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范文精选】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范文大全】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专家解析】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优秀范文】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范文一:哀公问於孔子曰

孔子家语名言

鲁哀公问孔子,如何用人。

孔子说:“不要用刚愎自用的人,不要用阿谀谄媚的人,不要用诋毁他人的人。”

鲁哀公说:“希望您能说得再详细一点。”孔子说:“刚愎自用的人,骄横跋扈;阿谀谄媚的人,巧言令色;诋毁他人的人,满口胡言。”

哀公问于孔子曰:「智者寿乎?仁者寿乎?」孔子对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己自取也。夫寝处不时,饮食不节,逸劳过度者,疾共杀之;居下位而上干其君,嗜欲无厌而求不止者,刑共杀之;以少犯众,以弱侮强,忿怒不类,动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此三者,死非命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将身有节,动静以义,喜怒以时,无害其性,虽得寿焉,不亦可乎?」

——《孔子家语·五仪解第七》

【白话易解】:有一次,哀公向孔夫子请教,问:「夫子,是聪明有才智的人比较长寿,还是心地仁慈、厚道的人比较长寿呢?」孔子回答道:「是这样的。人有三种死,并不是他寿命到了,而是自己折损掉的。比如起居没有定时,饮食没有节制,时常让身体过度疲劳或无限度地放逸。这些都是因自己不懂得爱惜身体,使身体受到损伤,这样,疾病就可以夺去他的性命。第二,居下位的人却无视君王,以下犯上;对于自己的嗜好欲望,不肯节制,贪求无厌。这样的人,刑罚也能夺去他的寿命。再者,人少却去冒犯人多的人;自己弱小,却还要去欺辱强大;忿怒时不懂得克制自己,意气用事;或者不自量力,不计后果地行动。这样,刀兵战事就可以让他夭折。像这三种情况:『病杀、刑杀、兵杀』,是死于非命,也是咎由自取的。而仁人廉士,他们行动有节,合乎道义,喜怒适时,立身行事有操守,懂得培养自己高尚的性情,这样他们得享长寿,不也是合乎道理的吗?」

原文地址:http://fanwen.wenku1.com/article/14866617.html
孔子家语名言

鲁哀公问孔子,如何用人。

孔子说:“不要用刚愎自用的人,不要用阿谀谄媚的人,不要用诋毁他人的人。”

鲁哀公说:“希望您能说得再详细一点。”孔子说:“刚愎自用的人,骄横跋扈;阿谀谄媚的人,巧言令色;诋毁他人的人,满口胡言。”

哀公问于孔子曰:「智者寿乎?仁者寿乎?」孔子对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己自取也。夫寝处不时,饮食不节,逸劳过度者,疾共杀之;居下位而上干其君,嗜欲无厌而求不止者,刑共杀之;以少犯众,以弱侮强,忿怒不类,动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此三者,死非命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将身有节,动静以义,喜怒以时,无害其性,虽得寿焉,不亦可乎?」

——《孔子家语·五仪解第七》

【白话易解】:有一次,哀公向孔夫子请教,问:「夫子,是聪明有才智的人比较长寿,还是心地仁慈、厚道的人比较长寿呢?」孔子回答道:「是这样的。人有三种死,并不是他寿命到了,而是自己折损掉的。比如起居没有定时,饮食没有节制,时常让身体过度疲劳或无限度地放逸。这些都是因自己不懂得爱惜身体,使身体受到损伤,这样,疾病就可以夺去他的性命。第二,居下位的人却无视君王,以下犯上;对于自己的嗜好欲望,不肯节制,贪求无厌。这样的人,刑罚也能夺去他的寿命。再者,人少却去冒犯人多的人;自己弱小,却还要去欺辱强大;忿怒时不懂得克制自己,意气用事;或者不自量力,不计后果地行动。这样,刀兵战事就可以让他夭折。像这三种情况:『病杀、刑杀、兵杀』,是死于非命,也是咎由自取的。而仁人廉士,他们行动有节,合乎道义,喜怒适时,立身行事有操守,懂得培养自己高尚的性情,这样他们得享长寿,不也是合乎道理的吗?」

范文二: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阅读答案

阅读甲、乙两则文字,完成小题(4分)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孔子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他最能代表儒家思想,《论语》是他思想的精华,自然也就传达了儒家思想的核心——仁。不管他要说什么,其最终目的就是教人们一定要仁慈,别人打了你的左脸,一定要把自己的右脸伸过去,只有这样才显得仁慈。

【小题1】(1)有若建议哀公采取的具体措施是什么?

(2)结合哀公与有若的谈话背景,简要分析有若的观点中所包含的儒家德政思想。

【小题2】上面这段文字对儒家“仁”的思想理解是否正确。请简要说明理由。

阅读答案:

【小题1】(1)实行减轻赋税的政策。(1分)

(2)年成不好时应减轻赋税,使百姓能够生存,这样才对君主有利。有若的观点体现了儒家在对待君、民关系上,主张重视民生、体恤百姓以巩固统治的思想。(3分)

【小题1】不正确。儒家认为,仁者爱人,但主张“以直报怨”,而不是以德报怨。

解析【小题1】本题考查“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考点,能力层次为C,侧重“分析综合”能力的考查。要求理解作者在文中所表明的观点、态度,能进行正确的分析、归纳。

【小题1】本题考查“理解文中重要词语的含意”考点,能力层次为B,侧重“理解”能力的考查。

范文三: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文字,完成小题。(5分)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小题1】从上述文字中,找出与《战国策》中的“苟无民,何以有君”思想相通的一句。(1分)

【小题2】有若希望哀公采取的措施是什么?请对此措施进行评析。(4分)

阅读答案:

【小题1】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写出“百姓足,君孰与不足?”也给1分。

【小题1】施行“彻”制,减轻赋税。(1分)评析示例:体现了儒家的富民思想(或以民为本思想)。减轻赋税,让百姓增加收入,解决民困问题,缓解百姓和国君的矛盾,从而有利于国家稳定。这与孔子一贯提倡的薄赋敛、轻徭役的民本思想相一致,对后世极具借鉴意义。(3分)

解析【小题1】此题考查对文言句意的理解,“苟无民,何以有君”即如果没有老百姓的支持,哪有君主。百姓不足,君孰与足?正是此意。

【小题1】此题先答出措施,再对措施进行评析写出它体现了儒家的富民思想(或以民为本思想)。

范文四: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几段文字,完成小题。(5分)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论语》

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               ——《孟子》

【小题1】从上面两段文字中概括孔子与孟子共同的观点。(1分)

【小题2】请结合你的阅读经验,分别谈谈对上述两则材料中所反映出的政治观的理解。(4分)

阅读答案:

【小题1】共同点:二者都强调了要注重民生问题,得民心才能得天下(注重百姓等相关词语皆可得分) 1分

【小题2】.第一则中反映了儒家的“富民”思想。(只要百姓富足了,国家就不可能贫穷。反之,如果对百姓征收过甚,这种短期行为必将使民不聊生,国家经济也就随之衰退了。)(1分)这种以“富民”为核心的经济思想有其值得借鉴的价值,大凡治国的道理,一定要先使人民富裕,人民富裕就容易治理,人民贫穷就难以治理(加上自己的解读,语言合理即可得分)。(1分)第二则中反应了孟子主张执政应以民为本,民心所向的思想。(获得天下有办法:获得老百姓的支持,便可以获得天下;获得老百姓的支持有办法:获得民心,便可以获得老百姓的支持;获得民心也有办法:他们所希望的,就满足他们,他们所厌恶的,就不强加在他们身上。)(1分)这在先秦时代可以说是十分先进的思想。(加上自己的解读,语言合理即可得分)(1分)

解析【小题1】试题分析:《论语》中第二段最后一句是写百姓与君王富足的比较,《孟子》中说的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可见二者都强调民心民生问题。

考点:此题考查的是儒家经典的思想内容的解读。

点评:此种题型难度较大,要求读懂原文并且根据原文提炼观点,还要找准每段的侧重点,只要能对儒家思想有所了解,不会偏离方向。

【小题2】

试题分析:这两则材料分别从物质和精神方面表达了治国理念。《论语》中强调了人民的富足(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问题,只要百姓富足了,国家就富足了,这样国家就好管理了,也就是说富国先富民。《孟子》强调的是民心,“得民心”,“得其民”,“斯得天下”也就是说想治理好国家要先获得人民的支持,以人民的意愿来考虑治国方略,这在今天也是具有很大的意义的,所以在当时是很先进的了。

考点:此题考查探究儒家思想的现实意义的能力。

点评:这种题型不经常考,难度较大,要求考生在理解文段的基础上总结出政治见解,然后结合实际去探究,注意探究的角度,可以结合当代的治国方略来作答。

范文五:公孙丑问曰

公孙丑问曰:“夫子加齐之卿相,得行道焉。虽由此霸王,不异矣。如此,则动心否乎?”

孟子曰:“否,我四十不动心。”

曰:“若是,则夫子过盂贲远矣。”

曰:“是不难,告子先我不动心。”

曰:“不动心有道乎?”

曰:“有。北宫黝之养勇也:不肤桡,不目逃;思以一豪挫于人,若挞之于市朝;不受于褐宽博,亦不受于万乘之君;视刺万乘之君如刺褐夫;无严诸侯,恶声至,必反之。孟施舍之所养勇也,曰:‘视不胜犹胜也;量敌而后进,虑胜而后会,是畏三军者也。舍岂能为必胜哉7能无惧而已矣。’孟施舍似曾子,北宫黝似子夏。夫二子之勇,未知其孰贤,然而孟施舍守约也。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孟施舍之守气,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

曰:“敢问夫子之不动心与告子之不动心,可得闻与?”

“告子曰:‘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得于心,勿求于气。’不得于心,勿泉于气,可;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可。夫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夫志至焉,气次焉。故日:持其志,无暴其气。”

“既曰‘志至焉,气次焉’,又曰‘持其志,无暴其气’。何也?”

曰:“志壹则动气,气壹则动志也。夸夫蹶者趋者,爰气也,而反动其心。”

“敢问夫子恶乎长?”

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敢问何为浩然之气?”

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无若宋人然。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稿矣。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叫可为知言?”

曰:“�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生于其心,害于其政;发于其政,害于其事。圣人复起,必从吾言矣。”

“宰我、子贡善为说辞,冉牛、闵子、颜渊善言德行,孔子兼之,曰:‘我于辞命,则不能也。’然则夫子既圣矣乎’”

“恶!是何言也?昔者子贡问于孔子曰:‘夫子圣矣乎?’孔子曰:‘圣则吾不能。我学不厌而教不倦也。’子贡曰:‘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既圣矣。’夫圣,孔子不居。是何言也?”。

“昔者窃闻之:子夏、子游、子张皆有圣人之一体,冉牛、闵子、颜渊则具体而微,敢问所安。”

曰:“姑舍是。”

曰:“伯夷、伊尹何如?”

曰:“不同遗。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伯夷也。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伊尹也。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皆古圣人也,吾未能有行焉;乃所愿,则学孔子也。”

叫自夷、伊尹于孔子,若是班乎?”

曰:“否!自有生民以来,未有孔子也。”

曰:“然则有同与?”

曰:“有。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是则同。”

曰:“敢问其所以异?”

曰:“宰我、子贡、有若,智足以知圣人。汗不至阿其所好。宰我曰:‘以予观夫子,贤于尧、舜远矣。’子贡日:‘见其礼而知其政,闻其乐而知其德,由百世之后,等百世之王,莫之能违也,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也。’有若曰:‘岂为民哉?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太山之于丘垤,河海之于行潦,类也。圣人之于民,亦类也。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选自《孟子・公孙丑上》)

【注释】

孟贲:卫国人,当时著名的勇士。

告子:战国时期的思想家曾学干墨子。生平事迹不详。他曾与墨子辩论政治问题,与孟子辩论人性问题。《墨子・公孟篇》和《孟子》中的《公孙丑》《告子》等篇保存了他的某些言论片断。

北官黝:齐国人,传说是一名刺客。

不肤桡:肌肤被刺破而不屈服。桡,这里是屈服、退却之意。

褐 宽博:指穿粗布制的宽大衣服的人,实指卑贱之人。褐,指粗布或粗布衣。最早指用葛、兽毛制成的粗衣,后通常指大麻、兽毛的粗加工品,古时贫贱人穿。

严:惮,畏惧。

施舍:人名。传说是一勇士。

子夏:孔子的弟子卜商。

子襄:曾子(曾参)的学生。

至:周密、周到。

暴:扰乱、损害。

慊:满足。

闵:同“悯”忧虑、担心。

�:偏颇,不正。蔽:蒙蔽

宰我、子贡:孔子的学生宰予,端木赐。

冉牛、闵子、颜渊:孔子的学生。

子游、子张:孔子的学生。

伯夷:殷朝末年殷诸侯国孤竹君的儿子。伊尹:商汤的相,辅佐商汤灭夏,建立了商王朝。

有若:孔子晚年弟子,亦称有子。

�:低下。阿:偏袒。

垤:小土堆。

行潦:小水流。

【赏析】

本文的内容有三点:论述自我道德修养的功夫、“知言”的重要性以及对孔子的颂杨。

孟子认为,人的勇气来自于道义。在道义的感召下,人才能勇往直前,奋不顾身。同时,孟子还提出了“养吾浩然之气”的修养方法。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以直”,“塞于天地之间”、它之所以能如此宏大刚健而正直,是因为它是由正义的积累而产生的(“集义”)。如果没有道义的配合,它就会气馁了。

文章一开始,孟子与弟子公孙丑就如何做到“动心”展开了全面的讨论。孟子指出了个人意志的锻炼,以期达到对礼义道德在选择上的高度自觉性。而要做到“不动心”,第一是要做到“知言”,也就是在认识上对各种错误言论进行分析和批判,辨明其所犯的是何种错误,以及这种错误是从何而来的。

其次就是要做到“善养浩然之气”。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以直”。不是一般所谓“精气”“血气”,而是充满正义,充满仁义道德的正气、骨气。不是属于医学的生理的范畴,而是属于人文的精神范畴。这种气。阳刚而气壮山河,气贯长虹。气冲霄汉。

至于如何培养这个浩然之气,孟子也做了具体的论述。他认为,培养浩然之气,是一种道义与气相结合的积累渐进的过程,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操之过急,唯有依照道德修养的方法才能得以滋养萌生。因此,要在平常的伦理生活之中事事遵循“义路”,日积月累,这样才能够逐渐达到,如果急功近利,揠苗助长,那么“非徒无益,而又害之。”浩然之气与仁、义、礼、智为主的善之本性相辅相成,浩然之气这种精神状态蓬勃彰显,人的善

性就能得到体现和升华,以善性为指向培养浩然之气,个人便得以感受其顶天立地的精神体验,便安于“天下之广居”――仁了。

全文气势充沛。感情强烈,笔带锋芒,富于鼓动性。有纵横家、雄辩家的气概。同时。善用譬喻陈说事理、辩论是非。如以“揠苗助长”为喻,既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又能加强说服力。

【练习】

1 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 刺:刺杀

B 则塞于天地之间 塞:充满

C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 病:生病

D 汗不至阿其所好 阿:偏袒

2 下列各组句子,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不相同的一项是( )

A ①夫子加齐之卿相,得行道焉 ②至丹以荆卿为计,始速祸焉

B ①若是,则夫子过孟贲远矣 ②若无罪而就死地

C ①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 ②于其身也,则耻师焉

D ①乃所愿,则学孔子也。 ②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3 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都属于孟子所提出的“浩然之气”的一组是( )

①是气也,而反动其心 ②持其志,无暴其气 ③塞于天地之间

④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 ⑤气,体之充也

⑥其为气也,配义与道

A ①②④ B ②③④ C ②③⑤ D ③④⑥

4 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孟子认为要做到内心毫不动摇的诀窍就是要培养胸中之气,并列举了北宫黝和孟施舍两个人的例子来表明一个人要谨守无所畏惧的勇气。

B 孟子还谈到人的意志与勇气的关系,他认为,思想意志是勇气的统帅,一个人的思想意志到了哪里,他的勇气也随之出现在哪里。

C 文中孟子运用“揠苗助长”这个寓言,主要是来说明培养浩然之气不要故意做作,一定要合乎它的成长规律,要不然。浩然之气就会消失。

D 孟子提倡浩然之气和大丈夫气概,而浩然之气是由平时积累而产生的,一个人只要做事情合乎道义,并且问心无愧,就可以养成这种气的。

5 把下列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孟施舍之守气,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

(2)敢问其所以异?

(3)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答案】

1 C(病:疲惫)

2 B(①动词,“像”;②指示代词,“这样”。A项均为句末语气助词,“了,啊”;C项均为连词,表转折,“却”;D项均为助词,放在动词前面,组成名词性的“所”字结构)

3 D(①②⑤不属于“浩然之气”)

4 C(“要不然,浩然之气就会消失”错,是根本就不会产生“浩然之气”)

5 (1)孟施舍所守住的无所畏惧的勇气,又不如曾子内心所守住的正义。(2)请问他们的不同在什么地方?(3)自从有人类社会以来。还没有哪一个能像孔子那样伟大的。

范文六:公孙丑问曰

【 】  原— 文—

孟 子 日 :否 . 四十 不 动 心 。 ” “ 我

公孙丑 问 日

苗 者 也 。 非徒 无 益 . 又 害之  ” 而

“ 为知言7” 何

公 -、 问 日 : 夫子 加 齐之 卿 相 . 行 道 焉 . 由此  t丑 4 “ 得 虽 霸王 , 不异 矣 。如 此 , 动 心 否乎 ? ” 则

日 :若是 . 夫子 过 孟 贲 远 矣① ” “ 则

日: 是 不难 . 子 先 我 不 动心 ② ” “ 告

日 : 诚 辞 知 其 所 蔽@, 辞 知 其 所 陷 。 辞 知 其 所  “ 淫 邪 离 , 辞 知 其 所 穷 。 生 于其 心 , 于其 政 ; 于其 政 。 遁 害 发 害

于 其 事 。 圣人 复起 。 从 吾 言 矣  ” 必   “ 我 、 贡善 为说 辞@ 冉 牛、 宰 子 , 闵子、 渊善 言德  . 颜   孔 子 兼之 , ‘ 于辞 命 。 不 能 也 。’ 日:我 则 然则 夫 子 既 圣矣

乎?”

日: 不动 心 有道 乎 ?” “   日:有 。 “ 北宫 黝之 养 勇也③: 不肤 桡④, 目逃 : 以 不 思

豪挫 于人 , 若挞 之 于 市 朝 : 受于 褐 宽 博⑤. 不 受 于 不 亦   万 乘 之 君 ; 刺 万 乘 之 君 如 刺 褐 夫 ; 严 诸 侯 ⑥, 声 视 无 恶   至, 必反 之 。 孟施 舍 之 所 养 勇也 ⑦ 日 :视 不 胜 犹 胜 也 : , ‘

“ ! 何 言 也 ?昔 者 子 贡 问 于孔 子 日 : 夫 子 圣矣  恶 是 ‘ 乎 ?’ 子 日 :圣 则吾 不 能 , 学不 厌 而 教 不倦 也  ’ 孔 ‘ 我 子

贡 日 : 学不 厌 , 也 ; 不倦 , 也 。仁 且 智 , ‘ 智 教 仁 夫子 既 圣  矣  ’ 圣 . 子 不居  是 何 言 也 ? ” 夫 孔

量 敌 而后 进 , 虑胜 而后 会 . 畏 三 军 者也  舍 岂能 为 必  是

胜 哉 ? 无惧 而 已矣 。 孟 施舍 似 曾子 , 宫黝 似 子 夏⑧ 能 ’ 北   夫 二子 之 勇 . 未知 其 孰 贤 . 而 孟施 舍 守 约也  昔 者 曾 然   子谓 子 襄 日⑨: 子好 勇乎 ? 吾 尝 闻 大 勇 于 夫 子 矣 : 反  ‘ 自

而不缩, 虽褐 宽博 , 不 惴 焉 ; 吾 自反 而 缩 , 千 万 人 , 虽 吾  往 矣 。 ’ 施 舍 之 守 气 . 不如 曾子 之 守 约也  ” 孟 又   日 :敢 问 夫 子之 不动 心 与 告 子 之 不 动 心 .可得 闻  “

与7 ”

“ 者 窃 闻之 : 夏 、 游 、 张 皆 有 圣 人 之 一 体 . 昔 子 子 子

冉牛 、 闵子 、 渊则 具 体 而 微 . 问所 安@ ” 颜 敢 。

日 :姑 舍 是 。 ” “

日: 白夷 、 尹何 如@ ”   伊 ?   日: 不 同道 。 其 君 不 事 , 其 民 不使 : 则进 , “ 非 非 治 乱  则 退 , 夷 也 。何 事非 君 ?何 使 非 民 ?治 亦进 。 亦进 。 伯 乱

伊 尹 也 。可 以仕 则仕 , 以止 则 止 , 以久 则 久 。 以

速  可 可 可

“ 子 日 : 不得 于 言 , 告 ‘ 勿求 于 心 ; 得 于心 。 求 于 不 勿   气。’ 得于心, 不 勿求 于气 , ; 可 不得 于 言 , 勿求 于 心 , 不  可 。 志 , 之 帅 也 ; , 之 充 也 。 志 至 焉 ⑩, 次 焉 。 夫 气 气 体 夫 气   故 曰 : 其 志 . 暴 其 气@   持 无 。” “ 日 ‘ 至 焉 , 次 焉 ’ 又 日 ‘ 其 志 . 暴 其  既 志 气 . 持 无

气 ’何 也 ? ” .

则速 , 子 也 。 皆 古 圣人 也 , 未 能 有行 焉 : 所 愿 .   孔 吾 乃 则 学孔 子也 。”

“ 夷 、 尹 于 孔子 , 伯 伊 若是 班 乎 ? ”

日 : 志 壹则 动 气 , 壹则 动 志 也 。 今 夫 蹶 者 趋 者 . “ 气

是 气 也 . 反 动 其 心  ” 而

日 : 否 ! 自有 生 民 以来 , “ 未有 孔 子 也 。 ”   日 :然 则 有 同 与 ?” “   日 :有 。 得 百 里 之 地 而 君 之 。 “ 皆能 以朝 诸 侯 . 天  有

下 ; 一 不 义 、 一 不 辜 , 得 天 下 , 不 为 也 。 是 则  行 杀 而 皆

同 。”

“ 问夫子 恶乎 长 ? ” 敢   日 : 我 知 言 。 善 养 吾浩 然之 气 。 ” “ 我

“ 问何 为 浩然 之 气 7” 敢

日 : 敢 问其 所 以异 ? ” “

日 :难 言 也 。 为 气也 , 大至 刚 以 直 , 而 无 害 . “ 其 至 养

则 塞 于 天 地 之 间 。其 为 气 也 , 义 与 道 ; 是 , 也 。是  配 无 馁

日 :宰 我 、 贡 、 若 @ 智 足 以知 圣人 . 不 至 阿  “ 子 有 。 汗 其 所 - )宰 我 曰: 以 予观 夫 子 , 4 。 , 4 ‘ 贤于 尧 、 舜远 矣 。 子 贡  ’

日 : 见其 礼 而 知 其 政 , 其 乐 而知 其德 , ‘ 闻 由百 世 之 后 .

集 义 所 生 者 。 义 袭 而取 之 也 。 行 有 不 慊 于 心@. 馁  非 则 矣 。我 故 日 , 子 未 尝知 义 , 告 以其 外之 也 。必 有 事 焉 .   而 勿正 , 勿 忘 , 助长 也 。 若 宋人 然 心 勿 无  宋人 有 闵其 苗 之  不 长 而揠 之 者 , 芒 然 归 , 其人 日 : 今 日病 矣@! 助  芒 谓 ‘ 予

苗 长 矣 ! 其 子 趋 而 往 视 之 , 则 槁 矣 。 下 之 不 助 苗 长  ’ 苗 天

等百世之王, 之能违也 , 莫 自生 民 以 来 。 有 夫子 也 。 ’ 未

有 若 日 : 岂为 民哉 ?麒 麟 之 于走 兽 , 凰 之 于 飞 鸟 . ‘ 凤 太  山之 于 丘 垤@ 河 海之 于行 潦@, , 类也 。 圣人 之 于 民 。 亦类  也 。 出乎 其 类 , 乎 其 萃 。 拔 自生 民 以 来 , 有 盛 于 孔 子  未

也。 ” ’

( 自《 子 ・ 孙 丑 上 》  选 孟 公 )

者 寡矣 。 以为 无 益 而舍 之 者 , 耘 苗 者也 ; 不 助之 长者 , 揠

【 注释】   ① 孟贲 (O ) 卫国人

, bn: 当时著

名 的 勇 士

(  褐 (6 宽 博 : 穿 粗 布 制 的 h) 指

宽大 衣 服 的人 , 指卑 贱 之 人 。 褐 . 实

( (i : 颇 , 正 。蔽 : 蔽   谀 b)偏 不 蒙

⑩ 宰我、子贡:孔 子的学生宰

予, 木赐。 端

指 粗 布 或 粗布 衣 , 最早 指 用 葛 、 毛  兽

制 成 的粗 衣 . 通 常指 大 麻 、 毛 的 后 兽   粗 加 工 品 . 时 贫 贱人 穿 古

( 子 :战 国时 期 的 思想 家 曾  告   学干 墨子 。 平 事 迹不 详 。 曾 与墨 生 他   子 辩 论政 治 问题 .与 孟 子辩 论 人 性

问题 。 墨 子 ・ 孟篇 》 孟 子》 《 公 和《 中的

《 公孙 丑 》 告 子》 篇保 存 了他 的某  《 等

些言 论 片 断

⑥ 严: 畏惧。 惮,   ⑦ 施舍 : 人名。传说是一勇士。   ⑧ 子夏: 孔子的弟子  商。

( 襄:  子 曾子 ( 曾参 ) 学 生 。 的

(  至 : 密 、 到 。 周 周

⑩冉牛、 闵子、 颜渊: 孔子的学生。   ⑥子游、 张: 子 孔子 的学生。   ⑩ 伯夷 :殷朝末年殷诸侯国孤

竹 君 的儿 子 。 伊 尹 : 汤 的相 。 佐  商 辅

商汤 灭 夏 , 立 了商 王 朝 。 建

⑩有若: 孔子晚年弟子, 亦称有

子。

⑧ 北宫黝 : 国人 , 齐 传说是一名

刺客。

( 肤 桡 (O )肌肤 被 刺 破 而  不 no :   不屈 服。桡 , 里是 屈服 、 却之意 。 这 退

⑩暴 : 扰乱、 损害。   ⑥慊 (i)满足。 q# :   ⑩ 闵:  悯, 同 , . 担心。 比虑、

④ 汗( ) wa: 低下。阿( :   6 偏袒。 )

⑨ 垤( 1 : d ) 小土堆 。

② 行潦( o : I )小水流。 6

【 赏析 】

本 文 的 内容 有 三点 : 述 自我  论 道德修养的功夫 、知言” 重要 I “ 的 生

以及 对 孔 子 的颂 杨

第 一 是 要 做 到 “ 言 ”也 就 是 在 认  知 .

识 上对 各 种 错 误 言论 进 行 分 析 和批  判 . 明 其所 犯 的 是 何种 错 误 . 辨 以及  这种 错 误 是从 何 而来 的  其 次 就 是 要 做 到 “ 养 浩 然 之  善

萌 生  因此 . 在 平 常 的伦 理 生 活  要

之 中 事 事 遵 循 “ 路 ” 日积 月 累 . 义 .   这 样 才 能够 逐 渐 达 到 . 果 急 功 近  如 利 . 苗助 长 . 么“ 徒 无益 , 揠 那 非 而

孟 子 认 为 . 的 勇 气 来 自于 道  人 义  在 道 义 的感 召 下 . 才 能 勇 往  人 直前 , 不 顾 身 .同 时 , 子 还 提 出  奋 . 孟 了 “ 吾 浩 然 之气 ” 修 养 方 法  浩  养 的 然之 气 “ 大 至 刚 以 直 ” “ 于 天  至 .塞 地之 间 ” .它 之 所 以 能 如 此 宏 大 刚  健 而 正 直

. 因 为 它 是 由正 义 的 积  是 累 而 产 生 的 ( 集 义 ”  如 果 没 有  “ ) 道 义 的配 合 . 它就 会 气 馁 了   文 章 一 开始 .孟 子与 弟 子 公孙  丑 就 如 何做 到 “ 动 心 ” 开 了 全 面  不 展 的讨 论  孟 子 指 出 了个 人 意 志 的锻  炼 .以期 达 到 对 礼义 道 德 在 选 择上

又 害 之 。” 然 之 气 与仁 、 、 、 浩 义 礼 智  为 主 的善 之 本 性 相 辅 相 成 . 然 之  浩 气 这 种 精 神 状 态 蓬 勃 彰 显 . 的善  人 性 就 能 得 到 体 现 和 升 华 . 善 性 为  以 指 向培 养 浩 然 之 气 . 人 便 得 以感  个

受 其 顶 天 立 地 的 精 神 体 验 . 安 于  便 “ 下之广居” —仁 了 天 —   全 文 气 势 充 沛 .感 情 强 烈 . 笔  带锋芒 , 于鼓动性 , 纵横家 、 富 有 雄  辩 家 的 气 概  同 时 . 善用 譬 喻 陈 说  事 理 、 论 是 非  如 以 “ 苗 助 长 ” 辩 揠   为 喻 . 能 吸 引 人 们 的 注 意 . 能  既 又 加 强说 服力

气 ” 浩 然 之 气 .至 大 至 刚 以 直 ”    “ 。 不 是 一 般 所 谓 “ 气 ” 血 气 ” 而 是  精 “ . 充 满 正 义 .充 满 仁 义 道 德 的 正 气 、   骨 气  不 是 属 于 医 学 的 生 理 的 范

畴 . 是属 于 人 文 的精 神 范 畴  这  而 种气 . 刚 而气 壮 山 河 . 贯 长 虹 . 阳 气   气 冲霄 汉 。   至于如何培养这个 浩然之气 .   孟 子 也 做 了具 体 的论 述  他 认 为 .   培养 浩 然 之 气 . 一 种 道 义 与 气 相  是 结 合 的 积 累 渐 进 的过 程 。 既不 能 放

任 自流 . 不 能 操 之 过 急 . 有 依  也 唯 照 道 德 修 养 的 方 法 才 能 得 以 滋 养

的高 度 自觉 性 而 要 做 到“ 动 心 ” 不 .

【 习】 练   1对 下列 句子 中加 点 词 语 的解 释 . 正确 的一 项 是 . 不 A 视 刺 万 乘 之 君 . 刺 褐 夫  . 若 B_0 于 天地 之 间  贝塞 C今 日病 矣 . 助 苗 长 矣  . 予 D} .于不 至 阿 其 所 好

(   )   刺 : 杀  刺 塞 : 满  充 病 : 病  生 阿 : 祖  偏 )

2 列 各 组 句 子 , 点词 的 意义 和用 法 不 相 同 的 一 项 是 ( . 下 加

A① 夫 子 加 齐 之 卿 相 . 行 道 焉  . 得 ⑦ 至 丹 以荆 卿 为计 . 速 祸焉  始 B① 若 是 . 夫 子 过孟 贲 远 矣  . 则 ⑦ 若 无 罪 而就 死 地  C① 其 子 趋 而 往 视 之 , 则 槁 矣  . 苗 ② 于其 身也 , 耻 师 焉  则 D① 乃所 愿 . . 则学孔子也  ②道 之所存 . 师之所存也  3以下 六 句 话 分 别 编 为 四 组 , 都 属 于 孟 子 所 提 出 的 “ 然 之 气 ” . 全 浩 的一

组 是 (   )

①是气也 , 而反 动其心  ② 持其志 , 无暴其气  ③塞于天地之间  ④其为气也 , 大至 刚以直  ⑤ 气 , 至 体之充也  ⑥ 其为气也 , 配义与道  A①②④  . B②③④  . c②③ ⑤  . D③④⑥  .

4下 列 对 原 文 有 关 内 容分 析 和概 括 . 正 确 的一 项 是 ( . 不   )

A 孟 子认 为 要 做 到 内心 毫 不 动 摇 的诀 窍 就 是 要 培养 胸 中 之气 . 列 举 了北 宫 黝 和盂 施 舍 两 个 人 的例 子来 表  . 并

明一 个 人 要 谨 守 无 所 畏 惧 的 勇气  B 孟 子 还 谈 到 人 的 意志 与勇 气 的关 系 , 认 为 , 想 意 志是 勇气 的统 帅 . 个人 的思 想 意 志 到 了哪 里 . 的 勇 . 他 思 一 他   气 也 随之 出现 在 哪 里  C 文 中孟 子运 用 “ 苗 助 长 ” 个 寓 言 . 要 是 来 说 明 培 养 浩 然 之 气 不 要 故 意 做 作 . 定 要 合 乎 它 的 成 长 规  . 揠 这 主 一

律 , 不然 . 然 之 气 就 会 消失  要 浩 D 孟 子 提 倡 浩 然之 气 和 大 丈 夫 气 概 . . 而浩 然 之气 是 由 平 时 积 累 而 产 生 的 . 个 人 只 要 做 事 情 合 乎 道 义 , 且  一 并

问心 无 愧 . 可 以养 成 这 种 气 的 。 就   5把 下 列 句 子 翻译 成 现 代 汉 语  . ( ) 施 舍 之 守 气 . 不 如 曾子 之 守 约 也  1盂 又 () 问其所以异? 2敢   ( 自生 民以 来 . 有 盛 于 孔 子 也  3) 未

【 案】 答

1C( : 惫 ) . 病 疲

2B( . ①动词 ,像”② 指示代词 ,这样” “ ; “ 。A项均为句末语气助词 , 了, ; “ 啊”c项均为连词 , 表转折 ,却” D项  “ ;

均 为 助词 。 在 动 词 前 面 , 成 名 词 性 的 “ ” 结构 ) 放 组 所 字

3D( . ①②⑤不属于 “ 浩然之气”  )

4C “ 不 然 , 然 之 气 就 会 消 失 ” , 根 本 就 不 会 产 生 “ 然 之 气 ”  .(要 浩 错 是 浩 ) 5 ( ) 施 舍 所 守 住 的无 所 畏 惧 的 勇 气 , 不 如 曾子 内心 所 守住 的正 义 。 2 请 问他 们 的不 同在 什 么 地 方 ? 3  .1 孟 又 () () 自从 有 人 类 社 会 以来 . 还没 有 哪 一 个 能 像 孔 子 那 样 伟 大 的—

【 】  原— 文—

孟 子 日 :否 . 四十 不 动 心 。 ” “ 我

公孙丑 问 日

苗 者 也 。 非徒 无 益 . 又 害之  ” 而

“ 为知言7” 何

公 -、 问 日 : 夫子 加 齐之 卿 相 . 行 道 焉 . 由此  t丑 4 “ 得 虽 霸王 , 不异 矣 。如 此 , 动 心 否乎 ? ” 则

日 :若是 . 夫子 过 孟 贲 远 矣① ” “ 则

日: 是 不难 . 子 先 我 不 动心 ② ” “ 告

日 : 诚 辞 知 其 所 蔽@, 辞 知 其 所 陷 。 辞 知 其 所  “ 淫 邪 离 , 辞 知 其 所 穷 。 生 于其 心 , 于其 政 ; 于其 政 。 遁 害 发 害

于 其 事 。 圣人 复起 。 从 吾 言 矣  ” 必   “ 我 、 贡善 为说 辞@ 冉 牛、 宰 子 , 闵子、 渊善 言德  . 颜   孔 子 兼之 , ‘ 于辞 命 。 不 能 也 。’ 日:我 则 然则 夫 子 既 圣矣

乎?”

日: 不动 心 有道 乎 ?” “   日:有 。 “ 北宫 黝之 养 勇也③: 不肤 桡④, 目逃 : 以 不 思

豪挫 于人 , 若挞 之 于 市 朝 : 受于 褐 宽 博⑤. 不 受 于 不 亦   万 乘 之 君 ; 刺 万 乘 之 君 如 刺 褐 夫 ; 严 诸 侯 ⑥, 声 视 无 恶   至, 必反 之 。 孟施 舍 之 所 养 勇也 ⑦ 日 :视 不 胜 犹 胜 也 : , ‘

“ ! 何 言 也 ?昔 者 子 贡 问 于孔 子 日 : 夫 子 圣矣  恶 是 ‘ 乎 ?’ 子 日 :圣 则吾 不 能 , 学不 厌 而 教 不倦 也  ’ 孔 ‘ 我 子

贡 日 : 学不 厌 , 也 ; 不倦 , 也 。仁 且 智 , ‘ 智 教 仁 夫子 既 圣  矣  ’ 圣 . 子 不居  是 何 言 也 ? ” 夫 孔

量 敌 而后 进 , 虑胜 而后 会 . 畏 三 军 者也  舍 岂能 为 必  是

胜 哉 ? 无惧 而 已矣 。 孟 施舍 似 曾子 , 宫黝 似 子 夏⑧ 能 ’ 北   夫 二子 之 勇 . 未知 其 孰 贤 . 而 孟施 舍 守 约也  昔 者 曾 然   子谓 子 襄 日⑨: 子好 勇乎 ? 吾 尝 闻 大 勇 于 夫 子 矣 : 反  ‘ 自

而不缩, 虽褐 宽博 , 不 惴 焉 ; 吾 自反 而 缩 , 千 万 人 , 虽 吾  往 矣 。 ’ 施 舍 之 守 气 . 不如 曾子 之 守 约也  ” 孟 又   日 :敢 问 夫 子之 不动 心 与 告 子 之 不 动 心 .可得 闻  “

与7 ”

“ 者 窃 闻之 : 夏 、 游 、 张 皆 有 圣 人 之 一 体 . 昔 子 子 子

冉牛 、 闵子 、 渊则 具 体 而 微 . 问所 安@ ” 颜 敢 。

日 :姑 舍 是 。 ” “

日: 白夷 、 尹何 如@ ”   伊 ?   日: 不 同道 。 其 君 不 事 , 其 民 不使 : 则进 , “ 非 非 治 乱  则 退 , 夷 也 。何 事非 君 ?何 使 非 民 ?治 亦进 。 亦进 。 伯 乱

伊 尹 也 。可 以仕 则仕 , 以止 则 止 , 以久 则 久 。 以

速  可 可 可

“ 子 日 : 不得 于 言 , 告 ‘ 勿求 于 心 ; 得 于心 。 求 于 不 勿   气。’ 得于心, 不 勿求 于气 , ; 可 不得 于 言 , 勿求 于 心 , 不  可 。 志 , 之 帅 也 ; , 之 充 也 。 志 至 焉 ⑩, 次 焉 。 夫 气 气 体 夫 气   故 曰 : 其 志 . 暴 其 气@   持 无 。” “ 日 ‘ 至 焉 , 次 焉 ’ 又 日 ‘ 其 志 . 暴 其  既 志 气 . 持 无

气 ’何 也 ? ” .

则速 , 子 也 。 皆 古 圣人 也 , 未 能 有行 焉 : 所 愿 .   孔 吾 乃 则 学孔 子也 。”

“ 夷 、 尹 于 孔子 , 伯 伊 若是 班 乎 ? ”

日 : 志 壹则 动 气 , 壹则 动 志 也 。 今 夫 蹶 者 趋 者 . “ 气

是 气 也 . 反 动 其 心  ” 而

日 : 否 ! 自有 生 民 以来 , “ 未有 孔 子 也 。 ”   日 :然 则 有 同 与 ?” “   日 :有 。 得 百 里 之 地 而 君 之 。 “ 皆能 以朝 诸 侯 . 天  有

下 ; 一 不 义 、 一 不 辜 , 得 天 下 , 不 为 也 。 是 则  行 杀 而 皆

同 。”

“ 问夫子 恶乎 长 ? ” 敢   日 : 我 知 言 。 善 养 吾浩 然之 气 。 ” “ 我

“ 问何 为 浩然 之 气 7” 敢

日 : 敢 问其 所 以异 ? ” “

日 :难 言 也 。 为 气也 , 大至 刚 以 直 , 而 无 害 . “ 其 至 养

则 塞 于 天 地 之 间 。其 为 气 也 , 义 与 道 ; 是 , 也 。是  配 无 馁

日 :宰 我 、 贡 、 若 @ 智 足 以知 圣人 . 不 至 阿  “ 子 有 。 汗 其 所 - )宰 我 曰: 以 予观 夫 子 , 4 。 , 4 ‘ 贤于 尧 、 舜远 矣 。 子 贡  ’

日 : 见其 礼 而 知 其 政 , 其 乐 而知 其德 , ‘ 闻 由百 世 之 后 .

集 义 所 生 者 。 义 袭 而取 之 也 。 行 有 不 慊 于 心@. 馁  非 则 矣 。我 故 日 , 子 未 尝知 义 , 告 以其 外之 也 。必 有 事 焉 .   而 勿正 , 勿 忘 , 助长 也 。 若 宋人 然 心 勿 无  宋人 有 闵其 苗 之  不 长 而揠 之 者 , 芒 然 归 , 其人 日 : 今 日病 矣@! 助  芒 谓 ‘ 予

苗 长 矣 ! 其 子 趋 而 往 视 之 , 则 槁 矣 。 下 之 不 助 苗 长  ’ 苗 天

等百世之王, 之能违也 , 莫 自生 民 以 来 。 有 夫子 也 。 ’ 未

有 若 日 : 岂为 民哉 ?麒 麟 之 于走 兽 , 凰 之 于 飞 鸟 . ‘ 凤 太  山之 于 丘 垤@ 河 海之 于行 潦@, , 类也 。 圣人 之 于 民 。 亦类  也 。 出乎 其 类 , 乎 其 萃 。 拔 自生 民 以 来 , 有 盛 于 孔 子  未

也。 ” ’

( 自《 子 ・ 孙 丑 上 》  选 孟 公 )

者 寡矣 。 以为 无 益 而舍 之 者 , 耘 苗 者也 ; 不 助之 长者 , 揠

【 注释】   ① 孟贲 (O ) 卫国人

, bn: 当时著

名 的 勇 士

(  褐 (6 宽 博 : 穿 粗 布 制 的 h) 指

宽大 衣 服 的人 , 指卑 贱 之 人 。 褐 . 实

( (i : 颇 , 正 。蔽 : 蔽   谀 b)偏 不 蒙

⑩ 宰我、子贡:孔 子的学生宰

予, 木赐。 端

指 粗 布 或 粗布 衣 , 最早 指 用 葛 、 毛  兽

制 成 的粗 衣 . 通 常指 大 麻 、 毛 的 后 兽   粗 加 工 品 . 时 贫 贱人 穿 古

( 子 :战 国时 期 的 思想 家 曾  告   学干 墨子 。 平 事 迹不 详 。 曾 与墨 生 他   子 辩 论政 治 问题 .与 孟 子辩 论 人 性

问题 。 墨 子 ・ 孟篇 》 孟 子》 《 公 和《 中的

《 公孙 丑 》 告 子》 篇保 存 了他 的某  《 等

些言 论 片 断

⑥ 严: 畏惧。 惮,   ⑦ 施舍 : 人名。传说是一勇士。   ⑧ 子夏: 孔子的弟子  商。

( 襄:  子 曾子 ( 曾参 ) 学 生 。 的

(  至 : 密 、 到 。 周 周

⑩冉牛、 闵子、 颜渊: 孔子的学生。   ⑥子游、 张: 子 孔子 的学生。   ⑩ 伯夷 :殷朝末年殷诸侯国孤

竹 君 的儿 子 。 伊 尹 : 汤 的相 。 佐  商 辅

商汤 灭 夏 , 立 了商 王 朝 。 建

⑩有若: 孔子晚年弟子, 亦称有

子。

⑧ 北宫黝 : 国人 , 齐 传说是一名

刺客。

( 肤 桡 (O )肌肤 被 刺 破 而  不 no :   不屈 服。桡 , 里是 屈服 、 却之意 。 这 退

⑩暴 : 扰乱、 损害。   ⑥慊 (i)满足。 q# :   ⑩ 闵:  悯, 同 , . 担心。 比虑、

④ 汗( ) wa: 低下。阿( :   6 偏袒。 )

⑨ 垤( 1 : d ) 小土堆 。

② 行潦( o : I )小水流。 6

【 赏析 】

本 文 的 内容 有 三点 : 述 自我  论 道德修养的功夫 、知言” 重要 I “ 的 生

以及 对 孔 子 的颂 杨

第 一 是 要 做 到 “ 言 ”也 就 是 在 认  知 .

识 上对 各 种 错 误 言论 进 行 分 析 和批  判 . 明 其所 犯 的 是 何种 错 误 . 辨 以及  这种 错 误 是从 何 而来 的  其 次 就 是 要 做 到 “ 养 浩 然 之  善

萌 生  因此 . 在 平 常 的伦 理 生 活  要

之 中 事 事 遵 循 “ 路 ” 日积 月 累 . 义 .   这 样 才 能够 逐 渐 达 到 . 果 急 功 近  如 利 . 苗助 长 . 么“ 徒 无益 , 揠 那 非 而

孟 子 认 为 . 的 勇 气 来 自于 道  人 义  在 道 义 的感 召 下 . 才 能 勇 往  人 直前 , 不 顾 身 .同 时 , 子 还 提 出  奋 . 孟 了 “ 吾 浩 然 之气 ” 修 养 方 法  浩  养 的 然之 气 “ 大 至 刚 以 直 ” “ 于 天  至 .塞 地之 间 ” .它 之 所 以 能 如 此 宏 大 刚  健 而 正 直

. 因 为 它 是 由正 义 的 积  是 累 而 产 生 的 ( 集 义 ”  如 果 没 有  “ ) 道 义 的配 合 . 它就 会 气 馁 了   文 章 一 开始 .孟 子与 弟 子 公孙  丑 就 如 何做 到 “ 动 心 ” 开 了 全 面  不 展 的讨 论  孟 子 指 出 了个 人 意 志 的锻  炼 .以期 达 到 对 礼义 道 德 在 选 择上

又 害 之 。” 然 之 气 与仁 、 、 、 浩 义 礼 智  为 主 的善 之 本 性 相 辅 相 成 . 然 之  浩 气 这 种 精 神 状 态 蓬 勃 彰 显 . 的善  人 性 就 能 得 到 体 现 和 升 华 . 善 性 为  以 指 向培 养 浩 然 之 气 . 人 便 得 以感  个

受 其 顶 天 立 地 的 精 神 体 验 . 安 于  便 “ 下之广居” —仁 了 天 —   全 文 气 势 充 沛 .感 情 强 烈 . 笔  带锋芒 , 于鼓动性 , 纵横家 、 富 有 雄  辩 家 的 气 概  同 时 . 善用 譬 喻 陈 说  事 理 、 论 是 非  如 以 “ 苗 助 长 ” 辩 揠   为 喻 . 能 吸 引 人 们 的 注 意 . 能  既 又 加 强说 服力

气 ” 浩 然 之 气 .至 大 至 刚 以 直 ”    “ 。 不 是 一 般 所 谓 “ 气 ” 血 气 ” 而 是  精 “ . 充 满 正 义 .充 满 仁 义 道 德 的 正 气 、   骨 气  不 是 属 于 医 学 的 生 理 的 范

畴 . 是属 于 人 文 的精 神 范 畴  这  而 种气 . 刚 而气 壮 山 河 . 贯 长 虹 . 阳 气   气 冲霄 汉 。   至于如何培养这个 浩然之气 .   孟 子 也 做 了具 体 的论 述  他 认 为 .   培养 浩 然 之 气 . 一 种 道 义 与 气 相  是 结 合 的 积 累 渐 进 的过 程 。 既不 能 放

任 自流 . 不 能 操 之 过 急 . 有 依  也 唯 照 道 德 修 养 的 方 法 才 能 得 以 滋 养

的高 度 自觉 性 而 要 做 到“ 动 心 ” 不 .

【 习】 练   1对 下列 句子 中加 点 词 语 的解 释 . 正确 的一 项 是 . 不 A 视 刺 万 乘 之 君 . 刺 褐 夫  . 若 B_0 于 天地 之 间  贝塞 C今 日病 矣 . 助 苗 长 矣  . 予 D} .于不 至 阿 其 所 好

(   )   刺 : 杀  刺 塞 : 满  充 病 : 病  生 阿 : 祖  偏 )

2 列 各 组 句 子 , 点词 的 意义 和用 法 不 相 同 的 一 项 是 ( . 下 加

A① 夫 子 加 齐 之 卿 相 . 行 道 焉  . 得 ⑦ 至 丹 以荆 卿 为计 . 速 祸焉  始 B① 若 是 . 夫 子 过孟 贲 远 矣  . 则 ⑦ 若 无 罪 而就 死 地  C① 其 子 趋 而 往 视 之 , 则 槁 矣  . 苗 ② 于其 身也 , 耻 师 焉  则 D① 乃所 愿 . . 则学孔子也  ②道 之所存 . 师之所存也  3以下 六 句 话 分 别 编 为 四 组 , 都 属 于 孟 子 所 提 出 的 “ 然 之 气 ” . 全 浩 的一

组 是 (   )

①是气也 , 而反 动其心  ② 持其志 , 无暴其气  ③塞于天地之间  ④其为气也 , 大至 刚以直  ⑤ 气 , 至 体之充也  ⑥ 其为气也 , 配义与道  A①②④  . B②③④  . c②③ ⑤  . D③④⑥  .

4下 列 对 原 文 有 关 内 容分 析 和概 括 . 正 确 的一 项 是 ( . 不   )

A 孟 子认 为 要 做 到 内心 毫 不 动 摇 的诀 窍 就 是 要 培养 胸 中 之气 . 列 举 了北 宫 黝 和盂 施 舍 两 个 人 的例 子来 表  . 并

明一 个 人 要 谨 守 无 所 畏 惧 的 勇气  B 孟 子 还 谈 到 人 的 意志 与勇 气 的关 系 , 认 为 , 想 意 志是 勇气 的统 帅 . 个人 的思 想 意 志 到 了哪 里 . 的 勇 . 他 思 一 他   气 也 随之 出现 在 哪 里  C 文 中孟 子运 用 “ 苗 助 长 ” 个 寓 言 . 要 是 来 说 明 培 养 浩 然 之 气 不 要 故 意 做 作 . 定 要 合 乎 它 的 成 长 规  . 揠 这 主 一

律 , 不然 . 然 之 气 就 会 消失  要 浩 D 孟 子 提 倡 浩 然之 气 和 大 丈 夫 气 概 . . 而浩 然 之气 是 由 平 时 积 累 而 产 生 的 . 个 人 只 要 做 事 情 合 乎 道 义 , 且  一 并

问心 无 愧 . 可 以养 成 这 种 气 的 。 就   5把 下 列 句 子 翻译 成 现 代 汉 语  . ( ) 施 舍 之 守 气 . 不 如 曾子 之 守 约 也  1盂 又 () 问其所以异? 2敢   ( 自生 民以 来 . 有 盛 于 孔 子 也  3) 未

【 案】 答

1C( : 惫 ) . 病 疲

2B( . ①动词 ,像”② 指示代词 ,这样” “ ; “ 。A项均为句末语气助词 , 了, ; “ 啊”c项均为连词 , 表转折 ,却” D项  “ ;

均 为 助词 。 在 动 词 前 面 , 成 名 词 性 的 “ ” 结构 ) 放 组 所 字

3D( . ①②⑤不属于 “ 浩然之气”  )

4C “ 不 然 , 然 之 气 就 会 消 失 ” , 根 本 就 不 会 产 生 “ 然 之 气 ”  .(要 浩 错 是 浩 ) 5 ( ) 施 舍 所 守 住 的无 所 畏 惧 的 勇 气 , 不 如 曾子 内心 所 守住 的正 义 。 2 请 问他 们 的不 同在 什 么 地 方 ? 3  .1 孟 又 () () 自从 有 人 类 社 会 以来 . 还没 有 哪 一 个 能 像 孔 子 那 样 伟 大 的

范文七:景公问于晏子曰

景公问于晏子曰:“治国何患?”晏子对曰:“患夫社鼠。”公曰:“何谓也?”对曰:“夫社,束木而涂之,鼠因往托焉。熏之则恐烧其木,灌之则恐败其涂,此鼠所以不可得杀者,以社故也。夫国亦有焉,人主左右是也。内则蔽善恶于君上,外则卖权重于百姓,不诛之则为乱,诛之则为人主所案据,腹而有之。此亦国之社鼠也。”

1、治国之患 患(忧患)

2、不诛之则为乱 乱(混乱)

3、诛之则为人主所案据 诛(诛杀)

4、以社故也 故(缘故)

于”字的用法和解释:

1、景公问于晏子曰(介词,向) 2、内则蔽善恶于君上(介词,对)

词类活用:

内则蔽善恶于君上,外则卖权重于百姓 (“善恶”是形容词作名词,善事恶事,也就是所有的事情。)

(“卖权”是动词作名词,卖弄权利,指压迫百姓。)

齐景公有一回请教晏子说:“治理国家忧患的是什么呢?”晏子回答道:“忧患社鼠。”景公听了不明白,于是又问:“这是怎么说?”

晏子回答道:“土地庙,是用木材建造再加以粉刷而成,于是老鼠认为有隙可乘,便托身于其中。如果用火熏它,怕会烧掉木材;引水注灌,又怕会弄坏墙壁。如此,老鼠不可得而消灭是因为土地庙的关系。

“一国之内,也有这样的社鼠,便是人主左右的近侍。他们对内蒙蔽善恶,淆乱君上视听,对外又卖弄权术,鱼肉乡里百姓。不消灭他,怕他违法乱纪;要消灭他,他却又被人主所钟爱、庇护。这也可以说是国家的社鼠啊!

孔子有明训:“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直,指正直善良的朋友,这种朋友刚正坦荡,能坚持真理;友谅,是指诚实信用的朋友,这种朋友心地宽广,真诚待人;友多闻,指学识渊博的朋友,这种朋友聪明智慧,有真才实学。与这三种朋友相交,不但能避免我们犯下许多过错,也能提携我们提升道德修养,与圣贤之道更加接近。

而“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友便辟,指谄媚逢迎的朋友;友善柔,指狡诈虚伪的朋友;友便佞,指花言巧语的朋友。与这三种人相交,便很容易误入歧途,甚至被陷害、伤害,有损于我们的道德修养,亦有损于人生的发展,值得我们警惕。

范文八:景公问太卜曰

景公问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对曰:“臣能动地。”公召晏子而告之,曰:“寡人问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对曰:„能动地。‟地可动乎?”晏子默然不对,出,见太卜曰:“昔吾见钩星在四心之间,地其动乎?”太卜曰:“然。”晏子曰:“吾言之,恐子之死也;默然不对,恐君之惶也。子言,君臣俱得焉。忠于君者,岂必伤人哉!”晏子出,太卜走入见公,曰:“臣非能动地,地固将动也。”陈子阳闻之,曰:“晏子默而不对者,不欲太卜之死也;往见太卜者,恐君之惶也。晏子,仁人也。可谓忠上而惠下也。”

译文

景公问太卜说:“你的道能做什么啊?”回答说:“我能动地。”景公召来晏子,告诉了他这件事,说:“寡人问太卜说:„你的道能做什么?‟他回答说:„能动地。‟地可以动吗?”晏子沉默没有回答,出来,见到太卜说:“从前我见到钩星在四心之间,地动了吗??”太卜说:“对。”晏子说:“如果我这样说了,恐怕你将死了;沉默不说,恐怕君主胡乱猜疑。你去说,君臣都好啊。忠心于君主的人,难道就必须伤害别人吗!”晏子走了,太卜走进去见景公,说:“不是我能动地,而是地本来就要动啊。”陈子阳听说这件事,说:“晏子沉默不回答的原因,是不想太卜死啊;去见太卜的原因,是怕君主胡乱猜疑啊。晏子是仁义的人啊。可以说是忠心于君上也对手下的人有好处啊。“

范文九:桓公问治民于管子①。管子对曰:“凡牧民者,必知其疾,而忧之以...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

桓公问治民于管子①。管子对曰:“凡牧民者,必知其疾,而忧之以德,勿惧以罪,勿止以力。慎此四者,足以治民也。”桓公曰:“善,勿已,如是又何以行之?” 管仲对曰:“质信极忠,严以有礼,慎此四者,所以行之也。”桓公曰:“请闻其说。”管仲对曰:“信也者,民信之;忠也者,民怀之;严也者,民畏之;礼也者,民美之。语曰,泽命不渝,信也;非其所欲,勿施于人,仁也;坚中外正,严也;质信以让,礼也。”桓公曰:“善哉!

桓公又问曰:“寡人欲修政以干时②于天下,其可平?”管子对曰:“可。”公曰:“安始而可?”管子对曰:“始于爱民。”公曰:“爱民之道奈何?”管子对曰:“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使相连以事,相及以禄,则民相亲矣。放旧罪,修旧宗,立无后,则民殖矣。省刑罚,薄赋敛,则民富矣。乡建贤士,使教于国,则民有礼矣。出令不改,则民正矣。此爱民之道也。”

桓公在位,管仲、隰朋见。立有间,有二鸿飞而过之。桓公叹曰:“仲父,今彼鸿鹄有时而南,有时而北,有时而往,有时而来,四方无远,所欲至而至焉,非唯有羽翼之故,是以能通其意于天下乎?”管仲、隰朋不对。桓公曰:“二子何故不对?”管子对曰:“君有霸王之心,而夷吾非霸王之臣也,是以不敢对。”桓公曰:“仲父胡为然?盍不当言,寡人其有乡乎?寡人之有仲父也,犹飞鸿之有羽翼也,若济大水有舟楫也,仲父不一言教寡人,寡人之有耳将安闻道而得度哉?”管子对曰:“君若将欲霸王举大事乎?则必从其本事矣。”桓公变躬迁席,拱手而问曰:“敢问何谓其本?”管子对曰:“齐国百姓,公之本也。人甚忧饥,而税敛重;人甚惧死,而刑政险;人甚伤劳,而上举事不时。公轻其税敛则人不忧饥;缓其刑政则人不惧死;举事以时,则人不伤劳。”桓公曰:“寡人闻仲父之言此三者,闻命矣,不敢擅也,将荐之先君。”于是令百官有司,削方墨笔。明日,皆朝于太庙之门朝,定令于百吏。使税者百一钟,孤幼不刑,泽梁时纵,关讥而不征,市书而不赋,近者未之以忠信,远者未之以礼义。行此数年,而民归之如流水。

(节选自《管子》,《四部丛刊》本,有删改)

【注】①管子:名仲,字夷吾,齐国国相。②干时:谋求定时会盟诸侯。

1.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勿已。如是,又何以行之             已:停止

B.泽命不渝,信也                     渝:坚持

C.公修公族,家修家族                 修:治理

D.若济大水有舟楫也                   济:渡过

2.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是以能通其意于天下乎               故燕王欲结于君

B.拱手而问曰                         朝济而夕设版焉

C.缓其刑政则人不惧死                 三人行则必有我师

D.寡人闻仲父之言此三者               此亡秦之续耳

3.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部直接体现以民为本思想的一组是

①必知其疾,而忧之以德   ②人甚忧饥而税敛重,人甚惧死而刑政险

③省刑罚,薄赋敛        ④皆朝于太庙之门,朝定令于百吏

⑤齐国百姓,公之本也    ⑥近者示之以忠信,远者示之以礼义

A.①③⑤                                  B.①④⑥

C.②③⑤                                 D.②④⑤

4.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解析,下列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信”“仁”“严”“礼”是为政的重要原则,也就是国君要对百姓讲究信用,施行仁爱,严肃法纪,提倡礼仪。

B.齐桓公想通过修明政事,提高齐国的政治地位,达到会盟诸侯的目的,因此他希望得到管仲的认可和辅佐。

C.对于桓公称霸天下的想法,管仲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并表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张。

D.齐桓公有抱负,能纳谏,接受了管仲的民本思想,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得到了四方百姓的拥护。

5.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加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勿惧以罪,勿止以力。

(2)出令不改,则民正矣。”

(3)君若将欲霸王、举大事乎?则必从其本事矣。

阅读答案:

【答案】

1.B

2.C

3.A

4.C

5.参照译文

【解析】参考译文:桓公问管仲如何治理百姓,管仲回答说:“凡治理人民,一必须知其疾苦,二是要厚施德惠,三是不用刑罚恐吓,四是不用强力禁制。注意这四点,就可以治理好了。”桓公说:“我知道这四条很好,但是人民少,该怎么办呢?”管仲回答说:“人民少,并不可怕。从前天子立在中央,地方千里,只要具备上述四条,怎么怕人民少呢?治理人民,不知其疾苦则人民憎恨,不厚施德惠则人民多怨,用刑罚恐吓则人民多行欺诈,用强力禁制则是去者不肯再回,来者也裹足不前了。所以,圣王治理人民,不在乎人口的多少。”桓公说:“好,既然如此,又该怎样具体实行呢?”管仲回答说:“诚信而极仁,严肃而有礼,认真注意这四者,就可以实行。”桓公说:“请详细加以说明。”管仲回答说:“守信用,人民就相信;行仁政,人民就怀德;严肃,人民就敬畏;有礼,人民就赞美。常语说,舍掉性命而不肯食言,就是信;非其所欲不强加于人,就是仁;内心坚定而仪表端正,就是严;诚信而谦让,就是礼。”桓公说:“好呵!

桓公又问说:“我想修明政事以行时于天下,可以做到么?”管子回答说:“可以。”桓公说:“从哪里做起呢?”管子回答说:“从爱民做起。”桓公说:“爱民之道如何?”管子回答说:“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使他们事业互相关系,俸禄互相补助,人民就相亲了。宽放旧罪,救助旧宗,为无后者立嗣,人口就增殖了。减少刑罚,薄收赋税,

人民就富裕了。各乡选用贤土,使之施教于国,人民就有礼了。出令不改,人民就务正了。这些就是爱民之道。”桓公说:“人民富裕而又团结了,该如何使用他们呢?”

管子说:“开发财源提倡百工,以保障人们的需用;贡献才力而尊崇贤士,以奖励人们求知;施刑罚不要苛刻,以有利于百姓。实行这些措施没有私心,就能够团结众人;说话一定算数,法令就不会失灵。这就是役使人民的办法。”

桓公坐在位置上,管仲、隰朋进见。站了一会儿,有两只鸿雁飞过。桓公叹息说:“仲父,那些鸿雁时而南飞,时而北飞,时而去,时而来,不论四方多远,愿到哪里就到哪里,是不是因为有两只羽翼,所以才能把它们的意向通达于天下呢?”管仲和隰朋都没有回答。桓公说:“你们两位为什么都不回答?”管子回答说:“君上您有成就霸王之业的心愿,而我则不是成就霸王之业的大臣,所以不敢回答。”桓公说:“仲父何必这样,为什么不进直言,使我有个方向呢?我有仲父,就像飞鸿有羽翼,过河有船只一样,仲父不发一言教导我,我虽然有两只耳朵,又怎么听到治国之道和学得治国的法度呢?”管子回答说:“您要成就霸王之业兴举大事么?这就必须从它的根本事情做起。”桓公移动身体离开席位,拱手而发问说:“敢问什么是它的根本?”管子回答说:“齐国百姓,便是它的根本。百姓很怕饥饿,而当前收税很重;百姓很怕死罪,而当前刑政严酷;百姓很怕劳顿,而国家举事竟没有时间限定。您若能轻征赋税,百姓就不愁饥饿;宽缓刑政,百姓就不愁死罪;举事有时间限定,百姓就不愁劳顿了。”桓公说:“我听到仲父说的这三点,算是懂得了。我不敢私听这些话,要举荐给先君才行。”于是命令百官有司,削好木板并备好墨笔。第二天,全体都在太庙的门庭朝见,为百官确立了法令。使纳税者只出百分之一,孤幼不准处刑,水泽按时开放,关卡只查问而不征税,市场只书契而不深税,对近处示以忠信,对远处示以礼义。这样实行了几年,人民归附之众,竟好象流水一样。

范文十:桓公问治民于管子①。管子对曰:“凡牧民者,必知其疾,而忧之以...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小题。

桓公问治民于管子①。管子对曰:“凡牧民者,必知其疾,而忧之以德,勿惧以罪,勿止以力。慎此四者,足以治民也。”桓公曰:“善,勿已,如是又何以行之?”管仲对曰:“质信极仁,严以有礼,慎此四者,所以行之也。”桓公曰:“请闻其说。”管仲对曰:“信也者,民信之;仁也者,民怀之;严也者,民畏之;礼也者,民美之。语曰,泽命不渝,信也;非其所欲,勿施于人,仁也;坚中外正,严也;质信以让,礼也。”桓公曰:“善哉!”

桓公又问曰:“寡人欲修政以干时②于天下,其可平?”管子对曰:“可。”公曰:“安始而可?”管子对曰:“始于爱民。”公曰:“爱民之道奈何?”管子对曰:“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使相连以事,相及以禄,则民相亲矣。省刑罚,薄赋敛,则民富矣。乡建贤士,使教于国,则民有礼矣。出令不改,则民正矣。此爱民之道也。”

桓公在位,管仲、隰朋见。立有间,有二鸿飞而过之。桓公叹曰:“仲父,今彼鸿鹄,有时而南,有时而北,有时而往,有时而来,四方无远,所欲至而至焉,非唯有羽翼之故,是以能通其意于天下乎?”管仲、隰朋不对。桓公曰:“二子何故不对?”管子对曰:“君有霸王之心,而夷吾非霸王之臣也,是以不敢对。”桓公曰:“仲父胡为然?盍不当言,寡人其有乡乎?寡人之有仲父也,犹飞鸿之有羽翼也,若济大水有舟揖也,仲父不一言教寡人,寡人之有耳将安闻道而得度哉?”管子对曰:“君若将欲霸王举大事乎?则必从其本事矣。”桓公变躬迁席,拱手而问曰:“敢问何谓其本?”管子对曰:“齐国百姓,公之本也。人甚忧饥而税敛重;人甚惧死,而刑政险;人甚伤劳而上举事不时。公轻其税敛则人不忧饥;缓其刑政则人不惧死;举事以时则人不伤劳。”桓公曰:“寡人闻仲父之言此三者,闻命矣,不敢擅也,将荐之先君。”明曰,皆朝于太庙之门,朝定令于百吏。近者示之以忠信,远者示之以礼义。行此数年,而民归之如流水。(节选自《管子》,《四部丛刊》本,有删改)

【注】①管子:名仲,字夷吾,齐国国相。②干时:谋求定时会盟诸侯。

1.对下列句子中划线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泽命不渝,信也 渝:坚持

B.勿已,如是又何以行之已:停止

C.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修:治理

D.若济大水有舟楫也济:渡过

2.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部直接体现以民为本思想的一组是

①必知其疾,而忧之以德  ②人甚忧饥而税敛重,人甚惧死而刑政险     ③省刑罚.薄赋敛  ④皆朝于太庙之门,朝定令于百吏   ⑤齐国百姓,公之本也  ⑥近者示之以忠信,远者示之以礼义

A. ①③⑤

B. ①④⑥

C.②③⑥

D. ②④⑤

3.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解析,下列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信”“仁”“严”“礼”是为政的重要原则,也就是国君要对百姓讲究信用,施行仁爱,严肃法纪,提倡礼仪。

B.齐桓公想通过修明政事,提高齐国的政治地位,达到会盟诸侯的目的,因此他希望得到管仲的认可和辅佐。

C.齐桓公有抱负,能纳谏,接受了管仲的民本思想,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得到了四方百姓的拥护。

D.对于桓公称霸天下的想法,管仲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并表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张。

4.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①见犯乃死,重负国。(《苏武传》)(3分) 译文:

②勿惧以罪,勿止以力。(3分)译文:

③君若将欲霸王、举大事乎?则必从其本事矣。(4分)译文:

阅读答案:

【答案】

1.A

2.A

3.D

4.①被凌辱后才死,更加对不起国家。

②(治理百姓的人)不要用刑罚让百姓害怕,不要用强力让百姓止步不来(或“不要用刑罚恐吓百姓,不要用强力制止百姓”。)

③您想要称霸诸侯、成就一番大事吗?那么就一定要从它的根本(或“根本的事情”)做起。

【解析】

1.渝:改变

2.A.连词,就;B连词,表修饰;连词,表转折 C介词,到、在;介词,和D主谓间,取消句子独立性;结构助词,的

3.②是现实不以民为本的具体表现,④仅仅是叙事,没有体现民本思想

4.本题考查“理解并翻译文中的句子”考点,能力层次为D,侧重“鉴赏评价”能力的考核。

译文:

桓公问管仲如何治理百姓,管仲回答说:“凡治理人民,一必须知其疾苦,二是要厚施德惠,三是不用刑罚恐吓,四是不用强力禁制。注意这四点,就可以治理好了。”桓公说:“我知道这四条很好,但是人民少,该怎么办呢?”管仲回答说:“人民少,并不可怕。从前天子立在中央,地方千里,只要具备上述四条,怎么怕人民少呢?治理人民,不知其疾苦则人民憎恨,不厚施德惠则人民多怨,用刑罚恐吓则人民多行欺诈,用强力禁制则是去者不肯再回,来者也裹足不前了。所以,圣王治理人民,不在乎人口的多少。”桓公说:“好,既然如此,又该怎样具体实行呢?”管仲回答说:“诚信而极仁,严肃而有礼,认真注意这四者,就可以实行。”桓公说:“请详细加以说明。”管仲回答说:“守信用,人民就相信;行仁政,人民就怀德;严肃,人民就敬畏;有礼,人民就赞美。常语说,舍掉性命而不肯食言,就是信;非其所欲不强加于人,就是仁;内心坚定而仪表端正,就是严;诚信而谦让,就是礼。”桓公说:“好呵!

桓公又问说:“我想修明政事以行时于天下,可以做到么?”管子回答说:“可以。”桓公说:“从哪里做起呢?”管子回答说:“从爱民做起。”桓公说:“爱民之道如何?”管子回答说:“公修公族,家修家族,使他们事业互相关系,俸禄互相补助,人民就相亲了。宽放旧罪,救助旧宗,为无后者立嗣,人口就增殖了。减少刑罚,薄收赋税,人民就富裕了。各乡选用贤土,使之施教于国,人民就有礼了。出令不改,人民就务正了。这些就是爱民之道。”桓公说:“人民富裕而又团结了,该如何使用他们呢?”管子说:“开发财源提倡百工,以保障人们的需用;贡献才力而尊崇贤士,以奖励人们求知;施刑罚不要苛刻,以有利于百姓。实行这些措施没有私心,就能够团结众人;说话一定算数,法令就不会失灵。这就是役使人民的办法。 ”

桓公坐在位置上,管仲、隰朋进见。站了一会儿,有两只鸿雁飞过。桓公叹息说:“仲父,那些鸿雁时而南飞,时而北飞,时而去,时而来,不论四方多远,愿到哪里就到哪里,是不是因为有两只羽翼,所以才能把它们的意向通达于天下呢?”管仲和隰朋都没有回答。桓公说:“你们两位为什么都不回答?”管子回答说:“君上您有成就霸王之业的心愿,而我则不是成就霸王之业的大臣,所以不敢回答。”桓公说:“仲父何必这样,为什么不进直言,使我有个方向呢?我有仲父,就像飞鸿有羽翼,过河有船只一样,仲父不发一言教导我,我虽然有两只耳朵,又怎么听到治国之道和学得治国的法度呢?”管子回答说:“您要成就霸王之业兴举大事么?这就必须从它的根本事情做起。”桓公移动身体离开席位,拱手而发问说:“敢问什么是它的根本?”管子回答说:“齐国百姓,便是它的根本。百姓很怕饥饿,而当前收税很重;百姓很怕死罪,而当前刑政严酷;百姓很怕劳顿,而国家举事竟没有时间限定。您若能轻征赋税,百姓就不愁饥饿;宽缓刑政,百姓就不愁死罪;举事有时间限定,百姓就不愁劳顿了。”桓公说:“我听到仲父说的这三点,算是懂得了。我不敢私听这些话,要举荐给先君才行。”于是命令百官有司,削好木板并备好墨笔。第二天,全体都在太庙的门庭朝见,为百官确立了法令。使纳税者只出百分之一,孤幼不准处刑,水泽按时开放,关卡只查问而不征税,市场只书契而不深税,对近处示以忠信,对远处示以礼义。这样实行了几年,人民归附之众,竟好象流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