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范文精选】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范文大全】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专家解析】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优秀范文】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

范文一:哀公问於孔子曰

孔子家语名言

鲁哀公问孔子,如何用人。

孔子说:“不要用刚愎自用的人,不要用阿谀谄媚的人,不要用诋毁他人的人。”

鲁哀公说:“希望您能说得再详细一点。”孔子说:“刚愎自用的人,骄横跋扈;阿谀谄媚的人,巧言令色;诋毁他人的人,满口胡言。”

哀公问于孔子曰:「智者寿乎?仁者寿乎?」孔子对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己自取也。夫寝处不时,饮食不节,逸劳过度者,疾共杀之;居下位而上干其君,嗜欲无厌而求不止者,刑共杀之;以少犯众,以弱侮强,忿怒不类,动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此三者,死非命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将身有节,动静以义,喜怒以时,无害其性,虽得寿焉,不亦可乎?」

——《孔子家语·五仪解第七》

【白话易解】:有一次,哀公向孔夫子请教,问:「夫子,是聪明有才智的人比较长寿,还是心地仁慈、厚道的人比较长寿呢?」孔子回答道:「是这样的。人有三种死,并不是他寿命到了,而是自己折损掉的。比如起居没有定时,饮食没有节制,时常让身体过度疲劳或无限度地放逸。这些都是因自己不懂得爱惜身体,使身体受到损伤,这样,疾病就可以夺去他的性命。第二,居下位的人却无视君王,以下犯上;对于自己的嗜好欲望,不肯节制,贪求无厌。这样的人,刑罚也能夺去他的寿命。再者,人少却去冒犯人多的人;自己弱小,却还要去欺辱强大;忿怒时不懂得克制自己,意气用事;或者不自量力,不计后果地行动。这样,刀兵战事就可以让他夭折。像这三种情况:『病杀、刑杀、兵杀』,是死于非命,也是咎由自取的。而仁人廉士,他们行动有节,合乎道义,喜怒适时,立身行事有操守,懂得培养自己高尚的性情,这样他们得享长寿,不也是合乎道理的吗?」

范文二:公孙丑问曰

【 】  原— 文—

孟 子 日 :否 . 四十 不 动 心 。 ” “ 我

公孙丑 问 日

苗 者 也 。 非徒 无 益 . 又 害之  ” 而

“ 为知言7” 何

公 -、 问 日 : 夫子 加 齐之 卿 相 . 行 道 焉 . 由此  t丑 4 “ 得 虽 霸王 , 不异 矣 。如 此 , 动 心 否乎 ? ” 则

日 :若是 . 夫子 过 孟 贲 远 矣① ” “ 则

日: 是 不难 . 子 先 我 不 动心 ② ” “ 告

日 : 诚 辞 知 其 所 蔽@, 辞 知 其 所 陷 。 辞 知 其 所  “ 淫 邪 离 , 辞 知 其 所 穷 。 生 于其 心 , 于其 政 ; 于其 政 。 遁 害 发 害

于 其 事 。 圣人 复起 。 从 吾 言 矣  ” 必   “ 我 、 贡善 为说 辞@ 冉 牛、 宰 子 , 闵子、 渊善 言德  . 颜   孔 子 兼之 , ‘ 于辞 命 。 不 能 也 。’ 日:我 则 然则 夫 子 既 圣矣

乎?”

日: 不动 心 有道 乎 ?” “   日:有 。 “ 北宫 黝之 养 勇也③: 不肤 桡④, 目逃 : 以 不 思

豪挫 于人 , 若挞 之 于 市 朝 : 受于 褐 宽 博⑤. 不 受 于 不 亦   万 乘 之 君 ; 刺 万 乘 之 君 如 刺 褐 夫 ; 严 诸 侯 ⑥, 声 视 无 恶   至, 必反 之 。 孟施 舍 之 所 养 勇也 ⑦ 日 :视 不 胜 犹 胜 也 : , ‘

“ ! 何 言 也 ?昔 者 子 贡 问 于孔 子 日 : 夫 子 圣矣  恶 是 ‘ 乎 ?’ 子 日 :圣 则吾 不 能 , 学不 厌 而 教 不倦 也  ’ 孔 ‘ 我 子

贡 日 : 学不 厌 , 也 ; 不倦 , 也 。仁 且 智 , ‘ 智 教 仁 夫子 既 圣  矣  ’ 圣 . 子 不居  是 何 言 也 ? ” 夫 孔

量 敌 而后 进 , 虑胜 而后 会 . 畏 三 军 者也  舍 岂能 为 必  是

胜 哉 ? 无惧 而 已矣 。 孟 施舍 似 曾子 , 宫黝 似 子 夏⑧ 能 ’ 北   夫 二子 之 勇 . 未知 其 孰 贤 . 而 孟施 舍 守 约也  昔 者 曾 然   子谓 子 襄 日⑨: 子好 勇乎 ? 吾 尝 闻 大 勇 于 夫 子 矣 : 反  ‘ 自

而不缩, 虽褐 宽博 , 不 惴 焉 ; 吾 自反 而 缩 , 千 万 人 , 虽 吾  往 矣 。 ’ 施 舍 之 守 气 . 不如 曾子 之 守 约也  ” 孟 又   日 :敢 问 夫 子之 不动 心 与 告 子 之 不 动 心 .可得 闻  “

与7 ”

“ 者 窃 闻之 : 夏 、 游 、 张 皆 有 圣 人 之 一 体 . 昔 子 子 子

冉牛 、 闵子 、 渊则 具 体 而 微 . 问所 安@ ” 颜 敢 。

日 :姑 舍 是 。 ” “

日: 白夷 、 尹何 如@ ”   伊 ?   日: 不 同道 。 其 君 不 事 , 其 民 不使 : 则进 , “ 非 非 治 乱  则 退 , 夷 也 。何 事非 君 ?何 使 非 民 ?治 亦进 。 亦进 。 伯 乱

伊 尹 也 。可 以仕 则仕 , 以止 则 止 , 以久 则 久 。 以

速  可 可 可

“ 子 日 : 不得 于 言 , 告 ‘ 勿求 于 心 ; 得 于心 。 求 于 不 勿   气。’ 得于心, 不 勿求 于气 , ; 可 不得 于 言 , 勿求 于 心 , 不  可 。 志 , 之 帅 也 ; , 之 充 也 。 志 至 焉 ⑩, 次 焉 。 夫 气 气 体 夫 气   故 曰 : 其 志 . 暴 其 气@   持 无 。” “ 日 ‘ 至 焉 , 次 焉 ’ 又 日 ‘ 其 志 . 暴 其  既 志 气 . 持 无

气 ’何 也 ? ” .

则速 , 子 也 。 皆 古 圣人 也 , 未 能 有行 焉 : 所 愿 .   孔 吾 乃 则 学孔 子也 。”

“ 夷 、 尹 于 孔子 , 伯 伊 若是 班 乎 ? ”

日 : 志 壹则 动 气 , 壹则 动 志 也 。 今 夫 蹶 者 趋 者 . “ 气

是 气 也 . 反 动 其 心  ” 而

日 : 否 ! 自有 生 民 以来 , “ 未有 孔 子 也 。 ”   日 :然 则 有 同 与 ?” “   日 :有 。 得 百 里 之 地 而 君 之 。 “ 皆能 以朝 诸 侯 . 天  有

下 ; 一 不 义 、 一 不 辜 , 得 天 下 , 不 为 也 。 是 则  行 杀 而 皆

同 。”

“ 问夫子 恶乎 长 ? ” 敢   日 : 我 知 言 。 善 养 吾浩 然之 气 。 ” “ 我

“ 问何 为 浩然 之 气 7” 敢

日 : 敢 问其 所 以异 ? ” “

日 :难 言 也 。 为 气也 , 大至 刚 以 直 , 而 无 害 . “ 其 至 养

则 塞 于 天 地 之 间 。其 为 气 也 , 义 与 道 ; 是 , 也 。是  配 无 馁

日 :宰 我 、 贡 、 若 @ 智 足 以知 圣人 . 不 至 阿  “ 子 有 。 汗 其 所 - )宰 我 曰: 以 予观 夫 子 , 4 。 , 4 ‘ 贤于 尧 、 舜远 矣 。 子 贡  ’

日 : 见其 礼 而 知 其 政 , 其 乐 而知 其德 , ‘ 闻 由百 世 之 后 .

集 义 所 生 者 。 义 袭 而取 之 也 。 行 有 不 慊 于 心@. 馁  非 则 矣 。我 故 日 , 子 未 尝知 义 , 告 以其 外之 也 。必 有 事 焉 .   而 勿正 , 勿 忘 , 助长 也 。 若 宋人 然 心 勿 无  宋人 有 闵其 苗 之  不 长 而揠 之 者 , 芒 然 归 , 其人 日 : 今 日病 矣@! 助  芒 谓 ‘ 予

苗 长 矣 ! 其 子 趋 而 往 视 之 , 则 槁 矣 。 下 之 不 助 苗 长  ’ 苗 天

等百世之王, 之能违也 , 莫 自生 民 以 来 。 有 夫子 也 。 ’ 未

有 若 日 : 岂为 民哉 ?麒 麟 之 于走 兽 , 凰 之 于 飞 鸟 . ‘ 凤 太  山之 于 丘 垤@ 河 海之 于行 潦@, , 类也 。 圣人 之 于 民 。 亦类  也 。 出乎 其 类 , 乎 其 萃 。 拔 自生 民 以 来 , 有 盛 于 孔 子  未

也。 ” ’

( 自《 子 ・ 孙 丑 上 》  选 孟 公 )

者 寡矣 。 以为 无 益 而舍 之 者 , 耘 苗 者也 ; 不 助之 长者 , 揠

【 注释】   ① 孟贲 (O ) 卫国人

, bn: 当时著

名 的 勇 士

(  褐 (6 宽 博 : 穿 粗 布 制 的 h) 指

宽大 衣 服 的人 , 指卑 贱 之 人 。 褐 . 实

( (i : 颇 , 正 。蔽 : 蔽   谀 b)偏 不 蒙

⑩ 宰我、子贡:孔 子的学生宰

予, 木赐。 端

指 粗 布 或 粗布 衣 , 最早 指 用 葛 、 毛  兽

制 成 的粗 衣 . 通 常指 大 麻 、 毛 的 后 兽   粗 加 工 品 . 时 贫 贱人 穿 古

( 子 :战 国时 期 的 思想 家 曾  告   学干 墨子 。 平 事 迹不 详 。 曾 与墨 生 他   子 辩 论政 治 问题 .与 孟 子辩 论 人 性

问题 。 墨 子 ・ 孟篇 》 孟 子》 《 公 和《 中的

《 公孙 丑 》 告 子》 篇保 存 了他 的某  《 等

些言 论 片 断

⑥ 严: 畏惧。 惮,   ⑦ 施舍 : 人名。传说是一勇士。   ⑧ 子夏: 孔子的弟子  商。

( 襄:  子 曾子 ( 曾参 ) 学 生 。 的

(  至 : 密 、 到 。 周 周

⑩冉牛、 闵子、 颜渊: 孔子的学生。   ⑥子游、 张: 子 孔子 的学生。   ⑩ 伯夷 :殷朝末年殷诸侯国孤

竹 君 的儿 子 。 伊 尹 : 汤 的相 。 佐  商 辅

商汤 灭 夏 , 立 了商 王 朝 。 建

⑩有若: 孔子晚年弟子, 亦称有

子。

⑧ 北宫黝 : 国人 , 齐 传说是一名

刺客。

( 肤 桡 (O )肌肤 被 刺 破 而  不 no :   不屈 服。桡 , 里是 屈服 、 却之意 。 这 退

⑩暴 : 扰乱、 损害。   ⑥慊 (i)满足。 q# :   ⑩ 闵:  悯, 同 , . 担心。 比虑、

④ 汗( ) wa: 低下。阿( :   6 偏袒。 )

⑨ 垤( 1 : d ) 小土堆 。

② 行潦( o : I )小水流。 6

【 赏析 】

本 文 的 内容 有 三点 : 述 自我  论 道德修养的功夫 、知言” 重要 I “ 的 生

以及 对 孔 子 的颂 杨

第 一 是 要 做 到 “ 言 ”也 就 是 在 认  知 .

识 上对 各 种 错 误 言论 进 行 分 析 和批  判 . 明 其所 犯 的 是 何种 错 误 . 辨 以及  这种 错 误 是从 何 而来 的  其 次 就 是 要 做 到 “ 养 浩 然 之  善

萌 生  因此 . 在 平 常 的伦 理 生 活  要

之 中 事 事 遵 循 “ 路 ” 日积 月 累 . 义 .   这 样 才 能够 逐 渐 达 到 . 果 急 功 近  如 利 . 苗助 长 . 么“ 徒 无益 , 揠 那 非 而

孟 子 认 为 . 的 勇 气 来 自于 道  人 义  在 道 义 的感 召 下 . 才 能 勇 往  人 直前 , 不 顾 身 .同 时 , 子 还 提 出  奋 . 孟 了 “ 吾 浩 然 之气 ” 修 养 方 法  浩  养 的 然之 气 “ 大 至 刚 以 直 ” “ 于 天  至 .塞 地之 间 ” .它 之 所 以 能 如 此 宏 大 刚  健 而 正 直

. 因 为 它 是 由正 义 的 积  是 累 而 产 生 的 ( 集 义 ”  如 果 没 有  “ ) 道 义 的配 合 . 它就 会 气 馁 了   文 章 一 开始 .孟 子与 弟 子 公孙  丑 就 如 何做 到 “ 动 心 ” 开 了 全 面  不 展 的讨 论  孟 子 指 出 了个 人 意 志 的锻  炼 .以期 达 到 对 礼义 道 德 在 选 择上

又 害 之 。” 然 之 气 与仁 、 、 、 浩 义 礼 智  为 主 的善 之 本 性 相 辅 相 成 . 然 之  浩 气 这 种 精 神 状 态 蓬 勃 彰 显 . 的善  人 性 就 能 得 到 体 现 和 升 华 . 善 性 为  以 指 向培 养 浩 然 之 气 . 人 便 得 以感  个

受 其 顶 天 立 地 的 精 神 体 验 . 安 于  便 “ 下之广居” —仁 了 天 —   全 文 气 势 充 沛 .感 情 强 烈 . 笔  带锋芒 , 于鼓动性 , 纵横家 、 富 有 雄  辩 家 的 气 概  同 时 . 善用 譬 喻 陈 说  事 理 、 论 是 非  如 以 “ 苗 助 长 ” 辩 揠   为 喻 . 能 吸 引 人 们 的 注 意 . 能  既 又 加 强说 服力

气 ” 浩 然 之 气 .至 大 至 刚 以 直 ”    “ 。 不 是 一 般 所 谓 “ 气 ” 血 气 ” 而 是  精 “ . 充 满 正 义 .充 满 仁 义 道 德 的 正 气 、   骨 气  不 是 属 于 医 学 的 生 理 的 范

畴 . 是属 于 人 文 的精 神 范 畴  这  而 种气 . 刚 而气 壮 山 河 . 贯 长 虹 . 阳 气   气 冲霄 汉 。   至于如何培养这个 浩然之气 .   孟 子 也 做 了具 体 的论 述  他 认 为 .   培养 浩 然 之 气 . 一 种 道 义 与 气 相  是 结 合 的 积 累 渐 进 的过 程 。 既不 能 放

任 自流 . 不 能 操 之 过 急 . 有 依  也 唯 照 道 德 修 养 的 方 法 才 能 得 以 滋 养

的高 度 自觉 性 而 要 做 到“ 动 心 ” 不 .

【 习】 练   1对 下列 句子 中加 点 词 语 的解 释 . 正确 的一 项 是 . 不 A 视 刺 万 乘 之 君 . 刺 褐 夫  . 若 B_0 于 天地 之 间  贝塞 C今 日病 矣 . 助 苗 长 矣  . 予 D} .于不 至 阿 其 所 好

(   )   刺 : 杀  刺 塞 : 满  充 病 : 病  生 阿 : 祖  偏 )

2 列 各 组 句 子 , 点词 的 意义 和用 法 不 相 同 的 一 项 是 ( . 下 加

A① 夫 子 加 齐 之 卿 相 . 行 道 焉  . 得 ⑦ 至 丹 以荆 卿 为计 . 速 祸焉  始 B① 若 是 . 夫 子 过孟 贲 远 矣  . 则 ⑦ 若 无 罪 而就 死 地  C① 其 子 趋 而 往 视 之 , 则 槁 矣  . 苗 ② 于其 身也 , 耻 师 焉  则 D① 乃所 愿 . . 则学孔子也  ②道 之所存 . 师之所存也  3以下 六 句 话 分 别 编 为 四 组 , 都 属 于 孟 子 所 提 出 的 “ 然 之 气 ” . 全 浩 的一

组 是 (   )

①是气也 , 而反 动其心  ② 持其志 , 无暴其气  ③塞于天地之间  ④其为气也 , 大至 刚以直  ⑤ 气 , 至 体之充也  ⑥ 其为气也 , 配义与道  A①②④  . B②③④  . c②③ ⑤  . D③④⑥  .

4下 列 对 原 文 有 关 内 容分 析 和概 括 . 正 确 的一 项 是 ( . 不   )

A 孟 子认 为 要 做 到 内心 毫 不 动 摇 的诀 窍 就 是 要 培养 胸 中 之气 . 列 举 了北 宫 黝 和盂 施 舍 两 个 人 的例 子来 表  . 并

明一 个 人 要 谨 守 无 所 畏 惧 的 勇气  B 孟 子 还 谈 到 人 的 意志 与勇 气 的关 系 , 认 为 , 想 意 志是 勇气 的统 帅 . 个人 的思 想 意 志 到 了哪 里 . 的 勇 . 他 思 一 他   气 也 随之 出现 在 哪 里  C 文 中孟 子运 用 “ 苗 助 长 ” 个 寓 言 . 要 是 来 说 明 培 养 浩 然 之 气 不 要 故 意 做 作 . 定 要 合 乎 它 的 成 长 规  . 揠 这 主 一

律 , 不然 . 然 之 气 就 会 消失  要 浩 D 孟 子 提 倡 浩 然之 气 和 大 丈 夫 气 概 . . 而浩 然 之气 是 由 平 时 积 累 而 产 生 的 . 个 人 只 要 做 事 情 合 乎 道 义 , 且  一 并

问心 无 愧 . 可 以养 成 这 种 气 的 。 就   5把 下 列 句 子 翻译 成 现 代 汉 语  . ( ) 施 舍 之 守 气 . 不 如 曾子 之 守 约 也  1盂 又 () 问其所以异? 2敢   ( 自生 民以 来 . 有 盛 于 孔 子 也  3) 未

【 案】 答

1C( : 惫 ) . 病 疲

2B( . ①动词 ,像”② 指示代词 ,这样” “ ; “ 。A项均为句末语气助词 , 了, ; “ 啊”c项均为连词 , 表转折 ,却” D项  “ ;

均 为 助词 。 在 动 词 前 面 , 成 名 词 性 的 “ ” 结构 ) 放 组 所 字

3D( . ①②⑤不属于 “ 浩然之气”  )

4C “ 不 然 , 然 之 气 就 会 消 失 ” , 根 本 就 不 会 产 生 “ 然 之 气 ”  .(要 浩 错 是 浩 ) 5 ( ) 施 舍 所 守 住 的无 所 畏 惧 的 勇 气 , 不 如 曾子 内心 所 守住 的正 义 。 2 请 问他 们 的不 同在 什 么 地 方 ? 3  .1 孟 又 () () 自从 有 人 类 社 会 以来 . 还没 有 哪 一 个 能 像 孔 子 那 样 伟 大 的

范文三:公孙丑问曰

公孙丑问曰:“夫子加齐之卿相,得行道焉。虽由此霸王,不异矣。如此,则动心否乎?”   孟子曰:“否,我四十不动心。”   曰:“若是,则夫子过盂贲远矣。”   曰:“是不难,告子先我不动心。”   曰:“不动心有道乎?”   曰:“有。北宫黝之养勇也:不肤桡,不目逃;思以一豪挫于人,若挞之于市朝;不受于褐宽博,亦不受于万乘之君;视刺万乘之君如刺褐夫;无严诸侯,恶声至,必反之。孟施舍之所养勇也,曰:‘视不胜犹胜也;量敌而后进,虑胜而后会,是畏三军者也。舍岂能为必胜哉7能无惧而已矣。’孟施舍似曾子,北宫黝似子夏。夫二子之勇,未知其孰贤,然而孟施舍守约也。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孟施舍之守气,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   曰:“敢问夫子之不动心与告子之不动心,可得闻与?”   “告子曰:‘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得于心,勿求于气。’不得于心,勿泉于气,可;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可。夫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夫志至焉,气次焉。故日:持其志,无暴其气。”   “既曰‘志至焉,气次焉’,又曰‘持其志,无暴其气’。何也?”   曰:“志壹则动气,气壹则动志也。夸夫蹶者趋者,爰气也,而反动其心。”   “敢问夫子恶乎长?”   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敢问何为浩然之气?”   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无若宋人然。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稿矣。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叫可为知言?”   曰:“�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生于其心,害于其政;发于其政,害于其事。圣人复起,必从吾言矣。”   “宰我、子贡善为说辞,冉牛、闵子、颜渊善言德行,孔子兼之,曰:‘我于辞命,则不能也。’然则夫子既圣矣乎’”   “恶!是何言也?昔者子贡问于孔子曰:‘夫子圣矣乎?’孔子曰:‘圣则吾不能。我学不厌而教不倦也。’子贡曰:‘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既圣矣。’夫圣,孔子不居。是何言也?”。   “昔者窃闻之:子夏、子游、子张皆有圣人之一体,冉牛、闵子、颜渊则具体而微,敢问所安。”   曰:“姑舍是。”   曰:“伯夷、伊尹何如?”   曰:“不同遗。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伯夷也。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伊尹也。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皆古圣人也,吾未能有行焉;乃所愿,则学孔子也。”   叫自夷、伊尹于孔子,若是班乎?”   曰:“否!自有生民以来,未有孔子也。”   曰:“然则有同与?”   曰:“有。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是则同。”   曰:“敢问其所以异?”   曰:“宰我、子贡、有若,智足以知圣人。汗不至阿其所好。宰我曰:‘以予观夫子,贤于尧、舜远矣。’子贡日:‘见其礼而知其政,闻其乐而知其德,由百世之后,等百世之王,莫之能违也,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也。’有若曰:‘岂为民哉?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太山之于丘垤,河海之于行潦,类也。圣人之于民,亦类也。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选自《孟子・公孙丑上》)      【注释】   孟贲:卫国人,当时著名的勇士。   告子:战国时期的思想家曾学干墨子。生平事迹不详。他曾与墨子辩论政治问题,与孟子辩论人性问题。《墨子・公孟篇》和《孟子》中的《公孙丑》《告子》等篇保存了他的某些言论片断。   北官黝:齐国人,传说是一名刺客。   不肤桡:肌肤被刺破而不屈服。桡,这里是屈服、退却之意。   褐 宽博:指穿粗布制的宽大衣服的人,实指卑贱之人。褐,指粗布或粗布衣。最早指用葛、兽毛制成的粗衣,后通常指大麻、兽毛的粗加工品,古时贫贱人穿。   严:惮,畏惧。   施舍:人名。传说是一勇士。   子夏:孔子的弟子卜商。   子襄:曾子(曾参)的学生。   至:周密、周到。   暴:扰乱、损害。   慊:满足。   闵:同“悯”忧虑、担心。   �:偏颇,不正。蔽:蒙蔽   宰我、子贡:孔子的学生宰予,端木赐。   冉牛、闵子、颜渊:孔子的学生。   子游、子张:孔子的学生。   伯夷:殷朝末年殷诸侯国孤竹君的儿子。伊尹:商汤的相,辅佐商汤灭夏,建立了商王朝。   有若:孔子晚年弟子,亦称有子。   �:低下。阿:偏袒。   垤:小土堆。   行潦:小水流。   【赏析】   本文的内容有三点:论述自我道德修养的功夫、“知言”的重要性以及对孔子的颂杨。   孟子认为,人的勇气来自于道义。在道义的感召下,人才能勇往直前,奋不顾身。同时,孟子还提出了“养吾浩然之气”的修养方法。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以直”,“塞于天地之间”、它之所以能如此宏大刚健而正直,是因为它是由正义的积累而产生的(“集义”)。如果没有道义的配合,它就会气馁了。   文章一开始,孟子与弟子公孙丑就如何做到“动心”展开了全面的讨论。孟子指出了个人意志的锻炼,以期达到对礼义道德在选择上的高度自觉性。而要做到“不动心”,第一是要做到“知言”,也就是在认识上对各种错误言论进行分析和批判,辨明其所犯的是何种错误,以及这种错误是从何而来的。   其次就是要做到“善养浩然之气”。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以直”。不是一般所谓“精气”“血气”,而是充满正义,充满仁义道德的正气、骨气。不是属于医学的生理的范畴,而是属于人文的精神范畴。这种气。阳刚而气壮山河,气贯长虹。气冲霄汉。   至于如何培养这个浩然之气,孟子也做了具体的论述。他认为,培养浩然之气,是一种道义与气相结合的积累渐进的过程,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操之过急,唯有依照道德修养的方法才能得以滋养萌生。因此,要在平常的伦理生活之中事事遵循“义路”,日积月累,这样才能够逐渐达到,如果急功近利,揠苗助长,那么“非徒无益,而又害之。”浩然之气与仁、义、礼、智为主的善之本性相辅相成,浩然之气这种精神状态蓬勃彰显,人的善

性就能得到体现和升华,以善性为指向培养浩然之气,个人便得以感受其顶天立地的精神体验,便安于“天下之广居”――仁了。   全文气势充沛。感情强烈,笔带锋芒,富于鼓动性。有纵横家、雄辩家的气概。同时。善用譬喻陈说事理、辩论是非。如以“揠苗助长”为喻,既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又能加强说服力。      【练习】   1 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 刺:刺杀   B 则塞于天地之间 塞:充满   C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 病:生病   D 汗不至阿其所好 阿:偏袒   2 下列各组句子,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不相同的一项是( )   A ①夫子加齐之卿相,得行道焉 ②至丹以荆卿为计,始速祸焉   B ①若是,则夫子过孟贲远矣 ②若无罪而就死地   C ①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 ②于其身也,则耻师焉   D ①乃所愿,则学孔子也。 ②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3 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都属于孟子所提出的“浩然之气”的一组是( )   ①是气也,而反动其心 ②持其志,无暴其气 ③塞于天地之间   ④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 ⑤气,体之充也   ⑥其为气也,配义与道   A ①②④ B ②③④ C ②③⑤ D ③④⑥   4 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孟子认为要做到内心毫不动摇的诀窍就是要培养胸中之气,并列举了北宫黝和孟施舍两个人的例子来表明一个人要谨守无所畏惧的勇气。   B 孟子还谈到人的意志与勇气的关系,他认为,思想意志是勇气的统帅,一个人的思想意志到了哪里,他的勇气也随之出现在哪里。   C 文中孟子运用“揠苗助长”这个寓言,主要是来说明培养浩然之气不要故意做作,一定要合乎它的成长规律,要不然。浩然之气就会消失。   D 孟子提倡浩然之气和大丈夫气概,而浩然之气是由平时积累而产生的,一个人只要做事情合乎道义,并且问心无愧,就可以养成这种气的。   5 把下列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孟施舍之守气,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   (2)敢问其所以异?   (3)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答案】   1 C(病:疲惫)   2 B(①动词,“像”;②指示代词,“这样”。A项均为句末语气助词,“了,啊”;C项均为连词,表转折,“却”;D项均为助词,放在动词前面,组成名词性的“所”字结构)   3 D(①②⑤不属于“浩然之气”)   4 C(“要不然,浩然之气就会消失”错,是根本就不会产生“浩然之气”)   5 (1)孟施舍所守住的无所畏惧的勇气,又不如曾子内心所守住的正义。(2)请问他们的不同在什么地方?(3)自从有人类社会以来。还没有哪一个能像孔子那样伟大的。

范文四:景公问于晏子曰

景公问于晏子曰:“治国何患?”晏子对曰:“患夫社鼠。”公曰:“何谓也?”对曰:“夫社,束木而涂之,鼠因往托焉。熏之则恐烧其木,灌之则恐败其涂,此鼠所以不可得杀者,以社故也。夫国亦有焉,人主左右是也。内则蔽善恶于君上,外则卖权重于百姓,不诛之则为乱,诛之则为人主所案据,腹而有之。此亦国之社鼠也。”

1、治国之患 患(忧患)

2、不诛之则为乱 乱(混乱)

3、诛之则为人主所案据 诛(诛杀)

4、以社故也 故(缘故)

于”字的用法和解释:

1、景公问于晏子曰(介词,向) 2、内则蔽善恶于君上(介词,对)

词类活用:

内则蔽善恶于君上,外则卖权重于百姓 (“善恶”是形容词作名词,善事恶事,也就是所有的事情。)

(“卖权”是动词作名词,卖弄权利,指压迫百姓。)

齐景公有一回请教晏子说:“治理国家忧患的是什么呢?”晏子回答道:“忧患社鼠。”景公听了不明白,于是又问:“这是怎么说?”

晏子回答道:“土地庙,是用木材建造再加以粉刷而成,于是老鼠认为有隙可乘,便托身于其中。如果用火熏它,怕会烧掉木材;引水注灌,又怕会弄坏墙壁。如此,老鼠不可得而消灭是因为土地庙的关系。

“一国之内,也有这样的社鼠,便是人主左右的近侍。他们对内蒙蔽善恶,淆乱君上视听,对外又卖弄权术,鱼肉乡里百姓。不消灭他,怕他违法乱纪;要消灭他,他却又被人主所钟爱、庇护。这也可以说是国家的社鼠啊!

孔子有明训:“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直,指正直善良的朋友,这种朋友刚正坦荡,能坚持真理;友谅,是指诚实信用的朋友,这种朋友心地宽广,真诚待人;友多闻,指学识渊博的朋友,这种朋友聪明智慧,有真才实学。与这三种朋友相交,不但能避免我们犯下许多过错,也能提携我们提升道德修养,与圣贤之道更加接近。

而“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友便辟,指谄媚逢迎的朋友;友善柔,指狡诈虚伪的朋友;友便佞,指花言巧语的朋友。与这三种人相交,便很容易误入歧途,甚至被陷害、伤害,有损于我们的道德修养,亦有损于人生的发展,值得我们警惕。

范文五:景公问太卜曰

景公问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对曰:“臣能动地。”公召晏子而告之,曰:“寡人问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对曰:„能动地。‟地可动乎?”晏子默然不对,出,见太卜曰:“昔吾见钩星在四心之间,地其动乎?”太卜曰:“然。”晏子曰:“吾言之,恐子之死也;默然不对,恐君之惶也。子言,君臣俱得焉。忠于君者,岂必伤人哉!”晏子出,太卜走入见公,曰:“臣非能动地,地固将动也。”陈子阳闻之,曰:“晏子默而不对者,不欲太卜之死也;往见太卜者,恐君之惶也。晏子,仁人也。可谓忠上而惠下也。”

译文

景公问太卜说:“你的道能做什么啊?”回答说:“我能动地。”景公召来晏子,告诉了他这件事,说:“寡人问太卜说:„你的道能做什么?‟他回答说:„能动地。‟地可以动吗?”晏子沉默没有回答,出来,见到太卜说:“从前我见到钩星在四心之间,地动了吗??”太卜说:“对。”晏子说:“如果我这样说了,恐怕你将死了;沉默不说,恐怕君主胡乱猜疑。你去说,君臣都好啊。忠心于君主的人,难道就必须伤害别人吗!”晏子走了,太卜走进去见景公,说:“不是我能动地,而是地本来就要动啊。”陈子阳听说这件事,说:“晏子沉默不回答的原因,是不想太卜死啊;去见太卜的原因,是怕君主胡乱猜疑啊。晏子是仁义的人啊。可以说是忠心于君上也对手下的人有好处啊。“

范文六:“齐大旱逾时,景公召群臣问曰”“齐景公为高台,劳民。”比较阅

【古文阅读】

(甲)齐大旱逾时,景公召群臣问曰:“天不雨久矣,民且有饥色。吾使人卜,云,祟①在高山广水。寡人欲少赋敛②以祠③灵山,可乎?”群臣莫对。晏子进曰:“不可!祠此无益也。夫灵山固以石为身,以草木为发,天久不雨,发将焦,身将热,彼独不欲雨乎?祠之无益。” 公曰:“不然,吾欲祠河伯,可乎?”晏子曰:“不可!河伯④以水为国,以鱼鳖为民,天久不雨,水泉日下,百川将竭。国将亡,民将灭矣,彼独不欲雨乎?祠之何益!”景公曰:“今为之奈何?”晏子曰:“君诚避宫殿暴露,与灵山河伯共忧,其幸而雨乎!”于是景公出野居暴露,三日,天果大雨,民尽得种时。景公曰:“善哉!晏子之言,可无用乎!其维有德。”

(乙)齐景公为高台,劳民。台成,又欲为钟。晏子谏曰:“君者,不以民之哀为乐。君不胜欲,既筑台矣,今复为钟,是重敛于民也,民必哀矣。夫敛民而以为乐,不祥,非治国之道也。”景公乃止。

(节选自《晏子春秋》,有删改)

【注释】①祟:鬼怪  ②少赋敛:略微收些赋税  ③祠:祭祀 ④河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黄河水神

9.解释下列加点的词语。(3分)

①群臣莫对(  ▲  )     ②祠此无益也(  ▲  )      ③齐景公为高台,劳民( ▲  )

10.下列句中加点词语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2分)  ( ▲ )

A.寡人欲少赋敛以祠灵山           属予作文以记之

B.其幸而雨乎                     其一犬坐于前

C.祠之何益                        辍耕之垄上

D. 夫灵山固以石为身               固国不以山溪之险

11.请 将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5分)

(1)天久不雨,水泉日下,百川将竭                     ▲

(2)君者,不以民之哀为乐                           ▲

12.甲文中晏子劝阻景公不要“祠灵山河伯”,其表面的理由是:“天久不雨”,灵山河伯

▲打4字格     (填一成语,1分),其根本的原因是担心祭祀的费用会“   ▲ 打4字格 ”(用乙文中的原文填空,1分)。由此可以看出晏子是个             ▲          的人(用两个短语概括,2分)。

参考答案:书村网整理

9.(3分)(1)回答 (2)好处(3)使……劳苦    10.(2分)A  11.(5分)(每个分句1分)(1)老天长时间不下雨,泉水一天比一天减少,河流将要干涸;(2)做君主的是不能把老百姓的悲哀当做快乐的。     12.( 4分)(1)自身难保(1分)    重敛于民(1分)        (2)爱国忧民(关爱百姓)、机智善辩(2分,两个方面各1分,意思相同的词语即可)     参考译文:(甲)齐国天旱已经很长时间,齐景公召集群臣并询问:“已经很久没下雨了,老百姓都在饿肚子。我命令占卜干旱的原因,(是)作祟的鬼怪藏在高山和水里。我想稍微多征一点赋税,祭祀山神,可以吗?”众臣没有人回答。晏子站出来说:“我认为不可以。祭祀山神没有益处。山神把石头作为身体,把小草树木作为头发,天长时间不下雨,发将要焦黄,身体也会暑热难当,他难道不想下雨吗?祭它有什么好处?”景公说:“不能这样(的话),我将要祭祀河神,可以吗?”晏子回答:“不可以。河神把水作为国家,把鱼鳖作为子民,天长时间不下雨,泉水将断流,河川将要干涸,国家将消亡,子民将要死亡了,他难道不想要雨水吗?祭它有什么好处呢?”     (乙)齐景公要建高台,发动很多百姓劳动。高台建成后,齐景公还想再造钟。晏子进谏说:“所谓君主,就是不能以百姓的劳苦来成就自己的乐趣。君主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已经建筑了高台,现在又要造钟,是对百姓很大的负担,百姓必定会不 高兴。君主以加重百姓负担来获得自己的乐趣,不是好的做法,不是治理国家的方法。”齐景公就停止造钟。

范文七:○公孙丑问曰不见诸侯

○公孫丑問曰:「不見諸侯何義?」孟子曰:「古者不為臣不見。 不為臣,謂未仕於其國者也,此不見諸侯之義也。

段干木踰垣而辟之,泄柳閉門而不內,是皆已甚。迫,斯可以見矣。 辟,去聲。內,與納同。○段干木,魏文侯時人。泄柳,魯繆公時人。文侯、繆公欲見此二人,而二人不肯見之,蓋未為臣也。已甚,過甚也。迫,謂求見之切也。

陽貨欲見孔子而惡無禮,大夫有賜於士,不得受於其家,則往拜其門。陽貨矙孔子之亡也,而饋孔子蒸豚;孔子亦矙其亡也,而往拜之。當是時,陽貨先,豈得不見?

欲見之見,音現。惡,去聲。矙,音勘。○此又引孔子之事,以明可見之節也。欲見孔子,欲召孔子來見己也。惡無禮,畏人以己為無禮也。受於其家,對使人拜受於家也。其門,大夫之門也。矙,窺也。陽貨於魯為大夫,孔子為士,故以此物及其不在而饋之,欲其來拜而見之也。先,謂先來加禮也。

曾子曰:『脅肩諂笑,病於夏畦。』子路曰:『未同而言,觀其色赧赧然,非由之所知也。』由是觀之,則君子之所養可知已矣。」 脅,虛業反。赧,奴簡反。○脅肩,竦體。諂笑,強笑。皆小人側媚之態也。病,勞也。夏畦,夏月治畦之人也。言為此者,其勞過於夏畦之人也。未同而言,與人未合而強與之言也。赧赧,慚而面赤之貌。由,子路名。言非己所知,甚惡之之辭也。孟子言由此二言觀之,則二子之所養可知,必不肯不俟其禮之至,而輒往見之也。○此章言聖人禮義之中正,過之者傷於迫切而不洪,不及者淪於汙賤而可恥。

范文八:1子贡问曰

1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

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卫灵公》)

2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子罕》)

3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泰伯》)

4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述而》)

5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xǐng)也。”(《里仁》) 6子曰:“由,诲女(rǔ)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zhì)也。”(《为政》)

7子曰:“学而不思则罔(wǎng),思而不学则殆(dài)。”(《为政》) 8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yǐ) 。”(《为政》)

9曾子曰:“吾(wú)日三省(xǐng)吾(wú)身,为(wèi)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yuè)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10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yuè)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yùn),不亦君子乎?”(《学而》)

范文九:《礼记》礼记·哀公问

哀公问于孔子曰:“大礼何如?君子之言礼何其尊也?”孔子曰:“丘也小人,不足以知礼。”君曰:“否。吾子言之也。”孔子曰:“丘闻之:民之所由生,礼为大,非礼无以节事天地之神也,非礼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也,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昏姻、疏数之交也。君子以此之为尊敬然。然后以其所能教百姓,不废其会节。有成事,然后治其雕镂文章黼黻以嗣。其顺之,然后言其丧筭,备其鼎俎,设其豕腊,修其宗庙,岁时以敬祭祀,以序宗族。即安其居,节丑其衣服,卑其宫室。车不雕几,器不刻镂,食不贰味,以与民同利。昔之君子之行礼者如此。”公曰:“今之君子胡莫行之也?”孔子曰:“今之君子,好实无厌,淫德不倦,荒怠敖慢,固民是尽,午其众以伐有道,求得当欲不以其所。昔之用民者由前,今之用民者由后。今之君子莫为礼也。”

孔子侍坐于哀公,哀公曰:“敢问人道谁为大?”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君之及此言也,百姓之德也,固臣敢无辞而对?人道政为大。”公曰:“敢问何谓为政?”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君为正,则百姓从政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君所不为,百姓何从?”公曰:“敢问为政如之何?”孔子对曰:“夫妇别,父子亲,君臣严,三者正则庶物从之矣。”公曰:“寡人虽无似也,愿闻所以行三言之道。可得闻乎?”孔子对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矣。大昏为大,大昏至矣。大昏既至,冕而亲迎,亲之也。亲之也者,亲之也。是故君子兴敬为亲。舍敬,是遗亲也。弗爱不亲,弗敬不正,爱与敬,其政之本与?”公曰:“寡人愿有言然,冕而亲迎,不已重乎?”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地宗庙社稷之主,君何谓已重乎?”公曰:“寡人固。不固,焉得闻此言也?寡人欲问不得其辞,请少进。”孔子曰:“天地不合,万物不生。大昏,万世之嗣也。君何谓已重焉?”孔子遂言曰:“内以治宗庙之礼,足以配天地之神明;出以治直言之礼,足以立上下之敬。物耻足以振之,国耻足以兴之,为政先礼,礼其政之本与?”孔子遂言曰:“昔三代明王之政,必敬其妻子也。有道:妻也者,亲之主也,敢不敬与?子也者,亲之后也,敢不敬与?君子无不敬也,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与?不能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伤其本,枝从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身以及身,子以及子,妃以及妃。君行此三者,则忾乎天下矣。大王之道也如此,则国家顺矣。”

公曰:“敢问何谓敬身?”孔子对曰:“君子过言则民作辞,过动则民作则。君子言不过辞,动不过则,百姓不命而敬恭,如是则能敬其身。能敬其身则能成其亲矣。”

公曰:“敢问何谓成亲?”孔子对曰:“君子也者,人之成名也。百姓归之名,谓之君子之子,是使其亲为君子也,是为成其亲之名也已。”孔子遂言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不能爱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乐天。不能乐天,不能成其身。”

公曰:“敢问何谓成身?”孔子对曰:“不过乎物。”

公曰:“敢问君子何贵乎天道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也,是天道也,不闭其久,是天道也,无为而物成,是天道也,已成而明,是天道也。”

公曰:“寡人惷愚冥烦,子志之心也。”孔子蹴然辟席而对曰:“仁人不过乎物,孝子不过乎物。是故仁人之事亲也如事天,事天如事亲。是故孝子成身。”公曰:“寡人既闻此言也,无如后罪何?”孔子对曰:“君之及此言也,是臣之福也。”

范文十:《哀公问社于宰我》浅析

《哀公问社于宰我》浅析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

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注释:

哀公:鲁国国君,鲁定公的儿子。

社:土地神,土地神的庙,这里指做土地神牌位所用木质的问题。 于:介词。对。

宰我:孔子的学生,宰予。

对:回答。

夏后氏以松:夏后氏,夏人,夏朝以国为氏。以,用。

使民战栗:使,让。战栗,害怕而发抖。

成事不说:说,评议,谈论。

遂事不谏:遂,完成。谏,规劝。

既往不咎:既,已经。往,过去的事情。咎,责怪。

浅析:

鲁哀公向宰我询问土地神牌位所用木料的问题,宰我回答说:夏朝的人用松木,殷朝的人用柏木,周朝的人用栗木,意思是说:让百姓害怕发抖。孔子听说这件事情后说:做成的事情就不要再议论,终了的事情就不要再谏阻,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责怪。