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艳的痛快

哀艳的痛快

【范文精选】哀艳的痛快

【范文大全】哀艳的痛快

【专家解析】哀艳的痛快

【优秀范文】哀艳的痛快

范文一:哀艳蝴蝶梦

不知曾是何年何月,话说悟禅寺中有一位名僧,法号“禅风”.此人在孩提时代,性情孤僻乖张,喜怒无常,概不与亲人以外的人接触。无奈之下,其母将其送至寺中,恳求“悟禅”长老收留他作弟子。谁知长老一见这孩子,顿时法目圆睁,大叹道:“汝儿本不属人世,其乃风之子也,不知是何缘由化为人形?其心思飘摇不定,亦属风之本象。老衲愿将其收入门下,赐与法号“禅风”,如何?”其母听罢,连忙按住“禅风”一起叩拜,此事便定了。

话休絮烦。只感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工夫二十年过去了。这二十年间,“禅风”参禅悟道,修身养性,早已非常人所能及,性情也变得和善了。他全心宣扬佛法,八方救病济贫,感化了云云众生,成了远近闻名的高僧,很多人都慕名前来请教,“禅风”有问必答。可就在前几日,他遇到了一个不寻常的难题。

那天,与悟禅寺相距很远的清水县县令来拜访“禅风”,告诉了他一件怪事。原来,近日此县令每日必做一梦,梦到自己傍晚于家中庭院散步,忽然井中闪出朦胧的光晕,接着,从那光中扑出一只美丽而巨大的蝴蝶,伸着那吸食花蜜的管子,犹若欲喝他的血。可就在接近时,那可怕的管子又倏地收了回去,只见那蝴蝶在他上方徘徊,挥之不去。直到一滴蝴蝶泪滴到他手上,才一切恢复平静。然而当此县令梦醒时分,发觉手中仍握着蝴蝶的泪水。就是此梦扰得他心绪不宁,茶饭不思,眼见一天比一天消瘦。当时,“禅风”寻思片刻,问县令:“施主可有些许线索?亦或最近身边发生过何事?”县令却又只低头不语,唉声叹气地去了。

“禅风”对此事始终放心不下,觉得那梦必有文章,于是下了佛山,跋涉千里来到清水县。呜呼哀哉!他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一片洪水刚退的凄凉景象:房倒墙塌,横尸遍地,满目尽是疮痍。“禅风”长叹一声,开始诵经祷告,就这样一直到县令的府第——这里却安然无恙。正巧,县令不在家,其家人听是“禅风”赶忙请入府中,端茶倒水,不在话下。“禅风”向其家人说明了他此番的来意,没想气氛一下沉寂下来。一阵沉寂过后,县令的长子打破了僵局,原来,不久之前,县令夫人(即此子之母)莫名死于家中井里,而其死因尚不能明。说罢,又悲泣起来。“禅风”安慰劝导一番后,独自呆在为他安排的房间里,苦思冥想,仍不得其解。于是决定傍晚作法,招回魂灵,问明真相。傍晚,明月当空,微风习习,“禅风”见时辰已到,准备开始作法。就在此时,那只蝴蝶泛着美丽的光晕突然闪现在他面前。她一边徘徊,一边流泪,一边向“禅风”讲述了一段凄美的故事:

蝴蝶语:“ 我们都是流年中漫游的蝴蝶。(此处指所有生灵,后蝴蝶语中同),荡在岁月的银河中……”

数十年前,当这清水县县令还是孩子时,常在山林中玩耍。一天,他遇到了那因修炼受伤而堕落泥中的蝴蝶。他很善良,小心翼翼地将蝴蝶捧到一朵盛开的花上。蝴蝶渐渐恢复元气,望了他一眼便飞去了。十年后,蝴蝶终于修炼期满,化为人形,自名为“蝴蝶”。她没有忘记恩人,苦苦寻觅后找到了他。那时,他还是个书生,穷酸得连进京赶考的盘缠都凑不出。“蝴蝶”就为他纺纱织布挣钱,处处照料他的生活,并最终嫁给了他。功夫不负有“情”人,他终于被金榜题名,然后,便来到这清水县做了个七品县令。

蝴蝶语:“岁月,竟也会使蝴蝶变化,形容变老,灵魂变化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知从何时起,他的灵魂被腐蚀了,不仅每日在外风花雪月,而且还贪污腐败,搜刮民脂民膏,弄得这清水县内人人叫苦连天,怨声载道,已然成了名副其实的“污水县 ”。“蝴蝶”长年来坚持着劝说与容忍,却无济于事。直到两个月前,清水县邻近的哮天河忽然水位上涨,如不赶快修筑堤坝,便会洪灾泛滥。朝廷也因此拨下了巨额银两以供抗洪之用。唉,他竞斗胆私吞了,还只在自家加高加厚了墙院。于是,才有了“禅风”前面所见之景。

蝴蝶语:再美的蝴蝶飞不过沧海,疲惫了,就会在银河中沉沦……

“蝴蝶”忍无可忍,不久前终因失望之极而抛弃人形躯体,再做蝴蝶。伤心的她恨不得吸这贪官的血,为百姓复仇,却因见他在她离开后有悔过之意而不忍下手,心中复杂的矛盾使她只能哭泣,左右为难,这便是“哀艳蝴蝶梦”的解读。

呆呆立着,“禅风”听得黯然销魂,连声长叹,叹息世间污浊的空气,让天使化为魑魅魍魉。他本欲解开县令家人的迷惑,教化一下这害人不浅的贪官,可转念一想,这世间如此之类的人物并非只这一个。世间无数生灵都遭受着岁月的磨蚀,被岁月黑色的齿轮穿透。被那可恶的齿轮操纵。

“禅风”知道凭他一个“人”根本改变不了这茫茫世界,他愈这样想愈哀伤愈愤懑,愈感到自己的无能与无助。他眼神中透出的怨气,几乎使他面前的大地融化了。忽然,“禅风”又笑了,笑的苦涩,而他眼中却释放出异常坚定的目光。他似乎明白:风化为人,体味人间的黑色,激发出风更大的能量,去摧毁腐蚀灵魂的齿轮。

蝴蝶惊呆了,“禅风”竟在她面前渐渐模糊,若即若离,最终消失不见。正在她不知所措时,她听到了……

风语:“人生虽如空梦,生活依然真实。风存世间各个角落,吹散岁月中黑色的齿轮,直到世间一切磨灭在银河的睡梦之中。蝴蝶用美丽去鼓舞风面对黑色,蝴蝶随风,风随蝴蝶……”

说来真乃奇事,此后数百年间万物恪守本分,彼此相安,茫茫大地不见一点一滴的黑色。

至于对如今世态作何解释——大概由于“禅风”已故,亦或“蝴蝶”身死,新的风之子尚在人间磨砺找寻新的蝴蝶——而我们,只有等,等待“蝴蝶随风,风随蝴蝶……”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35208699.html
不知曾是何年何月,话说悟禅寺中有一位名僧,法号“禅风”.此人在孩提时代,性情孤僻乖张,喜怒无常,概不与亲人以外的人接触。无奈之下,其母将其送至寺中,恳求“悟禅”长老收留他作弟子。谁知长老一见这孩子,顿时法目圆睁,大叹道:“汝儿本不属人世,其乃风之子也,不知是何缘由化为人形?其心思飘摇不定,亦属风之本象。老衲愿将其收入门下,赐与法号“禅风”,如何?”其母听罢,连忙按住“禅风”一起叩拜,此事便定了。

话休絮烦。只感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工夫二十年过去了。这二十年间,“禅风”参禅悟道,修身养性,早已非常人所能及,性情也变得和善了。他全心宣扬佛法,八方救病济贫,感化了云云众生,成了远近闻名的高僧,很多人都慕名前来请教,“禅风”有问必答。可就在前几日,他遇到了一个不寻常的难题。

那天,与悟禅寺相距很远的清水县县令来拜访“禅风”,告诉了他一件怪事。原来,近日此县令每日必做一梦,梦到自己傍晚于家中庭院散步,忽然井中闪出朦胧的光晕,接着,从那光中扑出一只美丽而巨大的蝴蝶,伸着那吸食花蜜的管子,犹若欲喝他的血。可就在接近时,那可怕的管子又倏地收了回去,只见那蝴蝶在他上方徘徊,挥之不去。直到一滴蝴蝶泪滴到他手上,才一切恢复平静。然而当此县令梦醒时分,发觉手中仍握着蝴蝶的泪水。就是此梦扰得他心绪不宁,茶饭不思,眼见一天比一天消瘦。当时,“禅风”寻思片刻,问县令:“施主可有些许线索?亦或最近身边发生过何事?”县令却又只低头不语,唉声叹气地去了。

“禅风”对此事始终放心不下,觉得那梦必有文章,于是下了佛山,跋涉千里来到清水县。呜呼哀哉!他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一片洪水刚退的凄凉景象:房倒墙塌,横尸遍地,满目尽是疮痍。“禅风”长叹一声,开始诵经祷告,就这样一直到县令的府第——这里却安然无恙。正巧,县令不在家,其家人听是“禅风”赶忙请入府中,端茶倒水,不在话下。“禅风”向其家人说明了他此番的来意,没想气氛一下沉寂下来。一阵沉寂过后,县令的长子打破了僵局,原来,不久之前,县令夫人(即此子之母)莫名死于家中井里,而其死因尚不能明。说罢,又悲泣起来。“禅风”安慰劝导一番后,独自呆在为他安排的房间里,苦思冥想,仍不得其解。于是决定傍晚作法,招回魂灵,问明真相。傍晚,明月当空,微风习习,“禅风”见时辰已到,准备开始作法。就在此时,那只蝴蝶泛着美丽的光晕突然闪现在他面前。她一边徘徊,一边流泪,一边向“禅风”讲述了一段凄美的故事:

蝴蝶语:“ 我们都是流年中漫游的蝴蝶。(此处指所有生灵,后蝴蝶语中同),荡在岁月的银河中……”

数十年前,当这清水县县令还是孩子时,常在山林中玩耍。一天,他遇到了那因修炼受伤而堕落泥中的蝴蝶。他很善良,小心翼翼地将蝴蝶捧到一朵盛开的花上。蝴蝶渐渐恢复元气,望了他一眼便飞去了。十年后,蝴蝶终于修炼期满,化为人形,自名为“蝴蝶”。她没有忘记恩人,苦苦寻觅后找到了他。那时,他还是个书生,穷酸得连进京赶考的盘缠都凑不出。“蝴蝶”就为他纺纱织布挣钱,处处照料他的生活,并最终嫁给了他。功夫不负有“情”人,他终于被金榜题名,然后,便来到这清水县做了个七品县令。

蝴蝶语:“岁月,竟也会使蝴蝶变化,形容变老,灵魂变化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知从何时起,他的灵魂被腐蚀了,不仅每日在外风花雪月,而且还贪污腐败,搜刮民脂民膏,弄得这清水县内人人叫苦连天,怨声载道,已然成了名副其实的“污水县 ”。“蝴蝶”长年来坚持着劝说与容忍,却无济于事。直到两个月前,清水县邻近的哮天河忽然水位上涨,如不赶快修筑堤坝,便会洪灾泛滥。朝廷也因此拨下了巨额银两以供抗洪之用。唉,他竞斗胆私吞了,还只在自家加高加厚了墙院。于是,才有了“禅风”前面所见之景。

蝴蝶语:再美的蝴蝶飞不过沧海,疲惫了,就会在银河中沉沦……

“蝴蝶”忍无可忍,不久前终因失望之极而抛弃人形躯体,再做蝴蝶。伤心的她恨不得吸这贪官的血,为百姓复仇,却因见他在她离开后有悔过之意而不忍下手,心中复杂的矛盾使她只能哭泣,左右为难,这便是“哀艳蝴蝶梦”的解读。

呆呆立着,“禅风”听得黯然销魂,连声长叹,叹息世间污浊的空气,让天使化为魑魅魍魉。他本欲解开县令家人的迷惑,教化一下这害人不浅的贪官,可转念一想,这世间如此之类的人物并非只这一个。世间无数生灵都遭受着岁月的磨蚀,被岁月黑色的齿轮穿透。被那可恶的齿轮操纵。

“禅风”知道凭他一个“人”根本改变不了这茫茫世界,他愈这样想愈哀伤愈愤懑,愈感到自己的无能与无助。他眼神中透出的怨气,几乎使他面前的大地融化了。忽然,“禅风”又笑了,笑的苦涩,而他眼中却释放出异常坚定的目光。他似乎明白:风化为人,体味人间的黑色,激发出风更大的能量,去摧毁腐蚀灵魂的齿轮。

蝴蝶惊呆了,“禅风”竟在她面前渐渐模糊,若即若离,最终消失不见。正在她不知所措时,她听到了……

风语:“人生虽如空梦,生活依然真实。风存世间各个角落,吹散岁月中黑色的齿轮,直到世间一切磨灭在银河的睡梦之中。蝴蝶用美丽去鼓舞风面对黑色,蝴蝶随风,风随蝴蝶……”

说来真乃奇事,此后数百年间万物恪守本分,彼此相安,茫茫大地不见一点一滴的黑色。

至于对如今世态作何解释——大概由于“禅风”已故,亦或“蝴蝶”身死,新的风之子尚在人间磨砺找寻新的蝴蝶——而我们,只有等,等待“蝴蝶随风,风随蝴蝶……”

范文二:凤凰,一座哀艳的古城

当满天星斗落在沱江里,这座喧嚣而美丽的城,像一场行将结束的花事,荼蘼着伤心人的梦境。 沱江水依旧汩汩地流过,在两岸红灯笼的映照下,星星点点的河灯随水流逝,带走那么多人虔诚的愿望。 是的,依旧是那么多的人。他们从远方而来,在这里逗留三五天或者更长的日子后,又必将向远方而去。 而我,不过是他们中的一个。 一个凤凰的过客。 深夜,我坐在一个江边客栈的楼顶,面对着被灯光辉映得异常漂亮的万名塔,静静地想一些心事。间或和远方的女友发发短信。 在我脚下不远的地方,一个别具风韵的酒吧里,依旧夜夜笙歌。嘈杂的音乐回荡在沱江上空,被一阵又一阵夏夜的凉风吹散,最后又消失在静谧的黑暗里。 我仰望星空。一团洁白的云正缓缓飘来。 我再一次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追寻旧日的足迹,只是想寻找一些未曾见过的美。 白天,我带着相机,在古城里逛来逛去,试图拍摄一些与众不同的图景。比如一道深邃古朴的小巷。一盏落满灰尘的风灯。或者是古城墙上几片嫩绿的树叶。 夜晚,我来到沱江边上,吹着江风,看那些恍如梦境的灯红酒绿,看那些簇拥而来又四散而去的人群,看他们在灯火照耀下幸福的脸。 后来我注意到,他们其实并不都那么幸福。有一些落魄的人,一些忧伤的人,独自踯躅在江边。他们看上去不独对身外的风景漠不关心,似乎连自己的去向也迷茫。 这时,我注意到一个红衣的女子,在跳岩附近,她面向沱江而坐,背对着喧闹的人群和暧昧的灯火,长时间地一动不动。 我想,她一定有她的故事。她的故事也许在凤凰发生。也许没在凤凰,但肯定与这座古城有关。 出于一种难言的感觉,我随手拍下了她的背影。 事后,我便离开了那里。 三天后,我从凤凰归来。在天涯看一个关于凤凰的帖子,突然看到里面有一个叫“我爱过冷水”的女子,回复了下面的一段话: “因为沈从文先生,我爱上了凤凰。因为凤凰,我爱上了一个人。他曾陪我放河灯,陪我看烟花,在跳岩上,他拉着我的手牵我过河。我以为我是爱上了他,可是我发现,只是因为凤凰,我才爱上了爱上他的感觉。这座美丽的城。” 我不禁陡然心惊,想起了这张照片。 当然不会有什么巧合。这个照片上的女子也不太可能就是她。但我想,这张照片无疑是凤凰所有伤心人的一个写照。 当满眼的繁华落尽,凤凰古城终于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我坐在楼顶,俯瞰着这座渐渐安静的城。 这真是一座奇特的城。她既古老,又现代。既美丽,又哀伤。 她已不仅仅是沈从文和黄永玉的故乡,也不仅仅是站在船头与游客对歌的土家族或者苗族女子的故乡。 她越来越多地迎来异乡人,成为他们在尘世中疲倦后短暂休憩的精神的家园。 当然,她也不仅仅是供人休憩的场所。她更大的魅力在于,在她哀艳的外表下,更越来越多地吸引着人们,在这里发生一些爱情的故事。 不论是欣喜也好,失意也罢,一座有故事的城,便再也无法让人忘却了。

范文三:你痛快吗?

都说鲁迅先生的文章似匕首、投枪,直戳国民的病根,读梦阳的《痛快》,也有这种强烈感觉。作者运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描写了公共汽车上的一幕,将国民精神之弱点暴露在阳光之下,发人深省。

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这是一个寻常的日子,却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公交车上遇到了歹徒的抢劫,“匕首,三把雪亮的匕首,在车厢里得意地晃来晃去”。故事在匕首的寒光中拉开了序幕,车厢中气氛紧张如弓在弦上,小说的开头即波澜突起,令人不寒而栗。“静,死一样的静。”这是大战来临前的紧张,还是死亡将至前的恐惧?歹徒是否会得逞?乘客是否会束手就擒?一切都扣人心弦。当靠门的壮汉开始掏钱时,读者的心也在往下沉:完了,歹徒又得逞了!这是一折。然而,读者的心中又隐隐地期待着什么。果然,平地中一声惊雷:“不准抢劫!”关键时候,“我”挺身而出,符合情节的发展。这是二折。就在读者都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形势却急转直下:英勇的“我”原来是一介书生,满车乘客没有一人为他呐喊助威,歹徒继续逞凶。这是三折。就在歹徒们大呼“痛快”而去时,故事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平地又生波澜,众人开始打探“我”的身份。面对瘦弱的“我”,众人为了泄愤,竟然将“我”暴打――至此,故事发展到了高潮。在一片“痛快”声中,大家渐行渐远。作者精心安排情节,使这篇不足千字的小说显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切中肯綮,鞭辟入里。这篇小说奇就奇在它反映的是国人畸形的精神状态:对于事涉大家的公共利益,漠不关心,充当看客;面对恶势力一味地委曲求全,缺少反抗精神;对于自己受到的委屈伤害,他们善于转嫁危机,通过欺负一个弱善之人来寻求心理平衡――一如阿Q被人欺负就选择去欺负比他更弱小的小尼姑一样,车上的乘客把自己受到的委屈全撒到“我”的身上,他们从痛打“我”的过程中寻找到了一种心理平衡。阿Q的“精神胜利法”竟然完整无缺地被国人继承下来了!作者将国人灵魂深处的暗流用小说的形式呈现在读者面前,让读者阅读时不住地拷问自己的灵魂:这里面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影子吗?小说的描写真是切中肯綮,鞭辟入里。

对比烘托,入木三分。为了将主题生动形象地揭示出来,小说采用了对比烘托的手法来塑造人物形象。小说的开端就将歹徒得意地晃着匕首的形象与车厢中死一样的沉寂进行对比,凸显出歹徒的嚣张及乘客的怯懦。然后将“壮汉”与“我”进行对比,壮汉身体壮实,完全有条件反抗,他却乖乖就范,而“我”虽然瘦小却有与歹徒斗争的勇气,孰优孰劣,立竿见影。“我”的勇气来自于“敌我力量悬殊”:歹徒只有三人,乘客满满一车,大家团结一心,完全可以制服歹徒。乘客们对歹徒与“我”的不同态度的对比,将乘客的卑怯表现得淋漓尽致。更可笑的是,面对“我”的壮举,歹徒们大加赞赏,并因此放过了“我”,乘客们却迁怒于“我”,将“我”痛打一顿――此情此景,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国民的劣根性因此被刻画得入木三分。

你痛快吗?在小说一声声的叩问中,愿我们的心灵渐渐苏醒。

(作者地址:江苏东台市南沈灶中学)

附原文

痛快

梦阳

匕首,三把雪亮的匕首,在车厢里得意地晃来晃去。

静,死一样的静。大家明白是遇上歹徒了。歹徒们也不言语,只是晃着匕首慢慢向乘客逼近。

当靠近车门的那位壮汉开始自觉地掏钱的时候,车厢里依旧如同一潭死水。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一种想喊的冲动。瞧瞧那仨不甚壮实的家伙,再看看满车的乘客,瘦小的我顿觉浑身是劲。

“不准抢劫!”我猛地站在过道上,一声怒喝,仿佛一声晴天霹雳。

那个正在接钱的家伙分明哆嗦了一下,直想往后退。可乘客们除了一愣,之后,相互望望,便又恢复了平静。

我忽然觉得背上有股凉气在窜动!“哼哼,小子。”他们左右望了望,其中一个挺着匕首大大咧咧地朝我走来。

“你别过来,别……我是警察!”我的声音有些变调,腿也有些发抖,可我觉得也只有冒充警察这一着了。

“警察?”他微微一怔,便狂笑起来,“有你这样的警察?熊样!”

不知怎的,他便在我的挣扎中拧住了我的手。

他摸遍我的全身,仅掏出我为学生买书剩下的一块六毛钱。“哈哈,大富翁!”他用钱拍拍我的脸,又给我装进了口袋,“算你有种,我佩服你还他妈的像个男人!你给我老实点,我今儿先不放你的血。”他依旧紧紧地拧着我的胳膊。

“傻帽!值得吗?”背后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其他乘客都乖乖地奉上了自己的钱包。

“停车!”他一直把我拽到车门口。他们笑着下了车。

“我还以为一车人都会随着那小子……哼哼,没想到这么容易。”

“是呀,痛快!”

他们兴奋地喊着,走远了。

乘客们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喂。你真是警察?”忽然有人问我。

“啊?我不是。”

“是!你肯定是!”那位壮汉忽然抢过我的话,“要不,哪个傻×会喊?”

“对呀!”

“你是警察为什么不抓他们!”车厢里热闹起来。

“可我真的不是呀。”

“要不是你逞能,他们也不会跑到后头来,我也不会破财了,这种事我遇见过,从来都是只抢前面的,都怪你!”

“不管他是啥,都要揍他个傻×,出这口鸟气。”

“揍!”

我还没反应过来,众多的拳脚就噼里啪啦地纷纷落到了我的身上。

他们惊人地同心协力。我只有用双手抱头的份儿了。

不一会儿,车到站了,乘客们愉快地下了车。

拖着一身的疼痛,我也缓缓蹭着下了车。

“妈的,总算出了口恶气。”

“打得挺痛快。”

“就是,痛快!”

“痛快!”

刚才被抢的人这么说着,走远了。

(选自《青年博览》2008年5月)

范文四:一场痛快的雨

我非常讨厌雨.因为一下雨,太阳就不出来了,而且,大雨还会把我淋得衣服都湿了.不仅如此,还不能出去玩,闷在家里,心情糟糕透顶.可是,这一场雨却不一样. 那是一场跟痛快的雨. 放学了,我没带雨伞,便在停车场等候妈妈来接我.可是,妈妈怎么还不来啊!无奈的我只能"望雨兴叹".这时候,妹妹也下来了.她同我一样没带雨伞.她问我:"妈妈还没来吗?""嗯."我回答.于是,她跟我一起等待"母亲大人"的到来.等了一会儿,妹妹也许是有些不耐烦了,对我说:"我们班有雨伞,我去拿一支.""好."我答道.  我在停车场独自等待.妹妹来了,拿着一把雨伞.我和她撑着一把伞回家.  我和妹妹一路上说说笑笑,雨越下越大.路上积水很多,我注意不让鞋袜沾湿,踮着脚尖,往没水的地方走.过了一会儿,我厌烦了,索性故意踩水.水浸湿了我的鞋,我觉得袜子湿漉漉的,但却异样的舒服.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的开心,无法以言语形容.只是觉得,很开心,很开心.  我跟妹妹踩着水,抱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家.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摩托车坏了,妈妈不能去接我们.妈妈看着我和妹妹浑身的雨水,笑了.我说:"妈妈,鞋子和袜子都湿了.""哦."妈妈一边回答,一边将鞋子拿去晾干.  原来,开心只需要湿透一双鞋子呀.

范文五:痛快吃西瓜

用,还会降低食欲 ,影响消化和 吸收 ;长期饮用含 咖啡因的碳酸性饮料,会导 致热量过剩,刺激血脂 上升,增加  心血 管负担;另外,对儿童来说 ,碳 酸性饮料会破坏 牙齿外层的珐琅质, 引发龋 齿。   时间一长 ,沸水 变废水  饮用水煮 沸时间过 长或 多次煮沸 的水会 影响人的血液循环 和神经功能,产生疲劳 、恶心 的感觉 。这是 因为水  在煮沸 时间过 长的情况下,会分解出一种 叫 “ 亚硝酸银 ”和 “ 砷”的物质,过 量的 “ 亚硝酸银”和 “ 砷”通过血  液循环进入人体 ,会引发慢性血液 中毒 。

先把西瓜拦腰切成两半, 然后顺着西瓜的纹理

往 下 切 ,切 到 中 间 ,把 其 他 的纹 理 也 切 到 中 间 ,这

样 切成 的西瓜块的西瓜籽就都在西瓜瓤表面 , 用勺  子 把西瓜 籽舀掉就行 了。 虽然里 面不是一颗西瓜籽  都没有 ,但是可 比用普通 的切 法少很多 了。   l   臻.    - _   J 1

范文六:不作死不痛快

朱棣的儿子中有两个最有希望继承皇位:长子朱高炽是个体弱多病的胖子,但心地仁厚;次子朱高煦武勇过人,在靖难之役中立过战功,原本最受朱棣宠爱,但此人实在太骄纵蛮横,朱棣最终权衡之下还是立了朱高炽为太子,朱高煦被封为汉王。

汉王的封地原本在云南,朱高煦不肯去,嫌那地方偏僻,朱棣又把他封到青州,他又嫌穷。结果忙于国事的朱棣没工夫搭理他了,就让他在南京赖了下去。

而且朱高煦软磨硬泡,把皇帝的亲军“天策卫”要来当了自己的护卫。因为唐太宗李世民当初被封为“天策上将”,朱高煦出门时就洋洋得意地跟别人夸耀:“哎,你看看本王,像不像唐太宗啊?”

人人都知道,唐太宗是干掉了自己父兄才当上皇帝的,现在你爹还活着,你自比唐太宗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作死吗?

朱高煦在南京期间,主要干了下面两件事:

盯着那些跟太子朱高炽走得近的大臣,进谗言陷害他们,不少人入狱甚至冤死;私下招募三千兵士,四处横行不法,其中有几个士兵抢劫财物时被兵马指挥徐野驴逮住了,朱高煦居然一锤把徐野驴的脑袋开了瓢。

朱棣北伐后回到南京,听说了朱高煦的所作所为,勃然大怒,差点废掉他的王位贬为庶民。还是太子朱高炽不计前嫌为他求情,才改封到山东乐安。

就这样,朱高煦坚持不懈地作死,把自己从皇位的候选人中彻底作了出去。

几年后,永乐帝驾崩,朱高炽顺理成章地身登大宝,就是后来的明仁宗。但这个心地善良的胖皇帝仅仅十个月后就因病去世,这又让朱高煦蠢蠢欲动了起来。

当时太子朱瞻基人在南京,而皇帝即位在北京。朱高煦打好了算盘,自己的封地乐安正好在南京通往北京的路上,只要派兵截住北上奔丧的朱瞻基,干掉他,然后自己就趁乱进京登基。

朱高煦布好了埋伏。左等,朱瞻基没来。右等,朱瞻基没来。再等,从京城传来消息,朱瞻基已经正式即位,年号宣德。

把自己从王子等成了王爷,又等成了皇叔,朱高煦当时就崩溃了,于是一跺脚,继续推进他的作死之路:那就真反了吧!

想造反当皇帝,最好的方法是里应外合,攻破京城。朱高煦想到了自己当初靖难之役时的老战友:英国公张辅,于是派使者联络张辅,想要他做内应。张辅也不含糊,当晚就把使者绑了交给皇上。

朱高煦在选盟友方面也充分体现了一个蠢人要作死时,实在是没人拦得住。

得知造反讯息之后,朱瞻基八月八日决定御驾亲征。八月二十日,大军团团围住乐安城,一顿神机铳箭射上城头,吓得城内军民魂飞魄散。朱高煦见大势已去,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出城投降,跪在地上磕头:“臣罪该万死,请陛下发落。”

按说谋反是杀全家的大罪,群臣也纷纷上表要砍了朱高煦,可宣宗皇帝和他爹一样心软,也不想刚登基就大开杀戒,于是在西安门内盖了间宅子,把朱高煦父子软禁了起来。

身为一个叛国的王爷,不砍头、不发配边疆、不进天牢,这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不,就算到了这地步,朱高煦仍然发挥着他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本色。隔了一段时间后,宣宗朱瞻基想起了这个窝心叔叔,就来看望他。

按说这时朱高煦应该跪谢不杀之恩,刚烈点的话可能会求赐死,如果还有野心,可能会趁机刺杀皇帝然后夺门篡位,就跟日后的明英宗一样。

可正常人不会理解作死之神的境界:不知两人哪句话说得不对味了,朱高煦忽然来了一记扫堂腿,把侄子皇帝给绊了个跟头。

朱瞻基脾气再好,也没法忍受了。但他毕竟不想动刀子,就吩咐侍卫搬一口铜缸来把朱高煦扣在里面。

要是朱高煦老老实实待在缸里,等皇上气消了可能还会留下一条命。

他这辈子还要作最后一回死。

朱高煦顶起了这口三百来斤的大铜缸,COS着钢铁侠在屋里摇摇晃晃地横冲直撞。

朱瞻基再也看不下去了,下令在缸上堆满了柴草木炭,点起火来。

一代作死之神终于死得其所,在铜缸里被烤成了焦炭。

如他所愿,最后真的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冰淑摘自“知乎”)朱棣的儿子中有两个最有希望继承皇位:长子朱高炽是个体弱多病的胖子,但心地仁厚;次子朱高煦武勇过人,在靖难之役中立过战功,原本最受朱棣宠爱,但此人实在太骄纵蛮横,朱棣最终权衡之下还是立了朱高炽为太子,朱高煦被封为汉王。

汉王的封地原本在云南,朱高煦不肯去,嫌那地方偏僻,朱棣又把他封到青州,他又嫌穷。结果忙于国事的朱棣没工夫搭理他了,就让他在南京赖了下去。

而且朱高煦软磨硬泡,把皇帝的亲军“天策卫”要来当了自己的护卫。因为唐太宗李世民当初被封为“天策上将”,朱高煦出门时就洋洋得意地跟别人夸耀:“哎,你看看本王,像不像唐太宗啊?”

人人都知道,唐太宗是干掉了自己父兄才当上皇帝的,现在你爹还活着,你自比唐太宗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作死吗?

朱高煦在南京期间,主要干了下面两件事:

盯着那些跟太子朱高炽走得近的大臣,进谗言陷害他们,不少人入狱甚至冤死;私下招募三千兵士,四处横行不法,其中有几个士兵抢劫财物时被兵马指挥徐野驴逮住了,朱高煦居然一锤把徐野驴的脑袋开了瓢。

朱棣北伐后回到南京,听说了朱高煦的所作所为,勃然大怒,差点废掉他的王位贬为庶民。还是太子朱高炽不计前嫌为他求情,才改封到山东乐安。

就这样,朱高煦坚持不懈地作死,把自己从皇位的候选人中彻底作了出去。

几年后,永乐帝驾崩,朱高炽顺理成章地身登大宝,就是后来的明仁宗。但这个心地善良的胖皇帝仅仅十个月后就因病去世,这又让朱高煦蠢蠢欲动了起来。

当时太子朱瞻基人在南京,而皇帝即位在北京。朱高煦打好了算盘,自己的封地乐安正好在南京通往北京的路上,只要派兵截住北上奔丧的朱瞻基,干掉他,然后自己就趁乱进京登基。

朱高煦布好了埋伏。左等,朱瞻基没来。右等,朱瞻基没来。再等,从京城传来消息,朱瞻基已经正式即位,年号宣德。

把自己从王子等成了王爷,又等成了皇叔,朱高煦当时就崩溃了,于是一跺脚,继续推进他的作死之路:那就真反了吧!

想造反当皇帝,最好的方法是里应外合,攻破京城。朱高煦想到了自己当初靖难之役时的老战友:英国公张辅,于是派使者联络张辅,想要他做内应。张辅也不含糊,当晚就把使者绑了交给皇上。

朱高煦在选盟友方面也充分体现了一个蠢人要作死时,实在是没人拦得住。

得知造反讯息之后,朱瞻基八月八日决定御驾亲征。八月二十日,大军团团围住乐安城,一顿神机铳箭射上城头,吓得城内军民魂飞魄散。朱高煦见大势已去,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出城投降,跪在地上磕头:“臣罪该万死,请陛下发落。”

按说谋反是杀全家的大罪,群臣也纷纷上表要砍了朱高煦,可宣宗皇帝和他爹一样心软,也不想刚登基就大开杀戒,于是在西安门内盖了间宅子,把朱高煦父子软禁了起来。

身为一个叛国的王爷,不砍头、不发配边疆、不进天牢,这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不,就算到了这地步,朱高煦仍然发挥着他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本色。隔了一段时间后,宣宗朱瞻基想起了这个窝心叔叔,就来看望他。

按说这时朱高煦应该跪谢不杀之恩,刚烈点的话可能会求赐死,如果还有野心,可能会趁机刺杀皇帝然后夺门篡位,就跟日后的明英宗一样。

可正常人不会理解作死之神的境界:不知两人哪句话说得不对味了,朱高煦忽然来了一记扫堂腿,把侄子皇帝给绊了个跟头。

朱瞻基脾气再好,也没法忍受了。但他毕竟不想动刀子,就吩咐侍卫搬一口铜缸来把朱高煦扣在里面。

要是朱高煦老老实实待在缸里,等皇上气消了可能还会留下一条命。

他这辈子还要作最后一回死。

朱高煦顶起了这口三百来斤的大铜缸,COS着钢铁侠在屋里摇摇晃晃地横冲直撞。

朱瞻基再也看不下去了,下令在缸上堆满了柴草木炭,点起火来。

一代作死之神终于死得其所,在铜缸里被烤成了焦炭。

如他所愿,最后真的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冰淑摘自“知乎”)

范文七:不作死,不痛快

素材运用:朱高煦的作死,败在他徒有野心,却不经大脑,不知轻重,不看场合。不过,历史向来是以成败论英雄的,如果朱高煦谋反成功,或许他的作死就成了不屈不挠的象征。

新闻眼:2011年6月21日,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对荷枪实弹的押运人员,湖北孝昌一男子竟然想徒手抢劫运钞车。而他伸手刚摸到装款箱,就被押运员一脚踹倒。网友戏称“作死”。

朱棣的儿子中有两个最有希望继承皇位:长子朱高炽是个体弱多病的胖子,但心地仁厚,次子朱高煦武勇过人,原本最受朱棣宠爱,但此人实在太骄纵蛮横,朱棣权衡之下最终还是立了朱高炽为太子,朱高煦被封为汉王。

汉王的封地原本在云南,朱高煦不肯去,嫌那地方偏僻,朱棣只好让他在南京赖了下去。

在南京期间,朱高煦一边盯着那些跟太子朱高炽走得近的大臣,进谗言陷害他们:一边私下招募三千兵士,四处横行不法。

朱棣北伐后回到南京,听说了朱高煦的所作所为,勃然大怒,差点废掉他的王位贬为庶民。还是太子朱高炽不计前嫌为他求情,才改封到山东乐安。

就这样,朱高煦坚持不懈地把自己从皇位的候选人中彻底作了出去。

几年后,永乐帝驾崩,朱高炽顺理成章地身登大宝,就是后来的明仁宗。但这个心地善良的胖皇帝仅仅十个月后就因病去世,这又让朱高煦蠢蠢欲动了起来。

当时太子朱瞻基人在南京,而皇帝即位在北京。朱高煦便想在南京通往北京的路上截杀朱瞻基,然后自己趁乱登基。可左等右等,朱瞻基没来,等来的是京城的消息――朱瞻基已经正式即位,年号“宣德”。朱高煦当时就崩溃了,于是一跺脚,继续推进他的作死之路:那就真反了吧!他急忙派使者联络老战友英国公张辅,想要他作内应。张辅也不含糊,当晚就把使者绑了交给皇上。

可见,朱高煦在选盟友方面也充分体现了一个蠢人要作死时,实在是没人拦得住。

得知造反讯息之后,朱瞻基八月八日决定御驾亲征。朱高煦见大势已去,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出城投降,跪在地上磕头:“臣罪该万死,请陛下发落。”

按说谋反是杀全家的大罪,可宣宗皇帝和他爹一样心软,只是把朱高煦父子软禁了起来。身为一个叛国的王爷,这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不,就算到了这地步,朱高煦仍然发挥着他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本色。隔了一段时间后,明宣宗朱瞻基想起了这个窝心叔叔,就来看望他。不知两人哪句话说得不对味了,朱高煦忽然来了一记扫堂腿,把侄子皇帝给绊了个跟头。

朱瞻基脾气再好,也没法忍受了。但他毕竟不想动刀子,就吩咐侍卫搬一口铜缸来把朱高煦扣在里面。

要是朱高煦老老实实待在缸里,等皇上气消了可能还会留下一条命。可朱高煦顶起了这口三百来斤的大铜缸,COS着钢铁侠在屋里摇摇晃晃地横冲直撞。

朱瞻基再也看不下去了,下令在缸上堆满了柴草木炭,点起火来。一代作死之神终于死得其所,在铜缸里被烤成焦炭。

范文八:别总痛快嘴

我有个同事嘴巴很厉害,人称“刀嘴事儿妈”,平常什么事经她一点评,总能让效果无比尴尬。昨天有个同事来串门,我随口夸他买的衣服有品位,同事美滋滋地离开了。谁想,“刀嘴”扯着嗓子把同事喊回来,说我是在拍马奉承。同事无比尴尬,我也不知道说啥是好,气氛很凝重。您说这“刀嘴”是咋想的呢?

玉 兰

“刀子嘴”总是和“豆腐心”连在一起使用。因此,我更愿意相信“刀嘴事儿妈”是一个心灵纯美的毒舌。

夸同事穿衣服的品位,本身就是饱含强烈个人主观色彩的认知。你倾向鸡尾酒搭三文治,我钟爱葡萄酒配月饼,怎样确定谁更有品位?同样的道理,你认为同事的衣服高端、大气,而“刀嘴事儿妈”却可能持不同看法。也许,她真心认为你的评价有点虚伪、有拍同事马屁之嫌,所以才会扯着嗓子把你拖进尴尬。

“刀嘴事儿妈”只顾自己痛快嘴,没有考虑他人感受,固然不可取。但仔细想想,你是不是也对此倾注了太多的注意力,甚至不惜写信来倾诉?扪心自问,这是否因为“刀嘴事儿妈”戳破了你自我伪装的保护罩呢?

由于各种原因,人们不喜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暴露在人前,喜怒哀乐等鲜活特质,都被严实地裹在一张张标准脸谱下。当周围环境需要我欢乐时,即使再难过也要挤出一个笑容;需要我装[尽] [从]时,即使再不情愿也会一脸苦相。身在职场,为追求人际关系和谐,每个人都在尽最大限度付出自己的善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被小心地埋藏。当有人毫无顾忌地闯进你的内心,并将你刻意隐藏的小心思公之于众时,你会本能地认为她充满恶意,并加以排斥和抵抗。殊不知,风趣的调侃、积极的回应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呀,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这都被你发现了。”“既然你说我拍了,我就再多拍几下吧……”如果加上微笑的表情,相信凝重的气氛一定会顿时轻松许多。

再来说“刀嘴事儿妈”,这样一个贬损意味浓郁的绰号,足以说明她的人际处境并不理想。那么,面对同事们的抵触、孤立,“刀嘴事儿妈”为何会无动于衷呢?我想,这可能与她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从心理学角度来讲,经历过的一切都会在生命中留下痕迹,很难改变且不易消除。如果儿童时期缺少足够温柔的呵护,得不到积极正向的鼓励与认可,就很难发展出健康、完善的认知和人格,最终导致她对周围环境始终抱有敌意,处处表现出攻击性。另一方面,过度的溺爱也会导致类似的结果。如果在生活中接触了过多无原则的赞美,也会产生心理逆反,进而把一切表扬都看作是奉承而加以摧毁。

我们都知道,人与人的相处就像照镜子,你用冰冷、生硬的言语对别人,注定难以得到温暖、柔软的反馈。学会赞美他人是一种能力,它不仅能给予他人力量,也能让自己手满余香。

相互体谅,每次开口前多想一秒。就一秒,别光自己痛快嘴,也许你的人际关系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赖丽妍( 心理学家)

范文九:痛并痛快着

今年5月份,我去采访桑兰,她依然坐在轮椅上,我看到了认识她十几年来她最发自内心的笑容,并且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她的身上。她当母亲了,过去拿着笔会有些抖的双手,如今稳稳抱着8斤重的儿子,她成为中国高位瘫痪女性中,第一个怀孕生子的人。一个前体操运动员,用十几年的前行,创下了一个纪录,在生命的赛场上,她又赢了一次。

看着她抱儿子的幸福姿态,我笑着想:如果桑兰没有受伤,她现在在做什么?

也许更早就当了母亲,也有苦也有乐,知道她的人不多,过着幸福却快乐的日子……我真希望岁月倒转,为桑兰铺设这样的人生路程。

但是,没有也许,十几年前,她坐到了轮椅上,苦痛已不可避免。不过,这也是我最好奇的:当苦痛成为事实,如何在这个起点上重新站起并让自己更强?

而这,也正是几十天后,我选择采访刘岩的理由。

我也是在她摔倒后认识她的,认识她时她已坐在轮椅上。和她过去那条道路相比,这是一条意外而艰难的新路。

刘岩并不是一开始就走得很好,但我看着她踉踉跄跄地开始上路,好多路口,我都在现场,以为她会走得不容易,可她都笑着一次又一次走过去了。慢慢地,同情、怜悯,这些感觉都已消失,刘岩平等地站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轮椅让她的生活半径变小了,可她的世界变大了。命运曾经把门给她关窄了,可她却用看似无力的双手又把这门推得比原来更宽了!

我已不再想,如果没受伤,现在的她会怎样?因为生活没有回望时的如果,苦痛不可避免,之后,她怎样让自己更强?

……

这只是她们的故事吗?

我们其实正是她们,她们的苦痛与障碍,肉眼看得到,可我们的苦痛与障碍不容易看到,然而谁敢说没有?

但问题是,当苦痛不可避免,我们是否能在这个起点上让自己更强?

以此纪念《南方人物周刊》十周年!

范文十:玩得真痛快

玩得真高兴

每当想起那天在游乐场玩海盗船的一幕,我的心里就不由得涌起一阵阵的快乐。

国庆节的一天,我和姑妈、姐姐去虹口公园玩。一进公园,展现在眼前的是异彩纷呈的游乐场,有碰碰车、过山车、小飞机、飞天龙……咦!我突然看到了一架大大的,在空中晃来晃去的船,中间宽,两头窄又尖,很像一个大大的月牙儿。姐姐兴奋地说:“那是海盗船,你害怕么?想坐么?”“我当然不怕。”我一口赞成,船一停,我就急不可耐地上了船,还选择了最刺激的最后一排座位。我威武坐定下来,感觉自己就是传奇故事里的海盗船长。

我恨不得船儿马上飞起来。船慢慢启动了,我微笑地环顾四周,朝着地面上的人群挥手欢呼着:“我们出发啦!”船荡起来了,象秋千一样,感觉很舒服,很好玩。很快,船渐渐地越晃越高,就象巨浪不停地要推翻这艘船一样,当它晃到最高点时,我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可我高兴极了,兴奋极了。当海盗船再次荡到最高点时,我们和地面的角度达到了九十度,只听到船上一浪盖过一浪的惊呼声,我往下一看,原来船上大多人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只有少数几个在若无其事地谈笑着。姐姐问我:“感觉怎么样?”我满怀喜悦地说:“真是太刺激了,太有趣了!”

船停了,我恋恋不舍地下了船,满怀喜悦地想:乘海盗船的感觉真棒啊,我玩得真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