的一部分, 我的眼睛像两个伤 口痛苦地望着你活着为了活着, 自取灭 我 亡, 以对抗亘古已久的爱 翟永嘿 母亲》 翟永明以对“ 母亲” 的申诉, 为我们描述 了一个远为深邃复杂的内部精神世界, 生与 死、 爱与恨、 时间的创伤、 历史的延续等等,

参考文献:

11 舒婷 以 ] 忧伤的明亮透彻沉默舒婷你丢失了 什 么.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6

【 刘慧英 走出男权传统的樊篱— 文学中男 2」

权意识的批判.北京: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

199 5

工 31转引自林树明.多维视野中的女性主义文学批 评北京冲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

作者简介:张晶晶 (1974一 女, ), 山东德 州人, 山东政

法学院公共基础部讲师, 文学硕士。

范文六:两首风格迥异的母亲颂歌——舒婷《呵,母亲》和江非《妈妈》对比赏析

I j l I   读 写 新 空 间 ・ 诗 海 采 珠

两 首 风 格 迥 异 的

— —

舒婷《 呵, 母 亲》 和 江 非《

画 曹振 国

母 亲 是 诗 歌 歌 咏 的 永 恒 主 题  之一 。千百年来 , 母 亲 的 形 象 又 大  多定格 于 “ 慈 母手 中线 , 游 子 身 上

如今带着荆冠, 我 不 敢

地铁在地下   电车 有 辫 子  梦 露 也 是个 女 人 她 一 生 很 少 穿

长 裤 吗  妈妈 . 今 天 你 已 经爬 了 两 次 山

声 也 不 敢 呻 吟

呵. 母 亲

衣” 类 似 的画 面 , 仁爱 、 慈祥 、 勤劳,

是母 亲形 象 的 几 个 关 键 词 。从 形 象  特 点 上说 , 舒婷 的《 呵, 母 亲》 和 江  非的 《 妈妈 》 两 首 诗 中 的 母 亲 形 象  并 没 有 超 出这 个 范 畴 , 但 两 首 诗 却

有 着 迥 然 不 同 的 风 格 — — 一 首 中  规中矩 . 一 首 则 写 法 别 致 。 先 请 静

我 常 悲哀 地 仰 望 你 的 照 片   纵然 呼 唤 能够 穿 透 黄 土

我 怎敢 惊 动你 的安 眠

妈妈. 今 天你 已拾 回 了两捆柴 禾

我还 不敢 这 样 陈列 爱 的 祭 品

虽 然 我 写 了许 多支 歌

天黑了. 四十 六 岁 了

你 第 三次 背 回 的柴 禾

总是 比前 两次 高 得 多

给花、 给海 、 给黎 明

呵. 母 亲

心 细 读这 两首 母亲 颂 歌 。

我 的 甜 柔 深谧 的 怀念  不是激流 . 不 是 瀑 布  是 花 木掩 映 中唱 不 出歌 声 的枯

舒婷 的《 呵, 母亲》 以“ 呵, 母  亲” 的一声 声呼 唤 为情 感聚焦 点 ,   把梦 境 、 现 实 与回忆 交 织一体 , 包

母煮

你苍 白 的指 尖 理 着 我 的 双 鬓   我 禁 不住 像 儿 时一 样  紧 紧拉 住 你 的衣 襟

呵. 母 亲  为 了 留住 你 渐 渐 隐去 的身 影

容 着 丰富 的 细 节 与 内 涵 , 多 角 度 多

层 次 地 表 达 了 作 者 与 母 亲 丝 缕 相

妈  妈

连 的情 感 。 诗 的 第 一 节 先 写梦 境 再

江  非

写现 实 。 诗人 朝思 暮想 , 母 亲 走 进

梦里 , “ 苍 白 的 指 尖 理 着 我 的 双

妈妈。 你 见 过 地铁 么

虽 然 晨 曦 已把 梦 剪 成 烟 缕

我 还 是 久 久 不敢 睁开 眼 睛

妈妈 。 你见过电车么   妈妈 , 你见过玛丽莲・ 梦 露  她的照片吗

鬓” . 自 己 清 楚 地 知 道 母 亲 已 经 去  了. 却 不敢 睁 开 眼 睛 。 现 实 和 梦 境  形 成 鲜 明 的对 比 , 把 作 者 思 母 的 心  态 刻 画 得 非常 逼 真 。 第 二 节 写 诗 人

我 依 旧珍 藏 着 那鲜 红 的 围 巾   生怕 浣 洗 会使 它

妈妈 . 你 见 过 飞 机

不 是 飞在 天 上 的 一 只 白雀

而 是 落 在 地 上 的 十 间大 屋 吗  你 见 过 银 行 的 点钞 机  国家 的 印钞 机  门前 的小 河 一 样  哗 哗 的数 钱 声和 刷 刷 的 印钞 声

珍藏着鲜 红的围 巾, 这鲜 红的围 巾

浸满了母 亲的味道 , 无数 次 的 抚 摩  已使 围 巾 沾 满 泪 痕 , 却 不敢 浣洗 ,   怕 母 亲 的 味 道 会 和 围 巾 的 红 色 一  样 随岁月流逝褪去颜色 。 诗 人 害 怕  记忆 也会褪 色 , 不敢 打 开 围 巾 那 令  人心碎的画屏 。 记 忆 的 潮水 冲 开 了

闸门之 后 , 第三 节诗 中写 到 , 小 时

失去 你 特 有 的 温 馨

呵. 母 亲

岁 月 的流 水 不 也 同样 无 情

生 怕记 忆 也 一 样 褪 色 呵  我 怎 敢 轻 易打 开 它 的画 屏

为 了一根 刺 我 曾 向你 哭 喊

妈妈 . 你知道么

是渺小的水滴 孕育 了浩大的江河; 是 细小的嫩叶 莽育 了辽 阔的革原 ; 是微 小的 沙杜雄辱 口 了浩瀚的沙漠 。

原文地址:http://www.fanwen99.cn/article/啊母亲舒婷.htm
读 写 新 空 间 ・诗 海 采 珠  候哪怕受 到一丁点 儿伤害 , 都 要 向

I l   I l 墓

渠成 。 使全诗显得意境感伤优美 , 符  合 怀 念 母 亲 这 一 主 题 的 诗 歌 的 一  般 特 点 。所 以说 , 舒婷《 呵, 母亲》 的  写作 思 路 中规 中矩 、 坚守本分 。

歌 的情 感 不 仅 仅 是 歌 颂 或 赞 美 , 其  中夹 杂 着 对 默 默 付 出 日渐 衰 老 的  伟 大 女性 的深 深 悲悯 。   二 是 形 式 上打 破 思 维 定 势 。 按

母亲 哭喊 , 因为, 母 亲 的 话 语 或 爱  抚 是 医 治 心灵 创 伤 的灵 丹 妙 药 。可

是, 现 在什 么 也没 有了 , 即 使 头 顶

着 荆 冠 也 不敢 说 痛 , 知 道 要 学 会 独  自承 担 一 切 。 常 常 看 着 母 亲 的 照

片, 想 深情 地呼 喊 , 却 不 敢 发 出 声  音, 怕 惊 扰 母 亲 安 眠 。继 而 第 四 节  写到 . 作者 写过 许 多支 歌 , 却 写 不  出对 母 亲 深 切 的 怀 念 。 那 种 感 情 不  是语 言可 以表 达 出来 的 。诗人 的怀  念不像激流 、 瀑布 . 而 是“ 花 木 掩 映  中唱 不 出 歌 声 的 枯 井 ” , 表面 上看 不  到一丝 痕 迹 。 依 旧花 木掩 映 。 但 心

相 对于 《 呵, 母亲 》 的“ 中规 中

矩” 、 “ 坚守 本分” , 江 非的《 妈妈》 则

明显 带 有 另 辟 蹊 径 、 “ 走野 路子 ” 的

常理 说 , 歌 咏妈 妈 , 直 接 或 间 接 写

妈 妈 的诗 句 肯 定 是 重 心 . 而 且 以 农  村 生 活 为 题 材 的 诗 歌 很 容 易 从 农  村生活细 节写起 , 但 这 首 诗 是 个 例  外 。诗 中 直 接 写 “ 妈妈 ” 的诗 句 只 有  安 排 在 全 诗 最 后 的 五行—— “ 妈  妈, 今天

你 已经 爬 了两次 山坡/ 妈妈 。   今 天 你 已拾 回 了 两 捆 柴 禾 / 天 黑

了 . 四十 六岁 了/ 你 第 三 次 背 回 的

写 作思路 。 从 形 象和主 题方面 说 ,   江 非 的诗在 “ 妈妈 ” 的 品 质 方 面 并

没 有发 掘 出 多 少 新 鲜 的 内 涵 。 依 然  是勤 劳 、 无怨 无悔 、 默默劳 作 , 但 这

首诗有三个方面可圈可点 :

是 独 特 的 切 人 角 度 。这 首 诗

最 明显的特点 是 , 以 现 代 文 明 的 视

柴禾/ 总是 比前两次 高得 多” 。 在 这  之 前 却 有 十 五 行 诗 句 大 肆 渲 染 城  市 文明 , 诗中借“ 地铁” 、 “ 电车 ” 、   “ 玛丽莲 ・ 梦露 ” 、 “ 飞机 ” 、 “ 点钞 机 ” 、   “ 印钞 机 ” 这 六 个 现 代 化 的 意 象 和  说 明它 们 的“ 辫子” 、 “ 裤子” 、 “ 白雀 ” 、   “ 大屋” 、 “ 小河” 构成 “ 妈 妈” 眼 中 陌  生和熟悉 两个截然不 同的世界 , 呈  现给我们 一个生活视野狭 小 、 甚 至  在 现 代 社 会 中 显 得 极 其 局 促 的 农

已经 干 枯 , 不会 再 有 动 听 的歌 声 。 至

此, 诗 人 的 思 母 之 痛 到 达顶 点 。   这 首 母 爱 颂 歌 从 怀 念 母 亲 的

野写农 村 . 从 现 代 化 的 视 角 关 注 在

农 村 度 过 一 生 的 母 亲 的生 存 状 态 ,

而且 , 诗 人 以 双 重 身 份 — — 拥 有 都  市 现 代 文 明 的 归 来 者 和 作 为 乡 土  中 国 的 母 亲 之 子— — 观 照 母 亲 的  生 活和 世界 。 作 为都市 之子 , 他 为  占 据 了 物 质 文 明 并 以 洞 悉 物 质 文

角度 切 入 。 抒 写 母 亲 形 象 。 从 诗 歌

的形 式 和 内容 看 . 算得上 是一首 中   规 中矩 的优 秀 抒 情 诗 。有 几个 方 面  的特 点 可 以 说 明 这 一 点 : 一 是 结 构  严 谨 精 致 。诗 歌 分 四 小 节 , 每 节 行  数或 句数相 当 。 这 使 诗 歌 形 式 上 显  得结 构匀称 ; 每节诗 均用 “ 不敢 ” 或  “ 怎敢 ” 表 达 诗 人 压 抑 自 己 感 情 的  痛楚 , “ 不敢 ” 或“ 怎敢 ” 起 到 了 串 联  全诗 的作用 ; 每节 反复吟咏 “ 呵, 母  亲” . 诗 人 把 怀 念 之 情 寄 寓 到 一 声  声 的呼唤 中, 起 到 了 连 缀 作 用 。二  是注 重节奏韵律 。 每 节 诗 反 复 吟 咏  “ 呵, 母亲 ” 除 结 构 方 面 的 连 缀 作 用

外, 也 增 强 了 诗歌 的节 奏 感  同 时 ,

明 的奥秘 而 兴奋 , 倍 感荣耀 。 在 诗

中。 他 以传道 者 的身份 说话 , 以 一  连 串 的 询 问开 场 . 母 亲 永 远 只 能 是  他 的听 众 , 处 于被 动地 位 , 无 话 可  说 。他 知 道 母 亲 对 现 代

文 明 的 一 无  所知, 但 他 明知故 问 , 一 步 步 把 母  亲 逼 到 无 言 的境 地 , 以 显 示 自 己 作  为 都 市 之 子 的 绝对 优 势 。 然 而 , 作  为 乡土 母 亲 的 儿 子 , 他 又 是 谦 卑  的. 他 为 苦 难 中 的母 亲 没 有 拥 有 那  些 城 里 人 的 生 活 方 式 而 低 下 高 傲

的头 : 这 是 自己 的母 亲 , 勤 劳 而 朴  实 的母亲 。 在 苦 难 中 坚 强 生 存 而 无

村女性 的形 象。在形式的安排上 ,   “ 妈妈 ” 处在被边缘 化的次 要地位 ,

而 这 正是 诗 歌 所 要记 录 的 “ 妈妈 ” 在  这 个 现 代 化 社 会 的 生 存 状 态 ——

被城市文 明遗忘 、 被 现 代 社 会 边 缘

化 的广大边远农 村女性辛劳 、 困 顿  的 生命 状 态 。

三 是 与 形 式 对 应 的隐 喻 效 果 。   这首诗 的主要表达技巧 是对比 , 而

全诗 每节均押韵 , 第一、 二、 四 节 押

i n 或i n g 韵 , 第三 节押i : l n 韵 , 诗 歌 韵  脚 鲜 明突 出 . 韵律 和 谐 , 体 现 了 诗  人 在 节 奏 韵 律 方 面 的 刻 意 追 求 。三

且, 诗 人 的对 比很奇 妙 : 那 写 了 寥  寥几行 的, 是主 ; 那大加 渲染的 , 却  是宾 。 在这 首诗 中 , 居 于 诗 中 意 象  主体 的地铁 、 电车 、 飞机 、 点钞 机 、   印钞机 、 玛 丽莲 ・ 梦露 , 它 们 以 一 种  压 倒 式 的 力量 占 据 诗 歌 的 中 心 , 母  亲 和 乡村 的 事 物 一 点 点 地 被 逼 向  边缘 。 处于附 属的地 位 。 强 烈 的 对  比如此不相称 , 诗 人 的 艺 术 用 心 何

在 ?实 际 上 , 它 隐 喻 了 一 个 重 要 的

怨无悔 的母亲 。 养 育 了如 “ 我” 一 样  的都 市之 子 的 母 亲 。 她 虽然 永 远 站  在现代 文明之外 , 但 她 凝 定 为 一 个

是意 象温和优 美。梦境 、晨曦 、 烟

缕、 围巾、 画 屏 等 意 象 具 有 温 和 优  美 的 色调 , 荆冠、 枯 井 等 意 象 则 具  有 象征 性 意味 . 从梦境 到现 实 , 从

鲜 红 的红 围 巾 到 睹 物 思 人 , 引 起 对  往 日的 怀 恋 。 从 看 母 亲 的照 片 , B 1 发  对 往 事 的 回忆 , 一 切 自然 而 然 , 水 到

不朽 的形象 在 山坡 上 、 麦 田里 , 在  无数 的穷 乡僻壤 中 , 让 我们 惦 念 、

忧虑 、 深思 。 都 市 之 子 和 乡 土 之 子  的 双 重 身 份 之 间 所 产 生 的 巨 大 的  情感矛盾 和张 力 , 在 这 短 小 的 诗 篇  中如 此 精 巧 地 得 以 表 现 , 因而 , 诗

历史事实 : 现 代 文 明 以 不 可 阻 挡 之

没有一牡杜种 予, 哪有一 片片花辨; 没有一十十花蕊, 哪 嘻一颗颗果史。

原文地址:http://www.fanwen99.cn/article/啊母亲舒婷.htm

l I   读 写 新 空 间 ・ 小 说 品 读

“ 石榴 " 里 的  爱 与 痛

— —

川 端康 成《 石榴》 赏析  文辉 ,

J 】 1 端康成尝 言 : “ 我 的文学 , 只

与凄清 , 恋 爱 事 件 赖 以 生 发 的 情 感

氛 围也 便 由 此 奠 定 。接 着 , 纪 美 子  用竹竿去摘 取石榴 , 作 者 也 将 描 写  聚 焦 于 被 饱 满 的子 儿 胀 裂 了 的 果  实上: “ 一 粒 粒 的 子 儿 在 阳 光 下 闪  烁着 , 亮 光 透 过 一 粒 粒 的 子 儿 。” 显  然, 如 此 纯 明 透 亮 的石 榴 子 缝 里 也  糅 进 了 纪 美 子 多情 善 感 的 目光 。这  样, 纪美子“ 似乎觉得 对不起石榴 ”   便有了双 重意蕴 , 一 方 面 固 然 是 对  身 边 如 石 榴 般 美 好 事 物 的 疏 忽 所  萌 生 的愧 怍 , 而 另 一 方 面 何 尝 不 是  对 自 己 的 青 春 生 命 绽 放 于 寂 寞 世

界 的哀 叹 呢 ? 可 以说 , 石榴 的 遭 遇

呵。 至于纪 美子 的 反应 . 简 直 有 点

是所谓感觉 的东西而 已。” 似是 自   谦, 亦 无 妨 视 作 自负 之 语 。这 篇 《 石  榴》 便 是如此 。 川 端 康 成 透 过 一 个  极简单 的恋爱事件 , 充 分 展 露 了 女  主人公敏 细 、 曲 微 而 又 丰 盈 的 内 心

夸张 , 听到母亲 的叫唤 , 她“ 慌 忙 把

脱 了线 的针插 在针 线包 上 ” ; 迎 见  启 吉的 目光 , 她“ 吓 得 把 脚 缩 了 回

去” ; 意 识到正与启 吉相视而 笑时 ,   她“ 脸颊发热了” 。这 些 细 节 生 动地  传 达 出 一 个 情 窦 初 开 的 少 女 那 似

懂非懂 、 亦 害 怕 亦 期待 的情 绪 起 伏 ,

世界 , 咀之嚼之 , 余味 无穷 , 表 现 了

川 端 康 成 作 为 一 个 感 觉 圣 手 敏 锐

深 潜 的 洞 察 力 和 炉 火 纯 青 的细 节  构造力。   故事 的主干并不复 杂 , 一 个 叫  启 吉 的 青 年 出 征 前 来 向 恋 人 纪 美

子 告别 , 见面 时间极 短 , 话 别 情 景

而 石榴 的“ 给” 与“ 掉” 恰 恰 是 人 物

相互走 近 、 情 感 得 以 表 露 的 重 要 契  机。 之后, 作 者 又 不 经 意 地 添 了 一

句: “ 石 榴没掰 开 , 露 子 儿 的 那 面 朝

下掉在地上了。” 看 似 闲 闲 的… 笔 .

也 简单 , 两人统 共说 了 一句半 话 .

便 波 澜 不惊 地 分 别 了 。 作 者 也 未 于

却极富 隐喻意味 , 犹 言 启 吉 虽未 掰  开 石 榴 却 暗 暗 地 叩 开 了 纪 美 予 的  心扉, 而 要命 的是 , 他 因 出 征 在 即  而 必须 即 刻 离 开她 , 美 好 的 事 物 背  后 总 潜 伏 着 天 殇 的 危机 。

那么 , 如 何 处 理 启 吉掉 落 在 地  的石 榴 呢 ?母 亲 习惯

性 地 洗 净 石榴

暗 示 着纪 美 子 的命 运 。   就 在 这 样 看 似 无 心 实 则 有 意  的细细铺 垫下 , 男 主 人 公 启 吉 出场  了 。他 的突 然 到 访搅 动 了 母女 俩 如  枯 井般 沉寂 的生 活 。母 亲 一边 大 声

喊纪美子 . 一 边 欲 留 启 吉 吃 饭 而 不

此 作 过 多 的 铺 陈 和 渲染 , 倒 将 大 量

的 笔 墨 放 在 了 一 个 似 与 故 事 主 干

没 多少牵连 的石榴 上。 甫一 开篇 ,

小 说 即 以 白描 手 法 展 现 了 光 秃 秃  的枝头裸露 出来的石榴 , 从 纪 美 子  的惊呼声和 母亲“ 忘了” 的答语里 .

得, 情 急之 下便 请他 尝石 榴 , 热 情

兴 奋 背 后 隐 藏 着 多 少 人 世 的 孤 寂

递给纪 美子 , 纪 美 子 却 本 能 地 拒 绝

了 , 似 乎 是嫌 脏 , 但从 她 “ 张 皇 失

让 人 想 见 母 女 俩 相 依 为 命 的 寂 寞

势席卷 几千年沉睡 的乡村 , 两 种 文  明 的 对 抗 以 乡 村 文 明 毫 无 抵 抗 的  完 败 而 结 束 。都 市迅 速 成 为人 们 生  活的主要 图景 , 控 制 了 人 们 的 话 语  范畴 。 在诗 中, 诗 人 一 件 件 地 向 母  亲展示都 市里所有平凡 的事物 , 充  满炫耀 。 但 作 为 文 明 和 进 步 标 志 的

城 市文 明 , 没能 迷住 诗人 的 眼睛 .   行走在城 市的诗人 时时所牵挂 的 .

依 旧是 妈 妈 那 疲 惫 的 身 影— — “ 妈  妈, 今 天 你 已 经 爬 了 两次 山坡 ” 、 “ 妈  妈, 今 天 你 已 拾 回 了两 捆 柴 禾 ” , 他  哀 怜 妈 妈 人 生 的艰 辛 , 他 赞 叹 妈 妈

的勤 劳和坚 韧 , 他 对 妈妈 有深 深 的

肩膀, 支撑起 自己的人 生 . 使 自 己  获 得 了 行 走 于 城 市 进 而 认 识 了 解  城 市 的 高 度— — 这 些 才 是 诗 面 背

后 的隐 含 意 义 。诗 人 并 没 有 直 接将

这 些表达出来 , 而 是让 读 者 在 阅读  中去 发 现 和 探 索 , 留给 读 者 极 大 的

参与空间。   [ 作 者单 位 : 湖北 省 枝 江市 第一  高级 中 学 ]

感 恩和 疼 爱 。 他 虽行 走 于 城 市 , 但 他

那 源 自母 亲 、 源 自 乡土 的 淳朴 . 没有

被诱 惑吞 没 , 没有在 纷繁 里迷 失 。   他 没 有 忘记 , 正 是 妈 妈 用 那 背 柴 的

流水的 归宿是大海, 藩花的 归宿是大地 。I j l I   读 写 新 空 间 ・ 诗 海 采 珠

两 首 风 格 迥 异 的

— —

舒婷《 呵, 母 亲》 和 江 非《

画 曹振 国

母 亲 是 诗 歌 歌 咏 的 永 恒 主 题  之一 。千百年来 , 母 亲 的 形 象 又 大  多定格 于 “ 慈 母手 中线 , 游 子 身 上

如今带着荆冠, 我 不 敢

地铁在地下   电车 有 辫 子  梦 露 也 是个 女 人 她 一 生 很 少 穿

长 裤 吗  妈妈 . 今 天 你 已 经爬 了 两 次 山

声 也 不 敢 呻 吟

呵. 母 亲

衣” 类 似 的画 面 , 仁爱 、 慈祥 、 勤劳,

是母 亲形 象 的 几 个 关 键 词 。从 形 象  特 点 上说 , 舒婷 的《 呵, 母 亲》 和 江  非的 《 妈妈 》 两 首 诗 中 的 母 亲 形 象  并 没 有 超 出这 个 范 畴 , 但 两 首 诗 却

有 着 迥 然 不 同 的 风 格 — — 一 首 中  规中矩 . 一 首 则 写 法 别 致 。 先 请 静

我 常 悲哀 地 仰 望 你 的 照 片   纵然 呼 唤 能够 穿 透 黄 土

我 怎敢 惊 动你 的安 眠

妈妈. 今 天你 已拾 回 了两捆柴 禾

我还 不敢 这 样 陈列 爱 的 祭 品

虽 然 我 写 了许 多支 歌

天黑了. 四十 六 岁 了

你 第 三次 背 回 的柴 禾

总是 比前 两次 高 得 多

给花、 给海 、 给黎 明

呵. 母 亲

心 细 读这 两首 母亲 颂 歌 。

我 的 甜 柔 深谧 的 怀念  不是激流 . 不 是 瀑 布  是 花 木掩 映 中唱 不 出歌 声 的枯

舒婷 的《 呵, 母亲》 以“ 呵, 母  亲” 的一声 声呼 唤 为情 感聚焦 点 ,   把梦 境 、 现 实 与回忆 交 织一体 , 包

母煮

你苍 白 的指 尖 理 着 我 的 双 鬓   我 禁 不住 像 儿 时一 样  紧 紧拉 住 你 的衣 襟

呵. 母 亲  为 了 留住 你 渐 渐 隐去 的身 影

容 着 丰富 的 细 节 与 内 涵 , 多 角 度 多

层 次 地 表 达 了 作 者 与 母 亲 丝 缕 相

妈  妈

连 的情 感 。 诗 的 第 一 节 先 写梦 境 再

江  非

写现 实 。 诗人 朝思 暮想 , 母 亲 走 进

梦里 , “ 苍 白 的 指 尖 理 着 我 的 双

妈妈。 你 见 过 地铁 么

虽 然 晨 曦 已把 梦 剪 成 烟 缕

我 还 是 久 久 不敢 睁开 眼 睛

妈妈 。 你见过电车么   妈妈 , 你见过玛丽莲・ 梦 露  她的照片吗

鬓” . 自 己 清 楚 地 知 道 母 亲 已 经 去  了. 却 不敢 睁 开 眼 睛 。 现 实 和 梦 境  形 成 鲜 明 的对 比 , 把 作 者 思 母 的 心  态 刻 画 得 非常 逼 真 。 第 二 节 写 诗 人

我 依 旧珍 藏 着 那鲜 红 的 围 巾   生怕 浣 洗 会使 它

妈妈 . 你 见 过 飞 机

不 是 飞在 天 上 的 一 只 白雀

而 是 落 在 地 上 的 十 间大 屋 吗  你 见 过 银 行 的 点钞 机  国家 的 印钞 机  门前 的小 河 一 样  哗 哗 的数 钱 声和 刷 刷 的 印钞 声

珍藏着鲜 红的围 巾, 这鲜 红的围 巾

浸满了母 亲的味道 , 无数 次 的 抚 摩  已使 围 巾 沾 满 泪 痕 , 却 不敢 浣洗 ,   怕 母 亲 的 味 道 会 和 围 巾 的 红 色 一  样 随岁月流逝褪去颜色 。 诗 人 害 怕  记忆 也会褪 色 , 不敢 打 开 围 巾 那 令  人心碎的画屏 。 记 忆 的 潮水 冲 开 了

闸门之 后 , 第三 节诗 中写 到 , 小 时

失去 你 特 有 的 温 馨

呵. 母 亲

岁 月 的流 水 不 也 同样 无 情

生 怕记 忆 也 一 样 褪 色 呵  我 怎 敢 轻 易打 开 它 的画 屏

为 了一根 刺 我 曾 向你 哭 喊

妈妈 . 你知道么

是渺小的水滴 孕育 了浩大的江河; 是 细小的嫩叶 莽育 了辽 阔的革原 ; 是微 小的 沙杜雄辱 口 了浩瀚的沙漠 。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6DC34E2F5C48E5BC.html
读 写 新 空 间 ・诗 海 采 珠  候哪怕受 到一丁点 儿伤害 , 都 要 向

I l   I l 墓

渠成 。 使全诗显得意境感伤优美 , 符  合 怀 念 母 亲 这 一 主 题 的 诗 歌 的 一  般 特 点 。所 以说 , 舒婷《 呵, 母亲》 的  写作 思 路 中规 中矩 、 坚守本分 。

歌 的情 感 不 仅 仅 是 歌 颂 或 赞 美 , 其  中夹 杂 着 对 默 默 付 出 日渐 衰 老 的  伟 大 女性 的深 深 悲悯 。   二 是 形 式 上打 破 思 维 定 势 。 按

母亲 哭喊 , 因为, 母 亲 的 话 语 或 爱  抚 是 医 治 心灵 创 伤 的灵 丹 妙 药 。可

是, 现 在什 么 也没 有了 , 即 使 头 顶

着 荆 冠 也 不敢 说 痛 , 知 道 要 学 会 独  自承 担 一 切 。 常 常 看 着 母 亲 的 照

片, 想 深情 地呼 喊 , 却 不 敢 发 出 声  音, 怕 惊 扰 母 亲 安 眠 。继 而 第 四 节  写到 . 作者 写过 许 多支 歌 , 却 写 不  出对 母 亲 深 切 的 怀 念 。 那 种 感 情 不  是语 言可 以表 达 出来 的 。诗人 的怀  念不像激流 、 瀑布 . 而 是“ 花 木 掩 映  中唱 不 出 歌 声 的 枯 井 ” , 表面 上看 不  到一丝 痕 迹 。 依 旧花 木掩 映 。 但 心

相 对于 《 呵, 母亲 》 的“ 中规 中

矩” 、 “ 坚守 本分” , 江 非的《 妈妈》 则

明显 带 有 另 辟 蹊 径 、 “ 走野 路子 ” 的

常理 说 , 歌 咏妈 妈 , 直 接 或 间 接 写

妈 妈 的诗 句 肯 定 是 重 心 . 而 且 以 农  村 生 活 为 题 材 的 诗 歌 很 容 易 从 农  村生活细 节写起 , 但 这 首 诗 是 个 例  外 。诗 中 直 接 写 “ 妈妈 ” 的诗 句 只 有  安 排 在 全 诗 最 后 的 五行—— “ 妈  妈, 今天

你 已经 爬 了两次 山坡/ 妈妈 。   今 天 你 已拾 回 了 两 捆 柴 禾 / 天 黑

了 . 四十 六岁 了/ 你 第 三 次 背 回 的

写 作思路 。 从 形 象和主 题方面 说 ,   江 非 的诗在 “ 妈妈 ” 的 品 质 方 面 并

没 有发 掘 出 多 少 新 鲜 的 内 涵 。 依 然  是勤 劳 、 无怨 无悔 、 默默劳 作 , 但 这

首诗有三个方面可圈可点 :

是 独 特 的 切 人 角 度 。这 首 诗

最 明显的特点 是 , 以 现 代 文 明 的 视

柴禾/ 总是 比前两次 高得 多” 。 在 这  之 前 却 有 十 五 行 诗 句 大 肆 渲 染 城  市 文明 , 诗中借“ 地铁” 、 “ 电车 ” 、   “ 玛丽莲 ・ 梦露 ” 、 “ 飞机 ” 、 “ 点钞 机 ” 、   “ 印钞 机 ” 这 六 个 现 代 化 的 意 象 和  说 明它 们 的“ 辫子” 、 “ 裤子” 、 “ 白雀 ” 、   “ 大屋” 、 “ 小河” 构成 “ 妈 妈” 眼 中 陌  生和熟悉 两个截然不 同的世界 , 呈  现给我们 一个生活视野狭 小 、 甚 至  在 现 代 社 会 中 显 得 极 其 局 促 的 农

已经 干 枯 , 不会 再 有 动 听 的歌 声 。 至

此, 诗 人 的 思 母 之 痛 到 达顶 点 。   这 首 母 爱 颂 歌 从 怀 念 母 亲 的

野写农 村 . 从 现 代 化 的 视 角 关 注 在

农 村 度 过 一 生 的 母 亲 的生 存 状 态 ,

而且 , 诗 人 以 双 重 身 份 — — 拥 有 都  市 现 代 文 明 的 归 来 者 和 作 为 乡 土  中 国 的 母 亲 之 子— — 观 照 母 亲 的  生 活和 世界 。 作 为都市 之子 , 他 为  占 据 了 物 质 文 明 并 以 洞 悉 物 质 文

角度 切 入 。 抒 写 母 亲 形 象 。 从 诗 歌

的形 式 和 内容 看 . 算得上 是一首 中   规 中矩 的优 秀 抒 情 诗 。有 几个 方 面  的特 点 可 以 说 明 这 一 点 : 一 是 结 构  严 谨 精 致 。诗 歌 分 四 小 节 , 每 节 行  数或 句数相 当 。 这 使 诗 歌 形 式 上 显  得结 构匀称 ; 每节诗 均用 “ 不敢 ” 或  “ 怎敢 ” 表 达 诗 人 压 抑 自 己 感 情 的  痛楚 , “ 不敢 ” 或“ 怎敢 ” 起 到 了 串 联  全诗 的作用 ; 每节 反复吟咏 “ 呵, 母  亲” . 诗 人 把 怀 念 之 情 寄 寓 到 一 声  声 的呼唤 中, 起 到 了 连 缀 作 用 。二  是注 重节奏韵律 。 每 节 诗 反 复 吟 咏  “ 呵, 母亲 ” 除 结 构 方 面 的 连 缀 作 用

外, 也 增 强 了 诗歌 的节 奏 感  同 时 ,

明 的奥秘 而 兴奋 , 倍 感荣耀 。 在 诗

中。 他 以传道 者 的身份 说话 , 以 一  连 串 的 询 问开 场 . 母 亲 永 远 只 能 是  他 的听 众 , 处 于被 动地 位 , 无 话 可  说 。他 知 道 母 亲 对 现 代

文 明 的 一 无  所知, 但 他 明知故 问 , 一 步 步 把 母  亲 逼 到 无 言 的境 地 , 以 显 示 自 己 作  为 都 市 之 子 的 绝对 优 势 。 然 而 , 作  为 乡土 母 亲 的 儿 子 , 他 又 是 谦 卑  的. 他 为 苦 难 中 的母 亲 没 有 拥 有 那  些 城 里 人 的 生 活 方 式 而 低 下 高 傲

的头 : 这 是 自己 的母 亲 , 勤 劳 而 朴  实 的母亲 。 在 苦 难 中 坚 强 生 存 而 无

村女性 的形 象。在形式的安排上 ,   “ 妈妈 ” 处在被边缘 化的次 要地位 ,

而 这 正是 诗 歌 所 要记 录 的 “ 妈妈 ” 在  这 个 现 代 化 社 会 的 生 存 状 态 ——

被城市文 明遗忘 、 被 现 代 社 会 边 缘

化 的广大边远农 村女性辛劳 、 困 顿  的 生命 状 态 。

三 是 与 形 式 对 应 的隐 喻 效 果 。   这首诗 的主要表达技巧 是对比 , 而

全诗 每节均押韵 , 第一、 二、 四 节 押

i n 或i n g 韵 , 第三 节押i : l n 韵 , 诗 歌 韵  脚 鲜 明突 出 . 韵律 和 谐 , 体 现 了 诗  人 在 节 奏 韵 律 方 面 的 刻 意 追 求 。三

且, 诗 人 的对 比很奇 妙 : 那 写 了 寥  寥几行 的, 是主 ; 那大加 渲染的 , 却  是宾 。 在这 首诗 中 , 居 于 诗 中 意 象  主体 的地铁 、 电车 、 飞机 、 点钞 机 、   印钞机 、 玛 丽莲 ・ 梦露 , 它 们 以 一 种  压 倒 式 的 力量 占 据 诗 歌 的 中 心 , 母  亲 和 乡村 的 事 物 一 点 点 地 被 逼 向  边缘 。 处于附 属的地 位 。 强 烈 的 对  比如此不相称 , 诗 人 的 艺 术 用 心 何

在 ?实 际 上 , 它 隐 喻 了 一 个 重 要 的

怨无悔 的母亲 。 养 育 了如 “ 我” 一 样  的都 市之 子 的 母 亲 。 她 虽然 永 远 站  在现代 文明之外 , 但 她 凝 定 为 一 个

是意 象温和优 美。梦境 、晨曦 、 烟

缕、 围巾、 画 屏 等 意 象 具 有 温 和 优  美 的 色调 , 荆冠、 枯 井 等 意 象 则 具  有 象征 性 意味 . 从梦境 到现 实 , 从

鲜 红 的红 围 巾 到 睹 物 思 人 , 引 起 对  往 日的 怀 恋 。 从 看 母 亲 的照 片 , B 1 发  对 往 事 的 回忆 , 一 切 自然 而 然 , 水 到

不朽 的形象 在 山坡 上 、 麦 田里 , 在  无数 的穷 乡僻壤 中 , 让 我们 惦 念 、

忧虑 、 深思 。 都 市 之 子 和 乡 土 之 子  的 双 重 身 份 之 间 所 产 生 的 巨 大 的  情感矛盾 和张 力 , 在 这 短 小 的 诗 篇  中如 此 精 巧 地 得 以 表 现 , 因而 , 诗

历史事实 : 现 代 文 明 以 不 可 阻 挡 之

没有一牡杜种 予, 哪有一 片片花辨; 没有一十十花蕊, 哪 嘻一颗颗果史。

阅读详情:http://www.wenku1.com/news/6DC34E2F5C48E5BC.html

l I   读 写 新 空 间 ・ 小 说 品 读

“ 石榴 " 里 的  爱 与 痛

— —

川 端康 成《 石榴》 赏析  文辉 ,

J 】 1 端康成尝 言 : “ 我 的文学 , 只

与凄清 , 恋 爱 事 件 赖 以 生 发 的 情 感

氛 围也 便 由 此 奠 定 。接 着 , 纪 美 子  用竹竿去摘 取石榴 , 作 者 也 将 描 写  聚 焦 于 被 饱 满 的子 儿 胀 裂 了 的 果  实上: “ 一 粒 粒 的 子 儿 在 阳 光 下 闪  烁着 , 亮 光 透 过 一 粒 粒 的 子 儿 。” 显  然, 如 此 纯 明 透 亮 的石 榴 子 缝 里 也  糅 进 了 纪 美 子 多情 善 感 的 目光 。这  样, 纪美子“ 似乎觉得 对不起石榴 ”   便有了双 重意蕴 , 一 方 面 固 然 是 对  身 边 如 石 榴 般 美 好 事 物 的 疏 忽 所  萌 生 的愧 怍 , 而 另 一 方 面 何 尝 不 是  对 自 己 的 青 春 生 命 绽 放 于 寂 寞 世

界 的哀 叹 呢 ? 可 以说 , 石榴 的 遭 遇

呵。 至于纪 美子 的 反应 . 简 直 有 点

是所谓感觉 的东西而 已。” 似是 自   谦, 亦 无 妨 视 作 自负 之 语 。这 篇 《 石  榴》 便 是如此 。 川 端 康 成 透 过 一 个  极简单 的恋爱事件 , 充 分 展 露 了 女  主人公敏 细 、 曲 微 而 又 丰 盈 的 内 心

夸张 , 听到母亲 的叫唤 , 她“ 慌 忙 把

脱 了线 的针插 在针 线包 上 ” ; 迎 见  启 吉的 目光 , 她“ 吓 得 把 脚 缩 了 回

去” ; 意 识到正与启 吉相视而 笑时 ,   她“ 脸颊发热了” 。这 些 细 节 生 动地  传 达 出 一 个 情 窦 初 开 的 少 女 那 似

懂非懂 、 亦 害 怕 亦 期待 的情 绪 起 伏 ,

世界 , 咀之嚼之 , 余味 无穷 , 表 现 了

川 端 康 成 作 为 一 个 感 觉 圣 手 敏 锐

深 潜 的 洞 察 力 和 炉 火 纯 青 的细 节  构造力。   故事 的主干并不复 杂 , 一 个 叫  启 吉 的 青 年 出 征 前 来 向 恋 人 纪 美

子 告别 , 见面 时间极 短 , 话 别 情 景

而 石榴 的“ 给” 与“ 掉” 恰 恰 是 人 物

相互走 近 、 情 感 得 以 表 露 的 重 要 契  机。 之后, 作 者 又 不 经 意 地 添 了 一

句: “ 石 榴没掰 开 , 露 子 儿 的 那 面 朝

下掉在地上了。” 看 似 闲 闲 的… 笔 .

也 简单 , 两人统 共说 了 一句半 话 .

便 波 澜 不惊 地 分 别 了 。 作 者 也 未 于

却极富 隐喻意味 , 犹 言 启 吉 虽未 掰  开 石 榴 却 暗 暗 地 叩 开 了 纪 美 予 的  心扉, 而 要命 的是 , 他 因 出 征 在 即  而 必须 即 刻 离 开她 , 美 好 的 事 物 背  后 总 潜 伏 着 天 殇 的 危机 。

那么 , 如 何 处 理 启 吉掉 落 在 地  的石 榴 呢 ?母 亲 习惯

性 地 洗 净 石榴

暗 示 着纪 美 子 的命 运 。   就 在 这 样 看 似 无 心 实 则 有 意  的细细铺 垫下 , 男 主 人 公 启 吉 出场  了 。他 的突 然 到 访搅 动 了 母女 俩 如  枯 井般 沉寂 的生 活 。母 亲 一边 大 声

喊纪美子 . 一 边 欲 留 启 吉 吃 饭 而 不

此 作 过 多 的 铺 陈 和 渲染 , 倒 将 大 量

的 笔 墨 放 在 了 一 个 似 与 故 事 主 干

没 多少牵连 的石榴 上。 甫一 开篇 ,

小 说 即 以 白描 手 法 展 现 了 光 秃 秃  的枝头裸露 出来的石榴 , 从 纪 美 子  的惊呼声和 母亲“ 忘了” 的答语里 .

得, 情 急之 下便 请他 尝石 榴 , 热 情

兴 奋 背 后 隐 藏 着 多 少 人 世 的 孤 寂

递给纪 美子 , 纪 美 子 却 本 能 地 拒 绝

了 , 似 乎 是嫌 脏 , 但从 她 “ 张 皇 失

让 人 想 见 母 女 俩 相 依 为 命 的 寂 寞

势席卷 几千年沉睡 的乡村 , 两 种 文  明 的 对 抗 以 乡 村 文 明 毫 无 抵 抗 的  完 败 而 结 束 。都 市迅 速 成 为人 们 生  活的主要 图景 , 控 制 了 人 们 的 话 语  范畴 。 在诗 中, 诗 人 一 件 件 地 向 母  亲展示都 市里所有平凡 的事物 , 充  满炫耀 。 但 作 为 文 明 和 进 步 标 志 的

城 市文 明 , 没能 迷住 诗人 的 眼睛 .   行走在城 市的诗人 时时所牵挂 的 .

依 旧是 妈 妈 那 疲 惫 的 身 影— — “ 妈  妈, 今 天 你 已 经 爬 了 两次 山坡 ” 、 “ 妈  妈, 今 天 你 已 拾 回 了两 捆 柴 禾 ” , 他  哀 怜 妈 妈 人 生 的艰 辛 , 他 赞 叹 妈 妈

的勤 劳和坚 韧 , 他 对 妈妈 有深 深 的

肩膀, 支撑起 自己的人 生 . 使 自 己  获 得 了 行 走 于 城 市 进 而 认 识 了 解  城 市 的 高 度— — 这 些 才 是 诗 面 背

后 的隐 含 意 义 。诗 人 并 没 有 直 接将

这 些表达出来 , 而 是让 读 者 在 阅读  中去 发 现 和 探 索 , 留给 读 者 极 大 的

参与空间。   [ 作 者单 位 : 湖北 省 枝 江市 第一  高级 中 学 ]

感 恩和 疼 爱 。 他 虽行 走 于 城 市 , 但 他

那 源 自母 亲 、 源 自 乡土 的 淳朴 . 没有

被诱 惑吞 没 , 没有在 纷繁 里迷 失 。   他 没 有 忘记 , 正 是 妈 妈 用 那 背 柴 的

流水的 归宿是大海, 藩花的 归宿是大地 。

范文七:母亲作文 700字文/蔡婷婷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明月朝霞顾留盼,凄惨寒霜镀花明。啊,母亲,辗转反侧,又有何种佳词妙句才可以形容你,又有何种色彩可以勾勒你美好的身躯。

明月照古街,单影独成只。恰逢意气时,岁月不成诗。

母亲啊,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每天我们都会吃到香喷喷的饭菜,可是你是不是按照往常一样,就先吃了,而那吃了的人呢?桌上的便条随手一扔,然后冲向学校。是否,有时喝着热牛奶,看着母亲的字条,想象她早时任劳任怨的起来,在厨房里轻轻的干活,生怕吵醒你,为了饮食均衡,而绞尽脑汁,嘴角含着甜甜的微笑。晚上又很早回来,辛苦地煮着饭菜,等你回来热脸相迎,怕你寂寞害怕。那你是否会也写一句关怀的话贴在厨房或者桌上?也许悄悄的会发现,母亲的黑发染上了一层刺目的白。而我的头发正意气风发。

深夜宁静,乳白色的月光如水般透入窗内,奋斗的学子勤笔如风,黑色的眼圈彰显着她的倦累,如山的作业好似那坚挺的障碍,只能一步步走去。凄风漫卷西窗,夜色透入微凉。终于倒下了,化为轻微的呼声。早晨第一缕阳光漫入窗帘,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身上的披风不禁意的落下,桌头那早已冷掉了的茶,是谁抬来的,是谁批上的,没有记忆,但一夜温馨,似乎微凉的空气也有那暖和的亲情。无忆不成痴。

乱花渐欲迷人眼,身在尘世迷途间。又有多少人真心对你,多少人推心置腹?母亲就是,虽然如今少年时,没经历过大风大浪,但岁月荏苒,多少歌颂母亲的诗歌啊,仿佛千奇百怪的花,开出别样的姿态,却同样美丽夺彩。

举杯邀明月,叹唱古今外。春花秋月尽夺彩,明月星稀瞩目瞻。又有谁知那不注目的荷叶,只懂保护弱小的红莲。

高一:蔡婷婷

母亲 蔡婷婷 700字

范文八:徐馨婷感恩母亲

山东省网上家长学校“我的感恩故事”征文

作者:徐馨婷

电话:7690155

学校:九龙街道尚庄小学

组别:小学组

指导教师:李萍

通讯地址:坊子区九龙街道尚庄小学

感恩母亲

母亲是每一个孩子一生中最亲爱的人,因为她为我们默默的付出却不图回报,她的爱就像清泉水一样清纯。她将我们生下来时,就决定了往后的生活一定会有变化,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和同龄的孩子一样,我为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母亲而感到自豪。母亲的手是温暖的手,像妩媚的春光;母亲的肩是宽阔的肩,就像一座山;母亲的脊梁是挺直的脊梁,就像一只标杆„„母亲没有十分美丽的容貌,也没有华丽的衣服,但是她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漂亮,最伟大的。

母亲是无私的,正如孟郊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对我们的爱是永远也说不完的。那几天,由于学习上的紧张,再加上心中的压力,我连续几天都没有好脸色,妈妈却特意打电话给姐姐要她和我谈话,接着便是您一句句关心的话语。您那份抑制不住地牵挂至今徘徊在我的心间。

伤心时,母亲您也为我牵动,闪在泪眶中的泪花,一直没流出来,

你是在暗示我:孩子你要坚强,你已经长大了。闪在眼眶的泪花表达出您的心痛,过多的誓言不能代表什么了,但是您一定要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母亲啊!您脸上的皱纹日益增多,一丝皱纹,就是您为我费的一丝心血,您对我们的爱没变,变了的却是您那面容,爱的浓情越深,变化的也更多。母亲的痕迹无处不在,世界因有母爱变得更加美好。母爱,您是这和煦的春风,吹过我的面庞,唤醒了我的心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年如一日,春夏秋冬不停转换,亘古不变的是母爱。我爱母亲,是一种不同于别的情感的爱。

范文九:陈钰婷感恩母亲

感 恩 母 亲

-----尉犁县第一中学 七年级(12)班 陈钰婷

这一生中帮助过我的人不少,值得我感谢的人也不少。有和蔼的外公,亲切的外婆,高大的爸爸,真诚的朋友......但是今天我要感谢的却是我那伟大的妈妈。 母亲的爱博大的像蓝天,而我就是挂在母亲心头的星星;母亲的爱宽广像海洋,我就是海洋里的小鱼,沐浴在灿烂的柔波里;母亲的爱无私的像春雨,而我就是那刚刚萌发的芽儿,茁壮成长在雨露的滋养下。

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飘荡,绘制出一幅幅感人的画面,那是白云对哺育它的蓝天的感恩;落叶在空中盘旋,谱写着一曲感恩的乐章,那是大树对滋养它大地的感恩。我握着手中的笔久久不能落下,那是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母亲的感恩。

一口水、一口饭、一把屎、一泡尿拉扯着我。一个字一句话地教我们学说话,一步一履地扶我们学走路、做人,从一个咿呀学语的婴孩到如今的懵懂少年,我的成长哪一刻哪一事哪一点能离开母亲的哺育和照料。

妈妈是最好的厨师。从没学过厨艺和妈妈,为了能给我可口的饭菜,硬是赶鸭子上架,学起厨艺来,从电视里学,从别人那里学,从每次做饭中总结。我最喜欢吃鱼了,妈妈就为我学烧鱼,现在妈妈烧的鱼比饭店的还棒呢。我爱吃饺子,妈妈就在每个星期天给我做好,放在冰箱里,我想吃的时候就给我煮。在妈妈的精心照料下,我一直都非常健康。

妈妈是最好的护士。记得我三年级时我突然发高烧了,妈妈就迎着皎洁的月光背着我跑到医院。就这样妈妈两天两夜守在我的病床前,观察病情,细致入微,求医问药,忧心如焚;曾记得我懒懒地睡着,妈妈那心痛的眼神。曾记得她抚摸我额头那温暖的手留下的余温„„

妈妈是最耐心的老师。当我犯错误的时候,学习上偷懒的时,她总是坚决的批评我,一点也放过,还常常坚定不移对我说:“在学习

上容不得半点马虎”,就算再小的失误都会急得她“上蹿下跳”寝食难安的。而我的每一点小小的进步都会令她喜不自禁。

妈妈是最知心的朋友。我是独生子女,周围的伙伴儿比较少,上小学前,妈妈怕我孤独,为了我的能阳光成长,不管她有多忙,总是放下手中的活陪我一起玩;我们玩“石头、剪刀、布”;我们打羽毛球;我们下象棋、跳棋;我们一起去散步,逛会儿街;我闷了,妈妈给我唱儿歌;我烦了,妈妈给我讲故事,陪我说笑话,考我脑筋急转弯。有妈妈陪我,我一点也不孤独,而且很快乐。上小学了,如果我有委屈了,总是第一个给妈妈讲,而妈妈也总是耐心地帮我分析,让我学会了谦让,学会了包容妈妈真的像个朋友一样替我所想 ,为我所急。

妈妈您是我最好的榜样!妈妈您为奶奶熬汤煎药,让我学会了孝顺;您为考试时挑灯读书、做题的身影让我明白了“勤奋”;您在您的学生最需要帮助时给了他们温暖时,让我懂得了“关爱”;

妈妈,我是最忠实的粉丝! 我读初中了,您怕我不能适应紧张的学习和生活,您比我还着急。

我深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我知道你是想我读初中成绩也能一样优秀,能一直扬起自信的风帆,努力向前驶。妈妈,以后我一定会听您的话,,我一定要努力,为自己也为爱您,以此来报答您!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妈妈啊,你给我的爱比山高,比海深,我怎能报答得了?等我长大了,我想把自己化作一团火,温暖您的心;把自己变成一座山,将您的重负托起;自己变成一泓清泉,洗去您的倦容,擦亮您明亮的双眼,把自己变成一盒精华液,抚平你脸颊皱纹,染黑你双鬓白发;将自己铸成一块钢,为母亲架起通向希望的桥梁。

范文十: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舒婷版本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 ,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膊

—— 祖国啊!

我是贫穷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痛苦的希望啊 是“飞天”袖间

千百年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 祖国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 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 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涡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 是绯红的黎明

正在喷薄

—— 祖国啊!

我是你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

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 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